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1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十八卷目錄

 袁州府部藝文二

  送竇司馬貶宜春      唐李白

  酬別李袁州        竇叔向

  送從弟豫貶袁州      劉禹錫

  送柳使君赴袁州       前人

  暮春宜陽郡齋愁坐忽枉劉七侍御詩因以酬

  荅            李嘉祐

  送張觀歸袁州        前人

  王涯刺袁州祖席得秋字    韓愈

  量移袁州張韶州端公以詩相賀因酬之

                前人

  楚昭王廟          前人

  宜春早秋龍興寺江亭閒眺憶龍門山居寄崔

  張舊從事         李德裕

  及第後送潘圖歸宜春     盧肇

  登宜春醉宿景星寺寄鄭判官兼簡空上人

               李群玉

  送鄭谷歸宜春        曹鄴

  送曾德邁歸寧宜春      前人

  送友人歸宜春        張喬

  永州送姪歸宜春       鄭史

  楊岐山           唐廩

  題仰山通智塔       僧齊己

  萍實里         宋黃庭堅

  東湖            李覯

  仰山           祖無擇

  宜春道中多奇峰秀水怪石清泉 朱熹

  遊仰山謁小釋迦塔訪孚惠二王遺跡贈長老

  混融           范成大

  題昌山聖姥廟       甘叔異

  前題           曾季貍

  南源寺           姚偓

  梵林寺           袁皓

  題春波亭二絕        阮閱

  虛明觀           王觀

  楚臺夜月         尚崇年

  清熙閣           王古

  信美亭           鍾顯

  雷潭            陸經

  記萬載縣風俗        阮閱

  湘東驛至萍鄉        前人

  題宣風驛          前人

  龍江            前人

  化成巖          張嗣古

  記萬載風俗絕句三首    祖無擇

  石臺            周兌

  雨湧泉           前人

  石姥山           前人

  羅霄洞          僧德最

  普通禪寺         僧惠德

  大悲禪剎         元虞集

  鼓樂名山          前人

  宜春臺晚眺         前人

  題謝山福地       明宋九儀

  江南第一山        劉世科

  文昌閣          劉長發

  盧洲三元閣落成志喜    袁業泗

  偶憩珠泉亭絕句二首    楊聲遠

  宿武雲山         王守仁

  宣風公館          前人

  宗濂書院          前人

  仰山祠           前人

  宜春臺春望        李夢陽

  題鎮龍庵         鄧文輝

  月臺山寺         常維楨

  暮秋之花塘偶作       前人

