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47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四十七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四十七卷目錄

 兗州府部紀事二

職方典第二百四十七卷

兗州府部紀事二编辑

《舊志》:淮陽王更始元年,東平爰曾肥城,劉翊起兵於 盧城,頭寇掠河濟,後降漢,拜曾東萊守,翊濟南守,各 令罷兵。

更始初,東海人刁子都剽掠徐兗,更始拜子都徐州 牧。

《後漢書·鮑永傳》:時董憲裨將屯兵於魯,侵害百姓,乃 拜永為魯郡太守。永到,擊討,大破之,降者數千人。唯 別帥彭豐、虞林、皮常等各千餘人,稱將軍,不肯下。頃 之,孔子闕里無故荊棘自除,從講堂至于里門。永異 之,謂府丞及魯令曰:方今危急而闕里自開,斯豈夫 子欲令太守行禮,助吾誅無道耶。乃會人眾,修鄉射 之禮,請豐等共會觀視,欲因此禽之。豐等亦欲圖永 ,乃持牛酒勞饗,而潛挾兵器。永覺之,手格殺豐等,禽 破黨與。帝嘉其略,封為關內侯。

《孔庭纂要》:漢鍾離意為魯相,出私錢一萬三千付戶 曹孔訢,修夫子車,入廟拭几席GJfont履。男子張伯除堂 下草,得璧七枚。伯匿其一,以六枚白意。意令主簿安 置几前,其堂下床首有懸甕。意召訢問答,云夫子甕 也背有丹書。人莫敢發,意曰:夫子所遺甕,欲以垂示 後人也。因發之,得素書。文曰:後世修吾書,董仲舒;護 吾車,拭吾履,發吾笥,會稽鍾離意。璧有七,張伯懷其 一。即召伯問,果服。

