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117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百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十七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百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一百十七卷目錄

 建都部藝文四

  東西周辯         元吳澄

  大都賦并序      黃文仲

  鎬京賦          楊維楨

  洪武元年詔        明太祖

  皇都大一統賦并序   金幼孜

  前題            楊榮

  為魯王賀建北京表     梁本之

  北京賦          陳敬宗

  前題           李時勉

  前題            黃佐

  皇都賦并序      董應舉

  帝京景物略序        劉侗

坤輿典第一百十七卷

建都部藝文四编辑

《東西周辯》
元·吳澄
编辑

東西周有二:一以前後建都之殊其名,一以二公封 邑之殊而名。昔武王西都鎬京,而東定鼎於郟鄏。周 公相成王,宅洛邑,營澗水東,瀍水西,以朝諸侯,謂之 「王城」,又謂之「東都」,實郟鄏,於今為河南。又營瀍水東, 以處殷頑民,謂之「成周」,又謂之「下都」,於今為洛陽。自 武至幽,皆都鎬京。幽王娶申后,生太子宜臼。又嬖褒 似以生伯服,欲立之,黜宜臼。申侯以鄫入寇,殺王,諸 侯逐申侯,共立宜臼,是為平王。畏敵之逼,去鎬而遷 於東都。平以下,都王城,曰東周;幽以上,都鎬京,曰西 周,此以前後建都之殊而名也。自平王東遷,傳世十 二,而景王之庶長子朝與王猛爭國,猛東居於皇,晉 師納之,入於王城。入之次月,猛終丐立,踰半期而子 朝又入,王辟之東,居於翟泉。子朝據王城,曰西王;敬 王在翟泉,曰東王。越四年,子朝奔楚。敬王雖得返國, 然以子朝餘黨多在王城,乃徙都成周,而王城之都 廢。至考王封其弟揭於王城,以續周公之官職,是為 周桓公。自此以後,東有王,西有公,而「東」、「西周」之名未 立也。桓公生威公,威「公生惠公」,惠公之少子班又別 封於鞏以奉王,為東周。惠公之父子同諡,以鞏與成 周皆在王城之東,故班之兄則仍襲父爵,居於王城, 是為西周。武公以王城在成周之西,故自此以後,西 有公,東亦有公,二公各有所食,而周尚為一也。顯王 二年,趙、韓分周地為二,二周公治之,王寄焉而已矣。 周之分東西自此始。九年,東周惠公卒,子傑嗣,慎靚 以上皆在東周。赧王立,始遷於西周,即王城舊都也。 《史記》云:「赧王時,東西周分治。」今按顯王二年已分為 二,不待此時矣。其後西周武公卒,子文君嗣。五十九 年,秦滅西周,西周公入秦,獻其邑而歸。是年赧王崩。 次年,周民東亡,秦遷西周公于𢠸狐聚乂。六年,「秦滅 周,遷東周公於陽人聚。」此以二公封邑之殊而名也。 前後建都之殊者,以鎬京為西,對洛邑為東周而言 也。二公封邑之殊者,又於洛邑二城之中,以王城為 西周,對成周而言也。大概周三十六王,前有二王都 鎬京,中十有三王都王城。王城對鎬京,則鎬京在西, 而王城在東,其東西之相望也遠。季十王都成周,赧 一王都王城。王城對成周,則成周在東,而王城在西, 其東西之相距也近,一王城也。昔以東周稱,後以西 周稱。夫周東西之分,因武、惠二公各居一而名王,則 或東或西,東西之名,繫乎公,不繫乎王也。邵子《經世 書》紀赧王為西周君與東周惠公,《國策編題》首東周, 次西周,豈「無意哉?二周分治以來,顯王、慎靚王二代 五十餘年王於東,赧一代五十餘年王於西。先東後 西,順其序也。」近有縉雲鮑彪《注》,謂西周正統,不當後 於東周,升之為首卷,於西著王世次,於東著公世次。 蓋因《邵子》而誤者。既不知有西周公,且承宋忠之謬, 以西周武公為赧王別諡,反以徐廣為疏,是未嘗考 於司馬貞《索隱》之說。鮑又云「赧徙都西周,西周,鎬京 也。嗚呼,鎬京去王城成周八百餘里,自平王東遷之 後,不能有,而以命秦仲曰:『能逐敵人,即有其地』。鎬之 為秦,已四百年於茲,其地在長安上林昆明之北,虎 狼所穴,而王得往都於彼哉?」高誘《注》曰:「西周,王城今 河南。東周、成周故洛陽。」辭旨明甚,鮑注出高誘後,何 乃以西周為鎬京也乎?鮑又云:郟鄏屬河南為東周。 殊不思此昔時所謂東周也,於斯時則名西周矣。斯 時之西周,與鎬京郟鄏對稱西東者不同,顧乃一之 何歟?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鮑氏之於《國策》, 其用心甚勤,而開卷之端不免謬誤如此,讀書亦或 未之察也。與夾谷王常程鉅夫偶論及此。二公命筆 之。遂為之作《東西周辨》。

===
《大都賦》有序
黃文仲
===

竊惟大元之盛,兩漢萬不及也。然班固作《二都賦》,天下後世誇耀不朽。今宇宙昇平,宜播厥頌。文仲幸生聖世,獲睹「大都,雖不克效其聱牙之文,繁艷之語,亦不願聞其奢靡之政,浮誇之言。謹摭其事,撰《大都賦》,上於翰林國史,請以備采擇之萬一。」 其賦曰:

「有客以風雲為氣,江海為量,一蹈萬里,顧盼伊壯。嘗 掉鞅金陵,鼓枻錢塘,浮汁入洛,西遊咸陽。臨殘城之 餘景,黯煙草其悲涼。悲哉!敗國之迹,何必於此乎彷 徨!方今天廓一宇,地合八埏,皇居帝闕,新宅於燕。萬 方臣妾,罔不後先。猶北辰之朝列宿,東海之會百川。 今也不往,白首何年?」道齊魯以前邁,歷趙魏而北轅。 亦既至,止觀於都內,非雷而喧,非電而奔,戃兮怳兮, 殆失所存。大都主人目而招之曰:「子豈出蛙坎而望 滄渤,脫蟻封而睹瑤琨者邪?何神志不定,四顧市人, 若將襲而問之也。」客曰:「唯唯。予行天下多矣,獨此大 都,足不及履。城闕之雄,風物之異,幸子告我,毋以為 鄙。竊聞燕之為壤,古曰幽州,召公拓其規,昭王闡其 猷,慕容㨿之以爭中夏,完顏臨之,以朝諸侯。名蹤勝 跡,萬歲千秋。子能舉之否乎?」主人撫掌而笑曰:「固哉, 客之問也。彼小國一君,偏方一主,朝盛夕衰,何足以 語。維昔之燕,城南廢郛;維今之燕,天下大都。宇宙千 齡而啟運,帝王一出而應符。山川改觀,民物易居,開 天拓地,自作制度,豈轍人之軌而躡人之跗?」我太祖 皇帝之龍興也,乘乾位,王水德,耀元武,撫璿極,鐵騎 長驅,金燼奄熄,控扼南邦,於焉駐蹕。列聖相承,有事 疆場,顧宮室其未遑,日飭厲乎兵革。世祖皇帝,神聖 武文,既傳國以建號,復紀元而書春。操轡策而御群 雄,臨水火而救兆民。授閫鉞者,如靖如勣;運廟謨者, 如張如陳。有角皆崩,無擾弗馴。雨露所被知其澤,風 霆所至知其神。是宅是圖,以取以守。恢皇基於億載, 隆畿制於九有。因滄海以為池,即瓊島而為囿。近則 東有潞河之饒,西有香山之阜,南有柳林之區,北有 居庸之口。遠則易河、滹水帶其前,龍門、狐嶺屏其後, 混同、鴨綠浮其左,五臺、常山阻其右。所謂「子孫萬世, 帝王之業,與海岳相為長久」者也。迺樹厥墉,乃鳩厥 功,畫萬址以效地,連萬雉而橫空。高謂山兮何平,長 謂堤兮何崇?闢門十一,四達憧憧,蓋體之而立象,允 合乎五六天地之中。前則五門駢啟,雙闕對聳,靈獸 翔題而若飛,怒猊負柱而欲動。東華西華翼其傍,左 掖右掖,夾而拱開。厚載以北巡,迤邐乎行在之供奉。 內則宮殿突兀,樓閣扶擁。如峰之攢,如濤之涌。瓦與 天一色而瑠璃滑,壁與霞爭光而臙脂重。苕岧嶢嶢, 縹縹緲緲。金桷雕楹,華梲彤橑。揭崇天之扁於雲端, 卓鎮雷之竿於漢表。奮角張牙,衡脊鼓翼。浮動於蒼 松翠檜之杪。後則奇峰怪石,巑巑岏岏。異葩珍蘤,檀 檀欒欒。紅「者珊瑚,青者琅玕,亦肪其白,亦錦其斑。中 有虎豹犀象,熊豕鹿猿,鷹鵰鷂鶻,猛足健翰,莫不承 恩被澤,飛走乎其間。又有西天比丘,傳戒伏魔,手繙 金字,頭茸赭毛。輦內舁酒,鳴鼓吹螺。居之圓殿,為國 護持。出入清禁,莫之誰何。上有廣寒,奠於嵯峨。聽政 之暇,憂民之勞。御步輦以臨幸,垂天目於秋毫。」下引 西山之淪漪。蟠御溝而溶經白玉之虹橋,出宮牆 而南逝。以佃以漁,以舟以楫,普為萬民之利。聖人之 心,可謂至矣。且以一統之大,四海之富,非不能窮美 而極麗,固將昭恭儉之先謀,垂法則於後世也。於是 東立太廟,昭孝敬焉;西建儲宮,衍鴻慶焉。中書帝前, 六官稟焉;樞府帝傍,六師聽焉;百僚分職,一臺正焉。 國學崇化,四方景焉;王邸侯第,藩以屏焉。神州赤縣, 首承令焉。彬彬乎簪笏之林,古無此盛矣。迺闢東渠, 登我漕運。鑿潞河之垠堮,注天海之清潤,延六十里, 瀦以九堰。自汴以北者,輓河而輸;自淮以南者,帆海 而進。國不知匱,民不知困。遂使天下之旅,重可輕而 遠可近。揚波之櫓,多於東溟之魚;馳風之檣,繁於南 山之筍。一水既道,萬貨如糞。是惟聖澤之一端,已涵 泳而無盡。論其巿廛,則通衢交錯,列巷紛紜,大可以 並百蹄,小可以方八輪。街東之望街西,髣而見,髴而 聞城南之走城北,出而晨,歸而昏。華區錦市,聚四海 之珍異;歌棚舞榭,選九州之穠芬。招提擬乎宸居廛 肆。至於宮門酤戶,何煜煜哉!扁斗大之金字富民,何 振振哉?服龍蟠之繡文,奴隸雜處而無辨,王侯並驅 而不分。屠千首以終朝,釀萬石而一旬。復有降蛇搏 虎之技,援禽藏馬之戲,驅鬼役神之術,談天論地之 藝,皆能以蠱人之心,而蕩人之魂。是故猛火烈山,車 之轟也;怒風摶潮,市之聲也;長雲偃道,馬之塵也;殷 雷動地,鼓之鳴也。繁庶之極,莫得而名也。若乃城闉 之外,則「文明」為舳艫之津,《麗正》為衣冠之海,順城為 南商之藪,平則為西賈之派。天生地產,鬼寶神愛,人 造物化,山奇海怪,不求而自至,不集而自萃。是以吾 都之人,室無白丁,庵無浪輩,累羸於毫毛,運意於蓰 倍。一日之間,一鬨之內,重轂數百,交湊闤闠,初不計乎人之肩與驢之背,雖川流雲合,無鞅而來,而隨消 隨散,杳不知其何在。至其貨殖之家,如王如孔,張筵 列宴,招親會朋,誇耀都人,而幾千萬貫者,其視鍾鼎 豈不若土芥也哉!若夫歌館吹臺,侯園相苑,長袖輕 裾,危絃急管,結春柳以牽愁,佇秋月而流盼,臨翠池 而暑消,褰繡幌而雲暖,一笑金千,一食錢萬,此則他 方巨賈,遠土謁宦,樂以消憂,流而忘返,吾都人往往 面諛而背訕之也。言其郊原,則春晚冰融,雨霽,土沃 平平,綿綿,天接四目。萬犁散漫兮鴉點點,千村錯落 兮蜂簇簇,龍見而凍根載茁,火出而早麰漸熟。柳暗 而始蒔瓜,棗花而猶播穀。栽草數畝,可易一夫之粟; 治蔬千畦,可當萬戶之祿。寒露既零,雄風亦多。率婦 子以刈銍,憂氣候之蹉跎。來輈去轂,如亂蟻之潰殘 垤;千囷萬庾,若急雨之漚長河。爰滌我場,其樂孔多。 有門外之黃雞元彘,與沙際之綠鳧白鵝。收霜菜以 為菹,釀雪米以為醝。社長不見呼,縣官不見科。喜豐 年之無價,感聖化而謳歌。嗟夫!飢者帝食之,寒者帝 衣之,居者帝安之,亂者帝治之。中統之深恩,至元之 厚惠,民之思之,庸有既乎。矧我皇上纘二世之鴻烈, 紹六世之宏基。明侔乎兩曜,令信乎四時。惠顧下土, 載謀載惟。謂一農不遂其耕,則四民或受其飢。傷我 畜者虎狼,害我苗者鹿麋。每歲孟春,親御六飛,南臨 漫衍,大獵乎漷水之湄。萬騎分馳,霆奮飆發。弦鳴禽 落網動,獸蹶。百鷙舉,層雲裂,群獒奔,葳草絕,飛者委 毛,走者僵血。虞衡奏功,天子乃悅。匪眈意於遊畋,將 講武以蒐閱,畢獻禽而行賞,迴翠華而北轍。遂幸上 都,避暑於朔,慮牧畜之妨農,逐水草於廣莫。雲媯以 南,既芟既穫,徐擁輿衛,毋俾民虐,千官領至,群樂大 作。天子之心,為民而樂。彌畿甸之千里,悉扈駕之部 落。維牛維羊,維馬維駱,貧民以百計,富者以千約。民 之五雞二彘,何遼邈哉!由是慶區宇之昇平,彰穹昊 之明貺;嚴聖心之翼翼,爰潔備乎祀饗。道流間南北 之音,釋子雜蕃漢之狀。步虛而款鸞鶴,演樂而供獅 象。穆穆在前,赫赫在上;非沉非甲,而在乎明德之馨 香。於戲!列祖造之,聖主保之;「賢臣佐之,兆民好之,上 帝無私,善必報之。故《詩》以太平為萬年,《書》以皇極為 五福。天人相與之際,殊無奇術異道也。猗歟盛哉!大 都之事,何可勝紀!吾綱提而領挈之,使爾啟聾而聽, 刮盲而視。嘗鄙夫二都之賦蟲魚草木,何太瑣細。吾 若效之,將與子談。」三月而不止。客曰:「然。醯人誇釅,酒 人誇醲,毋怪乎當時之士,好鼓舌而搖脣。古我帝王, 自冀至洛,惟以都名;漢唐東西,因以方名;吳蜀魏汴, 咸以地名,今名以大,誇孰甚焉?」主人變乎色曰:「爾言 過矣。豈謂鴻之翮而猶鵬之翮,蜥之鱗亦猶龍之鱗 邪?大之為義,無匹無倫,非我皇上之德,疇克當之?汝 復坐而聽我所云。帝不爭土,王始制地,始焉萬國」,終 焉七氏。畿封之內,會盟戰誓,自君自長,何有於天子? 厥後能統一者,秦、漢、晉、隋、唐而已。西至乎玉關,東至 於遼水,北至於幽陵,南至於交趾。得縱者失橫,有此 者無彼。大哉天朝!萬古一時。淥江成血,唐不能師。今 我吏之遼陽、高麗,銀城如鐵,宋不能窺。今我臣之回 鶻、西河,漢立銅柱,馬無南蹄。今我「置府,交占雲黎。秦 築長城,土止北陲。今我故境,陰山仇池,鴃舌螺髮,剺 面雕題,獻獒效馬,貢象進犀,絡繹乎國門之道。不出 戶而八蠻九夷謂之大都,不亦宜乎?」客曰:「博哉!子之 所言!上周乎乾,下括乎坤,故能獨高萬古,而號曰《大 元》。」於是主人曰:「未也。爾知其大,未知其所以大。是猶 遠望巨峰而不見其址,近睹長江而不見其源。吳起 不以西河為美而德其美,婁敬不以洛陽為安而德 是安。況巍巍蕩蕩之境,必有強其本而壯其根者也。 且夫陳主歸隋,周王入秦,山陽祖送,萬古悲辛。惟我 國家,待降以賓。藐江南之趙孤,能納土而稱臣。既寵 之以封爵,復全之以終身。彼南巢之放,猶有慚於古 人」,孰大乎吾天子之仁?元封殫力西南之墟,貞觀暴 骨東南之土,一人逞欲,萬姓何苦?惟我國家止戈為 武。謂荒裔之民,得之不利於用;謂贅疣之地,取之不 益於富。罷橫海之戈船,但遣使而存;撫彼有苗之誓, 猶且蹂於師旅,孰大乎吾天子之恕?羽林象天之儀 衛,梨園傳月之音樂。帝皆是卻,不警不蹕,從百僚之 控鶴,何其然也。舜德之大,臨下𥳑也。江都錦繡,亦可 赧也。「織坊爛霞之金,繡局委雲之茸,帝不是用以彰 美吾聖躬」,何其然也。周德之大,在位儉也,商臺玉衣, 亦可念也。惟我聖皇,五輅不乘,八鸞不駕,雨則獨乘 象輿,霽則祗御龍馬,何其然也。念我烈祖,鐵衣雨汗, 弗敢安也。神禹之大,胼胝四載,思艱難也。惟我聖皇, 奉坤母建隆福,正事御,構五華,宮不為廣,殿不為奢。 何其然也?念我先皇,居數十年,弗敢改也;唐堯之大, 土階三尺,防驕泰也。若乃國之大寶,惟忠惟亮。聖皇 思之,是崇是尚,可官也;不以勳門,不以世賞,可擢也。 或賈或術,或伶或匠,開東閣者,載搜載訪。寧不起膠 鬲於魚「鹽,拔百里於廝養。」國之大鑑,惟天惟祖。聖皇奉之,是惕是懼。瞻彗象則宥刑,聞水旱則蠲賦。百官 貢香,如帝親舉。祗見祖廟,俎豆鐘鼓。彌天浮屠,浩不 可數。普閱法藏,幣帛金楮。變陰陽者,載佐載助。「寧不 睹景星而瞻慶雲,酌醴泉而飲甘露?」國之大柄,惟賞 惟刑。聖皇操之,是重是輕。或錫之黃白,予之土田,而 賜之服乘,非必大功也,以一技一善,亦人之所能。或 釋之桎梏,免之斧鑕,而周之金繒,非必大惡也,以一 形一氣,亦人之所生。掌邦典者,持權而視衡寧,不陋 敝褲之韓侯,隘不赦之孔明,國之大本,惟民惟社,聖 皇憂之,靡夙靡夜,勞矣哉!遣問疾苦,困矣哉!詔卹矜 寡,庶獄繁哉,宥之以洗冤;貪夫毒哉,戮之以懲下。居 郡國者,承流而宣化,寧不歌《康衢》之謠,播《行葦》之雅。 至若親親也,則諸王鞏磐石之宗。分邊戍,總兵戎。老 老也,則大臣忘祖帳之送。奉朝請,食鼎鐘。柔遠也,至 簡至易,亶明亶聰。大綱既舉,大化亦洪。將胥慕於稷 契,孰肯附於鯀共丕顯哉?聖皇之德,日盛日隆,前乎 百世不得軋「其步,後乎百世,不得踵其蹤。惟其有大 德之大,故能成大元之功;惟其有大元之大,故能成 大都之雄。」客曰:「問一得三,云乎不喜。惟茲三代,孰得 而比?」主人曰:「《詩》不云乎:『維其有之,是以似之。夫元者 天地之苞也,德者天地之美也,都者天地之會也。微 天地之大,孰能比於此哉』!」客起而歌曰:「天其元兮,地 其黃兮,維此大都,統萬方兮。天其生兮,地其遂兮,維 此大德,囿萬類兮。天其高兮,地其厚兮。維此大元,齊 萬壽兮。」恭望闕庭,頓拜舞蹈而退。

《鎬京賦》
楊維楨
编辑

有西都。賓問於北都主人曰:「昔《宗周》之經邑也,眷我 西土,實惟作京,烝哉武王,遹觀厥成!主人亦嘗聞其 說乎?」主人曰:「未也。願賓攄懷土之素發,思古之幽,博 我以王道,弘我以宗周。」賓曰:「唯唯。夫姬德之興也,始 於后稷,封自邰土,長於公劉,克篤前祜。去邰即豳,躬 服勞苦。太王肇迹,艱難岐下,國人懷歸,從之如雨。文」 王述業,有此武功,既伐於崇,遂邑於豐。武集大統,奄 有四方,遷都卜宅,於昔有光。肇造區夏,世有哲王,受 此丕基,王配於京。大哉王之受命而都之也。俯協白 麟之符,仰寤赤烏之禎,承以天命之眷,正以寶龜之 靈,越豐水之東,而宅是鎬京,實以繼十六王而始居, 開八百年之太平。考其地勢,為古雍「州,為今京兆,函 崤二華之踞;其左褒斜隴坻之界;其右終南太一之 表,其前洪河涇渭之帶;其後天邑亢爽,惟神皋之所 託;上腴廣衍,乃奧區之所受。」於是辨方位,建國鄙,經 歷九軌,城隅九雉,左祖右社,面朝後市,翼翼巍巍,四 方所視。若其五十封族,八百分邦,壯我屏翰,守我井 疆,維城磐石,根深本彊。使天下輪運而輻輳,宜其綿 世瓞於久長。想夫蹌蹌之僚,鴛趨簉羽。肅肅之后,駿 奔踵武。執珪執纁,貢球貢紵。九夷之長,八蠻之主。賮 贄聯絡,膜拜傴僂。楛矢來於肅慎,獒獸獻於西旅。紛 重舌而九譯僉來王而順序。於時開明堂,臨辟雍,旒 冕密勿衣冠會同。盛禮,興樂於論鼓鐘。庭實千品,旨 酒萬鍾。舞掉八佾,歌洋九功。漏澤沛甘雨,仁聲逐祥 風。此鎬京之盛概,而非曩日岐豐之可以比隆矣。迨 夫成王五遷,卜惟洛食。土中是據,土圭攸測。風雨交 會,貢賦均適。協周召之經營,朝萬方之玉帛。遷殷頑 兮是處,務密邇乎王室。何酆鄗之復還,固未忘於故 邑。慨歷世之十二,念萬物之失生,觀《魚藻》「之興刺,將 不樂乎鎬京。日嬖色以自縱,乃遂焉而逢殃。吾已知 宗周之不競,而轍一東於王城矣。」賓之言未已,而主 人喟然嘆息曰:「客誠好古之流,歟!惜乎信耳而遺目 也。子能知古昔之西京,而未知今日之北京也。」皇矣 上帝,求民之莫大哉!至哉乾坤元德,作我父母,天開 地闢,乃眷北顧,此維與宅,蓋自帝堯啟都,召公拓迹, 慕容不能稱此土,完顏不能據茲域。惟聖人之應符, 環眾星而拱極。累列聖之洪基,貽萬葉之燕翼。若其 前滹沱,後居庸,雪山峙其西,太行屹其東。拊上谷為 脊膂,控中夏為腹胸。曾不恃乎巖險與襟帶,未足擬 諸其形容。蓋其光宅四表,仁深草木。曆開八百,狹周 基之興龍;形得百二,悼秦關之失鹿。八方士女,同后 妃節儉之風;萬里衣裳,比公子仁厚之族。故城郭之 大,在無外之寰宇;宮室之美,在可封之比屋。使漢京 之賦,賦之而未盡,雖周鎬之歌,歌之而不足。賓幸生 乎元世,夫何信耳而遺目?賓乃墨不言,惵然下意, 逡巡避席,謝罪而退。

