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46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百六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六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百六十卷目錄

 南陽府部彙考十四

  南陽府古蹟考下

 南陽府部藝文一

  南都賦          漢張衡

  淮源廟碑漢原隸書    闕名

  丹水丞陳卿紀勳碑      闕名

  桐柏山金庭館碑銘     梁沈約

  臨湍縣令廳壁記      唐李華

  騎立山龍堂記       宋石雄

  重修淮瀆長源公廟記     路振

  南鄉太守碑        歐陽修

  鄧州謝上表        范仲淹

  昆陽城賦          蘇軾

  內鄉縣刻經厭獄厲祟碑記   元杲

  武安君廟記         李至

  鄧州新倉記       金元好問

  長慶泉新廟記        前人

職方典第四百六十卷

南陽府部彙考十四编辑

南陽府古蹟考下      各《縣志》编辑

《府志》
未載古蹟陵墓附
编辑

南陽縣

貴人鄉 縣南七十里,即白水村,相傳為光武故里。

岡頭城 南七十里,土人以為范蠡故里。看花臺 縣東北六十里,博望鎮。

燕石臺 博望保元府尹莊文昭建,以教郡子弟。

府君廟 縣東北二十五里草店北。

八角井 縣西南三十里。

南召縣

韓信寨 南召北三十里。

過風樓 南召西六十里,唐在和尚參禪處。牡丹村 南召西北八十里。

王婆洞 南召北三十里。

張衡墓 縣北石橋保,有《崔瑗銘》。

徐庶墓 臥龍岡。

諸塚 俱在紫山內,明季二王一發建,業高牆後為隆武,一被流賊李自成執,罵賊而死。將軍墓 南召西留山,不知何許人。

鎮平縣

蓮菱池 一名天池,在縣西南五十里,內產蓮花,菱角,故名,久乾沒。

唐縣

平氏城 在縣東七十里,漢屬南陽郡,隋屬淮安郡,宋入泌陽,明初為唐縣之平市保,成化年分屬桐柏縣、禹貢之平市縣,即此城也,去導淮處不遠。

棘陽城 在縣之湖陽西北,即今之王里長營是也,訛呼為濟陽城。

東古城 在縣東二十里,遺蹟存,不可攷。南古城 在縣南四十里,基址了然,亦不可考。漢王臺 昔光武駐兵於此,忽有疾,思魚不可得,時臺下小河躍鯉以奉之,其疾遂瘥,至今此地無蚊、無蠅、無蟻GJfont諸虫,亦古蹟之一異者。岳家臺 在縣十五里,其家富而好善,光武常過其門,後人因其遺址,遂築為臺。

黃臺 縣之南四十里,前無崇山峻嶺,後無蔓壑枝峰,孤岡獨峙於平疇衍漾之中,上有慈雲寺,亦名黃臺寺,相傳坦公道場也。

搠錫泉 在縣南五十里髮山之麓,世傳臨濟祖師雲遊於此,錫二搠而泉湧出,至今不竭,可溉田數十餘頃。

米泔泉 縣東南七十里平市店,世傳光武被兵追急,問村婦索水,婦以淘米水與之,光武少飲,擲地,遂成小河,至今水尚濁,因名之,亦名米泔河。

飲馬泉 在縣西白秋店,昔傳光武飲馬於此。岳子裕昆常往來其上,自寓有山高水長之意。透玲碑 在縣北青臺,其石晶瑩,有影必照。端公塔 在竹林寺左,有遺碣。

水簾洞 在縣東南太白山,世傳鬼谷子修道處,其水瀑,洞門如簾,今分屬桐柏縣。

穆家龕洞 在縣東雙山,鑿石為室,人入其中,有語輒應,又呼為響洞。

竇夫人莊 俗呼為老竇沖。

酒務 熙寧十年,唐州置五務酒,稅三萬貫。漢馬武墓 在縣南馬武山之南,田夫曾犁出一盔,大尺餘。

漢無事塚 在縣北八里,昔光武被王莽追趕至此塚得脫,乃呼曰:至此無事。後人相傳為無事塚。

元馬元帥墓 在縣西長秋店。

九塚十八塔 在縣南湖陽店。

四郎塚 考據未詳。

泌陽縣

舜子城 在邑北,山圍如城,土人訛為舜城。姨娘城 在縣東五十里鄭家莊西,有蹟。藏眉寺 在邑東三十里高邑店,築有崇臺,相傳為黃巢發跡處,又傳為黃巢避暑處,今改名龍興寺。

