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122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百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二十二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百二十三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一百二十二卷目錄

 留都部藝文一

  南都賦            漢張衡

  建東都詔           唐高宗

  授崔隱甫河南尹制        孫逖

  授李勉河南尹制         常袞

  諫營建中都表          韓覃

  幸西京詔           宋太祖

  魏京              劉敞

  南都賦有序        王仲旉

  乞駐蹕建康疏          吳芾

 留都部藝文二詩詞

  小雅車攻八章

  瞻彼洛矣三章

  奉和賜鬴           隋王冑

  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錄六  唐李白

  南都行             前人

  廣陵行            權德輿

  大鬴樂二首錄一       張祜

  奉送蔣尚書兼御史大夫東都留守

                  耿湋

  上京寓直          元馬伯庸

  上京二首            袁桷

  上都二首            柳貫

  上京             馬祖常

  金陵即事           明丘濬

  武皇南巡舊京歌十首錄七   顧璘

  金陵覽古           王叔承

  南都             李維禎

  南都已上詩        陳繼儒

  六州歌頭已上詞      宋王埜

 留都部紀事

 留都部雜錄

坤輿典第一百二十二卷

留都部藝文一编辑

《南都賦》
漢·張衡
编辑

「於顯樂都,既麗且康。」陪京之南,居漢之陽,割周楚之 豐壤,跨荊豫而為疆。體爽塏以閑敞,紛郁郁其難詳。 爾其地勢,則武闕關其西,桐柏揭其東。流滄浪而為 隍,廓方城而為墉。湯谷涌其後,淯水盪其胸,推淮引 湍,三方是通。其寶利珍怪,則金彩玉璞,隋珠夜光,銅 錫鉛鍇,赭堊流黃,綠碧紫英,青雘丹粟,太乙餘糧,中 「黃玨玉。松子神陂,赤靈解角。耕父揚光於清泠之淵, 游女弄珠於漢皋之曲。」其山則崆「嶱」,《嵑嵣》。嶚,《刺 岝》。㠑嵬《嶔巇》屹。幽谷嶜崟,夏含霜雪,或峮嶙而 纚聯,或豁爾而中絕。鞠巍巍其隱天,俯而觀乎雲霓。 若夫天封大狐,列仙之陬,上平衍而曠蕩,下蒙籠而 崎嶇。坂坻巀嶭而成巘,谿壑錯繆而盤紆。芝房菌蠢 生其隈,玉膏滵溢流其隅。崑崙無以奓,閬風不能踰。 其木則檉。松楔㮨槾柏杻橿,楓柙櫨櫪,帝女之桑,楈 枒栟櫚,柍柘檍檀,結根竦本,垂條嬋媛。布綠葉之萋 萋,敷華蕊之蓑蓑。元雲合而重陰,谷風起而增哀。攢 立叢駢,青冥盰瞑盰。藹蓊鬱于谷底,森䔿䔿而刺天。 虎豹黃熊游其下,豰玃猱。戲其巔。「鸞鸑鵷雛翔其 上。騰猨飛𤢹棲其間。」其竹則《籦籠》䈽,篠簳箛箠。緣 延坻坂。澶漫陸離。阿那蓊茸。風靡雲披。爾其川瀆則 《滍澧》。發源岩穴潛。洞出沒,滑瀎潏布濩漫汗, 漭沆洋溢,總括趣欱,箭馳風疾,流湍投濈,砏汃輣軋, 長輸遠逝,漻淚淢汨。其水蟲則有蠳龜鳴蛇,潛龍伏 螭,鱏鱣鰅鱅,黿鼉鮫蠵,巨蜯函珠,駮蝦委蛇。其陂澤 則有鉗盧玉池,赭陽東陂,貯水渟洿,亙望無涯。其草 則有藨苧薠莞,蔣蒲蒹葭藻茆,菱芡芙蓉含華,從風, 發榮菲披芬葩。其鳥則有「鴛鴦鵠鷖。鴻鴇鴐鵝。」鶂 鷿鶙,鷫鷞鶤鸕,嚶嚶和鳴,澹淡隨波。其水則開竇灑 流,浸彼稻田,溝澮脈連,堤塍相輑,朝雲不興,而潢潦 獨臻。決渫則暵,為溉為陸,冬稌夏穱,隨時代熟。其原 野則有桑漆麻苧,菽麥稷黍,百穀蕃蕪,翼翼與與。若 其園圃,則有蓼蕺蘘,荷藷蔗薑。菥蓂芋瓜,乃有櫻 梅山柿,侯桃梨栗。梬棗若榴,穰橙鄧橘。其香草,則有 薜荔蕙若薇蕪蓀萇,晻曖蓊蔚,含芬吐芳。若其廚膳, 則有華薌重秬,滍皋香秔,歸雁鳴鵽,黃稻鱻魚,以為 芍藥。酸甜滋味,百種千名。春茆夏筍,秋韭冬菁。蘇蔱 紫薑,拂徹羶腥。酒則九醞,甘醴十旬兼。「清醪敷徑寸, 浮蟻若。」其甘不爽,醉而不酲。及其糾宗綏族,禴祠 蒸嘗,以速遠朋。嘉賓是將,揖讓而升,宴于蘭堂。珍羞 琅玕,充溢圓方。琢琱狎獵,金銀琳琅。侍者蠱媚,巾 鮮明,被服雜錯,履躡華英。儇才齊敏,受爵傳觴,獻酬 既交,率禮無違。彈琴擫籥,流風徘徊,清角發徵,聽者增哀。客賦醉言歸,主稱露未晞,接歡宴于日夜,終愷 樂之令儀。于是暮春之禊,元巳之辰,方軌齊軫,祓于 陽瀕。朱帷連網,曜野映雲,男女姣服,駱驛繽紛。致飾 程蠱,偠紹便娟。微眺流睇,蛾眉連卷。于是齊僮唱兮, 列趙女,坐南歌兮起鄭舞。白鶴飛兮繭曳緒。修袖繚 繞而滿庭,羅襪躡蹀而容與。翩綿綿其若絕,眩將墜 而復舉。翹遙遷延,䠥躠蹁躚。結九秋之增傷,怨西荊 之折盤。彈箏吹笙,更為新聲。寡婦悲吟,鶤雞哀鳴。坐 者悽欷,蕩魂傷精。于是群士放逐,馳乎沙場。騄驥齊 鑣,黃閒機張。足逸驚飆,鏃析毫芒。俯貫魴鱮,仰落雙 鶬。魚不及竄,鳥不暇翔。爾乃撫輕舟兮浮清池,亂北 渚兮揭南涯。汰瀺灂兮船容裔,陽侯澆兮掩鳧鷖。追 水豹兮鞭蝄蜽,憚夔龍兮怖蛟螭。于是日將逮昏,樂 者未荒,收歡命駕,分背迴塘。車雷震而風厲,馬鹿超 而龍驤。夕暮言歸,其樂難忘。斯乃游觀之好,耳目之 娛,未其睹美者,焉足「稱舉。」夫南陽者,真所謂漢之舊 都也。遠世則劉后甘厥龍醢,視魯縣而來遷,奉先帝 而追孝,立唐祀于堯山,固靈根于夏葉,終三代而始 蕃。非純德之宏圖,孰能揆而處旃。近則考侯思故,匪 居匪寧,穢長沙之無樂,歷江湘而北征。曜朱光于白 水,會九世而飛榮。察茲邦之神偉,啟天心而寤靈。于 是宮室,則有園廬,舊宅隆崇崔嵬,御房穆以華麗,連 閣煥其相徽,聖皇之所逍遙,靈祗之所保綏,章陵鬱 以菁蔥,清廟肅以微微,皇祖歆而降福,彌萬祀而無 衰。帝王臧其擅美,詠《南音》以顧懷。且其君子弘懿明 叡,允恭溫良,容止可則,出言有章,進退屈伸,與時抑 揚。方今天地之睢刺,帝亂其政,豺虎肆虐,真人革命 之秋也。爾其則有謀臣武將,皆能攫戾執猛,破堅摧 剛,排揵陷扄,蹴蹈咸陽。高祖階其塗,光武攬其英,是 以關門反距,漢德久長。及其去危乘安,視人用遷,周、 召之儔,據鼎足焉,以庀王職。縉紳之倫,經綸訓典,敷 納以言,是以朝無闕政,風烈昭宣也。于是乎鯢齒眉 壽,鮐背之叟,皤皤然被黃髮者,喟然相與歌曰:「望翠 華兮葳蕤,建太常兮裶裶,駟飛龍兮騤騤,振和鑾兮 京師。總萬乘兮徘徊,按平路兮來歸。豈不思天子南 巡之辭者哉?」遂作頌曰:「皇祖止焉,光武起焉;據彼河 洛,統四海焉。本枝百世,位天子焉。永世克孝,懷桑梓 焉。真人南巡,睹舊里焉。」

