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089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十九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八十九卷目錄

 白嶽山部彙考

  圖

  考

 白嶽山部藝文一

  遊齊雲山記        明李汛

  前題            鄭禧

  禮白嶽紀         李日華

  白嶽記          馮夢禎

 白嶽山部藝文二

  遊齊雲巖         元吳訥

  齊雲巖         明程敏政

  齊雲山謠         程時言

  對三姑五老諸峰      翁人龍

 白嶽山部紀事

 白嶽山部外編

山川典第八十九卷

白嶽山部彙考编辑

徽州府之白嶽山

白嶽山,在江南徽州府休寧縣西三十里,高三百仞, 周三十五里。山西北有巖,名齊雲巖,高三百五十仞, 周迴數十里。其山絕壁斷崖,松蘿森蔚,中多名勝,昔 人曾比為小武當焉。

白嶽山圖

白嶽山圖

编辑

按《方輿勝覽》:江東路徽州白嶽山,在休寧縣西四十 里,絕壁斷崖,松蘿森蔚。

按《明一統志》:徽州府白嶽山,在休寧縣西四十里。中 峰獨聳,傍有懸崖,小徑可憑,而上絕頂有池,池西有 石室,學仙者多居之。其東北又有五綵石壁,狀若樓 臺,有飛動之勢。

按《潛確類書·區宇部》:白嶽山在休寧縣,一名齊雲巖。 上有珠簾泉、香爐峰,皆靈境也,昔人目為小武當。 按《三才圖會·白嶽圖考》:白嶽在徽州休寧縣,一名齊 雲巖。自白嶽嶺過桃源,視下方,平埜蒼然。曰:中和之 亭,過亭,聽水聲泠泠。曰:桃花之澗,澗南峭壁橫截,一 竇如刓刻,作捲蓬大橋狀。高員侔闕,一石楠扶疏如 蓋直闕前。曰:東天之門,入門飛巘嵌空,多成乳竇,二 石龍循洞門旁出,鱗骨隱隱,疑為石所砌,而石肉相 黏,又似為真龍者。洞中雜塑釋道應真像,曰:羅漢之 洞。稍西,龍洞脊有飛泉,灑下入碧蓮池,濺乃如珠,曰: 珍珠之簾。崖西石壁上有如虎跡者,曰:黑虎之崖。度 天梯嶺,入元武觀,中坐元君塑像,道流稱百鳥銜泥 以成,似神其說也。左峰為石鼓,右峰為石鐘,夾觀兩 峰為輦路。觀後高峰千仞,白雲封之,曰:齊雲之巖。直 觀孑立,鑄鐵亭籠之,曰:香爐之峰。觀西一小峰,離立 澗下,曰:捨身之崖。踰浮雲嶺,層巒刺天,左龍右虎,曰: 紫玉之屏。峰側有石如虹,臥泉一縷,旁注,為洗藥池 者。曰:鵲橋之峰,橋左巨壁崛起,橫列如障,穹然而樓 閣其下,曰:紫宵之崖,馴伏峰前,昂首,似欲長鳴而起 者,曰:橐駝之峰。丹楹桓礎,架駝脊而築者,曰:無量壽 佛之宮。西北翠岫如螺髻者,曰:三姑之巖。蒼顏黛色, 向文昌閣,如矯首欲語者,曰:五老之峰。朱閣隱隱,扼 山之吭,曰:西天之門。山北向,東西兩天門,距可五里 餘。

