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1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十一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十卷目錄

 瑞州府部藝文一

  東軒記          宋蘇轍

  瑞芝亭記         黃庭堅

  瑞州貢院記        雷孝友

  碧落堂記        歐陽守道

  翠微亭記          前人

  上高縣城記         江湘

 瑞州府部藝文二

  小洞秋英         宋蘇轍

  錦水翔虹          前人

  大愚晚唄          前人

  綠筠堂           前人

  東軒即事          前人

  聖濟院          況師點

  郊行勸農         曾淵子

  題度門寺          劉愿

  吉祥寺           李揆

  遊多寶寺          張直

  郡庠山亭         趙師秀

  九日陪全尚書登敖峰    元李路

  大愚晚唄        明熊茂松

  龍潭化雨          前人

  仙洞雲迷          前人

  蒙嶺積雲          前人

  錦水歸帆          黃景

  遊鏡山           前人

  觀音水洞          前人

  荷華山歌         陳邦瞻

  靈岫神光         陶履中

  仁濟鯨濤          前人

  白鶴仙蹤          前人

  鳳山飛羽          前人

  柳齋棋局          前人

  末山雁字         陳廷策

  天嶺慈光          前人

  鶿洲靈跡          前人

  雲樓遠眺          前人

  濯衣春漲          前人

  華林靈跡          前人

  集仙古柏          前人

  鏡山夕照          前人

  九峰雪霽          前人

  醉石雲迷          前人

  夜合靈跡          前人

  瑞芝仙跡          前人

  黃蘗飛泉          前人

  寶蓋朝嵐         吳夢暘

  洗墨清流          前人

  翠篠依風         李東陽

  蒼鱗傲雪          前人

  章水觀魚         張叔鑑

  荷山象石         徐登瀛

  花塢貞泉         熊廷相

  飛躍文峰         王應麟

  來蘇古渡          前人

  蒙嶺積雪          羅登

  古木空煙         蔡文第

  鹽洲暮雪          前人

  山門半日         李凌漢

  訪僧多寶寺         黃栻

 瑞州府部紀事

 瑞州府部雜錄

 瑞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九百十卷

瑞州府部藝文一编辑

《東軒記》
宋·蘇轍
编辑

余既罪謫監筠州鹽酒稅,未至,大雨,筠水汎濫,蔑南 市,登北峰,敗刺史府門。鹽酒稅治舍俯江之漘,水患 尤甚。既至,敝不可處,乃告於郡,假部使者府以居。郡 憐其無歸也,許之。歲十二月,乃克支其欹斜,補其圮 闕。聽事堂之東為軒,種杉二本,竹百箇,以為宴休之 所。鹽酒稅舊以三吏共事,余至,其二人者適皆罷去事委於一,晝則坐市區,鬻鹽沽酒,稅豚魚,與市人爭 尋尺以自效。暮歸,筋力疲廢,昏然就睡,不知夜之既 旦。旦則復出營職,終莫能安。所謂《東軒》者,每旦暮出 入其傍,未嘗不啞然自笑也。余少年讀書,竊嘗怪顏 子簞食瓢飲,居於陋巷,人不堪其憂,顏子不改其樂, 以謂雖不欲仕,然抱關擊柝,尚可以「自養而不害於 學,何至困辱貧窶,自苦如此?」及來筠州,勤勞米鹽之 間,無一日之休。雖欲棄塵垢,解羈縻,自放於道德之 場,而事每劫而留之。然後知顏子之所以甘心於貧 賤,不肯求升斗之祿以自給者,良以其害於學故也。 嗟夫!士方其未聞大道,沉酣勢利,以子女玉帛自厚, 自以為樂矣。及至循理以求通,落其華而收其寔,從 容自得,而不知天地之為大與死生之為變,而況其 下者乎?故其為樂也,足以易窮,飢而不怨,雖南面之 王,不能加之,蓋非有德不能任也。余方區區欲磨洗 濁污,希聖人之萬一,自視缺然,而欲庶幾顏氏之樂, 宜其不可得哉!若夫孔子周行天下,高為魯司寇,下 為乘田委吏,惟其遇無所不可,彼蓋達者之事,而非 學者之所望也。余既以謫來此,雖知桎梏之害,而勢 不得去,獨幸歲月之久,或哀而憐之,使得歸服田里, 治先人之敝廬,為環堵之室而居之。然後追求顏氏 之樂,懷思東軒,優游以忘其老,而非敢望也。