《洪武元年詔》
明·太祖
编辑

朕惟建邦基以成大業,興王之根本為先;居中夏而 治四方,立國之規模最重。自趙宋末世,至今百有餘 載,群雄分爭,未有定於一者,民遭塗炭,亦已極矣。朕 以布衣,當擾攘之際,拔身行伍,率將渡江,荷天地眷 祐,祖宗積德,臣下宣忠,將士用命,西平偽漢,東滅殘 吳,南靖閩、廣,北有中原,武功大定,混一之勢已成。十 「七年間,凡糧餉軍需,百物科徵,民無休息;而江右一 方,煩勞尤甚,遂收天下平寧之效。朕觀中原土壤,四方朝貢,道里適均;父老之言,乃合朕志。然立國之規 模固重,興王之根本不輕。其以金陵為南京,大梁為 北京。朕以《春》秋往來巡狩,播告爾民,使知朕意。」

《皇都大一統賦》并序
金·幼孜
编辑

「洪惟天朝太祖高皇帝誕膺景命,龍飛淮甸,既渡大江,遂都金陵,撫有區夏,肇造洪基,以開萬世太平之業。逮我皇上繼承大統,克紹丕圖,仁恩誕敷,聲教洋溢,雨暘應期,民物阜蕃。薄海內外,罔不率從。而自蒞祚以來,宵旰拳拳,惟思所以繼志述事,以承太祖高皇帝之意。」 於是倣古制肇建兩京,以為北京,實當天「下之中。陰陽所和,寒暑弗爽,四方貢賦,道里適均。且沃壤千里,水有九河、滄溟之雄,山有太行、居庸之固。玉泉之流,經緯乎禁籞之中;碣石之壯,盤踞乎畿甸之內。故其山川之壯觀,風氣之清淑,真有以卓冠四方,為萬國之都會,誠帝皇子孫萬萬世太平悠久之基。」 由是敕《冬官》洎內外文武百執事,經營於茲,而凡民庶、士卒、工匠之流,莫不駿奔子來,趨事赴工,罔敢或後。遂至天意人心,感孚和同,靈應疊臻,嘉祥屢薦,不數年間,厥功告成。而宮闕府庫之宏壯,郊廟社稷之嚴肅,朝市民物之鉅麗,秩乎其有序,井乎其具列。蓋自古先帝王都邑之盛,未有逾於此者。乃永樂辛丑春正月朔旦,皇上御奉天殿大朝,海內文武群臣、四方蠻夷酋長,率皆在庭,踴躍鼓舞。以為皇都之奇麗若此,誠曠古所未見而未有者,而所以為「皇上萬壽之徵、宗社磐石之固、聖子神孫寶祚綿延之慶,皆兆於此矣。何其盛哉!臣幼居禁苑,職業文詞,幸際昌期,躬睹盛美。謹鋪張為賦,以彰太平之偉烈,且以昭示於」 無窮。其辭曰:

「維太祖之受命,膺上天之禎符。奮布衣於淮右,提一 劍而長驅。乃剪夷於群醜,悉蕩滌於寰區。既渡大江, 金陵是都;虎踞龍蟠,興王之居。爰啟鴻業,肇開皇圖。 振光華於曠古,恢萬世於弘模。」繄我聖皇,祇膺寶曆。 奉天勤民,太祖是式。恩覃九圍,仁周八極。雨暘應期, 民物豐植。睹四方之清寧,乃有念於京邑。維此北京, 太祖所屬,天造地設,靈鍾秀毓,總交會於陰陽,盡灌 輸於海陸。南臨鉅野,東瞰滄溟,西有太行之巀嵲,北 有居庸之崢嶸,瀉玉泉之逶迤,貫金河而迴縈。瓊島 上聳以盤礡,太液下澈而泓澄。將繼志而述事,必於 此而經營。乃敕群工,乃命百職。萬方子來,效勤殫力, 萃四海之良材,伐南山之鉅石,感恩「意之昭孚,戒經 營而弗亟。」於是天心協順,靈應彌彰,布輪囷之卿雲, 發璀璨之祥光,醴泉湧其浩浩,甘露下其瀼瀼,赫萬 靈之呵護,藹瑞氣於穹蒼。乃卜良辰,乃蠲吉日,以相 以度,以構宮室。棟宇崇崇,簷楹秩秩,以葢以覆,陶冶 埏埴,以繪以圖。黝堊丹漆,煥五采之輝煌,作九重之 嚴密。天地洞開,馳道「相連。金鋪絢日,玉柱凌煙,星羅 棋列,璧燦珠聯,虹飛霞擁,龍翔鳳騫,超凌氛埃,壯觀 宇宙,規模恢廓,次第畢就。奉天屹乎其前,謹身儼乎 其後。惟華葢之在中,竦摩空之偉構。文華翼其在左, 《武英》峙其在右。乾清並耀於坤寧,大善齊輝於仁壽。 豁千門之雲矗,敞萬戶之輻湊。至若丹闕巍巍,飛觀 凌空。觚稜上聳,閣道遙通。左祖右社,蔚乎穹窿。有壇 有壝,有寢有宮。亦有天地,以嚴以崇。復有石渠天祿, 以蓄圖書。玲瓏綺錢,照耀文疏。懸牙籤之萬軸,列緗 帙之紛如。宛奎壁之宵映,燦藜燈之夜噓。瀛洲文學 之士,閬苑列仙之儒。備顧問於朝夕,咸欽仰於聖謨。」 又若「大庖光祿,列乎西東。珍羞駢羅,玉食惟豐。禁城 之下,金水溶溶。畫棟凌雲,繡柱含空。璇題耀日,綵橋 駕虹。雕甍隱映,寶殿玲瓏。太孫所居,諸王之宮,金枝 玉葉,照耀層空。育德講學,宴適遊從。若夫御苑逶迤, 上林深窈。有山有泉,為臺為沼。巖谷谽谺,雲霞縈繞。 走有奇獸,飛有靈鳥,樂寬閒以棲息,恣回翔以馴擾。」 復有天閑十二,駿骨軒昂。「渥洼神龍之種,大宛名駒 之良。」並權奇而雄傑,或磊落而騰驤。又若廩庾輪囷, 惟萬惟億,豐歲所儲,累世之積,玉粒金稃,露積充溢, 國用所資,人足家給。復有武庫巍峨,戈矛森列,旗幟 搖雲,鎧甲耀雪。凜凜白旄,差差黃鉞,四征不庭,以彰 九伐,奮軍聲之揚揚,振皇威之赫赫。又若內帑充牣, 寶藏紆餘,奇珍異產,海匯河輸。夜光之璧,明月之珠, 琉璃翡翠,瑪瑙珊瑚,車渠琥珀,火齊璠璵,錦繡迤邐, 羅綺芬敷。又若百司庶府,有綱有目,文武頡頏,為國 鈞軸。太學群庠之並建,琳宮梵宇之森矗,列九衢之 坦坦,引六街而相續,閭閻櫛比,闤闠雲簇,鱗鱗其瓦, 盤盤其屋,馬馳聯轡,車行擊轂,紛紜並驅,雜遝「相逐, 富商巨賈,道路相屬,有貨填委,丘積山蓄。又若歌樓 舞榭,艷態穠妝,羅袖迴雪,清聲繞梁,管絃嘔啞,狎坐 傳觴,娛青陽之麗景,駐白日之飛光,雖小大之不遺, 仰制度之畢備。斯皆聖智之籌謀,實出宸衷之經緯, 儼氣象之一新,壯規模於萬世,屹鴻基之豐隆,偉山 河之巨麗,貽子孫以嘉猷,紹先」皇之初志,邁豐鎬之舊規,軼漢唐之遺制。於是厥功告成,慶葉天人。乃歲 辛丑維孟之春,王正之月,朔旦良辰,聖皇臨御,大朝 群臣,內外文武,濟濟彬彬,戎狄蠻貊,工商士民,稽首 嵩呼,抃舞歡欣,筐篚具列,方物畢陳。以饗以酺,洽此 皇仁。大一統而無外,藹至和於八垠。臣忝詞垣,叨職 文字,懷眷寵之彌深,愧涓埃之無補。際千載之良逢, 幸微生之快者睹。傳盛事於將來,奚往牒之足數。祝聖 壽於萬年,播皇猷於千古。

