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7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七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七十一卷目錄

 青州府部紀事二

職方典第二百七十一卷

青州府部紀事二编辑

《府志》:「晉武帝泰始四年九月,青、徐、兗、豫四州大水。 五年,青、徐、兗州大水。」

六年,白龍二見于東莞。

咸寧元年四月,白麞見,瑯琊趙王倫獲以獻。八月丁 酉,大風吹帝社樹折,有青氣出社中,占者以為東莞 有天子氣。時瑯琊武王佃封東莞,佃,元帝祖也。及孫 皓之亡,王濬實先至建業,而皓之降款遠歸,璽書于 瑯琊,天意人事又符中興之兆也。九月,青州螟。 二年十二月,瑯琊人顏畿病死,棺殮已久,家人感夢, 畿謂己曰:「我當復生,可急開棺。」遂出之,漸能飲食屈 伸視瞻,不能行語,二年復死。京房《易傳》曰:「至陰為陽, 下人為上,厥妖,人死復生。」

三年十月,青州大水。

五年,「木連理生」樂安臨濟。

六年三月,《青州郡國》旱。

太康二年二月辛酉,隕霜于瑯琊,傷麥。壬申,瑯琊雨 雹傷麥。

三年四月,木連理生瑯琊。

六年二月戊辰,齊郡、臨淄、樂安、瑯琊等縣隕霜,傷桑、 麥。三月三日,《青州郡國》大水。

八年四月,齊國隕霜。十二月,大雪。

惠帝元康五年三月癸巳,臨淄有大蛇長十餘丈,負 二小蛇,入城北門,徑走市,入漢城陽景王祠中,不見。 永康元年四月,壯武有桑化為柏。時張華遇害。壯武, 華之封邑也。

永寧元年,自夏及秋,青、徐、幽、并四州旱。

二年十一月,熒惑、太白𩰚于虛、危。 愍帝建興五年,青州螽。

元帝大興元年八月,冀、青、徐三州蝗,食生草盡。 三年四月,甘露降瑯琊。

穆帝永和十年四月癸未,流星大如斗,色赤黃,出織 女,沒造父,有聲如雷。

安帝隆安五年三月甲寅,流星赤色眾多,西行經牽 牛、虛、危、天津、閣道,貫太微紫宮。

四年,偽燕慕容超祀南郊,將登壇,有獸大如馬,狀類 鼠,赤色,集圜丘之側,俄而不知所在。須臾,大風暴起, 天地晝昏,行宮羽儀皆振裂。冬,十一月,汝水竭,南燕 汝水竭,河凍皆合,而澠水不冰。南燕主超惡之,問于 李宣。宣對曰:「澠水無冰,良由逼京城,近日月也。」超大 悅。

「五年十二月,太白犯虛危。」時劉裕伐南燕,圍廣固,靈 臺令張先勸慕容超出降,超手殺之。

六年五月壬申,大風吹瑯琊射堂倒壞。

《晉書慕容德載記》德謀千眾曰:「苻廣雖平,而撫軍失 據,進有強敵,退無所托,計將安出?」張華進曰:「彭城阻 帶山川,楚之舊都,地險人殷,可攻而據之,以為基本。」 慕容鍾、慕容護、封逞、韓𧨳等固勸攻滑臺,潘聰曰:「滑 臺四通八達,非帝王之居。且北通大魏,西接強秦,此 二國者,未可以高枕而待之。彭城土廣人稀,地平無」 險。晉之舊鎮,必距王師,又密邇江淮,水路通浚,秋夏 霖潦,千里為湖。且水戰國之所短,吳之所長,今雖剋 之,非久安之計也。青、齊沃壤,號曰東秦,土方二千,戶 餘十萬,四塞之固,負海之饒,可謂用武之國。三齊英 傑,蓄志以待,孰不思得明主,以立尺寸之功?廣固者, 曹嶷之所營,山川阻峻,足為帝王之「都。宜遣辯士馳 說于前,大兵繼進于後。辟閭渾昔負國恩,必翻然向 化;如其守迷不順,大軍臨之,自然瓦解。既據之後,閉 關養銳,伺隙而動,此亦二漢之有關中、河內也。」德猶 豫未決。沙門朗公素知占候,德因訪其所適,朗曰:「敬 覽三策,潘尚書之議,可謂興邦之術矣。今歲初,長星 起于奎、婁,遂掃虛、危,而虛危齊之分野,除舊布新之 象。宜先定舊魯,巡撫瑯琊,待秋風戒節,然後北轉臨 齊,天之道也。」德大悅。

