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2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二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二十九卷目錄

 南安府部藝文一

  南康新建縣治記      宋鄭霖

  南康縣築城記        戴翼

  南康縣學重修大成殿記  元艾幼玉

  通濟橋記         明鍾贇

  南康縣築城記        蘇葵

  愛理堂記         張以寧

  都憲陽明王公生祠記     劉節

  重建養濟院記       鄭伯棟

  新建便民門記        劉寅

  寄題便民門應魁樓記     鄭裘

  重修陽明王公祠記      沈謐

  修築馬山西流記      劉昭文

  南康地輿圖序       申綬芳

職方典第九百二十九卷

南安府部藝文一编辑

《南康新建縣治記》
宋·鄭霖
编辑

環百里以為邑,邑有治所以弼藩翰班憲度,非美輪 奐峻墀序以務,適長民者之起居宴樂也,按西漢地 理志豫章郡八縣,南埜居一焉,有隋間南埜不復見, 而南康名獨著,自皇宋端拱二年,詔南安為郡,而南 康屬焉,封域所至,東南贛西,南大庾西,北上猶東北 萬安崌嶺峙其南界,信豐黃土嶺盤其北界,龍泉山 谷峻深溪洞綿亙,唯邑處四境之中章水繚繞,秀峰 壁立,闤闠十百,千戶櫛比環,向大族巨室頗有高其 門閭垣墉,池沼圃囿,臺榭,無虛曠,故邑治規模亦自 昔壯觀,戊子,洞寇舒謝倡亂,公私廬舍焚蕩幾盡,明 年,寇再蹂踐,煨燼無餘,令尹三山戴君先為信豐尉, 有能聲前憲使葉公宰趨來攝事,尋辟為真,令儒生 有膽氣民視為趨,向連年寇賊鴟張出沒無常,令視 瘡痍,爬梳剔抉,休養調護,晝夜不倦,終未能安集,又 明年冬,上特命京湖議軍三山陳公瑾以大理丞持 斧節制二道,行營兵馬不動聲色,誅三叛卒,一城安 堵,綱常既正,風采大振,而郡侯建安陳公梓又以德 意撫摩帖,強妥頑漸自復,業今得奉宣條教號招離 散,是歲大稔,而相度故址中建聽事翼以廊廡,外為 樓為門,內為室為軒,治獄有所寅,賓有所行文,書有 所司錢,穀有所退政,而休息有所,一仍前規無增損, 令不迫而人樂從,政不擾而功克集,既落成合辭,願 借留三年,可想見人情所在矣,嗚呼。令尹何以得此 於民耶。庚寅秋,霖問津橫浦,謁令於聽治堂下,綿蕞 數椽凄然如寄,既而班荊對酌於蕭寺,相與升虛,望 遠到眼,無非瓦礫,為之咨嗟歎息,以為何時復見太 平,官府令曰:是無難也,吾先民所急,民亦急,吾所先 欲固民志,吾居不可不就,他日幸如所欲為願。公識 之霖曰:諾。吾識易耳,君宜自力。辛卯夏郡檄霖白事 憲臺,見令尹畫於牆,而鳩工取材焉,僅營其一又三 月,自曹院校回再見,向欲經營者俱遂矣,瞻顧駭愕, 喟然歎曰:信矣。其能也歟,嘗從而思之,昔者楚丘始 遷,衛人避狄息肩之時也,意者愛護基本,宜有以安 之可也,定之方中,作於楚宮,民不以為勞,且審方以 得其時,制而說焉,蓋物暌而後有聚,聚之者必建城, 市宮室以處之,雖然築室百堵如翬斯飛,非小役也, 不能不勞民而動眾也,識者憂焉,夫取民之財而不 怨,用民之力而不困,古無有也,今也能使之不怨不 困,咸悅以趨,豈有術以驅之乎,是不然民愚而神其 自謀也,審矣。鴞音嘵嘵,既毀我室,吾將綢繆,牖戶而 無,風雨之患,必有為之保障,則吾可聚廬,托處而無 憂者矣,然則令尹者,民之保障也歟,依之切資之者 深歟,是不容無言,書之所以著其志,凡坐此堂而布 政者勿忽焉。

