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5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五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五十一卷目錄

 淮安府部藝文一

  正淮上篇         晉伏淊

  下篇            前人

  東海縣鬱林觀東巖壁記   唐崔逸

  楚州建學碑記       宋宋祁

  兩淮備禦疏略        汪綱

  淮陰侯廟記         蘇軾

  論兩淮利害狀疏      元余闕

  漂母祠記         明王暐

  海州濬薔薇運河記      仲選

  遷宿遷縣記        邵元哲

 淮安府部藝文二

  東海懸崖題詩       隋王謨

  早發淮口盱眙      唐駱賓王

  初宿淮口         宋之問

  下相九日城北亭子      張說

  沭陽古渡          錢起

  經下邳圮橋懷張子房     李白

  漂母岸          崔輔國

  漂母墓          劉長卿

  早過臨淮          陶翰

  淮陰行          劉禹錫

  宿淮陰水館         張祜

  夜渡淮          閻丘曉

  憶山陽           趙嘏

  宴花樓           前人

  陳琳墓          溫庭筠

  櫻桃園          陸龜蒙

  登章華臺         李群玉

  濟黃河應教         前人

  夜泊淮陰          項斯

  和蔡景繁石室詩      宋蘇軾

  邳州           元陳孚

  望嶧山          鮮于樞

  黃河水          明高啟

  白洋河           鄒緝

  淮陰驛           陳璉

  偷樂園          陳文燭

  紫陽橋觀          曾鼐

  招德曉鐘         徐可達

  陳村晚渡          前人

  天妃宮           許鎔

  再遊秦山         匡翼之

  仙坵            田荊

  遊紫霄宮          金銑

  舉遠樓           張翀

  三槐臺          許令典

  詠銅柱           前人

  淮浦大觀樓        方尚祖

  清風頂           張衣

  題雲臺山水簾洞      朱世臣

  缽池山          張大程

  金牛岡           前人

  宿遷            陳蒙

  淮陰雜興二首        陳基

  淮安城樓          王GJfont

  邳州           陳秀民

  泊淮上           金鑾

職方典第七百五十一卷

淮安府部藝文一编辑

《正淮上篇》
晉·伏滔
编辑

淮南者,三代揚州之分也。當春秋時,吳、楚、陳、蔡之與 地。戰國之末,楚全有之,而考烈王都焉。秦并天下,建 立郡縣,是為九江。劉項之際,號曰東楚。爰自戰國至 於晉之中興,六百有餘年,保淮南者九姓,稱兵者十 一人,皆亡不旋踵,禍溢於世,而終莫戒焉。其天時歟, 地勢歟,人事歟。何喪亂之若是也。試商較而論之。夫 懸象著明,而休徵表於列宿;山河襟帶,而地險彰於 丘陵;治亂推移,而興亡見於人事。由此而觀,則兼也 必矣。昔妖星出於東南而弱楚以亡,飛孛橫於天漢 而劉安誅絕,近則火精晨見而王淩首謀,長彗宵映 而毋丘襲亂。斯則喪乎天時也。彼壽陽者,南引荊汝 之利,東連三吳之富;北接梁宋,平塗不過七日;西援 陳許,水陸不出千里;外有江湖之阻,內保淮肥之固。 龍泉之陂,良疇萬頃,舒六之貢,利盡蠻越,金石皮革 之具萃焉,苞木箭竹之族生焉,山湖藪澤之隈,水旱之所不害,土產草滋之實,荒年之所取給。此則係乎 地利者也。其俗尚氣力而多勇悍,其人習戰爭而貴 詐偽,豪右并兼之門,十室而七;藏甲挾劍之家,比屋 而發。然而仁義之化不漸,刑法之令不及,所以屢多 亡國也。昔考烈以衰弱之楚屢遷其都,外迫彊秦之 威,內遘陽申之禍,逃死劫殺,二世而滅。黥布以三雄 之選,功成垓下,淮陰既囚,梁越受戮,嫌結震主之威, 慮生同體之禍,遂謀圖全之計,庶幾後亡之福,眾潰 於一戰,身脂於漢斧。劉長支庶,奄王大國,承喪亂之 餘,御新化之俗,無德而寵,欲極禍發。王安內懷先父 之憾,外眩姦臣之說,招引賓客,沉溺數術,藉二世之 資,恃戈甲之盛,屈彊江淮之上,西向而圖宗國,言未 絕口,身嗣俱滅。李憲因亡新之餘,袁術當衰漢之末, 負力幸亂,遂生僭逆之計,建號九江,稱制下邑,狼狽 奔亡,傾城受戮。及至彥雲、仲恭、公休之徒,或憑宿名, 或怙前功,握兵淮楚,力制東夏,屬當多難之世,仍值 廢興之會,謀非所議,相係禍敗。祖約助逆,身亡家族。 彼十亂者,成乎人事者也。然則侵弱昏迷,以至絕滅, 亡楚當之。恃彊畏逼,遂謀叛亂,黥布有焉。二王搆逆, 寵之之過也。公路僭偽,乘釁之盜也。二將以圖功首 難,士少以驕矜樂禍。本其所因,考其成跡,皆寵盛禍 淫,福過災生,而制之不漸,積之有由也。