《府志》:章帝建初元年春三月甲寅,東平地震。

二年冬十有二月戊寅,彗星出婁三度。

和帝永元三年夏四月,兗州蝗。

八年九月辛丑,夜有流星,甚大起婁。

順帝永建四年,兗州淫雨傷禾。

桓帝元嘉元年夏四月,不雨,任城饑,民相食。冬十有 一月,五色大鳥見濟陰已氏,時以為鳳凰。

二年秋八月,黃龍見濟陰句陽。

永興二年,泗水泛漲,逆流東海,兗州之域。

延熹四年五月,有星孛於心。

九年,濟陰東郡濟北河水清。

靈帝中平元年夏,濟陽濟陰冤句離狐縣界,有草生, 其莖靡纍腫大如手指狀,似鳩雀龍蛇鳥獸之形,五 色各如其狀。毛羽、頭目、足翅皆具,近草妖也。

《三國志·魏志·太祖本紀》:初平三年,青州黃巾眾百萬 入兗州,殺任城相鄭遂,轉入東平。劉岱欲擊之,鮑信 諫曰:今賊眾百萬,百姓皆震恐,士卒無GJfont志,不可敵 也。觀賊眾群輩相隨,軍無輜重,唯以鈔略為資,今不 若畜士眾之力,先為固守。彼欲戰不得,攻又不能,其 勢必離散,後選精銳,據其要害擊之,可破也。岱不從, 遂與戰,果為所殺。信乃與州吏萬潛等至東郡迎太 祖領兗州牧。遂進兵擊黃巾于壽張東。信力戰GJfont死, 僅而破之。購求信喪不得,眾乃刻木如信形狀,祭而 哭焉。追黃巾至濟北。乞降。冬,受降卒三十餘萬,男女 百餘萬口,收其精銳者,號為青州兵。袁術與紹有隙, 術求援于公孫瓚,瓚使劉備屯高唐,單經屯平原,陶 謙屯發干,以逼紹。太祖與紹會擊,皆破之。四年春,軍 鄄城。荊州牧劉表斷術糧道,術引軍入陳留,屯封丘, 黑山餘賊及于夫羅等佐之。術使將劉詳屯匡亭。太 祖擊詳,術救之,與戰,大破之。術保封丘。走寧陵,追之, 走九江。夏,太祖還軍定陶。下邳闕宣聚眾數千人,自 稱天子;徐州牧陶謙與共舉兵,取泰山華、費,略任城。 秋,太祖征陶謙,下十餘城,謙守城不敢出。是歲,孫策 受袁術使渡江,數年間遂有江東。興平元年春,太祖 自徐州還。初,太祖父嵩去官後還譙,董卓之亂,避難 瑯琊,為陶謙所害,故太祖志在復讎東伐。夏,使荀彧、 程昱守鄄城,復征陶謙,拔五城,遂略地至東海。還過 郯,謙將曹豹與劉備屯郯東,要太祖。太祖擊破之,遂 攻拔襄賁,所過多所殘戮。會張邈與陳宮叛迎呂布, 郡縣皆應。荀彧、程昱保鄄城,范、東阿二縣固守,太祖 乃引軍還。布到,攻鄄城不能下,西屯濮陽。太祖曰:布 一旦得一州,不能據東平,斷亢父、泰山之道乘險要 我,而乃屯濮陽,吾知其無能為也。遂進軍攻之。布出 兵戰,先以騎犯青州兵。青州兵奔,太祖陣亂,馳突火 出,墜馬,燒左手掌。司馬樓異扶太祖上馬,遂引去。未 至營止,諸將未與太祖相見,皆怖。太祖乃自力勞軍, 令軍中促為攻具,進,復攻之,與布相守百餘日。蝗蟲 起,百姓大餓,布糧食亦盡,各引去。秋九月,太祖還鄄城。布到乘氏,為其縣人李進所破,東屯山陽。于是紹 使人說太祖,欲連和。太祖新失兗州,軍食盡,將許之。 程昱止太祖,太祖從之。冬十月,太祖至東阿。是歲穀 一斛五十餘萬錢,人相食,乃罷吏兵新募者。陶謙死, 劉備代之。二年春,襲定陶。濟陰太守吳資保南城,未 拔,會呂布至,又擊破之。夏,布將薛蘭、李封屯鉅野,太 祖攻之,布救蘭,蘭敗,布走,遂斬蘭等。布復從東緡與 陳宮將萬餘人來戰,時太祖兵少,設伏,縱奇兵擊,大 破之。布夜走,太祖復攻,拔定陶,分兵平諸縣。布東奔 劉備,張邈從布,使其弟超將家屬保雍丘。秋八月,圍 雍丘。冬十月,天子拜太祖兗州牧。

《陳思王植傳》:植登魚山,臨東阿,喟然有終焉之心,遂 營為墓。

《三國志·程昱傳》:昱字仲德,東郡東阿人也。長八尺三 寸,美鬚髯。黃巾起,縣丞王度反應之,燒倉庫。縣令踰 城走,吏民負老幼東奔渠丘山。昱使人偵視度,度等 俱空城不能守,出城西五六里止屯。昱謂縣中大姓 薛房等曰:今度等得城郭不能居,其勢可知。此不過 欲擄掠財物,非有堅甲利兵攻守之志也。今何不相 率還城而守之。且城高厚,多穀米,今若還求令,共堅 守,度必不能久,攻可破也。房等以為然。吏民不肯從, 曰:賊在西,但有東耳。昱謂房等:愚民不可計事。乃密 遣數騎舉幡於東山上,令房等望見,大呼言賊已至, 便下山趣城,吏民奔走隨之,求得縣令,遂共城守。度 等來攻城,不能下,欲去。昱率吏民開城門急擊之,度 等破走。東阿由此得全。

三國魏明帝景初元年秋九月,兗州淫雨,水出溺殺, 人漂失財產。

《府志》:羊祜泰山南城人,生五歲,令乳母取所玩金環。 乳母曰:汝家向無此物。祜乃訪鄰人李氏,車園桑樹 中得之。主人大驚曰:此吾亡兒所失物也。乳母具言 其故,李不勝悲惋,乃知李氏子即祜前身。

