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十三 權載之文集 卷第十四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十五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四

            唐權德輿字載之

 碑銘

   唐故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太子賓客

   贈戸部尙書齊成公神道碑銘并序

有唐文學政事之君子曰相國齊成公諱抗字遐舉淸

方粹温絜矩秉𢑴明誠盡性切劘化育之道精義入神

旁魄天人之際以忠事君以病乞身乃去台宰乃儕商

皓然後撤琴啟手足殁齒無違德以從先大夫於九原

易名曰成不亦宜乎公某郡人自太公表東海桓公匡


天下爲國爲家或哲或仁烈祖贈太師府君諱澣厯給

事中中書舍人吏部侍郎止於平陽太守出入陟降中


行山立至今言開元名臣者稱公有遺直遺愛焉實生

先公贈國子祭酒府君諱翧履道貞厲仕至左龍武軍


倉曹積厚於上流光於下其位不充故大受於成公公


旣齔而孤哀過成人屬幽陵橫潰中夏如燬奉太夫人


安輿違難於越得子州支伯之故地而偕隱焉誅草茅

以順居息悅山水以資仁智方茂天爵用觀靈⻱嘉招


重問奔走以狎至虛已宏道從容而翔集吳郡張相君


鎰方以仁義理濠上得君爲榮及進律於洪成師于岐

累爲命介若驂有靳建中中戎王請大和㑹以休寧西

方扶風綿亘汧隴地當甌脫且有成命正其經界公實

佐中權登壇涖盟得其情數與之約結克就衣裳之㑹

用銷邊鄙之警自解巾三遷至殿中侍御史俄屬涇旅

竊發羣凶挻災天子展儀於甸内主公死難於理所百

舍奔問至於行宫拜侍御史有詔以蕭黃門復布愷澤

於東夏命公爲工部員外郎以贊焉復命轉倉部郞中

李懷光阻命於蒲連兵未解關中饑旱經費不足轉粟

饋軍濟時之艱患求才急病命使以專達遷兵部郎中

兼御史中丞以董其任俄拜諫議大夫當軸者不相容

坐婚親細故出爲處州刺史先是山越㓂攘蕩覆城寺

公乃卜勢勝之爽塏因習俗之便安三時不害百堵皆

作朝典陟明拜蘇州刺史吳實劇部大田多稼浮徭冒

役吏禁或㢮占著名數戸版不均公乃閱其生齒書其

比要强家大猾不得蓋藏介持單輕與之紓息已日乃

孚厥猷茂焉遷潭州刺史御史中丞湖南觀察使以向

時二郡之理而宏大之其仁可知也左曹理本徵爲給

事中周郊寄重擢爲河南尹盜有宋瞿曇者白晝椎剽

爲羣偷囊橐三川病之幾三十年公法令嚴具綱絡張

設名捕魁宿使無遺𩔖指顧之間擒擿如神乃作秘書

章明文雅脩舊以起廢乃作太常統和神人節事以辯

志便蕃大僚其道乃光德宗皇帝方以堯舜氏聰明之

道馭天下用賢人充相位拜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熙九功之歌質百官之成損益文憲化裁形器精

