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30

 卷二十九 欒城集
卷三十
卷三十一 

卷三十编辑

◎西掖告詞五十九首编辑

【姚勔宗正丞】编辑

敕具官某:進取之士誌於功名,不得廉退靖重之人以鎮之,則往而不返,流以成俗。朕方博求賢俊以助成治道,聞爾澹於榮利,未老而歸,宴居丘園,稱道不亂。是以擢丞宗正,以風勵天下。勉從弓旌之命,使士大夫知篤行之貴。可。

【林希湖州周之純宣州沈季長秀州】编辑

敕具官某等:江浙之間,山川民物之勝,有唐台省之士求守其地,有不可得者矣。今茲士大夫重內而輕外,胙之千里之社,或缺然不滿其意,此豈朕不泄邇、不忘遠之意哉!以爾希蚤與從官,文學足用,之純昔常奉使,才幹有聞,季長久於滯淹,風力不替。朕惟吳郡、宣城、嘉禾三郡之富,思得才者,付之吏民。勉究乃心,毋以內外為高下之意,民苟安汝,朕不汝遺。可。

【李傑梓州提刑陳鵬運判】编辑

敕具官某等:東蜀諸郡,頃以西南夷之亂,輸挽供億,民不堪命。朕既寬而養之,疲瘵未復,而春夏繼旱,有艱食之憂,是以刺舉之吏,其選尤急。以爾傑頃參使事,久勞於職,習知其故。以爾鵬生於其鄉,長為之吏,詳其得失。故使傑察其刑,鵬佐其漕。朕於遠人所以念之者至矣,推予此心,各勉於治。可。

【呂陶京西運副上官均比部員外郎】编辑

敕具官某等:士任言責,則無官守,以言取人而不試以事,朕以為未也。昔漢宣帝以諫議大夫通政事者補郡國守相,而唐世御史與尚書郎相出入也。蓋前世之所以用人者至矣。今陶由殿中擢與七人之列,而均以監察遷為副端之重,其為朕明是非、辨邪正者多矣。其以陶刺舉許洛諸郡,而以均校計出納諸籍。苟試之以事,而人無間言焉,則才可見矣。可。

【史宗範知涇州】编辑

敕具官某:安定雖非極邊,而聚糧訓兵為疆埸之重,所賴者多矣。爾歷試諸郡,治辦之聲達於朝廷,是以召之江淮優佚之邦,付之金革備禦之地。勉修厥政,綏懷兵民,而撫循將佐,以稱予選任之意。可。

【黃慶基鴻臚丞】编辑

敕具官某:鴻臚之於諸寺,號為少事矣,然皆朝廷所以長育人材之地,未嚐妄授也。爾通守南邦,蓋未嚐求,而擢選自至。其克自奮勵,使天下信吾用人之公,非苟然而已也。可。

【張峋戶部員外郎錢長卿刑部員外郎】编辑

敕具官某等:六卿之屬,其切於民事者,地官製其衣食,而秋官治其生死,有非其人或受其病。以爾峋將漕右輔,民不告勞,長卿司計中台,事不失統,是用以時進之,俾佐二部。夫職日以高,則責日以重,惟能以遷為憂而不以為喜,則職事舉矣。可。

【大名府驍武第一指揮都虞候楊政等七人可並左右侍禁】编辑

敕具官某等:承平既久,貔虎之士以歲月為勞,坐致好爵,既登仕籍,復從吏治。惟廉與慎,可以安受寵祿。可。

【韓維守本官資政殿學士知鄧州】编辑

敕:朕承祖宗之丕業,訪求黎老與共國事。矧復裕陵藩邸之舊,父兄世臣之餘,民望所依,朕何敢後!然而華發在禦,有賢勞之嗟,旅力既愆,以出守為樂,進退之際,禮義存焉。具官某,頃以眷艾,恬於燕閑。召置邇英,賴其勸講之助;擢居黃闥,付以議論之權。任寄方深,歲月未幾。惟廊廟有日昃之務,而方州存臥治之風。眷南陽之大邦,本故鄉之近地。仍還舊職,以示往恩。尚俾中外之臣,知予終始之意。思永終譽,克綏厥心。可。

【李士京將作丞餘中軍器丞】编辑

敕具官某等:匠事之不可為,與戎備之不可忘,其職均耳。以親為嫌,法所當避,往隻新命,率職無怠。可。

【劉務誠三班奉職】编辑

敕具官某:爾自宜猷,改錄奉常,歲月滋久,勤亦至矣。錫爾好爵,勉於廉節,以安寵祿。可。

【王袞知兗州】编辑

敕具官某:吏道以律令為師,然讀其書,誦其數,而不知所以行之,未足與言治也。爾明習三尺,出守列郡,臨長吏民,知弛張之方,有循良之譽,急於親養,來請鄉邦。朕不爾違,以勸能吏。祗服休命,益勉無怠。可。

