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30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十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三十卷目錄

 冰部藝文二詩詞

  詠冰應教        梁沈君攸

  明冰篇         唐富嘉謨

  清如玉壺冰         王維

  玉壺冰          王季友

  薦冰            鮑溶

  前題            趙蕃

  詠冰           韋應物

  食冰詩         宋孔武仲

  敲冰詩          楊廷秀

  食冰詩           程顥

  詠冰            蘇轍

  詠夏冰          明高啟

  詠冰            楊基

  玉河冰泮應制        焦竑

  玉壺冰          袁宗道

  冰出吳江已上詩    王叔承

  木蘭花慢詠冰     宋蔣捷

  前調前題 已上調    前人

 冰部紀事

 冰部雜錄

 冰部外編

坤輿典第三十卷

冰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詠冰應教》
梁·沈君攸
编辑

日華照冰彩,灼爍自相明。陰潭欲半解,陽岸已全輕。 未釋苔文隱,將銷草氣生。稍得觀魚上,非獨見狐驚。 儻逢魏后術,當驗可為城。

《明冰篇》
唐·富嘉謨
编辑

北陸蒼茫河海凝。南山闌干晝夜冰,素彩峨峨明月 升。深山窮谷不自見,安知採斲備嘉薦。陰房凅沍掩 寒扇,陽春二月朝始暾。春光潭沲度千門,明冰時出 御至尊。彤庭赫赫九儀備,腰玉煌煌千官事,《明冰》畢 賦周在位,憶昨沙朔寒風漲,崑崙長河冰始壯,汗漫 崚嶒積亭障。邕邕鳴鴈江上來,禁苑池中冰復開。搖 青涵綠映樓臺。豳歌七月王風始。明冰藏用,昭物軌。 四時不忒千萬祀。

《清如玉壺冰》
王維
编辑

玉壺何用好,偏許素冰居。未共銷丹日,還同照綺疏。 抱明中不隱,含淨外疑虛。氣似庭霜積,光言砌月餘。 曉凌飛鵲鏡,宵映聚螢書。若向夫君比,清心尚不如。

《玉壺冰》
王季友
编辑

玉壺知素結,止水復中澄。堅白能虛受,清寒得自凝。 分形同曉鏡,照物掩宵燈。璧映圓光人,人驚爽氣凌。 金罍何足貴,瑤席幾回升。正值求珪瓚,提攜共飲冰。

《薦冰》
鮑溶
编辑

西陸宜先啟,春寒寢廟清。曆官分氣候,天子薦精誠。 已辨瑤池色,如和玉佩鳴。禮餘神轉肅,曙後月常明。 雅合霜容潔,非同雪體輕。空憐一掬水,珍重此時情。

《前題》
趙蕃
编辑

仲月開凌室,齋心感聖情。寒姿分玉座,皓彩發丹楹。 積素因風壯,虛空向日明。遙涵窗戶冷,近映冕旒清。 在掌光逾徹,當軒質自輕。良辰方可致,由此表精誠。

《薦冰》
韋應物
编辑

碎如墜瓊方截路,粉壁生寒象筵布。玉壺紈扇亦玲 瓏,坐有麗人色俱素。

《食冰詩》
宋·孔武仲
编辑

《冬冰》冽冽雖可畏,夏冰皎皎人共喜。休論中使押金 盤,荷葉裹來深宮裏。胸煩肺涸聊一蘇,任爾青蠅相 趁死。經時不壞已可憐,濟物之功尚如此。人言霜雪 比小人,我謂堅冰似君子。

《敲冰詩》
楊廷秀
编辑

穉子金盆照曉冰,彩絲穿取當銀鉦。敲成玉磬林中 響,忽作玻璃碎地聲。

《食冰詩》
程顥
编辑

車倦人煩渴思長,巖中冰片玉成方。老仙笑我塵勞 久,乞與雲膏洗俗腸。

《詠冰》
蘇轍
编辑

老病不眠知夜寒,晨興薄冰滿庭前。枯榆老柳變精 研,細梢如苗麤如椽。風敲碎玉落紛然,冰裏槲葉誰 雕鑴。鄰家父老笑東垣,欲沽官酒囊無錢。我亦強起 試一觀,《樹介》不見今十年。

《詠夏冰》
明·高啟
编辑

寒收疑凍井,晚薦納涼宮。抱潔存天質,銷炎奪化工。 氣蒸金盌潤,色映玉盤空。弱藻含猶在,纎塵隔未通。 非山寧可倚,是水復當融。照夜何須月,驚秋詎待風製屏應不隱,作珮定難攻。客貌清誰並,仙肌瑩自同。 宜涵筠簟素,愁逼桂爐紅。願解行人暍,分貽道路中。