《成帝紀》:「咸康六年十一月癸卯,復瑯琊,比漢豐沛。」 《水經注》:「廣固城,晉永嘉中東萊人曹嶷所築也。」水側 山際有五龍口。義熙五年,劉武王伐慕容超於廣固 也,以藉險難攻,兵力勞敝。河間人元文說裕云:「昔趙 攻曹嶷,望氣者以為澠水帶城,非可攻拔。若塞五龍 口,城當必陷。」石虎從之。嶷請降,降後五日,大雨雷電

震開後慕容恪攻段龕,十旬不拔,塞口而龕降。降後
考證.svg
無幾,又震。開之舊基猶存,誠宜修築。裕遂塞之。超及

城內男女病腳弱者大半,超遂出奔,為晉所擒。 《府志》:宋高祖武帝永初二年二月,赤烏六見。北海都 昌

三年二月丙戌,有星孛于虛、危。

文帝元嘉元年七月,有白燕集于齊郡,遊庭宇,經九 月乃去,眾燕翼隨者數千。

四年五月辛酉甘露降齊郡西安臨胊城。七月乙酉 白雀見北海。

五年五月庚辰白雉見東莞七月白鹿見東莞 八年四月乙亥東莞莒縣松樹連理。

十七年八月,青州大水。

二十四年,青州大水。七月己酉,白兔見東莞。

二十五年冬十一月,青州城南遠望地中如水有影, 人馬百物皆見影中,積年乃滅。

二十七年十月,「《嘉禾》生北海。」

宋孝武帝孝建二年九月己丑,嘉禾異畝同穎。 三年五月,木連理生北海,都昌刺史桓護之以聞。 孝武時,青州人發古塚,銘云「青州世子,東海女郎。」帝 問學士鮑照、徐爰輩,並不能悉。襄陵賈希範對曰:「此 是司馬越女嫁苟晞兒。」檢訪果然,由是見遇。

