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八

卷第十七 權載之文集 卷第十八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十九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八

             唐權德輿字載之

  碑銘

   唐故朝議郞使持節温州諸軍事守温州刺史

    充靜海軍使賜緋魚袋河東裴府君神道碑

    銘并序

春秋時賢卿大夫皆叙其代功舊德章明以績一作

黃流玉瓚之寶産於深山淸廟夏屋之材秀於中林其

或爲珩爲佩爲節爲梲無非禮神用修崇構洪河之東

裴氏在焉自魏晉迨今忠賢輩出士林以爲領袖史臣

疲于簡䇿而又奕代降休且公且侯上嬪王姬出領方

州者可得而言以刻金石曰君諱某一作希先字某四代祖

懷節皇給事中工部侍郞荆揚二大都督府長史洛州

刺史謚曰定曾祖昭厯司門度支二郞中衛尉太府二

卿祖礭厯左右衛左右金吾衛四大將軍太府卿

子詹事平陽郡開國公謚曰貞自定公至貞公皆銀靑

光祿大夫以至烈考怦仕至麟一作州刺史太子僕贈

絳州刺史凡四代貴仕左曹二千石四衛九列副冬官

尹東朝禮及易名恩深追遠代修其業鍾美於君君寛

裕博厚恭儉莊誠資性端直詞氣閑雅於經書泛爲䟽

達而不窮章句於吏道通於理術而不求聞問自解巾

至於捐館凡厯十一官無粃政無違德祗守家法奉以

周旋仕於宮朝始爲僕寺進爲洗馬中允再爲家令仕

於王國厯濟陳蜀三府初爲騎曹掾次爲長史次爲傅

其初又爲壽安丞後牧臨卭乃遷永嘉班宣六條撫柔

二郡惠和所被夷越嚮方其在朝也以晁錯之智王陽

之道而滯於散地恬於久次其剖符也仁恕愛禮而不

苟簡奉法循理亦不細苛居三年以疾受代貞元六年

冬十一月没于鍾陵之私第享年若干明年八月返葬

于長安少陵原之舊塋以夫人永年郡主祔焉禮也惟

郡主元宗之孫今皇帝之從祖姑也儲是慶靈生而洵

淑窈窕德象婉娩聽從備柔嘉之行成肅雍之道初天

寶十三年詔選資地才令以府君有安仁武子之美而

下嫁焉齋莊以主中饋和樂以宜姻族作配君子禮同

家人嚴祭祀服澣濯者三十六年而殁春秋五十八歲

貞元五年也鍾陵之守臣以聞上不視朝䘚禮有加嗚

呼以公之率履永年之仁淑宜其蕃祉老壽子孫繩繩

而生不極其道殁無主其後此伯道之痛碩人之詩所

由作也遺命以兄之子某爲嗣乃列其祖代官伐請刻

豐碑辭之不𫉬乃繫辭曰

河東右族蕃衍紹續代功世祿昌而熾兮乃生永嘉剖

符承家實而不華諭於義兮二邦靜謐禮之善物朱幡

赤茀亦爲貴兮有齋永年作儷仁賢佩玉鏘然四德備

兮天漢之尊平王之孫爛其盈門恭祀事兮返彼元壤

少陵之上終古悽愴金石識兮

   唐故成德軍節度營田副使正議大夫趙州別

    駕贈壽州都督河間尹府君神道碑銘并序

詩之小雅曰尹氏太師秉國之均大雅曰王命尹氏戒

我師旅然則代爲天子三公大夫參掌文武故吉甫有

作憲之美翁歸爲兼備之才周漢以還似續忠厚今義

武軍節度使相國延德郡王司徒公之從事曰澄從公

來朝朝有賞典式寵戎輅當簪法冠永懷罔極之恩願

迴追錫之命司徒嘉焉以其詞列上先皇帝孝理天下

