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0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六卷目錄

 濟南府部藝文二

  遊龍洞記        明楊衍嗣

  遊龍洞記         亢思謙

  登千佛山記        樊獻科

  遊大佛山記         前人

  遊濟南大明湖記       李裕

  仙燈記          張延登

  翔鳳庵記          前人

  兔柴記           前人

  白兔公記          前人

  挹翠亭雪游記        前人

  黌山賦           前人

 濟南府部藝文三

  丘陵歌          周孔子

  梁父吟         漢諸葛亮

  驅車篇          魏曹植

  泰山吟          晉陸機

  梁父吟           前人

  泰山吟         宋謝靈運

  梁父吟          梁沈約

  陪李北海宴歷下亭     唐杜甫

  又同李太守登歷下古城員外新亭

                前人

  GJfont山湖           前人

  望嶽            前人

  陪從祖濟南太守泛鵲山湖三首 李白

  追詠遊華不注        前人

  遊泰山六首         前人

  古泉驛           張說

  歷下亭           李邕

  靈巖西入石路       劉長卿

  題靈巖諸峰         錢起

  靈巖寺          宋蘇軾

  前題            蘇轍

  前題           王安石

  水香亭           曾鞏

  北渚亭           前人

  登華不注          前人

  環碧亭           前人

  靜化堂           前人

  GJfont山亭           前人

  遊金牛山        元張起巖

  趵突泉          趙孟頫

  禱雨龍洞山         前人

  題五峰山         杜止軒

  漢柏            王惲

  遊華不注         張養浩

  登會波樓          前人

  桃花峪           張志

  大堆山          明高譽

  遊蒼龍峽         司守道

  新甫山懷古        王應修

  過女郎墓         白南金

  秋杪登長白山       劉一相

  神通寺          李攀龍

  大佛寺           前人

  玉泉寺           前人

  壽聖院           前人

  酬張轉運龍洞山之作     前人

  與轉運諸公登華不注絕頂   前人

  過吳子玉函山草堂      前人

  九日登千佛山寺       邊貢

  又             前人

  遊龍洞山          前人

  又             前人

  又             前人

  大明湖           前人

  白雲亭次韻         前人

  泛湖北抵華不注夜歸     前人

  大佛山           劉敕

  九日于麟招登四里山    許邦才

  登嶽四首         王守仁

  夜至高唐         李時勉

  過德州           許穀

  洸水            趙弼

  遊趵突泉          王弼

  超然臺          謝肇淛

  登安平譙樓         前人職方典第二百六卷

濟南府部藝文二编辑

《遊龍洞記》
明·楊衍嗣
编辑

去歷下而東三十里,有山曰錦屏。層巖矗漢,環列如 屏。非繡非繪,五色交輝。每遇二三月間,桃花迷徑,旭 日朝升,而設色尢奇,故濟南八景,以此為錦屏春曉。 云巖之列於東者,高數百尺。巖半為,竇之中有石 甕二。非奮飛而上者,不能窺鑿。而置之者,其何人焉。 或曰僊人為之,然亦不解其何謂也。巖之列於西南 者,中空為洞。洞雖在巖下,然去地數丈餘,即俗所謂 龍洞也。洞中如旋螺,或大或小,或高或低,或闊或狹, 炬行半里許,漸宏廠有光,壁間石理,自成調御之形, 面貌服飾,妙奪人工,疑有神工鬼斧雕鏤於其間也。 循仄徑而下,有亭翼然,在北巖下。巖之列於北者,有 石梁如虹飛,度兩峰之間。西北一峰,亭亭獨秀,加以 輕霞殘照,翠煙乍留,儼然寶髻之映錦屏間也。三峰 而北,山益峻,境愈幽,轉折而西,青壁斗絕,其下平廣 如簟,可坐臥數十人。洞之西北,有潭幽幽者,曰黑龍。 有潭渾渾者,曰黃龍,有潭淵淵者,曰五龍。臨其上者, 無不肌栗髮豎。有戲以石子擲潭中者,水輒壁立。昔 兩臺使禱雨其上,矢石以激龍之怒也,返未中道,雨 雹驟至,避匿一民舍中,始免。山之寺曰聖壽院,歷晉 魏唐宋來,為名剎,其鐫詠於石上,尚斑斑遍巖谷間, 自祲歲來,始失其舊,無復昔日之盛矣。天啟五年三 月己未,余與同志之友十二人而往遊焉。是日也,四 際無雲,暖風初布,桃花半落,野花正芳。白袷而蹇,紅 妝而駿者,錯於途,於是穿雲谷,度林樾者,久之然後 抵錦屏。乃復離朋散伍,競探幽勝。或奕於洞,或飲於 亭,或盤桓於迴谿怪石之間,或吟眺於絕嶠平巒之 上,無不各盡其興而返。頃之,陰雲半合,微雨漸零,天 且暮而無復之也,方飲而醉,醉而相枕,以臥及次。曉 則煙雨蒼茫,峰巒縹緲,但知彼為景中之畫,頓忘我 為畫中人也。其一種山容水意,又烏足為俗士道哉。 嗟乎。人生上壽所見春光,止七十耳。其中之嬰童衰 憊,疾痛煩惱,既奪其半,其餘非憂非病之時,又復目 瞇塵沙,神疲計算,求此一日之樂,不可得也。是以右 軍之於蘭亭,子敬之於會稽,東坡之於金山,不過因 其一日遊,遂爾名動四夷,韻高千古。二三同志,負清 曠之致,而結此一日山水緣,其亦無愧於古人矣。因 為龍洞記。