《前題》
楊榮
编辑

「維皇明之有天下也,於赫太祖,受命而興。龍飛淮甸, 風雲依乘。恢拓四方,弗遑經營。」既渡江左,乃都金陵。 金陵之都,王氣所鍾。石城虎踞之險,鍾山龍盤之雄 偉。「長江之天塹,勢百折而流東。炯後湖之環繞,湛寶 鏡之涵空。狀江南之佳麗,匯萬國而朝宗。」此其大略 也。迨於聖皇嗣大一統,剛健日新,聰明天縱。囿四海 以為家,登群賢而致用。思繼志之所先,惟都邑之為 重。於是天意鑒觀,人心和同,神靈效順,龜筮協從。既 應天以順時,爰辨方而正位。視往聖而獨超,繼高皇 之先志。乃相乃度,載經載營,眷茲北京,山川炳靈。其 為形勢也,西接太行,東臨碣石。鉅野亙其南,居庸控 其北。勢拔地以崢嶸,氣摩空而崱屴。復有玉泉漫流, 宛若垂虹;金河澄波,雪練涵空。膏渟黛蓄,浩渺沖融。 包絡經緯,混混無窮。貫天河而為一,與瀛海其相通。 爾其派連析津,源分潞水。既環抱以縈迴,亦瀰茫而 清泚。來職貢於四方,通檣帆於萬里。至若王畿之內, 輦轂之間,沃野彌望,原陸寬閒。煙火相接,雞犬相聞。 宵無警柝,外戶不關。以牧則蕃,以種則穫,以佃以漁, 以耕以鑿,隨其所營,皆得其樂。而其為都也,四方道 里之適均,萬國朝覲之所同。梯航玉帛,為都邑之會; 陰陽風雨,當天地之中。爰敕臣庶,爰伐材木,南浮湖 湘,西入巴蜀,斧披虹霓,聲撼山谷,徂徠之儲,新甫之 蓄,楩柟杞梓,杉櫧檉橚,梢橫青天,根連地軸,鉅細畢 輸,長短悉錄。駕雲車之百輛,振龍驤之萬斛;紛紜輻 輳,彌布川陸。厥材之良,不一而足。若乃美石比玉,從 古所稱;瑩者如圭,潔者如瓊;溫者若璐,潤者若瑛。以 磨以礱,乃堅乃貞。鏗林振壑,馳飆驚霆。千夫所攻,萬 里啟行。山靈發其光華,坤后助其精英。豈碔砆之敢 混,實寶玉之爭呈也。若夫《坎》《離》播功,《艮》《坤》合德。出於 陶冶,成於埏埴。飛紫燄於半空,結祥煙於八極。或規 以圓,或矩以方。燦琉璃之一色,耀文采於中央。或肖 形於獸吻,或擬質於鴛鴦。於是良時載啟,吉旦既卜。 臣庶駿奔,滃若雲矗。源源其來,登登其築。百堵皆興, 萬夫相屬。行若魚貫,立若鱗蹙。斧斤揮霍,尺度攢簇。 由是賁、育效力,公輸獻奇。「曰殳」曰《斨》,伯與暨垂。攄厥 巧思,運厥神機。各效其能,以見於為。顧小善之並錄, 矧妙技之或遺。群材碨磊以山積,鉅棟騰躍而翬飛。 爾乃九門洞開,三殿攸建。觚稜雲聳,丹漆霞絢。輦路 逶迤,閣道迴轉。華蓋屹立乎中央,奉天端拱乎南面。 其北則有坤寧之域,乾清之宮。璇題耀日,寶柱凌空。 金鋪璀璨,綺疏玲瓏,珠玉炫爛,錦繡丰茸,葳蕤起鳳, 夭矯盤龍,千門瑞靄,萬戶春融。其南則有午門端門, 左掖右掖,丹闕峙而上聳,黃道正而下直,豁大明之 高張,屹正陽之拱揖,繚周廬之穹崇,蔽重甍之護翼。 其左則有宗廟之祀,以奉祖考;仰在天之神靈,隆萬 古之尊號。謹歲時之烝嘗,薦純誠於蘋藻。其右則有 社稷之靈,以崇祀享。汛壇壝之肅清,通神祇於肸蠁。 爰春祈而秋報,用昭荅於靈貺。若夫乾清之前,門列 先後。日精月華之對峙,景運隆宗之並構。謹身翼乎 其前,仁壽屹乎其右。又有奉先之祠,大善之殿。文樓 武樓之特聳,左順右順之並建。若乃震位毓德,文華 穹窿。亦有武英,實為齋宮。有天「財,寶藏以貯珍貨,有 大烹,光祿以典飧饔。寶善在左以翼翼,思善居右而 崇崇。」若夫欽安之後,珠宮貝闕,藻繡交耀,雕櫳𡽱嵲, 六宮備陳,七所在列,親蠶有館,繅絲有室,《二南》詠歌, 播於篇什,輔德相承,風化洋溢。皇城之外,殿宇魁渠, 有翼有嚴,太孫之居,金水之濱,瑤階玉除,梁棟巍巍, 上凌太虛,為諸王宮,翊衛皇圖,星羅棋布,以臨九衢。 至若文淵之閣,祕書之府,纂述乎今,儲蓄乎古。汗牛 充棟,莫知其數。牙籤迤邐,緗帙旁午,燦奎璧之上連, 赫虹霓之夜吐。若夫飛閣峨峨,實為承天。繡楹霧簇, 畫栱星聯。踞石猊之盤礡,聳華表之巋然。至若南郊 之設,特超古制。「圜丘方澤,不岐以二。合祀於中,父母」 天地,壇分內外二十有四。群祀有典,百神有位。惟我 太祖,實配上帝。乃歲孟春,三陽之始,吉日斯蠲,祀事 有備。薦以粢盛,泛以醴齊。豆籩秩秩,庭燎晰晰。鼓鐘 戒嚴,鑾輿至止。儼對越以升中祝,蕃禧之攸萃。至若 山川有壇,先農有祀,馬祖旗纛,各以時祭。寅畏恪恭, 罔有弗至。若夫稽古建官,為民之牧,內外相承,各率 其屬。至若黃門給事,青瑣仙班,典內庭之封駁,近咫 尺之天顏。復有文翰之林,詞藝之苑,處嚴密之清禁, 列英華之妙選。優游玉堂之署,出入金鑾之殿。擅瀛洲之美譽,承黼扆之清問。至若鳳池之職,尚寶之司, 掌絲綸於紫誥,典符璽於彤闈。有宗人以統天潢之 派,有銀臺以通喉舌之機。若乃六卿分職,位躋台鼎, 贊廟堂之謀謨,總藩方之政令。至若憲臺之任,風紀 是司。誠耳目之所寄,實法度之攸施。若夫都府有五, 軍政是宣,奮貔貅之將士,耀霜雪之戈鋋。保圖輿於 安堵,掃絕漠之烽煙。至若都邑有庠,辟雍有學,育才 於茲,以儲以擢。若夫容臺典祀,士師明刑。錦衣總夫 儀衛,巡警,係於五城。鴻臚謹朝謁之禮,太僕司監牧 之名。京畿布列於州郡,田野參錯於屯營。至若奉神 有祠,報功有廟,梵宇琳宮,光輝朗耀。倉廩之積,如坻 如京。露積紅粟,陳陳相因,鎧甲晶熒,士卒精銳,靡彊 弗摧,靡堅弗碎。驊騮騏驥,騕裊驌驦。宛冀之駿,渥洼 之良,充乎內廐,磊落騰驤。又有福山後峙,「秀出雲煙。 實為主星,聖壽萬年。層嶂疊擁,奇峰相連。鼓鐘有樓, 其高接天。勢若貫珠,萬里綿延。」若乃朝巿既成,井邑 斯列。閭閻輻輳,闤闠有截。豁九達之通衢,羅萬室之 如櫛。冨商巨賈,肩摩袂接。北通朔漠,南極閩、越。西跨 流沙,東涉溟渤。來百貨之縱橫,雜輪蹄之填咽。珠璣 爛其煇㸌,羅綺燦其騰㳫。「至若青樓並峙,綺榭相連。 妖姬窈窕,艷女嬋娟。穠妝競倚,粉黛爭妍。引歌喉之 宛轉,迴舞袖之蹁蹮。極酣嬉於暇日,窮勝賞於芳年。 至若太液之池,萬歲之山。澄波瀲灩,層岫巑岏。開闔 蔽虧,縈帶迴環。竦飛樓於晻曖,敞貝闕於巖端。門臨 碧蘚之磴,橋架玉虹之灣。晴光出乎軒檻,飛翠灑乎 闌干。瞻廣」寒之月殿,撫桂樹之團團。爾其瑤車蘢蔥, 琪樹羃䍥。長松之盤,古柏之直。修篁煙挺,老檜雲積。 瑰偉之姿,奇異之植。蓊然其陰,嫣然其色。宛蓬瀛之 在茲,恍塵凡之遂隔。至若上林衍沃,靈囿逶迤。瀦以 碧海,湛以深池。百草綠縟,群卉芳菲。寬閒薄乎禁籞, 平廣屬乎坤維。樂鱗介之游泳,縱羽毛之褵褷。乃有 騶虞效祥,麒麟表瑞。白質黑章,麇身牛尾。神鹿貢於 遐方,白象出於南裔。倏元兔之繼呈,忽天馬之沓至。 復有《馬哈》《福祿》,厥獸殊形。駝雞之異,白烏之禎。奇姿 詭態,率舞縱橫。隸首莫紀,伯益難名。至若地祇協順, 天心昭格。嘉祥疊臻,靈貺藩錫。神木不運而自行,祥 氛煥發於巨石。忽靈蛇之前導,「現大青於砂積,瑞光 煜乎半空」,卿雲縵兮五色,醴泉湧兮瓊漿,甘露湑兮 玉液。靈芝產於碧山,景星現於南極。禿千兔以難窮, 殫百喙而莫悉。然而歷觀前代,迄於往古,帝王所都, 難可畢舉。豐鎬之美,崤函之固,宛洛之奇,汾晉之冨, 雖或雄據於一時,控馭於中土,而於今茲帝都之壯 麗,又豈可以同年而語哉?乃歲庚子,告成厥功。辛丑 正旦,方春和融。聖皇御㝢,萬方會同。百辟卿士,肅肅 雍雍,蠻夷戎狄,罔不率從。戴白之叟,垂髫之童,且欣 且抃,拜舞呼嵩,仰祝聖壽,萬福來崇。慶此皇都,佳氣 鬱蔥。擴基圖於萬世,偉壯觀於九重。真帝王悠久之 業,據山河表裡之雄。然而聖天子以六合為家,以四 「溟為池,以仁義為干櫓,以禮樂為藩維。不恃險以為 固,惟在德之所施。至和塞乎穹壤,恩澤洽乎華夷,致 九有以寧謐,躋萬國於雍熙。此其所以德侔乎堯舜, 道合乎軒羲,窮天地,亙古今,而莫能與齊也。」臣職禁 垣,叨蒙眷顧,譾劣是慚,涓埃莫補。睹皇都之巨麗,壯 宏規於往古,潔泓穎於長辰。陳盛事以為賦,又從而 為之歌曰:「翼翼皇都,萬方之會兮;聖德之宏,實同覆 載兮;聲教所暨,一統無外兮。」又歌曰:「皇都翼翼,民之 所止兮;惟皇萬壽,福祿無已兮;聖子神孫,寶祚萬世 兮。」

《為魯王賀建北京表》
梁·本之
编辑

兩京肇建,創萬年磐石之基;九譯來王,恢一統太平 之治。天人協贊,宇宙騰歡。陛下道冠古今,德同堯舜, 定鼎在興王之地,建都效卜洛之規。瞻恆岳而控西 山,躋居庸而挾灤薊,壯九重於南面,運啟文明;峙雙 闕於中天,高連營室。百工和樂而趨事,庶民悅豫以 子來。慶雲見五色於瑤階,瑞日煥重輪於帝座。吉蠲 元旦而登五位,式負黼扆,以朝百官。道里均平,山川 鞏固。於此繼天出治,發政施仁。禮樂明備,而三階砥 平;垂拱無為,而四方來賀。綸音誕布,允為《洛誥》定命 之書;鴻業告成,載詠鎬京復古之雅。

