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06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六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六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六十四卷目錄

 建寧府部藝文二

  仙陽亭          梁江淹

  度泉嶠           前人

  永安寺         唐歐陽詹

  梨嶺            前人

  遊西山          宋蔡沉

  登蘆峰           朱熹

  觀西山懷嶽麓        前人

  雲谷            前人

  南澗            前人

  瀑布            前人

  雲關            前人

  蓮沼            前人

  杉逕            前人

  雲莊            前人

  泉峽            前人

  石池            前人

  山楹            前人

  藥圃            前人

  井泉            前人

  西寮            前人

  晦庵            前人

  草廬            前人

  揮手            前人

  雲社            前人

  懷仙            前人

  桃蹊            前人

  竹塢            前人

  漆園            前人

  茶GJfont            前人

  絕頂            前人

  北澗            前人

  中溪            前人

  休庵            前人

  芹溪九曲詩九首       前人

  遊南陽庵        明柳汝霖

  集登高山         徐文炳

 建寧府部紀事

 建寧府部雜錄

 建寧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一千六十四卷

建寧府部藝文二编辑

《仙陽亭》
梁·江淹
编辑

攬淚訪亭侯,茲地乃閩城。萬古通漢使,千載連吳兵。 瑤GJfont敻嵂崒,銅山鬱GJfont橫。方水埋金雘,圓岸伏丹瓊。 下視雄虹照,俯看綵霞明。桂枝空命折,煙氣坐自驚。 劍逕差前檢,岷山慚舊名。伊我從霜露,僕御復孤征。 楚客心命絕,一願聞越聲。

《度泉嶠》
前人
编辑

岑峰蔽日月,左右信艱哉。萬壑共馳騖,百谷爭往來。 鷹隼既厲翼,蛟魚亦曝鰓。崩壁迭枕臥,嶄石屢盤迴。 伏波未能鑿,樓船不敢開。百年積流水,千載生青苔。 行行距半景,予馬以長懷。南方天炎火,魂兮可歸來。

《永安寺》
唐·歐陽詹
编辑

結得蒲團不掃塵,松間冥坐共何人。林深日午鐘聲 動,自採溪毛養幻身。

《梨嶺》
前人
编辑

南北風煙即異方,連峰危棧倚蒼蒼。哀猿咽木傍高 處,誰不沾衣望故鄉。

《游西山》
宋·蔡沉
编辑

紫荊相依倚,綠條自蒙密。秋蘭澗中花,山果路邊實。 沿岡引霜藤,臨流坐寒石。日暮陰崖開,雲收遠山出。 疏籬尚存菊,荒徑庭垂橘。絲桐想虛堂,簡策見靜室。 俯仰今幾時,漫然已陳跡。摩挲蒼苔痕,屐齒不可識。

《登蘆峰》
朱熹
编辑

蘆山一何高,上上不可盡。我行獨忘疲,泉石有招引。 須臾出蒙密,矯首眺無畛。已謂極崢嶸,仰視猶隱嶙。 新齋小休憩,餘力更勉黽。東峰切霄漢,首夏正凄緊。 杖策同攀躋,極目散幽窘。萬里俯連環,千重瞰孤隼。 因知平生懷,未與塵慮泯。歸塗釆薇蕨,晚餉雜蔬筍。 笑謂同來人,此願天所允。獨往會淹留,寒棲甘菌蠢。 山阿子慕予,無憂勒回軫。

