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欒城集
卷一
卷二 

卷一编辑

詩五十二首编辑

郭綸编辑

〈綸本河西弓箭手,屢戰有功,不賞。自黎州都監官滿,貧不能歸,權嘉州監稅。〉

郭綸本蕃種,騎鬥雄西戎。
流落初無罪,因循遂龍鍾。
嘉州已經歲,見我涕無窮。
自言將家子,少小學彎弓。
長遇西鄙亂,走馬救邊烽。
手挑丈八矛,所往如投空。
平生事苦戰,數與大寇逢。
昔在定川寨,賊來如群蜂。
萬騎擁酋帥,自謂白相公。
揮兵取其元,模糊腥血紅。
戰勝士氣振,赴敵如旋風。
蚩蚩氈裘將,不信勇且忠。
遙語相勸誘,一矢摧厥胸。
短兵接死地,日落沙塵蒙。
馳歸不敢息,馬口銜折鋒。
誰知八尺驅,脫命萬死中。
忽聞南蠻叛,羽檄行匆匆。
將兵赴危難,瘴霧不辭衝。
行經賀州城,寂寞無人蹤。
攀堞莽不見,入據為築墉。
一旦賊兵下,百計燒且攻。
三日不能陷,救至遂得通。
崎嶇有成績,元帥多異同。
有功不見賞,憔悴落巴賨。
已矣誰復信,言之氣恟々。
予不識郭綸,聞此為斂容。
一夫何足言,竊恐悲群雄。
此非介子推,安肯不計功。
郭綸未嘗敗,用之可前鋒。

初發嘉州编辑

放舟沫江濱,往意念荊楚。
擊鼓樹兩旗,勢如遠征戍。
紛紛上船人,櫓急不容語。
余生雖江陽,未省至嘉樹。
巉巉九頂峰,可愛不可住。
飛舟過山足,佛腳見江滸。
舟人盡斂容,競欲揖其拇。
俄頃已不見,烏牛在中渚。
移舟近山陰,壁峭上無路。
云有古郭生,此地苦箋注。
區區辨蟲魚,爾雅細分縷。
洗硯去殘墨,遍水如黑霧。
至今江上魚,頂有遺墨處。
覽物悲古人,嗟此空自苦。
余今方南行,朝夕事鳴櫓。
至楚不復留,上馬千里去。
誰能居深山,永與禽獸伍。
此事誰是非,行行重回顧。

過宜賓見夷中亂山编辑

江流日益深,民語漸已變。
岸闊山盡平,連峰遠非漢。
慘慘瘴氣青,薄薄寒日暖。
峰巒若崖石,草木條幹短。
遙想彼居人,狀類麏鹿竄。
何時遂平定,戍卒從此返。

夜泊牛口编辑

行過石壁盡,夜泊牛口渚。
野老三四家,寒燈照疏樹。
見我各無言,倚石但箕踞。
水寒雙脛長,壞褲不蔽股。
日莫江上歸,潛魚遠難捕。
稻飯不滿盂,饑臥冷徹曙。
安知城市歡,守此田野趣。
只應長凍饑,寒暑不能苦。

戎州编辑

江水通三峽,州城控百蠻。
沙昏行旅倦,邊靜禁軍閑。
漢虜更成市,羅紈靳不還。
投氈撿精密,換馬瘦孱顏。
兀兀頭垂髻,團團耳帶環。
夷聲不可會,爭利苦間關。

舟中聽琴编辑

江流浩浩群動息,琴聲琅琅中夜鳴。
水深天闊音響遠,仰視牛斗皆從橫。
昔有至人愛奇曲,學之三歲終無成。
一朝隨師過滄海,留置絕島不復迎。
終年見怪心自感,海水震掉魚龍驚。
翻回蕩潏有遺韻,琴意忽忽從此生。
師來迎笑問所得,撫手無言心已明。
世人囂囂好絲竹,撞鍾擊鼓浪謂榮。
安知江琴韻超絕,擺耳大笑不肯聽。