【馮完道遙郡刺史】编辑

敕:朕嚴內外之分,飭左右之戒,是以近習之臣,雖才智敏強,見於內廷,而外無知者。具官某,蚤蒙器使,薦經事任,出入諸道,靖而不煩。比緣積勞之久,擢參後省之秘,而重慎隻肅,有加於前。宜因寄資之崇,益以閱月之效,佩之郡印,以寵貂冠,勵爾在公,清我禁闥。可。

【胡田〈先以宮苑副使知誠州,州改為軍,除為知軍。〉】编辑

敕某:沅、誠皆南邊新郡,而誠之於沅,地不能半,官吏兵丁,饋餉勞止,比因有司之請,易以軍壘之稱。爾因領舊治,以撫遠民,均為長吏,毋以名號之殊,為輕重之意。可。

【陳安石知襄州】编辑

敕:襄陽古都會也,山河雄勝,居楚越之上遊,風俗剽悍,兼雍洛之餘習。在戰國為用武之地,方承平為無事之國。牧守之勝,圖諜具在。具官某,起自世族,華發一心,試之中外,清節可紀。比者解印西土,持節南陽,坐席未溫,捧詔入覲。眷荊州之重地,方守臣之闕人,匪為爾私,將適民望,勉圖安靜之術,思繼循良之風。可。

【孫懷用知寧化軍郝逢知岢嵐軍】编辑

敕具官某等:嵐谷、固軍皆樓煩之故地,民事雖簡,而邊政為重,守土之吏必慎所付。爾等咸以選任,習於疆埸之政,惟恩與信,可以附吾民而服鄰國。勉思訓言,無怠於事。可。

【王悆光祿寺丞】编辑

敕某:政無大小,以得人為重,雖復膳羞之末,足效才否之實。爾久試於外,而來居此,勉修厥職,毋忝朕命。可。

【姚勔秘書丞】编辑

敕具官某:爾以清節懿行聞於鄉黨,公卿譽者交至於前,乃者擢丞宗正,實刊玉牒,顧惟東觀之重,號為眾材之委。往服厥職,益懋乃德,以稱予待爾之意。可。

【蒲宗閔知興元府史宗範知廬州】编辑

敕具官某等:漢中,蜀之大都,而合肥,楚之奧壤,守臣之選不在有司。以爾宗閔,入治郎曹,出將使指。以爾宗範,踐歷藩屏,宜於吏民,因其已試之效,付以共理之柄。往祗厥服,俾二郡之民,被愷悌之政,以助予治。可。

【林顏權知泉州】编辑

敕某:祿廩之給,官有常日。爾奉使於外而取逾於法,以致人言,將何以率勵群吏,責之廉節乎?宜罷所領,假守方州,祗服寬憲,修省無怠。可。

【孔平仲太常博士】编辑

敕具官某:刑政之得失,眾人知之,然其所興壞,止於其事而已。禮樂之得失,視之未必見也,而治忽之端,或自是起。故朕於奉常之官,擇之必慎,用之亦速。爾以儒術精博,吏治通敏,以在茲選。其克為朕別嫌明微,以詔爾長,俾上下內外,不愆於舊章,則爾職舉矣。可。

【西蕃首領溫溪心心牟欽氈二人並除化外州團練】编辑

敕具官某等:天之於人,善惡必報。朕上法天道,以爵命四方,有能忠勤,必保富貴。爾等才雄諸部,心奉本朝,審於禍福之原,明於逆順之理。團兵寵秩,蓋旌守節之堅,絕等異恩,當俟成功之報。可。

【鄭佾知章州】编辑

敕某:公卿之世有列於朝,不患不用而患不立。爾名臣之後,以詞藝自奮,入佐卿寺,出典藩服,由河內領單父,恩亦厚矣。毋忝乃祖,勉思所以報者。可。

【孫之敏知雍丘楊環寶知咸平】编辑

敕某等:畿邑大夫,古所謂內諸侯也。仰有朝廷,俯有吏民,善惡之效,朝夕可見。以爾之敏,家世名臣,才穎自著。以爾環寶,宦學歷歲,誌節不回。試以鄉遂之民,將觀政事之實。在邦必達,爾尚勉之。可。