《建東都詔》
唐·高宗
编辑

朕聞「踐華固德,百二稱乎建瓴;卜洛歸仁,七百崇乎 定鼎。」是以控膏腴于天府,啟黃圖于渭濱,襟沃壤于 王城,摛綠字于河渚。市朝之城,麗皇州之九緯;丹紫 之原,邈神皋之千里;二京之盛,其來自昔。此都心茲 宇宙,通賦貢于四方;交乎風雨,均朝宗于萬國。曲阜 之規猶勤,測圭之地載華,豈得宅帝之鄉,獨稱都于 四塞;里王之邑,匪建國於三川。宜改洛陽宮為「東都。」 上棟下宇,彼勞昔以難前;廣廈高臺,我名今而改彼。 仍茲舊觀,式表宸居。

《授崔隱甫河南尹制》
孫逖
编辑

三州作都,四方取則,任能而理,求舊為先。銀青光祿 大夫守太子賓客上柱國崔隱甫,冠冕碩人,朝廷偉 量,士林之秀,公望攸歸,直而能溫,寬以濟猛,累踐臺 閣,備彰「德器。輦轂之務,風化所急,鎮茲雅俗,俟彼正 人,宜受任於兼官,俾重臨於故府。」

《授李勉河南尹制》
常袞
编辑

四方取則,千里分圻,實惟卜洛之都,咨爾尹京之任。 御史中丞東都畿內觀察使李勉,才「茂宗枝,名推公 器,風標自肅,操履愈高。智略可仗以安危,忠貞克同 于休戚,親賢是賴,中外攸聞。屬肆覲觀風,三川展義, 來蘇望切,處劇才難,實資模楷之良,共緝保釐之政。」

《諫營建中都表》
韓覃
编辑

臣聞古者明王之制也,史書過,瞽誦《詩》,公卿諫,士傳 言,庶人謗於道,商旅議於市,然後君得聞其過失而 後改之,見義而從之,所以永有天下者也。陛下不以 臣不肖,忝在學士,敢不竭忠盡節,有隱避乎?《詩》曰:靡 不有初,鮮克有終。」老氏曰:「慎終如始,則無敗事。」曩者 韋氏稱制,萬邦憂惶,實賴陛下神武,克復社稷。其初 也,賤珍寶,禁奢華,罷土功,敦朴素,革眾弊,代天工,垂 拱無為,削疑心,養虛靜,追蹤堯舜,比德羲、軒。天下顒 顒,傾耳注目。喜遇非常之主,復在于今日矣;「《康哉之 歌》,復聞于黎庶矣。奈何簡易,未幾而又興。建中都乎? 蓄於閑廐數倍乎?溺於聲色無極乎?耽於游畋不節 乎?營為繕造眾多乎?都邑課稅煩劇「乎?不省亡國之 風,因循覆車之軌,天下失望,四海驚嗟,朝野心知,而 懼罪鉗口。」以斯統御天下,豈所謂可久可大之業耶? 且自歷代之君,皆欲建萬代之業,使子孫長有天下 者也,豈使子孫傾覆天下者哉?子孫若覺所行必將 敗亡,則必恐懼不敢為之矣。以亡國之主自謂必不 亡也,然後至於敗亡「也;存國之君,恐懼必將亡也,然 後至於不亡也。」《易》曰:「知進退存亡得喪而不失其正

