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88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八百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百八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八百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八百八十四卷目錄

 建昌府部藝文一

  新城院記         宋李覯

  南豐學舍自記        曾鞏

  仙都觀三門記        前人

  遊紫霄觀記        張自明

  李參政平寇碑       元劉壎

  恆山精舍記        明宋濂

  金井山居記        何喬新

  四明閣記          徐芳

  賞花詩序          左贊

  雲蓋山記         王維夔

 建昌府部藝文二

  遊豫章西觀洪崖井     宋謝莊

  建昌渡暝吟        唐韋莊

  麻姑行          宋曾鞏

  送南城鄭邑侯之任     明羅GJfont

  麻姑山           曾嶼

  登麻姑山         謝士元

 建昌府部紀事

 建昌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八百八十四卷

建昌府部藝文一编辑

《新城院記》
宋·李覯
编辑

出旴江門,陸行數十里,無善邸舍足容食息,求之僧 家,唯章山其廣則新城院矣。前此予歸自信成秋大 熱,夜發金谿,日昃不到,從者請息,肩得茲院以宿。下 馬據床,汲井泉飲且盥。清風在竹,不待呼名。紅塵在 路,不敢隨入。坐未定,意巳順。適仰而視其梁,則毛姓 繢名者作焉。有頃而繢至,其禮甚卑,立於堂下,若吏 民見官長之狀。予既辭,因揖而進之,與之語蓋古力 田敦樸之流及院之本末。則對曰:殿興於開寶中。則 繢之王父母嘗有勞焉。堂鐘樓廊門成於景祐康定 間,繢與婦徐實同力焉。予嘆曰:民財有餘不以備,鬥 訟買直於圄犴,而能奉佛法徼福於杳冥。斯世俗猶 以為難矣。況於卑己尊賢,此道甚大,誰其知之。凡人 衣食足者,或聞馬蹄聲在百步外,閉門惟恐不及。今 吾亦布衣,姑弛擔於此,且無一介與爾相聞,爾何取 於我而拳拳若是乎。吾無乃先謹名節而未始得罪 於鄉黨乎。抑爾之聞見有異於眾人乎。既嘆而去。五 六年矣,而不忘於心。近者予有喪,繢使其子來賻辭, 益遜意益勤顧。無以答,遂錄嚮所言者贈之,俾刻石 為新城院記。

《南豐學舍自記》
曾鞏
编辑

予幼則從先生受書。然是時,方樂與家人童子嬉戲, 上下未知好也。十六七時,闚六經之言與古今文章。 有過人者知好之,則於是銳意欲與之並。而是時,家 事亦滋出。自斯以來,西北則行陳蔡譙苦,與雎汴淮 泗出於京師。東方則絕江舟潛河之渠,踰五湖并封 禺會稽之山,出於東海上。南方則載大江臨夏口,而 望洞庭轉彭蠡,上庾嶺繇真陽之隴至南海上。此予 之所以涉世而奔走也。蛟魚洶湧,湍石之川,巔崖莽 林,貙虎之聚。與夫雨暘寒燠,風波霧毒,不測之危,此 予之所單遊遠寓而冒犯以勤也。衣食藥物,廬舍器 用,箕筥碎細之間,此予之所經營以養也。天傾地壞, 殊州獨哭數千里之遠,抱喪而南,積時之勞乃畢大 事,此予之所以遘禍而憂艱也。太夫人所志與夫弟 婚妺嫁,四時之祠與夫屬人外親之間,王事之輸,此 予之所皇皇而不足也。予於是力疲意耗而又多疾, 言之所序蓋其一二之觕也。得其間時,挾書以學之, 夫為身治人世用之。損益考觀講解有不能至者,故 不得專力盡思,琢琱文章,以載私心難見之情而追 古今之作者為並以足,予之所好慕此。予之所以自 視而嗟也,今天子至和之初,予之侵擾多事故益甚。 予之力無以為,乃休於家而即其旁之草舍以學。或 疾其卑,或議其隘者,予顧而笑曰:是予之宜也。予之 勞心困形以役於事者,有以為之矣。予之卑巷窮廬 GJfont衣礱飯,GJfont莧之羹隱約而安者,固予之所以遂其 志而有待也。予之疾則有之,可以進於道者學之。有 不至,至於文章平生之所好慕,為之有不暇也。若夫 土堅木好,高大之觀,固世之聰明豪傑挾長而有力 者所得為若。予之拙豈能易而至彼哉。遂歷道其少 長出處與夫好慕之心,以為學舍記。

