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28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二十八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二十八卷目錄

 仙華山部彙考

  圖

  考

 仙華山部藝文一

  重修仙華觀記       宋張蒙

  仙華山化城精舍記     元柳貫

  化城菴記          黃溍

  仙華菴碑記       明須之彥

  遊仙華山寶章洞      鄭東白

  仙華紀遊詩序        胡賓

  仙華八景圖序       張應槐

  送宋景濂入仙華山為道士序  戴良

 仙華山部藝文二

  遊仙華山         宋謝翱

  前題            方鳳

  仙華招隱          前人

  仙華巖雪         元柳貫

  前題            吳萊

  前題          明張應槐

  浴佛日遊仙華四首      胡賓

 仙華山部紀事

山川典第一百二十八卷

仙華山部彙考编辑

黃帝少女修真之仙華山

仙華山,在今浙江金華府浦江縣北八里,一名少女 峰,一名仙姑山。相傳黃帝少女修真于此。

按《廣輿記》:金華府仙華山,在浦江縣。相傳黃帝少女 修真處,又名少女峰。五峰插天上,有異草。

按《浙江通志·山川攷》:仙華山,在金華府浦江縣北八 里,一名仙姑山,又名少女峰。《東陽志》謂:軒轅少女于 此上昇,故名。

按《金華府志·山川攷》:仙華山,在浦江縣北八里,昔軒 轅少女於此上昇,故名。山有數岫若屏嶂,中有風穴 颼颼然。峰巔丹光閃閃如芙蓉,如翠蓮,綺繡妍麗。又 如彩鳳騰霄翬采掩映,又如萬馬西來,峰嶺巒岫爭 獻奇葩,不可攀緣,誠一邑之勝概。乃縣治之主山也。 宋景濂有門人曰:浦陽江上有仙華山焉,其拔起如 旌旗,人跡之所罕至。其上多名藥,綠紛絳疊可采,靈 泉有儵魚,時出沒於中。可釣,沃壤數十畝,可耕。白雲 冉冉恆覆其上,山多巨石,面正平,可坐可奕。可列觴 豆而飲。景濂曰:我豈遽忘斯世哉。

按《浦江縣志·山川攷》:仙華山,在縣北十里,鄭輯之《東 陽志》云:軒轅少女修真於此,故名曰仙華。五峰插天, 四面成形觀者,神往自南而登,峭壁崚嶒,岐路險峻, 有風洞其狀如屏,聲則萬馬奔騰,響震林木,上過石 峽頗艱步履,邑令毛文埜改路於北,中有山坡沙溜, 躡之如流,乃修築石階數十級,肩輿可躋也。及觀其 山峰,各磴有拂地起數千仞者,有峰上層峰者,有雙 峰擁出者,日將東昇,諸峰與碧天爭高,彩雲與翠巖 鬥色,忽有雲霧若昇,若騰,若高,若下,若行,若立,若隱, 若現,不可摹。擬其路仍歸石峽,為第三峰。遊人至此, 足倦力疲,又於此鑿山開石,構成石室。上書清虛洞, 行者無限煩熱,入洞冷然矣。層而上之為第二峰,乃 平頂山。原有小祠,僅高二尺,祠有仙像。毛令捐貲,令 老人傅惟華、徐爾璵、趙志和等,督率工人,建立小廟, 塑像於中,遊人藉以憩息。其山俯視群峰,半窺天象, 已自別有一天。至於第一仙峰,青嶂削直,無藤可捫。 真仙島蓬萊,可望而不可即也。毛令又設百丈雲梯, 攀援而上登其巔。見平闊周圍二十餘丈,收日月兩 丸,綴山川數點,納長江窺大海,縱顧天壤無處抵目。 前有石橫如案,令乃置練數十丈于峭崖中,鑿石成 階,曳練而上,諸人可登仙界,再創石室,高七尺,闊五 尺,供奉仙像于巖左。題曰:第一仙峰,又第三峰下稍 左有竹巖,方如玉尺,陡立而下,平坦可容數十家,再 左一山名華柱山,居正北為縣,後屏其間層嶂疊崒, 峭崿嶙嶒,懸巖千尺,下臨幽絕清冷之致,徹人肌骨。 吳淵穎稱:此山如芙蓉翠蓮,又如彩鳳騰霄。胡太常 謂:諸峰蒼翠,金華北山不能過。宋景濂亦曰:浦江壤 地,雖不越一百里,而仙華山拔地特起,其形奇偉如 旌旗,如蓮花,如鐵馬,臨關而大江之水,又如白虹蜿 蜒斜絡乎其前,實天地間秀絕之地也。