泊南井口期任遵聖编辑

期君荒江濆,未至望已極。
朔風吹烏裘,隱隱沙上立。
愧餘後期至,先到犯寒色。
既泊問所如,歸去已無及。
繫舟重相邀,雨冷途路濕。

江上早起编辑

晨興孤舟上,盥濯夜氣清。
整巾未皇坐,雙櫓軋已鳴。
日出江霧散,江上山從橫。
區區茅舍翁,曉出露氣腥。
收筒得大鯉,愛惜不忍烹。
持之易斗粟,朝飰厭魚羹。
蕭蕭遠風起,泛泛野雁驚。
忽過百餘里,山水互變更。
逢舟問所如,彼此不知名。
超超江湖間,殊勝地上行。
旦遊市井喧,莫宿無人聲。
江上誠足樂,無怪陶朱生。

江上看山编辑

朝看江上枯崖山,憔悴荒榛赤如赭。
莫行百里一回頭,落日孤雲靄新畫。
前山更遠色更深,誰知可愛信如今。
唯有巫山最穠秀,依然不負遠來心。

山胡编辑

山胡擁蒼毳,兩耳白茸茸。
野樹啼終日,黔山深幾重。
啄溪探細石,噪虎上孤峰。
被執應多恨,筠籠僅不容。

白鷳编辑

白鷳形似鴿,搖曳尾能長。
寂寞懷溪水,低回愛稻粱。
田家比雞鶩,野食薦杯觴。
肯信朱門裏,徘徊占玉塘。

屈原塔〈在忠州〉编辑

屈原遺宅秭歸山,南賓古者巴子國。
山中遺塔知幾年,過者遲疑不能識。
浮圖高絕誰所為,原死豈復待汝力。
臨江慷慨心自明,南訪重華訟孤直。
世人不知徒悲傷,強為築土高岌岌。

嚴顏碑〈亦在忠州〉编辑

古碑殘缺不可讀,遠人愛惜未忍磨。
相傳昔者嚴太守,刻石千歲字已訛。
嚴顏平生吾不記,獨憶城破節最高。
被擒不辱古亦有,吾愛善折張飛豪。
軍中生死何足怪,乘勝使氣可若何。
斫頭徐死子無怒,我豈畏死如兒曹!
匹夫受戮或不避,所重壯氣吞黃河。
臨危閑暇有如此,覽碑慷慨思橫戈。

竹枝歌〈忠州作〉编辑

舟行千里不至楚,忽聞竹枝皆楚語。
楚言啁哳安可分,江中明月多風露。
扁舟日落駐平沙,茅屋竹籬三四家。
連舂並汲各無語,齊唱竹枝如有嗟。
可憐楚人足悲訴,歲樂年豐爾何苦。
釣魚長江江水深,耕田種麥畏狼虎。
俚人風俗非中原,處子不嫁如等閑。
雙鬟垂頂髮已白,負水采薪長苦艱。
上山采薪多荊棘,負水入溪波浪黑。
天寒斫木手如龜,水重還家足無力。
山深瘴暖霜露幹,夜長無衣猶苦寒。
平生有似麋與鹿,一旦白髮已百年。
江上乘舟何處客,列肆喧嘩占平磧。
遠來忽去不記州,罷市歸船不相識。
去家千里未能歸,忽聽長歌皆慘淒。
空船獨宿無與語,月滿長江歸路迷。
路迷鄉思渺何極,長怨歌聲苦淒急。
不知歌者樂與悲,遠客乍聞皆掩泣。

望夫臺〈在忠州南數十里〉编辑

江上孤峰石為骨,望夫不來空獨立。
去時江水拍山流,去後江移水成磧。
江移岸改安可知,獨與高山化為石。
山高身在心不移,慰爾行人遠行役。

八陣磧〈在夔州〉编辑

漲江吹八陣,江落陣如故。
我來苦寒後,平沙如匹素。
乘高望遺跡,磊磊六十四。
遙指如布棋,就視不知處。
世稱諸葛公,用眾有法度。
區區落褒斜,軍旅無闊步。
中原竟不到,置陣狹無所。
茫茫平沙中,積石排隊伍。
獨使後世人,知我非莽鹵。
奈何長蛇形,千古竟不悟。
惟餘桓元子,久視不能去。

