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0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卷目錄

 松江府部彙考十二

  松江府物產考二

職方典第七百卷

松江府部彙考十二编辑

松江府物產考二       《府志》编辑

藥屬

枸杞 一名苦杞。其莖幹三五尺作,叢六七月,生小紅紫花,隨結紅實,微長如棗核,其根名地骨。皮詩云:集于苞杞是也。

菖蒲 春生。青葉長一二尺許,其葉中心有脊狀如GJfont一寸九節者良。亦有一寸十二節者二三月開細黃花,成穗,多服,令人延年益智。麥門冬 陶弘景曰:根似穬麥,故名。葉青似莎草,長及尺餘。四季不凋,根黃白色,有鬚在根如連珠形,四月開淡紅花,吳地者尤佳。

香附 即莎草。根韭畦藍地最多。

瓜蔞 三四月生苗,七月開花,淺黃色,結實在花下,九月熟。其根直下潔白如雪名天花粉。牽牛 陶弘景曰:此藥始出田野,人牽牛謝藥因名。花如扁豆,微紅帶碧,有黑白二種。

薄荷 揚雄甘泉賦作茇括,俗稱薄荷,今存之。二月宿根生苗,清明分種,方莖赤色。蘇州所蒔莖小而氣芳,豫蜀俱不及。

紫蘇 《爾雅》名桂荏。二月下種,八月開細紫花,成穗作房,九月半枯時,取子以表裏,俱紫者良。車前子 詩名芣GJfont。陸機詩疏云:此草好生道旁,故有車前之名。夏采苗,秋采實,除入藥外亦有采食者。俗謂之蝦蟆葉。

天南星 一名虎掌,以其葉似。又李時珍曰:其根圓白形如老人星,故名。三四月生苗高尺餘,七月結子作穗,九月采根,四畔有圓芽。

金沸草 本旋覆花。葉似水蘇,花黃如菊,二月以後生苗,水次長一二尺,其根細白,采花去蕊用以佐藥。

艾 王安石字說艾可,又疾字從乂,又草部也。故從草用灸百病以苗短為良,五月五日采取陳久者益妙。

夏枯草 一名夕句,又名乃東。冬至後生葉,三四月開花作穗,苗高一二尺,有養厥陰血脈之功。

澤蘭 根紫黑色,如粟根。二月生,高二三尺,莖幹青紫色,葉四稜,冬生卑溼地。

槐實 槐有數種,功用有別。四月開黃花,六月結實,七月七日採嫩實,十月採老實,李時珍曰:槐虛星之精,服之長生。《梁書》庾肩吾常服槐實年七十餘,其驗也。

甘菊 有三種,花大而香者為甘,菊生金匯橋者良,小而黃者為黃菊花,小而氣惡者為野菊。初春布地生細苗。夏茂秋華,味甘故名。

瞿麥 子頗類麥,故名。苗高一尺,葉尖小,青苞,根紫黑色,形如細蔓菁,花紅紫似映山紅。二月開至五月,七月結穗,廣雅稱茈萎。

半夏 《禮記·月令》五月半夏生,蓋當夏之半也,故亦名守田。二月生苗,一莖端三葉,淺綠色,祛痰聖藥。

高良薑 陶弘景曰:始出高良郡,故名。春生莖,莖如薑,苗而大高一、二尺許,花紅紫色,如山薑。芎藭 《左傳》所謂山鞠窮,亦名蘼蕪。冬夏叢生,五月花赤,七月實黑,九、十月採之乃佳。舒攣壯骨。以蜀產為勝,本地所產力薄不能效。

大薊 薊猶髻也。其花形似,莖高三四尺,花頭如紅藍,花而青紫色,薊門以薊得名。大抵以北方者良。

紫花地丁 夏開紫花,結角。平地生者起莖,溝壑邊生者起蔓。開小白花者瘍家功效。

山慈姑 即金燈花根。《酉陽雜俎》云:金燈花與葉不相見,又謂無義草。冬月生葉如水仙而狹。二月中葉枯而花發,四月苗枯取根用。

蓖麻子 夏生苗,葉似葎草而大,莖赤,有節高丈餘。秋生細花即結實殼上,有刺。夏採莖葉,秋採實,冬採根。

豨薟草 楚人呼豬為豨呼草。氣辛毒,為薟如豬而味薟,故名。葉似酸漿而狹長,花黃白色,《本草》云:有輕身耐老之功,俗呼:火吹草。

馬蘭 葉似蘭而大,花似菊而紫,叢生道旁。二月生苗,赤莖,白根,長葉,而有刻齒狀。花苦不香,人咸採汋為俎。

香薷 有野生,有家蒔。三月種之可充蔬品。葉如茵,陳花茸紫,凡四五十房為一穗,頗有香氣。淡竹葉 春生苗高數寸,細莖綠葉儼如竹。八、九月抽莖結小長穗,花開冷翠可愛。

生地 二月生,葉有皺文而不光。高者尺餘,低亦三四寸,其花紅紫色,亦有黃花。

牛膝 春生苗,莖高二三尺,青紫有節如鶴膝,節上生花作穗。秋結實甚細。以根長大至二三尺而柔潤者為佳。

大黃 正月生青葉,四月開黃花,有推陳致新之功,亦稱將軍。

商陸 有赤白二種。白者入藥,赤者可造厭勝以視鬼神。廣雅謂之馬尾。易謂之莧陸,即此。何首烏 一名交藤,又名夜合。葉有光澤,形如桃柳,法製服延年烏髮輕身駐顏其功。效不可具述。