《仙都觀三門記》
前人
编辑

門之作取備豫而已,然天子、諸侯、大夫各有制度加於度,則譏之見於易、禮記、春秋,其旁三門,門三塗,惟 王城則然。老子之教行天下,其宮視天子或過焉,其 門亦三之其備豫之意,蓋本於易其加於度,則知禮 者所不能損,知春秋者所太息而已。甚矣,其法之蕃 昌也。建昌軍、南城縣、麻姑山、僊都觀,世傳麻姑於此 仙去,故立祠在焉。距城六七里,由絕頂而上,至其處, 其地反平寬衍沃,可宮可田,其獲之多與他壤倍。水 旱所不能災。予嘗視而嘆曰:豈天遺此以安且食其 眾,使世之衎衎施施趨之者不已歟。不然,安有是耶。 則其法之蕃昌人力固如之何哉。其田入既饒則其 宮從而侈也。宜矣。慶曆六年,觀主道士凌齊GJfont相其 宮無不修,而門獨庳,曰:是不足以稱吾法與吾力。遂 大之,既成,託予記。予與齊GJfont里人也,不能辭。噫為里 人而與之記,人之情也。以易、禮、春秋之義而告之天 下之公也。不以人之情易天下之公。齊GJfont之取予文 豈不得所欲也。夫豈以予言為厲己也夫。

《遊紫霄觀記》
張自明
编辑

南豐縣西南八十里,有紫霄觀。相傳仙者壺公於此 得道。壺公者,後漢費長房師事之者也。宋嘉定五年 冬十月戊寅,旴江張自明始與季弟自本來遊紫霄。 所謂三巖者,蓋下巖、中巖皆乾戶,而上巖兌戶也。下 巖在山半,屋三分一在巖中。屋頭石壁峻立,有竇橫 袤尋丈許,中有仙床、丹匣及蛻骨。或者壺公之遺耶。 未可知也。觀傍老松一株,大三抱,夭矯騰上如蒼龍, 挐雲恐漢時物矣。從旁得路迤邐上數百武,為中巖。 橫袤不十尋然。益怪奇清邃,疑壺公得道處也。又從 旁得路數百武,為上巖,則山之巔矣。山益高,勢益峻, 不可得。棲止及山之巔肆。遠望焉,則軍峰插,天如玉 筍出其右。旴江瀉漢如玉繩維其左,金嶂鷹石朋從 友列,如屏GJfont遮其前,而其後則山驅羊而隨之水束 帶而歸之。無數也。大抵茲山如麒麟、獅象、豸身昂頭 橫踞霄漢,不可迫視。四圍群山近環之,如禽伏獸拱, 不可枚數。山皆蒼石青GJfont,如削如鑄,不可形狀。小溪 貫注其中,如蛇纏練繞,首不知來,尾不知去,愬遊二 三里許。兩岸皆峭壁巖竇峙列。上頭青露天一線,下 皆微潭百丈。巖上仙棺棋局歷歷可辨數然。四壁峻 絕,梯磴綆梁,無所于施,人跡不可登到。大江以南一 勝處也。觀始名妙仙,不知自何時中稍陵夷。國初,里 有義門,瞿氏子弟於巖下作茅齋讀書。大中祥符七 年夏五月,道士王士良始得郡符來居之。治平元年 夏五月,更錫今名。余來徘徊三日不能去,為之三嘆 曰:茲山鍾靈炳異,蓄偉耀奇寔。為大江以南一勝處。 而不在乎通都,不立乎通衢。故自有宇宙便有此山, 鮮有知之者。知之者壺公一人而已。然而壺公者,長 往不來之人,其事芒芴怪誕,人未必因以為重。後壺 公千有餘年,而余乃知之。余復無毫毛聲光氣力茲 不足增重於山,無益損而山,亦何心乎。此固天之生 物高下、全偏、劣優、美惡各有差等。人惟不知之,知而 區以別焉,天之意也。士受中而好修,誠不靳人知,亦 惟恐人知。苟知之,必重之,士無與焉,何莫不類夫山 也哉。道士吳源清聞余言而嘆曰:盍書之以驗後之 來遊者。遂書之源清,字善淵,精持戒律讀書,好吟詩, 觀久弗葺,吳盡葺之。是歲,長至後二日甲子,迪功郎 前江陵府司戶參軍旴江張自明記。

