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13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百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三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百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百三十二卷目錄

 廣平府部紀事

 廣平府部雜錄

 廣平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一百三十二卷

廣平府部紀事编辑

《通鑑·周莊王十一年》:魯莊公八年,齊侯田於貝丘。 定王十三年,魯宣公十五年,六月,癸卯,晉荀林父敗 赤狄於曲梁。

《靈王二年》:魯襄公三年,單子,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 伯,莒子,邾子,齊世子光,同盟於雞澤。晉悼公三年,晉 侯弟楊干,亂行於曲梁,魏絳戮其僕。

《敬王六年》:魯昭公二十八年,公如晉,次於乾侯。 《敬王二十三年》:晉定公十五年,趙鞅使邯鄲,欲殺大 夫。午午,與中行寅范,吉射親攻之,趙稷涉賓以邯鄲 反,晉君使籍秦圍邯鄲。

《敬王二十六年》:晉定公十八年,中行文子奔邯鄲。 《敬王二十九年》:晉定公二十一年,趙鞅拔邯鄲,竟有 之。

《廣平府志》:邯鄲人正旦獻鳩於趙簡子,簡子厚賞其 人,而放之。客曰:正旦放鳩,示厚恩也。得賞人競捕之, 不如勿賞,簡子曰:善。

《威烈王十六年》:晉烈公十年,齊田汾及邯鄲韓舉戰 於平邑,師敗獲舉。

《顯王三年》:趙敬侯二十一年,魏圍邯鄲,明年拔之。 《顯王六年》:趙敬侯二十四年,魏歸邯鄲,與盟於漳水 上。

《顯王二十年》:趙肅侯元年,公子范襲邯鄲,不勝而死 之。

《戰國策》:蘇秦從燕之趙,始合從,說趙王曰:天下之卿 相人臣,乃至布衣之士,莫不高賢大王之行義,皆願 奉教陳忠於前之日久矣。雖然,奉陽君GJfont,大王不得 任事,是以外賓客遊談之士,無敢盡忠於前者。今奉 陽君捐館舍,大王乃今然後得與士民相親,臣故敢 進其愚忠。為大王計,莫若安民無事,請無庸有為也。 安民之本,在於擇交。擇交而得則民安,擇交不得則 民終身不得安。請言外患:齊、秦為兩敵,而民不得安; 倚秦攻齊,而民不得安;倚齊攻秦,而民不得安。故夫 謀人之主,伐人之國,常苦出辭斷絕人之交,願大王 慎無出於口也。請屏左右,白言所以異,陰陽而已矣。 大王誠能聽臣,燕必致氈裘狗馬之地,齊必致海隅 魚鹽之地,楚必致橘柚雲夢之地,韓、魏皆可使致封 地湯沐之邑,貴戚父兄皆可以受封侯。夫割地效實, 五霸之所以覆軍禽將而求也;封侯貴戚,湯、武之所 以放殺而爭也。今大王垂拱而兩有之,是臣之所以 為大王願也。大王與秦,則秦必弱韓、魏;與齊則齊必 弱楚、魏。魏弱則割河外,韓弱則效宜陽。宜陽效則上 郡絕,河內割則道不通。楚弱則無援。此三策者,不可 不熟計也。夫秦下軹道則南陽動,劫韓包周則趙自 銷鑠,據衛取淇則齊必入朝。秦欲已得行於山東,則 必舉甲而向趙。秦甲涉河踰漳,據番吾,則兵必戰於 邯鄲之下矣。此臣之所以為大王患也。當今之時,山 東之建國,莫如趙強。趙地方三千里,帶甲數十萬,車 千乘,騎萬匹,粟支十年;西有常山,南有河漳,東有清 河,北有燕國。燕固弱國,不足畏也。且秦之所畏害於 天下者,莫如趙。然而秦不敢舉兵甲而伐趙者,何也。 畏韓、魏之議其後也。然則韓、魏,趙之南蔽也。秦之攻 韓、魏也,則不然。無有名山大川之限,稍蠶食之,傳之 國都而止矣。韓、魏不能支秦,必入臣於秦,秦無韓、魏 之隔,禍必中於趙矣。此臣之所以為大王患也。臣聞, 堯無三夫之分,舜無咫尺之地,以有天下。禹無百人 之聚,以王諸侯。湯、武之卒不過三千人,車不過三百 乘,而為天子。誠得其道也。是故明王外料其敵國之 強弱,內度其士卒之眾寡、賢與不肖,不待兩軍相當, 而勝敗存亡之機節,固已見於胸中矣,豈掩於眾人 之言,而以冥冥決事哉。臣竊以天下地圖案之。諸侯 之地五倍於秦,料諸侯之卒,十倍於秦。六國并力為 一,西向而攻秦,秦破必矣。今西面而事之,見臣於秦。 夫破人之與破於人也,臣人之與臣於人也,豈可同 日而言之哉。夫橫人者,皆欲割諸侯之地以與秦成。 與秦成,則高臺榭、美宮室,聽竽笙琴瑟之音,察五味 之和,前有軒轅,後有長庭,美人巧笑,卒有秦患,而不 與其憂。是故橫人日夜務以秦權恐喝諸侯,以求割 地。願大王之熟計之也。臣聞,明主絕疑去讒,屏流言 之GJfont,塞朋黨之門,故尊王廣地強兵之計,臣得陳忠 於前矣。故竊為大王計,莫如一韓、魏、齊、楚、燕趙,六國從親,以儐畔秦。令天下之將相,相與會於洹水之上, 通質刑白馬以盟之。約曰:秦攻楚,齊、魏各出銳師以 佐之,韓絕食道,趙涉河漳,燕守常山之北。秦攻韓、魏, 則楚絕其後,齊出銳師以佐之,趙涉河漳,燕守雲中。 秦攻齊,則楚絕其後,韓守成皋,魏塞午道,趙涉河漳、 博關,燕出銳師以佐之。秦攻燕,則趙守常山,楚軍武 關,齊涉渤海,韓、魏出銳師以佐之。秦攻趙,則韓軍宜 陽,楚軍武關,魏軍河外,齊涉渤海,燕出銳師以佐之。 諸侯有先背約者,五國共伐之。六國從親以儐秦,秦 必不敢出兵於函谷關以害山東矣。如是則霸業成 矣。趙王曰:寡人年少,蒞國之日淺,未嘗得聞社稷之 長計。今上客有意存天下,安諸侯,寡人敬以國從。乃 封蘇秦為武安君,飾車百乘,黃金千鎰,白璧百雙,錦 繡千純,以約諸侯。