香附子 即莎草根。

蛇床子  薏苡仁

荊芥 《嘉禾志》出松江者良。

木屬

桑 有數種,地產止白桑,葉大如掌,可飼蠶。吾松紡織木棉,不力蠶事。有稻田而無桑林,乃夏稅有絲綿之賦,並未始出于桑也。

榆 亦數種,惟細葉者,堅韌,宜為農器,謂之綿榆;白者,名枌榆,榆莢仁作糜羹,令人多睡。嵇康所謂榆令人瞑也。

黃楊 枝葉攢簇上聳,葉似初生槐芽,不花不實,四時不凋。性難長,俗歲長一寸,遇閏則退,今試之,但閏年不長耳。其木堅膩,可作梳雕印。凡取伐須以陰晦夜,一星不見則不裂。

槐 蘇頌曰:有數種葉,大而黑者名懷槐,晝合夜開者名守宮。槐生于季春五日,而兔目十日,而鼠耳更旬,始規二旬葉成。

楊柳 在處有之以垂條拂地者為佳,楊枝葉短,柳枝葉長。陶朱公曰:種柳千樹可供柴炭,其嫩芽可作飲湯。

檀 最堅重,有黃白二種。農時以放葉,開花為雨候,俗謂等水檀,花色正紫,其根如葛。

松 李時珍曰:松樹磥砢,修聳多節,其皮粗厚,有龍鱗形,二三月,抽蕤生花,垂四五寸,採花蕊搓作粉,可糝入晶飯,清芬絕人。一種名栝子松,惟亭林寶雲寺、佘山昭慶寺二本極大,今亡。柏 側葉赤皮,魏子才六書精蘊云:萬木皆向陽而柏獨西指,蓋陰木而有貞德者,其枝指西猶鍼之指南也。

杉 似松而葉短,身形上聳而直幹。

檜 柏葉松身又一種,枝細而長,玲瓏下垂謂之瓔珞。檜質堅紋細,可作楫櫂。

棘 李時珍曰:獨生而高者曰棗,列生而低者曰棘。叢高二三尺,莖葉與棗似。

楮 俗稱穀樹。楚人呼乳曰穀。木中白汁,其黏如乳,故名。績皮可為布,又可擣為紙,或曰皮斑。是楮皮白,是穀良然。

烏柏 樹高數仞,葉似梨杏,五月開細花結子,色黑。人家雜種陂澤旁,採子蒸煮,取脂澆燭貨之子上,皮脂勝于仁,霜葉朱赤。

椒 人家沿蔓籬落間,結子甚細,都無芳香,終遜川蜀之產。

石楠 一名柟木,性堅而善居水。江南造船皆用之,直上童童若幢蓋之狀,其花赤黃色。冬青 身葉俱似桂,凌寒不彫,一名女貞,亦謂之萬年枝。

梧桐 蘇頌曰白桐,一名椅桐,遁甲書梧桐,可知日月,正閏四月開嫩黃小花,其莢長三寸許,五片合成。老則裂開如箕,謂之橐鄂,其子綴于橐鄂,炒剝如菱芡。

樸 似榆而葉大,俗呼樸榆,散材也。

棕櫚 木高丈許,無枝條,葉大而圓,有如車輪,萃于樹杪,其下有皮,重疊裹之,每皮一匝為一節,二旬一採,皮轉剝轉生,六七月生黃白花,八九月結實,作房如魚子。九十月採皮,用其皮作繩,入水千年不爛,棕本作棕。

柘 埤雅柘,宜山石,故從石。叢生幹疏弓,人取材以柘為上。

椿 樹高聳而枝葉疏,與樗不異。葉香者椿葉,臭者樗也。

梓 《埤雅》:梓,為木中之王。《詩·小雅》:維桑與梓。梓似楸也,又名香梓,其角細長如箸,亦檟類。

棟 有二種黃棟,抽嫩芽時鹽漉,漬點茶最香。旨至三四月開花,紅紫甚芬郁。

榮 俗名烏GJfont,又名夜合,其華每夜必合,色如紅絨,又名合歡。《嵇康養生論》:合歡蠲忿,萱草忘憂。蓋指此也。

竹屬

篾竹 本末停勻,節朗梢長,解為篾,作繫束之物。甚堅密筍,色碧宜作脯,煮食不甚佳。

黃菰竹 節目疏聳,皮黃力韌,為篾器良材。筀竹 古稱出吳越,即今晚筀。李時珍曰:筀竹茹可治勞熱。梅堯臣詩:侵天筀竹溪西東。大頭竹 即筀類。質稍瘦,皮略黃,筍味帶苦,食時不宜生水洗。