《李參政平寇碑》
元·劉壎
编辑

大元運神武以制六台,任仁賢以福諸道,江南既平, 閱十有七載,南北一家,煙火萬里,海澄嶽靜,風恬日 熙。彼有負險阻,萃淵藪嘯呼萑苻,或一二見不旋踵 而以平,瞬息以寧。繇皇威丕暢,遐邇率服。厥亦惟蕃 宣得人,綏靖有方,式克至於今日休。至元二十有五 年,禽寇鍾明亮起,臨汀擁眾十萬,聲搖數郡,以閩廣 交病焉。猱捷豕突,草萎木枯,血肉填溪谷,子女充巢 穴。有旨進討輒偽降,以款我師。明年,丘元起廣昌,與 明亮犄角瀰漫浸淫,遂及我豐,豐民素弗二顧,力不 克,拒有被脅而從焉者,勢張甚。又明年春,賊大至,陳 河田、陳九陂又陳小萊鋒交,焰熾勢甚,張遂犯州之 南門,實瞰江賊乘橋攻門。是時,諸軍甫集出營,黃原 城戍單弱,藩垣蕩夷,事且急,乃斷橋以拒之。守兵飛 矢露刃,市民擲瓦投石,適雨暴江漲,賊阻深引退。既 退,勢猶張。焚戮村落無虛日,州惟閉關自保。雲沉雨 凄,官民惴危,老GJfont悲戚,救我者誰。一日陰霾劃開,天 宇澄霽,則參政李公來號令新和氣回,軍聲壯,風采 肅。乃啟城關,乃發倉粟,乃寬刑辟,乃緩商征政。有便 民者罔弗舉。民始有生意,賊亦望風鳥驚獸散。於是 責官吏以招徠,分師旅以討捕。悔過宥之,負固誅之。 州境畢清,則率諸將搗丘元之巢,殲其渠,離其黨綏, 輯其流亡。振旅還,州人香旗歡迎,感極且泣曰:生我 者父母,全我者參政也。自丘元敗而明亮孤,不數月 賊悉平。嗚呼,公之功偉矣。端人也,其仁如春,其情如 冰,其誅賞公平如權衡。其在軍中手不釋卷,雖羽檄 紛馳,猶崇學校修祭禮。非其本領正識慮明曷克若。是昔,公先太師武愍公來救旴,旴民嘗刻碑府門。今 豐之危視旴彌甚,而公之德視武愍有光焉。是宜碑 顧,碑亦未足彰公之德也。陵石遷易,此德不磨日月 晦冥,此德不掩,肉腐而骨,骨朽而土,此德不忘屹兩 碑其相輝垂千載而有永。姑借是以寄邦人之思。公 名世安號龍川,家世河西,徙居燕為、江西等處,行中 書省參知政事有年矣。勳名著聞新膺特旨,因任云。

