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085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八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八十五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八十五卷目錄

 興化府部藝文一

  壺公山賦         宋陳靖

  興化軍新城記       劉克莊

  松隱巖記          前人

  興化軍貢院記       陳俊卿

  重修木蘭陂記        鄭樵

  吳長官廟記        明鄭岳

  重修東角遮浪碑記      前人

  遊蓮花峰紫雲巖記      方樸

  天馬山賦          朱淛

  莆田縣學詠歸亭記      黃鞏

  太和廟記         郭應聘

  智泉來蘇亭記       何南金

  觀止亭記          前人

  永興巖記          前人

  木蘭陂記          慎蒙

  遊蓮峰石記        陳伯獻

 興化府部藝文二

  雞足峰          唐黃滔

  囊山            前人

  壺公山           前人

  徐潭            徐夤

  聖壽寺三首      無名氏

  天台靈鷲庵        宋蔡襄

  共樂亭           前人

  將軍山           前人

  東山採藥          鄭樵

  城山            前人

  木蘭溪           前人

  宿囊山寺          朱熹

  登九華山          方翥

  題薌林山修史堂      陳俊卿

  共樂亭           前人

  濯纓亭          林光朝

  鼓角山          吳世延

  白雲院          陸秀夫

  浮山           無名氏

  囊山           元余樾

  南泉岩          明方樸

  鳳凰山二首       岳正

  烏石山          江以達

  烏石山           方熙

  石室山           林文

  莒溪耕隱          方炯

  莒溪耕隱         鄭善夫

  囊山二首        柯潛

  城山五首        前人

  題金山蒲弄草堂       前人

  囊山            前人

  瑞泉庵           陳瓘

  永明寺           黃鞏

  登九峰           前人

  雞足峰           前人

  光孝寺          林大輅

  雞足峰           前人

  梁溪            前人

  月峰留題          丁鏞

  九龍山          黃仲昭

  壺公山          李廷梧

  壺公山           陳中

  城山            陳宓

  塔山            林喦

  題凝翠湖延綠亭      吳希賢

  鵝湖            前人

  題雙髻山湧泉巖      魏時敏

  大雲院           前人

  楓亭驛          曹學佺

  復出莆陽即事因之有懷家兄 王世懋

  木蘭溪          龔茂良

職方典第一千八十五卷

興化府部藝文一编辑

《壺公山賦》
宋·陳靖
编辑

莆水之陽有壺山兮。巍峨岌嶪,崢嶸崷崒。接閩嶺以 削成千,海天而秀出。跨百里兮奇勢千端,聳八面兮 瑰狀一律。紓洞壑兮幽邃無垠,班岡巒兮高低有秩。 其巍然而踞視群峰也,若大帥生幕以指揮。其儼然 而雄鎮四野也,若端士垂紳而拱立。鴻鵠度而翅摧, 烏兔飛而影失。左右前後兮共壤而異宜。風雨晦明兮殊候而同日。乃若絕壁摩漢,層巖造天,海上之日 華未出,雲外之嵐光已鮮。漠漠悠悠,蒼煙倏聚而忽 散。杳杳靄靄,素霧乍鬱而復宣。巨石嶄嶄乎矗而如 礪,方池溶溶乎砑而成淵。千林黛飾兮密葉秀而競 發,百谷霞舒兮繁卉華而爭妍。孔鸞鸑鷟元鶴黃鵠 兮,巢松而宿篠。鳧鷖鶬鴰鵁鶄翡翠兮,唼菱而喋蓮。 許由、巢父依巒而晦跡,赤松、王喬假道而騰仙。復有 名儒巨賢,稟其淑也。釋子道侶,棲其寂也。驪龍蛟螭, 蓄其神也。貙兕虎豹,伏其猛也。璆琳琅玕,韜其光也。 梌楠杞梓,育其材也。千奇萬異,不可殫而述也。伊五 嶽之穹崇乎,處華夏之中。而此山之突屹乎,出荒服 之外。控南浦之咽喉,作東甌之襟帶。儲精孕秀,雖著 于今時。生甫及申,未昭乎往代。時巡肆覲,則鑾輅莫 至。燔柴檢玉,則祀典未載。吁嗟望秩兮蔑爾無聞,仰 止高山兮于是乎在。