㣲以折中密靜而不伐或事隱於造膝或言行於沃心

初天官氏每歲表他曹郎二人閱多士試言第其甲乙

春官氏俾考功郞選孝秀之親故者而進退之公以冡

宰小宗伯爲官人取士之本蓋天子有司之重任於避

小嫌亂舊章適滋岐旁孰謂扃鐍蹇蹇坦坦之道豈如

是耶然後闢康莊付衡尺遵公是之路去自便之私天

下之人謂之理道尋有詔修國史昔孔父無位以空文

爲一王法公當盛聖之代用宰司惣直筆其於褒貶勸

懼明焉勤慮盡瘁積成寢恙累章乞告改太子賓客遭

罹不淑贈戸部尙書時貞元甲申歲夏四月春秋六十

五夫人河南獨孤氏某官某之女賢明早夭繼夫人蘭

陵蕭氏某官之女仁順有禮法嗣子餗衘恤毁瘠侍公

裳帷以某月日祔於東都某原䘮祭哀敬君子以爲有

後惟公深而通肅而寛出處動靜必以中正敬用五事

暢於四支資性儼恪尤辰鑒裁在岐也薦齊忠公暎佐

蕭也薦盧恭公邁皆至宰相其他推轂下士爲漢廷臣

成天下重名碩望者不可勝書凡所論著皆研幾析理

宏雅夷遠洪州文宣王廟碑張蕭三相國碑誌本聖人


教化之賾推大政謩明之道固其性術講貫而發舒乎

斯文文集二十卷中倫體要盡在是矣公薨五年餗調

爲洛陽尉永惟先烈未刻豐碑以德輿夙承湖海之舊


中忝掖垣之屬代日舉代靡形話言𫉬於遺編實見陰


德顧兹無似有玷知人濡涕含毫以表幽宅銘曰

昔在營邱大風泱泱有倬平陽令聲章章不踐宰政慶

貽子姓倉曹含光大學追命厥生中書秉晢居正鵬起


扶摇鸞翔慶霄乃登紫㣲以瑞淸朝吉凶糺纆寒暑結

轖其生有涯其用未極壽堂㝠寞宰樹森植揭兹馨香

終古是式

   唐故中散大夫守尙書右僕射上柱國賜紫金

    魚袋贈太子太保姚公神道碑銘并序

公諱南仲字某吳興武康人姚虛嬀水根柢峻茂後漢

靑州刺史恢始違難東徙周華州刺史北絳郡公僧坦

以行義道術聞生二才子曰察曰最仕隋爲蜀王友王

友六葉至公曾王父績仕絳州曲沃縣令王父元宋州

宋城縣令烈考發天寶中舉秀才十上不合慨然自奮

從西平王哥舒翰於隴上積功勞至右領軍衛將軍他

曰以公之勤贈國子祭酒公抗行厲操淸方謙讓以規

爲塡以禮爲輿以多學爲富以不貪爲寶絜如大圭鑑

若黃鍾宏毅以任重温良而能斷自射䇿筮仕至於綬

吉祿啟手足由是道也其初應制條對理道授太子校

書内史吏師表其才能凡三結黃綬至萬年尉前後考

課爲府中最擢拜右拾遺久次厯右補闕祭文石封皁

囊諷議十年彌縫百度大厯中中宮憫冊旣卜壽原陳

古義以上達疏近郊之非便卽日詔可下其章於宰司

特超五階被以命服執事内詔以上賀近臣修職而競

勸服薦紳者誦之執簡記者書之尋以本官充理匭使

今皇上嗣位之初慮化不下究以通邑長人導利之源

出爲蘇州海鹽令韓晉公滉時惣方任延於幕庭改殿

中侍御史興元歲大輅省方深燭理本柬求俊乂徵詣

行所洎淸宫旋蹕拜左司員外郞紀綱品式練達明備

轉兵部員外郞時武師告成祲沴肅淸四征羣帥條上

功級材官勇爵差次賞典受命顓達疇庸式敘遷本司

郞中凶旱之後被邊艱食近關蒲晉十餘城之地因其

徵令悅以平糴乃董使車贏糧息人拜御史中丞歲中

換給事中正色匪躬淸公不苛大朝以肅左曹亦理明

年授同州刺史三載考績復以御史中丞領陜府長史

陜虢觀察使居五年就加右散騎常侍左輔有離宫公

田之劇焉陜服居函關砥柱之衝焉於二千石元侯之

選斯近而重賦政廉平馨香流聞以修班制以厚風俗

上以靈昌居兩河之郊鄭爲支郡是皆要害且今勁兵

處也自丞相魏國公政成入弼厥後守臣再物故而魏

公之澤寖遠思得寛明忠智之長以輯柔之進公左散

騎常侍御史大夫爲滑州刺史鄭滑節度使於是握兵

符乘單車惠然簡易入布條職恤鰥寡用仁制强禦用

明居常以柔克臨事以貞勝士吏悅勸夫家寛息阜俗

成師納忠閑邪衆情皆𢥠而公益厲十六年介圭來朝

牢讓師帥由是詔魏公以左僕射居相府命公爲右僕

射以代焉公旣得請命其軍司馬盧羣以代焉爲仁由

已是稱方國之表知臣若君乃膺師長之任詔奉常具

儀法以莅中臺禮官贊引宰政爲客諸曹羅拜於堂下

郎吏捧牘於階序禮成渥縟秉直者榮之䖍奉朝請恪

居官次慥慥然守業修職未嘗以耆碩尊禮自處山甫

之匪懈考父之益恭古人與稽華髪彌固十九年秋七

月乙亥感疾薨於宣平里享年七十五天子廢朝悼歎

俾中貴人弔祠追命爲太子太師恩之所加可勝言哉

惟公粹和而能貞厲恬淡而有儀矩履方持重坦坦光

大詩云愷悌君子求福不回言樂易而不違於道也又

曰靖恭爾位好是正直言遭明君其道行也斯二者君

子謂公得之夫人河南縣君元氏魏景穆帝之裔宣州