《恆山精舍記》
宋·濂
编辑

精舍建於旴江,恆山則在中山之陽曲。地之相去若 是甚遠也,而名之恆山者,何示不忘其先也。蓋伯昭 之先家於陽曲,其八世祖尚書丞相公由進士起家, GJfont歷臺省。致和中,蔡京方居宰府,有徐禋者增廣鼓 鑄之說,以媚京,公劾止之。既而京引方士以惑上,公 復上疏,并奏京欺君僭上,蠹國害民,數事直詞,正氣 震動一時。公諱安中,字履道,世所稱初寮先生者也。 公之子辟章出守泉州,亦以政事聞泉州之子秬。往 來旴江,樂其水土之衍沃,遂家焉。至伯昭已更六世 矣。伯昭締室麻姑山之下,東西之廣僅充三筵,檻礎 鞏密戶牖靚明。伯昭飲水著書其中,以樂先王之道。 間嘗出戶而望見林巒之蒼潤,煙霞之卷舒,晴容雨 態之變移,輒北面泫然流涕曰:嗚呼,是山信美矣。吾 其敢忘於恆山乎。恆山不可忘,則夫寤寐於先德者。 或者庶幾其有合乎。於是名其精舍,曰:恆山所以志 也。濂竊聞之昔者晉陽穆公自江右遷於疏屬之南, 汾水之曲,愓然有感於其中。家廟坐必東向曰:未忘 先子之國也。穆公者,王虯也。著政大論八首以言帝 王之道,曾孫通因按之以續經。其人亦賢矣。今伯昭 與虯皆王氏矣。汾水陽曲又皆冀州之境,安知其初 不出於一GJfont乎。穆公之所感,伯昭之所志,其道固宜 相同也。其所異者,穆公則自南而北遷,伯昭之先則 自北而南來爾。然此不必較也。古之人不忘其先者, 不齊其跡而追其德,使伯昭能振先德而弗使之墜, 則雖遷旴江而無殊於恆山,苟舍此而不圖則雖世 處乎恆山,日遊乎陽曲,亦奚翅。久居於遐荒而忘其 祖也。乎伯昭學贍而文雄,試藝鄉闈嘗占前列。及其 再貢又冠,多士文光炳然。起於東南,如長虹貫天,無 遠弗睹,大江之西未有能或之先。而其為人俊偉磊 落,又有燕趙奇男子之風。異時立朝勁氣直詞,必將 無媿先人。伯昭雖不鰓鰓於恆山濂,亦知其承家學 矣。然而記有之樂其所自生禮,不忘其本,伯昭蓋深 達夫禮樂之源者,其能不致謹於斯乎。伯昭能致謹 於斯,是則所以為伯昭者也。是為說。

《金井山居記》
何喬新
编辑

廣昌西南九十里有地曰金井。承仕郎黃君愈敬之 別墅也。愈敬謂予曰:自吾祖吾父以及吾身,家銀溪 之上三世矣。銀溪距縣治四十里,然居民稠密,市肆 浩穰。吾病其未能遠煩囂,而極山水之樂也。故擇其 幽遐深邃者居之,得金井焉。金井多佳山水,若牙梳 障,若飛來峰,巔崖秀壑,虎兕蹲而鸞鶴翥者,皆環拱 於吾居。而仙人井、七星潭含煙雲而出風雨者,近在 東阡西陌,可遊也。吾甚愛之,故築室於茲。前為堂,後 為寢,旁為燕休之室。墾田以種稻,歲時衣食仰給焉。 鑿池以養魚賓祭。於是乎,取之度地以為圃,雜蒔花 卉果蔬,可以娛耳目而養口體。吾將老焉,尚寶丞程 公嘗題吾室曰金井山居。子幸為吾記之,又曰:吾觀 今之所謂巨室者,營營焉。務厚積以充其欲,以遺其 子孫,良田美莊,百計求之,象犀、珠玉、珍麗之物,巧取 豪奪。惟恐其不得也。然不旋踵而歸於他姓者,有之 吾心愴焉。故凡世之可欲者。泊然其間,所未能忘情 者山水之樂耳。為此所以成吾樂也。山水之樂非良 田、美莊、象犀、珠玉、珍麗之物可比。庶幾可以終吾身、 遺吾子孫而豪有力者,亦將不吾奪也。予嘆曰:愈敬 之賢加人數等矣。知煩囂之可厭而遠身於閒曠之 野,知貨財之不可守而娛情於山水之觀,可不謂賢 乎。傳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觀其所樂,可以知其德 矣。知以燭之仁以體之黃氏之慶澤,蓋未有涯也。異 時過其居者,見其喬木,蔚然秀色,在戶曰:斯賢者之 居也。將有徘徊瞻仰而興嘆者矣。

