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555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百五十五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五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五百五十五卷目錄

 平涼府部彙考五

  平涼府古蹟考墳墓附

 平涼府部藝文一

  王母宮碑         宋陶穀

  重新康王廟記        王需

  靈臺觀碑記       元劉望之

  太清觀碑記        明史書

  石城記略         馬文昇

  復古南門記        趙時春

 平涼府部藝文二

  隴山          唐盧照鄰

  隴山            前人

  奉和郭給事湯東靈湫作    杜甫

  初過隴山途中呈宇文判官   岑參

  赴北庭度隴思家       前人

  崆峒山         宋姚嗣宗

  錦屏山         明柳仲庭

  早發三山經饒陽抵紅德城  郜光先

  隱形山雲寂禪院      牛化麟

  過六盤山遇雨        陳棐

  平涼           李攀龍

  崆峒山          趙時春

職方典第五百五十五卷

平涼府部彙考五编辑

平涼府古蹟考    府州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平涼縣附郭

問道宮 在府西三十里崆峒山,黃帝問道於廣成子處,元至正中,修有碑記,亦號軒轅谷,其東岩北別峰之陰,有穴曰廣成洞,人跡罕到。撒寶砦 在崆峒山下,相傳秦始皇慕廣成子,遊幸至撒寶砦。

朝那城 在府東南,春秋時地名,漢置縣,屬安定郡,後魏割入臨涇,今城址不存,惟有朝那廟。皁鶴洞 在崆峒山東岩之半,石壁高峻,人莫得窺,洞中有皁,鶴飛鳴見則主兵。

歸雲洞 翠屏峰有青龍洞,雨霽雲輒歸洞中。名歸雲洞,游師雄詩云:相傳雲雨收片片歸雲白即此。

潘原城 在府東四十里,漢為陰盤縣地,唐天寶元年,更名潘原,後省為彰信堡,貞元十一年,復置渾瑊,盟吐蕃李元諒。韓遊GJfont軍潘原洛口以援之,元併潘原入平涼。

會盟臺 在府西北五里,唐貞元五年築,渾瑊與吐蕃會盟於此。

行渭州 唐元和四年,以原州之平涼縣置行渭州,廣明元年,沒吐蕃,中和四年,涇原節度使張鈞收復。

行武州 唐大中五年,於原州之蕭關置武州,中和四年,沒於吐蕃,僑治潘原領蕭關一縣,五代周顯德中廢。

安國鎮城 在府西三十里,唐中和中置,靜塞砦即安國鎮西,古城是也,後唐清泰二年,以安國耀武二鎮置平涼縣耀武鎮,即今府治。六盤砦 在府西七十里,唐時吐蕃入寇陷沒,宣宗朝收復,宋咸平中知渭州,曹瑋置砦戍守。白草軍 唐志白草軍在蔚茹水之西,至德中曾沒吐蕃,後收復。

新砦 地名小盧關,宋開寶中置,改今名。定川砦 西控六盤山一帶,宋太平興國中置。勤武堂 在府城內,宋知渭州蔡挺建,五日一訓兵於此,偏伍鉦鼓之法,甚備儲,勁卒於行間遇用,奇則別為一隊,甲兵整習,常若寇至。柳湖避暑閣 在府北三十里,宋蔡挺建,柳數千株,綠陰成林,湖光可掬,夏月人多避暑於此,旁又有柳亭。

會景亭 在崆峒山,又有參雲亭,宋游師雄云:此去陟參雲危棧,愈踧踖會景,亦可喜,周顧忘倦斁。

暖泉城 明韓昭王築,內有迎賓樓、承暉閣、喜雨閣、觀瀾閣、匯流堂、金魚堂、夏賞亭、柳湖山。水樂亭 郡人能為水戲,宋太守王素建此臺觀之。

韓廢藩 在定北門之右,本平涼衛,明永樂六年改建,安王府洪熙元年改建,為韓王府,周圍五里牆高一丈五尺,門六曰櫺星門,即蕭牆,前門曰端禮門,即王城前門,左右有角門曰承運

門,殿前門左右有角門,曰廣智門,王城後門曰體仁門,在東曰過廂門,即世子宮之大門,宮殿三曰承運殿,正殿南向,高五丈,曰存信殿,在承運殿,後為寢宮曰東府宮,即世子宮,在承運殿東南堂六曰秉忠堂,燕見便堂,在承運門東,曰慎德堂,燕居齋堂在承運門西,曰惠迪堂,在宮後曰玉淵堂,在宮西北金香亭,後曰賓館堂,在櫺星門內,內侍處所西向,曰琴堂,在過廂門之右西向,樓二曰覽秀樓,在宮後三十步,曰看花樓,在宮北五十步,亭三曰金香亭,在玉淵堂之前,曰體艮亭,在惠迪堂前曰壽柏亭,在崇文院內園二曰永春園,在宮東曰聚景園,在崇文院內。