方竹 據顧文僖清《舊志》云:澧州多以此為臺桌,昔時園圃多植之,方而有節,鬚芽四出,松郡亦僅見。

斑竹 青質。黑文點點如畫,相傳湘君泣于蒼梧之野,淚痕灑竹而成。未可盡信,但秀挺可愛。紫竹 初解籜,猶青久之始變,亦不甚紫,微帶黑色。

黃金間碧玉竹 逐節,色青黃相間,可玩。燕竹 竹筍最早,燕至即生,故名筍,味甘腴。護居竹 俗名哺雞竹,人家多植屋後,故名。皮日休公齋新竹詩有云:笠澤多異竹,移之植後楹。陸龜蒙詩云:昔者尚借宅,倘來處賓庭。俱寓護居之,意筍白如截。肪甘香潔白,在諸筍之上。象牙竹 以筍白得名。

鳳尾竹 以形似得名。宜庭除植之,或瓦甋中,殊有蕭疏之致。

慈竹 即桃枝竹,俗呼慈孝竹,鄉聚家家種之,陸機草木疏南方子,母竹是也。竹譜云:慈竹筍四時俱生,寒則顯生溫竹,夏則隱生凊竹,有子母相生溫凊之義,杜甫詩:慈竹春陰覆是也。海桃竹 青龍人家有之,竹屋多以為椽,經久不蛀。

王莽竹 種最大而節間促。二十餘節方生枝葉,近根有一錢痕,俗傳王莽藏銅瓦其中,以為讖云。

毛竹  篛竹  金竹  銀竹

觀音竹 棕竹  羅漢竹

花屬

牡丹 自宋來盛于吳下吾鄉。明初,曹明仲所譜十五品最奇,並傳洛京舊種。近歲所植,惟壽安樓子二三種。深紅已為難得。餘不復見矣。芍藥 有三種,桃紅重臺者為上品,純白者為中品,上海人家有一叢四五十朵者,有紅樓子間白,名玉帶圍。

菊 品類滋多。元李明復菊莊所蒔三十種,各有名可譜。

薔薇 有紅、白、雜色,皮日休泛舟詩:淺深還看白薔薇。有一種黃薔薇,種甚貴,格韻尤高。郁李  瑞香  迎春

辛彝 即木筆。無色無香,亦屬下品。

金鳳 即鳳仙。有白、紅、紫三種。色不甚艷,亦無香,子名急性。

萱 即鹿蔥。有錦、蜜二種,用鹽湯漬之,可充蔬菜中物。

錦帶  石竹  玉簪  金錢

芙蓉 即拒霜。有大紅、桃紅、白三種,更有四面俱花者,又有一本而自朝至暮三變其色者,名三醉芙蓉。

水仙 有單葉。重臺單葉者,金盞銀臺,香與態俱可愛。

罌粟 花有五色,四月花開,嬌艷非常,但不耐久,一種稍小,名虞美人。

洛陽花 一作落秧,或云即麗春。

刺桐  金梅碗

玫瑰 花色正紫,穠香郁烈。搗之可作糖醬,極美。

紫藤 即紫葳。柔枝延蔓,不能自聳挺幹,大率施于灌木,開花作房,垂如瓔珞,又如紫步幛。蛺蝶花 紅色,即射干。

高良薑 青蓮色。

薝蔔花 即白梔子。

蜀葵 種各異。有五色及千葉。單臺又小者名錦葵,品最下。

黃葵 俗呼黃羅傘。

秋海棠 最鮮妍可愛。

紫槐 俗名鬢邊嬌。

紫荊 色紫,天趣絕少,亦無香味,花中最下品。木槿 有紫、白二種,一名日及,又名朱槿。

桃花 花色豐艷,千葉而大紅者名絳桃,白者碧桃,又有人面桃諸種。大抵色麗而姿粗。梅花 有紅梅、綠萼、玉蝶三種,玉蝶有西施、照水二名,上海西北梅源市種植最多。每春時花開,晴雪千村,暗香十里不減。吳中鄧尉。

臘梅 花開冬杪,且近梅時,故名。以磬口檀香種為貴,荷花口為次,九英最下,香氣酷烈。海棠 以棠梨過枝接本者為佳,最為妍麗,名西府海棠,若垂絲貼梗其媵婢也。郊西廣濟橋東北,少參陳承一園,有西府海棠蔭畝餘,開時最為穠麗,多游觀者。