《下篇》
前人
编辑

昔高祖之誅黥布也,撮三策之要,馳赦過之書,乘人 主之威以除逆節之鹵,然猶決戰陳都,暴尸橫野,僅 乃剋之,害亦深矣。長安之謀,雖兵未交於山東,禍未 遍於天下,而馳說之士與闔境之人幽囚誅放者,亦 已眾矣。光武連兵於肥舒,魏祖馳馬於蘄苦,而廬九 之間流溺兵者十而七八焉。夫王陵面縛,得之於砎 石;仲恭接刃,成之于後覺也。而高祖以之宵征,世宗 以之廢疾,豈不勤哉。文皇挾萬乘之威,仗伊周之權, 內舉京畿之眾,外徵四海之銳,雲合雨集,推鋒以臨 淮浦,而誕欽晏然,方嬰城自固,憑軾以觀王師。於是 築長圍,起棼櫓,高壁連塹,負戈擊柝以守之。自夏及 春,而後始知亡焉。然則屠城之禍,其可極言乎。約之 出奔,淮左為墟,悲夫。信哉魯哀之言,夫生乎深宮,長 於膏粱,憂懼不切于身,榮辱不交於前,則其仁義之 本淺矣。奉以南面之尊,藉以列城之富,宅以制險之 居,養以眾彊之盛,而無德以臨之,無制以節之,則厭 溢樂禍之心生矣。夫以昏主御姦臣,利甲資堅城,偽 令行於封內,邪惠結於人心,乘間幸濟之說日交於 側,猾詐錮咎之群各馳於前,見利如歸,安在其不為 亂乎。況乘舊寵,挾前功,畏逼懼亡,以謀全身之舉者, 望其俛首就羈,不亦迂哉。易稱履霜堅冰,馴致之道, 蓋言漸也。嗚呼。斯所以亂臣賊子亡國覆家累世而 不絕者歟。昔先王之宰天下也,選於有德,訪之三吏, 正其分位,明其等級,畫之封疆,宣之政令,上下有序, 無僭差之嫌,四人安業,無并兼之國。三載考陟,功罪 不得逃其跡,九伐時修,刑賞無所謬其實。令之有漸, 軌之有度,寵之有節,權不外授,威不下黷,所以杜其 萌際,重其名器,深根固本,傳之百世。雖時有盛衰,弱 者無所懼其亡;道有廢興,彊者不得資其弊。夫如是, 將使天下從風,穆然軌道,慶自一人,惠流萬國,安有 向時之患哉。

《東海縣鬱林觀東巖壁記》
唐·崔逸
编辑

紀曰:維大唐開元七年歲在己未,越正月庚寅朔時, 大人出為海州司馬,禮當巡屬縣問耆疾,周覽海甸 察聽,甿謠人無事矣。乃迥駕惕想眇矚雲山,尋紫翠 之所,登虯龍之道。蓋欲徵靈宅吉,洗我塵慮。巖巖直 上,窅窅旁邃。霧月與碧海同深,朝霞將赤城爭峻。代 有知而不能至者,至而不能賞者,賞而不能窮者,亟 聞我東海縣宰,河南元公光發幽躅起予泉石,締思 搆匠蠲潔形勝。遂披叢篁鑿崩壁,懸流歕水,藏宿雨 而時來臥石埋雲觸搖,風而不散。歷時花木紅紫,無 名入聽笙歌。宮商自合固可為真人之別館,元始之 離宮哉。夫登會稽探禹穴,慕古長,想復何奇乎。豈如 志在魏闕,心遊江海,兩忘出處雙遣是非,唯元公得 之矣。攀賞未極列壑生陰,促駕言旋攢峰,擁騎家君 顧而歎曰:爾知遊名山勒銘紀者,非思入上言道存 虛白,亦何能造次不違而為之吾少事。雲林長牽塵 跡,晚齡心事盡於巖間。小子誌之貽,夫來者其列座 同志次而鐫之。司馬男清河崔逸文,朝議郎行海州 司馬崔惟怦字踐直,朝議郎行東海縣令元曖字徽 明,丞閻朝賓主簿孫亨友,尉苟抱簡尉上官崇素司 兵竇晏。