  秋夜之藍田         前人

  龍河晚渡          辛硎

  題九仙宮         華仁源

  觀落星湖         蔡文鸞

  蟠龍山          嚴堯日

  康樂風俗         陶式金

 袁州府部紀事

 袁州府部雜錄

 袁州府部外編職方典第九百十八卷

袁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送竇司馬貶宜春》
唐·李白
编辑

天馬白銀鞍,親承明主歡。鬥雞金殿裡,射鴈碧雲端。 堂上羅中貴,歌中清夜闌。何言謫南國,拂劍坐長歎。 趙璧為誰點,隋珠枉被彈。聖朝多雨露,莫厭此行難。

《酬別李袁州》
竇叔向
编辑

少年輕會復輕離,老大關心總是悲。強說前程聊自 慰,未知攜手定何時。公才屈指登黃閣,匪服胡顏上 赤墀。想到長安誦佳句,滿朝誰不念瓊枝。

《送從弟豫貶袁州》
劉禹錫
编辑

何事成遷客,思歸不見鄉。游吳經萬里,弔屈向三湘。 水與荊巫接,山通鄢郢長。名嗟黃綬繫,身是白眉郎。 獨結南枝恨,應思北鴈行。憂來酟楚酒,元鬢莫凝霜。

《送柳使君赴袁州》
前人
编辑

宜陽出守新恩至,京口因家始願違。五柳閉門高士 去,三苗按節遠人歸。月明江路聞猿斷,花暗山城見 吏稀。唯有郡齋窗裡岫,朝朝空對謝元暉。

《暮春宜陽郡齋愁坐忽枉劉七侍御詩因以酬荅》
李嘉祐
编辑

子規夜夜啼櫧葉,遠道逢春半是愁。芳草伴人還易 老,落花隨水亦東流。山臨睥睨常多雨,地近瀟湘畏 及秋。惟羨君為周柱史,手持黃紙到滄洲。

《送張觀歸袁州》
前人
编辑

羨爾湘東去,煙花尚可親。綠芳深映馬,遠岫遞迎人。 飢狖啼初日,殘鶯惜暮春。遙憐謝客興,佳句又應新。

《王涯刺袁州祖席得秋字》
韓愈
编辑

淮南悲木落,今我亦傷秋。況與故人別,那堪羈宦愁。 榮華今異路,風雨苦同憂。莫以宜春遠,江山多勝遊。

《量移袁州張韶州端公以詩相賀因酬之》
编辑

前人

明時遠逐事何如,遇赦移官罪未除。北望詎令隨塞 鴈,南遷纔免葬江魚。將經貴郡煩留客,先惠高文謝 起予。暫欲繫船韶石下,上賓虞舜整冠裾。

《楚昭王廟》
前人
编辑

丘墳滿目衣冠盡,城闕連雲草樹荒。猶有國人懷舊 德,一間茅屋祀昭王。

《宜春早秋龍興寺江亭閒眺憶龍門山居寄崔張舊從事》
李德裕
编辑

江亭感秋至,蘭徑悲露泫。GJfont稻秀晚川,杉松鬱晴巘。 嗟予有林壑,茲久念原衍。綠篠連嶺多,青莎近溪淺。 淵明菊猶在,仲蔚蒿莫翦。喬木粲凌苕,陰崖積幽蘚。 遙思伊川水,北度龍門峴。蒼翠雙闕間,逶迤清灘轉。 故人在鄉國,歲晏路悠緬。惆悵此生涯,無由共登踐。

《及第後送潘圖歸宜春》
盧肇
编辑

三載皇都恨食貧,北溟今日化窮鱗。青雲乍喜逢知 己,白社猶悲送故人。對酒自驚千里別,看花自感一 枝春。君歸為說龍門事,雷雨初生電繞身。

《登宜春醉宿景星寺寄鄭判官兼簡空上人》
编辑

李群玉

曉發碧水陽,暝宿金山寺。松風灑寒雨,淅瀝醒餘醉。 夜中香積飯,蔬粒具精異。境寂滅塵愁,神高得詩思。 皎皎滎陽子,芳春富才義。漲海豁心源,冰壺見門地。 碧霄有鳩序,未展聯行翅。俱笑一尺繩,三年絆騏驥。 摧藏擔簦容,鬱抑胸襟事。名業爾未從,臨風嘿舒志。 一身渺雲嶺,中夜空涕泗。側枕對孤燈,衾寒不成寐。 糧薪極桂玉,大道生榛刺。恥息惡木陰,難書劍歌意。 揚鞭入莽蒼,山驛凌煙翠。越鳥日南飛,芳音愿相次。