《南康縣築城記》
戴翼
编辑

紹定戊子,鄰峒嘯兇邑當寇衝,洊罹燔略重以鹽孽, 南北交訌,民無定居,奔徙日困,令亟謀於眾,條便宜 白諸司果得,請即肇役,今GJfont不敢干於朝,唯官民交 致其力,城周八百二十有八丈,高八尺,內外甃以磚 石,繞壕扈以柳棘,門四,弔橋浮橋二,壬辰三月十有 九日,經始,次年亦以是月日底成,費約不下七萬緡, 時城甫成,寇尚梗屢闖我,鄙聞有備,不敢犯,邑人安 枕無恐,始知保障之利,然城成矣,歲久或圮,修廢當 及時,寇來無常,防患當有備,池壕有租,器仗有庫,民 丁有籍,弓弩有社,政為此慮也,翼雖戍滿當去,寸心 無一日不在玆,補弊舉偏,實唯後之君子是望。

《南康縣學重修大成殿祀》
元·艾幼玉
编辑

南埜邑學,居城之東魁閣,傑然下瞰章水,水至是匯 為淵,凝碧如池,視他所特空闊,舟楫上下,仰瞻崔巍 輒聳然,閣後則禮殿,氣象蹙迫,且歲久東傾西圮,凜凜將壓,殊弗稱外所觀也,大德丁未夏四月,憲僉郝 公過之,顧瞻徘徊,睨穹碑則宋紹興癸亥創建,至是 百六十有五年矣,乃命縣官教官曰:弊陋如此,見者 能不動其心乎。度講堂後圃,即堂基使更新,廟眾以 學廩鮮薄辭,則命率眾力為之,既退縣官,亟命具疏 以白,郡守王公為之倡俾,直學郭壽老持以率諸儒 生眾力以興事,壽老歸告其父,必發曰:修造當先度 材,今學計赤立,裒金難集,寸埴片瓦無有,將奈何。其 父曰:今日之事汝為政,汝不率先,其何以勸命。取鈔 千五百貫貸公堂巿木,眾聞之躍然曰:有如是,吾事 濟矣。由是人各以力厚薄為多寡,靡然捐貲材木,日 積工役日興,縣官日督視,人士日奔走,若講堂禮殿 以是年八月十三日鼎新興建,至九月初十日告成, 巍巍堂堂,嚴嚴翼翼,前趾魁閣二十步,後十步為講 堂,端直軒豁,開闢兩廡,延袤各增置十四楹,由中及 外塗塈煥然,會天子有詔,以大成增崇,先聖徽號官 職章服詣新殿奉安昭,告神人闓澤井邑傾動,余聞 之殊為是邑士友慶大成禮殿,至是而鼎創千載異 恩,百年盛觀,一日合并若相期待,此非夫子聖靈之 所感召,斯文氣運之所融結,何能兩美適合一日,偕 來諸生拜天朝作養之恩,被邑宰弦歌之,化青青子 衿來游來歌,仰瞻宮牆如在闕里,其亦厚自勵母負 明時,若夫蘭省魁先甲,科上第厥有舊家榜樣在,文 運之昌於是乎。兆矣二三子,其以是記之,抑是役也, 肇端於僉憲郝公,表倡義於郡守王公,經始於縣達 魯花赤也,先海牙進義,而專意是綱,鳩工集事則邑 令秦忠翊之功也,其糾率諸儒士不擾而辦者,主簿 任將仕監造不輟者,李縣尉能遵郝公之命勉諸儒 以相厥成者,有教諭何先發其服勞供事者,則有訓 導羅國器蕭及翁直學郭公明陳友孫至於每日督 責工程者,縣吏蔡英迺若,朝斯夕斯,鞠躬盡瘁,始終 乃事,則郭必發父子實有力焉事,皆宜記,以勸來者, 於是乎書。

