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93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九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九十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九十三卷目錄

 紹興府部彙考十一

  紹興府古蹟考陵墓附

職方典第九百九十三卷

紹興府部彙考十一编辑

紹興府古蹟考        《府志》编辑

本府山陰會稽二縣附郭

靈臺 在龜山。

東武亭 在龜山,以山自東武飛來也。

候軒亭 唐觀察使李紳建。

兼山亭 在蕺山巔,明嘉靖十五年建。

西樓 在西山。

修竹樓 宋時王英孫監簿所構,與秦望山相對。

星宿閣 在臥龍山麓,城隍廟西偏。

沈氏園 在禹跡寺南,宋時池臺絕盛。

許元度宅 即今大能仁寺址,晉許詢父旼,從元帝過江,遷會稽內史,因居焉。

唐少卿宅 在新河坊。宋宣和中,為鴻臚少卿。唐翊宅一術士善相宅,至少卿宅,夜登屋臥視,云:此宅前開門則出兩府,後開門則出臺諫,而所應者非本宗。後建炎四年,高宗駐蹕于越,凡空第,皆給百官寓,止禮部尚書謝任伯寓此宅,拜參知政事,中使宣召,開前門,赴都堂治事。上虞丞婁寅亮,與唐為姻家,暫假投檢奏封章,乞立嗣,中旨除監察御史,開後門,詣臺供職。其言皆驗。

王奇宅 在府東南槿木巷。

陳大夫宅 在府東南四五里許。

郭驃騎宅 在府東四里許,晉郭偉所居,今禹跡寺是。

江護軍宅 在都賜里,今名都泗。

張志和宅 唐張志和居江湖,自稱煙波釣徒。趙宗萬宅 在照水坊。

北館書苑 王右軍為會稽守,子敬出戲,見北館新堊土壁白淨可愛,取掃帚沾泥汁中,書壁為方丈字,晻曖斐亹,極有好勢,觀者成市。五雲梅舍 未詳所載。

王右軍別業 今戒珠寺是也,羲之別業,有養鵝池,洗硯池題,扇橋。

望烏臺 越王入吳,有丹烏夾王而飛,起望烏臺以表其瑞。

賀臺 長湖山之西嶺。

斬將臺 在塗山東。禹會諸侯防風氏,後至以其人長築臺斬之。

駕臺 周六百步今安城里。

浴龍宮 在迎恩門外,虹橋北。宋理宗童時浴於此河因名。

金堂玉室 許邁嘗遺王右軍書,自山陰南至臨安,多有金堂玉室,仙人芝草,左元放之徒,漢末諸得道者,皆在焉。

雙闕 舊經云城北門外,雙木闕夾道闕樓內。有築土,漢時載長安土以為闕也。《水經注》:越事吳,故北其門以東為右,西為左也。故雙闕在北門外,闕外百步有雷門,門樓兩層,勾踐所造,時有越之舊木矣。州郡館宇,屋之大瓦,亦多是越時故物。

白樓亭 在常禧門外附城起,今有白樓堰焉。柯亭 漢時名高遷亭,在府城西三十里。蘭亭 在府城西南二十七里,勾踐種蘭渚田,晉右軍將軍會稽內史王羲之,與同志四十二人,修禊於此。

