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2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十二卷目錄

 順天府部彙考十五

  順天府古蹟考一

職方典第二十二卷

順天府部彙考十五编辑

順天府古蹟考一  《通志》《府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宛大二縣附郭

陽鄉城 在府西南,漢縣晉改長鄉齊省入涿郡。

舊燕城 在府西南遼金故都也,遼史云晉高祖以遼有援立功割幽州等十六州以獻太宗,升為南京,又曰燕京,方三十六里。為門八,東曰安東迎春,南曰開陽丹鳳,西曰顯西清晉,北曰通天拱辰。大內在西南隅,《金史》云:天德三年,命張浩等增廣燕城門為十三。東曰施仁宣曜陽春,南曰景風豐宜端禮,西曰麗澤顯華彰義,北曰會城通元崇智光泰。

閭城 在府城西南三十五里,南有二石獸。披雲樓 在府南舊有題額披雲樓三字。元時建。按《夢餘錄》:額,金章宗手書,上有遠樹影風雨,晦明皆見。

燕角樓 在府西南十五里,遼時建。

齊政樓 在府城西苑東岸,元時建。

永平館 在府南十一里,一名碣石館,遼朝士宴集之所。

望京館 在府東北五十里,孫侯村遼時建,為南北使宿息餞飲之所。按《夢餘錄》:宋王曾上契丹事曰出燕京北門至望京館即此。

拜郊臺 在府城西南七里,金大定間拜郊於此。

祭星臺 在府西北。

聚燕臺 在府城東南九十里采育村,有阜高一丈,廣三四十尺,曰聚燕臺。歲秋社燕辭巢日,京畿城村燕必各將其雛數千百聚此臺,呢喃二日乃去,或曰話別,或曰約群南歸也。

釣魚臺 在阜成門外南十里花園村,古花園後為村,今平疇矣。金王鬱釣魚臺有泉湧地出為玉淵池。古今人呼鬱臺、呼釣臺、且呼釣魚臺。元丁氏亭馬文友亭今不臺亦不亭,堤柳四垂,置一榭水,置一舟。沙汀鳥間曲房人邃藤花一架,自萬曆初為李皇親墅。

東郭草亭 在府城東南,明興濟伯楊善別墅。玉淵亭 在府內玉淵潭,俗呼百官廳,元士大夫休暇遊宴之所,有金王鬱釣魚臺。

南野亭 在府城南,元時建,按《夢餘錄》:前臨澗水,繞亭多花草。

玩芳亭 在府城南,元栗院使別墅,按《春明夢餘錄》:亭左右多名花異卉,一時文人騷客多有題詠。

飛泉亭 在府西北三十五里,五華山湧泉出,按《夢餘錄》:建亭山上以翼之,泉水東南流逾尋丈許,伏而不見,至玉泉山址湧出,GJfont玉泉之源也。

玉泉亭 在府城玉泉山,明宣德間建。

天主堂 在宣武門內東城隅,大西洋奉耶穌之教者利瑪竇自歐羅巴國航海九萬里入中國。明神宗命給廩賜第此邸,邸左建天主堂,堂製狹長,上如覆幔,傍綺疏藻,繪詭異其國藻也,供耶穌像其上,畫像也望之如塑貌三十許人,左手把渾天圖,右叉指若方,論說次指所說者。鬚眉豎者如怒,揚者如喜,耳隆其輪,鼻隆其準,目容有矚,口容有聲,中國畫繢事所不及所具香鐙。蓋幃修潔異狀右聖母堂母貌,少女手一兒,耶穌也,衣非縫製,自頂被體。按耶穌釋略曰,耶穌譯言,捄世者尊主陡斯降生,後之名也。陡斯造天地萬物,無始終形際,因人始亞當以阿襪言,不奉陡斯降世拔諸罪過人。漢哀帝二年庚申,誕於如德亞國童女瑪利亞身而以耶穌稱,居世二十三年,般雀比刺多以國法死之,死三日生,生二日昇去死者明人也,復生而昇者明天也。其教耶穌,曰契利斯督法王,曰俾斯玻傳法者,曰撤責而鐸德奉教者,曰契利斯當祭陡斯以七日,曰米撒于耶穌降生昇天等日,曰大米撒刻。有天學實義等書行世其國,俗工奇器若簡平儀龍尾,車沙漏遠鏡候鐘天琴之屬

馬竇亡,其友龐迪峨龍華氏輩代主其教,教法友而不師,師耶穌也。中國有學焉者,奉其阨格勒西亞七式。

萬柳堂 在府城南,元廉希憲別墅。輟耕錄堂池數畝,多蓮繞池,植柳。每夏,柳陰蓮香風景可愛,盧摯趙孟頫嘗遊宴於此。

遂初堂 在府城南,元詹事張九思別墅,嘗與公卿大夫觴詠於此從容論說古今云。

摩訶菴 《景物略》曰:在阜城門外八里,嘉靖丙午建也。高軒待吟幽室隱讀,柳花榆錢松子飛落時,滿院中,詩僧非幻,琴僧無弦,與客耦具。萬曆中,宇內無事,士大夫朝參公座優曠闊疏為與非幻吟,為聽無弦琴,住斯菴也。浹日浹辰,蓋不勝記留詩菴中,久久成帙焉。菴有樓以望西山。天啟中,魏璫過菴下,偶指樓曰:去之。即日毀自是人相戒不過。僧日畏不測,漸逃死菴,則漸廢。東法藏菴無弦別院也,西大乘菴與摩訶菴盛相妒,衰相後先。