張儀為秦連橫,說趙王曰:敝邑秦王使臣敢獻書於 大王御史。大王收率天下以儐秦,秦兵不敢出函谷 關十五年矣。大王之威,行於天下山東。敝邑恐懼懾 伏,繕甲厲兵,飾車騎,習馳射,力田積粟,守四封之內, 愁居懾處,不敢動搖,惟大王有意督過之也。今秦以 大王之力,西舉巴蜀,并漢中,東收兩周而西遷九鼎, 守白馬之津。秦雖僻遠,然而心忿悁含怒之日久矣。 今寡君有敝甲鈍兵,軍於澠池,願渡河踰漳,據番吾, 迎戰邯鄲之下。願以甲子之日合戰,以正殷紂之事。 敬使臣先以聞於左右。凡大王之所信以為從者,恃 蘇秦之計。秦熒惑諸侯,以是為非,以非為是,欲反覆 齊國而不能,自令車裂於齊之市。夫天下之不可一 亦明矣。今楚與秦為昆弟之國,而韓、魏稱於東藩,齊 獻魚鹽之地,此斷趙之右臂也。夫斷右臂而求與人 鬥,失其黨而孤居,求欲無危豈可得哉。今秦發三將 軍,一軍塞午道,告齊使興師渡清河,軍於邯鄲之東; 一軍軍於成皋,敺韓、魏而軍於河外;一軍軍於澠池。 約曰:四國為一,以攻趙,破趙而四分其地。是故不敢 匿意隱情,先以聞於左右。臣竊為大王計,莫如與秦 遇於澠池,面相見而身相結也。臣請案兵無攻,願大 王之定計。趙王曰:先王之時,奉陽君相,專權擅勢,蔽 晦先王,獨制官事。寡人宮居,屬於師傅,不得與國謀。 先王棄群臣,寡人年少,奉祠祭之日淺,私心固竊疑 焉。以為一從不事秦,非國之長利也。乃且願變心易 慮,剖地謝前過以事秦。方將約車趨行,而適聞使者 之明詔。於是乃以車二百乘入朝澠池,割河間以事 秦。

武靈王十三年,楚、魏王來,過邯鄲。

趙武靈夢處女鼓琴而歌詩曰:美人熒熒兮,顏若苕 之榮。命乎命乎,曾與我嬴。異日,王飲酒樂,數言所夢, 想見其狀。吳廣聞之,因納其女姓孟嬴。姚甚有寵於 王,是為惠后,生子何。

《武靈既傳》:國子何乃變服略地,欲從雲中、九原直南 襲秦,乃詐為使者入秦。秦昭王不知,已而怪其狀甚 偉,非人臣之度,使人逐之,而已脫關矣。審問之,乃主 父也。秦人大驚。

主父遊沙丘異宮,遭章之亂。被公子成及李兌圍之, 不得出,又不得食,探爵鷇食之,三月餘餓死。

《赧王三十四年》:趙惠文王十八年,大潦漳水溢, 扁鵲過邯鄲,聞貴婦人,即為帶下醫。

《赧王三十八年》:趙惠文王二十二年,大疫。

《赧王四十二年》:惠文王二十七年,河水出大潦。 楚會諸侯,魯、趙俱獻酒。酒吏怒趙,乃以魯薄酒易趙 厚酒,奏之。楚王以趙酒薄,故圍邯鄲。

孝成王夢衣偏燦衣,乘飛龍上天,不至而墜,見金玉 之積如山。明日,召筮史占之,以為不祥。後三日,韓上 黨守背秦來獻地,秦怒,與趙戰於長平,坑趙卒四十 萬,蓋其應云。

《赧王五十六年》:孝成王七年,秦圍邯鄲,八年,楚、魏來 救邯鄲,圍解。

荊軻遊於邯鄲,魯勾踐與荊軻博爭道,魯勾踐怒而 叱之,荊軻嘿然逃去,遂不復會。後勾踐聞軻刺秦王, 私曰:嗟乎,惜哉其不講於刺GJfont之術也。向者吾叱之, 彼以我為非人也。

呂不韋賈於邯鄲,見秦質子子楚,曰:此奇貨可居。買 姬獻之,生子政,為始皇帝,不韋封文信侯。

始皇十九年,王翦伐趙,擄王遷。秦王如邯鄲,與母家 有讎者俱殺之。

二世元年,楚將武臣至邯鄲,自立為趙王。

燕將囚趙王武臣,張耳、陳餘患之。有廝養卒說燕,與 趙王載歸。

邯鄲人數百家有祭祀,別設客位祀公孫杵臼與程 嬰。

邯鄲郭縱以鐵冶成業,與王者埒富。

二年,趙將李良襲邯鄲,殺武臣。章邯兵至邯鄲,徙民 於河內,夷其城郭。

漢王三年,韓信、張耳擊趙。趙王歇與成安君陳餘,聚兵井陘口。

《漢書·高祖本紀》:十年九月,代相國陳豨反。上曰:豨嘗 為吾使,甚有信。代地吾所急,故封豨為列侯,以相國 守代,今乃與王黃等劫掠代地。吏民非有罪也,能去 豨、黃來歸者,皆舍之。上自東,至邯鄲。上喜曰:豨不南 據邯鄲而阻漳水,吾知其亡能為矣。問:樂毅有後世 乎。乃封其孫樂叔於樂鄉,號華成君。封趙壯士四人, 各千戶。