《四明閣記》
徐芳
编辑

予居平,嗜明惡闇,稍當卑僿即神沮氣結,倦悶不可 勝。故凡所栖息必極峻豁之地。乃適辛卯還山中環 堵就荒踠足靡所,乃因傍舍之隙趾。倚土續木增為 斗室,架小樓其上,顏曰:四明閣。暇日,與客啜茗登之。 客見其疏櫺洞啟四眺,廓然笑曰:此真可謂四明也 矣。予曰:然近之然非吾所謂明也。夫明必於晝則逮, 夜而晦亦及之矣,非真明也。吾所謂明者,朝曦初吐 其氣熊熊,吾豁牖以迎之,夕陽在山半規欲墮,而前 峰素月又穿檐照我几間矣。其或哉生旁死韜蝕有 時,而列曜離離冒我楹桷,即未必引腕可摘而幽光 下屬,炯乎不夜也。夫天下之至明,未有過於日月者 也。今日之所窮月以繼之,月之所窮星又以繼之。而吾之明乃真孤引無或息矣。客曰:若子言三矣,何以 曰四。予曰:六一居士不云乎。以予一嗜明之,人居於 其間,非四明耶。客曰:然是閣方廣不及十笏,几席之 外僅容一榻,小架攤書可數百卷,壁間供大士像,罏 香GJfont水略一點綴,閣前一峰奇聳如貴人袍,笏立不 可狎,對旁列遠山數疊,村落數百家。蒼痕黛影,漁火 炊煙,窗靄百變。閣之左右,俯瞰重砌,叢篁密罩,古翠 時滴,老棘蔓引作軟蕊白花,緣砌上下,砌外深松瀰 漫竟一二里。春時金粟一色,輕風微漾,撲眼皆是。香 露閣後松益深,杳山禽野鹿盤繞挂弄。憑闌逼視,皆 不甚畏。至於霜之晨、雪之夕,寒光素影,涵澹澄浸,於 閣之明益有助焉。而山中所有毫髮不改,以其中無 柔艷脆枝與時榮落者也。予疏放已久,人不甚以俗 事相責。山空徑僻,剝啄不到時,於此中徙倚傲岸,有 所感,觸以詩歌雜文寄之。或時就架抽書一卷,隨意 攬涉,不必竟冊。稍覺煩苦即掩窗靜息,趺坐數刻,或 就榻欹枕瞌然而臥,臥足還起。兀兀如是,不知昏旦 何遷,寒燠何易也。人生不過數十年,而枯菀炎寂其 大者已自可見。此疣贅之身既不能下從三閭,又未 能遠追五嶽,尚可於容膝之外,更有所營,以益之耶。 夫亭臺池舫,花石之娛,吾非不樂之也。然力不能致 星雲日月,山川草樹。天地所有,吾皆因之,亦未見不 足也。年來慘悴成疾兩,目益昏眩,白晝所睹皆若煙 霧。是閣雖澹朴無所喜,然入幽出曠,與予性適有合 焉。於以休閒送老,亦各有取也。因為之記,使後世知 予所以有此閣與閣所以名者。