《觀西山懷嶽麓》
前人
编辑

風月平生意,江湖自在身。年華供轉徙,眼界得清新。 試問西山雨,何如湘水春。悠然一長嘯,妙絕特無倫。

===
《雲谷》
前人
===寒雲無四時,散漫此山谷。幸乏霖雨姿,何妨媚幽獨。

《南澗》
前人
编辑

危石下崢嶸,高林上蒼翠。中有橫飛泉,崩奔雜奇麗。

《瀑布》
前人
编辑

峰迴危逕轉,垂練忽千尋。不為登仙倦,躊躕秋澗陰。

《雲關》
前人
编辑

白雲去復還,黃塵到難入。只有澗水聲,出關流更急。

《蓮沼》
前人
编辑

亭亭玉芙蓉,迥立映澄碧。只愁山月明,照作寒露滴。

《杉逕》
前人
编辑

南起雲關口,縈紆上草堂。天風發清籟,山月度寒光。

《雲莊》
前人
编辑

小丘橫翠几,層嶂復嵯峨。釋耒閑來看,巖姿此處多。

《泉峽》
前人
编辑

入關但平田,復得此清響。何必問仙源,神襟一蕭爽。

《石池》
前人
编辑

兩崖蒼峭石,護此碧泓寒。秋月來窺影,驪珠吐玉盤。

《山楹》
前人
编辑

山楹一悵望,恨此雲迷谷。仙人不可期,縹緲雙髻綠。

《藥圃》
前人
编辑

長鑱GJfont靈根,蒔此泉下圃。妙劑未須論,丹荑已堪煮。

《井泉》
前人
编辑

山高澤氣通,石竇飛靈液。默料谷中雲,多應從此出。

《西寮》
前人
编辑

畬田種胡麻,結草寄林樾。珍重無心人,寒棲弄明月。

《晦庵》
前人
编辑

憶昔屏山翁,示我一言教。自信久未能,巖棲冀微效。

《草廬》
前人
编辑

青山繞蓬廬,白雲障幽戶。卒歲聊自娛,時人莫留顧。

《揮手》
前人
编辑

山臺一揮手,從此斷將迎。不見塵中事,惟聞打麥聲。

《雲社》
前人
编辑

自作山中人,即與雲為友。一笑雨紛紛,無勞三奠酒。

《懷仙》
前人
编辑

西望多奇峰,北瞰獨仙府。欲致武夷君,石壇羅桂醑。

《桃蹊》
前人
编辑

澗裏春泉響,種桃泉山頭。爛紅紛委地,未肯出山流。

《竹塢》
前人
编辑

峭蒨桃蹊北,蕭森竹塢陰。不堪秋夜永,風雨助悲吟。

《漆園》
前人
编辑

舊聞南華仙,作吏漆園裏。因悟見割憂,GJfont然空隱几。

《茶GJfont
前人
编辑

GJfont北嶺西,采擷香茗飲。一啜夜心寒,GJfont趺謝衾枕。

《絕頂》
前人
编辑

當年赫曦臺,移治在茲嶺。寥廓無四鄰,三光疑倒影。

《北澗》
前人
编辑

土斷川亦分,北下成陰澗。秀石得佳名,服膺吾敢慢。

《中溪》
前人
编辑

南下東嶺阿,云是中溪道。岩樹愛樛枝,石田悲蔓草。

《休庵》
前人
编辑

別嶺有精廬,林巒亦幽絕。無事一往來,茶瓜不須設。

《芹溪九曲》九首
前人
编辑

一曲移舟採澗芹,市聲只隔一江雲。沙頭喚渡人歸 晚,回首蘆峰月一輪。

二曲溪邊萬木林,水環竹石四時清。漁歌櫂入斜陽 裏,隔岸時聞一兩聲。

三曲舟行龍虎灘,推篷把酒見南山。回頭檢點仙蹤 跡,萬頃白雲時自閑。

四曲煙雲鎖小樓,寺臨喬木古溪頭。僧歸林下柴門 靜,麋鹿銜花自在遊。

五曲峰巒列翠屏,白雲深處隱仙亭。子期一去無消 息,惟有喬松萬古青。

六曲溪環處士家,鼓樓岩下樹槎枒。潭空龍去名常 在,時見平汀湧白沙。

七曲靈祠瞰水濱,聚魚石上躍金鱗。林凹路入桃源 近,時有漁郎來問津。

八曲硯峰倚碧虛,泉流瀑布世間無。憑誰染就丹青 筆,寫出芹溪九曲圖。

九曲悠悠景最幽,巉巖石峽束寒流。源深自是舟難 到,更有龍池在上頭。

《遊南陽庵》
明·柳汝霖
编辑

風落緗桃泛碧灣,似隨流水武陵間。春山有色新鶯 巧,野寺無塵老衲閒。飛翠曇雲移竹影,垂紅麗日醉花顏。遊餘唱詠狂曾態,夕露橫溪弄月還。

《集登高山》
徐文炳
编辑

大潭山上綠氤氳,山下詞人買屐紛。霧鎖天南豹乍 隱,煙籠郭北日難分。千秋兵氣隨流歇,一曲漁歌夾 岸聞。無限滄桑慵極目,鴈聲嘹嚦度春雲。

建寧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唐高祖武德四年,妖賊武遇陷建州。五年,刺史 謝元治討平之,州復。僖宗乾符五年,賊黃巢毀州治, 州人陳巖率兵破之。