《興化軍新城記》
劉克莊
编辑

莆為郡且三百年,猶不克有城,皆曰:樂土也,緩事也。 一日盜起汀、卲,他州皆增陴浚隍,惟莆四封蕩然,破 扉不闔。未幾,盜寖南侵,勢且及境。GJfont家窶人,咸欲潰 去。郡人陳公宓始倡版築之議,士民和之。臺郡是之 會趙侯汝固,始至顧,郡力巳屈。則拜疏求助於朝。有 旨賜祠牒五千,未至而趙侯去。陳公與郡人太息曰: 城其中輟乎。於是天子擢曾侯用虎知軍事,侯博訪 於眾,或謂城庳且薄,不足恃。或謂費雜且廣,無以繼。 侯奮然曰:庫者,可高也。薄者,可厚也。役不可以已也。 且吾患無政,不患無財。益市木石,益僦工徒,向之苟 簡,悉趨堅好。既成,長一千二百九十八丈,高一丈八 尺,表裡以石,覆以GJfont。五門樓堞,丹堊煥然。憑高望之, 鉅麗突兀,疑化人之所為,畫史之所摹也。凡用石以 丈計者,五萬七千一百七十二,GJfont大小六十七萬八 百,夫五萬一千四百,靡緡錢二萬四千六百七十七 楮,幣六萬六千八百,內楮四萬,朝家所賜,錢楮各千, 漕臺所助,餘悉出郡帑。昉於紹定三年之春,訖于四 年之冬。蓋三百年不克為者,一朝而就。然則城果緩 事乎,樂土果可常恃乎。夫敵無堅脆,有備者勝。國無 大小,善守者全。樂毅能下齊,而不能拔莒、即墨之二 城。佛狸能飲江,而不能克旴GJfont之孤壘。往事之明驗 也。先朝懲儂寇之患,城廣、城邕、城桂,嶺海之民,始奠 其居。嘉定鑒開禧之跡,大城江北,樓櫓相望,然後並 邊郡邑,各能自立。近事之已效也。玩常而忽變,喜逸 而憚勞,華元之謳,子罕之朴,人之常情也。以習安為 懼,以恃陋為戒,墨翟之智,子囊之忠,侯之盛心也。侯 治郡尤清苦,省逢迎之廚傳,罷遊觀之土木。獨民間 有大利病,必勇於興除,不以役巨費夥而沮。城成之 明年,歲豐盜熄,乃下令蠲夏稅一年,以撙節之贏代 輸。嘻,侯知築是城,又知所以守是城矣。初,役之興,陳 公最盡力,且率大夫國人,各相斤斸。其後通守趙君 汝駉、判官趙君汝沃,與有勞焉。莆人嘉守備之固,美 蕃宣之勤,復悲陳公之不及見也。莊亦版籍一民,貲 不足以豪鄉閭,力不足以荷畚鍤。茲獲以筆墨技,記 事之成,顧非幸歟。

