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8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八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八十六卷目錄

 蘇州府部藝文二詩詞

  吳靈寶謠         無名氏

  吳趨行          晉陸機

  會吟行         宋謝靈運

  吳中禮石佛詩       梁江淹

  亂後別蘇州人      陳賀力牧

  長洲苑          唐孫逖

  蘇臺覽古          李白

  吳宮怨           衛萬

  登吳故城歌        劉長卿

  靈巖山          韋應物

  遊開元寺          前人

  遊永定寺北池僧舍      前人

  宿寒山寺          前人

  楓橋夜泊          張繼

  閶門即事          前人

  靈巖寺          戴叔倫

  別蘇州          劉禹錫

  馬鞍山上方         孟郊

  靈巖山          白居易

  觀音山           前人

  詠西小湖寺         前人

  楞伽寺           前人

  白雲泉           前人

  楞伽寺           張祜

  虎丘雲巖寺二首     前人

  傷吳中          李嘉祐

  憶長洲           許渾

  姑蘇懷古          前人

  虎丘雲巖寺         前人

  自楞伽寺晨起汎湖      前人

  題楞伽寺          前人

  姑蘇臺           劉駕

  長洲            趙嘏

  長洲懷古          劉滄

  靈祐觀          皮日休

  三宿神景宮         前人

  雨中遊包山         前人

  登縹緲峰          前人

  桃花塢           前人

  靈祐觀          陸龜蒙

  題興福寺          前人

  登秦望山          薛據

  晚泊松江驛         李郢

  姑蘇臺           曹鄴

  吳宮           儲嗣宗

  送友人遊吳         前人

  破山           僧皎然

  松江           宋姚鉉

  宿仙泉寺         王禹偁

  中峰            林逋

  送慈公還虎丘        前人

  白雲泉          范仲淹

  定慧寺顒師竹下嘯軒     蘇軾

  過寒山寺二首        孫覿

  天平山          蘇舜欽

  題寒山寺詩        張師中

  登堯峰          李彌大

  無礙泉賦并序        前人

  靈巖山           胡珵

  松江           范成大

  上沙夜泛          前人

  初歸石湖          前人

  題白雲寺          前人

  登天平山頂         前人

  靈巖山          元袁易

  石湖           鄭元祐

  河陽山一名鳳凰山上有陸器讀書臺

               楊維楨

  過沙湖寄顧玉山       前人

  遊虎丘           倪瓚

  題白雲寺          前人

  過師子林蘭若詩       前人

  雅宜山舊名娜如山蓋處道園所命名然未若

  娜如之名近古也因為竹枝歌二首

                前人

  師子林即景詩四首     僧維則

  陽山           明高啟

  天池            前人  雅兒塔           前人

  吳城感舊          前人

  送石明府之崑山       前人

  題祇園寺          前人

  雨中過雞籠山        前人

  過保聖寺          前人

  卓筆峰           前人

  飛來峰           前人

  五丈石           前人

  登錦峰山         姚廣孝

  秋日重遊海雲精舍二首    前人

  接待寺八詠         前人

  靈巖山           楊基

  北寺竹林          前人

  赤山書事          前人

  蟾蜍石           前人

  照湖鏡           前人

  越來溪           前人

  登獅山          徐有貞

  穿山            前人

  玉遮山           吳寬

  遊西蹟諸山         前人

  與沈周遊虞山        前人

  宿東明院          前人

  題興福寺          前人

  銅井            前人

  拂水巖           沈周

  過蹟砂寺          前人

  瑞光寺           前人

  題翠峰寺         文徵明

  過賀九嶺          前人

  詠崇慶菴          前人

  贈月江           前人

  過何山懷二何       皇甫涍

  題聖恩寺         皇甫汸

  月夜遊天池上方      王世貞

  題賀九寺         申時行

  瑞光寺          周永年

  練祁塘          陳觀達

  慈濟菴古井        僧寒松

  贈陶庵居士閱華嚴大典   僧萬峰

  溪行即事以上詩    僧若溪

  點絳唇懷蘇州    宋吳文英

  六GJfont天平道中    明吳寬

  滿庭芳春曰遊天平山以上詞 徐有貞

職方典第六百八十六卷

蘇州府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吳靈寶謠》
無名氏
编辑

靈寶要略曰,昔太上以靈寶五篇真文以授帝嚳,帝嚳將仙封之於鍾山,至夏禹巡狩,度弱水,登鍾山。遂得。是文,後復封之包山洞庭之室,吳王闔閭出遊,包山見一人,自言姓山名隱居。闔閭扣之,乃入洞庭,取素書一卷,呈闔閭。其文不可識,令人齎之問孔子。孔子曰:丘聞童謠云,云闔閭乃尊事之,

吳王出遊,觀震湖龍威丈人,山隱居北上包山,入靈 墟,乃入洞庭,竊禹書,天地大文,不可舒此,文長傳百 六初,若強取出,喪國廬。

《吳趨行》
晉·陸機
编辑

楚妃且勿嘆,齊娥且莫謳。四坐並清聽,聽我歌吳趨。 吳趨自有始,請從閶門起。閶門何峨峨,飛閣跨通波。 重欒承游極,回軒啟曲阿。藹藹慶雲破,泠泠祥風過。 山澤多藏育,土風清且嘉。泰伯導仁風,仲雍揚其波。 穆穆延陵子,灼灼光諸華。王跡隤陽九,帝功興四遐。 大皇自富春,矯手頓世羅。邦彥應運興,粲若春林葩。 屬城咸有士,吳邑最為多。八族未足侈,四姓實名家。 文德熙淳懿,武功侔山河。禮讓何濟濟,流化自滂沱。 淑美難窮紀,商搉為此歌。

《會吟行》
宋·謝靈運
编辑

六引緩清唱,三調佇繁音。列筵皆靜寂,咸共聆會吟。 會吟自有初,請從文命敷。敷績壺冀始,刊木至江汜。 列宿炳天文,負海橫地理。連峰競千仞,背流各百里。 滮池溉粳稻,輕雲曖松杞。兩京愧佳麗,三都豈能似。 層臺指中天,高墉積崇雉。飛燕躍廣途,鷁首戲清沚。 肆呈窈窕容,路曜GJfont娟子。自來彌世代,賢達不可紀。 勾踐善廢興,越叟識行止。范蠡出江湖,梅福入城市。 東方就旅逸,梁鴻去桑梓。牽綴書土風,辭殫意未已。