王延政審知子也。天福六年,延政請於曦,欲以建州 為威武軍,自為節度使。曦以建州為鎮安軍,延政為 節度使,封富沙王。延政改鎮安為鎮武。延政數與曦 治兵相攻,判官潘承祐屢諫不從。曦使者至延政,語 悖慢。承祐長跪切諫,延政怒,顧謂左右曰:判官之肉 可食乎。承祐不顧,聲色愈厲。八年,延政建國,稱殷,改 元天德。以承祐為吏部尚書,楊思恭為兵部尚書、同 平章事。時國小民貧,軍旅不息。思恭增田畝山澤之 稅至於魚鹽蔬果無不倍征,國人謂之楊剝皮。承祐 上書陳十事,言甚切直。延政大怒,削其官爵,勒歸私 第。開運元年,朱文進等作亂,延政遣吳成義帥艦千 艘討文進,唐聞亂遂發兵攻之。成義聞有唐兵,詐福 州吏民曰:唐助我討賊,大兵今至矣。福人益懼,南廊 承旨。林仁翰謂其徒曰:吾曹世事王氏,今授職賊臣 富沙王,至何面目見之師三千人。趨重遇第,斬其首 示眾,曰:重遇巳死,何不亟取文進以贖罪。眾踴躍從 之,遂斬文進,迎成義入城。傳二首於建州。二年,閩之 故臣共請延政歸福州,改國號曰閩,延政以方有唐 兵,未暇徙都,以從子繼昌鎮福州,而令指揮使王仁 諷將兵衛之。賞仁翰甚薄,仁翰未嘗自言其功,發兩 軍甲士萬千五人詣建州以拒唐。初,光州人李仁達、 浦城人陳繼珣俱叛延政,奔福州。至是,二人不自安, 說仁諷殺繼昌及成義。仁達欲自立,恐眾心未服,以 雪峰寺僧卓巖明素為眾所重,相與迎之立以為帝。 延政聞之,族仁諷家。命統軍張漢真將水軍會漳州 兵討之。真至福州,仁諷聞其家夷滅,開門力戰,執漢 真斬之。巖明無他方略,但於殿上噀水散豆作諸法 事而已。仁達自判六軍諸衛事,使仁諷屯西門,繼珣 屯北門。仁諷從容謂繼珣曰:人之所以為人,以有忠 信仁義也。吾叛富沙非忠人;以從子託我而與人殺 之非信屬者;與建兵戰所殺皆鄉曲故人,非仁;棄妻 子,使人魚肉之,非義。此身十沉九浮,死有餘媿。因拊 痛哭。繼珣曰:大丈夫殉名利,何顧妻子。宜置此事勿 以取禍。仁達聞而殺之。由是兵權盡歸仁達。仁達乃 自稱威武留後,奉表稱藩於唐,亦遣使入貢於晉。唐 以仁達為節度。或告延政福州援兵謀叛,延政收其 鎧仗兵,殺之,死者八千餘人。脯其肉以歸為食。唐兵 圍建州既久,建人離心。或謂董思安:盍早擇去就。思 安曰:吾世事王氏危而叛之天下,其誰容我。眾感其 言,無叛者。唐拔建州,延政降,思安整眾奔泉州。三年, 唐兵攻福州,克其外郭。仁達固守,築二城,遣使求救 於吳越。吳越發兵救之。明年,吳越反,唐兵取福州,殺 達,夷其族。