仙華山部藝文一编辑

重修仙華觀記       宋張蒙

稽夫道者,理貫無私德者,義歸不測,乃今乃古惟道。 是先且聖,且凡非德,不立鉅,宋真宗皇帝統乾坤而 在掌祕道德,以為心,故得百姓熙熙,四夷穆穆,祥符 中敕下,諸處名山洞府所有經壞,宮觀並仰載崇,如 名山洞府,無者仍許居民捨地建造。悉以天慶彰,號 當郡,是邑有觀曰仙華,一鐘興廢幾易,流光鶴焰升 沉,或夜螢翻于細影,牛香忽起,有時虹吐于纖塵,啄 木揚聲似恨靈蹤而不返,牧童搘頷慨嗟仙,閫以難 尋暨部到集鄉社標出舊基,計有一十畝。當令築塹 為界,尋道士項得一抱,敕興建。已而不幸,項君羽化 則有道士賈得原受命為之。宰同壇哲朱保于天聖 六祀,十一月二十五日抽己資,及他施,構法堂,方丈 七間,坐甲向寅,附離帶坎,指仙姑山而作,主將帝女 廟以為鄰榱桷連甍。元黃煜熾香燈連晝鐘,鼓以時 鼎,湖之花葉不來,石井之雲容常起,實荷聖恩遐降 致,得紫府重興。雖工未全,加且事牟鴻,漸此蓋觀宰 賈君檀越朱氏恭遵大道,虔稟國意至今不倦。經營 將以必期成辦也。故用聊敘良猷用旌不朽,天聖七 年歲次己巳十月有《七日記》。

仙華山化城精舍記     元柳貫编辑

自仙華山之南麓,度澗行可數里,至東峰之下,有谷 窈然,中藏有泉,滃然仰出,其土田宜樹,藝浮屠若空 者受經于山北之皇安普利院,出恭禮名師,遊浙東 西倦且休矣,始披荒得地,遂剪茅茨築室,可度尋丈, 將自食其力,以修習禪觀,究了大事。久之白衣人稍 來依止,而室隘莫能容。若空之師,清衍比請樓氏,主 其墳菴長者,皆聞空苦行而嘉之,為徙其家,廢佛祠 位于中,以嚴像法作齋寢庖湢,使可繼處。天童竺西 和南題其榜,化城精舍表緣業也。于是龍峰主僧永 鎮首施田若干畝,且勸發長者,斥田山,山園總若干 肄,之衍曰:吾則不可以無施也。亦割私田若干畝,歸 焉。空受肥,已知其道肫GJfont可信,益務力生勤事不懈。 進修而門廡鐘閣,咸以序為始,圖觀音大士像于北 壁,更摶土為之飾,以黃金鑄銅為鐘,亦若干斤。而贏 有田若干畝,施而入者,若干空所經紀者。若干椔栵 之墟,化為寶所猩鼯之穴,規成法筵瞻者,生敬遊者, 忘去行修而緣稔,雖空亦不自意,其成就如是。佛之 為教尊嚴,廣大可勝贊哉。昔吾鄉先生方韶父隱山 之南,嗜詩好遊,採擷奇秀,攄發芳華,是山之勝,幾無 佚。美矣,歿且葬,距精舍不數十舉武。予時方教國子, 赴來輯行為銘,其孤樗梓鑽石,未樹予解江西。之明 年始率里友買田具,施請寓祠,植碣精舍,空曰吾師 也。有施道焉。其曷敢不承,及予絮酒以往空作禮迎 勞,固嘗問詩法于先生,師之亦宜,間數歲,空攝衣入 謁,曰:檀越為我識精舍,本末予以先生故,屬筆夫奚 辭。予觀自古佛者,苦身窘形,離智斷念,竄伏于空林 灌莽之間,晝日力作,食草木實,晨莫稽首,合爪崇法 事師,如承父母而加畏慎,雖踐蛇茹蠱變交于前,以 為事偶然者,其心精進無有退轉,故能攝受諸難,返 照自性平等,眾生入佛,三昧其堅,苦悴辱若是異時。 壁視一婆羅門,身心寂然,非有放光動地之祥,而法 印真乘燈燈不昧,天下叢席藉以為宗。今世祀益綿, 祖風不紹,三衣改絺。伊蒲罷供將明小果之因,難甚 一華之見于斯時也。使無識超見卓如空等輩者,拔 于淟淰歸,潔其身,而思滅苦本之士,猶得托焉。以處 則澗盤之上,將不名一跡。烏乎,可哉。雖然念拮据之 不易,重付累之有人,又繫乎緣業之洪纖,予亦安能 知之也。至元改元之明年丙子春正月太常博士柳 貫記。