《北京賦》
陳敬宗
编辑

惟聖皇之建北京也,紹高帝之鴻業,啟龍潛之舊邦。 廓天地以宏規,順陰陽而向方。準四裔以布維,揭八 表而提綱。燦星分於箕宿,映黃道之開張。壯天險於 居庸,亙重關於太行。會百川於遼海,環河岳於封疆。 拱北辰兮帝居,陋鞏固於金湯;均萬國兮會同,而適 居天下之中央也。於是頒綸音,建皇極,布深恩,施廣 澤,捐內帑之金錢,出天府之玉帛。賚工垂錫,匠石歡 聲,傳眾,奔走萬國,雷動雲興,紛紜絡繹,忻忭踴躍,各 供厥職。遂選材而度物,資百神以興集。魁奇挺拔,千 仞之名材;五色五采,希世之珍特。輦載旁午,舟運充 斥,紛河輸而海會,肆丘蘊而山積。爾乃太史告吉,司空奉策,魯班運斤,公輸削墨。智者獻謀,勇者宣力。精 論巧思,悉就經畫。百堵皆作,奮擊鼛鼓之弗勝;庶民 子來,咸頌靈臺之勿亟。巋壯麗於崇朝,睹崔嵬於瞬 息。前朝後巿之規,既肅肅而嚴嚴;左廟右社之制,復 亭亭而翼翼。布列有序,不爽寸尺。妙合化工,莫究窺 測。其正殿則奉天華蓋,謹身之尊嚴。翊以文樓武樓, 左闕右闕之崢嶸,開千門兮萬戶,帶巖廊以迴縈。臺 百尺以𡽱嵲,重三階以躋登。屹中天以層構,抗浮雲 而上征。激日景以納光,耀丹碧於紫清。觀其瓊階瑤 砌,赤墀彤庭,青瑣,金鋪綺窗,朱櫺鏤檻,文㮰,玉䃖繡 楹。跱丹鳳於阿閣,棲金爵於觚稜。懸綵虹於修梁,躍 蒼龍於飛甍。含靈曜以欲翔,望北辰而高興。飾華榱 以璧「璫,綴琱簷兮列星,彤霞映棻楣之葩萼,薰香鬱 椒壁之芳馨。日華麗文栱之玲瓏,空彩鏤罘罳之晶 熒。三光臨耀,五色璀璨,壯麗穹窿,莫罄名贊。憑鴻濛 以特起,凌太虛之汗漫,岌嶪乎雲霞之表,巍峨乎層 漢之半。簉天關以益崇,炳祥光而增煥。目眩轉於仰 瞻,神惝怳於流盼。雖使都盧之巧捷,不敢」以躋攀;翔 鶤之扶搖,不可以鼓翰。此誠所謂曠千古之希逢,超 萬代之奇觀者也。其前則九門洞開,輦路如弦,軒軒 豁豁,坦坦平平。望圜丘兮岧嶢,接靈壇兮山川。昭神 貺兮景彰,揚瑞彩兮雲煙。啟大明兮當中,翼長安兮 東西。森拱衛之嚴密,列周廬之逶迤。耀雪霜於戈矛, 揚鷹隼於旌旗。選鶡冠之桓桓,精百萬兮熊羆。維方 叔兮召虎,蘊謀略兮神奇。聯金貂與玉蟬,紛舄奕而 光輝。雜冠珮兮趨蹌,蔚百司兮威儀。各攄忠兮獻納, 亦覃慮而論思。天官之明衡鑑,司徒之謹度支。宗伯 之修禮樂,司馬之整六師。秋官之邦刑是慎,司空之 百工惟時。群僚濟濟,各謹攸司。大小率職,庶績咸熙。 其後則有太液之池,萬歲之山,琪樹敷榮,金芝芳妍。 翼鳳飛兮絕巘,波龍鱗兮澄瀾。聳靈峰於天上,流惠 澤於人間。其右則乾清坤寧之宮,太乙紫微之所。壯 皇居於九重,肅勾陳兮天府。若夫蓬萊方丈之神區, 閬苑瀛洲之仙宇,臣實昧於見聞,不可得而殫數。其 左則為文華之殿,鶴禁青宮,玉葉金枝,儲副是崇。講 道育德,惟孝與忠。體文王之三朝,謹視膳之禮容。又 其左則有天祿石渠之閣,金馬玉堂之署。濟濟逢掖, 峨峨章甫。講說《六經》之言,談論群書之語。斟酌禮樂 之文,涵泳仁義之府。莫不欲笙鏞乎治道,黼黻乎皇 度。至若靈囿之所蓄,亦雜沓而紛綸。麒麟之振振,騶 虞之彬彬。白象之瑩潔如雪,金「猊之威猛如神,顯靈 姿於龍馬,逞奇文於福鹿,絢綵霞於丹鳳,胚元兔於 蒼玉」,鸚鵡之色維黃,素烏之質耀霜,紛珍異之炳煥, 咸獻瑞而呈祥。他若內藏寶貨之充,金玉珠貝之富, 象犀虎豹之雄,驊騮騏驥之庶,國家富有萬國,茲固 瑣瑣不足數也。其外則「都城列兮萬雉,開十二兮通 衢,蔚邦畿兮千」里,比百萬兮民居。接棟連甍,溢郭填 郛。靄靄鬱鬱,密而不疏。邑里錯分,別井分區。四民樂 業,室家歡娛。農務乎耕桑,士究乎《詩》書。維工及賈,貿 遷有無。百寶之所充斥,百器之所崇積。燦金珠兮列 肆,聯繒綺兮阡陌。珊瑚琳琅,璀璨赫奕。飛畫棟兮綵 甍,藹王侯兮第宅。填車馬於闤闠。紛雜沓而絡繹,喧 舞榭與歌樓。樂鐘鼓兮昕夕載瞻,辟雍學宮逶迤。穆 穆乎宣聖之廟,肅肅乎群賢之祠。崇祀有典,釋奠有 儀。歌《棫樸》以作人,偉髦士之攸宜。贊朝廷之禮樂,炳 道德之光輝。於是經營既終,厥功告成。方青陽兮屆 辰,逢吉旦於元正。於時萬象維新,三光以明。麗慶雲 於璇霄,燭祥光於太清。皇上服袞衣,乘鑾輅,設警蹕, 陳鹵簿;翠華葳蕤,颺雲飄霧。潔精誠,寡思慮。奏雅樂, 諧《韶》濩。謁郊廟,告太祖,香苾芬,其上升。「靈昭昭兮來 下,眷肸蠁兮方集,綏萬福兮純嘏。」於是升金根,旋太 常,御正殿,開明堂,朝百官,臨萬方,會諸侯,陳玉帛,旌 淑慝,明黜陟。然後布德和令,行慶施惠,錫高年兮上 尊,進賢達於庶位。敦「唐虞之道德,厚湯武之仁義,興 三代之禮樂,黜漢唐之功利,炳玉燭,調元氣,協重明 於日月,侔化工於天地。使九州八荒,含齒戴角之群, 四方萬國懷仁負義之士,莫不熙熙皞皞於泰和仁 壽之域,仰事俯育於漸摩涵照之內,此誠所謂恢鴻 業於千古,開太平於萬世,際輿圖而覆載,大一統而 無外」也。是知國家萬萬年隆盛之慶、皇上萬萬年高 厚之壽、聖子神孫萬萬年無窮之祚。蓋與天地同為 悠久也。

《北京賦》
李時勉
编辑

「惟皇明之受天命也,我太祖帝皇首仗義師,以平暴 亂,豪傑景從,聲振江漢。削除僭竊,拯民塗炭。定鼎金 陵,撫綏萬邦。乃睠茲土,實雄朔方。倣成周之卜洛,欲 並建而未遑。逮我聖上繼明重光,握乾御極,一遵舊 章。仁聖洋溢乎遐邇,恩澤汪濊於八荒。既致治於太 平,遵皇衢以省方。仰先志之未遂,度弘規以作京。羌」 經營之伊始,遍中夏其歡騰。曰:「惟北都在冀之域,右 挾太行,左據碣石,背疊險兮重關,面平原兮廣澤,宗恒嶽其巍巍,鎮巫閭而奕奕,冠九州之形勝,實為天 府之國。是以軒轅邑之以分州,唐堯階之以為帝,擴 神化以宜民,大勳德之光被,鬱王氣之所鍾,於今茲 而有待也。」於是仰瞻析木,俯測地靈,龜筮兆吉,天人 葉應。神祗獻珍而山石自出,河嶽效靈,而神木自行。 民子來兮相續,期不日而功成。爾乃懸水樹臬,識景 表營。方位既正,高下既平。群力畢舉,百工並興。建不 拔之丕址,拓萬雉之金城。引天泉於西阜,環湯池而 鏡清。九衢百廛之通達,連甍邃宇之縱橫。顧壯麗其 若此,非燕逸而娛情。蓋所以彊幹而弱枝,居重以御 輕。展皇儀而朝諸侯,遵先軌而布仁政者也。若乃四 郊砥平,皇道正直。視萬國之環拱,適居中而建極。其 南則萬流宗海,平林蔽天。攬邯鄲、鉅鹿之廣衍,貤平 疇、沃野之綿延。溏淤、恆、衛徑其野,濡、磁、淶、桑匯其前。 界以大陸、廣阿之弘壤,阨以大茷、井陘之連山。包絡 趙、魏,襟帶齊魯膏腴之地,綿亙三千餘里,而極於黃 河、伊潁之川。其水陸之所產,卓犖繁盛,蓋莫得而計 焉。其北則疊嶂𡾊峗,層巒蔽虧,長城矗乎雲表,百泉 湧乎山隈。壯天關而設險,守一夫而莫開。偉左盤而 右顧,宛鳳舞而龍飛。實磅礡而鬱積,粵擁衛於邦畿。 包狼山上谷之險,據野狐獨石之危,掩祖山木葉之 離。立連白登紫塞之逶迤。控女真而極乎洮河之北, 鎮朔漠而逾乎瀚海之湄。控弦之類,射雕之群,畏威 懷德,相率而來歸。其東則潞河通漕,控引江、淮,肥洳、 灤、淶,灌注縈迴。連峰片石之隘,首陽崆峒之厓,玉田 白璧,神仙瓊臺,超無終而越金山,跨遼瀋而逾鴨綠。 至於暘谷日出之涯,固已遐哉邈乎,而莫不在乎綏 懷。環以大海,眾水所歸,洪濤巨浪,洶湧崔巍,蓋不知 其幾千萬里,而蠻商番舶,帆檣隱天,上下不絕而往 來。又有蓬瀛方壺,鳳麟聚窟,十洲三島,靈異非一。琉 精之闕,瓊華之室,墉城岧嶢,金臺崒嵂,紫氣丹青,景 雲矚日,靈圄偓佺。安期、羨門之倫,相與遊從乎其間, 出入隱見「而恍惚。瞻帝京其伊邇,庶可見其驂鸞駕 鶴之髣髴。」其西則崇山鬱翠,高挹泰岱,北接居庸,南 首河內。奇峰擁關,龍門阻隘。玉泉垂虹,青煙浮黛。上 巀嵲兮倚空,下蟠據而際海。其麓則有渾河湯湯,西 湖泱泱,鹽溝琉璃,桑乾廣陽,雪波泛湧,灝溔汪洋。一 瀉千里,會流帝鄉。又有上林禁苑,種植蕃牧,連郊踰 畿,緣丘彌谷,澤渚川匯,若太湖瀛海渺瀰而相屬。其 中則有奇花珍果,嘉樹甘木,禽獸魚鱉,豐殖繁育,颮 颮藉藉,不可得而盡錄。固可以因農隙而校田獵,選 車徒以講武事。乃遵《國風》,稽王制,詔期門,簡將帥,乘 玉輅,擁翠蓋,出天關而雷轟,轢芳郊而雲會。非所以 威戎誇敵,娛樂稱意,蓋將取不孕而除菑害,狩無澤 而順殺氣。謹大《易》之用於三驅之時,驗騶虞之仁於 一發之際。水衡虞人之容與,武夫壯士之奮厲,皆知 夫仁者之為勇,而以投石超距之足鄙,亦何必殄夷 禽獸,割鮮野食,而以俯仰極樂之為貴也。若夫宮室 之制,則損益乎黃帝合宮之宜,式遵乎太祖貽謀之 良。居高以臨下,「背陰而面陽。奉天凌霄以磊砢,謹身 鎮極而崢嶸。華蓋穹崇以造天,儼特處乎中央。上倣 象夫《天體》之圜,下效法乎《坤德》之方。兩觀對峙以嶽 立,五門高矗乎昊蒼。飛閣屼以奠乎四表,瓊樓巍以 立於兩旁。廟社並列,左右相當。東崇文華,重國家之 大本;西翊武英,嚴齋居而存誠。」彤庭玉砌,璧檻華廊。 飛簷下啄,叢楹高驤。闢閶闔而蕩蕩,儼帝居於將將。 玉戶燦華星之炯晃,璇題納明月而輝煌。寶珠焜燿 於天闕,金龍夭矯於虹梁。藻井煥發,綺窗玲瓏。建瓴 聯絡,複道迴衝。「霄漢以上出,俯日月而盪胸。五色 炫映,金碧晶熒;浮輝揚耀,霞彩雲紅。」其後則奉先之 殿,仁壽之宮,乾清坤寧,眇麗穹窿,掖庭椒房,閨闥閎 通。其前則郊建圜丘,合祭天地山川壇壝,恭肅明祀。 至於「五軍庶府之司,六卿百僚之位,嚴署宇之齊設, 比館舍而並置;列大明之東西,割文武而制異。」至於 京尹赤縣之治所,王侯貴戚之邸第。辟雍成均育賢 之地,守羽林而掌佽飛者,至九十而有四衛。莫不并 列而棋布,各雄壯而偉麗。其巖廊之上,則有皋夔稷 契之倫,元凱俊乂之輩,相與賡虞廷之歌,談羲農之 際。罄補袞之能,懷忠貞之志。考禮文於大備,贊聲樂 之盡美。是以朝無缺政,德教漸暨。薄海內外,均陶至 治。「幸其有作,聿來趨事,成此大功,忘其劬勩。人和既 極,休徵滋至。慶雲瑞靄之覆於闕庭,素烏元兔之獻 於丹陛。醴泉屢出,甘露數墜。麒麟《騶虞》之珍,馴獅天 馬之類,紛紜雜遝,莫能殫記。」於以見天眷之益隆,而 聖德之純備也。於是正月上日,工既訖功,爰告成於 天地,肆紹美於祖宗。清心凝慮,齋沐肅雍。粢盛既潔, 牷牲既豐,芬郁郁以旁達。靈繽繽其來降,錫嘉貺之 穰穰,介景福於帝躬;將順應於昌期,趾盛美於無窮。 乃服袞冕,御帝座;開九重之深宮,受萬邦之朝賀。內 侯甸而要荒,外殊方而異俗;胥近悅而遠來,紛鼓舞 而匍匐;方物溢以充庭,奓絢燦而駭矚;率蹈舞於階墀,效華封之三祝。爾乃浹和會,昭景鑠,鏗鯨鐘,奏雅 樂,詔光祿以開筵,合百辟而燕樂。饌珍玉兮芳馨,罍 瓊漿以斟酌,聯貂蟬兮夾陛,雜蠻夷之荒服,莫不酣 暢而飽德,咸頌歌而踴躍,越填城而溢郛,藹歡聲於 寥廓。斯可以媲太古之無為,慶華胥而蹈栗陸。顧皇 上之謙抑,視至治為未足。於是降德音,播嘉惠,省刑 罰,薄稅「斂,汰冗濁,旌廉吏,舉賢才,擢俊乂,發食廩,賑 貧匱。尊高年而禮有德,慎防禦而修武備。貴爵重賞 以厲廉恥,厚往薄來以馭夷裔。蓋欲使人知所本,士 知所勵,四方萬國無一民之失所,窮陬僻壤無一物 之不遂。舉陶於春風和煦之中,而樂於雍熙太和之 治。此蓋堯舜兢業之心,文王敬止之意,所以紹鴻業, 繼先志,益宏遠而有偉,故不勞而甚易。冠絕乎前古, 垂休於後世,固可必聖子之與神孫,益昌盛而無替。 小臣微陋,忝職文字,願賦帝都之盛概,揚國美於萬 祀。」復為之歌曰:「煌煌帝都兮逾鎬豐,阻山帶河兮壯 以雄。天開日月兮王氣所鍾,穹窿造天兮惟帝之宮, 廓氛祲兮開溟濛,鎮夷夏兮『宣皇風,王道平平兮四 方來同。願皇圖之鞏固,歷萬世兮無窮』。」

