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03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三卷目錄

 京畿總部彙考二

  京都城池考

  京都壇廟考

  京畿山陵考

  京都宮殿考

  京畿苑囿考

  京都公署考

  京都國學考

  京畿戶口考

  京畿田賦考

職方典第三卷

京畿總部彙考二编辑

===京都城池考{{{1}}}

《大清會典》

皇城,起

大清門,歷長安左右門,東安、西安、地安三門,周圍三

千二百二十五丈九尺四寸。

紫禁城起

午門,歷東華、西華、神武三門,南北各二百三十六

丈二尺,東西各三百二丈九尺五寸,城高三丈,垛口四尺五寸五分,基厚二丈五尺,頂收二丈一尺二寸五分,城外周圍設看守紅鋪十六座,每座三間。

京城順治元年,定鼎燕京。京城周圍四十里,為九

門。南曰:正陽、崇文、宣武,東曰朝陽、東直,西曰阜成、西直,北曰安定、德勝。南一面長二千二百九十五丈九尺三寸,北二千二百三十二丈四尺五寸,東一千七百八十六丈九尺三寸,西一千五百六十四丈五尺二寸,高三丈五尺五寸,垛口五尺八寸,基六丈二尺,頂收五丈,外重城包城南。一面轉包,東西角樓止。長二十八里,為七門,南曰:永定、左安、右安,東曰廣渠、東便,西曰廣寧、西便,城南一面長二千四百五十四丈四尺七寸,東一千八十五丈一尺,西一千九十三丈二尺,各高二丈,垛口四尺,基厚二丈,頂收一丈四尺,各門俱有甕城。

城河其源出昌平州,白浮村、神山泉,通榆河會一畝馬眼,諸泉匯為七里,濼東流環遶都城,曰玉河。由大通橋而下,至通州、高麗莊,入白河與盧溝河合。長一百六十餘里,元都水監郭守敬所鑿,賜名通惠。又名大通河,即潞河也。又西山玉泉從水關,經越橋,俗謂銀錠橋。流入西苑,遶宮禁自玉河橋出,入城河合流。至大通橋入漕。玉河橋凡三,一跨。長安東街,一跨。文德坊街,一近城垣。

按畿輔通志京城元至元四年,建名大都城。明永樂七年,遷都於此。十九年,爰拓城墉。周圍四十里,高三丈五尺五寸,廣六丈二尺,門九。南曰正陽,曰崇文,曰宣武,東曰朝陽,曰東直,西曰阜成,曰西直,北曰安定,曰德勝。嘉靖二十三年,又築重城以衛之,即今外城三面,共二十八里。高二丈,廣如之。門七,南曰永定,曰左安,曰右安,東曰廣渠,西曰廣寧,其拓出於東西隅,而北向者。東曰東便,西曰西便,內城九門,各有月城,及門樓一座。月城外面各有敵樓一座,三面各開砲門。四重,四隅角樓與敵樓規制同外城。如之甲申,燬於流寇者什九,惟正陽門內外樓巋然獨存。

皇清定鼎以來,次第修葺,始復舊觀。池則玉河分流,

遶雉堞入,經大內復出,注大通河。水勢蜿蜒,天然襟帶,不假斧鑿,其深淺自難量也,明季兩岸繚以短垣。

國朝沿堤樹柳。

皇城在京城之中,宮殿森嚴,樓闕壯麗,居九重之正

位,邁往古之宏規,允為億萬斯年之固。

前代京都城池附考按黃帝都於涿鹿,亦燕地。然上古城池之制,未備至、遼,始以此地為南京,歷金、元、明,其廣狹大小非一。皆今都城地也,故以遼為始。

太宗始陞幽州為南京。又曰燕京。始建京城。按《遼史·地理志》:五代自唐而晉,高祖以遼有援立之勞,割幽燕等十六州以獻。太宗升為南京,

又曰燕京。城方三十六里,崇三丈,衡廣一丈五尺敵樓、戰櫓具。八門:東曰安東、迎春,南曰開陽、丹鳳,西曰顯西、清晉,北曰通天、拱辰。大內在西南隅。皇城內有景宗、聖宗御容殿二,東曰宣和,南曰大內。內門曰宣教,改元和;外三門曰南端、左掖、右掖。左掖改萬春,右掖改千秋。門有樓閣,毬場在其南,東為永平館。皇城西門曰顯西,設而不開。北曰子北。西城巔有涼殿,東北隅有燕角樓,坊、市、廨舍、寺觀,蓋不勝書。

海陵天德三年,命張浩等修燕京城。

按金史地理志天德三年,始圖上燕城宮室制度,三月,命張浩等增廣燕城。城門十三,東曰施仁、曰宣曜、曰陽春,南曰景風、曰豐宜、曰端禮,西曰麗澤、曰顯華、曰彰義,北曰會城、曰通元、曰崇智、曰光泰。

大金國志都城四圍,凡七十五里,城門十二。每一面分三門,其正門四,傍又設兩門,正東曰宣曜、陽春、施仁、正西曰灝華、麗澤、彰義,正南曰豐宜、景風、端禮,正北曰通元、會城、崇智,此四城十二門也。

宮城四圍,凡九里三十步,自天津橋之北曰宣陽、門內,城之南門也。中門繪龍,兩邊繪鳳,用金釘釘之,上有重樓,制度宏大。三門並立,中門惟車駕出入,乃開兩偏分雙隻,日開一門。

