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4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四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四十一卷目錄

 杭州府部彙考七

  杭州府封建考

  杭州府公署考

職方典第九百四十一卷

杭州府部彙考七编辑

杭州府封建考        《通志》编辑

吳越王 錢鏐字具美,杭州臨安人也,幼時與群兒戲大木下,指揮群兒為隊伍,頗有法,及壯不事生業,以販鹽為盜,豫章人有善術者望牛斗,間有王氣,牛斗者錢塘分野也,因遊錢塘占之,在臨安乃之臨安以相法,隱市中陰求其人,望見鏐,大驚曰:此真貴人也。鏐善射與槊,稍通圖緯諸書,唐乾符二年,浙西裨將王郢作亂,石鑑鎮將董昌募鄉兵討賊,表鏐偏將擊郢破之,是時黃巢眾已數千,攻掠浙東至臨安,鏐出奇兵破之,光啟三年,拜左衛大將軍,杭州刺史徐約攻蘇州,鏐遣部將杜稜等攻徐約,約敗走,入海追殺之,昭宗拜鏐杭州防禦使,景福二年,拜鏐鎮海軍節度使,潤州刺史,乾寧元年,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二年,越州董昌反,以書告鏐以昌反,狀聞昭宗下,詔削昌官爵,封鏐彭城郡王,浙江東道招討使,昌投水死,昭宗乃改威勝軍為鎮東軍,拜鏐鎮海鎮東軍節度使,加檢校太尉中書,令賜鐵券恕九死,鏐如越州聽命,還治錢塘,號越州為東府。光化元年,移鎮海軍于杭州,加鏐檢校太師,改鏐鄉里曰廣義鄉,勳貴里鏐素所居營曰衣錦營,婺州刺史王壇叛,附楊行密遣其將康儒應壇,因攻睦州,鏐遣弟銶敗儒,壇奔宣州,詔鏐圖形凌煙閣,升衣錦營為衣錦城,石鑑山曰衣錦山,大官山曰功臣山,鏐遊衣錦城,宴故老山,林皆覆以錦,號其幼時所戲大木曰衣錦將軍,天復二年,封鏐越王,鏐巡衣錦城武勇右都指揮使,徐綰與左都指揮使,許再思叛,焚掠城郭,攻內城,鏐子傳瑛及其將馬綽陳為等閉門拒之,鏐歸微服,踰城而入,遣馬,綽王榮杜建徽等分屯諸門,使顧全武備東府全武曰:東府不足慮,可慮者淮南耳,綰急必召淮兵,淮兵至患不細矣,楊公丈夫今以難告,必能閔我鏐以為然。全武曰:獨行事必不濟,請擇諸公子可行者。鏐曰:吾嘗欲以元GJfontGJfont楊氏,乃使隨全武如廣陵。綰果召田頵于宣州全武等至廣陵,行密以女妻元GJfont,天祐元年,封鏐吳王,鏐建功臣堂,立碑紀功,列賓佐將校,名氏于碑陰者五百人,四年升衣錦城為安國衣錦軍,梁太祖即位,封鏐吳越王,兼淮南節度使,嘗問吳越吏曰:錢鏐平生有所好乎。吏曰:好玉帶名馬。太祖笑曰:真英雄也。乃以玉帶一匣打毬御馬十匹賜之,開平二年,加鏐守中書令,改臨安縣為安國縣,廣義鄉為衣錦鄉,四年,鏐遊衣錦軍作還鄉歌,曰:三節還鄉兮挂錦衣,父老遠來相追隨,牛斗無孛人無欺,吳越一王駟馬歸。乾化元年,加鏐守尚書令兼淮南宣潤等道,四面行營都統,立生祠于衣錦營,二年,梁郢王友珪立冊尊鏐尚父,末帝貞明三年,加鏐天下兵馬都元帥,開府置官屬,四年,楊隆演取處州,鏐始由海路入貢京師,龍德元年,賜鏐詔書,不名唐莊宗入洛,鏐遣使貢獻求玉冊莊,宗下其議于有司,群臣皆以為不可,既而許之賜玉冊金印,鏐因以鎮海等軍節度使授其子元瓘,自稱吳越國王,所居曰宮殿府,曰朝官屬皆稱臣,起玉冊金券詔書三樓于衣錦軍,遣使冊新羅渤海王海中諸國皆封拜其君長,明宗長興三年,鏐卒,年八十一,諡曰武肅,子元瓘嗣。

五代

吳越王 元瓘字明寶,少為質于田頵,頵叛于吳,楊行密會越兵攻之,頵每戰敗,歸即欲殺元瓘,頵母常蔽護之,後頵將出,語左右曰:今日不勝,必斬錢郎。是日頵戰死,元瓘得歸屬,鏐病卒,元瓘襲封吳越國王,玉冊金印皆如鏐故事,元瓘亦善撫將士,好儒學,善為詩,使國相沈崧置擇能院,選吳中文士錄用之,然性尤奢侈,好治宮室,天福六年,因火恐懼病狂卒,年五十五,諡曰文穆,子弘佐立。

吳越王 弘佐字祐立,時年十三,諸將皆少弘

佐,弘佐初優容之諸將,稍不法,弘佐乃黜其大將章德安於明州,李文慶於睦州,殺內都監杜昭達,統軍使闞璠,由是國中皆畏恐,王延羲延政兄弟相攻,卓儼明朱文進李仁達等自相篡殺,連兵不解者數年,仁達附於李景,已而又叛景,兵攻之,仁達求救於弘佐,弘佐召諸將計事,諸將皆不欲行,弘佐奮然曰:吾為元帥,而不能舉兵邪。諸將皆吾家素畜養,獨不肯以身先我乎。有異議者斬。乃遣其統軍使張筠趙承泰等率兵三萬水陸赴之,遣將誓軍,號令齊整,筠等大敗景兵,俘馘萬計,獲其將楊業蔡遇等,遂取福州而歸,由是諸將皆服,弘佐立七年,襲封吳越國王,玉冊金印皆如元瓘,開運四年卒,年二十,諡曰忠獻,弟弘俶立。