灩澦堆〈或云上有古碑〉编辑

江中石屏灩澦堆,鱉靈夏禹不能摧。
深根百丈無敢近,落日紛紛鳧雁來。
何人磊落不畏死,為我赤腳登崔嵬。
上有古碑刻奇篆,當使盡讀磨蒼苔。
此碑若見必有怪,恐至絕頂遭風雷。

入峽编辑

舟行瞿唐口,兩耳風鳴號。
渺然長江水,千里投一瓢。
峽門石為戶,鬱怒水力驕。
扁舟落中流,浩如一葉飄。
呼吸信奔浪,不復由長篙。
捩柁破濆旋,畏與亂石遭。
兩山蹙相值,望之不容舠。
漸近乃可入,白鹽最雄高。
草木皆倒生,哀叫悲玄猱。
白雲繚長袖,零落如飛毛。
緬懷洚水年,慘蹙病有堯。
禹益決岷水,屢與山鬼鏖。
摧岡轉大石,破地疏洪濤。
巉巉當道山,斬截肩尾銷。
峭壁下無趾,連峰斷修腰。
破處不生草,上不掛鳥巢。
水怪不盡戮,下有龍與鼇。
遼哉千萬年,禹死遺跡牢。
豈必見河洛,開峽斯已勞。

巫山廟编辑

山中廟堂古神女,楚巫婆娑奏歌舞。
空山日落悲風吹,舉手睢盱道神語。
神仙潔清非世人,瓦盎傾醪薦麋脯。
子知神君竟何自,西方真人古王母。
飄然乘風遊九州,朅渡西海薄中土。
白雲為車駕蒼虯,驂乘湘君宓妃御。
天孫織綃素非素,衣裳飄颻薄煙霧。
泊然衝虛眇無營,朝餐屑玉咽瓊乳。
下視人世安可據,超江乘山去無所。
巫山之下江流清,偶然愛之不能去。
湍崖激作相喧豗,白花翻翻龍正怒。
堯使大禹導九州,石隕山隊幾折股。
山前恐懼久無措,稽首山下苦求助。
丹書玉笈世莫窺,指示文字相爾汝。
擘山泄江幸無苦,庚辰虞餘實相禹。
功成事定世莫知,空山俄頃千萬古。
廟中擊鼓吹長簫,採蘭為飧蕙為肴,
玉缶薦芰香飄蕭。
龍勺取酒注白茅,神來享之風飄飄。
荒山長江何所有,豈有瓊玉薦泬寥。
神君聰明無我責,為我驅獸攘龍蛟。
乘船入楚溯巴蜀,濆旋深惡秋水高。
歸來無恙無以報,山上麥熟可作醪。
神君尊貴豈待我,再拜長跪神所勞。

巫山廟烏编辑

巫廟真人古列仙,高心獨愛玉爐煙。
饑烏巧會行人意,來去紛紛噪客船。

昭君村编辑

峽女王嬙繼屈須,入宮曾不愧秦姝。
一朝遠逐呼韓去,遙憶江頭捕鯉魚。
江上大魚安敢釣,轉柁橫江筋力小。
深邊積雪厚埋牛,兩處辛勤何處好。
去家離俗慕榮華,富貴終身獨可嗟。
不及故鄉山上女,夜從東舍嫁西家。

三遊洞编辑

洞前危逕不容足,洞中明曠坐百人。
蒼崖硉兀起成柱,亂石散列如驚麇。
清溪百丈下無路,水滿沙土如魚鱗。
夜深明月出山頂,下照洞口才及唇。
沉沉深黑若大屋,野老構火青如磷。
平明欲出迷上下,洞氣飄亂為橫雲。
深山大澤亦有是,野鳥鳴噪孤熊蹲。
三人一去無復見,至今冠蓋長滿門。