愀然曰俞繇是輟功次之遷遂飾終之澤迺三月丁酉

有詔贈澄之先人正議大夫趙州別駕錟爲壽州都督

先夫人吳郡陸氏爲吳郡太夫人印綬璜珩光耀幽穸

哀榮所被名教多之澄又稽甲令繹家諜以漏泉告第

之恩有螭首龜趺之制於是傳詩而系辭云都督以諱

爲字天姿剛健經術百氏陰符六韜皆所講習通其㫖

奥天寶初舉進士不第幕府上功盧龍府別將稍遷瀛

州高陽縣令厯𢘆州司法參軍槀城令寶應初以太子

中允兼𢘆州長史錫金印紫綬廣德中遷易趙二州別

駕節將推其才表爲營田副使理二縣佐三郡勞徠安

集周爰圖慮以饑饉之歲丁師旅之殷敷其慈和得以

安靜議者以魯仲堪龎士元方之旣董大田實居上介

俗知禮節師以阜饒方陟勞課奄然大病以大厯七年

秋七月啟手足于𢘆州靈符里享年六十一以明年夏

五月窆于藁城縣東子樂原夫人嵐州刺史道之孫密

雲令昌嗣之女能以仁順洽于宗姻晝哭旣除喪十四

歲以貞元四年冬十月殁于道州以十一年冬十二月

祔焉從魯禮也有子三人長曰渾唐縣尉次曰濤趙州

司功參軍皆不幸短命澄卽其幼子也尙學理文敏信

誠厚雅有悃愊不隨波流山東士大夫多稱其名義由

北平尉爲定州功曹掾辟司徒府主其謀猷每懷戎章

驅疾傳陳賦輿之事明利害之鄉叶于中權皆有功効

洎元侯八覲天子錄功賓僚傳校命賜優重而澄永懐

霜露願賁邱封感于宸衷盛此徽數君子曰是舉也有

以見尹氏之孝思都督之流慶上公之與善元首之加

恩以風四方以厚士教雖澄之未貴仕其所以宏助者

多矣初都督之禰曰本古仕至常州武進尉武進之父

曰正義厯許相宋三州刺史司農少卿司農之父曰良

終滄州司馬司馬之父曰文哲仕隋靑泗曹濮陜宋洺

相等州刺史本郡太守大理卿戸部尙書皆有德善揚

于官業葢二雅遺烈之所從來遠矣德輿門人蘭陵蕭

籍與澄爲寮同在公府狀其往行兼列命書忝貳邦

敢忘聳善乃爲銘曰

尹氏代律聿修文武自周綿漢炳耀圭組懿懿都督遠

承丕矩方騁夷途俄歸野土慶延嗣續職佐藩垣遠從

上台來翊天門追飾二尊輝榮九原密印畫綬隼旟魚

軒官纔掾吏跡重知已恩迴大君澤及先子以盡忠養

以宏孝理揭立貞珉芳馨在此

   唐故右神䇿䕶軍中尉右街功德使開府儀同

    三司守右武衛大將軍知内侍省事上柱國

    樂安縣開國公内侍省少監致仕贈揚州大

    都督府孫公神道碑銘并序

元和元年冬十月内省少監致仕孫公寢疾薨于京師

廣化里私第享年若干十有一月有詔追贈揚州大都

督法賻布絹各以百數明年十一月葬于涇陽縣之某

原命婦諸孤家老故吏以服勞詔祿恩華慶賞之不可

以不識也請鏤豐碑揭于鮮原云唯聖唐仁澤汪濊威

靈燀燿乃法辰象以嚴武師惟肅宗創新軍于北落克

靖患難惟德宗置中䕶于内朝而爲總制翊震嚴以宣

七德正師律以張四維勤勞警巡柬㧞忠厚不失於正

克保其終者惟公有焉公諱榮義字某其先吳郡人也

軒裳延耀本冠邦鄉服籍推遷口來京轂今爲京兆涇

陽人曾祖翣皇右金吾衛中候祖庭玉贈兗州刺史父

知吉皇開府儀同三司行右領軍衛大將軍知内侍省

事上柱國魏國公或徼循筮仕道在安卑或麾節加恩

義彰追遠以至于先公貴位名重前朝宏内省之事任

受乂封之徽命承休襲慶終踐代官裕蠱教忠備遵家

法公端良謹重潔白詳明事無尤違心必誠信至德中

勲至上柱國起家掖庭局監轉掖庭局丞宫闈局令

再爲内謁者局叙品至朝議大夫恩錫章服又加中散