錄事叅軍光宗之息女也和易淑柔以肥家道先公而

殁十八年矣嗣子太僕寺主簿衮絜淸好古誠信得禮

與其弟亮茹毒問卜以閏十月已酉奉公之䘮舉夫人

之殯合祔於少陵原黃渠里以儉襄事率循家法雖宗

姻四布皆泣而辭之且曰理命也猶懼先人懿實寢而

不章刻兹穹石以永終古銘曰

黃目鬱器禮神所貴珮玉金⻱君子是宜秩秩姚公其

心秉𢑴抱義戴仁造次無違公之所履中立不倚廉車

淑旂所向風靡政無吐茹道若砥石事君愛人斯謂至

矣中臺崇崇端右宗公皇明嘉獎陟是師長卓爾道行

倐焉化往少陵鮮原美檟新阡⻱筮告猶塗芻儼然白

驥蕭蕭黃渠潺潺姚公之德兮揭此貞堅

   唐故太子右庶子集賢院學士贈左散騎常侍

   王公神道碑銘并序

興元元年春二月太子右庶子王公艱貞歸全於京師

新昌里夏五月王師震耀祲沴銷散天子以公忠義風

節可以聳厲人臣追命左散騎常侍且詔有司䕶葬加

禮冬十一月寧神於咸陽縣胏浮原先公之兆域旣葬

十二歲其孤仲周以德輿昔在羈丱𫉬見於公無容之

敬嘗拜牀下乃泣狀代德俾表識於神道云公諱定字

卿京兆人其先魏信陵君無忌之後秦滅魏謂之王

家周太尉尙書令羆以勲勞閥閱爲藩衛威重從太尉

三代至隋司金上士洺相等七州刺史明明生進進生

同州河西縣令喜喜生蒲州刺史贈禮部郎中慶慶生

吏部侍郞揚州大都督府長史贈禮部尙書揚州大都

督府易從積是德善叢滋章大公卽尙書第若干子弱

冠游太學舉進士甲科補太子校書以文雅德器名聲

四暢屬執事者用喜怒爲刑賞上蔽天明婚親坐累微

文痛詆厯湘潭藍山雲夢鹽城四邑之屬天寶末違難

家食於淮湖間四征五府聘問狎至某年中書元載廉

問九江表公爲介授左驍衛兵曹叅軍以疾乞告不屑

就無何元拜小司徒執憲乘軺實顓徵令復表公爲大

理評事捧詔踵門詞禮皆切不得已而從之恥騖功利

每稽中正酌重輕之法通方圜之宜叩雖應於舂容技

寧投於肯綮纔逾旬朔復以疾辭時薦紳先生多游寓

於江南盍簮淸議以天爵爲貴退然絜矩名動京師宰

司得君且務樹善俄除監察御史不樂拘屑換太子司

議郞公望寖盛徵書累下朝論以九遷是望大僚之七

發相繼拜起居舍人尋加理匭使厯禮部吏部二員外


於是昭法誡廣聰明裁百辟之章疏助九流之刀尺私


回屏伏公是興行遷考功郞中毎歲覆羣吏之能否書


其上下之籍有司賦祿此焉質正吏詐諼以嘗巧法靡


密而不勝公乃大爲之防盡去其𡚁是歲選部以稱職


聞或賀之者舉手曰此考功之力也豈敢攘善尋以本

官知制誥歲中遷諫議大夫掌誥如故且加命服凡贊

書名命必輔以精識其㫖在於搴菁華而去枝葉故簡


實體要不爲曼辭明年宰臣伏法移太子洗馬今上嗣

統柬求吏師授隰州刺史以南宮歸重尋拜吏部郞中

再受面命循行方國初自淮淝至於汝南後自上黨亘

於山東辯逆節以致誅宣王澤以宏化德立刑行時公

之功遷太子右庶子集賢院學士或歎以才全位散非

公所宜者公蹴然曰此子仲父之職官也竊懼不稱豈

必使濡翼腊毒然後爲得耶明年冬上思避狄之亂玉

虬西狩公間挈二子奔扈行宮在途發疾爲凶黨所得

不敢加害劫送京師元惡借公素名汙以右職桀友日

至盜言孔甘不時赴就期以大戮公瞑目噤口其心礭

然私謂所親曰忘君恩以苟生非忠蹈賊刃以誅死非

孝於是藥攻六藏艾灼四支耗其神形終啟手足任重

道遠君子以爲難前此理命其子曰吾嘗被冕服近天


子之光不能酬恩刷恥而遭罹執劫得正而死猶生之

年但慮竊國泉以賻我義無所受又勿使僞命汙吾之


旂口占遺表言終而絶禮盛服充追崇身後君君臣臣


其至矣哉故尙書吏部郞中趙郡李公洎公皆德輿先


大夫之執也李公嘗稱公交道之深評議之正天下之


人以爲知言前夫人京兆韋氏刑部尙書贈太子賓客

堅之女繼夫人隴西李氏右金吾衛將軍安州刺史延


業之女龍旗麟趾之慶鍾於淑哲皆叶公之志而先公

之殁長子逢以進士宏詞甲科厯咸陽萬年縣尉監察

御史殿中侍御史佐制河東之畫才名休茂不幸早代

幼子仲周亦以進士甲科使車交辟以廷尉評攝監察

御史佐元侯外任實亦功利用敏識文行修明論譔先

烈炳然詳實故採𫉬始終用成斯文銘曰

大玉字尹慶霄絪緼有倬王公淸方直温考績中臺吏

理有倫密侍右掖化成人文時或屈伸道無緇磷别殿

淸近東朝顯尊盜泉滔天猛瘈狺狺不虧其全不害其

人凛凛風節追崇厚恩密印金貂禭於墓門家法憑厚

慶叢後昆纂敘淸輝敬而不諼崗連夏屋木拱秦原傳

信貞珉令聲無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