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127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百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二十七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百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一百二十七卷目錄

 市肆部彙考二

  南宋市肆紀諸市 瓦子勾欄 酒樓 歌館 賃物 作坊 游手 市食

  果子 菜蔬 粥 豝鮓 涼水 糕 蒸作 從食 諸色酒名 小經紀 諸色伎藝人

  明會典定治市通商之法

  西湖志餘燈市

  帝京景物略報國寺集

  江寧府志大市 夜市

坤輿典第一百二十七卷

市肆部彙考二编辑

《南宋市肆紀》
编辑

《諸市》
编辑

藥市 炭橋。     《花市》 官巷口。

《珠子市》 融和坊南官巷。

《米市》 北關門外、黑橋頭。

《肉市》 《大瓦》《修義坊》。  《菜市》 《新門外》,《東青門》,霸 子頭。

鮮魚行 「候潮門外」,  魚行 北關門外。

《南豬行》: 《候潮門外》。  《北豬行》: 《打豬巷》。

《布行》。 便門外橫河頭 《蟹行》。 新門外南土門 花團。 官巷口    青果團, 候潮門內泥路 柑子團, 後市街   鯗團。 便門外渾水閘 書房 橘園亭。

《瓦子勾欄》
编辑

南瓦 《清冷橋》、「熙春樓」, 中瓦 《三元樓》。

大瓦 三橋街亦名「上瓦。」

北瓦 眾安橋亦名「下瓦。」

《蒲橋瓦》 亦名「東瓦。」  《便門瓦》, 便門外。

《候潮門瓦》, 候潮門外 小偃門瓦, 小偃門外 《新門瓦》, 亦名《四通館瓦》。

《薦橋門瓦》, 薦橋門外 菜市門瓦, 菜市門外 《錢湖門瓦》, 省馬院前 《赤山瓦》, 後軍寨前 《行春橋瓦》,      《北郭門瓦》, 又名「大通店」 米市橋瓦,      舊瓦、 石板頭。

嘉會門瓦、 嘉會門外 北關門瓦, 又名「新瓦。」 艮山門瓦、 艮山門外 羊坊橋瓦。

王家橋、《瓦      龍山》、「瓦 城內隸修內司, 城外隸殿前司。」

如北瓦羊棚樓等,謂之「邀棚」 ,外又有勾欄甚多。北瓦內勾欄十三坐最盛,或有路岐,不入勾欄,只在要鬧寬闊之處做場,謂之「打野呵。」 此又藝之次者。

《酒樓》
编辑

和樂樓 昇陽宮南庫, 和豐樓 《武林園》上庫, 中和樓 《銀甕子》中庫, 春風樓 北庫。

太和樓 東庫、    西樓 《金文庫》。

「太平樓」、       「豐樂樓。」

南外庫、       《北外庫》

西溪樓:

已上並官庫,屬戶部點檢所。每庫設官妓數十人,各有金銀酒器千兩,以供飲客之用。每庫有祗直者數人,名曰「下番。」 飲客登樓,則以名牌點喚侑樽,謂之「點花牌。」 元夕,諸妓併番互移他庫夜賣,各戴杏花冠,危坐花架。然名娼皆深藏邃閣,未易招呼,肴核杯盤,亦各隨意攜至庫中,初無庖人。官中趁課,初不藉此,聊以粉飾太平耳。往往皆學舍士夫所㨿。外人未易登也。

「熙春樓」、       「三元樓。」

《五間樓》       《賞心樓》。

《嚴廚        花月樓》。

《銀馬杓》       《康沈店》

《翁廚》        任廚。

陳廚,        周廚。

《巧張》        《日新樓》

沈廚        鄭廚, 雖海鮮頭羹皆有 之。

「《虼䗫》眼」, 酒     張花,

已上皆市樓之表表者。每樓各分小閣十餘,酒器悉用銀,以競華侈。每處各有名妓數十輩,皆時妝袪服,巧笑爭妍。夏月茉莉盈頭,香滿綺陌,憑檻招邀,謂之「賣客。」又有小鬟,不呼自至,歌吟強聒,以求支分,謂之「擦坐。」又有吹簫彈阮,息氣鑼板,歌唱散耍等人,謂之「趕趁。」又有老嫗,以小爐炷香為供者,謂之「香婆。」有以法製青皮、杏仁、半夏、縮砂、豆蔻、小蠟、茶、香藥、韻薑、砌香、橄欖、薄荷,至酒閣分俵得錢,謂之「撒。」又有「賣玉面,貍鹿肉,糟決明,糟蟹酒,蛤蜊柔,魚蝦茸。」乾者謂之「家風。」又有「賣酒浸江」《章》舉蠣肉、龜腳、鎖管、蜜、丁脆、螺鱟醬法、蝦子魚、䱥魚諸海味者,謂之「醒酒口味。」凡下酒羹湯,任意索喚,雖十客各欲一味,亦自不妨過賣鐺頭,記憶數十百品,不勞再四。傳喝如流,便即製造,供應不少