崇文書院 在宮東,韓昭王讀書處,王雅嗜詩書,善真草,有冰壺遺稿千文法帖,東海草書行於世,明正德七年,賜王崇文書院坊額。

韓藩舊圃 在府北二里,暖泉明湯,賓尹有詩。襄陵王府 在府治西。

樂平王府 在府治西。

通渭王府 在府治西。

褒城王府 在府治西。

漢陰王府 在府治內。

桃花塢 在城東二十五里,明趙時春所築,又有復古亭,即古亭淨香亭,後樂亭,俱有記。崇信縣

赤城 在縣西南五十里,秦始皇獵至此,築城以駐,蹕土赤,故名,金時為鎮,屬崇信。

鶉陰故縣 漢縣名,在崇信靈臺之境。

九宮城 在縣東十里北山之麓,初欲建城於此,築九堵而罷,又曰九工。舊志載近縣者曰錦屏山,有奎閣林鳥之勝,環山為城,列樓臺雉堞以助防守。

銅城 在縣西四十里,廢,潘原縣有銅城山,以此為名,黃巢之亂,築以禦寇,踞峽口之左,即宋之銅城軍也。

GJfont城 在縣南二百步山城外,原上,唐貞元中李元諒以鎮國節度使築崇信城,因築GJfont城蓄馬,城高二丈,周一百八十步。

黃花峪  石佛峪 俱在縣西北,歷代防守要害之地。

武安苑 《舊志》云:自華亭之大會鎮而東為武安苑,未詳何代。

華亭縣

都盧城 在縣西都盧山下,武王伐商,不期而會者,八百國誓師牧野,有曰盧人,傳曰盧彭,在西北,是為盧國古城。

瓦亭砦 在縣西北八十里,金佛峽內,峽長二十里,峭壁對峙,不見天日,控隴山一帶,即古蕭關也,後漢隗囂使牛邯,守甘亭山,唐肅宗幸靈武牧馬於瓦亭,明嘉靖十九年,都御史趙廷瑞築城,峽口復建,清水紅沙二石,墩於山上,頗稱險隘。

皇甫山居 在縣西黃家山,山連華尖,下有九龍池,相傳為皇甫氏別業,今池廢,九曲址存。大會鎮 在縣西北九十里,後魏置,即今大會坡。

儀州故城 與縣城相連,西抵華尖山麓,東瞻儀山,唐貞觀中置儀州軍,治華亭,尋廢,州復縣,永泰中復之,東南析為神策軍地,後唐同光中復,儀州五代改義州,宋初復儀州,附郭華亭,今縣內舊基俱存。

蕭關故縣 在縣西北一百八十里,唐高宗於蕭關置地犍縣,神龍元年廢,地犍置蕭關縣。武州故城 在縣西北一百八十里,唐大中間置,今為瓦亭驛。

中山故城 在縣西南一百八十里,有舊基。連耳山故城 在縣西北一百八十里。

大小木寨舊基 在縣西北一百三十里。大震門 舊號大震門,宋慶曆中改制勝關,管沿山小砦二十五處,熙寧七年改制勝關,為安化縣廢舊縣為鎮。

化平故城 在縣西北一百二十里,本名安化,金大定七年,改為化平,元併化平入華亭。朝陽樓 在縣東四十里。

鎮原縣

回中宮 秦時建,漢武帝元封四年行幸雍通,回中道,遂出蕭關,應劭云回中在安定平高,有險阻,秦置回中宮於此,孟康云在北地,黃圖云在汧,《元和志》云:在鳳翔天興縣,惟師古以應說為是雍,錄參諸說而定之,以為安定在蕭關之南,敵自蕭關入燒回中宮,不自隴坻應顏之說。

確無疑,今按武帝幸甘泉至回中,又幸雍通回中,何以言隴坻非出蕭關之路,但證其在安定,其說為長。

臨涇故城 在縣西二里,漢縣晉安定郡即此。唐屬涇州,元併入鎮原州,城東三里東山,又有故縣遺址。

彭陽故城 在縣東八十里,漢縣以在彭水之陽也,屬安定郡,後魏屬原州,後置雲州,唐置豐義縣,宋復曰彭陽,元昊入寇,种世衡將景泰遇於彭陽城,依山為陣。

第一城 在縣境,東漢《寇恂傳》云:隗囂將高峻,據高平第一城,建武八年,光武征隗囂,從高平第一城,若水谷入即此城也。

思潛亭 在縣北,後漢王符所隱,有讀書臺,遺址,符字德充著潛夫論,金大定間,州守建亭其上,其略云:非但為州閭壯觀,亦使一方之人,因其遊觀得登斯亭,遙想君子之遺跡,不忘其風化,稍西有一坡,種桃千樹,曰桃坡。

平高故城 元魏置太平郡,後改平高,隋開皇初郡廢,大業初復平涼郡,治陽音州,唐開元五年移治古塞城西、南,有木夾石、門馬岩、制勝石、夾木青、六盤、等七關,南有瓦亭故關。

