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1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十八卷目錄

 夔州府部藝文二

  夔州論馬綱狀      宋王十朋

  再論馬綱狀         前人

  魚復扞關銘序        李埴

  東屯少陵故居記       于栗

  𦚧䏰記           李燾

  瞿唐關行記        關耆孫

  侍郎閻公運使張公同遊臥龍紀行

               閻蒼舒

  天城石壁記       元王師能

  度索尋橦說        明楊慎

  八陣圖賦         楊維楨

 夔州府部藝文三

  八陣圖          晉桓溫

  倚歌二曲         女兒子

  白帝懷古        唐陳子昂

  早發白帝城         李白

  曉望白帝城鹽山       杜甫

  白鹽山           前人

  上白帝城          前人

  白帝城樓          前人

  白帝樓           前人

  瞿唐兩崖          前人

  灔澦堆           前人

  瞿唐懷古          前人

  峽口二首          前人

  秋峽            前人

  戲作俳諧體遣悶二首     前人

  峽中覽物          前人

  灔澦            前人

  白帝            前人

  白帝城最高樓        前人

  詠懷古蹟五首        前人

  陪諸公上白帝城樓宴越公堂之作

                前人

  上白帝城二首        前人

  大曆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塘峽久居夔府

  將適江陵漂泊有詩凡四十韻  前人

  天池            前人

  八陣圖           前人

  夔州歌十絕句        前人

  負薪行           前人

  雲安           李群玉

  送夔州班使君       司空曙

  瞿塘           明鍾惺

  西陵峽           前人

  文峰瑞彩         王知人

  武侯陣圖          前人

  灔澦迴瀾          前人

  瞿塘凝碧          前人

  蓮池流芳          前人

  草堂遺韻          前人

  白鹽曙色          前人

  赤甲晴暉          前人

  龍岡聳秀          前人

  漁浦澄清          前人

  白帝層巒          前人

  峽門秋月          前人

 夔州府部紀事

 夔州府部雜錄

 夔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六百十八卷

夔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夔州論馬綱狀》
宋·王十朋
编辑

准樞密院劄子,樞密院奏:「知夔州張震申,所有四川 宣撫司措置川蜀馬綱改移水路事件,委有未便去 處,申乞詳酌施行。奉聖旨,除打造舟船外,其餘事件 並令吳璘管辦,其舟船令王十朋疾速應副。」臣契勘 馬綱利害,前知夔州張震及諸司論列已詳,其中利 害之大,莫過於財與力,二者皆出於民。臣自入境以 「來,切見夔、峽之間,土狹民貧,面皆菜色,衣不蔽體,非 江浙、荊湖諸路之比。為監司守令者,儻能皆勞心撫 字,無一毫之擾,猶恐不能活之。況今馬綱之害極重, 財力必當大困。臣濫居牧民之任,不敢不以實聞。今 來茶馬司及宣撫司所買馬,每歲計一萬八百餘匹, 約計二百一十六綱。本州若循環起發,合用船三十 餘隻,每隻打造約費八百餘千。馬船易壞,勢須一年 一易,計一歲之費,為錢二萬六千緡。自夔至歸水路 二百四十里,每綱梢工、水手約九十人,較一歲之終為工一萬八千人,每人口食雇錢約五百文。上下水 約一十五日,通一歲計之,當費錢十一萬貫」,草料、批 券亦不下二萬餘緡,「較一歲之間,費於馬綱者,蓋十 五六萬貫矣。本州三縣所管梢工、水手,不滿四五百 人,若循環不朁,所少猶半,必當役農民而為之。而夔 之民力既困如此,若又從而役之,必有流離轉徙之 患。本州每年財賦之入,不滿二十萬,合起上供折估, 經總制及官兵請給,皆在其內。今馬綱之費,侔於所 入之賦,雖曰令吳璘管辦,豈能償所費十之一二?財 非天降地出,必又取之於民,而夔之民貧如此,財何 自而出耶?以一州推之,則一路與諸路之困又可知 矣。況水路正行瞿唐、灔澦之險,又有惡灘二十餘節, 水勢湍急,濆漩頗多,馬性善驚,聞灘聲洶湧,必致跳 躍,不可控馭,撼動舟船,必有覆溺之患。」臣「昨在饒州, 親見馬綱經過,涉咫尺之渡,遇風十死八九,況千里 之至險耶?若舍舟用陸,則自夔至峽皆重岡複嶺,上 倚絕壁,下臨斷崖,行人攀緣,股慄汗下,遇雨泥滑,尤 不可行,非特有害於人,兼亦非馬之利。若欲削平險 阻,便馬之行,非惟重困民力,又恐有害控扼之險,非 所以保護全省也。」臣所論利害皆是目見,苟坐視一 路生靈之困,不以奏聞,則上辜陛下任使之意,將負 不忠之罪矣。伏乞聖慈特降睿旨,令馬綱復行舊路, 以安遠人,不勝大幸。

《再論馬綱狀》
前人
编辑

臣伏蒙聖恩頒賜御札,謂「軍機之務,馬政為先。」臣仰 見陛下居安慮危,不忘武事,修車馬而備器械,蓋欲 如周宣復古之時。又謂牽駕之役,並用廂禁軍,貼以 吳璘正兵,皆不科擾於民。臣又仰見陛下仁心愛民, 如武王之不忘遠也。又謂回船泝流,頗費程限,須多 作番次,免致羈滯。又令臣率以先,共圖成效,又足以 見陛下雖居九重之深,洞見四方萬里之遠,而閭閻 疾苦,無不備知。不以臣為愚不肖,不足以備使令,戒 敕丁寧,俾輸犬馬之效。況臣誤蒙恩,擢居帥閫,固當 身先卒伍,不憚勤勞。然臣螻蟻之誠,不敢隱默。馬綱 改行水路,為巴蜀之病,臣前已具奏,及監司、帥臣皆 已力言之,不敢再瀆天聽。若夫牽駕「之役,易民以兵, 則道路皆知陛下之仁心。以臣愚見,參以輿論,則亦 有未便者。蜀江號天下之至險,與其他水路大不相 侔。」瞿唐、灔澦及諸惡灘密如竹節,巴峽之民生長於 水者,出舟楫為家俏,濆撇漩攲桅側柁於波濤洶湧 之間,習知水道之曲折,操舟若神,猶不免時有覆溺 之患。彼卒伍輩自少「長黥涅坐食軍門,與水性素不 相諳,一旦強以牽挽,必至觸石破碎,人馬俱斃無疑 矣。又二峽束江,斷崖絕壁,挽舟者無所寘足,攀緣而 過,如猿猱然,兵卒豈能為之?況宣撫正兵皆西人,尤 不善操舟,雖貼無益。馬綱之來,急如星火,州縣既無 可以率駕之卒,官吏以獲罪為懼,其柁工、水手必不 免役民以充之。雖聖旨不欲科擾於民,其勢不得不 至於科擾。又夔峽為四川門戶,長江上游,正賴此曹 守禦控扼,以壯天險之勢。然土狹人稀,廂禁軍類多 缺額,諸州每以招填不足為憂。重以出戍於夷陵、防 秋於諸處者非一,所存無幾。若又役以牽駕,疲以往 來,以無幾之卒伍,應無窮之馬綱,非惟耗」費錢糧,妨 廢教閱,正恐州郡空虛,因致意外之患,非細故也。況 茶馬司歲發馬一百六十綱,而宣撫司不與焉。除自 五月至八月江流泛溢,瞿唐不可上下舟航,當戒謂 之「住夏。一歲之間可發歲額之馬者,凡八月,每月計 三十綱,每綱用三船,每船用十五人。十綱為一番,則 用四百五十人,上下二番則倍之,為二番,更替則又 倍之。臣所論者一州,乃馬綱巳經過而目親睹者爾。 馬綱過夔州一路者凡六州,通而計之,則每番計二 千七百人,上下番計五千四百人,三番更替計八千 一百人。若更欲多作番次,非惟兵不足用,而舟艦亦 無。」臣所治者夔州也。夔為帥府,係屯兵之地,而數猶 不足;其他「如涪、忠、萬等州廂禁軍,多者不過四五百 人,少者二三百人,歸州所管止百餘人,其間又有剩 員半分,癃老疾病者居其半。若盡驅而為梢工、水手, 為一番且猶不足,況欲多作番次耶?臣愚以為不若 且行舊路,舍危就安,或以山險馬瘏為慮,且於鄂渚、 漢陽諸處置監以休息之,壯者發至行在,病者」留以 牧養。水草既便,馬必蕃育,亦可以為江淮、荊襄警急 之備,固亦無害其為馬政之修也。臣非不欲率先奉 行,以荅知遇,實以馬綱行水,利少害多,他日或致生 事,上貽陛下西顧之憂,則臣誤國欺君之罪,不容誅 矣。況此事干數路,所係非輕。伏望聖慈出臣此奏,令 兩府大臣議之,參酌施行,不勝大幸。