《違誤》酒未至,則先設看菜數楪,及舉杯則又換細菜。如此屢易,愈出愈奇,極意奉承,或少忤客意。及食次少遲,則主人隨逐去之。歌管歡笑之聲,每夕達旦,往往與朝天車馬相接,雖暑雨風雪,不少減也。

《歌館》
编辑

「平康」 諸坊如上下抱劍營、「漆器牆」 、「沙皮巷」 、「清和坊」 、「融和坊」 、「新街」 、「太平坊」 、「巾子巷」 、「獅子巷」 、「後市街」 、「薦橋」 ,皆群花所聚之地,外此諸處茶肆。

「清樂茶坊。」      《八仙茶坊》。

「珠子茶坊。」      《潘家茶坊》。

《連三茶坊》。      《連二茶坊》。

及金波橋等兩河,以至瓦市,各有等差。莫不靚妝迎門,爭妍賣笑,朝歌暮絃,搖蕩心目。凡初登門,則有提瓶獻茗者,雖杯茶亦犒數千,謂之「點花茶。」 登樓甫飲一杯,則先與數貫,謂之「支酒。」 然後呼喚提賣,隨意置宴,趕趁祗應撲賣者亦皆紛至,浮費頗多。或欲更招他妓,則雖對街亦呼肩輿而至,謂之「過街轎。」 前輩如《賽觀音》《孟家蟬》、「吳憐兒」 等甚多,皆以色藝冠一時,家甚華侈。近世目擊者,唯唐安安最號富盛,凡酒器、沙鑼、冰盆、火箱、妝合之類,悉以金銀為之,帳幔茵褥,多用錦綺,器玩珍奇,他物稱是。下此雖力不逮者,亦競鮮華。蓋自酒器、首飾、被臥、衣服之屬,各有賃者,故凡佳客之至,則供具為之一新,非慣遊者不察也。

《賃物》
编辑

《花檐》,        《酒檐》。

首飾        衣服。

被臥        轎子。

幃設        動用。

布囊        酒器。

《盤合》        喪具。

凡吉凶之事,自有所謂「茶酒廚子」 ,專任飲食、請客、宴席之事。凡合用之物,一切賃至,不勞餘力,雖廣席盛設,亦可咄嗟辦也。

《作坊》
编辑

熟藥圓散,      生藥片飲。

麩麪        饅頭。 圓子,        爊炕,鵝鴨。

《爊炕》豬羊      灌肺。

唐蜜棗兒      諸般糖。

金「橘團       《饊子》」, 「萁豆        印馬。」

《蚊煙》:

「都民驕惰」 ,凡賣買之物,多于作坊。行販已成之物,轉求什一之利。凡貨物盤架之類,一切取辦於作坊,至晚始以所直償之。雖無分文之儲,亦可糊口。此亦風俗之美也。

「都民素驕,非唯風俗所致,蓋生長輦下勢使之然。」 若住屋則動蠲公私房賃,或終歲不償一鐶,諸務稅息,亦多蠲放,有連年不收一孔者,皆朝廷自行抱認。諸項窠名,恩賞有黃榜錢,雪降則有雪寒錢,久雨久晴則又有賑恤錢米,大家富室則又隨時有所資給,大官拜命則有搶節錢,病者則有施藥局,童幼不能自育者則有《慈幼局》,貧而無依者則有「養濟院」 ,死而無殮者則有《漏澤園》,民生何其幸歟!

《游手》
编辑

《美人局》, 以娼優為姬妾,誘引少年為事。

《櫃坊》賭局 以博戲、關撲、結黨手法騙財。

「《水》功德局」, 以求官、覓舉、恩澤、遷轉、訟事、交易等為 名,假借聲勢,脫漏財物。

浩穰之區,人物盛夥,游手奸黠,實繁有徒,有所謂《美人𡱈》之類,不一而足。又有買賣物貨,以偽易真,至以紙為衣,銅鉛為金銀,土木為香藥,變換如神,謂之「白日賊。」 若闤闠之地,則有剪脫衣囊環珮者,謂之「覓貼兒。」 其他穿窬胠篋,各有稱首。以至頑徒如攔街虎、九條龍之徒,尤為市井之害。故尹京政,先彈壓,必得精悍鉤距、長於才術者乃可。都轄一房,有都轄使臣、總轄、供申、院長,以至廂巡地分、頭項、火下凡數千人,專以緝捕為職。其間雄駔有聲者,往往皆出群盜,而內司又有「海巡八廂」 以察之。