《賞花詩序》
左贊
编辑

旴江赤面石一名紅屏。舊志目為郡之印。山上有三 仙祠,靈響特著,又名靈寶山。成化乙酉夏五月既朢, 予以內艱服闋將之京。從兄時良曰:赤石之約久矣, 盍乘間一遊乎。凌晨蓐食出儀鳳門,西行可五里,折 東北又三四里,始至山麓。石磴絕險,攀緣維艱,憩祠 宇下,猶足顫心悸良久。憑欄俯瞰,石壁斗絕,惟東北 坳弱篠動搖可愛。從兄曰:若花卉點綴尤佳。予乃效 石延年,命從者泥裹桃核數枚擲下。然亦未必其果 發花否。歲壬辰冬,予謁告展先墓,山中道士彭志寬 來白:向所投核頃,歲花發盈砌,花時須往一觀。會修 撰張啟昭亦以省親還,遂同諾之。明年春二月二十 日,閻守信甯泰亨偕道士期次日登山。從兄聞之亦 欣然欲往。以山前路險,山後差平,先戒子憲婿鄭參 及予婿鄧昇候石崇觀。是日,天氣和暢,予與從兄、修 撰各乘肩輿出西郭,華表峰訪饒民厚遙,見白衣二 人隱見石磴間,意必守信、泰亨也。至觀,憲輩來迎。時 彥參議亦先在焉觀之住持肅客坐堂上飲茶,畢乃 導由觀北,折而東路,果稍平約二里至赤石。守信具 饌甚腆,更酬交酢,劇談大笑,巖谷皆應。而山坳桃花 正開,二株特盛,從兄乃析昔人詩山桃發紅萼一句。 為韻能詩者各摘一言賦之,不拘選律。夕陽將薄西 山,循左山徒步下丘坊,且吟且行。從兄時年六十有 二,行甚速,後生顧不能及。眾曰:此翁良矍鑠。至平地, 或騎或乘入城而鳥銜,暝色歸林矣。翌日,詩成凡若 干首,從兄及同遊者以予與修撰,俱非久處鄉井者, 而重遊未有定期,宜紀。歲月各藏一通以俟。異時續 遊云。

《雲蓋山記》
王維夔
编辑

南城一邑徑圍甫百十里,而藩邸郡署以逮。士民廛 舍棋置不下數千,故推江右上游秀美萃焉。其先以 文章理學科第名,世代不乏人邇。乃落若晨星奇變 疊出,至勤有司當道之箸畫,輒愕不自辨形家者僉。 謂雲蓋祖龍之受傷實甚。余時正治邑,徬徨於諮諏 善道間。吳李諸孝廉首疏其狀,以請且挾郡大夫之 善堪輿者俱。余聞而韙之,立飭輿馬檄里老以從。至 則環按其所。孔竇百數,如穴如,深窈不可測。廉其 旁近,言伐山鑿石日以百輩。雖間嘗吐紅嵐白GJfont,觸 者無不僵暈。竟不以卻吁嗟一灰礦耳。匪五金冶鑄 有裨經用,而又通城百萬所托根焉。且微若脈,細若 氣,精衛百益而弗得而堪,此旦旦之伐也耶。聞之山 崔巍以嵯峨,人磊落而英多,靈傑相待不虛久矣。人 身一扼其吭四大,都廢通體即以不靈曾蜂鶴腰膝 之奇渺,百孔耗泄,靈祕杳然,欲盡而猶望盛美不衰。 得乎,亟下令禁之僅得少輟無何。余以入覲題留而 諸孝廉,亦各公車北上,禁益弛變,故益繁鄉紳之望 形者憂益廑矣。維時侍御陳公本偕諸紳士並申,其 請前道洗公憲祖尚守郡暨臺檄交下詰責。而土人 王宇、吳章之侵竊媒利者,罪狀始益著。其紛攘窺覬 猶耽耽未忘也。繕部鄭公之文遂倡公贖。侍御毅然 代贖以公之吁嗟,義哉。余頃奉璽書備兵再蒞茲土, 首諮地方要害,則聞禁復嚴穴竇復窒,而雲蓋之靈 秀當亦復萃。因喜而嘆曰:余曩所可孝廉之請者,至 今日始竣。於以卜英傑之雲蒸雷奮,與先達之競爽 嗣徽者,必不遠也。吳孝廉更以請曰:法久則疏,情久則玩。可無數字斧鉞以誡悚之,匪但聲靈彈壓,足為 經久將威德之在人心者千載若新耳。余多其慮之 遠,亦曰:令異日者睹此片石而見侍御,公暨諸名紳 嘉惠地方如此,其拳切繼起者當無忘嗣述也。爰據 始末而並識之時。崇禎辛未仲秋立。