寄題清溪寺〈在硤州鬼谷子故居〉编辑

清溪鬼谷子,雄辯傾六國。
視世無足言,自閉長默默。
蘇張何為者,欲竊長短術。
學成果無賴,遂為世所惑。
顛倒賣諸侯,傾轉莫可執。
後世何不明,疑我不汝及。
誰知居深山,玩世可終日!
君觀二弟子,死處竟莫得。
客齊自披裂,投魏求寄食。
悠悠清溪中,石亂流水急。
溪魚為朝餐,老死得安穴。
居亂獨無言,其辯吾不測。

息壤〈在荊南南門外〉编辑

江上寒沙薄如席,一夕墳起成高丘。
江流傾轉力不勝,左齧右吐非自由。
南郡城南獨何者,平地生長殊不休。
當中屋背不盈尺,深入百丈皆石樓。
古人不知下有怪,發破不掩水漲浮。
傳言夏鯀塞洚水,上帝愛此無敢偷。
竊持大畚負長鎛,刺取不已帝使流。
禹知水怒非塞止,網捕百怪雜蜃鰍。
掘壕入土不計丈,投擲填壓聲鳴啾。
一時既定憂後世,恐此竊出壞九州。
神人已死無復製,故以此土封其頭。
發之輒滿不可既,意使靈物長幽囚。
前年大旱千里赤,取土盈掬雨不收。
誰言咫尺舊黃壤,中有千歲龍與虯。
高山萬仞猶可削,嗟此何獨生如疣。
天長地遠莽無極,雖有缺壞誰能賙。
我疑天意固有在,患世多事窮鐫鎪。
埏陶鼓鑄地力困,久不自補無為憂。
世無女媧空白石,磊磊滿地如浮漚。
耕田鑿井自無已,息壤無幾安能酬。

荊門惠泉编辑

泉源何從來,山下長溪發。
油然本無營,誰使自激冽。
茫茫九地底,大水浮一葉。
使水皆為泉,地已不勝泄。
應是眾水中,獨不容至潔。
涓涓自傾瀉,奕奕見清澈。
石泓淨無塵,中有三尺雪。
下為百丈溪,冷不受魚鱉。
脫衣浣中流,解我雙足熱。
樂哉泉上翁,大旱不知渴。

答荊門張都官維見和惠泉编辑

荒涼荊門西,泉水誰為泄。
發源雖甚微,來意不可折。
平鋪清池滿,皎皎自明澈。
甘涼最宜茶,羊炙可用雪。
炎風五月交,中夜吐明月。
太守燕已還,青嶂空嵲嵲。
泉上白髮翁,來飲杯饌闕。
酌水自獻酬,箕踞無禮節。
區區遊泉人,常值午日烈。
回首憂重城,賞玩安能徹。

浰陽早發编辑

春氣入楚澤,原上草猶枯。
北風吹栗林,梅蕊颯已無。
我行亦何事,驅馬無疾徐。
楚人信稀少,田畝任蓁蕪。
空有道路人,擾擾不留車。
悲傷彼何懶。歡息此亦愚。
今我何為爾,豈亦愚者徒。
行行楚山曉,霜露滿陂湖。

襄陽古樂府二首•野鷹來编辑

野鷹來,雄雉走。
蒼茫荒榛下,毰毸大如斗。
鷹來蕭蕭風雨寒,壯士台中一揮肘。
台高百尺臨平川,山中放火秋草乾。
雉肥兔飽走不去,野鷹飛下風蕭然。
嵯峨呼鷹台,人去台已圮。
高台不可見,況復呼鷹子。
長歌野鷹來,當年落誰耳。
父生已不武,子立又不強。
北兵果南下,擾擾如驅羊。
鷹來野雉何暇走,束縛籠中安得翔。
可憐野雉亦有爪,兩手捽鷹猶可傷。