《詠冰》
楊基
编辑

連日毒熱,思冰不可得,因賦五言一首書箑,庶幾詠冰解暑,不啻望梅止渴。仍邀來儀、季迪、幼文三公子同詠。

凌室啟深藏,殊恩賜上方。壺清迷練色,甌薄耀寒光。 當座人俱素,登筵體共涼。瑩含銀液潔,甘薦蜜脾香。 淺碧迎歌扇,微紅映舞裳。明愁難作鑑,堅恐易成漿。 瑞擬金窗雪,勳高玉井霜。屏慚雲母熱,簾咤水晶長。 醉客狂思踏,詞臣渴願嘗。陳王方避暑,突兀殿中央。

《玉河冰泮應制》
焦竑
编辑

都城二月動微和,冉冉流澌下玉河。細柳風恬春繫 艇,古堤氣暖夜鳴珂。未看花片隨源出,已覺香塵傍 水多。最是微臣叨寵渥,鳳池無日不恩波。

《玉壺冰》
袁宗道
编辑

玉宇冰壺淨,寒光拂素襟。一瓢堪自冷,點翳莫教侵。 粹白占臣節,虛明識聖心。何當春日暖,化作帝家霖。

《冰出吳江》
王叔承
编辑

臘出三朝雪,春來十日冰。櫂鳴寒玉破,舟白浪花凝。 客夢天無際,人煙樹幾層。吳江沙月暝,鴈影落漁燈。

《木蘭花慢》詠冰
宋·蔣捷
编辑

傍池闌倚遍,問山影、是誰偷。但鷺斂瓊絲,鴛藏繡羽, 礙浴妨浮。寒流暗衝片響,似犀椎、帶月靜敲秋。因念 涼荷院宇,粉丸曾汎金甌。妝樓。曉澀翠罌油。倦鬢 理還休。更有何意緒,憐他半夜,瓶破梅愁。紅裯淚乾 萬點,待穿來、寄與薄情收。只恐東風未轉,誤人日望 歸舟。

前調前題        前人编辑

渺琉璃萬頃,冷光射、夕陽洲。見敗柳漂枝,殘蘆泛葉, 欲去仍留。羅幬少年夢裏,正窺簾、日浸素肌柔。誰念 衰翁自老,斷髭凍得成虯。凝眸。一望絕飛鷗。宇宙 正清幽。謾細敲紫硯,輕呵翠管,吟思難抽。颼颼晚風 又起,但時聽、碎玉落簷頭。多少梅花片腦,醉來誤整 香篝。

冰部紀事编辑

《史記·周本紀》:「周后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 原為帝嚳元妃,姜原出野,見巨人跡,心忻然說,欲踐 之,踐之而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為不祥,棄之 隘巷,馬牛過者,皆避不踐,徙置之林中。適會山林多 人,遷之而棄渠中。冰上飛鳥以其翼覆薦之,姜原以 為神,遂收養長之。」

《漢書五行志》,《春秋》成公十六年「正月,雨水冰。」劉歆以 為,上陽施不下通,下陰施不上達,故雨而水為之冰。 雰氣寒,木不曲直也。劉向以為,冰者,陰之盛而水滯 者也。木者少陽,貴臣卿大夫之象也。此人將有害,則 陰氣脅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時,叔孫僑如出 奔,公子偃誅死。一曰,時晉執季孫行父,又執公,此執 辱之異。或曰,今之長老名木冰為木介。介者甲。甲,兵 象也。是歲晉有鄢陵之戰,楚王傷目而敗。屬常雨也。 《左傳》襄公二十一年夏,楚子使薳子馮為令尹,訪於 申叔豫。叔豫曰:「國多寵而王弱,國不可為也。」遂以疾 辭。方暑,闕地下冰而床焉,重繭衣裘,鮮食而寢。楚子 使醫視之,復曰:「瘠則甚矣,而血氣未動」,乃使子南為 令尹。

襄公二十八年春,無冰。梓慎曰:「今茲宋、鄭其饑乎?歲 在星紀而淫於元枵,以有時菑,陰不堪陽。蛇乘龍,龍, 宋、鄭之星也。宋、鄭必饑。元枵,虛中也;枵,耗名也。土虛 而民耗,不饑何為?」

昭公四年春,大雨雹。季武子問於申豐曰:「雹可禦乎?」 對曰:「聖人在上無雹,雖有不為災。古者日在北陸而 藏冰,西陸朝覿而出之,其藏冰也。深山窮谷,固陰沍 寒,於是乎取之,其出之也。朝之祿位賓食喪祭,於是 乎用之,其藏之也。黑牡秬黍,以享司寒,其出之也;桃 弧棘矢,以除其災,其出入也。時食肉之祿,冰皆與焉。」 大夫命婦喪,浴用冰,祭寒而藏之,獻羔而啟之,公始 用之,火出而畢賦。自命夫命婦至於老疾,無不受冰。 山人取之,縣人傳之,輿人納之,隸人藏之。夫冰以風 壯而以風出,其藏之也周,其用之也遍,則冬無愆陽, 夏無伏陰,春無凄風,秋無苦雨,雷出不震,無菑霜雹, 癘疾不降,民不夭札。今藏川池之冰,棄而不用,風不越而殺,雷不發而震,雹之為菑,誰能禦之?《七月》之卒 章,「藏冰」之道也。