冢宰焦芳墓 縣北五十里,清涼寺後。

翰林院侍讀學士焦黃中墓 縣北五十里。桐柏縣

漢碑 漢延熹六年刻,款式古雅,字畫剝落欲盡。

宋碑 宋大中祥符七年路振書。

元碑 元至正四年吳炳重書。

石獸四

石門神二 與漢碑同時製。

鐵獅二 元天曆年間鑄。

鐵樁二 宋慶曆三年鑄。

古城 城西八十里。

桐柏縣 梁置淮安縣,隋改曰桐柏,屬淮州,唐屬唐州。

鄧州

棘陽城 在州境東南,即古謝國地,漢置縣,居棘水之陽,《元舊志》云:棘陽有鎮,介於新野、潮陽二縣之間是也。

張村城 州西北,與冠軍城相去十里,疑為新城臨湍故城。

景范樓 後人景仰范公所建也。

月夕堂 貞隱李先生居,牧菴匾之,今廢。雙桂堂 菊泉楊從善與尢逢吉所居,牧菴匾之,今廢。

鍾美堂 老圃王伯寧所居,左丞成公匾之,今廢。

世德堂 義士丁埏所居,南陽知府戈公匾之,今廢。

耐菴 孝源李公所居,經亂未毀,鄉人思其德,今為祠祀之。

菊井 在子城東北隅,久廢,崇禎壬午久雨,陷出,去門北二十餘步,礙子城復掩之,相傳鄧人飲菊泉水,壽至百餘歲,即此也。

甘泉井 在十字街東西,二泉相對,水極清冽。梵塔 在福勝寺,宋大聖景祐二年建。

五塚 州東南五十里。

長塚 州西十里。

青塚 州西九十里。

黃塚 州西南十三里。

茅塚 州東南六十里。

煉塚 州北江石河前。

志龍塚 州東北三十里白牛鋪。

漢將軍李廣墓 州東北五十里。

賈將軍墓 在冠軍城,後漢賈文為破虜將軍。杜茂墓 州西南三十里。

王太守墓 在湍水南道側,有二石樓,題云:北齊蜀郡王子雅之墓。

明張良弼墓 州西南七十里洞兒山,誦之祖。孔顯墓 在州城西湍河之北,李文達公志其墓。

少保李昇墓 在州城西南三里,賢之父禮部尚書陳文撰碑,成化二年,命有司營建。

丁昭墓 在城北一里許。

刑部主事黃凝道墓 城西三里。

武昌知府王聘墓 城西北四十里,冠軍之南。張都司墓 州東三里清辰州鎮,遊擊張奎墓。辰州死難,順治十一年,奉

旨命分守汝南、道桑、芸諭,祭有司,設棺衾營葬,加陞

都司,准世襲。

李給諫墓 兵科給事中李永茂在父墓之右。新野縣

八角井 陰后故宅。

武侯閣 舊在縣南圯於水,今改建南關外,新城之陽。

曹進士墓 銘板橋。

知縣楊威墓 鳳鳴鄉。

州同潘林墓 北四十里蔣莊。

長史喬木墓 鳳鳴鄉。

知縣張苡墓 東北石羊岡修撰,羅洪先為表。教諭劉瓘墓 板橋。

知府劉良卿墓 安樂寨。

知縣黃芬墓 南三十里。

知府陶鴻儒墓 南三里。

郎中馬之駿墓 北三十里。

郎中曹隆墓 北二十里。

《內鄉縣志》
编辑

析縣 春秋時楚置析邑,楚平王遷許於析,實白羽是也,漢置析縣,屬弘農郡,魏晉時縣廢,并入南鄉縣,《括地志》云:內鄉縣即析縣故地。丹水縣 漢初置,隋時縣廢,故址不存,《一統志》云:丹水城在內鄉縣西南一百二十里,漢縣屬弘農郡,晉屬順陽郡,北魏置丹川郡,後周郡廢,《後漢書·郡國志》云:南鄉丹水二縣,有商密鄉,有三戶亭。

博山縣 西漢哀帝初,改順陽縣為博山,屬南陽郡,東漢明帝仍改順陽,曹操升南鄉郡,晉改順陽郡,南北朝更改無常,得失不一,唐時縣廢,金復並置博山順陽二縣,元初又廢,俱入內鄉,因以名博山順陽二保,蓋內鄉舊有酈城丹水博山菊潭北,古順陽內鄉淅川諸保,皆舊縣名也,城址在今縣西南一百三十里,堡南堡盡陷於丹江,《府志》以為即鄧州治,殆因臨湍鄉會入穰縣,穰縣今為鄧州而誤載耳。

三戶城 在縣西南淤村保,週迴一里,春秋時晉執戎蠻子畀楚師於三戶即此,晉杜預註云:今丹水縣北三戶亭明,《一統志》亦云:三戶城在內鄉縣西南,今邑之西南為古順陽郡地,有晉范晷、范甯,宋范泰等數墓,按《史記》註:范蠡三戶人六朝去春秋未久,安知非少伯苗裔耶。榆關 在城北田下保路,通嵩縣,舊嘗置關,今廢其地,差暖,每歲仲冬未霜,向春花木亦先暢茂。

魁門關 舊名鬼門關,山路險阻,在縣北內鄉保木寨橋東,是為西峽口之西。明天啟間知縣,董改今名,昔嘗置關,今廢。

篩子朵洞 在城北一百五十里,夏館山朵洞有石竅千百,天光下燭,宛如篩子狀,故名。西樊村 在縣西南一百二十里,順陽川丹江西岸,元孛術魯文靖公翀墓在焉,有元碣。苦竹林 在縣北二百里,相傳周蘇后育太子於此。

屈原岡 在縣北六十里,昔楚懷王興師伐秦,為秦兵所擊敗,北歸楚至此地,追念屈原,亟呼之後人,因以名其地,蓋《史記》所載大敗楚師於丹析時也。

綠雲亭 在縣治內,近城隍廟,李蔉建,今廢,李蔉有詩。

足園 在城東,李蔉建,今廢,李蔉許評杜棠,俱有詩。

六如園 在堡南保,李蔭建,內有八景圖,多海內名流題詠,今廢。

無漏園 在縣西南一百三十里堡南保東岡下,李蔭建,今廢。

錦陽樓 在堡南保。

只園 在城東郭外,許評建許維清恢擴,今廢。小玉斧園 在城南十里許維新讀書處,今廢。容與園 胡廷俊建,今廢,胡廷俊有詩。

丹朱塚 在內鄉保,《一統志》云:帝堯子丹朱塚在內鄉縣西北,舊淅川縣西北七里,《府志》又作淅川。

狀元塚 在城南五里,相傳為金劉文龍墓。封君李通墓 在岡底寺,後以仲子戶部右侍郎新貴贈工部虞衡司郎中,有大學士楊榮撰墓碑。

封君王賢墓 在黃水河以子儼,貴贈光祿寺少卿。

同知李貴墓 在縣南連橋,仕安慶府同知。知縣李GJfont墓 在縣南丹江西杏兒山下,貴子仕西鄉知縣,有撫治鄖陽都御史,孫應鰲撰墓碑。

柴封君父子墓 在城南二里,以太子少保昇貴贈祖蘭封父文璋,俱南京禮部尚書昇墓,在

南陽縣東三里。

封君胡忠墓 在縣北,以子巡撫大同右副都御史瑞貴封禮科給事中。

長史黃堂墓 在縣西,仕濟寧知州。

通判李從今墓 在縣東北五十里。

知縣符載墓 在城西仕館陶知縣。

封君許存仁墓 在縣西,以子陜西副使加陞參政,評貴封刑部員外郎。

封君張汝楫墓 在縣西四十里,以子宣大巡撫悌貴封戶部主事。

封君李應祥墓 在城西五里望城岡,葬於父世祿墓旁,以子山東布政使得中貴贈兵部郎中。

布政李得中墓 在城南。

封君鄭應墓 在狀元塚北,以子常德府知府時舉貴封阜城知縣,加贈刑部員外。

知府鄭時舉墓 在城西二里。

推官許維新墓 在城北三十里。

封君陳九山墓 在縣西北五里,以子福建督糧道副使道暉貴封壽光知縣。

按察使許宸墓 在城北岡底。

戶部于肖龍墓 在城東北三十里。

密雲知縣胡景暘墓 在城西五里。

永州知府胡良知墓 在城西三十里。

孤魂墓 在邑厲壇西,元末紅巾賊起,南陽州縣盡為戰場,官兵與之大戰於此,死者山積。明洪武初年,聚其遺骸而葬之,立石碣於墓上,刻曰:孤魂墓,俗呼為萬人塚。

各鄉保義塚一十五處 一岡底地五畝,一八迭川地五畝,一屈原岡地四畝,一酈城地三畝,一謝家岡地三畝,一許家井地三畝,一磚河地六畝,一關兒溝地六畝,一苦竹河地四畝,一赤眉城白雲菴地三畝,一下北古保地二畝,一高皇溝地五畝,一老關廟地五畝,一李家墳地二畝,一七峪店地六畝,俱萬曆間知縣尚從試創設。

