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六 欒城集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八 

目录

卷二十七编辑

◎西掖告詞六十一首编辑

【林希集賢殿修撰知蘇州】编辑

敕具官林希:朕歷選多士,以備左右侍從之臣。股肱之良,概出於此。爾以文學政事有聞於時,擢從右史,試以書命,而行己不靖,遽致人言。朕不忍棄才,尚寵以書殿,往蒞吳俗,思慎厥終。可。

【楊傑知潤州】编辑

敕具官某:京口,江浙之會,而揚楚方饑,仰食鄰境。朕思得良吏,通其有無,以濟民病。爾以冬官屬,績用有聞,而欲自詭以治民。朕不汝違,其究乃心,以底成效。可。

【陳安期屯田郎中】编辑

敕具官某:爾以能選,積勞於工正,升之文昌,以勸勤吏。矧司空之屬,農部為上。爾其益敬厥事,以稱朕意。可。

【蔡立知鄂州】编辑

敕具官某:武昌控引江漢,勢居上流,古為重地。非練達政事,不以畀之。以爾久於治民,為論者所稱。朕將觀爾於是,惟寬而勿弛,明而勿苛,則予汝嘉。可。

【盛南仲知衡州】编辑

敕具官某:朕進退天下士大夫,不惟其才,惟其行,蓋未有不能正身而能正人者也。爾以世族之後嚐為部使者矣,而不閑於家,厥聲達焉。法不可置,往即南服,尚克循省。可。

【許中正致仕覃恩改朝議大夫】编辑

敕具官某:朕嗣服之初,推恩海宇,矧惟耆老之士,蚤隆止足之風。豈無寵嘉,以慰鄉黨。可。

【虞肇知鼎州】编辑

敕具官某:武陵依重湖之深險,據五溪之走集,民夷雜居,剽輕易擾,惟守以安靖,可以言治。爾昔以才,舉為御史屬官,久於牧民,宜在此選。無煩條教,以便遠人。可。

【胡田知誠州刑浩知欽州】编辑

敕具官某等:欽、誠為郡,雖有新舊之異,而民夷雜處,不可一以華法治也。田自欽易誠,其習南越之故矣。浩自環慶往,亦知所以治邊之宜。惟寬可以懷遠人,惟廉可以服殊俗。輔以明斷,其罔有不濟。可依前件。

【王存磨勘改朝散郎】编辑

敕:朝廷用人惟其才,而考績必以歲月。用人惟其才,故政無不修。考績必以歲月,故官不失緒。朕兼此二柄,以禦群臣,故雖六事之長,猶寓郎官之秩。具官王存,文雅足以飾吏事,靖重足以鎮國俗。恬於進退,不為利回。出入台省,人言無間。司馬治兵,朕既已重其選矣;有司奏課,並欲以報其勞焉。可。

【梁惟簡供備庫使】编辑

敕:朕惟崇慶,日總萬機,號令所至,澤遍海內,況其左右侍禦之臣,朝夕執事之勞而不被其賜者乎?坤成之慶,國有常憲,尚勉忠孝,思報其萬一。可。

【張璪光祿大夫資政殿學士知鄭州】编辑

敕:昔我神考,收擢雋良,置於丞弼。惟茲內史之重,實綜萬機之繁。朕方將圖任舊人,與之裁成庶務。乃者總章大享,百辟在廷,時予重臣,獨以病告。不忍賢勞之久,力求補外之安,曲成其私,勉遂所請。具官某,名臣之後,風流具存,儒術之英,文史足用。詳練政事,究通物情。樽俎可賴以折衝,盤錯亟觀於遊刃。輟自西台之要,付以新鄭之雄。加秘殿之寵名,兼進秩之異數。使郡縣識朝廷之意,而官吏知卿相之賢,表帥四方,朕尚有賴。可。