《通濟橋記》
明·鍾贇
编辑

南埜芙蓉渡,從古有浮梁,官為歲造之,而石橋未之 有也,丙寅春,贛僧一先鳩工鞭石甃為墩十,有一屹 乎中流,而樓屋亦未之有也,至丙寅秋,赫德爾貳守, 南安,重念夫邑以壯稱民物殷富,乃揆厥蹟度厥功 正如朱弁所謂堅石固其岸,巨材壯其趾,脈絡貫穿, 勢侔坤軸,一木所幹,萬鈞唯輕,犬牙相錯,魚鱗密次 踴若,鰲對矗如嶽壓,蛟螭盤結若飛若動,勢與空鬥 鈴鍵山河,經是橋者,莫不顧盻俯仰,為之嘆詠,甫垂 二紀之餘,甲辰罹兵燹所廢,吁惜哉,自後因舊基架 木以濟,人豈可為悠久計,洪武六年冬,嘉禾叔昂沈 章以工部掾出知南康,下車之初,首經茲途,衋然有 動於中,詢斯橋之顛末於里之父老,咸以前蹟告沈 尹,心知之而不言,謂其古有今無,可乎。謂其濟江之 險而不復為之,可乎。既為民牧而不恤民之病涉,可 乎。此邑令之責,為政之先務也,越二年,謀復斯舉,掄 材於崇教鄉,至坪等里管坳重岡複嶺,古木陰翳,松 杉合抱,巨細逾萬,於是而得材焉,選里之善採木者, 而任之,於是五鄉之氓咸趨事赴功,源源乎來運石 舁木,如己之事,一無間言,又擇其能幹之士,耆宿蕭 潔等支分脈理品列,條陳各授以任,百工并興化財 者,或釋或道,督匠者毋怠以勤,經始於乙卯之季秋, 辛未至丙辰春復得判簿郭恭相與贊,成訖功於丙 辰之八月乙未,方期年而甫成,可為難也矣,沈尹因 橋之舊名,仍扁通濟而又篆江山一覽,以顏其楣,余 謂沈尹知所自矣,章水出自大庾聶都山,東流數百 里至南埜堤岸,曠衍波瀾,老成挹獨秀峰而屹立,雲 表勢若插天,其餘江山環拱如畫,朝夕改觀,煙飛雲 淡,明月初出,清風徐來,真所謂百里勝概盡在吾目 中也,橋直計六百八十尺,橫闊一十六尺六寸,屋六 十二間,門樓一座,而邑士蕭潔俱與力焉。