者,其惟聖人乎!」又曰:「其亡其亡,繫於《包桑》。」此言懼亡
考證.svg
獲堅固也。管仲曰:「古之隳國家失社稷者,非故且為

之也,有樂焉不知其陷於惡也。」陸凱曰:「有道之君,以 樂樂人;無道之君,以樂樂身。樂人者其樂彌長,樂身 者不」久而亡。惟陛下居安慮危,在得圖失,防患於無 形之始,慎禍於纖微之初,念管仲之至言,棄少樂而 存社稷,覽陸凱之篤論,思樂人而彌長也。《禮記》曰:孟 夏之月,無有壞隳,無起土功,無發大眾,無伐大樹。昔 魯夏城中丘,《春秋》書之,垂為後戒。今建國都,乃長久 之大業也。犯天下之大禁,襲春秋之所諱。《詩》曰:「畏天 之怒,不敢戲豫。」《孝經》曰:「理國者不敢侮於鰥寡,而況 於士人乎!」今不恤庶人之擾而建國都,不畏上天之 怒而長戲豫,棄安就危,棄存就亡,棄易就難,棄約就 奢,而欲永有天下,恐不可得也。但恐頃年以來,水旱 不節,天下虛竭,兆庶困窮,戶口逃散,流離艱苦,鞏洛 暴水,所喪尤多;江淮赤地,「饑餒者眾。加以東北有不 賓之寇,西涼有喪失之軍,干戈歲增,疆場騷動。近又 胡羯逆命,徵發不寧,料事度宜,豈應更建中都乎!至 若兩都雖舊置矣,然而分守官眾多矣,費耗用度,尚 以為損,豈況更建中都乎!夫河東者,國之股肱郡也, 勁銳強兵,盡出於是,其地險狹。今又置都,十萬之戶, 將安投乎!」夫惟所造城闕,爰及苑囿,毀拆閭閻,令其 別創,損壞冢墓,令其改卜,殷富者破其產業,貧窶者 莫知所從。外迫威詔,內懷湯火,怨嗟之聲,驚惶之擾, 盈於道路,逮於鬼神,老小孤惸,茫然無計,憂悲苦惱, 不可勝說。此甚不可也。且陋東都而幸西都,自西都 而造中都,取樂一君之欲,以遺萬人之患,務在都國 之多,不恤危亡之變;悅在遊幸之麗,不顧兆庶之困, 非所以建深根固蔕不拔之長策矣。昔漢帝感鍾離 意之言,息事德陽之殿;魏主採續咸之諫,止造鄴都 之宮。臣職非其位,言發微細,然聖主不以人廢言,不 以微擯人矣。臣愚誠願陛下發德音,垂明詔,深恤黎 庶,罷事中都,則福履無疆,天下幸甚。謹言。

《幸西京詔》
宋·太祖
编辑

定鼎洛邑,我之西都;燔柴泰壇,國之大事。況削平江 表,底定南方,惟率土之混同,自上天之鑒祐。內慚涼 德,感是洪休,得不罄以恭虔,申其告謝。睠惟京而西 顧,兆陽位於南郊,豆籩陳有楚之儀,黍稷奉惟馨之 薦。朕今暫幸西京,取四月內選日有事於圓丘。宜令 有司,各揚其職,禮容儀衛,典故在焉。祗事肅承,無或 煩擾。諸道州府,不得以進奉為名,輒有率斂。凡在中 外,當體予懷。

《魏京》
劉敞
编辑

上二十年,治建北京,以章明先帝巡狩之德,以孝思於下。於時野之處士或相與議曰:「蓋文王都豐,武王都鎬,豐鎬之間不能數百里,文武之位不過侯伯,而詩人乃以聖人之德、天子之事歌之。有如聖朝德位相侔,述作相繼,而無『遹駿蒸哉』之詩,此乃處士之罪,非公卿之過也。」 乃考聲譔辭,以繼《大雅》,垂之無窮。其文曰:

「皇作大都,大都雄雄,奄定北國,四方來同,皇曰卿士, 在昔聖考,祗遹文武,維慈幼老,天監在上,既有明德, 乃命於下,罔有不復。匪允命之,亦章慶之;匪允服之, 亦保育之。」時維玁狁,侮予之疆,靡度靡虞,跳呼以狂, 業業烝黎,載震載驚,侵魏及澶,群心不寧。帝奮厥武, 百萬其士,匪怒以棘,於三十里,如虎如貔,如霆如霝, 靡有遠邇,天子其來。天子來止,士增其喜。孰偷其生, 以不奮興。驅之渾渾,攘之賁賁。靡有侜張,殲厥鯨鯤。 或獻其寶,或請其命。帝振於旅,維時既定。屹屹魏土, 山河之固。匪山河則固,維上天伊顧。既閟爾弓,既櫜 爾矛。玁狁臣之,四方是休。皇曰卿士,聖孝之德。允於 孝思,孝思維則。爾視於魏,以作我都。「以赫厥靈,俾後 勿踰。」皇曰「卿士,維帝時功。時亦維人,維寇萊公。爾敬 爾止,弼予於治。期爾前人,用迪爾事。」皇曰「卿士,維帝 作武。垂是萬年,莫敢予侮。泰山之封,后土之禪。予監 若茲,惟天是眷。翼翼魏土,天子國之。穆穆原廟,聖人 則之。孰為彊暴,來覯來覲。俾讋於威,於忠是訓。顯顯 天子,孝德自躬。率是休烈。覃之北戎,河水東注。昭哉 禹績,時萬斯年。」天子之德。

《南都賦》有序
{{{3}}}{{{4}}}
      王仲旉
编辑

洛陽王仲旉,侍親客於宋,十有餘年矣。宋,南都也。山川城邑,人物風俗,禽獸草木,博觀而窮覽,粗得其凡焉。因藉華陽先生渙上公子為問,答以賦。詞曰:

華陽先生與渙上公子步於西山之隈,環於竹圃之 左,曰:「美哉邈乎,土地之沃,人物之夥也。」公子喟然嘆 曰:「先生睹斯而已,獨不聞往者之事歟?上自五帝,中 接三代,下訖漢唐,目擊而可知,指陳而可喻,請為先 生言之。」於顯樂國,在睢之陽,其地則宋,其分則房夏 豫周青秦碭漢梁,帶以黍丘之野,包以閼伯之疆,盟 豬出其右,汳水更其旁。渙穀濊漼,漻淶逐黃。從橫馳 騖,源分泒張。過乎隕石之壄,徑乎龍丘之岡。行乎釣臺之渚,出乎穀城之塘。上接大河,通於銀潢。下達渦、 泗,匯於淮湘。漰湱澩灂,淼淼洋洋。潏潏湯 湯。若乃歷華里,經汋陵,乘襄塢,陟貫城,傍空桐而過 沙隨,階鴻口而升橫亭。伊高辛之帝子,主大火而修 祀,鄙葛伯之仇餉,猗湯征之攸始,嘉微子之啟封,卒 繼承於商氏,訪桐盧之兩門,孰世遠而難記?企蒙城 之故邑,懷漆園之傲吏,登北岡而遠瞰,想橋公之德 懿。銘三鼎而征鉞,曾餘光之未墜,仰子喬之飆馭,世 獨尚其丘墳,臨繪水而徙倚,誦相如之高文,閟雙廟 之靈宇,欽張許之威神,忠義煥乎日月,世彌久而逾 新,英風激於萬代,如想見乎其人。觀山川人物之舊, 纔得其凡而略之,僕固未能詳也。若宮室苑囿之盛, 池沼臺榭之廣,侈靡誇前,光輝絕後,惟《梁孝王》有足 稱者,僕願繼其說,而先生自覽其切焉。「漢有天下,至 文而昌,九族敦序,帝室以光,乃命子武,俾侯於梁。惟 梁大國,城四十餘,北限泰山之險,西介高陽之墟。禦 備東南,則九州之奧區焉;廣衍沃壤,則天下之膏腴 焉。」於是舍大梁之故土,卜睢陽之新都,傍漻城而連 屬,起閣道以縈紆。外廣池洫,內經郭郛,陋九筵與百 堵,法上國之「規模。」發小鼓以始倡,下節杵而和之。流 樂府而度曲,豈餘音之獨遺。於是乃作曜華之宮,儗 阿房與林光。鬱正殿之𡸖虆,巍然起乎中央。散彤彩 而澔涆,復煒煒以煌煌。驚虯龍於金楹,乍矯首以騰 驤。軒鸞翥於飛甍,欲乘風而下翔。歷太階之寶砌,駢 璧瑛於玉璫。光陸離而眩目,足幾往而徜徉。旁有曲 室,後連洞房。䆗窱窈窕,仰不見陽。列方疏而散綺,玉 女睨而悠颺。又有宴閒之館,實曰「忘憂。」文章灝博,卓 犖瑰奇者,萃乎其中。貢以文鹿白鶴,參以淥酃細柳, 間以連璋㳫璧,綴以清管弱絲。東苑望囿三百餘里, 鵔鸃鷦山鵲野雉,守狗戴勝,鴝鵒翡翠,聲音相聞, 翱翔往來,萬端鱗萃,不可勝紀。其木則樝松楩柟,楸 梧柘橿,欃檀,木蘭栟櫚,豫章華楓,翠槐,古檜朱楊,雲 封霧鎖,臨谷被岡。其果則樝梨梬栗,素柰朱櫻,紫棗 來禽,吳橘楚橙。其草則蕙若蘭茞,𧃲蕪蓀蘢,杜蘅菥 蓂,江蘺芎藭,庭蕉聳綠,階藥飜紅,糅以忘憂合歡之 嘉植,雜以「避暑延壽之芳叢,芬芬馥馥,蒙蒙芃芃。」其 竹則「篔簹籦䈽」,《蓊筠》。疏篁密篠,布壟夾池。檀欒 蓊茸,婀娜陸離。露滋雪映,風靡雲披。於是乎複道連 綿,亙數千步;飛閣層樓,動以百數。一望平臺,與《離宮》 瞟眇,忘其何所。中有百靈,煙嵐奇秀。表以落猿之岩, 環以棲龍之岫。既盤紆以茀鬱,亦映帶其左右。面百 尺之深潭,瀨鳴玉之清溜。升望秦之峻嶺,懷故關而 回首。維彼蠡臺,在城之西。「勢千仞而崛起,豈終日之 可躋。攀未半而神悸,意欲下而復迷。驚斗杓之頫逼, 顧電鬣之下垂。疑真仙之攸館,非人寰之所棲。屹清 泠之對峙,復偃蹇以穹隆。上憑范檻之崢嶸,怳忽不 知其幾重。下瞰清淵之澄澈,金碧倒影乎其中。旁接 雁池,綠淨漪漣。秋浪漲雨,春波拍天。鶴洲背其後,鳧 渚面其前。」棹女謳而蕩漿,漁人集而叩舷。水禽則有 鷿鶙鳵,鶂鴐鵝,鷺鷗鳧雛。鶴子鵠侶,鴻儔翱翔。 載沉載浮,既瀺灂而隨波,蹔蜚鳴而驚舟。水草則有 藨苧薠莞,蒹葭蒲蔣,白蘋綠荇,芡實蓮房,雨濯幹而 增綠,風翍華而吐芳。王臨是國,綽有餘閑,思游東苑, 縱獵乎其間。於是乘雕玉之輿,馴夤褭之馬,紛萬騎 之徒,騖千乘之駕,服《太阿》之雄劍,靡彩虹之珠旂,鳴 和鸞以玲瓏,翳羽蓋以葳蕤。安國奉轡,嚴忌,附輿扈 從,橫出並山之隅。左許少,右專諸,依岡為罝,因川為 漁,奮駭百獸,電激雷驅。搤雄螭,蹴豪豬,𨎥犀犛,轔麇 麆轢游,蠵躪駏驉,矢不妄發,應聲而殊;鋋不虛擲,洞 胸穿髃,山殫谷盡,孑然無餘。於是梁王弭節而還,容 與委蛇,徘徊往來,其樂未衰。相與賓客,復游於鴈鶩 之池,登龍檻,飛鳳蓋,釣錦鱗,出文貝,「弋白鷴,拄黃鶴, 鶬鴰下,鷫鷞,落薄暮日斜,俛仰極樂。獲獸之多,弋禽 之眾,子虛之所遺,西賓之所略也。」馳騁少怠。明日乃 燕于平臺,召相如,延鄒枚,綺席列,雕屏開,膾猩脣,炙 豹胎,酌金漿之酎,觴縹玉之醅,吹紫鳳之簫,擊靈鼉 之鼓,聆遼滇之歌,睇巴渝之舞。又有邯鄲曼姬,燕代 麗女,輕袪靚妝,綽約媚嫵,明眸微睨,色授神。予於是 眾客皆醉,頹然忘歸,浩歌起舞,獻《壽考無疆》之詩曰: 「君王淵穆德日躋,閒暇游晏樂無涯。願千秋兮萬歲, 常與日月爭光輝。」先生曰:「噫!公子何謂茲耶?若公子 所謂重耳而輕目,榮古而陋今,膠以人物之陳跡,炫 以山川之舊經,又烏睹大宋之盛乎?夫大宋之開基 也,肇」自商丘,大啟土宇,創洪圖而遺億代,一帝統而 超邃古。萬國被德澤,四裔暢皇武。西盪巴蜀,東澹海 漘,北指幽薊,南曜朱垠。天乙七十里而興王,姬周三 十世而卜宅,曾何足云。至於祥符之際,累盛而重熙。 增太山之高,禪梁武之基。神祇安妥,日星光輝,寶符 瑞應,萃乎斯時。於是巡方㝢,幸亳社,動天「輅,備法駕, 海夷獻珍,黃雲覆野。就見百年,存問鰥寡,明壹法度,