地樓城 唐貞觀六年置,銀州領西地降戶,寄治平高縣地樓城。

風伯壇 《水經注》云:高平城西十里,有阜上有故臺,臺側有風伯壇,世俗呼此阜為風堆。耳朵城 古城也,宋慶曆中修,與綏寧靜安二砦相應援。

平夏城 在縣境石門峽好水河之陰,舊名石門城,宋章楶築,紹聖中賜名平夏,後陞為懷德軍,金以後廢,旁有劉滬廟滬,西路都巡檢嘗破氐羌於石門峽,捍禦有功,居人祀之。

武亭城 按《一統志》:在縣南六十里。

凌雲閣 在縣東玉山巔,下臨萬仞,常有雲氣。綏寧砦 在縣西北,按地圖:宋時細腰古城北,有一路入蕃界,故威州,宋慶曆中修築,賜今名領三堡。

靖安砦 地名葫蘆泉,北有二路,一入蕃界,故威州一至新門砦,宋慶曆中修築,賜今名領九堡。

佛空坪堡 古縣也,宋慶曆中修,捍北邊。柳泉鎮 在縣西北七十里,舊名鵓鴿泉,今名柳泉鎮,宋慶曆中置。

新城鎮 在縣西五十里,宋置控大盧川路。固原州

秦長城 在州西北十里秦滅義渠築長城即此地

GJfont城 在州北境漢縣名,後改屬北地。群牧舊監 在舊開成縣治東南三里。

西安城 在州北一百里,宋為西安州,屬渭州,金皇統間以屬夏。

廣安廢州 在州東四十五里,宋咸平中置東山砦,金陞為縣,隸鎮戎州,元改為廣安縣,尋陞為州隸開成路,今仍為東山寨。

細腰葫蘆峽城 在州東北一百五十里,通韋州靈夏諸處,兩山相夾,最為要害,宋范仲淹以原州屬羌月珠,滅臧二族兵數萬,與元昊隔絕鄰道,聞涇原,欲襲討之,奏言二族道,險不可攻,宜因元昊別路大入之即此,并兵北取細腰葫蘆泉為保障,後二年,遂築細腰葫蘆諸砦,屬羌歸服,金元以來,城守漸廢,今猶存遺址。

廢開成路 在開成縣治東北本宋鎮戎軍開遠堡,元至元中安西王分治,秦蜀遂立開成路,及開成縣於此明省。

天聖寨 在州東北八十里,宋置屬鎮戎軍,元廢。

定川寨 在州西北二十五里,宋置金省。圓城兒 在今白馬城東,有遺址,建置未詳。石城堡 在州西北一百五里,古有是堡,莫知所創,四壁峭立,中有石井五,各闊丈餘以貯水,惟一路可登地,甚險窄,明成化四年,滿四等據之以叛,次年遂毀其險隘,以絕後患,今為廢城。立馬城 在州東一百四十里,有遺址。

紅城子 在州北七十里,秦長城外,今廢。幹耳朵 在故開成西,元安西王夏秋避暑居之,巨礎尚存。

陽武城 在州東南一百里。

東山砦 在州東南四十里,宋咸平中置金為東山縣,隸鎮戎州,元改為廣安縣,尋陞為州隸開成路,今廢,為東山城堡。

彭陽城 唐為義豐縣,宋改彭陽,今為堡,在州

東一百二十里。

開遠堡 宋時置,元陞為縣隸開成路。

平安寨 在開成東一百二十里。

耳朵城 在州東北一百六十里,宋慶曆中重修,今廢,有遺址。

GJfont城兒 在白馬城東三十里,有遺址。涇州

共池 在州北五里,大雅文王伐密詩:侵阮徂共詩註云:阮國名古阮國之地,即今州之共池是也,武王時為畿內,諸侯居涇之陽,今華嚴海印寺,下水泉湧出,派趍二池相連,故謂之共池。井見山川考

王母宮 在州西三里回中山下,臨涇水,《舊志》:西王母乘五色雲下降後,帝巡郡國,望五色雲祀之,而五色雲屢見於此,因立祠後,改為宮宋陶穀,有記載,其詳。

振履堆 在州境,故老相傳:夸父逐日,振履於此阜上。

烏氐故城 在州東,南漢為縣,屬安定郡,王莽曰烏亭,東漢復舊晉,因之後省。

涇川廢縣 在州北五里,本漢安定縣,東漢省後魏置涇川縣,唐改保定縣為涇州,治廣德元年,沒入吐蕃,大曆三年,收復金,復曰涇川。明初省入涇州。

涇陽故縣 在州境,漢時與朝那並置,東漢省涇陽,入朝那。

皇甫頭 在州西北二十里,即皇甫和所居處,有皇甫嵩讀書堂,皇甫節婦祠在焉。

百泉故城 在州城西三十五里,泉眼噴出,亂流難計,故名後魏,置長城郡及黃石縣,西魏改黃石為長城,隋開皇初,郡廢,大業初改縣為百泉,明趙時春記云:涇西暨平涼,同據涇川,而以百泉為境,其南山谷有泉數十,西去涇源之百泉百八十里,蓋涇川有定不可易,而二百泉原委乎涇。

保定故城 在涇水之北,即隋安定郡,唐武德元年,討平薛仁杲,改涇州,天寶元年復為安定郡,至德中惡安祿山叛,更名保定,明始徙涇陰為今州治。

薛舉城 在州東北十里,唐太宗破薛舉於此。黃河堰 在州城北,唐刺史安敬忠築以捍河。流旁多斥堠路入安西。張籍詩云:道旁雙古堠猶記,向安西即指此。

薄落亭 在州界,一名瓦亭,唐肅宗幸靈,武牧馬於瓦亭川即此。

長武寨 在州東七十里,宋范仲淹奏差宋良等部領蕃,漢軍馬往涇州,長武寨,把隘有龍馬寺在內,相傳宋太祖微時遇僧守嚴異其骨相陰,使畫工圖於寺壁,今猶模糊可辨,按長武寨即邠州長武縣,原屬涇州,故址故及之。