【趙君錫太常少卿】编辑

敕:太常總禮樂之政,兼伯夷、後夔之業。平居無事,若無所為。至於郊廟社稷之儀,朝廷上下之分,一有大議,罔不責成。昔叔孫通為東宮傅,以習於園廟,復命此職。趙宗儒失不任事,由卿而罷為東宮師。用人之難,蓋自前世。具官某,篤於孝悌,居家可紀,敏以從政,臨事不煩。予欲決嫌而明微,蓋有取於靜慎。此官職清而事少,亦將便於老成。往服優恩,勉揚厥職。可。

【劉絢太學博士】编辑

敕:《春秋》之廢,於今二十年矣,講者不以為師,而學者不以為弟子。孔氏之遺書而陵遲至是,朕甚憫之。爾能講誦其說,遭棄而不廢,蓋將有見於此者。夫《三傳》之義,其得之者多矣,附以啖趙,無蔽於一家,庶幾士有考焉。可。

【鄧羲叔主客郎中】编辑

敕:國有四方賓旅之事,則主客掌其享燕餼牽之節,其疏數豐殺皆有常度,遠人於是觀禮不可以不慎。爾既掌其事矣,以資當遷。其益勉之,以稱其職。可。

【林旦侍御史權淮南運副】编辑

敕具官某:淮甸之民,薦罹饑饉,乃者詔發倉廩,輟吳楚之漕以拯其急,猶以乏食流徙,達於朕聽。朕惟救荒之術,行之略盡,惟得良使者因事施宜,為若可賴。爾由郎官以才任御史,習於揚楚之故,其為朕往視之。均徭薄斂,禁暴戢奸,無使斯人重被其困。可。

【田待問淮南運判可淮南提刑】编辑

敕具官某:揚楚春旱秋水,民艱於食,漸起為盜,遂使州縣犴獄充滿,朕憂之,未始一日忘也。間起爾於山陽守參領漕事,今又命爾督視刑辟,徒以爾習其風俗,知吏民所疾苦。夫察貪暴,謹追擾,均有無,督盜賊,此荒政之急也。勉勤其職,以稱朕意。可。

【陳紘可倉部郎中王古可工部郎中】编辑

敕具官某等:漢郎官出宰百里,今部使者人治諸司,其為輕重異矣。朕於是考察多士,近而觀其不煩,遠而觀其不惰,庶幾有得,以待任使。以汝等久於吳越,優有善狀,故使紘治予廩,古治予工。其益敬厥事,以底成績。可。

【孫升監察御史可殿中侍御史】编辑

敕具官某:朕方共默不言,責成於有司,正賴耳目之官,別白忠邪,論辯得失。言而中理,則予汝嘉。不幸而失,予不汝咎。爾為御史,期年於此矣,察其所為,忠愨不回,以次而遷,庶盡其用。爾其深識朕意,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安意肆誌,無悼後害。可。

【李常蔡延慶並轉朝議大夫】编辑

敕:三考而議黜陟,古今所同。積日而敘勤勞,貴賤無間。矧夫內與六官之長,外總連帥之權,均大計之贏虛,司鄰邦之動靜。歷年應格,稽法當遷。有司以言,朕何敢後。具官李常,奮由疏遠,深自刻修,財賦所存,綱目具舉。具官蔡延慶,名臣之後,吏治有餘,幹城四方,安靜不擾,咸以侍從之遷,而膺股肱之良。雖尺寸以遷,未彰於異數;而命秩之寵,差慰於久勞。可。

【徐彥孚澶州通判】编辑

敕具官某:河徙而西,則澶淵非復昔日之舊,然國門之北,兵屯倉廩,猶甲於他郡。大臣言爾可用,往丞守事,勉竭才力,以安我股肱之名郡。可。

【章惇知揚州】编辑

敕:樞臣之長,出居列郡。汝海之地,僻在連山。邈焉鄉黨之遐,疑失親庭之便。朕方以孝治天下,德綏臣鄰,宜惟茂恩,俾易近地。具官某,蚤以文詞中選,拔出於眾人,中以功名自期,被遇於先帝。逮予纂服,亦既期年。比緣議論之差,授以方州之寄。澹然自守,綽有安靖之風;臥而治民,不失綏懷之體。眷揚楚之重地,據吳越之通途。仰足以分予南顧之憂,俯足以慰爾思歸之願。體朕至意,勉於裕民。可。