《北京賦》
黃佐
编辑

粵若稽古,帝軒都涿,高陽幽陵,宅繇北廓。堯之為君, 始於唐而建國;周封其後,亦於薊而列爵。帝德丕隆, 莫尚於燕。明庭萬靈之所朝,光被四表之所先。夏后 治水,則夾右碣石;召伯分陜,則錫山土田。所謂「王不 得則不王」,而秦漢乃棄置於窮邊;契丹則南京始建, 而中都、大都遂代興於金元,天將俾於有德。於是文 皇肇建為行在,應大興之顯符,光黃唐於遐代。北平 易名以順天,旋坤軸以正乾。蓋此實天府之國,乃混 一之大都會。其地博大以爽塏,亙若繩直而砥平。倚 重險而壓函夏,屹若坐堂皇而視廣庭。盪幽并之氛 雺,揭日月於太清。峨端門以普照,合宇宙而大明。惟 帝降祥,匪人弗成,假手於至元,而豫兆於明矣。蓋淪 胥五百歲,天運剝極而後復。析木開津,元冥司軸。望 醫閭以為鎮,宗恆山以為岳。水環繞以為𢄙,山雄峙 以為幅。𡹬峪叢乎沙渚,陂淀注乎旱麓。「儦儦而牧者 五擾之畜,穰穰而穫者五種之穀。朝宗則河濟淮海, 守險則漁陽上谷」,儻惎謀之不臧,奚景命之有?僕聞 築黃金之高臺,思展「賢才之驥足,求文武以戮力,遂 永綏乎天祿。」及至定京師,建辰極也,縣水樹臬,規元 矩黃,晷緯冥合,龜筮襲祥,營繕釐其務,司空提其綱, 命離婁使布繩,施隸首之算章。枕居庸於紫塞,環瀛 海於扶桑,襟滹沱於清苑,擁太行於雒棠,廣九門以 通軌,摹八區而辨方,地不愛寶,天降珍物,神木自行, 山石自出。巧倕公輸,剖劂緻紩。獻俸捐金,功成不日。 環重城於天陔,森飛觀之盤蔚。長虹帶通壑以委蛇, 萬雉冠崇墉而律輦道纚屬,朝著彪分。周廬拱衛, 列應星文。長安大逵,冠蓋繽紛。其下九塗,簇集轒轀, 曳髮編芒,鋪若煙雲。戎匠受役,伎藝精勤。角隅珥市, 廛隧孔殷。疏櫰映肆,散帙典墳。鼓篋固多彬彬文雅 之士,而感慨悲歌者,亦任俠而成群。於是邸舍填溢, 履不容旋。紅塵冥冥,幕面赬肩妁婥女士,輜帷高騫。 明眸元鬒,金翠翩翩。當折笄而易哿,亦豔妝而逞妍。 貴璫要鉉,子姓童隸。僭侈自雄,司察反避。衣狐白而 策乘黃,摟姬姜而棄憔悴。昏酣睚眥以執讎,旦暮椎 埋而弗忌。京游之士,實繁有徒。通籍禁闥,噓榮噏枯。 賂之則升天階,忤之則淪淵壚。豺狼晝伏於當道,而 惟詗彼稷鼠與城狐。至於翱翔四郊,走田飛弋,𩰚雞 蹴踘,罔事貨殖。儵掣金以訾價,俄躍馬而鳴鏑。詄皇 路於天衢,是以姦慝發而亡迹。蓋圻甸提封,會歸攸 止。險其走集,守其要鄙。兼夏商之職貢,奄秦漢之文 軌。梯航纍乎九譯,廐置通乎萬里。其陰則天壽磐固, 長城崔嵬。古北喜峰,蘭峪黃崖。重關疊嶂之概,天守 以一夫而莫開。彈琴鳴乎其峽,黃花鎮乎其隈,大翮 越乎湯峪。媯川流於懷來。野狐獨石之峞𡾊,龍沙瀚 海之瀠洄。攬蒙狄於開平,邇龍虎之璜臺。北征於時 而振旅,霓旌參簇乎斗魁。酌葡萄之玉液,旃裘伏而 獻醅。其陽則三橋萬柳,玉河通惠。潮白桑乾,百泉所 會。緯以淶、易、磁、濡,經以淤溏。漳衛掖以大陸,封龍擐 以井陘無棣。襟黃河而帶伊潁,絡齊魯而苞趙魏。登 披雲以延佇,見天津之遐澨。東吳輸乎秔稻,叢雲颿 以如薺。鱗介泳於川湄,萑葦紛乎旆旆,海陸產乎珍 美,雖林閭莫能以淵計。東郊則有潞河之灣,通漕之 流,控引江淮,運集粻艘。萬國冠裳,以發以休。玉田黍 谷,蒙嶧之罘。跨遼瀋而踰鴨綠,山川菴藹而相樛。嗟 燕昭之妄謬。迎羽人於丹丘,汎延芳於漷陰,得契丹 之莽洲,鵝鶩散而海青翥,尚餘四極之浮浮。西郊則 有玉泉垂虹,西山積雪,西海澄波,流入皇闕。盧師二 龍,蜚遯潭穴。平坡翠微,五華屏列,潭分玉淵,蕭爽皎 澈。崆峒《石經》之夭矯,大房孔水之融結,越鹽溝與劉 李,乃縱志而舒節。過督亢之荒陂,悲丹軻之計拙。返 薊丘而眺廣陽,躧齊政而蔭禪樾。渺西湖之蒲荷,絕龍舟之纜橛。水天混而光流,涵沙禽於鏡月。爾乃朝 陽近郊,將臺威陀,偃武云久,講藝投戈,崇文覲路,曲 接海涯,率茲潞渚。至於白河,直沽湍瀉,權溉靡多,開 鑿成隄,大有麥禾,穰穰歲穫,富我天家。正陽之南,苑 囿闓拓,三海汪洋,四序弗涸。按鷹有臺,飛放攸泊。狐 兔噳噳,麋鹿濯濯。浮飲衝波,宛潬漼汋。其淵則有文 蛤,水馬,朱鱉金龜。絕綸巨鯉衝罟,奔鯢。鰼鰼繁於涿 光,鱅鱅詭於靈蠵。其坪則有雲木煙蘿,森森裊裊。隄 柳汀蘆,綿梨火棗。梧竦鳳條,槐舒龍爪。猋至紛披,與 波浩溔。其《渟皋》則有鴈鷫鷞有鳧,鴛鴦水宿,萬羽,叢 洑迴翔。其叢伊何?葭菼蒼蒼,蘼蕪芣苢。槁本莎香,射 干陵苕,堯韭禹糧,芙蕖菁莪,兔絲鹿腸。其奧壙則多 松棕榛栝,楓楊楸檖,箘簬楩梓,梅杏棠棣,六駮四照, 日爌雲芾,雨𪃟風胎,並育庶類,猿鶴蜚征,經息百態。 上有捕雀垂蔦之錦鼺,下有嚇虎綴毬之刺蝟,初疑 趨撲之可及,倏已騰躍於無際。區彌祝栗,界軼畡弓 丹翠芚。仰不見空,映流溢望,瀲灩成谼。暘不漏景, 陰不翳風。密孕元,氣,昭鋪化工。鳴曍互而域別,谷籟 荅而響同。虞官待狩,玉鑾間入。扈以羽林,騎而褲褶。 長圍漸合,羽毛畢集。《靬鉅》來而韥忘歸,奭𩎟韐而佽 決拾。《韝適》脫而戾穹昊,絛甫解而遐隰。於是旃門 張,華旍揚。凝茄鳴,疊鼓鼚迴《䫻,起》。烊。發矢命中, 巧於更嬴。𦊰結而震網搖,撞㧙而坤軸昂。翽翽匿爪 而迅攫,獜獜掀齗以交鏘。其獲如雨。割鮮舉觴,群工 霑醉。分「賜朌。」蓋講武事於農隙,而匪遊豫於太康。 爾乃西循宣武,越彼金岑。草場蕃育,舒鴈翰音。野塘 鳧藻,唼呷浮沉。至於《阜成》苑,開上林。蓊蔚薆薱,蓏果 成陰。崇桃蕡實,乃玉乃金。花紅青翠,香水黑琴,朱櫻 素柰,若榴丹椹。虎刺斑於榲桲,《蘋婆》楙於來禽。英絡 其間,蟬秒相引。亦有嘉蔬綺蔥,豐本黃芽赤根,天花 石菌,蕪菁芸薹葵茄薑堇,萊菔赬於夏蓴,水蘇脆於 冬筍,逆蘞循崖,元厲赤脂,青蒙白堊,金星畫眉,貞珉 類玉,可䃖可碑,宛平瀛壤,陶為琉璃,光瑩鑑人,結甃 成曦,雖拳石與撮土,亦鍾淑而瓌奇。遵西直而北指, 經得勝與安定,憩東直而迴眄,巋瑜珈之海印,集毛 群於幽都,以谷量其孳孕,陋彼周宣之考牧,匪直牲 牷之肥腯。至於御馬之苑,惟二十區。日閑輿衛,歲產 龍駒。肇昔八駿以靖難,迄今七驥之翰如。乃有榜葛 麻林,麒麟並車。周郊石固,迭獻騶虞。《福鹿》文逾於吉 皇,元虎豪勝於黔菟,《馬哈》雙角垂腰而類獬,《駝雞》元 翎玉翮而異鵌。凡致諸福之物,有王會之所未圖。而 歲革月化,莽為藪區。尚存馬政之流弊,民瘼奚繇而 告蘇。然而始設京輔之屯,分自留衛之半,起富民以 充殷實,於以均貧而杜亂。於是弛真定、廣平鹼薄之 田賦,與河北滄濱之鹽稅而不算,時築雲代之墩臺, 歲防河間之水患。於萬斯年,既隆內治而謹外扞矣。 《馭世長策》,豈非超黃邁唐,為百王冠者哉?其宮室也, 闢丹地之焜煌,閌天閽以高驤。垂若華之景曜,儷望 舒以相頏。晃𪏆萬疊,熻《欻舒》。螭旋鱗萃,屹若崇岡, 抗浮雲而上征,亙玉繩以齊光。正殿則奉天尊嚴,陵 霄填極,華蓋承宇,居中儼特,謹身聯後,益邃以《侐綿》 邈豐。