按《休寧縣志·山川攷》:白嶽山在縣西三十里,高三百 仞,周三十五里。奇峰四起,絕壁斷崖,遊齊雲者必先 登焉。

齊雲巖,在白嶽西北,高三百五十仞,周迴數十里。縣 西行,峰皆平遠,至白嶽嶺峰始奇。石路盤迴如線,遊人緣梯而升,自白嶽西南行五里至桃源嶺,重巖夾 峙結小屋,曰:中和亭。亭下二巨石,蹲伏色黧,黑中有 白,質成突睛,曰:石鱉塢。塢旁大壑深不得其底,但聞 水聲潺潺出草樹間,曰:桃花澗。渡澗近西,乃有石罅, 方廣若門,曰:天門。門下舊有石楠一株,大數十圍,門 下諸石如伏犀馴象。入門東南行,聯巖如城,其第一 曰:彌陀巖,即密多巖也。今有密多院祥符經云:木罅 中出蜜,長吏嘗遣取之,梁任昉為太守,遂止。皆誤傳 也,乃僧取梵書波羅密多義耳。第二曰:觀音巖。視彌 陀稍劣前一石,色正綠昂,啄而躲尾,曰:鸚鵡石。第三 曰:羅漢洞。稍加大焉,二石龍循洞門旁出,鱗骨隱隱, 蹴之疑為石子所砌。諦視之,石肉相結,復意其為真 龍也。第四曰:龍王巖。視觀音加劣巖,上飛泉灑灑落 巖下如雨,曰:珍珠簾。簾前有池,池未嘗溢,亦未嘗涸, 曰:碧蓮池。瀦水沸散于西澗,曰:龍池。泉西巘有虎跡, 如泥淖所印者,曰:黑虎嶺。黑虎西行折南里餘至車 谼嶺,其峻視白嶽倍之。車谼南二里至真武觀,觀後 一山突起,如屏倚天,所謂齊雲巖也。雲巖二字,內翰 程珌所題。明嘉靖丙辰,世宗以祈禱有應,曰:齊雲山。 敕建太素宮左一峰曰:石鼓。右一峰曰:石鐘。夾屏兩 峰曰:輦輅。觀前水如帶,委蛇而東為石橋,以渡南。直 觀門數百步,一峰挺然拔出蒼莽中,不與群山相屬, 曰:香爐峰。左右西崖之門,有巨石特起,又謂之淩虛 巖。橋西高巖中斷,一小峰離立巖下,曰:捨身巖。巖西 行上浮雲嶺,南下數十步仰視棲霞洞,其頂橫臥一 石如螮蝀,曰:鵲橋。下有洗藥池,左崛起巨巖,曰:紫霄。 前一石銜尾,封脊引頸欲鳴,曰:橐駝。西北人立數峰, 有堆翠如螺髻者,曰:三姑有矯。矯類力士之舉金牛 者,曰:五丁。又有類道人比肩垂紳而來,曰:五老。南一 石卓立,曰:天柱。險不可即,別一徑通獨聳巖,一澗自 西北逶迤而來,散而為并者,九北三里一石洞,屏榻 整然,殆異人隱處。又北一里,五峰並峙,而中稍高,曰: 五鳳樓。上有石,人呼之隱隱若有應聲。西北有沉香 閣,草木蒙茸,蛇虎潛中,不能往也。元武殿初創自宋 寶慶間,真像相傳百鳥銜泥所塑,然曾經火一髮不 燬,其異如此。

獨聳巖高三百仞,周十五里,頂有池水清徹可鑑。崇 崖凡數曲,里人鑿渠引水,下出溉田千畝。

白嶽山部藝文一编辑

遊齊雲山記        明李汛

新安多佳山,而齊雲巖與黃山為最。巖周迴百餘里, 高三百五十仞,視黃山僅百之一,而恢怪神詭,足與 爭雄。予嘗一遊焉,每思繼之。及讀學士程篁墩記,如 畫在目,自是以為可不再遊矣。今年,巖之道士汪泰 元,號養素者,遣其徒方瓊真來告曰:吾師近得巖西 異境數處,皆人未見者,願一覽焉。予曰:有是哉。遂戒 輿,破曉而行六十里,至白嶽嶺乃舍輿而躋,遇亭輒 少憩。至午,養素迓于虛危之池,曰:來遊君子,旦來暮 返,往往至是而止,竟未知有巖西之勝,請為先驅。西 行數十里一石橫,可五丈餘,深半之,高又半之,上覆 如閣。養素室其下,因名退思。左鑿巖引泉一線,入而 為井淵然一涵。右古松一株,不知何代物也。出巖西 上浮雲嶺,南下數十步,仰視棲霞洞,其頂橫臥一石 如螮蝀,曰:鵲橋。下有洗藥池,取盥者謂能去痍。左崛 起巨巖,曰:紫霄。其下可避風雨,前一石銜尾封脊引 頸欲鳴,曰:橐駝。西北人立數峰,有堆翠如螺髻者,曰: 三姑有矯。矯類力士之取金牛者,曰:五丁。又有類有 道者比肩而來,曰:五老。卒然遇之不甚疑其為山也。 南一石卓立,曰:天柱。險不可即,乃轉天獨障,障之巔 夷曠可坐數百人,予曰:此蓋天造以憩遊者,宜亭其 上。養素欣然。一澗自西北逶迤而來,幽漠瀄汨而為 潭者,三散而為井者,九井視潭加小,而深為龍所宅。 澗口飛瀑,若晴雪滿山,清沁肌骨。北三里一石洞屏 榻整然,殆異人隱處。又北一里山峰並峙,而中稍高, 曰:五鳳樓。上有石,人呼之隱隱若有應聲。嗚呼,異哉。 養素又謂,西去十五里有巨石飛跨兩山間,長五十 餘丈,廣十丈,其下去地百尺,人間無此橋也。迫暮未 及往,亟循故道返,月色已在榻矣。明旦登天鼓峰,緣 絕壁而上,若有挾之者不覺遂至其巔。予曰:嗟乎。高 哉。黟祁歙婺之山,煙樹歷歷,一目盡矣。時風烈甚,即 下夷處,回視棧勢峻絕,卻股栗自危。頃之南轉峰陰, 擬觀白龍烏鵲,諸洞聞幽籟,颯颯出深谷中,遂止。因 語養素曰:名山近在百里,且不能窮,而欲遐想何哉。