《晏子》:景公伐魯,得東門無澤。公問焉:「魯之年穀何如?」 對曰:「陰水厥陽,冰厚五寸,不知」,以告晏子。晏子對曰: 「君子也。問年榖而對以冰,禮也。陰水厥陽,冰厚五寸 者,寒溫節,節則刑政平,平則上下和,和則年榖熟,年 充眾,和而伐之,臣恐罷民弊兵,不成君之意。請禮魯 以息吾怨,遣其執,以明吾德。」公曰:「善。」乃不伐魯。 《吳越春秋》:「越王念復吳讎,非一旦也。苦身勞心,夜以 接日,目臥則攻之以蓼,足寒則漬之以水,冬常抱冰, 夏還握火。」

《越絕書》:「吳閶闔門外有郭中家者,闔閭冰室也。」 《漢書。五行志》:「昭帝始元二年冬,亡冰。是時上年九歲, 大將軍霍光秉政,始行寬緩,欲以說下。」

《李陵傳》:「陵令軍士人持二升糒,一半冰。」師古曰:「半, 讀曰判。判,大片也。時冬寒有冰,持之以備渴也。」 《三輔黃圖》:「漢建章宮北,積冰為樓。」

《後漢書王霸傳》:光武至下曲陽,傳聞王郎兵在後,從 者皆恐。及至滹沱河,候吏還白:「河水流澌,無船不可 濟。官屬大懼,光武令霸往視之,霸恐驚眾,欲且前,阻 水,還即詭曰:『冰堅可渡』。官屬皆喜。光武笑曰:『候吏果 妄語也』。遂前,比至河,河冰亦合,乃令霸護渡,未畢數 騎而冰解。光武謂霸曰:『安吾眾得濟免者,卿之力也』。」 霸謝曰:「此明公至德,神靈之佑,雖武王白魚之應,無 以加此。」光武謂官屬曰:「王霸權以濟事,殆天瑞也。」以 為軍正,爵關內侯。

《黃憲外史》:韓王世子卒,徵君哀其賢而哭之。左權周 岑曰:「子哭世子也,為其賢乎?」徵君曰:「然。」曰:「子之賓于 韓世子,未有重焉,又弱而好音色,日與左右𩰚雞走 犬以為遊狎之樂,此薄德也,子奚賢之?」曰:「韓王暑而 求凍饌,世子以私財作冰室,取羹饌而藏之,既凍,乃 進於王,韓王說,為之賦《懷冰》,美世子也。及世子卒,倚」 風去冰室而命築鏡妝之臺,甫是以悲爾。周岑曰:「子 何不諫?」曰:「元也其在乎?元也其在乎?」

《後漢書靈帝本紀》:「光和六年冬,東海、東萊、琅邪井中 冰厚尺餘。」

《晉書羊祜傳》:「祜卒,晉武帝素服哭之甚哀。是日天寒, 涕淚霑鬚鬢,皆為冰焉。」

《搜神記》:「王祥字休徵,瑯邪人。性至孝,早喪親,繼母朱 氏不慈,數譖之,由是失愛於父,每使掃除牛下。父母 有疾,衣不解帶。母常欲生魚,時天寒冰凍,祥解衣將 剖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之而歸。」

王延,性至孝,繼母卜氏嘗盛冬思生魚,敕延求而不 獲,杖之流血,延循汾叩凌而哭,忽有一魚長五尺,躍 出冰上,延取以進母卜氏食之,積日不盡。於是心悟, 撫延如己子。

楚僚早失母,事後母至孝。母患癰腫,形容日悴,僚自 徐徐吮之,血出,迨夜即得安寢。乃夢一小兒語母曰: 「若得鯉魚食之,其病即瘥,可以延壽。不然,不久死矣。」 母覺而告僚。時十二月冰凍,僚乃仰天嘆泣,脫衣上 冰臥之。有一童子決僚臥處,冰忽自開,一雙鯉魚躍 出。僚將歸奉其母,病即愈,壽至一百三十三歲。蓋至 孝感天神,昭應如此。此與王祥、王延事同。

《晉書慕容皝載記》:皝將乘海討慕容仁,群臣咸諫以 海道危阻,宜從陸路。皝曰:「舊海水無凌,自仁反已來, 凍合者三矣。昔漢光武因滹沱之冰,以濟大業,天其 或者欲吾乘此而剋之乎?吾計決矣。」乃率三軍從昌 黎踐凌而進。

