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8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八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八十九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八十八卷目錄

 萊州府部紀事

 萊州府部雜錄

 萊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二百八十八卷

萊州府部紀事编辑

《舊志》:「夏少康四十歲,靡自有鬲氏收二斟之眾,滅寒 浞,立少康王,滅澆于過。」

《后抒》五歲征東海,

后芒元歲,「東狩于海。」

周平王四十九年八月紀人伐夷。

五十年「十月,紀子帛、莒子盟于密。」

莊王時,齊始通魚鹽于東萊。

四年十月,齊師遷鄑。

十一年五月魯公敗宋師于鄑。

襄王二十九年春介葛盧朝魯。

定王五年,魯公會齊侯伐萊。

七年,齊侯伐萊。

靈王元年,齊侯伐萊。萊人使正輿子賂夙沙衛以索 馬牛,齊師乃還。是年,齊侯召萊子,萊子不會。晏弱城 東陽以偪之。

五年四月,晏弱復城東陽,遂圍萊,堙之。王湫率師及 正輿子、棠人軍齊師,為齊師所敗。萊共公浮柔奔棠, 晏弱圍棠,滅之,遷萊于郳。

安王十一年,齊田和遷其君貸于海上。

烈王七年,齊侯封即墨大夫。

赧王二十六年,齊封田單于掖。

三十六年,燕侵齊,即墨大夫死之。是年,田單襲破燕 孤,逐女齊。即墨之女,齊相之妻也。女孤無父母,狀甚 醜。齊相婦死,女造襄王之門而見焉。王與之語,女曰: 「大王知國之柱乎?相國是也。夫柱不正則棟不安,棟 不安則榱橑墮,屋幾覆矣。王則棟矣。庶民榱橑也,國 家屋也。夫屋堅與不堅在乎柱,國家安與不安在乎 相。」王曰:「吾國相奚若?」對曰:「王之國相,比目之魚也。明 其左右,賢其夫妻,是外比內比也。」王曰:「吾相可易乎?」 女曰:「中才也,求之未可得也。妾聞明王之用人,推一 而用之。故楚用虞丘子而得孫叔敖,燕用郭隗,而得 樂毅。大王誠能勵之,則此可用矣。」王曰:「善。」遂尊相,敬 而事之。遂以女妻之,齊國稱治。