玉蘭 大率辛彝,過枝接成,色白,璘珣清香,披拂臨風,亭亭可喜。

繡毬 另小者為麻毬,團簇周圓,色碧白。丁香

木香 枝葉如薔薇,有黃、白二種,其花芳馥異常,宜于閨閣中簪戴。

月季 色淡紅,月開一度,隆冬霜雪中亦不輟。佛見笑 桃紅色,開時如笑。

棣棠 開小黃花,無香,盈盈如黃蝶。

荼蘼 花色白,微香,暮春方開,唐人詩有:開到荼蘼花事了句。

百合 有虎皮、麝香二種,麝香花色佳,虎皮根實可啖。

荷花 人家植陂塘中,夏月抽蕊開花,亭亭出水,饒有風致,亦宜植瓦沼中。

梔子花 梵書名薝蔔花,香甚郁烈。

虞美人 草本中最柔弱者,相傳虞姬滴淚所化,其穠艷相似。

石榴花 有大紅、桃紅、淡白三種,千葉者名餅子石榴,色如火,不實。

紫薇 俗名百日紅,亦有淡紅、藍、白諸色,夏開至秋暮不斷。

木樨 有黃、白、紅三種,紅者謂之丹桂,取其花焙茶,作餅藏之,經歲香不歇。

山茶 有楊妃、寶珠、紅、白諸種,春初百卉未榮,點綴庭階,殊有幽致。

雜植

木棉 《舊志》云:宋時鄉人始傳其種,于烏泥涇鎮今沿海高鄉皆種之,有白有紫,有早有晚,惟棉多核,細者為第一實,方結尚青者,俗呼花鈴子,其方蕊未花者曰:花盤穰之,晚結無棉者曰僵囊新花,秤朵一朵重八釐以上者,花貴;不及八釐者,花賤。鄉人隨其大小驗之。

藍 即馬藍,《爾雅》曰:葴出青龍,南北刈。其葉漚為靛,可以染青,俗謂之青秧,清明種,五月黃梅時刈,歲凡三四刈。

斮青 藍類,種自崇明,至如蒿而紅多靛。淮青 斮青類,種自淮,靛早而紅。

黃麻  苧麻 種之,擷其皮皆可為繩索。黃草 可織履。

燈草 心白,炷燈所用,亦可入藥,其殼編以為蓑,今郊西水田多種之。

蒲 作包以裹木棉,細織者包米。

蘆 可為箔及,蓆小曰菼,大曰葭,所謂蒹葭蒼蒼即此。

茶 佘山、神山近皆種之。

天竹 一名慎火,又名天燭,冬月結子,垂垂如赤珠,名鬼面者尤佳。

畜屬

牛 在畜屬土,在卦屬坤,為陰,故牛蹄坼病,則立陽勝也。起先後足,臥先前足,從陰也。周禮謂之太牢,內則謂之一元大武。

馬 其字象頭髦尾足之形,牡馬曰騭,牝馬曰騍,去勢曰騸,名色甚多,梵書謂之阿溼婆。騾 李時珍曰:古文作騾。從馬從嬴,諧聲。牡驢交馬而生者曰騾,牡馬交驢而生者曰駃騠。驢 夜鳴應更漏,善馱負。

羊 土生者名杜羊,最肥美,董子曰:羊,祥也。故吉禮用之,內則謂之柔毛,青浦艾祁產者,美耳有兩環。

豕 坎為豕,水畜而性趨下,喜穢。

犬 其用有三:田犬長喙善獵,吠犬短喙善守,食犬體肥供饌,豺見之則跪,虎食之則醉。貓 李時珍曰:字有苗、茅二音,自呼其名。《埤雅》云:鼠害苗,而貓捕之。故字從苗。

雞 家雞屬陽,先鼓翼而後鳴;野雞屬陰,先鳴而後鼓翼。無外腎而虧小腸,有五德之譽。鴨 本名鶩,性質樸而無他心,故為庶人之贄。《曲禮》云:庶人執匹,匹雙鶩也,亦自呼名。

鵝 有蒼、白二色,及大而垂胡者,並綠眼黃喙,

紅掌善GJfont,其鳴夜應更漏。禽屬

鶴 《忘懷錄》:鶴惟華亭鶴窠村所出為得地,他雖有,凡格也。瘞鶴銘亦謂:壬辰歲得之。華亭鶴窠,即下沙,至今多鶴。嘗詢之,土人實自海東來,馴養久乃生雛,以足有龜紋者為貴,韓偓詩:正憐標格出華亭,況是昂藏入相經,又皮日休云:華亭鶴聞之舊矣,及來吳中以錢半。千得隻鶴養以經,歲後失而悼以詩。

鴈 湖泖陂澤皆有之,與野雞鶿GJfont。昔為土貢。鷹 所謂爽鳩,秋冬間,土人設網,張媒於東北諸山捕之,間得翹俊直擬兼金,其性爽猛而鷙。臥烏 秋暮有之,埤雅鴞大如班鳩,綠色,今謂之畫烏,聲之誤也。其肉美可為羹臛,又可為炙。因其來自海南,困頓集林木,若睡臥云。又一種為烏鴉,白脰者為鬼雀,反哺者為慈烏。