《吳中禮石佛詩》
梁·江淹
编辑

幻生太浮詭,長思多沉疑。疑思不可解,詭生寧盡時。 敬承積劫下,金花爍海湄。火宅飫焚炭,藥草多惠滋。 嘗願樂此道,誦經空山坻。禪心冀不雜,寂行好無私。 軒騎久已決,親愛不留遲。憂傷漫此情,靈意終不緇。誓尋青蓮界,永入梵庭期。

《亂後別蘇州人》
陳賀力牧
编辑

徘徊睇閶闔,悵望極姑蘇。慨矣嗟荒運,悲哉惜霸圖。 子常終覆郢,宰嚭遂亡吳。石隕星方暗,山崩川自枯。 周京摧棫樸,漢社落枌榆。宮毀無巢燕,城空餘堞烏。 茲邦號端委,多士自相趨。照廡同燕石,光車等魏珠。 言離已惆悵,念別更踟躕。若訪任公子,求余東海隅。

《長洲苑》
唐·孫逖
编辑

吳王初鼎峙,羽獵騁雄才。輦道閶門出,軍容茂苑來。 山從列嶂轉,江自繞林迴。劍騎緣汀入,旌門隔嶼開。 合離紛若電,馳逐溢成雷。勝地虞人守,歸舟漢女陪。 可憐夷漫處,猶在洞庭隈。山靜吟猿父,城空應雉媒。 戎行委喬木,馬跡盡黃埃。攬涕問遺老,繁華安在哉。

《蘇臺覽古》
李白
编辑

舊苑荒臺楊柳新,菱歌清唱不勝春。只今惟有西江 月,曾照吳王宮裏人。

《吳宮怨》
衛萬
编辑

君不見,吳王宮闕連江起,不捲珠簾見江水,曉氣晴 來雙闕間,潮聲夜落千門裡。勾踐城中非舊春,姑蘇 臺下起黃塵。祗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裡人。

《登吳故城歌》
劉長卿
编辑

登古城兮思古人,感賢達兮同埃塵。望平原兮寄遠 目,歎姑蘇兮聚麋鹿。黃池高會事未然,滄海橫流人 蕩覆。伍員殺身誰不冤,竟看暮事如所言。越王嘗膽 安可敵,遠取石田何所益。一朝空謝會稽人,萬古猶 傷甬東客。黍離離兮城陂GJfont,牛羊踐兮牧豎歌。野無 人兮秋草綠,園為墟兮古木多。白楊蕭蕭兮悲故柯, 黃雀啾啾兮爭晚禾。荒阡斷兮誰重過,孤舟逝兮愁 若何。天寒日暮江楓落,葉去辭風水自波。

《靈巖山》
韋應物
编辑

始入松路永,獨欣山寺幽。不知臨絕檻,乃見西江流。 吳岫分煙景,楚甸散林丘。方悟關塞渺,重軫故園愁。 聞鐘戒歸騎,憩澗惜良遊。地疏泉谷狹,春深草木稠。 茲焉賞未極,清景期杪秋。

《遊開元寺》
前人
编辑

夏衣始輕體,遊步愛僧居。果園新雨後,香臺炤日初。 綠陰生書寂,孤花表春餘。符竹方為累,形跡一來疏。

《游永定寺北池僧舍》
前人
编辑

密竹行已遠,子規啼更深。綠池芳草氣,閒齋春樹陰。 晴蝶飄蘭徑,游蜂遶花心。不遇君攜手,誰復此幽尋。

《宿寒山寺》
前人
编辑

心絕去來緣,跡住人間世。獨尋秋草逕,夜宿寒山寺。 今日郡齋閒,思問楞嚴字。

《楓橋夜泊》
張繼
编辑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 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閶門即事》
前人
编辑

耕夫召募逐樓船,春草青青萬頃田。試上吳門看郡 郭,清明幾處有新煙。

《靈巖寺》
戴叔倫
编辑

步入招提路,因之訪道林。石龕蒼蘚積,香徑白雲深。 雙樹含秋色,孤峰起夕陰。屧廊行郤遍,回首一長吟。

《別蘇州》
劉禹錫
编辑

流水閶門外,秋風吹柳條。從來送客處,今日自魂銷。

《馬鞍山上方》
孟郊
编辑

昨日到上方,片霞封石床。錫杖莓苔青,袈裟松柏香。 晴磬無短韻,晝燈含永光。有時乞鶴歸,還訪逍遙場。

《靈巖山》
白居易
编辑

娃宮屧廊尋,已傾硯池香。徑又欲平二,三月時但草。 綠幾百年年,空月明使君。雖老頗多思,攜觴領妓處。 處行今愁古,恨入絲竹一。曲涼州無限,情直自當時。 到今日中間,歌吹更無聲。

《觀音山》
前人
编辑

好是清涼地,都無繫絆身。晚晴宜野寺,秋景屬閒人。 淨石堪敷坐,寒泉可濯巾。自慚衰鬢上,猶帶郡庭塵。

《詠西小湖寺》
前人
编辑

湖上山頭別有湖,芰荷香氣占先都。夜含星斗分天 象,曉映霞雲作畫圖。風動綠蘋天上浪,鳥棲寒沼日 中烏。若非神物多靈跡,爭得長年冬不枯。

《楞伽寺》
前人
编辑

朝從思益峰游後,晚到楞伽寺歇時。照水姿容雖已 老,上山筋力未全衰。行逢襌客多相問,坐倚漁舟一 自思。猶去懸車十五載,休官非早亦非遲。

《白雲泉》
前人
编辑

天平山上白雲泉,雲本無心水自閒。何必奔衝山下 去,更添波浪向人間。

《楞伽寺》
張祜
编辑

樓臺山半腹,又此一經行。樹隔夫差苑,溪連勾踐城。 上坡松徑澀,深坐石池清。況是西峰頂,凄涼故國情。

《虎丘雲岩寺》
前人
编辑

雲樹擁崔嵬,深行异俗埃。寺門山外入,石壁地中開。俯砌池光動,登樓海氣來。傷心萬年意,金玉葬寒灰。

囂塵楚城外,一寺枕通波。松色入門遠,岡形連院多。 花時長到處,別路半經過。惆悵舊時客,空房深荔蘿。

《傷吳中》
李嘉祐
编辑

館娃宮中春已歸,闔閭城頭鶯已飛。復見花開人已 老,橫塘寂寂柳依依。憶昔吳王在宮闕,館娃賣眼看 花發。舞袖朝期陌上春,歌聲夜怨江邊月。古來人事 亦猶今,莫厭清觴與綠琴。獨向西山聊一笑,白雲芳 草自知心。