《瑞芝亭記》
黃庭堅
编辑

晉陵邵君協為新昌宰,視事之三月,靈芝五色十二 莖,生於便坐之室。吏民來觀,無不動色。相與言曰:「吾 令尹殆將有嘉政以福我民乎?山川鬼神,其與知之 矣。不然,此不時而秀,不根而植,非人力所能致而自 至者,何哉?」乃相與廓其室,四達為亭,命曰「瑞芝。」奔走 來謁,記於豫章黃庭堅。庭堅曰:「予觀《神農本草經》:青 芝生泰山,赤芝生衡山,黃芝生崧山,白芝生華山,黑 芝生恆山,皆久食而輕身延年而不老。」蓋曰養生之 藥,不言瑞世之符。又其傳五芝曰:「赤者如珊瑚,白者 如截肪,黑者如澤漆,青者如翠羽,黃者如紫金,皆光 明洞徹如堅冰。」而世之所謂芝草,蓋不能若是也。故 嘗考於信書,自先秦之世,未有稱述「芝草者。及漢孝 武厭域中之富貴,求致神仙不死,天下騷然。元封中, 乃有芝草,九莖連葉,生甘泉殿房中,於是赦天下,作 《芝房之歌》。孝宣起於民間,厲精萬事,事無過舉,然廟 享數有美祥,頗甘心焉。故復修孝武郊祀,以瑞紀年。 元康中,金芝九莖,又產含德嚴銅池中。然此芝不生 於五山,果《神農經》所」謂芝者非耶?余又竊怪漢世既 嘉尚芝草以為上瑞,而兩漢循吏之傳未有聞焉。何 也?豈其所在民得其職,所去民思其功,生則羽儀于 朝,歿則蒸嘗於社,則是民之鳳凰麒麟、醴泉、芝草邪? 抑使民田畝有禾黍,則不必芝草生戶庭;使民伏臘 有雞豚,則不必麟鳳在郊藪,黠吏不舞文,則不必虎 渡河,里胥不追擾,則不必蝗不入境。此其見效優於 空文也邪?昔黃霸引上計之吏,問興化之條,有雀來 止京兆舍中,飛集丞相府上,霸以為皇天報下,神雀 欲圖上奏。京兆尹張敞言:「郡國計吏切笑丞相之仁 厚,知略有餘,而徵信其怪也,恐丞相興化之條,徒紊 漢法,或長詐偽,以敗風俗。」天子嘉納焉。劉昆為江陵 令連年火災昆輒向火叩頭多能返風降雨遷弘農 太守驛道多虎淆澠不通昆為政三年虎負子渡河 乃召入為光祿勳詔問昆「江陵返風滅火弘農虎北 渡河行何德政而致是」對曰:「偶然耳」左右皆笑其質 帝嘆曰:「是乃長者之言繇君子觀之張敞之篤論世 祖之知言建成之文不如」光祿之質也。雖然,新昌之 吏,民愛其令,君將以徵福,焉可誣也。又嘗試論之,古 之傳者曰:「上世蓋有屈軼指佞,萐蒲扇庖《蓂莢記》曆 嶰《竹生》律」,既不經見,後世亦不聞有之,則前世之有 芝草,特未定也。邵君家世儒者,諸父兄昔以文學行 義表見於縉紳,君又喜能好修,求自列於循吏之科, 故其氣燄足以取之異草來瑞,使因是而發政於民, 慘怛而無倦。民將盡力於田,士將盡力於學,則非常 之物,不虛其應,且必受賜金增秩,當用儒術顯於朝 廷矣。豈獨誇耀窮山下邑而已乎?故并書余所論芝 草循吏之實,使歸刻之,亦使後來有意於民者觀焉。

《瑞州貢院記》
雷孝友
编辑

高安郡治之東,有溪出焉,南入於江。溪傍地若隱起, 嘗建學宮其上,已而更為驛舍,耆老相傳,「此地於學 甚宜,既不能還其舊,則即其傍為貢士較藝之所。」乾 道初元,始修營之。然而規模草創,工程取具,棟宇撓 弱,庭廡淺迫,凡蒞事者、試業者暨諸有司皆不足以 容,則通驛舍而一之。東西異處,防閑不嚴,士人坐作 出入,俱弗以為便。慶元四年春,毗陵胡公來守是邦, 歲適大比,公先事顧慮,逆知不可以苟簡臨之。然下 車伊始,布政施令,固有後先。「且農事方興,時不可奪, 剸裁暇日,思有以處此,擇可委者,庀事木,取之旁郡, 力出乎州兵,市工以傭,且倍其直」,將撤而新之。念舊

址褊陿,而邦人之意不欲他徙也,則大畀民貲,為之
考證.svg
經理,使之輕去故居,不知貿遷之勞。由是得地寬平,

賦財衍裕。為廳事,為直舍,為合食之堂,修廊四出,矩 正繩直。內外有司以至治書、守藏、卒隸之徒,各有攸 處。閈閥垣牆,壯厚高顯,凡為屋一百四十有八楹,而 民不知有是役六月三日經始,七月十有三日落成, 不逾月,秋試至者千五百人。目新乎所睹,心安乎所 適,皆得以優游晷影,紓廣志思,而無局促弇鬱之患, 發身有助,而為利無窮。德公既深合辭,屬孝友記之。 孝友謂:「公出名門,典型所鍾,施置興作,蓋其餘事。特 計慮久遠,萌於始至之日;圖為靖暇,成於旬朔之間。」 由是而推,其蘊蓄之大者可知矣。