靈臺縣

密須 在縣境,密須氏不恭文王伐之為周地。陰密城 在縣西五十里,城內有密康公塚,秦白起遷於此,漢置縣,隋省入鶉觚,唐貞元間武康郡王李元諒復築之,即今百里鎮。

靈臺 相傳周文王所作,按文王靈臺在今鄠縣,今縣東北十里有臺山,蓋取此為名,又縣東一里有靈臺觀,對白雲洞,元清虛子建殿宇尚存。

陰槃城 漢縣名後魏,置平涼郡,隋開皇初廢。鶉觚 漢縣,東漢改屬北地,後周割鶉觚地置三龍縣於岐州,隋大業元年,以安定鶉觚,始析置靈臺縣。

朝那城 在縣西北九十里,城址不存,惟有朝那祠,環居之民尚貿易於此,為東朝那市。西屯鎮 在縣西三十里,郭子儀遣將白元光破吐蕃屯兵處也,遺址尚存。

讀書臺 在縣東北五里,晉皇甫謐讀書處。良原城 在縣西北九十里,隋大業元年置,唐興元年間沒吐蕃,貞元四年復置,元省入靈臺,今為良原鎮,按良原即廢縣西南三十里之白石原也,原分為兩,一曰良原,一曰良社。

料馬臺 即陰密城之西山,壁立千尋,極巔闊平數頃,古木流泉,時為覽勝者所棲止相傳,李元諒曾料馬其上,因名。

牛仙客故宅 在縣治西,唐中和間建,為勝果寺。

牛僧孺別墅 在縣南離山之北,後改為至定寺,內有銀杏一株,相傳為牛氏所植。

涇臺 在城東三十里,保岩山之巔,可望百餘里,雲霧生於足下。

靜寧州

邵家坪 有古槐二株,大可十圍,陰數十畝,小枝虯蟠,人可偃仰,相傳為漢晉間物。

水洛城 在州東一百里,其地平衍,有水輪鉛銅之利,宋仁宗時,安撫使韓琦既建,德順軍遣四路都總管鄭戩築水洛城以禦,西夏將軍劉滬勸令水洛城主鐸斯那獻地,遂城之,後為水洛縣。

隴干城 在州治,宋祥符中知渭州,曹瑋所築,戍兵守之嘗曰:異時涇渭有警,此必爭之地。慶曆間經略使韓琦請建,為德順軍金皇統二年陞州元省。

得勝寨 在州南一百五十里,宋曹瑋置,領開邊堡,本志又載得勝州,在州南七十里,金大定年築,內建朝陽衛,遺址俱存。

靜邊寨 在州西七十里,宋天禧中置,屬德順軍,金屬隆德。

水洛亭 在州東南,《水經注》云:水洛水源,東導隴山,西得犢奴川口,又西逕水洛亭。

石馬坪 在州西,從政里,每夜靜見眾馬食田,平明視之,皆蹄痕傷處,後復見馬,亂矢射之,馬遂泯,次日詣射所,矢鏃悉中石上,因謂之石馬坪。井見山川考

登高臺 在州治東,宋建於最高處,以望遠。威茸城 在州南四十里,威茸川上,宋置堡,屬德順軍,金為縣,明廢。

石門城 在石門峽口,屬好水河之陰,有劉滬廟,滬為西路都巡檢,嘗破氐羌於此,捍禦有功,居人祀之。

通邊城 在州東一百二十里,本通邊寨,金改為縣,明廢。

治平城 在州南八十里,金皇統中築,改為縣,屬德順軍,明廢。

臨川亭  聚遠亭 俱在得勝州南山,金大定初年建,今廢。

通遠軍 去州七里,即古渭州,建築年月失考,旁有大塚數十。

息肩亭 在州東,三將軍祠西,周圍二十五里,知州祝祥建,內有後樂堂,詠風亭,玩月軒,諸處。悉植名花細柳,引水環亭,州守課農迎送之暇,輒憩息於此,今園圃蒿萊亭臺圮廢,惟餘名賢遊覽之跡,明提學副使戴珊、左都御史彭澤俱有詩。

