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89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八百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百九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八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八百九十卷目錄

 撫州府部藝文二

  華子岡麻源第三谷    宋謝靈運

  清溪道         唐劉長卿

  西亭野望酬秦徵君     戴叔倫

  筆架山雲錦樓       葛長庚

  青雲亭閒坐        宋曾鞏

  南湖            前人

  石門            前人

  清風閣           前人

  鮑公水          王安石

  試茗泉           前人

  烏石岡過外弟飲       前人

  烏石            前人

  柘岡山           前人

  白鹿泉           陸游

  擬峴臺           前人

  上巳日臨川道中       前人

  前坪詩戲書觸目       前人

  金石臺           前人

  雨登擬峴臺觀江漲      前人

  白鹿泉           前人

  發臨川          劉克莊

  南湖           趙汝談

  天寧寺泉         楊長孺

  羊角山         元趙子昂

  小源集事          虞集

  何尚書山莊         前人

  將登華蓋山         前人

  登華蓋山有賦寄薛元卿    前人

  奉祠華蓋          前人

  黃茅岡丹室五首       前人

  昭清觀           前人

  東巖寺           前人

  靈興觀           吳澄

  上方觀           前人

  良安峽          揭徯斯

  石橋          明何太中

  石GJfont            艾申

  擬峴臺          李夢陽

  青雲亭           前人

  翠雲洞          徐良傅

  文昌新河          前人

  峰下示采藥客       湯顯祖

  西池望二仙橋        前人

  白水            前人

  金雞城前望白水有懷     前人

  良安峽          揭重熙

  洗墨池          劉玉瓚

  羊角洞           前人

  翻經臺           前人

  擬峴臺           前人

  金柅園           前人

  玉茗堂           前人

 撫州府部紀事

 撫州府部雜錄

 撫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八百九十卷

撫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華子岡麻源第三谷》
宋·謝靈運
编辑

南州實炎德,桂樹凌寒山。銅陵映碧澗,石磴瀉紅泉。 既枉隱淪客,亦棲肥遁賢。險徑無測度,天路非術阡。 遂登群峰首,邈若升雲煙。羽人絕髣GJfont,丹丘徒空筌。 圖牒復磨滅,碑版誰聞傳。莫辨百世後,安知千載前。 且申獨往意,乘月弄潺湲。GJfont充俄頃用,豈為古今然。

《清溪道》
唐·劉長卿
编辑

山行二月春,留宿意何真。埽榻蒙高士,浮杯慰逐臣。 鳥鳴朱鶴老,花發碧桃新。明日天涯去,相思不可親。

《西亭野望酬秦徵君》
戴叔倫
编辑

終日媿無政,與君聊散襟。城根山半腹,亭影水中心。 朗詠竹窗靜,野情花逕深。那能有餘興,不作剡溪尋。

《筆架山雲錦樓》
葛長庚
编辑

萬頃平田指掌間,松梢直上與簷于。雲粘暮色月華 濕,樹顫秋聲天籟寒。窗外好山千翡翠,屋頭修竹萬 琅玗。樓中嘯罷玉龍去,浩蕩天風生羽翰。

《青雲亭閒坐》
宋·曾鞏
编辑

一登此亭高,敻脫藩籬擁。開顏廣軒闢,吹面驚飆動。 城回石崖抱,山亂寒潮湧。谷草晚更芳,沙泉細猶洶。 崢嶸四封壯,縹緲如氣捧。連天廣衢走,拂日長簷聳。 區區射聲利,浩浩奔蹄踵。趨榮眾所便,冒涉吾久恐。 緬懷山水宅,環觀松檜拱。屬耳天籟樂,脫身人事冗。 幽閒味雖薄,放蕩愚所勇。窮凶勢猶競,殺伐聲更GJfont。 揚揚劍臣貴,煜煜官兵寵。諒知草茅微,無補社稷重。 牧放手長鞭,耕鋤躬瘦隴。尚或此心諧,豈云吾道壅。

《南湖》
前人
编辑

二月南湖春水多,春風蕩漾吹湖波。著紅年少里中 出,百金市上裁輕羅。插花步步行看影,手中掉旗唱 吳歌。放船縱棹鼓聲促,蛟龍擘水爭馳逐。倏親忽遠 誰可追,朝在西城暮南溪。奪標得雋惟恐遲,雷轟電 掣使人迷。紅簾綵舫觀者多,美人坐上揚雙蛾。斷瓶 取酒飲如水,盤中白筍兼青螺。生長江湖樂卑濕,不 信中州天氣和。