【許懋右司郎中】编辑

敕某:萬幾出納,萃於中台,詔敕稽停,文案壅滯,自唐貞觀之盛而患之矣。矧今俗弊政煩,實倍前世,雖上有管轄,而郎不得人,罔與其濟。以爾奮自周行,亟更劇務,強敏樂易,所至有成。是以召自南服,還領右部。尚能體予不次之舉,勉盡匪躬之節,虛位以俟,爾其欽哉!可。

【陳軒主客郎中】编辑

敕某:春官之屬,皆郎之清選也。爾昔以文藝發身,名在甲乙,中以靖退補外,安於遐狄。還朝已久,素守不逾。今典祠溢員,而司藩虛位,祗服朕命,往勤厥官。可。

【豐稷殿中侍御史】编辑

敕具官某:孔子稱有德者必有言,德之無素而言以為責,則言有失當而聽者惑矣。爾昔為御史,不得其言而去,出使諸道,入居郎曹,端良之聲,予有聞焉。其尚一乃心,時有德言來告,俾予一人,獲聽德之助。可。

【陳知晦蔡州簽判】编辑

敕具官某:五世舊臣,百年遺老,求之於時,蓋無幾矣。今其子弟官於四方,左右莫與為養。大臣來告,惻焉疚懷。以爾篤於孝弟,服勤無斁,雖從事汝南,疑於左遷,而朝夕之奉,實惟汝誌。可。

【向宗旦司農少卿】编辑

敕具官某:司農掌倉庚、委積、舟楫、苑囿之政,合以時行視吏卒,因其勤惰而正其黜陟,蓋亦勞矣。異時二卿共事,猶或不給,今萃於一,安得不告勞乎?爾以世家之盛,兼外戚之寵,而仕由科舉,官有風跡。往為之少,俾群司兢勸,眾務咸舉,以稱朕命。可。

【侯利建京東漕井亮采河東漕】编辑

敕具官某等:齊魯之富,甲於四方,而連歲水旱,民艱於食,盜賊將起。汾晉之貧,其於西邊,而逮秋豐成,粒米狼戾,收斂為急。朕思得良使者,以濟二方之宜。以爾利建忠節強勁,安靖不擾,以爾亮采才力敏濟,察舉有方,卓然已試之效,庶幾諸道之選。往祗厥服,使民食無匱而邊儲有繼,此予所以命汝意也。可。

【馬城湖北憲】编辑

敕某:爾轉漕汾晉之間,以羨補不足,歷年於茲,亦既勞矣。荊楚雖遠,而庶獄之治,方漕為簡。其克清心慎聽,使江漢之間,無冤訴之民,以答恩寵。可。

【林積知福州】编辑

敕某:長樂大藩,七閩之冠,衣冠之盛,甲於東南,工商之饒,利盡山海,然以地狹,故民多不足,俗巧,故使或不稱。爾既生於其鄉,長習為政,歷試列郡,服勞諸卿。今予命爾懷組而歸,非獨觀榮於故鄉,蓋將責實於來效。可。

【朱服權發遣泉州】编辑

敕某:爾昔嚐備左右史矣,出蒞京口,於今再期。朕比以常法,遷爾長樂,而有司言爾事親不謹,為吏不職。朕方以恕臨物,不忍究也。清源大府,往為假守,內飾孝弟之行,外循律令之禁,日夜不忘,庶免來咎。可。

【林顏知濠州】编辑

敕某:汝奉使閩越,不聞令譽,而臨財弗慎,以致煩言。朕因其悔過,待以寬憲,而公議不置,封章繼聞。濠雖小邦,有民與社,服我恩貸,勿忘省循。可。

【令毣以率府率講書授通直郎】编辑

敕某:先皇帝厚於宗室,勉以為善,有能通於經術,率常試以吏事。爾誦習典謨,明其義訓,往服通籍之寵,以為維城之勸。可。

【張崈古知登州】编辑

敕某:文登濱海,有邊防之責,士出守其地,非選不授。爾服勤南宮,以積勞而往,勉自修飭,無忝明命。可。

【高遵易改知全州】编辑

敕某:黔南雖遠,而任寄為重。爾以親往,憚於險艱。改命清湘,以安祿養。孝治之篤,豈惟爾私?可。

【何琬工部郎中】编辑

敕某:昔漢宣帝信賞必罰,綜核名實,至於技巧工匠器械。元、成之間,鮮復能及。永惟熙寧、元豐之政,其微見於百工之事,與漢宣比。朕雖繼之以恭儉,而至於練精之功,其可忘之?爾歷使諸道,吏能有聞,入讚冬官,勵精庶務,勉循舊章,以毋失其故。可。