野雞 即雉也。出東南鄉草地。一名華蟲,因羽毛陸離,故名。又曰疏趾,有痼疾者,忌食。烹為脯腊,以奉蒸嘗燕享。

野鳧 出華亭陂澤間,《吳地記》云:石首冬化為鳧,頭中有石,一名鶩,有小而好沒水者,名鷿鵜。文雞 出草澤間,以身有文彩名。俗訛呼門雞,又稱悶雞,或云即蚊母鳥也。

鵓鳩 即班鳩,俗名鵓哥,雄鳩鳴晴,雌鳩鳴雨,性GJfont孝而不能為巢。GJfont鶉黃雀 每歲秋時,山蕩北鄉有之。《吳地記》:小魚長五寸許,秋社化為黃雀,味腴美,至則土人競作鮓,相遺服白朮者,忌之。同時,西北山野間有鳥名刺毛鶯,肥美。土人亦以為珍品。

鶿GJfont 俗謂之灰鶴,形如鶴而小,蒼色。鸛 亦如鶴,無丹頂,不善唳。

鵲 能報喜,故云喜鵲,上下飛鳴,以音感而孕。季冬始巢,名乾鵲。

鴿 性淫而易合,故名鵓者,其聲也。張九齡以鴿傳書目為飛奴。

鶺鴒  百舌

鷺鷥 一名舂鋤,潔白而善為容,集必飛舞,而始下翅,背有長翰,江東人取為接GJfont,又名曰鷺纕。

鴛鴦  鵜鶘  鶬   姑惡

鴝鵒 俗名八哥,五月五日取雛,翦其舌,圓形,能作人言,亦可取火。

 形如鶴,毛羽相似,頂不丹,有雅俗之別。鶻 鷹之小者曰鶻。

翠鳥 俗名魚虎子,喜食魚盤,旋波面一掠,即得穴土為巢,喙深紅,項白。

桑扈 俗名蠟嘴,《爾雅》名竊脂,蓄雛教以戲舞。竹雞 懷古云:泥滑滑多居竹林,褐色多斑,赤文,味美如菌。

烏鴉 大嘴,性貪鷙,鳴聲甚厲,南人最惡之,北人則喜。

雀 一種名金雀,色黃;一種名十姊妹;一種名黃頭,善GJfont;一種尾短身小,棲簷瓦間,性最淫。布穀 即鳲鳩,三月穀雨後始鳴,夏至後乃止。因其名呼之,取腳脛骨懷之,令人夫妻相愛,五月五日男左女右,收帶之。

獸屬

兔 《禮記》曰:明視言其不瞬,而瞭然也。為食品上味,趫捷善走。

GJfont 貒豚也。俗名豬GJfont,一種狗GJfont,俱肥腴多膏,居丘墓深穴,土人以獵犬捕之,皮可為裘。香貍 俗名野貓,亦有麝香者,筆毫用其脊。獺 多居水,次以皮作冠,或飾衣服,垢膩不染,拭之即去。

貒 豬之屬,GJfont類。短尾尖嘴,而黑色味肥。鱗介屬

鱸魚 生松江,出長橋南者,宜鱠潔白,鬆軟不腥,在諸魚之上,四五月方出,長僅數寸,狀微似鱖,而身有黑點,巨口細鱗,江中者四腮,他處止三腮,體黑腮紅,不甚雅馴,味亦不及,《金谷園記》:鱸魚常以秋仲,從海入江。羅隱詩:鱠憶松江滿箸紅,即是物也。《吳興志》:鄉俗以鱸鱠為盛饌,每遇上客新婚燕集,必設此盤飣,庖丁凌晨群立魚市,視所買多寡而往,裁紅縷白鋪,成花草鸞鳳,或詩句詞章,極其精巧,造虀亦甚得法,昔吳都獻松江鱸魚,隋帝曰:金虀玉鱠,東南佳味。正此謂也。又有骨淡羹,每斫鱠悉以骨熬羹,淡而有真味,昔人珍鱠至此。

