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3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三十八卷目錄

 順天府部紀事六

職方典第三十八卷

順天府部紀事六编辑

《大城縣志》:正德元年正月,地動,天鼓鳴,斗星晝見,白 虹貫日,三月星隕如雨。

《昌平舊志》:正德元年,星隕如雨,又彗星見,參井侵太 微,垣太白經天。

《遵化舊志》:正德元年,太白犯尾。

《玉田縣志》:正德元年,太白犯尾。

《武宗實錄》:正德二年五月,命戶部查給最勝寺前,馬 房草塌地十頃,與寺作香火,贍護太監錢喜、錢福等 墳塋。

正德三年六月,開設神木,千戶所。先是朝陽崇文門 外大木廠二,調鎮,朔永,平遵化等三十四衛所,軍士 千人護視神木至,是軍士陳志等,奏往來勤苦,乞比 蕃牧嘉蔬事例,改設一所,兵部覆奏從之。

正德三年八月,司禮監太監劉瑾傳旨,改惜薪司外, 新廠為辦事,廠營府舊倉地,為內辦事,廠時既立,西 廠以谷大用,領之。瑾又立內廠,以張其威,京師謂之 內行廠,比東、西二廠,尤為酷烈。

《國朝典彙》:正德三年十一月,劉瑾創元真觀於朝陽 門外,大學士李東陽為製碑文。

《東安縣志》:正德四年秋,雨雹如雞鵝卵。間有大者,四 五月時常黑黃大風雨沙,晝晦如夜,點燈炊爨。 《武宗實錄》:正德五年六月,戶部言,永昌寺舊址改建 為倉,未有名,乃賜名曰:太平倉。

《丹鉛錄》:正德中,文安縣水忽僵立,是日大寒,遂成冰 柱,高五丈,周圍如其高,中空而旁有穴。數日,流賊過, 文安鄉民入冰穴中避賊,得全。土人謂之河僵。 上誦習番經,崇尚其教,常被服如番僧,演法內廠,保 安寺大德法王綽吉我些兒,出入豹房,諸權貴雜處。 《豐潤縣志》:五年,太白犯尾,占燕有兵。是年,流賊相聚, 至十餘萬眾,所過殘破,經豐潤縣,不掠而去。

《良鄉縣志》:正德六年春,地震。

《霸州志》:正德六年春,地震。

《遵化舊志》:六年春夏大旱,蝗歲饑。

《大城縣志》:六年十一月,地震。

《七修類稿》:正德六年九月,霸州劉六、劉七、齊彥名、原 係謀逆太監劉瑾門下。瑾敗,遂糾賊眾,流劫地方。後 又增入楊虎、趙鐩、號趙風子劉惠等,共二十五名,分為二 十八營,共有人馬一十七萬五千,各授偽官。張打奉 天征討元帥,旗幟上以金字聯對云:虎賁三千直抵 幽燕之地,龍飛九五重開混沌之天。又于老營,以大 《紅綵緞書》:英雄吞海嶽,氣勢轉乾坤。攻破州縣幾二 百,殺死總兵馮禎,參將王杲,都指揮王保、詹濟、潘翀、 同知郁采、指揮知縣雜職數十員,姦淫婦女,磔挫兇 殘不可言也。所過獄囚,即放為助;庫藏兵甲,即取為 用。又每題詩各地,有平欺敵將虎擒羊,縱橫六合誰 敢捕。又有幾回月下敲金鐙,多少英雄喪膽寒之句。 大略,劉六、劉七、齊彥名等,多在河南湖廣,而劉惠、趙 鐩、楊虎,多在河北、山東。彼此間奔走,直至山西南、直 隸方絕,時七年冬矣。楊虎、劉六、劉七為水淹死,齊彥 名陣亡,劉惠自焚,趙鐩僧服逃至江夏被擒。