《碧落堂記》
歐陽守道
编辑

碧落,《仙書》中有之。碧,天之蒼,蒼色也。落,始也,猶言泰 初元始也。高安郡於江西稱道院,郡治在山間,相傳 其上古仙人李八百修煉之所。異時為守者,因山為 園亭,盡曲折登覽之趣,其命名率取方外語,而最高 處有碧落堂,下俯萬山一水,穿城南北岸萬家,鱗鱗 樓臺皆可指數。誠齋先生楊文節公在郡日,詩為此 堂賦者八章,其狀煙雲吞吐,陰晴變化,真若游汗漫 而凌倒景。自昔太守山水之樂,如歐陽公於琅琊,蘇 公於西湖,皆以郡事餘暇,晨往夕返,未有不出戶庭 坐得清賞如此者。吾不知李仙人何代,誠齋飄然乘 風來此,坐臥山水,衣披雲錦,而勝絕聞天下矣。景定 庚申春,北兵奄至,焚郡堂在山巔,不得免焉。後四年, 余友文君天祥來守,期月間百廢具興。甲子秋,堂成, 復刻誠齋詩於上。九月九日,攜客落之,賦詩紀興。秋 晚風來,君意更在極目之外,遣使以圖與詩遺余,觀 圖使人翛然以喜,讀詩使人慨然以悲。嗟乎!自有宇 宙,即有此山,余何暇更論久遠?百年間,二太守皆吾 廬陵人,而所遇風景「不同如此,豈特君欲尋誠齋之 樂不可得,余鄰郡人猶因君感嘆不已,又況高安之 父老乎?」夫陵谷遷變,古今何常,昔所謂仙蹤,幽棲於 此,豈知後來為郡官府之雄壯,廛居之繁麗,忽然在 吾劍池丹井之前?江西三百年無大兵革,而高安最 偏,民生其間,如古建德之國,又豈知一日之變,雄壯 繁麗而化為煨燼,雖仙居亦為腥風毒焰之所熏灼 乎?山川是而人民非,正使仙人不死,吾想其涉青霞 以汎濫,忽臨眺夫舊鄉,亦有如靈均之賦《遠遊》,長太 息以掩涕者矣。斯堂之不得不復,吾聊以還承平風 物之舊,慰郡人俯仰之思。然悼心前事,安得使百萬 億蒼生,盡免於墮巔岸,受辛苦?然後我處「清高隔風 雨之地位,而無戚然於中乎?」余是以有感於君之詩。 堂落之前半月,詔召君還朝,郡人謂斯堂也,壯偉有 加於昔。使繼今以往,高安無有後艱,則何啻支百數 十年而已。景定庚申之變,此郡曠古,纔一見也。郡人 何用更憂,君何以憂郡人之憂?雖然,勿謂高安一隅, 四方無虞,而後高安再為樂國,高安再為樂國,而後 斯堂永為絕勝之處。昔人有謂「天下治亂觀洛陽,洛 陽盛衰觀園亭」者,書生多感,所見正略同爾。噫君今 還矣,臨行為我徘徊徙倚於斯堂,然後詣天閽,開閶 闔,以天地之無窮,人生之長勤,重告之太微清都,以 徼福於下土。此固君之夙心,而父老送君之深望也。 君屬余為記。夫此誠齋所謂「滕閣鬱孤皆不及」者,附 余姓名,不亦幸乎?

《翠微亭記》
编辑

余既為宋瑞記碧落堂,堂之右一峰峭立,平處有亭 基,瑞得之。郡人曰:「是所謂翠微者也」,故與碧落並表 於此。郡中廢四十年矣,亦復之山之腰曰翠微,謂自 下望高,蒼然一色,至此而所見微也。百圍之木在上, 平地以為不盈,拱把鴻鵠高舉,卑飛之雀自疑過之。 君子抗志浮雲之表,不求合乎卑凡之見,彼不我見, 則我尊矣。雖然,君子何容心不能揮手謝眾人,亦不 能人人引其手而使與己俱也。《老子》曰:「摶之不得名 曰微。是山故嘗有仙,吾知仙之為道,斂之使益微者。 翠樾隔山,白雲往來,安知斯人不時到其間乎?」宋瑞 少留待之。