中峰菴 中西山而領焉,莫高中峰菴峰意左顧其左支張而左,左澗水從之,晏公祠翠巖寺永壽菴宅山陰門,水陽其右支逐而亦左,右澗水捨之,弘教寺宅山陽門,水陰兩澗右會而橋。橋邊而門,門冠塔三尺,弘教寺門也。入中峰左,右嶂率是門也。游者難嶺上之永壽。菴而樂翠巖之麓,今去去不復入矣。翠巖先有老梧桐數株,游人詩多成其下,擇梧葉書之。寺有僧怪客,不攜金錢,伐桐賣琴,肆中又一夕。火其精舍以絕讀書者,自是僧榻廚間客來坐佛殿也。竟過翠巖則入晏公祠,出乎祠坡數十步,躡危磴十百者三。中峰菴矣,菴地盡石無土,階磴墀徑都可枕藉臥,不生一塵,實無塵也。不以風拚,不以雨盥,濯松滿院響。謖謖然左右故澗,澗涸石會當疾流,今即涸而墮者,偃者橫直臥者,立者背相負者;未止輒止者,方轉未畢轉者,猶怨松鼠出入石根中,淨滑詭曲不可撲矣,澗南上弘教寺廢寺也。三木歡喜佛蹲右配殿中。游者往往稽其重腹下,曰宜男也。

雀兒菴 在潭柘後山五里,千峰萬峰中,四時樹色,四時蟲,鳥聲中,菴方丈耳。一鐙滿光,一香滿煙,然佛容龕容供几僧容席容榻容廚,客來容坐菴矣。山田給粥飯葉給湯飲蔬果給糗餌菴矣,菴名雀兒者。金章宗幸此彈雀彈往雀下,百發不虛,蓋山無人,雀無機,樹有響,弦無聲也。章宗喜即行幄菴之曰雀兒,後方僧來往未悉。本所名義以臆造佛母孔雀明王佛像,又後僧曰明王佛修行處,或又曰顯化處也。今者僧確然對客曰孔雀菴也。雀兒名為當,更而人呼雀兒菴如初。

萬松老人塔 在西華門外,萬松老人金元間僧也。兼備儒釋機辯無際,自稱萬松野老人,稱之曰萬松老人居,燕京從容菴漆水,耶律楚材一見老人,遂絕GJfont屏家,廢寢餐參學三年,老人以湛然目之後,以所評唱《天童頌古》三卷,寄楚材於西域阿里馬城,曰《從容錄》,自言著語出眼,臨機不讓也。楚材序而傳至今,老人寂後無知塔處者。今乾石橋之北有磚甃七級,高丈五尺,不尖而平,年年草榮其頂,群號之曰磚塔無問。塔中僧者不知何年,人倚塔造屋,外望如塔穿屋出居者,猶悶塔占其堂奧地也。又不知何年居者,為酒食店,豕肩挂塔簷酒甕。環塔砌刀砧鈍,就塔磚礪醉。人倚而拍,拍歌呼漫罵,二百年不見香燈矣。明萬曆三十四年,僧樂菴訝塔處店中入而周視有石額五字焉曰:萬松老人塔。僧禮拜號慟,募貲贖而居守之,雖塔穿屋如故,然彘肩酒甕刀砧遠矣。

蜘蛛塔 明翰林編修黃慎軒輝詞翰名海內,寓府西慈惠寺,嘗唄金剛經見蜘蛛緣案上正中,立向佛而伏,驅之,蹣跚復來,就前位伏慎軒曰聽經來者。為誦,終經為說情想因緣竟蜘蛛寂然矣。舉之而輕遺蛻耳,以沙門法龕之,塔之,碑之。

雙塔 在西長安街,雙塔一九級。右列額曰:特贈光天普照佛日圓明海雲佑聖國師之塔:一七級左列額曰:佛日圓照大禪師可菴之靈塔。考其地,元慶壽寺也。海雲可菴元僧也。明永樂姚少師居,慶壽更名大興隆,舊有金章宗石刻飛渡橋飛虹橋六大字。寺災石刻燬後為射圃,尋有金鼓聲,徹內庭改演象所,或曰元之舊獄,冤鬼夜鳴塔以鎮之寺有塔者巳詳,前祠廟考中此特因塔係古蹟重見。法藏寺塔 在崇文門外,金大定中建有明祭酒胡GJfont沙門道孚,二碑高十丈,中空,凡七級窗

八盤盤而上,九門之堞全在望焉

香爐石,

蟾蜍石,

碁盤石,俱在府西香山。

坐海石 在府西百花山。

稽山會館唐大士像 尉遲敬德造,自唐貞觀至今一千五十餘年,銅身三尺,不以髹塑,不以金塗飾,妙相慈顏端若而丈夫概具磊磊然也。舊供宣武門外,晉陽菴,菴廢內侍朱移像,受水塘創古佛菴供之,菴今又廢像,復移置嵇山會館。

