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041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十一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四十一卷目錄

 恆山部彙考一

  圖

  考

 恆山部彙考二

  陶唐氏帝堯一則

  周成王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武帝天漢一則 宣帝神爵一則

  後漢章帝元和一則

  北魏太宗泰常二則 世祖太延一則 太平真君一則 高宗和平二則 高祖太和

  一則

  隋煬帝大業二則

  唐太宗貞觀一則 元宗開元三則 天寶三則

  宋太祖乾德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真宗大中祥符二則 高宗紹興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元世祖中統一則 至元二則

  明太祖洪武四則 成祖永樂一則 仁宗洪熙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二則

   代宗景泰四則 英宗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六則 孝宗弘治七則 武宗正德三則

  世宗嘉靖七則 穆宗隆慶一則 神宗萬曆二則 熹宗天啟一則 愍帝崇禎一則

 恆山部彙考三

皇清順治三則

山川典第四十一卷

恆山部彙考一编辑

北嶽恆山

自虞帝有十一月之巡狩,而北嶽以名,歷三代及漢 唐,相沿至今,雖更名不一,要皆兢兢致祭,罔敢或缺。 其山在今山西大同府渾源州之南二十里,直隸真 定府曲陽縣之西北一百四十里,高三千九百餘丈, 周迴約三千里,峰巖洞峪,為勝景,為仙跡者甚眾。嶽 廟昔在曲陽,今則移於渾源。

北嶽恆山圖

北嶽恆山圖

编辑

按《書經·虞書·舜典》:十有一月朔,巡守,至于北岳。《蔡傳》北 岳,恆山也。十一月,北以其時也。

《夏書·禹貢》:太行恆山。《蔡傳》恆山,冀州山。《地志》:在常山郡 上曲陽縣西北,今定州曲陽也。

按《禮記·王制》:十有一月,北巡守,至于北岳,如西巡守 之禮。恆山為北岳。《郭註》云:在常山上曲陽縣西北。 按《周禮·夏官·職方氏》:正北曰并州,其山鎮曰恆山。 恆山,北岳也。在上曲陽縣。《訂義》易氏曰:《漢志》:恆山郡,上 曲陽縣常山谷,在西北。按:唐定州恆陽縣有北嶽,今 改為中山府縣,為曲陽,即漢之舊也。

按《爾雅·釋山》:河北,恆。北嶽,恆山。河北,恆。註:北嶽 恆山者,下文恆山為北嶽是也。鄭元云:在上曲陽 恆山為北嶽。常山。

按《山海經·北山經》:獄法之山,又北二百里,曰北嶽之 山,多枳棘剛木。有獸焉,其狀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 其名曰諸懷,其音如鳴鴈,是食人。諸懷之水出焉,而 西流注于囂水,其中多鮨魚,魚身而犬首,其音如嬰 兒,食之已狂。《釋義》北嶽當為恆山,在雲中渾源。 按《春秋·元命苞》:昴畢散為冀州,分為趙國,立為恆山。 宋均注曰:恆山,昴畢之精。

按《漢書·地理志》:常山郡上曲陽。郡本作恆山,避文 帝諱,故改曰常山。恆山在上曲陽縣西北,有祠,并州 山。《禹貢》:恆水所出,東入滱莽,曰常山亭。應劭曰:滱音 彄。

按《後漢書·郡國志》:中山國上曲陽,故屬常山。恆山在 西北。有泉水,于吉得神書。《晉·地道記》:自縣北行四百二十五里,恆多山GJfont,名飛狐口。 按《白虎通》:巡狩北方為恆山,恆者常也。萬物伏藏於 北方,有常也。《尚書大傳》曰:五岳。謂岱山,霍山,華山,恆 山,嵩山也。