《憶長洲》
許渾
编辑

香逕小船通,菱歌繞故宮。魚沉秋水靜,鳥宿暮山空。 荷葉橋邊雨,蘆花海上風。歸心無處託,高枕畫屏中。

《姑蘇懷古》
前人
编辑

宮館餘基倚棹過,黍苗無限獨悲歌。荒臺麋鹿爭新 草,舊苑鳧鷖占淺莎。吳岫雨來虛檻冷,楚江風過遠 帆多。可憐國破忠臣死,日日東流生白波。

《虎丘雲岩寺》
前人
编辑

暫引寒泉濯遠塵,此生多是異鄉人。荊溪夜雨花飛 疾,吳苑秋風月落頻。萬里高低雲外路,百年榮辱夢 中身。世間誰似西林客,一臥煙霞四十春。

《自楞伽寺晨起汎湖》
前人
编辑

碧樹蒼蒼茂苑東,佳期迢GJfont路何窮。一聲山鳥曙雲 外,萬點水螢秋草中。門掩竹齋微有月,棹移蘭渚淡 無風。欲知此路堪惆悵,菱葉蓼花連故宮。

《題楞伽寺》
前人
编辑

碧煙秋寺泛湖來,水浸城根古堞摧。盡日傷心人不 見,石榴花滿舊樓臺。

《姑蘇臺》
劉駕
编辑

勾踐飲膽日,吳酒香滿杯。笙歌入海雲,聲自姑蘇來。 西施舞初罷,侍兒整金釵。眾女不敢妒,自比泉下泥。 越鼓聲騰騰,吳天隔塵埃。難將甬東地,更學會稽棲。 霸跡一朝盡,草中棠棣開。

《長洲》
趙嘏
编辑

扁舟殊不繫,浩蕩路纔分。范蠡湖中樹,吳王苑外雲。 悲心人望月,獨夜鴈離群。明發還驅馬,關城見日曛。

《長洲懷古》
劉滄
编辑

野燒空原盡荻灰,吳王此地有樓臺。千年事往人何 在,半夜月明潮自來。白鳥影從江樹沒,清猿聲入楚 雲哀。停車日晚薦蘋藻,風靜寒塘花正開。

《靈祐觀》
          皮日休
编辑

夜半幽夢中,扁舟似鳧躍。曉來到何許,俄倚包山腳。 三百六十丈,攢空利如削。遐瞻但徙倚,欲上先矍鑠。 濃露濕莎裳,淺泉漸草屩。行行未一里,節境轉寂寞。 靜逕侵泬寥,仙扉傍岩崿。松聲正清絕,海日方炤灼。 欻臨幽虛天,萬想皆擺落。壇靈有芝菌,殿聖無鳥雀。 瓊幃自迴旋,錦旌空粲錯。鼎氣為龍虎,香煙混丹雘。 凝看出嶺雲,默聽語時鶴。綠書不可注,雲笈應無鑰。 晴來鳥思喜,崦裡花光弱。天籟如擊琴,泉聲似摐鐸。 清齋洞前院,敢負元科約。空中悉羽章,地上皆靈藥。 金醴可酣暢,玉豉堪咀嚼。存心服燕胎,叩齒讀龍蹻。 福地七十二,茲焉堪永託。在獸乏虎貙,於蟲不毒GJfont。 嘗聞擇骨錄,仙誌非可作。綠腸既朱髓,青肝復紫絡。 伊余乏此相,天與形貌惡。每嗟原憲GJfont,常苦齊侯瘧。 終然合委頓,剛亦慕寥廓。三茅亦常住,竟與珪組薄。 欲問包山神,來賒少岩壑。

《三宿神景宮》
前人
编辑

古觀岑且寂,幽人情自怡。一來包山下,三宿湖之湄。 況此深夏夕,不逢清月姿。玉泉浣衣後,金殿添香時。 客省高且敞,客床蟠復奇。石枕冷入腦,筍席寒侵肌。 氣清寐不著,起坐臨階墀。松陰忽微照,獨見螢火芝。 素鶴警微露,白蓮明暗池。窗櫺帶乳蘚,壁縫含雲蕤。 聞磬走魍魎,見燭奔羈雌。沆瀣欲滴瀝,芭蕉未離披。 五更山蟬響,醒發如吹篪。杉風忽然起,飄破步虛詞。 道客巾屨樣,上清朝禮儀。明發作此事,豈復甘趨馳。

《雨中遊包山》
前人
编辑

松門亙五里,彩翠高下絢。幽人共躋攀,勝事頗清便。 翣翣林上雨,隱隱湖中電。薜帶輕束腰,荷笠低遮面。 濕屨粘煙霧,穿衣落霜霰。笑次度岩壑,困中遇臺殿。 老僧三四人,梵字十數卷。施稀無夏屋,境僻乏朝膳。 散髮抵泉流,支頤數雲片。坐石忽忘起,捫蘿不知倦。 異蝶時似錦,幽禽或如鈿。篥簩還戛刃,栟櫚自搖扇。 俗熊既斗藪,野情空眷戀。道人摘芝菌,為余備午饌。 渴與石榴羹,飢愜胡麻飯。如何事于役,茲遊忽於傳。 卻將塵土衣,一任瀑絲濺。