《送鄭谷歸宜春》
曹鄴
编辑

無成歸故國,上馬亦高歌。況是飛鳴後,殊為喜慶多。 暑消嵩嶽雨,涼吹洞庭波。莫便閒吟去,須期接盛科。

《送曾德邁歸寧宜春》
前人
编辑

湖東山水有清輝,袁水詞人得意歸。幾府爭馳毛義 檄,一鄉看侍老萊衣。筵開灞岸臨清淺,路去藍關入 翠微。想到宜春更無事,併將歡慶奉庭闈。

《送友人歸宜春》
張喬
编辑

落花兼柳絮,無處不紛紛。遠道空歸去,流鶯獨自聞。 野橋喧碓水,山郭入樓雲。故里南陵曲,相期更送君。

《永州送姪歸宜春》
鄭史
编辑

宋玉正秋悲,那堪更別離。從來襟上淚,盡作鬢邊絲。 永水清如此,袁江色可知。到家黃菊坼,亦莫怪歸遲。

《楊岐山》
唐·廩
编辑

逗竹穿花越幾村,還從舊路入雲門。翠微不閉樓臺 出,清吹頻回水石喧。天外鶴歸松自老,巖間僧逝塔 空存。重來白首良堪喜,朝露浮生不足言。

《題仰山通智塔》
僧齊己
编辑

嵐光疊杳冥,曉翠濕窗明。欲起遊方去,重來繞塔行。 亂雲開鳥道,群木發秋聲。曾約諸徒弟,香燈盡此生。

《萍實里》
宋·黃庭堅
编辑

楚北童謠已兆祥,果然所應在昭王。若非精鑒逢尼 父,安得佳名紀此鄉。

《東湖》
李覯
编辑

萬象城東雅入詩,半湖雲靄卷殘暉。老龍惜雨慵離 蟄,幽鷺逢人慣不飛。岸僻自宜安釣石,水清誰礙濯 塵衣,使君公退便遊此,卻恐吾王急詔歸。

《仰山》
祖無擇
编辑

維南斗牛下,萬仞聳崔嵬。日上光先占,江盤勢卻回。 一方蒙雨露,幾處對樓臺。不逐秦鞭去,曾經禹載來。 雲生峰慘淡,冰泮谷喧豗。險外煙嵐變,深中洞府開。 巖花春灼爍,谿鳥暖毰毸。飛瀑含清籟,乖龍走疾雷。 平川蕭廟閟,半腹鄧林摧。精蘊瑤瑰寶,奇鍾杞梓材。 僧軒宜薜荔,樵徑怯莓苔。旁睨龍洲橘,前瞻庾嶺梅。 仙經饒地肺,賦筆遜天台。神物多靈貺,農田少旱災。 隱居須獨行,吟詠亦難才。未脫紅塵累,徒嗟白髮催。 夢頻生枕席,賞每倒樽罍。預恐瓜時代,圖歸作醉媒。

《宜春道中多奇峰秀水怪石清泉》
朱熹
编辑

我行宜春野,四顧多奇山。攢巒不可數,峭絕誰能攀。 上有青蔥林,下有清冷灣。更憐灣頭石,一一神所剜。 眾木共遺棄,千秋偶堅頑。我獨抱孤賞,喟然起長歎。

《遊仰山謁小釋迦塔訪孚惠二王遺跡贈長老混融》
范成大
编辑

堵田谿淵清洄洄,梅州問路寒雲堆。連空磴道虯尾 滑,竹輿直上無梯階。官吏來迎夾道立,相逢無言心 眼開。翠微中斷雪GJfont吼,兩耳不辨供喧豗。林間靜極 成斷相,政要萬壑號風雷。出如蓮盆繞金地,龍宮避 席餘蒼崖。祖師抱膝坐古塔,大禪海眼翻天來。騰空 狡獪我未服,拄杖踏濕撞莓苔。問龍亦借一席地,解 包聽雨眠西齋。當年公案忌錯舉,神通佛法同坑埋。 混同庵中的的意,笑我舌本空崔嵬。茲事且置飽喫 飯,稊田米賤如黃埃。

《題昌山聖姥廟》
甘叔異
编辑

分宜古縣環清溪,重岡複嶺如奔馳。行逢山斷水流 處,閱城廟枕山之西。我來落日在前嶺,摩挲一讀盧 肇碑。嗟唐去今亦已久,尚餘文字光陸離。云昔秦人 有天下,鏖戰六國愚黔黎。碭山雲氣望不見,神物乃 降江之。雷轟電合助光怪,蜿蜒墮地皆群兒。赤鱔 玉鮪奉鼎俎,追逐甘旨憐老慈。姥先仙去環珮冷,安 能蟠蟄從兒嬉。劉累不出浮俗隘,況肯委質嬴與斯。 珠宮貝闕世所希,銅環十二白玉扉。紉蘭作佩香披 披,招搖手掉芙蓉旗。哀彈清瑟和宓妃,大川擊鼓勞 馮夷。巨魚踴躍黿鼉隨,蝦蟹瑣細不得追。廟門開闔 風颸颸,千年萬載龍居之。野巫偵伺薦酒GJfont,簫鼓坎 坎來宮祠。五彩不辨虺與螭,聊以幻化驚群迷。嗟我 四海久望霓,無復空抱明月輝。好施膏澤與六合,豈 止但慰袁人思。歷階酌水致此辭,退以遺誼傳于詩。 才慳語纇論甚卑,龍兮謹勿相訶譏。