《魚復扞關銘序》
李埴
编辑

古梁州域,實兼巴、漢、庸、蜀地。漢孝武改梁曰益,梁州 總八郡。「梁」之為言強也,「益」之為言阨也,此昔聖賢察 其風俗,按其形勢而為之名也。故其人則強毅精敏, 嗜義負勇。其地則山屏水塹,險介重阻,沃野叢員萬里,北以劍門為限,東以魚復為守,此二物者,蜀 之襟喉扄闑也。戰國交侵,楚肅四年,始建扞關,實在 魚復,置江關都尉,以魚復始尉治,東漢省尉,而關如 故。東漢志有扞水扞關不言都尉秦張儀說楚,謂下水而浮,不十日 而拒扞關。蜀李雄說公孫述,謂「東守巴郡,拒扞關之 口」,皆指此。魏酈道元注《水經》,謂扞關乃廩君所置。唐 章懷注《范史》,謂關故基在彝陵巴山縣。巴山縣自唐天寶八年為 巴山郡界二說皆非也。蓋魚復之有關尚矣,無事則嚴封 域,察姦軼,有急則扼險要,扞陵暴,有國者所宜致謹 也。雖然,嘗考諸古,劍門以漢中、武都為屏蔽,失漢中、 武都則劍閣不足賴矣;魚復以秭歸、彝陵為保障,失 秭歸、彝陵則魚復不可恃矣。考秦以下以迄本朝,舉 兵定蜀者,凡十有二,唯秦司馬錯、漢之來歙、魏之鄧 艾、鍾會,苻秦之楊安,後魏之尉遲迥、隋之梁睿、唐之 高崇文,後唐之郭崇韜,本朝之王全斌,實出劍門、陰 平道。至若夫吳漢,若岑彭,若諸葛亮,若桓溫,若劉毅、 朱齡石以及劉光義,皆擁舟師西指,愬江扣關,麾城 摲邑,易如拾芥。何者?皆以先得秭歸、彝陵也。漢昭烈 襲取劉璋,既北取漢中,即東爭彝陵。嗚呼!若昭烈者, 可謂能知保蜀矣。功之不遂,此天也。然而劉禪繼世, 猶以苟安者,徒以與孫氏交歡也。且蜀與吳、楚為唇 齒之國,兩全則固,一失則危。是以自古在昔,欲圖江 南者,必先奄蜀。何者?地勢便,兵力接也。秦取楚,晉取 吳,隋取陳,耀兵上游,舫船載卒,乘流而東,曾不煩一 刃,折一矢,而荊、揚之區已望風褫氣矣。苻堅伐晉,亦 分軍而下,不幸苻融之兵先敗於淝水,故不能成功。 以此知英雄圖事,後先一揆,然則蜀之重也審矣。自 古或言蜀人嗜亂喜禍,故所以制御操切之者,尤盡 其術。嗚呼!何其過也!吾觀從昔亂蜀者,皆非其國之 人,率由姦雄乘隙外至,因竊據焉,而蜀人莫之與抗。 蓋公孫述「首禍於卒正,劉焉蓄姦於州牧,鍾會兆謀 於降將,李特奮跡於流人,程道養怨激於苛刻,劉季 運計成於犄奪,司馬勳出於王族,蕭紀興於帝冑,王 謙啟釁於易代,劉闢席亂於留後,王建發蹤於椎埋, 孟知祥紹難於違愎。」唯東晉譙縱,本宕渠人,然縱之 初起,實出逼脅,觀其倉皇,赴江以逃,則知縱本庸人, 初無異志,劫於群叛,不能自還。若述焉以下數子者, 則其險詭睥睨,有從來矣。彼見蜀之險足恃,蜀之富 足資,趯然動心,逆節萌起。蓋有觀劍門之險而追笑 劉禪,覽甲兵之勝而思效昭烈,而蜀之人形格勢制, 不能不利而從之,其間能截然自固,恥污於偽,如《青 衣》之不賓公孫述,牂牁之不臣「於李特者,類有之矣。 嗚呼!一定而不易者地形也;難保而易變者人心也。 故地形惟所守,而人心惟所化。苟知所守,則力約而 功倍,圉固而敵畏。苟知所化,則嚚傲革為勇毅,柔脆 易為信順。不知所守,則嬴氏家函谷而滅,田宗國東 海而亡矣。不知所化,則暴悍踵起於江漢,姦醜接跡 於洙泗矣。」魚復與劍閣埒險角壯,並為西南鎮。昔有 銘劍閣者,獨此缺。諸江出沒,山行二千里,合蜀眾流, 畢出瞿唐之口。山竦而磔崒,水激而奔迅,天下瓌偉 絕特之觀,至是殫矣。是宜有銘,琢刻盤石,以侈寡匹, 以厲罔極。其詞曰:「惟梁州域,神禹所別,有巋其閘,險 肇天設,控引荊襄,枕倚牂越,岡聯以峙,㟏岈巀。」洪 流下瞰,澎滲蕩潏。衡潛抗高,華岱媲桀。上柱天倪,旁 抳日轄。惟所屏障,則恃於峽。如戶斯闢。此為之闑,寇 來是扞。兵勢攸接,鏡考前古,棋勢輳列。水攻陸擊,巖 披石抉。元甲。爛《白刃鎗》。雲舸倏馳,瀪纛斯揭。山 奔貙兕,壑濆螭蜺。水姦脫入,孰睨旋竊。迴環千里,炖 人於钀。曾不逾時,宗隕祚拔,西方之人。王化所達,寧 甘嗜亂,實首攸脅。豈富是怙,忍上之觖。惟此山川,重 阻復疊。德守者固,兵據者蹶。惟此黔庶,嶷嶷業業。力 制則離,道懷乃協。皇帝聖武,恩被𦐂狘。國有至仁,九 土臣妾。勒銘《山阿》,永彰宋烈。