《登縹緲峰》
前人
编辑

頭戴華陽帽,手拄大夏筇。清晨陪道侶,來上縹緲峰。 帶露嗅藥蔓,和雪尋鹿蹤。時驚鼠,飛上千丈松。 翠壁內有室,叩之虛窿。古穴下徹海,視之寒鴻濛。 遇歇有佳思,緣危無倦容。須臾到絕頂,似鳥穿樊籠。 恐足蹈海日,疑身凌天風。眾岫點巨浸,四方接圓穹。似將青螺髻,撇在明月中。片白作越分,孤峰為吳宮。 一陣靉靆氣,隱隱生湖東。激雷與波起,狂電將日紅。 雨點大,金髇轟下空。暴光隔雲閃,彷彿亙天龍。 連拳百丈尾,下拔湖之洪。捽為一雲山,欲與昭回通。 移時卻下,細碎衡與嵩。神物諒不測,絕景尤難窮。 杖策下返照,漸聞仙觀鐘。煙波噴肌骨,雲壑填心胸。 竟死愛未足,當生且歡逢。不然把天爵,自拜太湖公。

《桃花塢》
前人
编辑

夤緣度南嶺,盡日穿林樾。窮深到茲塢,逸興轉超忽。 塢名雖然在,不見桃花發。恐是武陵溪,自閉仙日月。 倚峰小精舍,當嶺殘耕GJfont。將洞任迴環,把雲恣披拂。 閒禽啼叫窱,險狖眠硉矹。微風吹重嵐,碧埃輕勃勃。 清陰減鶴睡,秀色治人渴。敲竹GJfont錚摐,弄泉爭咽嗢。 空齋蒸柏葉,野飯調石髮。尤羨塢中人,終身無履襪。

《靈祐觀》
陸龜蒙
编辑

曉帆逗碕岸,高步入神景。灑灑襟袖清,如臨蕊珠屏。 雖然群動息,此地常寂靜。翠澗有寒鏘,碧花無定影。 憑軒羽人傲,夾戶天獸猛。稽首朝元君,搴衣就虛省。 砑空雪牙利,漱水石齒冷。香母未垂嬰,芝田不論頃。 遙通河漢口,近撫松檜頂。飯薦七白蔬,杯釃九光杏。 人間附塵躅,固陋真鉗頸。肯信抃鼇傾,猶疑夏蟲永。 元津蕩瓊壟,紫永啼金鼎。盡出冰雪書,期君一披省。

《題興福寺》
前人
编辑

嘗聞昇三清,真有上中下。官居乘佩服,一一自相亞。 霄裙或霞粲,侍女忽玉奼。坐進金碧腴,去馳飆欻駕。 今來上真觀,恍若心靈訝。祗恐暫神遊,又疑新羽化。 風餘撼朱草,雲破生瑤榭。望極覺波平,行虛信煙藉。 閒開飛龜帙,靜倚宿鳳架。俗狀既能遺,塵冠聊以卸。 人間方大火,此境無朱夏。松蓋蔭日車,泉紳施天罅。 窮幽不知倦,復息芝園舍。鏘珮引涼姿,焚香禮遙夜。 無情走聲利,有志依閒暇。何處好迎僧,希將石樓借。

《登秦望山》
薛據
编辑

南登秦望山,極目大海空。朝陽半蕩漾,晃朗天水紅。 溪壑爭噴薄,江湖GJfont交通。而多漁商客,不悟歲月窮。 振緡迎早潮,弭棹候遠風。予本萍泛者,乘流任西東。 茫茫大際帆,棲泊何時同。將尋會稽跡,從此望任公。

《晚泊松江驛》
李郢
编辑

片帆孤客晚夷猶,紅蓼花前水驛秋。歲月方驚離別 盡,煙波仍駐古今愁。雲陰故國山川暮,潮落空江網 罟收。還有吳娃舊歌曲,棹聲遙散採菱舟。

《姑蘇臺》
曹鄴
编辑

南宮酒未銷,又宴姑蘇臺。美人和淚去,半夜閶門開。 相對正歌舞,笑中聞鼓鼙。星散九重門,血流十二街。 一去成萬古,臺盡人不回。時聞野田中,拾得黃金釵。

《吳宮》
儲嗣宗
编辑

荒臺荊棘多,忠諫竟如何。細草迷宮巷,閒花誤綺羅。 前溪徒自綠,子夜不聞歌。悵望清江暮,悠悠東去波。

《送友人遊吳》
前人
编辑

吳山青楚吟,草色異鄉心。一酌水邊酒,數聲花下琴。 登樓舊國遠,探穴九疑深。更想逢秋節,那堪聞夜砧。

《破山》
僧皎然
编辑

雙峰百戰後,真界滿塵埃。蔓草緣空壁,悲風起古臺。 野花寒更發,山月暝還來。何事池中水,東流獨不迴。

《松江》
宋·姚鉉
编辑

勾吳奇勝絕無儔,更見松江八月秋。震澤波光連別 派,洞庭山影落中流。汀蘆擁雪藏漁市,岸橘風香趁 客舟。清興不窮聊一望,煙空雲霽倚層樓。

《宿仙泉寺》
王禹偁
编辑

祭廟回來略問禪,蘚牆莎徑碧山前。風流遠磬秋開 講,水響盤車夜救田。藍綬有香花菡GJfont,竹窗無寐月 嬋娟。自慚政澤貽枯草,忍臥松陰漱石泉。

《中峰》
林逋
编辑

中峰一徑分,盤折上幽雲。夕照全村見,秋濤隔嶺聞。 長松含一作寒古翠,衰藥尚微薰。自愛蘇門嘯,懷賢事 不群。

《送慈公還虎丘》
前人
编辑

孑孑歸檣五兩輕,佛林禪石抱雲根。單囊憩罷還微 笑,卻是青山不出門。

《白雲泉》
范仲淹
编辑

靈泉在天半,狂波不能侵。神蛟穴其中,渴虎不敢臨。 隱照涵秋碧,泓然一勺深。游澗騰雲飛,散作三日霖。 天造豈無意,神化安可尋。挹之如醍醐,盡得清涼心。 聞之異絲竹,不合哀樂音。月明群籟息,涓涓度前林。 子晉罷雲笙,伯牙收玉琴。徘徊不擬去,復發滄浪吟。