方偕知建陽縣。縣產茶,每歲先社日,調民數千鼓譟 山旁以達陽氣,偕以為害農,奏罷之。

包恢知建寧。閩俗以九月祀五王生日,靡金帛傾市 奉之。恢曰:彼非犬豕,安得一日而五子同生,非不祥 者乎。而尊畏之若是。眾感悟,為之衰止。

宋高宗建炎元年,建州軍校張員等作亂。殺守臣,擒 轉運使毛奎,判官曹仔嬰城自守。二年,轉運判官謝 如意討張員等六人,誅之。是年六月,建州卒,葉儂等 作亂,寇福州,陷之。七月,入寧德縣,復還建州,命御營 中軍統制張俊同兩浙提點刑獄趙哲率兵討之。十 二月,哲大破儂兵於建州城下,儂遁而降,復謀為變, 張俊擒斬之。

三年四月,以韓世忠為江浙制置使,討苗傅、劉正彥 於浦城縣。獲正彥,傅遁走,其裨將江池殺苗翊,降於 周望。傅走,建陽縣土豪詹標執之以獻。

四年三月,建州范汝為作亂,知州事劉子翼移宇崇 安。先,是范汝為作亂,命統制李捧捕之。後,命福建安 撫使程邁會兵討之。捧擊汝為於建州,官軍皆潰,捧 遁去。十月,遣前御史臺檢法官謝嚮招汝為。十月,復 命神武副軍都統制辛企宗討之。十二月,汝為降詔, 補民兵統領。紹興元年正月,謝嚮率汝為討平建陽 山寇劉時舉。二月,以辛企宗為福建制置使,詔企宗 及嚮罷遣汝為兵,汝為不聽命。六月,崇安民廖公昭 合汝為餘黨熊志寧作亂,既散,志寧復與建陽丁朝 佐合兵陷二縣。八月,移軍福州,討志寧及江諸賊尋。遣御史胡世將督捕。十月,汝為復叛,入建州,守臣王 浚民棄城走,企宗退屯福州。十一月以孟庾為福建 江西荊湖宣撫使,神武右軍都統制副之。二年正月, 世忠兵至建州,直抵鳳凰山。五月,破之。汝為自焚死, 斬其二弟及附賊者,餘黨悉平。世忠初欲盡誅建民, 李綱在福州,馳至救止之,建民以全。

《八閩通志》:景定五年九月,建寧府教授謝枋得校文, 宣城及建康漕闈發策十餘問,言權奸誤國,趙氏必 亡。左司諫舒有開劾其怨望騰謗,大不敬,竄興國軍。 德祐元年,賈似道謫建州,居住翁合。上言建寧實朱 熹講道之闕,里雖三尺童子亦知向。方聞似道名,咸 欲嘔唾況見其面。乎乞遠投荒,昧以禦魑魅,遂責授 高州團練副使,循州安置籍其家。遣使監押貶所會 稽。縣尉鄭虎臣以其父嘗為似道所配,欲報之,忻然 請行。似道時寓建寧之開元寺,侍妾尚數十人。虎臣 至,悉屏去。撤轎蓋,暴行秋日中。令舁轎夫唱杭州歌 謔之。每名斥,似道窘辱備至。舟次南劍州黯淡灘,虎 臣曰:水清,其何不死於此。似道曰:太皇許我不死,候 有詔即死。一日,入古寺,壁上有吳潛南行所題字。虎 臣呼似道曰:吳丞相何以至此。似道慚不能對。至泉 州,洛陽橋遇葉、李自漳州放還,李賦詞贈之。似道俯 首謝焉。十月,至漳州木綿庵,虎臣曰:吾為天下殺似 道,雖死何憾。遂拘其子與妾別館,即廁上拉胸殺之。 《府志》:端平元年四月,建陽縣盜發眾數千人焚劫邵 武、麻沙、長平。詔殿司選精銳千人,命統制婁拱統領, 楊辛討捕之。七月,權邵武軍。王埜以平陽寇有功,官 兩轉餘,推賞有差。

元至元二十年十月,建寧路管軍總管黃華叛,眾幾 十萬,號頭陀軍,偽稱宋祥興。五年,犯崇安、浦城等縣, 圍建寧府。詔卜鄰、吉帶、史弼等將兵二萬二千人討 之,二十一年正月,華自殺。