吳越王 弘俶字文德,晉開運中為台州刺史,有僧德詔語弘俶曰:此地非君為治之所,當速歸,不然不利。弘俶從其言,即求歸國,未幾,大將胡進思廢弘倧,迎弘俶立之,弘俶歷漢周,襲封吳越國王,賜玉冊金印,世宗征淮南令,弘俶以所部分路進討,會李景上表求割地,內有詔弘俶班師,顯德五年,杭州災府舍悉燼將及庫倉庾,弘俶命酒祝曰:食為民天,天若盡焚之,民命安仰。火遂止,世宗聞之,遣使恤問,是歲,淮南內屬遣翰林學士陶穀,司天監趙修,己使弘俶賜羊馬,橐駝自是以為常,七月又遣閤門使曹彬賜兵馬旗幟,宋建隆元年,授天下兵馬大元帥,弘俶舅寧國軍節度使吳延福有異圖,左右勸弘俶誅之,弘俶曰:先大人同氣,安忍寘於法。言訖嗚咽流涕,但黜之於外,終全母族,自太祖受命,弘俶貢奉有加,常數江南平論功,以弘俶大將沈承禮孫承祐並為節度使,九年,弘俶與其妻孫氏子惟濬平江軍節度使,孫承祐入朝,上遣皇子德昭至雎陽迎勞,弘俶將至,車駕先至,禮賢宅按視供帳之具,及至詔,弘俶居之,對於崇德殿,貢賜俱厚,詔特賜劍履上殿,詔書不名,以孫氏為吳越國王妃,令惟濬齎之宰相,以為異姓諸侯王妻無封妃之典,太祖曰:行自朝廷,表異恩也,弘俶獻謝太祖,數詔弘俶與其子惟濬宴苑中,惟諸王預坐,每宣諭弘俶,弘俶拜謝,多令內侍掖起,弘俶感泣,又嘗一日,召宴獨太宗秦王侍坐,酒酣太祖令弘俶與太宗秦王敘昆弟之禮,弘俶伏地叩頭涕泣,固讓乃止,車駕幸西京雩,祀弘俶,懇請扈從,不許留惟濬侍祠,令弘俶歸國,太祖宴餞於講武殿。謂弘俶曰:南北風土異,宜漸及炎暑,卿可早發。弘俶將發京師,特賜導從儀衛,自禮賢宅陳列至迎春苑,自初至逮歸所,賜金帛他物不可勝計。太宗即位,加食邑五千戶,許三年入朝,遣使至泗州迎勞,又命齊王廷美宴弘俶於迎春苑,上又嘗詔弘俶及子惟濬宴後苑,泛舟池中,上手酌酒以賜弘俶,弘俶跪飲之,其恩待如此,會陳洪進納土,弘俶再表願以所管十三州獻闕下,詔受之,封弘俶為淮海國王,以禮賢宅賜之,體貌隆盛,冠絕一時,四年宴苑中,弘俶被病,拜不能起,上以銀裝肩輿送歸,因以賜之,弘俶小心謹恪,每晨趨行闕,人未有至者,弘俶必先至,假寐以待旦,上知之,謂曰:卿已中年,宜避風冷,自今入謁不須太早也。會劉繼元降至御,連城臺誅軍中,先亡命太原者顧謂弘俶曰:卿能保全一方以歸,於我不致血刃,深可嘉也。雍熙元年,改封漢南國王,四年,改封南陽國王,端拱元年春,徙封鄧王,會朝廷遣使,賜生辰器幣與使者,宴飲至暮,有大流星墮正寢前,光燭一庭,是夕暴卒,年六十,俶以天成四年八月二十四日生,至是八月二十四日卒,復與元瓘卒日同,人皆異之,上為廢朝七日,追封秦國王,諡忠懿,按《舊通志》:弘俶入朝辭歸,太祖出一匣付俶曰:途中勿啟,到國閱之。俶歸錢塘,啟閱皆廷臣請留章疏也,泣下曰:我何敢負官家及太宗即位,俶即納土錢氏,霸吳越者,凡九十八年。

昌化伯 邵林字懋清,一字宗茂,杭州前衛人,少岐嶷長,魁梧倜儻,有大志,好善敦義,誕生孝惠太皇太后正德十六年,贈錦衣衛指揮使,嘉靖初追封昌化伯,二子琮子蕙,蕙無子,族人爭嗣,嘉靖七年,革外戚,盡停嗣。

杭州府公署考        《府志》编辑

本府錢塘仁和二縣附郭

府治 在城西南竹園山,隋開皇九年建治於鳳凰山柳浦西,唐因之,吳越錢氏即州治建國。宋初納土,以其國為州治,高宗南渡,建炎中改為臨安府。紹興元年建行宮於鳳凰山,徙府治於今處。元末為杭州路,仍其治。明改路為府,即舊址改府治。弘治十五年郡伯楊孟瑛大加修治,崇禎五年火燬。

皇清康熙初知府嵇宗孟重建,府治并同知通判廳

廨。二十四年知府馬如龍因穿堂久毀,捐俸重建顏,曰越石堂署之制,中為正堂,堂前為露臺,為甬道,為戒石亭,為儀門、東西廊,為六房,為架閣庫,正堂之東為土地祠,後堂西北為資盈庫,署西北為羈候所,儀門外為司獄司。

清軍同知廳 在正堂之東。

理刑推官廳 在正堂之西,今裁署廢。

管糧通判廳 在推官廳西南,今裁。

局糧通判廳 在後堂西北,今改理事同知廳,其糧務驛併水利廳。

水利通判廳 二所:一在後堂西北,一在城東北五十里塘棲鎮,明嘉靖二十五年督撫胡宗憲請於朝增設主捕盜,尋奉裁。

經歷司 在正堂之東。

照磨所 在正堂之西。

知事廳 《志》不載。

前衛經歷司 在都司東。

右衛經歷司 在都司西,俱有左右中前後五所。

稅課司 在府治東北二里西文錦坊,明洪武初建於井亭橋,八年改建今處。

江漲稅課司 在府治北十里霍山坊,明初建北門外,洪武中移此。

城南稅課司 明初建城南上隅,後移浙江亭左。

城北稅課分司 在府東北八里艮山門內,明初為稅課局,後改為分司。

南城河泊所 在城南下隅,去府八里。

批驗茶引所 在城南上隅,近龍山閘,今革。鹽場批驗所 在艮山門南,元檢校批驗所址也,明初改今名。

織染局 在布政司北。

陰陽學 在芝松坊,明洪武十七年建。

醫學 在文錦坊之南。

僧綱司 明設於廣慧寺,後併仙林寺。

道紀司 在佑聖觀,明洪武十五年與僧綱司並設。

錢塘縣治 在府治右,其舊治凡四,漢魏時在靈隱山麓,後徙錢塘門外,唐武德四年徙錢塘門內今教場地,唐治也,宋南渡,入景靈宮禁衛又徙紀家橋華嚴寺,故基為之,宋時治也,在國庠之西南。紹熙二年參政樓鑰為記,元因之,明洪武四年知府劉文以附府署為便,徙今處,在城西南之豐寧坊,前臨吳山,右帶湖水。