鯉魚 諸魚之長,乃至陰之物,其脅鱗一道,從頭至尾無大小,皆三十六鱗,風家忌食。

白魚 葉氏《避暑錄》云:太湖白魚,實冠天下。今澱湖三泖皆有之,本名白鰷,形窄、腹扁、鱗細,長者六七尺,頭腹最肥。

青魚 亦作鯖,以色名。本地產甚少,湖霅間,人鑿池種之,取以作鮓,即五侯鯖也。

鯊魚 吹沙而游,咂沙而食,體圓似GJfont,厚肉重唇,其尾不岐。

鱧魚 俗名黑魚,首有七星,夜朝北斗,有自然之禮。色黑,北方之魚也。陶弘景曰:公蠣蛇所化。然亦有子者,性至難,死猶有蛇性也。

鮠魚 無鱗亦鱘屬,頭尾身鬐俱相似,惟鼻短,口亦在頷下。

白鰷魚 長數寸,形狹而扁,如柳葉,鱗細而勻,潔白可愛,性好群游,取炙脯,最堪下酒。

虱蟹 其名不典,大率是蟛GJfont望潮之屬,作羹最鮮美,但擣萬足以供一箸,殊傷物命耳。米魚 大者三四尺,少鱗有細黑文,煮法與黃魚等。

鱭魚 形狹而長薄,如削木質,細鱗白吻,上有二硬鬚,腮下有長鬣,如麥芒,味甘美。

鱖魚 巨口、細鱗、質碧色,肉味美,誤鯁骨,食橄欖即愈,蘇軾所謂松江之鱸,正指此。

鯽魚 《埤雅》云:鯽魚旅行以相,即故名。鯽魚喜偎泥,不食雜物,能補胃,冬月肉厚味佳。

GJfont魚 產泖湖中者,大而美,《釋名》云魴魚,江浦間生,鮮肥異常魚。

鯔魚 《續志》魚若披緇,故名。生淺水中似鯉身,圓頭扁骨軟,性喜食泥,其子滿腹,有黃脂,味甘美。郡人於潮泥地鑿池,仲春取盈寸者種之,秋而盈尺,池魚之最,海中亦有之。

鱠殘魚 《博物志》:吳王江行,食鱠有餘,因棄之中流,化而為魚,亦曰吳餘,長數寸,大如箸。銀魚 產泖湖者最細,而味美若近城所產,長盈三寸者,俗呼為GJfont條魚。黃顙魚 俗名GJfont,亦作剛頦,其頦骨硬故也。首尾俱小,亦無鱗,似鯰而色黃,身有黑斑,食此魚忌食荊芥。

鮆魚 即刀鱭。色白多刺,產海中者尤佳。比目魚 出黃浦,形如篛。一名篛魚,亦名板靸。郭氏曰:兩片相合,乃可行。今見其如浮箬,而行殊不相比也,味最佳。

鰻鱺魚 或曰:有雄無雌,以影漫于鱧魚,則其子皆附干,鱧鬐而生,故謂之鰻鱺。

GJfont魚 黃質黑章,體多涎沫,夏出冬蟄,水族中最益人。

推沙魚 一名吹沙魚,無細骨,冬月腴軟極珍,至春則尾腐以敗,一種短而紅腮者,食蝦,冬曉悉浮水面吸霜味,甚鮮,名蝦虎,俗呼紫腮鱸,惟郊西橫潦涇洙涇有之。

鯰魚 《釋名》鯷魚,口腹俱大,有齒、有胃、有鬚,鉅細之魚,供其口腹。

鰱魚

鱒魚 目赤,呼為赤眼鱒,土人匿水草間,釣之得一頭,則其群徘徊尋覓,釣取至盡。

斑魚 似河豚而小,色淡黃,有黑斑,味甚腴。箭頭魚 形甚似,長二寸許,俗呼玉著。

螃蟹 出三泖者大,謂之泖蟹,出上橫涇者小,謂之金錢蟹,今惟出青浦、潘蕩者,大而美。《揚雄·方言》稱:為郭索其螯最銳,雄多白膏,雌多黃膏,性多躁,引聲噀沫,至死乃已。

GJfont 似蟹而小,似彭GJfont而大,鄉人取其螯,號鶯哥嘴,世說蔡謨過江,食之委頓,吐下方知非蟹,今鄉俗賤之。

蜆 以四保歸涇產者為上。

鰣魚 形秀而扁微,似魴而長,白色,肉中多細刺,如毛出海中,鄉俗以夏至後半月為三時魚,盛于四月,取迎時之義,銀鱗丕粲,厥味鍾焉,存而烹之,肥甘莫匹,魚中神品。

鱘鰉魚 一名王鮪,長者有丈餘,至春始出,而浮陽見日,而目眩其狀,如鱣而無甲,其色青碧,其冠鬆脆可愛。

石首 俗呼黃魚,每夏初,賈人駕巨舟,群百人呼噪出洋,先於蘇州冰廠市,冰以待謂之冰鮮,鹽曬為鱐曰:白鯗,金山青村為盛。《吳地記》:吳王入海,阻風絕糧,禱而得此食之,美,既歸,想之制字從美從魚,曰:鯗或從養省,誤。一云:每歲四月,自海洋至其聲,如雷海濱人,入竹筒探水底,聞其聲,乃下網取之,潑以淡水,皆圉圉無力,扁身、弱骨、細鱗,黃色如金首,有白石二枚,堅如玉。鰳 其出與石首同時,魚腹有硬刺勒人,故名。可作鯗。

鯧 身廣而頭銳,細鱗而脆骨,游于水,群魚隨之食其涎沫,有類于娼,故名作炙,食至美。梅魚 似石,首不盈五寸,別一種名黃婪。河豚 海及江浦俱有之,有毒,能殺人。一名吹肚魚,甘腴不可言,無頰無鱗,與口目能開合,及作聲,凡洗宜極淨,煮宜過熟,治之不中,度不熟,則毒,中其毒者,水調炒槐花末、及龍腦水、至寶丹或甘草水、或甘蔗汁皆可解。橄欖亦解。故羹中多用之,食後服荊芥、附子者,立死。土人每以三頭為一部,諺云:得一部典一褲。春初,競以餉客,其腹腴為西施乳,蘆芽長尺許,便不可食。楊樞松故述云:樂宗茂仁和人來,同知府事弘治,戊申署上海縣食河豚而死。又崇禎庚午春,戶部丁自勸以監兌,至郡會公讌,食河豚而美庖宰,繼進誤中其毒,未終席已不救。諺云:蘆青長一尺,莫與河豚做主客。則其時毒尤甚也。蝤蛑 生海邊泥穴中,大者青蟳,小者黃甲,螯足無毛,兩小足薄而闊者,曰撥棹子,七夕前,價甚貴。