周宣王石鼓 按《夢餘錄》:在國子監廟門內,京師石刻莫古於宣王獵碣,其形如鼓,其數盈十,蓋周宣王田獵之事,史籀之GJfont也。舊在陳倉野中,韓昌黎為博士時,請於祭酒欲輿之,太學不從鄭餘慶遷之,鳳翔文廟,經五代之亂,遂散失。宋司馬池知鳳翔復輦至,府學廡已失其一皇。祐四年,向傅師搜足大觀,二年歸於汴京,詔以金填其文,初置辟雍,後移寶和殿。金人破汴輦至燕臺,置王宣撫家,復移大興府學,元皇慶移至文廟戟門內,其文漫滅不可讀,潘迪音訓載四百九十四字,薛尚功帖載四百五十一,今存三百二十五字。楊慎曰:此文在太學潘迪有音訓,凡四百九十四字,予得唐人拓本於李文正,凡七百二字,蓋全文也。嘗刻之木以傳矣。然都元敬金薤篇劉梅國廣文選所收,仍是殘缺四百九十四字本。蓋亦未見此也。陸深曰:石鼓詩,先儒辯論至多,蓋風雅之遺云,鼓今在北監予為司業祭酒,慮其泐也,欲扃鑰之而不果,別有樹碑一,元司業潘迪以今文寫之,仍其舊闕。潘碑與古蹟有存亡矣,潘仕大德間虞文靖公集助教成均時。嘗謂十鼓其一已,無字其一惟存數字。潘虞相去不遠,其言如此,今去之又將二百年石可知矣。詩之存者頗賴諸家文字集錄,以傳石顧足恃哉。博洽之儒如王順伯鄭漁仲,又好古而搜訪訓釋靡餘力矣,咸存斷闕焉。《歐陽公集古》所錄,才四百六十有五字,胡世將資古所錄,僅多九字,乃稱先世藏本集古錄之前,孫巨源於佛龕中,得唐人所錄古文乃有四百九十七字,視資古又前矣。又前之,則韓公所見紙本已謂毫髮備盡,復有年深闕書之,歎韋應物亦謂風雨闕訛而杜工部直云陳倉石鼓。久已訛,其上下世數如此近,世吾衍子行尤號博雅自謂以甲秀堂譜圖隨鼓形補闕字列錢,為文以求章句,又參以薛尚功款識諸作斯已勤矣。亦僅得四百三十餘字,每鼓列行裁分為十而章句。次第又與諸家不同子行介。士未嘗入燕止於畫中,見鼓爾不知近日何緣。得此十詩若所從來果有的據豈非千古之一,快哉如以補綴為奇,固不若闕疑之為愈也。

甲鼓文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我車既好,我馬既。君子云獵,云獵云遊,麀鹿速速,君子之求,彎彎卣弓弓,茲以時我,驅其畤。其來炱炱,即御即時,麀鹿速速,其來大GJfont,我驅其僕,其來,射其豚屬。乙鼓文 汧繄泛泛,丞彼潮淵,鰋鯉處之,君子漁之,漫漫有鯊,其遊,白魚鱳鱳,其葅底鮮,黃白其GJfont,有鮒有白,其孔庶臠之,GJfontGJfont洋洋。其魚,惟何惟鱮惟鯉,何以之,惟楊及柳。丙鼓文 田車孔安,勒駻駻,六師既簡,左驂翻翻,右驂騝騝,我以隮于原,我戎止陸,宮車其寫秀,弓時射麋豕,孔庶,麀鹿雉兔,其原有迪,其戎奔奔,大車出洛,亞獸白澤,我執而勿射,多庶,君子乃樂。丁鼓文 帥彼鑾車,忽速填如,秀弓孔碩,彤矢四馬其寫,六轡沃若,徒駢孔庶,廓騎宣博。酋車載道,如徒如章章原隰陰陽趍趍。六馬射之,簇簇有貙,如虎獸鹿,如兕怡爾,多賢迪禽奉雉,我兔允異。

戊鼓文 我來自東,靈雨奔流,逆湧盈盈,渫隰君子,既涉我馬,流汧汧繄,洎凄丞,士駕言西歸,舫舟自廓,徒駢逴逴,惟舟以道,或陰或陽,极深以戶,出于水一方,丞徒徨止,其奔我以,阻其乃事

己鼓文 宣猷作原,作周導遄,我辭攸除,帥彼阪田,為世里,希微,乃罟漆粟,柞棫其拔。棕GJfont庸庸,鳴條亞箬,其華何為,所斿,水GJfont導,旨樹幽晤。

庚鼓文 徒御嘽嘽,然而師旅,填然會同,又繹以佐,戎障。弓矢孔庶,滔滔是識,射夫寫矢,具奪舉,其徒旰來。或群或友,悉率左右,燕樂天子,

來嗣王始,振振復古,我來攸止

辛鼓文 彼走,馬麃GJfontGJfont,華華雉GJfont,位多庶微我師氏,憲憲文武,何其一之。

壬鼓文 我水既淨,我道既平,我行既止,嘉樹則里,天子永寧,日惟丙申,旭日杲杲,我其旁導,乘馬既迪,夏康康,駕彼四黃,左驂,右驂駷駷,棨戟以奕,汝不執德,旛翰黎黎,GJfontGJfont斿施,施公謂大,來余及如茲邑曷不余及。

癸鼓文 吳人憐亟,朝夕儆惕,載西載北,勿奄勿伐,若而出奇,進獻用特,歸格藝祖,告于太祝,禘嘗受享,致其方藝,寓逢中囿,孔庶麀鹿,原隰既坦,疆理畽畽,大田不蒐,君子何求,有謀有始,周爰止于是。