蘭亭書院 在天章寺前。明嘉靖二十七年,移蘭亭曲水於其地,今所謂蘭亭是也。

適南亭 在梅山頂宋熙寧中築。

蜀山草堂 在蜀山。

小隱園 在府城西南鏡湖中侯山上,四面皆水。

孔車騎宅 在府城西南三里。晉孔愉初以討華軼功,封餘不亭侯,授車騎將軍。及為會稽三年,營山陰湖南山下數畝地為宅。

施肩吾宅 未詳其處。

陸放翁宅 宋寶謨閣待制陸游所居,在三山地名西村。

朱山人別業 未詳所在。

書巢 宋陸游讀書處也。

離臺 在府城東南二里周五百六十步,今淮陽里丘。

中宿臺 又作中指臺,周六百餘步,今高平里丘。

宴臺 在府城東南。

呼鷹臺 在石姥山。相傳有異人,登巖呼鷹,鷹即下,揮即去。

陶朱公釣臺 在城南。

松花壇 在雲門。唐大曆中建。

美人宮 在府城東五里,周五百九十步。陸門二,水門一。今北壇利里丘土城,勾踐所習教美女西施,鄭旦宮臺也。

冰室 在縣東郭外三里。

王子敬山亭 在雲門山。

皇甫秀才山亭 近方干墅。

光風亭 在城東二百里。

鏡光亭 未詳所在。

飛翼亭 在龍山之巔。

智永禪師書閣 在雲門寺。

辨才香閣 在雲門寺。

王處士草堂 未詳所在。

齊抗書堂 在石傘峰下。唐丞相齊抗所築。蘸碧軒 在鏡湖上。

齊氏家園 在府城東少微山。山甚小而近湖,齊祖之分司東,歸遂家焉。

昌園 在府城東南二十里,有梅萬餘株,花時雪色可愛,芳香聞數里。

鄭太尉宅 漢鄭弘所居在若耶溪側。

何驃騎宅 在府城東南七十里。晉何充嘗為會稽內史,居於此。

謝敷宅 在五雲門外一里。

何子平宅 在東土鄉子平。宋海虞令有孝行。何中令宅 在秦望山下。齊何引仕至中書令。孔稚珪宅 在府城東南三十里,地名尚書塢。張彪宅 在若耶山。

賀監宅 在五雲門外,一名道士莊。唐賀知章以祕書監,請為道士還鄉里。詔許之。

徐季海宅 在五雲橋東。

嚴長史宅 在東鑑湖,唐嚴維所居。

秦隱君宅 唐秦系所居,在若耶溪上。

義門 在平水雲門之間,有裘氏義門。自齊梁以來,七百餘年,無異爨。宋大中祥符四年,旌其門閭。元至元末,始毀於兵。而族亦漸陵替矣。王大令筆倉 在五雲山顯聖寺後。

鵲巢 唐時,有僧棲止秦望山長松上,號鵲巢和尚。

蕭山縣

越王臺 在越城。

吳越兩山亭 在北幹山玉頂峰。宋景德四年,令杜守一建。

麗句亭 唐處士秦系所作,在秦君里。一在嵊剡中里。

會景亭 在溪口寺。

臨江亭 舊在西興鎮,久廢。正德末,知縣伍希周裁革稅課局,更建。

一覽亭 在石巖山。嘉靖十一年,知府洪珠建。翫江樓 在縣西十里西興渡口,久廢。弘治十年,知縣鄒魯重建,改名鎮海樓。

江聲草堂 在西興鎮。

許詢園 在北幹山下,詢嘗登永興縣,西山築室其上蕭然自放,乃號其岫為蕭山。

江文通宅 在縣東北一百三十步。

荷擔僧宅 在來蘇鄉。

厲大資宅 在許賢鄉。

諸暨縣

靈女臺 在縣東北。

范蠡壇 在縣南九里,有陶朱公祠。

芝山亭 在縣西南三里,唐天寶中建。其山多芝草。

龜山亭 在縣東二里放生湖中,郭密之建。浣溪亭 在浣溪。

梁武帝讀書堂 在永福寺,有硯水井。

碧蓮堂 在永慶院。宋楊次公飛白書額三大字。

琉璃軒 在上省院。

逍遙齋 宋吳處厚有記。

范蠡宅 在長山側,今為翠峰寺。山後有陶朱井。

餘姚縣

祭忠臺 在龍泉山絕頂,臺即巖石也。明正統

間劉球死獄中,邑人設雞酒祭之,因名其陳俎之石曰祭忠臺。

雩詠亭 在祕圖湖北。元越帥劉仁本建。更好亭 在龍泉寺後。宋高宗嘗幸寺登此,望風物,詫曰更好亭。

鹿亭 在四明山,梁孔祐遺跡。

喚仙閣 在龍泉山。本王安石喚取仙人來住此之句。

中天閣 在龍泉山之半。取方于中天氣爽星河近之句。

養親堂 晉右衛將軍虞潭東歸,起堂為養親之所。

世友堂 在燭溪湖西北。雪齋孫不朋居燭湖上,安貧樂道,終身不願仕,有古人之節。三子應求、應符、應時,皆以文學知名。兄弟相友愛,卉衣草食,厚薄必均。應符之子崇緝,先志嘉定。甲戌為新堂,名曰世友,合膳同室,期永不替。