《東屯少陵故居記》
于栗
编辑

「唐大曆中,少陵先生自成都來夔門,蓋東下三峽,道 荊襄以向洛陽,漸圖北歸,始至暫寓白帝,既而復遷 瀼西,最後徙居東屯,質之於《詩》,皆可考。峽中多高山 峻谷,地少平曠,獨東屯距白帝五里而近,稻田水畦, 延袤百頃,前帶清溪,後枕崇岡,樹林蔥蒨,氣象深秀, 稱高人逸士之居,少陵於是卜築焉。厭囂塵而樂幽」 勝,蓋詩人所以為吟詠風月之地。夔州之詩,多至四 百餘篇,計當一草一木盡入詩句中矣。少陵既出峽, 其地三易主,近世始屬李氏,少陵手書之券猶在。至 子襄頗好事,講求故蹟,復置高齋,用涪翁名少陵詩 意,創大雅堂臨溪,又建草堂,繪其像。歷歲滋久,屋頹 圮弗治,券亦為有力者取去,而前賢舊隱,幾為荊榛 之墟。慶元三年春,連帥閬中毋丘公、漕使蘇臺錢公, 暇日聯轡訪古,歎「高風之既遠,而故居之弗葺,無以 致思賢尚德」之意。因李氏子欲析居,毋丘公捐金市 之而歸諸官。為田一十一畝有奇,繚以短垣,樹以嘉 木,齋與堂之敧腐撓折者,從而增葺之。架為憑軒,闢為虛牖,開新徑以直谿,而東屯之景物深窈幽邃,與 少陵寓居之日無異。錢公又跨草堂創為重閣,移置 少陵像於其上,憑欄一望,則平川之綺麗,四山之環 合,若拱若揖,與賓主相領略。蓋東屯至是遂為夔州 勝處。嗟夫!少陵始進三賦,明皇奇其才,嘗召而欲用 之,故其詩有「主上頃見徵」之句。已而齟齬不偶,流落 頓挫,故其詩有「青冥卻垂翅。」少陵抱負奇偉,許身稷、 卨,蓋欲少出所學,以自見於世,而卒不遇,憔悴奔走 於羈旅之間,可歎也!雖然,少陵之詩,號為「詩史」,豈獨 取其格律之高,句法之嚴?蓋其忠義根於中而形於 吟詠,所謂一飯未嘗忘君者,是以其鏗金振玉,與《騷》 《雅》並傳於無窮也。少陵避地入蜀,其寓居之處,同谷 有草堂,浣花亦有草堂,皆官自葺之,有以見其「勿翦 勿伐」之意。獨東屯不然,誠夔門缺典也。夫地固以人 重,而物之興廢有時。今帥、漕二公獨能興四百年之 遺址而更新之,明示好尚,丕變雅俗,實權輿於此,則 是役也,豈徒為遊觀設哉?慶元三年十一月初一日, 朝奉郎、權通判夔州軍兼「管內勸農事、借緋于栗記。」

《𦚧䏰記》
李燾
编辑

《漢志》巴郡有朐䏰縣。顏師古注:胊音劬。杜君卿《通典》 乃作𦚧䏰,音蠢。䏰,如尹切,與師古特異。按:許叔重《說 文》:「朐,脯脡也。」其俱切無他義。𦚧䏰,蟲名。漢中有𦚧䏰 縣,地多此蟲,因以為名。𦚧,如順切。䏰,大尹切,讀如閏。 蠢,君卿蓋從叔重而小不同。然叔重謂𦚧䏰屬漢中, 誤矣。《類篇》承叔重之誤,既以𦚧䏰屬漢中,別於䏰字 下注「胊䏰縣屬巴郡。」則又承師古之誤。遍檢地志,漢 中實無𦚧䏰,固當以君卿為正。然「𦚧」當作𦚧,從旬,不 當作「胊」,從句,君卿猶未及辨,考職方者宜辨之。閏月 一日,泊舟雲安之西三十里萬戶驛下橫石灘上。土 人云:今驛之左右,𦚧䏰故地也。乾道九年記。

《瞿唐關行記》
關耆孫
编辑

乾道庚寅中元日,關耆孫約李時雨、陳彥岳建壽、宋 嵩、李晉、張徽之、雍椿飲於三峽堂。晚攜餘觥下瞿唐 關,訪夔刺史舊治。客曰:「今之司關者之居是也。」遂飲 於此。茂林修竹間,小亭縈紆。客曰:「此唐劉夢得故址 也。」夢得遺墨舊有石,好事者取去,飲關上高齋,誦少 陵「薄雲巖際宿,孤月浪中翻」之詩,歎此老具眼如此。 夔江山元麤惡,惟《少陵新紀》處獨異,高齋其一也。高 齋故基,屋隘而陋,予惜之。方欲為太守王君言客陳 彥辛景賢出席,願出力董役更築之。僕謂不可隘而 陋,亦不可侈而大,此少陵誅茅避世意也。併書以告 二子。

《侍郎閻公運使張公同遊臥龍紀行》
编辑

閻蒼舒

「余初自宣威幕府送李長奏事北闕,入道山為學士。 後三年余,始被命造朝,遂玷諭思之列,今丐祠,得請 而歸。會李長護漕夔門,相與道故舊,握手驚嘆,蓋闊 別已十年矣。通家燕款,浹辰亡倦。最後遊臥龍山,松 風蕭爽,雲日蔽虧,千載英靈,恍若來下。晚趨躍馬城, 赤甲白鹽,峻極天半,晴光返照,噴浪帖伏。慈明行酒」 道韞,誦詩,至大醉而去,不圖天涯為樂之至於斯也。 淳熙九年二月癸巳,唐安閻蒼舒才元書。

《天城石壁記》
元·王師能
编辑

元朝造我區夏,丕冒海隅,日出憲述唐制,分道以理 天下。昔先皇帝躬履蜀道,利夔以東畀之先侍郎肅 翼郡公,地未悉平,將星示變。今聖天子遂命我宣撫 司招討都元帥金吾上將軍楊公繼之。受任以來,盡 瘁國事,誓挈輿地,以報君王。乙亥元正,不兩旬而取 開達,越月而下洋川,附庸列寨,傳檄而定。獨夔以上, 恃衣帶水未歸。《職方萬》在江北,城號天生。昔昭烈上 經蜀漢,下窺三峽,於此乎插劍,蓋荊蜀之要會也。公 曰:「得萬則忠,夔可次第而下。」是歲,乃親董六師,不憚 蘊隆。秋軍於城下者五旬,遣檄諭旨,靡不曰盡郡將 官。夔怙險蘊姦,侮慢自賢。公曰:「且置此子於度外,吾 將有事於夔。」遂拔牛巔一二寨而行。越明年夏,戎車 再駕,遠次於郊,不芟農工,不俘人民,亦曰「取之以力, 不若服之以德也。」夔自謂:「如此絕險,除是飛來。雖遣 納降之款,然陽從陰違,姑延旬日,欲老我師。」於是我 公憤然建大將旗鼓,對壘於筆架峰前。嚴厲諸將,分 任地面,三遶環攻。八月辛未,一鼓而拔其外城。軍民 大窘,王師薄壘而營,「是城內直可捫上蹴倒。我公不 忍生靈塗炭,一再遣檄原宥,冀其保活,官夔終迷不 悟。」是月甲申,公是以益命姪開達、安撫使監軍楊應 之,賈勇將士,用夜半自城南魚貫而上,王旅如飛,一 刻即平。夔尚施困,𩰚自干陣戮,其餘生靈一無血刃。 是役也,師能亦預披堅之列。異日公乃按轡徐行,登 城撫定,建州牧,置縣令,崇學校,完城郭。民乃即巴國 之故居,沐元朝之新化,曰:「而今而後,吾第為太平民 矣。」相與而歌曰:「始時吾民,迫於勢驅,晝守夜防,靡有 寧居。我公既來,慰我無辜,勞來還定,安堵自如。始時 吾民,困於征役,無小無大,朝不謀夕。既見我公,念其艱食,解衣以賜,輓粟以給。萬之卒徒,解甲」歡呼;萬之 官士,見儀咸喜。吁嗟斯城,巉崖倚空,王旅如飛,伊誰 之功,問之諸將,歸之我公。公曰:「此州,特予小示,夔、峽 悉平,端自今始。」師能庸謬不才,誤膺隆委,濫領州麾, 目擊甚美,詎能默然?姑錄其實,以俟太常之大紀。至 元十三年歲次丙子良月日,宣武將軍、本帥府管軍 總管、萬州安撫使、古岷王《師能拜手勒石》。