《武宗實錄》:張茂者,文安縣大盜也。家有高樓,列屋深 牆窖室,招集亡命,劉宸、劉寵、齊彥名、李隆、李銳、楊虎、 朱千戶等,又納賂於豹房諸近侍。太監張忠者,號北 頓。張居與茂邇,茂結之為兄,因得遍賂,馬永成于經 谷大用,輩遂出入禁中,嘗侍上蹴踘,倚是益無忌憚。 庚午春夏間,河間參將袁彪數敗茂及諸賊。茂窘,乃 求救於忠,忠置酒私第招彪與茂,東西坐。舉酒屬彪 字茂曰:此彥實吾弟也,今後毋相扼。又舉酒屬茂曰: 袁參將,今日與爾一面之好,爾今後無寇。河間彪畏 忠,不敢誰何,既而都御史甯杲欲擒賊立功,有主簿 李為巡捕,承杲意偽作彈琵琶伶人,入茂家,且知鄉 道。杲率驍勇數十人,乘其不備,入擒之,斧折茂股,車 載以俘。餘賊相率至京,謀出首逭罪,忠與永成為之。 請於上,且曰:必獻銀萬兩,乃赦之。寵宸計無所出,潛 令楊虎劫近境,冀以足所獻,會虎,焚官署,寵宸知事 敗,乃逃去。其徒日多,參將桑玉受其賂,不肯力攻。嘗 相遇於文安村中,寵宸匿民家樓上,欲自剄,玉故緩 之。有頃,齊彥名持大刀,脅官軍敗,GJfont者數十人。至樓 下,彥名曰呼諸,敗軍皆呼,彥名曰救至矣。寵宸遂彎 弓注矢以出,射殪數人。玉大敗,引還時,辛未六月也。及都御史馬中錫奉命討之,中錫家在故城,懼賊殘 其墳墓,乃為招撫之計。嘗與賊會飲於桑園,時已有 詔旨劉六等不赦。又懸賞格募能斬之者。中錫酒中 許以不殺。宸曰:無多言,吾已知朝廷不赦吾輩矣。中 錫曰:無之。宸出詔旨於袖中,拂衣挺刃而去。蓋京師 動靜悉先知之,以貂璫為之奧主也。

《通州志》:新城連接舊城,正德六年巡撫都御史李貢 增崇之,加五尺。

六年十一月,以太平倉賜永壽伯朱德為私第。戶部 尚書孫交言:昔田蚡,請考功,地益宅,漢武不許。夫隙 地尚不輕畀,況此倉乎。奏入不聽。

《大城縣志》:七年,黑眚再見,形兼赤黑,大者如犬,小者 如貓,若風行,有聲,夜出傷人。有至死者,人夜持刁斗 相驚,踰月始息。

《武清縣志》、《永清縣志》多同。

《武宗實錄》:七年三月,革神木千戶所。

正德八年四月,令大興、宛平二縣,撥佃戶二十於護 國保安寺,以供灑掃。

八年三月,改太平倉為鎮國府。又欲毀廒口為府廳。 工部奏此地位屬乾方。乾,天門也。且此地初為永昌 寺,再為新石廠,又為太平倉,屢改屢廢,推之地理,察 之人事,俱未便。上曰:既以此地為天門,宜當通達,前 此閉塞,何不以聞。其以實陳狀,工部再請罪,乃宥之。 《武清縣志》:八年正月二日申刻,民間相傳,禁貼門神, 家家撤去。一時而盡,京城亦同,竟無禁者。

《固安縣志》:正德八年夏,黑眚見,月餘乃息。良鄉、霸州、 文安諸縣俱同。

薊州志:八年五月,大雨雹,厚甚。未幾,北兵攻鯰魚關, 參將陳乾等死焉。

《遵化舊志》:八年,歲星熒惑合箕尾,秋雨雹。

《武宗實錄》:正德十年五月,巡關御史張鰲山陳邊防 事宜,謂:密雲北去古北口關逾百里,西去黃花鎮百 五十里,遇警,應援不能及。惟石匣營為適中,請添設 副將駐劄。操備提督侍郎陳玉議,以為不必添設。 十年六月復設神木千戶所於朝陽門外,從太監張 鋹請也。

正德十一年十一月,刑科給事中齊之鸞上言邇者, 京師西角頭,新設花酒店房。或云車駕將幸其間。或 云朝廷實收其利,陛下為天地民物之主,四海之富, 孰非其有。乃至競錐刀之利於倡優之館乎。請亟罷 之,不報。