《前題》
曾季貍
编辑

白蛇妖血腥未掃,真龍四散歸江島。嶠南道上閱城 邊,發露光芒自神媼。當年龍為神媼兒,人耶龍耶媼 未知。提攜襁褓漸至大,將從嬰慕經幾時。媼持刀七 供晨羞,誤傷兒肌血迸流。兒驚錯愕遽入水,頃刻變 化無停留。媼方知兒是龍子,扼腕嗟呼愁不已。欲為 母子復如初,萬頃滄浪隔煙水。恩深恨久空纏綿,媼 亦鶴髮終天年。里人相率為封樹,孤墳突兀瀕江邊。 龍為人形服衰麻,哀哀念母情如加。自言丘壟太卑 下,恐為水嚼填松沙。須臾遷易寘爽塏,役使山靈驅 水怪。路人俄見若堂封,事畢不知龍所在。由昔至今 過千歲,媼猶廟食江之涘。道旁過者皆乞龍,割牲釃 酒來相繼。向來健筆海潮手,為勒蒼GJfont傳不朽。我來 摩挲三歎息,文公墨妙今希有。可憐野水年年綠,欲 薦谿毛直可掬。臨風泚筆賦長歌,與當廟食迎送曲。

《南源寺》
姚偓
编辑

修逕投幽隱,輕裘怯暮寒。閒僧能解榻,倦客得休鞍。 白雨鳴山麓,青燈語未闌。明朝梯石路,更仗筍輿安。

《梵林寺》
袁皓
编辑

梵林遺址在松蘿,四十年來兩度過。瀘水東奔彭蠡 浪,萍川西注洞庭波。村墟不改居人換,官路無窮過 客多。衣紫腰金成底事,憑欄惆悵欲如何。

《題春波亭二絕》
阮閱
编辑

春盡江南歸已遲,湘東風雨度花時。無因親取湘江 色,攜看江屏畫竹枝。

數葉荷衣一短藜,春波亭上倚斜暉。無人會得詩中 畫,憑盡闌干又獨歸。

《虛明觀》
王觀
编辑

甘卓祠東流水西,插雲梁棟跨鯨鯢。初驚蓬島在平 地,又恐桃花出此溪。露草池塘鋪翡翠,風筠欄檻撼 玻璃。景星舊事雖優劣,名實纔分自不齊。

《楚臺夜月》
尚崇年
编辑

披露登臨沆瀣涼,正懸冰鑑對昭王。非關霓舞中庭 白,惟問屏山幾處蒼。影映洞庭天一色,馨流香渡桂 同芳。還期此夜無秋色,不羡章華樂未央。

===
《清熙閣》
王古
===選勝開軒俯北城,登臨風物有餘清。畫屏疊翠千峰

秀,玉鑑涵虛一水明。絕境忽逢幽鷺下,賞心時覺白 雲生。欲知太守忘機否,鷗鳥逍遙盡不驚。

《信美亭》
鍾顯
编辑

春山磋玉水澄藍,釣引扁舟到碧潭。岸柳新絲梳晚 日,塞鴻歸翼挾秋嵐。興饒席客揮金碗,睡足巖僧下 石龕。怕見篙師理回棹,清樽未得恣沉酣。

《雷潭》
陸經
编辑

山郭五里餘,氣象忽異色。蛟龍嘗此蟠,潭水至今黑。 變化驗莫窮,白晝起霹靂。山形抱江來,怪石若傾側。 有寺出其間,戶牖立丹壁。微雲垂鑑中,彩色畫不得。 小閣纔數弓,吐納半江碧。日光涵遊魚,到底如不隔。 老竹風蕭蕭,長根擘青石。送聲寄哀絃,往往動魂魄。 載酒同遨遊,逢奇得搜索。形體相與忘,山林信吾適。 乃知人世間,捨此固怵迫。