樊榭 在四明山。漢樊夫人遺跡。

虞國宅 在江之南,其北正直龍泉山。國,漢日南太守。《舊志》云:宅今為百官倉,即雙鴈送國歸處。初號西虞,以兄零陵太守光居縣東,稱東虞也。

黃昌宅 在黃橋南。昌仕漢為大司農,又云居近學宮。

虞國墅 在羅壁山襟帶,溪山表裡,疇苑巖囿,大勢具體。金谷郗太宰遍遊諸境,棲情此地,每至良辰,攜子遊憩。後以司空臨郡遂卜居之。賀墅 在雲樓鄉。晉賀循所居。

日門館 在太平。梁杜景產寓館也。陶弘景碑,吳郡杜徵君構宇太平之東,結架菁山之北,爰以幽奇,別就基址,棲集有道,多歷歲年。石田山房 在四明山,祠宇觀旁。元毛道士永貞所築。菖蒲、河車、芝草、蒼耳,隨采而足,故曰石田,同時薛毅夫樂其幽勝,亦同隱焉。

上虞縣

葛洪釣臺 在十二都,高數丈,枕山麓,下瞰深潭,水流為雙溪。

陶弘景釣臺 皆山巖石,其山皆名釣臺山。王弘之釣臺 在蘭芎山。宋王弘之傳性好釣,上虞江有三石頭,弘之嘗垂綸於此。人問得魚賣否,答曰:釣自不得,得亦不賣。

適越亭 在晝錦門外。

湖心亭 在西溪湖之陽,久圮廢。明萬曆十二年,知縣朱雍藩以復西溪湖,乃構子來亭於其側。

虛籟亭 在縣西南八里。宋杜思恭建。

迎山閣 在縣治內。

不礙雲山堂 在縣城中。宋時中,訓郎陳策讀書之所。

懷謝軒 宋紹興初,令張彥聲建。

始寧園 在東山下,謝靈運所棲止也。《宋書本傳》:靈運出為永嘉太守,稱疾去職。父祖葬始寧,有故宅及墅,遂修營別業,傍山帶江,盡幽居之美。與隱士王弘之、孔淳之等縱放為娛,有終焉之志。

孟嘗宅 在縣南二十三步,有孟宅橋。嘗,漢合浦太守,又東一里有還珠門。取珠還合浦之義。謝太傅宅 在東山。《晉書本傳》:謝安寓居會稽,與王羲之及高陽許詢、桑門支遁遊處,出則漁弋山水,入則言詠屬文。晉陽秋,謝安石家於上虞縣,優游山林六七年,後人謂即國慶院址是。有東西二眺亭,洗屐池,薔薇洞,白雲、明月二堂遺跡。

謝車騎宅 《水經注》:浦陽江自嶀山東北,逕太康湖。車騎將軍謝元田居所在。右濱長江,左傍連山,平陵修通,澄湖遠鏡,於江曲起樓,樓悉是桐梓,森聳可愛,居人號為桐亭樓。樓兩面臨江,盡升眺之趣。蘆人漁子,汎濫滿焉。湖中築路,東出趣山,路甚平直。山中有三精舍,高甍凌雲,垂簷帶空,俯眺平煙,杳然在下。水陸寧宴,足為避地之鄉矣。

顧墅 梁顧歡授學之處。

凝虛館 在縣簿廳側。

嵊縣

挾溪亭 在剡山頂圓超寺,盡得溪山之勝。旁有俯山堂,下瞰群山。

翠寒亭 在剡山惠安寺。明弘治中,僧廣達建,即高坡為臺。

戴溪亭 在望仙門外。宋知縣事姜仲開建。佳水清濡,芊林古渡,蔚茂平遠,盡入臨眺。後改名興盡,今復舊名。

嵊亭 在嵊山下。《水經注》江水北逕嵊山,山下有亭,其亭帶山,臨江松嶺,森蔚沙濃,平淨。《十道志》自剡至北溪,溪流湍險,商客往來皆以裝束楊黃門埭亭。《水經注》白鹿山北湖塘上,舊有亭,吳黃門郎楊裒明居於弘訓里,太守張景數往造焉。使開瀆作埭,埭之西作亭,亭埭皆以楊為名,孫恩作賊,從海來楊亭被燒後復修,立厥名猶存。