《南康縣築城記》
蘇葵
编辑

國以民為命脈,民視城郭為命脈,士君子有志於國 與民,而定經世之遠圖,必固重其事,就其急而先之 雉堞樓櫓容,或後或謂植表,可以為限畫地,可以固 守,此則經生迂談,非弘於運用,隆於建明者之為也, 不然則山甫城,齊詩不美之齊桓,城邢城楚丘,春秋 不書之矣,夫舉事固在人然,有以逼於時困,於力制, 於才智之不足,方於上下之不協,若南安之南康,為 邑三十餘里,而據江右上流,南接交廣,西距湖湘,亦 要衝也,郛郭廢,自昔長河洞寇及頑民之作孽者,時 為官民之害,在正統成化間,富民王敏大吳登顯為 所掠焉,繼劫邑庫,典史周永學死焉,邑人願得城垣 扃鑰以為扞禦,計者上下一心也,然工作之役久無 聞焉,是必有牽掣如前所云者,逮弘治丙辰,道州周 君怡來令是邑蒞政,首問民疾苦,聞其患之大者,蹙 然曰:有民不能保,烏在其為政也,古者民眾,城小則 益城,今其可以無城耶,值歲豐民和遂具請於大府,時巡撫則右副都憲金陵金公澤,兵備則副憲滇南 張公聰,咸喜曰:吾志也,吾忍視民於傷哉,特患舉大 事,而下乏人任其責耳,今能成吾志,元元其麗於祉。 遂定議檄下南安推官永安王紀以憂去,周君持檄 語其簿潘溟,大召邑父老而詔之,民樂用命,君乃相 形勢度經始廣袤計,至五里計八百四十七丈,集邑 義官吳登顯王貫賢郭嘉恩等五十四人,各分以丈 數而責成之,又命老人袁承宗等掌簿而勸督之民, 不煩於威,董而爭子來所,謂以佚道,使民者如此,故 不月而版築之功成,又采石運甓以內外包圍,伐木 鋤鍛以為麗譙扃鑰,周君專是役,且兼他政,經營日 久,大府慮其過於勞,勩復命府同知陸璘佐之,經始 於弘治丁巳,暮春二十有八畢工於是年仲夏晦日, 高一丈八尺,厚一丈三尺,為門者四,通計工役之費 九千有奇,均取於丁糧,或勸輸於義官,皆周君之所 區畫也,四門各扁一名,南曰蓉江,東曰迎恩,北曰鎮 北,西曰通粵,上落成之圖於大府,大府賞焉,夫唯上 下相承,故事易濟,向使大府掣其肘,有司玩其命未 見其成,功之速也,既而金公入為司寇,張公以老歸, 繼事奉命來者,巡撫則都憲浙東韓公,邦問兵備則 副憲山東馮公,允中益命修繕增置,守卒示以警邏 方略,由是望之屹然,就之鞏然,晨夜鼓角刁斗不絕, 門鑰啟閉唯嚴,雖有強悍冒死者不能犯矣,民受安 堵帖席誰之賜歟,昔尹鐸保障晉陽,史則與之鄭,不 能自城虎牢,經則責之大府,諸公洎周君,有史所與 而無經之責矣,及凡一時,同事斯舉者勞勤,功德與 城悠久,周君以余久要且有事境內,能述其事悉之 遣學諭,張翔來請文遂為之記。

《愛理堂記》
張以寧
编辑

為政孰難。曰縣為難。何難。曰:近民也。然則民難治乎。 曰:無難。縣有令丞簿以父母民也,使令丞簿皆仁,其 民若父母之愛其子,心誠求之愛,非難誠於愛,為難 誠則仁矣,昔者子朱子之訓仁曰:愛之理愛言,用理 言體,體具於心,用發於事誠乎,非可以聲音笑貌偽 之也。辰陽胡君德可名仁德,主簿於南康也甚宜其 民,亦宜之,蓋其誠於愛民焉,已矣令周君道和名。其 堂曰:愛理丞吳德基相繼其志,其亦誠於同寅協恭 者哉,夫如是,人曰南康民難治,吾不信也。

