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0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四卷目錄

 松江府部藝文二

  松江府壺漏記略      明李年

  治水疏略         夏原吉

  治水碑略          王鏊

  崧宅辯略          陸深

  慧日寺記         董其昌

 松江府部藝文三

  夜渡吳松江懷古     唐宋之問

  松江獨宿         劉長卿

  泊松江渡          許渾

  松江懷古          前人

  晚泊松江驛         李郢

  迎潮送潮辭并序    陸龜蒙

  松江          宋司馬光

  遊簳山并序      元王逢

  三泖           楊維楨

  三月一日自松陵過華亭    倪瓚

  送友人之松江得曙字   明姚廣孝

  柘林城贈尚侍御      周思兼

  懷風涇          金景西

  寓居璜溪          袁凱

  橫溪            徐階

  貞南初夏         邵亨貞

  GJfont林春曉         陸潤玉

  村莊雨霽          前人

  九峰環翠          前人

  八曲潮生          前人

  三泖回瀾          前人

  綠沙農本          前人

  松林龍蛻          前人

  橫浦歸帆          前人

  客舟夜泊          前人

  溪橋曉市          前人

  赤壁行          曹時信

  小赤壁并序      許維新

  小赤壁并序      董其昌

  盧山畸墅          王衡

  泰山仙人洞歌       張世美

  滬城八景集唐       張吳曼

  踏車嘆          夏原吉

  薛澱湖           徐階

  茸城行          吳偉業

職方典第七百四卷

松江府部藝文二编辑

《松江府壺漏記略》
明·李年
编辑

郡有麗譙以司晝夜,設壺漏以驗。時刻久矣,而晝夜 百刻之圖,今所傳者。為唐司天少監呂才所著。其制 以百刻分十二時,時有八刻二分,刻有六十秒。其二 十四氣,每一氣差一分之半。冬至日極短,春分而日 晝夜半平。冬至後行盈,夏至後行縮,陰陽升降,日晷 短長之期,昭然明著。範金為壺注水,浮箭以區。區之 人巧測茫茫之天道時。昏時旦GJfont合無爽,蓋先民竭 心思而有作理以事,寓器以治設,皆有切於官民之 所需,而不可忽焉者也。松江府譙樓舊有銅壺滴漏, 設官掌其事矣。久而廢弛,因仍以焚香為驗。而香有 燥濕,風有疾徐,往往不能悉準,以便為安莫知,改作 成化戊戌稷山。王侯以北臺名,侍御來牧吾郡始至, 興利革弊修廢舉,墜以安神人。暮夜聞鐘鼓,知漏過 差曰:晞時以作事政之所係,不小銅壺可後復哉。乃 選耆民之能者,授以成規。俾即古杭而治焉不越月, 以是器獻,凡為具夜,天池一日,天池一平壺水,壺各 一銅人持尺者,一定南星影表一,水海一,添水桶一 更,籌十二籌,架一既嚴敕所司。隨時注視,復縱民就 觀三日,俾知古作之妙於是。縉紳、士子、老稚、黎庶緇 黃、藝技、行旅商、賈踊躍扶攜莫不交口嘆所未睹夫。 輿杜時成君子謂之知政。更漏分明識者,審其能官 侯,能易簡易知習,為經久之具,以利官民之興,作非 知政之大體,歟是為記。