秦始皇二十八年,遣徐市發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 仙人,登勞盛山望蓬萊。

《勞山石人》即墨陰山,池旁有石人,長一丈五尺,大十 圍,旁有馬跡。世傳秦始皇遣此石人逐勞山不得,遂 立于此。

漢高祖元年,項羽徙田市為膠東王。是年,田榮殺膠 東王市自立為齊王。

三年十一月癸卯晦,日食在虛三度。

四年,韓信襲破齊,齊王廣東走高密。楚救齊,韓信擊 破之,殺龍且濰水上。是年,田橫逃居即墨島中,尋奉 詔詣洛陽,未至,自殺。

文帝十六年立白石侯雄渠為膠東王平昌侯卭為 膠西王。

景帝元年九月,膠州東下密人年七十,頭上生角,角 有毛。

三年,膠西王卭、膠東王《雄渠》反。是年,立楚元王子端 為膠西王,立子徹為膠東王。

七年十一月庚寅晦,日食在虛九度。

武帝元鼎四年以膠東宮人方士欒大為「《五利》將軍 尚公主。」

元封二年春帝如東萊。

《太初元年》,益遣方士入海。

太始二年春二月,行幸東海瑯琊,禮《日成山》,登之罘, 浮大海山,稱「萬歲。」

《宣帝本始元》年五月,鳳凰集膠東。

四年,鳳凰集北海。

神爵三年,以方士言,「祀太室于即墨,三戶山于下密 參山,八神于曲成。」

元帝初元二年,北海水溢,流,殺人民。

成帝永始元年春,北海出大魚,長六丈,高一丈四尺。 九月,黑龍見東萊。

二年,黃龍見東萊。

哀帝建平三年,東萊出大魚,長八丈一尺,凡七枚。 世祖建武二年九月,遣光祿大夫伏隆拜張步為東 萊太守。

章帝建初二年,北海得一角獸,大如麇。

安帝永初五年正月庚辰朔,日食,在虛八度元初元年五月,海水溢北海都昌,溺殺人物。

二年十一月己亥,客星見虛、危。

靈帝熹平二年,東萊海出大魚二枚,長八九丈,高二 丈餘。六月,北海都昌大水溢出,漂沒人物。

三年六月,東萊北海水溢出,湮沒人物。

六年冬十月,東萊大雷。

光和五年冬十月,木火金合于虛危,去各五寸如連 珠。

六年冬,大雪。北海都昌井水冰厚尺餘。

《中平》四年十二月晦,東萊雨水,大雷電雹。

晉惠帝永寧元年十月,北海青蟲食禾葉。

二年十一月,熒惑、太白𩰚于虛、危。 懷帝永嘉元年春二月,群盜王彌等寇青、徐,殺東萊 太守。

元帝大興二年春二月,掖人蘇峻帥眾浮海奔晉。 成帝咸康五年四月辛未,月犯歲星,在胃。

穆帝永和八年二月,太白犯熒惑于胃。

孝武帝太元十一年六月,歲星晝見,在胃。

十三年十一月,辰星入月,在危。

二十一年二月,太白晝見于胃。

安帝義熙二年二月丙午,日掩太白,在危。

北朝宋武帝永初二年二月,赤烏六見北海都昌。 文帝元嘉六年九月,長廣昌陽淳于邈獲白兔,青州 刺史蕭思話以獻。

二十六年,白兔見東萊,當利。

二十七年十月,「《嘉禾》生北海。」

孝武帝孝建二年九月,禾連理生都昌。

大明元年六月白兔見即墨獲以獻七月白麞見曲 成獲以獻。

三年,「嘉禾生北海都昌。」

六年八月,白兔見北海。

明帝太始三年五月,白麞見北海都昌。 齊瑯琊王奐,仕齊至尚書左僕射,嘗在齋內使愛妾 治髭,忽有鳥銜黃梅過庭而墜。奐猜妾有密期,擲果 為戲,笞殺之。妾解衣誓曰:「今日之死,實為枉橫。若有 天道,當令官知。」後數見妾來訴怨。俄而出為雍州刺 史,性漸狂異,無故打殺少府長史劉興祖,誣其欲反, 為御史中丞孔稚珪所奏。世祖遣中書舍人呂文顯、 直閣將軍曹道剛等共領兵收奐。奐子彪素稱凶剽, 及女壻殷叡共勸奐曰:「曹、呂今來不見真敕,恐為姦 變。」奐納之,便分布千餘人,閉門拒守。彪遂與官軍戰, 彪敗而走。寧蠻長史裴叔業于城內舉兵攻奐,斬之。 先數日,奐夢妾來告曰:「妾已得請君,不出旬日來矣。」 至是果驗。

北魏孝文帝太和十二年正月兗州人王伯恭聚起 勞山稱齊王東萊鎮將孔伯孫討平之。

出帝時,青州耿翔反,襲膠州,殺刺史裴粲。

東魏孝靜帝武定八年三月甲午,歲鎮,太白在虛,熒 惑又從而入之,四星聚焉。

周武帝建德三年十一月丙子,歲星與太白相犯,光 芒相及,在危。十二月,犯歲星,在危。

隋文帝開皇十四年十有一月癸未,有彗星孛于虛、 危。

開皇間,即墨福臨寺產靈芝數莖,奏敕建僧舍五間。 煬帝大業七年,敕幽州總管元弘嗣造船三百艘于 東萊。

八年,命總管來《護兒》率樓船由東萊渡海,討高麗。 九年,歷城羅士信以兵從郡丞張須陀擊齊郡盜王 薄于濰水上,破之。

唐太宗貞觀六年正月乙卯朔,日食,在虛九度。 十八年十月,以張亮為大總管,帥兵四萬、艦五百,自 萊州泛海征高麗。是年,太宗駐蹕《唐島》。

二十一年八月,萊州螟。

高宗永徽中,萊州人劉聿,性好鷹。遂之界山,懸厓自 縋以取鷹雛。欲至巢而繩絕,落于樹岐間,上下皆壁 立,進退無據。大鷹見人,銜肉不敢至巢所,遙放肉下。 聿接取肉,餧雛以外,即自食之。經五六十日,雛能飛, 乃裂裳以繫鷹足一臂上繫三聯,透身而下。鷹飛,掣 其兩臂。比至澗底,一無傷,仍繫鷹而歸。