《記萬載縣風俗》
阮閱
编辑

門橫路斷竹為籬,雪色漫漫瓦屋稀。黃領青腰墟市 罷,盡沽紅酒夕陽歸。

《湘東驛至萍鄉》
前人
编辑

萍鄉路與醴陵通,溪上長亭草木中。行盡江南有山 處,門前隔水是湘東。

《題宣風驛》
前人
编辑

淺淺蘆瀟水,粼粼碧玉光。馬蹄飛電疾,忽遇板橋霜。

《龍江》
前人
编辑

龍江何浩淼,行客簇沙頭。那事乘輿濟,呼舟渡碧流。

《化成巖》
張嗣古
编辑

迢迢綠野送平流,喚得風光入小舟,撐破蘆花波底 月,淡煙衰草不勝秋。

長松吹斷晚來風,水底輕溶落照紅。獨立黃昏無一 事,好山忽在暮雲中。

《記萬載風俗絕句三首》
祖無擇
编辑

居民覆其屋,大半施白瓦。山際兩三家,如經新雪下。

官酤米為麴,釀出成紅酒。里社醉豐年,便是宜城酎。

田中多峭石,蒼玉亂欹斜。怪在湘中見,封域近長沙。

《石臺》
周兌
编辑

巍巍古殿峙中央,匼匝屏風列九房。莫惜冥搜訪仙 跡,其間恐有紫金床。

《雨湧泉》
前人
编辑

楊岐山下出靈泉,與海相通亙古傳。洶湧便知天欲 雨,為言陰石不須鞭。

《石姥山》
前人
编辑

古貌蒼顏迥不殊,天工偶爾賦形軀。頑然本是無情 物,應誤行人指望夫。

《羅霄洞》
僧德最
编辑

江南二月春無邊,谿行十里花爭妍。兒童且莫吹羌 笛,我欲臨流枕石眠。

《普通禪寺》
僧惠德
编辑

古寺何年有,巍峨入杳冥。水如僧眼碧,山作佛頭青。 瓦礫皆能說,虛空一解聽。道人心已死,窗下卷殘經。

《大悲禪剎》
元·虞集
编辑

不夢金人長丈一,中華那得通西域。象教流行遍海 隅,龍江崇奉成真癖。佛殿峨峨高倚山,經聲細細朝 連夕。爾來行人行路難,促裝常候鐘敲畢。

《鼓樂名山》
前人
编辑

太平和聲天下作,太平去後淳風薄。後庭玉樹久摧 殘,南苑霓裳竟寂寞。此山萬古留佳名,此地萬年能 長樂。風清月白天籟鳴,滿耳如聞奏韶濩。

《宜春臺晚眺》
前人
编辑

長沙王子舊層臺,古佛神龍寶殿開。秋水繞渠三峽 漲,春雲垂雨大溈來。萬家煙火絪縕合,四面峰巒紫 翠堆。最憶老藤陰覆地,空中幾見異僧回。

《題謝山福地》
宋·九儀
编辑

石門蘿徑洞元鄉,風磬晴鐘了悟堂。九GJfont直游浮世 外,三天疑接大羅荒。雲垂古蹬霏霏出,仙向蓬山冉 冉翔。幾欲尋真誰底解,祇驚猿鶴更蒼茫。

《江南第一山》
劉世科
编辑

城市祇園月滿闌,遠公說法透元關。千層峰有芙蓉 落,一座塵無菡GJfont閒。忽到晚鐘聽里耳,欲過緱嶺問 仙顏。論高不必須靈在,移得方壺在此間。

《文昌閣》
劉長發
编辑

當年飛閣插江頭,千里雲山一望收。遂有元龜呈碧 沼,屢看九肋到瀛洲。地原形勝壯今古,天借文星接 斗牛。此日重興知有待,願將砥柱障狂流。

《盧洲三元閣落成志喜》
袁業泗
编辑

銀榜新題接上台,嵯峨飛閣逐江開。當年盧石人為 重,此日龍沙天若迴。見闢乾坤高定位,重栽桃李長 新材。吾儕杖履登臨暇,笑指河山氣壯哉。

《偶憩珠泉亭絕句二首》