《治水疏略》
夏原吉
编辑

浙西諸郡,蘇松最居下流。嘉湖常三郡土田下者少, 高者多。環以太湖綿亙五百餘里。納杭湖宣歙諸州。 溪澗之水,散諸澱山等湖,以入三江。頃為浦港,湮塞 匯流漲溢傷害苗稼。拯治之法,要在浚滌。吳淞諸浦 港泄其壅,遏以入於海。按吳淞江舊袤二百五十餘, 里廣百五十餘丈,西接太湖,東通大海。前代屢疏導 之,然當潮汐之衝沙泥淤積,屢浚屢塞,不能經久。自 吳江長橋至下界浦,約百二十餘里,雖云疏通,多有 淺窄之處。自下界浦抵上海縣南蹌浦口,可百三十餘里,潮沙壅障,茭蘆叢生,已成平陸。欲即開,浚工費 浩大,且GJfont沙淤泥浮泛動盪,難以施工。臣等相視,得 嘉定之劉家港,即古婁江徑通大海。常熟之白茅港 徑入大江,皆係大川水流。迅急宜浚。吳淞江南北兩 岸、安亭等港浦,以引太湖諸水入劉家、白茅二港,使 直注江海。又松江大黃浦乃通吳淞要道,今下流壅 塞,難即疏浚。旁有范家GJfont至南蹌浦口,可逕達海,宜 浚。令深闊,上接大黃浦以達泖湖之水,此即禹貢三 江入海之跡俟,既開通。相度地勢各置石閘,以時啟 閉。每歲水涸之時,修築圩岸以禦暴流。如此則事功 有成於民為便。

《治水碑略》
王鏊
编辑

今天下財賦多仰東南,東南財賦多出吳郡,而吳郡 於東南地最下,最多水患。南方夏秋間最苦多雨,蘇 湖渺然輒成巨浸。故官多逋負,民多流殍。於是廷臣 爭言水利,而以吳淞白茅港為首。請設官專治,時巡 撫應天,西蜀李公方著名績詔。即委之進工部尚書 得便宜從事,復以工部都水郎中林君文沛顏君如 GJfont佐之。公博訪群策,相度源委謂:東南諸水咸匯太 湖,由三江入海,而東江久失故道,不可復尋。獨婁江 尚在吳淞江,雖在而多咽。其別出一支,從常熟白茅 港入海最大,且駛。而海沙淤塞,久成平陸,民且屋廬 墳墓其。上自成化以來每議開之,輒畏難而止。夫太 湖吞納眾流猶人之腹,白茅吳淞則尾閭也。陽城昆 承華亭諸處猶脈絡也,尾閭不泄腹且脹,為病四支, 百脈悉病矣。公乃駐節湖上,度地賦功,量功賦役。仞 淺深計遠邇力賦諸近,財取諸遠,廬舍有次,樵爨有 所分,授以責成時犒以行賞。不數月功告成,初,白茅 自北達於江河,形詰屈不可復通,乃改。就東南挑平 陸直注諸海。自雙廟至東倉通一萬七千二百九十 二丈,其深一丈五尺,闊三十三丈,白茅上流又開,尚 河昆承陽城湖各隘為塘、為洪、為港、為涇、為漊者,凡 十有九。吳淞江上流頗通利。自下界浦至舊江口不 復容舟,因其舊形廣之深之凡六千三百三十六丈。 其深一丈二尺,闊十八丈。白茅港口海潮日至沙泥 易淤則為石閘一陽城。潮水至,斜堰分流,七浦塘則 可。少殺白茅之流,又為堰一淞江,勢弱不能蕩激,易 淀且淤,又為石閘一。蓋疏宜興湖州諸淤水歸太湖。 無礙則常之宜興武進湖之烏程,歸安松之華亭可 無水患。浚吳淞白茅之淤,太湖之水入江海無礙。則 蘇之長洲、常熟崑山可無水患。而吳淞白茅之役最 大,功費尤多。始事於正德十六年十月,嘉靖元年四 月訖工。凡為工四十一萬二千五十三銀為兩,若干 米為石,若干費亦大矣。保而勿壞,則在後之人焉。勿 廢疏瀹,勿惰啟閉,勿縱豪強,勿規小利,所以保之也。

