打开主菜单
第八 權書
高帝第九
作者:蘇洵
第十

漢高帝挾數用術,以制一時之利害,不如陳平;揣摩天下之勢,舉指搖目,以劫制項羽,不如張良。微此二人,則天下不歸漢,而高帝乃木強之人而止耳。然天下已定,後世子孫之計,陳平、張良智之所不及,則高帝常先為之規畫處置,以中後世之所為,曉然如目見其事而為之者。蓋高帝之智,明於大而暗于小,至於此而後見也。

帝嘗語呂后曰:「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劉氏必勃也。可令為太尉。」方是時,劉氏既安矣,勃又將誰安邪?故吾之意曰:高帝之以太尉屬勃也,知有呂氏之禍也。雖然,其不去呂后何也?勢不可也。昔者武王沒,成王幼,而三監叛。帝意百歲后,將相大臣及諸侯王有武庚、祿父者,而無有以制之也。獨計以為家有主母,而豪奴悍婢不敢與弱子抗。呂氏佐帝定天下,為大臣素所畏服,獨此可以鎮壓其邪心,以待嗣子之壯。故不去呂后者,為惠帝計也。

呂后既不可去,故削其黨以損其權,使雖有變,而天下不搖。是故以樊噲之功,一旦遂欲斬之而無疑。嗚呼!彼豈獨于噲不仁邪?且噲與帝偕起,拔城陷陣,功不為少矣。方亞父嗾項莊時,微噲誚讓羽,則漢之為漢,未可知也。一旦人有惡噲欲滅戚氏者,時噲出伐燕,立命平、勃即軍中斬之。夫噲之罪未形也,惡之者誠偽未必也,且高帝之不以一女子斬天下之功臣,亦明矣。彼其娶于呂氏,呂氏之族,若產、祿輩,皆庸才不足恤,獨噲豪健,諸將所不能制,後世之患,無大於此矣。夫高帝之視呂后也,猶醫者之視堇也,使其毒可以治病,而無至於殺人而已矣。樊噲死,則呂氏之毒,將不至於殺人,高帝以為是足以死而無憂矣。彼平、勃者,遺其憂者也。噲之死於惠之六年也,天也。使其尚在,則呂祿不可紿,太尉不得入北軍矣。

或謂噲于帝最親,使之尚在,未必與產、祿叛。夫韓信、黥布、盧綰皆南面稱孤,而綰又最為親幸,然及高帝之未崩也,皆相繼以逆誅。誰謂百歲之後,椎埋屠狗之人,見其親戚乘勢為帝王,而不欣然從之邪?吾故曰:「彼平、勃者,遺其憂者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