化城菴記          黃溍编辑

仙華山化城院者,僧若空之所創也。山之東,隱君子 方先生居之。先生歿,葬山之南院。距墓一里而近邑。 士與先生有雅故者,以空嘗從先生遊,相率即院中 祠先生。且以門人柳貫所為銘刻置祠下,而院之構 興顧,未有所登載,溍忝及先生之門,先生之子樗來 為空謁記,誼不得辭,按《圖志》:仙華山在浦陽縣,北高 一百五十丈,周二十五里,列岫如屏障,為風穴古仙 人上昇處。有宇在其下,云先生遊錄,稱自巖腹望峰 頂,丹光閃閃,如寶蓮花。稍進至仙壇,前聳峭離立東 一峰,拆立數百丈,俯視如池。又東一峰如削,循其罅 而上,踰石嶠,如戶限,比下如井折而東,至第五峰之 背,有石屋可坐數十人。又東為中峰,下睨烏傷東白 原隰聚落如碁布,其北諸山與新定接,又一峰在其 東,峰極峻,絕不可攀緣,而第二峰懸崖有穴,深黑風 薄,兩崖上生草木,皆動凡先生杖屨所歷,較《圖志》所 聚,尤險怪崛奇,誠天壤勝概也。若空受業于山北,皇 安山之普利院,而遍浙東西州求善知識,咨決心要。 既而充然,自得浩乎。其歸叢林,虛席屢以名剎,讓皆 避不就,恆惴惴焉。恐退藏之不密,對僊華之秀,冀將卓錫,其中乃遊北麓,披榛荒而入得其地,于鄰黃氏。 直東峰之下,窈然深靜,遂剪荊棘,結茅以自庇。劣僅 容膝名之曰雲巢,無登涉之勞,而有宴息之安。以為 若是不啻足矣。里人朱仙亦先生門人,與空方外交, 嘆其自處太偏陋,首捐田為闢基趾,而同里樓億為 作佛廬齋寢,庖湢龍峰,主僧永鎮掇田二畝,有奇裨 之而空之。師清衍暨好事之家,又助以田、山園、總百 畝,更其故,所居雲巢曰化城精舍,空自建鐘樓,門廡 益置二十有八畝,為久遠計。易精舍之號,曰化城,院 而國師為降法旨,加護焉。重紀至元元年之夏四月 也。至正改元之二年秋九月,空復與其徒,道元本覺 撤舊屋:一,新之。自大殿至齋堂、寢室,兩廡三門,悉同 巨剎之制,佛僧之奉備具如式茲山之面目,亦軒豁 呈露先生,向所睹怪奇壯,偉之觀可不煩舉。趾而坐 致也。蓋空之倦遊而返,故山志在遺去囂絆,探幽擇 勝以佚其躬而已。未始,即人而人自,即之用能,建置 成立,如此以無愧於古之有道者。而空又能以其餘 力,與先生周旋于文字,其名固當配。先生以傳如廬 陵之有勤,眉山之有潛,相為不朽。豈徒區區丹青,土 木之美,相誇詡也。哉姑記其作,始大略俾無忘所自 云爾空字,無相族吳先生之祠,事自有述茲,不書至 正四年冬十一月甲午記。