按《風俗通義》:五嶽恆山。恆者,常也。萬物伏藏於北方, 有常也。廟在中山上曲陽縣。

按《晉書·地理志》:常山郡,上曲陽。恆山在縣西北,有 GJfont號飛狐口。 按《魏書·地理志》:中山郡,上曲陽,有恆山。

按《隋書·地理志》:恆山郡,滋陽有大茂山。

博陵郡,恆陽,有恆山。

按《唐書·天文志》:大梁析木以負北海,其神主于恆山。 《地理志》:定州,曲陽。本恆陽,元和十五年更名,是年, 又更恆岳曰鎮岳,有岳祠。

按《地理通釋·十道山川攷》:常嶽在定州曲陽縣西北。 《郡縣志》:在縣北一百四十里,常水所出。《職方》:并州山 鎮,曰恆山。是為北嶽。

《歷代州域總敘·唐十道》:河北道常嶽在焉。

按《太平御覽·地部》:北嶽恆山。《常山圖經》曰:在縣西北 百四十里。《尚書·禹貢》:太行恆山,至于碣石。有恆水出 焉。其下有祠,晏天王按《山記》曰:高三千九百丈,方三 十里,周迴三千里,上有太元之泉,神草十九種,道者 服之成仙。又太史公云:北嶽有五名,一名蘭臺府,二 名列女宮,三名華陽臺,四名紫微宮,五名太乙宮,或 云大茂山。上至四百餘里,號飛狐之口。有率然蛇孫 吳論兵勢。《管子》曰:其山北臨代南俯趙,東接河海之 間。早生而晚殺,五穀之所蕃熟,四種五穫焉。楊固《北 都賦》曰:茂丘,茂山也。蓋恆岳別名泒水,從西來,甚大, 至茂山之西,伏於地,過山而復出,其大如初。世言避 恆之靈。

按《三才圖會·恆山圖考》:恆山,五嶽之北嶽也。在山西 大同府渾源州。《周官》:并州,其山鎮曰恆山。《風俗通》曰: 恆,常也。萬物伏北方有常,亦謂之常山。高三千九百 丈七尺。上方三十里,有太元之泉,神草十九種,服之 可度世。《管子》云:其山北臨代,南俯趙,東接河海之間。 早生而晚殺,五穀之所蕃熟,四種五穫焉。《後魏書》云: 道武帝立廟于其上,置侍祀九十人,歲時祈禱水旱。 至文成帝東巡,親禮其神焉。

又云:北嶽在渾源州之南,為舜北巡狩之所。恣生于 天,縱盤于地。其胸盪高雲,其巔經赤日。循坡東,迤嶺 北而上,是多珍花靈草,姿態不類,桃芳李葩,映帶左 右。山半俯窺,高如緣虛,歷空上七里,是為虎風口。其 間多橫松彊柏,狀如飛龍怒虯,葉皆四衍。登眺三里, 始至嶽廟之上。上有飛石窟,兩崖壁立,豁然中虛。相 傳,飛于曲陽縣。今尚有石突峙,故歷代怯升登,就祠 于曲陽,以為亦嶽靈所寓也。又數十步許,為聚仙臺。 臺上有石坪。東則漁陽、上谷,西則大同。以南奔峰來 趨,北盡渾源雲中之景,南目五臺,隱隱在三百里外, 而翠屏五峰,晝錦、封龍諸山,皆俛首伏脊于其下。 按《潛確類書·區宇部》:恆山在渾源州,即北嶽也。《水經》 謂之元嶽。山多奇花靈草,映帶左右,斧斤不敢入。上 有飛石窟,兩崖壁立,豁然中虛,相傳飛至曲陽縣,歷 代怯升登者,就祠于曲陽以為嶽,靈所寄也。

按《圖書編·山西山考》:恆山在山西大同府渾源州南 二十里,即北嶽也。《水經》謂之元嶽。其山高侵霄。漢舜 北巡狩至于恆山,即此山。有天峰嶺、大茂山、安王石、 龍泉觀及通元谷、步雲路、望仙嶺、碧峰障、虎風口、集 仙洞、白雲堂、紫芝谷、潛龍泉、琴棋臺、會仙府、聚仙臺、 得一菴、夕陽巖、白虎峰、古老嶺、石脂圖、白龍洞。 按《山西通志·山川》:恆山,在大同府渾源州南二十里, 即北嶽,亦謂之元嶽。其山高侵霄漢山之頂,名天峰。 嶺下建北嶽觀,觀側有飛石窟,上建后土祠,鎮之觀 前,風如虎吼,名虎風口。觀東南五十里,有潛龍泉,歲 旱禱雨輒應,又能愈疾。上建龍泉觀,觀之東有夕陽 巖。巖下有通谷巖,東面有碧峰障,東南有古老嶺。嶺 下有白虎峰。觀之北峰頂百餘步,有琴棋臺、會仙府、 聚仙臺、得一菴。又東北有白雲堂。初入山,有道,名步 雲路,行數里,有翠雲亭。上亭坡有望仙嶺,東半崖有 集仙洞,東北有紫芝峪,西南有石脂圖,今釐正祀典, 始遣官祭北嶽於此。

按《雲中郡志·山川》:恆山在渾源州南二十里,初入山, 迤邐而上,有步雲路、翠雲亭。其巔最高處,名天峰嶺。 嶺之下建北嶽觀。觀之側有飛石窟,其前有虎風口。 東南五十里,有潛龍泉,禱雨輒應,又能愈疾。其東有 夕陽巖、通元谷、碧峰GJfont。其東南有果老嶺、白虎峰。其 北有琴棋臺、會仙府、聚仙臺、得一菴。而東北又有白 雲堂、望仙嶺。東半壁有集仙洞,東北有紫芝谷,西南 有石脂圖諸勝。