《崧宅辯略》
陸深
编辑

松澤非崧宅也,予嘗遊焉。九峰聯絡其前,吳淞橫亙 其北,襟以橫泖,帶以大盈,地窪而土洳,實松江之下 流蓋,一澤也,有阜隆然。相傳為晉袁崧宅,遂以名予。 退而讀晉史隆安四年崧以吳國內史來築滬瀆壘。 明年孫恩陷滬瀆,崧遇害。史不列之死事之傳,蓋諱 之也。於袁GJfont傳中題曰:山松。且二其名以識史家之 深意。不然,豈山松者又一人耶,或曰崧之後僦居於 此。故名夫晉宋六代避諱,特甚焉。有子孫居其地而 敢以祖父名之乎。是又非也,故凡言松者,若松子里 之類。皆因於松以名,非附名於崧也。然則機雲以名 山者,亦盡非與曰。是殆其鄉人之志,而非陸氏後人 之所為也。夫機雲之死,並非正命文章名世實維鄉 榮,況陸氏於吳,累世將相功德甚深。惜才懷惠之人, 眷眷於山川。桑梓者,情也亦實也。若崧者,上豈得與 諸陸伍下,豈得與二俊班耶。故曰:松澤非崧宅也,舊 本名松澤耳。故今其地水屢為災,周文襄公嘗欲經 理之予,蓋聞諸故老云。

《慧日寺記》
董其昌
编辑

青浦之西有佘山,山之東麓有沐堂。慧日禪寺刱自 宋太平興國三年治平二年賜額,住持僧法慶專領 其事,元年兵燬。萬曆改元僧圓實,同郡人長寧令徐 充步蓁莽間,得古井,即洗心泉。在焉,遂從林氏贖得 其址,約十畝有奇。而少師徐文貞與宮保平泉陸公 相與倡緣鼎,建并置田二十五畝以資香火。長史太 沖袁公冏卿弘齋林公及余輩,漸次捐貲。至萬曆癸 酉而大雄寶殿成。文貞公之從子中翰師庵兄弟,又 撤屋材助之。而大觀法界樓成,又明年鐘樓成,又明 年,護諸童子殿成。而此寺遂為九峰莊嚴名剎矣。予 嘗與陳仲醇袁微之歲遊於此,每愛其寺徑逶迤清 陰蒼翠,上不見日,而鐘聲殿角往往出修竹,白雲之 間,為流連不忍去。今復滾滾長安馬頭塵,視沐堂不 在天際耶,殿北隅石壁數仞,藤蘿覆之。陸宮保書雲 崖風壑四字,勒三石。又脫禪衲題小像一軸,手付寺 僧,而文貞公則奉世廟欽賜,袞蟒留鎮山門,兩先生 流風餘韻與老坡解帶,故事若合一轍,抑又茲山泉石之光也。

松江府部藝文三编辑

《夜渡吳松江懷古》
宋·之問
编辑

宿帆震澤口,曉渡松江濆。櫂發魚龍氣,舟衝鴻鴈群。 寒潮頓覺滿,暗浦稍將分。氣出海生日,光清湖起雲。 水鄉盡天衛,嘆息為吳君。謀士伏劍死,至今悲所聞。

《松江獨宿》
劉長卿
编辑

洞庭初下葉,孤客不勝愁。明月天涯夜,青山江上秋。 一官成白首,萬里寄滄洲。久被浮名繫,能無愧海鷗。

《泊松江渡》
許渾
编辑

漢漠故宮地,月涼風露幽。雞鳴荒戍曉,鴈過古城秋。 楊柳北歸路,蒹葭南渡舟。去鄉今已遠,更上望京樓。

《松江懷古》
前人
编辑

故國今何在,扁舟竟不歸。雲移山漠漠,江闊樹依依。 晚色千帆落,秋聲一鴈飛。此時兼送客,憑檻欲沾衣。

《晚泊松江驛》
李郢
编辑

片帆孤客晚夷猶,紅蓼花前水驛秋。歲月方驚離別 盡,煙波仍駐古今愁。雲陰故國山川暮,潮落空江網 罟收。還有吳娃舊歌曲,棹聲遙散采菱舟。

《迎潮送潮辭》并序
陸龜蒙
编辑

余耕稼所在松江南旁田廬,門外有溝通浦漵。而朝夕之潮至焉。天弗雨則軋而留之,用以滌濯灌溉,及物之功甚鉅。其羸壯遲速,繫望晦盈虛也。用之則順而進,捨之則默而退。有類乎君子之道。翫而感之,作迎潮送潮辭二首,聊寄聲於騷人之末。