《松隱巖記》
前人
编辑

巖在城山,俗曰青山巖。林艾軒先生講學于此,朱文 公常在焉。巖左有艾軒林,亦之陳藻三先生祠。克莊 為之記,曰:出熙寧橋,南行二十里,城山在焉。望之,紫 翠崒屼,欲與壺山差肩。其下平疇沃野,清泉茂樹,環 而家者千,數百年之舊族,當世之顯人,不在東家而 在西鄰也。其父兄隆儒而嚴于教,其子弟力學而工 于文。立聲名,取科級,榜不絕書。有貴為從橐者,魁多 士也。人徒見其人物之極盛,而未知其為師友之餘 澤。此三先生祠之所由作也。初,艾軒去網山嗣講業, 網山卒樂軒嗣焉。而林侯肅翁又受業于樂軒者,下 車首為學者言三先生之學。自南渡後,周程中歇,朱 張未張,以經行倡東南,使諸生涵泳體踐,知聖賢之 心,不在於訓詁者,自艾軒始。疑洛學,不好文詞,漢儒 未達性命,使諸生融液通貫,知性與天道,不在文章 之外者,自網山樂軒始。蓋網山論著,酷似艾軒,樂軒 又加雄放焉。其衛吾道,闢異端甚嚴,嘗銘某人云:佛 入中原祭禮荒,胡僧奏樂孤子忙。里人化之,使網山 樂軒而用于世,所立豈在艾軒下哉。聽者竦然,如睹 三先生之容。侯復嘆曰:吾徒講疑于是,遊息于是,歲 月幾何。泉石魚鳥,歷歷可識,而先師已遠,不可見矣。 則又愾然有祠三先生之意。山絕巔有精舍,新祠在 其左。俯瞰國清塘,水光山色,橫陳于前。乃像衣冠,乃 集衿佩。以淳祐四年甲辰,躬行祼獻之禮,序飲而退, 命予記之。余不識三先生,而于艾軒,累世通家也。於 網山綺伯,童子師也。於侯友也。侯為予言近世諸儒, 略通體用,此皆莫敢望樂軒。侯嘗秉筆玉堂,貴近矣。 顧惓惓于疇。昔傳道授業,解惑之匹夫,往往見于羹 牆,所謂心悅而誠服之者歟。艾軒林氏,名光朝,字謙 之。網山月魚林氏,名亦之,字學可。橫塘樂軒陳氏,名藻,字元潔。侯名希逸,與網山俱福清人。樂軒由長樂 僑寓福清云。

《興化軍貢院記》
陳俊卿
编辑

莆蕞爾邦,介於福泉之間,井廛戶版,不能五之一,而 秀民特多焉。間三歲,詔下,試於郡庠。已而褊隘,則移 於使者行部之舍。歷數舉試,員益眾,則又移於南山 之廣化寺。距城五里許,士者病之。淳熙二年秋八月, 吳興姚侯來守是邦。至則以平易為政,不猛不寬,人 吏浹和。越明年,三邑之士,相與來告曰:此邦蒙侯之 德,年登盜息,閭里晏然,無一事可以慁侯者。惟是近 歲郡試於有司,殆餘六千人,迄未有定所,是為闕典。 侯矍然起曰:抑吾志也。且舉役而為邦人勸,其可後 乎。屬通守趙君善仁,繼至樂贊其事,乃因行舍舊址, 斥而大之。廣二百九十尺有奇,深三之。擇浮屠氏之 才者,分掌其役,立重門,建廳事,跨以複廊,室從而周, 度可容萬人。廳事之後,為兩堂,以待考官。中門之外, 分二廨,以處彌封謄錄。凡為屋三百有六楹,規模偉 甚,輪奐一新。始於三月七日,成於六月七日。於是遠 近觀者,莫不咨嗟嘆異,以為吾里之創見盛事也。仰 惟國家以科舉網羅英俊,場屋謂之禮闈,取其周旋 揖遜於其間,顧喧躁浮薄之風,所以比或有之。今侯 不鄙我父兄子弟,覆以華廡廣廈,幸無逼迫之患,安 辭定氣,發舒所有,志其遠者、大者,異時光顯於朝,將 以禮義廉恥化天下,豈但為空言媒利祿而已。然則 訓致風俗之媺,可不知其所自邪。夫經始之難,視成 之易,常情所同。方事之倡也,或謂役大費廣,非歷歲 淹時,未易猝辦。侯以濟劇之才,談笑為之,曾不數月, 而功告畢。今之為政者,文書訟獄,錢穀之餘,因循翫 愒,何暇遠圖。否則臺榭遊觀,所屬意焉。姚侯是舉也, 士獲其所,僧安其居,為此邦壯觀,以垂勸後來。建一 役而三物成,可謂知所先務矣。故為之書。侯名康朝, 字廷賓,今為朝奉大夫云。