皇清因之,正堂為如保堂,前為戒石亭、儀門,為朝宗

首,縣堂前東西六房,後為庫,外為土地祠,司獄司,東為賓館,又東出正門,旌善、申明二亭,西有輕監,明萬曆三十三年令聶心湯以囹圄幽隘輕重溷處,故建此處,矜疑者。

縣丞署 在如保堂西,名亦保堂。

主簿署 在丞廨西,今裁。

典史署 在儀門之東。

公館 一在本縣儒學右,一在武林書院後。西溪稅課局 在城西二十七里西溪市,明洪武中建。

安溪奉口稅課局 在城西北五十里古蕩,明建,後歸併西溪鎮。

河泊所 在城西北九里古蕩,明洪武中建。仁和縣治 在城治左,吳越時建錢江縣,在武林門內梅家橋,即吳公子慶忌宅基,宋太平興國四年改仁和縣,令孫廷直徙至招賢坊,即興賢坊,今養濟院基。紹定三年縣令胡巨卿重建,元因之,後以趍事不便徙至今處。明洪武初復遷,建其舊署,遂併入府署。四年知府劉文以附府為便,乃就元之東北二錄司,改為仁、錢二縣署,而仁和居其東,實寓錢塘境內。二十七年縣治災,縣丞邵英重建。崇禎末因堪輿家言仁和西向不利,改南向,未幾仍舊。

皇清因之,大門三間、二門三間、儀門三間、中為正堂

三間,前為露臺,為甬道,為戒石亭,東西廊,為六房各四間,正堂左右隅為庫,後為川堂,為後堂,

大門外有申明、旌善二亭,知縣宅在後堂內,門樓一間,廳三間,樓房五間,披屋東西各一間,洗泉亭在署後。

縣丞署 在二門內,東門樓一間,廳三間,平屋三間。

添設縣丞署 在縣丞宅之東,今裁。

主簿署 在縣丞宅之東,久裁。

典史署 在大門內賓館旁。

橫塘臨平稅課局 在縣東北六十里,按《縣志》:在臨平鎮,明洪武十四年設。

河泊所 在縣東六十里臨平鎮,按《縣志》未考何年開設。

杭州鹽倉批驗所 在縣治東一十里艮山門南,元時浙江等處檢校批驗所址也,明初改今名,倣舊制云。

僧綱司 在僊林寺。

錢塘縣倉 在城北二圖觀音橋南,舊名老人倉,今稱錢塘倉,明洪武二十四年建,凡三所,一在西溪市,一在梁墅,皆廢,惟觀音倉獨存,後又漸圮,萬曆乙巳,令聶心湯重建,堂廒垣室既堅且備積穀四千八百餘石,足待城中緩急之需。便民倉 在北新橋南河西水次,明正統間,巡道周忱建。

常平倉 東西南北四倉,東倉在松盛二圖,西倉在西都一圖,南倉在欽賢十圖,北倉在下扇五圖,明萬曆丙申,邑令湯沐建,後東倉改為生絹局,丁未,聶心湯仍通詳復為倉,且增儲穀以固省城根本,崇禎末,多廢圮,不治惟東倉,常為整葺,今貯布政司南米,按勝國遺制各村鎮皆立義倉,量有無均豐歉,後悉圮壞矣。

仁和縣預備倉 明洪武二十四年建,歲久傾頹,永樂三年,知縣彭奎重建四倉,東倉在城東北臨平鎮,南倉在城北郭石灰場,西倉在城西北仲墅,北倉在城北塘棲鎮,按彭奎所建四倉,成化間,西倉先廢,久之東北二倉又廢,惟南倉獨存,隆慶六年,知縣張譽改建南倉於養濟院,萬曆初,仍舊處,至今惟石灰場一倉。

便民倉 在舊倉基上。

大有倉 在武林門子城內,明萬曆四十三年,巡按御史李邦華建。

皇清康熙年間始貯南米。

廣豐倉 在平安四圖。

廣積倉 在新橋北,以上三倉今皆以散軍糧。育嬰堂 即慈幼局也,宋紹興十三年,詔錢塘仁和置慈幼局,收養遺棄小兒,以常平錢米支給,淳祐七年,移局樓店務對河,元初,給錢米如宋,冬夏加布,明洪武五年,詔天下都邑收養如宋,元萬曆中,合兩縣為一局,移建戒子橋,歲久廢弛。

皇清順治間,海鹽陸元章建育嬰堂於吳山之麓,當

事各捐俸金以成之,頗得古人遺意,說者慮棄兒日多,費用莫繼,更設良法勸募得公用金錢,歲給費用,始可永久。

養濟院 宋崇寧元年,詔諸路置安濟坊,紹興二年,詔臨安府置養濟院,十三年,又命錢塘仁和二縣以近城寺院充安濟坊,籍老幼貧乏不能自存者及乞丐之徒,每人日支米一升,錢十文,小兒半之,以常平錢米支給二縣,合置安濟坊,凡六,在寶勝院者一,在艮山門外者一,在善化坊者四,元安濟院給錢米如宋,冬夏加布,明太祖洪武五年,詔天下郡縣立孤老院,凡孤獨殘疾不能生理者許入院,官為依舊例贍養,如或出外乞覓,鄉市人民聽以餘剩之物助養其生,敢有箠楚者,有司以鬥毆論誣告者抵罪,此等殘疾之人如或痊可願出為民,聽從其便,有司毋得羈留,於是定例,每口月支米三斗,柴三十斤,冬夏布各一疋,小口給三分之二,後改名養濟院,七年八月,詔書一款兵興以來,各處人民避難流移,或父南子北,至今不能會養,願完聚者,有司送還鄉里。或身死他鄉,遺下老幼,願還鄉者,聽及各處。鰥寡孤獨并篤廢之人貧窮無依不能自存者,仰所司從實取勘,官給衣糧。漏澤園 亦名廣孝阡,仁和與錢塘縣因附府,宋時共置漏澤園十二所,逮有明之世共置義塚五所,其在錢塘境內者三,天順四年,倣宋制仍名漏澤園,正德嘉靖間,仁和錢塘增置漏澤園各二,於是仁和縣漏澤園有四,一在鳳山門外萬松嶺下,二在清泰門外,一在武林門外北新橋東,其清泰門外二畝者,係土工蘭孟莪以己稑地輸官置,武林門外者,係里民姚明樂輸銀六十餘兩買地所置,錢塘漏澤園有五,一在