仙華菴碑記       明須之彥编辑

浦陽故饒名山,其以雄特奇秀稱者,無逾仙華。數岫 拔起,森如列屏,中有風穴,颼颼然。聲薄兩岸,樹石為 撼,其最高峭者,五峰如指聳,削插天內。中一峰尤極 嶄峻,懸巖百仞,磴道斗絕梯,足出飛鳥背,人罕至其 巔者。下有靈泉縱橫不數武,清澈可掬,寶掌龍門諸 山遠不逮也。余以辛丑,承乏茲邑,會司理朱公行縣 與邑駕部張公同攜,斯屐顧一望蒙茸無琳宮,梵宇 園,林亭榭,可託處張蓋列席,樹葦蒲以障風,日旋起 旋,臥席為屢移。張公徘徊瞻顧者,久之起謂余曰:此 山歷劫已久,而土木再湮,每讀宋方鳳詩:山林重帝 胄香火明民,衷不覺攬涕,予謝曰:唯唯。公又揖而進 曰:佳山水,不克邀惠與醉,翁鈷鉧相為不朽事,殊缺 然是所望於今日,予不應,朱公起揖,予曰:此仙吏事 也。其亟圖之是時,余甫蒞邑田賦糾紛,唯茲拮据不 遑,是懼寧問其他。越明年,事稍集,張公邀余續是遊, 因相與選勝,得山之陽。地勢平衍,境復虛豁左右環 侍,諸峰若拱,若揖,俯視四野,浮雲隱隱,屯絮城郭浮 圖,彷彿煙雲樹杪間,真曠絕之觀也。計勝無踰此者。 因捐俸為士庶,倡輸者,踵至。乃卜吉,告望構堂三楹, 兩廡各十楹,前有門,門之內為廣除,最後仙姑祠,舊 傳軒轅少女於此飛昇,故以名。山仍肖貌祀也。規制 稍殺於堂,而修稱是。命僧佛榮守之,買地數畝為給 薪水焉。余意尚需祿人,將更少建置并益地之不給。 以永其存,而會以憂去。忽忽常念之,比僧以記,石來 請余思古之高人勝士宦遊所至,寄情山水,如張公 所述,醉翁鈷鉧皆名勝一時,風流千載,余非其人也。 且茲山之擅名舊矣,予又非能抉幽開奇闢,所未有 之勝,為山靈增寵,烏用文之以辭,顧獨于此,有未竟 之懷,庶幾識之歲月,以俟來者,不無望焉。且以謝司 理,駕部二君,當日或可無諾責也。竊念余之為浦,虛 縻日,時所不克竣事,仰藉後人者,亦寧可數計,乃曾 是山水未了之緣,猶然望之。人余竊赧之矣。朱公,名 道相,萬安人,己丑進士,張公,名應槐,浦邑人。丙戌進 士,克咸厥功者,後令林公名,清偉,莆田人。學博則年 丈,史公,名宣政書丹,則主薄惲君,應明也。萬曆乙巳 清和朔日記。