柏山,與恆山相連,多柏,故名。

按《渾源州志·山川》:恆山在城南二十里,即北岳,為并 州鎮。山頂建岳廟,有十八景。詳見《岳志》。按《畿輔通志·山川》:恆山,在真定府曲陽縣西北一百 四十里,即舊阜平之大茂山也。自渾源州發脈,由蜚 狐嶺達曲陽。《寰宇記》云:舊傳,一峰自渾源州恆山飛 來,故名。又《輿地要覽》云:山有太元之泉神草一十九 種,服之可以度世。

按《真定府志·山川》:恆山在曲陽縣西北一百四十里。 《天文志》:恆山,辰星主焉。《爾雅》曰:恆山為北嶽。蓋祀典 五岳之一。《輿地要覽》:其山有太元之泉,神草十九種, 服之成仙。唐貞觀間,忽有飛石墜于縣西,因建祠。自 是皆於祠望而祭之。

大茂山,即神仙山,在阜平縣東北七十里山,下昔有 古祠。

古蹟:四土山,在曲陽北嶽廟,垣四隅,高三丈,基圓百 步許,當時樓臺,今廢,而基址存焉。

飛來石,在曲陽北嶽廟內。世傳以為大舜十有一月, 北巡狩至曲陽,因阻雪,柴望,有大石飛墜帝側,遂建 祠焉。細玩之,有磨礱,形想此石飛時粗厲,後人磨礱, 以作美觀爾。

祀典:北嶽廟,在曲陽縣西附城,距恆山百餘里。舊在 山西渾源州恆山之麓,而嶽名不著。《括地志》云:北嶽 有五別名,一曰蘭臺府,二曰列女宮,三曰華陽臺,四 曰紫臺,五曰太乙宮。其立祠于此,不知始于何代。或 曰:唐貞觀間,忽有飛石墜于縣西,因建祠。于是望而 祭之。初稱北嶽府君元宗。開元中,封安天王。宋真宗 祥符四年,復加安天元聖帝。慶曆八年,安撫使韓琦 領定州事,責員外郎游君開,重修立碑。元又加為安 天大貞元聖帝。洪武三年,特定為北嶽恆山之神。 按《曲陽縣志》、《方域志》:恆山在治西北一百四十里,即 阜平之大茂山也。自渾源州發脈,由蜚狐嶺達曲陽。 《寰宇記》云:舊傳,一峰自渾源州恆山飛來,遂名。又《輿 地要覽》云:山有太元之泉,神草一十九種,服之可以 度世。

按《恆岳志·星紀》:恆山為元岳,下鎮元州,上應元天。當 北方元武七宿,辰星在位焉。於方為北,於時為冬,於 行為水,於卦為坎,於支為子,於干為壬癸,於德為貞, 為智,於色為黑,於音為羽,於味為鹹,於數為六,於律 為黃鍾,於神為黑帝。顓頊之所治,元冥之所宅。 《山紀》:恆山,五岳之北岳也。《舜典》曰:至于北岳。《禹貢》曰: 太行恆山。《周禮》曰:并州鎮山,曰恆山。《尚書大傳》謂之 弘山。漢諱文帝,改常山。唐元和中,更名鎮岳。宋諱真 宗,亦名常山。凡經史稱常山,皆漢宋人闌入者。《水經》 謂之元岳,又名陰岳、紫岳。葛洪《枕中書》謂之太恆山, 亦稱恆宗,命岳茂丘。《括地志》曰:北岳有五別名:蘭臺 府、列女宮、華陽臺、紫臺、太乙宮。釋家謂之青峰埵。道 家謂之總元洞天金城福地,又名太乙洞天。應劭《風 俗通》曰:恆,常也。萬物伏北方有常也。《白虎通》曰:北方 陰終陽始,其道常久,故曰常山。山脈發崑崙,其東北 一支,自積石而北,入塞外東,為陰山。又南入雲中境, 從朔州西折而東,為寧武之天池,代之鴈門。勾注又 東為覆宿,夏屋茹越,書GJfont突起于渾源州之南,為恆 山。自恆山南出為太行、王屋,西南盡于河東,出為紫 荊、居庸,而東北盡于海。《五岳圖》云:恆山高三千九百 丈七尺,上方三十里,周迴三千里。《福地記》云:恆山周 迴一百三十里,其疆域在唐為冀州,虞為并州,夏復 為冀州,周復為并州,春秋時為代國,戰國時為趙國, 秦以後,建置分合不一。然凡因地冀并者,皆恆之四 履也。今之大同府,在恆北一百二十里,渾源州隸焉。 自州南十里入磁硤,又五里至岳廟,山門又十里陟 山巔,巔高入天際,松檜蔽空,風聲若濤。群山羅列擁 衛,若眾星拱極。其得名者,曰大茂山。一名神尖山,嶺 則有天風嶺,一作天峰嶺,望仙嶺,果老嶺。峰則有白 虎峰,嶂則有碧嶂,巖則有夕陽巖,洞則有總真洞,一 名金龍洞,集山洞,白龍洞,還元洞,石則有石脂圖。窟 則有飛石窟,口則有虎風口,峪則有紫芝峪,谷則有 通元谷,臺則有琴棋臺,聚仙臺。泉則有潛龍泉。《福地 記》云:恆山有太元之泉。湫則有龍湫,井則有滌井。前 人標其勝概為十八景,惟大茂山、天風嶺,或以為支 山,或以為恆頂,不可攷云。恆距岱一千五百里,距華 二千一百里,距衡五千八百里,距嵩二千一百里,距 京師七百里,距晉省六百餘里。