《遊龍洞記》
亢思謙
编辑

嘉靖壬戌夏六月,予以右史蒞東藩,適左轄位虛,諸 務紛亂,故聞山東通志紀載典實頗詳,取而讀焉。字 漫漶莫可解,乃購善本較讎而新之,三閱月告成事。 見張文忠公紀遊龍洞瀕殆甚心駭焉。然文忠善信 士,必不妄開一語。臬司省吾雷公體道不惑,頗疑文 忠語不謂然。季秋十三日,乃偕約司徒郎南海黃公 可,大憲副上黨李公敏。德安成劉公旬戎帥仁和周 君GJfont。淮陰劉君煥,往探焉。是日,晨曦杲杲出城,雲陰 漸合,途中微雨沾衣。未至洞五里,而漸大近洞,雨止, 乃摳衣,魚貫而上,鳥道縈紆,殆數十仞。屢憩始能至 洞口殊峻,拔入,即寬廣可容數十人。四壁皆諸佛像, 蓋皆天成者。布席飲數巡,召山僧問之,則云東南有 穴不甚遠,惟西洞深窈,即文忠所記也。雷公拉黃公, 秉炬行。余力挽之,不能止。未食頃,達洞口,遣吏來報。 余乃行其高者,可仰卑者,僅傴僂而已,殊無苦,較記 所稱大異。既見群公,相與嘆曰:不如無書,古之人殆 謂是耶。將文忠危言之為好遊者戒耶。抑陵谷移易, 時異而境殊耶。將後人以文忠之記。而闢治之耶。下 至禪堂,天宇開霽,高峰四合,若無境可通。而幽谷層 巒,窮之莫既。時霜初下,楓葉如丹,不見人跡,古所謂 桃源天台,未知較此何如也。歸途雨,又至登白雲洞, 復晴,返炤射空,景色萬狀,豈山祗川若亦顯示神奇, 為諸壑增勝耶。因復自念曰:躬造其域,則萬境皆融, 理得其真,則眾言莫眩,茲遊吾有所悟焉。歸而秉燭 記之。

《登千佛山記》
樊獻科
编辑

予來濟南之三月,居臬署中。望城南有山翼然者,千 佛山也。山去城僅六七里,七月七日,古橋宋君邀飲 演武場。場與山復邇,予時先往,亟命輿登山,歷石澗, 循香積院右轉,蓋盤陟三四折,始至山巔。巔巖鑿佛 像,大小不可勝計,故名千佛山云。山多棗樹,方纍纍 如垂珠,而蟬聲如曳縷不絕。近巖下,石洞奧窔,中有 池深丈許,碧不可測,遊人多飲而甘之。洞口有門,題 曰龍泉洞。洞之前為對華亭,蓋與華不注山相向也。 亭之東為大佛山,奇袤而右為茂陵山,亭之西為鵲 山,乃扁鵲舊蹟,復迤邐為藥山,陽起石產焉。自藥山 而南為匡山,隱隱隆隆,復環接千佛山之左,而濟南 城當其中。予乃坐對華亭,命酌而歌。既而,俯瞰城中, 有若池荷浮碧者數處,蓋碧琉璃瓦掩映,乃德王諸 宮殿也。稍後,有若鋪紅閃日者,僅一隙,孔子宮牆也。餘見草樹微茫,煙雲蔽野,而城中官舍室廬,殆蟻穴 哉。予竊歎茲山之高,不過數百丈,而下視城中已若 是。設真仙從半空中視之,則不啻秋毫矣。世人顧多 怩怩塵壤間,日悚意駢顏于得失利害之衝,豈非爭 雄蟻穴,競銳秋毫哉。

《遊大佛山記》
前人
编辑

大佛山去千佛山幾五里,予以中秋爽氣,邀比部平 君與朱宋二大夫,飲於大佛山之巔。中為開元寺,建 宋景祐間。寺趾湫隘,顧四山如抱,石勢GJfont岈,藤蘿森 翠,僅西一隙通人境,宜隱者居也。寺北為大石巖,鑿 洞,上下為二石室,儒生讀書其中。稍東,沿石壁下,架 草為簷,而寺之。庖湢諸器,具咸置石竅間。復數步許, 即壁,上鑿佛像高二丈餘,傍有石池泓漾,為僧人洗 缽處。西轉即寺殿,殿之前多古樹,濃陰可憩。宋大夫 即樹下,布席為局飲。飲罷南行,為石徑,垣列巉石,多 詩記苔蘚,不可讀。仰崖上峻削稍凹,為洞天。朱大夫 曰:是宜遠而眺。遂索梯援躡,平君先躡,遂次而躡,躡 草樹間,輒席地趺坐,令歌者蹲巖下,而歌聲顧在樹 杪矣。西GJfont千佛山如屏几,落照煙霞,參橫谷口,舒嘯 相酬飲。復梯而下,下有石池,特深闊丈許,水淙淙石 縫中,名甘露泉。色澄徹,可鑑鬚眉。予獨挹巨觥,吸之, 冷冽徹肺腑。又東行十數步,有石窟如井,深百尺許, 初窺之黝窈沉沉已,乃冉冉有光,極底見泉穴蕩漾 如湧濤,蓋泉石激地洞中,微與日影爭閃爍云已。復 西向舁輿,倒折而下,日方晡,遂燈行澗中。視山巖大 石像數處,即俗稱大佛頭山也,無何月懸山脊,林莽 豁然,視華不注諸山,蜿蜒聯絡,而崇岡曠野,咸在覽 中。予復令吏亟爇火供飲,時漏下二鼓矣。

《遊濟南大明湖記》
李裕
编辑

濟南面高山,其地低窪,有七十二名泉。皆散流,匯為 大明湖。由北水門注於濟,縈迂東流數百里,達於海 湖,占城內地三之一。延亙長堤,堤傍多柳,堤上跨七 橋,以通諸泉之流泄,棋布于中,若洲若渚,若沚若漵 者,以百數,為歷下勝概。余至濟南閱四載,未獲覽湖 上之勝。成化己丑,左長史屈公天錫,新構軒於湖北 之湄。其夏,邀余與葉公拱宸,鄭公德聚,劉公行恕,董 公國器,張公鳴玉,吳公大祿至軒,臨清以嬉。汎覽湖 上,水光映天,澄鮮一碧,屬玉水鴞,浮遊而先後洲渚 間。崇林茂柳,輸幽呈秀,空翠輕煙,舒斂異狀,誠為佳 致。於時主賓獻酢,交相酬酌,情思甚暢。天錫命僕艤 三舟於水涯,起席曰:值茲繁華佳景,是湖不可不遊。 余八人登舟列坐,命歌童三五,載小舟前導,庖丁鐺 釜之類,後舟隨之。舉棹停橈,隨流曲折,悠漾柳陰中, 遇奇處,即維舟,取魚果蔬蓮菱之品,隨折隨供。而絲 竹管絃之聲,洋洋盈耳。效鄭公捲荷葉作碧筒杯,流 飲無算。時清風徐至,荷香襲人心凝形釋,與萬物冥 會,恍若身在閬苑蓬萊間。遂循南岸至歷下,環波,水 香三亭,亭瞰湖濱,宋曾子固知齊州重建,今湮圮基 存。余與拱宸輩,深嘆古人之樂事,四百年來無一人 繼曾後而新之者。比日將申,舟由北岸,復至軒下,飲 茗。天錫復攜具,偕余輩登北門城樓。啟窗四顧,其泰 山綿亙百里,重疊而南拱,華不注峰虎牙傑立于其 東,鵲藥諸山,環抱于西北。俯視白雲巨合諸水,皆在 階所下而東兗登萊數州之土壤,俱在望中。濟南山 川形勢,亦雄矣哉。時主賓皆醉,日已西墜,嗟夫佳山 秀水,皆天作而地成之,無處無之。是以賢人達士雅 好者,隨所遇而窮探遠索,於山谷草莽間,得勝即為 臺為亭,為池沼。遊覽而品題之,然後得美名而傳之 後世。若永之石城諸山,鈷鉧諸泉,不見遇于宗元,滁 之瑯琊之秀,釀泉之美,不見稱于永叔,終蕪沒于空 山荒野,人孰得而知耶。是湖子固昔嘗遊之,題品載 于郡志,自時厥後,寥寥無聞。今余因天錫邀,始得偕 同志者,周覽一湖之勝,以舒鬱滯之懷,乃余之深幸。 而湖之名益增重。雖然,余與諸公皆膺民,社之寄一 賞而足,奚可耽遊廢務,如山簡習家池,惟知酩酊倒 載,而歸以犯荒佚之戒乎。

