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2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十九卷目錄

 順天府部藝文五詩一

  擬古           晉陶潛

  登薊丘樓送賈兵曹    唐陳子昂

  又登幽州臺歌        前人

  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六首前人

  黃金臺           岑羲

  北風行           李白

  幽州臺           前人

  漁陽詩           杜甫

  奉使入居庸         高適

  薊中作           前人

  望薊門           祖詠

  送客還幽州         李益

  題范陽金臺驛       楊巨源

  詠史           柳宗元

  石鼓歌          韋應物

  前題            韓愈

  燕臺           聶夷中

  又             前人

  燕昭王墓詩         羅隱

  哭劉司戶詩        李商隱

  燕臺           無名氏

  黃金臺           胡曾

  經賈島墓作         鄭谷

  紫濛遇風         宋韓琦

  燕臺歌          司馬光

  涿州詩          王安石

  詠樂毅           邵雍

  雷逸老倣石鼓文見遺因呈祭酒吳公作

               梅堯臣

  石鼓歌           蘇軾

  前題            蘇轍

  炕寢            朱弁

  琉璃河          范成大

  灰洞            前人

  前題            前人

  經樓桑劉先主故宅作    文天祥

  過雪橋琉璃橋        前人

  過居庸關       金宇文虛中

  從顯宗皇帝幸龍泉寺應制  釋重玉

  梁園春詞         元好問

  仙人橋          趙秉文

  出居庸           蔡珪

  涿郡先主廟詩        王寂

  南口            劉迎

  過八達嶺          前人

  摧車行           前人

  旃檀像           前人

  石鼓詩          張養浩

  同樂園詩          師拓

  同樂園詩         趙秉文

職方典第二十九卷

順天府部藝文五詩一编辑

擬古           晉陶潛编辑

辭家夙嚴駕,當往至無終。問君今何行,非商復非戎。 聞有田子春,節義為士雄。斯人久已死,鄉里習其風。 生有高世名,既沒傳無窮。不學狂馳子,直在百年中。

登薊丘樓送賈兵曹    唐陳子昂编辑

東山宿昔意北征,非我心孤負平生,願感涕下沾襟, 暮登薊樓上永望燕山,岑遼海方漫漫塵沙飛,且深 峨眉杳如夢仙子,曷由尋擊劍起,歎息白日忽西沉, 聞君洛陽使,因子寄南音。

又登幽州臺歌        前人编辑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忽愴然而 涕下。

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    前人编辑

丁酉歲,吾北征,出自薊門,歷觀燕之舊都,其城池霸跡已蕪沒矣。乃慨然仰歎,憶樂生鄒子,群賢之遊盛矣。因登薊樓,作六詩以志之,寄終南盧居士,亦有軒轅遺蹟也。

北登薊丘望,求古軒轅臺。應龍已不見,牧馬生黃埃。 尚想廣成子,遺蹟白雲隈。

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臺。丘陵盡喬木,昭王安在哉。 霸圖悵已矣,驅馬復歸來。

王道已淪昧,戰國競貪兵。樂生何感激,仗義下齊城。 雄圖竟中夭,遺嘆寄阿衡。

秦王日無道,太子怨亦深。一聞田光義,匕首贈千金。 其事雖不立,千載為傷心。自古皆有死,殉義良獨稀。奈何燕太子,尚使田生疑。 伏劍誠已矣,感我涕沾衣。

大運淪三代,天人罕有窺。鄒子何遼廓,謾說九瀛垂。 興亡已千載,今也則無推。

黃金臺           岑羲编辑

雕牆峻宇無不亡,薊城築宮國乃昌。屈身延士禮優 異,四方英俊如雲翔。郭生馬喻真良策,亟拜樂卿為 上客。兵行旬日入臨淄,秦楚諸君咸辟易。夙心已雪 先王恥,七十齊城祇餘二。君王先去主帥逃,嘆息後 人非繼志。巍臺悲慘朔風號,不知騎劫何時招。