《楚州建學碑記》
宋·祁
编辑

我太祖受命肖天明德,乃眷四方,是剔是攘始修太 學於京師。太宗真宗已同車文則幸,成均開露門集 中,祕書擁圖講道,喟而興學,雲章在天,萬物光明聲 陶教冶,鎔為豪俊。然猶州郡吏未能稱上意,興庠塾 之事也。逮上纘承焞燀先業,右文變風與三代侔。於是人人知帝,嚮儒而天下學宮畢修飾矣。噫,教化之 難也。閱四聖垂九十年事,鉅績遲不其然乎。楚州學 者,今轉運使七兵外郎,魏君之建也。景祐初年,君以 田曹來為州,甚宜其官。一日與其屬會孔子祠下,頓 厭陋荒不能為禮,簡無蘊編,生無見員。君愀不懌以 為天子育材,勸學如不及,今楚近郡身二千石。助朝 廷,美風俗為職,是不能興且得罪。因上言孔祠,壞缺 黌肆。未立願為如律令官為繕完書聞,有詔報可我 素既從。鳩工僝工乃謀新宮斥地而南築為壇堂。裁 審舊址,更作州序。攻位既成。墁GJfont畢興扉樹顯嚴廂 宇,華GJfont墀潔塗平房內異。宜絺扆敞中冶飾,睟容四 科十子,凜如侑坐緩玦,裨裳具有等威。然後複閣焉, 以櫃經次庫焉。以庋器堂有講位博士尸之舍,有燕 處弟子安之椸,簣篚几有史焉。是供氾埽糞,除有幹 焉。是隸橫廡為亭,邃然而清須齎者,以居庳北為池, GJfont如其漪待息焉。以游爨樵汲匽罔不備具考,宣七 十有八,楹地GJfont四十八,尋橫十有二。常南揭廟題西 署學,榜廟尊神學,便人也。先時君市取書三千卷以 實廚奏,割山陽淮陰,艿場三區立為學。田歲貲四 十餘萬帛,仰給諸費。簿所出入檄州從事掌焉。君既 去州或奪三區以界他用,逮杳弗還復七年,君持節 以來吏則大懼,乃悉取以歸于我君,亦移文鑴喻顯 為永制。由是學之陋闕益彌,文而就緒焉。君名廉字 介之,敏而文,在進士為聞人裕神勸學,實有德於楚。 故楚人願刻樂石以旌成勞。

《兩淮備禦疏略》
汪綱
编辑

淮地自昔號財賦淵藪,西有鐵冶,東富穭稻,足以自 給。淮右多山,淮左多水,足以自固。誠能合兩淮為一 家,兵財通融,聲勢合一,雖不假江、浙之力可也。祖宗 盛時,邊郡所儲足支十年;慶曆間,中山一鎮尚百八 十萬石。今宜上法先朝,令商旅入粟近塞,而算請錢 貨於京師。入粟拜爵,守之以信,則輸者必多,邊儲不 患不豐。州郡禁兵本非供役,乃就糧外郡耳,今不為 戰鬥用,乃使之供力役,緩急戍守,專倚大軍,指日待 更,不諳風土,豈若土兵生長邊地,墳墓室家,人自為 守耶。當精擇伉壯,廣其尺籍,悉隸御前軍額,分擘券 結以助州郡衣糧之供,又率如山陽武鋒軍制,則邊 面不必抽江上之戍,江上不必出禁衛之師。生養休 番,勞費俱息。

《淮陰侯廟記》
蘇軾
编辑

應龍之所以為神者,以其善變化而能屈伸也。夏則 天飛,效其靈也。冬則泥蟠,避其害也。當嬴氏刑慘網 密,流毒海內,銷鋒鏑誅。豪俊將軍乃辱身汙節,避世 用晦,志在鵲起豹,變食全楚之租。故受饋於漂母,抱 王霸之大略,蓄英雄之壯。圖志輕六合氣,蓋萬夫故 忍恥胯下洎乎。山鬼反璧天亡。秦族遇知己之英,主 陳不世之奇策崛起,蜀漢席捲關輔。戰必勝,攻必克。 掃強楚滅暴秦,平齊七十城,破趙二十萬,乞食受辱 惡足累大丈夫之功名哉。然使水行未殞,火流猶潛, 將軍則與草木同朽,麋鹿俱死,安能持太阿之柄。雲 飛龍驤,起徒步而取王侯。噫,自古英偉之士不遇機 會,委身草澤名湮滅而無稱者,可勝道哉。乃碑而銘 之曰:書軌新邦英雄,舊里海霧朝,翻山煙暮,起宅臨 舊楚廟,枕清淮枯松折柏,廢井荒臺,我停單車思人 望古,淮陰少年有目無睹,不知將軍用之如虎。