《仙燈記》
張延登
编辑

會仙山在鄒平西南十五里。舊傳月重三,有仙燈見 金母祠前,先祖封吏部郎疊峰翁曾見之。庚申春,余 自京請沐歸,道人陳六吉來謂曰:仙燈近年數見,茲 維其時,盍往觀之。遂約友人同往。時桃杏花盛開,爛 灼山谷,士女裹糧,不絕日夕。至山前翠微之上書堂 小憩,度漏下可二鼓,出祠後半里,露坐候望。時四野 昏黯,狂颸忽作。道人曰:風伯戒塗,燈兆也。良久無所 睹。余意倦,欲返,一僧忽呼佛曰:彼非燈乎。余瞥視,則 見一燈,色如白鏐,自西向東,去山不二尺許。飄渺行 如人導者。已懸空,如月,漸如星而沒。方共稱異。友人 噱呼曰:西南霧中紅蓮花現。余錯愕不及視,歎GJfont間, 忽見谷口爛爛如列星。無何,山頂放大光明,高千餘 丈,螢紅吐燄,朱燼煇煇,千枝萬葉,纓絡如幢旛,如羃 如屏,合而忽迸,非煙非雲。燭龍吐照,翳陽復旭,莫得而名狀之矣。從人誦佛,山谷響答,咫尺身在蓬瀛,不 知奇遇之至是也。次早,山上道士至云,山頂百餘人 見山南燈,及問以山頂燈,不知也。蓋山上人身處燈 中,不自見,正如余處山下,又不能見山南燈也。如意 寶珠,四面滿光,隨人照取耳。余考傳記。蛾眉山中,天 晴雲湧,銀濤五采如輪,謂之佛現。夜半有光,熠熠來 自天際,謂之聖燈,豈其是耶。然竟不知其何理。友人 曰:揖金母,拜木公,人不識,惟張子房知之。余遜謝,因 圖而為之記。

《翔鳳菴記》
前人
编辑

鄒平西南三十五里,有山曰鳳凰,長白之支也。中有 迦谷最勝。丁酉秋,余有陽丘之役,始聞之,土人欣然 往遊焉。斜行曲徑,由石磴而上,巨石中矗如堵,傍有 泉,清冽可嗜。入益軒朗,望華不注,隱如翠髻,中為佛 宇。時新飾赭堊,前古楸二鱗,皴蔭葳蕤。然左僧舍尤 GJfont密可憩,深林雉鳴,寂無人聲。至夕,星辰歷歷,長河 半落簷前。因呼酒與僧談空話偈,覺塵痾一時都盡。 僧曰:吾檀越也,請記之。余約再往,未果。因歎世人日 為俗事忙過,歐陽永叔所謂比其汲汲,得遂其志,非 老則病,良可悼息,如此。山去邑非幾由旬也,余道經 其下,不知凡幾,將不能一往往矣,即不能再況。慕向 平五岳之遊,效季仁生平三願乎。余生性疏曠,羈紲 世締,於人情濃艷處,每幻泡視之。獨此一段煙霞,膏 肓不可療,而塵劫未了,身當再綰邑綬矣。昔人云: 今日視此雖近,邈若河山。此山有靈,不更煩移文哉。 菴創自嘉靖初年,日久頹壞。僧祖興苦募重修,求易 今額,僧頗知禪理,余故悅而許之。

《兔柴記》
前人
编辑

黃山度長白敦丘耳,山南來盡處也,縣城枕焉。中有 巨壑如霤,霤上得坪,不足二耜之GJfont,而旁多佳樹焉。 以其迫於城市,徒為牧豎所狎。時萬曆戊戌春,余偕 友人郊行於此,有兔駭草中,倏而上,跡之正當坪中。 余曰:此吉地也。從土人讎得之,乃疏土出石,即坪中, 鑿為洞。先君子中丞公謂洞廣不容膝,而窟窅GJfont邃。 出眺,則萬井鱗次,北原之野色都盡。因命曰:超然。左 緣石徑而登,為小亭,覆洞列嶂,周環如負屏,前施小 檻可坐。余署曰:挹翠亭。迤西不數武,得GJfont周丈,搆室 一楹,中供大士像。余每來輒趺坐屋內,稍汰塵濁,名 曰問偈山房。西望,則九龍、會仙、諸勝,列峰弄碧,若與 此山競秀,曰西佳,外周門壘石為垣。躡磐上,得大石 垂揭如厂,上平衍,可羅坐胡床八九。五仙指參差,森 隱可辨,曰佛腳石。磐下傍垣建小坊,仄峭不容行,友 人劉稚頗喜其地GJfont寂,顏曰:似古山房之背。餘地陡 削,乃誅茆,於房左右翼為斗室。自亭左飛橋以渡,縹 緲塏爽,白雲盈盼。同年,友石伯成曾遊其地,留題曰 宿雲洞,東再得隙地方廣,出大霤上,乃甃磚石刱樓 一楹,正與會仙峰相望。