《廟紀》:恆山岳廟,創自北魏,太武帝太延元年,于宣武 景明元年,乃災。唐武德間,復建。唐末頹圯,金復建。天 會、大定間重修。金末,廟燬于兵亂。元復建。元末復燬。 明洪武中,都指揮周立復建。成化初,都御史王世昌 檄知州關宗重修。弘治初,知府閻鉦檄知州董錫重 修。二十四年,奉敕擴修,都御史劉宇行視,以古廟GJfont 隘,度地中峰之陽,建朝殿廡門,規制始備。改古廟為 寢宮。古廟在山巔,負艮抱坤,所謂高入天際,松檜蔽 空者。邃GJfont若霤,中空若窟,深廣僅容殿三楹,脊隱于 窟,簷縮于霤,兩翼山削如壁。去殿五丈許,左翼自前 折而右,如障所,不與右翼接者丈許,如箭筈,因建門焉。門內向上建小廡,廡前二丈許,即為殿臺。臺GJfont至 不能容陛,不稱鈞天,居然結構窈窕,幾於化工寢宮。 奉岳神及配前小廡及門,祀太尉神。朝殿在中峰前 去宮里許,負坎抱離。正殿七楹,金鋪朱戶,壯麗聳觀。 殿前為臺,臺高十餘丈,臺南地陡,下石陛百級,乃至 中阪。東西為兩廡,廡脊不及陛之半,外建門三楹,額 曰崇靈。正殿奉岳神從祀。部使者祈方,郡守修常秩, 必駿奔于此。其士女祝釐走望,仍頂禮于寢宮焉。但 正殿束于山險,後峻前蹴,微乏平廠。然眾山環拱,憑 虛躡空。孫統云:櫺軒臨萬仞之壑,土木被丹藻之華, 語若為廟設矣。亭則有煙霞亭、潛龍亭、九華亭、碧雲 亭、翠雪亭、凝翠亭、望仙亭、茶亭。堂則有白雲堂。庵則 有得一庵、茶庵。樓則有天下名山樓。山門去廟十里, 在磁峽東麓,扁曰北岳恆山。前建大坊,扁曰北岳恆 宗。左坊曰屏藩燕晉,右坊曰拱翊京畿。坊前為甬路, 石級百餘。下建小坊,扁曰百祀朝宗,後曰千巖拱極, 前為官道焉。

后土夫人祠,在寢宮右飛石窟前。

風伯雨師廟,在寢宮左還元洞旁。

康太尉廟,在寢宮山門右。

會仙府,在朝殿後右。

龍王廟,在朝殿前右。

玉皇廟,在龍王廟右。

文昌廟,在玉皇廟右。

救苦天尊廟,在文昌廟右。

聖母廟,在天尊廟右。

山神廟,在聖母廟前。

藥王廟,在山神廟左。

三清殿,在煙霞亭右。

元帝廟,在虎風口前。

三元廟,在山門內右。

游紀:步雲路在山門東北三里許,為游人首陟石,徑 盤紆入輕煙薄靄間,故曰步雲路。

望仙亭,去步雲路二里,在望仙嶺上,高入翠微,頫視 下方,迥絕塵境。相傳有仙子至,羽流於此佇望云。 虎風口,去望仙亭三里,路益斗峻,上接巉巖,下臨絕 壑,風聲怒號,疑虎嘯。其中萬山響應也。