《度索尋橦說》
明·楊慎
编辑

《西域傳》有「度索尋橦之國。」《後漢書》:「跋涉懸度。」注:「溪谷 不通,以繩索相引而度。」唐獨孤及《招北客辭笮》,「復引 一索,其名為笮。人懸半空,度彼絕壑。」予按今蜀松茂 之地,皆有此橋。其河水險惡,既不可舟楫,乃施植兩 柱於兩岸,以繩緪其中。繩上有一木筒,所謂橦也。欲 度者,則以繩縛人於橦上,人自以手緣索而進,行達 彼岸,復有人解之,所謂「尋橦」也。非目見其制,不知其 解。獨孤及之文,以十七字形容之,《西域傳》只四字盡 之,可謂工妙矣。

《八陣圖賦》
楊維楨
编辑

遐哉邈乎!蠶叢故墟。劍閣崢嶸兮,石棧縈紆。車不得 而運兮,馬不得以驅。非王業之所基兮,徒抗險乎中 都。帝中山之苗裔兮,迺猶厄此斗隅。黃星射乎宋野 兮,強猘狺乎江之東。偉伏龍之感激兮,起左顧乎隆 中。允識時之俊傑兮,吞餘子於一空。圖八陣以用武 兮,必先天而獨得。六十四之成筭兮,本《馬圖》之全畫。 三十二之岐分兮,妙陰陽之互宅。天地衡軸兮風雲 盤辟,龍飛鳥逝兮蛇蟠虎翼。撓之無蹤兮運之無方, 進退不愆兮出沒靡常。奇不失於正正兮,怪不越於 堂堂。伏至動於至靜兮,寓能柔於能剛。喻以常山之 蛇勢兮,曾未測其汪洋。巴之水兮砅崖拆壁,峽之濤 兮風霆霹靂。彼箕張而翼布兮,曾不轉其塊石。非神 物之陰衛兮,孰萬夫之捍力。想貔貅之對壘兮,指白 羽之一麾。運縱擒於掌握兮,筭不出於八奇。賊之望 而走兮,甘巾幗之受嗤。按渭濱之所屯兮,實鼎國之 王師。自《風后》之有圖兮,肆獯蚩之赫伐。逮尚父之六 弢兮,佐牧野之黃鉞。孫吳為之剽掠兮,徒生靈之肉 血。鄙敗事於腐儒兮,「彼譙生其又何法?茲八陣之猶 覺兮,軼軒皇與天老。曰流馬與木牛兮,又神機之所 造。欻中營之告變兮,哀夫人之奪蚤。訖黃芒以當天 兮,掩炎精之皜皜。」嗚呼!西望岷峨兮,南泊錦江。山川 相繆兮,地老天荒。歌《梁父》兮釃吾觴,招謫仙兮呼子 長。訪魚復之砂磧兮,弔新都之戰場。雖武無用於今 之時「兮,亦以發吾文之氣剛。」

夔州府部藝文三编辑

《八陣圖》
晉·桓溫
编辑

望古識其真,臨源愛往蹟。恐君遺事節,聊下南山石。

《倚歌二曲》
女兒子
编辑

巴東三峽猿鳴悲,夜鳴三聲淚沾衣。

我欲上蜀蜀水難,蹋《蹀珂》頭腰環環。

《白帝懷古》
唐·陳子昂
编辑

日落滄江晚,停橈問土風。城臨巴子國,臺沒漢王宮。 荒服仍周甸,深山尚禹功。巖懸青壁斷,地險碧流通。 古木生雲際,歸帆出霧中。川途去無限,客思坐何窮。

《早發白帝城》
李白
编辑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 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曉望白帝城鹽山》
杜甫
编辑

「徐步移斑杖,看山仰白頭。」翠深開斷壁,紅遠結飛樓。 日出清江望,暄和散旅愁。春城見松雪,始擬進歸舟。

《白鹽山》
前人
编辑

卓立群峰外,蟠根積水邊。他皆任厚地,爾獨近高天。 白榜千家邑,清秋萬估船。詞人取佳句,刻畫竟誰傳。

《上白帝城》
前人
编辑

「城峻隨天壁,樓高更女牆。江流思夏后,風至憶襄王。」 老去聞悲角,人扶報夕陽。公孫初恃險,躍馬意何長。

《白帝城樓》
前人
编辑

江渡寒山閣,城高絕塞樓。翠屏宜晚對,白谷會深遊。 急急能鳴鴈,飛飛不下鷗。彝陵春色起,漸擬放扁舟。

《白帝樓》
前人
编辑

漠漠虛無裏,連連睥睨侵。樓光去日遠,峽影入江深。 臘破思《端綺》,春歸待一金。去年梅柳意,還欲攪邊心。

《瞿塘兩崖》
前人
编辑

《三峽》傳何處,雙崖壯此門。入天猶石色,穿水忽雲根。 猱玃鬚髯古,蛟龍窟宅尊。羲和冬馭近,愁畏日車翻。

《灔澦堆》
前人
编辑

巨石水中央,江寒出水長。沉牛荅雲雨,如馬戒舟航。 天意存傾覆,神功接混茫。干戈連解纜,行止憶《垂堂》。

《瞿塘懷古》
前人
编辑

西南萬壑注,勍敵兩崖開。地與山根裂,江從月窟來削成當白帝,空曲隱陽臺。疏鑿功雖美,《陶鈞》力大哉。

《峽口二首》
前人
编辑

峽口大江間,西南控百蠻。城攲連粉堞,岸斷更青山。 開闢當天險,防隅一水關。亂離聞鼓角,秋氣動衰顏。

時清關失險,世亂戟如林。去矣英雄事,荒哉「割據心。」 蘆花留客晚。楓樹坐猿深。疲薾煩親故,諸侯數賜金。 自注云主人柏中丞頗分月俸

《秋峽》
前人
编辑

江濤萬古峽,肺氣久衰翁。不寐防巴虎,全生狎楚童。 衣裳垂素髮,門巷落丹楓。嘗怪商山老,兼存翊贊功。

《戲作俳諧體遣悶二首》
前人
编辑

異俗吁可怪,斯人難並居。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 舊識難為態,新知已暗疏。治生且耕鑿,只有不關渠。

西歷青羌坂,南留白帝城。於菟侵客恨,粔籹作人情。 瓦卜傳神語,畬田費火聲。是非何處定,高枕笑浮生。 粔籹音去汝

《峽中覽物》
前人
编辑

曾為掾吏趨三輔,憶在潼關詩興多。巫峽忽如瞻華 嶽,蜀江猶似見黃河。舟中得病移衾枕,洞口經春長 薜蘿。形勝有餘風土惡,幾時回首一高歌。

《灔澦》
前人
编辑

灔澦既沒孤根深,西來水多愁太陰。江天漠漠鳥飛 去,風雨時時龍一吟。舟人「漁子歌回首,估客胡商淚 滿襟。寄語舟航惡年少,休翻鹽井橫黃金。」

《白帝》
前人
编辑

《白帝城中》雲出門,白帝城下雨翻盆。高江念峽雷霆 𩰚,古木蒼藤白日昏。戎馬不如歸馬逸,千家今有百 家存。哀哀寡婦誅求盡,慟哭秋原何處村。

《白帝城最高樓》
前人
编辑

城尖徑仄旌斾愁,獨立縹緲之飛樓。峽坼雲霾龍虎 臥,江清日抱黿鼉遊。扶桑西枝封斷石,弱水東影隨 長流。杖藜嘆世者誰子?泣血迸空回白頭。

《詠懷古蹟》
前人
编辑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三峽樓臺淹日 月,五谿衣服共雲山。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 未還。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詞賦動《江關》。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悵望千秋一灑 淚,蕭條異代不同時。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臺豈 夢思。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一去紫臺連朔 漠,獨留青塚向黃昏。畫圖省識春風面,環珮空歸月 夜魂。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