《論兩淮利害狀疏》
元·余闕
编辑

奉聖旨楊存中等採訪到淮南西路事宜,欲廢廬州 并管下四縣以附舒州,徙和州於東關,并改和州為 歷陽縣。而合肥、歷陽二縣并升軍額,仍各差兵將屯 戍。臣竊謂朝廷欲併省移易州縣之意。令侍從臺諫 看詳大要,不過有三。一,曰據形勢要害以禦寇。二,曰 酌道理遠近以便民。三,曰減官吏浮費以足用。今據 存中等所申,欲廢廬一郡四縣之地,以附益舒州,則 是舍形勢而就僻陋。如備禦,何欲舉廬一郡四縣之 民而供輸帥府,則是舍近便而趨險遠;如綏撫,何今 兩淮經兵火之後,城郭室廬焚燬,戶口牛畜散亡,見 雖招集,猶未復業,帥司欲行措置,茫若捕風,無所用 力。今遽移郡置堡,刱建官府,豈無騷動,謂之省費得 乎。即此三者無一可行,然參酌事宜,權衡輕重緩急 先後,當有次第。今所甚急莫若以戍兵為首,屯田次 之,修堡以控要害又次之。蓋州郡無兵則不可以為 守,百姓無兵則不敢安業。如廬之合肥,和之濡須,皆 昔人控扼孔道。魏明帝嘗云:先帝東置合肥,南守襄 陽,西固祁山。敵來輒破於三城之下,蓋地有所必爭 也。而孫權築濡須塢,魏累攻不克,守將如甘寧等常 能以寡制眾,蓋形勢之地,攻守不備。豈有昔人得之 可以成功,而今日有之反棄不問,非良策也。伏望朝 廷特於沿江量遣將校及兵一二萬人早為經畫,分 戍二州,使壘壁相望。足以沿淮一帶聲勢,以絕窺伺。 然後廣開屯田,使兵民雜耕,仍條築東西關之險,以 備固守。其餘就募弓箭手之屬,以次施行,無不可者,況開濡須巢湖之水,上接店埠,下抵江口,可通漕運, 則二州之戍兵與就食沿江初無少異,而舒卷之間 成效相遠,欲乞朝廷參酌施行。

《漂母祠記》
明·王暐
编辑

吾觀漂母飯信,一念根於天真,觸發無所為,而然信 乃曰:吾必重報母。此以狙儈之見量,漂母宜逄其怒 而正言以教之,而信死猶不寤顧歸,悔於不用蒯生, 言重為天下笑,何哉。嗟乎,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 乎。此言奚獨信所宜,從假令天下,後世之為人臣,為 人子,為人兄弟、夫婦、朋友者,皆知盡吾分之所當為, 而無望人之必吾報,則天下可以無事,而何但足以 保身。吾益信漂母之言為至教,淵然太上貴德之旨。 孰謂草澤之中,乃有不學而能如母者耶。惜其姓名 不傳,遂與圯上老人同一自祕,使人歎服於百世之 下,若鬼神然。或曰以德報德。夫子何以有是言,無德 不報,武公何為以自儆,曰此以自待云爾,非以望人。 是故信酬千金於漂母則是而鞅鞅,於漢則非也。淮 舊城闉故有祠,蓋知敬其人矣,而其言教由太史公 來,未有能闡之者,予僭發其義,鑴於石用質諸謁漂 母者。

《海州濬薔薇運河記》
仲選
编辑

海州,古東海郡,魚鹽之利通於天下。宋南渡困於兵 火。我朝奄有萬方為南畿,各州屬淮安府,厥土斥鹵 民從事魚鹽,歲率少登浸以罷敝。歷孝武朝當途者, 每軫憂之。嘉靖癸卯,侍御郭公文麓按其境,惻然特 聞於朝,用拯厥敝。越明年,陝中泉王子來知州事,至 則寬條約,省繁苛,杜侵漁,問疾苦,吏民賴之。是歲大 饑,巡撫大中丞克齋王公,巡按御史環峰賈公,惻然 民艱,加意撫卹,減兌軍銀四千餘兩,復遣府倅池嶼。 唐公齎公帑銀五千兩,公自賑給民賴以安。先是城 西有河,曰薔薇。源羽山帶漣水,且海潮相通,延千餘 里,鹽商舟楫往來必經。自成化間,水壅不疏者五十 餘年,商人困於陸輓,民亦無賴。先牧守常議疏瀹不 果。至是王子援,宋文正公守杭故事,假以濟民。懇於 侍御雲汀齊公實督理鹽政,專厥事嘉。迺謀檄府議 之太守澤山,姚公協謀,允同以贓罰銀二千兩,濬薔 薇河十餘里,以鹽商積引餘銀五千六百兩,濬河運 一千四百餘里,二守南滸。解公綜理,發州募民挑濬, 州佐嚴子許子分督,因以賑饑民。聞之牽臂荷鍤,日 數千人,歡呼赴事,不兩月而功成,潮汐如故,舟楫復 行,活者數千人,咸沾雲汀公之惠。王子遺書萬山,仲 子曰:古人有功德於民者,民誦之,史載之,傳之不朽。 雲汀公之活我海民,其德莫大焉。欲劖諸GJfont以誌海 民之思,子其圖之,選曰:不亦善乎。雲汀公之德之盛 也。今夫人之舉事或行之,非其時則勞或處之,非其 道則廢。苟時有道矣,而任之非其人,則枘鑿不投,眩 名失實,欲成其事,不可得也,矧責效濟民於饑饉之 間乎。余謂雲汀公薔薇之役有三善焉。因人之利而 利之,惠而不費,仁也。乘可為之時而為之,勞而不怨, 智也。又得同志之人奉公周旋,以成厥功,靖共爾位 好是懿德,忠也。君子之德莫大於是,宜乎海民之誦 之也。昔者公孫僑田有封洫廬,并有伍夫子謂之遺 愛。彼直鄭國之政,其視南畿猶什一也。《春秋》大書特 書不一而足,傳至於今不衰,以是知雲汀公之愛其 遺也,亦既多矣。《詩》曰:樂,只君子民之父母,雲汀公有 焉。又曰:夙夜匪懈以事一人,吾於諸公誦之。謹譔其 事以俟夫志《河渠傳》循良吏者。

