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07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七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七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七十八卷目錄

 汀州府部紀事

 汀州府部雜錄

職方典第一千七十八卷

汀州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唐僖宗光啟間,王緒陷汀州府,王潮及其弟審 知執緒以降。

宋高宗紹興間,贛梅虔州寇李敦仁等屢起犯汀州, 朝命統領將翟皋等將廣東摧鋒軍平之。

《宋史·趙希錧傳》:希錧,字君錫,舊名希哲,登慶元二年 進士第,改賜今名。少扶父喪歸,道遇寇,左右駭散,希 錧拊棺慟哭不懾,寇義而去。學於陳傅良、徐誼,既舉 進士,調汀州司戶。峒寇李元礪方起,汀人震懼,郡會 僚佐議守城,希錧下坐無一語,守異之曰:不言得無 有所見乎。希錧曰:守城非策也,距城三十里有關曰 古城,若悉精銳以扼其衝,賊不足慮矣。守以付希錧, 人為危之。希錧至關,審形明間,申令謹候,分畫粗定, 賊已遣諜窺關。希錧得諜詰之,縱其舉火相示,而羸 師以誤之。夜半,賊數百銜枚突至,希錧嚴兵以待。賊 且至,始命矢石俱下,賊無一免,餘黨聞風而遁。希錧 引還,老稚羅拜相屬,希錧繇他道以避之。事聞,詔升 州推官。

《府志》:理宗紹定三年二月,晏頭陀嘯聚潭,飛GJfont殘破。 寧化招捕使陳韡及劉純擊破之。復諭降連城七十 二砦,賊潰,頭陀伏誅。寧化賊關胡麻等入寇破上杭 縣城,攝縣事趙時鉞以計勦平之。

恭帝德祐二年六月,命文天祥為同都督,七月開府 南劍州,經略江西。十月帥師次汀州。

端宗景炎二年,元兵破汀關,天祥遂繇梅州過嶺至 雩都,與元兵戰,大捷。會汀州有偽天子黃從者,麾下 斬其首,送行府,兵勢復振。

元世祖至元十七年,汀漳寇廖得等作亂伏誅。 十八年,汀漳寇陳弔眼作亂,詔誅首惡,餘收兵仗繫, 送京師。

十九年,命征蠻元帥完者都等平弔眼巢穴。寇父文 桂及兄弟桂龍滿安納款,命護送京師。流桂龍於憨 答孫之地,其黨悉平。

延祐二年八月,贛賊蔡五九陷寧化,僭稱王。詔遣江 浙行省平章張驢等討之。九月五日,眾潰,五九伏誅, 餘黨悉平。

至正六年六月,連城寇羅天麟、陳積萬叛陷長汀縣。 福建元帥府經歷貞寶萬戶廉和尚等討平之。是年, 羅天麟、陳積萬等陷上杭。江浙行省右丞總都不花 合江西行省右丞禿魯統兵三路進討,賊戰不利,遁 踞山寨,負險自固。至十二月其黨羅德用殺天麟積 萬以降,餘黨悉平。

十八年,紅巾寇亂,陳有定平之。

二十一年,陳友諒使其撫州將鄧克明陷汀漳、延平 等路。行省參知政事陳有定復之。

二十二年,土賊曹柳順據曹坊,擁眾萬人,蠶食諸縣。 一日,遣先鋒八十八人往明溪取馬,眾莫敢拒。時陳 有定為明溪寨兵牌計取其兵器盡殄之。柳順怒,親 率步騎數千將屠明溪。有定乘柳順營自驚,急馳擊 之,斬獲殆半。遂進圍曹坊,擒柳順以歸。事聞授有定 明溪巡檢,以次平諸寇之據堡砦者,自是寇不敢作 亂。

明太祖洪武元年,御史大夫湯和率大兵克福建,陳 有定就擒,汀州路總管陳國珍以城降。

十八年,來蘇鍾子仁作亂,隊長張愛力戰之,以搗巢 深入被殺。

正統十四年,沙尤寇鄧茂七作亂,遣其黨圍汀州。推 官王得仁嬰城固守,卒平寇。全城尋將兵擊寇孽於 寧化,卒於軍破上杭縣。邑民邵縉紳妻陳氏縉纓,妻 黃氏被執,俱赴水死。諸生江瀚死於汀州城下。 天順六年,勝運山背人李宗政憤邑豪侵奪有司弗 能禁招誘流亡闕永華等作亂,自號白眉,破縣治。義 民張秉和死於賊。次年,巡按御史伍驥親督兵勦之。 都司丁泉陣亡,驥督戰益急宗政等尋就擒。

成化十三年冬,溪南賊鍾三、黎仲端等哨聚、劫掠四 出。巡按御史戴用勦之,未克。十四年,詔起右僉都御 史高明捕治明行縣,招撫流亡,計授副使劉城擒巨 魁仲端等十一人,平其餘黨。十七年,賊復起,義民吳 海斬鍾三海,亦死於陣。

二十三年,勝運賊劉昂、來蘇賊溫留生糾武平賊箬 采、丘隆等數千人攻掠江西石城、廣昌、信豐、廣東揭陽等縣,殺官劫庫。三省奏聞漳南道兵備伍希閔奉 敕專駐縣,檄府知事周琛指揮,劉廣授以方略擒三 酋,餘黨以次平。朝遣刑部郎中鍾洪臨縣審錄,悉梟 於市。

弘治八年,來蘇賊劉廷用、張毓、陳宗壽等聚眾攻劫 江西金、會昌、寧都,轉掠廣東程鄉等縣。朝廷命副 都御史金澤節制江西、廣東、湖廣、福建四省,專鎮贛 州,以撫捕之。寇漸平澤。復奏薦伍希閔備兵汀漳。於 十年蒞杭里老。僉呈來蘇等里、保安、砂布等處,接廣 之程鄉、松源。積年,賊徒恃險為亂,若張若羅,尤逞兇。 乃募驍勇李福瑛、鄧惟端等分布伺察,計擒賊首張 鑑羅福興等五人。又誘保安賊首羅景玹、張景自首, 即刑之。又誘擒沙布賊首鍾孟泰、鄭繼稔、廖廣富等 一十三人,各正法,群賊始戢。