楊聲遠
编辑

碧池泉湧渾成珠,證得山僧衣裡無。參透色空忘底事,恍然天地在冰壺。

一掬泉飛萬斛珠,靜看妙相入虛無。GJfont餘試味清涼 意,活水還將沸茗壺。

《宿武雲山》
王守仁
编辑

曉行山徑路高底,雨後春泥沒馬蹄。翠色絕雲開遠 嶂,寒聲隔竹隱晴溪。已聞南去艱舟楫,謾憶冬歸沮 杖藜。夜宿仙家見明月,清光還似鑑湖西。

《宣風公館》
前人
编辑

山石崎嶇古轍痕,沙溪馬渡水猶渾。夕陽歸鳥投深 樹,煙火行人望遠村。天際浮雲生白髮,林間孤月坐 黃昏。越南冀北俱千里,正恐愁人入夢魂。

《宗濂書院》
前人
编辑

木偶形骸恐未真,清輝亦自凜衣巾。簿書曾屑乘田 吏,俎豆猶存畏壘民。碧水蒼山俱過化,光風霽月解 傳神。千年私淑心喪後,下拜春祠薦渚蘋。

《仰山祠》
前人
编辑

特修江藻拜祠前,正是春風欲暮天。童冠儘多歸詠 興,城南兼說有溫泉。

《宜春臺春望》
李夢陽
编辑

勞勞世路裡,今望始臨臺。人倚楚天盡,風驅湘色來。 密雲生曉暝,遠水上春雷。尚有干戈淚,憑軒眼倦開。

《題鎮龍庵》
鄧文輝
编辑

聞道塵緣盡是魔,心空直入白雲窩。禪依近郭江山 靜,元化連城俗慮多。無物可能供法眼,有經堪誦廣 清波。蒲團坐對西天景,一葦慈航出愛河。

《月臺山寺》
常維楨
编辑

香剎山城近,庭階盡碧苔。雲凝千樹合,日落萬星開。 入院知僧靜,聞鐘見鳥回。莫愁歸路晚,自有月明來。

《暮秋之花塘偶作》
前人
编辑

馬頭紅葉落,谷口白雲生。莫怪驚風急,還疑疏雨聲。 山溪流出靜,嶺樹影移輕。一目秋空遠,寒蛩隱草鳴。

《秋夜之藍田》
前人
编辑

山徑行來晚,一灣月掛西。竹交疑路斷,星密覺天低。 溪水三秋靜,村雞半夜啼。白雲含露冷,何事未尋棲。

《龍河晚渡》
辛硎
编辑

龍江城下水如梭,尊酒論文幾度過。無限風光波浪 裡,綠楊隱隱起漁歌。

《題九仙宮》
華仁源
编辑

熟讀經文字五千,青牛背上得真傳。雲間一鶴飛來 久,疑是宮中第十仙。

《觀落星湖》
蔡文鸞
编辑

二月快南薰,泉聲馬首聞。菜花黃弄影,麥穗秀催紋。 風靜魚噴日,波明鳥啄雲。何年天墜宿,留得水田分。

《蟠龍山》
嚴堯日
编辑

羊腸歷盡見龍湫,澗道窮源得廣疇。古寺因綠餘礎 在,高僧名行一燈留。溪山到此天疑盡,石磴環來景 自幽。更逐白雲歸大仰,煙霞迷望隔丹丘。

《康樂風俗》
陶式金
编辑

瓦白家家似帶霜,茅柴水酒遍村鄉。士衣布褐雲鞋 淺,女插花鈿蟬鬢長。五月稻粱登野圃,三秋瓜果足 山莊。池魚宴客隨投網,不似人間逐利忙。

袁州府部紀事编辑

《萍鄉縣志》:魯定公四年,吳師入郢,楚昭王出奔,至香 水渡,有物觸王舟,舟人收之,王怪,問群臣,莫識。遣使 聘魯問孔子,孔子曰:萍實霸徵也。余聞諸童謠而知 之。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王食之,果美。卒, 復國啟霸,如孔子言。

