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43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四十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四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四十三卷目錄

 淮安府部彙考三

  淮安府山川考二水利附

  淮安府城池考

職方典第七百四十三卷

淮安府部彙考三编辑

淮安府山川考二    府縣《志》合載编辑

贛榆縣

夾谷山 在縣西四十餘里。《左傳》公會齊侯于夾谷。杜預註夾谷,即祝其也。太史公曰:景公與定公好,會夾谷。服虔註東海祝其縣是也。祝其縣在治西五十里,夾谷在祝其東北十五里,俱贛榆縣境內,或因歸汶陽之田,疑魯地。按《山東志》:惟嶧縣北七十里有夾山,而非夾谷,且無會齊侯說。按《春秋》:公至自夾,谷齊人來歸。鄆讙龜陰田,鄆讙龜陰雖皆汶陽田,然歸田在至自夾谷之後,非會汶陽而歸也。

秦山 在海中,去岸四十里。舊傳秦始皇登此求神仙,勒石而去。石至今存。山前名棋子灣。山後有二石人、千佛寺、娘娘廟。山西南水底有神路三十餘里,闊數尺,由岸直扺山,謂始皇築。洪波浸激,迄今不圮也。潮退路雖不見,而水淺,可涉其中。竹木青蔥,四時不改。珍禽異卉,塵世未有。一拳石浮蕩於億萬里,天光水色中,絕非人間遊覽。按《一統志》:此山乃蒼梧飛來一峰,故今猶有南地花草。

吳山 在縣西北三十餘里。山峰獨秀,雲氣時出。或自山腰以下雨,以上則晴。左脅壁立千仞,巖壑幽奇,龍脈東行結縣。舊傳吳姓居此,歿而靈異。唐封顯惠王為建廟,遇旱禱輒應。廟後有遺塚,山巔有泰山行宮,浴佛。日四方鱗集。子貢山 在縣西三十里,端木氏讀書處,有曬書臺。

紀鄣山 在縣西七十里。按《春秋》:齊師伐莒,傳曰莒子奔紀鄣山,即此。

大金山 城正北面,環其上縣治踞之。山形陂敞三級而彌高,天成治址也。啟重門,而閭閣仰拱登譙樓,則山海俯臨,署之雄麗職此。

小金山 在縣北二十里,朱江鎮河逼其北。小鬲山 在縣東北四十里,海中孤峰獨秀,漢田橫與其徒五百人,入海壘石為城于此。武強山 在縣南三十里。舊傳山下人黃雄,率眾禦寇一方,賴之。歿而廟祀,號白馬將軍。以武名山以志不忘。

懷仁山 在縣北四十里,後魏置懷仁縣以此。車輻山 在縣西四十里,上有石高四丈,傳為繫馬石。

泊船山 在縣北四十里,山有石如船,長一丈六尺。

攔頭山 在縣東北七十里海邊,山東有石遮攔海浪,山西有石洞相。傳陳姓仙人煉丹處。阿夜山 在縣東北七十里海邊,與攔頭山相對,山西有水簾洞,海霧煙雲晝昏如夜。

丫髻山 在縣東北七十里,兩峰相對。

高家山 在縣北四十里。

溠金山 在縣西四十里。

土山 在縣西南五十里,上有石鹿東望。塌山 在縣西三十里。

青山 在縣北四十餘里,舊贛城在其北。末山 在縣西南七十里。

羽山 在縣西南八十里。舜典:殛鯀於羽山。即此,《府志》屬海州縣。《舊志》據《逸史》誤入贛榆。東海 在縣東十五里,即大海。海在縣境南,北凡一百四十里,西通於河凡九口。東不可紀極魚鹽之利,歲以數萬舟楫沿岸,而南則新壩等處。北則安東衛等處,東則朝鮮日本,皆一望無際。順治十四年,海船禁。康熙元年,鹽場革海之在榆,魚鹽之利遂廢。

玉帶河 在縣西北,眾山雨集之水瀰漫,東下至劉贊村,匯成渠,逶迤環抱。一里之內,凡數環環將週,乃折去。去復環如此者。凡數十達於城,環其西北,而東又如此,不知凡幾十始入海。環若帶,然是曰玉帶。形家善之,歲久湮淤。城以西河體具而有水處,纔十一。以東涓流不斷,倘力事疏鑿俾。上流得收眾水之注卸。下流得納大海之潮汐。河身隨龍與,治親近,豈不利哉。

小沙河 在縣南六里,源出山東莒州,上接沐河,下由青口鎮入海。

青口河 在縣南十餘里,即小沙河下流。唐生團河 在縣南十五里。

掘頭河 在縣南十餘里城子村。舊傳秦漢時,以地有王氣,掘之後成河。

朱稽河 在縣南二十五里,通門接河,由仙丘向東流,舊有水溝五道洩水,今盡淤。

大沙河 舊名廟灣子沙河,在縣南五十里,源自山東郯城縣,從大沙河鎮東入海,雨集水漲,商船可行,沿河有隄。

臨洪河 在縣南六十里,通海州銀山壩薔薇河。元末湮塞。明景泰間,知府丘陵疏導通海,舟楫甚便,今復塞宜濬。

孫家河 在縣東南四十五里武強山。諸湖之水由東入海。

五龍王廟河 在縣東南六十里,通鹽場,入海。堯水 在縣西南八十五里,源自山東沂州,經縣入海。

大石橋河 榆治發脈吳山,山出泉。因勢東趨。迤邐數十里,由治北八里外,直去入海。明萬曆十五年,知縣樊兆程嫌其反背,於大石橋築隄以障東流。開鑿引水南下。工方半,以內召去。繼此知縣徐應元,因所濬益深之。河水已至北城門外,與玉帶河匯,再沿玉帶而東,濬未接海潮僅三百丈,又以內艱去。繼此海州同知顧署事贛榆,終厥功。兩河之水會潮于海,風氣一變。後奸民壞隄。水仍東奔,不復南注。今水雖不通,而河道猶在。