北風行           李白编辑

燭龍棲寒門,光曜猶旦開,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 北風號怒天上來。燕山雪花大如掌,片片吹落軒轅 臺。

幽州臺           前人编辑

燕昭延郭隗,遂築黃金臺。劇辛方趙至,鄒衍復齊來。 奈何青雲士,棄我如塵埃。珠玉買歌笑,糟糠養賢才。 方知黃鵠舉,千里獨徘徊。

漁陽詩           杜甫编辑

漁陽突騎猶精銳,赫赫雍王都節制。猛將飄然恐後 時,本朝不入非高計。祿山北築雄武城,舊防敗走歸 其營。繫書請問燕耆舊,今日何須十萬兵。

奉使入居庸         高適编辑

匹馬行將夕,征途去轉難。不知邊地別,祇訝客衣單。 溪冷泉聲若,山空木葉乾。莫言關塞極,雨雪尚漫漫。

薊中作           前人编辑

策馬自沙漠,長驅登塞垣。邊城何蕭條,白日黃雲昏。 一到征戰處,每愁敵騎翻。豈無安邊書,諸將已承恩。 惆悵孫吳事,歸來獨閉門。

望薊門           祖詠编辑

燕臺一望客心驚,簫鼓喧喧漢將營。萬里寒光生積 雪,三邊曙色動危旌。沙場烽火連胡月,海畔雲山擁 薊城。少小雖非投筆吏,論功還欲請長纓。

送客還幽州         李益编辑

怊悵秦城送獨歸,薊門雲樹遠依依。秋來莫射南來 鴈,縱遣乘春更北飛。

題范陽金臺驛       楊巨源编辑

六國惟求客,千金遂築臺。若令逢聖代,憔悴郭生回。

詠史           柳宗元编辑

燕有黃金臺,遠致望諸君。嗛嗛事強怨,三歲有奇勳。 悠哉闢疆理,東海漫浮雲。寧知世情異,嘉穀坐熇焚。 致令委金石,誰顧蠢蠕群。風波欻潛構,遺恨意紛紜。 豈不善圖後,交私非所聞。為忠不內顧,晏子亦垂文。

石豉歌          韋應物编辑

周宣王大獵兮岐之陽,刻石表功兮煒煌煌。石如鼓 形數止十,風雨缺訛苔蘚澀。今人濡紙脫其文,既擊 既掃白黑分。忽開滿卷不可識,驚潛動蟄走云云。喘 逶迤,相糾錯,乃是宣王之臣。史籀作一書,遺此天地 間。精意長存世溟漠,秦家祖龍還刻石。碣石之罘李 斯跡,世人法古猶好傳,持來比此殊懸隔。

《前題》
韓愈
编辑

張生手持石鼓文,勸我試作石鼓歌。少陵無人謫仙 死,才薄將奈石鼓何。周綱凌遲四海沸,宣王憤起揮 天戈。大開明堂受朝賀,諸侯GJfont佩鳴相磨。蒐于岐陽 騁雄俊,萬里禽獸皆遮羅。鐫功勒成告萬世,鑿石作 鼓隳嵯峨。從臣才藝咸第一,簡選撰刻留山阿。雨淋 日炙野火燒,鬼物守護煩撝訶。公從何處得紙本,毫 髮盡備無差訛。辭嚴義密讀難曉,字體不類隸與蝌。 年深豈免有缺劃,快劍斫斷生蛟鼉。鸞翔鳳翥眾仙 下,珊瑚碧樹交枝柯。金繩鐵索鎖鈕壯,古鼎躍水龍 騰梭。陋儒編詩不收入,二雅褊迫無委蛇。孔子西行 不到秦,掎摭星宿遺羲娥。嗟予好古生苦晚,對此涕 淚雙滂沱。憶昔初蒙博士徵,其年始改稱元和。故人 從軍在右輔,為我量度掘白科。濯冠沐浴告祭酒,如 此至寶存豈多。氈包席裹可立致,十鼓止載數橐馱。 薦諸太廟比郜鼎光,價豈止百倍過。聖恩若許留太 學,諸生講解得切磋。觀經鴻都尚填咽,坐見舉國來 奔波。剜苔剔蘚露節角,安置妥帖平不頗。大廈深檐 與蓋覆,經歷久遠期無他。中朝大官老于事,詎肯感 激徒媕GJfont。牧童敲火牛礪角,誰復著手為摩挲。日銷 月鑠就埋沒,六年西顧空吟哦。羲之俗書趁姿媚,數 紙尚可博白鵝。繼周八代征戰罷,無人收拾理則那。 方今太平日無事,柄用儒術崇丘軻。安能以此上論 列,願借辨口如懸河。石鼓之歌止于此,於乎吾意其 蹉跎。韋韓二作石鼓,在陜西梅蘇。諸作則石鼓在汴,然所詠皆今日石鼓也。後人皆權輿于此