【邢恕知汝州】编辑

敕具官某:觀過而知其仁,君子與之。爾有誌於時,而不知力之不逮,以陷於過。徐察其中,蓋有足矜者。臨汝古郡,民樸而事簡,可以自養,益務修省,不汝終棄。可。

【王令圖可都水使者】编辑

敕:大河西流,泛溢千里。河朔之民,以蒲葦為生,與魚鱉同居。朕中食而歎,思得明習水事之人,而與謀之。具官某,老於從政,才力有餘,出入兩河間,知其得失久矣。水官之職,爾實宜之。楊焉、王延世之功,朕有望焉。可。

【王荀龍知澶州李孝純知棣州】编辑

敕具官某等:治國如烹小鮮,蒞官如製美錦。以煩手烹魚,則魚必潰;使學者製錦,則錦必傷。朕知斯民之艱難,擇人而養之,閔閔焉若將不及。以爾荀龍,典刑舊德,習於為政。以爾孝純,家世循吏,屢典大邦。澶淵、無棣,皆河朔之要,擇以付爾,其益勉之,朝夕無怠,以深副吾望。可依前件。

【郭逵自致仕起知潞州】编辑

敕:秦伯復用孟明,是以能霸;蜀人亟誅馬謖,終亦無功。朕周於用人,篤於求舊。雖設幹羽以懷柔異類,而聽鞞鼓則無忘將臣。豈其舊勳,久廢不用?具官某,蚤學弓劍,晚通詩書,勇而有謀,整且能暇,威名懾於西鄙,柄任及於中樞。南伐無成,嗟伏波之遂棄;退居能飯,知廉頗之未衰。擢從解組之餘,復寄長民之任。過而能改,豈一眚之足云?窮當益堅,或來功之可冀。勉於圖報,以稱異恩。可。

【何正臣知梓州】编辑

敕:東蜀地險而民貧,不如西蜀之厚,而戎瀘被邊,民夷雜居,安之尤難。朕方寬賦役以裕民,正疆場以息眾,連帥之任,宜得其人。具官某,奮自東南,擢居侍從,參議論於台省,布條教於方州。比自長沙,復臨上黨。出入既久,當識朝廷之心;寄任愈隆,初無遐邇之異。務為安靖,以慰遠民。可。

【孫覽河北運副除右司郎官】编辑

敕具官某:奉使北方,治河而備邊,任亦重矣。以為未足以盡其才也,召而置之都司,吾之所以責任爾者可見也。夫分治六官,事無巨細,畢陳於前,若網在綱,振之則舉,弛則盡廢。爾昔既稱治辦矣,勉既厥心,以觀來效。可。

【陶世延〈弼孫,弼死於順州。〉、邢選〈吉子,吉死於盜。〉各補三班借職】编辑

敕陶世延等:惟乃祖父以身殉職,義不旋踵。寵爾一命,庶幾士知忠力之必報。可依前件。

【皇兄令羽磨勘轉遙團】编辑

敕具官某:考績之法,一以歲月為勞,而不以親疏為異。爾能靖恭於位,積日當遷,以環衛之崇,而加團結之寵。益勉忠孝,無溢無驕,以保祿爵之重。可。

【張輔之入內侍省磨勘轉內殿承製】编辑

敕具官某:昔文武之盛,其侍禦罔匪正人。今余近習之臣,與縉紳之士,均遇以法,亦無以私恩進者。爾以久勞當遷,往祗厥官,使天下知敘法之公,無內外之異。可。

【范鎮可侍讀太一宮使】编辑

敕:為國無強於得人,用人莫先於求舊。朕歷選賢俊至於側微,患其德望之未充,而典刑之未練。舍騏驥而不禦,臨長道以谘嗟。昔人病之,予何疑者?具官某,文冠多士,有揚雄之遺風;仕歷三朝,守劉向之忠節。早事仁祖,首開社稷之言;晚說裕陵,復陳堯舜之道。自處以義,歸不待年,身友漁樵,已無求於當世;名舊簡冊,恍或疑其古人。茲予纘服之初,日思講議之益。謂白首窮經之樂,尚可推以與人;而真祠訪道之遊,足使退而養誌。勉徇予意,毋留所安。可。