羊祜祖墳時有善相墓者,謂當產帝王,祜大驚,以為 非望問,何用已之,相者曰:鑿之可已。然無,後祜乃掘 地脈以壞其形。相者曰:猶當出折臂三公。俄而祜果 墜馬折臂,位至三公竟無子。

晉武帝咸寧二年,孛星見於氐。

太康五年夏六月,任城魯國池水皆出如血。七月任 城雨雹暴水,隕霜傷稼。

九年冬十有二月戊申,青龍黃龍各一見於魯國。 惠帝元康七年,魯國雨雹。

永寧元年五月,魯國雨雹。

太安元年七月,兗州水。

懷帝永嘉四年四月,兗州地震。五月,復震。

東晉元帝大興元年,蘭陵蝗害稼。

三年夏四月,甘露降瑯琊費縣。

成帝咸康二年夏六月辛未,流星大如二斗魁,色青 赤光,耀地出奎,中沒婁北。

九年,東海有大石,自立旁有血流。

孝武帝太元十五年八月,兗州蝗,大水。

《晉書·桓溫傳》:溫北伐軍次胡陸,攻慕容暐將慕容忠, 獲之,進次金鄉。時亢旱,水道不通,乃鑿鉅野三百餘 里以通舟運,自清水入河。

《府志》:宋文帝元嘉二年冬十一月丙辰,白烏見山陽, 太守阮寶以聞。

十四年夏五月甲午,白雀集費縣員外散騎侍郎顏 敬獲以獻。

十七年秋七月壬申,甘露降高平、金鄉、富民村,方三 十里,徐州刺史趙伯符以聞。

二十年夏六月,白兔見高平方輿縣。

孝武帝大明四年,兗州大水。

六年秋七月甲申,地震,有聲如雷,兗州尤甚,魯郡山 搖。

南齊和帝中興三年春二月,白虎騶虞,並見東平、壽 張、安樂村,蘭陵民濟伯生於六合山,獲金璽。

北魏孝文帝太和四年,蘭陵人桓富聚黨殺其令與。 泰山盜張和顏等寇掠,淮陽王尉元等討平之。 宣武帝正始四年夏四月,兗州獻白狐。

孝明帝熙平元年夏五月,濟州獻白鹿。

正光元年夏四月,濟州兩獻三足烏。

孝莊帝永安元年,滋陽縣人万俟氏僭號置官,至三 年雍州刺史爾朱天光擒斬之。

東魏靜帝興和四年夏五月,濟州獻蒼烏。

北齊武成帝河清元年,龍見濟州浴堂中。

二年十有二月,兗州大水。

庾信至北,唯愛溫子昇寒山寺碑,後還。南人問北方 何如,信曰:唯寒山寺一片石,差堪共語,餘若驢鳴犬 吠耳。子昇郡人。

《北齊書·鄭述祖傳》:鄭述祖,字恭文,滎陽開封人。祖義, 魏中書令。父道昭,魏祕書監。述祖少聰敏,好屬文,有 風檢,為先達所稱譽。釋褐司空行參軍。天保初,累遷太子少師、儀同三司、兗州刺史。時穆子容為巡省使, 嘆曰:古人有言:聞伯夷之風,貪夫廉,懦夫有立。志今 於鄭兗州見之矣。初,述祖父為兗州,于城南小山起 齋亭,刻石為記。述祖時年九歲。及為刺史,往尋舊GJfont, 得一破石,有銘云:中岳先生鄭道昭之白雲堂。述祖 對之嗚咽,悲動群寮。有人入市盜布,其父怒曰:何忍 欺人君。執之以歸首,述祖特原之。自是之後,境內無 盜。人歌之曰:大鄭公,小鄭公,相去五十載,風教猶尚 同。