王右軍書樓 在金庭山金庭觀之西北。艤雲樓 在東曦門外,舊訪戴驛之南。宋嘉定八年,知縣史安之建。下俯清流前對疊嶂。半仙樓 在望仙門外。

藏書樓 在縣西三十里東湖山。元處士張爚建,今遺址在。

歸鴻閣 在縣北三里黃土嶺。宋治平三年建,旁有歸雲亭。

隱天閣 在下鹿苑寺。

李紳書堂 在龍藏寺側。

接山堂 在上鹿苑寺。

玉峰堂 在明心寺東。宋慶元中翰林學士高文虎作。內有秀堂、藏書寮、雪廬。

王右軍宅 在金庭山。羲之既去官,與東土人士盡山水之遊,弋釣為娛。後捨讀書樓為觀,即金庭觀。觀之東廡有右軍像,及墨沼、鵝池在焉。戴安道宅 在桃源鄉,鄉有戴村,村多戴姓者。《世說》:GJfont超每聞欲高尚隱退者,輒為辦百萬資,並為造立居宇,在剡為戴公起宅,甚精整。戴始往舊居與所親書曰:近至剡如官舍。

阮肇宅 在縣南十里,即今阮公廟。

太平館 《南史》:褚伯玉居剡中,齊高帝詔吳會二郡以禮迎遣,辭病歸,乃敕於剡西白山,立太平館居之。孔稚珪從其受道,於館側立碑。《宋書》:伯玉隱身求志,居剡縣瀑布上,常處一樓。卒,葬樓前。今西白山有瀑布泉。

王翁信舊居。

王公別業 唐王緒居剡,一名王緒舊居。新昌縣

任公子釣臺 在南安山半壁磯石也。

愛山亭 在孟塘山,宋尚書黃度建。

來青樓 在縣東陸家巷。宋參軍呂嶸建。元末,劉誠意、呂不用讀書於此。

黃氏山堂 在縣南百步。許宋黃庭堅所居。中有飽山閣、老山樓、得心亭。

石氏山齋

小小齋 在縣後,宋孝子呂升所居。又有看秋樓,樓前古柏一株,自宋迄今尚存。

涉趣園 宋石茂誠所營。中有虛心庵、棲息軒、雙清閣、可疑軒、松洞、桃洞、殿春徑、散金徑。王家園 在長潭,宋丞相王爚建。中有沂春亭、蒼雪觀、答春堂、閑遠樓、石板街、松花石。

陵墓附编辑

本府山陰會稽二縣附郭

夏禹陵 在會稽山西北五里。《越絕書》:禹始也憂民,救水到大越,上茅山,大會計。及其王也,巡狩大越。因病亡死,葬會稽。《皇覽》:禹塚在會稽山。自先秦,古書帝王墓,皆不稱陵。陵之名,實自漢始。《吳越春秋》:禹命群臣曰:吾百歲之後,葬我會稽之山,葦槨桐棺,穿壙七尺,下無及泉,墳高三尺,土階三等。葬之後日,無改畝。《史記正義》又引《會稽舊記》云:禹葬茅山,有聚土平壇,人功所作,故謂之千人壇。獨懸窆處,不可億知。《嘉泰志》:是山之東,有隴,隱若劍脊。西嚮而下,下有窆石,或云:此正葬處。疑未敢信。窆石之左,是為禹廟。背湖而南嚮。然則古之宮廟,固有依丘隴而立者。明嘉靖中,閩人鄭善夫,定在廟南可數十步許。知府南大吉信之,立石,刻大禹陵三大字,覆以亭,恐亦未足為據,而廟之建,則似起於無餘祀禹之日。《吳越春秋》:無餘從民所居,春秋祠禹墓於會稽,傳世十餘,末君不能自立,轉為編戶,禹祀斷絕,千有餘年。有人生而言語,其語曰:鳥獸呼燕喋,燕喋指天向禹墓,曰:我無餘君之苗末,我方修前君祭,復我禹墓之祀,為民請福於天。眾民悅喜,皆助奉禹祭。因共立,以承越。後復夏王之祭。宋建隆二年,詔先代帝王陵寢,令所屬州縣遣近戶守視其陵墓,有隳毀者,亦加修葺。乾德四年,詔吳越立禹廟於會稽,置守陵五戶,長吏春秋奉祀。紹興元年,詔祀禹於越州。紹熙三年十月,修大禹陵廟。明洪武三年,遣官訪歷代帝王陵寢,令各行省臣,同詣所在,審視陵廟,並其圖以進。浙江行省進大禹陵廟圖。九年,令五百步之內禁人樵採,設陵戶二人,有司督近