文宗開成二年二月,彗出于危,長七尺,西指南斗。戊 申,在危西南,芒耀甚盛。

僖宗文德元年三月朔,日食,在胃一度。

昭宗乾寧三年,有客星三,一大二小,在虛、危間,乍合 乍離,相隨東行,狀如𩰚。經三日而二小星沒,其大星 後沒。

後唐莊宗同光三年九月,即墨李夢徵室內柱上生 芝草二本。

明宗長興三年,即墨王友家生芝草,一本三枝,分兩 岐,上漸相向,成一片而圓,高尺餘。

末帝《清泰》三年九月乙丑,彗出虛、危。

宋太祖建隆元年正月甲子,太白犯熒惑于婁《宋史孝義傳》:「徐承珪,萊州掖人。幼失父母,與兄弟三 人及其族三十口同甘藜藿,衣服相讓,歷四十年不 改其操。所居崇善鄉緝俗里,木連理,瓜瓠異蔓同實, 州以聞。乾德元年,詔改鄉名義感,里名和順。」

太宗太平興國五年七月,濰州《虸蚄蟲》食稼殆盡。 端拱二年,萊旱甚,民多饑死,詔發倉粟貸之。

真宗咸平四年,濰州獻芝草一本,如佛狀。

景德二年十一月,有星出胃南,聲如雷,光燭地。 祥符八年,策進士。真宗夢一菜與殿基齊,及揭榜,狀 元乃蔡齊也。上喜,謂寇準曰:「得人矣。」

仁宗皇祐元年二月丁卯,彗出于虛,晨見東方,西南 指,歷紫微至婁,凡一百一十四日而沒。

王俊民,萊州人。嘉祐六年狀元,釋褐廷尉評,簽書徐 州節度判官。明年,充南京考試官,忽謂監試官曰:「門 外喧噪詬我,視之無有也。」如是者三四少時,又曰:「有 人持檄逮我。」乃取案上小刀自刺,左右救之,不甚傷, 即歸醫治,踰旬創愈,但精神恍惚,如失心者。家人聞 嵩山道士梁宗朴善制鬼,迎至,乃符召為厲者。夢一 女子至,自言為王所害,已訴于天,俾我取償。道士知 術無所施,遂去。旬餘,王亦卒。人謂王未第時,家有婢, 不順使令排墜井中。又云:王向在里閈,與一娼妓私 約,俟登第娶焉。既登第,就媾他族,妓聞之,忿恚自殺, 故為女厲所困,竟至夭死。

哲宗元祐七年五月,濰州北海縣蠶自織如絹,成領 帶。

徽宗政和七年,「取萊文石。」

欽宗靖康間,敵寇膠東。

高宗建炎元年,膠西、高密盜起,知密州趙野棄城走, 為其所殺。

二年,金人陷濰州,知州韓浩、通判朱廷傑死之。 十六年十二月戊戌,彗出西南危宿。

傅敞,字次張,濰州人。為士子時,以紹興二十年過吳 江,縱步塔院,見僧房東室有殯宮,問為誰,僧曰:「數歲 前知縣館客身故,聞其家在福建,無力歸窆,因權厝 于此。」敞憐之,是夜,夢儒冠人持名紙來見,曰:「三山陸 蒼自敘蹤跡」與僧言同。將退,拱手曰:「旅魂棲泊無依, 君其念我。」明旦,敞以告邑宰,遂遷葬于官地。至七日, 敞赴試,寓西湖小剎,復夢陸生來,再三致謝,且云:「《舉 場三日題目》蒼悉之,謹奉告,宜勿洩。」敞寤而精思屬 槁,洎應試,盡如其夢,於是高揭薦名。

高宗命副總管李寶督海州,捍禦金兵。寶至石臼島, 敵舟已泊陳島,相拒僅一山。時北風勢盛,寶禱于石 臼神。俄有風自舵樓中來,如鐘聲,眾咸奮起,引舟握 刃待風,駛舟疾,過山薄敵,寶令火箭環射,延燒敵樓 百艘,叱壯士躍登其舟,短兵擊刺,殺溺者甚眾,至今 有《石臼泊》在焉。

寧宗嘉定七年,金濰州李全兵起。

十年二月庚申,地震自東南。越月,敵犯光州。

度宗咸淳五年春正月,萊大水。

六年三月,萊旱,蝗。

七年,統制范廣帥師攻膠州,兵敗被執。

密州之東百二十里,接海濱,有山曰「小珠」,雙峰嵯峨, 高入雲際。中間一水,清泚可鑒,為團頂腕金正隆三 年秋雨,民行山隈,至腕側,見一卵在地,可盛粟二石, 斑爛光彩。異而觀之,乃刈葛藟絆縛舁下山。舉村來 觀,數少年攫取而去,即煮食之。後旬日,颶風夜作,震 撼天宇,居者百餘家為掀舉,躋于山巔,旋落團頂畔, 少年食卵者撲死。餘老弱千計,皆無所傷。敗瓦朽木, 至今猶存。