朱汪河 在縣北二十里。

龍王河 在縣東北二十里,即朱汪河下流。石橋河 在縣北四十里。

石洋河 在縣北五十里,今塞。

柘汪河 在縣北五十里。

分水河 在縣北六十里。

日頭河 在縣北七十里,今塞。

荻水河 在縣北七十里,源自山東莒州。劍水 在縣北七十里,源自山東沂州,三墝山東流經縣境入海。

分泉 在縣北七十里分水嶺。水由石頂射出,高尺許,東西分流。近為安東衛人侵,去鑿壞石頂,水不射不分,且塞其。西流而分水,一鎮遂敝。西觀井 在西門外祐慶觀前。泉甘不竭。邳州

葛嶧山 在州西北十里,禹貢嶧陽孤桐即此。《前漢書·地里志註》云:葛嶧山在西,古文以為嶧陽。《後漢書·郡國志》曰:葛嶧山本嶧陽山。註云:山出名桐。伏滔《北征記》曰:今槃根往往而存。許氏《說文》曰:葛嶧山在東海下邳。《夏書》曰:嶧陽孤桐經典,昭然如此俗名。距山以為與沂水,相距也。非是又晉人葛洪,曾煉丹其上。故名葛嶧山。小山 在州正北七里,上有林樹,望若華蓋。石埠山 在嶧山北,上有林木可觀。

十步山 在葛嶧山後,以逼山麓,故名。

唐宋山 在嶧山東北,去州二十五里,昔有唐、宋二姓人居之,故名。上有石泉,甚清冽。

宿羊山 在城西南四十五里。

大町山 在城西南二十八里。

大黃山 在石埠山北,去州十五里。

小黃山 在大黃山北,形勢相連,故名。

朱山 在大黃山東北,蓋山之餘也。世傳有朱相公廟,故名,今毀。

土山 在州西北三十里,黃河墊淤,里人聚居其上,月有數集。

虎丘山 去土山八里,其山最小,狀若伏虎。今淤。無跡。因民居而存其名。

過滿山 在州西北五十里。《舊志》云:泇口有良城,俗謂之梁王城。相傳王之女南,泛官湖看蓮。舟中孕子遂留于此,匝月而還。因名其山。虎丘山 在城南六十五里。

茸山 在州西北九十里,上有唐時藏梅寺基。東埠山 在州西北九十里。

王母山 在州西北一百里。世傳有王母墓,故名。

熊耳山 在州西北一百里。

韓家山 在州西北一百里。

神王山 在州西北一百里,上有禹廟。

呦鹿山 在城東北五十里。

橋頭山 在城西北二十里。

黃石山 在州北一百一十里,上有黃石公廟。穀城山 在州北一百二十里,榖城後故名。

艾山 在州東北一百里,接山東沂水縣界。因產艾,故名。《左傳》:齊侯會于艾山。即此。

小山 在州北一百里,與艾山相並而小,故名。連防山 在州北一百一十里,山下有古防路,與艾山相接,故名。

倚宿山 在州西北一百一十里。世傳韓信經此,倚山而宿。

顯陽山 在州西北九十里,其山高聳朝陽,故名。

勝陽山 在州西北一百二十里,其山高聳,秀麗勝於顯陽,故名。

登高山 在州北一百二十里。

王家山 在州西北一百四十里。

憂路山 在州東北一百四十里,其山高峻,過者憂之,故名。

鐵佛山 在州北一百五十里,上有三鐵佛,故名。

茅墩山 在州西十八里,此下諸山,今分睢寧界內,因原屬邳,故仍載之。

半戈山 在州西南五里,山下舊有雲峰寺,即地湧金蓮處。

羊山 在州西南三里,南面黃河,上有宗善禪寺。成化八年,太監徐瑛請敕賜名。殿宇宏麗,遊人登眺,題詠刻石甚多。

廟防山 在城東五十五里。

青羊山 在城西南三十里。

龐家山 去城八十五里。

鳳凰山 在州西四十里。

交龍山

白山 在州西三十里。

甘家山

澗頭山 在州西四十五里。

李牛山 在州西五十里。

劉湖山 在州西五十五里。

陟背山 在州西三十里。

東黃山 在州西北六十里,世傳為黃石公所居,故名。

西黃山 在州西六十里,與東黃山相對,故名。磬石山 在州西八十里,與泗水相近,禹貢泗濱浮磬,或以為此山,即古取磬之地。

泗河 在州南二里,即泗水禹貢。其源出魯汴縣桃墟,其源有四道,由西南過徐,又東過下邳,合沂武二水。東至清河縣,又會淮水東入海。今為黃流淤塞,入會通河,合流東至宿遷。入黃河。城子河 在州北五十里,其源自沂州蘆塘湖,流經營河入武。今武河已淤,城子河微有其跡。曲呂河 在州東二十里,源自壩頭入洪河,會直河,同歸于洄,其流瀠洄,因名。

武河 在州西北五十里,其源出自山東嶧縣馬旺山許家泉,經流偃武鄉,入蛤湖,至乾溝口入泗,久為黃流淤塞。

沂河 在州西一里,經沂水縣流至下邳西南,入泗。今為黃河,淤塞至貓兒窩,入會通河。按《縣志》:沂河出自GJfont山,經沂州沂水縣,南流至受賢鄉分泒。一枝出盧口,西流二里許,復分二枝。一經城南會武河二十五里,入運。一經官湖,出徐塘口入運。其本枝南流至趙家莊社,各溝亦分二枝。一經砲車,繞廟防山,歸駱馬湖。一經龍池隅頭,歸駱湖。二水舊俱由臧家口入運。今以運堤築,俱歸駱湖入運矣。

直河 在州東四十里,自求纓湖分泒,南流入泗。河直而不迂,故名。今泗已併于黃河直,河淤塞。

洪河 在州東南三十里,見前曲呂河下。營河 在州北一百里,自沂州抱犢涸泇溝,考究泉流入武河。今武河已淤,營河入運河南流。黃墩河 出自南旺湖,由徐州荊山口至全河汴塘。入邳境,歷彭家河,分成子河歸沙溝湖。至貓兒窩入運。

