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五

<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三十四 權載之文集 卷第三十五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三十六

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五

            唐權德輿字載之

  序

   左諫議大夫韋公詩集序

洙泗門人登四科者唯稱端木賜卜啇可與言詩以其

善於取𩔖敏以喻禮然則緣情詠言感物造端發爲人

文必本王澤貞元十二年夏四月庚辰皇帝御麟德殿

命通儒碩生與緇黄上首雜論奥賾互相發明由是京

兆韋君以四門博士召見三元六學博辯閎大精義具

舉宸心乃愉尋獻七百字詩一章詞華彬蔚詔旨優答

浹日授秘書郞踰月遷右補闕未半歲拜諌議大夫其

於以文發身以直事君言語侍從論思諷諫賈生當受

釐之問方朔擅不窮之智近臣渥命榮冠一時薦紳競

勸巖穴皆聳初君年十一嘗賦銅雀臺絶句右拾遺李

白見而大駭因授以古樂府之學且以瓌琦軼拔爲己

任至弱冠迺喟然曰四始五際今旣遠矣㑹性情者因

於物象窮比興者在於聲律葢辯以麗麗以則得於無

間合於天倪者其在是乎彼惠休稱謝永嘉如芙容出

水鍾嶸謂范尙書如流風𮞉雪吾知之矣遂苦心藻慮

儷詞比事纎宻淸巧度越羣倫嘗著天竺寺十六𬓲魯

郡文忠公序引而和之使畫工圖於仁祠𢳣句配摬偕

爲絶勝又於江南著臥疾三十韻晉國忠肅公手翰以

美之曰卓爾獨立其在我韋生乎其爲名臣宗公所稱

賞如此又與竟陵陸鴻漸杼山僧皎然爲方外之侶沉

冥博約爲日最久而不名一行不滯一方故其曳羽衣

也則曰遺名攝方袍也則曰塵外披儒服也則今之名

字著焉周流三教出入無際寄詞詣理必於斯文自貞

元五年始以晉公從事至京師迨今十年所著凡三百

篇嘗因休沐悉以見示德輿鄙昧不能言詩徒以掖垣

之寮辱命爲序豈愛之厚而忘其不能與前此論著別

爲篇第後此者方紬懷仙章句而不復賦人間之事矣

今兹詩集以類相從獻酬屬和因亦編㳄且以聖誕日

麟德殿三教講論詩爲首凡干卷云

   魏國公貞元十道錄序

序曰自夏書禹貢周官職方漢志地理厥後史臣繼有

其書國家將九夷丕冒四海梯航聲朔過前古遠甚相

國魏國公明誠助化育奥學窮今古百揆師長十年樞

衡贊端拱無爲之風以宥天下王佐盛業論著形焉嘗

以爲言區域者闊畧未備或傳疑失實於是獻海內華

夷圖一軸古今郡國縣道四夷述四十卷盡瀛海之地

窮鞮譯之詞陳農不𫉬之書朱贛未條之俗貫穿切劘

靡不詳究開卷盡在披圖朗然又提其要㑹切於今日

爲貞元十道錄四卷其首篇自貞觀初以天下諸州分

𨽻十道隨山河江嶺控帶紆直割裂經界而爲都㑹在

景雲爲案察在開元爲採訪在天寶以州爲郡在乾元

復郡爲州六典地域之差次四方貢賦之名物廢置升

降提封險易因時制度皆備於編而又考迹其疆理以

正謬誤采𫉬其要害而陳開置至若䕶單于府並馬邑

而北理榆林關外宜𨽻河東樂安自乾元後河流改故

道宜𨽻河南合州七郡北與隴坻南與庸蜀回遠不相

應宜於武都建都府以恢邊備大凡類是者十有二條

制萬方之樞鍵出千古之耳目故今之言地理者稱魏

公焉公之意豈徒洽聞廣記以學名家而已哉葢體國

遠馭不出戸而知天下親百姓撫四夷眞宰相之事也

凡今三十一節度十一觀察與防禦經畧以守臣稱使

府者共五十列於首篇之末其三篇則以十道爲凖縣

距州州距西都書其道里之數與其四鄙所抵其事覈