彤樛羅圾淢,重陛雲簾,花礎盤䃖,四面軒洙,下 甃瑤墄,瑣窗藻井,間金繪飾。上規圜以穹窿,下矩折 而繩直。楹繞金龍以甄甍。檐騰神鳳之翬革繽紛,九 采之璀璨⿱𠔿奄。《罘罳》之,絡繹其前,則奉天之門,「常朝 是衙。」聆倜儻,岳岳峨峨。飛宇建霓,枌栱蒸霞。陰虯 負楄,陽馬承阿,中奠黃屋,鏤以金華,結臺開軒,含景 敷葩,八維象乎紫極,四表達於絳河,遏緒風於間隙, 流旭日之靈和。閶披四目,陛納九齒,明翼等威,玉筍 攸止。嵬瓊樓而立兩旁。文武分而鼓鐘峙,出掖門之 東西。棕篷延而對起,曰「思善與景運於左右,而迤邐 雲闕;翔」五鳳於璇霄,玉橋亙三虹於金水。直廬宿衛, 容裔於前,而斜廡矗矗乎其相睥。午門之內,殿閣嶙 峋。東有文華,蒼龍守闉。上憲攝提,析木之津,先聖先 師,祠禮惟寅。啟榣山之碧鏤,蹠菞丘之廣輪。扈以文 淵,東觀與鄰。史館聯開,雕牖相因。冊府甲觀,圖書萃 珍。西有武英,金虎環陛。象彼觜觿,衡石積廥,「虹梁鯨 棟,巀嵲迢遞。端居存神,修令。發制。牙璋葆旂,猋動雷 厲。百爾幾務,罔有停滯。」左入太廟,逌廟街門。四孟時 享,對越駿奔。東建齋宮,高廣端正。𥳑樸無華,遹萃誠 敬。宮垣之外,東苑是營,坦塗豪徼,遞接南城。濬洫,嬰 堞靚深覭窅。夾路嘉植,攢峰開沼。林霏幽坱,石瀨迴 繚。天然縣圃,中有壺嶠。時端陽,聳翠華翔。建鴛棚,集 龍驤。擊綵毬,射垂楊。帝子王孫,金玉交相。薄言觀者, 股肱之良。勁捷驩讌,藻詠柏梁。永樂之世,角藝惟常。 亭臺經始,宣廟雅制。天順復辟,式廓以麗。龍德之殿, 栱桭正中。崇仁廣智,左右相雄。彤墀瑤砌,璧檻綺櫳。 其門則丹鳳在南,蒼龍在東。殿後秀巖翠黛騰空。環 屹運之團殿,聳縹緲之奇峰。巖亭旁跱,凌雲御風。玉 梁在前,追琢玲瓏。夾以天光雲影,表以戴鼇飛虹。永 明佳麗,窈窕相通。環碧在陰,淙淙溶溶。錦鱗文禽,喁喁噰噰,淨芳瑞光。門閤穹窿,跨以翔鳳。梯霄頫潨,別 有閒館。嘉樂昭融。出入東華,是謂南宮。凡其金鋪朱 戶,莫不掩映乎芳叢。聖皇大孝,世廟觀德。易乾德「以 重華,列鴻慶與崇質,仁以欽天,孝以追先」,二閣並樹, 巍乎煥然。浮丹麗紫,納雲冠月負扆,萃誠,達於天闕, 協鴻名於大舜,終以崇先而昭揭。右社街門,入祭社 稷,為民祈報,如幾如式。又有西苑,越在子城,入自西 安,出則乾寧。萬歲之山,秀拔崢嶸,太液之池,環抱泓 渟。雖名由元立,天肇明禎,然徙宋艮岳,延引玉泉,則 金狄之所經營。其遵甕城而陟丹梯也,攀承光之金 殿,躧飛鯨之石梁。踰數百武,則鐵繂丹檻,浮游蘭槳, 達瓊華島,登廣寒殿而超方羊。邇而睇之,玉蝀金鼇, 堆雲積翠,坊表金碧,照映松檜。遠而望之,崧岱並立, 大河橫帶。俯視江淮,一目無際。恍若凌倒景而躡鵬 翎,入鈞天而聞鳳吹,飄飄霞舉,豈非快哉!梳妝高臺, 已化蔓草,而仁智列楹躆山半者,亦幾經興廢矣。介 福、延和,厥門尚存。而昭行殿建自先朝者,實為大觀。 東有凝和,陸離馺騀,浦漵煙綿,龍舟鳳舸。西有迎翠, 遙挹山光,林幽鳥悅,岑蔚翱翔。東北太素,草繕堊飾, 質任自然,如植圭璧。九島池北,涵碧亭亭,丹檻翠牖, 隱映淵澂。緣厓徂東,樂成觀櫓。雲碓風輪,千以舂杵。 承光南滸,崇智在茲。金蓋玉檻,旋匝循磯。芭蕉園南, 灌水葳葳,曰「照和者。」越紅亭,闢黃扉,而見水田農舍, 乃知小人之依。從南臺,達西隄,過射苑,轉芳蹊,入兔 園,小山之門而躋焉。洞泉九曲,金龍注池。松蘿陰陰, 居然青谿。出園東北,瞰池倚壁,暨後左門亦寘翼室, 各有平臺,迢遙靖密。武廟於斯閱騎射,而吾皇恆以 延輔弼。軒曰「遠趣」,館曰「保和」,亭則歲寒飛香與擁翠, 映暉會景與澄波,飾為錦芳。亭前有沼,啟閉通池,花 卉圍繞,翠芬出於竹陰,寶月藏乎樹杪。玩芳距凝素 以芬蒕,臨漪偭美金而濙皛。皇營新殿,清馥是名。芝 楣繡栱,虹植電衡,耀碧霄以閜垂毓華之光晶。牡 丹紅藥之屬,普受和氣而嘉生。至於園有丹桂綠椒, 渚有芷蒲蘅杜,而溪鷘天鵝諸棲泊者,又莫知其數。 鬈獅異獸,石臺銅柱,牧放其間,匪直斑龍與皜兔,周 文靈囿,於焉再睹。蓋自元武門外出,北上中山,勢蜿 蜒而未窮。其下周迴,百果蘢葼,出其委翳回眄,天池 翠島,真蓬萊之在九重也。乃立《保泰格》於元極,殿聯 無逸,所重民食。亭揭豳風,耕藉黍稷。倉曰恆裕,扉曰 寶穡。壇祭穀祗,五福時錫。復有蠶氏之館,採桑之臺, 以備親蠶繅織剪裁,修飾仁壽之宮,踏六鼇而造三 台。嘉禾連穎,甕繭成筐,則奉慈闈而進仙杯。緹幕靉 靆凰車徘徊而神御。望清之閣,頫清虛而洞開。於以 見皇心仁孝,愜「元真而洽滄厓。乃若後宮,則有奉先 之殿;次以奉慈,禘則太先。永言孝思,配帝明堂。睿宗 惟宜,夙御景神,寶善慎獨,休明昭融,迎祥安福,玉戺 金扉,祗祗肅肅。」清寧之宮,棕殿以朝。後園炫映,樹玉 池瑤。乾清坤寧,兩儀成象。純殷寶勢,闔闢相向。房闥 內布,綷疏外陳,六宮旁列,爰處妃嬪。東則《延祺》,鍾粹 「毓德;西則啟祥,隆禧景仁。」複道迴衝以聯絡,掖庭阿 那以冞循。百子符《螽斯》之蟄蟄,千嬰應麟趾之振振。 碧瓦鱗差,朱門雯赩。欽安中黃,表儀四極。雕欒鏤楶, 蕙樓椒壁。髹彤殷乎朱櫺,芳馨流乎翠帟。明珠燭元 夜以為晝,列錢耀白簡而成色。居瑤光之壼奧,御瓊 珍之象席。銅龍毖節其興居,銀鑰嚴防於昕夕。日精 承千祥之滋至,月華炯百福以翼翼。東宮左達,鶴禁 逶隨。西內作對,燕居惟時。黝鯈麗嫺,安樂且綏。撤大 善而燬佛骨,崇聖學以恆緝熙。堂有精一,執中弗違。 室有恭默,匪道弗思。齋有九五,天德是祗;亭有敬一, 御箴永貽。乃宬皇史,以寶芳策今可述,而古可稽。皇 城東南,高宮宏啟。長孫所居。軒墀戢孴,東安巽隅。十 王有邸,差次儷陳,皇皇韡韡。前星重輝,天潢分汜。萬 角鸞浮,千栭鳳起。迨夫光祿大官,六科黃門,尚寶之 司,亦邇東安。黃衣有徒,灑掃供事。儀文璽綬,以及櫪 駟。監局之號,二十有四。銀璫珥貂,時維閽寺。出入絳 闕,捧擁琱輿。遵我綸綍,敬慎不渝。於時天顏正,王道 復顯。「巍巍徽穆,穆昭景鑠。絕芽慾,龍威元端。齋明盛 服。魚貫有序,六尚分局。永巷愔愔,皎若承旭。出納精 微,無遠弗燭。乃若九門中恢,京城之前。孔道馮隆,其 直如弦。文皇肇祀,合地於天。岌集靈壇,接以山川。制 倣留都,獻歲揭虔。壇分四郊,吾皇攸建。乾父坤母,南 北祼獻。兄日姊月,東赫西烜。二至二分,受」釐錫羨,祈 穀舞雩,亦罔不遍。昭明寅畏,用德克堪。卿雲呈絢,潏 露飛甘。六幕清宴,百嘉鬯覃,窮靈極祉,有圖牒所靡 談者矣。是以白環碧弩之貢,日旅彤庭之琛,星聚《河 清》之歌,歲登《樂府》之詠。侏𠌯之從王化,猶洪聲之收 清響。雕題之樂神州。若游形之招惠景。會同之館惟 見其來,烏蠻之譯不聞其懬;攜旄倪而為家,日嬉遨 乎市井。觀治化之元同,徵邊陲之無警。爾乃設官分 職,宅俊陟明。長安左右三事,九卿文武分闥。曹司坒