龍化河 分源泗河,在貓兒窩西南,去城五十里,今淤沒無跡。

西泇口河 在州西北一百五十里,今淤沒。漕河 即運道,自山東臺莊,達州東南,歷泇口鎮、徐塘口、貓兒窩、馬莊集、萬家莊、窯灣口,由宿遷皁河口入河。

引河 去城二十里,出自沂州抱犢涸,經黃石山泇口考究泉入運。

黃河 在州南二里,自彭城過邳南,經宿及海達海,自邳割地與睢寧,河本不在邳,以歲修夫役,邳人任之。故著河防并,存其名於此。

清水河 在州護城隄南,董家堂北,中通城河,

然水本無源,因停注已久。邳州盡為,所沉二郡無不苦之。按《縣志》:清水河即舊黃河。南岸屬睢寧。北岸屬邳州,自順治初年,塘池壩塞,始由。今河,而清水河迄今猶存。

隅頭河 在州東十里,自北隄來,沂水所出。鰻湖 在州西北二十里。水自武河洩流,水多生鰻,故名。今淤已久。

蛤湖 在州西北二十五里,自武河洩流,水多生蛤,故名,今淤已久。

官湖 在州北五十里,其源出自沂州蘆塘,湖中有蓮、藕、菱、芡之屬,今淤已久。

漆井 在州北一里,石崇別墅。

項羽井 在州西南,石崇碑云:項井在下相城。葛洪井 在葛嶧山頂,洪煉丹於此。

宿遷縣:

馬陵山 去舊治北二里,高十五丈,周迴二里。自山東迤邐八百餘里,至新治基而止,高聳為一邑雄觀,上有玉虛觀,後有極樂庵,華嚴庵。靈傑山 在舊治西北一里,馬陵餘脈也。三台山 在縣北二十里,三峰突聳,勢若連珠,堪輿家以為新縣,治之主山云。

張山 在縣北三十五里,高二丈,周二里餘。峒峿山 在縣北七十里,高百丈許,周迴十五里,漢名縣上有古洞口,琢石為螭,水自螭口噴出不涸。宋守領張榮屯此山,以拒金人。

釜山 去縣三里,其下有普化禪林。

五華峰 在峒峿山南。

斗山 在五華山南。

塔山 去縣九十里,其山高數丈,周迴十數里,築土城於上。相傳為五代郭彥威屯兵處。峰山 在斗山南,高五十餘丈。峰巒崒嵂,石磴巉巖。明嘉靖二年,建泰山行祠,四方崇祀。朱山在下,相去治西七里,漢朱買臣之別墅也。民耕治日久止,存土阜,有朱山相公行祠。

運河 舊在縣西二十步,濟、汶、沂、泗諸水合流。自直河入境,經小河會黃河。自古城入桃源界。小河 在縣南十里,源出汴,入泗。

皁河 去河北四十里,出本縣港頭社,下流入泗,以土色黑,故名。

白洋河 在縣南四十里,西南一百二十里通虹縣汴河,巨津瀰漫,望之如洋,故名。

侍丘湖 在縣東十里,周迴三十餘里,水由草狼溝入河,多產魚蝦,為淮北最。一名東湖。上泊水湖 在縣東三十里,由武家溝入河。白鹿湖 在縣西南五十里,由小河入運河。駱馬湖 在縣西北十里,由董家溝、陳瑤溝,以入運河。

潼溝湖 在縣西北一百里。

雷家湖 在縣西北六十里。

巴頭湖 在縣西北八十里。

白湖 在縣西北九十里。

張皮湖 在縣西北七十里。

丁家湖 在縣西北五十里。

黃龍湖 在縣西五十里。

朱衣湖 在縣西四十里。

滹沱湖 在縣北二里,馬陵山西。

茅滋湖 在縣東南二十里,受侍丘湖水,由響水溝流入運河。

埠子湖 在縣西四十里,多出魚蝦,為商賈市利之所。

倉基湖 在縣東南三十里,周迴四十五里。相傳晉石崇建倉貯糧之處,故名。

諸葛湖 在縣治西北八十里,每春月陰晦時,常有城池觀市見出。俗傳諸葛屯兵於此,故名。蓮子湖 在縣三十里,運河之西,以其產蓮藕,故名。

管坊湖 在縣北四十里,周迴三十里,歲旱即通車馬,實為青齊要路。伏秋之間,泥淖難行。明萬曆,丙申知縣何東鳳命道人張濟耆民于嘉仕,修路建橋,鋪石其上。

圍田湖 在縣北八十里。

東港頭陂 在縣西北四十里。

西港頭陂 在縣西北三十里,二陂皆積雨,所蓄無洩。

龍泉溝 出峒峿山下,東入沭河,西入皁河。草狼新溝 去舊治南三里,臨淮門外,洩侍丘湖。兩岸皆民園圃,雜植桃、杏諸花。二三月間,紅白掩映,沿流泛舟,可比蘭亭之勝。後皆為沙淤塞。明萬曆三年,知縣喻文偉挑濬。

陳窯溝 在縣西二里。

戴家陂 在舊治東四十步,中有洲,雖水漲不

沒,為宿預蚤。春鍾吾八景,此其一焉。

睢寧縣:

羊山 在縣北五十里,舊黃河之南岸,山勢嵬峨,上有古剎,下枕漕渠,為睢鉅觀。今黃河一帶,新開於山之南,而前後迴繞,尤為奇賞。

張龍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上有張龍神廟,下有一穴,深約三丈,闊一丈五尺。三面俱石障,上有石蓋,甚嚴飭。狀若塋壙,其後有晉介子推墓,旁有小陵,名曰綿山。