《市食》
编辑

鵪鶉。兒     肝臟。子 香藥灌肺      灌腸。

豬胰胡餅、      羊脂、韭餅

窩絲、姜、豉、      划子

科斗細粉,      玲瓏雙條。

七色燒餅      雜煠。

金錠裹,《蒸      市羅》。《兒》 寬焦薄脆      糕糜旋炙。兒      八:糙鵝、鴨、 炙、雞、鴨、       爊肝。

鑵裏爊       爊鰻鱔。

爊團魚       螺頭

煎白腸       水晶膾。

煎鴨子       臟駝兒。

海蟄鮓       薑、蝦米。

辣虀粉、       糖葉子。

豆糰、        麻糰

《焦蒸餅》       《辣菜餅》

炒螃蟹       肉、蔥齏

羊血、        膘皮

鹿肉。子。

《果子》
编辑

皂兒膏、       鮑螺

宜利少       瓜蔞煎。

裹蜜。        《澤州》餳。

蜜麻酥、       糖絲

《十般糖》,       《甘露餅》。

炒團        澄沙《團子》

玉屑膏       爊木瓜。

查條        糖、《脆梅》

破核兒,       橘紅膏。

荔枝膏、       《韻薑糖》

蜜、薑、豉、       烏李

栗黃        花花糖

糖豌豆、       《芽豆》

酪麵        蜜彈彈。

《望口消》。       《蓼花》,

桃穰酥,       蜜棗兒,

重劑        「天花餅。」

烏梅糖、       《玉柱糖》

二色灌藕、      薄荷、蜜。

琥珀、蜜、       乳糖、《獅子》

《餳角兒》       諸色糖蜜煎。

《菜蔬》
编辑

冬瓜鮓:       筍鮓

藕、鮓,        茭白鮓

《糟瓜》齏       糟,瓊枝。

糟、《黃芽       皮醬》

薤花、茄兒、      倭菜

蓴:菜、筍、       醋、薑。

辣瓜兒       脂《麻辣菜》:

淡鹽齏       拌生菜。

鮓菜        諸般糟淹。

鹽、芥。

《粥》
编辑

七寶素粥、      五味粥

糕粥、        《粟米粥》

菉豆粥、       糖豆粥

糖粥、        饊子粥、 《肉盦粥》

《豝鮓》
编辑

《界方條》       《算條》。

《線條》        肥羊豝。

炙骨頭。       皂角鋌。

糟豬頭       魚《肉影戲》。

荔枝皮、       乾鹹豉

《槌脯》,        《削脯》。

鬆脯        麞豝鹿脯, 臘肉,        旋炙《荷包》。

兔豝        《雪團鮓》。

《玉板鮓》,       《桃花鮓》。

三和鮓       切「鮓。」

荷包旋鮓      《黃雀鮓》,

鵝鮓        鱘鰉鮓。

春子鮓,       銀魚鮓。

《骨鮓》        《蝛鮓》。

《涼水》
编辑

《甘豆湯》       《椰子酒》

《豆兒水》、       鹿梨漿。

滷、海水、       薑、蜜水。

木瓜汁、       茶水

「沉香水」、       《荔枝膏水》。

金橘團,       梅花酒,

苦水        香薷飲。

紫蘇飲、       雪泡縮脾飲。

五苓大順散。

《糕》
编辑

糖糕、        蜜糕。

「栗糕」、        「粟糕「麥糕」、        豆糕。

花糕        雪糕。

糍糕、        小甑糕、 蒸糖糕、       生糖糕。

蜂糖糕、       線糕

「間炊糕」       乾糕。

乳糕、        重陽糕。

社糕。

《蒸作從食》
编辑

子母繭,       春繭。

大包子,       《荷葉餅》

「芙蓉餅」,       《壽帶龜》

子母龜       歡喜。

撚尖        《剪花》

小蒸作       駱駝蹄。

《太學饅頭》,      《羊肉饅頭》。

細餡:        《糖餡》

豆沙饀,       蜜辣饀, 生饀,        飯饀, 酸饀,        筍肉饀, 麩蕈饀,       棗栗餡, 薄皮,        蟹黃。

灌漿        臥爐。

鵝項        棗餇。

仙桃        乳餅。

菜餅,        秤錘,蒸餅。

睡蒸餅       蜜劑。

千層        《雞頭藍》兒。

《鵝彈        月餅》。

子        炙焦 肉,油酥       燒餅。

火棒        小蜜食。

金花餅       《市羅》

餅,餤        春餅。

韭餅        諸色。「子。」 諸色包子。      諸色角兒。

諸色從食,      諸色果食。

《諸色酒名》
编辑

《薔薇露》、       流香 並《御庫》。

宣賜碧香      思春堂、 三省激賞庫、 鳳泉 殿司     玉練槌 祠祭。

有美堂、       中和堂。

《雪醅        真珠泉》。

《皇都春       常酒》:

和酒 並《京醞》    《皇華堂》 《浙西倉》。

《爰咨堂》, 《浙東倉》。   《瓊花露》 「揚州。」

《金斗泉》 常州。    《六客堂》 湖州。

齊雲《清露,      雙瑞》 並《蘇州》。

「愛山堂」       《得江》 並《東總》。

《留都春       靜治堂 並江閫》。

《十洲春       玉醅》 並《海閫》。

《海岳春》 《西總》    《籌思堂》 江東漕。

「清若空 《秀州》」,    《蓬萊春 越州》。

第一江山,      北府兵廚。

《錦波春》       《浮玉春》 並鎮江。

《秦淮春》,       銀光 並建康。

清心堂、       《豐和春》。

蒙泉 並溫州,    「瀟灑泉」 嚴州。

思政堂       龜峰 並衢州。

錯認水 婺州,    縠溪春 蘭溪。

慶遠堂 《秀邸》。    《清白堂》 《楊府》。

《藍橋風月》: 「吳府」   《紫金泉》 楊郡王府 《慶華堂》 《楊駙馬府》  《元勳堂》 張府。

《眉壽堂》       《萬象皆春 並榮邸》, 《濟美堂》       《勝茶 並謝府》。

點檢所「酒息,日課以數十萬計,而諸司邸第及諸州供送之酒不與焉。」 蓋人物浩繁,飲之者眾故也。

《小經紀》
编辑

《班朝錄》,       《供朝報》。

《選官圖》       諸色科名。

《開先牌》       寫牌額。

《裁板尺       諸色指揮》。

《織經》帶       棋子、棋盤。

「蒱押骰子」,      交床《試藍》。

「賣」字本       掌記冊兒。

《諸般簿子》,      《諸色經》文。

刀冊兒,       紙畫兒,

扇牌兒,       印色盝。

《剪字        纏令》:

《耍令》        琴阮絃。

開笛        靜,笙鞔鼓        口簧。

位牌,        諸般盝兒。

「屋頭掛屏。」      《剪鏃花樣》。

簷前樂       見成皮鞋。

提燈齪燈      頭鬚編掠。

《香櫞》絡兒。      香櫞坐子。

拄杖        粘竿。

《風旛》        釣鉤。

釣竿        《食罩》。

《弔掛        拂子》。

蒲坐。        《椅褥》。

藥焙        烘籃。

風袋、        煙帚

糊刷        鞋楦。

桶缽        搭羅兒:

《薑擦子》       「帽兒。」

鞋帶        脩皮鞋

《穿校椅》,       穿《罣罳》。

鞋結底       領抹。

釵朵        牙梳。

《穿珠        洗翠》。

《脩冠子》。       《小梳兒》

《染梳兒》,       《接補梳兒》,

「《杳袋》兒」,       面花兒,

絹孩兒,       符袋兒,

膠紙        畫眉七香丸。

穩步膏,       手皺藥。

涼藥        香藥。

膏藥        髮垛兒。

頭髮        磨鏡。

「弩兒」        弩絃。

彈弓,        箭翎。

射貼        壺籌。

鵓,鴿鈴,       《風箏》。

藥線        《象棋》。

「鞬」「子」        斗葉。

「香爐灰」,       紕刷兒。

篦子:剔       剪截段尺。

出洗衣服      簇頭消息。

提茶瓶,       鼓爐釘鉸。

《釘看窗       札》熨斗。

供香餅       使綿。

《打炭墼》,       補鍋子。

泥竈        《整漏》。 箍桶        《襻膞兒》。

《竹貓兒》,       《消息子》。

《老鼠藥》       蚊煙。

《鬧鵝兒》,       《涼筒兒》,

紐扣子,       《接絛》。

《脩扇子。       錢索》。

麻索        紅《索兒》:

蓆草        雞籠

脩竹作       使,去油。

「油紙」,        油單。

《氈坐子》。       「脩砧頭。」

「磨刀」,        磨剪子。

擂槌 俗諺云:「杭州人一日吃三十丈木頭。」以三十 萬家為率,大約每十家日吃擂槌一分,合而計之,則 三十丈矣。

棒槌        舂米。

《劈柴        淘井》。

貓窩        貓魚。

《賣貓魚       改貓犬》。

雞食        魚食。

《蟲食        蟲》,蟻食。

諸般蟲蟻      魚兒活。

《虼蚪兒》,       《促織兒》,

小螃蟹。       《金麻》

馬蚻兒:       蝍蟟。

《蟲蟻籠》,       《促織盆》。

麻花子、       荷葉

燈草        發燭。

肥皂團。       《茶花子》。

《買瓶掇》,       舊鋪襯。

《圪伯》紙       竹釘。

《淘灰土》·       《淘河》

剔撥叉       黃牛糞灰。

挑疥蟲。       賣煙火。

鏇,《影戲》。

若夫兒戲之物,名件甚多,尤不可悉數。如「相銀杏、猜糖」 、「吹叫兒」 ,「打嬌惜千千」 「車輪盤兒」 ,每一事率數。

「十人」 各專藉以為衣食之地,皆他處之所無也。

《諸色伎藝人》
编辑

姜梅山、       周葵窗

曹松山、       《陳藏一》

徐良、        陳《愛山》

程奎        耿待聘 俱御前應制。 馬和之       蘇漢臣

李安中、       《陳善》。

林春、        吳炳

夏圭        《李迪》

馬遠        馬璘 俱御前畫院。

此載《武林舊事》,豈特備參訂,資博洽,補史氏之遺,蓋有風人之義存焉。溫陵留志淑書。

《明會典》
编辑

《定治市通商之法》
编辑

洪武二年令、「凡內外軍民官司,並不得指以和雇和 買、擾害於民。如果官司缺用之物,照依時值、對物兩 平收買。或客商到來、中買物貨,並仰隨即給價。如或 減駁價值、及不即給價者,從監察御史、按察司體察。 或赴上司陳告。犯人以不應治罪。」

又定時估,仰府州縣行屬,務要每月初旬,取勘諸物 時估,逐一覆寔,依期開報,毋致高抬少估,虧官損民。 上司收買一應物料,仰本府州縣照依按月時估,兩 平收買,隨即給價,毋致損民。及縱令吏胥、里甲、鋪戶 人等,因而剋落作弊。

二十六年定:「凡民間市肆買賣一應貨物價值,須從 州縣親民衙門按月從寔申報。遇有買辦軍需等項, 以憑照價收買。」

宣德八年、令各處買辦諸色物料。聽差殷寔大戶、齎 價、於出產地方、收買供用

九年、令應天府買辦物料,於都稅司支鈔給主。 正統二年、令買辦物料,該部委官一員,會同府縣委 官、拘集該行鋪戶,估計時價,關出官錢。仍委御史一 員,會同給與鋪行,收買送納。

三年,令買辦賞賜達官器皿,及鄉試、會試合用紙劄 等物,并遇有買辦之類,皆估計價鈔數目,照舊具奏, 限一月內赴庫領散,不許過違。如官司暫用凳桌器 皿係買辦者,用畢送工部廠寄收,以待再用。

八年,令「朝廷所用物件,免有司買辦。查出產地方,於 存留糧內折收解京,沿途官司應付船隻腳力,南直 隸府并山東者,送北京該衙門收,福建、廣東、浙江、湖 廣、江西、四川者,送南京該衙門收,歲終具奏。」

九年令歲用果品廚料,照舊支領官錢派買,不許於 存留糧內折徵。

又令凡遇造作等項急用物料、止於官庫關用、有不 敷者、方許具奏、先給官價派買

景泰六年,令「京城內不係常久開張鋪面,及小本出 攤提買等項買賣,俱免買辦。」

嘉靖三十一年議准「自本年為始,每半年一次,將供 用等庫并各倉場一應合用物料糧草等項,山東、河 南二道管糧官員查訪,行令宛大二縣,造冊六本,空 立前件,二本送巡青科道,二本送巡視庫藏科道,一 本送巡視中城御史,一本送該司,與九門委官公同 參酌。如先估與市價相合,不必更易。其間物料時有」 貴賤,價有低昂,應增應減,務要酌量時宜,上半年不 過正月,下半年不過七月,務依期照例會估。

三十二年,議准行十三布政司,「南北直隸所屬,凡遇 會派年例錢糧,務要以京估為准,有餘者減,不足者 增。」

萬曆九年、令九門鹽法委官、會同科道、將各倉場料 草、及各庫物料價銀、參酌往年近日舊冊、量加增減。 著為定規。以後非物價大相懸絕、不得再行會估。

《西湖志餘》
编辑

《燈市》
编辑

宋時,每臘後春前,壽安坊而下至眾安橋,謂之燈市」, 出售各色花燈。其像生人物,則有老子美人、鍾馗捉 鬼、月明度妓、劉海戲蟾之屬。花草則有梔子、葡萄、楊 梅、柿橘之屬,禽蟲則有鹿、鶴、魚蝦、走馬之屬,其奇巧 則琉璃毬、雲母屏、水晶簾、萬眼羅、玻璃瓶之屬。而豪 家富室則有料絲魚魫、綵珠、明角、鏤畫、羊皮、流蘇寶 帶,品目歲殊,難以枚舉。好事者或為「《藏頭詩》句,任人 商揣,謂之「猜燈。」或祭賽神廟,則有社夥、鰲山、臺閣、戲 劇、滾燈、煙火。無論通衢委巷,星布珠懸,皎如白日,喧 闐徹旦。市食則糖粽、粉團、荷梗、《孛婁》、瓜子諸品果蓏。 《燈交易》,識辨銀錢真偽,纖毫莫欺。