《鶴林玉露》:南燕汝水不冰,燕王慕容超惡之。李超對 曰:「良由逼帶京城,近日月也。」燕王大悅。

《六朝事跡》:「覆舟山上有凌室,乃六朝每歲藏冰於此 也。」

《魏書帝紀》:「昭成皇帝三十年冬十月,帝征劉衛辰時, 河冰未成,乃以葦緪約澌。俄然冰合,猶未能堅,乃散 葦於上,冰草相結,如浮橋焉。眾軍利涉,出其不意。」 《王洛兒傳》:「洛兒,京兆人也,少善騎射。太宗在東宮,給 事帳下,侍從遊獵,夙夜無怠。性謹愿,未嘗有過。太宗 嘗獵於灅南,乘冰而濟,冰陷沒馬,洛兒投水,奉太宗 出」岸,水沒洛兒,殆將凍死,太宗解衣以賜之。自是恩 寵日隆。

《司馬楚之傳》:車駕伐蠕蠕,詔楚之與濟陰公盧中山 等督運,以繼大軍。時鎮北將軍封沓亡入蠕蠕,說令 擊楚之等,以絕糧運。蠕蠕乃遣奸覘入楚之軍,截驢 耳而去。有告失驢耳者,諸將莫能察。楚之曰:「必是覘 賊截之以為驗耳。賊將至矣。」即使軍人伐柳為城,水 灌之,令凍城立而賊至。冰峻城固,不可攻逼,賊乃走 散。世祖聞而嘉之。

《北齊書趙郡王琛傳》,琛子叡,武定六年,詔叡領山東 兵數萬,監築長城。于時盛夏六月,叡在途中,屏除葢 扇,親與軍人同其勞苦。而定州先有冰室,每歲藏冰。 長史宋欽道以叡冒犯暑熱,遂遣轝冰倍道追送。正直日中停軍,炎赫尤甚,人皆不堪。而送冰者至,咸謂 得冰一時之要。叡乃對之嘆息云:「三軍之人,皆飲溫 水,吾以何義,獨進寒冰?非追名古將,實情所不忍。」遂 至消液,竟不一嘗。兵人感悅,遐邇稱嘆。

《迷樓記》:大業八年,方士進大丹,帝服之煩燥,日引飲 幾百杯而渴不止。醫丞莫君錫上奏曰:「帝心脈煩盛, 真元太虛,多飲即大疾生焉。」因進劑治之,仍乞置冰 盤於前,俾帝日夕朝望之,亦治煩燥之一術也。自茲 諸院美人,各市冰為盤,以望行幸,京師冰為之踴貴, 藏冰之家皆獲千金。

《酉陽雜俎》:天寶初,安思順進五色玉帶,又于左藏庫 中得五色玉杯。上怪近日西賮無五色玉,令責安西 諸蕃。蕃言「比常進,皆為小勃律所劫,不達。」上怒,欲征 之。群臣多諫,獨李右座贊成上意,且言「武成王天運 謀勇可將。」乃命王天運將四萬人,兼統諸蕃兵伐之。 及逼勃律城下,勃律君長恐懼請罪,悉出寶玉,願歲 貢獻。天運不許,即屠城,虜三千人及其珠璣而還。勃 律中有術者,言「將軍無義不祥,天將大風雪矣。」行數 百里,忽驚風四起,雪花如翼,風激小海,水成冰柱,起 而復摧。經半日,小海漲湧,四萬人一時凍死,唯蕃漢 各一人得還。具奏,元宗大驚異,即令中使隨二人驗 之。至小海側,冰猶崢嶸如山,隔冰見兵士屍,立者、坐 者,瑩徹可數。中使將返,冰忽消釋,眾屍亦不復見。 辟寒唐內庫中有七寶硯爐,曲盡其巧。每至冬寒硯 凍,置于爐上,硯冰自消,不勞置火。冬月帝常用之。 楊貴妃初承恩召,與父母相別,泣涕登車。時天寒,淚 結為紅冰。

《開元天寶遺事》:「逸人王休居太白山下,日與僧道異 人往還。每至冬時,取溪冰敲其精瑩者煮建茗,共賓 客飲之。」

楊氏子弟,每至伏中取大冰,使匠琢為山,周圍于宴 席間。座客雖酒酣而各有寒色,亦有挾纊者,其驕貴 如此也。

冬至日大雪,至午雪霽有晴色,因寒所結,簷溜皆為 冰條。妃子使侍兒敲下二條看玩。帝自晚朝視政,回 問妃子曰:「所玩何物耶?」妃子笑而答曰:「妾所玩者,冰 著也。」帝謂左右曰:「妃子聰慧,比象可愛也。」

楊國忠子弟以姦媚結識朝士,每至伏日,取堅冰,令 工人鏤為鳳獸之形,或飾以金環綵帶,置之雕盤中, 送與王公大臣。唯張九齡不受此惠。

《杜陽雜編》:「順帝即位,拘弭國貢常堅冰,云其國有大 凝山,中有冰,千年不釋。」及齎至京師,潔冷如故,雖盛 景赫日,終不消,嚼之即與中國者無異。

《唐書五行志》:「穆宗長慶元年,海州海水冰,南北二百 里,東望無際。」

景福中,滄州城塹中冰有紋如畫,有竹木、牡丹、車馬、 人物、樓臺、殿閣之狀,時人以為地當有兵難。近華孽 也。

《劉義傳》:「義者,亦一節士,少放肆為俠行,因酒殺人亡 命。會赦出,更折節讀書,能為歌詩。然恃故時所負,不 能俛仰貴人,常穿屐破衣。聞韓愈接天下,士步歸之, 作《冰柱》」、「《雪車》二詩,出盧仝、孟郊右。」