過宣陽門,有兩樓,曰文曰武。文之轉東,曰來寧館,武之轉西,曰會同館。正北曰千步廊,東西對焉。廊之半各有偏門,面東曰太廟,向西曰尚書省。

《金史志》:宮城之前廊,東西各二百餘間,分為三節,節為一門。

《攬轡錄》:循東西御廊北行,將至宮城。廊即東轉,又百許間,其西亦有三門,門中馳道甚闊。兩傍有溝,上植柳。廊脊背覆以青琉璃。瓦,宮闕、門戶,即純用之。

《北轅錄》:入宣陽門,由馳道西南入會同館。《攬轡錄》:北即端門十一間,曰應天之門。

《金史志》:應天門,舊名通天門,大定五年更。《大金國志》:應天門,內城之正南門也,樓高八丈,四角皆垛,樓瓦皆琉璃,金釘朱戶,五門列焉。常GJfont,惟大禮祫享則由之,東西相去一里許,又各設一門,左曰:左掖,右曰:右掖。各有武夫守衛。城之正東曰宣華門,正西曰玉華門,殿九重,凡三十有六,樓閣倍之。正中位曰皇帝正位,後曰皇后正位。位之東曰內省,西曰十六位,乃妃嬪居拱辰,內城正北門也。又曰後朝門,制度守衛一與宣華、玉華、等。金碧翬飛,規模宏麗。

貞元元年,定都改為聖都。

按《金史·地理志》:中都路,遼會同元年為南京,開泰元年號燕京。海陵貞元元年定都,以燕乃列國之名,不當為京師號,遂改為聖都。

世祖至元元年,改燕京為中都。

四年,於都城之東北改建中都城。

按《元史·地理志》:大都路,唐幽州范陽郡。遼改燕京。金遷都,為大興府。元太祖十年,克燕,初為燕京路,總管大興府。太宗七年,置版籍。世祖至元元年,中書省臣言:開平府闕庭所在,加號上都,燕京分立省部,亦乞正名。遂改中都,其大興府仍舊。四年,始於中都之東北置今城而遷都焉。京城右擁太行,左挹滄海,枕居庸,奠朔方。城方六十里,十一門:正南曰麗正,南之右曰順承,南之左曰文明,北之東曰安貞,北之西曰建德,正東曰崇仁,東之右曰齊化,東之左曰光熙,正西曰和義,西之右曰肅清,西之左曰平則。

按《春明夢餘錄》:元之南城,周圍五千三百二十丈,即金之故基也。今之遺址,尚在所謂土城關是也。人呼崇文門為海岱,宣武門為順承,阜成門為平則,仍元之舊也。

太祖洪武元年秋八月,命華雲龍經理元都,新築城垣。

按《明太祖實錄》:大將軍徐達,命指揮華雲龍,經理故元都,新築城垣南北取直,東西一千八百九十丈,又令指揮張煥計度,元皇城周圍一千二百六丈,又令指揮葉國珍計度,南城周圍五千三百二十八丈,南城故金時舊基也。

按《寰宇通志》:洪武初,改大都路為北平府,縮其城之北五里,廢東西之北,光熙肅清二門,其九門俱仍舊。

按《春明夢餘錄》:明洪武元年,戊申八月庚午,徐

達取元都,丁丑命指揮華雲龍經理。故元都新築城垣南北取徑直,東西長一千八百九十丈,高三丈五尺五寸。

成祖永樂元年,改北平為北京。

按《成祖實錄》:永樂元年,正月,禮部尚書李至剛等言:自昔帝王或起,布衣平定,天下或由外藩入承大統,其於肇GJfont之地,皆有升崇。竊見北平布政司實皇上承運,興王之地,宜遵太祖高皇帝中都之制,立為京都。制曰可。其以北平為北京,改北平府為順天府。

永樂七年,重修安定門城池。

按《成祖實錄》云云。

永樂十四年,詔議營建北京。

十七年,拓北京南城。

十八年,京城告成。

按《實錄》:十四年十一月,復詔群臣,議營建北京。先是車駕至,自北京工部奏請擇日興工,上以營建事重,乃命文武群臣復議。於是公、侯、伯、五軍都督、及在京都指揮等官上疏,曰臣等切惟北京河山鞏固,水甘土厚,民俗惇樸,物產豐富,誠天府之國,帝王之都也。皇帝營建北京,為子孫帝王萬世之業,比年車駕,巡狩四海,會同人心,協和嘉瑞,駢集天運,維新實兆。於此矧河道,疏通漕運,日廣商賈、輻輳,財貨充盈,良材巨木,已集京師,天下軍民,樂於趨事,揆之天時,察之人事,誠所當為而不可緩。伏乞上順天心,下從民望,早敕所司興工營建,天下幸甚。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通政司、太常寺、等衙門尚書都御史等官復。上疏曰:伏惟北京,聖上龍興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東連山海,南俯中原,沃壤千里,山川形勝,誠帝王萬世之都。昔太祖高皇帝削平海宇,以其地分封陛下,誠有待於今日。陛下嗣太祖之位,即位之初,嘗陞為北京,而宮殿未建,文武群臣合詞奏請,已蒙俞允所司掄材廣川,官民樂於趨事,良材大木,不勞而集,比年聖駕巡狩,萬國來同,民物阜成,禎祥協應,天意人心,昭然可見。然陛下重於勞民,延緩至今,臣等切惟,宗社大計,正陛下當為之時,況今漕運已通,儲蓄通溢,材用具備,軍民一心,營建之辰,天實啟之。伏乞早賜聖斷,敕所司擇日興工以成。國家悠久之計以副臣民之望上從之十七年十一月,拓北京南城,計二千七百餘丈,北京營建,凡廟、社、郊、祀、壇、場、宮殿、門闕、規制悉如南京。而高敞壯麗。過之。復於皇城,東南建皇太孫宮,東安門外建十五邸,通為屋八千三百五十楹。自永樂十五年六月。興工,至十八年冬告成。詔曰:開基創業,興王之本,為先繼體守成經國之宜,尤重。昔朕皇考太祖高皇帝,受天明命,建都江左,以肇邦基。肆朕纘承大統,惟懷永圖,眷茲北京,實為都會地勢,雄偉山川,鞏固四方,萬國道里。適均惟天意之所屬,實卜筮之攸同,乃倣古制,徇輿情,立兩京,置郊社宗廟,創建宮室。上以紹皇考太祖高皇帝之先志,下以開子孫萬世之弘規,且於巡狩駐守,實有便焉。爰自營建以來,天下軍民樂於趨事,天人協贊,景貺駢臻。今工已告成,選十九年正月朔旦,御奉天殿,朝百官,誕新治理。用致雍熙於戲天地,清寧衍宗社萬年之福,山河安靖,隆古今全盛之基。乃命禮部正北京為京師,不稱行在。