===遊齊雲山記         鄭禧===嘉靖丙申冬十一月己未,余以公務入新安,過齊雲 山下,戒輿人,一登焉。闖白嶽,中和山門石磴已峻,乃 以緪曳輿而行。行數十步降輿步屧,二從者挾以登 至步雲亭,再陟登高亭。足倦,命輿過中和凌風二亭, 因誦潘閬遊華山倒騎驢之句,復下輿徘徊下視,更 覺峻絕。從松雲亭逶迤下水雲亭,復攀躋而上,遙見 嶺上有亭巋然,曰:望仙道。官率諸徒來候問,何以知 之,曰:休寧碧溪傅侯之命也。問距休幾何,曰:一舍許。 遂前導以行,崎嶇下行山澗中,抵步虛亭始平坦。過 棲真巖,作臺閣于崔巍之下,以祀元武,殊為壯麗。又 折而西至象鼻巖,乃躡危級,由東天門而入懸巖,陡 絕壁間,忽開一竇如城門以通行者。轉而東南一石 室,刻古聖賢像其中,山人曰:此道德巖也。其次一石 竇刻觀音像,曰:此圓通巖也。循巖南下小坡,一洞頗 深廣,曰:真仙洞口。伐石作坊表扁,眾妙之,門中以貞 竇刻元武像,又刻釋迦像于其後,刻諸天羅漢小像 于兩巖間。余訝其不倫,山人曰:此地初名羅漢洞,後 乃奉元武于其中。出洞口稍前曰:龍王洞。山人曰:值 旱必禱于此。其巔大刻,曰:珍珠簾。以上有飛泉,噴薄 如珠,落巖前碧蓮池中,故名又前。小石竇刻梓潼像, 曰:文昌巖。又折而西勒方棠陵,所作白嶽山人傳置 巖上。稍西曰:黑虎巖。數跡仰印,巖間宛如虎過泥淖 中。又百餘步至天梯嶺,旁有石竇,俯瞰絕壑構結其 中,棠陵為扁其門,曰,真真石室。問之,曰:此白嶽山房 素和棄官藏修之所也。踰嶺而望,則五屏鐘鼓天橋, 谼日諸峰皆森然在目中矣。山人為余歷指而言之, 又迴旋初仙臺,西下更衣亭,過榔梅菴山,人曰:武當 山。有元武手植榔梅尚無恙,此菴所以擬之,也自白 嶽山麓抵此,殆十里俱伐石作逕,憩行有亭,每亭相 望約里許。自步虛亭以西數里,皆作石闌于逕旁。自 菴距觀前又作石屏,以代闌。其上雕琢古今神仙遺 跡,極工巧,問之,皆山人倡好事者為之也。余顧謂山 人曰:裝點太盛得無有失天然之趣,如東坡所誚規 方竹杖而髹之者乎。山人笑而頷之。觀門內有小池, 池內隱隱有大石如龜蛇狀,跨橋而入,回顧香爐峰, 卓立數百仞,適當其前,此蓋天造也。觀有殿,以祀元 武,山人曰:此像經水火二劫,俱凝然不動。左右兩廊 多樓居。行百餘步過風虎關至紫霄巖,巖高數百丈, 巖下空洞樓閣彷彿如正殿,其巔清泉分注巖左右, 各匯而為深池,立穹碑鐘鼓樓于其上,懸巖半空中, 有新刻萬峰晴雪及第一蓬萊數大字,仰瞻之,頃令 人褫魄。問之,曰:郡侯三石馮公筆也。再折其西道,旁 石壁多刻來遊士夫題詠。又過雲龍關,出西天門外 數百步,新作一亭對五老峰。瞻眺久之,以日晡,從者 有倦色,遂不及窮源而歸。吾邑仙都吏隱初暘諸山, 皆擅名天下。鼎湖之挺秀,窪尊之古篆,初暘谷之幽 邃,雖此山之所不及,然此實兼諸勝而有之。然則天 台雁蕩武夷之下,此其最勝者,歟昔人目此山為小 武當,不其然歟。