《重修木蘭陂記》
鄭樵
编辑

集三百六十澗,總而為一,故有無窮之流。斷大川之 流,析而為三,故有無窮之澤。此邦民貧不任,竭作興 木蘭之役者,有長樂郡之三人焉。始則錢氏之女,用 十萬緡。既成而防決。次則林氏之叟,復以十萬緡。未 就而功隳。錢氏吐憤,遂從曹娥以遊,林叟含冤,徒起 精衛之忿,自玆以還。興利之人,惟增望洋之嘆,莫克 水濱之問。且遏長江之勢,使洪瀾怒濤不得東之,豈 人力也哉。熙寧初,有李長者,宏GJfont而能仁,故得其稱 有此志矣。天降異人焉,曰馮智。日貰酒於其家,三年 不責其酬。將行曰:當與子遇於木蘭山前。長者先期 而俟,乃授以方略,夜役鬼物,朝成竹樊。又圖蒼龍以 貽長者,投二榼於江,一以上覆,一以下承而去。孺子 可教,果得黃石之素書,衣履不沾,又見葛公之涉水。 長者於是依竹為堤,功成不爽,鑱石為楹以為禦。鉅 楹為障以為瀦。壅川之波,循南以濟,相其高下,釐為 三,洫使無偏。注行五十餘里,達於海,瀕海為四陡門, 以備蓄泄。凡溉田一萬頃,使邦無旱暵饑饉之虞。百 世于茲。故長者得以廟食焉。山岳之摧,繇於朽壤。江 海之注,竭於漏GJfont。紹興二十八年之秋,陂失故道,由 北而東,奔重淵如酌魚鱉焉。依三衢馮君元肅,適以 斯時至,凡川澤陂池之事,一時盡究。謂:馬伏波所過 州縣,以為灌溉之利。況吾來丞是邑,而專是職乎。木 蘭之陂,吾不得以後。時以水昏正,日夜從事,告厥成 功。式歌且舞。木蘭兆讖者二,曰:逢竹則築。又曰:水遶 壺公山,莆陽朱紫半。舉一郡之水,此水為多。盡一邦 之利,此利為溥。使萬井生靈,免於溝壑,則馮丞之績 為可書。其辭曰:南標銅柱,已仆風埃。北勒燕然,又蝕 莓苔。孰若賈渠難湮,召埭不朽。惟川澤之功,與天地 為長久。沃洲之山,白氏有緣。肇於道猷,成於寂然。木 蘭之陂,辱在馮君。伊昔甚偉,於今紛紛。嗚呼源清,流 長千載。融融君子之澤,不可終窮。

《吳長官廟記》
明·鄭岳
编辑

莆水利,南稱李長者,北稱吳長官。長官名興,唐建中 時人。性慷慨嗜義。前時,故興化縣諸水東流,匯於延 壽溪,出社塘,趨海。長官既塍海為田,乃於社塘築長 堤,遏大流,南入沙塘GJfont釃之為泄,以灌北洋之田,約 二千餘頃。時有蛟為孽,長官誓眾,持刀入水斬蛟,卒 與蛟俱斃。鄉人廟而祀之。宋封為義勇侯。歷元至今, 五百年,而祀祭弗舉,豈非曠典。今年,侍御李君元陽, 按莆諸生具以事白,檄郡丞譚侯,方與郡推沈侯,GJfont 圖飾廟宇,以嚴祀事。適郡守吳侯逵朝正還,式修其 役,命予紀之。乃書其概,糸以詞,曰:若有人兮江之湄, 含靈氣兮耀奇姿。捐家貲兮千億,堰溪流兮成陂。何 怪物兮為祟,赴滄波兮手刃妖螭。變斥滷為膏壤兮, 粳稻離離。閱百千祀兮,民食其遺。廟雜叢祠兮,祭久 隳。涓茲佳辰兮,郡侯蒞之。堂廡既飾兮,殽核惟時。靈 其偃蹇兮,芬菲。穆將下兮逶迤,駕龍輈兮建雲旗。慰 我民兮,不嚬以嘻。