大明三年九月乙亥,嘉禾生北海都昌青州刺史顏 師伯以聞。

明帝泰始三年二月,白鼠見樂安。五月,白麞見北海 都昌,宋青州刺史沈文秀以獻。

劉靈哲為齊郡太守所生母病靈哲躬自請禱夢黃 衣老翁告之曰:「可取南山竹筍食之病立愈」靈哲驚 覺如言而疾瘳。

順帝昇明元年八月,白兔見北海,刺史海道隆以聞。 北魏孝文帝延興二年正月,青州獻白雀。時為宋太 豫元年。

承明元年四月,青州「大風雷電。」

太和元年三月,白鹿見于青州。四月,青龍見齊郡;六 月,慶雲見益都。是為宋順帝昇明元年丁未之歲。 六年七月,青州大水。時為南齊高皇建元四年壬戌 之歲。

七年六月,青州見三足烏。王者慈孝,天地則至。時為 齊武帝永明元年。《冊府》作「宣武景明七年。」

八年六月,青州虸蚄害稼。 九年四月,青州隕霜。

十一年九月,莒縣獲《嘉禾》一株。

十六年,青州洰液戍獲白雉一頭,時為齊永明十年。 十八年正月,獻白雉,時為齊廢帝延興九年。按青州 未入《南齊輿圖》,而《齊書》載其祥異二三事,今並正之 於魏。

宣武帝景明元年五月,南青州虸蚄害稼。六月,青州 大雨雹,殺麞鹿。七月,青、齊大水,平隰一丈五尺,民居 漂者十四五。

二年十二月,南青州獻蒼烏。

四年二月,齊郡上言「臨淄縣木連理。」四月辛巳,青州 隕霜,殺桑、麥。五月,青州莒縣木連理。

正始二年三月,青州大霖雨,海水溢流,漂一百五十 二人。

三年十月,青州獻白雉。《冊府》作「景明二年。」

永明元年四月,青州《步屈蟲》害棗花。九月壬辰,青州 地震,殷殷有聲。十月,甘露降于青益都縣。樂安郡獲 白兔。時為梁天監七年戊子之歲。

二年正月壬寅,青州地震。

三年五月,青州「步屈蟲」,又害棗花。八月,《虸蚄》害稼。 延昌四年八月,青州獻白雀。

孝明熙平元年六月,虸螟害稼。 正光二年四月甲辰,火土相犯于危。十一月辛亥,金 土又相犯于危。

三年三月,青州上言「平昌郡木連理。」

梁武帝天監十年九月,西北隱隱有聲如雷。是歲盜 殺東莞、瑯琊二郡守,以朐山引魏軍按《綱目》,天監十 年,瑯琊民王萬壽殺太守劉晰,據朐山,召魏軍。《通考》 謂以朐山引魏軍,正與此合,當是十年無疑。或云「十 九年」,誤也。梁大通二年,魏青州叛附于梁,事在魏孝 昌四年。又中大通五年,青人耿翔殺其刺史降梁,梁 以翔為刺史,在魏永熙二年。

《梁書》:「大同三年六月,朐山隕霜。七月,青州雪,害稼。 東魏孝靜天平四年二月,青州獻白雉。」時為梁大同 二年丁巳歲。

武定四年三月,青州獻白雉。

北齊世祖河清三年,山東水,饑死者不可勝計。《通考》 云:「後齊武成河清三年六月庚子,大雨,晝夜不息。至 甲辰,山東大水,人多餓死。」

北周武帝保定二年十一月壬午,熒惑犯歲星于危 南。

五年六月庚申,彗星出三台,經紫宮西垣入危,漸長一丈餘,指室壁,後百餘日滅。

天和三年二月庚午,有流星大如斗,至天津出攝提 流至天津滅,有聲如雷。

隋煬帝大業三年,諸城大旱。

五年,齊、魯諸郡饑。

唐太宗貞觀元年夏,山東大旱。

四年五年《密州》俱「大有年。」

高宗永和六年,密州水害稼。淄州高苑民吳威妻,一 產四男。

《總章》元年,山東旱,饑。

上元三年八月,青州大風,海溢,漂居民五千餘家。齊、 淄等七州大水。

永隆元年,瑯琊大水。

三年九月,密州水,害民居數百家。

元宗開元三年,山東大蝗。

四年夏,山東蝗,食稼,聲如風雨。

十二年閏十二月丙辰朔,日有食之,在虛初度。 十三年,大有年,青齊,斗米五文錢粟三文錢。

二十五年十一月,青州奏「日光五色。」

《宣室志》:海岱之間出元黃石,或云茹之可以長生。唐 元宗命臨淄守歲採而貢焉。開元二十七年,江夏李 邕為臨淄守,是歲因入山採石,忽遇一翁叩馬告曰: 「君侯躬自採藥,意將以延聖主之壽乎。」曰:「然。」翁曰:「聖 主當獲龍馬,則享國萬歲,無勞採藥耳。」邕曰:「龍馬安 在?」答曰:「當在齊魯之間。」邕命駕以後乘,遽亡,因命其 吏王乾真往齊魯求馬。二十九年,果得於北海郡民 馬會恩家。其色騅,兩脅下有鱗尾,鬣背似龍,日馳三 百里獻之。

《府志》:「二十八年,青州慶雲見。」

《唐書》:崔信明以五月五日正中時生,有異雀數十,身 形甚小,五色皆備集于樹,鼓翼齊鳴,其聲清亮。太史 良使至青州,遇而占之曰:「五月為火,火為離,離為文 彩。日正中,文之盛也。又有雀五色,奮翼而鳴,此兒必 文藻煥燭,聲名播于天下。雀形既小,祿位殆不高矣。」 及壯,博文強記,下筆成章。鄉人高孝基有知人鑒,每 謂人曰:「崔信明才學富贍,雖名冠一時,但恨其位不 達矣。」

元宗天寶三載,青州紫蟲食苗,有鳥食之。

十五載,熒惑、鎮星同在虛、危,中天芒角大動搖。占者 以為北方之宿,子午相衝,災在南方。

代宗大曆八年閏十一月壬寅,太白、辰星合于危。 十四年十二月丙寅晦,日食,在危十二度。

德宗貞元三年閏五月戊寅枉矢墜于虛危八月淄 青節度李納獻毛龜詔示百僚。

四年夏,鄭、汴境內烏皆群飛,集淄、青境,各銜木柴為 城,高二三尺,方十里。節度使李納惡而焚之,信宿復 然,烏口皆流血。

順宗永貞元年六月,淄青蝗。按《通考》,「是年夏,蝗東自 海,西盡河隴,群飛蔽天,旬日不息,所至草木葉及畜 毛靡有孑遺,饑饉枕道,民蒸蝗曝颺,去翅足而食之。」 憲宗元和二年正月癸丑,月犯太白於女虛。