通元谷,在夕陽巖下。唐張果賜號通元先生,隱于此, 故以名谷。

白雲堂,在會僊府東,中有小洞,深窅有致內,奉元武 小像。

潛龍泉,泉有二,相距尺許。一甘,一苦,瀵沸潾,不竭 不溢。取以禜雨頗驗,飲浴能愈疾,在煙霞亭東。 夕陽巖,在琴棋臺東,劖削如障,日入崦嵫,群山皆黝, 此巖猶明,良久迺黯。

果老嶺,亦以通元先生得名。嶺綿亙峻險,披蒙茸,攀 巉巖,始得登。在氣毬場,驢蹄跡宛然石上,一名古老 嶺。

白虎峰,聳峙於會仙府東,巋然蹲峙,不可攀躋。 琴棋臺,在會仙府西北,一峰突出,不及峰杪五尋。忽 小阜如坪,坪上石几、鑿棋局、磴道鱗鱗,下臨無地,傴 僂捫歷而上,几傍隙地,僅布一席。下視諸山,如攢GJfont 覆墩,出沒眥際,奇觀也。銅棋子猶在。

會仙府,即聚仙臺,自琴棋臺下折而東,稍北得平衍。 地半畝許,丹而紺者,為會仙府。奉三清列仙,兩翼居 羽流,繞以石垣。

得一庵,在虎風口上,陡崖劖削,庵居其前。

翠雪亭,亭下為自在林,萬松攢植,如蒼龍,如虯,如虺, 鱗鬣奮怒,攫拏騰搴。根際怪石嵯岈,蹲踞如虎、如鹿、 如GJfont。自亭上眺視,蔥菁之色,決眥而入,亦奇觀也。林 名快活,意猶岱之快活三,正不必以雅語易之耳。 集仙洞,會仙府之左,山嵌空為洞,谽GJfont幽邃,可以棲 真。

紫芝峪,在得一庵西偏,仙人採芝于此,故名。

碧峰障,在琴棋臺東,巀嵲崢嶸,峻不容屐。

石脂圖,在嶽廟西,石阪作五色紋,或如雲母,如彈丸, 如珠,光彩煥然。相傳是仙人煉丹處。其膩者云可作 散。

白龍洞,在太尉祠上,白雲縷縷。自洞口出,即為雨徵。 相傳,有白龍蟠蟄其中。

懸空寺,在山門北二里,嵫峽西崖上。崖壁立,如削鐵, 空中竅石,結構層樓,仄磴危梯,高入雲漢,乃恆山第 一景也。以在山門外,故附之。

物紀:恆山去平原幾二十里,地高寒,不宜穀。惟黍與 菽可得中熟。木則有松、柏、檜、栝、、樺、榆、柳之屬。花則 有山丹、石竹、金蓮、萱草之屬。鳥則有雉、雀、鳩、烏、鷹、鷂 之屬。獸則有虎、豹、GJfont、麃、豺、狼、狐狸之屬。藥則有黃精、 黃GJfont、黃芩、蒼朮、紫蘇、白芷、薄荷、荊芥、桔梗、枸杞、甘草、 升麻、麻黃、茅香、柴胡、知母、益母、遠志、防風、羌活、三稜、 百合、百部、車前子、側柏葉、酸棗仁、王不留行之屬。響 樹、連理枝、樹王,其最異者也。

恆山部彙考二编辑

陶唐氏

帝堯時舜居攝十有一月,登北岳柴望。编辑

按《書經·虞書·舜典》:十有一月朔巡守,至于北岳,如西 禮。西岳禮畢,即向恆山,朔北也。十有一月北巡守, 至于北岳之下,一如西岳之禮。

按《通鑑前編》:虞帝舜,巡狩四岳八伯。《虞夏傳》曰:維 元祀巡狩四岳,八伯壇四奧,沈四海,封十有二山,肇 十有二州,樂正定樂,名冬祀幽都弘山,貢兩伯之樂, 為冬伯之樂,舞齊,落歌曰縵縵。

按《史記·封禪書》:十有一月,巡狩至北岳。北岳,恆山也。 皆如岱宗之禮。

编辑

成王定巡狩祭方岳,禮至北方,則祭北岳。编辑

按《書經·周書·周官》:六年,五服一朝。又六年,王乃時巡, 考制度于四岳,諸侯各朝于方岳。《正義》曰:周制,十 二年一巡守,如《舜典》所云。春東,夏南,秋西,冬北,以四 時巡行,考正制度於四岳之下,如虞帝巡守然。 按《周禮·春官》:大宗伯之職,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嶽。 五嶽北曰恆山。