遊仙華山寶章洞      鄭東白编辑

遊繡湖之明日,晨起韓來約過浦江,李汪亦至。命駕 西北行三十里,至浦江界。韓且治具以待余至。各飲 畢,復行二十餘里,至浦陽,江水常少行者,每揭跣可 渡時;雨後水漲,初無渡舟,大輿不能濟,余與李汪各 乘小肩輿,從者俱裸體,群擁各以手仰支逡巡,而濟 至中流,水深至從者腹上,激響如灘聲,凝目下視,輒 眩暈,欲顛仆,乃各瞑目,坐定頃之及岸,李謂余曰:幸 哉,幸哉,余曰:茲遇雖;險而奇,當為平生絕冠。登輿而 韓已至,則相慰,曰:已銷魂矣。當為諸君壓之行二里 許,則入南郭門,至公館,韓乃犒諸從者,左右治席觴 酌竟日。韓謂余曰:縣治之北,蓋有仙華山,寶章洞云。 高數百丈,周二十五里,一名仙姑山,亦曰少女峰,古 仙人修真處,《東陽志》云:軒轅少女於此上昇,故名。舊 有壇宇在其下,今廢,無存。因命蔡尉治之,蔡至度山 高,不能輒登,則於山腰設席,舍復於山椒,兩岫夾處, 又設舍,舍之東,皆巨石林立,其最高峭者,五峰如指 狀,聳削插天。第五峰至第三峰,俱淨石巉巖峻削幾 千尺,不可上。第二峰視數峰又高,則壁立而平其頂, 土附其背,蔡尉從山椒石峰之北,鑱削小道,附石東 行至第二峰後,從南向治小道登峰頂平處,又設舍 於其處,仰視第一峰,東南北俱壁立,起自山椒數百丈,惟西面附第二峰,尚高數百丈,計視不能復上,則 使人緣崖鑿磴道幾百尺,不可磴。則繼長梯為一梯, 據橫石斜撐之梯,盡處皆巉巖亂石,猶可捫援而上。 既具則歸,而報命明日各出郭北,行十餘里,至張氏 山莊,莊有池亭、花卉,因少憩,左右進酒,移時登山,各 治肩輿繫帶,曳之上里許,則山形斗起,蒙蘢曲道尤 難登。各棄輿馬而步曲折數里,至山腰蓆舍足酸各 息,及取茶至爭啜之。遙望峰頂,丹光閃閃,如芙蓉初 開,氣定復折東行,又轉西北,俱陡峻山蹊。余左負騶 奴,右倚杖,行數里,至山椒夾岫處,即仙壇遺址,仰觀 巖石,插起峰巔,危傾欲飛墜。乃北循其罅,上踰石嶠 如戶限,兩旁皆坑塹,折而東至第五峰之下,峰飛削 若欲、西倒,又東第四峰,第三峰,聳插亂巔石峰之北, 則新削小道,附石凸凹屈曲,間有石室可容坐。道僅 容足,外即深塹不可測,各相繼循石,逶迤曲折而東 里許,即第二峰北。地稍寬,復有大石聚成一峰,乃從 小道上第二峰頂,則方平五六丈,有蓆舍其處,左右 已治具矣。各據地,上俯視原隰,聚落如棋布。相顧曰: 奇哉,奇哉,因仰觀第一峰,相謂曰:上當更奇,但險不 可測。余拉汪同登,汪曰:余不能陟子,亦毋險,余遂解 衣脫履,攀緣磴道幾百尺,磴道絕當梯,則削壁斷峽。 諸子仰謂余曰:我為汝心戒矣。姑止諸。余不聽,復梯 足出飛鳥背,梯窮處,乃攀援亂石,直至絕頂。四顧諸 客,不能從矣。其頂方三五丈,無大樹木,皆大磐石,青 綠間錯,岈然洼然,乾蘚交封間有草樹出石隙,高二 三丈,又有異草如絲縷狀,生峭壁上,舊傳為仙姑麻 苧之遺。土人每攀為績紡之祥,箕踞而坐,凡數邑土 壤皆在衽席之下,縈青繚白外,與天際若。會稽嚴陵 江山吞吐,海門壁立霄漢之勢,皆依約而盡之。俯憑 危石,皆山椒白羊,如豆大。從者出入山腰,蓆舍如傀 儡,在臺中,余手持松根扣石上。作歌,歌曰:悲萬役兮, 將焉終,乘元氣兮,遊無窮。聊歸來兮,山之中。又歌曰: 乘三極兮,為紫宮。臨二溟兮,泝流淙。羨欣樂兮,忘戚 容。歌已取酒,坐石上,自酌,忽有聲自峰下,起隱隱如 輕雷,雜以伊吾淒清流,慄索之則諸客於舍中歌舞。 鼓吹也。余酌微醺,乃捫石援梯而下,至磴則伏石上。 懸足捫躡,鑿道間有不能處,僕夫從下扶余足,安磴 道乃漸至第二峰,則兩股臂俱酸戰矣。諸客曰:子游 固奇絕,然危亦甚哉。各舉酒為余滌驚,乃下峰北,稍 寬,地上復據地飲。余獨登一峭石,跨其上,攜壺與諸 客遙呼,校枚對酌,移時從故道而下。凡石可容坐處, 輒據石酌數巡而去,如是者四五。乃至山椒夾岫處, 則復倚杖扶騶奴而下,至山腰蓆舍之南,復從東行 數里,許過一澗,復折而北,沿澗百餘步,即望見寶掌 山,山即寶掌大禪師處。山前雙峰列峙凜然,若健士 守關狀,澗傍奇石列植,若獸,若鍾鼎,若刀戟,旗鼓絕 可愛玩,復百步許,有巖最高巖,巔有巨石,玲瓏若斲 削,所成遙望翩躚,如欲飛舞,俗傳為師宴。坐時忽雷 霆交作,迨霽而石湧出,因號飛來峰,峰下有泉,極甘 洌,雖盛夏漱之令齒。擊又折而上,有石離立藤葛中, 曰:五通游戲峰,志云師誦般若五通來聽,故名,其下 有洞三,各深二三丈,廣半之,俱奇絕,可翫。時已昏黑, 列炬而游,諸客各據地相酌,盡興而返。