東南溪水來,何長若耶清。明宜靚籹南,湖一吸三百。 里古人已疑,行鏡裏春風。來吹不生波,秀壁如簾四。 邊起蒲芽荇,蔓自相依躑。躅夭桃開滿,枝求群白鳥。 映沙去接羽,黃鸝穿樹飛。我坐荒城苦,卑濕春至花。 開曾未知蕩,槳如從武陵。入千花百草,使人迷山回。 水轉不知遠,手中紅螺豈。須勸輕舟短,楫此溪人相。 邀水上亦湔,裙家住橫塘。散時晚分明,笑語隔溪聞。

《石門》
前人
编辑

細草疏雲一徑涼縱,吟閒望興何長。僧關入竹行隨 意,野茹持錢得滿筐。江腹遠吞千壑翠,峽門高控兩 崖蒼。乘秋更欲西山雨,一洗郊原晚稻香。

《清風閣》
前人
编辑

百級危梯曲曲成,闌干朱碧半空橫。天垂遠水秋容 靜,雪壓群山霽色明。海燕力窮飛不到,郊園陰合坐 猶清風。前有客須留醉,莫放歸遲月滿城。

《鮑公水》
王安石
编辑

村南鮑公山,村北鮑公水。高穴逗遠源,泠泠落山觜。 玉色與飴味,不可他味比。竹樹四蒙密,翠藤相披靡。 漫郎昔少年,幽居得之此。臨窺若有遇,愛歎無時已。 浮名未污染,永天終焉爾。奈何中棄入長安,十載風 塵識舊顏。讙囂滿耳不可洗,此水泠泠空在山。

《試茗泉》
前人
编辑

此泉地何偏,陸羽未曾閱。坻沙光散射,竇乳甘潛洩。 靈山不可見,嘉草何由掇。但有夢中人,相隨掬明月。

《烏石岡過外弟飲》
前人
编辑

一日君家把酒杯,六年波浪與塵埃。不知烏石岡邊 路,至老相尋得幾回。

《烏石》
前人
编辑

烏石江頭躑躅紅,東江柳色漲春風。物華人意爭相 值,永日留連草莽中。

《柘岡山》
前人
编辑

萬事紛紛只偶然,老年容易得新年。柘岡西路花如 雪,回首春風最可憐。

《白鹿泉》
陸游
编辑

小雨病良已,新秋夜漸長。隔城聞鶴唳,出戶逐螢光。 荒徑穿蒙密,遙空望莽蒼。泉聲落環珮,肝肺為清涼。

《擬峴臺》
前人
编辑

層臺縹緲壓城闉,倚杖來觀浩蕩春。放盡樽前千里 目,洗空衣上十年塵。縈回水抱中和氣,平遠山如韞 藉人。更喜機心無復在,沙邊鷗鷺自相親。

《上巳日臨川道中》
前人
编辑

二月六夜春水生,陸子初有臨川行。溪深橋斷不得 渡,城近臥聞鼓角聲。三月三日天氣新,臨川道中愁 殺人。纖纖女手桑葉綠,漠漠客舍桐花春。平生怕路 如怕虎,幽居不肯遊城府。鶴軀高瘦坐長飢,龜息無 聲惟默數。如今自憐還自笑,斂板低心事年少。儒冠 未恨終身誤,刀筆最驚非素料。五更欹枕一悽然,夢 裏扁舟水接天。紅蕖綠芰梅山下,白塔朱樓禹廟前。

《前坪詩戲書觸目》
前人
编辑

道旁小寺名前坪,殘僧二三屋半傾。旁分千畦畫楸 局,正對一山橫翠屏。修纖弱蔓上出援,堅瘦GJfont柏當 前榮。稻秧正青白露下,桑椹爛紫黃鸝鳴。村墟賣茶 已成市,林薄打麥惟聞聲。泥行杖藜叱雛犢,野饁燒 筍炊香GJfont。十年此樂發夢想,忽然到眼難為情。上車 欲去復回首,那得暮景與浮名。