《遷宿遷縣記》
邵元哲
编辑

淮郡所領州縣者十一,而在淮之南者二,在淮之北 者九。在淮之北者,歲苦河菑所從來久矣。其在於今 則所稱淮河為入海故道者,日就湮塞,以其故眾水 衝溢於淮之南,數為敗無穰,歲無寧宇,而況淮之北 之菑且十倍於昔乎。淮之北之州縣為清河、桃源、安 東、沭陽、海州、贛榆,邳州宿遷睢寧,而宿遷尤為淮郡 之界壤,直當黃河下衝。故其菑視他州縣為尤甚。予 自守淮以來,郡城數被水菑,菑民嗷嗷待命於予,予 蓋朝撫而夕奠之。其在淮之北者,雖遠隔眉睫之外, 然時GJfont民痌則何嘗一日不慨於中也。宿遷為洪濤 盪潏,民居半折而入於河,即縣治圯者過半。且駸駸 及政事堂後先議遷者凡十逾紀,予周覽於宿遷而 大有懼焉。亦以財用大詘,竟格議不得行,乃御史大 夫左司馬新建。吳公曰:夫宿遷在春秋為鍾,吾國而 置縣,自秦始固畿輔之地,而淮楚之上游也。其戶口 且十五萬,今不使亟遷之,有如洪水大至,吾不忍十 餘萬生靈盡委而棄之河流也。民間藉藉語得非天 之所以告守土乎。夫憚暫勞而失永逸,非長策也。惜 繁費而昧宏圖,非完計也。是故相時之貴,先謀事之 貴,必夫時不可以再失也,事不可以久待也。遂下府 動淮揚銀米各若干遷之,不復再議。尋具以聞報曰: 可。於是發帑金漕粟三千六百兩有奇,又益以贖鍰 二千百九十有奇,乃遷縣馬陵山椒焉。馬陵山距舊治三里,而近然其地則峨然GJfont起矣。城以土築而GJfont 其堞,計袤廣四里,城門三:東曰迎熙,西曰拱秀,南曰 望淮。其北據堪輿家言不可門第亭其上,曰覽勝,計 窩鋪八,東西水關二。地之西南其勢稍下,則業已甓 之。又其外增築護堤一道,縣治隨山勢高下而建之 大門,上建譙樓三楹。有儀門,有東西角門,有堂自大 門。至堂為五級,履者拾級而升,大門外為八字,牆為 影壁,門左申明亭,醫學;右旌善亭,陰陽學。總鋪街東 西二坊,曰撫綏,曰保障。儀門左置土地祠,右置寅賓 館。堂左為幕廳,東西房各八楹,東西房後置東西吏 舍各十楹。甬道上為戒石亭,為月臺;堂之後為知縣 公廨。自大門至後房亦以漸高四級,縣丞、主簿、典史 公廨各一所。預備倉九楹,在土地祠之左,犴禁二所, 在寅賓館之右,儒學則盡如舊制,遷縣治之東與縣 治同位向,而翬飛霞舉,稱雄麗焉。察院在儒學之東 山川壇,在望淮門外。社稷壇在覽勝亭北,養濟院在 縣治南望淮門外百五十武,為鍾吾驛迎,熙門外三 百武為馬廠,為演武廳。凡此皆原議所未及,悉者今 俱整然具焉。工肇於萬曆四年秋七月而是年冬十 月落成,儒學則肇工於五年春二月而夏四月落成。 縣既遷氓安故土,髦循舊習,衢吟巷歌,熙熙愉愉若 漢徙舊社於新豐,而犬羊雞鴨之競識其家也。是年 六月,沔水來,僅走城下,不得壞民居。父老子弟登陴 而眺曰:樂哉,我輩顧乃有今日也。予聞之,喜曰:夫遷 縣之役亦繁鉅甚矣。十逾紀而莫能舉,而一旦舉之, 桑陰不徙而大功立意者,天之有以愛憫斯黎欲全 活之耶。予觀卜遷者,纖鉅不同而貴得地形一也。夫 澗水東,瀍水西,非姬旦所卜乎。乃馬陵山者,實發脈 於兗州之泰嶽,蜿蜒綿聯八百餘里而止,於是山是 靈秀之所聚也,風氣之所會也。又黃河遶其前湖,水 環其左,諸峰森列,如衛如抱,如伏如拱,而今所遷縣 適據馬陵山之陽,真得地形之勝哉。自是民生安阜。 效輸納之義士,運興振弘光贊之勳,則斯縣為名區 沃壤,奠國家無疆之休,予蓋有厚幸焉。茲役也,左司 馬吳公主之於上而承事於下,則本府同知王君琰, 督其總縣丞張璠,主簿葉公明,典史王作分其界,訓 導劉算司其錢穀之出納,至於一切經畫調度,節縮 使諸工畢成而財不另議,則宿令喻子文偉其勞勩 也。予何能有裨於斯GJfont紀述其事,以昭示來茲云爾。