正德二年,程鄉縣石骨砦松源等處盜發。程鄉人李 四子乘機結黨,倡言平糶。巖前賊首陳裕應之,遂分 立二十營,肆劫杭邑,罹害尤甚。

五年,江閩廣三省交界大帽山等寨,張番壇、李四仔、 鍾聰、劉黃鏞等作亂。三月,程鄉賊李四仔分黨攻葉 坊,乘勝破寧化,大肆淫虐而退。

七年,會三省官軍駐上杭縣,四面把截,搗其巢,擒斬 李四仔等,招撫脅從,餘黨乃散。

九年三月,流寇葉滿總等攻寧化縣,深入勢甚猖獗, 官軍尋討平之。

十二年,巖前餘寇劉隆等復熾,而內多脅從。虔撫王 守仁駐節於杭,觀軍不進,親書告諭,翻刻千數張,遣 老人劉本等分馳各地方,曉以禍福,許其自新,隆等 感悔,乞,命其黨悉解散,王公班師回汀州。

十六年,廣寇林壬孜薄城,巡道范輅以鄉兵禦之,典 史梁勝聚射殺二賊,為象峒鄉夫所賣,敗於演武場。 民壯鄭穩等被殺。壬孜寇武平邑勇士張士亨殺之。 嘉靖十年正月,賊首傅仁敬等十四人殺獄卒鍾賴 端等而逃,尋捕獲伏誅。

十九年冬,賊首黃信作亂。清流知縣歐陽建平之。 二十年,溪南三圖賊楊世聰、王五等四十人劫長汀 縣境。杭民李日杭應募勦之,陣亡於胡坑鋪。後世聰 等為永定官軍所擒。

二十二年癸卯十月,土賊李受糾眾營於獅子巖水 碓坑,劫掠柳楊里湯勝宗及李通撫家。寧邑大警官 兵追捕之,乃散。上杭溪南盜張文政、朱子猴、張日洪、 葛得旺等寇。江西贛州殺指揮斯邦爵,流劫者歲餘。 二十三年秋七月,李受潛寇清流,知縣陳桂芳覺而 襲擒之,餘黨悉平。

二十四年,巡撫虞守愚、巡道鄭炯、守備俞大猷授義 民練弘丘遠崑、賴榮祖等領兵襲搗賊穴,皆誅之。 三十二年,溪南盜葛用貴、劉鳳爵、勝運盜陳秀奇及 大埔劉全等流劫龍巖、大田、連城。巡道梁佐督兵勦 之,用貴伏誅,鳳爵等就撫。邑諸生鍾易丘愛有招諭 力云。

三十六年丁巳,廣寇顧子傳攻寧化縣,相持半月,以 曾軻謀用力士黎永逵擒子傳,殺之,賊遂散去。 三十七年九月,流寇GJfont掠,經過清流縣白石橋,民兵 逐之。是年上杭溪南三圖張四滿等起為盜,勢猖獗。 巡道王時槐提兵壓其壘,生擒之,散其餘黨。因立撫 民館。未幾,上饒盜梁寧入寇在城。里人張壁秀應募 為卒長禦之,黃鋪間力戰而死,周效良被執,裂屍。從 死者凡數人。

四十年二月,勝運李占春者,福瑛之裔。世捕其土,因 歲饑,率所部羅廷秀、李迺暄卜廷詔張節等以平穀 為名,日間眾至萬人劫永定,同知黃震昌遣義民賴 一鳳等招之,不從。巡道金淛督三縣兵合勦,永定兵 自湯湖鼓樓岡進,本縣兵自安鄉半逕進,連城兵繞 賊後戰,未決。縣兵卻賊眾衝之死半。逕者數百,賊乘 勝抵南岡,兵爭先渡溪,溺死者又數百。一鳳等亦死 於壘淛。乃檄武平令徐甫宰邑諸生李琛持文告金 帛招之,占春等降。而淫暴如故。雙坑人丘廷盛與迺 暄謀殺廷秀,已而迺暄懼禍,復搆廷詔等反淛。又遣 諸生李嘉言往撫,為賊所脅不屈罵。賊死,勢燄益張。 雙坑丘明裕有女,占春迫奪之。明裕紿以親迎成婚。 醉以酒而扼殺之。賊黨復勾廣寇攻殺明裕,明裕二 子守長、守端請兵血戰。迺暄等俱被戮,追奔至廣界, 殲其遺黨。是年六月,上饒盜梁紹祿入寇,邑民鍾世 暄妻丘細姑不辱罵賊而死。