《府志》:唐元和十五年,韓文公刺郡,日有慶雲見于州 西北,至暮方散,五色光華,不可遍睹。公表賀。

《南平王鍾傳》:有賜宅在州北,化城巖下,嘗產嘉蓮及 連枝李。李兩株,相去三尺,而一枝橫連,紋理無辨。傳 以圖奏,有詔褒美。

《唐詩紀事》:韓愈自潮州量移宜春。郡黃頗學愈為文, 亦振大名。頗嘗觀盧,肇為碑版,則唾之而去。頗與肇 同鄉,頗GJfont,而肇貧。同日遵路赴舉,郡牧餞頗離亭,肇 駐蹇十里以俟。明年,肇以第一名還,袁因競渡,即席 賦詩。

《豫章詩話》:沈彬,字子文,隱宜春雲陽山學仙道,工詩。 有湘江行云:數家漁網殘煙外,一岸斜陽細雨中。人 膾炙之。唐末,舉進士。夢著錦衣貼月飛。人謂身不入 月宮,必不第,果然。後仕南唐,為吏部郎,臨終指葬地 以示家人,穴其所得,石蓮花燈三碗,有銅碑鐫詩云: 石燈猶未點,留待沈彬來。

《萍鄉縣志》:五代周顯德中,縣南梵林寺有祥光見,累 日不散,以聞於朝,賜額寶積寺。

南唐保大二年,郡城火災。

《宋史·何蒙傳》:蒙知袁州。州民多采金,蒙建議請以代 租稅。上曰:若此則農廢業矣。《府志》:宋大中祥符三年七月,江漲害民田,壞州城。 景祐三年夏,苦雨水驟漲,墊民廬,官署圖籍倉廩皆 淹浸。