《白兔公記》
前人
编辑

余營黃山翠微坪,曰兔柴,取意偶然云耳。庚午秋,自 浙回靜居,寄清小園。閒閱唐韓翃送齊山人歸長白 山詩,有舊事仙人白兔公之句,復心動,因細查詩註, 云:一統志載,長白山又名會仙山,白兔仙居此,迺大 歡喜,曰兔柴之名,其天授乎。而詳實尚無據。辛未春, 寓金陵,偶出謁客,入畫士雷姓者,中堂見壁上畫二 仙像,一草衣手握茯苓,一黃冠手執杖,傍一兔。急呼 問之,對曰:草衣者赤松子雨師,漢張良願從遊者。黃 冠,白兔仙也,彭祖弟子,事吐納之術,得長生,常乘飛 兔。見神仙交感傳。余驚喜益甚,查記事珠亦云,白兔 子與赤松子,同時為師弟。余肅禮虔心,乞畫二像,裝 潢以歸。夫神僊之跡,原荒幻不可深考,但兔柴創於 三十年之前,仙像獲於三十年之遠,無心而合,若符 契則奇緣矣。乃復祀白兔公像於洞中,答斯靈異。

《挹翠亭雪游記》
前人
编辑

元夕張燈遺俗,固然,自初十後,燈事始矣。乙亥冬,無 雪。至是,雪庭砌皆滿。十一日,晨起登小樓俯瞷,萬瓦 鱗鱗皆白,猶以垣礙不能快觀。意將出郊一看,童子 請止,強作解事,語曰:雪中宜樓宜暖閣,郊外寒甚凍 人。柰何余不聽,攜茗碗酒具,步出東郊,至黃山挹翠 亭。一望平原皎然無際,空中片片繽紛亂墜,又為微 風所攪,乍翻乍起,如迴如瀠,大似作態,以媚遊人。嗟 嗟如此曠觀,不至不見,宜樓宜暖閣,幾何不以此言 誤耶。因大叫快哉,不輟雪意益復飛舞飄漾,與人意 競。亭前池冰將解,為雪花所盪,冷凝洞徹,作玻璃光。 池外則石巖層層,疊嶂複嶺,不啻玉嵌玲瓏矣。今年 歲前立春,柳色毿毿,新黃欲綻,忽為瓊蕊粧綴,正如 小蠻初學舞時。GJfont腰乍彎,GJfont娜輕盈,粉頰皓裳,素艷 撩人,真是天地尤物。若以濃桃繁李配之,未免脂粉 氣,不其辱哉。於時靜對良久,人境俱寂。因命童子取 階上淨雪,溶鐺中,煮峒山茶,啜盡二三甌。一派清思, 往來心目間,儼然坐冰壺而飲沆瀣,不覺喉吻皆潤, 骨體欲仙。此中恍若有會,急需一人與之語,而不可得,遙望前林,蒼松翠柏,中隱露絳紅色,巧為點染,一 幅好畫。熟視乃被氈策蹇而來者,至則季習李生也。 取酒嚼梅花二GJfont,同蹈雪虎嵒上,寒不可禁,乃歸。歸 至世掬堂,紅屏圍座,燒燭轟飲,試看雪裏燈,光景又 何如也。

《黌山賦》
前人
编辑

繄協洽之入歲,選嘉月之已周。喟煩囂之頹景,忽遐 想以起遊。晞黌山之岝嶺,思凌憑以攄憂。於迺呼僕 詗友,GJfont臛胲。羞借燧長,離求斤蓐。收GJfont戴,勝假鱠 馮修。網鰩GJfont於渤海,貰醹醥於青州。迺迺釴,載歌 載謳。祈析木以驅塵,前萃履使清流。初週迥以, 繼而疑猶。悵青蘿之掩日,怪芳草之迷丘。足儃 佪而,意凌競而遲留。睽途三劇,步道九馗。嵬GJfontGJfont嵼,若散若收。勢連坱莽,聲雜嘲啁。主人徐迺攐衣 捆樣,乍伏乍升,援攀GJfont,迤邐陵乘。九逵既達,萬象 斯徵。其山則嶚GJfont,嶢峗崖嶇。岑巇霄際,鬱岪雲 衢。迴飆返電,障朏遲旴。巨靈為之縮手,夸娥仰而長 吁。其嵒崖則谽GJfont,盤礡嶙峋,深投輟響,視絕 垠。卻步獨行者示勇,彎弓半躡者稱神。其澗谷則淋 淋淅淅,GJfontGJfont浪浪,澄瀺澹泞,濜溳汧瀼。纖蟹叢遊乎 濎GJfont,巨石偃臥其中央。其草則唐蘻烏足,藿蒚蛇菹。 葥翟齧薦,GJfont藚茅茹。斷魖石,斮蝮菴GJfont。其木則遵 枌栘栲,榮旄樲棘。接慮棠壺,荊終棣棫。避鳥橫碕,來 汞矗崱。夭夭赤扈,蕭蕭青屴。其臺殿則崛岉崢嶸,轇 葛延GJfont。萬楹瀖漼,兆題巑岏。蕖臺巍其雲竦,蘭若燦 其星攢。金彫赫弈,彤采斒斕。惕鶉咮,俾嘽嗄。俯斗柄 其搫,負虛危而卻轉。抗羲和,使駭觀。下則疏渠引 溜。澆復沄瀯,砯淢,潎洌澎渹。倒長防而百折,潢 滀漯其無聲。倏焉一次,百畛皆盈。圃滲淫其長雨,禾 而再榮。客GJfont抱甕之拙,僧微引竹之爭。至若巒 蹄水翼,洞蝠澤蠑。山精號嘯,野怪猙獰。仙峰揭嵲其 東拱,鳳嶺翕霍而西迎,泊水浺瀜以北遶,胡山嵾 其南平。健鶻攫巔而厲翮,蒼鷻破麓以遙征。青要娥 而媻嬥,綠華游駕以窺竀。鄭子妍羲以遯漢,伏生 抱典而逃嬴。去來吹笙之子晉,往旋飛錫之應貞。壺 嶺方其可仰,神瀵洩而彌清。紛千奇而百異,浩茫昧 而難名。主人于是周歷垌皋,徘徊菌草,徐步長林。迴 瞻遠道,濯纓醴泉,承衿澗藻。乍偲悚以慄,將趨禋 乎范老。始以韜虔,旋趠本以奔造。庖命丁牙,忱 矢冥昊。酌醳持膷,陳樽薦簝。景山水之高長,忳怛忉 而草恅。疇憂時之微志兮,迺先生之遘時。介余生之 後辰兮,心懍悷而增悲。恁先達之懿則兮,曰後天下 而樂之。允鴻勳其昭灼兮,復遺編而恂知。耿余心之 怦慒兮,趥逸跡而追馳。馨黍稷以羞靈兮,羌百跽以 陳詞。苟先生之鑒余分,神陟降其來斯。于時文峰斂 碧,書帶卷英。光寒金窟,翠冷虀莖。文雉翔風而出沒, 弘鐘觸石以鏗鍧。洋洋格享,翼翼亨明。依微綺疏,閃 爍丹楹。天空霞落,氣爽風輕。皇皇既舉,欣欣報禎。迺 徹餘惠,招益友,嘾盤餈,釂GJfont酒。饇酩酣,蹩躠陵阜。 爰遵舊猷懽歌先後歌曰:瞻彼峘山雲泱泱兮,濫泉 波潏流湯湯兮。驤棟嵯峨延曦光兮,叢薄繽紛鳥迴 翔兮,坦素歈遊湛憂忘兮,飫粥塵金聊希芳兮。