《迎潮》
编辑

江霜嚴兮楓葉丹,潮聲高兮墟落寒。鷗巢卑兮漁箔 短,遠岸沒兮光爛爛。潮之德兮無際,既充其大兮又 充其細。密幽人兮款柴門,寂寞流連兮依稀舊痕。濡 餘澤槁兮潮之恩,不尸其功兮歸於混元。

《送潮》
编辑

潮西來兮又東下,日染中流兮紅灑灑。汀葭蒼兮水 蓼,枯風騷牢兮愁煙。孤大幾望兮微將晦,翳睨瀛溶 兮斂然。而退愛長波兮數,數一幅巾兮無纓可濯。帆 生塵兮棹有衣,悵潮之歸兮吾猶未歸。

《松江》
宋·司馬光
编辑

吳山黯黯江水清,欲雨未雨傷人情。扁舟蕩漾泊何 處,紅蓼白蘋相映生。

《游簳山》并序
元·王逢
编辑

簳山距華亭三十六里,土宜美箭,故名。橫泖襟帶,流石參錯。東向壁立一石,斬斬中斷,俗傳南有干山,此則干將試劍石。云:宋張頭陀雨華洞,久塞玉竇,泉殊洌寒,可味逢交謝。逸人守真始獲,盡觀山之秀,蘊其不群不附,殆類古特立獨行之士,卓卓物表者。逸人自九世祖二十進士至今,詩書仁義之澤未艾。又居民率多壽耇,詎非風氣淳厚所致耶。逢既遺逸人,北丘GJfont隱,歌復表是山,書置山禪德成庵壁後,有青鳥者流過焉,庶逢之言有質也。時至正甲辰仲春望,同遊詠者謝守真、陸絅、余寅、釋德慧、鄭里、謝椿。