《重修東角遮浪碑記》
前人
编辑

昔賢治蹟,若召埭韋隄,可攷也。維莆自唐觀察使裴, 次元長官吳,興始隄海為田,延袤數百里。若遮浪東 角,尢當海潮。勍敵歲吞囓以為民患。揭陽黃公一道 來守,嘆曰:摶柔土以抗狂濤,非計也。於是殫慮區畫, 白其事於巡按方公涯。報曰:可。公乃於遮浪築四石 磯,外楗松木,實以亂石數百艘,以殺潮勢。迺傅隄疊 石,高九尺,長一千四百餘丈。橫亙屹立,勢若長城。計 用石,十倍其長之數。若木灰徒傭費甚,夥給公帑,不 滿百金,稅畝以助之,且多措置罰贖,簡能授算。以去 歲五月始工,越八月,告成。於戲公,於茲役,固一郡之 大計也。嘗聞洪武、永樂間,隄兩決矣。其時白浪直趨 壺山下,草木盡死。其後積歲修治,苟安目前,卒未有 計經久,議用石者。鎮定坤,維消弭海禍。若公,可謂不 世之功矣。公剛果敏達,勞心勤民,郡無遺事。此特其 大爾。兩鄉之民,議立生祠。公取埭田十畝,以充香燈。 且礱石豎碑,用記厥績。公既去,郡郡丞譚侯鎧終其 後。予乃追述其概,刻之碑。

《遊蓮花峰紫雲巖記》
方樸
编辑

莆多佳山水。出城北十里,有山蔚然而九葉者,蓮花 峰也。峰之陽,有宮翼然於平地者,紫雲巖也。洪武己 酉冬十一月之望,予宗姪履道,約諸友會焉,繼文好 也。於時天陰風恬,予與朱原大、楊原吉,步自城東,履 道抱琴,從予過烏石山下,出鼓樓坡。黃源清偕鄭敬 德來迎於壽溪之上,邀至其家,啜茗。由田間取道溪 橋,橋南遇陳本初。渡橋,北沿溪,東行轉洋西,登山入 平林,陟峻嶺,始履平凹。憩盤石上,來道皆喬松,鳥磔 磔下上縈紆,古磴隱隱聞鐘磬聲。抵山門,山之僧斷 江肅客東樓,則郭維貞、吳元善、潘士泰、葉原中、黃原 志與宗人用明、載道,皆先至矣。憑軒而望,壽溪繞其 下,壺公立於前,如端人高士,迥出塵表。穀城五侯,大 蚶諸峰,踴躍東驟。海外風帆,出沒煙雲杳靄之間。頃 之,劉性存、陳廷賓亦至,劇飲歡甚。於是吟者論詩,書 者弄翰,畫者戲墨,歌者擊節。迨夕,山空籟靜,淡月微 朗。原大鼓樵歌水雲數曲,鏘然泠然,若聞廣樂於鈞 天也。方期旦日,捫蘿絕頂,訪陳仙篆石、丹井、羅漢石 室。而夜半風雨驟作,真遊難必,心賞遽違,感慨係之 矣。嗟乎人生百年間,亂離風雨,憂患十居八九。嘉會 能屢得乎。予與諸君生茲土,去茲山咫尺,予年四十 又一,始一會焉。若陳維鼎、朱德善、陳必大、宗兄用晦, 以老病不能會。丘伯安、陳虛中,以遠不及會。李叔英、 宋貴誠、蔡景辰、黃孟仁、鄭德孚、黃性初、釋清源,又爽 約不會。嗟乎茲會,果能屢得乎。會之友,咸分韻賦詩, 且屬吳原善圖於壁,予因記其山水之勝,遊賞之樂, 嘉會之難,與夫會之歲月於左方。是月十六日,壺中 樵者方樸記。