《舊京遺事》:京師大城一重周四十五里,九門。城周正如印,南正陽、崇文、宣武,東朝陽、東直、西阜成,西直北、德勝、安定。大城內皇城,皇城六門,大明南向直正陽門,東安直朝陽門,西安直阜成門,北安當德勝門,大明東轉長安左門,西轉長安右門,於京城正中,皇城內樹色青蔥,罘罳金雀,人騎馬上可望也。城外紅鋪七十二,禁軍守之。皇城內為宮城,八門正南。第一重曰承天門,二重曰端門,三重曰午門。午門魏闕,分焉曰左掖門,右掖門。正南有五門也。東曰東華,西曰西華,北曰元武,周迴紅鋪三十六,亦禁軍守之。城河遶焉。

宣宗宣德九年,修北京城垣。

按《宣宗實錄》:宣德九年七月,命都督僉事王彧以五軍神機營官軍及民夫修北京城垣。英宗正統元年,修京師城樓。

按《英宗實錄》:正統元年十月,命太監阮安,都督同知沈清少保,工部尚書吳中率軍夫數萬人修建京師九門城樓。初,京城因元之舊。永樂中,雖略加改葺,然月城樓鋪之制多未備,至是始命修之。

按《東里集》:命下之初,工部侍郎蔡信颺言於眾,

曰役大非徵十八萬人不可,材木諸費稱是。上遂命太監阮安、董其役取京師,聚操之卒萬餘,停操而用之,厚其餼廩,均其勞逸,材木諸費一出公府之所有。有司不預,百姓不知,而終歲告成。

按《春明夢餘錄》:阮安,交趾人,一名阿留,刻有營建記。

正統四年,京師城樓成。

按《實錄》:四年四月,修造京師城樓,城壕、橋閘。完正陽門正樓。一月,城中左、右樓各一。崇文、宣武、朝陽、阜成、東直、西直、安定、德勝八門各正樓一。月城樓一,各門外立牌樓。城西隅立角樓,又深其壕,兩涯悉甃以磚石,九門舊有木橋,今悉撤之,易以石,兩橋之間各有水閘壕,水自城西北隅環城而東,歷九橋九閘,從城東南隅流出大通橋而去自。正統二年正月,興工。至是始畢。煥然金湯鞏固,足以聳萬國之瞻矣。

正統十年,城垣始加磚甓。

按《實錄》:京師城垣,其外舊,固以磚石。內惟土築,遇雨,輒頹。正統十年六月,命太監阮安、成國公朱勇,修武伯沈榮,尚書王GJfont,侍郎王祐,督工甓之。

憲宗成化十二年,定西侯蔣琬請築外城。按《憲宗實錄》:成化十二年八月,定西侯蔣琬上言太祖皇帝,肇建南京京城之外,復築土城以護居民。誠萬世不拔之基也,今北京止有內城,而無外城,正統己巳之變也,先長驅直至城下,眾庶奔竄,內無所容,前事可鑒也。且承平日久,聚眾益繁,思為憂患之防,須及豐亨之日,況西北一帶,前代舊址猶存,若行勸募之令,加以工罰之徒,計其成功不日可待。廷議謂築城之役宜俟,軍民息肩之日舉行,報可。

世宗嘉靖二十一年,議築外城。

按《明典彙》:嘉靖二十一年七月,時邊報日至,掌都察院毛伯溫等言:古者有城必有郭,城以衛民,郭以衛城,太祖定鼎南京既建,內城復設,羅城於外。成祖遷都金臺,當時內城足居,所以外城未立,今城外之民殆倍,城中思患豫防,豈容或緩。臣等以為宜築外城,上然之敕,會同戶工二部,速議給事中劉養直言。諸臣議築外城,慮非不遠,但宜築於無事之時。不可築於多事之際。因止二十九年,命侍郎張時徹、梁尚德同都御史商大節、都督陸炳督工築正陽、崇文、宣武三關廂外城,既而停止。

三十二年,外城告成。

按《明典彙》:三十二年三月,給事中朱伯辰言:高皇帝定鼎金陵於時,即築外城。文皇帝遷都北京,密邇邊塞,顧有城無郭者,則以締造,方始未暇盡制耳。邇因邊警,聖上俯俞言者之,請修築。南關僅正南一面,規制偏隘,又未成旋,罷臣竊見城外居民繁夥,無慮數千萬戶。四方萬國,商旅貨賄,所集不宜無以圉之。矧今邊報屢警,不可不為之圖。臣嘗履行四郊,咸有土城,故址環繞,如規周可二百十里。今若仍其舊貫,增卑補薄,培缺續斷,即可使事半而功倍矣。上以問大學士嚴嵩,嵩對:外城之築,眾心所同,果成亦一勞永逸之計。乃命相度興工。

按《世宗實錄》:閏月丙辰,兵部尚書聶豹等上言:臣等於本月六日會同掌錦衣衛都督陸炳、總督京營戎政、平江伯陳圭、協理戎政侍郎許論、督同欽天監監正楊緯等,相度京城外,四面宜築外城,約七十餘里。自正陽門外東馬道口起,經天壇南牆外及李興王金箔等園地,至蔭水菴牆東,止約計九里。轉北經神木廠、獐鹿房、小窯口等處斜接土城舊廣禧門基,止約計一十八里,自廣禧門起轉北而西至土城,小西門舊基,約計一十九里。自小西門起經三虎橋村東、馬家廟等處,接土城舊基包過彰義門、至西南直對新堡北牆止,約計一十五里。自西南舊土城轉東由新堡及黑窯廠,經神祇壇南牆外至正陽門外西馬道口止。約計九里。大約南一面計一十八里,東一面計一十七里,周圍共計七十餘里,內有舊址,堪因者約二十二里。無舊址應新築者約四十八里,其規制臣等議得,外城牆基應厚二丈,收頂一丈二尺,高一丈八尺,上周磚為腰牆,垛口五尺,共高二丈三尺,城外取土築城,因以為壕,正陽等九門之外如舊彰義門,大通橋各開門一座,共門十一座。每門各設門樓五間,四角設角樓四座,其通惠河兩岸各量留便門,不設門樓,城外每而應築敵臺四十四座,其通惠河兩岸各量三丈,收頂一丈二尺,