淮安府部藝文二编辑

《東海懸崖題詩》
隋·王謨
编辑

因巡來到此,矚海看波流。自茲一度往,何日更回眸。

《早發淮口盱眙》
唐·駱賓王
编辑

養蒙分四瀆,習坎奠三荊。徙帝留餘地,封王表舊城。 岸昏涵蜃氣,潮滿應雞聲。洲迥連沙靜,川虛積溜鳴。 一朝從捧檄,千里倦懸旌。背流桐柏遠,逗浦木蘭輕。 小山迷隱路,大塊切勞生。惟有真心在,獨映寒潭清。

《初宿淮口》
宋·之問
编辑

孤舟汴河水,去國情無已。晚泊投楚鄉,明月清淮裡。 汴河東瀉路窮茲,洛陽西顧日增悲。夜聞楚歌思欲 斷,況值淮南木落時。

《下相九日城北亭子》
張說
编辑

西楚茱萸節,淮南戲馬臺。寧知相水上,復有菊花杯。 亭帳憑高出,親朋自遠來。短歌將急景,同使興情催。

《沭陽古渡》
錢起
编辑

日落關津處,雲霞殘碧空。牧牛避舊燒,退鷁隨微風。 回首故鄉遠,臨流此路窮。翩翩青冥去,羨彼高飛鴻。

《經下邳圮橋懷張子房》
李白
编辑

子房未虎嘯,破產不為家。滄海得壯士,椎秦博浪沙。 報韓雖不成,天地皆震動。潛匿遊下邳,豈曰非智勇。 我來圮橋上,懷古欽英風。唯見碧流水,曾無黃石公。 歎息此人去,蕭條徐泗空。

《漂母岸》
崔輔國
编辑

泗水入淮處,南邊古岸存。秦時有漂母,於此飯王孫, 王孫初未遇,寄食何多論。後為淮陰侯,誓欲答母恩。 事跡遺在此,空傷千載魂。茫茫水中渚,上有一孤墩。 遙望不可到,蒼蒼煙樹昏。幾年崩塚色,每日落波痕。 古地多堙圯,時哉不敢言。向夕淚沾裳,遂宿蘆洲村。

《漂母墓》
劉長卿
编辑

昔賢懷一飯,茲事已千秋。古墓樵人識,前朝楚水流。 渚蘋行客薦,山木杜鵑愁。青草年年綠,王孫舊此遊。

《早過臨淮》
陶翰
编辑

夜來三渚風,晨過臨淮島。潮中海氣白,城上楚雲早。 鱗鱗漁浦帆,漭漭蘆州草。川路日浩蕩,惄焉心如擣。 且言任倚伏,何暇念枯槁。范子名屢移,蘧公志常保。古人去已久,此理今難道。

《淮陰行》
劉禹錫
编辑

今日轉船頭,金烏指西北。煙波與春草,千里同一色。

《宿淮陰水館》
張祜
编辑

積木自成陰,昏昏月映林。五更離浦棹,一夜隔淮砧。 漂母鄉非遠,王孫道豈沉。不當無健嫗,誰肯傚前心。

《夜渡淮》
閻丘曉
编辑

舟人自相報,落日下芳潭。夜火連河市,春風滿客帆。 水窮滄海畔,路盡小山南。且喜鄉園近,無言意未甘。

《憶山陽》
趙嘏
编辑

家在枚皋舊宅邊,竹軒晴與楚波連。芰荷香遶垂鞭 袖,楊柳風橫弄笛船。城礙十州煙島路,寺臨千頃夕 陽川。可憐時節堪歸去,花落猿啼又一年。

《宴花樓》
前人
编辑

門外煙橫載酒船,謝公攜客醉華筵。尋花偶坐將軍 樹,飲酒方重刺史天。幾曲艷歌春色裡,數行高鴈暮 雲邊。分明聽得輿人語,願及行春更一年。

《陳琳墓》
溫庭筠
编辑

曾於青史見遺文,今日飄零過古墳。詞客有靈應識 我,霸才無主始憐君。石麟埋沒藏秋草,銅雀荒涼對 暮雲。莫怪臨風倍惆悵,欲將書劍學從軍。

《櫻桃園》
陸龜蒙
编辑

佳人芳樹雜春谿,花外煙蒙月漸低。幾度艷歌清欲 轉,流鶯驚起不成棲。

《登章華臺》
李群玉
编辑

楚子故宮地,蒼然雲水秋。我來覽後事,落景空生愁。 霸業沒荊棘,雄圖成古丘。沈吟問鼎語,但見東波流。 征鴻引鄉心,一去何悠悠。晴湖碧雲晚,暝色空高樓。 迢遞超遠嶠,微茫入孤舟。空路不堪望,西風白浪稠。