仙華紀遊詩序        胡賓编辑

余性有耽山之癖,而余楚人,楚之山如太和、衡嶽諸 峰,鬱鬱蔥蔥,翹然宇內,乃杖履所及,且不能窺無盡。 大藏以一寄其流覽,感慨之思,若猶是越之浦也。余 所視事者也,控牘而從甲更乙代,日夜持手板,不得 休,尚暇訪酉陽之逸興,挹少室之石膏,為是役役焉。 已乎蓋浦,據東南要區,人文物采郁郁彪炳,故其山 川之勝,亦復雄視諸州,而仙華則尤其矯矯者也。古 云分祥軒,后敕額昭靈,幻蹟縱橫概未足信,然而高 才多情之士,若方,若柳,若吳,宋輩一觴一詠,固已彬 彬灑珠玉矣。數仞之宮,委諸草莽,須莊二先生。繼起 架朽而柴之,已又賦詩作傳,點綴千秋,則勝境名賢 遂屹然。兩相倚重,余即不饒山水趣,展帙憑弔其有 不勃焉。興者人情乎,余日坐堂皇諸峰,環嚮而伺迴, 光射波蒼茫,眩怪時時取態於几案,前每思得二三 臭味之同,拾之奚囊以洩其奇,而志不朽。適廣文鄧 君為余同籍弟兄,張氏尚賢、尚成、尚聘、用善用,時皆 余莫逆交。相與挾策其間,而余亦賈勇,躡之縱橫諸 名勝,毋論霞氛之蔚,薈巖岫之崛,礧禽聲墅色之盈 耳快目。種種不可名狀,而一陟其巔,則灝氣盤結。明 神托焉,而且無崖無町畦恍然,帝子軒轅為我翔也。 鼓雲和之戛戛,而載廣樂之鏘鏘也。峨峨兮,九疑飛。 來沚狂瀾,同趨大壑,又浩浩兮,跨鳳翎於閶闔,而 莫知其鄉也。嗟嗟神工意匠翼,而競爽,豈其機緘之 不能自已耶。顧古之君子,收天地萬物之精,歸于我 之聰明,又出我之聰明,以與天地萬物之景會,則庶 幾數百年前,得一吳柳諸君子。而其後,又數百年,與 吳柳諸君子鼎足而立,握如椽之筆,以乞靈于山靈,是在余兄、鄧君:與二三知契,有厚望焉。抑余聞之見 蒼梧塗山者,則思禹舜恤民之艱睹,窮荒廣漠者,則 悟秦漢勞師之弊,浦城一斗大而淳頑異俗巧拙,易 性,則浦之運若振,若不振,浦之山靈,若靈,若不靈,在 易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今日之役,或 得假輶軒之便,群百姓婦子而憑式之藉,以捄弊維 風,則夫子云洋洋,盛德之鬼神,而山靈之靈亦于焉。 攸賴若夫峴山得名于羊叔蘭亭,傳美于右軍,夫非 楚越故事,而負勝情者,必有濟勝之具,而後可余何 敢妄為之比云。