熙寧初,萍鄉縣池中芙蓉春開一本三花,是年,即發 解御試四人,而萍鄉居其二。

元豐二年,有禾一莖八穗至十一穗,長者尺餘。 元祐元年,宜春鄉貢進士王忱家產粟二本四穟,其 長踰尺,忱異之,獻于郡,為善政之致守令工繪圖司 理,李況元為粟記。

元符二年,萍鄉縣東白鷺坑,隕石如雷形,似羅漢。 大觀四年季夏,有瑞蓮生泮水之西隅,合跗同莖,駢 花並實。

致和中,仰山太平興國禪院產穀一本七穗。右僕射 張商英上表進瑞禾圖及宋大雅十三章,圖成,詔許 三省樞密院同觀。

宣和六年,郡城民居連火三次。

紹興四年,自夏及秋四時皆水。

淳熙七年五月戊戌,分宜縣大水決田害稼。

九年夏五月不雨至秋七月,旱。

十四年五月,旱。

十五年六月,水圮民廬。

十六年五月丙辰,分宜縣水。

慶元六年五月,郡縣皆大水,自庚午至甲戌,漂民廬 害稼。

嘉泰四年春,大飢,殍死者不可勝瘞。

元至正四年,萍鄉州治前鳳凰池蓮生一本三花,駢 首並蔕。

明宣德九年,旱,民大饑。

十年,旱饑。

成化五年冬,虎入萬載東郊外晝行傷人,行旅滅跡。 官卒獵捕,莫之敢攖。至明年正月,知縣陳璨為文禱 於城隍祠,虎莫知所之。

十四年四月十六日,大水。

弘治七年冬,嚴寒,林木枯摧,人行凍死。

八年夏秋,四縣旱饑。

十四年夏,萍實門外有塘蓮開一枝雙葩。分宜知縣 吳蘭廨庭中,梧桐甘露降。

十六年夏,大旱,民饑。

十七年十二月,分宜縣火燔民廬五十餘,延燔儒學 前坊及安仁驛。

十八年二月,分宜袁嶺白氣如虹,上騰三日。

正德元年秋七月,大水,山崩,橋壞,墊民廬舍,旱稻仆 泥出秧。

二年夏,大仰門外池生蓮三本,皆同蔕異萼。

三年,旱饑。

四年,旱,大饑,民藏林莽中,要負米者奪之,或群黨數 百,發GJfont民廩強糴,是歲竹生花結米,民釆食。 五年,旱。

六年秋,監生韓繼善家石榴一蔕結六實。

七年,旱。八月十八日黎明,瑞州賊百二十餘人入萍 鄉縣掠庫,發獄放囚,殺人燬吏舍併儀門及民居,其 賊即伏法。

八年,旱。是秋九月,郡城火,燔民居百餘家,延燎惠民 藥局,府學門廊,宰牲房。

十五年,萬載大水。

十六年,分宜大水沒民舍丈餘。

嘉靖元年春夏,大水漂沒民居。萬載龍河渡沙洲出。 四月,萬載櫺星門前池中雙虹見,自南竟北五日次。 年三月,學前雙虹復見三日。

十二年四月,府大水,頃刻深丈餘,壞民廬舍漂禾麥。 十三年正月初八夜,萬載學禮殿東廡平地火光燭 天,經數刻滅。

二十二年正月,府城宣化樓火,延燔民居數十家。 二十三年正月一日,秀江橋火。

萬曆五年九月,萬載演武場午後隱隱雷聲,須臾自 天墜下一斜角石,入土尺餘,掘之,初指甲可破,俄遂 堅,人訝為星隕,今石猶存。

萬曆十六年戊子六月,袁大水,分宜城內平地至一 丈,漂沒民舍。

十七年己丑十八年庚寅,俱旱,饑。庚寅,大疫,道饉枕 藉。至夏,萍鄉五虎入城。

四十年四月二十八日,大水漂流屋舍,划壞民田,無 筭水驟漲,民不及避,溺沒以數千計。

四十二年甲寅,饑,道路相攘奪。

崇禎四年夏,地震。居民有自床墜地者,屋瓦皆裂。 五年秋,地震。冬十二月,天雨穀黑色遍地,可食。人多 拾之至數斗者。

八年四月,萬載大水。秋,又旱。

九年夏,大旱。

十一年春正月,每早有兩日並出,日下,黑光摩盪久 之,凡二十餘日。夏五月,大水。萬載蛟出,平地水深丈餘,溺死人民數十口。生員張學優夫婦壓死,壞田產 無數。

十四年秋,大水。

十五年春,地震。夏五月,大水。人民漂沒無筭,田禾盡 湮穀,每石八九錢。七月,宜春縣堂有伏雷衝擊左柱。 九月,復大水。十一夜,袁州府堂火。

袁州府部雜錄编辑

《摭言》:盧肇初舉,先達或問所來,肇曰:某袁民也。或曰: 袁州出舉人耶。肇曰:袁州出舉人,亦猶沅江出龜甲。 九肋者蓋稀矣。

袁州府部外編编辑

《府志》:距袁城南五十里,山曰大仰。形勢奇峭,山之巔 有潭,神實宅之,孚惠二王是也。舊廟在獺逕潭之上。 唐會昌初,釋惠寂與神相遇,建寺仰山之陽,一夕,雷 電以風,徙廟於堵田,靈德昭灼。其最大者,烏蜂蠆鹵, 白馬駭盜,山賊就縶,峒寇屏跡,水旱螟蝗兵疫之菑, 有禱立應。袁人事之唯謹。盡江之南,二浙襄漢,湖湘 閩廣,咸有異蹟,不可殫記。堵田二十五里而近王考 有祠,始於政和。陰兵有位,始於紹興。春台行宮,館御 靚深,威德所被,莫不有祠。廟祀之盛如此。唐咸通間, 封秩為郎。歷代褒揚為侯,為公,為王。本朝政和,紹興 則衍為八字,後周顯德二殿妃始封夫人。本朝政和, 封妃至乾道,則命數如王矣。廟之額曰:孚惠。封爵之 崇如此。此孚惠之事實之大略也。二神一日過山下, 寡姥家求飯,姥具飯甚嚴,且謝曰:老婦媿無葷食以 為奉神。曰:予非人,實仰山神也。姥曰:吾聞仰山神四 方來祭無虛席,何為求飯耶。神曰:四方來祭,職固當 血食,但下民之愚,有不可求福而求之者,有實可禍 而求免者,予皆不得而享之,是以有請。于姥也欲知 二王之聰明正直當於此乎。觀韓吏部GJfont斥異教,風 節凜然,而守袁之日,致敬於神薦,牢祈報。方是時,神 未有封號也。已能赫然吐靈取信,于守道不屈之韓 公。而況徙廟堵田之後,以至于今,威靈日盛,封冊屢 加,四方信嚮宜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