燕臺           聶夷中编辑

燕臺累黃金,上欲招儒雅。貴得賢士來,更進於隗者。 自然樂毅徒,趨風走天下。何必馳鳳書,旁求向林野。

又             前人编辑

燕臺高百尺,燕滅臺亦平。一種是亡國,猶得禮賢名。 何似章華畔,空餘禾黍生。

燕昭王墓詩         羅隱编辑

戰國蒼茫難重尋,此中蹤跡想知音。強停別騎山花 曉,欲弔遺魂野草深。浮世近來輕駿骨,高臺何處有 黃金。思量郭隗平生事,不殉昭王是負心。

哭劉司戶詩        李商隱编辑

有美扶皇運,無誰薦直言。已為秦逐客,復作楚冤魂。 溢浦應分派,荊江有會源。并將添恨淚,一灑問乾坤。

燕臺           無名氏编辑

燕昭北築黃金臺,四方豪傑乘風來。秦家燒書殺儒 客,肘腋之間千里隔。去年八月幽州道,昭王墓前哭 秋草。今年五月咸陽關,秦家城外悲河山。河上關頭 車馬路,殘日青煙五陵樹。

黃金臺           胡曾编辑

北乘羸馬到燕然,此地何人復禮賢。欲問昭王無處 所,黃金臺上草連天。

經賈島墓作         鄭谷编辑

水遶荒墳縣路斜,耕人訝我久咨嗟。重來兼恐無尋 處,落日風吹鼓子花。

紫濛遇風         宋韓琦编辑

草白岡長暮驛賒,朔風終日起平沙。寒鞭易促障泥 躍,冷袖難勝便面遮。迥嶺卷回雲族,破遠天吹入鴈 行斜。土囊微乞緘餘怒,留送歸程任擺花。

燕臺歌          司馬光编辑

萬古蒼茫空盛衰,燕臺賢客姓名誰。君看碣石嵒中 草,寧似昭王擁篲時。

涿州詩          王安石编辑

涿州沙上飲盤桓,看舞春風小契丹。塞雨巧催燕淚 落,濛濛吹濕漢衣冠。

詠樂毅           邵雍编辑

樂毅事燕時,其心有深旨。破齊七十城,迎刃不遺矢。 豈留即墨莒,卻與燕有二。欲使燕遂王,天下自齊始。 豈意志未伸,昭王一旦死。惠王固不知,使人代其位。 強燕自此衰,何能復振起。自古君與臣,際會非容易。 重惜千萬年,英雄為流涕。