《雲仙雜記》:「長安冰雪,夏至月則價等金璧。白少傅詩 名動于閭閻,每需冰雪,論筐取之,不復償價,日日如 是。」

《酉陽雜俎》:「開成末,河陽黃魚池,冰作花如纈。」

李彥佐在滄景,太和九年,有詔詔浮陽兵北渡黃河。 時冬十二月,至濟南郡,使擊冰延舟,冰觸舟,舟覆詔 失。李公驚懼,不寢食六日,鬢髮暴白,至貌侵膚削。從 事亦訝其儀形也,乃令津吏不得詔盡死。吏懼,且請 公一祝,沉浮于河。吏憑公誠明,以死索之。李公乃令 具爵酒言祝,傳語詰河伯,其旨曰:「明天子在上,川瀆 山岳,祝史咸秩。予境之內祀未嘗匱,爾河伯洎鱗之 長,當衛天子詔,何返溺之?予或不獲,予齋告于天,天 將謫爾吏酹冰。」辭已,忽有聲如震河冰中斷,可三十 丈。吏知李公精誠已達,乃沉鉤索,一一釣而出,封角 如舊,唯篆印微濕耳。李公所至,令務嚴簡,推誠于物, 著于官下。如河水色渾駛,流大木如纎芥頃而千里 矣。安有舟覆六日,一酹而堅冰陷,一釣而沉詔獲,得 非精誠之至乎。

《燕翼貽謀錄》:《月令》,開冰獻羔,在仲春之月。五季之亂 訛舛,至用四月。淳化三年三月己未,詔改正之。 《宋史·五行志》:景德元年二月,保順軍城壕冰起文為 桃李花、雜樹人物之狀。大中祥符九年正月,霸州渠 冰,有如華葩狀。

《劉繼宣傳》:「繼宣知并州,元昊寇麟府,繼宣帥兵營凌 井,抵天門關,是夕大雨。及河師半濟,黑凌暴合,舟不 得進,乃具牲酒為文以禱。已而凌解,師濟焉。」

《楊延昭傳》:「咸平二年冬,契丹擾邊,延昭時在遂城,城 小無備,契丹攻之甚急,長圍數日。契丹每督戰,眾心 危懼。延昭悉集城中丁壯,登陴賦器甲護守。會大寒汲水灌城上。旦悉為冰,堅滑不可上,契丹遂潰去,獲 其鎧仗甚眾。」

《郭忠恕傳》:「忠恕或踰月不食,盛暑暴露日中,體不沾 汗。窮冬鑿河冰而浴其傍,凌澌消釋,人皆異之。」 《老學庵筆記》:「李允則,真廟時知滄州,虜圍城,城中無 砲石,乃鑿冰為砲,虜解去。近時陳規守安州,以泥為 砲,城亦終不可下。」

《括異志》:「元豐末,秀州人家屋瓦霜後冰自成花,每瓦 一枝,正如畫家所為折枝。有大花如牡丹、芍藥者,細 花如萱草、海棠者,皆有枝葉,無毫髮不具。雖巧筆不 能為之,以紙摹之,無異石刻。」

《登州府志》:「黃之西南二十里,山澗有觀,名延真宮,唐 沖禧盧真君煮藥登仙之地也。觀有池,紹聖四年十 二月初七日夜大寒,池冰凝合,黎旦視之,冰中有色 纍纍如貫珠玉,皆成物形,細碎不可殫數。其間層級 隱映,為佛塔、為香爐者,狀殊明察。」

《春渚紀聞》:宣義郎萬延之,錢塘南新人劉輝榜,中乙 科釋褐。性素剛,不能屈曲州縣,中年拂衣而歸,徙居 餘杭,行視苕霅陂澤可為田者即市之。遇歲運土,田 圍大成,歲收租入,數盈萬斛。常語人曰:「吾以萬為氏, 至此足矣。」即營建大第,為終焉之計。家蓄一瓦缶,蓋 初赴銓時,遇都下銅禁嚴甚,因以十錢市之,以代沃 「盥之用。時當凝寒,注湯沬面,既覆缶出水,而有餘水 留缶,凝結成冰。視之,桃花一枝也。眾人觀異之,以為 偶然。明日用之,則又成開雙頭牡丹一枝。次日又成 寒林滿缶,水村竹屋,斷鴻翹鷺,宛如圖畫遠近景者。 自後以白金為護,什襲而藏。遇凝寒時,即預約客張 宴以賞之,未嘗有一同者,前後不能」盡記,余與《賞集》 數矣。最詭異者,上皇登極,而致仕官例遷一秩,萬遷 宣德郎。詔下之日,適其始生之晨,親客畢集。是日復 大寒,設缶當席,既凝冰成象,則一山石上坐一老人, 龜鶴在側,如所畫壽星之像。觀者莫不咨嗟嘆異,以 為器出於陶,革於凡火,初非五行精氣所鍾,而變異 若此,竟莫有能言其理者。然萬氏自得缶之後,雖復 資用饒給,其剝下益甚。後有誘其子結婚「副車王晉 卿家,費用幾二萬緡,而娶其孫女,奏補三班借職。延 之死,三班亦繼入《鬼錄》,餘資為王氏席卷而歸,二子 日就淪替,今至寄食于人。」眾始悟萬氏之富,如冰花 在玩,非堅久之祥也。後歸蔡京家云。