程鄉賊首林朝曦、梁統、三塗賊首蕭、劉二姓攻寧化 縣,勢甚倡。相持四十日,造雲梯薄城,知縣陳天祥於 佛狼磯破之,賊失利去。

四十三年,饒平寇羅袍等五千餘由箭竹隘突至,肆 劫城外,村落男婦被殺者七百餘人。以積雨溪漲,不 敢犯城,官軍逐之,潛引去。

天啟七年丁卯,武平賊發寧邑報警。

崇禎元年正月,廣賊平遠人龔一、龔二、龔三為倡,及蘇丫婆、賴顛四、花腰蜂、黃滿梁、和尚鍾成旺、丘南髻、 劉鉤鼻等數百人焚劫日熾。三月巡撫朱欽相調指 揮劉震、百戶李中秀領兵三百會武平守備陳應元, 兩路合勦,震及中秀至巖前,賊潛遣數人詭為武平 官軍稱應,元統兵相候二將信之,遂前進。賊分左右 翼圍住,官軍驚竄,二將皆為賊磔死。四月,守道董象 恆委把總韓應琦等分領漳兵四百六十人,許勝劉 漢廷等領三圖兵三百四十四人進勦。漢廷刺殺賊 首龔二,賊潰宵遁,奪獲馬匹甚多。五月,巡道偕知縣 吳南灝、督領守備張問行浙兵千人把總韓應琦曹 經許務等兵千餘人,至上登象峒等處,分營犄角,散 諭賊之脅,從者二千餘人及戰。大敗之於銅盤嶺,斬 級九十餘,生擒三十餘,獲器械無算。遂直搗員子山、 石骨砦、梅子畬等巢,悉焚之,餘黨遁去。六月,賊寇。會 昌都司甘燿率百戶曹經等,統兵分截經遇,賊於東 流坑接戰,水衝急,經跌石溜中,被賊搤死。把總朱球、 哨官羅應時、馬萬宗及官軍死者數十人。七月,賊攻 安遠。會昌遁歸,恐杭兵截歸路,聲言將取道藍屋攻 上杭。知縣吳南灝測其詭計,先率三圖兵兼馳至中 堡,聞賊已圍武平,從小路當風嶺直扺城下,已踰二 更。賊驚,宵遁。南灝麾許勝等追至中赤地方,斬首百, 餘生擒數十人,蹂踐死者尤眾。十月,巡道曾櫻檄知 縣吳南灝督三圖兵至象峒,中軍守備李鐸領營兵 先到。賊從小路突至,官兵驚潰。鐸急下馬,讓南灝曰: 某戰死沙場,分也。公全城倚命,須急去。南灝因疾馳 馬,又為賊砲所傷。哨官黃祥又急以馬易之,乃得歸。 鐸步戰,格殺數人,力竭,為賊所殺。十一月十七日,賊 自佛子岡來如蟻屯,聚教場中。次日,求招安。當事佯 許之,城中居人盡忿。櫻聞乃手書牌招兵。時賴思養 及溫子魁共率千餘人,賴君選丘汝華、李朝育亦率 數百人叩轅門,願出殺賊。櫻授勝思養方略,率兵自 榕樹門出,繞城東直趨教場,賊不及備。許勝挺身入, 一賊來交鋒,殺之。劉漢廷殺一賊。葛廷龍殺一和尚。 城上喊起如雷,賊敗走。官軍追殺甚眾,至雷公寨日 晡兵還獲器械錙重無數。十二月,巡道曾櫻,先期令 舉人李魯、貢生詹彌高赴潮州謁兵道謝璉會兵搗 巢許期還報,乃令典史李日瀚密召象峒鄉兵,至十 四日知縣吳南灝勒兵駐南巖寺。武平知縣巢之。梁 率象峒兵千餘亦至。次日兩縣督指揮張大倫嚴明 及賴思養、溫子魁等分兵搜勦,斬獲數百人。經一巖, 孤懸如燕巢,賊匿其中。主簿顧所行投火燻之,賊沿 巖走,急以銃擊之。斬首十餘級。復燒田墨,逕搜南坑 尾、野豬窠等巢,賊首謝和尚、鍾書公、劉尖鼻皆擒斬。 餘遁入員子山。復遣張大倫、李國英等同廣兵四處 把截,群賊皆入石砦。設木柵自蔽。大倫等以火攻破 之,死者過半。是年三月,蘇賊等攻掠武平,屬地徐守 備劉指揮死戰千百戶,死者亦數員。郡邑大震。十一 月,賊抵上杭城下。分巡道曾櫻招三塗兵乘懈擊之, 殺賊五百餘人。花腰蜂、竹篙溜皆就擒。餘賊復歸洞。 十二月巡道曾櫻洗賊巢,凡巖前象峒及米坑、箬菜 諸鄉,無少長悉戮之。蘚阿婆有眾五百人。平遠金知 縣佯撫之,計戮無孑遺,謝志良就撫,於惠潮道官以 把總。

二年己巳,員子洞寇發。官兵擊之,城賴以全。

四年辛未,平遠賊鍾凌秀與弟復秀聚千眾於連子 山銅鼓嶂。寧邑報警。二月,賊掠永平寨,殺官軍二百 有奇,守備千百戶,把總皆死。旋劄黃蜂隘。知府林聯 綬調兵禦之,指揮嚴明被執千戶,劉堯百戶,張機不 屈死。二月二十六日,賊突出瑞金縣,劄南門岡,為豪 江振熙。僧守貞所敗。盡棄輜重,徒手趨還楊家巷林 守懲前敗,不發兵堵截。賊復收殘孽,整隊而掠。高吳 官兵禦之,指揮王應官、張大倫、把總王國佐、賴思養、 賴君遷、曹緯咸敗死。次日巡道顧元鏡復遣指揮韋 某百戶,張耀接援,韋聞敗,先竄。張戰死。九月督撫熊 文燦提兵入汀會勦。十月參將鄭芝龍師駐三河埧, 督官兵搗賊巢。遇賊於丙村,斬馘三百餘人。次日,賊 迎戰,又斬賊三百餘級。陳二總乞降,不許,并斬之。焚 其巢而還。是年三月,廣寇鍾凌秀等數千人剽掠高 梧。知縣陳正中率兵合勦,時總兵謝弘儀屯高梧,與 賊對壘,被賊殺傷百餘人。巡道中軍守備吳奇勳千 總林應龍、指揮黃應官、張大倫、把總賴思養、賴君選 曹緯、王國佐皆死於陣。次日,許勝督戰不利,官軍又 傷百人。三GJfont把總陳大策、陳萬振童縉及汀州應襲 把總張耀俱被殺。九月,凌秀等復聚石骨砦。巡撫熊 文燦駐縣,檄參將鄭芝龍弟守備鄭芝虎勦之,凌秀 就縛。

五年二月,凌秀弟復秀叛。聚黨五百餘人,由綠水潭 至迴龍岡,劫燬民居。巡道顧元鏡遣把總許勝、百戶 賴其勳等禦之。其勳先至高毛溪,餘兵觀望不進。勝 營中俄發一砲,賊覺,分翼截逼。其勳孤軍無援,血戰 而死。八月虔撫陸問禮移鎮汀州,以汀州同知黃色中偕巡道顧元鏡、總兵陳廷對屯程鄉。九月搜銅鼓 嶂、員子山、松源、藍枋等處,斬賊鄭蛟精、九良星等一 百三十餘級,生擒郭和尚、水鱉蛇等一百八十餘名。 十一月,巡道設太平宴於演武亭。是年壬申鄭芝龍 追賊至石窟都,鍾凌秀以賊二百受撫。二月鍾復秀 復叛,招餘黨三百餘焚掠藍屋驛,復由淥水潭至迴 龍岡,焚劫甚酷。顧巡道遣百戶賴其勳等禦之,戰死。 謝志良追兵亦至,戰敗,死者百餘人。賴明詔亦陷陣 而死。