雷逸老倣石鼓文見遺因呈祭酒吳公作编辑

梅堯臣

石鼓作自周宣王,宣王發憤蒐岐陽。我車我馬攻既 良,射夫其同弓矢張。舫舟又漁縛鱮魴,何以貫之維 柳楊。從官執筆言成章,書在鼓腰鐫刻臧。歷秦漢魏 下及唐,無人著眼來形相。村童戲坐老死喪,世復一 世如鳥翔。惟閱元和韓侍郎,始得紙本歌且詳。欲以 氈衣歸上庠,大官媕GJfont駝肯將。傳至我朝一鼓亡,九 鼓缺剝文失行。近人偶見安碓床,云鼓作臼刳中央。 心喜遺篆猶在旁,以臼易臼庸何傷。以石補空恐舂 粱,神物會合居一方。雷氏有子胡而長,日模月倣志 慕強。聚完辨舛經星霜,四百六十飛鳳凰。書成大軸 綠錦裝,偏斜曲直筋骨藏。攜之謁我巧趨蹌,我無別 識心徬徨。雖與乃父非故鄉,少與乃父同杯觴。老向 太學鬢已蒼,樂子好古親縑緗。誰能千載師史蒼,勤 此冷淡何肝腸。而今祭酒祼聖皇,五經新石立兩廊。 我欲效韓非癡狂,載致出關無所障。至寶宜列孔子 堂,固勝朽版堆屋牆。然須雷生往度量,登車裹護令 相當。誠非急務煩紀綱,太平得有朝廷光。山水大字 輦已嘗,于此豈不同秕糠。海隅異獸乘舟航,連日道 路費芻糧。又與茲器殊柔剛,感慨作詩聊激昂。願因 諫疏投皂囊,夜觀奎壁正吐芒。天有河鼓亦焜煌,持 此負鼎干成湯。

石鼓歌           蘇軾编辑

冬十二月歲辛丑,我初從政見魯叟。舊聞石鼓今見 之,文字鬱律蛟蛇走。細觀初以指畫肚,欲讀嗟如鉗 在口。韓公好古生已遲,我今況又百年後。強尋偏傍 推點畫,時得一二遺八九。我車既攻馬亦同,其魚維 鱮貫之柳。古器縱橫猶識鼎,眾星錯落僅名斗。模糊 半已似瘢胝,詰曲猶能辨跟肘。娟娟缺月隱雲霧,濯 濯嘉禾秀稂莠。漂流百戰偶然存,獨立千載誰與友。 上追軒頡相唯諾,下揖冰斯同鷇。憶昔周宣歌鴻 雁,當時史籀變蝌斗。厭亂人才思聖賢,中興天為生 耆耇。東征徐方闞虓虎,北伐犬戎隨指嗾。象胥雜遝 貢狼鹿,方召聯翩賜圭卣。遂因鼙鼓思將帥,豈為考 擊煩矇瞍。何人作頌比崧高,萬古斯文齊岣嶁。勳勞 至大不矜伐,文武未遠猶忠厚。欲尋年代無甲乙,豈 有文字記誰某。自從周衰更七國,竟使秦人有九有。 掃除詩書誦法律,投棄俎豆陳鞭杻。當年何人佐祖 龍,上蔡公子牽黃狗。登山刻石頌功烈,後者無繼前 無偶。皆云皇帝巡四國,烹GJfont強暴救黔首。六經既以 委灰塵,此鼓亦當隨擊掊。傳聞九鼎淪泗上,欲使萬 夫沉水取。暴君縱欲窮人力,神物義不污秦垢。是時 石鼓無處避,無乃天工令鬼守。興亡百變物自閒,富 貴一朝名不朽。細思物理坐嘆息,人生安得如汝壽。