四關義塚 各一,俱順治間知縣劉緝堯增置。淅川縣

順陽城 在順陽保,漢為博山縣屬南陽郡,明帝改曰順陽,晉屬順陽,隋仍屬南陽。

商於城 縣西南古城岡有遺址,秦張儀許楚商於之地應即此。

博山城 縣東南百餘里順陽保,其城遺址久墮淅江中不存。

張陂鎮 下張陂保,宋元置巡檢司。

石門 在馬蹬保,兩崖對起如門。

酒婦岡 縣北五十里,世傳光武困於莽兵,忽老嫗以酒進,遺址尚存。

賽掇石 縣南十五里,窄口,舊傳有三神女掇石累此下臥巨口,上加大中,承以細者,高可三仞,立於沱水之崖頭,欹腰裊仰,望若飛尋勝者,梯緣跡之,兀巔有剪筐痕,隱然亦奇跡也。窪尊石 在縣西淅水之旁,即古析縣地,石上有窪,尊形若曲水流觴之勢,相傳春和士人游衍其上,有《窪尊銘》曰:天開地成禹析媧井,第二行剝落不可讀,第三行可盈不可傾,焙以醉,忌平,照上謹爾形,內鄉亦有,在西峽口西山舊半山亭。

韻園 全進士璲舊隱處,去縣二里許,今其姪孫諸文學仍肄業於中,有《學士彭凌霄記》,見《藝文志》,勝概荒落十僅一二。

涉園 縣東郭外選貢彭必夫家園,環池漾月,茂竹延風,中有碧涵亭,水明樓,頗堪眺賞,今僅存舊址。

范家塚 縣東南九十里淅江東岸,承寬埠口,大塚九處,小塚百餘,相傳為秦甯家塚墓,而碑石皆亡久矣。

元祭酒孛術魯翀墓 在縣東一百里。

裕州

堵陽釣臺 漢嚴子陵曾釣於此,今猶綠楊垂蔭,清水漣漪。

虎頭岩 在州西北二十里,兩山壁峙山巔,一石狀如虎跱。

漢張廷尉墓 在州北三十里。

漢膠東侯賈復墓 在州東四十里。

舞陽縣

樊噲城 在城南西北隅,乃噲封邑,故居有城基存焉。

孟寨 在縣北十五里,相傳元末邑人孟氏世居其地,立寨以避兵。

義塚 一在西廓外大路南,舊地四畝,續增地

三畝,一在西廓外三里河路北,一在卸甲店地一畝,一在吳城店地五畝,一在北舞渡店地四畝。

皇清順治九年設立義塚共十處。

以下出《河南通志》。

雉城 在府城北八十里,秦文公時築,因雉止於此,故名縣。

朝陽城 在府城南朝水之陽,漢縣屬南陽郡,今俗呼刁城。

關索城 在泌陽縣東北九十里,關索所築。楚王城 在舞陽縣北,世傳楚平王築。

昇僊閣 在裕州北黃山右,乃葛僊翁修真之所。

曲水臺 在桐柏縣南五里,宋慶曆間建,臺側有石高丈餘,許刻銘尚存。

講武臺 在葉縣東唐,武侯講武之地,即《府志》中之尚書堂。

福謙堂 在裕州城隍廟,後知州許倫建。槊石硤 在南召縣東北四十里,世傳漢陳琳槊刀於此,石隙尚存。

樊噲宅 在舞陽縣西北隅,漢舞陽侯樊噲故宅,有垣基廣百步。

漢工部尚書韓稜墓 在舞陽縣西南四十里。韓韶墓 在舞陽縣西南四十五里。

北魏安泉侯李崇墓 在鎮平縣東北。

太守王思正墓 在鄧州湍水南道旁,有石樓,題云:蜀郡太守王子雅之墓。

唐銀青光祿大夫張果墓 在桐柏縣東六十里。

元府尹元宣墓 在葉縣東孟奉保。

明工部尚書柴昇墓 在府城東三里。

皇清都司辰州死難張奎墓 順治十一年,奉 旨葬南陽故里。

南陽府部藝文一编辑

《南都賦》
漢·張衡
编辑

於顯樂都,既麗且康。陪京之南,居漢之陽。割周楚之 豐壤,跨荊豫而為疆。體爽塏以閑敞,紛郁郁其難詳。 爾其地勢,則武關其西,桐柏揭其東。流滄浪而為 隍,廓方城而為墉。湯谷涌其後,淯水盪其胸。推淮引 湍,三方是通。其寶利珍怪,則金彩玉璞,隋珠夜光。銅 錫鈆鍇,赭堊流黃。綠碧紫英,青雘丹粟。太乙餘糧,中 黃玨玉。松子神陂,赤靈解角。耕父揚光於清泠之淵, 游女弄珠於漢皋之曲。其山則崆嶱嵑,嵣GJfont刺。 岝嶵嵬,嶔巇屹。幽谷嶜岑,夏含霜雪。或峮嶙而 纚聯,或豁爾而中絕。鞠巍巍其隱天,俯而觀乎雲霓。 若夫天封大狐,列僊之陬。上平衍而曠蕩,下蒙籠而 崎嶇。GJfont坻巀嶭而成巘,谿壑錯繆而盤紆。芝房菌蠢 生其隈,玉膏滵溢流其隅。崑崙無以奓,閬風不能踰。 其木則檉松楔GJfont,槾柏杻橿。楓柙櫨櫪,帝女之桑。楈 枒栟櫚,柍柘檍檀。結根竦本,垂條嬋媛。布綠葉之萋 萋,敷華蕊之蓑蓑。元雲合而重陰,谷風起而增哀。