《墨莊漫錄》:汪彥章四六之工,自少年即妙。崇寧三年, 霍端友榜瓊林苑宴謝頒冰,彥章作謝表有云:「使嗽 潤而吮清,得除煩而滌穢。順時致養,俯同豳雅之春 開;受命知榮,固異衛人之夕飲。」又云:「深防履薄之危, 不昧至堅之漸。子孫傳誦,記御林金盌之香;生死不 忘,效宮井玉壺之潔。」

《宣政雜錄》:政和中,濟南府禹城縣孝義村崔志有女 甚孝。母臥病久,冬忽思魚,食而不可得。其女曰:「聞昔 者王祥臥冰,得魚想不難也。」兄弟皆曰:「盡信書,則不 如無書,汝女子,何妄論古今?」女曰:「不然。父母有兒女 者,本欲養生送死,兄謂女不能邪。」乃同乳媼焚香誓 天,即往河中臥冰。凡十日,果得魚三尾,鱗鬣稍異,歸 以饋母,食之所病頓愈。人或問方臥冰時,曰:「以身試 冰,殊不覺寒也。」

《揮麈錄》:「宣和中,蘇叔黨游京師,寓居景泰寺僧房,忽 見快行家者同一轎至,傳旨宣召入宮。時當六月,積 冰如山,噴香若霧,寒不可忍,俯仰之間,不可名狀。」 《宋史儒林傳》:「田敏,淄州鄒平人,為屯田員外郎,以詳 明典禮兼太常博士,建議請依《春秋》,每歲藏冰薦宗 廟,頒公卿,如古禮。」

《忠義傳》:「郭永,大名府元城人,移河北西路提舉常平。 會金人趨京師,所過城邑欲立取之。是時天寒,城池 皆凍,金率藉冰梯城,不攻而入。永適在大名,聞之,先 弛壕漁之禁,人爭出漁,冰不能合。金人至城下,睥睨 久之而去。」

《五行志》:「紹興七年十二月,中書門下省檢正官張宗 元出撫淮西軍,寓建康。槃冰有文如畫。佳卉茂木,華 葉相敷,日易以水,變態奇出,春暄乃止。」

淳熙初,秀州呂氏家《冰瓦》有文,樓觀、車馬、人物、芙蓉、 牡丹、萱草、藤蘿之屬,經日不釋。

《程珌傳》:「珌字懷古,徽州休寧人。紹熙四年進士。十歲 詠冰,語出驚人。」

《施師點傳》:師點參知政事,一日入對後殿,上曰:「朕前 飲冰水過多,忽暴下,幸即平復。」師點曰:「自古人君當 無事時快意所為,忽其所當戒,其後未有不悔者。」上 深然之。

《大金國志》:金永河水凍成龜文。又有花卉禽獸之狀, 巧過雕鏤,時人謂之「天畫。」

《續夷堅志》:「臨洮城外洮水,冬月結冰,小於芡實,圓潔 如珠,富家收貯,盛夏以蜜水調之,如真珠粉然。此水 上下三百里,冬月望之,凝白無際,而著腳即陷。蓋冰 珠雖沍寒亦不融結為一也《元史湯霖傳》:「霖字伯雨,龍興新建人。早喪父,事母至 孝。母嘗病熱,更數醫弗能效,母不肯飲藥,曰:『唯得冰, 我疾乃可愈爾』。時天地」甚燠霖。求冰不得。累日號哭 於池上。忽聞池中戛戛有聲。拭淚視之。乃冰澌也。亟 取以奉母。其疾果愈。

《卜天璋傳》:「天璋陞廣東廉訪使。先是豪民瀕海堰,專 商舶以射利,累政以賂置不問。天璋至,發卒決去之。 嶺南地素無冰,天璋至,始有冰。人謂天璋政化所致 云。」

《委巷叢談》:元至正間,西湖冰合。故老云:六十年前曾 有此異。張仲舉賦詩云:「西湖雪厚冰徹底,行人徑度 如長川。風吹鹽地結陰鹵,日射玉田生暖煙。魚龍穴 裏寒更縮,鷗鷺沙頭飢可憐。安得長冰通滄海,我欲 三島求神仙。」