《都憲陽明王公生祠記》
劉節
编辑

日者,御史中丞陽明王公,奉天子命往撫江湖閩廣 四藩,連屬十餘郡之地,誅惡伐叛,師旅用命不用命 悉得以兵法,便宜從事,制權嚴重,在昔撫臣未有也, 有之自今日始,至下明天子法於諸藩,臬閫衛郡邑 飭紀申,度庶職用肅民,用懽忭士卒立,有生氣時,群 盜四擾,閩為急,提兵往戮之,掃其穴,易若振槁,吾南 安壤地,橫水劇賊謝志山聚黨與盤據之,稱名曰輋 山,溪深阻險惡,攻不可入,往歲大舉為亂,侵上猶攻 城,南康幾陷,犯大庾境,諸鄉落居室,稼穡悉為之有, 公還自師廉其實嘆曰:狗鼠輩亦污吾千刃耶。迺集 克閩諸部伍饗勞之選,厥精銳分布將領為翼,攻計 公徒步率先鋒直擣其前,以奇兵從間道焚藪澤,鳴 鉦樹赤幟劫其後,賊遂潰,一鼓擒之,俘獲無算,橫水 平,用是即其地,計畫為邑,疏於朝,俾吏治之,召故民 及來集者室之畝之,高城深池以衛之,以永奠茲土, 南康邑耆老王貫賢,吳登崇王貫理,吳持瓚輩率相 告曰:曩盜賊為苦患甚劇,邑城圍者過半,使射非中 賊肩,足解去危,禍殆不可言,我都憲王公來拊循我, 有眾親率我子弟斬滅是賊,俾我民安我父母,保我 孫子,利我桑麻,GJfont粟士卒業於校工食力,商賈貨殖 於道罔,虞侮我公萬世之功,在我民者如山峙川,注 永永無斁我民,盍為公久圖之建祠,學宮之東,肖公 像於中,祀公以報公也,祠成謂節辱,從公司馬大夫 後宜記,竊唯歐陽子永叔以通今博古,為高濟時行 道為賢,犯顏敢諫,為忠君子,謂宋之元氣在廬陵,謂 永叔也,公稟氣完粹志向剛勇,以至聖大賢為師,養 心之學洞視千古,士自功名而下不齒也,當在司馬 時,逆瑾始用事械繫臺,諫人莫敢言,公抗疏力救之, 下詔獄,廷笞幾死,不死謪貴陽,下吏窮理,盡性之學, 益造精蘊,起為吏部郎,進卿太僕,鴻臚講學之士,四 方日集,每語及天下事,行能善者躩然喜,否則憂形 於色,食寢殆廢,救時敢諫之風直追往哲,而篤志於 道優入濂洛之域,與支離空虛之學實相鑿枘,議者 謂今日休明累,洽亨泰隆平,賢才濟濟,以楨王國而 元氣之屬如廬陵者,意有所在其然邪,吾郡蕞爾一 邑,倘師旅制勝有文者,餘事也,公修仁義習詩書禮 樂,一旦用武,遏強寇風驅雷掃,不遺餘力,使進而宰 天下,詰戎兵威制四方,雖古之專征敵愾,幹不庭以 式闢疆土,可也,顧茲祠宇聿崇具瞻依於我郡,邑同 若民志不可逆,抑然功在捍患,揆諸祀典,符合無替, 蘇明允不云公,則何事於斯於我,心不釋然,使人存 之於目,思之於心也,於乎盡之矣,公餘姚人,字伯安,學者稱為陽明先生,名業方,重視迺考冢,宰公為有 光云。

《重建養濟院記》
鄭伯棟
编辑

正德庚辰冬,予承乏南康,暫行令尹事,兩閱月,適義 民賴養慶,郭曰純自贛歸,領憲副西蜀王公命,謂邑 之養濟院落成,屬余言以記其事,遂嘆曰:仁矣哉,公 之心也,夫唯天地者吾之父母,萬民者吾之同胞,鰥 寡孤獨,疲癃殘疾者,吾之同胞中之無告者也,吾豈 忍於秦人視越之肥瘠,恝然不加之意哉,大木將顛, 一枝猶茂,元氣自爾貫徹,窮民無依,一息猶存,至仁 自爾覃敷,此蓋古聖王之心也,我太祖立國之初,拳 拳制有司,存恤鰥寡,月給米三斗,歲與布一疋,百六 十年來,恪遵祖訓,罔有攸易,南康為南安屬邑,窮民 不多,成化甲辰,大參錢公創是院於北郭之外,離郭 門五步,歲久頹圮,且沒於兵燹,地基間為邑豪王氏 侵鬻,立祠甫兩載,以致孤貧無依,棲息於荒丘古梵 之內,王公巡茲土,一見而痛之,亟命有司毀王氏祠, 措金六十兩以償原價,以復故址,又措金五十三兩 三錢以備木石磚瓦,又措十兩為傭工之需,命能事 之義民賴養慶,郭曰純辰夜展力以督是役,民如子 來興工,於庚辰六月告成,於是年十月悉王公區處 得宜,不待出諸官帑,勞民傷財也,又得本郡司理徐 公文英來署邑事共成王公之美,故厥院落成之速, 新廠堅緻中為觀音祠,後為廚三間,大門揭以扁額, 四周蔽以垣墉,左右為寢室各十間,前為賃店六間, 若蜂房焉,余公暇往視之,以散給衣糧,則見孤老雜 處其中,晨煙暮火,人聲鬨然,有喜色相告曰:王公匪 仁,其居曷成,王公匪措,孰還之土。嗚呼。公之仁其溥 矣哉,真能體周先王與我朝之化被,比之大參錢公 尤有光焉者也,夫自世之酷吏,胡越斯民,設計以魚 肉者,無所不至,吾民不幸,凜凜寄軀命殘喘於十羊 九牧之中,安者激而使之流,流者可復冀其能,安之 耶,王公今日仁及窮民,而酷吏聞者感而興焉,化而 循良焉,則不但兩郡之民無告者有所依,而一省之 民皆被其澤矣,抑豈但仁一省哉,將來宰銓衡居,鼎 鼐惠鮮,子惠為天下,屬員法天下,皆依公之心,則天 下無不被其澤也,余恐邑民不知是院,重建之,由故 詳其始末,勒諸石以俟將來。