《濟黃河應教》
前人
编辑

大蕃連帝室,驂駕奉皇猷。未明驅羽騎,凌晨方畫舟。 津城渡維錦,岸柳夾緹油。鐘聲颺別島,旗影照蒼流。 蚤光生蒯劍,朝風起節樓。滔滔細波動,裔裔輕舷浮。 迴棹避近磧,放舳下前洲。全疑上天漢,不異謁蓬丘。 望知雲氣合,聽識水聲秋。從君何等樂,喜共神仙遊。

《夜泊淮陰》
項斯
编辑

夜入楚家煙,煙中人未眠。望來淮岸盡,坐到酒樓前。 燈影半臨水,箏聲多在船。乘流向東去,別此易經年。

《和蔡景繁石室詩》
宋·蘇軾
编辑

芙蓉仙人舊遊處,蒼藤翠柏初無路。戲將桃核裹黃 泥,石間散擲如風雨。坐令空山出錦繡,倚山照海花 無數。花間石室可容車,流蘇寶蓋窺靈宇。何年霹靂 起神物,玉棺飛出王喬墓。當時醉臥動千日,至今石 縫遺糟醑。仙人一去五十年,花老廬空誰作主。手植 數松今偃蓋,蒼髯白甲低鎖戶。我今取酒酬先生,後 車仍載胡琴女。一聲冰鐵散巖谷,海為瀾翻松為舞。 邇來心賞復何人,持節中郎醉無伍。獨臨斷岸撫出 日,紅波碧巘相吞吐。徑尋我語覓余聲,拉杖彭鏗叩 銅鼓。長篇小字遠相寄,一唱三嘆神悽楚。江風海雨 入牙頰,似聽石室胡琴語。我今老病不出門,海山巖 洞知何許。門外桃花自開落,床頭酒甕生塵土。前年 開閣放柳枝,今年洗心參佛祖。夢中舊事時一笑,坐 覺俯仰成今古。願君不用刻此詩,東海桑田真旦暮。

《邳州》
元·陳孚
编辑

沂水碧潺潺,汀沙白鳥閒。林邊郯子國,煙際嶧陽山。 茆屋秋先到,荒城夜不關。烹魚呼濁酒,一笑夕陽間。

《望嶧山》
鮮于樞
编辑

東方巨鎮宗岱宗,群山列侍臣妾同。西南崛起一萬 仞,卻立不屈如爭雄。何年天星下天宮,墜地化作青 芙蓉。外如刻削中空同,閬風元圃遙相通。我昔東遊 訪青童,群仙招我遊中峰。悔不絕粒巢雲松,失身誤 落塵網中。如今可望不可到,艤舟空羨冥飛鴻。神仙 可學事亦晚,安用屑屑悲秋蓬。吾聞嶧陽有孤桐,鳳 凰鳴處朝陽紅。安得斲為寶琴獻天子,為民解慍歌 南風。

《黃河水》
明·高啟
编辑

黃河水西來,一折一千里。四折東流歸渤海,渾濤闊 浪深無底。舊傳一清三千年,聖人乃出天下安。河水 之清一何少,吁嗟至治何由還。我願河水年年清,聖 人在上聖復生。千齡萬代常太平。

《白洋河》
鄒緝
编辑

白洋河下春水碧,白洋河上多估客。東風二月柳條 新,卻念行人千里隔。岸上居人纔數家,茆茨深處見 桃花。少婦河邊汲新水,老翁門外看雛鴉。桑田禾青 麥苗綠,牛羊散落村虛牧。行客年年任往來,居人自 在洋河曲。