《元史·鄒伯顏傳》:伯顏,字從吉,高唐人。為建寧崇安縣 尹。崇安之為邑,區別其土田,名之曰都者五十,五十 都之田上送官者,為糧六千石。其大家以五十餘家, 而兼五千石;細民以四百餘家,而合一千石。大家之 田,連跨數都,而細民之糧,或僅升合。有司常以四百 之細民,配五十大家之役,故貧者受役旬日,而家已 破。伯顏曰:貧弱之受困,一至此乎。乃取其糧籍而分 計從,有糧一石者,授一石之役,有糧升斗者,受升斗 之役。田多者受數都之役而不可辭,田少者稱其所 出而無倖免。因無告之民,始得休息。崇安賦役之均, 遂為四方最。邑有宋趙抃所鑿溝,溉民田數千畝。歲 久,溝湮而田廢。伯顏修長溝十里,繞楓樹陂,累石以 為固,溝悉復抃遺跡,而田為常稔,民賴其利。

《府志》:嘉靖四十年八月,流賊夜突至城西。時承平久, 民不知兵。平明,逆戰於通都橋,敗績,始焚橋禦之。城 守七日,賊解圍去,會參將戚繼光督兵兼程追之,盡 殲焉。戚公與兵憲豪飲,三鼓未罷而辰刻破賊會食, 人以為神。又,叛卒袁三、黃鳳自信州殺掠,斬關入建 陽,焚廬舍橋梁,民死無筭。更流賊屯松溪城東,賊每 戰,輒麾大旗,如魚網,縑布為之邊綴,鉤芒如刺。松兵 逆戰,以筅手開陣,火藥隨之。賊旗一麾,筅鉤相錯,火 焚其旗。賊敗,燒營夜遁。

四十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倭寇攻陷壽寧,焚掠不可 勝數。四十二年正月,本縣山賊劉大眼等乘機起,剽 掠諸村落。十二月,倭寇屠壽寧、政和二縣,松溪戒嚴。 縣令懼獻金請和,寇答書悖慢松人,陳春壽大憤懸 軍令議和者,斬倭至河東,松人方明惠。伏弩殺其渠 魁三人,倭抵城下,松兵前哨出戰,敗之,斬首十餘級, 倭少挫。次日,攻圍八門,三晝夜。倭持鳥銃而松善弩 技倍之。寇無所施,乃佯解去,散掠諸村,暗造雲車、雲 梯、衝城梯之制,高僅及垛,眼上覆牛皮以蔽矢。車制 高出垛上,分三層,一車可容百人,四面蔽以牛皮,僅 開鏡眼窺城上。先是倭退時,松人遽解嚴,唯諸生陳 桂、范茂先、黃澹等知倭狡計,力言不可忘備。令惑於 奸細,往持金、酒往犒,張筵河上飲之。扮遊兵為令陪 於東門三聖祠。倭望見令左右有金甲三大將,蓋石 鹿皂筴神也。席罷,酬刀一柄。忽有被掠二童子及倪 繼六者隔溪,倭狡計於是。陳春、金長、唐葉暄、葉集、魏 鏘、葉樸等泣言於令,始捕奸細,引出斬之。春等傾家 財以餉士。未幾,雲車雲梯至。倭舞雙劍,飛梯而上,守 兵懼散。力士張德奮勇揮斧斬倭首落城下,李士清、 朱蓬毛各殺數倭,眾始定,矢石銃弩齊發,車梯俱碎。 相持一月。次年正月十五日,倭空營出。松人伏兵四 起,或伏草中發銃,或設伏弩,或藏地鉤釘板,倭死甚 眾。自是不敢復渡河。有馳倭營,奪其牛角過河吹之, 賊營擾亂,自相攻殺。次日,督兵二哨,出東門擊之。又 張疑兵為襲營狀,賊大潰遁去,松人尾其後,一鼓而 進,倭無GJfont類。 萬曆二十七年七月十六日,建安鄉人吳順、潘應選 等惑降五GJfont童,聚眾於郡之鐘樓巷,為游徼所偵,始解散。時建陽縣民程覺立亦以左道惑眾,捕下獄,死 仍暴其屍三日。