赦宥天下。」當是時也,翠華迴馭,龍斾載揚,迺睠茲土
考證.svg
如歸故鄉。觀紫氣於芒山,辨白水於南陽,灑翔鸞之

神翰,掞鴻藻之天章。於是建南京,陪上國,首諸夏,作 民極,對列乎浚郊,相輝乎洛宅,頒慶洞開,歸德峻峙。 若閶闔之特闈,連馺娑與枍栺,偉宮室之光明,仰觚 稜之神麗。儉不至陋,奢不逾侈。旁立原廟,巋嶵穹崇。 殿實有三,一祖二宗。顯文謨而承武烈,彌萬祀而無 窮。觀其英豪之域,冠蓋相望,元勳雋老,五姓實昌。蹈 先生之學舍,溢誦聲以洋洋。敬鄭公之碩德,仰文正 之餘芳。俯浪宕之舊渠,迴伊落之清流。釃江吳之漕 粟,浮寶鷁之千舟。若乃昭仁崇禮,迴鸞祥輝;連闤帶 闠,列隊通畿。萬商千賈,鱗集羽歸。星布纖麗,山積瑰 奇。來不可抑,往不可羈。南獠蠻而東獩貊,紛大貝與 明璣。其軍旅,則棘門、細柳,連總百營。馭以驍將,厲以 犀兵。時以蒐獮之祭,陣以魚麗之形。扼一都之衝會, 耀萬里之天聲。其原野,則田疇彌望,不可勝數。浸以 曜漁之源,被以沃壤之土。舉趾即雲。荷鋤迺雨。芃芃 離離,禾麥稷黍。其亭館。內之則有流觸淥波,檜陰四 合。照碧妙峰。武備道接。外之則有朝雨暮雲。暖風殘 月。又有玉觸金鏤。光華喜,斯馬落帆,芳草柳枝之 列聯。觀光與「望雲」,指中天之巍闕,其池沼則東西二 湖迢迢。水澄似鏡,波泛如潮。窺馴鷺於別渚,識 海鴈於舊橋。爾乃金魚分籥,玉麟剖符。輔弼耆德,侍 從鴻儒。鎮撫東土,保釐此都。視先王之遺民,愛風俗 之安舒。乘剸繁之多「裕,覺坐嘯而有餘。陟高臺而環 望,悟神意之自如。臨綠水而暫止,疑放曠於江湖。」若 予之所舉,僅知其髣髴十分未得其一隅。吾子徒聞 孝王之「遺風舊跡,不睹大宋之豐功偉烈也;徒詫梁 國故墟之名,不知藝祖興王之實也;徒誇兔園之大, 雁沼之廣,不識原廟之尊,帝宮之美也。曜華故基,鞠 為茂草,孰若都城佳氣,鬱與雲翔?諸侯僭上,游晏無 度,孰若天子巡狩?動靜有常,珍怪之翫,奇木异卉,孰 若農夫之慶,黍稷稻粱。」先生之言未終,公子矍然若 驚,惘然若醒,茫然若有所失者。既而幡然改曰:「鄙哉 予乎!嗟予!舍近而取遠,習迷而遂非,其亦久矣。先生 博我以皇道,宏我以王圻,使數十年所眩矅,釋焉無 疑。僕雖不敏,請終身而誦之。」先生於是作歌以遺焉。 其辭曰:「翼翼神都,皇祖起焉。煌煌巍闕,真人巡焉。有 睟其容,三殿位焉,于萬斯年」,天子明焉。

《乞駐蹕建康疏》
吳芾
编辑

臣聞「自古王者必據要會,以固根本。而建康者,王氣 所鍾,龍盤虎踞,六朝建國根本之地。其江山之雄,原 隰之廣,控帶荊、揚,引輸江、漢,咫尺兩淮,應接四川,是 為形勢之衝,非若臨安之僻在一隅也。陛下往年以 強敵侵擾,淮甸未寧,倉猝南渡,且於臨安駐蹕,蓋非 擇而取也。其後和好既定,姑務休息,因循定居,不復 遷徙。今者逆亮滅亡,天開興運,陛下親御六飛,臨幸 建康,以圖進討,不唯上合天時,下得地利,又適中機 會,允協人心。蓋以北土之民,謳吟未改,一聞大駕臨 江,知陛下為恢復中原之舉,想其延頸舉踵,日徯來 蘇。今千乘萬騎,縱未能即還上都,距不可少駐建康, 圖回經理,以繫其望乎?昨聞有旨,增葺宮室,創造營 舍,臣固知陛下必為盤薄之計矣。」今行殿既以粗修, 三省六部亦已粗備,大眾之從行者又復皆有廬舍, 亦可即安矣。營舍既成,兵衛家屬有所棲息,亦無復 歸念矣。唯是遠近之人,未知聖意所在,妄謂大駕視 師必不久住,故州縣之應辦瀕次者,日俟回鑾,舟船 之泊於鎮江者不敢「放散,而一行官吏兵卒,猶給在 路錢券,其費不貲,徒耗國用。愚欲聖慈特以駐蹕之 詔,明告中外,使知陛下不忘經略中原之意,則人心 安而國是定矣。」