建昌府部藝文二编辑

《遊豫章西觀洪崖井》
宋·謝莊
编辑

幽願平生積,野好歲月彌。捨簪神區外,整褐靈鄉陲。 林遠炎天隔,山深白日虧。游陰騰鵠嶺,飛清起鳳池。 隱曖松霞被,容與澗煙移。將遂丘中性,結駕終在斯。

《建昌渡暝吟》
唐·韋莊
编辑

月照臨官渡,鄉情獨浩然。鳥栖彭蠡樹,月上建昌船。 市散漁翁醉,樓深賈客眠。隔江何處笛,吹斷綠楊煙。

《麻姑行》
宋·曾鞏
编辑

軍南古原行數里,忽見峻嶺橫千尋,誰開一徑破蒼 翠,對植松柏何森森。危根自迸古GJfont出,老色不畏莓 苔侵。修竹整整儼朝士,下蔭石齒明如金。遂登半嶺 望城郭,但見積靄縈江潯。岡陵稍轉露樓閣,沙莽忽 盡橫園林。秋光已過花草歇,寒氣況乘岩谷深。我馳 輕輿豈知倦,倏忽遂覺窮嶔崟。龍門誰來此中鑿,玉 簡不記何年沈。泉聲可聽真眾籟,泉意欲寫無瑤琴。 斗回地勢平如削,GJfontGJfont百頃黃差參。洞開三門兩出 路,卻立兩殿當GJfont陰。深廊千步抵GJfont腹,桀木萬本摩 天心。碑文磊落氣不俗,筆畫縹緲工非今。世傳仙人 家此地,天風冷冷吹我襟。今人豈解不老術,可怪綠 髮常盈簪。根源分明我能說,一室傾倒輸琅琳。清高 既不擁耒耜,方社又不持戈鐔。我丁轗軻豈暇議,直 喜虛曠開煩襟。清謠出口若先措,白酒到手無停斟。 山人執袂與我言,留我饋我山中禽。玲瓏當窗急雨 灑,窈窕隔溪孤笛吟。未昏已移就明燭,病骨夜宿添 重衾。神醒氣王自無睡,到曉獨愛流泉音。起來身去 接塵事,片心未省登臨。

《送南城鄭邑侯之任》
明·羅GJfont
编辑

夜風GJfont屋角,穿隙衾鐵冷。君心去如飛,脂舝覺僕猛。 遄歸拜松楸,此味未雋永。安知凋瘵邑,萬室坐深GJfont。 餓虎吞羔豚,饑蛟食蛙黽。章甫以屨苴,逢掖今裸裎。 善人噤吞聲,有若物在哽。跼蹐無控訴,空餘列行省。 常虞潢池中,竊弄在俄頃。犢童與豕,絕不以力逞。 君行納吾污,此實邦邑幸。

《麻姑山》
曾嶼
编辑

巳過僧房啜午茶,還從仙客飲流霞。岡緣華子猶名 華,谷傍麻姑亦姓麻。荒忽豈知千古事,盤旋真愛野 人家。清輝況是中秋近,且就山房駐小車。

《登麻姑山》
謝士元
编辑

縱策入煙蘿,縈迴度空谷。更上齊雲亭,憑高騁雙目。 巖泉挂晴虹,恍惚衡廬瀑。仙子多樓居,棟宇雲間矗。 野鶴唳還飛,瑤草冬更綠。山神著靈響,敬畏予所獨。 於焉舉禋祀,祈年介嘉穀。煢煢魯公碑,昏訛猶可讀。 義烈感精神,直欲相追逐。載誦泰伯詩,調古誰能續。