地主多儒雅,居僧亦不群。泖橫孤嶂立,野闊九山分。 石裂蒼龍氣,泉渟玉竇雲。燕巢猶舊月,馬鬣幾斜曛。 童孺摳趨慣,朋儕倡詠勤。比鄰行可接,芰製莫輕焚。

《三泖》
楊維楨
编辑

天環泖東水如雪,十里竹西歌吹回。蓮葉筒深香霧 捲,桃花扇小彩雲開。九朵芙蓉當面起,一雙鸂GJfont近 人來。老夫於此興不淺,玉笛橫吹鷃浪堆。

《三月一日自松陵過華亭》
倪瓚
编辑

竹西鶯語太丁寧,斜日山光澹翠屏。春與繁花俱欲 謝,愁如中酒不能醒。鷗明野水孤帆影,鶻沒長天遠 樹青。舟楫何堪更留滯,更窮幽賞過華亭。

《送友人之松江得曙字》
明·姚廣孝
编辑

潮來沙磧平,月落海門曙。汀蒲轉風葉,堤柳搖煙絮。 江頭春可憐,天涯人獨去。有歌送君行,無酒留君住。 雪浪沒沙鷗,雲帆出江樹。回首讀書堆,青山不知處。

《柘林城贈尚侍御》
周思兼
编辑

扶桑新築受降城,海上烽煙萬里清。天作重關魚鑰 靜,戍臨三島雉樓明。旌旗曉映霜臺月,鼓角宵傳漢 將營。聞道廟廊今有議,籌邊還欲仗威名。

《懷風涇》
金·景西
编辑

白牛塘上酒旗中,南北長橋臥綵虹。煙寺曉鐘蕉葉 雨,水波樓檻落花風。衣冠文物聲名藹,舟楫魚鹽利 澤通。東望雲間酬二陸,舉杯南向酹宣公。

《寓居璜溪》
袁凱
编辑

高林深樹氣冥冥,野色波光更滿汀。草閣雨晴鳴翡 翠,花畦風暖入蜻蜓。書成已與山公絕,賦就惟教阿 買聽。猶未忘情是杯酒,尚煩鄰里致盆瓶。

《橫溪》
徐階
编辑

橫溪東去水迢迢,虛閣重簷共寂寥。山外夕陽低度 鳥,雨餘春渚暗通潮。寒空落葉書聲靜,秋浦孤帆客 夢遙。欲徙西湖湖上石,為君乘月更吹簫。

《貞南初夏》
邵亨貞
编辑

雨後林深竹筍肥,渡頭風急柳花飛。柴門不掩緣陰 靜,人在閒窗試苧衣。

GJfont林春曉》
陸潤玉
编辑

旭日始啟旦,鳥聲出煙蘿。草堂檢春事,花落風檐多。

《村莊雨霽》
前人
编辑

錦鳩鳴樹頭,一雨茆簷過。東菑曉扶犁,耕卻沙煙破。

《九峰環翠》
前人
编辑

層峰勢縈紆,中有讀書舍。芙蓉濕煙嵐,簾櫳翠光瀉。

《八曲潮生》
前人
编辑

風驅海門潮,晴添八灣漲。老漁棹歌回,籬根繫吳榜。

《二泖回瀾》
前人
编辑

赴海既湯湯,回流復渺渺。雨晴風力微,文漪碧於草。

《綠沙農本》
前人
编辑

厥土惟膏腴,樹藝實藉此。用貽子與孫,黍稷恆茂止。

《松林龍蛻》
前人
编辑

老松森成林,煙霏滃晴翠。根抱茯苓香,蜿蜒脫遺蛻。

《橫浦歸帆》
前人
编辑

歸舟泝黃浦,日落風更急。點點十幅蒲,半帶荒煙濕。

《客舟夜泊》
前人
编辑

巨舸銜帆檣,入港月已白。此夜泊誰家,村南隱君宅。

《溪橋曉市》
前人
编辑

石梁雙跨溪,虹影倒涵水。斜月未墮山,煙中市聲起。

《赤壁行》
曹時信
编辑

黃州赤壁天下奇,蘇翁挾客清秋時。洞簫吹月泣蛟 蜃,星躔乃在斗牛墟,五松卻居斗之隅。峭石立水枯 而GJfont,莓苔古秀稜角攲。聳削臃腫摩紫泥,盤盤飛鶻 上無涯。青莎碧草深葳蕤,清風入松如龍噓。簌簌楚 楚恆吁嘻,暮春之月日日奇。蘭橈順流聊自嬉,尋勝 陟幽僧願隨。挈壺持罍相差池,晚日東景紅陸離。扁 舟浩笑吾歸矣,眾賓聚首河之湄。送我攜酒還進GJfont, 吾量如筲君莫嗤。鶴亭鶴去餘荒基,東月照醉影離 披,扶醉放船喧鼓鼙,中流獨發不可支。浩笑決往吾 歸矣,黃州雲間名兩馳。蘇翁往矣真我師,嗚呼。蘇翁 往矣真我師。

《小赤壁》并序
許維新
编辑

吾觀志稱橫雲,其名未為不雅。山色本赤,易而從。赤壁甚無,謂同出開闢,各得姓名。舍此就彼,豈合應聲乎。

吳楚黃磯大合兵。東風吹火,戍煙平青山。染盡英雄 血,不忍重題赤壁名。

《小赤壁》并序
董其昌
编辑

吾郡九峰之間,有小赤壁。予頃過齊安至赤壁下,其高僅數仞,廣容兩亭耳。吾郡赤壁三四倍之,何以小為,因為解嘲。

吾松山有九,皆以海為沼。東海既已大,赤壁何得小。 風穴祕精靈,雲門削鬼巧。口鼻GJfont嶙峋,鱗角呈夭矯。 雖無須彌寬,未可培塿眇。而我遊齊安,何由凌縹緲。 時平兵氣消,霜落江聲悄。迴思平原鶴,誰是枋榆鳥。 歸語東陽生,扶筇事幽討。石言曾莫逆,壁觀習枯槁。 田成球琳賦,屋用辛夷繚,太守握紅雲,冠帔山容好, 嘉名公等錫,一壑從予保。手寫大江辭,峨嵋翠可掃。 敢應北山招,終事東坡老。