《上高縣城記》
江湘
编辑

上高,古巖邑也。城週五里,蜀水衷亙,舊為關者四,分 峙水南北,所以嚴內外、譏出入也。綿祀遐藐,俶剏歲 月,漫弗可考。耆老相傳,「四關不修且壞,六十載矣。」榛 莽荒椔,瓦壤翳積,涉其境如遯坰埜,闖其市如即虛 會。憧憧往來,蕩亡限制。觀瞻弗肅,何以讋奸心、銷亂 萌也?余始領邑,顧瞻咨嗟。襟抱虧疏,風氣宣洩,邑居 弗寧,宜也。司關掌節,以聯門市。重門擊柝,以待暴客。 五三載籍,維見可觀。邑雖陿陋,非一關市比也。規刱 四門,為邦之郛,庸可已乎?顧積敝轇輵,材不足塞職, 墜典廢基。循序搜舉蝗粟,踰期桶整以暇。乃召墁斲, 斬板幹,陶瓴甓,夷叢葳,輒訪遺址,恢拓而鼎新之。水 南舊有二門,南曰「望京。」望者,言跂而望之也。今以朝 京為名,取楊誠齋所謂「筠陽舊是朝天路」也。西曰宣 風,風者言風以動之也。今以宣化為名,取董賢《良策所謂「守令承流宣化」也。水、北二門以次而作。東曰「禮 賢」,仍舊名也。道繇禮賢鄉出,取尊賢貴德之誼也。北 曰「宜豐」,易新名也;壤與宜豐境接,取時和歲稔也。四 門既立,翬飛翼張,弗陋弗奢,凝然在望。矗重檐以呀 赫,啟雙扉之項洞嶷兮峨峨,巨鰲載仙島而浮渤澥 劃兮煌煌,燭龍銜靈耀而照崑崙。內則街衢洞達,閭 閻弦直;旁則邏房置卒,巡徼有常。啟以管籥,閉以鍵 壯,氣脈屬聯,寇偷屏息。於是《上高》昉有大邑通都氣 象,旅出於途,賈列於肆,一洒疇昔卑陋之舊習矣。大 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洞然八荒,皆在我闥,盜寇矯攘 而弗作,外戶而弗閉,是為《大同》。大道既隱,私為町畦, 城郭溝池以為固,是謂《小康》。噫可以觀世變矣。然天 下之事,凡出於理之所當然者,不容漠然不加之意 也。今夫立為宮室,通為閈閎,限為閾,繚為垣,而內固 以扃鐍,人有宅於都者皆然,非因穿窬之為盜而為 之也。繇家推之鄉,由鄉推之國,由國推之天下,一也。 《門成》,姑記興廢之由,以諗來者。若夫絜楹計工,夸詡 江山拱挹之勝,則非為關本意,故不書。