按《恆岳志》:成王定制,十二年一巡狩,登方岳。康王、昭 王、穆王,皆遵行無改。

编辑

始皇二十八年,定名山祀典恆山與焉。编辑

按《史記·始皇本紀》:二十八年,始皇上鄒嶧山,議封禪 望祭山川之事。按《封禪書》:秦并天下,令祠官所常 奉名山十二。自殽以東,名山曰恆山。其牲用牛犢一, 牢具珪幣。

编辑

武帝天漢三年春三月,祀恆山。编辑

按《史記·武帝本紀》:帝在泰山親禪焉。其後五年,復至 泰山修封。還過祭常山。

按《漢書·武帝本紀》:天漢三年春三月,行幸泰山,修封, 祀明堂,因受計。還幸北地,祠常山,瘞元玉。

宣帝神爵元年,使使者持節祀北岳于上曲陽。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宣帝十三年,改 元神爵。令祠官以禮為歲事。自是五岳皆有常禮,北 岳恆山于上曲陽,使者持節往祠,一禱而三祠。

後漢编辑

章帝元和三年春二月,遣使者祀恆山。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元和三年春二月戊辰,進幸中 山,遣使者祠北嶽。

按《恆岳志》:時帝北巡至中山,遣使以太牢祀北岳于 上曲陽,見黃白氣,有神魚躍出十數。

北魏编辑

太宗泰常四年秋八月,遣使祀恆山。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北史·魏明元帝本紀》:泰 常三年秋八月辛未,東巡,遣使祠恆山。

泰常八年正月,祀恆岳。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按《禮志》:泰常八年正月,南 巡恆岳,祀以太牢。

世祖太延元年,立廟於恆岳,春秋遣官致祭。十二月,祀北岳。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太延元年十有二月癸卯,遣使者 以太牢祀北岳。按《禮志》:太延元年,立廟於恆岳,置 侍祀九十人,歲時祈禱水旱。其春秋泮涸,遣官卒刺 史祭以牲牢,有玉幣。

太平真君十一年冬十一月,祀恆山。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按《禮志》:太平真君十一年 十一月,世祖南征,過恆山,祀以太牢。

高宗和平元年春正月,如中山,過恆岳致祭。编辑

按《魏書·高宗本紀》不載。按《恆岳志》云云。

和平二年,如中山,遣使者用蒼璧牲牢,禮恆岳。 按《魏書·高宗本紀》不載。按《恆岳志》云云。

高祖太和十八年,親為文,遣使祭恆岳,薦牲玉。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按《恆岳志》云云。

编辑

煬帝大業三年,有事于恆岳。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按《恆岳志》云云。

大業四年八月辛酉,親祀恆岳。

按《隋書·煬帝本紀》云云。

按《恆岳志》:大業四年秋八月,巡河北,親祀恆岳,西域、 吐谷渾十餘國,咸來助祭。

编辑

太宗貞觀十九年,親為文祭北岳。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恆岳志》:貞觀十九年親 為文以太牢,祭北岳于上曲陽。一說唐貞觀間有石 飛墮于曲陽,因建祠,自是祭岳于祠。

元宗開元元年,封北岳為安天王。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恆岳志》:開元年,封北 岳為安天王。《唐六典》:立冬日,祭北岳于定州北鎮,封始此。張嘉貞撰文碣在曲陽。按:安王石之名,蓋因安 天王封號,附會其說爾。

開元十四年,定制祭北岳恆山于定州。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禮樂志》:五岳、四瀆,歲一 祭,各以五郊迎氣日祭之。北岳恆山,祭於定州。 開元二十五年十月戊申,命太子賓客王丘祭北岳。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天寶元年十二月乙亥,詔太常卿韋縚祭北岳。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天寶五載,封北岳為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元宗本紀》:天寶 五載春正月,封中岳為中天王,南岳為司天王,北岳 為安天王。

天寶八載九月,命太子詹事李旭祭北岳。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编辑

太祖乾德六年,定祭北鎮於定州北岳祠。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圖書編》:宋初,緣舊制,祭 北岳恆山於定州。至乾德六年,有司請祭北鎮,從之。 此後,望祭北鎮於定州北岳祠。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以立冬日,祀北岳恆山、北鎮。醫巫閭山。並於定州北鎮,就北岳廟望祭。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禮志》云云。

真宗大中祥符四年,加北岳帝號。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四年五月乙未,加上五 岳帝號。

按《恆岳志》:大中祥符四年冬十月,加封北岳安天元 聖帝,后加號靖明后帝,惑于天書,加上五岳帝后號。 御朝元殿發冊,命以工部侍郎馮起攝太尉,太僕少 卿裴莊攝司徒,奉玉冊,冕服於曲陽祠。