九頂山 在縣西五十里,脈接太嶽,勢趨濠梁高峰。有九雲蒸即雨,上有展雄殿舊址,諸峰環抱中,可伏萬人。怪石嶙峋,古澗陡峻。

馬兒山 在縣西五十里,其形似馬。上有仙洞、古泉。

劉湖山 在縣北七十里。昔劉湖將軍寓此,故名。

半戈山 在縣北五十七里,長亙如半戈然。李牛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形如臥牛。

青羊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

澗頭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下有大澗。

無帽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

小黃山 在縣西北二十五里。

大黃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

白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

茅墩山 在縣北七十里。

王家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

鳳凰山 在縣西五十里,山形似鳳,時出慶雲。大花山  小花山 俱在縣西五十里,二峰相連。

牙山 在縣西北七十里,嵯峨高聳,其形似牙。官山 在縣西南二十里。

白路山 在縣西五十里,昔仙姑修道於此,其往來之路,自麓至頂,石白如玉,遙望數十里。李家山 在縣西北六十里。

軸山 在縣南三十里,上有二郎廟。

鯉魚山 在縣西五十里,狀似躍鯉。

銀錠山 在縣西南三十三里。

嵐山 在縣西四十里,上有天妃祠。

仙掌山 在縣西六十里,上有仙掌痕尺餘。金山 在縣西南二十里。

趙爾山 在縣西南三十里。

英公山 在縣北七十里,唐英公李世勣葬此。宋家山 在縣西南二十五里。

大湖山  小湖山 在縣西南三十三里,二山相聯。

金馬墩 在縣南二里,遇陰雨時,隱隱見金馬之狀,故名。

九女墩 在縣西南二十里,昔九女兜土葬親而成,故名。

白龍墩 在縣南一里,枕白龍溝。

白蓮墩 在縣南半里。

白羊墩 在縣西南四里。

朱八墩 在縣東二十七里。

臥牛墩 在縣西二里,以上俱淤平。

鞍子墩 在縣東南七十里,形似馬鞍,故名。宅墩 在縣東半里,每歲迎春於此。

史家墩 在縣東二十里。

姚兒墩 在縣西南四十里,以上俱見存。黃河 在縣西北五十里,上自鯉魚山,下至小河口,環繞泛溢,睢人世受其害。順治年間塌。民田三十餘里,衝斷遙月等堤,一十八道。康熙二年,河決武官營。三年,復決朱官營。猖獗奔潰有衝城奪漕之勢,官民受累二十餘年。知縣馮應麒主簿宋文耀修築月堤二道,水患稍平。康熙三年,知縣石之玫允主簿宋文耀建議,自陳家油房前開濬引水,河長五百四十五丈,順流東下,復歸故道,南涉之河近將淤塞,雖民困稍舒,而隄防之策,尤不可不加意云。

孟家灣口 在縣北四十里,水勢洶湧,掃塌南岸,遂成大灣。康熙元年,口決。縣東北一帶盡為汪洋。知縣馮應麒主簿宋文耀修築隄防,水患暫平。近年以來,河水衝淤,舊堤平薄,亦睢邑隱憂也。按睢寧沿河一帶,歲修處所各有定號。自靈璧而東,如焦段武朱四營,皆屬邳地。而睢寧歲為修防,自邳州東南水玉二堡,皆屬睢地。而邳州歲為修防,分工清數詳。在碑記。

濉水 西自靈璧東入睢寧界,歷孟山潼郡,以至子仙鎮,余家渡,蜿蜒五十餘里。直趨縣治,西經堽頭,北過廟灣,再東則扺高作耿車而盡。於小河口入黃河焉。盈盈衣帶,水自漢迄明歷數千載,睢人之利賴良多。萬曆年間,淤塞殆盡。知

縣申其學開濬,民甚便之。天啟二年,黃河衝決水泛沙積,遂成平陸,舟楫不通,邑人困乏。泗河 在縣西北七十里,即禹貢所謂泗濱浮磬也。源有四泉,出山東泗水縣,西南過彭城,經下邳入于淮。後因黃河南涉,遂兼併之,而泗河之名不存矣。

泇河 在縣西北七十里。

合湖 在縣西北七十里,合沂水,南入黃河,故名。近葛嶧山,又名葛湖。

楓山湖 一名陶河湖,在縣東北三十里。潼河湖 在縣東南四十里,由找溝東入小河。白塘湖 在縣西北三十五里。

隱慝湖 在縣西北五十里。

蔡上湖 在縣西北三十里。

五龍湖 在縣南二十五里。

龍塘湖 在縣西南二十里。

白龍溝 在縣南一里。

西白蓮溝 在縣東北三十里,入小河。

葫蘆套溝 在縣北一里,入小河。

三里溝 在縣東。

五里溝 在縣東。

找溝 在縣東南,二十八里。

泥溝 在縣西三十里,入小河。

戚家溝 在縣北十三里,入小河。

東白蓮溝 在縣東北三十里。

郭家溝 在縣西二十里。

史家溝 在縣東北十八里。

芹溝湖 在縣東二十里。

水利附编辑

本府山陽縣附郭

石閘 在新城北。明洪武十年建,今廢。為水關。GJfont閘  南鎖壩 宋運糧由此至洪澤,入淮。明洪武十年,開菊花溝以通舟楫,此閘廢。仁字壩 義字壩 俱在新城東門外東北,目城南引湖水抵壩口,外即淮河,遇清江口淤塞。運船經此,車過壩,東縴路,西則城基。

智字壩  信字壩 相聯禮智壩,舟楫通行。清江壩 在府西北三十里,清江浦之東。明正德六年開,遇清江口淤塞,即經此達淮,然近歲瀕連水患淹築,轉移不常。

滿浦壩 在府北門外四里地,接窯溝版閘,歲澇不常,長堤為障。

南鎖壩 在府西南一里,往寶應路。

禮字壩 新城西門外。

鹽城縣:

廣惠GJfont 在縣治東門外三里,舊捍海潮名。白波湫遇運河水溢,則自此決之,入海。以殺水勢,每歲夏秋海水溢,入運河。則又傷。田苗尋築尋衝決。宋淳熙六年,教授劉煒攝邑,始甃以磚石,名曰廣惠GJfont。紹興五年,知縣徐挺之重修,後又壞。明洪武二十九年,主簿蔡叔瑜重修,今又壞。大通GJfont 在縣治北門外三里。明洪武二十九年,主簿蔡叔瑜創建。