《定慧寺顒師竹下嘯軒》
蘇軾
编辑

啼憔催天明,喧喧相詆誚。暗蛩泣夜永,唧唧自相弔。 飲風蟬至潔,長吟不改調。食上蚓無腸,亦自終夕叫。 鳶貪聲最鄙,鵲喜意可料。皆緣不平鳴,慟哭等嬉笑。 平生已粗狂,子孫亦未妙。道人開此軒,清坐默自照。 衝風振河海,不能號無竅。寂寂吾何言,風來竹自嘯。

===
《過寒山寺二首》
孫覿
===白首重來一夢中,青山不改舊時容。烏啼月落橋邊

寺,欹枕還聞半夜鐘。

翠木蒼藤一兩家,門依古柳抱溪斜。古城流水參差 是,不見元都舊日花。

《天平山》
蘇舜欽
编辑

吳會括眾山,戢戢不可數。其間號天平,峻絕為之主。 傑然鎮西南,群嶺爭拱輔。焉知造化意,不以屏天府。 清溪至峰前,仰視勢飛舞。偉石如長人,聚立欲言語。 捫蘿清險磴,爛熳松竹苦。山腰有危亭,前對翠壁舉。 石竇落玉泉,泠泠四時雨。原生白雲間,顏色若粉乳。 旱年或播灑,潤可足九土。奈何但澄澈,未為應龍取。 予方棄塵中,巖壑素自許。盤桓擇勝處,至此快心膂。 養素聊自清,終甘食於虎。

《題寒山寺詩》
張師中
编辑

吳門多精藍,此寺名尤古。距城七里餘,冠蓋日旁午。 斜徑通採香,遠岫對棲虎。寺扉橫野橋,塔影落前浦。 霜樓鳴曉鐘,夕舸軋雙櫓。方丈中有人,學佛洞襌語。 跡忙心已閑,道樂行彌苦。不為喧所遷,意以靜為主。 何必深山林,峰巒遶軒戶。

《登堯峰》
李彌大
编辑

雲峰何岧嶢,去天餘幾丈。其下蔚華林,幽然屹相向。 我遊先朝暾,海日射巾杖。飛蓋不須持,步步蒼松障。 山僧知我來,羅立鳧雁行。提攜兩行人,為我談實相。 一種勿弦琴,三歎無聲唱。開軒面東南,千里入俯仰。 西登妙高臺,更欲恣觀望。土斷澤繞山,煙濤渺雲浪。 恐是六鰲連,蓬壺墮蒼莽。又疑鯨入海,偃脊起青嶂。 時方大火熾,金石流玉煬。須臾變雲雨,為作雄風壯。 翻手迴涼秋,掀舞千林響。誰云免水宮,自是神龍藏。 三高如可作,吾欲五湖訪。洗足巨浸心,振衣孤峰上。 寄詩誇奪流,得飽但相忘。長哦可當歌,踏月下空曠。

《無礙泉賦并引》
前人
编辑

水月寺東入小青塢,至縹緲峰下,有泉泓澄瑩徹。甘冷異於他泉,而未名。紹興二年七月九日,無礙居士李似矩,靜養居士胡茂老飲而樂之。靜養以無礙名泉。主僧願平為煮泉烹茶,予為賦詩。

甌研水月先春焙,鼎煮雲林無礙泉。將謂蘇州能太 守,老僧還解覓詩篇。

《靈巖山》
胡珵
编辑

攝身下蓬萊,放浪雲水跡。非無簡書畏,心賞寄泉石。 亭亭雲間塔,勝地聞自昔。梯度上青冥,如鳥著兩翼。 化成出天半,寶甃坦如席。環山劃中斷,裂地開震澤。 峨峨東西峰,觀闕倚空碧。千尋採香徑,劍臥漣漪直。 當年館娃宮,六月避暑夕。琴臺延薰風,萬女曳阿錫。 牛耳爭齊盟,烏喙已著食。百家甬東村,託足歸無宅。 焉知陵谷變,大廈嚮千舄。矧茲風塵際,樓殿涌山脊。 安隱大火中,顯允像教力。興余浩劫嘆,萬法本空寂。

《松江》
范成大
编辑

長虹斗起蛟龍穴,朱碧欄干夜明滅。太湖三萬六千 頃,多少清風與明月。青鷁驚飛白鷺閒,丹楓未老黃 蘆折。誰將橫笛叫蒼煙,無限驚波翻白雪。洞庭林屋 舊遊處,玉柱金庭路巉絕。水仙逢迎摻修袂,問我歸 計何當決。去年匹馬兀春寒,今此孤篷窘秋熱。人生 意氣得失間,輕重劍頭吹一吷。莫將塵土浣朱顏,卻 待丹砂回白髮。

《上沙夜泛》
前人
编辑

困倚船窗看斗斜,起來風露滿天涯。亭亭宿鷺鳴菰 葉,閃閃涼螢入稻花。月下片雲應夜雨,山根炬火忽 人家。江湖處處無窮景,半世紅塵老歲華。

《初歸石湖》
前人
编辑

曉霧朝暾紺碧烘,橫塘西岸越城東。行人半出稻花 上,宿鷺孤明菱葉中。信腳自能知舊路,驚心時復認 鄰翁。當時手種斜橋柳,無限鳴蜩翠掃空。

《題白雲寺》
前人
编辑

訪舊光陰二十年,殘僧相對兩依然。木蘭已老無花 發,石竹依然有麝眠。萬戶直須龜手藥,一龕何用買 山錢。從今半座須分我,共說昏昏一覺禪。

《登天平山頂》
前人
编辑

翠屏無路強攀緣,我與枯藤各半仙。不敢高聲天闕 近,人間漠漠淡寒煙。

《靈巖山》
元·袁易
编辑

緒風散林薄,洩霧開岩扃。茲晨恢清穆,曠遠延杳冥。 九折度峻壁,微行窮絕涇。夫差昔戾止,鏘鏘駐和鈴。 華旗一以建,繽紛朝百靈。花飄磴道白,村入宮闈青。 吳娃煽方處,越甲蔽長坰。千秋魂魄歸,過沛涕亦零。 嗚呼重華後,格GJfont何由寧。秦宮委蔓草,漢闕流寒螢。 惟應金仙姿,空山屹亭亭。摩尼耀八極,象教垂千齡。