濟南府部藝文三编辑

《丘陵歌》
周孔子
编辑

登彼丘陵,峛崺其阪。仁道在邇,求之若遠。遂迷不復, 自嬰屯蹇,喟然四顧。題彼泰山,鬱碓其高。梁甫回連, 枳棘充路,涉之無緣,將伐無柯。患滋蔓延,惟以永嘆, 涕霣潺湲。

《梁父吟》
漢·諸葛亮
编辑

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陰里。里中有三墳,纍纍正相似。 問是誰家墳,田疆古冶子。力能排南山,文能絕地紀。 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誰能為此謀,相國齊晏子。

《驅車篇》
魏·曹植
编辑

驅車揮駑馬,東到奉高城。神哉彼泰山,五岳專其名。 隆高貫雲霓,嵯峨出太清。周流二六候,間置十二亭。 上有湧醴泉,玉石揚華英。東北望吳野,西眺觀日精。 魂神所繫屬,逝者感斯征。王者以歸天,效厥元功成。 歷代無不遵,禮記有品程。探策或長短,唯德享利貞。 封者七十帝,軒皇元獨靈。飧霞漱沆瀣,毛羽被身形。 發舉蹈虛廓,徑庭升窈冥。同壽東父年,曠代永長生。

《泰山吟》
晉·陸機
编辑

泰山一何高,迢迢造天庭。峻極周以遠,層雲鬱冥冥。 梁父亦有館,蒿里亦有亭。幽塗延萬鬼,神房集百靈。 長吟泰山側,慷慨激楚聲。

《梁父吟》
前人
编辑

玉衡既已驂,羲和若飛凌。四運循環轉,寒暑自相承。 冉冉年時暮,迢迢天路徵。招搖東北指,大火西南升。 悲風無絕響,元雲互相仍。豐冰憑川結,零露彌天凝。 年命時相逝,慶雲鮮克乘。履信多愆期,思順焉足憑。愾愾臨川響,非此孰為興。哀吟梁甫巔,慷慨獨撫膺。

《泰山吟》
宋·謝靈運
编辑

岱宗秀維岳,崔崒刺雲天。岝崿既嶮巇,觸石輒芊綿。 登封瘞崇壇,降禪藏肅然。石閭何晻靄,明堂祕靈篇。

《梁父吟》
梁·沈約
编辑

龍駕有馳策,日御無停陰。星籥亟迴變,氣化坐盈侵。 寒光稍眇眇,秋塞日沉沉。高窗仄餘火,傾河駕騰參。 飆風折暮草,驚籜隕層林。時雲靄空遠,淵水結清深。 奔樞豈易紐,珠庭不可臨。懷仁每多意,履順孰能禁。 露清一唯促,緩志且移心。高歌步梁父,歎絕有遺音。

《陪李北海宴歷下亭》
唐·杜甫
编辑

東藩駐皂蓋,北渚凌清河。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 雲山已發興,玉佩仍當歌。修竹不受暑,文流空湧波。 蘊真愜所遇,落日將如何。貴賤俱物役,從公難重過。

《又同李太守登歷下古城員外新亭》
编辑

前人

新亭結搆罷,隱見清湖陰。跡藉臺觀舊,氣溟海岳深。 圓荷想自昔,遺堞感至今。芳宴此時具,哀絲千古心。 主稱壽尊客,筵秩宴北林。不阻蓬蓽興,得兼梁父吟。

GJfont山湖》
前人
编辑

野亭逼湖水,歇馬高林間。鼉吼風奔浪,魚跳日映山。 蹔遊阻詞伯,卻望懷青關。藹藹生雲霧,惟應促駕還。

《望嶽》
前人
编辑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造化鍾靈秀,陰陽割昏曉。 盪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陪從祖濟南太守泛鵲山湖三首》
李白
编辑

初謂鵲山近,寧知湖水遙。此行殊訪戴,自可緩歸橈。 湖闊數千里,湖光搖碧山。湖西正有月,獨送李膺還。 水入北湖去,舟從南浦迴。遙看鵲山轉,卻似送人來。

《追詠遊華不注》
前人
编辑

昔我遊齊都,登華不注峰。茲山何峻拔,錄秀如芙蓉。 瀟灑古仙人,了知是赤松。借余一白鹿,自挾雙青龍。 含笑凌倒影,欣然願相從。

《遊泰山六首》
前人
编辑

四月上泰山,石屏御道開。六龍過萬壑,澗谷隨縈迴。 馬蹟遶碧峰,於今滿青苔。飛流灑絕巘,水急松聲哀。 北眺崿嶂奇,傾崖向東摧。洞門閉石扇,地低興雲雷。 登高望蓬瀛,想象金銀臺。天門一長嘯,萬里清風來。 玉女四五人,飄颻下九垓。含笑引素手,遺我流霞杯。 稽首再拜之,自愧非仙才。曠然小宇宙,棄世何悠哉。 清曉騎白鹿,直上天門山。山際逢羽人,方瞳好容顏。 捫蘿欲就語,卻掩青雲關。遺我鳥跡書,飄然落巖間。 其字乃上古,讀之了不閑。感此三嘆息,從師方未還。 平明登日觀,舉首開雲關。精神四飛揚,如出天地間。 黃河從西來,窈窕入遠山。憑崖望八極,目盡長空閑。 偶然值青童,綠髮雙雲鬟。我晚學仙,蹉跎凋朱顏。 躊躇忽不見,浩蕩難追攀。