《金石臺》
前人
编辑

漸是惜時節,斯遊那可忘。雪晴天淺碧,春動柳輕黃。 笑語寬衰疾,登臨到夕陽。未須催野渡,聊欲據胡床。

《雨登擬峴臺觀江漲》
前人
编辑

雨氣昏千嶂,江聲撼萬家。雲翻一天墨,浪蹴半空花。 噴薄侵虛閣,低昂泛斷槎。壯遊思夙昔,乘醉下三巴。

《白鹿泉》
前人
编辑

坐穴黎床愧未能酌,泉聊喜曳枯藤。詩從病後功殊少,酒到愁邊量自增。事業何由垂竹帛,笑談空覺負 交朋。興闌卻逐棲鴉返,寂寞西窗已上燈。

《發臨川》
劉克莊
编辑

始予丱角來,家君綰銅墨。縣齋多休暇,縣圃足戲劇。 雖云嗜梨栗,亦頗窺簡冊。弟妹俱孩幼,親髮方如漆。 後予捧檄至,軒蓋候廣陌。於是志氣銳,門戶況烜赫。 郡花照席紅,湖柳拂鞍碧。耆老互問訊,酒餼紛狼籍。 今予挑包過,城郭宛如昔。高年凋落盡,滿眼少朋識。 管子居瘴煙,屈叟掩泉穸。蓽門訪舊師,目闇面黧黑。 買醪與之酌,往事話歷歷。既生異縣感,遂起故鄉憶。 吾翁墓草深,高堂已斑白。貧居滫瀡空,遠遊溫凊隔。 二年官海濱,子女各有適。曾不如阿奴,碌碌在母側。 回思盛壯時,去矣難復得。因成臨川吟,吟罷淚橫臆。