明昌間,即墨常見白狐率群狐戲公署側。及胡嵩為 令,有惠政,偶獵戶獻豹,適小女提豹玩弄,語獵戶曰: 「汝何不射後園狐?」獵戶諾之。是夜午後,小女忽昏眩 狂跳如風癇,日以為常。家人訊之,女曰:「我前語獵戶 射狐,狐令我病耳。」嵩知之,以紙硃書曰:「汝之為物,吾 已知汝,汝若避吾,吾其免汝。」令女佩之。是日果不病。 「明旦,有人見白狐率群狐下城,向東北去,其怪遂絕。」 《金史劉珫傳》:珫除定海軍節度使,以其弟太府監瑋 為同知宣徽院事。珫朝辭,上曰:「卿舊臣,今補外,寧不 惻然。東萊瀕海,風物亦佳,卿到必調養。朕用卿弟在 近,密,如見卿也。」仍賜廐馬、金帶、綵十端,絹百匹。 元世祖至元十七年,從萊人姚演言,命演「自膠西陳 村等處開膠河海運。」

二十二年,詔罷膠萊新河。是年,敕樞密院「計膠萊諸 處漕船,備征日本。」

二十五年七月,「膠州大水,民採橡為食。」

二十九年五月,濰州北海縣有蟲食桑葉,無蠶。 三十一年四月,即墨雨雹。

成宗大德五年十月辛卯夜,有流星大如杯,色赤,尾 長,餘光燭地,自北起近東,徐徐而行,分為二星,前大 後小,相離尺餘,沒于危。

英宗至治元年,膠饑泰定帝泰定四年十二月,膠西等縣蝗。

文宗至順元年,膠州饑。

即墨縣西北故壘上,舊有真武廟。順帝元統間,有軍 官解萬戶鎮守是邑,以斯廟有妨關要,因去之,以致 儀像暴露。二年春,萬戶庭黑風旋繞龜蛇顯像,萬戶 叩頭謝罪,乃漸息。因于東北城上經營廟宇,補塑聖 像。自是奇怪之物無顯著。

五年,膠州、濰州饑。

至正三年十二月,膠州及高密縣地震。

四年夏,膠州高密縣旱。

五年,膠州饑。

六年二月,膠州地震。

七年,濰州昌邑、膠州高密地震。

八年六月,膠州高密縣大水。

九年,膠州大饑,人相食。

十九年,濰州、膠州蝗,食禾稼草木俱盡,所至蔽日,礙 人馬不能行,坑塹皆盈。饑,捕蝗以為食,或曝乾而積 之,又罄,則人皆相食。

至正間,劉福通將毛貴陷萊州、膠州,監膠州僉樞密 院脫歡、萊州守臣釋嘉納死之。

二十二年二月己酉,彗見危宿,光芒數丈。四月丙子 朔,長星見,其形如練,長數十丈,在危、虛之間,四十餘 日乃滅。六月,膠州《虸蚄》生。七月,掖縣《虸蚄》生,害稼。 二十七年,將軍徐達等帥師下益都,招撫東萊。山東 行省左丞安然守萊,以城歸附。

明太祖洪武初,高密東十里,遍產靈芝。

四年,都指揮馬雲等由萊渡海,招降故元參政葉廷 秀。

五年,命靜海侯吳禎總舟師數萬,由萊轉運餉遼東 戍兵。

十二年,都督張赫、朱壽,率舟由東萊海運。

十八年,命湯和築海上城,起東萊抵江浙,凡五十城。 二十四年,即墨蝗,大饑。

成祖永樂十六年,高密產紫芝三十五本。

張三丰隱青州雲門洞修煉,嘗遊勞山下,居民蘇現 每禮敬之。邑中原無耐凍,三丰自《海島》中攜取一株, 植於庭前,雖隆冬嚴雪,葉色愈翠。正月即花,蕃艷可 愛。今近二百年,柯幹大小如初。或有分其糵株而別 植之,未有生者。勞山八仙墩有懸崖,亦倒垂,耐凍一 株葉拂水上。

相傳紀公道者,不知何許人,有仙術,隱于小珠之白 雲菴,遇忠武公薛祿于微時大奇之,遂授以兵法韜 鈐之書。公以此為靖難名臣,與子房受書圮上老人, 蓋相類。後莫知所之。