《帝京景物略》
编辑

《報國寺集》
编辑

每月朔朢念五日,移城隍廟市於寺,列肆三里。圖籍 之曰「古、今彝鼎之曰商、周,匜鏡之曰秦、漢,書畫之曰 唐、宋,珠寶象玉珍錯綾錦之曰滇粵、閩、楚、吳越。」其壇 廟服用之器,具首宣、銅宣銅爐。其首爐之製有辨焉色有辨焉,款有辨焉。製所取宜,書室登几案。入賞鑑, 則莫若彝、乳爐之口徑三寸者,其製百摺。彝爐、乳爐, 戟耳、魚耳、蚰蜒耳、薰冠、象鼻、獸面、石榴足、橘囊、香奩、 花素、方圓鼎等,上也。角端、象頭、鬲、判官耳、雞腿腳、扁 爐、翻環、六稜、四方直腳爐、漏空桶爐、竹節、分襠、索耳, 不也。鑄耳者,宣爐多彷宋窯中有身耳逼近施錯無 餘地者,乃別鑄耳,磨治釘入分寸始合也。釘耳多偽, 宣爐鑄耳不稱者,揀去更鑄,十不一存,故偽者但能 釘耳也。色種種彷宋,燒斑者初年色也。尚沿永樂爐 製蠟茶本色,中年色也。中年愈工,謂燒斑色掩其銅 質之精,迺尚本色,用番磠浸擦熏洗為之。本色愈淡 者,末年色也。末年愈顯銅質,著色愈淡。後人評宣爐 色五等,栗色、茄皮色、棠梨色、褐色,而藏金紙色為最, 鎏金色者次本色為掩,銅質也。鎏腹以下曰湧祥雲, 鎏口以下曰覆祥雲。雞皮色者,覆手色,火氣久而成 也。跡如雞皮,拂之實無跡,本色之厄二。嘉隆前有燒 斑厄,時尚燒斑,有取本色真爐重加燒斑者。近有磨 新厄,過求銅質之露,取本色爐磨治一新,至有歲一 二磨者。款亦製辨色。辨之陰印陽文,直書「大明宣德 年製」,字完整,地明潤,與爐色等,舊非經雕鑿熏造者, 後有偽造者,有舊爐偽款者,有真爐真款而釘嵌者。 偽造有北鑄,嘉靖初之學道,近之施家,施不如學道 遠甚,間用宣銅別器改鑄。然宣別器銅,原次於爐,且 小冶單鑄,氣寒儉無精華。有蘇鑄,有南鑄。蘇蔡家南, 甘家,甘不如蔡遠甚。蔡惟魚耳一種,可方學道。舊爐 偽款者,有永樂之燒斑彝,耳多寬索,腹多分襠。景泰、 成化間之獅頭彝等,厚赤金作雲鳥片帖鑄之。原款 用「藥燒」、「景泰年製」等字,二者價遜宣爐,後人偽鑿宣 款,以重其價。真爐真款而釘嵌者,宣呈樣爐,宣他器 款也,當年監造者,每種成不敢鑄款呈上准用,方依 款鑄,其製質得精,流傳至後,謂有款易售。取宣別器 款色配者,鑿空嵌入其縫,合在款隅邊際,但從覆手 審視,覺有微痕。宣爐惟色不可為偽,其色黯然,奇光 在裏,望之如一柔物,可按搯然迫視如膚肉,內色蘊 火爇之彩,爛善變偽者,外光奪目,內質理疏,槁然矣。 《傳》宣廟時,內佛殿災,金銀銅像渾而液,因用鑄器,非 也。宣廟欲鑄爐,問工銅何法煉而佳。工奏煉至六,則 現珠光寶色,上曰「煉十二。」煉十二已條之,置鐵鋼篩 格赤炭鎔之,其清者先滴,則以鑄,存格上者以作他 器。故宣他器先不極量於銅,後不致養於火,其入賞 鑑亞之。次窯器,古曰柴、汝、官、哥、均、定,明則永、宣、成、弘、 正、嘉、隆、萬。官窯首成窯,次宣,次永,次嘉。其正、弘、隆、萬 間有佳者。其時饒土,入地未惡。其土骨紫白料法泑 藥水法,底足火法,花青畫彩法雅,既入古緻,又盡今 故,懸日無多,而購市重值,傳世永寶焉。永窯之壓手 杯,傳用可久,價值甚高,坦口折腰,沙足滑底,外深青 花,內雙獅毬,毬內篆書「永樂年製」,細如粒米,鴛鴦心 次之,花心次之。近者倣之,以惷厚約略形似耳。宣窯 之祭紅杯盤渾身者。紅魚者。有果者。發古未有末西 紅寶石塗泑內。燒出泑上寶紅凸起紫黑者。火候失 也。《青花茶》杯畫龍,「松梅酒。」杯,畫人物海獸。硃砂 小壺、大碗,色紅鮮白,銷口竹節滷壺、小壺、扁罐,皆罩 蓋者。爐瓶、盤碟敞口花尊、蜜漬桶罐多五彩者。白壇 琖心有「壇」字暗花。白茶琖、瓮肚、釜底,綿足,裏有龍鳳 暗花,底有大明、宣德年製暗款坐墩等。有漏花填彩, 有實花填彩,皆深青地。有藍地填彩,有白地青花,有 冰裂紋,各有精者,而以花款青「色泑光」品次之。他則 水注五彩、桃注石、榴注彩地雙、瓜注雙、鴛注、「鵝注」「筆 洗」、魚藻洗、葵斑洗、磬口洗、螭洗、兩臺鐙檠、雀食礶、蟋 蟀盆等。成窯之草蟲可口、子母雞勸杯、人物蓮子酒 琖,草蟲小琖,青花酒琖,薄纔如紙葡萄。杯五色,敞 口匾肚,齊著小碟。香盒小罐,皆五彩者成杯。茶貴於 酒,采貴于青,其最者𩰚雞可口,謂之「雞缸神廟。」光宗 尚前窯器,成杯一隻,值十萬錢矣。《成化》杯,俱非所 貴。嘉窯泡杯,其最低小磬口者。《花三友》者,泡杯之最, 水藻次之,靈芝又次之。適用曰壇琖,大中小三號,內 字曰茶。為壇琖最酒,棗湯次之,薑湯又次之。薑湯不 恆有,琖色正白如玉斯美。