攢 立叢駢,青冥盱瞑。杳藹蓊鬱於谷底,森GJfontGJfont而刺天。 虎豹黃熊游其下,穀玃猱戲其巔。鸞鸑鵷鶵翔其 上,騰GJfontGJfont棲其間。其竹則籦籠GJfont篾,篠簳箛箠。緣 延坻GJfont,澶漫陸離。阿那蓊茸,風靡雲披。爾其川瀆,則 滍灃濜,發源巖穴。潛洞出。沒滑瀎潏。布濩漫汗, 漭沆洋溢。總括趣欱,箭馳風疾。流湍投濈。砏汃輣軋。 長輸遠逝,漻淚淢汨。其水蟲則有蠳龜鳴蛇,潛龍伏 螭。GJfont鱣鰅GJfont,黿鼉蛟蠵。巨GJfont函珠,駮蝦委蛇。若其陂 澤,則有鉗盧玉池,赭陽東陂。貯水渟洿,亙望無涯。其 草則有藨苧薠莞,蔣蒲蒹葭。藻茆菱芡,芙蓉含華。從 風發榮,菲披芬葩。其鳥則有鴛鴦鵠鷖,鴻鴇鴐鵝。 鶂鷿鶙,鷫鷞鶤鸕。嚶嚶和鳴,澹澹隨波。其水則開竇 灑流,浸彼稻田。溝澮脈連,堤塍相輑。朝雲不興,而潢 潦獨臻。決渫則暵,為溉為陸。冬稌夏穱,隨時代熟。其 原野則有桑漆麻苧,菽麥稷黍。百穀蕃廡,翼翼與與。 若其園圃,則有蓼蕺蘘荷。藷蔗薑,菥蓂芋瓜。乃有 櫻梅山GJfont,侯桃梨栗。梬棗若榴,穰橙鄧橘。其香草則 有薜荔蕙若,薇蕪蓀萇。晻曖蓊蔚,含芬吐芳。若其廚 膳,則有華薌重秬,滍皋香GJfont。歸鴈鳴鵽,黃稻GJfont魚,以 為芍藥。酸甜滋味,百種千名。春卵夏筍,秋韭冬菁。蘇 蔱紫薑,拂徹羶腥。酒則九醞甘醴,十旬兼清。醪敷徑 寸,浮蟻若萍。其甘不爽,醉而不酲。及其糾宗綏族,禴 祠蒸嘗。以速遠朋,嘉賓是將。揖讓而升,宴於蘭堂。珍 羞琅玕,充溢圓方。琢琱狎獵,金銀琳琅。侍者蠱媚,巾 鮮明。被服雜錯,履躡華英。儇才齊敏,受爵傳觴。獻 酬既交,率禮無違。彈琴籥,流風徘徊。清角發徵,聽 者增哀。客賦醉言歸,主稱露未晞。接歡宴於日夜,終愷樂之令儀。於是暮春之禊,元巳之辰,方軌齊軫,祓 於陽瀕。朱帷連網,曜野映雲。男女姣服,絡繹繽紛。致 飾程蠱,偠紹便娟。微眺流睇,蛾眉連卷。於是齊僮唱 兮列趙女。坐南歌兮起鄭舞。白鶴飛兮繭曳緒。修袖 繚繞而滿庭,羅襪躡蹀而容與。翩綿綿其若絕,眩將 墜而復舉。翹遙遷延,GJfont躠蹁躚。結九秋之增傷,怨西 荊之折盤。彈箏吹笙,更為新聲。寡婦悲吟,鶤雞哀鳴。 坐者悽欷,蕩魂傷情。於是群士放逐,馳乎沙場。騄驥 齊鑣,黃閒機張。足逸驚飆,鏃析毫芒。俯貫魴鱮;仰落 雙鶬。魚不及竄,鳥不暇翔。爾乃撫輕舟兮浮清池,亂 北渚兮揭南涯。汰瀺灂兮船容裔,陽侯澆兮掩鳧鷖。 追水豹兮鞭GJfontGJfont,憚夔龍兮怖蛟螭。於是日將逮昏, 樂者未荒。收歡命駕,分背迴塘。車雷震而風厲,馬鹿 超而龍驤。夕暮言歸,其樂難忘。斯乃游觀之好,耳目 之娛。未睹其美者,焉足稱譽。夫南陽者,真所謂漢之 舊都也。遠世則劉后甘厥龍醢,視魯縣而來遷。奉先 帝而追孝,立唐祀於堯山。固靈根於夏葉,終三代而 始蕃。非純德之宏圖,孰能揆而處旃。近則考侯思故, 匪居匪寧。穢長沙之無樂,歷江湘而北征。曜朱光於 白水,會九世而飛榮。察茲邦之神偉,啟天心而寤靈。 於是宮室,則有園廬舊宅,隆崇崔嵬。御房穆以華麗, 連閣煥其相徽。聖皇之所逍遙,靈祇之所保綏。章陵 鬱以菁蔥,清廟肅以微微。皇祖歆而降福,彌萬祀而 無衰。帝王臧其擅美,詠南音以顧懷。且其君子,弘懿 明叡,允恭溫良。容止可則,出言有章。進退屈伸,與時 抑揚。方今天地之睢刺,帝亂其政,豺虎肆虐,真人革 命之秋也。爾其則有謀臣武將,皆能攫戾執猛,破堅 摧剛。排揵陷GJfont,蹴蹈咸陽。高祖階其塗,光武攬其英。 是以關門反距,漢德久長。及其去危乘安,視人用遷。 周召之儔,據鼎足焉,以庀王職。縉紳之倫,經綸訓典, 敷納以言。是以朝無闕政,風烈昭宣也。於是乎鯢齒 眉壽,鮐背之叟,皤皤然被黃髮者。喟然相與歌曰:望 翠華兮葳蕤,建太常兮裶裶。駟飛龍兮騤騤,振和鸞 兮京師。總萬乘兮徘徊,按平路兮來歸。豈不思天子 南巡之辭者哉。遂作頌曰:皇祖止焉,光武起焉。據彼 河洛,統四海焉。本支百世,位天子焉。永世克孝,懷桑 梓焉。真人南巡,睹舊里焉。