《新建便民門記》
劉寅
编辑

南康城東南隅,初無門,門斯何便民也,便民何便於 民也,曷為便於民也,士便於校農,便於野商,便於市 旅,便於塗胥,此焉出胥。此焉入故門焉。以便民也,門 以內為玉字街雍和坊,廛居稠密甲他門,外為大巷 古渡,迤東為學宮,為傳驛,渡河之南為附郭膏腴田, 為章貢信豐商旅孔道,先是門未闢,城中四民者有 事作息,或水火之急必南趨蓉江,東趨迎恩,迂折匪 便久之,坊民吳盛恩等僉合謀告諸邑令,鄭子裘弗 敢專也,乃具實上諸督府中丞,白川周公,公曰:俞便 民哉,從民便也。鄭子既得請,躬往相度,仍屬吳盛恩, 張子奇蔡高GJfont賴養慶,楊玉琢奚應兆等分督厥役, 民亦翕然以從,各輸財出粟募工以事,事力弗疲於 私,費弗煩於公,始嘉靖庚寅秋七月二十日,因城之 圮,闕處闢甃為門,架重樓覆其上,越十二月望日畢 功,嵬然邑東南隅,壯觀也,四民者歡聲載道,校有頌 野有歌巿焉,塗焉,有謠旄倪作息,利用出入而莫知 誰為之也,名曰便民,志公命也,鄭子報成於公,復遣 學官弟子楊驥蔡直道奚元吉謁記於劉子,劉子曰: 善哉。公之便民也,佚道也,說道也,說之大民勸矣哉, 公受天子命以便民,制我江楚閩粵之衝,綱振紀肅, 德布威宣,時用和洽,治用平康,民佚而說且勸焉,固 其所也,維昔寇萊公出鎮大名嘗自謂,北門鎖鑰非 準不可,夫然公實今日東南諸藩鎖鑰也,豈特一邑 四民區區所便巳哉,鄭子廉慎奉公以儒飭政,是役 也,殆將順德意而切先民保障哉,余日望之矣,是為 記。