陵人看守,每歲春秋致祭。

皇清康熙五十七年,遣官致祭。

周越王允常墓 在木客山。《水經注》:勾踐都琅琊,欲移允常塚。塚中生分風,飛沙射人,人不能近。勾踐謂:不欲。遂止。

越王勾踐墓 在府城南九里。《越絕書》:獨山大冢者,勾踐自治以為塚。徙瑯琊塚不成,去縣九里,今獨山乃在,城西三十五里。

勾踐子墓 在夫山,《越絕書》:夫山大冢,勾踐庶子塚也。去縣十五里。

陳音墓 在陳音山。

灼龜公墓 在府城南一里,《越絕書》:大塚者,勾踐客秦伊善灼龜者塚也,因塚乃名秦伊山。《十道志》:在龜山下。

若耶大塚 《越絕書》:勾踐葬先君夫鐔塚也。文種墓 在臥龍山北麓,《輿地志》:潮水至越山,失其尸,今缺處是也。

漢薄父墓 漢薄太后父,吳人,死山陰,因葬焉。後文帝即位,追尊為靈文侯。會稽郡置園邑三百家,長丞以下,使奉守寢廟,上食祠如法。馬太守墓 在府城南二里,鑑湖鋪西。即漢守馬臻。

謝夷吾墓 在府署儀門下。初,夷吾將死,囑其家曰:漢末當亂,必有發掘露骸之禍。宜懸棺下葬府門下。其家從之,故墓獨存。

曹娥墓 在曹娥廟東。

丁固墓 《十道志》在會稽,又名司徒塚,今不知何所。

八仙塚 在白塔山。《舊志》:晉嵇康善琴,過白塔宿傳舍,遇古伶官之魄,而得廣陵散曲。曲終指其葬處,至今窟穴猶存。

塚斜 在平水上三十餘里,接嵊界。相傳越之墳墓多在。所謂斜者,如唐宮人斜之類耳。孔愉墓 在府城西二十九里,即孔車騎。晉郗愔墓 在府城西南二十五里,愔以會稽內史老,因居於此。