《淮源廟碑》漢原隸書
闕名
编辑

延熹六年正月八日乙酉,南陽太守中山盧奴君處 正好禮尊神敬,祀以淮出平氏,始于大復,潛行地中, 見於陽谷,立廟桐柏,春秋崇奉,災異告愬,水旱請求, 位比諸侯,聖漢所尊,受珪上帝,太常定甲,郡守奉祀, 穧絜沈祭,從郭君以來二十餘年,不復身至,遣行丞 事,簡略不敬,明神弗歆,災害以生,五嶽四瀆,與天合 德,仲尼慎祭,常若神在,若淮則大,聖親之桐柏,奉建 廟祠,崎嶇逼狹,開拓神門,立闕四達,增廣壇場,飭治 華蓋,高大殿宇,整齊傳館,石獸表道,靈龜十四,衢廷 弘敞,宮廟高峻,祗慎慶祀,一年再至,躬進三牲,執玉 以沈,為民祈福,靈祇報佑,天地清和,嘉祥昭格,禽獸 碩茂,草木芬芳,黎庶賴祉,民用作頌,其詞曰:泫泫淮 源,聖禹所導,湯湯其逝,淮海是造,疏穢濟遠,柔順其 道,弱而能強,仁而能武,備晝夜,明哲所取,實為四 瀆,與河合矩,烈烈明府,好古之則,虔恭禋祀,不衒其 德,惟前廢弛,匪功匪力,災眚以興,陰陽以忒,陟彼高 岡,臻茲廟側,肅肅其敬,靈祇降福,雍雍其和,民用悅 服,穰穰其慶,年穀豐殖,望君輿駕,扶老攜息,慕君之 軌,奔走忘食,懷君惠賜,思君罔極,於胥樂兮,傳於萬 億。

《丹水丞陳卿紀勳碑》
闕名
编辑

丹水丞陳卿,諱宣,字彥成,汝南新陽人,丞相曲逆侯 平者,其裔冑也,枝葉扶疏或去戶牖,遷乎淮漢之間, 奕世載德,忠以立朝,印綬相承,卿傳家學,歐陽尚書, 仕郡歷主簿、督郵、除項都卿齊秩、來補臨縣、檢身元 默,能清能慎,躬修禹稷導淮之術,規矩原隰高下之 宜,觀相五土殖種之利,阿堤一析,邀遮丹流,溉田三 十頃,遭永壽三年七月壬午洪水盛多,塘突隄防,衝 搏溝渠,絕不復穡,十有七年,陵阪埆薄,田畝荒蕪,民 失水利,遂以匱乏,至建寧元年春二月,卿自單騎經 營,章度復修,古跡戶悅人忻咸相,招會陳力,信功旬 月而成,長流投注,瀀渥霑足,溉田二十餘頃,滋液廣 闊,餘流延漫,南鄉詩美,經始靈臺,庶民子來,曷以是 加,維殖五稼,而以芴焉,於是GJfont民胡方等仰叩穹旻, 欲報靡由,乃登山伐石,建立金碑,甄記鴻惠,不可遺 忘,垂示罔極,其詞曰:穆穆陳卿,弘德滂沛,功成善就, 巍巍碩大,邦內是寧,百姓是賴,餘流義水,洋溢境外, 民以殷富,國以康艾,如地以載,如天以蓋,弘勳億軫, 令聞來世,建寧四年五月庚申。其碑明末崩于河無跡可尋

《桐柏山金庭館碑銘》
梁·沈約
编辑

夫生靈為貴,有識斯同,道夭云及,終天莫反,故仙學 之祕,上聖攸尊,啟玉笈之幽文,貽金壇之妙訣,駐景 濛谷,還光上枝,吐吸煙霞,變煉丹液,出沒無方,升降自己,下栖洞室,上賓群帝,睹靈嶽之驟啟,見滄波之 屢竭,望元洲而駿驅,指蓬山而永騖,芝蓋三重,駕螭 龍之蜿蜒,雲車萬乘,載旗GJfont之逶迤,此蓋栖靈五嶽, 未暨夫三清者也,若夫上元奧遠,言象斯絕,金簡玉 字之書,元霜絳雪之寶,俗士所不能窺,學徒不敢輕 慕,且禁誓嚴重,志業艱劬,是非天稟,上才未易,可擬 自惟,凡劣識鑒鮮,方徒抱出俗之願,而無致遠之力, 早尚幽栖,屏棄情累,留愛巖壑,托分魚鳥,塗愈遠而 靡倦,年既老而不衰,高宗明皇帝以上聖之德,結宗 元之念,忘其菲薄,曲賜提引,來自夏汭,固乞還山權 憩,汝南縣境,固非息心之地,聖主纘歷,復蒙縶維,永 泰元年,方遂初願,遂遠出天台,定居玆嶺,所憩之山, 實維桐柏,靈聖之下都,五縣之餘地,仰出星河,上參 倒景,高崖萬GJfont,邃澗千迴,因高建壇,憑巖考室,飭降 神之宇,置朝禮之地,桐柏所在,厥號金庭,事昺靈圖, 因以名館,聖上曲降幽情,留信彌密,置道士十人,用 祈嘉祉,約以不才,首膺斯任,永棄人群,竄景窮麓,結 懇志於元都,望霄容於雲路,仰宣國靈,介茲景福,延 吉祥於清廟,納萬壽於聖躬,又願道無不懷,澤無不 至,幽荒屈膝,戎貊稽顙,息鼓輟鋒,守在海外,因此自 勉,兼遂微誠,日久勤劬,自強不已,翹心屬念,晚臥晨 興,餐正陽於停午,念孔神於中夜,將三芝而延佇,飛 九丹而宴息,乘鳧輕舉,留舄忘歸,以茲丹款,表之元 極,無曰在上,日鑒非遠,銘石靈館以旌厥心,其辭曰: 道無不在,若存若亡,於惟上學,理妙群方,用之日損, 言則非常,儵焉靈化,羽衣霓裳,九重嶢屼,三山璀璨, 日為車馬,芝成宮觀,虹旌拂月,龍輈漸漢,萬春方華, 千齡始旦,伊予菲薄,切慕隱淪,尋師講道,結友問津, 東採震澤,西遊漢濱,依稀靈眷,髣GJfont幽人,帝明紹歷, 惟皇纂位,屬心鼎湖,脫屣神器,降命凡底,仰祈靈祕, 瞻彼高山,興言覆簣,啟基桐柏,厥號金庭,喬峰過峭, 擘漢分星,臨雲置墠,駕嶽開櫺,塗蹇產,林祈蔥菁, 誰謂應遠,神道微密,慶集宮闈,祥流罕畢,其久如地, 其恆如日,壽同南山,與天無卒,欒生變煉,外示無功, 少君飛轉,密與神通,因資假力,輕舉騰空,庶憑嘉誘, 永濟微躬。