《石湖》
鄭元祐
编辑

越來溪上水融融,閒驀鴟夷棹底風。暖霧黃消治平 寺,燒痕青入館娃宮。笙歌作樂年年少,魚鳥關情處 處同。弔古從來易興感,尚循華髮繫孤篷。

《河陽山一名鳳凰山上有陸器讀書臺》
编辑

楊維楨

河陽山色畫圖開,絕壑懸崖亦壯哉。華表不聞仙鶴 語,泉醴曾引鳳凰來。玉魚金GJfont埋黃土,石獸豐碑長 綠苔。獨有桓桓丘壟在,秀峰相對讀書臺。

《過沙湖寄顧玉山》
前人
编辑

五月落殘梅子雨,沙湖水高三尺強。大風開颿作弓 滿,白浪觸船如馬狂。唱歌賣魚赤鬚老,打鼓蹋車青 苧娘。故人相見在樓下,坐對玉山懷草堂。

《遊虎丘》
倪瓚
编辑

余適偶入城,本是山中客。舟經二王宅,弔古覽陳跡。 松陰始亭午,嵐氣忽歛夕。欲去曾徘徊,題詩滿苔石。

《題白雲寺》
前人
编辑

龍門秋月影,茶室白雲泉。不與世人賞,瑤草自年年。 復有天池水,松風舞淪漣。何當躡飛鳧,一採池中蓮。

《過師子林蘭若詩》
前人
编辑

密竹鳥啼邃,清池雲影閒。茗雪爐煙裊,松雨石苔斑。 心靜境恆寂,何必月在山。窮途有行旅,日暮不知還。

《雅宜山舊名娜如山蓋虞道園所命名然未若娜如之名近古也因為竹枝歌二首》
编辑

前人

娜如山頭松柏青,闔閭城外短長亭。來山未久入城 去,駐馬回看雲錦屏。

其二

娜如山頭日欲西,採香逕裡竹雞啼。南朝千古繁華 地,麋鹿蓬蒿望眼迷。

《師子林即景詩四首》
僧維則
编辑

半簷落日曬寒衣,一缽香羹野蕨肥。春雨春煙二三 子,水西原上種松歸。

其二

道人肩水灌畦蔬,托缽船歸粟有餘。飽飯禪和無一 事,遶池分食喂遊魚。

其三

臥雲室泠睡魔醒,殘漏聲聲促五更。一夢又如過一 世,東方日出是來生。

其四

GJfont兒深夜誦蓮花,月度牆西檜影斜。經罷轆轤聲忽 動,汲泉自試雨前茶。

《陽山》
明·高啟
编辑

我登此山巔,不知此山高。但覺群山總在下,坐撫其 頂同兒曹,又見太湖動我前。洶湧三千萬頃煙,波濤 長風吹人度。層嶂不用仙翁,赤城杖峰迴秋礙。海鶻 飛日出,夜聽天雞唱。中有一泉長不枯,乃是蜿蜒神 物。之所都老藤,陰森洞府黑,樹上,不敢留,棲烏,常年 禱雨車來此。投金符,靈旗風轉白日晦。馬鬣一滴霑 三吳。岩巒蒼蒼境多異,樵子尋常不曾至。探幽歷險 未得歸,忽聽鐘來澗西寺。此時望青冥,脫略塵世情。 白雲冉冉足下起,如欲載我昇天行。古來名賢總何 有,唯有此山長不朽。欲呼明月海上來,照把長生一 瓢酒。浮丘醉枕肱,洪崖笑開口。天風吹落浩歌聲,地 上行人盡回首。

《天池》
前人
编辑

臨風可度難,昔見枕中書。天池在其巔,每出青芙蕖。 湛如玉女盆,雲影含夕虛。人靜時飲鹿,水寒不生魚。 我來始生春,石壁煙霞舒。灩灩月出後,泠泠雪消餘。 再泛知神清,一酌欣慮除。何當逐流花,遂造仙人居。

《雅兒塔》
前人
编辑

黃土但埋骨,豈能埋性靈。昔聞宿草間,曾吐蓮花青。 身臥長夜臺,口誦西方經。尋跡殊窅窅,聞聲每泠泠。 寒燈炤空塔,時有山僧聽。應使鄰塚魂,沉迷盡皆醒。

《吳城感舊》
前人
编辑

城苑秋風蔓草深,豪華同向此消沉。趙陀空有稱尊 計,劉表初無弭亂心。半夜危樓俄縱火,十年高塢漫 揮金。廢興一夢誰能問,回首青山落日陰。

《送石明府之崑山》
前人
编辑

茂苑行春罷,攜琴又向東。潮聲數里外,山色半城中。 帆帶桃花雨,衣翻柳葉風。島夷聞善政,為有舶船通。

《題祗園寺》
前人
编辑

欲問南朝常侍宅,已為西域化人宮。山僧歸帶漁洲 雨,湖鳥來聞粥鼓風。橘柚垂簷秋殿暗,波濤驚座夜 堂空。給孤長者誰曾見,應在煙雲杳靄中。

《雨中過雞籠山》
前人
编辑

春雲GJfont靄澗奔渾,風雨行人過一村。得似山家深竹 裡,乳鳩啼午未開門。

《過保聖寺》
前人
编辑

隔江寒霧隱樓臺,遠逐鐘聲放艇來。亂後不知僧已 去,幾堆黃葉寺門開。

《卓筆峰》
前人
编辑

雲來初似墨,鴈過還成字。千載只書空,山靈恨何事。

《飛來峰》
前人
编辑

風吹峨眉雲,來依此山住。我來不敢登,只恐還飛去。

《五丈石》
前人
编辑

勢危撐月墮,影瘦倚雲平。彷彿華峰井,蓮花一半生。

《登錦峰山》
姚廣孝
编辑

奇峰起蒼旻,秀色鬱可採。靈石麗文華,晴空炫霞彩。 爛斑剝青暈,絪縕雜芳靄。朝陽映猶暉,夕陰膏還藹。 或云神州仙,鞭驅過滄海。不經野火焚,詎逐歲年改。 肅屐曉飛陟,昂然立如待。延矚動幽抱,架戶時有在。