《舊志》:隋文帝十有五年,兗州曹州大水,民饑。帝命蘇 威等分道賑給。

煬帝大業五年,齊郡饑。

九年,濟北人韓進,洛孟海公、甄寶車各聚眾反,後咸 討平之。兗州人徐圓朗反,號魯王,歸劉黑闥,後為總 管任環敗殺之。

《隋書·薛胄傳》:胄為兗州刺史。先是,兗州城東沂、泗二 水合而南流,汎濫大澤中,胄遂積石堰之,使決令西 注,陂澤盡為良田。又通轉運,利盡淮海,百姓賴之,號 為薛公豐兗渠。

《府志》:曹宋二州,西界有大鶴陂陂左村,人陳君陵少 小,捕魚為業。後得患,恆被眾魚所飧,痛苦不能自持。 若以魚網蓋之,痛即止。後為村人盜網去,數日間不 勝痛而死。

唐高宗永徽元年春正月,濟南河清。

五年夏六月,濟州河清六十里。

永隆元年,濟陰瑯琊大水。

中宗景龍三年春二月辛未,曹州大風拔木。

元宗開元十有二年秋八月,兗州大水。

二十年,兗鄆州大水。

德宗貞元十八年,烏集滕縣,銜柴為城。中有白烏一碧烏一 憲宗元和六年春三月戊戌,日晡天忽陰,塞有流星, 大如斛器,隕於兗鄆間,聲震百里,野雉皆鳴。所墜之 上有赤氣,如立蛇長丈餘,至夕乃滅。

十一年六月,李師道起宮室於鄆,將謀亂既成火。 十四年,晝有魚長丈餘,墜於鄆城市。春二月,鄆城從 事院前隕血丈餘。

穆宗長慶四年,鄆曹濮三州水壞州城、民居、田稼。 文宗太和四年,曹州鄆州大雨壞城廓,廬舍殆盡。 昭宗景福二年春二月辛巳,曹州大雪,平地五尺餘。 晉高祖天福六年九月,兗濮為水所漂溺。

宋太祖開寶元年夏六月,龍出單父民家井中。 三年,河決鄆州者三。

《宋史·王子輿傳》:子輿字希孟,密州莒人。曾祖甲,以義 勇為鄉人所推。唐末,淄、青、徐、兗皆南結吳人以拒梁, 梁得三鎮,吳人北侵益急,沂、密尤被其害。州民聚為 八砦以捍寇,遂署甲為八砦都指揮使。

《王貽永傳》:貽永為保寧軍節度使、知鄆州。州自咸平 中徙城,而故治為通衢,介梁山,春夏多水患,貽永相 度地勢,為築東西道三十餘里,民便之。

《姚鉉傳》:咸平五年,河決,鄆州王陵埽東南注鉅野,又 淮西城中積水壞廬舍,以鉉知州事徙州於汶陽鄉 之高原。委以營度許,便宜從事,工畢加起居舍人。 《府志》: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夏五月,經度制置使王欽 若獲芝於孔林,欽若上言,得芝五株,黃紫如雲氣。及 人戴冠冕之狀,是後祭謝復得芝四本,六月瑕丘縣 民宋固,於堯祠前得芝九本,連理者四。是後甘露醴 泉之降,不勝其書矣。

仁宗皇祐五年七月,單州禾異畝同穎。

神宗熙寧元年秋七月,鄆州須城東阿地震終日。 哲宗紹聖三年九月,沂州地震。

穠芳亭在鉅野縣治西北。宋時邑人當秋風報賽諸 亭致祭。僉欲鐫石亭中,因延王維翰書額未至。有妓 女謝天香者,進曰:祀事已畢,殽核具將,不飲奚GJfont。眾 曰:候維翰書碑,未至耳。謝曰:予獨未能耶。遂以裙裾 濡墨,大揮穠芳二字,未竟而維翰至續加亭,宇如出 一手。王謝遂為夫婦,維翰恐謝有他志,以詩嘲之云: 昔日章臺曾舞腰,行人無不折枝條。謝曰:如今已付 丹青手,一任狂風不動搖。後維翰登進士第,與謝偕 老,今石刻尚存。