《臨湍縣令廳壁記》
唐·李華
编辑

鄧為天下扃闥,兩都南蔽,秦漢以來,多封將相,姻戚, 故其人益豪疆,內全邑曰南陽曰穰曰臨湍,蓋古新 城也,穰州府所理,吏不暇息,南陽領戶既寡,姦俠所 歸,惟臨湍境清人間從仕者所樂,開元裂此鄉三千 戶,為菊潭縣,天寶至德之間,狂寇南侵,南陽為戰地, 地荒人散,千里無煙,尤以郵置之衝,往復王命,權置 官吏,招集疲人,如寒加裘,如饑併食,聖朝臨下,有赫 哀撫兆人,誅元兇,清天下詔,方鎮選良吏,平昌孟威, 字承顏,自左驍衛兵曹參軍,本道節度使表,為此縣 始至,戶不盈百,為政七月,盡室而歸者千餘家,難矣 哉古之為政者,先諸人後諸身,先其人則人不勞,後 其身則身逸,承顏勤恤老幼而休息之,損有餘補不 足而煦育之人,諭其心則不勞而理矣,古之求士者, 觀諸其家,知厥為政,承顏奉版輿、冒戰塵,北越鞏洛, 歸家於漢上,又以清白之祿,為甘旨之資,臣子之道 卓然,則其餘可知也,令長品秩章綬,人皆知之,故不 書今所書,議能也,寶應元年,甲辰左補闕李華記。

《騎立山龍堂記》
宋·石雄
编辑

穰之西北隅,亂峰屏開,東距嵩嶽,西接商於亙。千餘 里層巒疊嶂,不可勝紀其秀,出者唯騎立山焉,其山 岧嶢嶙峋,嶷然勢孤,望之宛如騎立,因而為名山,有 三池,一在山頂,一在山腹,一在山足,其上中二池非 惟鳥道懸絕,而復有毒蛇猛獸,衛之人莫能到其下, 一池若遇歲旱,民往挹其水而禱之,皇上御宇之元 年,命太尉侍中清河公鎮於是邦,公即周室之戚里 也,公素高戰策,頗有政術,當周有天下,嘗董禁旅鬱 為良將,南擊淮彝,削平賊,壘若疾風之驅敗葉,克清 千里,江表款附,由是四海知名,又連殿東郡,澶泉璧 田,三鎮政成,功高首出群,后民懷其德,道路詠歌之 其殊勳大略,藏在周之盟府,不俟文繁及仗鉞,屆此 令聞日新,博施有加,平心接賓,無懈怠色,去吏之耗 蠹,均民之勞逸,不數月而化行,不周星而俗阜,鄧民 愛之,如慈父母,而又善騎射,明律曆,好莊老,尢重儒 術,公退嘗與諸從事追隨燕遊,凡酒酣樂闋,或論元 言或聯律句,如吐玉屑,雖鴻儒博學,往往折角,當時 翕然稱為賢,又膺穰七載,歲皆有微旱,嘗遣人詣騎 立山,請其水,水至,公揖諸僚友,率其官屬適野,遠迎 焚香,致拜,朝晡無停,皆不踰旬,而致滂沱,地財未嘗 有損也,自是,千里之內,七歲之間,無餓殍,無旱災,無 不穫之虞,實池水之靈,公之至誠所感也,與夫徙市 曝尪闔陽門闢元戶者,豈可同日而語哉,公一日與 諸從事從容而言曰:騎立山之靈,貺可稱希代之事 也,三農實賴之,苟不興廟貌,何以慰民心,於是自撤 清俸,不撓民力,取梓材,選良匠,板幹圬墁斧斤繪塑波炙而至,月餘而畢其功,已觀成矣,不測之神儼然, 閈閎牖闥,金鋪綺疏,棟梁楹桷,虹盤蠖屈,輪奐豐蔀, 無以尚之,嗟夫。變旱苗成嘉穀,神之施也,如彼闢邃, 谷建廟食,公之報也,如此共濟其美,莫之與,京雄辱 為公之從事十有三年矣,文學淺深亦盡知之矣,一 旦以斯見請,故不敢竊多溢之美,惟冀伸無愧之辭, 稟命揮毫,直書其事,勒於翠琰,垂之來代,永遠彌芳。