張懷瓘曰:按籀文者,周史籀所作也。與古文大篆小異,後人以名稱書謂之籀文。七略曰:史籀者,周時史官教學童書也。與孔氏壁中古文異體,鄄酆定六書,二曰奇字是也。其GJfont有石鼓文存焉,陳倉李斯小篆兼采其意,史籀即籀文之祖也。

娑羅樹 在府城西山臥佛寺殿前,大三圍皮鱗鱗,然根盡出纍癭露筋,花九房,葉七開,實三稜,叩之丁丁有聲,周圍殿墀數百年不見日月,相傳西域種也,初入中國嵾山天台,與此共三處。

菩提樹 在府西二百六十里百花山。

元松 在國子監彝倫堂前,許衡手植。

螞蟻墳 在府南苑西北,歲清明日蟻億萬集疊而成,丘中一丘高丈,旁三四丘高各數尺,竟日而散,去今土人每清明節群往觀之,曰螞蟻墳傳,是遼將伐金全軍沒此,骨不歸矣。魂無主者故化為蟲沙,感于節序其有焉。

百斤鎗 在府城阜成門外三十六里罕山。煮石鐺 在府西百花山。

夢感泉 在府西香山。

牛 在舊燕城東南,有土埋牛露脊,都人立祠。

護駕松 在府西香山。

萬年柏 在府西三十里,盧師山祕魔崖洞上。產于石長僅尺,不凋不榮,隋仁壽中,盧師手植也。

古藤 在吏部右堂,侍郎吳文定公寬手植。優缽羅花 在禮部儀制司金蓮花也,開必自四月八日至冬,而實如鬼蓮蓬,脫去其衣中,金色佛一尊者,核也。花不知何人植之而奇以其花,今其種不存。

拗榆錢 在天壇內,榆錢方春而結此,獨秋實故名拗。

魚藻池 在正陽門東南,《景物略》曰:金故有魚藻池,今曰金魚池,《舊志》云:池上有殿榜以瑤池。殿之址今不可尋,居人界而塘之柳垂覆之,歲種金魚以為業,魚之種深赤,曰金瑩白曰銀雪質墨章赤質黃章曰GJfont瑁,其魚金貴乎,其銀周之其魚銀貴乎,其金周之而別以管若箍管者鬣下而尾上周其身者也,箍者不及鬣周其尾者也,魚有異種者有蝦種者,種故善變飼以渠小蟲,魚則白白則黃黃則赤,無生而赤者。天將雨,魚拍拍出水面,水底蒸如熱湯也。歲穀雨後,魚則市大者,歸他池,若沼小者歸盆,若盎若琉璃瓶可得旦夕遊活耳。歲盛夏,遊人攜罍飲此,投餅餌唼呷,有聲其大者,御餌竟去池,陰一帶園亭多於人,家南抵天壇,一望空闊。歲午日,走馬於此,關西胡侍曰:端午走馬。金元躤柳遺意也。躤柳今名射柳。

滿井 出安定門外循古壕而東五里。見古井井面五尺無收有幹幹石三尺井高於地,泉高於井,四時不落,百畝一潤,所謂濫泉也。泉名則勞勞,則不幽不幽,則不蠲潔而滿,井傍藤老蘚草深煙中,藏小亭晝不見日,春初柳黃時,麥田以井,故鬣毿毿且秀,遊人泉而茗者,罍而歌者,村而蹇者,道相屬。丹井 在府西香山

中心閣 在府西,元時建以其在都城中,故名。東十餘步有臺繚以垣臺,上有碑刻,中心臺三字。

古銅人 在太醫院。相傳海中潮出者,虛中注水,關竅畢通,用以考驗鍼灸,古色蒼碧,瑩然射日。

古墨齋 在宛平縣署,明萬曆初,河南內鄉李蔭令宛平發地得柱礎六微有字跡,洗視之,唐李北海雲麾將軍碑也,字畫如顏魯公體,碑存百八十餘字,碑首存唐故雲三字,築小室砌碑

壁間曰古墨齋。

石鐙 在府城吉祥菴內,明時吳僧真程自雲棲來葺吉祥而居,發古甃下得石幢,一式如燈臺傍鐫心經一部。廣德二年,少府裴監施朝請郎趙偃書,因改名石鐙庵。

拜磚 在府西潭柘山

以下府志

簡儀 在瞻象臺,元耶律楚材率郭守敬造,推索不失銖黍,天巧鬼工殆稱絕技。

銅馬門 在舊燕城東南隅,即古薊城門城有十門,此其一也。昔燕慕容雋得奇馬,鑄銅像之置之東,掖後人因以名門。

凝翠樓 在高梁河南元建。

婆娑亭 在廣寧門內,元詞客馬文友別墅。元石 在明英國公園內,二石奇質,元內府國鎮也。上刻元年月,下刻元璽當賜第時,二石與俱矣。

金井 在府南魏村,社永樂偶飲而甘之,遂命甃焉。

金口 在府西三十五里東,麻谷即蘆溝東崖金開以通漕,運下視都城高十四丈,金末恐暴漲為害,塞之,元復開復塞。

百花陀 在府西一百二十里王平口,四圍皆山中,有平川約十畝地,煖而肥,產杉漆藥草,春夏紫紅爛漫,金章宗嘗遊幸焉,所憩石床尚存。折枝柏 在顯靈宮西殿枝去幹委地,屏於霤中二百餘年,愈覺蔥茂,相傳東輔為薩君,殿西弼為王帥殿王帥,蓋薩君弟子像,對相望百年,前夜雨霹靂,曉見柏垂當門為屏矣。