禮白嶽紀         李日華编辑

余昔連舉子而殤,家君曰:里中禮白嶽者,生子輒育。 盍以瓣香遙祝之,果舉兒亨。越四日,而鄉書至,則余 與薦,蓋今上辛卯秋八月也。余方治公車裝,壬辰春 竟第留都下,家君迺代余禮嶽,自是歲一遣蒼頭潮, 奉香惟謹。今歲庚戌夏,家君忽苦脾疾,已而益劇,余 方皇皇醫療。禱籲間蒼頭潮者,夜忽驚呼,妻蹴之則 曰:主方遣我禮嶽。迨明,余請于家君曰:白嶽神最靈, 兒當躬往祈安,奈湯藥未可委人,其具疏忱悃,令潮 先乎。則呼命潮,潮因述夜夢,相與嗟異嘆,余念甫萌 而神已告矣。潮以五月一日行,家君疾漸愈,至九月 秋爽氣,體益平復。余乃以八日治行,辰刻登舟,夜泊 石門。九日由謝村取餘杭道,曲溪淺渚被水皆菱角, 有深淺紅及慘碧三色,舟行匊手可取而不設,塍塹 僻地淳俗,此亦可見。余坐篷底閱所GJfont康樂集,遇一 秀句則引一觥酒渴思解。奴子康素工掠食,偶一命 之甚資,咀嚼平生恥為不義,此其愧心者也。夜泊楊 家橋,去縣尚二十里,明晨登陸矣。成一律以應令節, 十日從餘杭埠口,覓筍輿衝煙而發三十里至青山, 坡石皆沉紫色,老苔漬之極古秀,畫家所未能狀也。 又十里至五柳,又十里至馬溪橋,溪流得雨,GJfontGJfont有 聲。橋左一大士廟,老僧進杯茗。五里至臨安,西市汪 鋪饋食,皆淡味。古云:山中無鹽豉,故壽其然耶。十一 日五里至青溪,渡溪多馬卵石,一路多水碓,泉流甚 壯。又五里至錢王鋪,又十里至化龍館,十里至橫塘, 又十里至藻溪。時雨初霽,雲氣亂如奔馬,四山多畫 眉聲。三里至瓶窯河口,溪聲瀺瀺,跨溪建一觀音閣, 老僧煎茗施行者,土人趙老角巾衣來迎客,云閣 本其所建,生二子一掾史一諸生,平生步履不越溪, 上日聽水聲看山色而已。談吐頗有味,馬少游輩人 耳。七里至戴石,十里至鎮郭,有萬壽寺,樹木頗陰森, 而像設荒落。五里至方園鋪,十里至太陽鋪,盡日行兩山合沓間,一峰吐雲、一峰送日,夾路野松,雨蒸日 炙香氣撲人,衣袖為沾漬者,撚之皆有龍麝氣。十二 日雨十里至廬嶺,十里至昌化縣,縣在萬山中,無城 儒學倚一峰,下面對稠林森秀之極。十里至白石橋, 十里至手挖巡司,十里至朱柳,有雎陽雙節廟十里。 遶溪行六七里,四面峰巒迴合,疑無徑路,踰一小嶺, 又三里至結口,宿焉。是日雨不止,衣袍沾濕,僕夫頗 疲頓,余于輿上領略雲山滃濛之狀。沉綠深黛中時 露薄赭,倏斂倏開,非襄陽米老斷不能與造化傳神, 乃曰:此老高自標置,固非浪語。向余不知畫法不為 此行在萬山中,適值澍雨,亦何由證入哉。憶余初從 餘杭渡口,晴色可匊,止西望有晦昧之意,今乃知余 來時正山靈醞雨之候也。余實步步入雨境耳。十三 日大晴,自峽口起行五里至高路,五里至橫溪橋,十 里至嶺腳,過車盤嶺五里至順溪,五里至楊家塘,五 里至昱嶺關,五里至新橋鋪,上老竹嶺。嶺當兩山迴 合處,嶺以東水皆流入太湖,嶺以西水皆流入浙江。 山勢兩背相抵,曲澗蛇行其間,萬杉森森,四望疑無 出,竇而竹嶺稍通一線,亦半假人力鑿治,真一夫當 關之勝也。氣候新晴愈覺澄朗,諸峰曉色澄翠拖藍, 日光射之,遠者如半空朱旗;近者如塗金錯繡。丹楓 蒼檜點綴其間,萬壑屯雲,千松漱玉,到此又思李昭 道父子畫法不為虛設,大小米如中書堂淡瀋判押 挈其總領而已。山有草花紅媚可人,葉如牡丹而小, 土人名之秋海棠。我地秋海棠生牆陰濕地,花如豆 蔻,葉如莧,乃斷腸草,非此種也。