十三年庚寅七月十六日,寧化知縣徐日隆奉三院 文率民兵往中宜地拘犯李流名、李簡。流名揮黨殺 民兵孔揚賈倫。七月二十一日,推官宋應星單騎入 中宜地,誘諭李流名,誓保無他。遂挾流名就府獄。知 府金同、推官會審之,惟長繫流名而釋其黨,嶺北道, 陳士奇善之。

十七年四月,賊首張恩選豬婆熊來蘇、里人鍾雲龍、 鄭滿子、游細子等剽掠上登諸處。官軍戰於寶坑,威 遠守備李國禎、上杭副中軍許紹美死之。至七月,復 掠黃坑、河坑諸處。巡按御史陸清源檄縣遣三GJfont兵 許勝、葛登標等分勦殺。賊總鄭滿子、楊和尚等時村 落俱無樓堡,賊沿鄉焚劫來蘇、勝運、白砂、古田諸里, 無不殘戮。及十月,恩選合江西瑞金、會昌、安遠、長寧, 群賊數千由藍屋一路GJfont掠。巡撫張肯堂以十二月 抵汀州,遣游擊張一俊、陳天榜等分兵尾擊。自除夕 前二日至元旦後五日,馘斬賊魁數十人。恩選乃就 參將包象乾營乞降,尋散遣歸。次年丙戌七月,張恩 選復煽合葛登標糾集廣寇王九萬、何新登、張秤錘 賴若孚數千人圍城。巡道傅天祐悉力守禦,以諸生 黃申龍。參軍事。時城中民高道化通賊為祟,申龍詢 得其狀,誘殺之并,殺其姦黨百餘,賊猶未退。夜半襲 東城,城上大銃突發,斃賊前鋒葛倫及驍勇十餘。賊 驚,以為神燒營,遁走。又興泉賊大熾督撫張肯堂提 師捕之,稍戢而粵寇蕭聲陳丹等率眾數千號閻。羅 總剽掠虔州部境,漸逼汀郡。邑告急。張撫軍遣兵五 百援汀。時賊已札汀之古城鎮,焚戮備慘。八月十二 日,清流縣鐵石巡簡司報,爐賊竊發,劫掠各鄉村。冬 十月十八,援兵至汀,逕趨古城至觀音鋪,不知地利, 墮伏中。賊首尾擊之,殲者三百餘人。把總林深、鄭雄 死之。傅玉麟逸免。賊亦退瑞金屬境。是時,鍾凌秀之 餘黨張恩選者,號豬婆龍,聚眾數百人,與閻總遇,欲 與之合,而粵寇狠戾甚於張,彼此藉為聲勢而已,終 不能合也。而杭永、瑞金諸村蕭然,無雞犬矣。寧邑大 戒嚴。十二月十三日,張撫軍由省至清流縣,委主簿 俞為斌招撫賊。俞親入巢穴。於十五日入城謁張撫 軍,備陳情由。撫軍委寧化知縣于華玉諭撫爐賊三 百餘人發包參將部下,入伍前往湖廣出征。

乙酉年春正月,張撫軍駐上杭。以寧化知縣于華玉 監紀。閻寇從汀境出寧化之淮土,大肆焚掠,邑大震。 四月二十四日,閻寇復同賊首謝志良反攻汀州城, 守兵擊散。五月初七日,寧化賊首鄒華統集千眾至 曹坊,劫燒民房。新任上杭巡道王某途為賊阻,寄駐 中司。同知縣陶鳴驚堅守城池,禁民夜行,果獲姦細 二人。押至黃泥塘亂箭射死。八月,粵寇不知主名攻 歸化,不克,獲至清流。凡江坊、廖武、坪田、源馬坑各寨 悉被攻破,擄掠男婦,焚燬米穀無算。十月,粵寇復抵 歸化城下,大治攻具。知縣華廷憲告急。巡道于華玉 提兵禦之,調寧化、連城及泉上下里鄉兵赴援。賊退, 以捷聞。十一月初二日,抵清流城。劄營東門外大塘 邊北門河背共五六千眾,難民趕來城者,殺死二十 餘人。四山插旗稱大元帥,牌書郭府為勤王事差本 地僧人投書借糧不殺,放回。初四日卯時,率千餘賊 圍攻龍頸城,適遇進表官役善射,連中數賊。守城民 兵亦下城追擊,遂不復攻。初五日,賊仍攻北門,有沈 二府家丁頗眾銃箭,各傷數十賊。本日巳時,郡發威 遠營兵至,趕殺,大敗。死者甚眾,邑賴以全。

汀州府部雜錄编辑

明王世懋閩部疏:西三郡水,皆朝宗於福。自長樂入 海,獨汀水南行,入於潮陽,水名從丁南位也。故七郡 鹺政統於福,轉運而汀,獨食廣鹽。

汀州地大,而交於旁省山川之勝多。於建延自長汀 以南、上杭以東,險惡多瘴,聞裴太僕云:其屬邑永定, 與漳之龍巖接境處,有洞奇甚意此類尚多沒蠻落 中不知耳。

歸化故無縣。成化間,割郡之寧化清流,與延之將樂沙為縣。至今生聚寥落,然境內雅多奇觀。余所遊有 獅子巖、滴水巖,而滴水巖為最勝見余賦中。其東接 將樂,則玉華洞出焉。西抵清流,則玉華西洞巋然。道 左蓋其地,實靈巧所鍾也。

玉華石出將樂,然不產玉華洞中,近益艱得。滴水巖 大勝宜興善權洞,所不如者,善權下有水洞耳。玉華 洞石色不如宜興張公洞,而迤邐可七八里。中小洞 幽巖無慮,數十滴水成井,溢井成河。粵王各適,無張 公偪仄之苦,故為勝之。