西府海棠 在左安門外韋公寺約五尋,花時甚盛,報國寺西方丈二,株約三尋。

崇文閣 元人建于國學,按金彝倫堂是其故址。

白塔 在阜成門內妙應寺,建于遼壽隆二年,相傳內藏法寶種種。至元八年,世祖發視之舍利二十粒,青泥小塔二千石,函銅瓶香水盈滿。前二龍王跪而守護,案上無垢,淨光陀羅尼五部軸以水晶琢金石珠為異,果十種列為供,瓶底一錢。錢文至元通寶四字世祖驚異乃加崇飾銅網石欄焉,或言遼主于燕京五方方鎮以塔,塔五色,兵燹後,惟白塔靈異特存。

天寧寺塔 在廣寧門外西北,相傳隋文帝遇阿羅漢,授舍利一,裹與法師,曇遷數之,數多數少莫能定,乃以七寶,函致雍岐等三十州,州各一塔,今天寧寺塔其一也,塔高十三尋,四周綴鐸風定風,作音無斷,際凡音斂則光見或歲一見或數歲一見,青白光上下閃欻,久之乃定,則鐸聲發塔。前一幢,隋開皇中,立塔倒影在大士殿,日方中闔殿中門日入門罅,塔全影倒現石上。

水關 京城之水自西北入,由東南出,出而東流為運河,入而匯聚若湖,然曰水關,關東距德勝門,南距西直門,澄泓一片,周迴數里其水深處,魚生焉。淺處荷焉菱焉,蘆荻蒼蒼焉,環岸寺焉,園亭焉而水北淨業寺名最著,遊人宜夏亦宜秋,俯窺仰眺各有所宜也。冬仲水冰矣,土人為木床,寘冰上,鐵其下繩引其前一人拽而疾走三四人,安坐如舟車,倏忽到岸。

黑龍潭 入金山口北八里,有甃垣方門,綠樹幽蔭者,明景帝寢廟也。再北二里,一丘一碑,碑曰天下大師之墓者,建文君墓也。又北小山纍纍,小岡層層,碧殿朱垣倚岡而立者,龍王廟也。廟前為潭幹四丈,水二尺,有光無色,內物悉形,外物悉影,是為黑龍潭,黑龍潛焉。明萬曆二十六年夏四月,旱甚,遣正一嗣教張真人之潭而禱雨,澤如期加護國敕號碑,勒之嗣後禱輒應應輒紀而勒之石。

戒壇 京城中,西望一山高,秀如駝之峰,如側方山子之冠者,戒壇後五里極樂峰也。遠望翠黛有加,近亦不減其去城,蓋七十里矣。過永慶庵一里至寺,唐名慧聚明更萬壽正統中敕如幻律師說戒,寺中立壇焉。坊西向曰選佛場殿,前二松已數百年,殿內為壇,白石臺三級,周列戒神數百,高三尺者,二十四戎服執械,餘皆高尺作妖鬼,男女容其部也。設香木座十,上三座,中座衣缽傳燈和尚,左坐羯磨阿闍黎,右坐教授阿闍黎旁,左三右四尊證阿闍黎坐也。壇而南優波離殿,供優波離尊者佛十大弟子中持戒第一者也。上千佛閣俯視渾河三面,勾曲如玦閣之下,幻師安禪處衣缽藏焉。西上石徑直懸,可以任杖雲段,段橫之雲外,蒼秀高聳者峰

矣,道經八洞,初觀音洞大于半,屋居一僧,乃無鳥雀糧再化陽洞,洞口垂紫綠幕百年花藤也。秉炬褰藤以入始也,石繼而土幸燥不苔如行眢,井中可半里有龍有魚有獅,坐石所凝也。再入寬廣,可旋有石佛危坐,工所鑿矣,西罅一隙,下與渾河通,名龐涓洞,又一名孫臏洞,臏燕人好事者名之耳。再西上五里,方至峰巔峰下,又洞石乳滴痕滿之,人坐洞中,遠峰近峰競來拱向如兒孫。

《府志》
未詳古蹟
编辑

本府

燕城古蹟見於元人葛邏祿迺賢文集者,一曰黃金臺大悲閣隗臺坊內;二曰憫忠閣唐太宗憫征遼士卒而建;三曰壽安殿;四曰聖安寺,寺有金世宗金章宗二朝像;五曰大悲閣,閣榜虞世南書;六曰鐵牛廟;七曰雲仙臺,金之望月臺;八曰長春宮,神仙丘處機之居;九曰竹林寺,金熙宗駙馬宮也,寺僧云一塔無影;十曰龍頭觀;十一曰妝臺,李妃築在昭明觀後妃嘗與章宗露坐上曰二人,土上坐妃,應聲曰一月日邊明;十二曰雙塔,安祿山史思明所建,在憫忠寺前;十三曰西華潭,金之太液池;十四曰白馬廟;十五曰萬壽寺,寺有許道寧畫屏;十六曰玉虛宮。黃金臺 在城東南一十六里

小金臺 在府東南一十五里,梁任昉《述異記》:燕王為郭隗築臺,今在幽州燕王故城中,土人呼為賢士臺,亦謂招賢臺,又王隱晉書段匹磾討石勒屯,故燕太子丹黃金臺,蓋燕昭王創臺於前,子丹踵之於後,今人知昭王而不知子丹。展臺 在京西南,與碭石宮俱燕昭王展賢之地。