《盧山畸墅》
王衡
编辑

輕舟曉出神仙趾,山下人家半流水。風光的的武陵 源,到門依舊平原里。路轉溪迴有不同,秋葉髣GJfont當 階紅。洞房窈窕路欲絕,飛梁忽跨高樓風。樓前參差 戛寒竹,籐子垂垂挂樛木。人面斜陽映晚曛,烏背濃 煙帶微綠。堂前橙柚香輪囷,主人未敢言山貧。曲欄 深閉五千卷,等閒肯示尋常人。山寺無鐘送客別,與 君坐到鳥聲歇。相攜忽過板橋東,一笑溪潭半弦月。

《泰山仙人洞歌》
張世美
编辑

泰山有石洞,云是仙人居。外隘僅容入,中窺信有餘。 洞庭聯絡潛自接,華陽窈窕深相紆。仙人一去祕靈 跡,洞門嵯峨障巨石。或傳居民昔避亂,移家正脫黃 巢日。千年靈異豈終塞,發石開通果誰力。泰山山人 有偉圖,壯志骯髒雄萬夫。獻書北闕時不達,遁跡南 崖興日孤。長GJfont縛石時一呼,笑拍兩手眾來趨。雷轟 電掣洞門闢,須臾自有神靈扶。吾觀洞門奇自見,青 霞紫氣紛相絢。福地還將林屋窺,洞天豈必張公羨。 棋枰酒榼日追逐,芒屩藜筇互游衍。溪迴誤認武陵 源,舟來多泝桃花片。此洞標名本屬仙,祖龍望海亦 當年。查公丹井前峰近,松子遺蹤後寺連。山人前身疑亦仙,千年復來異事傳。嗚呼,不有鬼斧五丁力,掘 石排松豈偶然。