正德十二年正月己丑,大祀天地於南郊。禮畢,車駕 遂幸南海子。

正德十二年五月,上微行至石徑山,經玉泉亭,數日 乃還。石徑山寺,朱寧所營建也。窮極壯麗,乃邀上幸 焉。

《霸州志》:十二年夏,大水,禾稼盡傷,民饑疫死。

《遵化舊志》:十二年六月,暴雨月餘,水驟漲。

《武清縣志》:李欽,字敬之,世襲武清衛百戶。因祖贅張 氏,從其姓。後復姓李,髫齔即能大書。讀書務深造,為 文沉摯雅健。大父奇之,曰:他日必振吾宗。正德辛未, 進士由行人擢。監察御史巡視居庸關,丁丑七月,武 宗欲出關北狩,已駐昌平,欽令外分守指揮,孫璽閉 門勿啟。內分守太監李嵩將往昌平迎駕,欽止之,曰: 車駕此行,關係甚大。爾不見先朝土木事乎。萬一變 生不測,爾我雖死不足償萬一也。未幾,千戶閻岳奉 命宣內外分守官先至南口,孫璽曰:御史在,不受命。 乃宣內守臣。欽恐嵩導上過關,乃收門鑰之。在嵩處 者,又慮旗校,奪門出,因負敕印,閉居庸南門,手刃坐 其下,云:有人來奪門者,御史即自殺。然燭,索紙,連上 三疏馳奏。閻岳到昌平,述御史阻駕狀。上怒,將逮欽, 而疏適至。上覽之,感悟,由東馬房通州張家灣以歸。 直聲大震,皆謂張御史閉關抗上,雖漢郅惲不若也。 《良鄉縣志》:十三年,大饑。

《固安縣志》:十三年,大饑。

《文安縣志》:十三年春,旱,大饑。道殣相望。

《館閣漫錄》:正德十三年正月丙午,上還自宣府,群臣 迎駕於德勝門外。上戎服,騎赤馬,佩劍而來。群臣叩 首道左,上下馬,坐御幄,大學士楊廷和奉觴梁儲,注 酒蔣冕,奉果GJfont毛,紀奉金花稱賀。上飲畢,馳馬由東 華門入,宿於豹房。

《世宗實錄》:經略邊關右副都御史李瓚,以居庸關西 路灰嶺口上常峪,地方外接懷來所轄隘口,計一十 二處,經寇出沒,請添設城堡,以控險要。乃築灰嶺口 城六百八十丈有奇。上常峪城減十之五,各立樓櫓 鋪舍,於正德十六年五月訖工。議名灰嶺口,曰:鎮邊 城上常峪。曰:常峪城。調別堡軍士屯守灰嶺口千人。 上常峪三百人,改設守禦千戶,所及倉場官吏從之。 正德十六年八月,戶部左侍郎秦金上言:寶源、吉慶 二店,課程弘治,以前係順天府批驗茶引所,官收受 按察解部後,太監于經奏為皇店科取,擾害人,皆怨。咨乞將二店課額,依弘治年例庶,軍民樂業,上下俱 利。上命如所議行。

正德十六年八月,工部左侍郎趙璜言:劉瑾營造元 明宮,侵發居民田冢甚多。瑾既伏誅,當遂還主。乃為 姦臣獻皇莊之說,以蠱惑先帝及陛下。登極之初,有 詔改正,未幾,有內傳仍舊臣等,謂:聖明在上,豈有是 事,必太監王佇、賈友,仍持皇莊之邪說,以誤陛下耳。 夫一莊之利甚微,而皇言所係甚大。今開詔未數月, 而遽更,恐非示天下以信也。宜以其地為戶部,房屋 歸本部,改正拆毀其有原被侵占,而願贖者聽,得旨 悉依擬行。

《武宗實錄》:御馬監太監于經寵幸,嘗導上於通州張 家灣,置皇店,榷商賈舟車,微至擔負,亦皆有稅。中外 怨之。其請祠額者,則香山碧雲寺,所自置塋域也。工 作糜費,以百萬計,上亦嘗幸焉。

《方輿紀要》:正德中,渾河隄決,禾黍悉為巨浸。嘉靖初, 徙流縣北十里,入永清縣界。

《明通紀武》:宗崩於豹房,廷議以興獻王長子倫序當 立,乃撰為遺訓,遵祖訓,兄終弟及之。文迎上來嗣皇 帝位,內閣楊廷和令儀制,郎中余才擬儀狀,由東安 門入。翼日,百官朝見,勸進擇日即位,上至京師,乃御 行殿受箋,由大明門入,日中即位。五月,上諭群臣曰: 朕入繼大統,母妃遠在藩服,實切戀慕,即遣司禮監 韋春往興邸,奉迎聖母,至通州,以徽號未定,駐留不 肯入。上聞之,涕泗號泣,啟慈壽皇太后,願避位奉母 歸藩。群臣惶懼,不知所裁。至壬午日,至京,由大明門 入。上迎於闕,內從朝議,不謁太廟,止見奉先、奉慈二 殿。

《世宗實錄》:嘉靖元年五月,改鎮國府,仍為太平倉。命 總督倉場官管理。

《遵化舊志》:嘉靖元年,童子梅禎甫十歲,昧爽赴塾,道 經城隍廟,忽狂風起,吹至三屯營蘆兒嶺,去家六十 里矣。及歸,見袖中所藏國風篇,有硃字:三行人,莫能 辨。《叢談》記之曰:蘆嶺童迷,是年大饑。