岡門鎮堰 自岡門至新河,轉至侍其汊。皆有古堰,每歲春塞秋開,以便灌田,民獲其利。徑口堰 在縣治西二十一里岡門鎮西,東臨運河,西達馬鞍湖,以通商賈。

侍其汊堰 在縣治西北一百里,歲旱則塞之,以資灌溉,遇潦則決水流,入射陽湖,注于海。捍海堰 在東門外一里,范文正公築以捍海,今名范公堤。

清河縣:

惠濟閘 在馬頭東南七里,溝舊名通濟閘。明嘉靖年建,引淮水以達漕運,後閘底淤墊。

皇清康熙二十三年,新鑿漕河于迤南三里,更建閘

座為新運口,閘名惠濟,今現行漕。

永濟閘 在甘羅城南,太山墩北,與惠濟閘相望,亦通漕運。康熙三十四年新建。

康濟閘 在治東陶家莊右。康熙三十四年新建。

廣濟閘 在治西仲家莊左。康熙二十六年建。舊名仲家閘。三十三年,改今名,俱在中河。雙金門閘 在廣濟閘北鹽河內。康熙三十四年新建。

小閘 在雙金門閘北,康熙三十四年新建。新莊古閘 在治東北五里,淮河東岸,今廢。洪澤古閘 凡三座在洪澤鎮。宋魏勝運糧至洪澤,出閘入淮,即此今廢。

八里莊古閘 凡三座,與洪澤閘俱在運河內,運河壞。平江伯陳瑄,即八里莊故道,疏濬以通舟楫,官廳三間廨舍。一所在清河境內,久湮廢。

新河古閘 在治東北三十里,新河內,今廢。大河遙堤 北岸舊有太皇隄。自明萬曆初,河決。崔鎮、桃源以下故渠多淺,因築遙堤為束水衝沙之。計起古城迄清河,長一萬八千四百餘丈,其後河身淤澱寖,高隄勢坍廢。

皇清康熙八年,河決三汊口。明年決五堡、二堡。水入

治內,為巨浸。總河羅乃自桃源界起,東至龍王廟,皆因舊址加築,高一丈,面二丈,闊六丈,長三千三百三十四丈,計程十八里半。十七年,總河靳又自龍王廟起,至四鋪溝止,接築四千九百三十八丈,計程二十七里半。其縣前玉皇閣一帶地勢當衝,題定樁埽工五百餘丈,歲加修繕。又自桃源東界至石人溝止,築堤一道,長一千八百六十三丈,計程十里三分五釐。南岸遙堤自桃源縣東界起,至本縣濫泥淺止,長四千二十五丈。又築堤一道,自桃源縣東界起,至山陽季家淺止,長五千三百餘丈。

中河遙堤 境內,鑿河道八千五百八十五丈。北岸築隄自桃源東界起,至山陽西界止,計長七千七百九十一丈。又于內築撐堤一道,南北建閘四座。

護縣堤 自縣西娘娘廟起,至縣東龍王廟止。長七百九十六丈六尺,計程四里三分。

減水大壩 在蔣家場王家營之間,因河水衝刷,北岸土弱易崩,居民屢苦遷徙。總河靳建立減水大壩,北達中河,共長一百丈,上造浮橋,下通水道,名雞心孔,一百有三孔。

天妃壩 黃河東岸,自惠濟祠起,南接甘羅城,乃黃淮匯流,要害之處磚石堤,工共長四百八十二丈。

束水三壩 在河南新運口內,因運口南接淮水直,瀉易溢乃審勢于上流,折流分流,地面遞建三壩,收束水勢,以利漕運。

中河兩岸束河堤 康熙三十三年築,束水以防外溢。

新河舊堤 明萬曆中,因分黃之議,開新河以利漕運。自桃源黃家嘴起,歷本縣漁溝鎮、娘子莊,永興集達安東界。一河兩隄,河湮後,隄有存廢。

舊運口隄 自舊運口南岸,築束水壩一座,越通濟閘,而北迤窯灣一帶,至李家橋山陽界止。共長七里有半。

清水墩隄 隄自文華寺以東南,至七里墩止。修造板工八百六十三丈以障湖水東侵,所以利漕運,護郡城也。

新運河縴隄 東西二道。

安東縣:

古淮堤 即范公堤,去治東十五里起,依淮岸以東直,接海一百四十里。按《宋名臣言行錄》:通泰海州,皆濱海潮汐,日至城下,土田斥鹵,不可稼穡。范文正公監西溪建,白于朝,築捍海堤于三州之境,以衛民田。朝廷從之,以文正為興化令,發通、泰、楚、海四州之民,築之。至今享其利。新堤 康熙四年,河南北兩岸總河靳題入

欽工,募夫修築。自顏家河,經縣南門、東門、至雲梯關

海口。亙一百五十餘里,河廳佟吉年。知縣李儀鳩工庀築邑賴以安。

漣水壩 在縣東南二百五十三步。吳元年,平舟師進征西海建此。

浮堰 在縣北六十里,舊跨中漣河口,架木為浮橋,後廢塞為土堰,因名。

箭幹坊 在縣西二里。鄉人築以障水。其直如矢。

龍尾垛 在縣西二里,地形亙直,西廣東隘二水夾流注,東合一形如龍尾。

佛陀磯 在縣北五十里。

海州

萬金壩 在東海城東北七十里,東海有七里民田,被海潮從此處淹漫。明嘉靖間,有劉太監者,乃東海所舍餘,發心立壩,以遏潮衝,而護民產。長四里,闊三丈,壩成費至數千,因名萬金。其後海水日浸,無人培補,而潮漫田,荒如故矣。新壩 在州南四十里,西障沂沭,東捍海潮,俾漣河達于官河,由此直通安東,因舊為新,故名。官河壩 在新壩漣河之南。明洪武二十七年築,州西諸河之船由此達河。