仙華八景圖序       張應槐编辑

浦江,古揚州地,春秋為東越,五代入金華,錢塘發源 於此。謝惠連詩云:昨發浦陽汭,今宿浙江湄,越有三 江,此其一也。浦在萬崒之中,為巨浸之首。縣治前嶂 後屏,襟圍繡錯,壯麗整嚴,甲於他邑。四面周環,夷曠 各數十里,層峰疊GJfont,上干青霄,滵沚狂瀾,同趨大壑。 以至懸巖,絕磴曲澗,迴流諸勝,不可名狀。獨以仙華 之峭,插寶掌之廓,虛東嶺之岧,嶢月泉之靈,應白石 之飛瀑,孤塔之巍峨,南江之曼衍,潮溪之逖疏,實為 浦最因撮署之。余嘗東遊泰嶽,西至鴈門,北過涿鹿, 南浮江淮矣。覆載之內,宇宙之廣,寧乏名山大川,方 之於景浦,宜不多讓。且各景差池,星落而綢繆,維繫 纍纍如貫珠。其間若坐,若對,若侍,若列,若隱,若見,若 翕,若張,似續而斷,似斷而續,似分而合,似合而分,成象,洵域中綺觀也。余,浦人也。且家仙華之麓,出 往即是,登臨瑰琦總,餘長物顧山川,非有私于浦,浦 獨不憖公之於人,博稽往牒,題詠雖多,摹繪尚缺,因 有感於瀟湘八景之圖,而為之踵,其事既賡和之,復 命工丹鐫之,傳之四方,如畛域相界。聲息相聞,引領 以望竭,蹶以趨,即閱在千里之外者,披覽一過,若闢 廣廈登明堂,雲門大呂之奏,還進並陳耳,將聽之目, 將營之心,且馳之放飲豪歌,低回不能去,猗歟休哉。 斯圖也,別為山川樹一標幟也。謂仙華與瀟湘偕不 朽也。按浦陽舊稱八景,前人酷嘉許,故申而為十,其 實裊山,即南江之源,昭靈乃少女之剎,相為形影,奚 取劇出余,故裒其二。以繪八瀟湘,如疑塚青草,汨羅 弔古,諸景無限,獨搜八景。要以景在精不在多,浦自 饒佳山水,即一仙華亦足以例。其餘況於八也。語云 人能美地,地不能美人,余媿不能為地美,欲借地以 自美,非敢效顰,吳柳諸君子也。

送宋景濂入仙華山為道士序  戴良编辑

金華宋景濂先生,通古今學,有史氏長材,當至正中, 嘗以翰林國史院編修官徵之,固辭不起。後竟寄跡 老子,法中入仙華山為道士,一日,良從而訊之,乃曰: 昔人有以紳笏為柴柵,聲名為韁鎖者,余豈為是過 激哉。顧將順性而動各趨,所安耳。余之所安,乃在於 山林,而不在於朝市,使其以此而易彼,有大不可者。 一決不能者,四余聞居人倫,必以禮處,官府必以法。 然自閑散以來,嬾慢成癖,嬾則與禮相違,慢則與法 相背,違禮背法,世教之所不容。大不可者,此也。又心 不耐事,且憚作勞酬答,少頃必熟睡,盡日神乃可復。 而當官事叢雜,與夫造請將迎之,不置一不能也。嘯 歌林野,或立或行,起居無時,惟意之適,而欲拘之,以 珮服守之,以卒吏使不得自縱,二不能也。凝坐移時, 病如束濕,一飯之久,必四三起,而當賓客滿座,儼如 木偶,俾不得動搖,三不能也。素不善作字舉筆,就簡 重若山嶽,而往返書札動盈几案,四不能也。以一不 可之性,而重之以四不能,自度卒難於用世,故舍之 而遁。又聞道士遺言,吐納修養可使久壽,故即其師 而問焉。雖然世之賢士大夫聞余之有是行也。必並 起而嘲之,子知我者,何不贈之以言,使有以解彼之 嘲,而且以卒余之志也。良應之曰:夫君子之出,以行 道也。其處以存道也。而其所以為道者,蓋或施之於 功業,或見之於文章,雖歷千百載而不朽,垂數十世 而彌存,若是而為壽,可也。苟不其然,顧欲潔身隱退, 逃棄人間,而苟焉。以圖壽為道,是固老子之所為道。 而非吾之道也。吾之所謂道者,乃堯舜周孔之道也。 然堯舜周孔得聖人之用者也。老子得聖人之晦者 也。於出也。則吾用於處也。則吾晦而是道之變化,詎 有異耶。故生以春陽殺,以秋陰,先生功也。舒為雲霞, 粲為日星,先生文也。功而不宰,文而化成,先生道也。 道在是,則壽在是矣。夫豈苟焉,而已哉。昔賀知章辭 祕書之職,請為道士於剡川,陳圖南不應時,君之召 入嵩山為道士,是皆有慕聖道之晦,而寄跡於老子 者也。先生豈聞二人之風,而興起者耶。然二人之在 當時,賢士大夫未聞有非之者,則先生是行,又孰得 而議之,且一榮辱齊毀譽,先生之為道然也。亦豈有 假於余言哉。亦豈有假於余言哉。先生名濂,其字景 濂,今易其名,曰元貞子,署其號曰:仙華道士云。