《長安客話》:涿州舊有塔,在桑乾河中,名鎮河塔。嘉靖 元年,塔崩,內有古錢,皆飛空如蜨。自後,河水泛溢。 《世宗實錄》:康陵神宮監太監劉杲,嘉靖元年六月,奏 請天壽山空地,平九龍池菜園,栽種蔬果,以備供獻。 嘉靖二年正月,詔募兵三百人守居庸關常谷城,從 御史李儼請也。

嘉靖二年三月,御史向信請修復大通橋至張家灣、 廣利等八閘,以紓民陸運之苦。工部議行河道,侍郎 相度以聞。

七里海計二百五十二里,有荒地二萬一千五百餘 頃,太監汪直立莊於其中。相傳為御用監,公物而民 墾。其內者一千四百六十餘頃。嘉靖初,有姦民以水 退地百餘頃,欲奪民業。投獻內,監民訴之闕下,遣主 事柴儒往勘,還奏曰:民之久業,輸糧飼馬,煎鹽出稅, 養生送死出於其中,不宜漁奪。惟水退,堪熟地,可入 本監。然亦當聽民漁獵樵採。上曰:地既勘明,如擬撥 給內監,餘悉與民。

《香河縣志》:嘉靖二年二月,風霾大作,黃沙蔽天,三月 雨,黃沙著人衣,俱成泥漬。通州志同。

《永清縣志》:二年二月,風霾大作,黃沙蔽天,三月雨黃 沙。

《遵化舊志》:二年二月,狂風飛沙霾,壓死十餘人。八月 二十八日,地震有聲,未時雨雹。

《霸州志》:二年大水,晝晦如夜。

《保定縣志》:二年晝晦。

《大城縣志》:二年,旱,大風沙,晝晦。

《良鄉縣志》:二年,大風拔木,晝晦。

《薊州志》:二年二月十三日,狂風大作,吹沙蔽天,行人 壓埋。通州、順義尤甚。八月二十八日子時,地震有聲, 自卯至午復震,未時雨雹如栗大。不踰月,有鐵門關 之變,死於兵者數千人。

三年三月初三夜,黑氣亙天,自東而西,凡五道。 《良鄉縣志》:四年,雨雹。

《豐潤縣志》:四年,大雹,如鵝卵,殺稼。歲饑,免田租。 《東安縣志》:嘉靖四年夏五月,大雨雹,麥苗盡傷。 《密雲縣志》:四年,大水。

《文安縣志》:五年春,地震。

《大城縣志》同。

《世宗實錄》:嘉靖六年十月,巡倉御史吳仲,言通州運 河,元郭守敬創建,已有明效。今通流等八閘,遺跡尚 存。原設官夫具在,因而成之,為力甚易,而勢家罔利, 從中撓之,或倡風水之說,或欲絕灣民之利,皆不足 信。夫漢唐宋漕皆從汴渭,直達京師,未有貯國儲於 五十里之外者。請以臣言,下戶工二部定議,修濬運 糧徑達京倉,此興無窮之利而杜不測之虞於計便。 上命戶部侍郎王軏,工部侍郎何詔及仲董其事。軏 等上言地形從大通橋至白河,高可六尺。若大興工,濬之深至七丈,通引白河,則漕船可直達京城。諸閘 可以盡罷,此永久之利。然未易議也。為今之計,惟應 修濬河閘然,從通流閘經二水門南浦上橋,廣利三 閘,皆衢市闤闠中不便轉運,從溫泥河濱舊小河廢 堰,西不一里,至堰水小壩,誠修築之。令通普濟閘,則 徑易,可省四閘兩關轉般之難。上命,即以來春興工。 十一月,禮部尚書桂萼上疏,稱修通惠河不便,請改 修三里河。

桂文襄公奏議,大通橋河源出自昌平州神山泉南, 會一畝,馬眼二泉繞出甕山,復匯七里濼,即今之西 湖。東入都城西水門,貫積水潭,即今之海子。又東至 月橋,入內府,南出都城東水門,過大通橋,又東五十 餘里,至通州,入白河,此河元郭守敬由古水道開濬, 非自守敬創始,蓋西山諸水,由皇城東出,每當山水 泛漲,由此而洩引之,入白河以濟漕運。故置閘以時 啟閉,初非為行舟設也。成化十二年,平江伯陳銳不 察其故,建言修復。憲宗皇帝命戶部左侍郎翁世資、 工部左侍郎王詔挑濬,仍濬西湖諸泉,以益水勢。可 放運船千餘,直扺大通橋下。既而水急岸狹,船不可 泊,未幾,即耗船退,幾不能全,遂不復行。正德七八年, 亦嘗挑濬,竟無成功。蓋京師之地,西北高峻,自大通 橋下視通州,勢若建瓴,而強為之,未免有害。非徒無 益而已。