蜀主窺吳幸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翠華想像空山 裏,玉殿虛無野寺中。古廟杉松巢水鶴,歲時伏臘走 村翁。武侯祠屋長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

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遺像肅清高。三分割據紆籌 策,萬古雲霄一羽毛。伯仲之間見伊呂,指揮若定失 蕭曹。運移漢祚終難復,志決身殲軍務勞。

===陪諸公上白帝城樓宴越公堂之作{{{1}}}

「此堂存古製,城上俯江郊。」落構垂雲雨,荒階蔓草茅。 柱穿蜂溜蜜,棧缺燕添巢。坐接春杯氣,心傷艷藥梢。 英靈如過隙,宴衎願投醪。莫問東流水,生涯未即拋。

《上白帝城二首》
前人
编辑

江城含變態,一上一迴新。天欲今朝雨,山歸萬里春。 英雄餘事業,衰邁久風塵。取醉他鄉客,相逢故國人。 兵戈猶擁蜀,賦斂尚輸秦。不是煩形勝,深慚畏損神。

「白帝空祠廟,孤雲自往來。江山城宛轉,棟宇客徘徊。 勇略今何在,當年亦壯哉。」「後人將酒肉,虛殿日塵埃。 谷鳥鳴還過,林花落又開。多慚病無力,騎馬入青苔。」

大曆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塘峽久居夔府编辑

《將適江陵漂泊,有詩》,凡四十韻  前人

「老向巴人裏,今辭楚塞隅。」入舟翻不樂,解纜獨長吁。 窄轉深啼狖,虛隨亂浴鳧。石苔凌几杖,空翠撲肌膚。 疊壁排霜劍,奔泉濺水珠。杳冥藤上下,濃淡樹榮枯。 神女峰娟妙,昭君宅有無。曲留明怨惜,夢盡失歡娛。 擺闔盤渦沸,敧斜激浪輸。風雷纏地脈,冰雪耀天衢。 鹿角真走險,狼頭如跋胡。鹿角狼頭二灘名惡灘寧變色,高 臥負微軀。書史全傾撓,裝囊半壓濡。生涯臨嵲兀,死 地脫斯須。不有「平川決,焉知眾壑趨。乾坤霾漲海,雨 露洗春蕪。鷗鳥牽絲颺,驪龍濯錦紆。落霞沉綠綺,殘 月壞金樞。泥筍苞初荻,沙茸出小蒲。雁兒爭水馬,燕 子逐檣烏。絕島容煙霧,環洲納曉晡。前聞辨陶牧,轉 盼拂宜都。縣郭南畿好,津亭北望孤。勞心依憇息,朗詠劃昭蘇。意遣樂還笑,衰迷賢與愚。飄蕭將素髮,汨 沒聽洪鑪。丘壑曾忘返,文章敢自誣。此生遭聖代,誰 分哭窮途。」「臥疾淹為客,蒙恩早廁儒。廷爭酬造化,樸 直乞江湖。灔澦險相迫,滄浪深可逾。浮名尋已已,嬾 計卻區區。喜近天皇寺,先披古畫圖。應經帝子渚,同 泣舜蒼梧。朝士兼戎」服,君王按湛盧。旄頭初俶擾,鶉 首麗泥塗。甲卒身雖貴,書生道固殊。出塵皆野鶴,歷 塊匪轅駒。伊呂終難降,韓彭不易呼。五雲高太甲,六 月曠摶扶。回首黎元病,爭權將帥誅。山林託疲薾,未 必免崎嶇。

《天池》
前人
编辑

天池馬不到,嵐壁鳥纔通。百頃青雲杪,層波白石中。 鬱紆騰秀氣,蕭瑟浸寒空。直對巫山出,兼疑夏禹功。 魚龍開闢有,菱芡古今同。聞道奔雷黑,初看浴日紅。 飄零神女雨,斷續楚王風。欲問《支機》石,如臨獻寶宮。 九秋驚雁序,萬里狎漁翁。更是無人處,誅茅任薄躬。

《八陣圖》
前人
编辑

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

《夔州歌十絕句》
前人
编辑

中巴之東巴東山,江水開闢流其間。白帝高為三峽 鎮,夔州險過百牢關。

白帝夔州各異城,蜀江楚峽混殊名。英雄割據非天 意,霸主并吞在物情。

群雄競起問前朝,王者無外見今朝。比訝漁陽結怨 恨,元聽舜日舊《簫韶》。

赤甲白鹽俱刺天,閭閻繚繞接山巔。楓林橘樹丹青 合,複道重樓錦繡懸。

瀼東瀼西一萬家,江北江南春冬花。背飛鶴子遺瓊 蕊,相趁鳧雛入蔣芽。

東屯稻畦一百頃,北有澗水通青苗。晴浴狎鷗分處 處,雨隨神女下朝朝。

蜀麻吳鹽自古通,萬斛之舟行若風。長年三老《長歌》 裏,白晝攤錢高浪中。

憶昔咸陽都市合,山水之圖張賣時。巫峽曾經寶屏 見,楚宮猶對碧峰疑。

閬風元圃與蓬壺,中有高堂天下無。借問夔州壓何 處,峽門江腹擁城隅。

武侯祠堂不可忘,中有松柏參天長。干戈滿地客愁 破,雲日如火炎天涼。

《負薪行》
前人
编辑

夔州處女髮半華,四十五十無夫家。更遭喪亂嫁不 售,一生抱恨堪咨嗟。土風坐男使女立,應當門戶女 出入。十有八九負薪歸,賣薪得錢應供給。至老雙鬟 只垂頸,野花山葉銀釵並。筋力登危集市門,死生射 利兼鹽井。面妝首飾雜啼痕,地褊衣寒困石根。若道 巫山女麤醜,何得此有「昭君村。」

《雲安》
李群玉
编辑

灘惡黃牛吼,城孤白帝秋。水寒巴字急,歌迥竹枝愁。 樹倚荊王館,雲昏蜀客舟。瑤姬不可見。行雨在高丘。

《送夔州班使君》
司空曙
编辑

魚國巴庸路,麾幢漢守過。曉檣爭市隘,夜鼓祭神多。 雲白當山雨,風清滿峽波。彝陵舊人吏,猶誦《兩岐歌》。

《瞿塘》
明·鍾惺
编辑

至此始稱峽,「岸束江齟齬。江勢有往還,前山幾茹吐。 兩崖何所爭,終古常相拒。水石日夜戛,無所觸而怒。 灔澦根孤危,悍流不能去。立石如堵牆,中劈才一縷。 岸迴不見江,舟行無乃迕。舟過其隙中,乃知此其戶。 還顧此自失,憮然警徒旅。」

《西陵峽》
前人
编辑

《過此即大江峽亦終於此》。前途豈不彝,未達一間耳。 辟入大都城,而門不容軌。虎方錯其牙,黃牛喘未已。 舟進卻湍中,如狼疐其尾。虎牙狼尾灘名當其險彝交,跳伏 正相踦。回首黃陵沒,此身才出匭。不知何心魂,禁此 七百里。夢者入鐵圍,醒尢忘在几。賴茲歷奇奧,得悟 垂堂理。