謝輶墓 在府城西南三十三里。晉會稽內史。宋謝靈運墓 在府城西南三十三里,靈運死廣州,歸葬於此。

徐浩墓 在府城南二十一里。

唐賀知章墓 在府城南九里。其地因名九里墓。在山巔,鄉人呼為賀墓。

康希詵墓 在蘭亭旁,舊有墓碑,顏魯公撰,并書宋郡守吳奎攜去,又康德言墓在離渚屭石湖旁,湖之得名,以其墓碑石屭。

吳越忠遜王墓 在昌源。《宋史》:錢倧疾殂東府,以王禮葬焉。

宋攢宮諸陵 俱在寶山,今名攢宮山。紹興元年四月,哲宗昭慈皇后孟氏崩,遺詔殮以常服,不得用金玉寶貝,權宜就近,擇地攢殯。候軍事寧息,歸葬園陵,所製梓宮,取周吾身,勿拘舊制,以為他日遷奉之便。朝廷欲建山陵,是時曾GJfont以江東漕兼攝二浙應辦議,曰:帝后陵。寢今存伊洛,不日復中原,即歸祔矣。宜以攢宮為名,遂從之。攢宮之名,實始於GJfont之請也。是年,徽宗顯肅皇后鄭氏崩于五國城。五年,徽宗亦崩。七年,何蘚還,始聞帝后訃音,先上陵名曰:永固。九年,高宗顯節皇后邢氏崩於五國城。十二年八月,金人以三梓宮來還。十月,徽宗鄭后合攢於昭慈太后攢宮西北,改陵名永祐。而邢后攢昭慈攢宮西。二十九年九月,高宗母顯仁皇后韋氏崩,攢永祐陵西。三十一年,金人以欽宗訃聞,遙上陵名曰永獻。乾道中,朝廷遣使求陵寢地,金人乃以禮陪葬於鞏縣。欽宗皇后朱氏從北去,不知崩所歲月。淳熙十四年十月,高宗崩,攢會稽上陵,名曰永思。慶元三年十一月,高宗慈烈皇后吳氏崩,祔永思陵。紹熙五年六月,孝宗崩,攢永思陵西,上陵名曰永阜。開禧三年五月,孝宗成肅皇后謝氏崩,祔永阜陵。慶元六年八月,光宗崩,攢會稽,上陵名曰永崇。嘉定十七年閏八月,寧宗崩。其冬,命吏部侍郎楊華為按行使,華歸奏,云獨泰寧寺之山,山岡偉特,五峰在前,直以上皇青山之雄,翼以紫金白鹿之秀,層巒朝拱,氣象尊崇,有端門旌旗,簇仗之勢,加以左右環抱,顧視有情,吉氣豐盈,林木榮盛,以此知先帝弓劍之藏,蓋在於此。尋令太史局卜格一起一伏,至壬而後,融結宜於此矣。詔遷寺,而以其基定卜,上陵名曰永茂。紹定五年十二月,寧宗仁烈皇后楊氏崩,祔永茂陵。其孝宗成穆皇后郭氏,成恭皇后夏氏,光宗慈懿皇后李氏,寧宗恭淑皇后韓氏,攢在山陵之前,並不遷祔攢

所,亦無考。景定五年十月,理宗崩,攢會稽,上陵名曰永穆。咸淳十二年七月,度宗崩,上陵名曰永紹。元至元中,西僧楊璉真珈奏發諸陵。宋遺民山陰唐玨潛易以偽骨,取真者瘞之山陰天章寺前,六陵各為一函,獨理宗顱巨,恐易之事泄,不敢易。楊璉真珈遂築白塔於錢塘,藉以骨,而以理宗顱為飲器。明洪武二年,詔下,北平返理宗顱,歸舊陵。三年,遣官訪歷代帝王陵寢。令各行省臣同詣所在審視陵廟,並圖以進。浙江行省,進宋諸陵圖,唯孝理二陵,獻殿三間,繚以周垣,餘僅存封樹。九年,令五百步之內禁人樵採,設陵戶二人,有司督近陵之人看守,三年一傳。制遣道士齎香帛致祭,於孝宗理宗二陵登極,則遣官祭告。理宗陵有頂骨碑亭,其右為義士祠,內外禁山三千七百三十五畝,田三十八畝九分。歲久,為居民所侵。正統間,趙伯泰奏復。弘治元年,復帖縣典史張弘檢勘,具冊以覆。其後或以山無守者,雖有厲禁,侵盜無已。時乃割禁山之半佃為民業,其半亦令居民守之,而入其租。然樵採之禁,守衛之夫,亦寖以疏矣。冬青穴 在府城西南三十里,天章寺前。宋唐林二義士,埋宋陵骸骨處。六陵各為穴上植冬青樹六根。