《世宗實錄》:上以桂萼疏示大學士楊一清、張璁。一清 言,通惠河因舊閘行轉般之法,可以省運軍之力,宜 斷行之。璁亦言,通州河道經元郭守敬修濬,今閘壩 具存,臣聞京城至通州五十里,地形高下纔五十尺。 以五十里之遠近,攤五十尺之高下,無所不可濬。甕 山濼以蓄西山諸水,引神山泉以合下流之歸,紆迴 以順其地形,因時以謹其濬治,此一勞而永逸計也。 成化十二年,平江伯陳銳建議開修北河,憲宗皇帝 命大臣督理,而河道已通,運船已至城外。適有黑眚 之異,惑於訛言,遂止識者恨之。今欲開修北河,因仍 舊道,誠易易耳。況一舟之運,約當十車,每年運船已 到,則令剝運。新糧未到,則令剝運。通州積糧庶京師 充實,永無意外之患矣。上深然璁言。至七年十二月, 通惠河成糧運,既至者一百九十九萬三千八百有 奇,省腳價銀十一萬三千三百餘兩,當扣除入戶部。 吳仲以運軍罷敝,請暫給三分之一,俟一二年後并 減,歲運加耗,以寬窮民,庶軍民,兩受其惠,戶部覆請, 報可三月告成功,上登舟觀之。

《良鄉縣志》:六年,蝗。霸州志:蝗、旱。

《遵化舊志》:六年,地震。

《豐潤縣志》:六年,地震。有聲如雷,形勢閃蕩,如舟在浪 中。官民牆屋傾頹數多。

《稗史彙編》:嘉靖六年六月十九日,京師雨錢,惟軍職 官屋上為多。

《昌平州志》:七年,大旱。

《文安縣志》:八年,夏五月,隕霜。大城縣志同。

《香河縣志》:八年十月,軍餘牛文家園中桃樹花開如 春時。

《良鄉縣志》:九年,大水。

《霸州志》:九年夏,旱。秋,大水。

《保定縣志》:九年,大水。

《國朝典彙》:嘉靖十年三月,歷代帝王廟成,先是中允 廖道南,請撤靈濟宮神,改設帝王廟。禮部以所在窄 隘,宜擇地別建。於是工部相度阜成門內保安寺,故 址舊為官地,改置神武後,衛地勢整潔,且通西壇,可 鼎新之。詔可。遣工部侍郎錢如京督工。工完,上親詣 廟祭。

《皇都水利考》:嘉靖十年,命工部郎中陸時雍,修蘆溝 河,以支流導入於海。

《保定縣志》:十年,大水。

《文安縣志》:十年,秋,大水。免田租之半。霸州大城志同。 《東安縣志》:十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夜四鼓,星隕如雨。 蝗旱民疫。

《密雲縣志》:十一年,星隕如雨,自東而西。

《三河縣志》:十一年十月初十日夜,地震。縣西夏店尤 甚,民房垣俱倒。

十二年冬十月,星隕如雨。

《文安縣志》:十二年饑,命有司賑之。

《國朝典彙》:憲廟十三妃,始同為一墓。嘉靖十三年,以 古世婦御妻皆九,宜九妃為一墓。同一享殿內,作七 室兩廂,於是金山預造五墓,各九數,以次葬焉。 《玉田縣志》:嘉靖十三年,水。民大饑。

《世宗實錄》:嘉靖十四年十一月,香河縣郭家莊自開 新河,一道長一百七十丈,闊五十一丈有奇,較舊河 近十餘里。有司以聞,命祭告河神。

《大城縣志》:十四年,霪雨。夏蝗。

《文安縣志》:十四年,霪雨為災。

《東安縣志》:十四年夏,水澇。秋冬,地震。有聲如雷。《豐潤縣志》:十四年冬十二月,雷。

《客燕雜記》:嘉靖間,李攀龍、王世貞、徐中行輩俱官西 曹,相聚論詩,建白雲樓於四川,司中榜諸君詩,李詩 警句云:諸山城上出,落日署中寒。時人目刑部為外 翰林。

《碣石叢譚》:霧靈山樹有瘰GJfont,如黑芝,戚元敬將軍製 以為杯,裡飾白金,以遺朝。士諸公為作芝杯歌。 《穀城山房筆麈》:嘉靖中,陶仲文、邵真以祈禱用事,請 拆毀寺院,沙汰僧尼,焚佛骨於大通橋下。