《秋日重遊海雲精舍》
前人
编辑

昔年曾駐錫,此地喜重遊。樹影兼雲合,蟬聲帶雨收。 GJfont循松下砌,峰繞竹邊樓。到後嗟難偶,吟蹤去復留。

一逕通林遠,時聞長者來。水光搖定室,松影落香臺。 桴為防彪設,軒因放鶴開。若將吟適興,滿眼是詩材。

《接待寺八詠》
前人
编辑

《元音堂》

道本靜中心,秋潭皎月沉。無言得真趣,何用覓元音。

《含暉樓》

樓高逼層雲,遙瞰東湖境。香斷客不來,斜陽半簾影。

《挹清閣》

虛閣映漣漪,祥龕隔蕙帷。夜寒深雪裡,正是挹清時。

《止息齋》

悟得西來意,高齋閉止息。欲語眾人知,流雲去無跡。

《雲深處》

靄靄復冥冥,晨昏不斷生。欲尋支遁宅,須待有鐘聲。

《一掬軒》

蕉葉度窗陰,池春綠漲深。誰將一掬水,大地作甘霖。

《松花室》

翠雲壓真松,涼影涵花埒。晝靜鳥聲幽,風窗墮晴雪。

《聽聞堂》

誰讀貝多文,疏簾捲夕曛。臨來無得說,江上冷秋雲。

《靈巖山》
楊基
编辑

單蘆集群英,席窄坐每盍。煙橫半露寺,木落全見塔。 斜流出渠分,曲徑轉溪合。村籹妍醜並,野話悲笑雜。 童操吳音問,僧作梵偈答。霜苔滑難濟,露棘朽易拉。 磴紆螘緣樹,扉閉蝸起闔。娛賓列五豆,禮佛過三匝。 晴崖暝夏雨,秋洞寒疑臘。窗扳盜果猿,簷入避鸇鴿。 掬池萍沾袖,憩石蘚汙衲。琴亡荒臺弄,屧響迴廊踏。 值險每思筇,得奇即傾榼。感深怒鬚磔,愁極衰鬢颯。 華年倏川融,雅量慚海納。嘯歌激欷歔,雄辯互交發。 禪寂虛無量,道祖清淨蓋。品囂蝸觸蠻,變化雀化蛤。 狂遊類飲酎,薄宦避嚼蠟。終當謝塵鞍,埽屋分坐榻。

《北寺竹林》
前人
编辑

僧居古城陰,迢遞通萬竹。林光落虛牖,坐愛衣裳綠。 齋餘孤遠磬,茶罷微煙續。道人悟重元,淡然無眾欲。 譬彼石根泉,亭亭甚寒淥。

《赤山書事》
前人
编辑

曾向溪南看藝麻,竹杠兜子一肩斜。秧苗尚短仍含 穀,荷葉才高已上花。蠶屋柘煙朝焙繭,鵲爐沉火晝 薰茶。而今風雨成拋絕,臥聽西園兩部蛙。

《蟾蜍石》
前人
编辑

神蟆月中來,化作千年石。曾吞玉杵霜,清露時時滴。

《照湖鏡》
前人
编辑

團團山上石,下照太湖影。如何一檻中,三萬六千頃。

《越來溪》
前人
编辑

遠岫如蛾眉,紫菱蓋綠漪。小娃木蘭槳,採菱溪上歸。 溪風搖白芷,撩亂蘋花起。疑是越兵來,旌旗照秋水。

《登獅山》
徐有貞
编辑

麥黃天氣爽如秋,乘興聊為岝嶺遊。香徑踏花來洞 口,小舟送酒過溪頭。橫塘樹色連龍塢,茂苑煙光接 虎丘。絕勝竹林觴詠處,即今誰數晉風流。

《穿山》
前人
编辑

一拳秋水骨,兀立浦雲間。地僻通靈島,門開似玉關。 碧分芳草色,蒼入古苔斑。為有劉安石,題詩詠小山。

《玉遮山》
吳寬
编辑

見山不識山,借問山中人。玉遮亦深秀,翠色聳嶙峋。 肩輿繞其址,面面松杉新。峰巒稍回伏,穹窿復呈身。 細草披長岸,盛夏無埃塵。乘閒即行樂,願作茲山賓。

《遊西蹟諸山》
前人
编辑

昔年曾學登山法,縱步不復山石滑。舍輿徑上鳳岡 頭,趁此涼風當晚發。遠山朝士抱牙笏,近山美人盤 鬒髮。我身如在巨海中,青浪低昂出復沒。山下人家 起市廛,家家炊煙起煙突。梅林屋宇遙復見,一似野 鳥巢木末。山僧見我如等閒,翻怪群山競排闥。偶憑 高閣發長笑,笑我胡為躡石缽。夕陽滿目波洋洋,西 望平湖更空闊。山靈為我報水仙,預役清冷供酒渴。 吳人非不好登山,一宿山中便愁絕。扁舟連夜宿湖 口,舟子長篙未須剌。懶遊已笑斯人駭,狂遊不學前 輩達。若邪雲門于越,何必青鞋共布襪。