襄陽古樂府二首•襄陽樂编辑

誰言襄陽苦,歌者樂襄陽。
太守劉公子,千年未可忘。
劉公一去歲時改,惟有州南漢水長。
漢水南流峴山碧,種稻耕田泥沒尺。
里人種麥滿高原,長使越人耕大澤。
澤中多水原上乾,越人為種楚人食。
火耕水耨古常然,漢水魚多去滿船。
長有行人知此樂,來買槎頭縮項鯿。

雙鳧觀〈在葉縣〉编辑

王喬西飛朝洛陽,飄飄千里雙鳧翔。
鳧飛遭網不能去,惟有空屨鳧已亡。
誰知野鳥不能化,豈必雙屨能飛揚。
鳧神屨怪當有在,搔首野廟春風長。

懷黽池寄子瞻兄编辑

相攜話別鄭原上,共道長途怕雪泥。
歸騎還尋大梁陌,行人已渡古崤西。
曾為縣吏民知否,〈轍嘗為此縣簿,未赴而中第。〉舊宿僧房壁共題。〈轍昔與子瞻應舉,過宿縣中寺舍,題其老僧奉閑之壁。〉
遙想獨遊佳味少,無言騅馬但鳴嘶。

辛丑除日寄子瞻编辑

一歲不復居,一日安足惜。
人心畏增年,對酒語終夕。
夜長書室幽,燈燭明照席。
盤飧雜梁楚,羊炙錯魚臘。
庖人饌雞兔,家味宛如昔。
有懷岐山下,展轉不能釋。
念同去閭里,此節三已失。
初來寄荊渚,魚雁賤宜客。
楚人重歲時,爆竹鳴磔磔。
新春始涉五,田凍未生麥。
相攜歷唐許,花柳漸牙折。
居梁不耐貧,投杞避糠核。
城南庠齋靜,終歲守墳籍。
酒酸未嘗飲,牛美每共炙。
謂言從明年,此會可懸射。
同為洛中吏,相去不盈尺。
濁醪幸分季,新筍可餉伯。
巑巑嵩山美,漾漾洛水碧。
官閑得相從,春野玩朝日。
安知書閤下,群子並遭馘。
偶成一朝榮,遂使千里隔。
何年相會歡,逢節勿輕擲。

次韻子瞻減降諸縣囚徒事畢登覽编辑

山川足清曠,闤闠巧拘囚。
安得纖阿御,同為穆滿遊。
遙知因渙汗,遠出散幽憂。
原隰繁分繡,村墟盡小侯。
春深秦樹綠,野闊渭河流。
四顧神蕭瑟,前探意漲浮。
勝觀殊未已,往足詎能收。
下阪如浮舸,登崖劇上樓。
強行腰傴僂,困坐氣噓咻。
鳥語林巒靜,花明澗谷幽。
濯溪驚野老,伐路駭他州。
中散探深去,文淵到處留。
聽琴峰下寺,弄石水中洲。
溪冷泉冰腳,山高霧繞頭。
石潭清照骨,瀑水濺成鉤。
仙廟鳴鍾磬,神官秉鉞劉。
養生聞帝女,服氣絕彭仇。
故宅猶傳尹,先師不喜丘。
居人那識道,過客謾停騶。
巖谷誠深絕,神仙信有不。
雲居無几杖,霞佩棄鐫鎪。
豹隱連山霧,龍潛百尺湫。
門開誰與叩,桃熟浪傳偷。
紺髮清無比,方瞳凜不侔。
會須林下見,乞取壽年修。
拔去和雞犬,相隨若旆旒。
乘風遺騕䮍,長嘯賤笙篌。
從騎衣皆羽,前驅鬛盡蚪。
安能牽兩足,暫得快雙眸。
自昔辭鄉樹,南行上楚舟。
萬江窮地脈,三峽束天溝。
雲暗酆都晚,波吹木櫪秋。
尋溪緣窈窕,入洞聽颼飀。
空寺收黃栗,荒祠畫伏彪。
登臨雖永日,行邁肯停輈。
蓄縮今何事,攀躋昔已悠。
魏京饒士女,春服聚蜉蝣。
雷動車爭陌,花搖樹繫鞦。
遊人紛蕩漾,野鳥自嚶呦。
平日曾經洛,閑居願卜緱。
空言真比夢,久渴漸成愁。
早退嚐相約,辭囂痛自摟。
愛山心劫劫,從宦興油油。
海宇都無礙,山林盡可投。
願為雲上鵠,莫作盎中鯈。
適性行隨足,謀生富給喉。
今遊雖不與,後會豈無由。
晝出同穿履,宵眠共覆裘。
弟兄真欲爾,朋好定誰儔。
試寫長篇調,何人肯見酬。