清齋三千日,裂素寫道經。吟誦有所得,眾神衛我形。 雲行信長風,颯若羽翼生。攀崖上日觀,伏檻窺東溟。 海色動遠山,天雞已先鳴。銀臺出倒景,白浪翻長鯨。 安得不死藥,高飛向蓬瀛。

日觀東北傾,兩崖夾雙石。海水落眼前,天光搖空碧。 千峰爭攢聚,萬壑絕凌歷。緬彼鶴上仙,去無雲中蹟。 長松如雲漢,遠望不盈尺。山花異人間,五月雪中白。 終當遇安期,於此鍊玉液。

朝飲王母池,暝投天門闕。獨抱綠綺琴,夜行清山間。 山明月露白,夜靜松風歇。仙人遊碧峰,處處笙歌發。 寂靜娛清暉,玉真連翠微。想像鸞鳳舞,飄颻龍虎衣。 捫天摘匏瓜,恍惚不憶歸。舉手弄清淺,誤攀織女機。 明晨坐相失,但見五雲飛。

《古泉驛》
張說
编辑

昔聞陳仲子,守義辭三公。身賃妻織屨,業亦在其中。 豈無窮賤苦,羞與傾巧同。長白臨江上,於陵入齊東。 我行弔遺跡,感嘆石泉空。

《歷下亭》
李邕
编辑

吾宗固神秀,體物寫謀方。泰山雄地理,巨浸渺雲莊。 高興泊煩促,永懷清典嘗。含弘知四大,出入見三光。 負郭喜粳稻,安得歌吉祥。

《靈巖西入石路》
劉長卿
编辑

山僧候谷口,石路拂莓苔。深入泉源去,遙從樹杪回。 香隨青靄散,鐘過白雲來。野雪空齋掩,山風古殿開。 桂寒知自發,松老問誰栽。惆悵甘泉水,何人更渡杯。

《題靈巖諸峰》
錢起
编辑

向上看霽色,步步豁幽性。返照亂流明,寒空千嶂淨。 石棚有餘好,霞殘月色映。上詣朗公廬,孤峰懸一徑。 雲裏隔窗火,松間上山磬。客到兩忘言,猿心與禪定。

《靈巖寺》
宋·蘇軾
编辑

醉中走上黃茅岡,滿岡亂石如群羊。岡頭醉倒石作 床,仰觀白雲天茫茫。歌聲落谷秋風長,路人舉首東 南望,拍手大笑使君狂。

===
《前題》
蘇轍
===青山何重重,行盡土囊底。巖高日氣薄,秀色如新洗。

入門塵慮息,盥漱得清泚。升堂見真人,不覺首自稽。 祖師古禪伯,荊棘昔親啟。人跡尚蕭條,豺狼夜相觝。 白鶴導清泉,甘芳勝醇醴。聲鳴青龍口,光照白石陛。 尚可滿畦塍,豈惟濯蔬米。居僧三百人,飲食安四體。 一念但清涼,四方盡兄弟。何言庇華屋,食苦當如薺。

《前題》
王安石
编辑

靈巖開闢自何年,草木神奇鳥獸仙。一路紫苔通GJfont 窱,千崖蒼靄落潺湲。山祈嘯聚荒禪室,象眾低垂相 法筵。跡雪莫辭重足往,東人香火有因緣。

《水香亭》
曾鞏
编辑

臨池飛搆GJfont岧嶢,櫺檻無風影自搖。群玉過林抽竹 翠,雙虹垂岸下平橋。煩依美藻魚爭餌,清見寒沙水 滿橈。莫問荷花開幾曲,但知行處異香飄。

《北渚亭》
前人
编辑

四楹虛徹地無鄰,斷送孤高與使君。午夜坐臨滄海 日,半天吟看泰山雲。青徐氣接川原秀,碣石風連草 木薰。莫笑一樽留戀久,下階塵土便紛紛。

《登華不注》
前人
编辑

虎牙千仞立巉巉,峻拔遙臨濟水南。翠嶺漱峰晴可 掇,金輿陳跡久誰探。高標特起青雲近,壯士三周戰 氣酣。丑父遺忠無處問,空餘一掬野泉甘。

《環碧亭》
前人
编辑

水心還有拂雲堆,日日應須把酒杯。楊柳巧含煙景 合,芙蓉爭帶露華開。城頭山色相圍出,眼底波聲四 面來。誰信瀛洲未歸去,兩川俱得小蓬萊。

《靜化堂》
前人
编辑

修巖巘巘背城陰,行盡松篁一徑深。好鳥自飛還自 下,白雲無事亦無心。客來但飲平陽酒,衙後嘗攜靖 節琴。世路人情方擾擾,一遊須抵萬黃金。

GJfont山亭》
前人
编辑

大亭孤起壓城巔,屋角峨峨插紫煙。濼水飛綃來野 岸,GJfont山浮黛入晴天。少陵騷雅今誰在,東海風流事 漫傳。太守自吟還自笑,歸時乘月尚流連。

《遊金牛山》
元·張起巖
编辑

余生愛林壑,夢想雲水間。倏然外塵囂,俗類每相關。 一行墮世網,著腳多阻艱。回望故山雲,逋客幾汗顏。 逖矣古肥城,岱麓空翠環。有山名GJfont蔥,秀色青雲端。 中藏古招提,簷戶擅林巒。我來脫塵鞅,幽境窮躋攀。 層岡列屏障,曲逕穿荊菅。壞橋擁流水,激石聲潺潺。 山門勝雄視,殿宇凌高寒。榱楹矗青瑤,文風餘朱顏。 斗拱鏤珍木,金碧紛斕斑。老柏數十圍,枝柯駁蒼頑。 石泉湛清冷,古洞祕神筌。境與心GJfont清,恍若遺人寰。 同遊二三子,欲去還為言。迫春初暖日,未足稱奇觀。 首夏山櫻熟,紅珠瑩堪飧。佳樹影清密,好鳥聲綿蠻。 松露墜清滴,巖雲擁髻鬟。煙蘿罩虯枝,靈草封法壇。 晴嵐新雲餘,飛湍瀉碕灣。聞之灑然嘯,襟懷豁幽閑。 更愛讀書堂,當年萃衣冠。中有榷桂仙,聲名藹朝班。 健筆壯精舍,盛事留茲山。便欲謝簪紱,眠雲弄潺湲。 午風鳴素琴,春醪灑清歡。題詩約山靈,莫云迂夫孱。