《明廷雜記》:洪武末,姚廣孝在燕侍文皇帝宴,時文皇 帝出一對子曰:「天寒地凍,水無一點不成冰。」廣孝應 聲曰:「國亂民貧,王不出頭誰作主。」文皇大喜。

《丹鉛錄》:「正德中,文安縣水忽僵立,是日大寒,遂成冰 柱,高五丈,周圍如其高,中空而傍有穴。數日,流賊過 文安鄉,民入冰穴中避賊,得全,土人謂之河僵。」 《近峰記略》:「正德戊寅冬,駕幸揚州,河冰方合,上問何 時當解,江彬對曰:『立春,然尚有旬餘日也』。上曰:『春迎 之即至耳,焉能候之』?命迎春於揚州之東郊。明日百 花盛」開。河水流澌、臣民駭睹

《江寧府志》:「萬曆丁未冬,秦淮河儒學貢院之前,冰成 花卉,其枝葉瓣朵,無一不具,時以為刱見之異。」然前 記已多有之。「紹興七年,建康府寓旅家,盆水結冰,有 紋如畫,佳卉茂木,華葉敷芳。數日易以他水,愈出愈 奇。」又《酉陽雜俎》言:「開成末,河陽黃魚池冰作花如纈。」 《夢溪筆談》言:「慶曆中,京師集禧觀渠中冰紋,皆成花 果林木。」又元豐末,秀州人家屋瓦上冰亦成花,每瓦 一枝,正如畫家所為折枝。有大花似牡丹、芍藥者,細 花如海棠、萱草者,皆有枝葉,氣象生動,雖巧筆不能 為之,以紙搨之,無異石刻。又宋次道《春明退朝錄》:「天 聖中,青州盛冬濃霜,屋瓦皆成百花之狀。」

《天啟宮詞注》:「西苑池冰既堅,以紅板作柁床,四面低 欄亦紅色,旁僅容一人上坐其中,諸璫於兩岸用繩 及竿,前後推引,往返數里。」

《帝京景物略》:「十二月八日,先期鑿冰方尺,至日納冰 窖中,檻深二丈,冰以入則封之,封如阜內冰,啟冰中 涓為政,凡蘋婆果入春而市者附藏焉,附乎冰者啟 之如初,摘於樹,離乎冰則化如泥,其窖在安定門及 崇文門外。」

立夏日啟冰,賜文武大臣。編氓得買賣手二銅盞疊 之,其聲磕磕,曰「冰盞。」冰著濕乃消,畏陰雨,天以綿衣 蓋護,燠乃不消。

《燕都游覽志》:「積水潭在都城西北隅,東西亙二里餘, 南北半之。西山諸泉,從高梁橋流入北水關匯此,因 水陽有淨業寺,名為淨業湖。冬時湖凍作小冰,床坐 於上,一人挽行,輪滑如驟駛。好事者恒覓十餘床,攜 圍爐酒具,酌冰凌中。」

冰部雜錄编辑

《易經坤卦》初六:履霜,堅冰至。象曰:「履霜堅冰,陰始凝 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

《說卦傳》:「乾為冰。」《正義》曰:「取其西北寒冰之地也。」大全 程氏曰:「寒之凝也。」徐氏曰:「陰之變而剛者也。」馬氏曰: 《乾》居西北,卦氣為立冬之節,水始冰之時。

《詩經邶風苦葉》篇:「士如歸妻,迨冰未泮。」《昏禮》,「歸妻 以冰泮,而納采請期」,迨冰未泮之時。

《小雅·小旻》篇:「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小宛篇》:「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莊子·秋水篇》:「夏蟲不可以語冰者,篤于時也。」

《楚辭招魂篇》:「魂兮歸來,北方不可以止,增冰峨峨,飛 雪千里。」

《荀子勸學》篇:「冰水為之而寒於水。」

《淮南子俶真訓》:「夫水嚮冬則凝而為冰,冰迎春則泮 而為水,冰水移易于前後,若周員而趨,孰暇知其所 苦樂乎?」

《鹽鐵論》:「內無其實,而外學其文,若畫脂鏤冰,費日損 工。」

《新論》「畫水鏤冰,與時消息。」

《風俗通》:「積冰曰凌,冰壯曰凍,冰流曰澌,冰解曰泮。」 《博物志》:「削冰令圓,舉以向日,艾承其影則有火。」 《西京雜記》:「漢制,以酒滴為書,取其不冰,以玉為硯,亦 取其不冰也。」

《束晳集》:「吾聞薄冰凝池,非登廟之寶,必將採素璧於 層山。」

《水經注》:「銅雀臺北曰冰井臺,高八丈,上有冰室,室有數井,深十五丈,藏冰及石墨焉。」

《酉陽雜俎》:「千歲積冰,結為玻璃。」

《杜陽雜編》:「盛夏用水晶如拳者,新汲水煮千沸,取越 瓶盛湯,油帛密封,復煮千沸,急沉井底,平旦冰結矣, 名寒筵冰。」

《摭言》:袁參上姚崇書曰:「昔蒯人為商,賣冰於市,客苦 熱者,將買之。蒯人自以得時,欲邀數倍之利,客怒而 去,俄而其冰亦散。今君坐青雲之中,平衡天下,士皆 欲附此,亦君賣冰之秋,而士買冰之際也。」