《滬城八景集唐》
張吳曼
编辑

《海天旭日》

碧落搖光霽後來杜牧,獨尋春色上高臺薛能。濤翻 極浦煙霞外權德輿,日照澄江紅霧開劉禹錫

《黃浦秋濤》

江色分明練遶臺陸龜蒙,水天東望一徘徊羅隱。風 翻白浪花千片白居易,濤似連山噴雪來溫庭筠

《龍華晚鐘》

此地曾經幾GJfont柳貫,神鰲矻立戴崔巍丁鶴年。雲 移塔影橫江口陳孚,船載鐘聲出浪堆僧曇噩

《吳松煙雨》

江雨霏霏江草齊韋莊,江蘺濕葉碧萋萋白居易。勝 游恣意煙霞外蕭祐,青靄橫空望欲迷柴夔

《石梁夜月》

萬里風煙接素秋杜甫,月華星彩坐來收杜荀鶴。水 晶簾外金波下沈佺期,幾度高吟寄水流譚用之

《野渡蒹葭》

喬木荒城古渡頭皇甫冉,暮天初雁起沙洲杜荀鶴。 野煙秋水荒茫遠楊巨源,楓葉蘆花共客舟許渾

《鳳樓遠眺》

月色江聲共一樓雍陶,閒雲潭影日悠悠王勃。雕欄 玉砌應猶在李昱,鳳去臺空江自流李白

《江皋霽雪》

六龍寒急光徘徊杜甫,風捲沙汀玉作堆白居易。閒 上高樓時一望劉滄,了然更覺畫圖開朱慶餘

《踏車嘆》
夏原吉
编辑

東吳之地真水鄉,兩岸澇漲非尋常。稻疇決裂走魚 鱉,居民沒溺乘舟航。聖皇勤政重農事,玉札頒來須 整治,河渠無柰久不修。水勢縱橫多阻滯,爰遵圖誌 窮源流。經營相度嚴咨諏,太湖天設不可障。松江沙 遏難為謀,上洋鑿破范家浦。常熟挑開福山土,滔滔 更有白茆河。浩渺委蛇勢相伍,洪荒從此日頗銷。只 今田水仍齊腰,丁寧郡邑重規畫。集車分布田週遭, 車兮既集人兮少。點檢農夫下鄉保,婦男壯健記姓 名,盡使踏車車宿潦。自朝至暮無停時。足行車轉如 星馳。糧頭里長坐擊鼓,相催相迫惟嫌遲。乘舟曉向 車邊看,忍視艱難民疾患。戴星戴月夜忘歸,悶倚蓬 窗發長嘆。噫嘻我歎誠何如,為憐車水工程殊。趼生 足底不暇息,塵垢滿面無心除。內中疲癃多困極,肌 腹枵枵體無力。紛紛望向膏粱家,忍視飢寒那暇卹。 會當朝覲黃金宮,細將此意陳重瞳。願令天下游食 輩,扶犁南畝為耕農。

《薛澱湖》
徐階
编辑

梯雲磴石興逶迤,畫舸平川晝漏遲。花底鳥過驚落 瓣,柳邊風弱細垂絲。隔江榜子魚為飯,近水人家槿 作籬。春賞此時渾不惡,獨和松露寫新詩。

《茸城行》
吳偉業
编辑

朝出胥門塘,暮泊佘山麓。旁帶三江襟,扈瀆五茸城。 是何王,築泖塔,霜高稻葉黃。澱湖雨過蓴絲綠,百年 以來誇勝事。丹青圖畫高珠玉,學士揮毫清祕樓。徵 君隱几逍遙谷,前輩風流書畫傳。後生賢達聲華續, 給士才名矯若龍。山公人地清如鵠,汗簡消沉又幾 秋,滄江屢建高牙纛。不知何處一將軍,到日雄豪炙 手薰。羊侃後房歌按隊,陳豨賓客劍成群。刻金為漏 三更箭,錯寶施床五色文。異物江淮嘗月進,新聲京 雒自天聞。承恩累賜華林宴,歸鎮高談橫海勳。未見 尺書收草澤,徒誇名字得風雲。此地江湖綰鎖鑰,家 擅陶朱戶程卓。千箱布帛運軺車,百貨魚鹽充邸閣。 將軍一一數高貲,下令搜牢遍墟落。非為仇家告併 兼,即稱盜賊通囊橐。望屋遙窺室內藏,算緡似責從 前諾。敢信黔婁脫網羅,早看猗頓填溝壑。窟室飛觴 傳箭催,博場戲責橫刀索。縱有名豪解折行,可堪小 戶勝狂藥。將軍沉湎不知止,箕踞當筵任頤指。拔劍 公收伍伯妻,鳴GJfont射殺良家子。江表爭猜張敬兒,軍 中思縛盧從史。枉破城南十萬家,養士何無一人死。 貪色好財英雄事,若輩屠沽安足齒。君不見,夫差獵 騎何翩翩,五茸春草城南天。雉媒飛起發雙矢,西施 笑落珊瑚鞭。湖山足紀當時勝,歌舞猶為後代傳。陸 生文士能為將,勳名三世才難量。河橋雖敗事無成, 睥睨千秋肯誰讓。代有文章占數公,煙霞好處偏神 王。兵火燒殘萬卷空,大節英聲未凋喪。一朝遽落老 兵手,百里溪山復何有。已見衣冠拜健兒,苦無丘壑 安窮叟。茸城楊柳GJfont婆娑,欲繫扁舟柰晚何。盤龍浦 上行人少,淚鶴灘頭戰艦多。我望嚴城聽街鼓,鱸魚 沽酒扣舷歌。側身回視忽長笑,此亦當今馬伏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