《重修淮瀆長源公廟記》
路振
编辑

臣聞山川之氣,絪縕而交感,故風雨時至,而煦育彰 焉,陰陽之化,磅礡而無跡,故肸蠁相應,而神明生焉。 若夫積厚成功,利物而不窮,靈長毓粹,曠世而流光, 祀典以興其來尚矣,昔者鯀堙洪水,績用弗成,下民 由其昏墊,明禋以之匱乏,帝媯行巡狩之禮,始秩群 望,夏禹除懷襄之害,首奠大川,安流載融,善利斯積 潤下之德,既冠於九疇,視侯之爵,乃崇於四瀆,周禮 著浮沈之祭,秦官修泮涸之儀,壇坎既嚴,方幣亦異, 兩漢而下,舊章彌縟,茲蓋王者,崇稼穡之本,防災沴 之興,將以庇民於太熙,儲祉於豐,歲未有不重山川 之祀,賁神靈之宇,以延乎。蕃錫者也,若乃觀濫觴之 跡,稽神化之方,東瀆比於長圍大淮,稱為奧府,始經 營於赤位,終漫于炎野,晦明不爽,自通朝夕之潮, 化產兼包,靡容汾澮之惡,故其GJfont淪浩蕩,湍流迴直, 蘊蠙珠而不耀,指鯷海而迅征,靈氣所憑,廟貌斯顯, 惟物應之盛者,故能宅高明之麗,陰騭之大者,故能 歆優裕之,享幽贊之道,今古如一者其,惟長源公乎。 若夫崇封奠獻之禮,冠冕服章之度,禦災捍患之力, 發祥震怪之符,是皆紀在策書,不煩述也,崇文、廣武 感天尊道,應真佑德上聖欽,明仁孝皇帝受元符之 七載,既覲東后而登岱巘,飭秋駕而巡冀壤,上封展 寀,躬接乎萬靈頌祇,育穀虔修乎明祀,人神訢合,符 瑞並至,庶徵時若,寒燠由是,不愆厥壤,可游雲露,以 之流潤,禮節興而風俗茂,刑辟措而生齒繁,家有絃 誦之聲,人知洙泗之教,昆蚑咸遂忠厚之化,行疵癘 不作生成之德,著以至靈,官降於永夕,諄誨通乎吉 夢,祗見真祖,親接緒言,識寶系之綿長,飲瓊液之甘 潤,於是卻拱璧而進道,嚴葆衛以朝真,躬款鬱華之 庭,虔展罽壇之禮,鴻儀有赫,丕應遝臻,瑞景藹於三 辰,祥輝發於九井,回蹕睢陽之奧,壤觀風藝祖之舊 邦,浚發德音,懋建京邑,格太宮而祼鬯,陟泰壇而升 燎湛,恩溥洽丕冒於八荒,星郵四出,遍告於群祀,而 嶽鎮海瀆之望,愈嚴飭矣,先是長淮公廟在桐柏縣 之西南地方,湫隘淵流,沮洳伏牛之潦,洊至射隼之 墉,屢毀,開寶中太祖皇帝遣使臨視,徙其地焉巍山, 峙其前長淮,盪其後叢楹,畢構連觀相望,彼都人士, 嘆其GJfont塏,歲月滋久,棟梁斯撓,守臣率職,不敢遑寧, 驛書上聞,中旨隨降,翌日詔入,內殿頭白,崇慶率翰 林畫工圖宮室之狀,八作大匠定營繕之制,發唐鄧 許潁屯兵以給其役,又詔前桐柏令周憲即山度材, 楩柟杞梓,塞川而下,官不嚴而治工不戒,而備事無 愆期,人有餘力,繚垣屹立,回廊四合,雕甍高映,邈倒 景而上千,崇扉洞開列方軌而並進,夫制作之盛,邦 家之壯觀也,報降無爽,神靈之善應也,宜其享豐懋 之福,協蕃昌之兆,降祉於萬祀,保民於無疆者也。下 臣受詔,茂揚成績,辭不逮意,何以贊斯干之謠,言媿 無文豈足彰輪奐之作,孤奉綸旨,徒竭斐辭燥,吻怔 忪直,書梗概云爾,大中祥符七年十一月十日記。

《南鄉太守碑》
歐陽修
编辑

晉南鄉太守碑,不著書撰人名氏,題曰:宣威將軍、南 鄉太守、司馬府君、紀德頌碑,云君諱整字孔修,太宰, 安平王之孫,太尉,義陽王之子,按《晉書》宣帝弟曰:安 平獻王孚孚次子,曰:義陽成王望望第三子,隨穆王 整先望卒後,武帝分義陽之隨縣,封整為王,諡曰:穆 整,以泰始三年自南鄉太守徙南陽,而南鄉人共立 此碑,今在光化軍軍,即襄州穀城縣之陰城鎮,按《晉 志》不列南鄉郡,據此碑所載縣令名氏,有武陵筑陽 丹水陰城順陽析六縣,此蓋南鄉郡所治也,晉志但 云南鄉魏時屬荊州,武帝平吳改為順陽郡,而不著 順陽治所興廢,屬縣之名,而獨此碑可見也,又整傳 但云:整歷南中郎將,封清泉侯、薨贈冠軍將軍、亦不 言其為宣威將軍,南鄉南陽,郡守皆其所漏略也。

《鄧州謝上表》
范仲淹
编辑

臣某言:伏奉制命,授臣給事中,依前資政殿學士知 鄧州軍州事,已禮上訖,鎖闈清品,穰都善地,處之甚 重,惴然若驚,臣中謝竊念臣志意本微,才力素寡,始 干及親之祿,俄有得君之遇,啟沃無隱出處,惟命持 一節以自信,歷三黜而無悔,頃以氐羌犯塞,朝廷旰 食起臣思過之地,授臣禦戎之策,往罄死力,敢圖生 還,夙夜一心,首尾四載,僅免輿尸之禍,終無克敵之 勳,一旦召還,五章陳讓,惟求守塞,不敢入朝,再煩詔 音,促登樞右,改參大政,俾竭微才,革姑息之風,則謀 身者切齒,尚循默之體,則愛國者寒心,退孤上恩進斂,群怨誠難,處於要路,復請行於邊鄙,方陳豫備之 策,俄睹綏懷之事,迺宣沛澤以安GJfont元,臣以患肺久 深,每秋必發,求去沍寒之地,以就便安之所,庶近醫 藥,存養,晚年,伏蒙皇帝陛下天覆地生,雲濡雨濯,進 以清近之秩,付以偃息之藩,風俗舊淳,政事絕簡,心 方少泰,病宜有瘳,實繄寬大之朝,將幸康寧之福,敢 不孜孜於善戰,戰厥心,求民疾於一方,分國憂於千 里,上酬聖造,少罄臣誠。

《昆陽城賦》
蘇軾
编辑

淡平埜之藹藹,忽孤城之如塊。風吹沙以蒼莽,悵樓 櫓之安在。橫門豁以四達,故道宛其未改。彼野人之 何知,方傴僂而畦菜。嗟夫,昆陽之戰,屠百萬於斯須, 曠千古而一快。想尋邑之來陳,兀若驅雲而擁海。猛 夫扶轅以蒙茸,虎豹雜GJfont而橫潰。罄天下於一戰,謂 此舉之不再。方其乞降而未獲,固以變色而驚悔。忽 千騎之突出,犯初鋒於未艾。始憑軾而大笑,旋棄鼓 而投械。紛紛籍籍死於溝壑者,不知幾何人,或金章 而玉佩。彼狂童之僭竊,蓋巳旋踵而將敗。豈豪傑之 能得,盡市井之無賴。貢符獻瑞一朝而成群兮,紛紛 就死其何怪。獨悲傷於嚴生,懷長才而自浼。豈不知 其必喪,獨徘徊其安待。過故城而一弔,志士為之永 慨。