漢呂后元年夏五月,趙王宮叢臺災。

景帝二年,邯鄲狗與彘交。

景帝五年,趙王與吳楚合謀反,酈寄、欒布引水灌城, 王自殺,邯鄲降。

武帝太始四年,趙有蛇GJfont。 元帝永光五年,河決清河靈鳴犢口。

成帝鴻嘉四年秋,河溢。清河郡詔賑貸。

趙王彭祖上書願督國中盜賊。常夜從走卒行徼邯 鄲中。諸使過客,以彭祖險陂,莫敢留邯鄲。

新莽始建國二年,河決,泛清河。

天鳳二年,邯鄲以北大雨水。

莽改廣平國曰富昌,曲梁、曲周曰直,斥丘曰利丘,清 河曰河平。

王莽初,邯鄲等處市長為五均,置交丞五人,錢府丞 一人。

更始元年,光武至邯鄲,劉、林請決列人水灌城,不從。 十二月,王郎據邯鄲。郎一名昌。邯鄲人素為卜相,工 明星曆,常以為河北有天子氣。詐稱真成帝子子輿。 更始元年十二月,劉、林等率車騎數百,晨入邯鄲城, 止於正宮,立郎為天子。林為丞相。分遣將帥,徇下幽、 冀。移檄州郡。于是趙國以北,遼東以西,皆從風而靡。 及光武自薊得郎檄,進邯鄲勦之,屯其郭北門。郎數 出戰不利,漢兵遂拔邯鄲。郎夜亡走,道死。

《後漢書》:光武晝臥邯鄲溫明殿,耿弇入造床下,勸即 位。

光武北至中山,留耿純邯鄲。是時郡國多降邯鄲者, 純怒人懷異心,悉燒其廬舍,光武聞而歎息之。 光武擊銅馬賊,吳漢將突騎會清陽。寇恂與景丹定 清河。

建武二年,叔壽擊五校賊於曲梁,戰歿。

杜茂擊五校賊,進降廣平。又同王良擊之,於清河平 之。

明帝永平十七年春,甘露降于清河。

和帝永元七年,趙國曲陽地裂。

十六年四月戊午,客星犯紫宮,西行至昴。清河王子 安帝即位之兆。

順帝永和四年,清河郡蝗。

六年二月,彗星見癸未昏,西北歷昴畢。應清河劉文 之亂。

清河趙騰,順帝時,上言災變,譏刺朝政。坐誹謗收繫, 所引黨輩八十餘人,皆當伏法。楊震張皓上疏申救, 帝悟,減罪。

蘇章有故人為清河太守,行部將按其姦贓。乃設酒 敘懽曰:人皆有一天,我獨有二天。章曰:今日與故人 飲,私恩也;明日按贓事,公法也。遂舉正其罪。

質帝時,清河人宋景以曆紀推言水災,而偽稱洞視 玉版。

桓帝建和元年,清河劉文反,殺國相謝暠,欲立清河 王蒜;事覺伏誅。

靈帝中元四年,烏桓峭王等攻破清河,幽州牧劉虞 攻之。

中元元年,甘陵人反,執其王以應張角。

獻帝八年,袁尚將沮鵠守邯鄲,曹操擊破之。

文叔良,南陽人,建安中為甘陵丞,夜宿水側,趙人蘭 襄夢求改葬。叔良明循水求棺,果於水側得棺,半許 落水。叔良顧親舊,曰:若聞人傳此,吾必以為不然,遂 為移殯,醊而去之。

十年,袁譚略取甘陵,曹操擊走之,臨清河而屯。 趙綱,清河大姓,所在為害,陽平令斬之。

《三國志》:管輅至列人典農工弘直署,有飄風高三尺 餘,在庭中幢幢旋轉。問輅,輅曰:東方當有馬吏至,恐 父哭子,如何。明日吏到,直子果亡。又有雄雉,登直內 鈴柱頭,輅曰:到五月必遷。至期,直果為渤海太守。 廣平劉奉林婦病困,已買棺器。時正月也,輅占,曰:命 在八月辛卯日日中。而婦漸差,至秋發動,一如輅所 言。

輅族兄孝國,居斥丘,輅往從之,與二客會。占其必死。 後二人飲酒醉,牛驚墜車,溺漳河死。

魏太子郭夫人弟為曲周縣吏,斷盜官布,法應棄市。 太子數手書為請罪。都尉鮑勛不敢擅縱,具列上。太 子恚望,免勛。

曲周民父病,以牛禱,縣結應棄市。都尉陳矯曰:此孝 子也。表赦之。季雍,清河人。以鄃叛袁紹而降公孫瓚,竟為朱靈所 擒,誅之。

邯鄲人王烈,入河東抱犢山得二石室,有素書兩卷, 烈不知其字,不敢取。譜十數字形體,歸以示稽叔夜, 夜盡知之。烈大喜,仍偕叔夜往,失石室所在。

魏黃初年,清河婦化鱉入于水。

晉武帝泰始年,甘露降于清河。

五年五月辛卯朔,廣平大風折木。

懷帝永嘉年,石勒渡河攻清河等處,廣平太守邵肇 降。

愍帝建興年,張賓說石勒掠廣平,諸縣野穀。

石勒時,雨雹起西河,至於廣平,大如雞子,平地三尺, 洿下丈餘,行人禽獸死者萬數,樹木摧折,禾稼蕩然。 成帝咸和八年五月,星隕于肥鄉。

穆帝永和七年,石琨攻冉閔,將王泰於邯鄲,敗績。翟 貞率其眾北走邯鄲。

帝奕太和年,清河太守賀耕叛於定陵,以應翟遼。 孝武太元八年,慕容農及楷奔列人起兵,農奔列人, 止於烏桓。魯利家乃詣烏桓,張驤說之,同舉大事。盡 驅列人居民為士卒,斬榆為兵,裂裳為旗。使趙秋說 屠各畢聰及劉大等,各率兵數千赴之,集眾至數萬。 驤等因共推農為使,持節都督河北諸軍事。長樂公 丕,使石越將兵討農,眾請治列人城。農曰:善用兵者 結士以心,今起義兵,當以山河為城池。何列人之足 治也。辛卯,越至列人西。農使趙秋綦母滕擊越,前鋒 破之。向暮,農鼓譟出陣於列人牙門,劉木先帥壯士 四百,騰柵而入,農率大眾隨之。大敗秦兵,斬越首送 於垂。三月,慕容垂築新興城於肥鄉,以置輜重。 北魏太祖天興四年,斥丘獻白鹿。