《趵突泉》
趙孟頫
编辑

濼水發源天下無,平池湧出白玉壺。谷虛久恐元氣 泄,歲旱不愁東海枯。雲霧潤蒸華不注,波濤聲震大 明湖。時來泉上濯塵土,冰雪滿懷清興孤。

《禱雨龍洞山》
前人
编辑

蒼山如犬牙,細路入深谷。絕壁千餘仞,上有凌雲木。 陰崖不受日,洞穴自成屋。蕭森人跡少,薈蔚獸攸伏。 雲林忽隱映,澗道相迴復。翔禽薄穹霄,鳴鳥響巖曲。 臨橋濯清颸,汲井漱寒玉。神物此淵潛,愆陽有祈祝。 風漓慚善教,吏俗恥厚祿。暫懷塵外想,獨往疑有牿。 過幽難久居,濟勝乏高躅。策馬尋故蹊,歸樵相追逐。

《題五峰山》
杜止軒
编辑

GJfont何亭亭,險絕不可狀。中有仙人臺,曾此簇天仗。 千年跡已陳,剪滅復誰刱。賢哉王真隱,志欲鏟壘障。 林中萬古灘,手獨闢空曠。得非借天巧,無乃煩鬼匠。 向來樵牧場,今為錦繡帳。泉鳴灌木杪,人語飛鳥上。 居人固自輕,過客誠難忘。時危乍便靜,景勝翻增愴。 信宿已過期,久留非涉妄。明日黃塵中,回頭失崑閬。

《漢柏》
王惲
编辑

蒼柏雲城擁漢陵,閟宮遺樹GJfont崢嶸。崔嵬不植明堂 礎,造化還通嶽頂靈。萬壑煙霏封傑幹,半空風雨撼 秋聲。白頭會見東封日,秀映鸞旂一色青。

《遊華不注》
張養浩
编辑

蒼煙萬頃插孤岑,未許華山冠古今。翠仞刺雲天倚 劍,白頭歸第日揮金。攀援直欲窮危頂,歌舞休教阻 壯心。星月滿湖歸路晚,不妨吟棹碎清陰。

《登會波樓》
前人
编辑

何處登臨思不窮,城樓高倚半天風。鳥飛雲錦千層 外,人在丹青萬幅中。景物相誇春亙野,古今皆夢水 連空。濃粧淡抹坡仙句,獨許西湖恐未公。

===
《桃花峪》
張志
===流水來天洞,人間一脈通。桃源知不遠,浮出落花紅。

《大堆山》
明·高譽
编辑

臨水意方慊,看山興轉長。拄杖陟其巔,振衣獨彷徨。 眺覽周八極,大地盡莽蒼。嶒崚跨青冥,瀟灑超忽荒。 丹葉經霜艷,黃花遶澗香。暮風吹林壑,涼月浸石床。 憑虛以流憩,頓與世相忘。

《遊蒼龍峽》
司守道
编辑

亂山環抱一門通,傳道當年潛毒龍。狂潦湧來無積 石,白雲飛處有孤峰。黃冠鑿壁為丹室,幽鳥穿枝啄 露松。野老已然絕世味,欲參元座侍真空。

《新甫山懷古》
王應修
编辑

新甫傳聞久,登臨始見奇。懸崖高巀嵲,斷石迥參差。 空翠群峰濕,微茫一徑危。攀藤雲拂袖,藉草露沾肌。 斤盡魯侯柏,苔殘漢武碑。山僧聊共話,谷鳥暗相窺。 壁古龍蛇剝,林深麋鹿馳。汲泉供茗碗,敲火爇松枝。 寂寞探元意,凄涼弔古詩。滄桑不可問,丘壑有餘思。

《過女郎墓》
白南金
编辑

昔年曾望女郎山,今年來過女郎墓。山前零落女郎 家,墓上摧殘女郎樹。一行姊妹不知春,行人猶自傷 春莫。繡水潺湲亦解愁,花落鶯啼煙不流。夕陽欲作 招魂賦,凄風冷雨墮山頭。吁嗟仙跡休淪沒,遲我同 為汗漫遊。

《秋杪登長白山》
劉一相
编辑

長白氣色連溟涬,遙天流覽將搜並。左揮滄海浸青 齊,右招欲們華山頂。瀦水風清作鏡搖,掩映三峰勢 如鼎。紫氣黃花郁且芬,玉露深秋好注茗。朅來彷彿 歷太清,逍遙六幕遊仙迥。年去年來只此山,領略煙 霞神炯炯。沆瀸堪從肺腑收,幻景茫茫常自醒。

《神通寺》
李攀龍
编辑

相傳精舍朗公開,千載金牛去不迴。初地花開藏洞 壑,諸天樹杪出樓臺。月高清梵西風落,霜淨疏鐘下 界來。豈謂投簪能避俗,將因臥病白雲隈。

《大佛寺》
前人
编辑

西湖斜日淨風煙,北嶺岧嶢出半天。磴道乍從空外 轉,樓臺已入鏡中懸。塔分西域銅缾勢,石紀秦官錦 纜年。白社但須彭澤酒,青山不用華家錢。波搖玉樹 堪雙映,月上珠林好獨眠。我輩自狂君莫訝,平生未 敢謬周旋。