瑞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小洞秋英》
宋·蘇轍
编辑

眼前黃葉畏秋霜,耳畔啼蛩怨夜長。佳節欣聞近萸 酒,清商試為奏伊涼。疏狂久笑謀生拙,貧病應憐為 口忙。今日共君𢬵一醉,從教人道亦「高陽。」

《錦水翔虹》
前人
编辑

六月長橋斷不收,朱闌初喜映春流。虹腰宛轉三百 尺,鯨背參差十五舟。入市樵蘇看繹絡,歸家鹽酪免 遲留。病夫最與民同喜,卯酉匆匆無復憂。

《大愚晚唄》
前人
编辑

風光四月尚春餘,淫雨初乾積潦除。古寺蕭條仍附 郭,閒官疏散亦肩輿。摘茶戶外蒸黃葉,掘筍林中問 綠蔬。一飽人生真易足,試營茅屋傍僧居。

《綠筠堂》
前人
编辑

愛竹能延客,求詩剩掛牆。風梢千纛亂,月影萬夫長。 谷鳥驚碁響,山蜂識酒香。只應陶靖節,會聽北窗涼。

《東軒即事》
前人
编辑

新竹依牆未出尋,牆東桃李卻成林。池塘草長初饒 夢,院落鶯啼恰稱心。江滿船頭潮欲罷,泥融。《齒暮 尢深》。閉門。憐予書成癖,試買村醪相伴斟。

《聖濟院》
況師點
编辑

迢迢幽徑入松關。到得雲藍分外寒。長嘯一聲山谷 應。洞深驚起老龍蟠。

《郊行勸農》
曾淵子
编辑

伴犢兒童去採茶,掃蠶山婦摘桑芽。一溪風雨晚來 急,門外梧桐三兩花。

《題度門寺》
劉愿
编辑

山到秋來骨更奇,看山尋徑步逶迤。樓臺半與雲相 亂,鐘梵時因風自移。萬卷生涯書可載,一身老去髮 先知。我來尚想諸賢在,綠竹堂前壁上詩。

《吉祥寺》
李揆
编辑

「帶雨溪雲重,依山石路斜。聊乘阮孚屐,徑入梵王家。」 接竹引流水,栽籬護野花。簿書有期會,無地老煙霞。

《遊多寶寺》
張直
编辑

馬蹄緩踏過溪橋,一入虛堂亂葉飄。香冷博山僧未 起,不知重九是今朝。

日上芭蕉露未晞,此中形勝幾傳衣。龍山酒客無尋 處,來看開河「白雁飛。」

《郡庠山亭》
趙師秀
编辑

一來高處望,遠近似秋容。秀氣歸才子,清風屬釣翁。 溪晴分別港,山闕見他峰。獨憶良宵月,無因宿此中。

《九日陪全尚書登敖峰》
元·李路
编辑

落帽風高雁影斜,蕭蕭紅葉楚天涯。使君今日登臨 處,秋滿江城菊未花。

《大愚晚唄》
明·熊茂松
编辑

郭外蕭疏薝蔔林,西軒遺蹟月沉沉。蒼藤尚帶前朝 色,碧水猶傳逐客心。鴈阻斷魂天際杳,鐘驚離恨夢 中尋。不堪懷古臨孤剎,落日寒風送梵音。

《龍潭化雨》
前人
编辑

百尺澄潭接大河,平田翼翼傍城阿。真仙舊宅仍林 壑,古廟空山長薜蘿。雲鎖洞門常作雨,風生溪口忽 揚波。祈靈歲歲沾恩澤,龍女持瓶幾度過。

《仙洞雲迷》
前人
编辑

石壇縹緲亂山圍,洞口秋雲片片飛。繞郭晴嵐鐘忽 度,隔林煙暝鶴初歸。丹臺寂莫藏青靄,仙路蒼茫隱 翠微。不是吹笙臨碧落,漁樵何處問「柴扉。」

《蒙嶺積雲》
前人
编辑

芙蓉翠削亂山頭,一片煙嵐鳥外浮。幾度漫疑仙子 斾,洞簫吹徹錦城秋。

《錦水歸帆》
黃景
编辑

六幅蒲帆落夕陽,船頭簫鼓雜鳴榔。長江巨浪都經

過,放酒高歌是樂鄉
考證.svg

《遊鏡山》
前人
编辑

偶陪冠蓋覓殘春,傍水幽花一樹新。莫惜對花成酩 酊,明春風雨欲愁人。

《觀音水洞》
前人
编辑

水蓄重岩影自空,白雲穿破碧玲瓏。數回側路通蛟 室,一隙幽光漏紫宮。翡翠寒凝愁向日,銀花浪點怯 翻風。從流出海南天外,為說慈悲此處同。

《荷華山歌》
陳邦瞻
编辑

「憶昔仙人駕象來,芙蓉萬疊洞門開。元風翕欻播靈 境,紫氣恍惚通蓬萊。藥爐丹灶知無用,絳節羽衣紛 徘徊。雙泓窈窕貯瑤碧,紅白蓮花相對開。奇葩異萼 香噴薄,大華王井相崔巍。石壇漠漠仍千載,仙馭泠 泠去九垓。靈幢寶蓋不復見,道人遊客心空哀。我昔 童稚負奇骨,拂衣有志凌塵埃。自料紅顏生羽翰,何」 須奼女結真胎。百年此事須如夢,翻飛朝夕白雲臺。 北尋崎嶇,訪華蓋,卻笑村子非仙才。