汀郡小巖可遊者,曰霹靂巖、朝斗巖、蒼玉峽。是宗子 相徐子與故宦遊處,題詠頗多。朝斗巖差遠而幽餘, 皆近城。

汀人多種李。二月時,田園碎白滿野,時間紅桃繽紛, 可喜入。延境絕不見李,而特多梨花。梨稱建陽,為佳 產。

余始入建安,見山麓間多種茶,而稍高大,枝幹槎枒, 不類吳中產。問之,知為茶油。非蔡君謨貢品也。已歷 汀延邵,愈益彌被山谷。高者,可一二丈。大者可拱把。 餘以冬華,以春實。榨其實為油,可鐙,可膏,可釜。閩人 大都用之,然獨汀之連城為第一。閩之人能別其品。 自崇安周八郡驛路三千餘里而遙路皆甃石,獨漳 泉間稍因剛土耳。一望盤紆,修潔可鏡,擔夫行子,屩 跡不沾,尺土為工,亦鉅矣。若吳之白公堤,杭之蘇公 堤,以兩公橫得名耳。以數計之蓋萬尋方寸也。 《八閩通志》《唐志》云:開福撫二州山洞置汀州自今考 之,州之南境舊為新羅縣,隸泉州。北與石城、南豐、將 樂、建寧、泰寧為鄰。南豐隸撫州,而建邵猶未郡,諸所 隸非撫即福。時閩中止福建泉三郡耳,故以福撫二 州言,而四山崇峻,盤互交鎖,其民獰獷,群盜屢作,當 時謂之山洞固宜。

宋鄭文寶嘗過緱氏山,有詩云:秋陰漠漠秋雲輕,緱 氏山頭月正明。帝子西飛仙馭遠,不知何處夜吹笙。 後晏殊守洛,過而見之,取樂天語,書其後曰:此書在 在處處有神物護持。又題綠野堂詩:水暖鳧鷖行哺 子,谿深桃李臥開花。歐陽修謂:不減王摩詰、少陵,惜 全集不傳,膾炙諸公談藪,僅此存耳。

《府志》:新羅城在龍巖。《漳志》云:在汀州境。《一統志》云:開 元末於新羅,故城東置長汀,為汀州府治。《寰宇記》於 開元末,新羅令孫奉先晝假寐於廳事,見神曰:吾新 羅山之神,從府主求一牛食。按此,則新羅乃山名,當 在長汀之西。晉唐因之,以名縣。非今之龍巖城,即古 之新羅城也。

《杭志》:宋皇祐間,貢金百六十七兩。按《史》:太平興國初, 天下產金,六州閩惟汀有之。至是中書備對,其數可 考。若此,今則亡矣。山川所產,何常之有。

《通鑑綱目》載:元順帝丙戌六月,羅天麟兵起,破汀州。 乙未六月,我太祖起兵,自和陽渡江,取太平路。觀此, 則天麟亦陳勝之流,於元為叛,於明為義,今歿。世數 百載,英靈顯赫,廟食一方,豈偶然哉。

王世貞曰:陳友定被執死,竟不得辱身而易志。彼其 起農賈奪所業,而兵非有父兄服休之素也。從市人 子弟,約束烏合,非有吏士之守也。竿旗而擾刃,非有 武庫之利也。一旦委質,雲烝龍變,中原之墟,去元而 復為者十有餘歲。閩粵中立兵革之間,越山海而委 輸,彼其反掌瞠視,為陳張所為,豈不易易哉。卒至驅 妻子駢首東市乃其喻於節明矣。吁。友定亦人傑哉。 編修賴世隆有詩。

陽明王公書佛郎機,遺事見素林,公聞寧濠之變,即 夜使人範錫為佛郎機,銃井抄火二方手書,勉予竭 忠討賊。時六月毒暑,人多道渴死。公遣兩僕裹糧從 間道,冒暑晝夜行三千餘里以遺予,至則濠已就擒。 七日,予發書為之感動涕下,蓋濠之擒,以七月二十 六距其始事六月十四,僅月有十九日耳。世之君子, 當其任能不畏難巧避者,鮮矣。況已致其事而能急 國患,踰其家如公者乎。蓋公之忠誠,根於天性,故老 而彌篤,身退而憂愈深,節愈厲。嗚呼。是豈可以聲音 笑貌為哉。嘗欲列其事於朝,顧非公之心也。為作佛 郎機,私詠君子之同聲者,將不能已於言耳矣。佛郎 機,誰所為。截取比干腸,裹以GJfont夷皮,萇弘之血,釁不 足雎陽之怒恨,有遺老臣忠憤寄所,洩震驚百里賊 膽披徒請尚方劍空聞魯陽揮GJfont公笏板不在。茲佛 郎機,誰所為。正德戊寅之夏,福建按察僉事周期雍 以公事抵贛。時逆濠奸謀日稔,遠近洶洶。予思預為 之備,而濠黨伺覘左右,搖手動足,朝聞暮達,以期雍 官異省。當非濠所計及,因屏左右語之,故遂與定議。 期雍歸,即陰募驍勇、具械,束裝部勒以俟。予檄晨到 而期雍夕發,故當濠之變,外援之兵惟期雍先至。適 當見素公,書至之日距濠始事亦僅月有十九日耳。 初,予嘗使門人冀元亨者,因講學說濠,以君臣大義 或格其奸。濠不懌己而滋怒,遣人陰購害之。冀辭予 曰:濠必反,先生宜早計。遂遁歸。至是聞變,知予必起兵。即日潛行赴難,亦適以是日至見,素公在莆陽周 官上杭,冀在常德,去南昌各三千餘里。乃皆同日而 至,事若有不偶然者,輒附錄於此,聊以識予之耿耿。 云庚辰正月日。