板浦堰 在州治東南三十里,舊無堰。東南之田水大入海,民受其利。且一州之血脈通焉。後因建堰運鹽,河通于海,水隨潮洩。明萬曆丁巳建堰,約十餘丈,北障海潮,南蓄河流,鹽舟通行止便于商。而州治因之日削矣。

楊公堤 係塔兒灣至板浦要路,海潮浸漫,阻隔行人。明萬曆己未,知州楊鳳築堤十五里,商旅便之。後潮汐為阻,州守劉夢松少移而西。

皇清順治丙申,知州在三奇又移,而大西漸防。而漸

移者,皆因土工,故易壞,如求其堅久,須用山石。永安堤 在州東二十餘里,北接山,環城七里,以捍海潮。唐開元間,刺史杜令昭築。

銀山壩 在州南二十里,自青州穆陵關發源。合沂沭水,由九洪橋入海。其勢奔迅,易涸,故築壩以瀦清流,利農田,隱然城守之險。宋元之際,賴以抗敵。常加修護。元季為張士誠所據,恃此防守王宣父子,欲侵海州,決堤堰以便步戰。遂廢。而州鴨子蕩數處污,下常澇,利于不修。軒輊其間,然修之大利于官民。

洪門堰 在州西北三里。

沙灣河堰 在石湫之南。

托山廟閘 去州十五里。明隆慶六年,知州鄭復亨建閘,以便往來。

洪門閘 在洪門堰南。明洪武年築。

宿遷縣:

新隄 一在舊治東,長五里許,號護縣隄。一在新城,西長一里許,名護城隄,皆知縣喻文偉建。羅家口隄 去新治三里,知縣何東鳳建。長隄 起自羅家口至古城,約長六十里,知縣何東鳳建。

睢寧縣:

河堤 自廟灣至城北門,積水泥塗。明萬曆十年,於隙月,知縣申其學調遊淺夫築堤二里,高一丈五尺,闊三丈六尺,用夫七百四十三名,七日而成。以河夫之功,故名河堤。

護城堤 舊堤不障水。明萬曆十一年修築,加高二丈五尺五寸。按餘州縣無考

淮安府城池考     府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山陽縣附郭

淮安府城池 舊城晉時所築,宋金爭此為重鎮。守臣陳敏重築,北使見其雉堞堅,新號銀鑄城。嘉定初復圮,知州趙仲葺之。九年,知州應純之填塞,窪坎濬池泄水,乃益堅。完元至正間,江淮兵亂,守臣因舊土城稍加補築防守。明朝略增修築,包以GJfont甓,周置樓櫓,自基至女牆高三十尺,周一十一里,東西徑五百二十五丈。舊為門五、水門二,東曰觀風,南曰迎遠,西曰望雲,稍南二十餘武為水門,稍北不三百武曰清風。元兵渡淮時,守臣孫虎塞之。今廢。北曰朝宗,稍西不數武,亦為水門,并水西門。小舟可通城中,四門皆有子城,城各有樓,又置三角樓,惟艮隅闕一以觀風。門在焉。東南二門外各有弔橋,自東門外至南角樓。沿帶以池,自南角樓鐘樓角,以運河為池,北樓外接聯城,故無壕。城上窩鋪五十二座雉,堞二千九百九十六垛。正德十三年,巡撫都御史叢蘭,檄知府薛GJfont修。嘉靖丁巳,知府劉崇文修。後倭寇攻,不克。隆慶六年,改西門城樓匾曰通漕。總督都御史王宗沭建樓于西門子城上,額曰舉遠。萬曆三十三年,倭犯朝鮮,邊海戒嚴。署府事推官曹于汴,添設敵臺四座。三十八年,西城門樓災,知府姚鋐重建。四十八年,南門燬于雷火,知府宋祖舜題西樓向東匾,曰注江。禹績新城去舊城北一里許,山陽縣北辰鎮也。元末張士誠偽將,史文炳守此時,築土城臨淮。明洪武十年,指揮時禹增築,以寶應廢城GJfont石撤建之。西瞰運河,東南接馮家蕩,北俯長淮,高二丈八尺,圍七里二十丈,東西徑三百二十六丈,南北徑三百三十四丈。城門共五座,北門加一座,城樓俱備。成化十四年,南門樓燬。正德二年,總兵郭鉉重建匾,東曰望洋。西曰覽運。南曰迎薰。北曰拱。極曰戴辰。東西有子城、角樓共四。南北二水門,東南二門外各有橋,城上窩鋪四十八雉,堞一千二百垛。東南二面池深一丈餘,闊五尺,餘西北二面以淮湖為壕,與舊城通。連淮陰輔車相依,金湯鞏固。東南二門外俱有橋,北水關不通舟。隆慶五年,知府陳文燭修。萬曆二十三年,倭奴邊警署,府事推官曹于汴,添設敵臺四座,舊設大河衛守禦,城池守門千、百戶各一員,門軍二十名,聯城在舊城。北接新城之南,因曠土隔越。嘉靖三十九年,倭寇犯境時,漕運都御史章煥題准,建造聯貫新舊二城,故名曰聯城。東城長二百五十六丈三尺,西

城長二百二十五丈五尺。東南門曰天衢,東北門曰阜城,西南門曰成平,西北門亦曰天衢。水門四初因GJfont土驟。高慮不經久止,高丈四五尺有差。萬曆二十一年,倭奴愈橫,鄉官胡效謨等議請加高,巡撫李戴題准,加高五七尺,幫厚四五尺,隨處適宜。始與新舊城平,關橋二座,城樓大小四所,通計雉堞六百二十垛。二十三年,添設敵臺,每門各有守禦官軍十名,東城屬大河衛,西城屬淮安衛。