《靈岫神光》
陶履中
编辑

相傳幽境識山靈,金錫飛精擬化城。黑月夜宜風雨 暗,白毫時遣鬼神驚。錯疑埋劍遙瞻氣,不係分藜漫 著經。天曉如常看一色,莫爭光怪總清平。

《仁濟鯨濤》
前人
编辑

一水如淇澳,連城帶竹分。絃歌非獨少,熙攘亦成群。 百勢渾疑鵲,江聲欲鬥羵。「濟川誰得似,平政可曾聞。」

《白鶴仙蹤》
前人
编辑

舊疑華表鶴,重向此山過。青女丁為姓,丹爐石在阿。 臨風懷羽化,落照起漁歌。愧說神仙吏,憑虛紫氣多。

《鳳山飛羽》
前人
编辑

山在府治後,一名「碧落。」 有一洞,每遇立春日,有五色羽在洞中軒舞。今漸湮。

筠陽竹實舊堪餐,聞道當年駐彩鸞。日映九苞雲並 麗,風留片翮穴含丹。地靈每為驚春信,山色長教破 歲寒。何事探奇今未得,鳳毛還向鳳池看。

《柳齋碁局》
前人
编辑

羲皇局外身,偶爾敲碁局。勝負總欣然,柳齋千頃綠。

《末山雁字》
陳廷策
编辑

削翠懸天末,末山因得名。雲煙浮絕巘,風雨洗新晴。 南北縱橫羽,春秋來往聲。只今看雁序,點畫似天成。

《天嶺慈光》
前人
编辑

嶺峻窮階級,門幽洞壑斜。吸呼通帝座,閃忽隱仙家。 雨過光逾現,月華影更嘉。丹梯最絕處,片片落天花。

《鶿洲靈跡》
前人
编辑

敖邑貞元會,鶿洲晝夜雲。波瀾搖紫氣,開閤動青旻。 舟子歌靈識,樵人隔水聞。相期洲常合,千載盛斯文。

《雲樓遠眺》
前人
编辑

宋代雲樓建,巍然傍邑西。捲簾吞鏡嶺,把盞酌耶溪。 鶴唳千山暝,花飛萬木齊。令君聽事暇,𢬵卻醉如泥。

《濯衣春漲》
前人
编辑

《洗耳》原無意,濯纓別有神。誰能脫世網,不受一纖塵。 浴鷺迎新水,浮鷗避遠津。神仙未可學,精白答楓宸。

《華林靈跡》
前人
编辑

共說西王母,雲裾跨鶴來。山深藏窅靄,林靜長莓苔。 丹灶泥封舊,元壇劫火灰。莫云仙跡幻,咫尺有蓬萊。

《集仙古柏》
前人
编辑

古柏瞷滄浪,泉流柏子香。菁蔥覆鼎灶,空翠滴雲房。 銕柱浮孤井,金丹洒八荒。何能食芝草,高揖許旌陽。

《鏡山夕照》
前人
编辑

鏡山凌碧漢,圓影鬱崔嵬。流曜窺蓬戶,浮光落客衣。 石痕留返照,鴉背帶殘暉。樵語并僧話,匆匆踏蹬歸。

《九峰雪霽》
前人
编辑

百里宜豐邑,五鹽十萬家。雪深藏菡萏,天霽散雲霞。 臘近寒堆玉,晴回樹散花。陽春有腳到,梅影數枝斜。

《醉石雲迷》
前人
编辑

宜豐有《卷石》,人傑地為靈。雲合山腰碧,煙浮水面清。 羲皇夢裡晤,松菊覺餘馨。今古一醉局,誰同「靖節醒。」

《夜合靈跡》
前人
编辑

雙石分晴雨,靈蹤別醉醒。惟茲洞口者,開閤有同情。 奎壁侵晨剖,町畦入夜并。人如捐巧詐,千古尚為靈。

《瑞芝仙跡》
前人
编辑

百里有循良,靈芝產治堂。龢風扇壟麥,淑氣溢庚桑。 並蔕九華發,連莖五色章。至今馨簡冊,瑞草亦甘棠。

《黃蘗飛泉》
前人
编辑

瀑布泉飛急,坎盈水自平。津膏滋畎畝,涓滴到滄瀛。 味洌雲根淨,目分梓里清。邑多茹蘗宰,作楫與調羹。

《寶蓋朝嵐》
吳夢暘
编辑

湛露晞時曉霧輕,千林入畫四山清。僧廬只在多雲 處,隱隱疏鐘出化城。

《洗墨清流》
前人
编辑

秫田酣醉日,涇渭不須論。洒墨澄波上,閒情在不言。

《翠篠依風》
李東陽
编辑

美人隔秋浦,極目見湘山。日暮人語絕,天風吹珮環。

===
《蒼鱗傲雪》
前人
===懸巖垂孤松,老幹蹇如鐵。試看百年枝,猶存太古雪。

《章水觀魚》
張叔鑑
编辑

誰從濠上問《莊周》,泛碧涵清暫可遊;海運圖南鯤欲 化,安知魚樂只浮漚。

《荷山象石》
徐登瀛
编辑

仙人驅石到,香象渡河來。崒嵂疑星隕,清漣擬鏡開。 池花丹染黛,露葉玉擎盃。王子當年約,笙聲幾度催。

《花塢貞泉》
熊廷相
编辑

身比銀瓶潔,絲繩不肯牽。「燕雲懷北闕,江月冷南天。」 匿綬為君計,沉珠不自憐。盟心清徹底,《汲井》共《泫然》。

《飛躍文峰》
王應遴
编辑

筠陽秋色俄驚半,客思蓴鱸嗟《汗漫》。知己邀同飛躍 遊,虹梁度處凌霄漢。飛躍亭高錦水隈,空中樓閣畫 圖開。翬甍不似人間造,鞭石疑從天上來。

《來蘇古渡》
前人
编辑

「《折葦》堪航處,曾來大小蘇。」一時「遷客話,千古《問津圖》。」 元祐寧為黨,眉山自有徒。只今憑弔者,詩與夢魂俱。

《蒙嶺積雪》
羅登
编辑

日暖風香到處同,經年積素倚晴空。瓊樓接地層層 起,玉徑牽人曲曲通。樹湊射仙頭上綠,花飛梁苑步 來紅。何人著意尋《高士》,定有袁安臥此中。

《古木空煙》
蔡文第
编辑

「步屧白楊外,溪花笑欲然。」高人眠古木,寒鳥啄空煙。