《與沈周遊虞山》
前人
编辑

野寺堪逃暑,登登遠叩關。深林長礙樹,路轉又逢山。 石缽分中飯,雲房借半間。玉茶花落盡,坐撫不知還。

《宿東明院》
前人
编辑

東明院裡曾投宿,偶見前題一慨然。欹枕亂蛩如昨 夜,入門高樹卻多年。季方不與元方在,小朗還從大 朗賢。何處玉笙吹未歇,山扉新月照人眠。

《題興福寺》
前人
编辑

九塢寒泉一澗流,遙從木末見山頭。春風未掃禪林 雪,更為梅花半日留。

《銅井》
前人
编辑

銅坑山下遍楊梅,曲徑人從樹杪來。共愛石橋涼似 水,湖稍未放酒船迴。

《拂水巖》
沈周
编辑

只有看山是勝緣,青鞋布襪且輕便。天收雨腳賒今 日,我趁花時遣老年。絕壁雲扶將墮石,豁崖風勒下 奔泉。此來不憤空歸去,旋構新編揀竹鐫。

《過磧砂寺》
前人
编辑

雙幢落日倚漁汀,北下孤舟此暫停。野客偶驚雲外 犬,老僧隨掩石邊經。沙洲古樹藤蘿紫,梵殿遺基薺 麥青。今夜試留湖上枕,疏鐘高浪不堪聽。

《瑞光寺》
前人
编辑

細路輕兜兩兩乘,招提深入亂雲層。青山影裡蒼髯 叟,黃葉林中白髮僧。戲瀉玉茶思舊到,醉嘗金橘記 重登。詩成漫寫高崖石,不覺彌猴上古藤。

《題翠峰寺》
文徵明
编辑

空翠夾輿松十里,斷碑橫路寺千年。遺蹤見說降龍 井,裹茗來嘗悟道泉。伏臘滿時收橘柚,蒲團倚戶泊 雲煙。書生分願無過此,悔不曾參雪竇禪。

《過賀九嶺》
前人
编辑

截然飛嶺帶晴嵐,路出餘杭更遶南。往事漫傳人賀 九,勝遊剛愛月當三。岩前鹿繞雲為路,木末僧依石 作菴。一笑停輿風拂面,松花閒看落毿毿。

《詠崇慶菴》
前人
编辑

北郭精藍舊有名歲,長無復百花深。柴門日落空流 水,古木春來長綠陰滿。眼風流文字業,一龕荒寂道 人心。野橋詰屈通陰徑短,策他時許再尋。

《贈月江》
前人
编辑

月印千江不盡流,江清月白兩悠悠。澄來夜色金精 溢,散卻寒芒玉氣浮。萬頃不波天在水,一塵無染鏡 涵秋。道人悟取原來性,滿目風煙一釣舟。

《過何山懷二何》
皇甫涍
编辑

靈山徵往跡,居士葬何年。哀壑蒼煙斷,空山落日懸。 禪關一隱地,花落五雲天。共盡悲千古,凄涼夜鶴旋。

《題聖恩寺》
皇甫汸
编辑

鄧尉開山久,輪王結宇深。湖光同練水,梅樹即珠林。 客興乘春霽,僧齋過午陰。望中枝勿剪,無礙是禪心。

《月夜遊天池上方》
王世貞
编辑

天池此夜月,迴彩映諸天。忽自牟尼捧,如從象罔懸。 千秋青鎖碎,一澗碧潺湲。峰奪五湖色,城噓萬井煙。 靜聞僧偈婉,深現佛燈圓。玉借蓮花頂,金添貝葉編。 獨棲成水觀,小坐息塵緣。何處生公石,殘更又管弦。

《題賀九寺》
申時行
编辑

吳王昔日登高地,千載猶傳賀九名。不見旌旗疏輦 道,尚聞岩谷應呼聲。蓮峰靜拭寒煙吐,嶺樹常銜夕 照明。寂寞山僧時倚杖,荒郊閒看鹿麋行。

《瑞光寺》
周永年
编辑

雲端已暝忽,復曙燈燭直。如妙高聚舍,利光常貫太。 虛只今收攝,隨心住上界。高明受眾朝,中霄虛白開。 天路佛聲浩,浩若潮生人。如磨蟻香如,霧燈燈深入。 夜夜明物身,早向光中度。傳言影落鯰,魚口佛燈漁。 火相先後魚,目常開魚網。沉飲光啖影,爭游走喜滅。 漁家黑業多,旁生所貴非。長壽安得華,嚴與上方千。 燈四炤搖星,斗卻令蟹舍。及魚城惆悵,朝朝空發笱。

《練祁塘》
陳觀達
编辑

蕭蕭木落舊江山,渺渺西風上水船。短棹還衝秋色 裡,孤峰高聳夕陽邊。黃蘆葉響雙溪雨,白稻花香兩 岸田。滿目客愁吟不得,片帆今夜宿祁川。

《慈濟菴古井》
僧寒松
编辑

傳自道方鑿,源流正未央。軍持晨自汲,石甃靜生香。 蘚遶階除古,碑沉歲月長。曹溪一滴水,彈指得清涼。

《贈陶庵居士閱華嚴大典》
僧萬峰
编辑

娟娟翠竹滿庭除,相伴先生讀梵書。帝網山前羅淨 几,毘盧樓閣在齋居。月懸道樹明諸地,風裊雲幢舞 太虛。閱遍善財參歷處,落花啼鳥總真如。

《溪行即事》
僧若溪
编辑

自得孤雲意,遂為溪上行。閒開飛瀑影,忽送過灘聲。 漁網夕陽靜,人家秋樹清。沙鷗相顧起,應笑獨遊情。

《點絳唇》懷蘇州
宋·吳文英
编辑

明月茫茫,夜來應照南橋路。夢遊熟處,一枕啼秋雨。

可惜人生,不向吳城住。心期誤,鴈將秋去,天遠青

山暮。

《六GJfont令》天平道中
明·吳寬
编辑

東風漸老,桃李爭春色。天半崔嵬在望,空外浮環碧。 步屧村村相似,黃蝶飛阡陌。小橋溪側,依依楊柳,已 覺垂條暗如羃。迤邐危GJfont千仞,徑路莓苔積。上到 白雲泉畔,試作龍門客。卻嘆范祠荒久,芳草埋碑石。 夕陽歸迫,折花滿手,袖取山雲杳無跡。

《滿庭芳》春日遊天平山
徐有貞
编辑

水長新波,山橫青氣,朝來宿雨初晴。動人清興,紫翠 眼中明。天也教吾快活,要遊處,便與完成。最好是,一 峰送過,又是一峰迎。有舟,中絃管。車前鼓吹,隨飲 隨行。路旁人GJfont了,還笑還驚。道是神仙來也。不道是 個老儒生。知誰解,浮沉綠野,裴度晚年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