《世宗實錄》:嘉靖十五年四月,上親詣景陵,語郭勛等 曰:景陵規制,獨小又多損壞,其於宣宗皇帝功德之 大,殊為勿稱,當重建,享殿增崇基構。

今言嘉靖十五年作壽,陵君即位,為椑禮也。壽宮在 十八道嶺。

《嘉靖祀典》,嘉靖十五年,禮部諸臣上言,帝后合葬,諸 妃陪葬,古今經常之制。英宗皇帝遺詔皇妃,他日宜 合葬。惠妃亦當遷來,以後諸妃,次第祔葬,聖訓具在 今《會典》,止載睿皇后,錢氏合葬,裕陵諸妃,竟無陪葬 者,茂陵亦無陪葬,莫考其故,臣等竊以諸妃陪葬義, 則不當由隧,宜於外垣之內,寶山城之外,明樓之前, 左右相向,以次而祔庶,合禮制從之。

《邊庭碩畫》:嘉靖中,許論上言:渤海,所當山陵之北,其 間有蘇家口,實為阨塞之地,自此直抵通州張家灣, 凡百十里,由張家灣至通州北塞,籬村四十里,有白 河水,深沒馬,可據為守。惟塞籬村至蘇家口七十里, 地形平漫,每為賊衝。若密築敵臺,界之以牆,使京師 有重關之險,策之得也。從之。

《通州志》:十五年十月,地大震。漷縣同日俱震,居民房 屋傾圮。

《霸州志》:十五年,地震。有聲如雷。秋,大水。保定縣同。 《世宗實錄》:嘉靖十六年三月,上駐蹕沙河,視文皇帝 行宮遺址。禮部尚書嚴嵩因言沙河,為聖駕展視陵 寢之路,南北道里適均,我文皇肇建山陵之日,即建 行宮於茲。正統時,為水所壞,今遺址尚存,誠宜修復, 而不容緩者,且居庸、白羊近在西北,若鼎建行宮於 中,環以城池,設官戍守寧,獨車駕駐蹕為便,而封守 慎固,南護神京,北衛陵寢,東可以蔽密雲之衝,西可 以扼居庸之險,聯絡控制,居然增一北門重鎮矣。上 是其議,命即日興工。

《玉田縣志》:十六年,大水。

《遵化舊志》:十六年,春夏大旱,赤地如爍。

《國朝典彙》:嘉靖十七年,上閱長陵碑,欲更成祖諡號, 命鋟木加碑上。郭勛上疏,以為宜盡礱舊字,更書之, 可以垂永久,上不悅,曰:朕不忍琢傷舊號。下禮部翰 林院議部,覆請遵上諭,如式刊製,擇吉奉安詔可。 《昌平山水記》:東山口內,一里水中,有小山,曰:平臺山。 成祖嘗駐蹕焉。嘉靖十五年,上命作亭於上,名曰:聖 蹟。十七年四月,上幸平臺山,祀成祖文皇帝於亭中。 亭圓,以白石為欄,盤旋數十級而上,御題聖蹟二字。 當口一小山,曰:影山。口內北三里,有蟒山。

《遵化舊志》:十七年,星隕,有光。

《肅皇外史》:嘉靖十八年四月己亥,良鄉離宮成初,帝 命於良鄉琉璃河陽,建立離宮,至是,適成庚。戌帝次 良鄉御離宮。

《建築疏稿》:嘉靖十七年十一月,敕兵部左侍郎樊繼 祖,沙河駐蹕之所宜有城池。其往相度,乃同巡撫戴 金、陸鈳,巡按胡守中、王應,兵備副使潘鎰,橫直量度, 通一千一百五十五丈八尺,其城垣,四面量度,停中, 惟南北二門乃鑾輿出入之處,各開三門,中門視左 右為大,南北二樓比東西亦加偉,其城外濬池約離 城六丈五尺,闊二丈,深一丈,以嘉靖十八年正月興 工。既竣,得旨城門。南名扶京,北名展恩,東名鎮遼,西 名威漠。