【崔公度知潁州】编辑

敕某:汝陰土沃民夥,有魚稻之饒,而訟訴之煩,亦倍他郡。守得其人,則湖山之勝,足以為樂。苟非其人,犴獄煩多,日不遑給。爾蚤以文詞備選,更踐吏事,亦云久矣。勉勤政事,毋為潁俗所撓,以稱朕命。可。

【黃祹知寶州錢師孟知橫州】编辑

敕具官某等:領南諸郡,土曠民稀,而密邇夷落,以疆埸之政為重,故守土之吏,常選於右府。以爾祹仕至通籍,而師臣任以軍政。以爾師孟雖為勇爵,而習於文法之治。安城寧浦,有民有兵,其先為安靖,以待外侮,知予所以命爾之意。可。

【石景略可宣德郎】编辑

敕具官某:朝廷因唐之故,以六曹寺監綱紀百執事之治,凡祖宗法令之舊,合散出入,有司有不能知者,是以分命近臣,條析為書,於茲歷年,爾與有勞焉。功雖未究,而考應於格,舉自縣令,置之通階,毋郡邑之勞,而被斯寵,爾其勉之。可。

【范純禮發運副使】编辑

敕具官某:慶曆名臣,莫如文正之賢者。朕訪其後人,置之於朝,如見遺老。以爾慎靖而文,肅恪而通,能世其家,是以擢於文昌之要,付以禮樂之事。而乃畏避權寵,自嫌閥閱。東南漕事,國用之根本,任人之重,朝廷難之。均通有無,以實中都,非特私請之便,實亦當今之急也。可。

【張汝賢右司郎中】编辑

敕某:東南都漕,出納財賦,幾半天下。左右都司,綜執綱紀,與聞治要。雖有內外之異,而用人之慎,其選維均。爾比自文昌,出總饋運,治辦之稱,朕用嘉之。還爾舊司,益勉毋怠,以稱朕委寄之重。可。

【韓宗道太府少卿朱光庭太常少卿】编辑

敕某等:西漢之治,以九卿為重,隋唐以來,政在中台,則寺監之事,蓋無幾矣。然至於奉常司府,禮樂財賦之所在,用人之慎,初無聞焉。宗道奮於世族之良,練達政治之要,光庭比自諫諍之列,出佐綱轄之司,而皆敦樸自守,才力有聞。擢居二寺之重,益觀歷試之效。深自勉勵,以究成功。可。

【李之純寶文閣直學士知成都府】编辑

敕:蜀雖險遠,而民習禮義,易與為善,難與為非。一遇循良,懷之沒齒,少加虐政,病不自申。昔張詠出守,方兵革之後,撫之以義,民欣戴之。趙抃奉使,方泰侈之餘,節之以禮,民安樂之。及其復來,吏民歡呼,唯恐其去。得失之效,昭然著明。具官某,性本靖深,政實寬厚。處東南苗役之際,簡以易從;當西南征伐之衝,安而弗擾。遺澤猶在,父老知之。是以改重職於西清,付遺黎於右蜀。勉因舊治,追繼前人、毋使張、趙之賢,獨專巴漢之譽。可。

【廖正乙秘書省正字】编辑

敕某:朕登延俊良,策之翰林。爾推言往古,以及當世,挺然不回,朕甚嘉之。東觀圖書之府,挾冊考義遊於其間者,皆士之選也。爾往講習道藝,長育才幹,敦業以待舉,吾於養士亦厚矣。勉於問學,思所以成之。可。

【劉舜卿加遙郡團練馬軍都虞侯】编辑

敕:朕臨禦華夷,不求功伐,本欲屈己以安眾,故務柔遠而息民。蠢彼屬羌,夙號逋寇,誘陷思立,得罪先朝,置而不誅,冀其改過。乃敢結連西夏,攻圍南川,竊據邊城,窺伺便利。天奪其魄,無復畏忌之心;人嫉其奸,思致殄殲之勇。時予良帥,集此膚公。具官某,學通詩書,才任斧鉞,靜而知變,勇且有謀,至則避其銳鋒,去則攻其不備。臨洮堅壘,破不崇朝;講珠長橋,殘於一炬。元惡授首,種羌震驚。折馘執俘,恩既均於諸將;發躍指示,賞不可以逾時。宜錫州團之名,仍遷軍候之職。河湟遺種,未忘反側之心;帷幄深謀,當審恩威之用。勉思全勝,以究前功。可。