留都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小雅車攻八章》
编辑

周公相成王,營洛邑為東都,以朝諸侯。周室既衰,久廢其禮。至於宣王,內修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土,修車馬,備器械,復會諸侯於東都,因田獵而選車徒焉,故詩人作此以美之。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四牡龐龐,駕言徂東。賦也 田車既好,四牡孔阜。東有《甫草》,駕言行狩。賦也 之子于苗,選徒囂囂。建旐設旄,搏獸于敖。賦也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會同有繹。賦也 決拾既佽,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賦也 四牡既駕,兩驂不倚。不失其馳,舍矢如破。賦也 蕭蕭馬鳴,悠悠斾旌。徒御不驚,大庖不盈。賦也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允矣君子,展也大成。賦也

《瞻彼洛矣三章》
编辑

此天子會諸侯于東都,以講武事,而諸侯美天子之詩。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祿如茨。𩎟韐有奭以作《六師》。賦也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琫有珌。君子萬年, 保其家室。賦也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祿既同。君子萬年, 保其家邦。賦也

《奉和賜鬴》
隋·王冑
编辑

河洛稱朝市,崤函實奧區。周營曲阜作,漢奉建春謨。 大君苞二代,皇居盛兩都。招搖正東指,天駟迺西驅。 展軨齊玉軑,式道耀金吾。千門駐罕罼,四達儼車徒。 是節春之暮,神皋華實敷。皇情感時物,睿思屬枌榆。 詔問百年老,恩隆五日鬴。小人荷鎔鑄,何由答大鑪。

《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選六
唐·李白
编辑

九天開出一成都,萬戶千門入畫圖。草樹雲山如錦 繡,秦川得及此間無。

華陽春樹號《新豐》,行入新都若舊宮。柳色未饒秦地 綠,花光不減上陽紅。

誰道君王行路難。六龍西幸萬人歡。地轉錦江成渭 水,天迴玉壘作《長安》。

濯錦清江萬里流。雲帆龍舸下揚州。北地雖誇《上林 苑》,南京還有散花樓。

錦水東流繞錦城,星橋北掛象天星。四海此中朝聖 主,蛾眉山下列僊庭。

秦開蜀道置金牛,漢水元通星漢流。天子一行遺聖 跡,錦城長作帝王州。

《南都行》
前人
编辑

南都信佳麗,武闕橫西關。白水真人居,萬商羅廛闤。 高樓對紫陌,甲第連青山。此地多英豪,渺然不可攀。 陶朱與《五羖》,名播天壤間。麗華秀玉色,漢女嬌朱顏。 清歌遏流雲,艷舞有餘閒。遨游盛宛洛,冠蓋隨風還。 走馬紅陽城,呼鷹白河灣。誰識臥龍客,長吟愁鬢斑。

《廣陵行》
權德輿
编辑

廣陵實佳麗,隋季此為京。八方稱輻輳,五達如砥平。 大斾映空色,笳簫發連營。層臺出重霄,金碧摩灝清。 交馳流水轂,迴接浮雲甍。青樓旭日映,綠野春風晴。 噴玉光照地,顰蛾價傾城。燈前頻巧笑,陌上相逢迎。 飄颻翠羽薄,掩映紅襦明。蘭麝遠不散,管弦閒自清。