每臺上蓋鋪房一間,以便官軍。棲止四面,共計敵臺一百七十六座,鋪一百七十六所,城內每面應築上城馬道五路,四面共馬道二十路。西直門外及通惠河二處,係西湖玉河水出入之處,應設大水關二座,八里河、黑窯廠等處地勢低窪,潦水流聚,應設小水關四座,城門內兩傍工完之日,擬各蓋造門房二所,共二十二所,以便守門人員居處。疏入,得旨。允行乙丑建京師外城興工,遣成國公朱希忠告太廟,敕諭陳圭、陸炳、許論、及工部左侍郎陶尚德,內官監右少監郭暉。提督工程,錦衣衛都指揮使朱希孝指揮僉事,劉鯨監督工程,又命吏科左給事中秦、梁、浙江道御史董威巡視工程。四月上又慮工費重大,成功不易,以問嵩等。嵩等乃自詣工所視之,還言:宜先築南面,俟財力裕時,再因地計度以成四面之制。於是嵩會圭等議覆前此度地畫圖,原為四周之制,所以南面橫闊凡二十里。今既止築一面,第用十二三里便當收結庶。不虛費財力。今擬將見築正南一面城基,東折轉北,接城東南角,西折轉北接城西南角,并力兼築可以刻期完報。其東西北三面候再計度以聞報允是年閏三月

按《春明夢餘錄》:是年大學士嚴嵩等親自至工所視之,隨上手劄言:臣等今日出視城工,時方修築,正南一面自東及西,延長二十餘里,詢之各官云:前此難在築基,必深取實地,有深至五六尺、七八尺者。今築基皆已出土面,其板築工有纔起一二板者,有築至四五板者,其一最高至十一板。蓋地有高低,培墊有深淺,取土有近遠,故工有難易,大扺上板。已後漸見效矣。上曰:城工必果持久方可,但土質恐未堅,或且先作南面,待財力都裕之時,再因地計度以成四周之制。於是嵩遵上旨,議將見築正南一面城基,東折轉北接城東南角,西折轉北接城西南角。併力堅築,刻期完報。其東西北三面候再計度以聞上,允之。於是年十月工完,計長二十八里,命正陽外門名永定、崇文,外門名左安、宣武,外門名右安,大通橋門名廣渠,彰義街門名廣寧,內外兩城計垛口二萬零七百七十二垛,下砲眼共一萬二千六百有二。

四十一年,工部尚書雷禮請增繕重城。

四十三年,重城成。

按《史概》:嘉靖四十一年十二月,工部尚書雷禮請增繕重城,備規制,謂永定等七門。當添築甕城東西便門,接都城止丈餘。又垛口卑隘壕池,淺狹悉當崇甃深濬,上善其言。

按《世宗實錄》:嘉靖四十三年六月丁酉,京師重城成。

熹宗天啟元年十月,濬京城及重城壕。

按《熹宗實錄》:大啟元年十月,濬京城、九門及重城壕成。監工科道魏大中等言:壕之源出玉泉山,經高梁橋抵都城,西北而派為二。一循城之左而東而南,一循城之右而南而東,宜按舊閘為地形高下,次第布之。未可以丈尺概也。德勝之水南入關,周行大內出玉河,近且北淤南壅,而嘉靖所築重城地勢既高,有掘未及泉而止者,宜清其源,審其勢,疏其脈,達其支,以總會於大通橋。又須理葺諸閘,節宣蓄洩,以壯金湯之固,疏下工部。

京都壇廟考编辑

按太常寺卿江蘩《太常紀要》:

皇清順治十七年二月,諭禮部曰:帝王父

天母。

地禋祀大典,務求備當,朕稽考舊章,洪武初原係孟春

合祭。

南郊。至嘉靖年間,始定分祭。冬至祭

圜丘,夏至祭

方澤,春分祭

朝日,秋分祭

夕月。而合祭遂止,朕思合祭之禮,原以畢,萃神祇

普薦馨香,不宜竟廢。今欲祗申昭事之,誠修舉合祀典禮,除四郊仍舊外每年孟春合祭

天、

地、

日、

月及諸神於

大享殿。但禮關重大,爾部會同九卿科道,詳議具奏。

順治十七年二月癸卯,諭禮部曰:

大享殿合祭典已定,於孟春舉行。今雖時序已過,大典

肇修理應本年即舉。爾部即擇期并應行典禮,詳察速議具奏。

順治十七年四月己酉,合祀於

大享殿。

按明洪武十年,感齋居陰雨,覽京房災異之說,定合祀禮,罷方丘。十二年正月,合祀于大祀殿。嘉靖元年,給事中夏言以分祀,請詔博采公議,從分祀議冬至祀天于闕丘,夏至祀地于方澤,肥合祀。我

皇清定鼎。世祖章皇帝以孟春合祭

天、地、

日、月,及諸神于

大享殿。而四郊仍舊誠典禮之盡,善也。今畿輔通志止   載正陽門外之天、地壇,而不及方澤,其他典禮亦多闕略。今據太常紀要列于前,仍據

《大清會典》所載天、

地、  日、月之壇規制,備詳于後,以見聖祖制作之明備云。

《大清會典》:

圜丘壇,在正陽門南,

圜丘三成壇,南向一成,面徑五丈九尺,高九尺,二成面

徑九丈,高八尺一寸,三成面徑十二丈,高八尺一寸,各成面GJfont用一九七五,陽數及周圍欄板柱子皆青色琉璃,四出陛各九級,白石為之。內壝圓牆,九十七丈七尺五寸,高八尺一寸,厚二尺七寸五分,靈星石門四面各三,外壝方牆二百四丈八尺五寸,高九尺一寸,厚二尺七寸。靈星門如前高,用周尺餘今尺下同。壇之東有神庫、神廚、祭器庫、宰牲亭,壇之西有神樂觀、犧牲所,鑾駕庫。又外圍方牆為門四,南曰昭亨,東曰泰元,西曰廣利,北曰成貞。

皇穹宇,在

圜丘後,制圓,象天環。轉八柱,圓頂重簷,覆以青瓦,中安

寶頂,東、西、南三出陛各十四級,檻牆欄柱,俱用青色琉璃。左右兩廡,各五間。亦覆青瓦,四圍圓牆,前設門三。

大享殿,在

圜丘壇北,殿以圓為制,周圍共十二柱,內柱亦十有二。

中龍井柱四,圓頂三層,上覆青瓦,中覆黃瓦,下覆綠瓦。中安寶頂,殿陛圍圓三級,白石為之。殿臺三層,俱有石欄,前後各三出陛,上中各九級。下十級,東西一出陛,級同。左右兩廡,各二座,前廡九間,後廡七間。俱覆綠瓦,四圍方牆,前為大享門,東西北各有門。又外圍牆為門四,南即成貞門,東西北亦各有門,後為

皇乾。殿五間,上覆青瓦,下繞石欄,牆之東有神庫,神

廚,宰牲亭,西南為齋宮。

方澤壇,在安定門外,

方澤二成,壇北向一成,面方六丈,高六尺二。成面方十

丈六寸,高六尺。各成面磚用六八陰數,皆黃色。琉璃青白石包砌,四出陛各八級,周圍水渠一道,長四十九丈四尺四寸,深八尺六寸,闊六尺。內壝方牆二十七丈二尺,高六尺,厚二尺。靈星門六。正北三,東、西、南各一。外壝方牆四十二丈,高八尺,厚二尺四寸,靈星門如前壇,之西南有神庫、神廚、樂器庫、宰牲亭。西北為齋宮,又有鑾駕庫,又外圍方牆二重,內重北門三,東西南門各一。最外惟西向三門。又西有石坊,曰泰折街。

皇祇室 在

方澤後向北五間,上覆綠瓦,四圍方牆,前有門。

朝日壇 在朝陽門外,

壇西向,方廣五丈,高五尺九寸,壇面GJfont青色琉璃。四出陛九級,圓壝牆七十五丈,高八尺一寸,厚二尺三寸,靈星門六。正西三,東南北各一壇。之北有神庫、神廚、宰牲亭、祭器庫,其南為齋宮,外圍牆前方、後圓、西北各三門,牆之西北有石坊,曰禮神街。

夕月壇 在阜成門外,

壇東向方廣四丈,高四尺六寸,壇面GJfont白色琉璃,四出陛六級,方壝牆二十四丈,高八尺,厚二尺二寸八分,靈星門六。正東三,南、北、西各一。壇之南有神庫、神廚、宰牲亭、祭器庫,其北為齋宮。外圍方牆,東北各三門。牆之東北有石坊,亦曰禮神街。

神祇壇 在永定門內。

神壇南向,方廣五丈,高四尺五寸五分,四出陛各

九級,壝牆方二十四丈,高五尺五寸,厚二尺五寸,靈星門六。正南三。東、西、北各一。內設雲形青白石龕四。於壇北,各高九尺二寸五分,

祇壇北向,面闊十丈,進深六丈,高四尺,四出陛各

六級,壝牆方二十四丈,高五尺五寸,厚二尺四寸,靈星門六,正北三,東、西、南各一。內設青白石龕山形三,水形二,於壇南各高八尺二寸,左從位山水形各一,於壇東。右從位山水形各一,於壇西。各高七尺六寸。

先農壇,在神祇壇後。

壇南向,石包GJfont砌,方廣四丈七尺,高四丈五寸,四出陛壇。東為觀耕臺,用木。方五丈,高五尺,南東西三出陛,東有神倉。

太歲壇,在先農壇東北。

殿七間,南向。東西兩廡各十一間,前有拜殿。七間。壇之東為齋宮,其西有神庫、神廚、祭器庫、宰牲亭。

社稷壇 在 午門右,

壇北向。同壇同,壝壇二成。上成方五丈,次成方五丈三尺,高五尺,四出陛用五色土,隨方築之。壝垣四面開靈星門,垣之色亦各如其方,壇之北有殿,又有拜殿,俱南向。其西為神庫、神廚、宰牲亭。又按

《大清會典》:

太廟在 午門左,

太廟前前殿一座,九間。左右兩廡各十五間,廟門一座,

五間,左右門二座,中殿一座,九間。左右兩廡各五間,後殿一座,九間。左右兩廡各五間,東有神庫、宰牲亭,西有神廚

堂子。

國初建於

盛京,順治元年建于

京城。玉河橋。東享殿三間,環以圍廊,八角亭一座,

神房二間,殿門一間,祭神八角亭一座,大門三間,神廚三間。

《京畿山陵考》
编辑

《大清會典》:

孝陵 在直隸遵化州昌瑞山。

寶城,周圍七十五丈,

方城明樓,內碑一通。

靈寢門。三門。

隆恩殿 重簷五間,左右配殿各五間。

隆恩門 五間,門外左右茶膳房各五間。

神庫 二座各三間。

神廚 五間。

省牲亭 三間。

碑亭 內碑一通。

神道,

石橋四。

龍鳳門 三門。

石像生十八對,

朝衣冠文像三對。

甲胄武像三對。

臥立馬各一對。

臥立麒麟各一對。

臥立象各一對。

臥立駱駝各一對。

臥立狻猊各一對。

臥立獅子各一對。

望柱二。

擎天柱四。

碑樓一座。內神功聖德碑一通。

更衣殿 三間在大紅門內之東。

大紅門 外下馬牌二。

石牌坊 六柱五架。

紅牆圍牆,共長三百一十四丈二尺四寸。

仁孝皇后陵

孝昭皇后陵 在

孝陵之東。

寶城 周圍七十一丈九尺。

方城明樓,內碑一通。

靈寢門 三門。

大殿 重簷五間,左右配殿各五間。

大門 五間,門外左右茶膳房各五間,

神庫二座,各三間。

神廚 五間。

省牲亭 三間。

碑亭 內碑一通。

下馬牌二。

石橋四,

紅牆圍牆 共長二百五十二丈五尺。

悼妃墳 在珠兒峪山。

大門三間。

圍牆 共長六十八丈五尺。

貞妃,

恪妃附葬在內。

慧妃墳 在趙家溝。

享堂五間,

大門三間,

儀門一座,

茶膳房二座 各三間,

圍牆 共長一百七十八丈。

京都宮殿考编辑

《大清會典》:宮殿規制

太和殿 大朝正殿,

中和殿 在 太和殿後。

保和殿 在 中和殿後。

中左門 在 太和殿左。

中右門 在 太和殿右。

後左門 在 保和殿左。

後右門 在 保和殿右。

體仁閣 在 太和殿丹墀之東。

弘義閣 在 太和殿丹墀之西。

左翼門 在 體仁閣北。

右翼門 在 弘義閣北。

太和門 在 太和殿南,正中南有金水橋。昭德門 在 太和門左。

貞度門 在 太和門右。

協和門 在 太和門東廡。

雍和門 在 太和門西廡。

文華殿 在 協和門東稍北為。

上御經筵及

東宮講學之所。

武英殿 在 雍和門西稍北。

乾清宮 在 大朝三殿之後,為

宸居正寢。

坤寧宮 在 乾清宮後,

中宮所居。

交泰殿 在 乾清 坤寧兩宮之間。

乾清門 在 乾清宮前,

上御此聽政。

慈寧宮 在 武英殿後,以奉

太皇太后。

寧壽宮 在 慈寧宮西北,以奉

皇太后。

惇本殿 在 文華殿北。

毓慶宮 在 惇本殿後。

祥旭門 在 惇本殿南,已上為

皇太子宮。

午門 在 太和門金水橋,南中三,門翼以兩觀,

門觀各有樓。

左掖門 在 午門左。

右掖門 在 午門右。

東華門 在 文華殿東稍南。

西華門 在 武英殿西稍南。

神武門 在 宮後門,

已上俱紫禁城門。

闕左門 在 午門左,稍南又有神廚門,內為

太廟。

闕右門 在 午門右,稍南又有社左門,內為社稷壇。

端門 在 午門正南,門有樓,東有

太廟街,門西有

社稷,街門。

天安門 在 端門正南,門有樓,南有石橋五座。

已上各門在紫禁城外。

皇城內:

大清門 在 天安門正南,中為馳道,東西長廊,

名千步廊。折而左右。

長安左門 在 大清門內,稍北折而東。

長安右門 在 大清門內,稍北折而西。

東安門 在 東華門東。

西安門 在 西華門西北。

地安門 在 神武門北。

已上俱

皇城門。

國初建宮殿於

盛京 詳見

盛京工部

順治元年作。

大內宮殿於燕京,正殿曰

太和殿。

御以受朝賀,殿之左曰:中左門。右曰:中右門。兩廡之

間。左曰:體仁閣。右曰:弘義閣。體仁閣之北曰左翼門。弘義閣之北曰右翼門。

太和殿之後曰

中和殿,中和殿之後曰

保和殿,殿之左曰後左門,右曰後右門。

太和殿之南正中曰

太和門。門之左曰昭德門。右曰貞度門。

太和門外,兩廡之間左曰協和門。右曰雍和門。

四年建闕。門曰

午門。翼以兩觀,中三門,東西為左右掖門。

八年建

承天門,工成改為天安門。

十年建

慈寧宮,

十二年重建

乾清宮,宮之後曰

坤寧宮。在 乾清、坤寧兩宮之間曰

交泰殿。

乾清宮之前曰

乾清門。

坤寧宮之前曰

坤寧門。

乾清門外兩廡之間,左曰景運門,右曰隆宗門。坤寧宮之東曰景仁宮。承乾宮、鍾粹宮、坤寧宮之

西曰永壽宮、翊坤宮、儲秀宮。

康熙六年建

端門。

八年重建,

太和殿

乾清宮。

十八年建

皇太子宮,正殿曰

惇本殿,殿之後曰

毓慶宮,前曰祥旭門。

二十一年改建

咸安宮為

寧壽宮。

二十二年建

文華殿。

京畿苑囿考       《畿輔通志》编辑

西苑 在皇城內,周圍深廣,波光澄澈,綠荷芳藻,

含香吐秀,游魚浮鳥,競戲群集,島皆奇石巉巖,下瞰池水,喬松古檜。煙雲繚繞,隱然蓬萊仙府。

南海子 在京城南二十里,舊有下馬飛放泊,內

有晾鷹臺,永樂十二年,增廣其地,周圍凡一萬八千六百六十丈,乃畜養禽獸,種植疏果之所。中有海子,大小凡三,其水四時不竭,以禁城北有海子,故別名曰南海子。

暢春園 在府西北,即海淀。明武清侯李氏園,景

物略高,梁橋西北十里。平地出泉四去。北曰北海淀,南曰南海淀,或曰巴溝水也。水出龜坼,溝塍冊冊,遠樹綠以青青,遠風無聞而有色。巴溝自青龍橋東南入於淀。淀南五里曰丹陵。沜沜南陂者六,達白石橋與高梁。水併沜而西,廣可舟矣。武清侯李氏園之方十里,正中挹海堂,堂北亭置清雅二字,明肅太后手書也。亭一望牡丹,石間之芍藥間之,瀕於水,乃已飛橋,而汀汀。北一望又荷葉,望盡而山GJfont芒螺矗。巧詭於山。假山也。自然若真山矣,山水之際,高樓斯起,平看香山,俯看玉泉,園中水程十數里,舟莫或不達。嶼石百座,檻莫或不周。靈璧太湖,錦川百計,喬木千計,竹萬計,花億萬計,陰莫或不接,此明劉侗所記。