白蟹 似蝤蛑而殼稍薄。

青蝦 大如掌,俗稱對蝦,三四月間有之。水母 即海蟄。

沙鉤 生海堧沙中,聞人聲即走,釣取乃得,故名沙鉤,漬以甘釀,殼軟而味腴,為珍品。《爾雅翼》云:沙狗、蘆、虎,皆蟹之屬。故又名沙狗。

GJfont GJfont作螖,又作GJfont小蟹,世傳漢醢彭越賜諸侯,英布不忍視之,覆江中化此緣以為名,或曰辣螺,所化膏可塗癬足,無毛者堪食。海上人以鹽藏之鬻于市,樂天詩鄉味珍彭越,即此。白蜆   淡菜   牡礪

鱟    蟶    蛤蜊

海螺 土人以香料熟而賣之,今且登几案。金魚 上海好事者畜之,以為磁缸之玩尚,短嘴岐尾,又有十二紅、十四紅、落花一捧雪,朱眼。其種類迥異,亦得以附魚末云。

蟲屬

蠶 鄉俗不事繭絲,間有飼蠶者,亦不大熟,止一二筐,以供絨花之用。

蜜蜂 鄉人畜之,名土蜜,冬割取蜜房。

GJfont蜂 即胡蜂,螫最利。胡蝶 有黃、白、花三種,花者斑斕可愛,相傳山伯、英臺所化。

蟬 有二種。吟風咽露,品固高矣,如聲聒聒何。螢 腐草所化,一名丹良。

蜻蜓 淮南子稱水蠆。

螳螂 子著桑上,名桑螵蛸。

絡緯 一曰莎雞,俗呼紡織娘。

蟋蟀 好GJfont,勝輒矜鳴,多有畜之以角戲者。蟪蛄 月令螻蟈鳴,即此。

蝠 鼠所化,能食蚊、糞,名夜明沙。

蚊 名白鳥,惟府學、普照寺、金沙灘無之。蠅 夏出冬蟄,善炎惡涼,古人憎之。

蝦蟆 喜居濕處,背有黑點,身小能跳,接百蟲,解作呷呷聲。

蚓 土之精,無心之蟲。

蟻 一名元駒,穴居、卵生。

布帛屬

木棉布 古名吉貝。《續志》云:出沙岡車墩間,幅闊三尺餘,緊細若紬,其後織者,狹幅。促度敻殊於前,今所在有之。雙廟橋有丁氏者,彈木棉極純熟,花皆飛起,織布尤為精,軟號丁娘子布,又一種用紫木棉織成,色赭而淡,名紫花布。番布 出烏泥涇,元元貞間,有黃道婆者,自GJfont州來始教,製捍彈紡織之具,至錯紗配色,綜線挈花,各有其法,織成被褥,帶帨其上,折枝團鳳,碁局字樣,粲然若寫。販鬻旁郡,鎮人賴之。其後三紗布滋為象眼綾紋,雲朵膝、襴胸背等樣,蓋出於此。明成化間,鄉人有以餉貴近者,流聞禁庭下,府司織造赭、黃、大紅、真紫等色,龍、鳳、斗牛、麒麟等紋,一疋有費至百金者,弘治在東宮,深知其弊,即位首罷之,嘗閱內帑見之曰:此布一疋文綺,十疋價也。終身不一御,自是遂絕。又成化間,湘陰宋端知華亭縣,以雲布一端獻其師華容黎侍郎,淳淳題其外封曰:昔之縣令種桑拔茶,今之縣令錦上添花,卻還不受。

兼絲布 以白苧或黃草兼絲為之,今不復見。又有絲作經,而緯用棉紗,曰絲布,即俗所稱雲布也。近有兼絲、木棉製為絨布,其顏色、花紋各異。

藥班布 俗呼澆花布,今所在皆有之。

織衲 《續志》云:出下沙,其紋如衲,近郡中復有

之,名衲布。

綾 一名紵絲綾,自唐有之,天寶中,吳郡貢方紋綾,大曆六年,禁吳綾為龍、鳳、麒麟、天馬辟邪之紋者,夏竦對策,宦者以吳綾手巾乞題詩,時貴重如此。《續志》云:出泖灣服,舊可浣,今府城東門尤盛,制作之精,吳門不及。其上供者,幅廣而長,曰官綾,有素地者,為光綾,楊鐵崖所謂砑光綾也。一種縝密,而輕如縠,曰糊窗綾,又有藥綾,因當道求索者眾,紕薄其質,傅藥以緊厚也。只孫 元時貴臣侍宴之服,今衛士擎執者服之,紵絲地團花,有青、綠、紅三色。