采育 乃古安次縣采魏里也明初為上林苑,改名蕃育署,而人仍呼采育,合新舊而名之也。去都城七十里,其地水木清華最稱佳境。西山八院 金章宗為遊晏之所,其香水院在京山口,石碑尚存,稍東為清水院,今改為大覺寺,玉泉山有芙蓉殿,基存鹿園在東便門,外通惠河,邊瓊花島,在禁城西北太液池之陽,當蒙古初起時,臣服于金,其境內有一山石皆玲瓏勢甚秀峭,金人望氣者謂望此山有王氣,因謀欲厭勝之,使人言欲移得此山,以鎮壓我土,蒙古遂許之,金人乃發,大卒鑿掘輦運至幽州,城之北積纍成山,因挑開海子,栽植花木,營構宮室,以為遊幸之所。元人逐金,遷汴建都于燕,至元四年,興築宮城,山適在禁中,遂賜命萬歲山。山上有廣寒殿七間,仁智殿則在半山為屋三間,山前白玉石橋長二百尺,直儀天殿,後殿在太液池中,圓坻上十一楹,正對萬歲山山之東,為靈囿奇獸珍禽在焉,車駕幸上都先宴百官於此,及明成祖建宮闕,益加修治,以其在西北又名艮嶽,宣廟有艮嶽記,先朝盛時海宇恬熙。每遇休沐輒賜大臣遊覽。

廣寒殿 《宣德御製記》:北京之萬歲山在宮城西北隅,周迥數里而崇倍之,皆奇石積疊以成。太宗文皇帝萬幾之暇,燕遊於此,顧茲山而諭朕曰,此宋之艮嶽也。宋之不振以是金不戒而徙于玆,元又不戒而加侈焉云云,據舊志謂金人取於蒙古境內者宣廟謂即宋之艮嶽,金人徙之於此,當以宣廟之記為確。

長春宮 即今之白雲觀,元以居真人丘處機之處真人,登州人年十九辭家學道,遼金俱聘之不至,成吉思皇帝手詔致聘,真人乃至,行在所延,問至道對以節慾保躬天道惡殺,治尚無為,賜居大都太極宮,賜號曰長春。年八十卒,其徒葬于處順堂之後。

王文安園 王文安英有園在城西北種植雜蔬,井傍小亭,環以垂柳,公餘與翰苑諸公宴集其地。

楊文敏園 榮杏園文敏隨駕北來,賜第王府街植杏第傍,久之成林。

梁園 在京城之西南,廢城邊,引涼水河入其中,亭榭花木極一時之盛。

海月菴 在皇牆之西,乃吳文定寬之居,文定在翰苑及佐銓日以讀書為事,公餘披白袷,據案錄書如儒生,至今傳之。

文淵閣石臺芍藥 其花較時花碩而艷,大學士擷之私第者,傳玩數日不落。

月河梵苑 僧道深別院池亭幽雅甲於都邑。懷麓堂 李文正第堂名也,公名東陽字賓之,茶陵人以戌籍居京師,四歲舉神童,景皇帝抱置諸膝,六歲八歲兩召見,講尚書大義,命人京

學。天順八年進士,累官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華蓋殿大學士。正德七年致仕,又四年卒。年七十諡文正公。歿後故第業已易主,嘉靖乙酉耿公定向贖回,構一小祠塑公遺像其中,內有一櫝貯公紵衫及小朱履,蓋幼時所著以見上者,櫝上耿公刻銘。

文衡山客舍 文衡山在詞林日寓居禁城東玉河岸春水一灣新柳鬖鬖每集文人吟詠其中嘗自作燕山客舍圖題云燕山二月已春酣宮柳霏煙水映藍屋角疏花紅自好相看終不是江南

古雲山秀 米太僕萬鍾之居也,太僕好奇石蓄置其中,其最著者為非,非石數峰孤聳,儼然小九子也。又一黃石高四尺,通體玲瓏,光潤如玉,一青石高七尺,形如片雲,欲墮後刻元符。元年二月丙申,米芾題,又有泗濱浮玉四篆字。太僕常以所蓄石令閩人吳文仲繪為一卷,董元宰李本寧嘗為之題,古今好石者自襄陽後人輒稱太僕云。

海淀米太僕勺園 園僅百畝,一望盡,水長堤大,橋幽亭曲,榭路窮則舟,舟窮則郭,高柳掩之,一望靡際,傍為李戚畹園鉅麗之甚然,遊者必稱米園焉。

海淀李戚畹園 方廣十餘里,中建挹海堂,堂北有亭,亭懸清雅二字,明肅太后手書也。亭一望盡牡丹,石間之芍藥間之,瀕於水則已飛橋而汀,橋下金鯽長者五尺,澄而北一望皆荷,望盡而山,婉轉起伏,殆如真山,山畔有樓,樓上有臺,西山秀色,出手可挹,園中水程十數里,嶼石百座,靈壁太湖,錦川百計,喬木千計,竹萬計,花億萬計,閩中葉向高曰,李園不酸,米園不俗。張惠安牡丹園 在嘉興觀西其堂室一大宅,其後植牡丹數百畝,每當開日,主人坐小竹輿行花中,竟日乃遍。