泑嫩則近青,泑不淨則近 黃。其青花、五彩二窯製器悉備焉。有三色魚匾琖,磬 口饅心圓足紅鉛小花盒子等,大如錢,有青花有紅 花。蓋永尚厚,成尚薄,宣青尚淡,嘉青尚濃。成、宣用青 之漂去其沉腳。嘉青全用濃者,成青未若宣青蘇渤 泥青也。宣彩未若成彩淺深入畫也。嘉、萬之回青。特 為幽菁鮮紅,上盡絕色。止礬紅而回青盛作。隆窯之 春宮。不入鑒藏。是其別已。其同者。汁水瑩厚如堆脂 汁紋雞橘也。質料膩實不易茅蔑也。官窯土骨坯乾 經年重,用車碾薄上泑水,候乾數次而厚,入骨最堅。 出火口足泑漏者,謂之「骨」,則碾去上泑更燒之,故雞 皮、橘皮紋起。久用口不茅,身不蔑焉。其發棕眼、蟹爪 紋者,泑中小疵,及以驗火候之到,亦如宣爐冷熱充 補,他鑄無及者,磨弄歲深,火色退淨也。今市所爭購多當年不中御用者。其有龍紋五爪不落,民間或碾 去一爪,而亦市之。次漆器古犀毗、剔紅、戧金、攢犀、螺 鈿,市時時有,而今可傳,則漆紅、填漆、倭漆三者。剔紅, 宋多金銀為素,明朝錫木為胎。永樂中,果園廠製盒, 盤、匣不一,盒有蔗段蒸餅,河西三撞、兩撞等式。蔗段 人物為上,花草蒸餅為次。盤有圓、方、長、八角絛環、四 角牡丹瓣等式。匣有長方、四方、二撞、三撞四式。其法 朱漆三十六次,鏤以鈿錦,底漆黑光,針刻大明永樂 年製字,以比元作者張成、楊茂劍環、香草之式,似為 過之。宣廟青宮時,剔紅等製,原經裁定立後,廠器終 不逮前,工屢得罪,因私購內藏盤盒款而進之,磨去 永樂針書細款,刀刻「宣德」大字,濃金填掩之,故宣款 皆永器也。間存「永樂」原款,則希有矣。填漆款亦如之。 填漆刻成花鳥彩,填稠漆磨平如畫,久愈新也。其盒 製貴小,深者五色靈芝邊,淺者迴文戧金邊,其古色 蒼然瑩然。其器傳絕少,故數倍貴於剔紅,故偽者亦 多。剔紅倭漆,明初至者,工與宋倭器等。胎輕漆滑,鉛 鈐口,金銀片,漆中金屑砂砂,粒粒無少渾暗。有圓三 七九子盒,有方四六九子匣。其小盒匣重止三分,有 三撞盒,有粉扇筆等匣,有水銚,有角盥,以方長可貯 印者,「貴香盒」次之,大可容梳具為最,然不恆有。中國 盡其技者稱蔣製倭漆,與潘鑄倭銅。然倭用碎金入 漆,磨漆金現其顆屑圜稜,故分明也。蔣用飛金片點 褊,薄模糊耳。正統中,楊塤之描漆,汪家之彩漆,設色 如畫,用粉入漆,久乃如雪,或曰真珠粉也。隆慶中,方 信川之堆漆,螺甸黃平沙之剔紅,人物精彩,刀法圓 滑。雲南雕法雖細,用漆不堅,刀不藏鋒,稜不磨熟。偽 剔紅者,用礬朱或灰團,起外硃漆二層,曰「罩紅」也。次 紙墨,紙不如舊,墨不如新。宣紙至薄能堅,至厚能膩, 箋色古光,文藻精細。有貢箋,有綿料,式如榜紙,大小 方幅,可揭至三四張。邊有宣德五年造素馨紙印。後 則有白箋,堅厚如板,兩面砑光如玉。有灑金箋,有灑 金五色粉箋,有金花五色箋,有五色大簾紙。有磁青 紙,堅韌如段素,可用書。泥金宣紙,陳清款為第一。外 則有薛濤蜀箋、「鏡面《高麗箋》《松江譚箋》《新安倣宋藏 經箋》」等,皆市墨欲黑。古墨色光如漆,濃不湮沁,淡不 脫神,今其法不可得。明朝御用內墨,則宣廟之「龍鳳 大定」、「光素」大定,青填、金填大明宣德年製字,別有朱、 藍、紫、綠等定。外則查文通、龍忠迪「碧天龍氣」、水晶宮 二種,方正牛舌墨,蘇眉陽臥蠶小墨,嘉萬之、羅小華 小道士等,汪中山太極十種,元香太守四種,客卿四 種,松滋侯四種,邵青丘墨,上自印小像青丘子格之 方于魯《青麟髓》等。其子封曰:「羲倉篆、程君房《元元靈 氣》等方。」程墨各有譜。汪仲嘉《梅花圖》,吳左千《元淵髻 珠》二種,丁南羽父子一兩,可染三萬筆。今之潘嘉客 《紫極龍光》,潘方凱《開天容》、吳名望《紫金霜》,吳去塵不 可磨,未曾有等,而市品價尤重者,始方、羅,中方、程,今 爾吳也,羅尚珠寶,增墨之光,亦減墨之黑,羅不如方 宣,墨亦太多香料。程尚膠輕,宜南不宜北,程不如方 兩。吳質輕煙細,易松以桐,佐桐以脂。煙百兩,油三石, 今五石矣;遠煙獨草,今茜染四剖矣。脂用鹿麋,熟而 懸之經年矣。夫焰頭蝕煙,則白角以時解膠,則凝釋。 若遂能懸之側轂,使輪旋而受煙。法古乾漆取代膠, 視徐鉉、李廷珪何至殊異哉?有內府扇,曰「宮扇帶」,曰 「宮帶香」,曰「宮串。」海外貢者,有《烏斯藏佛》,有西洋耶穌 像,有番有倭扇,有《葛巴刺》碗。數珠則有《頂骨祿》,有 番燒,有膩紅,有龍充,有《鰌角段》帛,有蜀錦,有普魯,有 猩猩氈,有多羅絨,有西洋布,有瑣附,有《左機等》。市之 日族族。行而觀者六,貿遷者三,謁乎寺者一。