《鹽洲暮雪》
前人
编辑

勿訝溪顏老,寒汀閱古今。饒予青眼視,也作《白頭吟》。

《山門半日》
李凌漢
编辑

勢逼南天擁疊巒,烏光遲放石林寒。清酣鶴夢松枝 穩,細聒經聲竹院殘。冰濺飛濤雲外凍,山分秀色霧 中餐。尋真野客長疑雨,盡日禪關俗不干。

《訪僧多寶寺》
黃栻
编辑

古寺尋僧木葉丹,樓臺空鎖白雲寒。還看昨日相期 處,風掃殘經墜石壇。

瑞州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漢永建六年秋七月,客星出牽牛。」

晉隆安四年春正月,月犯牽牛。是年,豫章大水,害禾 稼。

太康元年,豫章產嘉禾。

太元十六年,白鹿見於望蔡地。

咸康二年七月,白鹿見於望蔡地,太守《豆景》表獻。 齊永明五年,望蔡地獲白獐。

梁大同五年冬,彗星出南斗。

隋大業中,林士弘寇建城,應智頊密使人貨橘於寇, 寇分食之,有毒蜂自橘中飛出螫寇,多致死。

唐武德中,應智頊治郡,有鳳凰翔集於郡後山,因以 「鳳凰」鳴其山。

麟德六年,望蔡地有白獐入民家,馴擾不驚,郡守獲 之以上獻。

元和七年,高安城中火,焚官舍民房甚多。

太和九年,廖洪廬父墓,有青蛇白獸遶墓所,人稱「孝 感。」

中和七年,昇元觀生瑞竹,自根至三尺處,岐為兩竿。 南唐保大三年,府治火。是年沈麟廬父墓,有《慈烏》集 墓上。

宋開寶九年,大理寺丞易延慶居父喪,廬墓。墓側產 玉芝一十八莖,又紫芝一本,好事繪為圖,徐鉉為之 賦。又「延慶於墓前手植二栗,及長而連理。」

淳化改元,太守桂誠領郡事,寢堂生紫芝,是歲大有 年。

二年,白鹿見,望蔡地,獲之以獻。

景祐三年夏,久雨水漲,淹沒室廬、雞犬殆盡。

元祐八年,新昌縣治座側產芝,五色者一十二莖。黃 山谷為之記,因以名其堂。

元祐間,快山有牧童攫於虎,兩牛奔救,童得不死。洪 覺範詩云:「嗟乎異哉兩大武,高誼可與貫疇伍。今徒 仁義名好古,臨事真情乃愧汝。」

劉彥,字恭叔,同友遊洞山,山有五通廟,最靈。夜聞人 嬉笑聲,慢侮諸人,獨不犯。恭叔曰:「此官人也,早作」諸 人衣冠皆污,恭叔如故。

紹聖中,州宅後圃池中產「雙頭蓮」,蘇文定邀客宴賞, 有詩。

嘉定初,上高縣斜口橋東盧氏店前有楓樟槐三樹, 同本而生,異幹而榮,蔭庇路旁,行人休憩,號之曰「義 木。」

十四年,南市大火,燬民居大半。三月,州學「《大成殿》產 芝草。」

寶慶初,碧落堂產瑞芝,一本十四莖,守臣沈謚作《頌》 表於朝,遂詔易筠州曰「瑞州大觀中,曹坦守瑞,有靈芝、甘露之祥。

淳熙二年三月,新昌黃茅嶺雲霧蔽塞,有龍將翔,居 民群集鼓噪,龍投山下,須臾地裂水湧,田廬決沒者 數十。

七年五月,大水,淹沒田廬。

八年,州境甘露降。

九年,新昌降甘露。是年,趙謐為太守,無訟堂產白芝。 十年,大旱。

十四年,高安旱。

十五年,水災。

慶元六年,大水五日,壞田廬無筭。

嘉泰三年,荷山頂水泉沸湧,下流如溪。

四年,府屬飢,殍死不可勝瘞。

景定元年,北兵擾亂,焚郡治及民居殆盡。

五年三月,市南火,焚民居三百餘家。

元延祐二年夏,久雨,錦江汎溢,民居陸沉,惟州學、西 澗書院、利貺廟三處不沒。

至元二十二年春,新昌龍降水災,趙文初陷州。 至正六年夏,西澗書院產靈芝瑞草。冬,市南火,燔民 居數百家,新昌甘露降。

七年春,市南又火。

十一年夏,大雨龍出,各山崩潰,漂流人畜,墊民廬官 舍。是歲《紅巾》盜起。

十二年三月,《紅巾況》普天燔郡城,火三日不絕,公私 蕩然。

十四年,偽《天完》將李普成、王普敬據華林山,以寇本 路。

十九年春三月,劉普燔掠《上高縣》,甚慘。

二十年春,雨雪六十日。

二十一年秋,地震,屋鳴。冬,火延燒石橋。

明洪武元年夏六月,本府地震。

十三年夏五月,大水。新昌泰和橋圮府城,水溢三日。 二十二年,旱。

二十四年,「大有年。」

三十年冬十二月,有虎從北山來,入府城之城隍廟 中。

三十二年春二月,雨大雹,碎屋瓦。冬十一月,雨雪凝 凍,樹木摧折,鳥獸凍死,盜賊充斥。

三十四年,夏秋大旱,損禾。

永樂十年,大水傷禾。

宣德九年,旱,大飢。

正統十一年,盜嚴《雅則》起,所在為患,至十二年始平。 景泰三年冬至,四年春,凝雪六十日,寒甚。

六年,大旱,採食樹皮草根殆盡。

天順二年夏四月,各縣山崩,蛟出,大水月餘,漂流人 畜,大荒。

五年冬十二月,雷鳴,鄉市大疫。

六年春,府屬民多疫病死。