《南湖》
趙汝談
编辑

每憶南湖上,青帘賣酒亭。柳條魚頰翠,花片馬蹄馨。 寒食經行路,晴窗入夢屏。因循春又晚,風絮攪空庭。

《天寧寺泉》
楊長孺
编辑

法眼三泓井,曹源一滴泉。經乾杜宇血,碑老徑山禪。 衲子非常釋,叢林別是天。方諸多少淚,分灑汝江邊。

《羊角山》
元·趙子昂
编辑

萬家樓閣翠雲屯,中有名山古跡存。玉漏不催閒日 月,禁城空鎖別乾坤。一拳白石封巖穴,三市紅塵隔 洞門。欲問仙凡靈幾許,何須窮海極崑崙。

《小源集事》
虞集
编辑

靈源佳氣勝,古樹接新煙。流水連書閣,彤雲映玉泉。 人閒修竹裏,客放小窗前。地迥多豪俠,中原別有天。

《何尚書山莊》
前人
编辑

盛德高年陟泰階,歸尋仙隱石樓開。舊聞前引朱衣 吏,每為行吟綠徑苔。夜色園林瓊圃樹,春寒庭館石 湖梅。誰家今有賢孫子,黃菊同秋與客來。

《將登華蓋山》
前人
编辑

石斛金釵感素秋,洞懸鍾乳入山幽。扶衰不是人間 藥,強健聊為物外遊。雲作衣裳塵不染,詩成珠玉世 誰收。石人久立黃茅月,歲歲能來為客留。

《登華蓋山有賦寄薛元卿》
前人
编辑

相期秋晚命柴車,同看華峰散綵霞。農父苦留GJfont似 雪,山人先許棗如瓜。蛟GJfont巨石痕猶在,鶴立危峰語 不譁。邂逅不留知有意,林臺菊有未開花。

《奉祠華蓋》
前人
编辑

三峰宮殿接新橋,十月長齋陟翠嶢。朝步仍垂蒼玉 珮,登歌還引紫瓊簫。千秋絳蠟連虹貫,五色香雲向 日飄。賴有高人陪後乘,輕清詩句似參寥。

《黃茅岡丹室五首》
前人
编辑

華山東下有茅岡,云是毛公舊隱場。青露尚餘丹滿 臼,白雲今許草為堂。冬憑野燒開荒隴,春託山雷淨 石床。從此便為千載計,洞天遙拜紫元章。

茅岡地主古醇儒,乞我岡頭作隱居。嶺上閒雲從管 領,澗中流水聽開除。刀耕火種從茲始,雨笠風瓢便 有餘。自古詩人多會合,浮丘毛氏不愁予。

石人屹立古仙壇,雙澗交流拱一盤。臨水種松須匼 匝,就中作室要寬安。洞經即日修真訣,玉臼逢春浴 舊丹。卻恐山中添故事,題詩莫與世間看。

仙遊辦得茅千束,華蓋須分屋數間。微詠玉經忘我 老,謾調金鼎勝於閒。龍雷變化從舒卷,鶴露清寒自 往還。何似綺園諸老者,採芝初不離南山。

茅岡初割一溪雲,元契華陽舊隱文。謁簡自題香案 吏,封章先報大茅君。種成和露桃千樹,借與摩霄鶴 數群。便是宸清真洞府,不煩夢想託紛紜。

《昭清觀》
前人
编辑

仙遊亭子北門東,樹木煙霞野逕通。秋淨華峰千仞 表,春濃仙縣百花中。昔人黃鶴何年去,九日清尊此 會同。醉插菊花歸路晚,莫令狂客惱山公。

《東巖寺》
前人
编辑

雲林流水到崖前,山色溪聲意宛然。昨夜一竿修竹 外,東西無影月孤圓。

《靈興觀》
吳澄
编辑

書窗候曙色,紙白朝復朝。自聞雨聲斷,不厭日氣歊。 一襟夏籟爽,萬慮春冰消。空中九畹香,飄下襲桂椒。 夜堂月影清,劇談神境超。曉轡露蹄濕,前瞻天宇昭。 靈峰存舊跡,方士構新寮。共尋幽棲勝,未計歸程遙。 忽悟種植理,嘉木生柔苗。四眸睇仙娥,示以髧髧髫。 叩頭禮阿母,賜以婉婉嬌。黍炊邯鄲枕,樹響箕山瓢。 食已問前路,征人趁良宵。此時別緒惡,風纛寸心搖。 明晨喜機動,霞暈雙臉潮。夢云蘭茁芽,驚見梓附喬。 先期命桐君,為子歌椒聊。登閣望芙蓉,麻煙起蒸窯。 懸如及問子,笑語谷口囂。親懽怡怡奉,客話款款邀。 廣廈足清美,高田尚枯焦。莘翁納溝愧,長願陰陽調。彼哉隔幻膜,豢養祗自驕。誰念作苦者,塵甑午腹枵。 道眼同一視,仁聲徹層霄。蛻除小窠臼,脫殼匪蟬蜩。

《上方觀》
前人
编辑

元亨播群品,貞利固靈根。非語諒無有,五性實斯存。 世人逞私見,鑿智道彌昏。豈若林居子,幽探萬化原。

《良安峽》
揭徯斯
编辑

良安峽裏子規啼,峭壁蒼蒼北斗低。雲氣倒連山影 合,石稜斜鬥浪聲齊。南風盡日迎歸棹,落月空江夢 故棲。一室十人分數郡,百年幾處候晨雞。

《石橋》
明·何太中
编辑

未許興公知此山,應真飛錫干其間。陰凝黑霧落半 跨,夜凍銀河僵一灣。偃月光通空翠眩,回風聲靜雨 花閒。山中仙人渺何許,白鶴三招殊未還。

《石GJfont
艾申
编辑

突兀倚蒼穹,誰云巧妙工。滴油崖已竭,神運廩常空。 人入嵌崆裏,春歸杖屨中。一翁何處在,孤塔凜高風。

《擬峴臺》
李夢陽
编辑

巍巍東隅城,俯瞰清江曲。依依城上臺,軒檻斕以屬。 臨川固名郡,才俊況相逐。深冬靜晨陽,取暇肆筵矚。 乾河白浩浩,雲深曠我目。驚風起孤鴈,遙山響寒木。 徙倚發迥照,沉吟嘆先躅。故漵日奔改,危址幾崩覆。 但睹碑字滅,奚咎推謝速。高觴聊竟夕,朱絃為君續。

《青雲亭》
前人
编辑

射畢孤峰聊獨上,繞峰冬樹發孤雲。天開遠岫遲遲 見,水落寒江細細分。禮樂衣冠光此地,網常簪組愧 斯文。亨衢接武尋常事,孝子忠臣萬代芬。

《翠雲洞》
徐良傅
编辑

初夏暑氣薄,林杪生微曦。問訊翠雲寺,駕言良在茲。 平生足幽探,重此先賢遺。想當星聚時,草木流華滋。 風泉動清聽,雲物亦多姿。云胡周道塞,來路紛且岐。 朱絃不復響,瓦缶更迭吹。所賴天之靈,鬼神不可欺。 黽勉始自此,逝矣勿復疑。羲和無停馭,白晝忽已移。 惻惻出門去,來者更為誰。