錢塘門外護國寺旁,一在金字碑坊側,二在萬松嶺,一在慶樂園,又萬曆三十年,杭嚴道增置義塚十畝,三十五年,府學教授楊元善置義塚於青芝塢,以待諸生之貧者,邑人葛寅亮因慶樂所埋已滿,別置九曜山地廣之。

外縣

海寧縣治 在崇儒坊西三思橋,漢初名海昌,武帝改名鹽官,唐貞觀間立海寧縣,治宋太平興國,四年即舊所,建治葺之,政和八年,令王昺別為治事之所,而增大之,廳舍畢備,至紹熙元年,令陳恕重修,累任必加營繕,不可盡考,按《圖經》:以鼓樓為門,亦名敕書樓,凡所受詔敕並藏此,咸著於籍旁列手詔亭,宣詔亭,堂曰清愛,曰喜,門曰延停,通後圃,圃後有堂曰平政,曰綠繞,有亭曰錦香,曰仰高,曰梯雲,西廳之後有便室,曰讀書林,其側曰進德齋,花卉夾徑,松檜參天,為公餘遊憩之所,其丞尉廨與令廨相比,在中門之東,簿廨則在縣治之西,皆有便門以通,往來兩廡,列帑藏犴狴屬焉,曹局各有區別,元元貞二年,陞為中州署,仍宋舊其廳事,延祐二年,額曰帥正,趙子昂書,至正六年,州守何蒙於廳西十步起架閣庫,又改宋簿廳為捕盜司州,以判官兼之,元統三年重修,明洪武初復為縣,三年建官吏宅於廳之後,正統九年,令伍服重修,弘治十六年,令孫昊重建譙樓,至嘉靖十五年,公署隳敝令嚴寬新之,置廳五楹,原額帥正改曰忠愛,前軒五楹,在廳南,中堂五楹,移額帥正,後堂三楹,額曰冰玉,架閣庫三楹,在廳東耳,房庫一楹,在廳西,幕廳三楹,在東後有宅,軍器庫一所,在典史宅後,兩廡各十二楹,在廳左右,吏舍二十四楹,在廳西縣,宅在冰玉堂後,清軍丞宅在廳西,管糧丞宅亦在廳西,主簿宅在廳東南,獄禁十二楹,在廳西南,儀門三楹,在廳前,戒石亭在儀門內,土地祠三楹,在儀門東,延賓館三楹,在儀門西,旌善亭三楹,在儀門外左,其址高,申明亭三楹,在儀門右,其址卑,所以別善惡之,崇卑也,譙樓三楹,在儀門南,舊有銅壺刻漏,明洪武九年,令黃守政造,後漸廢,嘉靖十五年,嚴令重置,日夜天池各一座,平壺一座,萬水壺一座,水海一座,仙人一尊,渾天儀一副,計銅四百觔,後置漸毀,萬曆五年,令蘇湖重建,至

皇清順治十一年,秦令嘉系又葺新焉,今署廳三楹,

額曰節愛,明中丞溫純書,前軒三楹,中堂三楹,為退思軒,今復為清愛堂,後堂三楹,原額帥正,後房三楹,在帥正堂後,又耳房三楹,陽春堂五楹,久廢始復,內書室三楹,在西側,秦令建,舊書室三楹,在直北,庖舍三楹,在西側戒石亭,及六曹吏舍十楹,係新建,丞廳一所,在正堂東,清軍廳廢為園簿廳,亦廢,尉廳一所,在正堂西北,架閣庫在正堂西隅,耳房庫在正堂東隅,軍器庫在典史宅後,獄禁六楹,在儀門內西側,又女監三楹,在獄東北,新設羈候三楹,改建在大門內西南隅,儀門三楹,在戒石亭之南,賓館三楹,新建在儀門東側,傾銷房三楹,新建在儀門內西側,申明亭三楹,旌善亭三楹,以石為柱,東西對峙,在儀門外,重建,又廊房各八楹,譙樓三楹,以上俱新改建。

縣丞署 二所,俱在正堂西,後清軍丞署廢為縣令之園,一改在縣治東十步,宋元符元年建,考異云:陳昱作廳記,謂縣甫有丞十年,廨舍隘陋,由是一新之,時政和十年也,逆而計之舊廨當刱大觀間,淳熙四年,丞歐陽克世重修,廳之後有軒曰挺立,東有室有亭曰芸香,下瞰小圃,雜蒔花卉焉,東偏有井,其水品在晞梅井泉之下。

主簿署 在縣東五十二步,宋元豐八年建,考異云:故老相傳,簿嘗寓安國寺,意舊廨毀於兵火,暫寄安國耳,紹興十三年,主簿鄭烈徙於縣西五十四步廳之側,有堂曰省身,曰學古,舊名雅飾,自鍾禮部必萬作簿易今名。

典史署 在縣東三十步,宋雍熙三年建,大中祥符二年重修,淳熙五年,陳士良葺治之,廳之東有堂曰晞梅,政和二年建,堂前一井,邑人云此為邑中第二水,嘉泰三年,尉趙師羽立亭於城之巔,曰道雲,又小圃中有茅亭,曰仙隱。按察分司 在縣東二十八步,明洪武三年建,廳三楹,門廡俱備。

布政分司 在縣東二十步,明正統六年,建廳三楹,門廡俱備。

府館 在縣西二十步,制亦如之,後縣東止察院公館,規制視昔加壯,俗稱東司,想亦前二司

遺構也,按察分司,即東司也,趙維寰備考云:東司以西,舊有府館,改為安化王祠,然《舊志》府館實在縣西也,郭濬云:布政分司在縣西,今改羈候所然。《舊志》:布政分司實在縣東,意今之羈候所,乃舊府館遺址耳。

許村場鹽課司 在縣西二十五里,明洪武初開設,於時和鄉徐家壩尚置東西二倉,廨宇一所,永樂九年,海寇毀,復建西倉,在場西南,廒屋四十三楹,東倉在縣南二百二十步,廒屋二十八楹,今場官公廨移置安國寺東。

西路場鹽課司 在縣東六十里,明洪武初,開設於靈泉鄉黃灣市,置東西二倉,廨宇一所,東倉在廳側,廒屋二十一楹,西倉在縣東北五十五里,廒屋一十九楹,寧邑鄉丁每丁輸鹽糧米三升三合者,因寧邑之民食無課之鹽,其米由此而徵也,鹽禁密如凝脂,而特寬老少鹽者亦以此。