八年夏,大水。

成化二年,上高黃敏堅園內產瑞竹,一本兩岐。 十年夏,府學園內產兩瓜,一莖七寔。其年登秋榜者 七人。

十四年夏四月,大水從上流來,漂沒民舍甚眾。 十五年,米貴,民饑盜起,所在為患。

十八年,雨雹,大如拳,屋瓦皆碎,大水。是年,新昌縣姚 永貞家產紫芝五本。

十九年夏,瑞茄產於高安舉人朱繼祖家塾傍,二本 高尺餘,合為一,結紅紫蕊片,大如掌,類雞冠花。 弘治七年冬,雨雪久,嚴寒樹木枯死。

八年夏旱,高安縣楓樹結李實,桃李冬花。是年有白 魚三躍登府前橋上。

十年,《新昌縣盜》《鄧遲八》起,至十一年始平。

十三年,新昌縣「盜周番天起」,至十四年始平。

十四年,上高縣廳事產芝三本,知縣童旭覆之以亭。 十六年大旱,北山虎來入府城拱辰門。

十七年,高安縣進士陳祥家產芝十餘本。是年冬,高 安火災。

正德元年夏旱,秋七月,大水山崩,漂沒廬舍。禾未刈 者,立而生秧。

三年春,民饑。桃竹生子,舂之可以炊食。是年大旱。 四年春,高安縣調露等鄉天雨黑穀可啖。久之穀生 芽,繼而又雨黑雨。夏四月,高安縣穀價騰湧,一石貴 五錢,饑民白晝攘奪於市。是年秋,地震。

五年,劇盜陳福一等據華林山為寇。春正月,府城南 市火,焚民居。

六年三月二十五日,見天際有紅白大暈,圈,連環四 五,覆府境。五月十二日,華林盜夜劫本府庫藏獄囚。 六月二十一日,盜復攻府,燔燒公署民居。

七年秋八月二日,華林盜平。

八年夏秋旱,冬冰凝甚,鳥獸多凍死。十二月十一日, 寒甚,錦江水合九年春,高安縣民胡松家產芝二本。秋八月朔,日食, 既,昏黑移時,雞宿星見。是歲桃李冬花有成寔者。上 高縣虎入市傷人,知縣王以旂禱于城隍,虎竟遁去。 十五年,上高縣大水。

嘉靖元年春夏,大水,漂沒民居千餘家。上高縣況文 錦家產芝三本。

四年,高安縣學泮池產並頭蓮。

六年二月,新昌縣鄉宕溪龍出,大水決沒田戶數十 頃,男女漂流無筭。

十二年四月,府屬大水。

十三年,本府地震。

十四年四月,熊入南市,居民獲之。六月,野豬入北市, 居民獲之。

十五年,簡吾傅莊彘生二豚,形類獅象,莊人異而殺 之,投於水。

十六年,夏月頓起大水數丈,居民為漂。秋復旱。 十七年,蝗飛蔽天,樹葉亦噬。

十九年正月至五月,恆暘不雨,田禾盡枯,民大饑。 二十二年,府城火災。

三十五年夏,府屬大水,民饑。

三十九年春,雹雨傷稼。

萬曆十年,久雨,水荒。

十四年二月,三黃嶺雷雨大作,嶺上開一深裂。 十七年,荷山見白鹿,又有黑鹿,獲之,破網而去。 二十年,府屬大水。

二十一年,旱,民饑。敖文禎《田家謠》曰:「一年水潦一年 乾,猶記前年稻米殘。斗種百錢無處買,何須風雨更 添寒。」

二十七年,春夏以來,水旱相仍,秋稼經旬不雨,歲歉。 虎入南城,半月逐之,不見其蹤。是年,旱荒。

三十九年,荷山後塘水連奔登山。

四十年六月,郡城雨雹,有重斤許者,內有一《成麒麟 像》。

四十一年,民饑。

天啟元年三月,高安靈泉寺井躍出圖物如斗,青綠 色,跳滾如飛,旋復入井中,其井鳴數日。是年四月,府 治雨黑,雨著衣盡黑。

天啟二年正月,新昌有五虎,城東北隅俱獲之。高安 旱禾有一莖雙穗者,城鄉皆然。

六年,高安四鄉多虎,每出以十數,能上舟登樓,開門 破壁,殺人十餘。二月,華林有鳥,非鷹非鷺,群飛蔽天, 鳴則震地,網捕之,則遶空喧噪,數日輒去。三月十九 日,民間多造訛言。

七年八月十七夜,郡人見月華開闔數次。是年府署 內有枯蘭開華。又枯桂結子如葡萄大,有縶鸚鵡,無 雄有卵。

崇禎三年,府城之南狀元坊右盛家園內,產穿草靈 芝一本,其大如盤。後其地居人創為「潔庵」,又復產芝 三本。

五年,城北府下民居火,救熄。越日又火,救熄。次日又 火,凡四五次,幾及衙門。

九年丙子,饑,穀價每石登六錢。

十年十二月,流寇犯境。

十四年辛巳正月,雪樹介萬木折半裂,聲震地。是年 夏,大水,通衢深數尺。鄉城多疫。

瑞州府部雜錄编辑

《鄱陽記》:「新昌水有一沙堆,在縣東北五十里,其形狀 如覆船,鮮淨特異。每年豐稔,其沙即堆積如舊。若沙 移向岸,其年儉。古來相傳,以為常驗。」

瑞州府部外編编辑

《府志》:隆道觀有石臥草間,人不之奇也。漆元中肄業 觀中,偶遺溺其上,石忽憑人言曰:「湘鄉知縣耳,辱乃 公如是耶!」後謁選,果得湘鄉,石亦卒無他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