《文昌新河》
前人
编辑

秋色下平蕪,長歌召酒徒。沙邊新理楫,花木舊行廚。 白鴈傳書杳,蒼鷹捩影孤。無須論遠近,蹤跡散江湖。

《峰下示采藥客》
湯顯祖
编辑

朝登青路峰,暮宿青雲館。平生識藝薄,并是浮情嬾。 清明無著書,寒食多神散。但問丹鉛術,未暇金銀管。 登臨頗盡適,交襟并濡緩。笑語林間寂,白雲松上滿。 南來川氣長,北去山顏短。沖光豈無毓,元微庶幾纘。 寄言采秀人,未便風華斷。

《西池望二仙橋》
前人
编辑

池上GJfont秋光,登臨愛夕陽。鏡中蒲柳色,衣上芰荷香。 聽雨初留屐,當風一據床。猗蘭延客語,修竹以鄰芳。 翠紫連山暝,清陰隔水涼。坐看人世小,仙馭白雲鄉。

《白水》
前人
编辑

庭光欲盡山明歸,古木溪頭燈火微。客子行舟隨地 轉,閨人破鏡一天飛。多名楚雀暮枝急,無數河魚春 水肥。歸去文昌門外井,紅桃香露滿人衣。

《金雞城前望白水有懷》
前人
编辑

金雞城前花未稀,白水莊前人正歸。詎道園林初服 晚,獨憐江海寸心違。芳皋夏翟群衝翳,繡薄春蠶半 上機。不少當年琴釣友,去來還得藉音徽。

《良安峽》
揭重熙
编辑

壁立雙崔嵬,巨靈何日開。氣為王國壯,水向帝城來。 舟入似無罅,濤生欲噴雷。瞿塘徒擁蜀,高詠少陵才。

空江詠子規,意象何悲凄。勝國屈鸞鳳,清時驟駃騠。 感懷固異緒,文藻恨難梯。峽上蒼蒼靄,猶歌北斗低。

《洗墨池》
劉玉瓚
编辑

一泓典午舊來池,曾照先生滌硯時。虎臥龍跳空想 像,煙收霧合正棲遲。何須北伐投書記,應起東山共 酒卮。磨墨詩人成往事,驚鴻猶是GJfont寒澌。

《羊角洞》
前人
编辑

吏隱時時得舉杯,庭陰拳石半莓苔。能遮三世紅塵 斷,便覺千峰翠靄來。點點桃花春寂寞,丁丁楸子晝 徘徊。還愁叩角書童至,深鎖華陽不肯開。

《翻經臺》
前人
编辑

顏公題記謝公禪,斷碣荒臺共杳然。古殿風微鈴獨 語,苔龕燈暗月初圓。多生慧業驚池草,半偈塵勞入 社蓮。聞誦釋迦文佛號,文人應拜雨花編。

《擬峴臺》
前人
编辑

峴首功名今古稀,伊人何處弔斜暉。勝情身與青雲 近,遠望心隨魏闕飛。爽氣一襟開雉堞,清流幾曲有 魚磯。低回壁上南豐記,山水依然問俗非。

《金柅園》
前人
编辑

老樹閱人真驛舍,況於官閣記年華。危樓只對秋山 好,芳徑惟鄰春草賒。何遜舊曾留逸興,劉郎今更種 桃花。金柅名字誰題取,無語東風冷絳霞。

===
《玉茗堂》
前人
===瓊花零落似唐昌,玉茗堂前更淼茫。異種祗應天上

有,新愁只遣世間忙。紅么輕點閒情賦,綠蟻真傳卻 老方。六六峰頭千古夢,湯休宋玉兩難忘。

撫州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吳大帝時,賊帥董嗣負阻劫鈔,豫章、臨川并受 其害。

晉永和四年十二月,豫章黃韜自號為帝,聚眾數千 寇,臨川太守討平之。

宋泰始二年,晉安王子勛僭位於潯陽,年號義嘉。臨 川內史張淹舉兵應之,自鄱陽嶠道入三吳。明帝遣 蕭道成討平之。

梁武帝太清三年,侯景亂。臨川人周續起兵討賊,始 興王蕭毅以郡讓續,俄為部眾所殺。南城人周迪領 其眾築城於工塘。臨川人周敷據邑,巴山太守賀翊 下江州。郡人黃法GJfont據巴山郡,按巴山。即是時,巴山 有陳定者,亦擁眾立寨。嘉定者,今崇仁司空黃法GJfont。 當侯景亂,聚徒眾保鄉里,有奇術。嘗變鹽池於宅之 山下,味獨鹹於他水。