今因改名秋牡丹以 配之,且令僮輩攜其種歸,不知肯滋殖否。度老竹嶺, 西腳鮑店酒頗醇美,十里至王干巡司,廣葉嶺、鍾嶺、 黃土嶺所謂王干三嶺也。一過老竹即為歙地山形, 非不雄壯而勢稍散闊。土人工殖利山下開塘畜魚, 慮人竊取則作磚牆,圍之每亙數十百步以雜樹與 GJfont子,利薄多改殖橦子砟油轉售,故無紅葉點綴。鑿 石煆灰多作窖穴,白堊淋漓可厭蓋陶白。猗卓之策 行則孫綽謝朓盧,浩然之趣不免減損,物之不能兩 大,固其理歟。又十里至杞梓,里宿十四日,三里至徐 塢,七里至蘇村,五里至斜干,有槐源大石橋。五里至 蛇坑,五里至賜麟橋,五里至山後鋪,五里至鄭坑,五 里至七賢橋,土人云,昔有七賢者作七井,七GJfont為糜 以食餓者,又共作此橋利濟,詰其姓名則不知為何。 拂碑碑泐不可讀。一里至方村,一里至北岸,一里至 大佛鋪吳氏住處,喬木陰森,俗傳半夜夫妻八百丁 者,有衍慶橋、蜻蜓灣。四里至蔡塢口,六里至章祁鋪, 有越汪公祠,詰土人不知公為何人。余按《唐杜威部 將·王雄誕傳》:稱歙守汪華在郡稱王已十年,雄誕攻 降之,至今歙人稱汪王其即華耶,抑其子孫耶。五里 至郎源口,又五里至稠木嶺,二里至七里廟,有八相 祠。二里至新安第一關,六里至城,遶城行一里至河 西橋,橋有十七洞,下俯大溪,雄跨勝吳江垂虹也。余 以山人裝竹兜前行,不敢過,諸豪貴交人亦無從物 色。余蚤息旅館,無事作山中十三聲詩,亦經行所感 也。十五日,十里至巖市鎮街,街縱橫車轂,湊擊聚落 之雄勝者,以禮嶽故不敢遲回流覽。入一小肆中午 餐,几案楚楚薰爐,硯屏若蘇人位置,壁有文太史畫 一幅題句云:秋色點霜催木葉,清江照影落扶疏。高 人自愛扁舟穩,閒弄長竿不釣魚。長洲文璧題。十里 至楊村,十里高橋,十里萬安橋,十里休寧縣,縣治壯 麗江南北所未見。冒雨行四十里至巖腳,沐浴更衣 躡級而上,日已崦嵫矣。至天門,有青童二人執炬導, 余歸黃庭院,院主陳建宇、吳立齋具精蔬款余。羽流 俱能酒酣肆雄快絕,無城市跼蹐卑趨之態,恨無展 陸妙手作醉道士圖貽之耳。十六日五鼓起,盥櫛同 羽流鼓吹詣拜,表臺上章天風獵,獵清寒砭人骨如 置余九霄鬱羅之府,塵海浩浩俱出履帶下也。歸院 午餐罷,羽流乞書扇者紛集,漫占語應之不復,計其 工拙。天門外石室中,遇張躐蹋一百二三十歲人。十 七日蚤下山,改從溪路取嚴州道。十八日至休寧,過 落日臺,乘月行五十里至屯溪。十八日易船行四十 里至辰山,渡二十五里至箬團山,山多翠箬。十九日 行十里至綿溪,有汪五峰墓。二十日晚至黃館驛,易 徽客汪姓者,船夜行五十里。二十一日至七里瀧,過 嚴先生釣臺,五十里至桐廬,五十里至新店,四十里 至富陽,連日大東北風,水勢既闊,行灣曲中霧氣茫 茫浩如泛海。二十二日辰刻,霧未解,風勢未定,余從 富陽,起陸覓官輿一乘驛騎四匹以行沿山。度嶺七 十里至六和塔,一望煙江無際,余向所乘舟竟不知 何處,始信置足實地之為快也。又十里至出山埠,覓 西湖划船至昭慶雲山,房宿焉,房中遇同載一僧,從 雲棲來號慧文,頗知詩,因言雲棲巖下有一穴,僅容 一人側臥,有一僧處之,上則草木蕭蔚,下則澗水瀺 灂,僧寒暑不出,慧文作詩贈之,曰:巖上草蕭蕭,巖下 水瀺瀺。中有上皇人,側身臥其間。癡憨似布袋,撒顛類寒山。乞食尚無瓢,世故豈相關。自言無體面要求, 方寸閒其風可想矣。二十三日從松毛場,覓舟得湖 客舫,子夜行泊石門。二十四日抵家晡矣。