太宗永興二年十月,嘉禾生于清河。

道武帝皇始三年,廣平太守遼西公元意烈,與郡人 韓奇謀反,賜死。

太武神麚三年,清河群盜殺太守。

趙準反,煽動廣平諸郡。

高祖延興八年,清河郡獻白雉。

文帝卜遷都,崔吉等請都鄴。帝曰:南有枉人,東有列 人,北有柏人,君子不飲盜泉,惡其名也,遂止。

清河,崔為四姓之一,皆衣冠所推,孝文重之。

厙狄士文授貝州刺史,法令嚴肅,吏人股戰。有京兆 韋焜為貝州司馬,河東趙達為清河令,並苛刻。惟長 史有惠政,時人為之語云:刺史羅剎政,司馬蝮蛇瞋, 長史含笑判,清河生喫人。文帝聞而嘆曰:士文之暴, 過於猛獸,竟坐死。

高帝詔:七姓不得自為婚清河崔氏,與其二。

薛忱代人為廣平太守,為治暴虐。曾因公事殺一家 數人,民訟之,將治罪,遇患卒。

《後魏書》:宣武時,邯鄲置煮鹽GJfont。 世宗延昌二年,甘露降于清河。

李波,廣平人,宗族強盛,殘掠生民。前刺史薛道GJfont親 往討之,波率其宗族拒戰,大破GJfont軍。遂為逋逃藪,公 私咸患。百姓為之語曰: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裙逐馬 如卷蓬,左射右射必疊雙。婦女尚如此,男子那可逢。 相州刺史李安世設方略誘波及諸子姪三十餘人, 斬於鄴市。

孝靜帝武定元年,車駕蒐於邯鄲之西山。

魏孝靜帝者,清河王之子。帝未即位時,有童謠云:可 憐青雀子,飛入鄴城裏。後果都鄴宮,室未備,即逢襌 代。

孝靜帝三年五月,清河郡木連理。

四年,廣平郡木連理。

北齊文宣帝天保年,醴泉出於清河。

七年,廣平、清河二郡螽澇損田。

齊後主武平三年,龍見于邯鄲井中,其氣五色屬天。 《北齊書》:齊後主武平四年,於邯鄲築宮,窮侈極麗,後 宮侍御千餘人,皆寶衣玉食。

後主高緯雅好傀儡,謂之郭公。時人戲為郭公歌曰: 邯鄲郭公九十九,伎倆漸盡入滕口。大兒緣高岡,稚 子東南走。不信吾言時,當看歲在酉。及將敗,果營邯 鄲。

宋遊道將還鄴,會霖雨行旅,擁於河橋,遊道於幕下 朝夕宴歌,行者曰:何時節,作此聲也。固大癡。遊道曰: 何時節,不作此聲也。亦大癡。

清河東有曲隄,成公一姓居之,群盜多萃於此。人為 語曰:寧度吳會稽,不歷成公曲隄。宋世良守郡,盜奔 他境。民又謠曰:曲隄雖險盜何益。但有宋公自屏跡 云。

隋煬帝大業年,清河賊趙君德作亂。

唐高祖武德二年八月,竇建德陷洛州,徙都之後,與 秦王戰,敗,伏誅。建德漳南人,少尚氣俠,膽力過人,為 鄉黨所歸附。會募人征高麗,建德選為二百人長,同 縣孫安祖殺縣令,亡,抵建德,官司捕逐,建德乃入高雞泊中,為群盜。郡縣悉收其家屬,殺之。建德亡歸高 士達,為軍司馬。士達死,建德悉併其眾,至十餘萬人。 數年間,盡有河朔地。乃因宗城人獻元圭,建國號曰: 夏。紀元五鳳,定都洺州,築萬春宮居之。結好王世充, 奉表皇泰主,諡煬帝為閔帝,立楊政道為鄖公,送蕭 后及南陽公主,傳宇文化及首于義成公主,待淮安 以客禮,還同安公主于唐朝。及世充廢,主自立,乃與 之絕。武德三年,唐兵圍洛陽,世充遣使求救,建德引 精兵十餘萬救世充,遺書秦王,請罷兵。相拒累月,凌 敬請渡河取懷州、河陽,然後踰太行,趨蒲津,關中震 駭,鄭圍自解。妻曹氏亦力贊之,建德不從,遂決戰。大 敗於牛口渚,被創墜馬,為唐兵所獲,士眾潰散。曹氏 與左僕射齊善行,將數百騎遁歸洺州。餘眾欲立建 德養子為主,又欲剽掠民間,還向海隅為盜。善行不 可,於是運府庫帛於萬春宮東街,以散將卒、士卒散 盡。然後與裴矩、曹旦帥百官奉建德妻曹氏,及傳國 八璽,併破宇文化及所得珍寶降唐。秦王破洛陽,以 建德至長安,斬之。

三年四月,秦王及劉武周戰於洺州,敗之。

四年七月,劉黑闥反於貝州,太子建成討之。黑闥敗, 伏誅。黑闥,漳南人。少驍勇狡獪,與竇建德善。後為群 盜,轉事郝孝德、李密、王世充。世充以為騎將,李勣擄 獻於建德署,為將軍,賜爵漢東公。建德之敗,諸將多 盜匿庫物,及暴橫為民患,官吏以法繩之。皆驚懼不 安。高雅賢等亡命至貝州,會唐徵建德,故將於是謀 為夏王報仇,以告黑闥。即定計,聚眾襲據漳南,為壇 祭告建德,自稱大將軍。唐淮安王神通,發五萬餘人 與黑闥戰,敗於饒陽。建德故將卒爭殺唐官吏,以應 李勣。屯宗城,退保洺州。黑闥擊破之,洺州土豪翻城 應黑闥,黑闥築壇於城東南,告天及祭建德而後入。 旬日拔相州,半歲間盡復建德舊地。又遣使北連突 厥,自稱漢東王,改元天造,定都洺州。唐使秦王世民, 齊王元吉討黑闥。世民至肥鄉,列營漳水上,以逼之。 幽州總管李藝將所部兵數萬會,黑闥自將兵拒之。 夜宿沙河,程名振治戰鼓六十,具於城西隄上。急擊 之,城中地皆震動,黑闥遽還,遣其弟十善等將萬人 擊藝,大敗。洺水人李元感據城降,世民使王君廓守, 旋以羅士信代之。黑闥戰未決,乃與李藝分營於洺 水南北,堅壁不出。別遣奇兵及程名振絕黑闥糧道, 相持六十餘日,世民度黑闥糧盡,必來決戰,乃使人 堰洺水上流,以待之。黑闥帥步騎二萬,渡洺水,壓唐 壘而陣。世民自將精騎擊其精兵,破之。黑闥帥眾殊 死戰,力不能支,遂遁。餘眾猶格戰,守吏決堰,洺水大 至,黑闥眾大潰,斬首萬餘級,溺死數千人。黑闥與范 願等二百騎奔突厥,會上召世民還,乃以兵屬元吉。 無何,黑闥引突厥寇山東,陷瀛貝等州,又殺淮陽王 道元,山東震駭。洺州總管王瑗棄城西走,州縣皆叛 附於黑闥。旬日間,盡復故地。進據洺州,元吉畏黑闥 兵強,不敢進。王珪說太子建成,請討黑闥。軍至昌樂, 黑闥引兵拒之,再陣,皆不戰而罷。黑闥食盡,眾多亡。 或縛其渠帥以降,黑闥恐城中兵出,與大軍表裏擊 之,遂夜遁。至館陶渡橋,眾遂大潰,與數百騎亡。太子 遣騎將劉弘基追之,黑闥奔至饒陽,從者纔百餘人, 餒甚。所署饒州刺史諸葛德威誘執之,送詣太子,併 十善斬於洺州。臨刑,嘆曰:我幸在家鉏菜,為高雅賢 輩所誤至此。