《前題》
蘇轍
编辑

岐山之陽石為鼓,叩之不鳴懸無虡。以為無用百無直,以為有用萬物祖。置身無用有用間,自託周宣誰 敢侮。宣王沒後墳壟平,秦野蒼茫不知處。周人舊物 惟存此,文武遺民盡囚虜。鼎鐘無在鑄戈戟,宮殿已 倒生禾黍。厲宣子孫竄四方,昭穆錯亂不存譜。時有 過客悲先王,綢繆牖戶徹桑土。思宣不見幸鼓存,由 鼓求宣近為愈。彼皆有用世所好,天地能生不能主。 君看項籍猛如狼,身死未冷割為脯。馬童楊喜豈不 仁,待汝封侯非怨汝。何況外物固已輕,毛擒翡翠尾 執麈。惟有蒼石于此時,獨以無用不見數。形骸偃蹇 任苔蘚,文字皴剝困風雨。遭亂既以無用全,有用還 為太平取。古人不見見遺物,如見方召與申甫。文非 科斗可窮詰,簡編不載無訓詁。字形漫汗隨石缺,蒼 蛇生角龍折股。亦如老人遭暴橫,頤下髭禿口齒齬。 形雖不具意可知,有云楊柳貫魴鱮。魴鱮豈厭居溪 谷,自投網罟入君俎。柳條柔弱長百尺,挽之不斷細 如縷。以柳貫魚魚不傷,貫不傷魚魚樂死。登之廟中 鬼神格,錫汝豐年多稌黍。宣王用兵征四國,北摧犬 戎南服楚。將帥用命士卒驩,死生不顧闞虓虎。問之 何術能使然,撫之如子敬如父。弱柳貫魚魚弗違,仁 人在上民不怒。請看石鼓非徒然,長笑太山刻秦語。

炕寢           朱弁编辑

風土南北殊,習尚非一躅。出疆雖仗節,入國蹔同俗。 淹流歲再殘,朔雪滿崖谷。禦冬貂裘弊,一炕且跧伏。 西山石為薪,黝色驚射目。方熾絕可邇,將盡還自續。 飛飛湧元雲,燄燄積紅玉。稍疑雷出地,又似風薄木。 誰容鼠棲冰,信是龍銜燭。陽曦助喘息,未害搖空腹。 惠氣生褲襦,仍工展拳足。豈惟脫膚鱗,兼復平體粟。 負暄那用詫,執熱定思沃。收功在歲寒,較德比時燠。 雖餘炙手焰,寧有爛額酷。矧當凝冰辰,炎帝獨回轂。 元冥真退聽,祝融端可祿。嗟予亦何者,萬里歌黃鵠。 偃仰對窗扉,妍煖謝衾褥。壯懷羞GJfont媚,晚悟笑突曲。 因思墮指人,暴露苦皸瘃。頻年未解甲,蹈此鋒刃毒。 遙知革輅中,旰食安豆粥。陪臣將命來,意懇誠亦篤。 有奇不為吐,何術止南牧。君心想更切,臣罪何由贖。 此身雖自溫,此志轉煩促。論武貴止戈,天必從人欲。 安得四海春,永作蒼生福。聊擬少陵翁,秋風賦茅屋。