《淮陰驛》
陳璉
编辑

晚泊淮陰驛,瀼瀼白露零。連城聞夜柝,隔岸見秋星。 月落林光黑,風來水氣腥。追思舊遊地,當日有三亭。

《偷樂園》
陳文燭
编辑

故人此良晤,稚子共山殽。雨後驚魚躍,風來樂鸛巢。花容浮檻砌,春色滿林梢。更憶耆英會,天涯向繫匏。

《紫陽橋觀》
曾鼐
编辑

咫尺城南地,溪頭號紫陽。石橋橫遠水,仙觀倚層岡 綠野農田沃,紅塵客路長。花村人載酒,此去課農桑。

《招德曉鐘》
徐可達
编辑

五夜疏鐘動,驚聞出上方。聲飄雲外溼,響振月中長。 玉磬敲初轉,天花散更香。坐來還待旦,塵世永相忘。

《陳村晚渡》
前人
编辑

薄景臨村渡,疏林葉亂飄。歸人喧語急,落日澹煙消。 水闊新添尺,風生時起潮。高低迷眼望,前路遶陳橋。

《天妃宮》
許鎔
编辑

尋幽乘暇日,梵宇接仙宮。丹井千年鶴,瑤臺萬樹風。 水雲浮積翠,樓閣鎖長虹。群鴈過臨處,斜暉掩映中。 高歌翻白雪,逸思入鴻濛。倚檻觀垂釣,塵心頓欲空。

《再遊秦山》
匡翼之
编辑

吾生直欲訪丹丘,不憚乘桴續舊遊。古徑竹深難見 日,水鄉殿晚易生秋。昔逢樵子還青眼,前度仙郎已 白頭。正喜煙波開四面,好於西北望龍樓。

《仙坵》
田荊
编辑

從來古事說仙坵,訪盡田家數白頭。世系不知唐漢 宋,爵名未審帝王侯。功勞已向村頭滅,形跡空餘塚 畔留。幾度寒鴉棲古木,一番風雨一番愁。

《遊紫霄宮》
金·銑
编辑

東望仙源思不窮,乘涼訪舊紫霄宮。一庭寂寂無人 到,三洞茫茫有路通。風裊茶煙籠竹外,鳥銜花瓣出 雲中。主人奏罷鸞笙後,笑向金丹九轉功。

《舉遠樓》
張翀
编辑

歲暮淮南客未回,那堪惆悵此登臺。萬艘帆影迷江 樹,千里河流沒草萊。落日洲前聞鴈叫,西風江上擁 潮來。中原一望無窮思,憂國空慚廊廟才。

《三槐臺》
許令典
编辑

誰架高臺眺望平,三槐無樹只空名。藩籬不限千家 月,睥睨遙臨百雉城。行踏莓苔惟鳥跡,坐籌錢榖念 民生。移壺且欲持螯酌,恐負重陽一日晴。

《詠銅柱》
前人
编辑

雙立金莖歲月多,標雲插漢自嵯峨。即非承露擎仙 掌,豈是分茅繼伏波。日暇盤桓聊寄興,酒闌徙倚亦 高歌。昔人應為馮夷鎮,永奠坤靈控大河。

《淮浦大觀樓》
方尚祖
编辑

鰲簪擎出此巍樓,萬里平蕪一望收。爽籟每從雲外 入,明霞時傍日邊浮。窗虛雨霽山如黛,幔卷風清月 欲鉤。恰喜自公多得暇,頻將GJfont嘯傲滄洲。

《清風頂》
張衣
编辑

梯步清風絕頂中,乾坤好景萃天東。雲收虯嶺山光 秀,日漾鯨波海氣融。縱目神洲襟度闊,回頭梵宇劫 塵空。共誇靈境標鰲背,不說巫山十二峰。

《題雲臺山水簾洞》
朱世臣
编辑

半壁飛泉今古流,水晶宮闕景悠悠。仙機點斷人間 巧,織就珠簾不用鉤。

《缽池山》
張大程
编辑

王子求仙入此山,九華煉就謝人間。吹笙七月歸何 許,跨鶴千年竟未還。緱嶺閒雲空渺渺,缽池流水自 潺潺。共言丹GJfont多遺餌,可與頹齡復駐顏。

《金牛岡》
前人
编辑

曾騎紫氣度西荒,餌得丹沙金穴藏。草長幾經湖水 碧,禾登一任壟雲黃。鑄成大宛擬天馬,叱起初平類 石羊。縱使五丁開蜀道,眠看煙月掛崇岡。

《宿遷》
陳蒙
编辑

古邑臨河水,昏鴉噪縣門。四方爭集市,三戶自成村。 禾黍秋風隴,牛羊落日原。客愁千萬種,辛苦向誰論。

《淮陰雜興二首》
陳基
编辑

千里相逢淮海濱,一枝誰寄嶺梅春。老來易感山陽 笛,年少休輕跨下人。失侶鴈如秦逐客,畏寒花似楚 遺民。每過百戰瘡痍地,立馬西風為損神。

落木蕭蕭鴈度河,西風嫋嫋水增波。甘羅營裡秋聲 急,韓信城頭月色多。淮市有魚聊可食,楚山無桂不 須歌。古今無限關心事,付與當年春夢婆。

《淮安城樓》
GJfont
编辑

屈注清流作帶圍,高頭三面擁澄暉。蛟龍臥處煙光 重,天水分時岸影微。梁帝人民魚鱉是,淮王雞犬井 廬非。憑欄喚得南飛鴈,來處於今伴客歸。

《邳州》
陳秀民
编辑

青州一髮見邳州,落日雲迷故國愁。父老空傳黃石 在,仙人已伴赤松遊。乾坤不信無清氣,河水胡為尚 濁流。野樹昏鴉棲未定,數聲哀角起高樓。

《泊淮上》
金·鑾
编辑

愁輕游冶興,老重別離情。野戍寒更盡,河橋春水生。 斷雲疏鴈影,殘月亂雞聲。明發應千里,蕭蕭過楚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