《玉泉寺》
前人
编辑

雙林窺壑險,一徑入雲愁。峰落青蓮色,燈懸白日幽。 香臺高枕出,澗水閉門流。聞道群龍集,明珠自可求。

《壽聖院》
前人
编辑

壁削芙蓉萬仞丹,禪林隱隱畫圖看。人間勝地僧多 占,洞裏諸天客到難。雲傍龍來晴作雨,風從澗底暑 生寒。年來賸有煙霞癖,石畔長松好掛冠。

《酬張轉運龍洞山之作》
前人
编辑

春山遙上翠微連,忽出藤蘿一徑懸。削壁雲霞開五 色,中峰日月隱諸天。浮漚並結金龕麗,飛竇雙銜石 甕圓。莫怪驪珠君已得,寒湫元自有龍眠。

《與轉運諸公登華不注絕頂》
前人
编辑

中天紫氣抱香爐,複道金輿落帝都。二色遙分青嶂 合,一峰深注白雲孤。岱宗風雨通來往,海水樓臺入 有無。不是登高能賦客,誰堪灑酒向平蕪。

《過吳子玉函山草堂》
前人
编辑

玉函山色草堂偏,恰有幽人擁膝眠。樹杪徑迴千澗 合,窗中天盡四峰連。綠陰欲滿桑蠶月,白首重論竹 馬年。就此一樽無不可,因君已辦阮家錢。

《九日登千佛山寺》
邊貢
编辑

南山空崒嵂,野老倦登臨。城郭千年GJfont,雲霄萬里心。 夕陰涵積水,風葉下長林。短髮新來白,黃花不可簪。

《前題》
前人
编辑

窈窈寺門敞,蒼蒼山徑微。風輕不落帽,雲近忽凝衣。 刺嶺丹楓直,垂巖紫菊肥。晚途喧葆吹,輿醉出林霏。

《遊龍洞山》
前人
编辑

鳥路縈迴洞壑深,出塵風景愜招尋。山圍下界青天 迥,日照中巖翠柏森。浮世何須論去住,病身原不厭 登臨。釣磯無恙綸竿整,悵望仙潭玉鯉沉。

《前題》
前人
编辑

洞門黃葉鎖秋深,野客來遊悵古今。恍惚漫傳龍GJfont 在,虛明真似佛光臨。蒼天日月流元化,白晝雲雷起 太陰。昏黑下山蘿徑遠,殿鐘龕磬裊餘音。

《前題》
前人
编辑

愛山無奈野情何,路入西巖興轉多。千丈碧潭通窈 窕,四圍青壁抱嵯峨。時清不射將軍虎,地迥難求道 士鵝。卻對嶺牛歌白石,醉翻朱袖拂雲和。

《大明湖》
前人
编辑

隱隱輕雷動水西,水東殘日抱晴霓。女牆倒颭紅旗 影,農屋斜連綠稻畦。張相池臺煙漠漠,閔公祠墓草 萋萋。迴舟不盡登臨感,卻掉涼風過別溪。

《白雲亭次韻》
前人
编辑

曲池泉上遠通湖,百丈珠簾水面鋪。雲影入波天上下,蘚痕經雨岸模糊。閒來夢想心如見,醉把丹青手 自圖。二十六年回首地,碧闌朱樹隔芳壺。

《泛湖北抵華不注夜歸》
前人
编辑

浮舟出近郭,落日半溪陰。水闊蒹葭淨,山寒煙霧深。 壺觴不盡興,絲竹有餘音。獨恨黃花少,猶煩隔浦尋。

《大佛寺》
劉敕
编辑

去郭十餘里,山迴石徑幽。白雲常覆寺,黃菊最宜秋。 塔影尊前轉,湖光望裏收。甘泉幾滴水,能解世人愁。

《九日于麟招登四里山》
許邦才
编辑

山頭對酌夕陽斜,下見湖城十萬家。賸有登高酬令 節,何人真不負黃花。

《登嶽四首》
王守仁
编辑

曉登泰山道,行行入煙霏。陽光散巖壑,秋容淡相輝。 雲梯掛青壁,仰見蛛絲微。長風吹海色,飄颻送天衣。 峰頂動笙樂,青童兩相依。振衣將往從,凌雲忽高飛。 揮手若相待,丹霞閃餘暉。凡軀無健羽,悵望不能歸。 天門何崔嵬,下有青雲浮。泱漭絕人世,迥豁高天秋。 暝色從地起,夜宿天上樓。天雞鳴半夜,日出東海頭。 隱約蓬壺樹,縹緲扶桑洲。浩歌落青冥,遺響入滄流。 唐虞變楚漢,滅沒如風漚。藐矣鶴山僊,秦皇豈堪求。 金砂費日月,頹顏竟難留。吾意在龐古,冷然馭涼颼。 相期廣成子,太虛共遨遊。枯槁向巖谷,黃綺不足儔。 穹崖不可極,飛步凌煙虹。危泉瀉石道,空影垂雲松。 千峰互攢簇,掩映青芙蓉。高臺倚巉削,傾側臨崆峒。 失足隨煙霧,碎骨顛崖中。下愚竟難曉,摧折紛相從。 吾方坐日觀,披雲嘯天風。赤水問軒后,蒼梧叫重瞳。 隱隱落天語,閶闔開玲瓏。去去勿復道,濁世將焉從。 塵網苦羈縻,富貴直露草。不如騎白鹿,東遊入蓬島。 朝登泰山望,洪濤隔縹緲。陽輝出海雲,來作天門曉。 遙見碧霞君,翩翻起員嶠。玉女紫鸞笙,雙吹入晴昊。 舉首望不及,下拜風浩浩。擲我玉虛篇,讀之殊未了。 傍有長眉翁,一一能指道。從此煉金砂,人間跡如掃。

《夜至高唐》
李時勉
编辑

煙凝暮色遠天低,十里平沙路不迷。螢入草流低復 起,鳥驚車過散還棲。秋原露下行看月,曉驛城邊臥 聽雞。中使起來催早發,疏星殘漏馬頻嘶。

《過德州》
GJfont
编辑

樓船御北風,渺渺過齊東。種秫生涯薄,誅茅結搆同。 日沉平野上,人語近GJfont中。水面看牛斗,星槎似可通。

《洸水》
趙弼
编辑

岱宗何巖巖,萬古奠坤元。有泉出其下,實維洸水源。 東流幾百折,經我疏籬門。雨晴鳧鷖游,月出蛟龍奔。 滔滔復混混,無間朝與昏。往過來者續,道體於焉存。 臨風佇立久,歎息無語言。

《遊趵突泉》
王弼
编辑

濟南歷下多白泉,白沙幾處涵風煙。郭西趵突更神 異,平地一朵白玉蓮。浪花滾起千層雪,此中疑是蛟 龍穴。靈藏歲久變妖怪,精氣上湧成涎沫。餘波散漫 淵復渟,溪風冷冽山雨青。微霜初下鴈秋浴,落月漸 低猿夜聽。窮源我欲愬川陸,舊誌虛傳自王屋。冥茫 難測造化情,聊寄泉亭漱寒玉。

《超然臺》
謝肇淛
编辑

一片秋光GJfont色開,況逢仙令共登臺。城連平楚天邊 去,雲擁群山海上來。濰水尚寒高鳥盡,穆陵無恙夜 烏哀。尊前欲灑千秋淚,往事殘碑伴綠苔。

《登安平譙樓》
前人
编辑

高樓遙控九河關,海岱微茫指顧間。千里飛帆衣帶 水,半窗斜日錦屏山。孤城粉堞連雲起,平楚蒼煙逐 鴈還。氛祲坐消波浪息,風光嬴得獨開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