盍簪亭 在州東三里,知州歐陽信建,亭榭臺池四圍環繞為一州之巨觀,今俱傾圮。

莊浪縣

蓮花城 在縣西南一百里,宋經略使鄭戩行邊至蓮花堡,天寒與將佐置酒,會暮塵,起有報敵騎至者,戩曰此必三川將,按邊回非敵騎也,已而果然。

蓮花古城 在縣南四十里。

櫻桃原 在縣西三十里,每花開時,其地如雪,又有牡丹,岔按莊浪,僻居隴山之陰,谿澗崎嶇,常苦風寒,而城曰蓮花原,曰櫻桃,可謂邑無鄙陋矣。

達舍堡 在縣東二十里。

張川堡 在縣西三十里。

隆德縣

長城 在縣西北六十里,相傳秦築,至漢廢。六盤關砦 宋韓魏公置砦戍守,元世祖避暑,駐蹕於此。

登高臺 吳璘率子珽築東山堡以拒金人即此。

月支道 在縣境,漢時以居月支降者,王莽改為月順應。

武延居 在縣西七十里,昔有武延者居此,川之旁宋曹瑋知渭州,與陳興秦翰破章悝族於武延川即此處。

隆德故城 在縣西北九十里,宋始有隆牧羊城,天禧初置隆城寨,金始置縣,加德字。

紅土城 在縣北四十里,舊城猶存。

祭旗坡 在縣南六十里,宋曹瑋禡於此。靜邊砦 在縣境,宋時曹瑋所築。

德勝砦 宋天聖中築。

涼殿硤 在縣南,元太弟避暑處。

官泉亭 即官泉井亭也,明正統中建。

墳墓附编辑

本府平涼縣附郭

秦太子扶蘇墓 在府城東南四十里。

將軍蒙恬墓 在府城東十五里。

明安惠王墓 在府城西北。

韓懷王墓 在府城東八里。

韓靖王墓 在府城東北四十里。

韓惠王墓 在府東南十里。

韓悼王墓 在城東南六里。

韓康王墓 在城東南七里。

韓昭王墓 在府東南八里。

韓莊王墓 在城東南。

韓敬王墓 在府東南九里。

襄陵王墓 在城西北二十里。

樂平王墓 在城東北四十三里。

褒城王墓 在府東二十里大岔里。

通渭王墓 在府東二十里蔣家山。

漢陰王墓 在城南三里。

平利懷簡王墓 在府城南十里。

趙巡撫時春墓 在府城南四里。

周巡撫鑑墓 在城西南五里。

崇信縣

明龐知縣瑜墓 在康王廟前。

華亭縣無考

鎮原縣

後漢劉表墓 在縣西。

固原州無考

涇州

漢官家陵 在州南五里,相傳漢宗室葬此。明韓恭王墓 在州西北十五里。

贈禮部尚書閭鉦墓 在州西十里。

封大同知府閭瑛墓 在州東四十里,柏樹塋封,朝列大夫李發墓 在州西北回山岡。靈臺縣

周左丘明墓 在縣東北三十里。

密康公墓 在縣北五十里。

丘將軍墓 在縣東五里。

晉皇甫謐墓 在縣西北十里。

隋尚書牛弘墓 在縣南五里。

唐宰相牛僧孺墓 在縣南三十里。

明張御史墓 在右集原。

楊可教墓 在縣西啟祥堡北二里許,鳳翅原。楊可立墓 在鳳翅原。

張聚賢父墓 在縣西三十里,西屯鎮北賢父,病亡葬之日,雷雨大作,賢泣曰:親在此,子安歸。遂廬墓旁每晨於百步外,膝行取土一盤覆塚上,三年高闊積數丈,邑人莫不欽為純孝。烈女墓 在縣西五十里,吉白堡之北,藍菊崖下,明萬曆末,回紇掠境,有女姿色甚妍,挾至崖旁欲私焉,女涕詈,投崖而死,土人憐之,爰葬其處,後生藍菊一叢,每歲冬月不凋,人以為異。至今名其崖,而女逸姓氏。