次韻子瞻太白山下早行題崇壽院编辑

山下晨光晚,林梢露滴升。
峰頭斜見月,野市早明燈。
樹暗猶藏鵲,堂開已饌僧。
據鞍應夢我,聯騎昔嘗曾。

次韻子瞻延生觀後山上小堂编辑

謝公遊意未能厭,踏盡登山屐齒尖。
古殿神仙深杳杳,香爐煙翠起纖纖。
巖花寂歷飄瓊片,庭檜蕭疏漏玉蟾。
帝子莫歸人不見,微風細雨自開簾。
〈唐玉貞公主修道於此山。〉

次韻子瞻題仙遊潭中興寺编辑

潭邊沙水不成泥,潭上孤禽掛險啼。
繚繞飛橋能試客,蒙茸翠蔓巧藏溪。
雲為絳帳馬融室,石作屏風玉女閨。
仙果知君今未足,臨潭腳戰怕長梯。

石鼻城编辑

千山欲盡垂為鼻,百戰皆空但有城。
虎闖穴中秦地恐,龍飛渭上漢江傾。
雍人未有章邯怨,魏將猶存仲達精。
睥睨陵遲春草滿,白羊無數向風鳴。

磻溪石编辑

呂公年已莫,擇主渭河邊。
跪餌留雙膝,臨溪不計年。
神專能陷石,心大豈營鱣。
不到磻溪上,安知自守堅。

郿塢编辑

董公平昔甚縱橫,晚歲藏金欲避兵。
當日英雄智相似,燕南趙北亦為京。

樓觀编辑

老聃厭世入流沙,飄蕩如雲不可遮。
弟子憐師將去國,關門望氣載還家。
高臺尚有傳經處,畫壁空留駕犢車。
一授遺書無復老,不知何苦服胡麻。
〈此觀尹喜舊宅,《神仙傳》言:「尹喜於流沙之西服苣勝實。」〉

次韻子瞻秋雪見寄二首编辑

秋氣蕭騷仍見雪,客愁繚繞動縈心。
幽吟北戶窗聲細,歸夢函關馬跡深。
疏樹飛花輕蔌蔌,衰荷留柄亂簪簪。
遙聞詩酒皆推勝,社客何人近納賝。

平時出處常聯袂,文翰叨陪舊服膺。
自信老兄憐弱弟,豈關天下少良朋。
何時杯酒看浮白,清夜肴蔬粗滿登。
離思隔年詩不盡,秦梁雖遠速須應。

次韻子瞻聞不赴商幕三首编辑

怪我辭官免入商,才疏深畏忝周行。
學從社稷非源本,近讀詩書識短長。
東舍久居如舊宅,春蔬新種似吾鄉。
閉門已學龜頭縮,避謗仍兼雉尾藏。〈雉藏不能盡尾,鄉人以為諺。〉