醫學 明洪武十七年設,三十一年裁革,建文四年復立,即於惠民藥局,署事局在縣西,今廢。陰陽學 明洪武十七年,設於三皇廟署事後,就於訓術宅署事在縣之西北二百三十步,按舊制陰陽學,凡民雨雪蝗蝻皆令申達上司,據奏咨詢年歲豐凶閭閻疾苦,一紙於歲首,給各鄉實填季冬回報,此見陰陽學,所以助成燮理,而鄉社秩祀之典由之釐定,今習為巫祝所在成風,此尤典禮者之所宜亟正之也。

僧會司 明洪武十五年,設於安國寺。

道會司 明洪武十五年,設於葆真觀,永樂間,詔各司每三年考能通經典者,始授僧道官及給度帖。

常平倉 舊在縣西七十三步,唐貞元十年置,中廢,宋元祐中復建,以義倉附焉,後復廢,明正德間,令曹珪移建拱辰門外,名預備倉,南距社稷壇額設斗級二名,收贖罪穀以濟饑窘,秋成抵還,立門樓官廳各三楹,繚以土垣,今增設廒房,專貯永平南糧。

預備倉 在拱辰門外社稷壇北半里許,明正德間,知縣曹珪建,嘉靖十二年,知縣胡堯時重修,按《成化志》:洪武間建,凡五所,一在縣東三十七里黃岡市,一在縣東硤石鎮,一在縣西北安國寺齋堂,一在縣西北二十里十七都,一在長安鎮,歲久傾圮,永樂三年重建,又圮,今存者止拱辰門外常平倉,即預備倉舊址也。

便民倉 明初建於長安運河東關,後徙西岸倉址,六十餘畝,環以牆垣,外有巡警,成化間,參政韓裴建廒八十楹,以便兌運,弘治十六年,孫昊重修,十八年,丞鄧玨建官廳廨舍,萬曆中,布政竇子偁又創三百六十楹,後遞修遞圮。

皇清康熙十一年,知縣姜煦計併里為廒,鼎新創建

約三百有三楹,康熙十四年,知縣許三禮據通縣公呈以漕南米並收於便民倉,按海寧縣漕米徵收長安鎮便民倉,其南米永平徵收縣治常平倉,長安距縣治三十里,兩處徵收,民苦分涉,亦不便於官紳,衿里民呈,將南月漕米俱上納便民倉,並倉分廒,民無分頭上納之苦,官省兩地徵收之煩,奉憲遵行。

盈積倉 一在縣西南隅仁賢坊一百八十步,本所立以貯糧,後改屬本縣,名永平倉,專貯官吏旗軍俸糧,明弘治十六年,縣令孫昊建廳六楹,門樓三楹,廒屋十二楹,設大使一攢,典一斗,級四,今廢,一在縣急遞鋪西六十步,洪武十年,本所立,後成化十年以海患改建天妃宮。社倉 在各里,康熙十三年,知縣許三禮立。養濟院 在縣北二百五十步,明洪武間建,按《成化志》:宋建於縣西一百步,名養濟院,後廢,紹興三年令陳恕重修於光華亭之北,元徙甘泉橋南,謂之孤老院,明制收孤老無告者處其中,每口月給米三斗,柴三十觔,冬夏布各一疋,小口三分之二,後又以月給分三等,以常平米給之。

漏澤園 在縣西一里半,明嘉靖八年建,按《縣志》:宋置漏澤園在縣南三里戒壇院側,紹興二年,令陳恕重修,又紹熙間,令魯建義塚二,一在長安閘北十五都九GJfont地方,宋紹熙初,令陳恕易民田五畝為塚,設屋居僧,又給田五十畝為掩埋之資,日久寖廢,僅存址三畝二分七釐,

皇清康熙十一年,里民許祚捐募開拓,榛莽收化枯

骨,建普同塔五所,方外之僧尼,俗姓之男女各有別,凡貧民孤客之無地埋骨者,可無投水棄路誠善舉也,其地創造僧舍佛殿齋寮溷湢,悉備請額為竹林禪院,漸加莊嚴像設朝梵,暮鼓

茂林,修竹,僻靜可嘉為禪栖勝地,一在硤石鎮審山北,《舊志》山地二十餘畝,按《硤川志》:萬曆魚鱗冊本GJfont向無義塚,萬曆十七年四月,奉上公報義塚因佃借二GJfont石瀾灘,母字號山地六分四釐一毫,橫十四弓,長十四弓,據此則山北二十五畝之地,久已侵廢,石瀾灘故非舊址,明正德九年,知縣曹珪重建,一大塚於南門外海塘南沙場,明嘉靖八年,潮蝕不存,移改今處,每年均徭編審土工一名看守,建普安塔院僧主瘞斂。

皇清順治十三年,又於漏澤園側拓地營葬,故地有

碑記,康熙十四年,知縣許三禮禁火化,申勸各里置義塚,隨近埋葬,因名仁孝大園。

富陽縣治 在城東北,唐咸通十年,縣令趙訥建廳字,宋宣和間,燬於寇,縣令劉舉夔鼎新之,嘉定二年,縣令呂昭亮移置城東北,重建廳事,頗雄麗,景定五年,縣令趙汝崖重建獄舍,自為記,元至正末,燬於兵,明洪武元年,知縣楊敬重建,宣德九年,知縣吳堂重新之,增建譙樓署之制中,為正堂三間,前為前軒一間,堂下為甬道,為戒石亭,為儀門,東西序為六房,西北為架閣庫,正堂後為穿堂,後為後堂三間,宋李彌高揭扁於堂後,東曰不欺室,西曰讀書齋,後為知縣宅,正堂左為典史廳一間,東為縣丞宅,正堂西為主簿宅,西南為吏廨,儀門外東為賓館、為土地祠、西為獄前大門,有譙樓,申明旌善二亭,萬曆三十六年,知縣張子臬重修縣堂,四十六年,重建儀門,明末燬於兵。

皇清順治三年,知縣劉紹堯草創縣署,五年,知縣朱

陛臣建縣堂儀門後宅,自為記,康熙元年,知縣朱永盛增建譙樓并兩廊六房,九年,知縣牛奐建堂三楹於後堂之左,曰斐如堂,對堂建房三楹,堂後構樓三間,周以新篁題曰萬竹樓,樓左起側樓三間,右起軒三間,樓後造平屋八間,二十二年,建庫房於三堂之右。