國朝營為別苑,亭館樸素,不施丹雘。

賜名暢春園。

京都公署考       《畿輔通志》编辑

宗人府 在長安左門南,經歷司附焉。

吏部 在宗人府南,其屬文選、驗封、稽勳、考功。四清吏司,並司務廳附焉。

戶部 在吏部南,其屬江南、浙江、江西、福建、湖廣、山東、山西、河南、陝西、四川、廣東、廣西、雲南、貴州十四清吏司,並司務廳照磨所附焉。

禮部 在戶部南,其屬儀制、祠祭、主客、精膳四清吏司,並司務廳鑄印局附焉。

兵部 在宗人府後,其屬武選、職方、車駕、武庫四清吏司,外設督捕,並司務廳附焉。

刑部 在貫城坊內,其屬江南、浙江、江西、福建、湖廣、山東、山西、河南、陝西、四川、廣東、廣西、雲南、貴州十四清吏司。並司務廳照磨所司,獄司附焉。

工部 在兵部南,其屬營繕、虞衡、屯田、都水、四清吏司,並司務廳附焉。

理藩院 在刑部北,其屬祿勳、賓客、柔遠、理刑、四司附焉。

都察院 在刑部南,所轄江南、浙江、江西、福建、湖廣、河南、山東、山西、陝西、四川、廣東、廣西、雲南、貴州十四道,並經歷司、司務廳、照磨所、司獄司附焉。

翰林院 在長安左門外,玉河西岸。

太常寺 在長安右門南,典簿廳附焉。外有神樂觀、犧牲所,各祠祭置亦隸之。

通政使司 在太常寺南,經歷司附焉。

大理寺 在都察院南,其屬左寺、右寺,并司務廳附焉。

詹事府 在玉河東岸,主簿廳附焉。

光祿寺 在東華門內,其屬大官、珍羞、良醞、掌醢四署,并典簿廳附焉。

太僕寺 在萬寶坊,主簿廳附焉。

鴻臚寺 在戶部南。

欽天監 在鴻臚寺南。

太醫院 在欽天監南。

行人司 在長安右門外朝房西。

上林苑監 在文德坊玉河橋西。

五城兵馬司 中城兵馬司在城內。仁壽坊,東城兵馬司在城內思誠坊,南城兵馬司在城外正陽街,西城兵馬司在城內咸宜坊,北城兵馬司在城內教忠坊。

鑾儀衛 在刑部北經歷司附。

貢院 在觀象臺。

京都國學考       《畿輔通志》编辑

國子監 在安定門內,文廟西,有彝倫堂,堂左右繩愆博士二廳,率性、修道、誠心、正義、崇志、廣業六堂,典簿廳附焉。

前代國學創建修改本末附考合日下紀聞及各文集所載

章宗承安四年,始建太學於城南。

按《大金國志》:承安四年二月,詔建太學於京城之南,總為屋七十五。區西序置古今文籍祕省新所賜書,東序置三代鼎彝俎、豆敦盤尊罍及春秋釋奠合用祭器。

太宗五年,新建國子學於燕京。

按《潛溪集》:元太宗即位之五年,新建國子學於燕京,御製宣諭二通。其一通諭奪羅GJfont等及十投管象等官方,是時遣蒙古子弟一十八人來習漢人言語、文字,掄漢人子弟二十二人習蒙古言語、弓箭,命提領陳時可擇二名儒管,勾并主守孔子廟,道人馮志亨司之。選秀士二人、通儒道人二人,分四牌子教讀。不率教者以簡子量箠之,更權用燕京,真定曆日銀,建立夫子廟,兩廡及肄業之舍,其子弟日給米一升,GJfont如之。肉一斤,晚同給酒一缶,家糧之給亦一升。土著者,皆不與。又於降戶每人撥小蒼頭一名,以奉使令。此蛇兒年六月初九日。所頒也。其一通諭受學子弟員習漢人文書,之外兼諳匠藝,事及藥材,所用彩色,所出地里。州郡,所紀下至酒醴、麴GJfont、水銀之造,飲食、烹飪之制,皆欲周覽旁通,仍戒飲酒,不可有違。恆度而於習講,尤諄諄也。所頒之年、月、與前同,不書何日,意稍後於前,亦不過旬日爾。後十六年,當定宗崩之明年己酉十月,望日,夫子廟住持賜柴,知觀李志元始礱樂石令重元子葛志仙刊置學中其左方序列四教讀弟子,名蒙古必闍赤自札古魯真以下凡十九人,漢人必闍赤自文宣奴而下凡二十八人,所謂必闍赤者,譯言書生也。其數比舊有

所加者,續有所效而來者耳,又列羅劉二通,事不著其名。

世祖至元六年七月,立國子學。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按《元典章》:京師設國子學,教授諸生於隨朝百官怯薛,及蒙古漢兒官員。選擇子孫弟姪俊秀者入國子學。