大夫貞元十七年充右神䇿軍䕶軍中尉判官纔浹辰

遷内常侍充副使越翌日兼右衛功德副使十九年拜

右驍衛將軍充右神䇿軍䕶軍中尉右街功德使明年

有詔知内侍省事歲中加特進右武衛大將軍封樂安

縣開國男德宗弃天下順宗諒闇整訓爪牙勤宣翼戴

進驃騎大將軍益封樂安縣公食邑一千五百戸今皇

帝踐祚以年疾加侵固辭戎政重違誠懇恩禮舊勞拜

開府儀同三司旣積沉恙累章誠乞乃下優詔遂其致

政之請焉初公以大厯中奉使交廣裔夷嗇禍有梁氏

尋氏聚爲寇𭤑公與守臣决䇿潛師盡殪南服以淸厥

猷茂焉建中中將軍許庭遊將命北蕃公爲之介屬張

光晟虎斃其衆與陰方爲仇野心煩言將逞憾以報才

全智免終靡盬而歸俄而希烈干紀淮濆不靖受中省

合兵符取桂嶺湘川之衆益漢陽夏口之鎭以當劇賊

且䕶成師收應山援安陸凡鄂之成績公有助焉尋又

監慶州行營兵馬皆奮䇿畫用寧邊鄙曁大拊循爪士

㕘贊禁營乃昇副車超踐中尉講軍志循武經比詩人

圻父之職得易象貞師之義承睿謀以决勝援羣師以

懋功肅肅然安人而禁暴雄雄然由中以制外積勞不

伐受寵若驚恩波深而守以愼懼爵祿厚而不盟侈汰

其或方國問遺歲時交煥公曰有齒以焚古人所誡無

脛而至廉士不居外不異於人中不易其操泛然虛受

悉助軍實强力匪懈推誠在公或籍在行間而法干吏

理苟簡書所至必械繫送之心無私焉直而後已當親

重之任䕶腹心之臣入近天子之光出列諸侯之上豈

徒然哉先魏公信嚮釋氏薰修心法嘗於邑里奏建寶

應衆善寺五代之壤樹依焉至公又請於寺内置無垢

淨光法華三院塔額檀施臧𫉬爲凈人者十輩所以修


先志所以崇佛乘孝子信士斯爲至矣昔漢室以灌嬰

爲謁者隨何爲䕶軍正伯參珥貂之制環列據銜珠之

重驃騎儀同品皆第一䕶封益食事軼常均及屏去燻

灼翛然恬曠家居得謝以至没身其動也本兵柄而不

可犯其靜也冥道樞而無所累納忠循理議者嘉之前

夫人郭氏驃騎大將軍贈開府儀同三司全羽之女克

恭婦道不幸先殁今夫人東平郡君吕氏柔嘉有儀晝

哭遵禮奉終誠信以前夫人祔焉長子某次子某官某

等𣗥心雪泣銜恤無怙趍承軒禁嗣續忠勞公之兄前

保壽寺上座内供奉監義大德道系捨筏之宗巳超學

地在原之痛猶切孔懷公之弟某官某等同氣聯華致

美有裕忍哀襄事先遠是圖龜兆告猷芻靈啟路卜佳

城於此室體魄焉依轉樂石於他山聲塵斯在銘曰

大君御極修理百職抑抑樂安逢時竭力超侍軒墀抱

公絶私乃將命令以㑹師期保合誠信周旋險易韜鈐

講貫印紱葳蕤帝座之西星文昭晣鉤陳之北武旅森

列爲之總制所以關决凡在拊循士皆感悅委重三朝

成功九霄退身崇讓息偃迢遥逝川閱水截道驚飈恩

崇幢葢吹咽笳簫涇流湯湯谷水池陽舊邱崇崗若斧

若堂宰樹如雲仁祠在旁刻銘于兹兮永永不忘

   唐故義武軍節度度支營田易定等州觀察處

    置等使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贈太

    傅上谷郡王張公夫人鄧國夫人谷氏神道

    碑銘并序

皇帝以文明御方夏以德禮序人倫貞元十一年秋九

月詔侍臣德輿以故義武節度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贈太傅上谷郡王張孝忠夫人谷氏之淑行内