外州縣

鹽城縣城池 鹽城,古名鹽瀆,先世欲城於射陽,以土薄不及海邊厚,且海可漁,灘可樵,為民生之利。于是乃城海上,環城皆鹽場也,故名鹽城。自宋紹興乾道間,三次修築,時山東寇皇甫炳攻,不能破。嘉定八年,知縣尤炳修。元至正十五年,知縣秦曹經重修,然尚土城也。明永樂十六年,備倭指揮楊清守禦,千戶馮善重修,始易為GJfont城。而新創月城,建東西北城樓三座,蓋其城止東、西、北三門,云西又有水。西門城高二丈二尺,週圍七里一百三十四步,東西徑二里二百一十七步,南北徑二里一百八十步,壕深九尺,列鋪二十八座,設鹽城守禦所,官軍防守。嘉靖三十六年,本府檢校祝雲鶴署篆,聞海上倭寇張甚,申請重修。三十八年,倭寇大至,距城半里許,一酋躍馬衝北城門上,競射之,酋中流矢而去。寇遂從廟灣下海。萬曆七年,知縣楊瑞雲初至,縣訝無南城門,謂鹽之建城,龍脈發自西北,而會結于南,即居人俱集東南,是惡可無南門也。遂請于當道報,可其門正對儒學,中門及拆,城下有舊門址,磚灰如新與。今所定相符。上建大城樓三楹,題曰淮揚,一覽門外有池,名曰躍龍池,外有亭,名曰迎恩。樓之北建一小橋,通水橋,北對櫺星門,設門屏一座,時其開閉重。門洞開則水環岡抱,盡在目前。蓋鹽城至是始有四門,三門財賦,悉從南門輸運,居民便之。清河縣城池 舊土城自元至元十五年,兵亂修築。惟東西北三門,週圍六里。南倚小清河,今廢。按《縣志》:清河舊城在大清口。宋咸淳九年,淮東制司李廷芝築。元泰定初,河決治遷,因甘羅故城。明末再遷,亦因之加女牆,設垛甕三門,今治亦舊。有土城,係元至元十五年兵亂修築。東西北三面週圍六里,門三座,南枕小清河。明末猶存舊址。

安東縣城池 舊三城俱廢,明弘治十五年,知縣郭韶於舊基上建更樓,四所設門啟閉。東曰濱海,南曰觀瀾,西曰臨淮,北曰鎮漣,增築土圍。萬曆二十八年,知縣詹道溥議建磚城,以工鉅役煩止。因堤增築為土城,至泰昌元年,巡鹽御史龍遇奇為淮鹽分司,駐縣。具題建城議亦未決。至天啟元年,知縣劉君聘以創建為任,因改選去,至五年,士民保懇復任撫按,題准本年三月興工。週圍長一千五百五十四丈,計門四,南曰迎和,西北仍舊,東曰朝陽。又便門一、水關一、

皇清康熙七年,地震傾圮,知縣許同文議修三城,外

各有壕。後淤明末,總兵柏永馥駐縣挑濬,自城西南隅迤北,而東接運鹽河,至東門外為池,今河決復淤,知縣許同文議濬。

桃源縣城池 舊有城池遺址。明正德六年,流賊猖獗。知縣李廷鵬因舊基修築土城,高二丈,週圍三里,池深一丈,立城門四座。嘉靖二年間,周佩建門樓四于城門之上,東曰觀海,西曰延暉,南曰朝陽,北曰拱極。嘉靖十四年,知縣龍復禮重修,設瀉水洞三,一在西門,一在南門,一在北門。萬曆十九年,知縣許璞重築土城,週七百一十八丈,高一丈五尺,底闊五丈,頂闊二丈。上加土垛一千三百五十GJfont;城門四座,上砌GJfont垛三十。東西北門各甃GJfont水洞。至崇禎五年,知縣龔奭增築女牆,高五尺,砌GJfont垛口一千七十。

皇清順治十二年,知縣鄭牧民復添角樓四座于城

四隅。十六年,開小南門以通生氣。康熙六年,河決煙墩口,水浸城址四面,沙高五尺,城內如井。康熙七年,地震城北垛,卸城樓。無一存者。康熙十年,就北門城基築為遙堤,以捍黃流,北門水洞亦塞。

沭陽縣城池 舊無城池。明正德六年,流賊犯境。七年,知縣易瓚築土城,週圍八百九十四丈四尺,高二丈二尺三,門外壕深一丈九尺。九年,知府薛GJfontGJfont甓包城,上請未修。嘉靖年,河決,衝東城,沒戴家巷并東門橋。隆慶五年決,東子城小南門一帶半湮於河,因北徙勢卑隘,內逼外削。萬曆二年決并,李巷城西角半湮。二十年,

知縣徐可達議以GJfont修。四十四年,知縣杜從心修葺堅固。周八百四十丈,高十七尺,三城樓五窩鋪,一敵臺,一千七百九十七垛。建東西兩城房,正東門曰承暉門,正西門曰宣義門。正南門曰迎薰門,沿東數十步小南門曰聚奎門。以如船形,故無北門。崇禎十五年,知縣劉士璟加高垛四圍鑿池。

皇清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地大震,崩塌城南一帶,

四圍垛俱墜。十三年,知縣張奇抱修復加垛如制。

海州城池 舊係土城,乃梁天監。十一年始築。宋紹興二十二年,魏勝復築城濬隍備金人。寶祐三年,李壇加築。按《舊志》:東西二城,東城高二丈七尺,週圍三里。東西二門并西城,元季兵廢。明洪武二十三年,淮安衛分中前所千戶魏王等守禦,因西城故址修築土城。永樂十六年,千戶殷軾砌以GJfont石,高二丈五尺,週圍九里一百三十步。四門東曰鎮海,西曰通淮,南曰朐陽,北曰臨洪。月城二,西設水關,池深六尺,弔橋三座,在東北門外。嘉靖間,知州吳必學復增拓,環以鋪舍,翼以柵門,久頹圮沿西半如平地。署印通判范永官、李維東、知州錢騰蛟、高搖、楊本俊、相繼修葺,工未就緒。隆慶壬申,知州鄭復享修築,沿西一帶補完殘缺。萬曆壬辰,東倭報警,知州周燧將西南二門補築,月城仍,週圍築敵臺九座,以便守禦。萬曆壬子,恆雨,圮城牆三之一。知州楊鳳補葺完固。天啟二年,鄒滕妖變震鄰逼境,知州劉夢松慮沿西一帶城卑難守,捐俸搜帑,加增各三尺,共計五百餘丈,始為完城可垂永賴。