萬曆三十二年三月,甌寧謝屯,鄉民吳建等持古佛 號,集黨千餘,漸事剽掠,一郡戒嚴。壽寧知縣霍騰蛟 時視掾甌寧,以單騎往曉之。會督府亦遣材宮齎牌 傳諭,竟不解。於是,兵憲劉毅檄鄉民得便宜擒勦。仍 發兵屯大曆口。官兵未至,兵先搗其穴,建自殺,其黨 驚懼,亦自殺,屍疊如山,仍傳建首詣郡中。霍公,南海 人,文懿公韜之後也。

建寧府部雜錄编辑

《八閩通志》:南唐張、陳二將者,閩太傅章氏之愛將也。 後奔南唐,南唐主命查文徽征閩,以二將為副,屯軍 於五夫。里有吳翁者,善卜。二將召翁占之,曰:吉。未幾, 王延政降,二將同文徽歸,復次五夫。因召翁與語,賚 遺甚厚,翁辭焉。二將曰:不意有大賢居此。因名其山 曰居賢。謂翁曰:吾欲棄人事,與翁為林泉交,可乎。翁 乃為大將卜,居隱仙巖之旁,今曰大將村。為小將卜, 居於賢山之側,今曰小將村。其駐馬之地曰馬鞍山, 埋鼓角之地曰鼓角峰,藏刀劍之地曰劍山,棄旗鼓 之地曰鼓亭。一日文徽辭,二將餞之於鵝山之陽。文 徽顧巖石奇磊,登巖長嘯,聲出金石,後人因名其巖 曰將軍。二將從翁學長生之道,皆百餘歲而卒。 章子厚初生時,父母欲不育,浸於水盆,後復育之。長, 工詩文,為時所重。出湖州,嘗以詩寄東坡,坡用其韻 和二首,二首云:方丈仙人出渺茫,高情猶愛水雲鄉。 功名誰使連三捷,身世何緣得兩忘。早歲歸休心共 在,他年相見話偏長。只應未報君恩重,清夢時時到 玉堂。絳闕雲臺總有名,應須極貴又長生。鼎中龍虎 黃金賤,松下龜蛇綠骨輕。霅水未渾纓可濯,弁峰初 見眼應明。兩卮春酒真堪羨,獨占人間分外榮。此二 詩甚佳。前詩言其出渺茫而終貴顯,後詩言其好爐 火而餌茯苓,皆善謔也。子厚得詩不樂,數日章才卲。 性喜賦詩,嘗題嚴子陵釣臺,有云:短棹夷猶七里灘, 人亡依舊水光寒。漢家名節君知否。盡在先生一釣 竿。時以為佳作。

京師景德寺僧房壁題云:明月斜,秋風冷,今夜故人 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世傳乃回仙所作,及柳耆 卿作傾盃詞云:愁緒終難整,又立盡梧桐碎影。蓋用 前語也。耆卿一夕忽夢婦人來謝,云:妾非今世人,嘗 作一詞,數百年無人稱道,公能用之。夢覺因記其事, 陳蒙正送退齋東歸序有云:孔子,天之孝子也。朱子, 孔子之孝子也。孝子者,以父母之心為心者也。世之 學者能以盡己為學而又能推以及人,則可謂孝朱 子者矣。退齋熊先生之言曰:斯道也,何道也。全體大 用之道也,管商權譎,無體之用。佛老虛無,無用之體 也。以是觀之,則先生所自得者微矣。其孝於朱子者 歟。

世言團茶始於丁晉公前,此未有也。慶曆中,蔡君謨 為福建漕,更製小團以充歲貢。元豐初,下建州又制 密雲龍以獻,其品高於小團而製益精矣。曾文昭所 謂莆陽學士蓬萊仙,製成月團飛上天。又云密雲新 樣尤可喜,名出元豐聖天子是也。論者謂君謨學行, 政事高一世,獨貢茶一事,比於宦官宮妾之愛君,而 閩人歲勞費於茶,殆未有窮已。是亦所謂君子而未 仁者,故雖一事之失而眾善不能掩之云。

故老傳建陽縣南興上里山谷中,水極清冽,嘗產白 蟹,有直行之異。遇歲旱,鄉人入谷以盆貯之,迎而歸 即雨。

翁邁年十三為本郡舉首,邑宰歐陽GJfont欲試其能,俾 之聯對云:筍出鑽鑽天。邁即答云:菌生釘釘地。人以 為奇對。郡守元暕易其幼而不禮,且扣之曰:小解元 所讀何書。答曰:無書不讀。目下所講者,詩之相鼠耳。 守雖知其譏己,猶疑其未能文,逮宴鹿鳴,復命小伎 就之覓詩,邁即戲題云:年來十三四,嬌羞懶舉頭。你 心還似我,全未識風流。守大稱賞。