縣丞署 在典史廳之東。

主簿署 在正堂之西,今裁。

典史署 在正堂之東,東南為內宅。

布政分司 在縣治東百餘步,明正統六年建。按察分司 明宣德十年知縣吳堂修,《宣德舊志》作浙西道分司,在縣東百步。

東梓巡檢司 在縣西南五十里,山有梓木,枝皆東向,因立東梓寨,巡檢領邏卒戍此。

新城稅課局 在縣東三十里,舊為觀山稅課,明成化間改局徙今處,今廢。

河泊所 在縣西南二十五里祥鳳村,明洪武中建,後革。

陰陽學 舊無衙門,就民居署事,明初建,今廢。醫學 明洪武間為惠民藥局,尋改為醫學,在南門外。

僧會司 在縣西慈修寺內,明洪武十五年建。道會司 在縣北丹霞觀,明洪武十五年建。預備倉 在後河頭自新衖,按《成化志》:洪武初建於縣西。

常平倉 有東西南北四倉,俱在各鄉,明萬曆時知縣季概建,附倉庫,各有社學,今廢。

存留倉 在縣東南二十步,明天順四年重建,今廢。

漕運倉 在儒學後,今廢。

湖墅漕糧倉 在府城武林門外,明萬曆間署縣按察司照磨譚世講建。

養濟院 在會江驛之左。

漏澤園 在縣西郭外,按《成化志》:宋置在鎖石山後嶺,去縣一里半。

餘杭縣治 在苕溪北,舊城在苕溪南,今際留倉即縣署基,漢熹平二年令陳渾徙城溪北署,在通濟橋之西半里,面溪距百步許。宋宣和中方臘亂,燬於兵,縣令江GJfont重建,建炎間燬,縣令張元嗣復建,乾道四年改創縣門為譙樓,紹定六年縣令趙希磐新之,元大德四年達魯花赤忽都魯沙拓廣之,元末再燬,明洪武二年臨安主簿黃思道署縣事建幕廳、廊廡、重門東北,縣丞宅東南,典史宅西北,主簿宅西南,吏廳并圜扉庖庫具備,永樂七年知縣林源重修後堂、吏舍、廊廡、獄禁,宣德間縣丞顏鎔重建譙樓,正統間縣丞丘熙岳重建穿堂三間并衙舍,天順四年知縣鄭軾更新之,自為記,知縣武英建戒石亭,改建正堂三間,抱廈三間,二十三年知縣尹璋重建大門,弘治元年知縣孫冕以譙樓太逼儀門遷四十步許,十五年知縣冉繼志建後堂及申明、旌善二亭,吏舍二十間,正德七年知縣

彭辨之改建土地祠於縣倉之北,嘉靖四年縣丞解明通重修正堂,增置衙舍,知縣曾玉一重修大門、儀門,嘉靖六年知縣王某仍於後堂東偏建思補亭三間,亭之南建冊庫三間,即架閣庫,七年建旌善亭三間,與申明亭對峙,重修譙樓。嘉靖三十八年知縣何鎣於儀門外闢通兩道,東穿太平巷,西穿松楊巷。四十一年知縣張應亮以堪輿言不便,東偏建賓館三間塞其巷道,西偏亦建亭塞之,與館相對,又以正堂卑隘且圮更建恢擴。萬曆三年知縣萬士禎重建譙樓,杭郡陳善為之記。二十七年縣丞李果改造本衙廳舍,較舊軒敞。二十九年譙樓回祿,知縣盧欽明改造大門三間。三十一年知縣程汝繼仍改,創譙樓五間,匾曰清遠,并改儀門三間,堂後創集瑞樓五間,規模壯麗。三十九年知縣戴日強以照牆逼隘遷之街南,於牆址建坊,屏蔽內外。四十年於後堂左偏改造架閣庫樓以置冊籍,更造銀庫,覆以巨石,重其啟閉,右偏增造公餘讀書軒三間,堂左修飾鑾駕庫,用尊儀仗。衙內增造論世軒三間,六房卑圮,壘石增塞,更為創造砌築東西兩道,周圍加葺牆垣,獄內倍加堅築,衙內造更樓三間,鑄大鐘於譙樓,縣丞重建貼堂、公署,主簿重建巡捕廳,典史重建贊政廳,因年久傾圮。

皇清康熙八年知縣張思齊重修內署衙舍,止餘樓

屋三間,小堂三間,甚為湫隘,又於小堂東偏添建平屋五間,貯米鹽零雜供炊爨,西偏添建書屋,南北各三間,為公餘讀書之所,後建平屋六間以為寢室,又於西偏之下南蓋茅屋四間,廣敞不立門戶,涼風四集,堪滌煩暑。北蓋平屋三間,復以牆外主簿舊衙廢址闢為園圃,種植菜蔬得自贍給,不擾累民,間園北構茅屋三間以課子弟,最南構茅屋三間以居巡更守舍者,衙署完固得以永存云。

縣丞署 在正堂東北。

主簿署 在正堂西北,今廢。

典史署 在縣丞署南。

察院 不詳所在。

布政分司 在縣治東半里儒學之前,明正統六年縣丞丘希岳建正廳三間,抱廈三間,左右夾室、穿堂一間,後堂三間,東西廊屋各三間,儀門三間,正門三間,庖湢之所畢具,周繚以垣,後圮。嘉靖二年知縣喻江重建,今圮,遺址尚存。按察分司 在縣東,明洪武年間知縣梁初建正廳三間,抱廈三間,左右夾室穿堂一間,後堂三間,東西廊屋各三間,儀門、正門各三間,庖湢之所畢具,周繚以垣。萬曆三十三年知縣程汝繼重建正堂於大門外,左造府館三間,右造縣館三間,供給所一間。四十三年知縣戴日強於堂左增抄案房一間,加修垣宇高敞大門,又建貞度坊於門,今圮址存。