《固安縣志》:十八年,旱。麥苗盡枯。

《文安縣志》:十八年秋,大水。

《保定縣志》:十八年,無麥。

《昌平州志》:十九年,建鞏華城。

《寶坻縣志》:十九年,並頭蓮生。

《東安縣志》:二十年春二月十五日,下紅黃沙,黑暗,白 日執炬。

《遵化舊志》:二十年夏,旱。

《香河縣志》:二十年五月,大旱。五穀槁死。

《昌平州志》:二十年夏四月,因沙河安濟橋衝決,特命 工部重修。

《密雲縣志》:二十年,飛蝗蔽天,食禾幾盡,米價騰貴,至 斗千錢。

《遵化舊志》:二十一年,霪雨。

《豐潤縣志》:二十一年,霪雨傷稼。霾沙屢作。蝗蝻遍地。 賑饑。

《東安縣志》:二十一年四五月間,瘟癘大行,比屋染死, 有絕其門者。《文安縣志》:二十一年,饑疫。人相食。

《玉田縣志》:二十二年二月內,黑風驟起,自申至旦,火 色遍地流滾,其年旱,二麥不收。

《世宗實錄》:嘉靖二十五年九月,濬良鄉琉璃河置橋。 《寶坻縣志》:二十五年,大水。無禾饑。

《東安縣志》:二十五年六月,霪雨五晝夜。民居、城門俱 壞,人多溺死。

《霸州志》:二十五年,霪雨七晝夜。

《文安縣志》:二十五年秋,大水。

《保定縣志》:二十五年,霪雨七晝夜。

《永清縣志》:二十五年六月,大水。禾稼不登。居民漂溺 甚眾。

《豐潤縣志》:二十七年,地震。

《遵化舊志》:二十七年,大饑。

《豐潤縣志》:二十八年,左家務狂風大作,廬舍盡傾,間 有存者。

《方輿紀要》:嘉靖二十九年,俺答入寇,官軍禦之,古北 口俺答遣精騎,走間道,從關左黃榆溝出師後,官軍 遂潰。自古北口至京師才七舍,漫衍無衛戍,瞭望俺 答長驅而南,京師大震。既而復循諸陵而北,東循潮 河,川由古北口出關口,兩崖壁立,中有路,僅容一車。 下有深澗,巨石磊砢,凡四十五里,乃險絕之道也。 《東安縣志》:二十九年正月二月間,日未出,民望見東 郭何家莊有城郭樓臺出現。日出乃隱,如是者三五 次。又是年七月初十日,廟學後圃產靈芝一本三股, 上有三層,異常。

《密雲縣志》:二十九年三月,內酉戌時,黑氣亙天,惡風 大作,飄屋瓦,走沙石,至次日方息。七月,地震,有聲。 《玉田縣志》:二十九年,大水。

《遵化舊志》:三十年秋,蝗。

《世宗實錄》:嘉靖三十一年五月,修築張家灣鎮城堡 工完。

《昌平州志》:三十一年,地震。

《世宗實錄》:嘉靖三十二年,經略侍郎楊博上言,潮河 自西山野豬嶺墩起,至豬觜砦後崖,止計長四百一 十五丈,中間岡勢坦漫,豁峴五處,俱係賊往來馳騁 舊路。臣今議於川內創築小石城六座,每城內各築 一墩,自北而南,三城儼,如碁布,自南而北三城,宛如 星羅,臨期酌量,賊勢分,屯勁兵,令其隱現,避擊。又議 於川西山野豬嶺墩起至豬觜砦河口墩,迆北石崖 上,創修橫城一道,以伐其占據山梁之謀。

《固安縣志》:三十二年,水。大饑。

《通州志》:三十二年,霪雨。運河衝決。張家灣GJfont店皇木 廠大水漂流,甚為民害。

《大城縣志》:三十二年,饑人相食。秋,大水決河隄,平地 水深丈餘,縣城水圍,上城登舟。

《保定縣志》:三十二年,大水。人疫。饑逃亡殆盡。

《文安縣志》:三十二年秋,大水。決沙口隄,平地水深丈 餘,四門用土屯,人皆上城登舟。

《霸州志》:三十二年秋,大水。漂沒田廬,民疫。

《通州志》:三十三年春,大饑。六月,渾河決,米貴。大疫。 《永清縣志》:三十三年春夏,饑饉。民採樹皮為食。六月, 水漲蘆溝橋,潰海子,牆頹,浩渺無涯,直至城下,秋禾 盡沒,米價十倍,男女疫亡過半。