則俾刻金石臣聞風有采蘋采蘩易曰中饋貞吉所以

表柔明於内子昭節信於元侯宣力獻功抑有其助夫

人之先魏郡昌樂縣人也在漢元成之代衛司馬吉以

勲勞致命於絶域大司農永以文學盡規於本朝前史

書之以勵臣節四代祖那律皇朝諫議大夫宏文館學

士正直之道播於淸時曾祖輔袞左羽林軍長史祖倚

相秘書省正字仍代藏器晦而不輝考崇義天寶末有

行師北鄙之勞累書勲伐至左金吾衛大將軍兼殿中

監贈特進夫人卽特進府君之第八女也禀是明封鍾

于女士淑閑之度中外宜之初太傅始自軍校建功河

朔克彰婦順敬贊宗事正位于内尙柔有儀洎太傅自

易部領常山遂分節旄以至相公上畧兼資於明智中

壺載揚其惠和二姓有輝六姻是憲盡褕翟之飾動珩

璜之聲建中元年封魏郡夫人三年進封鄧國夫人旌

淑哲也鵲巢之均一家人之悔厲籩豆敬齋之色琴瑟

靜好之儀夫人備有焉帷堂晝哭良弓繼志上慈下厚

就養無方此又令嗣之能致其敬也貞元十一年冬以

門承勲績之崇恩有選尙之貴方築外館聿來上京十

二年二月丁卯以疾終于萬年縣安仁里私第享年四

十九遺章上陳敬而得禮皇情憫惻恩賻有加嗣子茂

昭義武軍節度易定等州觀察處置等使起復左金吾

衛上將軍檢校工部尙書定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延德

郡王博陵上谷之師以續休緒戎車委重優詔抑情次

曰茂宏雅王府司馬茂宣舒王府長史嗣雍𣏌王府諮

議參軍嗣慶試將作少監御史中丞幼曰茂宗銀靑光

祿大夫行光祿少卿員外置同正員駙馬都尉皆以純

孝裕蠱居喪執禮以其年冬十月甲戍奉夫人之輤車

葬于京師少陵原不祔舊封式遵古道恩延戚里有命

從之初夫人之兄從政實傳戎韜之訓以中執法剖符

定州有姊四人所天皆貴異姓之社從夫以尊公宮之

教率性而中象服交映魚軒並馳其後婚親無非勲德

故太尉中書令西平王今大尉中書令瑯琊王皆夫人

之姻也納徵佐餕焜燿一時此又閨門之盛而積善有

類也柔正之風本於王化愷悌之澤洽于幽泉此臣所

以拜受德音銘諸樂石銘曰

在漢子雲偘然中正昌言獻可遠緒傳慶降及特進䇿

勲斯盛乃生夫人如玉之温婉彼淑質宜于盛門金鉉

石窌所從益尊亦旣晝哭道彰訓育中權之貴克繼藩

服下嫁之榮方承湯沐生也有涯壽胡不遐奄然冥漠

喪此柔嘉遽返黃壤空悲白華秦原隱嶙丹旐徐引此

焉幽宅自昔同盡追𤥨徽音終古不泯

   唐故太淸宮三洞法師吳先生碑銘并序

雲出於山遊於天復歸於自然先生之道似焉涵泳乎

道之樞倘佯乎物之初以生爲蘧廬復返有而入無先

生諱善經縉雲仙都山人也自曾王父而下皆質誠孝

敬登聞於鄉黨先生未成童博貫儒書讀道德經至爲

學日益爲道日損三復恍然曰吾知之矣改習四眞靈

寶等經年十七本郡以制度居縉雲山其後遍登匡廬

天台三茅句曲泛然不囿於物虛巳以遊代乘彼白雲

至于帝鄉時宰王黃門將爲太淸宮使奏隸宮籍乃從

冲虛申先生受三洞經法貞元中於宫院立仙壇躬上

士勤道之誠宏大君受釐之重陰功幽贊何可勝言德

宗錫以纂節幡珮靡有不備初冲虛之師曰淸簡泉君

泉君之師曰來君來君之師曰萬君皆有遺像在開元