《天馬山賦》
朱淛
编辑

壺公東分一枝屏翰海,上列為五侯,復折而西行,隱 見起伏且數十里,結為文峰。端偉秀拔,飛動不居,有 天馬行空之勢,不可縶維。余為之定名,因為之賦。何 是物之神雋,羌巀嶪而騰凌,離埃GJfont之混濁。憑豐隆 而上征,愬金天之浩蕩。篸玉宇之崢嶸,按《圖經》而索 故。吾不知其所以為名。而其為物也,氣吐青煙,目懸 皎日,尾掃攢林,足蹋磻石。以鉤陳為韁維,雷霆為鞭 策,雲霞為鞍韉,江海為槽櫪。動隨氣機,行無轍GJfont。乃 者越嶺徼,破閩荒,望莆口,過游洋。擘八壺之右派,簉 五侯於上蒼。靡然東馳,忽焉西顧。行行且止,遲遲不 去。挹榖城之仙風,愛沙堤之煙樹。擷錦園之芳蕤,濯 銀塘之橫素。島嶼明沒,滄桑朝暮。爾來八萬六千歲, 於茲矣,吸寥天之爽氣,饜九土之華滋。矯矯雲龍之 勢,濯濯君子之儀。宜其鍾為人物,洩為文章,藻繪殷 冔,黼黻舜裳。若夫雲閑之駿,天駟之駒,孕於無極,產 於太初。服太乙之葆輅,駕上帝之采輿。乘風馭氣,吾 又安知其所如。

《莆田縣學詠歸亭記》
黃鞏
编辑

莆學泮池中,故詠歸亭在焉。弘治壬子,王守弼遷池 之西,作樂周亭於東儷焉。正德庚辰,大風,亭毀。尹雷 侯應龍,方議重建。學諭羅君仁,偕諸生謀,謂宜廢樂 周而中還詠歸之舊。侯聞而是之,白諸郡守馮公馴, 高其址,於中立焉。因葺兩齋及廨舍之敝,合賓佐以 落其成。於是羅君遷,代者張君琦至。屬時莫春,風日 和美,飛鳥遊魚,出於柳青荷碧之間。天光發新,雲影 在下,衿珮胥來,訢訢然若有得。不予鄙,請記山中。夫 理無不在,而樂非外至。生生化化,物是乎觀。以詠以 風,我是乎適。以超出於事為之,表點之志,學吾夫子 之志也。夫子天地氣象,點堯舜氣象,蓋幾矣。夫子之 與之也,其引而至於是,與他日從政與由,與求賓客, 言與赤,未見與點也。所深與顏子者,曰不惰,曰如愚, 與與點異矣。夫子不得中行,而思其次,固將望其進 也。點學,夫子猶故焉。與之,又庸知不有惜者耶。夫以 三子而觀,則不可無點之志。以點而觀,則不可無顏子之學。顧獨求之點而已乎。雖然,點亦豈易言哉。侯 為邑約已裕人,風之以禮教。亭之建,見其志矣。

《太和廟記》
郭應聘
编辑

太和廟何始,以有太平陂也。陂肇於宋知軍劉公諤, 而修復於曾公用虎。有圳二,引灌興教、延壽、望江三 里,田高下千百餘頃,其利溥,其惠遠。其廟在本里之 吳塘,扁曰世惠。蓋載二公德云:陂未作,民利五塘,何 公玉所置也。祥符間,為豪右侵沒。學士蔡公襄奏復 之。及陂成,塘無所用,築為田,得租百六十九石。司土 著者,令充廟祀,且預修陂費,而糧徭之徵不與焉。守 之者,囊山僧也。歷祀既久,田沒於僧。節推章公蘗,請 復,僅存百四十四石零。議永存,計歲入估,貯公帑,修 祀,備陂不令他費。是何、蔡、劉、曾四公功創於前,而章 公功繼於後,並祀於廟,宜矣。嘉靖壬戌,廟以兵燹燬。 既安堵,後民思興利,且念所自始。白之分守熊公琦, 舊郡侯徐公元氣,新郡侯林公有源,給租銀興建,不 數月,廟貌一新。五公之祀,自是與莆相終始。夫廟復 則田有紀,而修陂之費賴之,陂不為患,歲可薦登,是 因廟以紀田,因田以備陂,因陂以利民。五公有功於 民,而熊公與徐、林二公,又有功於五公也。郡丞錢公 榖、郡倅鄧公邦基、節推邵公、城邑侯孫公謀,皆相與 戮力贊襄,是烏得以無紀哉。故備書於石,以為後之 蒞茲土者風焉。