【吳師仁可越州司法充杭州教授尹才虢州司戶田述古襄州司法蘇丙邠州司戶】编辑

敕進士某等:古者舉逸民以懷天下,騰以爾等皆以行義聞於鄉黨,故命之一官,試之行事。其勉於從政,以效聲聞之美。可依前件。叔諄先因殺人,追官勒停已敘,今敘右千牛衛將軍。

敕具官某:貴而犯法,義不得宥;過而知改,恩不廢敘。往服恩命,為知義之可畏,庶免於咎。可。

【黃履磨勘改朝請郎】编辑

敕:漢孝宣帝勵精為政,二千石有治理效輒增秩賜金。朕追想其風,欲見之於事,而況積勞之久於法當遷者乎?具官某,頃自禁林,出為方伯。推其所學,施於有政。表賢獎善,有古人之節。考績應格,吏以敘聞。其益勉於裕民,無使循吏之賞,獨隆於前世。

【宋彥圖轉內殿崇班再知歸信容城縣臧定國轉西頭供奉官再任縣尉】编辑

敕具官某等:疆場之吏,勇者或以致寇,怯者易以納侮。朕方欲慎守四境,以綏靖四夷。求勇怯之中,而有司以爾名聞,各仍舊官以增新秩。謹修邊政,思稱朕意。可依前件。

【張利一自真定總管移知代州】编辑

敕:邊之宿將,國之幹城。處則為民社之寄,欲其不擾;動則當金鼓之任,貴其知變。兼是二者,實難其人。具官某,世為將家,久習疆事。持重有守,得將吏之心;善覘多權,知幫國之變。雁門極邊,密邇獯鬻,朕方懷柔遠人,以寧中國。爾其謹守吾圉,示以信而裁之以義,適寬猛之中,以稱予意。可依前件。

【莊公嶽成都提刑蘇泌利州運判】编辑

敕莊公嶽等:守令賢否,朝廷不能自知;天下利病,吏民不能自言。宣吾德澤於下而達情於上者,部使者也。朕既選用舊人去其貪暴,詔舉新進而汰其不以實者矣。以爾公嶽久任刺舉,所至稱治。以爾泌家世文雅,通於吏事,益利險遠。民罹茶鹽、苗役之害,罷瘵未復,朕念之深矣。其悉乃心,謹察苛吏,與民休息,毋廢朕命。可依前件。

【內臣馮景〈見任文思副使,知父〉以園業獻安仁保佑夫人,曾得銀帛,父亡,詐認園地,降一官】编辑

敕具官某:以欺得罪,律既重矣。觀望高下,情尤不可赦也。奪爵一等,益務循省,以蓋其咎。可。

【胡宗哲遂州張太寧漢州】编辑

敕:具官胡宗哲等:朕惟西南之遠,弛鹽利之害,議茶榷之弊,以寬其人矣。惟是役法久而未定,吏緣為奸,人或告病。夫因事製宜,法不能盡,順民施法,責在守令。宗哲家世公卿,習於吏事。太寧生長蜀漢,知其風俗。遂、漢名郡,皆東西蜀之重地,苟能平心正身,首治徭事,以寬民力,則太守之職舉矣。可。

【李梴知唐州】编辑

敕具官某:異時為郡,清心潔己,平政理訟,斯為賢太守矣。朕方變役法之弊,新故紛然,民意未定,京西俗窶役勞,治之尤難。以爾嚐試為郡,條教不煩。往宣朕意,勸察貪吏,使民忘徭事之勤,此朕所望於二千石也。可。