景帝景泰五年夏,不雨。命太常少卿李宗周祭告東 海。雨尋降。是年大熟。

英宗天順八年,即墨大饑。

天順間,楊一正于山中得《祈禱異書》,每遇旱,請禱者 不令置壇,但書「霹靂」二字于役人手中,令其急握開 之,即雷轟雨霈。凡所刻之期、所限之里,俱不爽言。嘗 與友偕行于塗,遇雨,行數里,俱不少沾濡。

憲宗成化六年,掖、濰、即墨大饑,昌邑尢甚。

八年,掖、濰、即墨大饑。

十七年,平度大饑,人相食。

十八年,高密大饑。

孝宗弘治五年,昌邑大饑,濰旱。

李時,任丘人。父楘,弘治間為萊州知府,時來省之,因 謁海廟,欲禱卜科第,以誠弗豫,不果。夢入廟中,得八 十籤,翼日取籤書視之,有「鳳逐鸞飛」之句。明年壬戌, 果登第,選翰林庶吉士,官至大學士。

武宗正德三年,昌邑大饑,即墨有年。

六年,流賊劉六等寇昌邑,知縣劉堅棄城走,府同知 劉文寵率其子暨鄉民朱虎等禦之,其子戰死。蘭池 賊又寇膠州,又寇平度州,燬州治。又寇即墨,不能攻, 去之。陷濰縣,知縣張志高棄城走,萊州衛指揮張陛 死之。寇東萊,萊州衛指揮蔡顯死之。攻破高密,遊擊 卻永破之。

七年,濰「《黑眚》見。」

世宗嘉靖三年,平度大饑。

李學詩,字正夫,平度州人。嘉靖乙酉秋,郡守李霆夢 桃花洞一少年得雋,已而學詩中試,連第進士。學詩 結廬讀書處,則桃花洞之麓也。

七年,平度大旱,蝗。

八年,平度復旱、蝗,即墨大有年。

十一年,即墨飛蝗蔽日,大傷禾稼。

十二年,濰「飛蝗」為災,食禾稼殆盡。

十六年七月,昌邑淫雨,濰水潰溢,突入城中,壞民廬 舍。

十七年,平度麥菽不登,昌邑、高密、即墨大饑。

十八年春,掖縣、即墨大饑。

二十年,即墨有年
考證.svg
二十七年,昌邑辛營、李家營產紫芝二本。

三十九年,即墨大水,河泛至城。

四十三年,昌邑飛蝗蔽天,食田禾殆盡。

穆宗隆慶二年,昌邑地微震二次,麥兩岐有年。 三年,掖、平、膠、昌、濰大水,昌邑尢甚,民大饑。

神宗萬曆五年九月,彗星見西方,長甚,光射斗、牛,三 閱月方滅,橫見于北方,日暈,五珥。

七年,「穀多雙穗。」有麥一本九莖,每莖兩岐。

十一年秋七月,掖大腥霧,殺禾稼,木盡脫。九月,復華。 冬十二月,濰、昌邑雷。

十二年二月,掖、昌邑地大震。七月,濰河決。秋,掖大稔, 即墨饑。

十三年夏六月朔,《掖》雨雹,大如拳。

十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平度大水,平地三尺,傷田廬。 十六年,濰、昌邑地震。

十八年,太白星晝見。

十九年春三月,「《掖》大雨雪,木盡脫。」

二十一年春,膠州旱。秋,大雨,淹沒民田殆盡。夏,雷擊 死掖民吳過夫婦。高密、即墨大水。平度、濰淫雨四十 餘日,田禾盡沒;濰、昌邑,夏四月,大寒,民有凍死者。六 月,大風拔木。夏五月至秋八月,大雨水,傷田禾殆盡。 八月,雨雹。是年大饑。九月,有夫殺其婦及女者。 二十二年春,掖、平度、膠、昌邑、濰、高密、即墨大饑,人相 食。夏四月、五月大疫。九月,天鼓鳴。

二十五年,掖、螟、濰大水,地震;濰、昌邑地震,越三日又 震。

二十八年夏四月十五日,濰雨雹,大如鵝卵,平地尺 餘,人畜遇之多死傷。秋,膠大雨雹。是年,平度、昌邑大 風,壞民廬舍,大木盡折,至捲掃石臼數里外。平度州 南十里,地名「荊溝」,遇寒冰,中結梅。