太傅信王趙璩墓 在昌源石傘峰。宋宗室璩以少保恩平郡王判,大宗正始,賜府於紹興。後罷大宗正,進少傅。王薨,贈太保信王以葬。至慶元六年,加贈太傅。

榮王趙希GJfont墓 即理宗父也,在昌源。錢內翰易墓 在天柱峰下,子集賢彥遠伊孫伯言祔。

陸諫議軫墓 在五雲鄉焦塢。

齊賢良唐墓 在昌源石傘峰。

顧內翰臨墓 在昌源石傘峰。

陸左丞佃墓 在陶宴嶺支峰下。

胡尚書直孺基 在秦望山。

韓左司膺冑樞密肖胄運使髦墓 並在日鑄嶺。

傅編修堯咨墓 在石旗山,給事中崧卿左藏檜並祔。

尹和靖先生焞墓 在龍瑞宮前峰,石帆山下。梁司諫仲敏墓 在秦望山。

蔡孝子定墓 在觀嶺下。

王尚書定肅希呂墓 在三都之破塘里。陸太師游墓 在雲門盧家嶴。

魏惠憲王愷墓 在法華山,天衣寺法堂故址。王諱愷,宋孝宗第二子也。王嘗領雍州牧,既薨,命厝紹興善地,遣使致祭,且視窆焉。

杜太師祁衍墓 在永呂鄉苦竹村。

孫敏威沔墓 在承務鄉。

陳中書過庭墓 在府城西南三十里,黃祊嶺上。

邁里古思墓 在蕺山。古思以紹興錄事司官,掌總督越兵,為御史。拜住所,殺溺,其首溷中。未死前三日,有星大如盤GJfont,墜鎮越門,化為石。明傅墨卿墓 在承務鄉。

曾文清幾墓 在鳳凰山。

陸太保昭墓 在承務鄉。左承之祖,四世,葬於此墓,碑尚存。

趙太師墓 在承務鄉,清憲之祖,與陸氏墓正相對,墓碑亦存。

唐運史閱墓 在府城西南三十里,蘭亭相近。李太尉顯忠墓 在府城東南三十里,秦望山之北,翁仲俱在。

白太守墓 在臥龍山之陰。太守名玉,漢中人。正統中,合家病卒,無所歸,因葬焉。嘉靖二十一年,知府張明道因永福寺故址立祠。有司春秋祭。

唐少卿翊墓 在蘭亭西。

王文成守仁墓 在府城南二十里花街洪溪。張文恭元忭墓 在小南山。

王特進俊義墓 在府城西六十里栖山西。尚書佐墓祔焉。地名西山村,有王佐祠題額曰忠孝祠。

呂副樞珍墓 在府城東南七十里湯浦獅山之麓。

倪文貞元璐墓 在白蓮嶴山聖儀洞。

劉宗周墓 在下蔣。

蕭山縣

晉郭璞墓 在孝悌鄉,或云郭母。

許旼墓 詢之父,在鳳儀鄉。

夏靖墓 在螺山。

山遐墓 簡之子,濤之孫,晉東陽太守。在由化鄉。

羊太守元保墓 在長興鄉。

陳休墓 在鳳儀鄉。

勞流墓 在鳳儀鄉。

徐鴻墓 在長山鄉。

唐羅隱墓 在許賢鄉。

張尚書亮墓 在北幹山下。以下朝代闕。許珪墓 在鳳儀山。

沈職方衡墓 在鳳儀鄉。

厲大資墓 在郭墓山,石獸俱存。

張待制稱孫墓 在湘湖龜山,石獸俱存。華郡王墓 在長興鄉。

王侍郎絲墓 在碑牌嶺。

諸暨縣

晉王右軍墓 《孔曄記》曰:在苧羅山,孫綽作碑,王獻之書碑。亡已久。或云:在嵊金庭山。或云在會稽雲門山。《智永傳》云:欲近祖墓,便拜掃移居雲門寺,則在雲門者近是。然雲門今無跡也。永師為右軍七代孫,雲門或其別祖墓耳。

劉龍子母墓 晉時,劉姓一男子,釣於五泄溪,得驪珠,吞之,化龍飛去,人號劉龍子。其母墓在撞江石山。每清明,龍子來展墓,必風雨晦冥。墓上松二株,至今奇古可愛,相傳龍子所植云。餘姚縣

漢嚴子陵墓 在客星山華清泉之左數十百步。又躡而上,登復數百步,岡平壟合,左顧右旋,東望山凹處,如吻仰張狀,凹外隱隱見海。是先生墓所。故有題石,曰漢嚴光墓,唐人筆也。今莫存。明正德八年,府同知屈銓復立石鐫曰:漢徵士嚴光之墓。《輿地志》:光墓有石阜為衛。宋乾道四年,史浩鎮越,作客星庵,置墓田,即墓建書院。今並廢。

虞國墓 在雙雁鄉,國守日南雙雁,隨還餘姚。國死,雁棲墓不去,死乃瘞之墓旁,名之曰雁塚。劉綱墓 在四明鄉。綱,上虞令,與其妻樊夫人並昇仙,其蛻骨皆合葬云。

三國吳虞GJfont墓 在鳳亭鄉羅壁山下。汪亮墓 在四明鄉石井山。

宋趙秀王墓 在從山。秀王者,孝宗本生之父,名伯圭家,餘姚而葬焉。

明陳侍郎橐墓 黃忠端尊素墓 俱在安化山。

莫殿撰子純墓 在烏戎山。

莫將仕當墓 在菁江。

李莊簡光墓 在姜山。

倪侍郎思墓 在賀溪。

史巖之墓 在梅梁山。石柱及石門石香亭尚存,石柱遠在山外臨溪水。

于家大墓 在縣西南隅山,川壇之右。于肅愍祖墓也。肅愍之先,家餘姚,父老猶能識其處。後自姚徙杭,姚之里正,歲科督之厲甚,不能堪,乃籍於錢塘。明正統初,始除餘姚之籍。自是以姚為諱,而墓尚存焉。其說如此,然考肅愍碑志,家傳絕無餘姚字。一代名臣,不應忘祖。且云為諱,何解,傳疑可也。