白嶽記          馮夢禎编辑

白嶽即齊雲巖,在休寧東南四十里。相傳元君現凡 夫身修真,其處飛昇後百鳥銜泥以成聖像,今殿中 像是也。像將成,缺數指,為人沖破。續之,必脫聖殿甚 莊,嚴世皇時所建。余以萬曆辛巳秋冬間為先人祝 禧,至自麓登山。凡歷十亭至天門,天門兩石下離上 合如門,當門有古柟一樹甚奇,嗣聞其枯,不知以何 年榮秀如昨。再進石巖,橫覆有深一二丈者,珍珠簾 更奇,蓋上有源泉縣空,噴下如簾,故名映日尤玅。今 皆為俗人置屋塞之碑石相接,惡詩充滿,天巧損矣。 羽流廬于殿右,相次如閭閻前者,余至曾于健作令, 羽流聞先聲,吹步虛迎至山半,今但茶迎天門而已。 殿北向坐山,正方如負扆鐘鼓,輔之而鐘稍高其外, 左獅右象,香爐一峰居前,如削不可登。惟一道人上 下捷如猿子,日不失然香期,香爐峰斷而起。其後岡 有三古松,一矮而奇。殿門外稍左,憑石欄可望百里 外黃山,左行百步有捨身崖,下臨百尺。羽流云:數有 癡男子捨身於此。蓋捨身亦棄俗之義,安能錯解。更 左有飛雨巖,與珍珠簾略同,亦實之以屋其下。即無 量壽宮中肖接引彌陀,左右觀音,大勢至汪司馬所 倡建,相傳元君即無量壽化身也。又左里許為文昌 閣,正對五老峰,峰如仙掌五指離立。白嶽諸石橫文 相疊,色亦枯燥,惟五老戴蘚而潤。余蓋三宿閣中,五 老之左為獨聳峰,登之徑險而無奇,上有米穀,其間 累甓為門,曰:西關。此往石橋道也。相去廿餘里,似天 門而大五之下,可坐數十人。余嘗一至,鵷兒鼓興欲 往,余以不及往返,止之。茲遊以二月廿九日登山,晦 日謁帝歷諸勝,至文昌閣西關而止。俗傳三月三日 為元君降凡日,遠近進香者填塞道。廬連三日延弋 陽梨園,演戲娛神,雜猥可厭,余故避之。以朔日下山, 未過望仙亭,迂道訪申清虛于翠微天,一茅室耳。潘 景升稱其奇,曾注陰符老子,有元致先見訪寓廬,故 答其意。其右道宮甚華整,則清虛之友黃無心捨財 所刱也。既下山,郡丞凌元孚自黟縣視篆歸,邂逅旅 館。元孚,名登名。余庚午鄉同籍從遊者,次兒鵷雛友 人潘景升、金太初、黃問琴也。景升詩名天下,與余唱 和古近若干首。太初名相善,觀象望氣,問琴名GJfont南 曲,為江南絕技。己巳三月晦日,宿黃山湯寺記。