仙華山部藝文二编辑

遊仙華山         宋謝翱

濕雲搖空荒,顧影悲局蹜。縣燈辛夷楣,照此風露宿。 壇中落葉滿,林下虎行獨。惟有鬟髻愁,千歲老岩腹。

《前題》
方鳳
编辑

仙華矗萬仞,我乃廬其東。日夕與山對,今茲踏玲瓏。 起左信奔鹿,當前任啼狨。大嘯巖石裂,一覽天宇空。 蒼松飽風雨,絕壑挂老龍。樵斧不得睨,撫根憩吾躬。 邈哉軒轅氏,問道由崆峒。龍髯一以遠,千載悲遺弓。 猶傳少女靈,煉玉於焉宮。山林重帝胄,香火明民衷。 我來重懷古,攪涕臨西風。何當刺飛流,一洗磊落胸。

仙華招隱          前人编辑

軒后悲蒼劍,神娥下玉霄。攀髯初失夢,遺蛻尚凌歊。 碧墮升棺影,青分產柱苗。山精依鹿竹,天雨濕雞翹。 有約成孤憤,無人重久要。豢龍要姓氏,使鶴誤軒軺。 冉冉將終老,冥冥不可招。無書寄青雀,有恨在中條。

仙華巖雪         元柳貫编辑

冰柱浮空曉色濛,海波搖動玉玲瓏。九清內景游氛 外,五嶽真形太素中。微月升壇初映鶴,長雲連野不 驚鴻。仙姬晏坐瑤池上,催捧蟠桃獻木公。

《前題》
吳萊
编辑

手倚晨扃一渺漫,仙神擁出玉巑岏。光侵道者祠星 室,蹟破樵家斲藥壇。石筍撐空穿宿暝,天機織素挂 餘寒。俄然喚醒西南夢,怕作松州徼外看。

《前題》
明·張應槐
编辑

聳壑昂霄挺玉壺,巖容皎潔似仙姑,瑤林瞷郭疑元 圃,冰柱吞江映鏡湖。堆絮凝寒驅暑氣,飛雲如錦點 清膚。丹成少女靈長在,為問軒轅事有無。

浴佛日遊仙華四首      胡賓编辑

氣轉薰風日漸長,千山晴景望蒼蒼。客來蓮社情蕭 瑟,仙去桃源路渺茫。飽雨秧鍼平水綠,翻風麥浪帶 雲黃。何時刀劍皆牛犢,笑酌柴桑竹下觴。

其二

馬首層巒破曉寒,愜逢僧會浴香蘭。深林四月人遊 少,迴磴千盤客到難。虛閣下臨蒼翠積,危簷高映蔚 藍寬。芙蓉幾朵青雲裡,好盡清樽拄頰看。

其三

蘿薜垂垂古洞幽,一時詞客擅風流。西來紫氣關門 迥,北望祥光斗極浮。樹拂飛泉鳴屐底,花翻空翠濕 衣裯。莫言郢曲人難和,唱徹銅鞮諾未休。

其四

幾從臥閣遠相望,拔跡良辰屆上方。信步溪山供吏 隱,此邦風雅洵儒鄉。瞻巖陡覺衡雲在,睇汭渾疑楚 練長。得句好尋佳石勒,茲遊吾黨合無忘。

仙華山部紀事编辑

《浦江縣志》:仙華山,一名仙姑山。仙姑者,相傳為軒轅 黃帝少女。按鄭緝之《東陽志》及《縣志》:仙姑於仙華山 修真上昇,故山與廟並以仙姑名。有廟,舊在山巔,禱 祈輒應,民病陟降,故築營於山麓。宋嘉泰元年夏,旱, 吏民相與禱之,雨乃時降。歲以有秋,事聞於朝,三年 敕額曰昭靈。萬曆三十年,知縣須之彥復於山上平 坦處,建觀祀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