靜寧州

漢姜維墓 在水洛城西南三十里,年遠無塚,明萬曆間,山崩碑出,上題漢驃騎將軍姜維墓。宋忠烈侯劉滬墓 在城西,春秋致祭。

大將軍劉錡墓 在州北二里。

太子太保吳謙暨永寧郡夫人李氏墓。

太子太傅吳遂暨普寧郡夫人齊氏墓。

少保吳扆暨嘉國夫人劉氏墓。

少師追封涪王吳玠暨永寧郡夫人張氏墓。太傅追贈太師信王吳璘墓 俱在州南水洛城北原。

莊浪縣無考

隆德縣

宋忠州防禦使姚兕墓

姚貴墓 兕之弟俱在縣西北三十里,有碑。狀元墳 在縣西南三里,有古塋石獸,而無碑志,相傳為狀元墳。

平涼府部藝文一编辑

《王母宮碑》
宋·陶穀
编辑

祭法曰:法施於人則祀之,辨方之為法制也,不亦大 哉,神有所職,足垂訓者,孰可闕焉。按《爾雅》:觚竹北戶, 西王日下謂之四荒。王母事蹟,其來久矣,名載方策, 理非語怪,西周受命之四世,有君曰王滿,享國五十 載,乘八駿,宴瑤池,捧王母之觴乃,歌黃竹。西漢受命 之四世,有君曰帝徹,享國亦五十載,期七夕,會甘泉, 降王母之駕,遂薦仙桃,周穆之觀西極也,濯馬潼飲,鵠血濺巨蒐之國,乃升弇山,故汲冢有穆天子,傳漢 武之禱靈境也祀雍畤幸朝那立飛廉之館,以望元 圃,故樂章有上之回曲,嗚呼湘靈,鼓瑟虞舜二妃也, 黃姑有星天河織女也,或楚詞所傳,或巫咸所記,猶 能編祀典配嚴祠,簫鼓豆,籩預四時之享,犧牲玉帛 陪百神之祭,豈若王母為九光聖媛,統三清上真,佩 分景之玉GJfont,納瑤瓊之鳳舄,八琅仙璈,以節樂九色 斑驎而在馭,嘯詠則海神鼓舞指顧則岳靈奔走,輔 五帝於金闕,較三官於絳河,位冠上宮,福流下土,則 回中有王母之廟,非不經也,年祀寖遠棟宇隳壞,壇 攲杏朽,蔽荊棘於荒庭,井廢禽亡,噪烏鳶於古壘,物 不終否,崇之在人,太師清河公秉鉞建牙,三臨安定 軍功,政事紀在旂常是邦也,壓涇水之上游,控西羌 之右地,土宜菽麥,俗習騎射,撫之有道,則風能偃草, 馭之非理,則水亦覆舟,中權失政,不可一日,而處矧 三鎮乎。歲戊辰春二月,公介圭入覲天子,設庭燎以 延之,奏肆夏以寵之,臨軒紀,席以綏,懷大輅,繁纓而 錫命,禮成三接,詔還舊鎮,公既旋,所理來謁靈廟齋 莊,有感GJfont蠁如答,伸命主者,鳩工繕修,薙蔓草於庭, 除封植,嘉樹易頹簷於廊廡,締構宏材,丹青盡飾於 天姿黼藻,增嚴於羽帳,雲生畫棟,如瞻西土之遙,水 閱長川,若訝東溟之淺容衛既肅,精誠在茲,何須玉 女,投壺望明星於太華,瑤姬感夢,灑暮雨於陽臺,合 徵幼婦之辭,庶盡上真之美穀也,學非博古,才不逮 時,論思謬冠於詞,臣敘事,敢踰於實錄,久直金鑾之 殿,視草無功強,窺朱雀之窗,偷桃知愧,頌曰崑崙之 壚,崦嵫之下,戴勝蓬髮,虎豹為伍,是耶,非耶。GJfont哉王 母丹臺,命駕七夕為期,雲鳳輦,GJfont珮光輝,倩兮盻 兮,穆若仙姿宅元都兮,如彼降漢宮兮,若是奚,靈聖 之多端,駭變化之神異,考山經與竹書,故兩留於前 事山之巔兮,水之湄奠玉斝兮,薦金徽白雲,零落歸 何處,黃竹摧殘,無一枝撫弇山之舊石,紀涇水之仙 祠。

《重新康王廟記》
王需
编辑

崇信本唐之邊郵,初闕二字以控西邊,實武康王始建 是城也,土人荷王之德,立廟於城東,我宋開疆拓地, 今去邊三百餘里,遂立為縣,而王血食於此,且三百 餘年,廟宇歲久,深有隤圮之憂,需守是邑,以部運進 築,平夏靈平二城,冒險動眾將行也,人人自危,需齋 沐請命,密禱於王曰:王為社稷,生民主願,念我有眾, 以佑此一行也,至於功成旋師,需所率人夫一千三 百有奇,皆獲平安,無有疾病患苦,微荷王之陰助不 及此,於是擇日重新廟貌,墊漏者葺之,頹闕者補之, 庶幾以答王之德於萬一也。

《靈臺觀碑記》
元·劉望之
编辑

天子有靈臺,有觀臺,皆所以依時登覽以占乾象之 休,咎考諸傳,記經始靈臺,當在豐鎬之間,今縣之得 名,歲月遼遠,難可詳究,得非文王之流風遺化猶在 於是乎。清虛子王公志謙字伯剛,本縣名族,器量博 而大,丰釆淳而和,曳裾侯門,聲實騰響,乙未歲避世 秦亭,捨儒歸道,始求度於洞陽盧,尊師後,受業於洞 真于真人,歲戊戌住持隴州佑德觀,重修全真堂,時 披雲宋天師化眾鏤道藏經板行緣關右,仗公為之 羽翼,因任以校經提點之職,清和尹宗師西來祖庭, 謁拜,未久,言下有契,賜號清虛,凡全真諸大師,德座 下無不參禮,傳授道要,是以數年頤養,頗得靜定力, 方議卜築為菟裘,計適鄉里親識,以書堅請,壬寅冬, 挈徒以歸桑梓,擇地於縣之東,有古蹟丘將軍祠址 在其側,遂斧荊榛轝,瓦礫鳩材,庀工建玉,清殿雲室 齋寮等以為瞻禮遊息之所,請額于洞真師,就以縣 名名之,又得居民王思明孫汴等狀施觀南龍駕曲 地,以為贍養之基,縣西河曰達溪,自金以來,前未有 水利,公請郿塢道正宋公運智創磨邑人,莫不拘執 誣說,以為必不能行,而沮之,公與縣宰章資力倡其 役,竟月就緒贍道之資,綽有裕焉,迄今上下一川營 水利者,接踵而起,皆自此觀為之,張本有以見公才 力過人,歲己酉,郿塢帥王公珪亦具疏,請住清遠庵, 乃分徒重建,通元觀以為別業往來,闡化遠近,從風 戶外之履,常滿公以道學一泒,自南渡後,百年中,寂 爾無聞,思有以倡,始而發明之會蜀道,通得語錄一 編,凡一百餘卷,將板行於世,方西遊以疏謁於好事 者,時長安諸大老餞章盈軸,以壯其舉,志未遂而少 微之星殞,平生知識,無不掩涕,僕與公志趣相合,雖 無陳雷膠漆之俗,情雅有箕GJfont山水之逸,想蛻音北 來,惘惘失措,知心方外友王信卿悉僕與伯剛情好 款密,不察老耄,乞鄙文以紀其事,堅辭靡獲,黽勉操 觚為誌,頂末若夫觀之名,固因縣而得然,靈臺二字, 實道家日用之先務,嘗求之人身,中乃晝夜呼吸精 明之所舍,按黃庭內景經曰:靈臺盤固,永不衰。梁丘 子曰:心者,靈臺也。有神靈居之,靜則守,一動則守神, 神全體安,斯不衰竭矣,又南華經曰:萬惡至者,不可內於靈臺,若是則學道之士,其可須臾不務於此乎。 是又洞真師榜觀之遺旨,因繫之以辭曰:達溪之川 兮,坦而平,平達溪之水兮,清而淵,淵旁出觀宇兮,翬 飛而戾天,觀中之仙人兮,安期羨門笑拍洪崖肩蓬 萊弱水三萬里焉,知此地兮非閬風,元圃與芝田,我 老此身,無著處願,借一庵寄華顛晝盤,夕憩有餘樂, 妙理透徹元之元