二十九年十有二月,結《梅花》數本于冰內,長四五尺 許,如琉璃狀,玉骨參差,非畫工能成。

三十年夏,郡城西池並頭蓮生。

三十一年夏,掖、平度嘉禾生。

三十二年夏,膠大水,渰禾。

三十八年六月初四日,濰河決,渰沒城垣田禾。 四十年,膠、《大有年》。

四十一年七月,膠昌「邑烈風霪雨,水溢,漂沒人物,拔 木渰禾。」

四十二年,《膠》大水,傷稼。

四十三年,大饑,民相食。

四十五年,昌邑大旱。

四十六年八月,彗見東南,光芒甚長。

熹宗天啟元年,地震有聲。

五年,《膠》大蝗。七月,復大水。

愍帝崇禎二年六月二十三日,白晝聲震徹天,自東 北之西南。

三年,蝗蝻入城,勢如水湧。十一月,登將孔有德領兵 北援,自吳橋反回。十二月十二日過昌邑,攻陷登州。 四年二月,賊圍萊城,殺戮大甚,至八月十七日,總鎮 祖大壽統兵立解萊圍。

七年七月初五日,濰河決,水至城下,浸坍東門。 十二年十月,大雷。

十三年,莎雞遍天。大旱,蝗,饑,人相食。昌邑、濰十月初 五日夜,雷電交作。

十四年正月二十三日,昌邑午後日暈四環,日中出 黑氣一股。二十四日,日西五色環圍日。

十五年,膠州「大有年。」

十六年三月初一日,昌邑《柳畽》雨血甚腥。

崇禎年間,膠州民張欽生一男,三臂,背生一臂,五指 俱全,軟若無骨,五歲而亡。

膠州石門寺前有泉,自石竇出,冬夏不竭。時有大蛇 出入其中,每將陰雨,輒聞其中有龍吟聲。後蛇出,為 寺僧所刃,流血數日,寺僧驚惶讖悔,設祭始止。 僧性香者,即墨人,居大覺禪林,夜夢婦人跪而泣曰: 「願師遲曉鐘以活我。」且曰:「張三主人已困我矣,我兒 未見天日,惟師憐之。」如此者凡再。香不能復寐,趣使 人至張三家,則牝豕在縛,將俟鐘鳴時宰之。使者遂 稱其師,命釋豕。甫釋而生子,十餘在地矣。

即墨縣治垣東隅有洿池,遇秋灌溢,蛙亂鳴沸,大紊 聽斷。知縣曹用硃書數字墜水中,其蛙遂絕,抵今弗 生。

焦花女者,不知何代人,亦不知為誰婦。事繼姑至孝。 姑病,值冬月,思新麥燎食之,焦慟,求至河濱,向陽,忽 有生麥穗,焦取歸供姑,姑食之,病已。事聞,旌其里,併 名其嶺曰「錫恩嶺。」至今膠州燎麥臺遺跡尚在,其河 名孝源。《海州雲臺山賢孝碑》亦紀其事

萊州府部雜錄编辑

《舊志》:左伯字子邑,東萊人。名與毛弘等列,小異於邯 鄲淳,亦擅名漢末。尢甚能作紙。漢興,有紙代簡。至和 帝時,蔡倫工為之,而子邑尢得其妙。故蕭子良《荅王 僧虔書》云:「子邑之紙,研妙輝光。仲將之墨,一點如漆。 伯英之筆,窮神盡思。妙物遠,邈不可追。」

萊州石色青黯,透明班剝,石理縱橫,潤而無聲。亦有 白色石,未出土最軟。土人取巧,鐫礱成器,甚輕妙,見 風即勁,或為鐺銚,久堪烹飪,有益于銅鐵。

濰州石末硯,皆瓦硯也,甚善發墨,非硯石之比,然稍 粗者損筆鋒。《石末》本用濰州石,前世已記之,故唐人 惟稱「濰州。」今二州所作皆佳,而青州尤擅名于天下 矣。

萊州府部外編编辑

《郡國志》云:「即墨城北有古塚,或發之,有黃牛從埏門 出,犯之即吼不可動。」又曰:「縣有徐誕弟子夏侯皋墓。 皋死後,有人遇皋,以手巾寄信與誕,乃棺中物也。」 萊州即墨縣王豐兄弟三人,豐不信方位所忌,嘗于 太歲掘坑,見一肉塊,大如斗,蠕蠕而動,遂填其坑,隨 填而出。豐懼棄之,經宿,肉長塞于庭。豐兄弟婢皆暴 卒,惟一女子存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