琉璃河          范成大编辑

疏林蔥蒨帶回塘,橋影驚人失睡鄉。陡起褰帷揩病 眼,琉璃河上看鴛鴦。

灰洞            前人编辑

塞北風沙漲帽簷,路經灰洞十分添。據鞍莫問塵多 少,馬耳冥濛不見尖。

编辑

燕石扶闌玉作堆,柳塘南北抱城迴。西山剩放龍津 水,留待官軍飲馬來。

經樓桑劉先主故宅作    文天祥编辑

我過梁門城,樓桑在其北。元德已千年,青煙遶故宅。 道旁為揮淚,徘徊秋風客。天下臥龍人,多少空抱膝。

過雪橋琉璃橋        前人编辑

小橋度雪度琉璃,更有清霜滑馬蹄。遊子衣裳如鐵 冷,殘星荒店亂鳴雞。

過居庸關       金宇文虛中编辑

奔峭從天坼,懸流赴壑清。路迴穿石細,崖裂與藤爭。 花已從南發,人今又北行。節旄都落盡,奔走媿平生。

從顯宗皇帝幸龍泉寺應制  釋重玉编辑

一林黃葉萬山秋,鑾仗參陪結勝游。怪石斕斒蹲玉 虎,老松蟠屈臥蒼虯。俯臨絕壑安禪室,迅落危GJfont瀉 瀑流。可笑紅塵奔走者,幾人於此暫心休。

梁園春詞         元好問编辑

雙鳳簫聲隔綵霞,宮鶯催賞玉谿花。誰憐麗澤門邊 柳,瘦倚東風望翠華。

仙人橋          趙秉文编辑

絕澗初無路,通仙忽有橋。偶攜青竹杖,平步到雲霄。

出居庸           蔡珪编辑

亂石妨車轂,深沙困馬蹄。天分斗南北,人間日東西。 側腳柴荊短,平頭土舍低。山花兩三樹,笑殺武陵溪。

涿郡先主廟詩        王寂编辑

當年竹馬戲兒曹,笑指樓桑五丈高。故國神遊得無 恨,壞垣風雨夜蕭騷。

南口            劉迎编辑

危峰張屏障,峻壁開戶牖。崩騰來陣馬,翔舞下靈鷲。 秀色分後前,晴嵐迷左右。重陰忽障翳,虛籟競呼吼。 深紆愛風日,高亢捫星斗。帝居望北闕,村落當南口。 軍都漢時縣,遺跡奄存否。中郎讀書處,亭構想摧朽。 誰云用武地,經訓乃淵藪。我家膠東湄,樸學嘆白首。 居鄰通德里,況此見師友。慚無書帶草,采采為盈手。 何以醉先生,清溪綠如酒。

過八達嶺          前人编辑

山險路已出,彌望盡荒坡。風度日已殊,氣象惟沙GJfont。 我老倦行役,驅車此經過。時節春已夏,土寒地無禾。 行路不肯留,奈此居人何。

摧車行           前人编辑

渾河洶湧從西來,黃流正觸山之崖。山崖路窄僅容 過,小誤往往車輪摧。輪摧料理動半日,後人欲過何 艱澀。深山日暮人已稀,食物有錢無處覓。何時真宰 遣六丁,鏟此疊嶂如掌平。憧憧車馬山西路,萬古行 人易來去。

旃檀像           前人编辑

我昔游京師,稽首禮瑞像。堂堂紫金身,示現大法藏。 莊嚴七寶几,重疊九霞帳。光如百千日,晃耀不容望。 想初法王子,運力攝諸匠。GJfont材發神祕,妙斲出智創。 風流蜀居士,翰墨老彌壯。雷霆大地底,音樂諸天上。 猶疑三十二,不具梵音相。不知一點真,正勝千語浪。 嗚呼五因緣,語綺反成謗。我今獨何幸,相見問無恙。 文殊本無二,何處覓真妄。廣修香火供,獲脫煩惱障。 天龍相驚喜,訶衛日歸向。已覺海潮音,人天會方丈。

石鼓詩          張養浩编辑

粵自鴻蒙剖元祕,天祚有熊炎帝繼。侯剛覃思神與 凝,摹寫三千入書契。蒼姬一變史籀出,鯨攫鰲呿鳳 變捩,嬴秦自帝不古師,遂使姦斯愚叔世。當時玉著 天下獨,爾後爭奇古文棄。未流諸子相祖述,刓樸遺 淳趁姿媚。我嘗慨此愧疏淺,一髮空危萬鈞係。朅來 庠宇睹石鼓,玉立儼然三代器。細思伊始將安庸,或 謂宣王章獵事。且疑且信邈難詰,日月群陰欲食既。 半為雷電下取將,僅餘二百七十二。貞堅不墮劫火 灰,蒼古猶含太初氣。世間鐘鼎瓦礫如,隻辭千金未 為貴。昌黎作歌恨才薄,坡老來觀惜時異。區區流轉 又幾朝,終不能忘見天意。若令好事堪把玩,攘竊空 應窮萬計。平生漫有博物名,迫視不能詳一字。沉吟 獨立西風前,喬木荒煙日西墜。

同樂園詩          師拓编辑

晴日明華構,繁陰蕩綠波。蓬丘滄海近,春色上林多。 流水時雖逝,遷鶯暖自歌。可憐歡樂地,鉦鼓散雲和。

同樂園詩         趙秉文编辑

春歸空苑不成妍,柳影毿毿水底天。過卻清明遊客 少,晚風吹動釣魚船。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