汀猺人與虔漳潮循接壤錯處,以槃、藍、雷為姓。三姓 交婚,女不GJfont飾,裹髻以布。男結髻,不巾不帽。隨山種 插,去瘠就腴。多在深山中編荻架茅為居。善射獵,以 毒藥塗弩矢,中獸立斃。其入城貿易,多竹器、蜂蜜及 野獸山禽之類。不輸官差,只食力了山主稅賃耳。桂 《海虞衡志》:猺本槃瓠之後。范曄《後漢書》:槃瓠帝嚳之 畜狗負少女入南山,止石穴中,生六男六女,惟自相 夫妻,織績木皮,染以木實以為服飾,號曰蠻夷。蓋楚 粵為盛,閩中山溪高深之處,間有之。茲槃藍雷固其 種類也。汀人俗呼籓籃簍,又呼GJfont客。 《唐書》:宦官楊思勗,羅州人,田令孜,蜀人。而宋陳、石堂 普皆以為閩人,有詠閩中詩:七閩轉海即洙泗,僅有 令孜與思勗。令人不忍讀史書,不勝林壑谿山辱。按 唐時諸道進私白閩中為盛,坐是閩多閹。私白者,閹 兒也。然則思勗、令孜大抵然矣。汀之先代不可考,其 在國朝歸永間有之,其名胡可泯也。歸化則有蕭通、 東廠蕭忠、司禮監楊昌、東廠張昇。景泰甲戌,內臺習 天文,掌進奉。御左少監蕭興,御用監連通、陳廣、鄧忠、 阮澄、黃永法、楊明,司禮監秉筆共十一人。永定則有 廖堂差鎮中州、河南等處。廖廣,尚衣監;廖宣,御馬監; 廖鑾,司禮監;廖輝,內官監;廖忠,御用監;廖祥,都知監; 游孜,御馬監;游泗,司禮監;羅成鎮守孝陵衛;張祐,內 官監;張旭,尚膳監;賴升,酒醋局大監;溫祥,內隸監,共 十四人。至天啟間,有司禮魏良卿,原籍連城而不附 魏。璫忠賢之燄者,彼永定廖積。先年出入逆瑾門下, 尚怙勢妄奏上永疆米,搆成五十年之爭,禍不更惜 耶。

《綱鑑》載:宋真宗景德四年丁未,汀州黔卒王捷自言 於南康遇異人姓趙氏授以小環神劍,蓋司命真君 也。宦者劉承珪以其事聞,賜捷名中正。是年五月十 三日,言真君降於其家之新堂,是為聖祖,而祥符之 事起矣。又按之,史稱真宗寬仁慈愛,有帝王之量,然 好奉道教,信惑異說。於是天書屢降東封、西祀。王欽 若、丁謂等五鬼用事,制作紛紛,災異疊見。而宋之元 氣索矣。究其首事特起一汀卒之妖言,而浸淫流禍 遂至於此。今考之,景德丁未後戊申即改祥符元年。 計王捷事去定光辛亥趙守奏薦及癸丑朝謁之時 先後五六年間耳。乃知有正便有妖,有佛便有魔。同 時同地。定光之加號尚出神宗、高宗以後之追封。當 時雖有郡守奏薦異蹟昭彰,亦只賜南安均慶院額 耳。王捷一妖卒,因宦者以進其所,稱說,矯誣無據遂 得蒙賜易名。越二年己酉春二月,以方士王中正為 左武衛將軍,則么麼黔徒至儼然秩爵以榮之矣。佛 高一尺,魔高一丈,果其然耶。誌稱汀地崇山複嶺,俗 尚武勇。當深谷斗絕之處往往掛刀,升層崖如履平 地,勿論前代。自洪武元年,陳谷珍歸命逮正統。成化 妖民作梗,兩煩王師。且界聯江、廣繹,騷尤易。正嘉後 特設虔臺兼撫之,豈魔氛遺習洗滌尚有未淨耶邇。 庚辛間武平煽亂,中多妖徒為祟,砍殺衛所官吏,大 費經營。今雖稍就驅戢,未忘蠢動。乃數月來有傳所 謂密密教者即白蓮、無為之類,而其名更鄙。崇禎乙 亥,有錢謙義,蘇州府常熟人,以邪術魘人來江,皈依 者食以米糕一片輒如醉夢,棄室家、斷葷酒,即壺秤 俱不近手。集眾數百人,不分男女,入夜焚香摩臍說 法,毒流郡邑。後以拐舒姓室女逃,自寧化捕獲,械死 於獄。黨眾星散而其術尚有傳習者。

馬文銓,中丞馴孫,善詩、精岐黃。問疾賑貧,不取人貲。 郡邑大夫競致之。銓骯髒自貴,痛斥GJfont媚不欲家。於 官稱清白吏子孫焉。其樂貧,賃居自題門曰得句漫 云還似鶴,營巢滋信不如鳩。一種瀟疏清韻,至今可 想。又有聯句如貧富循環物,兒孫報應頭。如檢書燭 盡雞鳴後,搗藥聲高月上初。鄉人咸膾炙之。至遊山 題壁,縱筆尤多奇句。

吳人顧聖之,字季狂。善詩。遊紫金山,杭人誦其儷語 云:金光日盪長生草,紫氣天標太乙臺。穀日過桃源 云佛國有山常戴雪,仙源無澗不飛花。

滴水巖,郡伯沈應奎更名靈隱洞天。有說附八韻以 紀之。

上永疆界、糧米自成化十三年分設,久定。弘正間經 鄭錦、吳璘、謝鑾GJfont附廖積扶同捏奏,沮撓黃冊,聚眾 三百餘徒執械開旗,圍繞府館。司理秦僎驚悸成病。 郡伯邵有道親詣撫諭,不服。搆結鄉官賴廷用GJfont,邑 令邢瑄誣告,株死。迄嘉靖十一年,兵憲梁世驃驗查, 事始帖然。