唐太宗貞觀三年,貝州水。

二十三年,恩州火燒倉廩、甲仗、民居二百餘家。 《唐書·韋景駿傳》:景駿,司農少卿弘機孫。中明經。神龍 中,歷肥鄉令。縣北瀕漳,連年泛溢,人苦之。舊防迫漕 渠,雖峭岸,隨即壞決。景駿相地勢,益南千步,因高築 障,水至隄趾輒去,其北燥為腴田。又維艚以梁其上, 而廢長橋,功少費約,後遂為法。

元宗開元二十五年,貝州蝗。時有白鳥群飛食之,一 夕而盡,禾稼不傷。

天寶七年,詔趙郡祭趙括母及藺相如。

元宗天寶十五載,安祿山陷廣平、清河郡,顏杲卿率 兵拒之。冬十月,史思明復陷清河。

肅宗寶應元年,僕固瑒擊史朝義於貝州。

代宗大曆十年,田承嗣陷洺州。

德宗建中元年四月,朱滔圍洺州,貝州李抱真、王武 俊大破之。是年,洺州大水。七月,田悅反,圍臨洺,張伾 固守馬燧、李抱真營明狗山,敗之於雙岡,圍乃解。 貞元三年,田昂以洺州降。

十一年,昭義留後王虔休及洺州刺史元誼戰於長 橋,又戰於雞澤,敗之。

憲宗元和年,李吉甫請任薛平節度,義成軍以重兵 控洺州。

憲宗時,田興舉六州版籍請吏於朝,遂圖貝州等地, 籍其人以獻。

憲宗元和十二年,洺州大水,平地三尺。武宗會昌三年,何弘敬柵肥鄉,侵平恩;王元達次臨 洺;王釗守洺州。

武宗會昌四年,昭義軍王釗以洺州降,給復洺州一 年。

香山九老會郡,人與者二,廣平劉貞年八十七,清河 張渾年七十七。

邯鄲劉言史從王武俊獵於野,雙鴨起於蒲稗間。武 俊發矢斃之,言史於馬上草射鴨歌,議者比之禰衡 鸚鵡賦。

張谷納邯鄲人李嚴女為侍人,號新聲。當劉從諫僣 圖窺脅,新聲諫谷曰:始天子以從諫為節度,非有戰 野攻城之功,直以其父挈齊十二州還天子,去就間 未能奪其嗣耳。自有澤潞,未聞以一縷一蹄為天子 壽,左右皆無賴。章武朝,數鎮顛覆,皆雄才傑器,尚不 能固天子恩,況從諫擢自兒女手中,苟不以法得,亦 宜以不法終。君當脫族西去,大丈夫勿顧一飯恩,以 骨肉腥健兒食。言訖悲涕。谷內不決者三月,畏言泄, 縊之。

程休,字士美,廣平人。房垂字翼明,清河人。皆師事元 德秀為門弟子。見《篤行傳》。

僖宗中和年,王鎔取洺州。

孟方立自以邢、洺、磁三州為昭義軍。

光啟二年,秦宗權陷洺州。

李克用拔臨洺邯鄲。

文德元年,晉與孟方立爭洺州。

昭宗大順元年,河東將安知建以洺州叛,附朱全忠。 十月,李克用陷洺州。

景福三年,李克用敗走洺州。

光化元年,葛從周陷洺州,刺史邢善益死之。

昭宗光化二年,劉仁恭屠貝州去,夜有鵂鶹千數飛 入帳中,逐去復來。

三年七月,洺州大風,拔木發屋。李克用陷洺州,執刺 史朱紹宗。

哀帝天祐年,李嗣本下洺州,李存勖敗劉鄩於貝州, 孟遷拔洺州。

梁均王貞明元年,晉遣李存審圍貝州。

李存勖取洺州,以袁建豐為刺史。

二年晉圍貝州,踰年乃降,坑其眾三千人。

龍德二年,戴思遠取成安。

唐莊宗年,皇甫暉留屯貝州。

晉出帝開運元年,契丹寇貝州,不利。明年掠洺州, 《廣平府志》:遼主德光至臨洺,見井邑荒殘,笑謂燕王 曰:使中國至此,皆汝之罪。顧張礪曰:爾亦與有力。 宋太祖建隆年,洺州水害秋稼。

三年七月,洺州蝝漳河決,水注洺州城,大雨,水深二 丈。

乾德二年,清河溢,害民田。

宋郭進為洺州防禦使,太祖命有司為治第於洺州。 凡廳堂悉用GJfont瓦。有司言:惟親王公主始得用此。上 曰:郭進控扼西山逾十年,使我無北顧憂。我視進豈 減兒女耶。其寵遇如此。