《大鬴樂二首》選一
張祜
编辑

車駕東來值太平,大鬴三日洛陽城。小兒一伎竿頭 絕,天下傳呼「萬歲聲。」

《奉送蔣尚書兼御史大夫東都留守》
编辑

耿湋

副相威名重,春卿禮樂崇。錫珪仍拜下,分命遂居東。 高斾翻秋日,清鐃引細風。蟬稀金谷樹,草遍德陽宮。 教用儒門儉,兵依武庫雄。誰云千載後,周召獨為公。

《上京寓直》
元·馬伯庸
编辑

萬里雲沙碣石西,高樓一望夕陽低。谷量牛馬煙霞 錯,天險山河海岱齊。貢篚銀貂金作籍,官窯磁盞玉 為泥。未央殿下《長生樹》,還許尋巢彩鳳棲。

《上京》
袁桷
编辑

帝京環陸海,平野接冰天。龍吐青林火,狼沈紫塞煙。 風花秋暗淡,雲葉雨連綿。昔日君臣意,深符卜洛年。

土屋層層綠,沙坡簇簇黃。馬鳴知雹急,雁過識天涼。 墨菊清秋色,金蓮細雨香。內園通閬苑,千樹壓群芳。

《上都》
柳貫
编辑

出塞行瞻日,趨朝喜近天。離宮開苑囿,馳道絕風煙。 瑤水巡非遠,峒山曆更綿。甘泉多法從,獻賦憶當年。

昔建寰中業,初開徼外山。雉城平兀兀,沙水淨灣灣。 朱夏宸游正,清秋武衛閑。叨陪文學乘,空愧鬢毛斑。

《上京》
馬祖常
编辑

「龍沙秋淺雲光薄,畫羅宮衣侵曉著。吳娃楚娘侍團 扇,象輿鳳輦明珠絡。」椒花染紫風雨香,三十六盤天 路長。南都北都望行幸,千秋萬歲迎君王。

《金陵即事》
明·丘濬
编辑

六朝宮闕久蒿萊,紫蓋黃旗帝運開。鳷鵲漏傳雲外 觀,鳳凰簫奏月中臺。千峰山勢連吳遠,萬里長江自 蜀來。此日金陵非昔日,《子山》詞賦莫興哀。

《武皇南巡舊京歌十首》選七
顧璘
编辑

紫蓋黃旗擁六軍,金陵王氣日氤氳。龍君涉海移三 島,鳳女排空結五雲。

北固江濤控海門,南都山勢疊崑崙。金宮暫啟雙龍 見,玉殿遙臨萬馬屯。

綠水朱樓佳麗城,君王行處彩雲生。煙花一望三千 里,遙送春風入鎬京。

千年寶曆自南開,八葉神孫自北來。日月更臨龍虎 阜,煙雲長抱《鳳凰臺》。

金陵千古帝王州,高廟衣冠日出游。傳語三邊貔虎 士,莫須喧近鳳凰樓。

舊都何讓古新豐,父老稱觴拜舞同。金馬詞臣休候 直,獨宣京兆問民風六代繁華何足誇,而今四海共為家。暫看吳苑環城 水,終憶燕臺夾路花。

《金陵覽古》
王叔承
编辑

南北乾坤壯此行,西風走馬石頭城。三吳往事秋濤 急,六代新愁暮雨生。龍虎秖今餘王氣,江山千里護 神京。請看豐鎬艱難地,回首園林無限情。

《南都》
李維楨
编辑

旌旗劍佩擁椒除,尚想戎衣革命初。綠草不侵雕輦 路,紅雲常護紫宸居。金銀宮闕三山外,煙雨樓臺六 代餘。誰謂長江天作塹,八荒今日共車書。

《南都》
陳繼儒
编辑

太平風景是京華,白馬黃衫七寶車。寒食𩰚雞歸去 晚,院門新月印梨花。

《六州歌頭》
宋·王埜
编辑

「龍蟠虎踞,今古帝王州。水如淮,山似洛,鳳來游。五雲 浮。宇宙無終極。千載恨,六朝事,同一夢。休更問,莫閑 愁。風景悠悠,得似青溪曲,著我扁舟。對殘煙衰草,滿 目是清秋。白鷺汀洲。夕陽收。 黃旗紫蓋,中興運,鍾 王氣,護金甌。駐游蹕,開行殿,夾朱樓。送華輈,萬里長 江險。集鴻雁,列貔貅。掃關河,清海岱,志應酬。機會何 常」,鶴唳風聲處,天意人謀。臣今雖老,未遣壯心休。擊 楫中流。

留都部紀事编辑

《竹書紀年》:「成王五年夏五月,遷殷民于洛邑,遂營成 周。」

七年三月甲子,周文公誥多士于成周,遂城東都。 《書經》:「周公既沒,命君陳分正東郊。成周作君陳。王若 曰:君陳惟爾令德,孝恭惟孝,友于兄弟,克施有政。命 汝尹茲東郊。敬哉!昔周公師保萬民,民懷其德,往慎 乃司,茲率厥常,懋昭周公之訓,惟民其乂。我聞曰:至 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爾尚式時周 公之猷訓,惟日孜孜,無敢逸豫。凡人未見聖,右不克 見;既見聖,亦不克由聖。爾其戒哉!爾惟風下民惟草 圖厥政莫或不艱。有廢有興,出入自爾師虞。庶言同, 則繹。爾有嘉謀嘉猷,則入告爾后于內,爾乃順之于 外,曰:『斯謀斯猷,惟我后之德』。」嗚呼!臣人咸若時,惟良 顯哉!王曰:「君陳!爾惟弘周公丕訓,無依」勢作威,無倚 法以削,寬而有制,從容以和。「殷民在辟,予曰臂,爾惟 勿辟;予曰宥,爾惟勿宥。惟厥中有弗若于汝政,弗化 于汝訓,辟以止辟,乃辟。狃于姦宄,敗常亂俗,三細不 宥。爾無忿疾于頑,無求備于一,夫必有忍,其乃有濟。 有容德乃大。簡厥修,亦簡。其或不修,進厥良以率。其 或不良,惟民生厚。因物」有遷,違上所命,從厥攸好。爾 克敬典在德,時乃罔不變,允升于大猷。「惟予一人,膺 受多福。其爾之休,終有辭于永世。」

《竹書紀年》:「成王十一年,王命周平公治東都。」《周平 公》即君陳。

十四年冬,洛邑告成。

十八年春正月,王如洛邑定鼎。

《書經畢命》:「惟十有二年六月庚午朏。越三日壬申,王 朝步自宗周,至于豐。以成周之眾,命畢公保釐東郊。 王若曰:『嗚呼,父師,惟文王、武王敷大德于天下,用克 受殷命。惟周公左石先王綏定厥家,毖殷頑民,遷于 洛邑,密邇王室,式化厥訓。既歷三紀,世變風移,四方 無虞,予一人以寧。道有升降,政由俗革,不臧厥臧,民』」 罔攸勸。惟公懋德,克勤小物,弼亮四世,正色率下,罔 不祗師言嘉績,多于先王。予小子垂拱仰成王曰:「嗚 呼父師,今予祗命公以周公之事往哉。」旌別淑慝,表 厥宅里,彰善癉惡,樹之風聲。弗率訓典,殊厥井疆,俾 克畏慕,申畫郊圻,填固封守,以康四海。政貴有恆,辭 尚體要,不惟好異,商俗靡靡,利口惟「賢,餘風未殄,公 其念哉!我聞曰:『世祿之家,鮮克由禮,以蕩陵德,實悖 天道,敝化奢麗,萬世同流。茲殷庶士,席寵惟舊,怙侈 滅義,服美于人,驕淫矜侉,將由惡終,雖收放心,閑之 惟艱。資富能訓,惟以永年。惟德惟義,時乃大訓。不由 古訓,于何其訓』?」王曰:「嗚呼!父師!邦之安危,惟茲殷士, 不剛不柔,厥德允修。」惟周公克慎厥始,惟君陳克和 厥中,惟公克成厥終。三后協心,同底于道。道洽政治, 澤潤生民,四夷左衽,罔不咸賴。予小子永膺多福。公 其惟時成周建無窮之基,亦有無窮之聞,子孫訓其 成式,惟乂。嗚呼!罔曰弗克,惟既厥心;罔曰民寡,惟慎 厥事。欽若先王成烈,以休于前政。

《通鑑綱目》:建武十五年,帝以天下墾田多,不以實自 占,又戶口互有增減,詔下州郡檢覈。時諸郡各遣使 奏事,帝見陳留吏牘上有書,視之云:「潁川、弘農可問, 河南、南陽不可問。」帝怒。時東海公陽年十二,在幄後言曰:「河南帝城,多近臣;南陽帝鄉,多近親。田宅踰制, 不可為準。帝今虎賁將詰問吏。」吏首服,如東海公對。 《魏書太子恂傳》:「太和二十年遷洛,詔恂詣代都。恂入 辭,高祖曰:『今汝不應向代,但太師薨于恆壤,欲使汝 展哀舅氏,拜汝母墓,一寫為子之情。汝至彼,太師事 畢,後日宜一拜山陵,拜訖,汝族祖南安,可一就問訊』。」 《明帝本紀》:「熙平二年冬十月乙卯,詔曰:『北京根舊,帝 業所基。南遷二紀,猶有留住,懷本樂』」,故未能自遣,若 未遷者,悉可聽其仍停安堵。永業門才術藝,應于時 求者,自別徵引,不在斯例。周之子孫,漢之劉族,遍于 海內,咸致蕃衍,豈拘南北千里而已哉!