《智泉來蘇亭記》
何南金
编辑

出郭五里,得西山之智泉。泉為石室巖之簉。登莆城 千峰如堵,綠雲濃抹,中作紫筍一枝,矗倚山腰者,石 室巖耶。並巖北走若干武許,巖身忽斷,一泉橫坼,東 下,迸天馬蓮花峰,而為兩,則迤北徑窮,轉從西迤,計 武更若干,折而入谷山從豁,而得哆,從哆而得隘泉, 從瀨而上壑,從壑而上門,而吾亭在焉。智泉發脈於 彌陀巖,放濫於三溪口,高下五里而遠,三度之亭處, 政得拔地之一。彌陀巖下,泉廝為兩流,固單細止從 石罅作淙滑聲,至龍嶺,始匯匯幾至亭處,而山水受 關紐夾控之緊,折為三陡,一如釜,一如牆,一如囤缺 一。每陡承以呀潭泉相循疊下,作長白縑,直下二十 丈許,澗底石平如砥,隆如垤,凹如臼,縱橫互為泉漕, 從陡折下,驟得平地,蜿蝘行於平渠淺涔之中,若澡 帛而暴之,又若委蛇而飲之。容與瀺灂,似狎吾亭而 不忍去。稍東下百武,則更為絕壑轟流。再下即為橫 被遠引,沈沈浩淼,放至三溪口,而入塍畝矣。三溪灌 木翳天,水碓匝地,殊不減武陵桃源。從亭下視,故是 井底黝一點,亭三面巖嶂,豁東下一隅五里,而郡 城西十里而遠海,適補其缺。泉澎濞差劣九鯉,然笙 竽鼓吹雷霆之聲,四時非不足,若夫海天空遠,挂插 簷阿,鎔金漾璧,浴烏吐蟾,直從暘谷飛射巖瀑,絢玉 蝀而夭矯之,自可全傲九鯉以有無,彼以吾家九公 走索之裔海,而茲一小子坐收之榻傍,予則奢矣。敢 求多於珠簾飛鳳哉。有舊石刻詩:覓勝懸崖立,憑高 萬象新。山靈留異跡,天意待吾人。玉澗飛冰雪,丹書 勒鬼神。世情渾欲忘,花鳥見深春。右同遊李郡丞卿 式、朱節推朝和、方方伯壽卿。正德庚辰二月丙子題。

《觀止亭記》
前人
编辑

莆西北諸泉,則使華陂為之尾,泝陂而溪,以達於瀨 五里,而遙陂受瀉,溪受瀦,瀨受湍,瀨石平鋪軟翠,鱗 鱗畇畇,故無不奇。而其在北麓負奇特甚,平地塊石 隆起,魁然高阜也。忽又斬然一丘,兩岸夾石,內容天, 一線外封者,如帽突者,如卵渠者,如軌凹者,如武脫 者。如涔石身圓轉滑膩,有岌嶪槎枒之觀,而絕無觚 稜芒刺巉鑿之跡。紺碧色澤,直是近時。月白豆青,染 成殊非,貌似草芽石皮,亦復無有手可撫而摩舌,可 伏而GJfont身,可藉而臥臥,可溜滾直下,任其所底,而不 作勾刺虞。聞之,春漲,兼天漫過石頂,十仞茲穿透,缺 嵌之處,蓋馮夷握規,陽侯布砥,幾萬年。神力淘刮,以 至於此,而此其水落石出,競媚獻巧之時也。溪水觸 石則瀑,過瀑則渟,渟則澄。泓瀑則訇,磕石夾溪,踞南 麓咫許,渡溪而亭冠山,北向青牆翠岸,素蜺白蛇,直 窮於睇所不及而止。一巨瀑逼石弄,而轟翻銀擣雪 石上。人坐轟聲中,身搖股栗,對語不聞,呿口戰手,以 相指示而已。弄石而外,石田,田如潮落洗沙,各競爬 搔櫛比即就之勢。譬之青蓮匝沼,綠雲湧地,足之所 踏,無之非是。又似入波斯室邸,空青翡翠,木難火齊, 狼藉不收。三家窶人,口涎眼飽,眈眈而往,悵悵空歸, 苦掇拾之,無可奈何耳。瀨與智泉,並附郭以瀑,則瀨 之帶溪,信不及智之懸崖。以石則瀨之光潔蒼翠,嵌 透玲瓏,什伯智泉,而無算也。