《太清觀碑記》
明·史書
编辑

創立庵觀,常憲所禁也,崇尚虛無,聖教所闢也,然或 因遺基而工不擾民,自耕食而言不惑眾,亦可以義 起而重建焉,試以邑圍山觀之,若廟宇,若寺觀,古各 建於半峰,於以淑秀氣而壯四隅也,城關西名曰虎 山,左壑右溪面川背麓,廣峻半餘里,元時荒蕪,知者 以為太清觀之遺跡,逮我國家道化之久,人多趨善, 邑民王定、李連、馬道捐資、復建正殿三間五架,左右 靈官廟各一間二架,正門一間二架,與凡節梲桷楹 塑像,繪飾煥然一新,足以崇瞻仰而起敬也,於時營 工於正統丁卯三月,畢工於景泰壬申三月,至是五 十餘年,畫事不能無損,而同事之人木已拱矣,李連 不惜老而再作,興以新之,因屬予為文以誌其事,切 惟不能為言以距楊墨者,聖教之罪人也,而反為言 以嘉獎之,可乎。然孟軻氏有曰:逃墨必歸於楊逃,楊 必歸於儒,若斯人輩,自耕自食,而焚香以祝老氏,不 惟不流於墨,而且少合於楊,可以化凶殘,可以誘良 善,殆將歸於儒者也。書庸何懼罪而固辭乎。夫文以 紀事,勒於金石,將以垂千百載,顧予膚淺不足,以道 其實,姑以紀歲月始末耳,又足云乎哉。GJfont大明成化 十六年三月也。

《石城記略》
馬文昇
编辑

殘元部落把丹者,仕平涼為萬戶,太祖兵至,歸附授 平涼衛正千戶,部落散處,開城等縣,正統丁亥,把丹 孫滿四等倡謀,從北敵叛入石城,乃命右副都御史 嘉興項忠為總督,鎮守陝西太監,劉祥為監督,涼州 副總兵劉玉為總兵,統京營,并甘涼兵五萬往討時, 昇以南京大理卿服闋,陞右副都御史,巡撫陝西協 勦我軍奮勇,敵遂大敗,斬首七千六百有奇,俘獲二 千六百,生擒滿四至軍前,城中復立平涼衛,達官火 敬為主陽虎貍家,口令認給還其,生擒敵千餘,斬八 百餘,擇留滿四馬驥南斗火鎮撫等二百名,并滿四 妻解京,俱伏誅,其未殄者,令其本分耕牧石城,北添 固原千戶所,改衛復添兵備僉事一員。

《復古南門記》
趙時春
编辑

古之貴於今者,何耶。苟非其宜於今,則其存焉者,寡 矣,軒轅氏之弓,啟之劍,夏氏之鼎,殷氏之輅,周之鉶, 彝罍斝經暴秦之劫,餘世代變遷,彼其社稷,已丘墟 宗廟,已不血食,而其器物陳蹟巋然,獨存傳至今。異 哉。世之人何其薄於今,而珍於古,歟將其古之可薄 者,固無,以至今而其珍於今者,將古之所同歟,使其 善政,流俗不幸,不與器物而俱存,而猶幸,不熄於眾 情之所不已者,則謂之復古也,尤宜華亭縣之有南 門,與縣始門之內設橫逵與門,始方縣之盛為儀州, 由州而為縣,故縣之邑井宜繁,而縣之逵衢宜眾,遭 兵凶乃廢,盛時遺老睹之,莫不疢心而興歎,蓋咨嗟 於人願者,凡數十有餘年,嘉靖辛卯春,內畿人齊君 宏自蓬萊,令尹茲邑用,邑人薛海曹麒請重愍其荒 蕪,則下令曰:願復古逵者,聽地之沒官者,輸其直逵 之宜,通者通之門之宜復者,復之其陶埴以培之,峻 閣以覆之重,垣以翼之,令悉復其古傭力,以役民時, 不奪未成齊,君去又十餘年,而克竣於是邑之耆耄, 咸欽古之復也,且良其宜於今之人也,又將冀見盛 時邑井之繁,而古人之善政,流俗可興也,咸請予記 之石,以示後人。