四年,清河溢,漂溺民田舍。

太宗太平興國年,貝州貢紅鵲。

四年,洺州獻嘉禾。

端拱二年,邯鄲民鄭安妻一產三男。

至道元年,白鵪鶉見於貝州。

真宗咸平二年,洺州嘉禾合穗。契丹入寇,掠洺州。 景德元年,契丹敗宋師於洺州。

景德四年,貝州嘉禾合穗。

大中祥符七年,邯鄲禾隔壟合穗者二,本貝州嘉禾 合穗。

天禧年,洺州蝗。

仁宗天聖五年,洺州蝗時,貝州特言民析居者,罰加 稅,謂之罰稅。

慶曆七年,貝州賊王則據城反,明鎬、文彥博討平之。 改貝州為恩州。則,涿州人,初以歲饑,流至貝州,自賣 為人牧羊,後隸宣毅軍,為小校。貝俗尚妖,幻習諸圖 讖書言:釋迦佛衰謝,彌勒佛當持世。則與母訣時,背 刺福字,妖人因妄傳爭信事之。州吏張鸞卜吉,主謀 黨與,連德齊諸州,遂作亂,囚知州張得一,殺通判董 元亨,司理王獎等,僣稱東平王,國曰:安陽,年號德勝。 旗幟皆以佛為稱,城以一樓為一州,書名置官。事聞, 詔明鎬為體量安撫使,討之,不能克。命文彥博為河 北宣撫使,鎬為副,穿地道,夜使壯士入城。賊縱火牛, 官軍槍中牛鼻,牛反攻賊,潰遁。總管王信追則擒之 餘眾,保村舍者皆焚死,檻則送京師,磔於市。據城凡 六十六日而敗。

英宗治平元年,洺州旱。

神宗熙寧元年,恩州河決。

十年,洺州漳河決,注城,大雨,水二丈。

元豐四年,洺水溢,壞城郭軍營。七年,洺州大水,壞田舍,蠲其租。

哲宗紹聖元年,漳河溢,浸洺州。

元符二年,恩州地震。

徽宗宣和三年,恩州河決,清河埽。

宣和二年,河決,清河埽。

欽宗靖康元年,河北諸郡皆陷於金,惟洺州久之乃 下。

二年,命張煥、馬忠自恩州趨河間,襲金軍。

趙士晤招義兵,以解洺圍。入城,部分死守,權知洺州。 金人陷洺州,宗澤請乘暑月遣馬擴,自大名取洺州。 高宗時,嚴實以恩州來降。

金皇統元年,烏古論三合為洺州防禦使。上曰:卿昔 事睿宗,積勞苦。逮事朕,輔佐太子,宣力多矣。今典名 郡,所以勞卿也。

海陵王天德年,廣平大疫。

金章宗明昌四年,洺州野蠶成繭。

金泰和中,定女直姓氏孛朮,魯翀屬望廣平。

帝允濟至寧年,西京留守胡沙虎取洺州。

寧宗嘉定十年,金命威州刺史武仙討石海,斬之。遷 洺州防禦使,降元。復奔,戰敗為戍兵所殺。仙,威州人。 貞祐初率鄉兵保威州西山,附者日眾。詔仙權威州 刺史。興定初,破石海於真定,授威州刺史,兼真定治 中,權知府事。歷遷洺州防禦使,封恆山公,轄中山等 九府,財富兵強。四年,降元,副史天倪治真定。仙兄貴 為安國軍節度使,史天祥擊之,貴亦歸元。仙與天倪, 積不相能,嘗欲南走。宣宗聞,召之。仙殺天倪,復以真 定來降。元遣將擊之,仙奔汴京。復封恆山公,置府衛 州。後與元兵戰,敗。遂走南陽,屯留山。汴京被圍,哀宗 詔仙合兵入救,仙不欲行,乃上疏陳利害,請緩。金叛, 將黃摑三合詐以書約仙取裕州。仙信之。元遣兵擊, 敗仙於柳河,仙跳走聖朵寨。是時,哀宗走歸德,遣使 間道召仙。仙終不肯入援,以聖朵軍食不足,徙軍鄧 州,遣使借糧於宋史嵩之,不得,乃還順陽。嵩之使孟 珙襲仙軍,仙迎擊,敗之。仙懼宋兵復來,徙淅川之石 穴。時哀,宗在蔡州,遣近侍責仙赴難。仙陽諾,率眾取 淅川,霖雨食絕,計無所出。乃由荊子口東還,自內鄉 將入聖朵寨,聞總領楊全已降宋,進退失據,將士皆 散去。仙乃從十八人北渡河,又趨澤州,為戍兵所殺。 十三年,嚴實以洺州降於元木華黎。

是年,金簽洺州鄉民為兵,元驅其家屬攻之,不戰而 降。元由威州趨黃河。

理宗寶慶元年,李全襲彭義斌於恩州,不克。

元太祖八年,皇子朮赤察合台窩闊台取洺州。 十五年,木華黎趨洺州,忽闌闇里必徇地至洺州城, 甚堅,孛迭兒先登拔之。

元世祖中統四年,洺州旱。

至元元年,洺州大水。

三年,洺州蝗。

五年,恩州大水。

六年,賑恩州饑,九月,恩州進嘉禾。

八年,洺州蝗。

九年九月,洺州霪雨,河水溢,圮田廬害稼。

十三年,清河水旱,缺食賑之。

十四年,永年水,免田租。

十七年,永年水,給鈔貸之。

二十二年,廣平、恩州旱,蠶災。

二十三年,廣平路蠶災。

二十六年,廣平蝗。

二十八年,清河霖雨,害稼。

成宗大德元年,賑廣平路饑。

五年,廣平蟲食桑,七月蝗。

六年六月,廣平路大水。

七年,恩州霖雨,為災。

武宗至大元年,廣平蟲食桑。

二年,廣平蝗。

三年,威州、洺水、肥鄉、雞澤等縣旱蝗。

四年,廣平路霖雨傷稼。

仁宗延祐五年,廣平大旱。

仁宗次邯鄲,諭縣官曰:吾慮不法胥吏科斂重,為民 困。乃命王傅巡行察之。至漳河,值大風雪,田叟有以 盂粥進者,近侍卻不受。帝曰:昔光武嘗為敵兵所迫, 食豆粥。大丈夫不備嘗艱阻,往往不知稼穡艱難,以 致驕惰。命取食之。