《內鄉縣刻經厭獄厲祟碑記》
元·杲
编辑

大觀己丑春,承議郎雍公方賢出宰鄧之內鄉下,車 期月政,務報成初縣獄罪囚,或多病而死者,或見精 怪為陰厲者,妖時出沒囹圄,靡寧蓋其來舊矣,公曰: 民之無良,妄觸憲網,因致非命於栲,訊桁楊間,滯魂 遺冤,往往幽室無緣,一洗其沈淪,甚可憫焉,於是又 推明恕於罪囚,病者藥之,瘠者餔之,桎梏之間多獲 保全,有以法申,送於州者,率能感記將理之恩,而赴 死不恨也,乃以釋藏中尊勝陀羅尼經道藏中度人 經刻之石而立諸獄庭中刱庇之屋,兩楹加以粉藻 薦度之禮,務為嚴潔,立碑之日正午,刻鑴工程仲宣 於獄戶前,仆地良久乃蘇,眾環詰之云:見械杻重囚, 數吏驅擁,倉忙自獄戶中出,人物異甚,而直迎仲宣, 因惛不自知耳,仲宣既安,並無別苦,自是獄禁屢空, 間有繫囚,亦無淹繫而物怪,悉以屏絕,嗚呼。何其異 也,杲竊嘗謂:誠以將道,道以存誠,道非誠以將之,則 道且漠然,與物無與,煥乎禮文,殆為虛器,誠非道以 存之,則誠具於中而不能交,物雖見於面聲於言,殆 為虛名,二經乃上真,所以載道而公能,立誠以將之, 故功及幽明者,深而其應如此之速也,善政通於神 明,固自然之符歟,杲辱在公之門,而親見異應。輒虛 心執筆,請書碑,陰庶知道與神合而知鬼神之情狀 者,不可誣矣,政和元年辛卯十一月吉旦。

《武安君廟記》
李至
编辑

太白之精,將軍稟之而神以明崆峒之氣將軍得之 而威以厲,故其智也,將鬼神爭奧其勇也,與風雷相 薄觀其下,鄢郢破,燕趙攻韓魏,所向無剛陣,所取無 堅壁,雖衝風之隕危籜,烈焰之去鴻毛,未足以喻其 易也,向使蘇代之說,不行,應侯之謀,不果,則秦之霸 也,一六合,吞諸侯,稱始皇帝,不俟政而已昭王矣,豈 區區離翦所能抗衡哉,於戲此昭王之不幸,非將軍 之不幸,而曰:我詐降,卒而坑之,故爾在將軍之心,則 然在何晏之論,亦然在愚之意,則不然,既而秦使王 齕圍邯鄲,卒不能拔,楚遣春申擊秦,眾復不能拒,則 秦之失策,雖悔何追乎,由是天下冤之,為將軍建廟 貌設廟食穰城之上,巍然猶存,蓋將軍與穰侯善,故 後人彌加恭焉,祭法曰:功施於人,則祀之,將軍之功, 可謂大矣,斯廟且久,寧容圮毀,鳩徒蕆事,不日而成, 我來蒞之祭神,如在千齡,旦暮願與,神交吾欲,斬溫 禺擒老上,庶吾君,高枕無北顧之憂,而神助之,吾欲 學兵法,貞師律戰勝攻克為國英,將而神錫之,一奠 而神色動,再奠而神意感,三奠而神心悅,既感且悅, 烏知不有肸蠁答我靈,貺俾吾懦而勇,愚而智,立功 於聖代,垂名於信史哉,刻石為記,理不當闕,亦欲使 後之君子知吾鄧古名將為國禦侮,非GJfont神瀆祝以 徼福為心者也。

《鄧州新倉記》
元·好問
编辑

武勝一軍,雄殿南服,重兵所宿,兼備諸道,故廩庾尤 為吾州之大政云云,今天下之為倉者,莫勞於農而 莫不害於農,農之力,至是極矣,噓牛而耕,曝背而耘, 十人之勞不能給一人之食,水旱霜雹,螟蝗蟊賊,凡 害於稼者,不論也,用兵以來,調度百出,常賦所輸,皆 瘡痍之民,終歲勤動,不得以養其父母妻子,而以之 佐軍需者,兵則恃農而戰,農則恃戰而耕,朝廷旰食 宵衣,惟穀之恤,勸農之使冠,蓋相望於道,廩人之制, 非不俱備有司,或不能奉承德意精粗之不齊,陳腐 之不知,度量之不司,簿領之不敷,收貯之不謹,啟閉 之不時,呵禁之不嚴,檢察之不恆,冒濫之不究,請託 之不絕,一隙所開,百奸乘之,百家之所,斂不足以給雀鼠之所耗,一邑之所入,不足以補風雨之所敗,四 方承平,粒米狼戾之時,然且不可況,盜賊相望之後 乎。然則有能為國家重民食而謹軍賦者,業文之士, 宜喜聞而樂道之也。

《長慶泉新廟記》
前人
编辑

鄧州西百里而遠,是為內鄉之東鄙,有山焉,岡巒起 伏,與析酈諸山絡脈相屬,而為之殿,其麓二泉,灌地 千畝,有奇泉,之上有龍祠,耆老以為禱之有雨,之 應旁近之民,有以飲牛羊浣裙裾者,泉輒辟而遷焉, 考之辨方無所知名,俚俗所稱,訛謬失實,且不雅馴, 今以其地名之長慶泉,正大丁亥予,承乏是邑夏,五 月赤旱,近百日凡縣境之名湫,無慮數十所,奔走禱 祀,卒無感通,道路嗷嗷,無望來秋,有以此泉為言者, 予率父老詣焉,幣祝甫登,雲氣四合,車轍未旋而甘 澍浹洽,明年里之民作新廟於泉之西南,且以記其 事,為請夫龍之靈,固也,然古人之於禱祠,不幸而不 見答,自咎而已,幸而應焉,則亦不敢以為功今也,其 何以致然,將適與雨,會歟影響之報,蓋不如是之捷 也,天之恩與威,今龍實尸之油然而雲,殷然而雷,不 崇朝而雨,天下利於物者,豐則享諸己者,厚道家所, 言恍惚之外,神龍之所,居瑤宮璿室,萬舞在庭,金支 翠蕤,紛蔽輝映,雖首出萬物,奉以四海九州,有不足 盡焉者,夫谷民乃以一畝之宮牲,不揜豆而祀之,豈 度德審功報稱之道哉,聞之,天即人,人即神,神即天, 名三而誠,則一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 福,凡以恃吾誠而已,不然所持者狹,所求者奢,彼乘 雲氣而遊天地之間,是區區者,寧足以留其一盼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