汀俗佞佛。民間借祈報之禮以間行怪事。如郡城正 月初七鄞河坊迎神於南廨寺前,將長竹二竿結伏 虎佛號牌於上,艱嗣者分黨糾集候。迎神畢,鉤牌墜下,聽各攘臂分搶。搶獲者,眾用鼓樂果酒導迎歸家 以慶舉子之兆。間有獲應者。不記肇自何年,俱市井 好事之徒為之。又郡城東十里有庵呼為師福田,中 祀神曰總管,刻木為人形一種。痴婦遠就抱之,云歸 當有孕。豈空桑巨人跡之有神感耶。近年,虎銜總管 神至山門,此風少殺。郡城迎春日,胥役輩賃鬼面,妝 扮雷神。縣撥見年里長供應之。前迎春三日云試春 雷,連群引類,望門屠雞索賞。又有一種市井為舞小 鬼者,每年自正月十一至元宵止。沿街人家跳舞乞 賞。崇禎七年春,張直指應星,按汀禁之,勒碑衛前。 定光寺收貯定光伏虎禪師敕命二道,文皆番字,內 夾譯文一紙。為至正二十六年。

汀俗四月八日僧為烏金飯,即青精飯也。杜詩豈無 青精飯,使我顏色好。一名南天燭,又曰黑飯草,以其 可染黑飯也。道家謂之青精飯。故仙經云服草木之 正氣與神通,食青燭之津命不復隕。蓋謂此也。 《舊志》載:私家別業如長汀李郎中堅之臥雲。書屋為 郎中歸田授徒處。清流雷朝用之柳莊。《謝廷柱記》雷 瑄之遠思堂。《余褘記》上杭丘侍御道隆之練塘書院。 豐稔寺後,連城童昱之東皋。清隱李慶有賦,今皆未 紀,獨清流賴編修世隆之書莊。歸化揭應禎之望親 亭則以楊學士、劉尚書之詩存。而新勒馬中丞裴恭 靖之祠堂則又以國恩重,原不埒於私創者也。他如 郝忠諫鳳升之杞林、鄧戶部向榮之東墅、康郡丞誥 之龍山梧竹館、林司理向陽之池,館中貯花石。郡士 夫多宴遊其中。吳憲副廷雲之雅園。龍山前馬明經 天根之橘綠園,自為記,有集。吳憲副聯以溪色筆花 點,山光藜杖開。問字者多留題云。胡孝廉之藝圃皆 別業之以人重者。而聖金墩前之近水樓則馬生上 滎輯誌處也。俱未特書,乃約略附載,亦將隨地志靈 傑云爾。

《楊志》云:《宋史》太平興國後,天下產金六州,在閩惟汀 有之。邑之金山康定間嘗產金,至皇祐時中書備對 貢金之數一百六十七兩,今則亡矣。山川之產何常 之有。又云宋崇寧中,臣僚游經言膽水可浸鐵為銅 者凡十一所,汀赤水與焉。按《舊志》:膽水在金山,有上、 中、下三池。上下水泉湧出中流瀦。上池之流方縣治, 在鍾寮場。民居稠密,池水赤味,苦澀,飲則傷人。以浸 生鐵鍊之成銅。後縣遷民散,水如常。浸鐵亦不復成 銅,蓋地氣既洩則耗固如此也。

《蕭志》云:縣治舊名郭坊,屬來蘇里。未開縣以前袍山 之陽林木森鬱,有白衣術者過之,指而言曰袍山蒼 蒼,朱紫盈坊。言訖化白鶴飛去。未幾果遷縣於此。又 云開縣之初,治地得石碑一道,鐫詩八句,預知鄭尹 之名。今按其詞頗鄙,碑既不存,逸之可也。

《楊志》:蛇山廟有靈蛇,山下洪元故居像其遺骸也。有 印曰大唐統軍之記,并劍存焉。後火,印劍騰去,得之 於平田。《九域志》謂為勝跡。

《楊志》:宋何仙姑居武平縣南巖辟穀,定光佛嘗棲東 安巖謂宜建禪堂,遂以所卜杭地六十畝居之大郎 井。捨巖宅,施田稅四千七百八十秤。仙姑壽至百五 十歲,今祠,祀女像謂之檀越主。

來蘇里師姑坑有蘇姑井。相傳坑內居民艱於遠汲, 宋時有仙姑過之,為木桶置土坑中,清泉隨湧出,甘 冽異常。至今數百年水不涸,乃或者又言桶亦不壞, 則誕矣。

宋《郡志》中《考証會要》載:上杭縣治至道二年丙申徙 鱉沙。咸平二年己亥徙語口。《蕭志》云:自丙申至己亥 僅四年耳,縣豈有兩遷耶。長老相傳語口乃鱉沙團 之語口渡,非兩地也。惜無証據,姑兩存之。

《舊志》南塔寺。元致和元年創建。《楊志》從舊而又云南 塔在嘉泰。《宋志》有之,前後自相矛盾。今按王丞獻臣 記,宋嘉泰時造浮圖於水南,此必有據。《舊志》為致和 者誤也。又《府志》作宋政和,此更屬致和之轉訛耳。 太倉王司寇世貞所輯史科有陳友定傳。略云友定 初為元延平路總管。至正己亥十九年,陳友諒遣將 鄧克明寇汀漳,又圍建寧,友定屢戰屢捷,克明遁去。 所陷郡縣俱復,遷行省參政。辛丑二十一年,開省汀 州遷左丞。甲辰二十四年授福建行省平章政事。歲 遣海舶達貢,元主嘉之。明洪武元年,湯和以舟師入 閩,友定仰藥絕而復甦,械送京師,死。然則友定雖專 制一方,未嘗叛元而竊據也。今兩《舊志》則云至正二 十五年,縣為陳友定所據。《楊志》又云至正二十年,江 西陳友諒黨紅巾賊破縣,至二十五年行省陳友定 復之,《紀事》《紀年》皆失其實。今悉改正。