大中祥符八年三月,製北岳醮壇文刊石於廟。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玉海》云云。

高宗紹興七年,詔以立冬日祭北岳。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紹興七年五月壬申,命禮官舉岳 鎮、海、瀆之祀。

按《恆岳志》:紹興七年,詔以立冬日祭北岳。太常博士 黃積厚言:岳鎮海瀆,請以每歲四立日祭東西南北 中五岳,如祭五方帝禮。詔從之。時岱、華、嵩、恆皆陷于 金,蓋望祀云。

编辑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立冬日祭北岳。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大定四年六月庚午,初定祭五岳 四瀆禮。按《禮志》:四年,禮官言:岳鎮海瀆,當以五郊 迎氣日祭。詔依典禮以立冬日,祀北岳恆山於定州。

编辑

世祖中統二年,以北岳為西道。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祭祀志》:自中統二年始。 凡十有九處,分五道。後乃以北岳為西道。

至元三年夏四月,定以十月祀恆山。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三年秋七月丙午,遣使祀五 岳。按《祭祀志》:三年夏四月,定歲祀岳鎮海瀆之制, 十月,土王日祀恆山於曲陽縣界。

至元二十八年二月,加北岳封號。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八年春二月丁酉,詔加 岳、瀆、四海封號,各遣官詣祠致祭。按《祭祀志》:至元 二十八年春二月,加上北岳安天大貞元聖帝。按《恆岳志》

云:至元五年,加號北岳安天大貞元聖帝。今據《本紀》及《祭祀志》俱云:在二十八年,自當以此為是。

编辑

太祖洪武二年春正月,遣使祀北岳。编辑

按《明會典》:洪武二年,令有司時祀,祀典神祇。

按《恆岳志》:洪武二年春正月,遣內藏庫副使魏士舉, 代祀北岳于上曲陽。

洪武三年夏六月,詔更北岳封號,稱北岳恆山之神。 秋七月,遣祠祭署令王俊齎祀文祭北岳于上曲陽。 按《恆岳志》云云。

洪武七年,定祭北岳恆山於直隸真定府,又令春秋 仲月上旬擇日祭。

按《明會典》云云。

洪武二十六年,定祭北岳,祝文稱北岳恆山之神。 按《明會典》云云。

成祖永樂七年春三月,車駕駐蹕景州望祭恆山。编辑

按《恆岳志》云云。

仁宗洪熙元年,遣順天府尹甄儀,告祀北岳于上曲陽。编辑

按《恆岳志》云云。

宣宗宣德元年,遣興安伯徐亨,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按《恆岳志》云云。

英宗正統元年春正月,遣都察院右僉都御史魯穆相祀北岳于廟。编辑

按《恆岳志》云云。

正統九年夏四月大旱,遣翰林院編修倪謙齎祀文禱雨北岳。

按《恆岳志》云云。

代宗景泰元年春正月,遣翰林院修撰周旋,告祀北岳。编辑

按《恆岳志》云云。

泰景四年,春秋兩祀北岳。

按《恆岳志》:景泰四年春二月,恆陰積雪,遣太常寺寺 丞丘晟,祈祀北岳。秋七月,大水,遣翰林院修撰曹恩 祈祀北岳。

景泰五年夏四月大旱,遣翰林院典籍吳恆禱祀北 岳。

按《恆岳志》云云。

景泰六年夏六月大旱,遣中書舍人劉福禱祀恆岳。 按《恆岳志》云云。

英宗天順元年春三月,遣中書舍人王成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按《恆岳志》云云。

憲宗成化元年春三月,遣禮科右給事中王詔,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成化四年夏四月,大旱,遣真定府知府邢簡,禱祀北 岳。

成化七年春正月,大雪,遣禮部左侍郎邢讓,祈祀北 岳。

成化十三年夏四月,雨雪,遣真定府知府田濟,祈祀 北岳。

成化二十年冬十二月,不雪,遣真定府知府余瓚,祈 祀北岳。

成化二十三年夏五月,大旱,遣吏部左侍郎劉宣,禱 祀北岳。

按以上俱《恆岳志》云云。

孝宗弘治元年春正月,遣禮科右給事中張九功,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弘治四年春三月,大旱,遣吏部左侍郎彭韶,禱祀北 岳。

弘治六年夏四月,大旱,遣巡撫都御史張琳,禱祀北 岳。

弘治十年夏四月,大旱,遣巡撫都御史高銓,禱祀北 岳。

按以上俱《恆岳志》云云。

弘治十四年春三月,遣官祀恆岳。

按《恆岳志》:弘治十四年,宣大延綏馬災,春三月,遣宣 大巡撫都御史劉宇,禱祀北岳于恆山。災止。

弘治十五年,詔修恆山岳廟。

按《恆岳志》:弘治十五年,詔建廟于恆山,兵部尚書馬 文昇疏請釐正祀典,改北岳祭于恆山下,禮官覆奏。 曲陽廟祀已久,當仍舊山在渾源者,修治其廟。詔從 之。

弘治十七年夏五月,大旱,遣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 沂,禱祀北岳,于上曲陽。

按《恆岳志》云云。

武宗正德元年春三月,遣通政司右參議熊偉,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按《恆岳志》云云。