府館 在儒學東二十步,正廳三間,穿堂一間,後堂、正門各三間,庖湢之所畢具,周繚以垣,今圮址存。

石瀨巡檢司 在縣東北三十五里,宋元皆建於此,今廢。

石瀨稅課局 在縣東南二里市司坊內,明洪武初開設,弘治間裁革。

河泊所 在縣東三里集慶坊西,明洪武十三年開設,後革。

陰陽學 在縣南橫街安福坊東,明洪武十七年開設,今圮,不復建。

醫學 在縣前三里三皇廟側,明洪武三年開設惠民藥GJfont,本學復徙於縣之東南,十七年就開設於惠民藥局內,今遺址尚存。

僧會司 在縣南二里永安寺內,明洪武十五年開設。

道會司 在縣南十八里洞霄宮,明洪武十五年開設。

預備倉 在縣治東南一里際留坊內,舊治基之上。元置際留倉,後兵燬,明洪武二年建岑山驛於其上,後革驛。十一年知縣梁初改為預備南倉,正德五年重修,今在法喜寺巷東,後圮址存,按《成化志》:永樂三年,知縣相源建凡三所,一在縣治東南二里德茂坊,一在縣北二十五里後沓界,一在石瀨市,以上四倉,年歲豐稔勸民出穀收貯以備賑濟。

便民倉 在靈源二三保城署橋東,明正統六年建,嘉靖中令李鵬徙部伍橋。

皇清康熙元年令宋吉士重修。

餘杭倉 唐順帝永貞初張綱為守,奏置餘杭

倉宇四十二間,築倉城週迴四里,久廢址,不可考。

縣倉 在儀門內之東,按《府志》:明洪武十一年知縣梁初建,一名存留倉,歲收本縣及附屬官吏俸糧。

常平倉 一在縣治東南三里,與五顯廟對,一在瓶窯鎮,一在閑林鎮其閑林倉基,明萬曆四十年纂修推官孫給帖撥補充餉入戶。

養濟院 在縣東南一里許安濟坊內,明洪武間置存留倉之東,後并於郡城。成化間復置今處,正德六年知縣彭辨之因其卑隘乃勸義民徐輝增廣之,按《成化志》:宋崇寧四年,置安濟坊於縣東半里外,又置養濟院在西門外城壕之北半里,元仍其舊。

漏澤園 二所,一在橫瀆鋪之西,明弘治間知縣阮繼志市民地拓其址。一在顯聖寺之西沙衖內,按《成化志》:宋置在縣東七里南渠之南,元置於安樂鄉徐湖界。

臨安縣治 在東市太廟山右,宋以前治建高陸鄉溪東,石刻碑尚存。景定間令家之巽移建西市保錦山,元末燬,明洪武初令袁思謙移今處,正堂為忠愛堂,左為幕廳,後為縣宅廳樓二進,有古柏亭。亭參漢,架閣庫在堂左,軍器庫在堂右。

皇清仍之,康熙二年令楊琳重建忠愛堂,建譙樓,且

房庫在堂左,書吏房在堂下,東西序寅賓館在儀門外東,土地祠在儀門外西,輕監在堂西南,明末燬。獄在土地祠,後因輕監燬,前提牢房作輕監獄,後作重監,旌善亭在治西,申明亭在治東,康熙七年令陳提知重建。

主簿署 在正堂東北,今裁署廢。

典史署 在堂東南,明末燬。

皇清年間典史周士杰重建。

布政分司 在治東五十步中正堂,東西廊房各三間,儀門旁開腳門二、正門一,門外翼以柵,堂後有亭,亭左廚房,右吏書房,亭後有後堂,左右官房,再後有小亭。

按察分司 在治東三十步,今廢。

稅課局 在縣西,明洪武年建,今廢址存。青山稅課局 在縣東十五里,明正德間與縣稅課局並革廨,廢址存。

陰陽學 在布政分司西,今廢址存。

醫學 在城隍廟前,今廢址存。

僧會司 在淨土寺側,今廢址存。

道會司 在小巷內名清修觀,今廢址存。預備倉 在縣南五十步大巷存留倉內,地一畝,明弘治間知縣毛忠建,儲本縣積穀,中正廳東西設廒房。

皇清康熙九年令陳提知重建,按《成化志》:洪武三十

二年建,凡四所,一在靈鳳鄉,一在慶仙鄉,一在金岫鄉,一在高陸鄉,皆廢。今門額曰四鄉總倉,猶存《舊志》意也。

常平倉 四所,明萬曆間令姚世光建,儲民間義穀,東在青山,地一畝六分三釐九毫,西在金岫,地一畝二分九釐四毫,南在讓畔,地一畝五分,北在泥馬,地一畝七分六釐六毫。

便民倉 舊在湖墅金魚池頭,地一畝八分,明萬曆間令謝應騏徙餘杭水次,地四畝,儲本縣漕糧,中正廳。東西廒各六,土地祠一,額門一,明末圮。

皇清康熙四年令楊琳重建。

存留倉 在鼓樓西,地二分,今廢。

養濟院 在縣西一里師姑橋,明洪武初建,按《成化志》:宋元在縣西一里羅村。

漏澤園 在縣西郭外,按《成化志》:宋置在縣西三里。

於潛縣治 在石柱峰右,唐武德七年置潛州治在豐國後鄉,八年復為縣,徙今所,宋政和初令韓瓘改廳事南向,隆興初令葉衡於廳之東偏築堂為退思之所,慶元中衡入相令邵文炳名其堂曰袞繡,嘉泰初建丞廳於署南,建主簿廳於署東,丞廳後為尉司。三年縣治火,袞繡堂獨存,寶慶三年令方熙重建,增置亭榭,後遭于德祐之亂,凋圮殆盡。元初復建,至元五年主簿石思廉建譙樓,至正六年主簿朱珪新廳事,十二年兵燬,明洪武二年縣丞王永建廳事,四年知縣梁誠增建門廡、官廨、吏舍,歲久漸圮,弘治十七年知縣嵇鋼重新正堂,嘉靖九年令王濟建捲棚覆於露臺之上,二十四年令陳烜於後園鑿池,築亭其上曰後樂,二十七年令汪石川改亭曰培竹,徙圮宅於正堂東北,創吏廨、土神

祠,創擊柝樓於治,後壘監垣門。

皇清初縣治兵燬,順治三年令張予信建廳事,十二

年令王引祥建捲棚,并縣宅,重立戒石亭,署之制中為正堂,前為露臺,為甬道,為戒石亭,為儀門、東西廊,為六房,今圮。正堂之東為幕廳,今廢。為土地祠,又東為知縣宅,正堂後為川堂,後堂之西南皆吏廨,儀門內東為倉,外為獄,為譙樓,即治大門也,門外為保釐坊,申明、旌善二亭在大門左右,在各鄉者凡十有二。