《雲仙雜記》:進士張彖,力學有大名,楊國忠用事,爭詣 門,彖獨不往,曰:「爾輩謂楊公之勢可倚如太山耶,以 吾所見,乃冰山也。皎日一照,則當誤人。」後登第為華 陰尉,嘆曰:「丈夫有凌雲蓋世之志,拘於下位,若立身 於矮屋中,使人抬頭不得。」遂拂衣長往。

《談苑》「收冰之法,冬至前所收者,堅而耐久;冬至後所 收者,多不堅也。黃河亦必以冬至前凍合,冬至後雖 凍,不復合矣。」川中乳糖、師子,冬至前造者,色白不壞; 冬至後者,易散多蛀。陽氣入物,其理如此。

雄、霸沿邊塘泊,冬月載蒲葦,悉用凌床,官員亦乘之。 《夢溪筆談》:信安滄景之間,挽車者皆衣韋褲,冬月作 小坐床冰上拽之,謂之凌床。予嘗按察河朔,見挽床 者相屬,問其所用,曰:「此運使凌床,此提刑凌床也。」聞 者莫不掩口。

東坡《志林》:「吾嘗在湖北,見農夫用秧馬行泥中,極便。 頃來江西作《秧馬歌》以教人,罕有從者。」近讀《唐書回 鶻部族黠戛斯傳》云:「其人以竹馬行冰上,以板薦之, 以曲木支腋下,一蹴輒百餘步。意殆與秧馬類歟?聊 復記之,異日詳問其狀,以告江南人也。」

《癸辛雜識》:西域雪山有萬古不消之雪,冬夏皆然。中 有蟲如蠶,其味甘如蜜,其冷如冰,名曰「冰蛆」,能治積 熱。郭祐之云:「冰蛆」,今杭州路達魯花赤樂連木嘗為 使臣,至其處親見之。又賽尚書嘗宦于雲南,曾帶得 數條來,亦嘗見之,其大如指。

《金臺紀聞》:北人驗時,以天明三星入地為河凍之候。 正月丙寅冬至,在十一月二十八日,都下寒最遲,而 河亦遲凍。是月朢日,與吉士早朝共試觀之,黎明三 星正入地,而河冰亦適合云。

銷夏,冰,堅水也。窮谷陰氣所聚,不洩則結而為伏陰 也。在地英明者,惟水而冰則精而且冷,是固清寒之 極也。謝康樂詩:「鑿冰煮朝餐。」《拾遺記》:「蓬萊山冰水,飲 者千歲。」

唐學士初上賜食,皆是蓬萊池中。鱠夏至後,頒冰及 燒香酒,常和冰而飲。禁中有「郢酒坊。」

《戒菴漫筆》:「北地冰凍雖極,連底者,遇大霧頃刻可解。」 《盧氏雜說》:「薄餅卷厚冰,以刀切入,迎刃而解。」

冰部外編编辑

《神異經》:「北方有冰萬里,冰厚百丈,鼷鼠在冰下土中 焉。其毛長八尺,可為褥,卻風寒。」

《拾遺記》:「東海員嶠山有冰蠶,長七尺,有鱗角,以霜雪 覆之,始為繭,其色五采,織文錦,入水不濡,投火不燎。」 《異苑》:「高平閭丘孝婦,以元嘉中懷娠,生一團冰,得日 便消,液成水也。」

《西湖志餘》:「陳雲嶠者,泗州人,陳平章之孫也。倜儻不 羈,人稱為陳顛。至元五年,就醫於杭,寓赤山。重陽日, 楊太史瑀邀張伯雨訪之,雲嶠自言前身泗州寺僧 也,戒行精嚴,人呼為老佛。一日見陳平章歸寺,別大 眾而作偈曰:『撞開平屋三層土,踏破長淮一片冰』。」趺 坐而逝。舁龕至淮河,時冰合已久,茶毗之際,大震一 聲,河冰自裂。陳平章閒坐廳事,恍見老佛入堂中,追 問之,則子舍已報誕子即我也。明日,伯雨《送登高》詩 有云:「百年身付黃花酒,萬壑松如赤腳冰。」楊太史和 云:「方外弟兄存晚節,人間富貴等春冰。」雲嶠笑曰:「我 無冰字,只一長淮一片冰耳。」明日雲嶠告殂,蓋亦談 破轉世之證也。

《山西通志》:「涑水每歲冬夜間,時聞冰裂聲,城戍者遙 見有物如羊自西來,冰劈積兩旁,至南橋回。近年見 於白晝,冰自開裂,水湧尺許,逆流過南橋,至呂莊河。 相傳有梅參將戰敗,執戟熱甚,就水濯之,化形而逝。 此其戟精,或曰蛟也,然未可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