【崔仝通判延州】编辑

敕具官某:將帥治邊,以軍政為重。至於均賦役,平獄訟,實倉廩,郡丞事也。使者以爾才稱,往貳高奴,克勤庶事,以分帥臣之勞。可。

【王純臣通判岷州】编辑

敕具官某:朝廷始復洮岷,以其初附,闊其憲令,吏緣是為奸,政事不舉。今其郡縣,日益完矣。居其官者,當以近地為比。爾以選往,其謹守條約,毋以遠故廢職。可。

【姚兕磨勘轉東上閤門使】编辑

敕具官某:爾以勇氣聞於西垂,奮身稠人,致位通顯。夫論功而賞,雖如丘山,不以為重;考績而遷,差之毫厘,有不能得。國有常典,朕弗敢私。勉勤厥官,以靖疆埸。可。

【丁騭太常博士】编辑

敕具官某:朕方出滯淹以修庶政,舉廉退以靖風俗。以爾學有本原,聲聞東南,一時交遊,皆致位通顯。而循默自守,噶管庫,將二十年,不以為恥。奉常禮樂之地,教化所從出也,因其職事而施爾舊學,朕將觀焉。可。

【常安民大理寺丞】编辑

敕具官某:吏習於法而不更治民,閑於論報而不知為政,朕疑其未能盡法之變也。爾以經術進,而治縣有聞,考課稱最,往蒞丞事,庶幾有補於法。可。

【田子諒湖南運判】编辑

敕具官某:天下之治,緩急相矯,常過其中。乃者常刻覆之政矣,其弊也,事徒文具而民受其病。今予欲以寬治民,憂其末流頹弛而莫振。夫推予意而布之州縣,部使者之事也。公卿言爾才力有餘,試之南方,寬而不弛,察而不苛,則予爾嘉,可。

【鄭佶都水監丞陳安民簿】编辑

敕具官某等:朕既平政以便民,民少安矣。而大河以北,水不潤平,昏墊虐。故當今之政,水事急。以爾佶賞丞水官,練遠有素,以爾安民屢試民事,治辯見稱,其益講求本原,以稱厥職。可。

【葉康弼知劍州】编辑

敕具官某:朕銓綜庶工,獎勵百職,思使中外樂事勸功,相勉以治。爾昔以選任使者,中以事廢,盤桓不試。普安,蜀漢之咽,賓旅之會,地雜磝衍,民艱於食。往修厥官,以稱恩命。可。

【謝卿材河北轉運使自陝漕徙。】编辑

敕:三路之重一也,關中夏秋豐穰,羌人款附,而河朔大水,人民流離。北顧之憂,於是為急。具官某,強敏而惠,靖重而文,風節之厚,追配古人,踐歷之久,號稱循吏。今河決西流而堤防未立,民棲丘隴而播種未期。爾能相壅決之宜,通有無之積,以寬民力而紓吾憂。此朕所以用爾於北方之意也。可。

【蔡卞磨勘朝奉郎】编辑

敕:朕俾侍從之臣出守四方,試之從政以觀其才。而有司考課,積勞應格,國有成法,非予所私。具官蔡卞,奮由文藝,久踐台省,欲效才實之美,自詭民社之政。宣城古郡,晉、唐名臣臨長其地者,風績相望也。爾其勉思古人,以修條教,服我新命,以寵吏民。可。

【丁恂少府主簿】编辑

敕具官某:古者謂少府為天子私藏,朕為天下,夫復何私。惟是技巧之工,以供禮樂之用。爾以吏能掌其典籍,法度之事其講明之。可依前件。

【張構再知豐州】编辑

敕具官某:爾既嚐為九原矣,知其風俗而習其吏民,治之為易。使他吏往,雖得賢者,要必久而後治也。使者既以爾言,勉悉乃心,綏我疆事。可。

【呂大防中書侍郎】编辑

敕:用人先於求舊,為政莫如守成。朕若稽祖宗之遠猷,祗敬神考之近事,網羅遺放而獎任勳舊,崇尚寬簡而慎守典刑。茲予一時股肱之臣,率皆三朝髦俊之選,圖任之意,炳然可知。具官某,器宇博深,才智強敏。早遇英祖,亟聞直諒之言;中事裕陵,不改忠誠之節。翱翔外服,所臨有聲;綜轄中台,百務咸舉。甚和而理,處劇不煩。朕方欲力行忠厚,而患其末流之惰偷;追復賦役,而惡夫下吏之侵擾。思與在位,同協厥中,往貳西台之隆,益敦大政之本。朕既開懷以用善,士亦誠意以報予,其克一心,同底於道。可。