徽宗大觀元年春三月,鄆州芝草生。

宣和三年二月,淮南人宋江或曰鄆州人寇掠京東,知州 張叔夜設伏,討降之。

七年,張萬仙寇掠京東,都郡副使李孝昌招降之。 高宗建炎元年,劇盜李昱攻剽滕縣。

金世宗大定元年五月,河決渰沒,曹單廬舍殆盡。 八年六月,河決,李固渡水,潰曹州城,分流於單州境。 《金史·康元弼傳》:元弼為大理丞。大定二十七年,河決 曹、濮間,瀕水者多墊溺,朝廷遣元弼往視,相其地如 盎,而城在盎中,水易為害,請命於朝以徙之,卒改築 於北原,曹人賴焉。

《夷堅志》:曹州定陶縣,北有陂澤,居民多采螺蚌魚鱉,金正隆二年,阿失里為邑宰,夢一客綠袍烏帽皂靴 革帶握手板。入謁曰:吾族居治下,為細民捕殺,將無 GJfont類,願瀆慈憐,少加禁止。失里夢中諾之。明夜復夢, 莫知所謂,迨春暮澤邊人十百為群,脫衣入水網箕 羅,取數倍,常日忽曀,霧迷空,波涌如山雷,聲震動一 巨物,長六七尺,狀若蛟螭,噴薄雲煙,推壞岸。滸人皆 棄所獲,爭赴平地,溺死者殆半。眾始悟邑宰之夢,自 是無敢漁。

《孔庭纂要》:金貞祐二年正月二十四日,北兵犯孔廟, 殿堂廊廡灰燼,什伍植檜三株亦遭厄。數俄有五色 雲護其上,雲中群鶴翔鳴,良久而去。田夫野老無不 見之。

元世祖至元十有四年六月,濟寧路曹濮州雨水平 地丈餘損稼。

成宗元貞元年夏六月,曹州濟陰兗州滋陽大水。 大德元年冬十一月辛未,曹州進嘉禾,一莖九穗。 武宗至大元年春二月辛卯,濟寧東平大饑。三月癸 巳遣山東宣慰使王佐,同廉訪使覈實賑濟。

三年夏五月癸巳,東平大饑,賑米五千餘石。

五年秋八月,擴廓帖木兒及諸將等以精兵搗東平 賊兵,遇雨,戰皆敗之。

泰定帝泰定元年夏六月,東平濟寧蝗;曹州淫雨水, 深丈餘,漂沒田廬。秋七月,曹州河溢。

文帝天曆元年春三月,定陶饑。夏五月,沂州饑。賑米 二萬一千餘石。

三年夏六月乙丑,濟寧大水害稼。秋七月,滕縣饑,糶 米二萬餘石賑濟。九月,沂州、濟寧、魚臺、曹州、楚丘大 水。

順帝元統五年,河決,濟陰漂官民廬舍殆盡。

至元元年夏四月,東平路旱,壬子分遣西僧祈雨。秋 八月,東平曹州大水。

四年冬十二月,東平東阿陽穀汶上等縣地震。 至正二年夏五月,東平東阿雨雹如馬首。

四年夏六月,濟寧、單州、金鄉、魚臺、定陶、楚丘、曹州、鉅 野、鄆城、嘉祥、汶上、任城大水害稼,人相食。

五年,黃河溢,平地水二丈,曹州被害。

至正十年,河南北童謠云:石人一隻眼,挑動黃河天。 下反及賈魯,治河於黃岡,得石人一隻眼,而汝潁之 兵起。

為善書元史彥斌,嗜學,有孝行。至正十四年,河決,金 鄉、魚臺墳墓多壞。彥斌母卒,慮有後患,乃為複棺,刻 銘曰邳州沙河店史彥斌母柩,仍以四鐵鐶釘其上, 然後葬。明年,墓果為水所漂,彥斌縛草為人,置水中, 仰天呼曰:母棺被水,不知其處,願天矜憐哀子之心, 假此芻靈,指示母棺。言訖,涕泣橫流,乃乘舟隨草人 所之。經十餘日,行三百餘里,草人止於桑林中,視之, 母柩在焉,載歸復葬。