垂綸亭 元學士宋本故居在都城之西。漱芳亭 在齊化門外,道士吳閑全節所建,燕地未有梅花,吳從江南移至,作亭以覆之,張伯雨賦詩,有風沙不憚,五千里將身跳入神仙壺之句,時袁學士伯長謝博士敬德馬御史伯庸吳助教養浩虞修撰伯生皆和之。

杏花園 元人董宇定在上東門外植杏千餘株,至順辛未,王用亨與華陰楊廷鎮高安張質夫莆陽陳眾仲讌集,是日,風清氣美,飛英時至,巾袖杯盤之上皆有詩虞集為之,記周伯琦揭傒斯歐陽元和,其詩京師一時盛傳。

定武本蘭亭敘 在國學東廂。唐太宗留心右軍之蹟,因魏徵言蘭亭敘真蹟在僧辨才處,特遣御史蕭翼賺得。武德四年,敘入秦府,貞觀十年始命湯普徹馮承素諸葛貞歐陽詢褚遂良各有臨本,而歐褚留傳最著。後之所謂定武本歐臨是也。所謂唐絹本褚臨是也,定武本當時石刻禁中每紙已值錢數萬,迨後石晉之亂,契丹輦之而北,路棄殺胡林。慶曆中,李學究得之,其子負官緡無償。時宋景文守定武,乃以帑金代償,納石於庫。熙寧間,薛師正出,牧刊一別本以應求者,此郡真贗已有二刻矣,其子紹彭字道祖又模之他石。潛易古刻又剔損古刻,湍流帶左右五字為識。大觀中,詔向其子嗣,昌取龕宣和殿,後靖康之亂,金人取石鼓及蘭亭敘重氈輦至於燕,見宋人姜白石蘭亭考中石鼓在國學而蘭亭不知所在矣。今存國學者疑是定州薛師正翻刻本,或薛紹彭所刻本,雖非古刻,然元人不能也。此石一云,明初出天師庵土中,一云元順帝北還重氈裹載棄之於路,徐中山取置國學。

唐雲麾將軍李秀碑 靈昌郡太守李邕文並書,逸人太原郭卓然模勒并題額,李秀字元秀,范陽人,唐元宗,朝以功拜雲麾將軍左豹,韜衛翊府中郎,將封遼西郡開國公,卒於開元四年。葬范陽,福祿鄉碑刻於天寶元年,李北海有兩雲麾碑,一為李思訓,在陝西,一為此碑,其官同其姓同也。然此碑筆法遒逸,大勝陜碑,秦人有著石墨鐫華者,乃以為一碑且以此碑為趙松雪所臨誤矣。此碑舊貯良鄉縣庫中,不知何時入都城宛平令李蔭掘地得六礎,洗視乃雲麾碑,建古墨齋以覆之,後移少京兆署中,止二礎。其四礎傳為萬曆中王京兆惟儉攜去汴中。范陽郡憫忠寺碑 御史大夫史思明奉為大唐光天大聖,文武孝感皇帝敬元垢淨光寶塔,頌范陽府功曹參軍兼節度掌書記,張不矜撰承奉郎守經略軍冑曹參軍蘇靈芝書,至德二

載十一月十五日建其文書,丹於石,故以後為前按唐史肅宗至德二載,安祿山已死,安慶緒忌史思明之強,遣安承慶安守,忠阿史那往征兵因密圖之,思明納判官耿仁智等之謀,乃囚承慶以所部十三郡及兵八萬來降,上大喜,以思明為歸,義王范陽節度使此碑,蓋建於初歸附之時,而借以媚唐也。靈芝書法整潔,較所書諸碑此為最勝。其碑完好乃近人著景物略者,謂碑上半斷裂不可讀且蘇靈芝原有其人乃謂為李北海,自名尤誤之,甚北海自鐫名乃伏靈芝也。

隋天寧寺塔前石幢 開皇時置書體遒美楊升庵云,最似歐褚筆法。

宋仁宗篆書鍼灸經石刻 在太醫院三皇廟內,舊在汴中移此,燕中無宋蹟以其地未奉宋正朔也。

漢韓延壽碑 在京西南,罕山延壽漢循吏世居於此人呼為韓家山碑,漶滅不可讀。

魏征南將軍建城鄉侯劉靖碑 在燕故城東門宋元嘉四年。

重修崇國寺碑 至元十一年沙門雪GJfont建。石鼓文音釋碑 潘迪注并八分書。

崇文閣藏書記 吳澂撰并書。

佑聖王靈應碑 至元任栻撰張禮書。

天慶寺碑 至元元年學士王惲撰并書。採魏院石塔記 遼景福元年建,燕京寶塔寺講律沙門如正述塔在今蕃育署。

石經碑 在舊燕城南,金國子學碑,碑刻春秋禮記,今磨滅不完。

佑聖王靈應碑 金貞元元年許復書。

戒壇聚慧寺碑 大定元年建。

大憫忠舍利函記 大安十年義中書。

檀柘寺碑 大定十三年建。

香山寺碑 李晏撰。

大興隆寺碑 李晏撰又章宗書飛虹橋飛渡橋六大字。

平遼碑 立燕都豐宜門外,史臣韓昉撰宇文虛中書,舊有詩云:十丈豐碑勢倚空,風雲猶憶下遼東。百年功業秦皇帝,一代文章太史公。石斷龍鱗,秋雨後苔封鰲背,夕陽中行人立馬空惆悵,禾黍離離滿故宮,韓昉燕京人。