《府志》:隋末,番陽人林士弘與師乞起為盜。大業十二 年,據豫章討殺師乞。士弘收其眾十餘萬,子翊敗死。 據虔州,僭號楚。臨江人殺隋守令以附。

唐高祖顯慶中,有潭州佛像自移來州東二十里,山 中道有兩足跡,長三尺,相去五百餘步。時酷旱,刺史 步至像所,捧至州。隨行雲布。

僖宗乾符四年,王仙芝遣柳彥璋掠撫州,不能守,鍾 傳入據之,言諸朝,即拜刺史。

《通鑑》:南城人危,全諷招合同縣少年即其居為營,鄉 里賴之安。南都護謝肇補為討賊將。賊帥黃大感據 龍安鄉,朱從立據石牛洞,全諷討之,期年悉平。 《府志》:廣明元年,黃巢犯境,兵火聯於四郊。

《通鑑》:中和二年,鍾傳據,洪州危,全諷與曾,可圖等千 人,遂由南城入撫州。

《府志》:昭宗天復元年,鍾傳圍撫州,適郡大火,士民讙 驚,諸將請急攻之,傳曰:乘人之危不仁。遂解兵與全 諷盟而還。

梁開平三年,全諷起兵謀復鍾氏故地,與楊隆演將 周本相拒,諷敗於象牙潭,被擒。郡入吳。

《府志》:全諷將黎王藻聚殘黨為盜,淮南將劉信破之, 郡遂寧。

《崇仁縣志》:宋太平興國五年,樂侍郎史宅旁有池藏 巨蟒,大於庭柱,遇天霽澄明,鱗甲爪距燦然如金。一 日風雷大作,蟒冉冉乘雲而上,正侍郎登第日也。人 遂以化龍名池焉。厥後四子聯登科甲。至孫曾猶踵 其芳云。

淳祐九年正月,有望氣徐覺者,見紫氣於巴華之間, 謂當有異人出。至於十八日,鄉父老見異氣蔥蘢降 於咸口里。厥明壬戌,吳草廬文正公生。

邑五十都有巨石如牆屹立,大溪中每紅見南,則上 方吉,紅見北,則下方吉。

《府志》:高宗建炎三年十一月,金人寇。撫州太守王仲 山降兵退,復故。是時隆祐,太后幸虔州,後軍王世雄 潰。以兵犯崇仁,又犯臨川,金谿、鄧傅二社率部民兵 與戰,賊潰至南湖,殺獲甚眾,民賴以全。

紹興元年正月,李訓仁寇撫州。

《景定志》:紹定二年己丑,江右苦旱汀寇入。樂安三年 春,又入宜黃,焚崇仁郡城。大震。閫帥遣遊奕軍來援, 兼檄鄧傅二社兵暨坊團義丁登陴設備賊遁,未幾 復犯。金谿鄧傅馳歸逐之。事聞王師踵至,賊遂平。 《臨川縣志》:建炎中,聶忠愍昌徇節。後紹興中,有張殊 者自北歸過絳驛,見壁間有血書一律曰:星流一箭 五心摧,電掣雙眸兩臂開。車馬踐時頭似粉,烏鳶啄 處骨如灰。父兄有感空垂淚,子弟無知不舉哀。回首 臨川歸未得,冥中空築望鄉臺。蓋昌之精魂所作也。 《府志》:德祐元年十一月壬午,元兵至隆興,黃萬石棄 撫州遁。辛卯,元兵趨撫州,都統密佑逆戰於壁畬,兵 敗死之。乙未,通判施玉道以城降。

二年六月,吳浚聚兵廣昌。取南豐、宜黃、寧都三縣。明 年,文天祥起兵,郡人何時聚兵應之。

《宜黃縣志》:鄒極未第,禱夢於后土祠。忽有一神人呼 曰:天道本無成,明從公下生。溫黃前後並,黑暗裏頭 行。大十口止各,哀號三兩聲。兩個六十五,祇此是前 程。其後皆驗。初聯則解試天道無為而物成,賦公生 明則禮闈題也。次聯則諒闇榜名次,在溫姓、黃姓之 間也。三聯則持節本路丁艱也。終聯則夫婦皆六十 五歲而終也。《崇仁縣志》:元至元十三年七月,樂安寇,詐稱勤王兵 劫掠至崇仁。監邑孫廷玉馳告帥府招討使也。的迷 失統蕃漢兵討之。寇悉入民居,官軍遂焚南市,伏屍 數里。