《寄題便民門應魁樓記》
鄭裘
编辑

縣東南隅有街,象玉字而名,因之既築城,自東門至 南門,迤邐人馬,壅而不通,民久病之,嘉靖庚寅,裘知 縣事時城塌,適當其處,父老士夫合告復門於此,余 以便民事申之,都臺白川周公得允,竊喜曰:縣堂,爾 士民父母之堂也,青龍門低而遠,白虎門迫而高,且 於人才不利,今開此門,直玉字,又是青龍角起,文物 丕興,其兆是乎。已請刑部正郎劉公記之,辛卯秋,得 捷報者黎君國士選貢賴君養威,田君業重,劉君翔 吾喜甚,欲為大書應魁樓扁於門樓之上,用紀其勝 以朝覲,行不果,明年,左遷廣德州學不能,又七八年, 為丁酉,為戊戌,聞劉君昭文,連登進士第,為此鄙懷, 實於南康不置焉,寫之無由近,至南都過蓉江,冠帶 之士若干人俱前喜告曰:向便民門未開,時六十年 一舉子,蓋讖也,自開此門,人才日盛,衣冠日富,父老 士夫莫不頌我父母遺德吁,余作縣下,下誠無補於時,何能如君輩言,若論愛養人才一事,我亦可無大 慚矣,儒學後聳之敬一亭,學前左捍之逆水砂,凡皆 不能無意於南康之士類,英俊彬彬者驗于今日矣, 感慨大書并略記之,庶使後之君子有考云。

《重修陽明王公祠記》
沈謐
编辑

嘉靖壬子春二月,僉事沈謐巡歷南康,遍訪諸父老, 始聞先聖學宮之旁故有提督南贛等處都御史陽 明王先生祠,用後之當事者議,改為啟聖公祠,遷諸 郭北旭山之陽,厥後民附韓公於祠內,一祠二像,矧 二先生祠祭弗專,勢逼位殊體褻情異乎,因視祠西 堂三楹於前,閣三楹於後,規模勝麗,地設天造,願以 此易彼,謀諸有司,學官弟子員有司,學官弟子員合 辭曰:然。謀諸鄉士大夫,鄉士大夫合辭曰:然。謀諸邑 人父老,邑人父老合辭曰:然。天理正而人心安矣,亟 命有司成之,使各全其尊,各安其位,嗚呼。祠立三十 餘祀,中遭變更,是先生能使南贛之民廟食而不能 免當事者之議,故曰:其所能者,天也,其所不能者,勢 也。或者曰:為人臣者捐身,犯難以報主上,凡有道德 功業文章冠世固當報德報功,血食之無窮,今考之 經傳,參之往昔,祀典有載有不載,人心有思有不思, 載之思之,已又不如先生之道德功業淪人肌膚浹 人骨髓,而入人如此之深也。謐曰:先生之功業文章 一本於道德,先生之道德一本於心術之微,求之於 吾心,可行已,可言已,雖一家一國,非之而不顧功業 文章蘊於心也,故人之可見者,先生則與人同,人之 不可見者,先生則與人異,故先生致力於不可見之 地,而可見之地未嘗容心焉,雖不蘄人之感也,而人 之感之自不能舍之,而他往視,喧赫於一時,而滅沒 於身後者萬萬,矣由是而知,先生之學遠宗精一之 傳,近守致知之訓,凡人所不知而己,所獨知之者常 感常應,使靈明光徹炯然,不昧之知通乎晝夜,貫乎 動靜,超乎隱顯,參乎日月,故云道德有諸身也,道德 有於身,其於功業文章也,何有反是則有所為,而為 豈能感人心於悠久一成而不變哉先生留神於江 右特甚,故江右之感特深,向使寧藩之亂,桶岡橫水 左溪上章等寨之亂,非先生運謀設奇遙制觀變,西 江士民無GJfont類矣,今出之塗炭,置之衽席,誰之功歟。 或曰唯唯有本者如是也,已嘗觀旭山去郭里許,章 江遶其外,秀峰羅其前,實縣治之主山也,舊名九日 嶺,因宋相陳公名合九日云,是年三月望日,守土者 飭祠繪像,煥然一新,與韓祠並峙焉,後之官於斯土, 生於斯土者,咸以先生之心為心,而用力於人所不 見之處,庶不失立祠之意,因名。可以責實否,則幽者 未必能饗,祭者未必能誠,亦一具文而已,又奚足尚 也哉,茲特紀其始末,神而明之,以俟後之君子先生, 名守仁字伯安號陽明山人,進封新建伯爵。