英宗至治二年,恩州水,民饑疫,賑之,禁釀酒。

泰定帝元年,清河、洺水溢廣平郡,蝗、雨傷稼。

三年,廣平路蝗,恩州水,賑之。

四年,恩州蝗。

致和元年,廣平旱,屬縣大雨雹。

文宗天曆元年,括馬廣平路。

二年,廣平、恩州旱,免其租。

三年,廣平蝗。四年,太尉不花率眾剽掠廣平,至是,盜至其家,殺之。 人以為報云。

邯鄲張西巖,素以文名,常詠鏡中燈云:一池鉛汞融 真火,半夜金星犯太陰。膾炙人口,人目為張鏡燈。 至順元年,賑廣平路饑,五月,廣平路蝗,七月,肥鄉雨 雹,傷稼。

二年,恩州蟲食桑。

三年,廣平路蟲食桑葉盡。

順帝至元三年秋,漳水溢至廣平城下。

至正二年,賑廣平,威州饑。

至正中,欒城韓山童祖父以白蓮會,燒香惑眾,謫戍 永年。

七年,廣平盜起。

十七年四月,田豐陷廣平路,大掠,元帥方脫脫復之。 六月暑,雨,漳河溢廣平,郡縣皆水。

十八年,順德守劉起祖盡驅其民走廣平,廣平蝗,人 相食。

二十年十二月,廣平路陷。

二十一年,察罕帖木兒討山東兵,過邯鄲。

二十八年閏七月,明徐達、傅友德取廣平路。

明太祖洪武年,山東省平章韓政兼守廣平,破廣平 諸寨。

十年十二月,平羌將軍丁玉兵至威州董貽里,降,置 千戶所守之。

十八年,雞澤、成安大水。

建文帝三年,燕王師次威縣,與真定兵戰伏發,盡殪 之。閏二月,燕王至廣平,郡縣官民各持牛酒來迎。 英宗正統年,妖人唐賽兒餘黨彭舉聚眾千餘人,於 肥鄉將作亂,徐敬、郭謙計擒之。賽兒捕久不獲,其黨 張普祥,餘孽彭舉等千餘人,自新德至肥鄉,伏旁舍 將亂,人患之,弗敢言謙敬。人白其狀於府守,懼,弗出。 同知獨奇其才,即委捕之。謙、敬共定計,暮夜先以衣 物散民家垣外,佯言被盜,蹤跡至賊所,賊不覺,遂盡 獲之。因同赴闕,英宗嘉其功,詔授謙本縣主簿,敬入 太學,賜襲衣鏹金有差。

明清河任芳之清平任,縣人鳴鐘鼓迎之。鐘忽破,破 處有赤字,云:若是此鐘破,須待任芳坐。後有政聲。 威令高自卑丁祭前,宿廟,夢仲夫子持戟入。至祭日, 忽聞一主覆於龕,高曰:此必仲夫子主也,視之,果然。 一時咸驚異之。

《廣平令紀》:傑,磁州人,嘗會試,道經邑西,渡漳水,舟子 武姓者,與其僕競渡,辱之,泥污其衣。詬曰:若即售,未 必蒞茲土也。紀笑而去,後果以進士令廣平,武叩頭 請死。紀曰:忘之矣。置不問,人服其雅量云。

英宗天順八年,成安大風雹,拔木發屋。

憲宗成化十四年,御河決,泛清河。

十六年,威縣大水。

二十年,成安旱。

孝宗弘治二年夏,成安大水。

六年,威縣、清河大蝗。

七年,大旱。

十四年,水為災。

十五年九月,地震有聲。

十八年,廣平縣大水,漳河注肥鄉城。

武宗正德二年冬夜,大雪,壅戶塞衢。

六年,流賊劉六等掠廣平,攻邯鄲城,幾陷。河水溢浸 府城,壞田稼。

七年,漳水注肥鄉城。

世宗嘉靖二年,風霾晝晦,樹鳥伏地,烈炬無光。 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大星如斗流,有聲。天鼓鳴,成安 大饑。