九年十月辛未,熒惑犯鎮星,又與太白合于女,在齊 分。

十一年六月,密州大風雨,海溢,毀城郭。十一月甲午, 月犯鎮星,在危。十二月,鎮星、太白、辰星聚于危。 十二年春,青州一夕暴風起西北,天地晦暝,空中若 有旌旗之狀,屋瓦如蹂躒聲。有日者占之曰:「不及五 年,此地當大殺戮。」

十三年春,淄青府署及城中鳥鵲,互取其雛,各以哺 子,更相摶擊,不能禁。

十四年夏四月,淄、青二州隕霜,殺惡草及荊棘,不害 嘉穀。

穆宗長慶四年夏,淄、青螟蝗害稼。

文宗泰和二年夏,淄、青等州大水。

開成元年正月辛丑朔,日食,在虛三度。

二年二月丙午,有彗星于危,長七尺餘,西指南斗。戊 申,在危西南,芒耀愈盛。癸丑,在虛;辛酉,長丈餘,西行 稍南指。六月,淄青蝗。八月丁酉,有彗星于虛、危。虛、危 為元枵,枵,耗名也。

四年秋,淄青大雨水,害稼,及民廬舍。

五年夏,淄青蝗螟害稼。

《太平御覽》:「史思明之叛,青州有女子王氏與衛滑侯 唐二女歃血赴行營討賊,時人偉之。濟濮節度使許 叔冀表其忠,皆補果毅。」

《樂安縣志》:「城西廢井有毒蛇氣,所中輒殺人。忽或時 出道上,邀犬豕食之,市里驚奔,以為神。蕭信公至郡, 蛇不敢出。公滿秩去,裁三日,復出為患。民迫公不可 返,得其衣履為位,設而拜之,蛇復不敢出。眾乃持弓 矛往塞其井,覆以大石,封土其上,就其傍立公祠祀 之。」

《太平廣記》:「青州曲海縣北有秦始皇望海臺,臺畔有草舍。唐建中初,漁人張魚舟夜至草舍,忽有一虎入 伺魚舟,至曉待其覺,徐以足捫魚舟,魚舟疑之,因起 坐,虎舉前左足示魚舟,見其掌中刺,為拔之,虎躍然 出舍,若拜伏狀。因以身親魚舟,良久,迴顧而去。夜半, 忽聞舍外墜物聲,魚舟走出,見虎負一野豕在其舍」 前,虎見魚舟,復以身親之,良久而去。自後致豕,鹿夜 以為常。村人疑其妖也,白于縣魚舟《陳始末》。縣使吏 隨伺之。方二鼓,果致一麋,魚舟得釋,乃為虎齋祀。是 夜,又致一縑。一日,虎忽壞魚舟舍,魚舟知其意,遂別 徙居焉。自後虎亦不至。

《宣室志》:「唐元和中,李師道據青州以叛,憲宗命將討 之,王師不利,師道益驕,乃建新宮,擬天子正殿。一夕 為雷火所燬,無孑遺者旬餘,師道」死。 師道既以青州叛,帝將討之,凡數年而王師不勝,師 道益驕。嘗一日坐于堂,其榻前有銀鼎,鼎忽相鼓,一 鼎耳足盡墜。後月餘,劉悟手刃師道,青州遂平。蓋銀 鼎相鼓之兆也。

《府志》:「宣宗大中八年正月丙戌朔,日食在危二度。 僖宗乾符四年七月,有大流星如盂,自虛危歷天市, 入羽林,始滅。」

昭宗乾寧三年十月,有客星三,一大二小,在虛、危間, 乍合乍離,相隨東行,狀如𩰚。經三日而二小星沒,大 星後沒。

《天復》二年,鎮星守虛,三十二日始去。

後唐莊宗同光二年十月,密州諸城縣人徐霸獲芝 草兩莖,嘉禾九穗。刺史李紹岳畫圖以進。

明宗天成元年八月,青州進芝草。

永帝清泰三年九月己丑,彗出虛、危,長尺餘,形微細, 經天壘哭星。十一月,晉高祖即位。

後晉高祖天福七年四月,山東諸郡蝗,害稼。

後漢高祖乾祐元年七月,青、兗、齊、密、蝝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