白嶽山部藝文二编辑

遊齊雲巖         元吳訥

雲破石門開,青青煙樹來。江東好山水,天上出樓臺。 日月開丹GJfont,風塵罷酒盃。回看爭戰地,疑是住蓬萊。

齊雲巖         明程敏政编辑

四山回合杳難窮,翠錦屏開面面工。巨石穿雲成戶 牖,半崖飛雨作簾櫳。地靈今古神先據,境隔仙凡路 可通。極目丹丘何處是,巍巍樓閣倚天中。

齊雲山謠         程時言编辑

齊雲鎮南天,眾星共北極。道途人肩摩,方國梯航繼。 云何胥乞靈,底或貽伊戾。聖德天聰明,毫芒靡借替。 黍稷聞非馨,至誠惟孚契。多福不知求,悔萌迷早計。 親弛而弗親,祭非其所祭。一陌云幾何,百為徼神惠。 試即而家傭,若直寧能濟。異類祗罔歆,矯誣徒瀆制。 氓庶職斯愆,哲人胡寡慧。蜉蝣託名區,壟斷成實際。 閃赫電若雷,薨昏GJfont與蚋。暮夜門不開,秋風戶疇閉。 無恤明咨彝,無嚴幽階厲。福地豈愛河,帝心恆不蔽。 戒慎無射思,禨祥有根蔕。甲午萬曆年,余七旬八歲。 積慮對辰閽,長懷追盛世。爰附此貞GJfont,以俟諸來裔。

對三姑五老諸峰      翁人龍编辑

誰是丁士斧,到此恣盛怒。化工無有知,為三而為五。 五者多歷年,鬢髮渾蒼古。人盡畏肅嚴,我轉覺媚嫵。 雲鬟儼侍間,三女粲可數。巫峰愧十二,尚爾戀雲雨。 老可轉如嬰,姑亦可稱姥。悟此駕高風,下視目為俯。 停驂斂鶴翎,孤身倚天柱。

白嶽山部紀事编辑

《休寧縣志》:嘉靖九年,有鶴百餘來棲齊雲山。

邋遢仙者,不知何許人。嘉靖間,寄跡西廓鎮橋庵,露 宿門外,日遊城市,溽暑衣破衲暴日中,冬則跣足踐 霜雪,塵垢遍體,不事浣濯。觸之無纖穢,問其姓名,笑 而不答,咸稱為邋遢仙云。

黃上舍國瑞,號無心道人,築室齊雲半山中,顏曰:洞 天福地。居之,日惟一食,或數日不食,扃門寂坐。遊屐 登齊雲者,輒往瞻禮。仙罕與人接田。按臺生金叩以休咎,搖手不答。叩急,即瞪目曰:做汝自家的事。再問 之,曰:忠孝是也。兩臺登山祝釐,多題贈之,生平絕不 作書。一日,忽書偈示徒景嶽、致和、鶴林輩,遂GJfont趺而 逝。

萬曆三十三年,大水,邑人李喬岱虔禱,霽。秋旱,復步 禱于齊雲山,雨隨注。

崇禎十二年,大旱,邑令歐陽鉉步禱齊雲澍雨,立應。

白嶽山部外編编辑

《休寧縣志》:白嶽山桃花澗,舊名桃源,俗稱洞天福地。 明嘉隆間,有數百歲人居此,坐臥一石床,無姓名,不 立文字,人第稱為邋遢僊云。後化去。人從峨眉山來, 云常見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