正德六年秋八月,寧夏逆黨平遣真定府通判孫邦 直,謝祀北岳。

按《恆岳志》云云。

正德七年冬十一月,流寇復起,遣真定府知府李璞, 祈祀北岳。

按《恆岳志》云云。

世宗嘉靖元年夏四月,遣鴻臚寺左寺丞翟宗仁,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按《恆岳志》云云。

嘉靖 年,科臣陳棐請正嶽祀。

按《續文獻通考》:嘉靖初,科臣陳棐請正嶽祀。略曰:真 定府曲陽縣有北嶽恆山廟,為朝廷秩祀之所。及查 其實,恆山在迤北渾源州,南北相去甚遠。俗傳曾有 飛石一方,自恆山坎中飛來,墜于曲陽,故立廟祀。今 其廟扁有飛石殿,臣竊疑之。臣考《舜典》:十有一月,巡 狩,至于北嶽。《周禮》載:恆山為并州之鎮。《水經》為北嶽。 為元嶽。《天文志》:大梁析木,以負北海,其神主恆山。三 代而下,歷唐、隋,俱於此致祭石。晉失燕雲十六州之 地,宋未能混一,北為契丹所據,無緣至幽薊之域。而 睹所謂北岳者,所以止得祭之於曲陽。詭言飛石之 謬,以粉飾其削弱之跡耳。然宋都汴,而真定在汴京 之北,以為北門不得已,權宜祭之,猶之可也。我太祖 高皇帝,恢復中夏,奄有萬方,首定岳鎮海瀆之祀。但 時都金陵,真定迥在京師之北,所以因循未曾釐正。 我成祖文皇帝,建都北平,而真定已在京師之南。使 當時有禮官建明,顧有南面而登,踵宋人削弱之跡 哉。臣因此而論及五岳焉。臣觀《祀典》載:嵩山中岳,在 河南登封縣。泰山東岳,在山東泰安州。衡山南岳,在湖廣衡山縣。華山西岳,在陝西華陰縣。祠祀皆近在 本山之麓。而恆山北岳,則即大同府東南渾源州是 也。今不惟北岳之祀缺謬,而東岳行祠遍天下,尤為 惑妄。乞將渾源州北岳恆山,定為秩祀之所。其廟制 加修拓,以後凡遣告祈請,皆詣此。致登其曲陽祠廟, 但令有司致祭飛石殿扁,并令改撤。於凡東岳行祠。 除京師及齊魯之境外,其餘量改書院社學,仍不許 加修創建。以昭皇上麓正祀典之盛,則治道幸甚。 嘉靖九年夏五月遣使祀北岳。

按《恆岳志》:嘉靖九年夏五月大旱,蝗為災,遣都察院 右副都御史錢如京祈祀北岳。

嘉靖十一年夏六月,大澇,遣真定府知府胡效才祈 祀北岳。

按《恆岳志》云云。

嘉靖十八年春二月,帝南巡祭恆山。

按《明會典》:嘉靖十八年,南巡過真定,望祭北岳恆山 之神。用牛犢羊豕,上具常服,行禮如常儀。五府九卿 巡撫大臣吉服陪拜,命翰林院撰祭文。

嘉靖三十三年大旱,遣巡撫都御史艾希淳祈祀北 岳。

嘉靖四十年,蝗為災,遣巡撫都御史毛愷祈祀北岳。

穆宗隆慶元年秋八月,遣通政司右參議夏範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神宗萬曆元年春三月,遣吏科給事中李日強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萬曆十五年秋八月朔,雨雹傷禾稼,遣巡撫都御史 賈三近祈祀北岳。

熹宗天啟元年夏四月,遣太僕寺少卿杜士全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愍帝崇禎元年夏四月,遣禮部儀制司主事張定志告祀北岳于廟。编辑

按以上俱《恆岳志》云云。

恆山部彙考三编辑

皇清

順治八年编辑

按《恆岳志》:順治八年,遣鑾儀衛都督同知喬可用告祀北岳,于上曲陽。

順治十七年

按《恆岳志》:順治十七年奉

旨,改北岳,祭于恆山。

順治十八年

按《恆岳志》:順治十八年,遣工部右侍郎李呈祥祭恆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