平涼府部藝文二编辑

《隴山》
唐·盧照鄰
编辑

隴山飛落葉,隴鴈度寒天。愁見三秋水,分為兩地泉。 西流入羌郡,東下向秦川。行客空回首,肝腸空自憐。

《隴山》
前人
编辑

GJfont高無極,征人一望鄉,關河別去水,沙塞斷歸腸, 馬繫千年樹,旌懸九月霜,從來共嗚咽,皆是為勤王。

《奉和郭給事湯東靈湫作》
杜甫
编辑

東山氣鴻濛,宮殿居上頭。君來必十月,樹羽臨九州。 陰火煮玉泉,噴薄漲巖幽,有時浴赤日,光抱空中樓。 閬風入轍跡,廣原延冥搜,拂天萬乘動,觀水百丈湫。 幽靈斯可怪,王命官屬休,初聞龍用壯,擘石摧林丘。 中夜窟宅改,移因風雨秋,倒懸瑤池影,屈注滄江流。 味如甘露漿,揮弄滑且柔,翠旗淡偃蹇,雲車紛少留。 簫鼓蕩四溟,異香泱漭浮,鮫人獻微綃,曾祝沉豪牛。 百祥奔盛明,古先莫能儔,陂陀金蝦蟆,出見蓋有由。 至尊顧之笑,王母不遣收,復歸虛無底,化作長黃虯。 飄飄青瑣郎,文采珊瑚鉤,浩歌淥水曲,清絕聽者愁。

《初過隴山途中呈宇文判官》
岑參
编辑

一驛過一驛,驛騎如星流,平明發咸陽,暮及隴山頭。 隴水不可聽,嗚咽令人愁,沙塵撲馬汗,霧露凝貂裘。 西來誰家子,自道新封侯,前月發西安,路上無停留。 都護猶未到,來時在西州,十日過沙磧,終朝風不休。 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萬里奉王事,一身無所求。 也知塞垣苦,豈為妻子謀,山靜月欲出,先照關城樓。 溪流與松風,靜夜相颼飀,別家賴歸夢,山塞多離憂。 與子且攜手,不愁前路修。

《赴北庭度隴思家》
前人
编辑

西向輪臺萬里餘,也知鄉信日應疏,隴山鸚鵡能言 語,為報家人數寄書。

《崆峒山》
宋·姚嗣宗
编辑

南越干戈未息肩,五原金鼓又轟天,崆峒山叟笑無 語,飽聽松聲春晝眠。

《錦屏山》
明·柳仲庭
编辑

南城駕月轉晴空,啼鳥爭棲傍晚鐘,一夜群花盡放 蕊,吹來全仗五更風。

《早發三山經饒陽抵紅德城》
郜光先
编辑

樓頭鼓角動雞聲,早夢驚回戒夙征,月掛旌旗頻 爍,煙籠燈火半昏明,扶桑日旭三山曉,饒水冰凝一 線橫,古戍蕭關何處是,僕夫遙指在紅城。

《隱形山雲寂禪院》
牛化麟
编辑

隱形秋靜百林清,舊鎖禪堂碧露呈,楓樹客來雲未 散,竹窗僧去月猶明,南來野水魚龍遠,北上群峰虎 豹寧,漫憶山川風味好,古公遺化重鄉評。

《過六盤山遇雨》
陳棐
编辑

出城路如砥,過澗山若倚,微雨凌清晨,草間流瀰瀰。 翠嶺排空開,藍輿駕山起,舉頭看導騎,先入煙霧裏。 石路轉委蛇,危壁登峛崺,白雲入衣袖,玉罏香煙比。 下視萬尋壑,茫茫海無涘,我欲尋仙靈,岩洞遙瞻企。 應有遁GJfont人,餐霞高結軌,俯視巢許流,乘軒便脫屣。

《平涼》
李攀龍
编辑

春色蕭條白日斜,平涼西北見天涯。唯餘青草王孫 路,猶憶朱門帝子家。宛馬如雲開漢苑,秦兵二月走 邊沙。欲投萬里封侯筆,愧我談經鬢已華。

《崆峒山》
趙時春
编辑

宇宙開群象,山川GJfont兩雄,行行自敻絕,種種各難同。 水激石崖劃,雲來山氣融,崇巒接井鬼,奔浪注霓虹。 俯瞰涇如帶,遙連隴似騣,谷餘漢帝米,鼎峙楚王宮。 馬渡青霞外,人行翠黛中,委蛇拔地軸,笑語驚天翁。 捫壁學猿攫,穿巖似蟻攻,片雲流穀雨,亂壑響松風。 日月分高下,郊原見始終,禽聲頻慰耳,樹色屢凝瞳。 足困思杯酌,瞻遙喜歲豐,垂名百代下,回首萬緣空。 無用木虛腫,能言鳥脫籠,尚憐周道近,或爾夢飛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