觀先生乃兹焉宴息立申泉二碑以發天光以極師道

凡儒元宿學有道仁人貴遊象服男夫女士傳三景眞

籙者五百餘人一旦謂入室弟子曰天行物化吾之晦

明其動也與物皆春其靜也與化爲一成形待盡吾何

爲哉乃於畢原近郊修露仙隱景之地元和甲午冬季

朔旦齋沐潔淸與其徒元言終日越三日焚香朝拜泊

然返眞明年正月寜極於露仙館某年八十三矣其受

道也有反風晏温之景其委化也有淸香靈鶴之祥斯

又不可涯巳嘗以爲無心者與物冥則未嘗有對於天

下順性命而遺耳目其在是乎其餘奔走於蹇淺倒置

之中吾不爲也所注道德經并著文二十篇元覽至頤

通乎徼妙嗟乎先生之容不可得而見矣先生之言不

可得而聞矣但糟粕具在神明不滅采眞者得以虛心

道門威儀趙常盈偏得先生之學與符洞幽周元德晏

元壽董太珣等或關尹受教或庚桑爲役有年數矣吳

郡歸冲之廣平劉素芝天水權載之皆從先生遊者也

元德狀其崖畧授載之以金石刻噫嘻老龍吉死矣安

所發子之狂言哉乃銘曰

萬情弊弊謬繳之内先生懸解遐視區外族系于東吳

禀靈于仙都演道于明廷棲神于太淸隱機于開元歸

根于露仙其來適然其去寥然大圓淸兮大方厚元鄉

返駕兮無何有刻介石兮兹不朽

   唐故章敬寺百巖禪師碑銘并序

禪師長老百巖大師之師曰大寂禪師傳佛語心法始

自達磨至于惠能之化行于南服流于天下大扺以五

藴九識十八界皆空猶鏡之明焉雖萬象畢陳而光性

無累心之虛也雖三際不住而覺觀湛然得於此者卽

凡成聖不然則一塵瞥起六入膠固循環回復於死生

之中風濤火輪迷忘不息授受脗合大師得之一言宗

通深入無礙師諱懷暉姓謝氏東晉流寓今爲泉州人

孩提委發博究書術一旦慨然曰我之祖先今安在𫆀

四支百體視聽動用孰使之然𫆀漼然雨泣故服緇褐

志在楞伽行在曹溪得圓明淸凈之本去妄想因緣之

習百八句義照其身心心離文字化無方所於是抵淸

凉下幽都登徂徠入太行所至之邦被𫎇法味止於太

行百巖寺門人因以百巖號焉元和三年有詔徵至京

師宴坐于彰敬寺每歲召麟德殿講論後以病固辭十

年十二月恬然示滅其年六十其夏三十五弟子智朗

志操等以明年正月起塔于㶚陵原凡一燈所傳一雨

所潤入法界者不可勝書著法眼師資傳一編自雞足

山大迦葉而下至于能秀論次詳實或問心要者答曰

心本淸凈而無境者也非遣境以㑹心非去垢以取凈

神妙獨立不與物俱能悟斯者不爲習氣生死藴之所

累也故薦紳先生知道入理者多遊焉嘗試言之以中

庸之自誠而明以盡萬物之性以大易之寂然不動感

而遂通則方袍褒衣其極致一也嚮使師與孔聖同時

其顔生閔損之列歟釋尊在代其大惠綱明之倫歟至

若從師受具之次第宰官大臣之尊信誕生入滅之感

異今皆不書德輿三十年前常聞道於太寂聿來京下

時欵師言頃因哀傷以𫉬悟入則煩惱不遠菩提雖聚

散於此生期㑹歸於彼岸銘曰

西方之教南宗之妙與日並照百巖得之爲代導師熲

若琉璃結火燔性愛流溺正癡冥奔命卽心卽佛卽色

卽空師之道一作兮無來無去無縛無解師之化兮揭

兹靈塔丹素周匝示塵刼兮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