《文峰瑞彩》
王知人
编辑

赤甲平登瞰白鹽,登臨又見此峰尖。山川遍覽文章 妙,造化獨能位置兼。有路巉巖通玉宇,無邊蒼翠掛 銀蟾。隔江坐對閒衙靜,篆裊春宵一放簾。

《武侯陣圖》
前人
编辑

無勞樵牧慇懃說,此是當年《八陣圖》。報主不遺生活 計,丹忠猶下死工夫。寒流脈脈縈荒磧,苦雨蕭蕭走夜蘆。浩魄不磨英氣在,空林婉轉亂啼烏。

《灔澦迴瀾》
前人
编辑

神禹推承造化功,故留突兀大江中。三更出沒魚龍 哭,萬里騰奔鼓角雄。湘楚有峰皆向北,巴渝無派不 朝東。風風雨雨波濤老,峽口依然倚碧空。

《瞿塘凝碧》
前人
编辑

石骨蒼蒼秋不肥,高巖千丈薜蘿衣。花酣灘瀨無顏 色,猿立黃昏說是非。落落孤懷依夢斷,疏疏暮雨傍 林飛。苔痕掃破攤書坐,擬對江天理釣磯。

《蓮池流芳》
前人
编辑

聞道漢家菡萏池,一本四葉名連枝。狀如駢蓋承天 露,子似元珠飾佩儀。裊裊香風雙蕩漾,團團佳月兩 參差。而今百尺峰頭上,再睹前賢快所遺。

《草堂遺韻》
前人
编辑

鼙鼓漁陽勢若奔,吞聲野老下夔門。青山一帶圍寒 骨,茅屋三椽慰旅魂。邈矣逸懷飄斷壘,至今詩色滿 江村。菜花蛺蝶啼鵑淚,為報春風護綠原。

《白鹽曙色》
前人
编辑

幾杵疏鐘度遠林,雞聲喔喔夜沉沉。諸峰不定氤氳 色,三峽依然浩蕩深。疑是層霜覆石骨,更憐曉月到 天心。推窗夢斷江濤急,指點寒空次第吟。

《赤甲晴暉》
前人
编辑

為憐海內文章客,赤甲三年再卜居。遯跡林泉同鹿 豕,甘心天地老樵漁。巖前丹嶂將何似?雨後晴霞總 不如。最是霜林初醉後,滿天楓葉落來疏。

《龍岡聳秀》
前人
编辑

削就千山與萬山,五丁何事不曾閒。看來此地煙嵐 色,不似殊方瘴癘蠻。鬱鬱春蘿拂石帶,盈盈香霧藹 雲鬟。抱琴攜得《邛州》竹,不厭清游數往還。

《漁浦澄清》
前人
编辑

採得菱窠滿畫船,蘭橈衝破一溪煙。秋來碧浪容能 澹,雨後澄波色倍妍。數盡芙蓉千片瘦,閑來鷗鷺一 生眠。江村幾處黃昏月,夢裏漁歌風外傳。

《白帝層巒》
前人
编辑

層巒高聳鬱嵯峨,粉堞連宵塞馬過。霸業鼎成綿漢 祚,雄圖割據並妖麼。唯餘青嶂千年在,剩有白雲薄 暮多。一帶斜陽流水岸,不堪重誦《大風歌》。

《峽門秋月》
前人
编辑

扁舟晚泊峽門秋,冷月寒山色欲浮。掩映荻花窺石 壁,參差楓葉隱飛樓。清猿喚破《三生夢》,白露重添一 段愁。吹徹玉笙銀漢曲,乘風八翼到丹丘。

夔州府部紀事编辑

《巫山縣志》:楚懷王三十年,往會秦昭王,秦因留楚王, 要以割巫黔中之郡。楚王欲盟秦,欲先得地,楚王怒 曰:「秦詐我而又強要我以地。」不復許。

頃襄王二十年,秦將白起拔我西陵。二十二年,復拔 我巫、黔中都。二十三年,襄王乃收東地兵得十餘萬, 復西取秦所拔我江旁十五邑以為郡,距秦。

漢光武建武九年,公孫述遣其翼江王田戎、大司徒 任滿、南郡太守程汛,將數萬人下「江關,擊破馮駿等 軍,遂拔巫及夷道夷陵,因據荊門虎牙,橫江水,起浮 橋關樓,立攢柱以絕水道,結營跨山以塞陸路,拒漢 兵。」

漢和帝永元十三年冬,巫蠻許聖以郡收稅不均,怨 恨,遂反,寇南郡。十四年夏四月,荊州兵討巫蠻,大破 降之。

漢昭烈章武元年秋七月,帝自將伐孫權,遣吳班、馮 習攻破權將李翼等於巫,進軍秭歸。權以陸遜為大 都督,督朱然等五萬人拒守。

《晉書桓溫傳》:溫志在立勳於蜀,永和二年,率眾西伐。 時康獻太后臨朝,溫將發,上疏而行。朝廷以蜀險遠 而溫兵寡少,深入敵場,甚以為憂。初,諸葛亮造八陣 圖於魚復平沙之上,壘石為八行,行相去二丈。溫見 之,謂此常山蛇勢也。文武皆莫能識之。

《府志》:宋明帝泰始五年十二月,置三巴校尉。先是三 峽蠻獠,歲為抄暴,故分荊益四郡,立府於白帝以鎮 之。又以孫謙為巴東建平太守,敕募千人自隨。謙曰: 「『蠻夷不賓,蓋待之失節耳,何煩兵役以為國費』。遂不 受。至郡,開布恩信,蠻獠翕然懷之,競餉金寶,謙皆慰 諭不受。」

梁元帝承聖二年,武陵王紀舉兵由外水東下,至巴 東,知侯景已平,乃自悔以既稱尊號,不可復為人下, 遂至西陵。秋七月辛未,巴東民符昇等斬峽口城主 公孫晃,降於王琳。謝答仁、任約攻侯叡,破之,拔其三 壘。於是兩岸十四城俱降,紀不得退,樊猛擊斬之。 唐高祖時,李孝恭以山南招討大使徇巴蜀,下三十

餘城,拜信州總管。時蕭銑據江陵,孝恭討平之。造艦
考證.svg
習水戰,自夔州東擊蕭銑。時峽水方漲,諸將俟水落,

李靖曰:「兵貴神速,吾今乘江漲,掩其不備,可成擒也。」 乃帥戰艦五千餘東下。銑果不為備,拔其荊門、宜都 三鎮,屢破其兵。進攻江陵,降之。

唐文宗龍化元年,嘉州刺史某叛降於王建,建封假 子宗壽為嘉王。永平四年,荊南高季昌侵蜀巫山道, 嘉王宗壽敗之。

《北夢瑣言》:唐乾寧中,劉昌美典夔州時屬夏潦,峽漲 湍險。俚俗云:「灔澦小如馬,瞿塘不可下。」於是行旅輟 棹而候水平去焉。有朝官李蕘學士,挈家自蜀沿流, 將之江陵,郡牧以水勢正惡,且望少駐以圖利涉隴 西忽遽,若為人所促召,堅請東下,不能止。之才鼓行 橈,長揖而別。州將目送之際,盤渦呀裂,破其船而倒, 李一家溺死焉。或云:「一行船次共一百二十人皆溺 死,唯妳嫗一人,隔夜為駭浪推送江岸而蘇。」先是,水 安監竈戶陳小奴,棹空船下瞿塘,見崖下有一人,裹 四縫帽,穿白缺衫,皂義襴青褲,執鐵蒺藜,問李公之 行邁,自云迎候其妳嫗蘇後亦說於判史云:「李學士 至一官署上,廳事朱門白壁,寮吏參」賀,又問云:「此行 無妳嫗名。」遂送出水濱。於時具以其事奏聞,自後以 瞿塘為水府,春秋祭之。初,《隴西文賦》中有《金釵墜井 賦》,至是讖焉。