《府志》:二十有三年秋七月,河決,東平壽張郯城漂溺 死者甚眾。八月丙辰,沂州有赤氣亙天中,有白色如 蛇形,徐徐西行,至夜分乃滅。

二十六年夏六月丁卯,沂州山崩。秋八月,濟寧路黃 河水溢,漂沒百有餘里。

二十有七年夏六月丁卯,沂州東蒼山有巨石如屋, 崩墜聲震如雷。

明洪武元年,河溢,曹州徙治安陵鎮。

洪武初,曹州有老嫗遇異人,指州治前石獅語曰:此 獅之目若赤,則水患至矣。汝於其時亟去,可免也。嫗 日視其獅,甚數人怪問之,知其故,陰以朱塗獅目,嫗 見其赤,不知其偽也。遂亟走焉,既去數百步,回視之, 則州境果為巨浸矣。

二年,河沒,安陵鎮徙治盤石鎮。

七年,鉅野縣河水溢流,高四丈,壞居民廬舍田疇。 永樂十一年五月,騶虞見曹縣安陵都主簿,應汝濟 獲以獻。

景泰元年春二月,金鄉縣產芝一莖於文昌祠之東。 三年,曹縣定陶大饑。夏五月,壽張河決,築堤以護之。 景泰中,徐武功伯有貞治,張秋決河,求發源處,不得。 乃投物試之,凡數處不受。武功曰:水流則不受物,源 不在是也。輒又投之一所物受,曰:此水源也。百計塞 之不效,武功夢一高僧授簡曰:至人無欲。乃悟,曰:此 下殆有龍窟。龍所欲者,珠所畏者,鐵也。於是鑄長鐵 柱貫而下焉,水始受塞,蓋鐵能蝕珠,龍愛珠,故去。 天順八年秋八月,芝產於曹州治東廂。

成化九年春三月,兗州晝晦踰二時乃霽。

十有九年,兗州黑鼠食苗,旬日入水自死。夏四月,兗 州鉅野等處地震有聲。

弘治五年春三月,河決。黃阿岡淹沒民田數千頃。 十有二年夏六月夜,曲阜縣大雨,雷電有火,自宣聖 廟東北起,焚毀殿廡一百二十三間。

十三年,河南水決,李家楊家等口淤塞,馬水河河水 橫流,曹單二州被害。十五年,汶上地震,有聲如雷。

十七年秋九月,金鄉地震,越十日復震。

正德三年,單縣河溢,害稼,漂溺居民廬舍殆盡。 六年八月,流賊楊虎率眾數千剽掠陽穀壽張等縣。 九年春正月,定陶雷電大雨雪。二月,兗州有星如斗, 自東北徑往西南如彗,天鼓響應如雷。

十年十一月,沂州地震。

萬曆三十五年,河決單縣。

四十三年大旱,饑人相食。

萬曆中,沂州諸生馬憲者,居城西向城集。妻高氏生 二男一女,後病故。數年有流寓民李天福所生一女, 方四歲,每日哭泣。人問其故,即云:我前生馬憲妻也, 於某年月日病故。遺下子女某某。馬氏父子聞而往 視之,女牽衣而泣,剌剌言前事,益悉併子女之乳名 而呼之。且曰:生時遺下金環一隻,見藏宅內某處。及 啟視之,果如所言,馬具禮抱回,以諸厭物與食,遂不 言前事。撫養至十五歲,仍成夫婦,生一女,沂州里人 咸稱之曰:再世婚姻。