建昌府部紀事编辑

《通志》《王昕傳》:廣德初為南城令,去民疾苦。至縣之日 考於事典陳,其藝極凡。三月而南城之人和。

《游茂洪傳》:字簡之,崇仁人。開元中,為南豐令,恩威并 行,截溪水為五陂,溉田四千餘頃,又鑿石渠以溉枯 田。迄今民祀之,語人曰:古人以人心為城,吾以人情 為田。

南唐中初置。建武軍李崇瞻權軍制置公事,當建軍 之始,料理有方,興建有制。創廨舍以安僚屬,置五營 以屯戍卒,增制院城以壯軍治,立倉庫以備軍。實成 浮梁以便往來。一時百廢修舉。

紹興二年,賊曹成擁眾十餘萬,命岳飛平之。授武安 軍承宣使屯江州。時建寇范汝為陷邵武。江西安撫 李回檄飛分兵保建昌,及撫州飛遣人以岳字幟植 城門,賊望見相戒勿犯。

《糜弇傳》:弇,字仲昭,富陽人。知建昌軍捐未催苗三千 三百石有奇。豪右。有誣平民為盜者獄已具弇直之 武斷之風,遂戢。歲旱,弇露禱曰:願降罰守臣,毋流災 百姓。頃大雨。

《蘇緘傳》:緘,晉江人,為南城令。歲凶,里中藏粟者固閉 以待價,緘籍其數先發,常平穀以定市價。糶於民揭 榜於道曰:某家有藏粟幾何。民用價糴有不出。及出 不如數者,撻於市,以是民無艱食。

《楊林傳》:林,字山立。咸淳中,攝南豐令。邑寇毀殘官民 舍莽為瓦礫,夜劫讎殺林至,殲其渠,掃其穴。招集流 離,葺理市廛,百廢具興,士民安之。

閩廣寇連歲擾江右,殘掠邑境。知縣湯建衡誓死為戰守計。繕城垣,備器械,建環勝堂於城東,日夕處其 中。選練驍桀,布置城守,夜躬巡視必三週,無間寒暑。 寇再至城下,衡率邑民相機策應,城得獲免。

元時,南豐縣有寇。新附後叛燬殘殆盡。李忙古歹至 任,建置如初。閩寇突至,百姓扶攜,匿村落凡七日而 無一人從亂者。後討捕兵至,謂邑民多脅從麾兵戍 門,民咸謂必死。歹挺身垂涕,明百姓不叛得斂兵去, 闔城獲免。

明弘治間,營建益邸。廣取軍民屋址,當道懼搖動。知 縣高齊南親敞丈記償價,或有願易官地之空者聽, 人心帖然。

正德間,南城妖民傅義久倡白蓮教惑眾,將以為亂。 知縣蕭一中密計擒之,始定先是歲,編王府民校苦 於應當,或至破家中為請於臺改銀輸雇,遂著令民 乃大甦,又均賦役清版籍,至今賴之。

嘉靖六年,南城水災。知縣鄒堯臣出俸賑救,存活甚 眾。值大造長吏,有欲偽增戶口以邀功者,臣力爭乃 獲除免。

南城縣儒學為益藩前門所壓,知縣吳之屏為增高 三尺,益藩聞而阻之,令仍舊棟之。屏乃潛,使人築其 基磉,仍增高三尺。至今軒為壯麗,科甲聯鑣之屏之 力也。

建昌府部外編编辑

《通志》:旴村有老母生三子,掛五銖衣從物外遊久之 能變化。母喜食魚,遂於黎沮溪十日獻二鯉。數年間 挈其母登西洪山而仙去矣。當時因號為旴母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