六年夏,大旱。

七年夏,成安大旱,秋大蝗。

八年春正月朔,風霾晝晦。六月,大水。秋,大蝗。邯鄲人 相食。

九年七月,河水潰城外二堤,傷禾稼,御河決泛清河。 十年秋,曲周進祥瓜。

十五年春,大饑。夏,大雨,水壞田廬。冬十月,星隕如雨, 成安地震。

十七年,御河決,汎清河。

二十年,大蝗,傷禾稼。

二十一年春,大饑。

二十三年,御河決,汎清河。

二十五年,雞澤縣學宮,生連理槐。

二十六年,芝生於府學明倫堂,夏,威縣地震,漳水注 肥鄉城。

二十七年,成安獲三足雀。

二十九年,威縣清河大旱。

三十二年秋,威縣大水。

三十三年,廣平縣大饑,邯鄲人相食。

三十四年夏,成安曲周地一日三震,聲如雷。成安學宮鐘自鳴。

三十九年,雞澤、清河旱,蝗,民大饑。

四十一年正月,成安地震,御河決,汎清河。四月,大風 霾,凡三日,兵刃有光。

四十二年,邯鄲、雞澤大水,成安地震,水潰城東門。 四十三年七月,曲周大水,潰城東西門。

嘉靖中,御史李新芳按部至廣平門,卒發砲,驚怖走。 上言知府李騰霄據城為亂,檄兵擒勦,騰霄亦奏辯, 巡撫周金臨鞫事,得白。

鎮江人葛愷冤繫十年,夢其遠祖洪,告以逄申得脫 之語,及永年申价守其郡,辨釋之。侍郎嚴時泰為立 傳。

肥鄉賀思禮於舍旁掘坎築基,得一金磚,徑數寸,瘞 之,祕不言。臨終乃以語子孫,其後族屬蕃衍,人稱金 磚坑賀家。

穆宗隆慶元年,大蝗。肥鄉漳水溢,潰堤浸城,廣平縣 異鳥見,色黧,大如羊,高三尺。

二年秋,曲周、邯鄲大水。

三年,御河決汎清河,壞田廬。

四年,成安地震。

五年夏,雞澤大水,堤潰。清河雨冰深二尺。

六年,肥鄉學宮冰紋成花樹。

神宗萬曆二年,肥鄉民婦一產六子,一產三子。 四年,成安大水。

七年,廣平縣漳水溢。

九年,成安譙樓鐘自鳴,清河旱。

十年,成安疫死者甚眾。一人有病,傳染及於親鄰,遂 至弔問俱絕。

十三年,肥鄉大旱,雨紅沙。

十四年春,地裂於雞澤吳官營,闊二丈,長四十步許。 十六年,雞澤、成安疫,廣平縣三歲連旱,民大饑。 二十年,雞澤雨水潰堤,成安漳水復故道,御河決,汎 清河。

二十四年春,大寒。三月,大熱。牛多疫死,傷麥草,木焦 枯。

二十六年,大風晝晦,星隕有聲,如雷。

二十七年,威縣大蝗。

二十八年,成安漳水潰堤。

三十年,成安譙樓鐘自鳴者二,漳水潰堤。

三十一年,成安麥穗兩岐,秋,漳水潰堤。

三十五年,永年、雞澤大雨水,秋,成安大蝗。

三十七年,大水。滏河堤潰,肥鄉芝產於文殊寺。 四十一年,成安漳河水浸城,冬十一月,鴉子生。 四十二年,地震。甘露降於永年。清河風雷拔木。 四十三年,地裂於永年劉營村,闊五丈,深無底。 四十四年,地震雞澤,冬無冰。

四十五年冬,雞澤桃李花。

四十六年夏,四月,曲周雨雹,大如杵。

四十七年七月,曲周地震,九月天鼓鳴。

四十八年,丐者抱兩頭兒。

熹宗天啟元年三月,肥鄉風霾晝晦。雨黃沙。芝產於 永年。

二年,肥鄉、雞澤、成安、清河地震。秋,漳水注肥鄉城。 三年,肥鄉漳水潰堤。

四年,芝產於永年,永注肥鄉城。

六年,永年、曲周、邯鄲、雞澤大水,地震,蝗傷稼。成安春 旱,秋大水。

七年,曲周地震。

莊烈帝崇禎元年,大風晝晦,雨土。明年,叛兵掠府。 三年,威縣學宮鐵鼎自鳴。

四年,成安城外火光環走,大如斗,黑風晝晦。

五年,芝產於肥鄉,流寇掠府,兵備盧象昇擊走之。 六年除夕,大雷電風雪。

七年,成安大風雷雨雹,吹一童子空中四五里許。 八年,成安野蠶成繭。

九年,夏酷熱,人多暍死。曲周雨水潰堤,沒城。冬十月, 雞澤榆生錢,桃李花,烏生子。

十年,成安大寒,井凍。

十一年,曲周水中有異獸,狀如猴。

十二年,元夜,雷。地裂於永年北汪村。

十三年,大饑疫,人相食,賑之。成安土賊起。

永年胡鯉廳事梁上產芝七,連三歲。知府程世昌為 題扁額,未幾,鯉病歿。逾年,流寇至,堂廢然。其子孫多 登科甲者。

崇禎庚辰,虎突入臨洺鎮,適真定勦。賊兵至,共射殺 之。

十四年,土賊焚掠成安東關。

十四年,邯鄲、雞澤、成安、威縣、清河饑疫,人相食,漳水 注成安城,毀學宮。

十五年,潰兵掠府西,守備陳鎮彝,千總解靖方戰死。 於龔城。十五年,石生毛,肥鄉旱饑。

十六年二月,府及肥鄉、曲周,黑氣繞城,兵刃有光,總 兵白廣恩屯掠邯鄲。邯鄲大風沙,室內土積數寸。 十七年元夜,雷。曲周風霾,樹有火光,雞生四足,豖鼻 生角。潰兵掠府西,董遊擊敗之於石碑口。二月,郡人 廢弁張汝行迎賊黨劉芳亮至,拷掠甚慘。

永年劉鏡為流寇挾,而西安置麟遊弟鎰諸生,素負 氣,有俠性,毀形持梃尾其後。艱苦備嘗,卒與俱歸,時 人歌詠其事,有義棒集。

廣平府部雜錄编辑

《史記·貨殖傳》:邯鄲亦漳、河之間一都會也。北通燕、涿, 南有鄭、衛。俗與趙相類,然近梁、魯,微重而矜節。 《水經注·郡國志》曰:邯鄲有叢臺,故劉劭趙都賦曰:結 雲閣於南宇,立叢臺於少陽者也。今遺基,舊墉尚在。 其水又東,歷邯鄲阜。張晏所謂:邯山在東城下者也。 曰:單,盡也。城郭從邑故加邑,邯鄲之名蓋指此,以立 稱矣,故趙郡治也。長沙耆舊傳稱,桓楷為趙郡太守, 嘗有遺囊粟於路者,行人掛囊粟於樹,莫敢取之者, 即於是處也。

《述異記》:邯鄲有故宮,基存焉。中有趙王之果園,梅李 至冬而花,春得而食。

《太平清話》:邯鄲縣每年三月二十四日空巷,上簡子 墓塚,形如研子。程嬰、公孫杵臼塚在焉。

《廣平府志》:殷紂有鉅橋倉,武王發其粟。《服虔注》云:在 曲周縣。按:縣距朝歌遼遠,恐鉅橋之說未確。《文獻通 考》《名勝志》俱載此說。

《唐世系表》:廣平有劉氏、宋氏皆肥鄉人,劉即邵之後。 攷其子孫本傳,俱非肥鄉宋氏,璟亦遷南和,爵仍廣 平。

洞兒頭在府西四十里,其地徑回,五里不生草木。相 傳竇王行兵地道。嘉靖中,胡大司空瓚築室鑿池,得 巨銅盆覆一券,門可並行數馬,列炬而入,火輒為濕 氣撲滅,泥淖沒脛,懼不敢進。泥中拾得銅軍器半枚, 仍以盆覆填之。天啟中,趙監生築舍,掘一門,與此相 同。又城中井,近水有鐵窗者凡十餘。或云洞中洩氣 處。

雞澤北街關廟有棘一株,高二丈,圍八尺,不知培自 何時,半枯半生,人呼為靈棘云。

廣平府部外編编辑

《廣平府志》:永年姚御史三讓按陝西時,值歲荒,淳化 山有老翁,取石授采蔬婦,曰:是可煮食。忽不見,婦從 之。傳者四訖,人競投山取石以療饑,三讓乃獻石於 朝,以為神異。

盜發永年杜太守秉彝塚,肌膚如生,蒼髯髮黑,距歿 時七十九年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