《修築馬山西流記》
劉昭文
编辑

邑庠屹立江滸,諸山環拱其東南,突起者舊稱為天 馬山,山巔頗寬平,殊乏嶙峋GJfont嵂之勢,論形勝謂宜 築土以高之,江之外有所謂西流,凡諸溪壑之水率 由東嶽廟相合,而西橫繞學宮之前,以入於江,自正 德丁丑,知縣綦君紳捐俸倡義率民築堤,捍之日久, 堤壞,水勢復決,而東其西流,遺址僅存一二,不及時 圖之,則決裂日甚,遺址亦將弗辨,文嘗侍庭訓,或論 及邑之學校,人才家君每以此二事為言,且謂見有 司當以此告之,文謹識焉,每告於有司而未有行者, 嘉靖丁未,春文寓贛謁兵憲白坪,高公虛懷雅度,留 心時務,首以邑之學校人才見詢文,因述二事以請, 公喟然嘆曰:此有司之事,何俟於今也,天下事孰非 分內,乃以簿書期會為能,而學校則落落弗究心焉, 弊也久矣,無已,吾請任其責,可乎。文竊喜而歸以告 於諸庠士,於是庠士吳欽言陽曜賴資錦吳學夔奚 元吉等具其事以請,公欣允如初檄,縣議之時,潘丞 宗魯同教諭,莫君遺賢訓導夏君雲典史,章君永科 邀文及諸庠士循西流之址,登馬山之巔,相其地宜 約其物,用覈其工,值議既定,縣復以請,公乃具其事 以告督院秋崖朱公及巡院山泉伊公,二院咸如所 請,公遂下其議於縣屬,其役於典史永科,時知縣胡 君希顏教諭張君緘以新任至經,始於是秋之八月, 凡再閱月而工告成,馬山培土於其巔,周圍為丈六, 高為丈有奇,西流因舊基而增築之,長為丈五十有 奇,闊為丈有六尺,高視闊殺三之一堤之兩岸,繫以 松椿,甃以石,當流之東決處為竹篘十有一,以石實 其中,所謂橫遶學宮之前者,於是悉復其故道,厥工 出於傭厥,費出於憲臺之贖金,凡為費五十有七金 有奇,唯馬山僅取成事,曾不有壯觀加於舊,而兵憲 公亦適有浙藩參政之擢,不及再理,踰歲己酉,庠士 吳霖登江西鄉薦議者,謂天時人事相因,以成吳子 蓋適逄其會而兵憲公興學作士之盛心,人益感而 思之,嗟夫。公以任天下之心率有司,以興是役也不 煩於官,不擾於民,而督役者猶弗仰體至誠,俾馬山之高不能與西流並,稱設使其時不遇公,以任之則 二事之修復振作殆不知何時,而況求其所未備也 乎,愚故因諸士之意為追書其始末,用刻於石,庶後 之君子有所考,以續公之功焉,公名世彥字仲修,別 號白坪,蜀之內江人,今官河南左布政司,碩德重望, 嚮用未艾云。

《南康地輿圖序》
申綬芳
编辑

余嘗遊覽天下山川之勝,蜿蜒闔闢,結為都會,鄉鄙 繡錯,雖廣風氣罔同,北地平少山,江南則山水秀麗, 南康隸嶺北界東粵之交,縣城狀如排旭,嶺峙於縣 後,前有南山,寶馬映帶,西流此非古稱岩邑者耶,舟 車輻輳,魚鹽菽麥,俗囂而土沃,故其變更亦殊稽之 圖志,宋元改革之際,戶口井屋盡耗於兵匪,僅今日 四境荒煙已,也余受事以來,夙夜經營,大揚惠言安 集一二,遺庶與之休養,誠以創業之初,天地復元仁 山川,且效靈焉,將見人物勃興,肖形而蕃矧新,朝以 天下為家寧,獨百里凋殘,不被休澤哉。嗚呼,當昔全 盛,人肩相接廛閈撲地,乃忽一朝遷滅,觀世變者能 無興亡之感耶。披覽斯圖應知首開牧民未易勤厥 職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