《江寧府志》
编辑

《大市》
编辑

南省大市,人貨所集,不過數處,而最夥為行口。自三 山街西至斗門橋而已,其名曰「果子行。」它若大中橋、 北門橋、三牌樓等處,亦稱大市集,然不過魚肉蔬菜 之類,如銅鐵器則在鐵作坊。皮市則在笪橋南,鼓鋪 則在水西門口。履鞋則在轎夫營,簾箔則在武定橋 之東。傘則在府街之西,弓箭則在弓箭坊。木器舊時 南則鈔庫街,北則木匠營,近多在笪橋口。蓋明初建 立街巷,百工貨物買賣,各有區肆。今沿舊名而居者 僅此數處,其他名在而寔亡,如織錦坊、顏料坊、氈匠 坊等,皆空名,無復有店肆與貿易者矣。城外惟上新 河、龍江關二處為商帆賈舶所鱗湊,上河尤號繁衍。 近年以人貧物滯,客多止於鳩茲,上河遂頗凋攰。人 有不聊生者。時之盛衰,亦可歎也。

《夜市》
编辑

秣陵有夜市,在笪橋廊下,每五更,人以所售物至,不 舉燈,惟暗中度物,又不出聲,物值隨其所指即度錢, 或價與物等,或得利數倍,習以為常。舊傳以為偷兒 竊人家物,恐人覺之,故以此時私鬻其寔,不然,大抵 皆故家兒,不欲顯言家物,故以此時冀人不知耳。然 古詩云:「金陵市合月光裏。」則秣陵之夜市,從來久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