《巫山縣志》:「後唐孟知祥克遂、閬、利、夔、黔、梓六郡,得南 兵三萬。」

周天保元年信州蠻冉令賢等據巴峽黨與連結詔 陸騰督司馬裔討之。

「宋淳化中,王小波、李順作亂,攻陷施、夔等州郡,知夔 州慕容德琛多方禦之,克復十餘郡,民免鋒鏑。」 《宋史丁謂傳》:「謂領峽路轉運使,累遷尚書工部員外 郎。會分川、峽為四路,改夔州路。初,王均叛,朝廷調施、 黔、高、溪州蠻子弟以捍賊,既而反為寇。謂至,召其種 酋開諭之,且言有詔赦不殺。酋感泣,願世奉貢,乃作 誓,刻」石柱立境上。蠻地饒粟而常乏鹽,謂聽以粟易 鹽,蠻人大悅。先時,屯兵施州而饋以夔、萬州粟,至是, 民無轉餉之勞,施之諸砦,積聚皆可給。特遷刑部員 外郎,賜白金三百兩。時溪蠻別種有入寇者,謂遣高 溪酋帥其徒討擊,出兵援之,擒生蠻八百六十,得所 掠漢口四百餘人。復上言:「黔南蠻族多善」馬,請致館 犒,給緡帛,歲收市之。其後徙置夔州城砦,皆謂所經 畫也。

《薛顏傳》:「初,丁謂招撫溪蠻有威惠,部人愛之。留五年, 詔謂自舉代謂,薦顏為峽路轉運使,累遷尚書虞部 員外郎。始,孟氏據蜀,徙夔州於東山,據峽以拒王師, 而民居不便也,顏為復其故城。」

《外國傳》:夔州路有溱、南二州,彝頗盛彊。皇祐初,詔自 今歲遣使者存問之。

《桯史》:瞿塘灔澦,天下至險,每春夏漲潦,砂磧巨石如 屋者,皆一夕隨波去。獨諸葛武侯《八陣圖》巋然歷千 古獨存,議者謂其有神護。紹興中,蜀士有喻汝礪者, 持憲節來治於夔,趣召過郡,與夔帥宴江上,謂是圖 源委。風后表而詩之,自為序曰:「夔帥任子野以人日 置酒江瀕,觀武侯《八陣圖》。諸公皆云八陣自武侯始」, 捫膝先生獨謂不然,乃作《古風》示之,庶幾諸公知八 陣之所由起。其詩曰:「魚復江邊春事起,萬點紅旗颺 清泚。主人元是劉夢得,載酒娛賓水光裏。酒闌放腳 步沙磧,細石作行相靡迤。臥龍起佐赤龍子,天地風 雲入鞭箠。蛇盤虎翼飛鳥翔,四正四奇公所壘。當時 二十四萬師,開門闔門隨臂指。幾回」嚇殺生仲達,往 往宵遁常騎豕。海中仙人丈二履,相與往來迃玉趾。 笑云此公大肚皮,龍挐虎擲堆胸胃。江頭風波幾劘 蕩,斷岸奔峰俱披靡。陽侯鏖戰三峽怒,秖此細石吹 不起。晉大司馬宣武公,常山之蛇中首尾。幕中矹矹 何物容,未有一客能解此。千年獨有老奇癲,見之斂 袂三嘆喟。頗知此法「自元女,細與諸公剖根底。君不 見風后英謀儘奇詭,戡定蚩尤等蜉蟻。漢大將軍親 閱試,四彝聞風皆褫氣。馬隆三千相用犄,西羌茸茸 落牙觜。而公於此出新意,蓋世功名無第二。不知何 處著雙手,建立乃與天地比。《河圖》《洛書》亦如此,堂堂 孔明今未死。我門生人如死人」,老子不作一件事。卻 被獮猴坐御床,熟視天王出居氾。既不能蹠穿膝,《暴 秦王庭》,放聲七日哭不已。又不能斷脰決腹死社稷, 滿地淋漓流腦髓。羨他安晉溫太真,壯他霸越會稽 蠡。八年嫪戀飽妻子,灑涕東風肉生髀。斑斑猶在杲 卿髮,離離未落張巡齒。愛惜微軀欲安用,有臣如此 難準擬。雖然愛國心尚在,左角右角頗諳「委,二廣二 拒及二甄。《春秋》所書晉所紀。況乃東廂與洞當。」復有 青龍泊旬始。淫淫陳法有如許,智者舍是愚者蔽,此 圖昔人之芻狗。參以古法行以已,偏為前距狄笑之。 制勝於茲亮其豈爾朱十萬破百萬,第顧方略何如 耳。嗟我去國歲月老,渺渺赤心馳玉扆。可憐阿伾財 女子,而我未刷邦家恥。屬「者買舟瀘川縣,扣船欲泛吳江水。赤甲山前春雪深,白帝城下扁舟艤。胡為於 此久留滯,細雨打篷愁不睡。剽聞逆雛犯淮泗,陛下 自將誅陳豨。六師如龍賊如鼠,殺回屋瓦皆蜚墜。距 黍直射六百步,虜尸蔽江一千里。哀哉獮猴大癡絕, 垂死尚持虞帝七。那知光武定中興,要把中原痛爬 洗。君不見」陛下神武如太宗,萬全制陳將平戎。倚聞 獻馘平江宮,坐使四海開春容。六騑還自江之東,光 復舊京如轉篷。蜀花千枝萬枝紅,輒莫取次隨東風。 奇癲眼腦醉冬烘,東向舞蹈壽乃翁。醉醒聊作《竹枝 曲》,乞與乃歌巴童喻,三嵎人。靖康初,為禮部員外 郎。偽楚之僭,集議祕省,簪弁恇慴,喻獨捫其膝曰:「此 豈易屈者哉。」即日掛冠去,於是以捫膝自號。有集十 四卷,他詩文嶮怪挺絕,皆稱是,劉後溪光祖實序之 焉。

《府志》:「宋理宗嘉熙三年十二月,蒙古塔海等率眾南 侵,荊湖制置使孟琪料其必道施、黔,以誘湖、湘,設策 備之。珙兄璟知峽州,率兵迎拒於歸州大埡砦,得捷 於巴東,遂復巫抵夔。」

宋末,總兵張宣率兵屯大昌之天賜城,防守元兵。 《元史楊大淵傳》:「大淵仕宋,守閬州,以城降,建言謂取 吳必先取蜀,取蜀必先據夔,乃遣其姪文安攻宋巴 渠,至萬安寨,守將盧埴降。復使文安相夔、達要衝,城 蟠龍山,山四面巖險阻,可以進攻退守。城未畢,宋夔 路提刑鄭子發曰:『蟠龍,夔之咽喉,使敵得處之,則夔 難守矣,此必爭之地也』。」遂率兵來爭,文安悉力備禦。 大淵聞有宋兵,即遣姪安撫使文仲將兵往援。宋兵 宵遁,追敗之。

《府志》:「元至正十二年,全蜀為偽夏明玉珍所據,巫為 偽邊邑。珍殂子昇嗣,歲辛亥,實明太祖金陵登極之 四年也。時已削平群雄,混一疆宇,惟明氏依違弗決。 正月丁丑,太祖乃命中山侯湯和為征西將軍,江夏 侯周德興為左副將軍,德慶侯廖永忠為右副將軍, 暨平章楊璟等率荊湘舟師由瞿唐趨重慶,潁川侯」 兵趨階。五月丙辰,湯和師發巫山,攻瞿塘,以江水暴 漲,駐大溪口。己未,傅友德兵至漢江,阻水未渡,造舟 以濟。己卯,至漢州,欲以消息達湯和,而山川懸隔,適 水漲,乃以木簰數千,書「克階、文」月日,投漢江,順流而 下。守者見之,為之解體。六月,友德攻漢州,守將向大 亨戰敗,克之。先是,偽夏聞王師將至,悉眾守三峽。及 階、文失守,乃分兵援漢州,及至而城已下矣,西川震 動。丙戌,太祖以湯和師久逗遛,詔責之。廖永忠聞命 奮起,率兵先進。會「得木簰於江,和亦進兵,自白鹽山 伐木開道以趨夔,守將飛天張」逆戰敗走,遂克夔州, 直抵重慶,東川底定云。