贛榆縣池城 舊土城高二丈,壕深四尺,週圍四里一十一步。至正二十四年,平章王信修築。明洪武二年,知縣郎廷珪重修城門三座。正德六年,薊寇劉七破城。十一年,知縣馮澤增築,高二丈五尺,加雉堞鑿,池深二丈。十四年,知縣謝誥建南門、北門二樓。知府薛GJfont以榆,係淮安東北藩請於朝,用各縣廢驛錢并均徭,內加徵五分之一買GJfont包砌,工料未備而去。嗣後土壘日圮樓鋪盡傾,民無固志。萬曆十五年戊子,知縣樊兆程重修。縣丞蔡應元等督工,經始于萬曆十六年正月二十二日,告成于十七年十二月。週圍長六百七十一丈,高二丈,池稱之因舊三門,加以譙樓,南曰迎薰,北曰拱辰,西曰瞻聖,東無門,亦建樓,其上額曰海晏。月城、小樓二座,四隅角樓各一三。十七年,知縣徐應元于東南隅開啟秀門尋塞。崇禎丁丑年,知縣徐維翰甃南北月城,有碑。崇禎十五年,城樓盡燬。

皇清順治初年,寇屢至。知縣穆爾謨濬,池深如前。康

熙七年六月十七日,地震城崩。九年,知縣俞廷瑞巡檢李英督令掇拾堆補。

邳州城池 舊土城在今州治東三里。後漢建安四年,廣陵太守陳登率兵為曹操至,下邳呂布率兵拒之,戰敗。操引沂水灌城市,布降城廢。迨金宋交戰,隨修隨圮。宋紹興十二年,仍割于金,元季兵燬。萬戶懷都補築之。明洪武十三年,立衛指揮王恆守禦邳州,因舊城垣添築,包磚,高二丈九尺,週圍五里三十步,雉堞一千五百三十六,角樓四,鋪三十,城門三,北曰鎮北,西曰通沂,南曰望淮,各有樓。環以子城,周鑿池闊二丈,深八尺,弔橋三。正德七年,流賊猖獗。知州周尚化以正西、正南阻,沂泗可守乃增築西北、東南二隅城,上建三樓,南曰皇華,東南曰永康,西北曰金勝,賊平。年久傾頹。嘉靖十五年,知州陳柏重加修築完固,近淪于水。知州黃日煥建議另築,尚未果行。至

皇清康熙七年地震,河水泛溢,決堤而入,全城盡壞。

自此積為巨浸,水不復出,民不復入矣。己巳春,建州城于艾山,艾山之前為小山,山下為城,城廣五里十三步,高二丈八尺,城隍下廣七尺,上廣一丈八尺,外砌以GJfont。為門者四,東曰先春,西曰迎爽,南曰來薰,北曰拱極。門各有樓,丹GJfont巍峨雉堞一千五百一十有一,鋪屋凡三十,因深為池,三面護以重提,其北枕山。邳人以舊城在南,呼此為新城。

宿遷縣城池 宿遷自昔無城。明正德初,流賊南突,張御史命知縣鄧時中築土城,南自新溝,北至馬陵。城樓四座,南曰臨淮,北曰通泰,東曰鎮海,西曰會洛。萬曆四年,河岸湮圮,門廢城頹。知縣喻文偉移文改遷縣治馬陵山,尋建土城。去舊治北二里,延袤計四里,高一丈五尺,城門四,正東曰迎熙,西曰拱秀,東南曰登雲,西南曰

望淮,直北未可闢門。建亭其上,後多損壞。知縣趙敬賓孫湛,莫應奎聶宏相,繼修補。萬曆甲午,知縣何東鳳為時,多倭。警易以瓴甓,命以門名,東曰陽春,西曰鎮黃,東南曰迎薰西,南曰河清,東西二水門,誠一方保障也。

睢寧縣城池 舊土城四里,高僅丈餘。明正德間,知縣王蒼建東、南、北三門樓,嘉靖二十五年,知縣陳嘉略甃以石。隆慶三年,圮於大水。時議廢,議遷、議附於邳,皆不果。萬曆十三年,知縣申其學申請措,置成城四門,東曰崇文,西曰耀武,南曰朝陽,北曰拱辰,建四樓,東樓額曰保釐,東土西樓曰淮西,保障南樓曰畿南,重鎮北樓曰北門。鎖鑰城四角,建四鋪房,城外置四橋,正南建碑亭,東南建文鳴樓一座,城高一丈八尺,闊二丈四尺,長五百六十七丈五尺,外甃磚石,內實以土。上有垛口,下有階梯,水門一,稱完城焉。天啟二年,大水城頹幾半。六年,知縣楊若桐力請繕之,是後連年河決。至崇禎二年秋,洪濤洶湧衝沒城陴民舍、官衙、蕩然無一存者。八年秋,哀鴻甫集,流寇飆至,無城守禦焚戮,遂空至崇禎十一年,知縣高岐鳳蒞任茲土,目擊心傷,申請上臺設處,工料晝夜董修匝,歲之間而城池高深,金湯永固。

皇清順治十六年,霪雨塌城三分之一。康熙三年,知

縣馮應麒改建四門,城樓修補城闕,規模愈為壯麗。康熙三年,教諭孫大經于學宮之南跨城作橋,曰青雲橋。因城為亭,曰青雲亭。石階九級,旁植桃、柳,稱勝覽焉。康熙四年,知縣石之玫修護城堤,數年無水潦患。又以城身外甃GJfont石,內土薄疏,雨霪淋削幾不及。三版乃躬親營度,培築堅完俾,人騎方軌可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