萬曆戊申,郡邑不雨者,五閱月。郡守佐貳止訟停刑, 廟宿步禱,面目俱黧,忽有一僧當烈日中去帽,泥塗 其首,行歌於市曰:老僧頭上戴黃泥,五月下雨還未 遲。黎民黎民不要散,黃豆下土收一擔。好事者欲蹤 跡之,莫知其嚮。越數日,大雨如注,遠邇沾足。

天啟二年,滕縣群狐晝見拍手遊戲。三月地震。五月 賊首徐鴻儒等攻城,破東門,鄒滕等十五處,皆陷。至 十月官軍討平之。

天啟二年,白蓮妖賊寇城,兗東道王中軍帥兵五百 迎東郭外,敗績。賊遂入據,好義者紏合鄉民圍之,不 期而集者萬餘。越三日,賊窘潰圍出戰,民罹鋒鏑者 甚眾。生員王養民一家死者七人。文廟城隍廟皆毀。 久之乃與滕賊合兵去,是時無賴惡少聚黨剽劫,四 郊蜂起,事定或伏法,或漏網,而嶧俗為之一變矣。 七年平陰縣宋傑養蠶,上簇俱未成繭,忽變為黃旗, 闊長皆丈許,未幾盜起。

曹縣城四樓有鐘各一,在城頭久不懸,相傳此鐘懸 則水至。崇禎戊辰初夏,知縣盧柱礎聞而笑之,立命 盡懸,未幾曹家口河水大泛闔邑。驚懼至堙塞城門 以避,而鐘亦旋卸矣。又縣門西鳧樓鐘,司晨昏者其 聲宏則有客至,亦不可解。

崇禎四年,日出如血,至己乃有光。五月夏旱至。六月 朔雨至。八月中始霽,平地水流百日。

十三年奇荒連歲,斗米萬錢,土寇蜂起,路無行人,男 女不生育,尢為奇變,泗水縣全屬俱見火光。

崇禎十三年冬,運河南盜起,守土者撲滅不早,遂致 燎原。自韓莊以東數十里,皆盜區。縣北窯場賊徒亦 起,所在剽掠。武舉岳繼穆多勇力善騎射,率其子弟 親丁數百有斬馘,功未幾護送江南解京銀至滕境, 陽莊賊數百薄險利之,繼穆以兵少,血戰不克,遂盡 失焉。後責縣令賠償,合邑為之騷然。

十四年正月,泰安州土賊數千人,掠西暨、陳郝、齊村 諸處而去。二月,泰安州土賊復南下。初五日寇稅郭, 初六日寇臺莊,大掠三日,焚殺最慘。沂州指揮韋祚 興帥兵三百追至泇口,破之。三月,運河南賊浸盛沂 州兵往擊之,兵敗,賊益熾。五月,泰安州賊數萬人,南 寇自南常至臺莊,綿亙百餘里,焚掠一空。六月,總兵 楊御蕃提兵至嶧。遣副將馬岱等征運河以南賊,大 戰於汴塘,勝之賊之精,銳渠魁殲焉。然餘黨尚未削 平,御蕃移師去。是時堵勦無方,賊由間道竄走,北與 山賊合踞抱犢崮。滄浪淵諸險遂為嶧永患矣。生員 李世名欲以討賊,自奮奉憲檄募士千餘,立為忠義 營。七月,寇大至,迎戰於狼石溝,眾寡不敵而敗,世名 死之。十一月,山賊乘夜寇東關。十二月二十八日,寇 南關。將分勦南北賊。南賊或誅或撫,而北賊逃匿叢 山中,不可窮追。