《逐鹿記》:「廖永忠伐蜀,兵至瞿塘關,忠以山峻水急,而 蜀人設鐵索飛橋,橫據關口,我舟不得進,乃密遣壯 士數百人,舁小舟踰山渡關,以出其上流,人持糗糧 帶水筒以禦飢渴。蜀山多草木,命將士皆衣青蓑衣, 魚貫出崖石間,蜀人不之覺也,遂攻水寨,斬獲甚眾。 飛天張、鐵頭張皆遁去。」

明成化丙戌四月,流賊石和尚等攻破巫山,焚毀縣 治。五月復攻大昌,夔通判王禎率民兵堵𠞰,死之。 明正德庚午,流賊藍廷瑞、鄢本恕、劉六、劉七等攻陷 大昌。

明隆慶五年,橫賊黃河四等作亂江南,久為民患。六 年,始討平之。「橫賊」者,施州峒蠻也,歷年屢為邊害云。 明崇禎甲戌年二月,流賊由楚入蜀,巫山縣令周道 顯委郭巡檢戰敗死,巫城遂陷,闔治俱焚毀,官民俱 渡江逃避。

明崇禎己卯,張獻忠等自穀城復反,入川攻巫,縣令 沈向、鄉官楊世祿倡率士民守之。石砫司女將秦良 玉統兵駐防,城外房舍盡被拆毀,出師至治東仙女 橋,敗績。庚辰,巫之官民與賊對壘者半年。是歲巡撫 邵捷春親至大昌城內,昌令陳靖之率家丁出戰,屢 有斬獲。七月,賊攻破大昌馬渡隘,直入雲陽等處,邵 巡撫督兵追勦。十月,張獻忠至太平縣瑪瑙山,大敗 回復圍攻巫山,官民嚴加守禦,次日解圍而去。 明崇禎癸未年,巴東土賊毛有能,屢為邊患,以治東 六十里香爐灘為界,灘之上屬明灘,下即李闖僭據 之地。

夔州府部雜錄编辑

《酉陽雜俎》:峽中俗,彝風不改,武寧蠻好著芒心接離, 名曰苧綏。嘗以稻記年月,葬時以笄向天,謂之刺北 斗。相傳盤瓠初死,置於樹,以笄刺其下,其後為象臨。 《東坡志林》:諸葛亮造八陣圖於魚復平沙之上,疊石 為八行,相去二丈。桓溫征譙縱見之曰:「此常山蛇勢 也,文武皆莫識。吾嘗過之,自山上俯視百餘丈,凡八」 行,為六十四蕝。蕝正圜,不見凹凸處,如日中蓋影。予

就視,皆卵石,漫漫不可辨,甚可怪也
考證.svg
《聞見近錄》,夔峽,將至灔澦堆,峽左巖上有題「聖泉」二

字,泉上有大石,謂之洞石,而初無泉也。至者擊石大 呼,則水自石下出。予嘗往焚香,俾舟人擊之,舟人呼 曰:「山神土地人渴矣。」久之不報,一卒無室家,復大呼 曰:「龍王龍王,萬姓渴矣。」隨聲水大注。時正月雪寒,其 水如湯。或曰:夏則如冰。凡呼者必以萬姓,必以龍王, 而呼之,水於是出矣。

《聞見後錄》:夔峽之人,歲正月,十百為曹,設牲酒於田 間。已而眾操兵大噪,謂之「養」去聲烏鬼,長老言地近烏 蠻戰場,多與人為厲,用以禳之。沈存中疑少陵「家家 養鳥鬼」,其自也,疏詩者乃以鸕鶿別名烏鬼。予往來 夔峽間,問其人,如存中之言,鸕鶿亦無別名。

夔州,古名𦚧䏰。𦚧音蠢,又音劬。䏰,如尹反,又音忍,蚯 蚓也,至今其地多此物。春秋時,人苦寒熱疾,謂之《蚯 蚓瘴》云。

《老學庵筆記》:「唐夔州在白帝城,地勢險固。本朝太平 興國中,丁晉公為轉運使,始遷於瀼西。瀼西地平不 可守,又置瞿塘關使於白帝屯兵,下臨瀼西。使有事, 宜多置兵,則夔帥不能親將,指臂倒置。若少置兵,則 關先不守,夔州必隨以破。可謂失策。大抵當時蜀已 平,乃移夔州,晉已平,乃移太原,皆不可曉。若使晉、蜀」 復為豪傑所得,彼能㨿一國,獨不能復徙一城以就 形勝耶?若雖有外寇,而其地尚為我有,乃捨險就易, 此何理也!

《鄰幾雜志》:「峽江船須土人撓水勢行之。周湛郎中作 夔漕建宮,不得差擾。俄自沉一舟,眾頗怪之。」

嬾真子老杜《遣悶》詩云:「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所 說不同。《筆談》以為鸕鶿能捕黃魚,非也。黃魚極大至 數百斤,小者亦數十斤,故詩云:「日見巴東峽,黃魚出 浪新。脂膏兼飼犬,長大不容身。」又有白小詩云:「白小 群分命,天然二寸魚。細微沾水族,風俗當園蔬。」蓋言 魚大小之不同也。僕親見一峽中士人夏侯節立夫 言,「烏鬼,豬也。峽中人家多事鬼,家養一豬,非祭鬼不 用,故於豬群中特呼為鬼以別之。」此言良是。僕又見 浙人呼海錯為蝦菜,每食不可闕,始悟風俗當園蔬 之意。

宋成鏞《題灔澦水》云:「開封成鏞子韶,寄瞿塘關懷汪 澤民、郭舜卿東去,過高齋,覽形勝,遣人撐舟,垂繩墜 石,測灔澦之水,約八十四丈。子韶曰:『夏中江漲,灔澦 上水猶三十餘丈,可想見矣』。澤民之子慶胄侍淳熙 乙巳正月二十五日。」

《蜀中詩話》:蜀江三峽中,水波圓折者,名曰盤。盤音漩。 杜詩:「盤渦鷺浴底心性。」張蠙《黃牛峽》詩:「盤渦逆入嵌 空地,斷壁高分繚繞天。」

《太平清話》:「杜少陵自成都來夔州門,欲下三峽,通荊 襄,以向洛陽,漸圖北歸,始至暫寓白帝,既而復遷瀼 西,後徙居東屯。東屯稻田水畦,延袤百頃,於是卜居。」 今有「杜工部草堂。」

《四川總志》:開縣北二里,盛山之麓,有大石方圓二丈, 上有生成錦繡紋,故以「繡衣」名之。南五里山巖之畔, 有石方圓五丈許,光彩耀目,凡遇陰雨,其光遠映,照 鑑則絲髮無隱,曰「仙女鏡。」

「靈壽」木產夔州府龍洞溪上。

峽中猿鳴清山谷,其響泠泠不絕,行者歌之曰:「巴東 三峽猿鳴悲,猿鳴三聲淚沾衣。」

《春明夢餘錄》:「夔江平,近重慶有險。上敘江又平,近馬 湖又有險。江勢至京口頗下,丹陽一帶運河每患淺。 練湖高,據欲厚所渚而時洩之,可濟緩急。」

夔州府部外編编辑

《四川總志》:「漢翟法言、楊雲外,俱雲陽人。法言詣棲霞 宮採藥得道,能召灘神,見《仙鑑》。雲外與法言相繼得 道棲霞宮。」

蜀張卞梁山人。按《蟠龍洞碑》云:「卞為蜀先主將,因諫 先主攻固陵,不聽。入山遇樵叟,自稱䲭彝,授以丹訣, 修煉上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