《大城縣志》:三十三年春,大饑,人相食。夏,大水,平地丈 餘。

《東安縣志》:三十三年二月至冬,瘟疫大行,人死大半。 六月大水,京師房屋田禾皆被淹沒。

《密雲縣志》:三十三年,大雨經旬,潮白二河漲,衝塌城 東南、西北二角,魚鱉居人以千數。

《霸州志》:三十三年春,大饑。

《文安縣志》:三十三年春,大饑。逃亡殆盡。人相食。 三十四年,命修蘆溝河,從柳林通雞鵝房,導入大河。 《豐潤縣志》:三十四年,盧各莊港忽生蓮花數畝,馥郁 可愛。

《文安縣志》:三十四年,大水。

《密雲縣志》:三十四年,大饑。米價十倍,民多饑死者。 《大城縣志》:三十五年,大水。

《密雲縣志》:三十五年,大雨,河漲如前四月,內冶山鳴。 《冬官紀事》:嘉靖三十六年,修復殿工,命侍郎張舜臣 主事,李鍵於大石窩采石。

《永清縣志》:三十七年,禾稼復淹,民居衝潰。

《東安縣志》:三十七年,小東街任堂家牛為人言,後其 家果遂傾敗。

《文安縣志》:三十七年,大水。

《密雲縣志》:三十七年,耗粒蟲食禾稼。

三十八年,霪雨三月,壞屋傷禾。十二月初一日,生兩 珥,皆背一戴玦,旁有雙戟,斜插紅白。亙天二十三日, 火星乘犯,木星離二十分。

《薊州志》:三十八年,白氣如練衝尾。占曰:兵北。兵入寇, 擄掠人民,殺傷甚眾。《固安縣志》:三十八年,大水。

《大城縣志》:三十八年,大水。

《玉田縣志》:三十八年,白氣如練,衝尾三月。

《文安縣志》:三十八年,大水,決善來營隄。

《遵化舊志》:三十八年夏,白氣如練,衝箕尾。

《香河縣志》:三十一、二、三年,三十八、九年夏、秋,水發諸 川,湧溢運河決,禾稻盡空,饑溺死者相望。

《三河縣志》:三十九年,蝗蝻自南來,如水流越,城北行 礙,人馬不能行,坑塹皆盈,禾草俱盡,斗米二錢五分。 《大城縣志》:三十九年,夏蝗。

《玉田縣志》:三十九年,旱。飛蝗積地。

《薊州志》:三十九年春,澇。秋,旱。飛蝗蔽空,害稼,大饑人 食野草。

《遵化舊志》:三十九年春,澇。秋,旱,蝗。

《文安縣志》:三十九年夏,蝗蝻遍野,禾穗盡食無遺。 《密雲縣志》:三十九年二月,太白屢經天,七月飛蝗蔽 天,食禾幾盡,米價騰貴。八月四日夜,星隕如雨。 《霸州志》:三十九年,旱,蝗。

《保定縣志》:三十九年,蝗遍無禾。

《寶坻縣志》:三十九年,蝗,食麥禾殆盡。

《玉田縣志》:四十年,旱,蝻生,米價涌貴。

《薊州志》:四十年六月,不雨,蝻隨生,積地數寸,綿亙百 里,傷稼殆盡,斗米二錢。

《霸州志》:四十年,旱,大饑。

《密雲縣志》:四十年春、夏,大旱,蝗蝻,米貴。八月十三日, 火星逆行,入羽林軍九十餘日。十二月十六日,月有 食之,既在柳宿。

《大城縣志》:四十年,疫,大水。

《保定縣志》:四十年,大饑。鬻妻子。野有餓莩。文安縣同。 《世宗實錄》:嘉靖四十一年八月,蘆溝西南隄壞,命工 部尚書雷禮往視。禮還,上修築事宜,謂:蘆溝橋東南 有大河,從麗國莊入直沽下海,沙泥淤塞十餘里。稍 東有岔河,從固安入直沽下海,地勢稍高。宜先疏濬 大河,令水歸故道,然後繕築長隄。其次口地卑土浮, 水深流急,人力難施。而西岸有故隄,長約八百丈,宜 按遺址繕築,仍委幹局官九人,分為九區,并力責成。 又言橋東西岸,甃石不堅,當俟決隄工完之日,加工 繕治。報可。

四十一年,命工部尚書雷禮修蘆溝河,先濬大河,令 岔河水歸故道,從麗國莊入直沽下海。凡三易治,而 世宗朝蘆溝無患也。

《玉田縣志》:四十一年,大有秋。

《薊州志》:四十二年四月初七日霜;十五日午時,正南 天鼓鳴如雷;五月大旱;八月大水。

《東安縣志》:四十二年,縣治譙樓上鐘不擊自鳴,至隆 慶初毀樓置鐘於地,常哀鳴如前。至六年建樓懸之, 鳴乃止。

《霸州志》:四十三年六月初十日,大雨如注。

《北游紀方》:永陵成,世宗登陽翠嶺,顧謂工部臣曰:朕 陵如是,止乎。部臣倉皇對曰:外尚有周垣未作。乃築 垣,諸陵所無也,後定陵效之。

《長安客話》:嘉靖中,胡守中以都御史奉璽出行邊,乃 出塞,盡斬遼金以來松木百萬於喜峰口,創建來遠 樓。守中恃寵驕恣,尋以賄敗。樓後為水衝沒,今臺址 尚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