十四年,城武大饑疫,村絕人煙,麥熟無主,鼠生遍野, 白晝往來見人不避,嗣是城屢破。

十五年飛蝗蔽天。十二月,滕縣民蓄黃豆一囤,盡為 人面,五官皆具,呼為人頭豆。又有酒化為血之異,本 年府城破州縣,城多不保。

十六年,曹州群蟻接翅而飛,望之若雲霧。

陳益修,濟寧人。初為諸生,倜儻多大節。州城外有關 聖廟,梓潼舊址也。素湫隘回教清真寺,在其後有回 種楊生花者,欲毀廟拓其寺。明崇禎癸未州人重修 廟宇,生花等以創建,非法訴當事,遂紏黨毀基益修, 義形於色,曰:何物生花,敢侮神。乃爾吾輩不言侮神 之罪,逾生花矣。乃控當事,刻日興工,生花銜之更興。 訟當事復密以金二百,暗投益修。家冀益修,得賄止。 益修愈憤,抱金呈州,生花等計窮,乘益修偶行城南, 生花聚眾截之,咆哮搏擊,捶棍交下,且將雙目刳出, 塗以礦灰,觀者如堵,莫能救。生花等又以刀攪其目 數番,各散去。益修死去,眾舁之還家,迨夜忽醒,見一神人衣金綠繡衣,持酒盃,外青內白,命曰:勿怖我,救 子飲此酒,可活。遂嚥之,忽兩便下血盆餘,心神稍定, 次夜見一唐巾藍衣飄若仙流,排闥而入,促之起。曰: 吾醫子,擊腦後痛甚。又云:腦中死血傾盡,方可生。於 是雙目噴血如注,而頭痛頗止。再次夜見一老嫗先 食以杏繼以李,酸澀殊甚。曰:爾無眸有羊眼,汝吞之 眼可生。遂捧二眼吸而入腹,至曉呼其婦曰:天曙。婦 駭異,急起視之,兩目炯然,異哉。殆關聖及梓潼與司 眼神之靈驗,與明年甲申流寇至濟,眾倡義殲賊,生 花之黨盡死焉。距益修刳目僅八月耳,益修以乙酉 舉於鄉,丙戌成進士。

《玉堂閒話》:沂州有陂,周圍百里,每春雨魚鱉生焉。至 秋水,一夕悉陷。有聲聞數十里,名為漏陂村。人具車 乘競拾魚鱉,輦載而歸。

《單縣志》:呂仙翁四月十四日誕遊,單父既去,邑人于 城東北隅立祠。州人包九成心慕仙翁,乃于四月十 二日精誠設蘸致禱。曰:如仙翁復來願示靈。響至四 日,果有白鶴四隻,從西南來,晡時方去。自是每于仙 翁誕日,祠側草荊上結成鶴形,日高遂泯,至今猶顯 其異。

明崇禎末年,闖賊偽官薛承宣至縣,收縣篆送郡縣 丞,典史仍舊職。五月十六日,練總張茂才率部曲入 城,擒縛承宣為懷宗,發喪設位慟哭,殺承宣以祭。招 集兵馬號稱義師,境內降盜皆隸焉。督師各部,史可 法欲倚為河北聲援,沂州有餉金數萬,檄以給軍。七 月茂才帥師往取之,麾下降盜多肆掠,人相驚怖,謂 且襲沂州,沂人誘執之,師潰而歸,兵無主帥,皆叛前。 此屢經寇亂,有力者守樓。堡自衛至此,屠陷無餘矣。 明張成福字,天益長垣,人以應募有功,官都司。崇禎 庚辰歲大饑,曹濮盜起,撫軍王國賓允紳衿請特疏, 授以曹州營務。蒐剔冒濫,召補壯勇,率之歷徇四境, 次第勦捕,大捷。孟大夫集攻堯滿家峒、席城九塢口、 龍堌諸處渠,魁盡獲,餘黨解散。撫軍上其功,超升參 將。巳晉陟副將軍。壬午春流寇破,歸德窺渡甚急,乃 置汛要害,悉力備禦,河北賴以安堵。是歲冬十二月, 曹被兵不守,土寇將乘機肆掠,復從士民懇留力為 鎮,撫兵燹遺黎,獲有寧居,皆其力也。自畿輔以及兩 曹,謳思不置,共勒石紀功,用表其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