【劉摯右丞】编辑

敕:漢御史大夫能任其職,則為丞相,近世中執法議論不撓,亦補執政。昔我仁祖優養正士,開受直言,時則有若包拯、張升之流,咸以敢言獲聞大政。舊俗已遠,此風寂寥,容悅相承,亦棄不用。朕追懷先正,選建忠賢,諤諤之聲,庶幾前列。具官某,早以御史祗事裕陵,力陳是非,不避權寵,十年流落,志氣不衰,召置臺端,首開正論。進任中司之要,屢聞白簡之言。風聲凜然,國是以定。朕欲試其行事之實,是用付以右轄之權,治忽所關,寄任尤重。夫以言責人甚易,以義持己實難。爾其勉之,毋使輔政之功,不若言事之效。可。

【傅堯俞御史中丞】编辑

敕:枉直未定,決于繩墨之平;是非相乘,臨以法度之士。比朕纘服之始,群議紛然,實賴耳目之司,力陳骨鯁之論。逮茲閱歲,浸以成風,然而神明存乎其人,眾正可以無咎。余欲一變至道,固須多士以寧。具官某,凜然直諒之風,出於愷悌之性。早為御史,議禮不阿,中列諫垣,言政多牾。流落雖久,志氣益堅。俾還侍于燕閑,日有聞於禮義。執法之任,非爾而誰。蓋政無舊新,以便民為本,人無彼此,以得賢為先。朕將允執厥中,爾尚不牽於俗。可。

【張端落致仕依前朝奉郎】编辑

敕具官某:君子之仕,進退無常,惟義所在。爾昔以強敏之資,達於従政,由病賜告,未老而歸。比于恬養之餘,復有願仕之意。朕方篤於求舊,急於用人,祗服前官,以聽新命。可。

【孟永和轉軍器副使兼翰林醫官副使】编辑

敕具官某:以醫為職,生死系焉。不幸而失,豈專其罪。比更大霈,其益進厥官。俾精術業,以答恩命。可依前件。

【蔡卞知江寧府】编辑

敕:左右近臣,入備侍従,出典藩服,習知朝廷號令之意,灼見吏民情偽之本,此朕所以歷試在位而成就人才之道也。具官某,文華之美,發自早年,才力之優,見於治郡。宣城之政,數月而成;秣陵之徙,百里而近。既助予治,亦安爾私,勉修厥官,以答恩寵。可。

【王安禮知揚州】编辑

敕:淮南天下之重鎮也,俗本剽輕,習吳楚之舊;歲仍水旱,有流亡之憂。朕深念其民,尤慎所付,思得朝廷之舊,以殿東南之沖。具官某,吏治有餘,儒雅足用。昔為京兆,休有治功。其發擿奸伏,明而不苛;其推行惠術,寬而中理。遂領台轄,以秉國成。方先帝勵精求治之秋,有大臣進賢退奸之助,久於外服,稍易近邦。其克為朕舉荒政以惠民,謹追胥以助治,寬我南顧,康此凶年。可。

【林希知宣州】编辑

敕具官某:爾名在文學之科,而才兼政事之選。比以吳郡生齒蕃衍,學者如林,假爾才名,以重其守。而僑籍所在,重以親嫌,飛章自陳,懇求易地。宣城大藩,亦東南之要,往蒞其治,服我異恩。可。

【王舜圭〈確山縣尉,獲賊二十一人,除左班殿直。〉】编辑

敕具官某:盜發鄰境,而能率眾攻討,殲其徒黨,非特武力之勝,抑亦智慮有過人者矣。寵以勇爵,以為能吏之勸。可。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