十四年,崇仁民羅辛二聚眾數百,長驅八縣。監邑忻 都遁尹羅某被殺。焚縣治、儒學去。孫廷玉仍導帥府 兵屠之。

虞伯生在宜黃時,嘗倚樓吟詩,有五更鼓角吹殘雪 之句。忽隔溪有一童子,揖而言曰:角可吹,鼓不可吹。 亟召之,已失所在。蓋詩鬼也。

至正十二年閏三月,自臨江富州入撫州,監郡完者 帖木兒、元帥章士謙戰屢捷。寇不能入,而宜黃、崇仁、 樂安焚蕩幾盡。金谿被害更慘。

十三年,臨川民胡志學、鄧和,崇仁民杜四、熊三、劉世 英各署將校,攻劫不已。參政朵歹師久無功。朝廷命 廉訪使吳當、兵部尚書黃昭招捕。

十六年,吳當調檢校章迪,帥本部兵與黃昭夾攻撫 州,勦殺首寇胡志學。進兵復崇仁、宜黃,於是撫州盡 平。

十八年,陳友諒陷龍興。司徒道童平章大GJfont赤奔撫 州。友諒兵追襲執完者帖木兒,遂陷撫州。

十九年六月,新淦寇鄧克銘擒殺劉世英,據崇仁、樂 安、安仁,人王溥據金谿,友諒以克銘為右丞,據撫州。 二十二年,明太祖敗友諒兵。招諭江西偽漢丞相胡 廷瑞,餘干守將吳宏,建昌守將王溥皆請降。命吳宏 取撫州,克銘詐請降,鄧愈駐師平塘,察其非誠。捲甲 夜趨平旦入城。克銘單騎走愈命,參謀聶迪署府事。 二十三年,明太祖以建昌元帥孫榮鎮守。四月,江西 降將康泰祝宗叛奔撫州。孫榮失守。城市一空。右丞 相胡廷瑞招諭康泰降之。祝宗走新建,死癸卯。召吳 宏還,以理問代之。八月,金大旺擒克銘弟,至明及其 黨鄧敬與等於崇仁。郡境悉平。

明宣德九年甲寅,樂安賊曾子良倡亂,據大盤山,官 軍討平之。

《崇仁縣志》:成化七年,紅光見於南平溪、陳籌領。是年, 鄉薦後屢試,無弗驗者。

正德五年,閩廣賊分道寇,樂安、宜黃,並受其害。 《府志》:六年,臨川東鄉盜徐仰四、艾茹七等作亂,殺官 兵縣令。龍誥督民兵薄賊巢,幾被執。總制都御史陳 金以所調狼土軍討平之。乃建東鄉縣。八年亂復作, 胡世寧討平之。

十四年,宸濠反。知府陳槐集義旅繼郡兵,後征濠東 鄉。賊復起,流劫郡縣。金縣典史李鳳統率眾禦之,為 賊所害,殺官兵三百人。

《崇仁縣志》:南城外二里都石莊,吳君道南居也。萬曆 十五年,門前坵中生嘉禾,一本九穗。越明年春二月, 雷擊門前,古樹書二字。時觀者揣其文,似及第狀,後 果驗。

崇禎五年,贛賊數百人從永豐入樂安。崇仁、宜黃多 被焚掠。各鄉民兵禦之殺傷相當。半月而遁承平久 民不知兵聞變驚擾。知府蔡邦俊召募城守,過於張 皇。時中丞方侈平賊之功,民受傷者皆建坊紀績。 十年,寧都人張普微以邪教聚眾,劫掠宜黃,圍建昌。 《嘉定志》:黃金瀨去縣東二十里,下有潭,莫測其深。吳 吏部曾云《幽明錄》載:有釣於此潭者,獲一金鎖,引之 遂盈船下有金牛奮躍。釣者驚駭,俟其引鎖歸潭,僅 斫數尺。

吳智甫為邑宰。晚治事,風雨雷電大作,庭中有火光 迸走,頃息。吏報縣南村民饒相家倉穀皆變為甓。後 有道人過其處,以石擊所敗,穀堅如石,乃拾取研水 服之。或問其故,曰:此雷丹也。能愈疾。