扃玉河東西,詹寀翰瀛。太醫列院,欽天步星。太僕設
考證.svg
寺,考牧於京。鴻臚行人,各守典刑。督府參以奉常,法

司聯乎貫城。五軍之外,三千奇兵,益以神機,為三大 營。簡其精銳,則立團營十二,丕振乎天聲。然猶偃戈 鋋,修俎豆,而樂育冑監之英。是以宣后儲神,矢詩於 穆清。北望崇文之閣,而思天下;化成承天之門,具瞻 攸聚。月朔京尹,率見宣諭。黃圖璀錯,正厥稅賦。太倉 儲粟,積墆紅蠹。督以司徒,出納俵濩。北控九邊是致, 是附垢玩綦於正德。四家盭乎百度,鎮卒不留屯,而 折色是需;鹽商不詣邊,而轉運民部。墩臺日傾,什伍 暴露。唵荅內侵,皇赫斯怒。尚賴乾符助順,坤珍助富。 邊郎萬鏹,賚遍於長城;工程百爾,惇大而成裕。苟徒 苦節,駕言守素,則是絕文字而結繩,棄冕綖而冠布 也。爾乃練時日,選車徒萬乘,出七萃驅。稜恩揭殿,陵 祀之居;行宮開闕,沙河之塗。思先靈之陟降,越昌平 以北盱,精禋畢戒。射夫弋欽䲹殪封狐,貙氓麏至,梟 獍畢屠,銀山鐵壁,陽翠軍都,星奔電擊,冀馬燕弧,田 獲庖充,爰賜大酺。乃幸九龍之池籞,時聞萬歲於寥 廓。大烹陳鞮鞻作天酒,醺皇情樂,薄暮言旋,軍麾動 乎朔漠。皇不自聖,周爰咨謀,勳戚鼎輔,召邇前旒,足 食足兵,幃幄運籌。內帑充乎十庫,外庾貯於通州。鈲 槻芻粟,飛輓若流。築外羅郭,紓南牧憂。䃬䃬金墱,枚 枚,雉闍包括。崇文竣於宣武,黔首樂依,光我成祖。建 旄干以標望,不可仰而可俯。雖使都盧之巧捷,不敢 以投足;翔鶤之扶搖,不得以運羽。由此論之,策天功 以臻成,必有非常之元。不惜小費,乃罔後艱。是故襟 帶周則保禦易,楨榦固則搖拔難。淵源深則瀾派浹, 盤根大則奕葉繁。盍觀諸天乎,上掍三光,下輪厚坤。 連珠合璧,日發斂而不憚其煩,乃能榮百昌於萬古, 鋪元氣於人寰。

《皇都賦》并序
董應舉
编辑

昔宋人有作《汴京清明圖》者,寓思頗遠,穆乎有豐豫之警。國家定鼎金陵,成祖改卜,取象北極,蓋示星拱之義,兼以迫壓異類,顯揚威靈,有警則烽火易傳,地近則𧈅雷易震。赫哉聖謨,奠於世世矣。侍御某公深得此意,繪之縹素,名曰「積勝。」 予反覆流覽,仰聖神之無競,見皇圖之有奕。撫卷吮毫,不覺娓娓。夫豐水貽謀,商邑建福,商周諸君子之所侈揚也。《上林三都》,亦極人才之致。予雖才謝昔人,而意各有為,豈曰侈目飾觀,曼靡蕩志云爾。其辭曰:

伊昔建邦,實重上游。扼險百二,環顧中州。漢鼎西奠, 宋襲東周。彊弱斯判,圖大其謀。惟我國家,開天闢地。 始基於南,亶其北斾。天啟北土,乃殖乃昌。收虞都之 疆跡,應箕尾之靈光。天則有樞,皇則有宅。汛六百年 之氛翳,奠億萬載之丕則。控沙漠之絕域,憑滹河之 橫駃。枕居庸,標碣石。左環滄海,右擁太行。鸞峙鳳翥, 翼其有京。前則涿鹿蜒衍,黃帝之所戰蚩尤也;後則 追貊倚薄,召公之所奄北國也。蝕於元遼,集於天邑。 纏日月之綺纚,屼宇宙之軒廓。臨制八方,揮蹙六幕。 於是定鼎凝命,正離燕翼,卜郊立社,經野建極。闢四 墉,開萬雉。黃道周亙,紫垣閟侐。鑕玉柱以擎天,截金 題之炫日。嶔岑迢遞,巀嵲盤躍。奇端「門之太極,耦乾 坤之清寧,文華武英,論道承明。亦有離宮別寢,閒館 崇臺,環列星布,棋置叢排,顯靈祈祥,奉先思孝,皇極 秉躬,東宮啟後,長樂鐘聲,昭陽樹色,椒房掖庭,璇廬 祕室。亦有芳林茂苑,少海蓬萊,移天河於太液,儼星 渚之瀠洄,隱栖龍之綽約,矯射鴻之崔嵬,流覽目窮, 圖畫心頹。外則百司」庶府,萬井千廛,朱甍夾道,甲第 雲聯,列肆霧織,蹂轂摩肩,沓沓璘璘,橫貫層駽。則有 游士,飄纓任俠,說劍擊筑快心,市駿流羨,月滿青樓, 仙游奇甸,角刺僧廬,浮屠隱見。五方輳集,萬貨波薦, 炫目薰心,貞夫志變。亦有殊方重譯,通道造庭。東則 朝鮮、句麗,南則牂牁夜郎,西則無戈、月氐,北則攣鞮 烏桓,各以方物來享。來王則有歲星之獸、疏勒之獅、 騶虞繡虎、元豹。犀觸邪,獬廌䝟貐駱駝,翠鸞孔雀, 丹鳥奇毛。又有霍山之玉,大宛之珠,魚腹之璜,驪頷 之寶,鼊文珊瑚,木難火齊,賨布象簟,錯落照耀,斯慎 德之所招,實綏柔之明效。乃若重關屹嶭,川原衍盈, 亭館相屬,牙糵相乘。則有候門尹子,抱關侯嬴,授管 秉籥,望氣占星,奉使出狩之軒,分符弭節之車,鳧羽 飾翠,雲霓結旂,曳彗星於落日,綴明月於圓規。走盧 溝之危梁,馳綠楊之琉璃。斥如電激,疾若飆分。應接 不暇,往來繽紛。或解韁而偃息,或望塵而載奔。或風 塵而爨,或道汲而泉。或負餱而牧,或饁餉而田。或倚 樹而嘯,或荷鍤而眠。見稼穡之艱難,知民食之所天。 至若轝金輦璧,贔屓振颺。黃封百道,縢鐍千箱。蹶馬 仆車,咽路轟岡;椎膏吸髓,塵黷上方。「或鑿山而挑禍, 或航海而遺殃。豈共球之所入,盡貂璫之搶攘。夫世 無勤而不治,欲無極而不荒;地無大而不圯,心無小 而不昌。雖累洽於列聖,亦虞損於復隍。嘗試登高山、 望紫塞,按圖記、列職方」、居庸、紫荊、山海、遼陽,去京師 其幾許,時嶪岌於疆場。蓋有永樂、三犁、「宣德喜峰,銘功瀚海,天壤無窮,英北狩而來復,肅城守而張皇。貢 市成而甲鈍,犬羊飽而敵彊。吾安知夫戎馬之不郊, 欃槍之不芒,甘泉燧而警漢,渭橋薄而迫唐。」於是皇 帝惕然思,蹶然作,奮然坐廟堂,朝方岳,闢四門,進鞀 鐸,祠郊廟,御講幄,警桑杜,勤錢鎛,飭邊防,疆戎索,發 內帑以犒士,拔英雄而「圖略。收出虎於檻阱,還掃除 於閨閣。實閭閻,惠中國。歌舜絃之薰風,舞堯階之干 籥,保金甌於無虞,紹祖烈宗功於爍灼。將駕三五,軼 百王,垂萬世,等乾坤,豈漢鼎唐基所可尺量而尋度 也?」亂曰:「天地昏蒙,日月揭兮,太行峛峛,天造設兮,襟 海帶河。背則碣兮四百重歸,景運復兮建以為都。皇 則哲兮」眾星所拱,九有截兮。萬國共球,辰其轍兮。岌 鎮元冥,驅妖孽兮。殫威振靈,復芽糵兮。犬羊不常,誰 能絜兮?庚戌憑陵,城岌隉兮。糾糾干城,誰為傑兮?守 在四夷,三五軼兮。郊馬不生,泉冽冽兮。貔虎百萬,狼 煙絕兮。曰「慎德而修備,萬世子孫,金甌,永無缺兮。」

《帝京景物略序》
劉侗
编辑

「都應垣也。燕之應極,垣有三焉,極一而已矣。日東出, 躔十有二,極居北指十有二,以柄天下之魁杓。天險 設於坎,地勢厚於坤,皇建而人民會,歸於極,有進矣。 中宅天下,不若虎眠天下;虎眠天下,不若挈天下以 瓶而身抵其口。雒不如關,關不如薊,守雒以天下守 關,以關守天下,必以薊。」文皇得天子,自守邊之略,於 「厥初封都燕陵燕,前萬世未破斯荒,後萬世無窮斯 利。捶。」「九邊橐篋四海,豈偶哉於焉神人萃物爽憑。 成周鼓文,漢代瑞像,脛翼謂何,氣先符應。他若潭雲 塔影,龍螺洞光,木石幻氣,精熙游盛,今古雖留」,更僕 未可悉數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