其言詳閎覽黙識精微錯綜斯爲至矣德輿忝掖垣之

屬承公話言盱衡屈指珠貫氷釋辱命授簡書其大端

輒罄斐然之詞豈揚不朽之業時貞元壬午歲夏四月

謹序

   崔衛二侍郞詩集序

易之同人曰文明以健中正而應故道同於內而氣相

求情發於中而聲成文以觀以羣以比以興淸河崔處

仁河東衛從周於是有淸秋仁祠往復十七韻之作初

二賢皆以秀造分校祕府宏文之書貞元初同爲渭南

尉聯曹結綬相視莫逆處仁自府廷旋歸稅駕於斯國

門勝槩康莊在下馳車徒而走聲利者此爲咽喉外煩

埃𡏖中孕閑曠晝懸淸光夕湛虚明土方之鐘聲深夜

之月露眺聽寂寞情靈感發投者報者無非瓊瑶如金

絲相和孔翠翔集盡在是矣厥後同爲左右補闕從周

以本官入爲翰林學士處仁累以尙書郞知制誥旣而

處仁西垣卽眞從周復以外郞掌誥洎處仁遷小宗伯

而從周卽眞俄掌貢舉實爲之代元和三年秋處仁爲

吏部侍郞從周爲兵部侍郞重九休澣聯鑣道舊永懷

曩篇二紀於茲慮屋壁之郄壞詩文之磨滅不若刻勒

片石之爲堅且久也惟二賢大雅閎達人倫龜玉更爲

王陽迭爲田蘇便蕃淸近烜赫章大其於爲霖爲礪四

方之屬耳目久矣然則志氣之所舒英華之所攄其濫

觴於此乎德輿與二君子同爲諫官同掌書命相繼典

貢士分曹居中臺其間交代迭處不可具舉敢叨益者

之助實悅同心之言追琢旣具序夫本末亦二君子之

志也

   暮春陪諸公遊龍沙熊氏淸風亭詩序

莫春三月時物具舉先師達賢或風於舞雩或稧于蘭

亭所以暢靈情滌勞苦使神王道勝冥夫天倪吾徒束

支體于府署以簿書爲拲梏有日矣故因休沐之暇考

近郊之勝郭北五里有古龍沙北下有州人秀才熊氏

淸風亭葢古容州牧戴幼公前倉部郞蕭元植熊氏之

業文尙兹境之幽曠合資以營之創名以識之五年矣

初入環堵中有琴書披篁躋石忽至茲地鄱章二江派

於趾下匡廬羣峯極目於枕上或澄波淨綠相與無際

孤烟歸雲明滅變化耳目所及異乎人寰志士得之

爲道機詩人得之爲佳句而主人生於是習於是其修

身學文固加於人一等矣况其志勵於螢雪之下業成

於薪水之餘則甲科令名如在指顧是㑹也有御史府

楊君薛君環列崔君校理魏君皆以文發身或再戰再

克予與皇甫君不由是進亦陪其歡虛中曠然取樂名

教如主人趨隅拜下恭敬得禮請酌古道徧徵歌詩因

曰自十數年間佐是府者騰陵杳SKchar離㑹靡常衆君子

用牽乎時未始有極然異日之適非今日之適也至若

心同於內迹脗於外交臂瞪視吾喪我於此亭者一生

幾何是不可以不紀乃次詩於屋壁各疏爵里以爲淸

風亭故事云

   蕭侍御喜陸太祝自信州移居洪州玉芝觀詩

    序

太祝陸君鴻漸以詞藝卓異爲當時聞人凡所至之邦

必千騎郊勞五漿先饋嘗考一畝之宫於上饒時江西

上介殿中蕭侍御公瑜權領是邦相得歡甚㑹連帥大

司憲李公入覲於王蕭君領察亷留府太祝亦不遠而

至聲同而應隨故也先是常舍於道觀因復居之竹齊

虚白湖水在下春物萌動時鳥變聲支頥散髮心目相

適蕭君悅其所以然也旣展賓主之貺又歌詩以將之

其詞淸越鏗若金璧得詩人之辯麗見君子之交好詩

旣成而太祝有酬之作往復之盛粲然可觀客有前法

曹掾崔君茂實文場之舊以六義爲巳任攘臂援筆而

爲和者惟三賢師友風騷迭爲强敵志之所之發爲英

華其於奇正相生文質相發若笙磬合奏組繢交映君

子曰侍御唱之太祝酬之法曹和之是三篇也不可以

不紀况合散出處之未始有極耶以鄙人嘗學於是俾

冠以序其或繼而和者用先成爲次云











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五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