【遊師雄改奉議郎陝西運判賜緋】编辑

敕某:伐叛柔服,朝廷之大義;避實擊虛,將帥之成算。爾出使西鄙,灼知虜情,能宣朝論之詳,以助元戎之決,縛致首惡,壤其密謀,諸羌震驚,邊吏增氣。遂以文史之舊,與有干戈之功,增秩易章,未足為寵,奉使將漕,益觀厥成。予欲戢兵,固所望於爾者,兵利乘隙,豈可以為常哉!可。

【廖正古通判滄州】编辑

敕具官某:景城負海帶河,為一都會,養兵備邊,任兼將帥,當得才士,往為之佐。爾昔為小官,疾奸除惡,以能名聞。祗服寵命,勉思所以為報。可。

【龐元英鴻臚少卿】编辑

敕某:朕嘉祖宗將相之臣,有德於朝,有勞於邊,訪其後人,長育成就,以勸勵百辟。矧爾風力強濟,出入有聞,讚導國容,職高而事寡。茲朕所以追寵先正之意,爾往勉之。可。

【張琬知秀州】编辑

敕某:有司進退多士,必以資考為之銓次。爾入官雖久,而法當為邑,擢守嘉禾,出於異恩。其克臨民以寬,勿為苛亟,馭吏以嚴,勿為姑息,思所以答獎用之意。可。

【曾孝序通判莫州】编辑

敕某:河決而西,北方並塞之地,頻年水災,民艱於食。爾以才選,往貳守事,其思所以均通有無,疏導堙塞,使吾邊民免於流徙之患,則吾爾嘉。可。

【劉言可內殿崇班】编辑

敕某:爾章獻外家子,生於紈綺,而能勉自飭勵,以成淑均之行。選與宗姻,既緣華族,特增美秩,茲有舊章。益務自修,以永終譽。可。

【張峋戶部員外郎改戶部郎中】编辑

敕具官某:爾既出使近部,入贊民曹,其為屬任均矣。然猶以資考之異,別中外之名,用人之慎,國有常典,益勉於事,以觀成功。可。

【韓緒等】编辑

〈西賊攻圍鎮戎軍南川寨等處,緒等戰守有勞,或復傷中,韓緒、韓進轉二官,楊吉、池評、趙說、臧遜各轉一官。〉

敕韓緒等:夏戎背恩,侵我疆埸,犬羊之群,遍滿川谷。諸將戮力,清野以須,或斬馘酋豪,折其兇氣,或堅完壁壘,保我烝徒。雖矢刃夷傷而忠節彌壯,遂使丑類奪氣,引兵遁還,得不償費,無以復令其下。論功行賞,國有舊章。酬其勞能,增其爵秩。朕既無德不報,爾尚勉于立功。可。

【蕃官黨令征攬哥趙令京覃恩改官】编辑

敕某等:朕嗣守丕業,凡在臣庶,罔有內外,咸欲先之以恩,而後責其所報。爾等守在蕃服,世篤忠勤。朕不以遠故遺爾,增秩賜邑,與朝臣比。勉思自效,以答恩寵。可。

【顧臨再授給事中】编辑

敕:朕歷觀多士,惟有實者可以久用,而不見其敗。若夫無實之人,朝為端良而莫入於邪。具官某,質重而文,不阿世俗,比従將漕,比従將漕,擢置東台,封駁之風,震竦朝聽。旋以河漳之害,出使趙魏之沖,而直聲在人,公議所惜,因其入奏,俾復舊司。勿改平日之心,審察未行之政。朕有過舉,不憚改焉。苟無布于四方,害及民物,則朕為有知人之哲,爾亦有常德之譽矣。可無勉哉!可。

【孔文仲中書舍人】编辑

敕:政令之出,公卿為朕行之,而台諫為朕言之。方其未行,內史舍人得聞其議,與其既行而後言,孰與未行而議之哉!具官某,蚤以直言,鋪陳治要,流落雖久,氣節不衰,比自右史,遷長諫列。朕審聽其言,未嘗吐網茹柔,慨然有仲山之節,是以擢置西掖,試以代言。夫文墨雍容,既爾舊學,論思密勿,毋替前勞。可。

【張頡待制河北都運】编辑

敕:河決累年,堤防未立,西山諸水,汗漫無歸。屬此秋霖,鞠為汙澤。朕北顧之念,寤寐不忘,雖振廩已行,而宿麥未廣。欲使斯民無艱食流亡之患,要在使者有愛人惻怛之誠。具官某,早分刺舉之權,旋委方州之重,以勤勞久次之選,居出納右部之繁,趙魏之憂,宜任其責,農桑之政,勉盡所宜。特加延閣之華,以重外台之寄。可。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