兩《舊志》石固廟,明洪武中知縣劉亨所建。長汀縣南 駐扎寨舊有廟,相傳神漢末,人禦寇,死城下,時有顯 應,民建廟祀之,號曰石固。一日廟前小澗漲溢,忽一 像乘流而至,自立於石固廟之左,眾異之,號曰猛。《府 志》相同而又云後以息火功封石猛為助威王,石固 為盤瑞王。宋元豐間立廟。及考,宋文丞相天祥紀神事實,則曰神姓石,兄弟二人。長曰固,次曰猛。虔州虔 化里人,隱於農牧。漢高祖時將軍灌嬰討南粵尉趙 佗,固徑詣嬰軍,上言扼佗出入之路,由是臣服。嬰聞 於朝,爵之不受,召之不至,不知所終。後人懷其德饒 信洪,均撫吉咸祀之。此九江城隍廟碑所載也。又《寰 宇記》云:漢高帝六年,灌嬰略定江南。至贛神現於絕 頂峰,告以捷,期有應。凱旋,祭以牲酒。今江東之祠乃 唐大中初里民周諒刱建。自唐至宋,其禦災捍患彰 著於群公之詩文。咸淳間,郡儒李宗武編錄甚詳,記 作於咸淳六年。據此則神之靈不必言,但碑以為人, 記以為神,說亦互異。再考,明宋學士濂作贛州聖濟 廟靈跡碑,其略云神姓石氏,名曰固曰猛,贛人也。生 於秦代,既歿,能發祥為神。自漢高祖六年,灌嬰館神 於崇福,里人稱石固王廟。及吳楊溥時署為昭靈王。 宋五封至崇惠顯靈昭烈忠佑王,賜廟額曰嘉濟。元 三易,封為護國普仁崇惠靈慶聖烈忠佑,復加之以 今額。碑作於洪武四年,此蓋主《寰宇志》而言總,與《汀 杭府縣志》迥別。今以兩公撰著推之,在汀當亦相沿 建廟若志所載,得無耳食而訛乎。

故明時重築縣城。肇工於景泰六年,至天順六年而 工阻,及拓基改築,則以成化二年始,八年成。柯少詹 潛記壬辰正月畢工,蓋成化元年為乙酉八年,固為 壬辰也。《徐志》、《楊志》皆同。惟《蕭志》云繼役於成化丙戌, 告成於庚寅冬。庚寅則六年矣,豈板築先畢,其他樓 櫓雉墆之屬更遲期年而始備耶。

《徐志》:褒忠祠祀御史伍公驥、都指揮丁公泉。二像並 列中坐,非數人力莫舉。弘治二年冬十月一夕,丁像 忽自移過西三寸,退後二寸。次早奉祀者見之傳報, 邑人競觀,塵跡顯然,莫不驚異。此其事頗誕,《楊志》以 為時伍公希閔方任兵備,夫有所為也。故劉戩初記 尚敘丁烈。至李東陽再記,則左之矣。此祀典所在,豈 可假以惑眾乎。

上杭縣境東西相距廣一百二十五里,南北相距袤 二百三十五里。《楊志》所載是也。兩《舊志》皆廣一百八 十里,袤一百九十里。《蕭志》在永定未定之前,《徐志》在 永定既分之後。前誤後更誤。而《府志》袤一百一十五 里亦誤矣。南境抵廣東大埔之石上界亭,乃《舊志》《府 志》指海陽之標錢山,皆誤。《楊志》圖界可証也。北境至 長汀二百四十里。《府志》止一百八十里。其界在張屋 鋪石牌,而《舊志》、《府志》俱在揚州坳西南,境接廣東之 程鄉,以狗悶嶺一百九十里為界。而《舊志》《府志》指松 源一百六十里。《楊志》圖界又止一百四十里,西北境 抵武平之檀嶺實八十里。《楊志》六十里,皆誤也。東南 境至永定界,在官田十六里之石牌。《楊志》圖界七十 里,今按去官田十里之豐應司仍屬杭轄,則楊固有 據乎。

籮嶠山,在邑東北,俗呼普陀山。按《蕭志》形勝,既云籮 嶠覆峙東北而諸山中乃不載。《徐志》、《楊志》有普陀峰, 又皆指白葉場址,為言展轉相仍,幾失此山真面目。 不可不為表出也。又《舊志》:羊廚山云山巔常棲群羊, 此固不經。《楊志》、《府志》改作王壽,而云山形端正若王 者執圭,則審形又不相類。故從程鄉志王岐修道之 說為優。

明潮陽林大欽及第,假歸道經杭邑。舊有偶句云:白 水GJfont頭白屋白雞啼白晝。未有對者。大欽隨地詢名, 去縣五里許,得對曰:黃泥壟口黃家黃犬吠黃昏。人 稱其工儷。蓋白水GJfont、黃泥壟二地悉縣轄也。 汀郡舊有七里橋,凡餞送者悉集於此。明嘉靖間,御 史丘道隆由里門北上,郡伯查公偕僚屬諸紳送之。 丘未至,相待於橋,而橋忽壞,水勢衝急,郡伯首罹其 害。時有王紳亦欲往送而黃蜂群繞衣袂者數次,心 動,遂不往,得免於厄。或云道隆調外由此也。

杭邑田少山多,民人稠密。所出穀米不足供歲,需武、 平、中、堡四鄉運米於西郊,民甚賴之。道由赤面石嶺, 所稱石下十二排是也。明弘治間,邑人郭生璘往來 販負經此,念其嶺高苦暑,捐資植松千餘株以憩行 者。迄今樹已成圍,舟行每見之。順治年間,投誠蔡祿 兵駐杭,近郭山木樵採幾盡。生璘、裔孫、舉人郭栻諸 生、郭復儀、郭大千等具呈蔡鎮,流涕跪懇,得允請,且 示禁焉。相近里許地名。榕潭,復買山創準提庵。延僧 於中施茶,是可謂能衍先德者矣。

縣之北郊岡阜為縣來龍入首處。堪輿家謂為巒頭, 其山麓不宜缺陷。萬曆間,有邑人鑿池築室而地氣 洩焉,論者云必培補以接其脈。語頗有理,近日,山後 展翼處,民間往往剷鋤。其土色赤,雨時竟如淋血狀, 知縣蔣廷銓嚴禁,立碑為培護計也。

邑南之掛袍山初名石壁寨。掛袍之名不知始自何 時。其形頗不相肖。朝見其嶺有雲,是日即雨。其坳有 庵一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