蔣粹翁,政和人。宋季為太學生,元混一天下遂歸隱 於滿月山。常言其先世,家九峰山下,畜一牝馬,舍側 有龍潭,馬入浴其中,龍與之媾而生駒焉。龍首馬身, 狀如負河圖者。有父老語先人曰:昔仲尼筆削六經 而麒麟出,今晦翁表章四書而龍馬生。聖人之瑞也。 先人聞之甚喜,尤謹芻,後牧於山林,竟失所在。 王世懋閩部疏:陶方伯景熙愛談。堪輿家,余偶為言 武夷山盆中景耳,論奇故當以分水關為勝。景熙節 擊賞歎,以為知言。此公自論形勝耳,然實八閩一大 奇也。初,余夜宿廣信而雨,自鉛山行入車盤驛,晴且 二日矣。忽望雲中挂數峰,尖皚皚作白色私自GJfont,豈 其有蔥嶺雪山而在此地。問舁夫,云:此車盤以東入 閩界也。余尤疑之。登紫溪嶺,則已巉巉峻絕。舁夫陟 巔喘吁乍息,而分水關正當面出,其峰聳削天杪,白 雲滃之。峰頂隱見,頃刻萬狀。或作菡GJfont,或作青螺,或 作金剪,真天下偉觀也。後以詢老妻稚子,無不稱奇。飯車盤,易舁夫,冉冉徐度。背挨踵接,如是者,十里許 皆逆泉聲而上。初,視山巔松皆作蔚藍色,已稍迫視 故雪也。然尚不自意為殘雪中人。稍上,見民家茅舍 滴水,心始異之。更上,則積素鱗集山坳矣。山中人言: 使君大福祿相,昨度此雪擁不前且奈何分水關巡 檢閩屬也。遠迓頗言此山之秀。及西發,費相家抵關 下,輿回望峰尖,尚在晻靄中,雲氣勃勃,始信前所見 果身度之。度不能到者,此峰尖耳。從此迤邐東下,山 勢皆如龍翔鳳舞,水從雲中下墮百千丈,輿逐之行 錚錝灌木間,是謂建溪源矣。蓋以一水分為二山,以 二山分為二省人,從空中作地界,何必堪輿。家始稱 奇也,《一統志》以東溪為建溪,大非,且云合武夷諸水, 更誤東溪從浙之處。州來何與,武夷古人所詠建溪 險者,即西溪也。今建陽有建溪驛可證。

建寧西南陬有山曰鐵獅,從溪南度,歷數招提始至。 其山左分為赤芝,右分為雲際,寺曰:開元閣。曰:丹青。 雲際之上有泉曰陸羽。泉之右折而上,浮圖巋焉。登 山北望建陽城,長虹跨水,萬家鱗集,建溪流其下,作 雷霆聲,蓋亦奧壤也。

建寧縣都司是元陳平章友定,開府極宏麗。初以鼓 樓為門,今移二百步許,尤朗朗可觀。後園有竹樹池 沼亭臺之勝,細泉清流溢為方沼,其源直從處州龍 泉來,抵此始入溪。園多大樟,皆十許人合抱。一樹中 空,可容五六人坐,槎枒下垂,儼如岩洞,人不知為樹 也。

朱元晦先生祠在建寧城東北,甚敞麗。以上命稱闕 里。其裔孫五經博士家焉,青衿時有二十許人。合建 陽之族,可得四百許人。

建延之間有宋游定夫、楊中立、羅仲素、李愿中、朱元 晦諸賢及胡康侯、劉勉之、蔡元定父子兄弟祠屋墳 墓。本名海濱鄒魯以。此,若乃化比文翁,文似相如;常 丞相之為名宦,歐陽博士之為鄉先生,閩東又首善 地也。