隆禧觀碑 在大都東南,元學士王惲撰文。大都路總治碑 皇慶二年,王構撰劉賡書。延祐二年進士題名記 趙孟頫書在國學。崇教大師演公碑 皇慶五年,趙孟頫書。張天師像贊 趙孟頫書。

張天師大道歌 趙孟頫書。

座位帖 趙孟頫臨。

黃庭經 趙孟頫臨。

樂毅論 趙孟頫臨。

金丹四百字 趙孟頫書,以上四刻俱在國學。慶壽寺碑 編修所次二官王萬慶撰。

隋立幽州智泉寺舍利塔 仁壽元年,內史令王臣暕宣。

隋智泉寺碑 舍利感應記王邵撰。

唐秀峰寺石幢心經 貞觀二十二年太宗書。唐重藏舍利記 景福元年沙門南敘述僧智常書。

唐石鐙庵心經 廣德二年趙偃書。

唐重藏舍利記 會昌六年采師倫書。

唐艸書千文 僧亞栖書自云飛鳥出林驚蛇入艸。

唐雲居寺石浮屠銘 王大悅撰開元十五年。唐雲居寺石浮屠銘 梁高望書開元十年。唐石經堂記 劉濟撰元和四年。

唐金仙公主奏請莊田記 王守泰撰。

唐隸書心經 天寶十五年二月一日,朝議大夫行尚書武部郎中上柱國徐浩書,都人孫氏從墨蹟勒石。

唐太尉朱懷珪碑 元載撰李融書。

雲居寺續祕藏石經塔記 遼沙門志才撰天慶八年鐫。

華嚴堂經本記 賈志道撰并書至元元年。雲居禪寺藏經記 釋法植撰陳顥篆額至元二年。

改修慶豐石閘碑 至元宋聚撰。

奉安四國公配享碑 至元十六年潘迪八分書。

雙塔寺碑 党懷英撰并書舊在西長安門外寺中為內監取置神道懷英奉符人善篆籀人稱李陽冰之後一人。

真人留國公碑 延祐四年趙孟頫臨。

城隍廟碑 至治四年莊文昭書。

大都城隍佑聖王廟碑 泰定三年。

黃籙大醮碑 泰定二年虞集書。

真人張留孫碑 天曆二年趙孟頫書。

昭德殿碑 天曆三年趙世延書。

加封先聖父母并夫人及四配制祠碑 至順元年。

大都城隍廟碑 至順二年虞集撰康里夔夔書。

碧雲庵碑 至順二年。

仁聖宮碑 至順二年虞集八分書。

碧雲庵碑 元統三年。

萬寧寺神御殿碑 至正四年歐陽元撰寺在鼓樓東內有番字碑二座豐甚。

潭柘寺碑 至正八年葛天麟書。

崇國寺敕御碑 至正十四年。

隆安寺選公傳戒碑 至正二十四年危素書。潭柘寺碑 危素書。

護國佑聖王記 至正二十五年吳雲書。長明燈記 至正二十六年。

重修順天府學碑 宣德三年大學士楊榮書。文丞相祠碑 永樂楊士奇書。

朝天宮記事碑 宣德。

潭柘寺碑 正統學士胡GJfont。大國師智光功行碑 天順。

弘光寺碑 內侍高麗鄭同。

法藏寺碑 沙門道孚。

重修憫忠寺碑 正統七年陳贄。

修順天府府學碑 正統十一年陳循。

文丞相祠碑 羅倫撰。

西天大辣麻藥渴已辣行實碑 天順二年。修朝天宮記事碑 成化。

報國寺碑 成化劉成之。

大降善護國寺敕碑 成化七年。

龍華寺碑 成化八年僧道深撰。

真覺寺御製碑 成化九年。

古像觀音大士碑 成化二十三年程敏政。潭柘寺碑 弘治大學士謝遷。

大隆善寺敕碑 正德七年。

昭應宮殿碑 大學士費宏。

修順天府學碑 萬曆府尹李損。

萬壽寺碑 萬曆大學士張居正。

修龍華寺碑 萬曆未之蕃。

修火德真君廟碑 萬曆朱之蕃書翁正春撰文。

重修憫忠寺碑 萬曆公鼐。

壇北藥王廟碑 恭順侯吳惟英。

慈慧寺碑 陶望齡撰黃輝書。

蜘蛛塔記 黃輝書。

正陽門漢前將軍關侯廟碑 焦竑撰董其昌書。

長椿寺水齋傳 米萬鍾書。

明因寺傳道記 董其昌書。

虞帝廟碑 燕都有虞帝廟不知始於何代,其碑則唐貞元間顏真卿書,謂之復廟碑,至元時,尚在,元人王惲文集有大都復虞帝廟碑記謂此碑,人屢欲易去礱焉,以它用,主者心戃恍若有儆動,乃已後有道士陳志元起,長春別院復購之,約不犯原刻,用石背及來徙碑,與趺坼身挺植,重不克舉,道士惕息不敢徙,仍安原處其碑著異如此,今不可考。

石刻九經 元人又有修理大都,南京石經事狀云,竊見大都南京廟學所有九經,石刻刊琢極精,近年以來,舊制既廢,舉皆散亂於荒煙草棘間,日就摧圮甚可寶惜且經之遺制,自漢唐至今,歷代聖王無不尊崇修理,蓋重夫經世之大法故也。今海宇混一,方息馬論道之時,據上項石經理合修立以彰國容,按九經石刻舊在汴梁學宮,金人移置於燕,今不復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