孫礦墓 在穴湖。

上虞縣

古黃塚 會稽《十城志》:上虞縣東南古塚,二十餘墳。永嘉之初,潮水壞其大塚。所壞一塚,磚題文云:居在本土,厥姓黃,卜築於此,大富強。易卦吉,龜卦凶。

周孟嘗墓 在縣東南。

漢魏朗墓 在縣西北四十里。

蔡墓 在五龍山。世傳為蔡邕父母之墓。旁有石室,為邕妻守墓之所,蓋傅會也。

晉謝安墓 《舊志》云:在始寧鄉,史稱安墓在建康梅岡,此云安墓,未詳。

謝元墓 在東山。《南史》云:謝靈運父祖並葬始寧。

包孝女墓 在羅巖山。

楊威母墓 《水經注》:縣東北上亦有孝子楊威母墓,今不知何所。

葛仙翁墓 在嵩公山,有石室丈餘,如塚。《神仙傳》:葛元居會稽,語弟子張恭曰:今當解去。遂入石室而臥,三晝夜,大風折木,良久而止。然燭視之,但有衣在。豈即此地而名墓耶。

五代吳越公主墓 在小越伏龍山。

朱娥墓 在縣南六里。

劉漢弼墓 在瑞象寺前。

宋趙龍圖墓 在漢弼墓北,斷碑猶存。今不知

何所。

林希元墓 在瑞象寺東。元至正間,希元為上虞令,卒於官,貧不能歸,民捐地葬之。

GJfont墓 在隆祐山。嵊縣

晉阮裕墓 在縣東九里,裕以病,築室剡山,徵金紫光祿大夫,不就,卒。

戴顒墓 在縣北一里,王僧逵《吳郡記》曰:顒死,葬剡山,今石表猶存。嘉定三年,樓鑰為書本傳,立碑於道左。今俱不存。

山桐公墓 在縣東故港,有高塚。世傳以為謝氏祖墓。

許元度墓 在孝嘉鄉濟度村。蓋元度居濟度卒。

齊褚伯玉墓 在縣西白石山。今名西白山,《南史本傳》云:齊高帝於此山,立館居之。伯玉嘗居一樓,及卒,葬焉。

梁朱侯墓 在桃源鄉烏榆山。齊朱士明官至吏部尚書,梁封漢昌侯。

姚參政墓 在靈芝鄉。按《舊志》:姚太師舜明墓在諸,暨今曰參政墓者,疑其為祖墓耳。

陳靈濟侯墓 在縣西十里許浦橋之上。去家一百步,侯之孫某築亭墓上,奉時祀。

新昌縣

晉支遁墓 在南明山。戴安道嘗過之,歎曰:德音未遠,而拱木已積,冀神理綿綿不與,氣運俱盡耳。

宋石氏墓 《夷堅志》:新昌石氏之祖,本山東人,因適越,挈家徙居焉。時有韶國師,善地理,每經從,石必迎佇致敬。其妻嘗出拜曰:夫婦皆年老,欲從師求一藏骨地。韶許之,與往近山得一處,五峰如蓮花,溪流平過其下,回抱環揖。指示之,且指示窆穴而去。翁媼葬焉。後數十年,孫曾登科相仍,至以百數。宣和以後,頓衰。越五舉,略無齒鄉書者,而里中一民家產寖豐,生四子,容質如玉。或告石氏,是人竊以父骨埋於君祖塋之上,故致此。密引石往,發土,得木桶,藏枯骸其中。棄之。民家自此遂微,四子相繼夭逝。先是石塋有棠棣一本,每抽新枝,則族系一人必策名。若改秩,或一枝萎折,則有當其咎者。民思報怨,夜往伐其樹。自是科級視昔年不逮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