紗 顧志云:以上三種,今不常見。

紫白錦 《續志》云:多為坐褥、寢衣,雅素異于蜀,今間有織者。

畫絹 張氏倣宋式造。

服用屬

翦絨花毯 以棉線為經,采色毛線結緯,而翦之花樣異巧,應手而出,至今有之。

蒲花胖褥 華亭陂蕩多蒲,故市人製以貿易,或變為蘆,今亦間有。

蒲鞋 顧志云:出東門三里汀,有極細巧者,又有作長如靴者,甚惜足,野老多以禦冬。銀器 元時制作極精,有唐俊卿與嘉興朱碧山、平江謝君餘並稱。

銅器 明萬曆年間,華亭胡文明有鎏金鼎、爐瓶、盒等物,上海有黃GJfont軒,古色爐瓶,制皆精雅,今效之者遠不及。

細木器 陳志云:貨器之類,隨時變易,或昔有今無,或他郡並產,不皆出於松也。

棕笠

牛尾帽

漆紗巾

撥羅絨文繡

梅花燈籠

墨 以上六種今皆無。

談箋 有數種,惟玉版、玉蘭、鏡面、宮箋為最,眉公題云:吾鄉談仲和箋,擣染有祕法,蓋其祖侍郎彝庵公倫,得之內府者也,妍妙精潔,在古密香冰翼之上,董元宰謂其潤而綿,下筆瑩而不滑,能如人意,之所致今,多贗造者。

顧繡 上海顧氏露香園製,凡衣、裙、畫、幅俱劈絲為山水花鳥,儼然生動。

木屐 較他處堅,緻華美。

食物屬

鹽 出下沙青村、袁部等場,色白如雪,所謂吳鹽也。陳志云:鹽取精于日,成形於火,霪雨沙淡,久陰沙溼不能成鹽,其產鹽之地,自寶山至九團謂之窮海,水不成鹽,鱗甲亦鮮,自川沙至一團,水鹹可煮,亦有海錯,惟南匯沙嘴及四團尤饒。按:濱海鹽場,每場畝許,用削刀平沙如灰鋪勻,擔水澆曬後,用板推夾成一長埂,以防夜雨。明晨翻開,仍曬如前,漸成鹽花,盛夏二日,秋冬四日,曬力方足,嚴冬西北風殊勝,日曬也,倘將成而值久雨,則復無用矣。先此築土,圈如壘名曰橐,旁鑿一井,以竹筒潛通之,俟沙力既足,乃取短木鋪橐底,冒以稻草與灰,然後聚場,沙置橐上,再覆以稻草與灰,挑水潑之,使水由竹筒滲入井中,是曰滴鹵,驗鹵之法,以石蓮肉投入,浮者為真,其雜以水者,味薄不堪,煮石蓮亦沈矣。煎法一GJfont四鑊,首鑊近火,末鑊近突,以次遞熱,運至大鑊,取惜薪也。煎週日而始成鹽,煎時鑊上撈起者曰撈,鹽白而乾潔,鹽之上者,每鹵二大鑊,俗呼一盪,得鹽可二百觔,鹽之盈縮繫乎。雨暘貴賤視乎。薪價近者,內蕩。既皆成田而海薪,復絕。況商紀頓貧,各GJfont鹽壅為力,勞而獲又寡,煮海之民始瘁矣。另有甃磚,作場以沙鋪之,澆以滴鹵,曬于烈日中一日,可以成鹽。瑩如水晶,謂之曬鹽,價倍于常,惟盛夏有之,不能多得。

酒 顧志云:雪香酒,味香冽而色白,松酒之最佳者,俗以九月初造,新酒名開清,其品短水為上,九峰酒次之,清酒又次之,夏日則用白酒,其佳者曰靠壁清,上海有清酒曰燒清,冬月造,至夏始開,泖濱近有劉氏者,汲泖水倣三白法釀,酒味亦甘冽,俗號劉酒。

蠟黃 以菉豆退沙入糖、蜜、香料糅為膏片,而鬻時為珍庖。

脆梅甘豆 以青梅製脆鏤,虛其中,黑豆巨者麋鬺之,用糖瀹豆汁充炎,月美,供梅巳渴,黑豆性涼,消暑云。

梅皮 出青浦,削青梅皮以蜜餞製之,味甘脆,

用以餽遺。

銀絲豆生 以豆糅GJfont為之,細如絲髮,舊出小蒸。

茶食 有蓼花、地黃盒、一捻酥等名。

線板糖 形如線板。

石榴糖 中虛外圓,一名毬子,二種並出洙涇。雪糕 因其輕、白,故名。

琥珀光 以燒酒為之,用薄荷、蘇木、白糖加入,色味俱佳。

糟蔬 亦顧氏露香園,遺法名蔬俱備。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