建寧平政橋跨大溪,遠望若石亭,近視始見。蓋施柱 高甚,上覆,視卑橋下,石林立險甚,輿過其上,轟轟恆 若霆擊,不辨人聲。隆慶初,溪漲,橋崩。復建,為費鉅萬。 建溪之險,黯淡灘稱絕。去延平五里而遙,舟行者多 登陸避之。余性狎水,凌晨直下灘,苦無紆曲,非長年 所畏第。水高數尺,舟似建瓴,波濤奔湧,珠絲迸濺人 衣,亦一奇觀也。灘之上有神宇,豈宋人疏鑿時所建 耶。

閩中諸郡邑大都依兩溪合處為勝。如延平府,府之 順昌;建寧府,府之建陽皆然。建寧府治在東,西大溪 經城西而南東溪從東北來,經南門而西,會西溪直 下。建陽縣治在西,大溪環其東而交溪、考亭溪諸水 西來,流經南門而東會東溪,直下大都。如梓人尺,左 右用之耳皆會合有面,勢順昌。雖合流,一從正東,一 從東北,會於城之西南。似少縈抱,故不如二建。

建寧府部外編编辑

《八閩通志》:宋陳升之建陽,三桂里人,將生,母荊國夫 人嘗聞排闥有聲者,累日索之,無所見。既產升之,其 聲遂輟,得大蛇蛻於蓐下,鱗甲首尾俱備,惟腹下脫 一鱗。升之既長,腹亦有一鱗,可磨指甲。仕宋封秀國 公。

范鏜字宏甫,嘗被酒自邑歸,寢於溪橋上,夜半微醒, 聞有言者云:學士在此。後鏜果官至龍圖閣學士。云 胡寅夫人翁氏生之前一夕,其祖殿撰夢,有通謁者 曰:吾婺女星也,當生君家。翌日,而翁氏生,紅光滿室, 殿撰曰:此必清貴而壽者也。長歸於寅,以婦德聞,見 元孫者三,累封太原寧郡太夫人。

建守陳覺民過武夷詩:昇真洞界接天門,靈草丹桃 日日春。聽說列仙來瑞世,三朝德業在斯民。蓋章聖 出自武夷,神考、哲廟亦武夷,君應世故。此有三朝德 業之句。

熊博,兵部尚書祕之子也。寓治建陽嘗乘舟江上,見 山崖崩嚙,有棺將墜,博使人往視之,則有銘焉。其辭 曰:筮卦吉,龜卦凶,三十年後洪水衝,欲陷不陷被藤 縛,欲落不落被沙閣。五百年後遇熊博。博感嘆,為移 葬他。里中有八誄,詩其一曰:倡義扶唐室,同時此握 兵。風高雁行失,遺像凜如生。博後仕至工部尚書。 楊億之初生也,母章氏夢羽衣人自言:武夷仙託化。 既誕,則一鶴雛也。盡室驚駭,貯而棄之江。其叔父曰: 吾聞間世之人,其生必異。如姜嫄有棄,簡狄有契。乃 追至江濱,開視之,鶴已蛻,而嬰兒具焉,體猶有紫毳 尺餘,既月乃落。蔡元定貶道州,疾革。俄有星若大石墜於牖間,頃之, 元定遂逝。後數月,所寓之鄰曰:何八公者夢元定云: 汝可別賃屋,我居此間,不便,將為都護所據矣。踰旬, 果有新任都監來僦居焉。又一日,州人歐陽春夢元 定曰:汝為我雇六七僕能轎者,我得旨許歸葬。春異 之,往郡中問焉,則歸葬之命已下矣。

劉珙少時嘗謁夢於大乾惠應祠,夢金牌上有曲巷 勒回風五宇,未曉所以。迨登第,除諸王宮教。一夕,上 幸宮邸,問諸王何業。珙答以屬對,時月照窗隙,上曰: 可令對,斜窗拗明月。諸王方思索間,珙遽以曲巷勒 回風對。上曰:此神語也。

咸溪童鏞家蓄二犬,一白一花,共出一母,性狡獪善 知人意。後白者雙目俱盲,弗能進牢而食,主家作草 窩臥於簷外,花者日銜飯吐而飼之,夜則臥於旁。白 者既死,主憐之,埋於門前山麓間。花者朝夕往埋所 遶數匝,若拜泣狀,臥其旁少頃始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