邑西聖寶山,山有石大如梧實,圓瑩光滑,與世間劑 和為丸者不異。其色微紅,服之亦能愈疾。

稅課局大使求伯傑陞彬州,知州留所畜一犬於官 舍。犬戀主,不食而死。劉公作義犬歌。 《金谿縣志》:楊僕射廟在縣門內。故老相傳云:神名文 愿,姓楊氏邑人也。明相地之術云:邑南有瘟黃山,宜 立廟以厭之。因種豫樟七十二株,以應七十二候開。 井二十四所,以應二十四GJfont。今樹與并猶有存者。 毛桃峰趙良者,為谿獄吏。有群盜擬獄。歲暮,趙提點 之盜並泣云:家有老親,弱息也。趙憐而縱之。限其來, 不至。主者治趙罪,仍許趙捕緝。趙入山迷路,忽一兔 引導,遂見群竊如故。趙勸其賣刀買犢相與耕鋤,而 卒後為神敕,封趙大將軍,有禱必應。在信州雙山寺 為最著。

撫州府部雜錄编辑

《蜀都雜抄》:撫州出兩大儒。前有王荊文公安石,後有 吳文正公澄。向使荊公無熙豐之事,文正高不仕之 節,皆程、朱等輩人也。荊公值宋祚將衰,故釀禍多。文 正當元運方隆,故享福盛。此士難以成敗論也。

撫州府部外編编辑

《崇仁縣志》:晉元康中,王、郭二仙從浮丘修道。華蓋山 夜嘗有光彩徹天。太史奏疑,有非常朝,命大將李元 晏來征,見雲間兵旗森列,對陣交鋒,卒無所傷。元晏 矢鏃悉墮地,化為瓦礫。俄而黑雲四塞,晝景昏暝,元 晏心忽開悟,叩首謝過。俄有桂枝寶弓自空降下,元 晏遣貢於朝,帝敕班師,仍命中使GJfont詔來迎。三真人 辭。復敕護巴陵,令夏子嬰詣山朝謝,仙有神光,必風 清籟靜之候,纖翳俱無,忽見白雲如練,迸出一珠,圓 若銷銀將成狀。俄頃大如車輪,騰騰直上,三真像儼 若品字,分坐於中。

《金谿縣志》:三源里一楓樹,挺生嶺表,梓人欲伐之。夜 夢於五橋僧請救,僧乃捐貲贖之。後化為羽衣人來 謝。

《臨川縣志》:臨川人岑氏,嘗遊山溪水中,見二白石大 如蓮實,自相馳逐。捕而獲之,歸置巾箱中。其夕夢二 白衣女稱姐妹來侍,知二石之異也。恆結於衣帶中。 後有波斯國人以三萬貫易之。岑氏因此而贍恨,不 能問其名與所用云。

徐三誨為撫州參軍,其下幹力黃魯者,郡之俚人。父 母在鄉,數月一歸。必旬日後來。一旦月餘不至,三誨 遣吏召之,家人曰:久不歸矣。尋之月餘,乃見在深山 中,黃衣屣履,挾彈而遊。與他少年數輩皆衣服相同。 捕之不獲,匿草間三四日,果擒之。問其故曰:山中有 石氏者其間如王公,納我為GJfont也。數日復失,去又於 山中求得之。一日竟去,遂不復見。此山乃郡人採石 之所,蓋石之神也。

《宜黃縣志》:寶積寺昔有慧僧,失其姓名。好奕。忽有俊 士褒冠華衣,日來與奕。叩其鄉貫,則曰:徽州紙商。躡 其往,每從寺後登山,詫非其路。因俟其更至潛窺之, 變成黃龍,入石孔中。僧驚視,其孔甚細,尚遺二龍甲 於旁。亟命工斲大其孔,龍遂不至。因呼其處為回龍 洞。

《崇仁縣志》:明成化三年四月十八日,邑簿劉琛朝華 蓋山。三見神光。又有金船出自洞中,金光影耀,蕩漾 雲浪之間。此瑞惟危學士未遇。時得睹又有天燈必 朔朢。庚申甲子天開黃道,始呈斯瑞。時則一光既發, 漸至三三五五,漸至千百萬炬,儼提燈來朝狀。照耀 山谷,至中夜乃止。又有金雞現朱冠,玉喙紅足,白爪 毛羽金光。今其形不復見。但豐歲則鳴,以為天下之 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