典史署 在正堂旁。

陰陽學  醫學 在保釐坊左右,今俱廢。惠民藥局 在縣南百步街西,宋元祐間蘇軾置病坊,元改今名,今廢址存。

僧會司  道會司 久缺,汪石川意於觀政橋建署,今無遺址,仍缺。

布政分司 在按察分司南百步。

按察分司 在縣治南百步。

府館 在縣治西二十步,明嘉靖中知縣汪石川重修,今廢。

預備倉 在叢桂坊,與存留倉並。按《成化志》:洪武二十二年知縣楊可容建,凡四所,一在豐國後鄉戴石林,一在嘉德前鄉沈村,一在波亭前鄉太陽村,一在張安前鄉道法村,今俱廢。養濟院 始宋崇寧間,紹興二年詔置安濟院,在縣南寂照寺,元徙浮溪之濱,明洪武五年令天下郡邑置孤老院,尋改今名,在縣治北石龍塢口。

漏澤園 在縣治北石龍塢,按《舊志》:宋置在縣南三里,元廢,明洪武初置義塚,後改今名。新城縣治 在城南隅,唐長壽中建,宋太平興國年升南新場為南新縣,權縣政姜某建署其地,熙寧五年併入新城,紹定以迄元明代有繕修。

皇清順治八年令俞子佑始建後堂,十年柯仲實建

寢室,十八年令吳敏含建正堂三間及穿廊一帶,康熙十年知縣張瓚題曰親民,後堂曰深清,取東坡萬山深處長官清之義,儀門外東為土地祠,為倉,為寅賓館,西為獄,大門外東為譙樓,譙樓東西為申明、旌善二亭,在各鄉者凡八俱廢,庫同六房,戒石同。種花處在穿廊西旌蓮亭在種花處,崇禎六年知縣吳徵芳建,康熙八年溧陽馬世傑命名,以亭有蓮池故也,十年知縣張瓚書額池外半畝花柳翩,妍梅竹娟好四時,景象俎列於前,月池在旌蓮亭前,中有錦邊蓮、紅白蓮,康熙九年知縣張瓚中架木橋四洞以通出入,以受荷香。

典史署 在正堂東,小廳三間,川堂二間,後正屋三間。

皇清康熙二年知縣吳敏含建。

布政分司 在縣東城隍廟右。

按察分司 久廢,明慶曆六年遷儒學後二基址俱佃於民為遷學費。

多福公館 在多福寺正殿後,正屋三間,側屋三間,今廢。

光化公館 在縣北二十里,俗名草鞋庵,右側今廢,基存。

南新巡檢司 在縣西南。

陰陽學 在縣東五里,明初建,今廢。

醫學 在縣西半里,今廢。

僧會司 在縣北十五里普照院。

道會司 久廢無考。

預備倉 在縣左,與義倉並舊在十字街,署印通判薛璠移建北門廢學餘址,明萬曆三年知縣溫朝祚建義倉,因移而並建,按《成化志》:洪武三十三年建,凡二所,一在永昌鄉,一在憲善鄉,今俱廢。

便民倉 四所,一在縣北,一在淥渚,一在寧善鄉,一在永昌鄉。

養濟院 在縣治北半里。

漏澤園 在邑厲壇側,舊在縣西,明嘉靖間知縣袁澤改建今處,教諭劉宗武置地以廣其址,按《成化志》:宋無考,一在山川壇側。

昌化縣署 在唐山,南唐為紫溪縣治,在於潛之潛川鄉後析紫溪,為武隆縣徙治今處。宋令錢冰重建,元燬,大德間達魯花赤愛祖丁建,至正末復燬於兵。明洪武二年邑令李質徙山趾為故儀門地廳,事曰應宿堂。嘉靖壬寅令馬逢伯改曰牧愛堂,堂四楹,成化末令林儀鳳重建。萬曆十九年令周洛都以堂宇闕陋,申請復整,捐俸增修規制,崇廣其制,中為正堂,堂後歷階而上為清白堂,歷階倍尋為知縣宅。萬曆四十

二年令康萬有重構,即其內書樓舊址新之,曰吏隱齋,清白堂之東有耳房,庫西有滴翠亭,正堂之左為幕廳,為架閣庫,正堂之右為龍亭庫,戒石亭在堂之南,東西廊為承發鋪,長及六房。

皇清康熙六年知縣劉宗向葺,又東西二面為吏舍,

前為儀門,門左為親賢堂,右為蕭曹二公祠,俱圮,又左為土地祠,右為內監,儀門之前為譙樓,亦知縣劉宗向葺,左右為旌善、申明二亭,今廢。典史署 在正堂左,康熙二年典史張毓秀以廳久廢。即於其宅改廳焉。

布政分司 在縣東二百步,明正統五年令段愈隆建,今廢。

按察分司 在縣東五十餘步,明洪武二年令李質建,萬曆四十一年令康萬有重建。

府館 在縣東三十餘步,明正統九年令李一寧建。

陰陽學 在厲壇左。

醫學 在縣西百步許。

惠民藥局 在縣西,宋令章伯奮建,今廢。僧會司 舊在慈濟院,後改治平寺。

道會司 在真慶觀。

預備倉 距縣半里許,名西預備倉,按《縣志》:舊在縣西百步許,明洪武十九年知縣鄧周南建,後廢,正統五年知縣鄧愈隆增設為四倉,一為今倉,一在七都潘口,一在八都湍口,一在九都頰口。景泰五年又建河橋百丈,三倉俱廢,今倉獨存。萬曆十七年令周洛都省倉夫役銀建廒二座,分十二棧,每都一棧,以貯本都稻穀,空二棧以便倒盤,中設川堂省,搭蓬廠,至今利之。存留倉 在縣東二十步,明初建,久廢。

常平倉 一在河橋,一在百丈,明景泰中建。社倉 明萬曆二十年令周洛都建,今廢。養濟院 在縣西里許,本宋開禧間令伯奮建,明嘉靖二十年知縣馬逢伯重建,中為恤孤亭,東西列屋十二楹。

皇清康熙十年知縣劉宗向復葺之。

漏澤園 在縣西一里上灘園,按《成化志》:宋置官地,一在縣西鳳凰嶺下,一在縣東接官亭內,知縣劉洛都奉文價買民徐中和山地八分,一在縣西下灘園戴家業,一在縣東接官亭外耆民潘夙業,又萬曆三年帥文捐縣北破塌塢地三畝為義塚。

皇清康熙十一年奉文置買廣孝阡,知縣周頌孫捐

俸買紫口村地,戴某捐龜山後山一畝,許廷綬捐黃頭塢殿灣腳坡地五分,俱申報旌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