南商西洛曾虛署,長吏居民怪不來。
妄語自知當見棄,遠人未信本非才。
厭從貧李嘲東閣,懶學諛張緩兩腮。
知有四翁遺跡在,山中豈信少人哉。

塤動篪鳴只自知,憂輕責少幸官卑。
聲名謾作耳中瑱,科第空收頷底髭。
西鄙猖狂猶將將,中朝閑暇自師師。
近成新論無人語,仰羨飛鴻兩翅差。

次韻子瞻病中大雪编辑

吾兄筆鋒雄,詩俊不可和。
雪中思清絕,韻惡愈難奈。
殷勤賦黃竹,自勸飲白墮。
言隨飛花落,意與長風簸。
餘力遠見撩,千里寄崔嵯。
嗟予學久廢,有類轉空磨。
研磨久無得,安可待充貨。
空記乘峽船,行意被摧剉。
溟閈覆洲渚,泠洌光照坐。
我唱君實酬,馳騁不遑臥。
譬如逐獸盧,豈覺山徑坷。
酒肴助喧熱,筆硯盡沾涴。
詩詞禁推類,令肅安敢破。
亦有同行人,牽挽赴程課。
爾來隔秦魏,渴望等饑餓。
徒然遇佳雪,有酒誰與賀。

次韻子瞻記歲莫鄉俗三首•餽歲编辑

周公制鄉禮,無有相通佐。
鼎肉送子思,烝豚出陽貨。
交親隨高低,豈問小與大。
自從此禮衰,伏臘有饑臥。
鄉人慕古俗,酬酢等四坐。
東鄰遺西舍,迭出如蟻磨。
寧我不飲食,無爾相咎過。
相從慶新春,顏色買愉和。

次韻子瞻記歲莫鄉俗三首•別歲编辑

富貴日月速,貧賤覺歲遲。
遲速不須問,俱作不可追。
親舊旦酣飲,送爾天北涯。
歲歲雖無情,從我歷四時。
酌爾一杯酒,留我壯且肥。
長作今歲歡,勿起異日悲。
掉頭不肯顧,曾莫與我辭。
酒闌氣方橫,豈信從爾衰。

次韻子瞻記歲莫鄉俗三首•守歲编辑

於菟絕繩去,顧兔追龍蛇。〈是歲壬寅。〉
奔走十二蟲,羅網不及遮。
嗟我地上人,豈復奈爾何?
未去不自閑,將去乃喧嘩。
天上驅獸官,為君肯停楇。
魯陽揮長戈,日車果再斜。
釃酒勸爾醉,期爾斬蹉跎。
偕醉遣爾去,壽考自足誇。

記歲首鄉俗寄子瞻二首•踏青编辑

江上冰消岸草青,三三五五踏青行。
浮橋沒水不勝重,野店壓糟無復清。
松下寒花初破萼,谷中幽鳥漸嚶鳴。
洞門泉脈龍睛動,觀裏丹池鴨舌生。
山下瓶罌沾稚孺,峰頭鼓樂聚簪纓。
縞裙紅袂臨江影,青蓋驊騮踏石聲。
曉去爭先心蕩漾,莫歸誇後醉從橫。
最憐人散西軒靜,曖曖斜陽著樹明。

記歲首鄉俗寄子瞻二首•蠶市编辑

枯桑舒牙葉漸青,新蠶可浴日晴明。
前年器用隨手敗,今冬衣著及春營。
傾囷計口賣餘粟,買箔還家待種生。
不惟箱篚供婦女,亦有鉏鎛資男耕。
空巷無人鬥容冶,六親相見爭邀迎。
酒肴勸屬坊市滿,鼓笛繁亂倡優獰。
蠶叢在時已如此,古人雖沒誰敢更。
異方不見古風俗,但向陌上聞吹笙。

子瞻寄示岐陽十五碑编辑

堂上岐陽碑,吾兄所與我。
吾兄自善書,所取無不可。
歐陽弱而立,商隱瘦且橢。
小篆妙詰曲,波字美婀娜。
譚藩居顏前,何類學顏頗。
魏華自磨淬,峻秀不包裹。
九成刻賢俊,磊落雜么麽。
英公與褒鄂,戈戟聞自荷。
何年學操筆,終歲惟箭笴。
書成亦可愛,藝業嗟獨夥。
余雖謬學文,書字每慵墮。
車前駕騏驥,車後繫羸跛。
逾年學舉足,漸亦行駊騀。
古人有遺跡,䈕短不及鏁。
願從兄發之,洗硯處兄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