至元二十四年閏二月,設國子監。

《元史》:燕京始平,宣撫王楫請以金樞密院為宣聖廟。二十四年,既遷都北城,立國子學於國城之東,乃以南城國子學為大都路學。

《元史本傳》:時都城廟學既燬,於兵楫取舊樞密院地,復創立之春秋,率諸生行釋菜禮,仍取舊岐陽石鼓列廡下。

《湛然居士集》:王巨川於灰燼之餘,草創宣聖廟。以己丑二月八日丁酉,率諸士大夫行釋奠禮。諸儒相賀曰:可謂吾道有光矣。

《元名臣事略》:京都未有孔子廟,而國學寓他署。興元忠憲王完澤喟然曰:首善之地,風化攸出。不可怠乃。奏營廟學。

《元史·百官志》:至元二十四年,既立國學,以故孔子廟為京學,而提舉學事者,仍以國子祭酒繫銜。

《雪樓集》:姚長者仲實,河南人。至元中為京敖監局,使遷真州三務使,棄官還京師,累貲巨萬,天子建辟雍獻美木十章,米五十斛,織金帛二端,役夫羊裘九十襲。

宣宗宣德四年,秋八月,修國子監、大成殿兩廡。按《實錄》:宣德四年八月,修北京國子監大成殿前兩廡。

宣德七年,國子監請以草場地蓋諸生屋,允之。按《實錄》:宣德七年四月,北京國子監請以監之東金、吾等、三衛草場。二所,為諸生搆房舍其地給本監種蔬,供會饌從之。

英宗正統九年,重修太學成。

按《明典彙》:先是太學,因元之陋。吏部主事李賢上言:國家建都北京,以來佛寺時復修建太學,日就。廢弛舉措舛錯,何以示法天下。請以佛寺之費,修舉太學。從之,正統九年正月,太學成上臨視祗,謁先聖,行釋奠禮,退御彝倫堂,命祭酒李時勉進講。

景泰 年,御史程璥請改國子監地,不允。按《國史唯疑》:國子監在京城東北隅,景泰中御史程璥請於東長安街之南改創基址,不允。懷宗崇禎十四年,又重修太學成。

按《三朝野史》:崇禎十四年,重修太學成。八月車駕臨雍,祭酒南居仁,坐講皋陶謨,司業羅大任講易咸卦命,文武官三品以上俱坐聽,賜茶講畢,上入敬一亭,觀世宗所立程子四箴碑,遂傳禮部將廟學諸碑俱摹搨進覽,又石鼓文殘闕,亦令察補進呈。

京畿戶口考       《畿輔通志》编辑

原額人丁,門頭四百一萬五千九百七十三丁。內除編審、開除、故絕、逃亡、并投、充人丁外。康熙十九年,實在人丁門頭三百二十二萬三千八百八十丁。門半,內除優免二萬二千六十六丁免徵外。

實在人丁三百二十萬一千八百一十四丁,內分供丁吏承丁五萬五千九百九十二丁。新更實在人丁九千七百四十九丁,

GJfont丁七千一十丁。門頭門丁三百九門。

行差人丁三百一十二萬八千七百五十四丁,共徵銀三十九萬三千四百一兩一錢三分五釐七絲五忽二微二GJfont八沙七塵七漠。額外歸併實在康熙十九年,徵糧屯丁七萬四千九十七丁,內除優免紳衿本身丁一十七丁免徵外,

實在屯丁七萬四千八十丁。每丁各徵不等,共徵銀一萬二千八百七兩八錢九釐二毫八絲八忽一纖八沙八塵六埃。

額外

匠價并腳價銀一千六百三十兩五錢八分五釐六毫;

房租銀五百五十八兩六錢四分五釐;

黑土課米折銀二百一十七兩八錢六分四釐七毫五絲;

景獻二陵本色榛栗三十六石。

灤榜紙張銀六兩五分八釐二毫二絲三忽五微九纖七沙二埃二渺七漠,

漁課房賃銀二十八兩一錢二分八釐三毫一絲四忽七微二纖,

籽粒豆乾銀七十五兩一錢四分,

餘租銀一十兩一錢九分四毫八絲,

備邊備荒等銀二百五十七兩四分六釐六毫六絲四忽三微二纖九沙八塵八渺,

藥材銀二十七兩八錢三分八釐三毫一絲二忽五微,

編門銀五兩一錢,

木植河利銀一千二百五十兩,

學租錢易銀七兩九錢四分二釐四毫,

屯糧銀九十六兩六錢二分七毫八絲二忽四微三纖,

GJfont麻銀八兩七錢三分,課程銀六兩,

附鹽引,

原額并新增鹽引六十七萬四千二百八十七引。

京畿田賦考       《畿輔通志》编辑

原額地七十一萬三千二百九十一頃八十畝七分九釐七絲一忽一微六纖六沙五塵三埃二渺。內除圈撥水衝等地二十九萬四千九十六頃六十五畝四分六釐七絲一忽二纖,實存原額地四十一萬九千一百九十五頃一十五畝三分三釐一微四纖六沙五塵三埃二渺,外加撥補開荒等地一十一萬五千四百九十頃一畝五分九釐四毫五忽二微八纖六沙一塵七埃八渺五漠,新增退出開墾并清察出及歸併屯衛等地共八萬九千二百一十頃二十七畝六釐七絲一忽一纖二沙二塵五埃一漠,水地八千四百五十四畦。

康熙十九年,實在行糧地六十二萬三千八百九十五頃四十三畝九分八釐四毫七絲六忽四微四纖四沙九塵六埃六漠,各徵銀不等,并畦地共徵銀二百五萬七千七十一兩四錢三分五釐九毫四絲五忽三微七纖二沙八塵四渺七漠三湖一清八淨。

米一十萬六千九百八十九石一斗八升七合五勺三抄八撮八圭二粟五顆一粒八黍七稷,黑豆八千二十一石二斗九升四合一勺八抄三撮四圭九粟三顆五粒八黍二稷一糠三秕,小麥四十二石一斗二升七合,

籽粒四十五石七斗四升五合,

草九萬四千一百一十九束九分一釐七毫六絲一忽一微一纖六沙九塵三埃八渺,

狐皮一千五百九十六張三分二釐六絲原編,價銀併腳價共銀七百八十八兩零二釐二毫九絲六忽九微三纖四沙八塵三埃一渺一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