《兩京記》:太宗車駕始幸洛陽宮,唯因舊宮,無所改製。 終于貞觀、永徽之間,荒蕪虛耗。置都之後,方漸修補。 龍朔中,詔司農少卿韋機更繕造。高宗常謂機曰:「兩 京,朕東西二宅,來去不恆,卿宜善思修建。」始作上陽 等宮。至武后,遂定都于此,日已營構而宮府備矣。 《唐書高宗廢后王氏傳》:后及蕭良娣為武后所殺,武 后頻見二人為厲,惡之,即徙蓬萊宮。厲復見,故多駐 東都。

《冊府元龜》:「高宗顯慶二年十二月,以洛陽宮為東都, 雒州官吏員品如雍州。廢洛陽宮總監,改青城宮為 東都苑北面監,明德宮為東都苑南面監,洛陽宮農 圃監為東都苑東面監,食貨監為東都苑西面監。洛 州北市置官員。淮東、西市隸太府寺。」

憲宗元和八年五月河南尹許盂容進《東都圖》 敬宗寶曆二年正月敕「東都已來舊行宮,宜令度支 郎官一人領都料匠緣路簡計及洛城宮闕與東都 留守商議計料,分拆聞奏。」

後唐明宗長興三年四月戊午,中書奏:「奉敕重定三 京、諸道州府地望次第者,據《十道圖》。舊制以王者所 都之地為上,本朝都長安,遂以關內道為上,今宗廟 宮闕,見都雒陽,請以河南道為上,關內道第二,河東 道第三,餘依舊制。又本朝都長安,以京兆府為上,今 都雒陽,請以河南府為上。其五府,按《十道圖》,以關內 道為上,遂以鳳翔府為首,河中、成都、江陵、興元為次。 中興初,升魏博為興唐府,鎮州為真定府,皆是創業 興王之地,不與諸府雷同。今望以興唐、真定二府升 在五府之上,合為七府,餘依舊制。」

天福六年八月壬子,敕改鄴都皇城南門「應天門為 乾明門」,大名館為「都亭驛。」七年四月乙丑,敕改鄴都 羅城及大城諸門,羅城南博門為廣運門,觀音門為 金明門,橙槽門為清景門,寇氏門為永芳門,朝城門 為景風門,大城南門為昭明門,觀德門為廣義門,北 河門為靖安門,魏縣門為膺福門,尉氏門為迎春門, 朝臣門為興仁門,上斗門為延清門,下斗門為通遠 門。

《宋史宗澤傳》:開封尹闕,李綱言「綏復舊都,非澤不可。」 徙知開封府。時敵騎留屯河上,京城樓櫓盡廢,兵民 雜居,人情洶洶。澤威望素著,既至,盜賊屏息,民賴以 安,上疏請上還京,除延康殿學士、京城留守兼開封 尹。

《張守傳》:守為參知政事兼權樞密院事。上自建康將 還臨安,守言「建康自六朝為帝王都,江流險闊,氣象 雄偉,且據都會以經理中原,依險阻以捍禦強敵,可 為別都,以圖恢復。」鼎持不可,守力求去,以資政殿大 學士知婺州。

《江寧府志》:「建康,六朝故都,葉石林少蘊居留日,嘗命 諸邑官能文者搜訪古蹟,製圖經。時石橘林敏若子 邁主上元簿,考最詳,多以荊公詩引證,號上元古蹟。」 《金史彀英傳》:「彀英為西京留守,俄復為東京,歷上京, 詔曰:『上京王業所起,風俗曰趨詭薄,宗室聚居,號為 難治。卿元老大臣,眾所聽服,當正風俗,檢制宗室,持』」 以大體。大定十五年,致仕。

《元史廉希憲傳》:「『希憲疾久不愈。十五年春,近臣董文 忠言,江陵濕熱,如希憲病何』。即召希憲還,江陵民號 泣遮道,留之不得,相與畫像建祠。希憲還,囊橐蕭然, 琴書自隨而已。帝知其貧,特賜白金五千兩、鈔萬貫。 五月至上都,太常卿田忠良問疾,希憲謂曰:『上都聖 上龍飛之地,天下視為根本。近聞龍岡遺火,延燒民 居,此常事耳,慎勿令妄談地理者惑動上意』。」未幾,果 有數輩以徙置都邑事奏,樞密副使張易、中書左丞 張文謙與之廷辨,力言不可,帝不悅。明日,召忠良質 其事,忠良以希憲語對,帝曰:「希憲病甚,猶慮及此耶?」 其議遂止。

《江寧府志》:「喬白岩參贊南京機務時,值寧藩謀逆,聲 言取南京,兵已至安慶。而白岩日引一老僧與一醫 士,所至游讌,兼以校奕,實以觀形勢之險要,而外若 不以為意者。人以為一時矯情鎮物,有費褘、謝安之 風

留都部雜錄编辑

《契丹志》:「南京戶口三十萬,大內壯麗,城北有市,陸海 百貨聚于其中,僧居佛寺,冠于北方。錦繡組綺,精絕 天下,膏腴蔬蓏、果實、稻粱之類,靡不畢出,而桑、柘、麻、 麥、羊、豕、雉兔,不問可知。石晉末割棄已前,其中番漢 雜𩰚,勝負不相當。既築城後,遠望數十里間,宛然如 帶,回環繚繞,形勢雄傑,真用武之國也。」

《弇州山人稿》:「天下有二京二都,曰北京順天府,南京 應天府,中都鳳陽府,興都承天府。中都則以皇陵,興 都則以顯陵。二都皆設留守,而二府不能同京尹之 秩,勢有所不能也。」

《圖書編》:「漢唐宋皆並建兩京。漢唐以長安為西京,洛 陽為東京。宋以汴為東京,洛為西京,其地皆相去不 遠。高皇帝定鼎金陵,文皇帝遷都金臺,則跨江河南 北而各為一大都會。蓋天下財賦出于東南而金陵 為其會;戎馬盛于西北而金臺為其樞。並建兩京,用 東南之財賦,會西北之戌馬,無敵于天下矣。」

《職略》:「建炎初,京城有副留守,又有兩京留守。其後武 林、建鄴並建行宮,武林視汴都,建鄴視三都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