《永興巖記》
前人
编辑

余耳熟鬼巖之勝最久,巖故莆徼地,非懸車百里不 得至。戊申嘉平,取道江口,皆莆境西北,指桂苑,則柯 生爾珍先宿。遲余促登巖,巖距苑椒洞,出巖底,洞空 透可炬行十里。因張道人鐵柱鬼王其中,下巨石封 鎮,故不可入。出苑右折里許,水石清駛,莆山率以泉勝,其特秀之石鮮數仞強者。茲山香爐、丫髻諸峰,稍 成林立斧劈,勢最奇。則入谷,兩危巘矗空百丈,蒼碧 崨嶪,望而知其為異境。造巖五里,寒門幽壑,蟻旋百 折,始通巖身。光紫圓膩,直插一幅雲母屏冠萬山,頂 特異它巖,堂皇竦傑,闊視孤倚,如帝座布扆,而空其 案也。如玉京崇墉,而無其雉也。如巨靈植掌,而絀其 指也。如金鳷張翅,而坦其腹也。巖已絕奇,而飛泉一 道,灌頂漫腹,界巖瀉落,則更奇。巖下屋數楹,嵌巖凹 入,棲張君像一龕。巖突為蔀,泉落,則噴者擊瓦為珠, 細者潤簷為溜。張君前一石井,溜適承之。巖宇虛GJfont, 溜入井,淙錚皆作鼓鐃音,繞室不去。巖前平地僅堪 布席,低首俯瞷來處,則一穴陰風,一甑白霧,蓬蓬浮 浮撲面起,怪石盡作青獅蒼兕,昂驤戲舞於洪濤簸 蕩中。人如排罡風,披灝GJfont,十步九折,而上覲太清。復 為九閽當關,虎豹猛蹲,恐喝而怵禁之。至此,則鈞天 廣庭,丹霄絳闕,萬象在下而巳。閩土不雪,獨此地高 寒,間雪。此日劇寒,故宜雪不雪而霧,陰靄蓊翳,出沒 變幻,踵底頂端,儻茫乎,其非我有巖即無鬼,而谽GJfont,窪寥崢嶸,固鬼窟也。吹煙吐霧,招雨嘯風,固鬼 候也。吾生之得於沙劫也幾何,吾身之得於沙界也 幾何,其為生同之而足奉,足及之而目奉,又復幾何。 蟻穴之漏太陽乎,芒鍼之占太虛乎。此雖雲鳥過眼, 肄茁送時,到手會心,必無放過。況走一官於數千里 外,決其南畝北窗之見,而薦以詭譎魁奇洞駭之觀。 猶然覿面而自失之。悲乎一沙之GJfont不受,而還之大 造也。我實自貧矣。今人從草澤而躋峨嵋之巔,不知 踵之高也。從郎署而著惠文之冠,則揚揚趾高屐折 矣。士固有志吾好,吾從乎柯生笑,以為當洗斝更酌, 揖張君而退。

《木蘭陂記》
慎蒙
编辑

陂在府城西南惟新里木蘭山下,溪源自永春仙遊 西南下,合澗壑之水三百有六十,會流東注於海。海 水與山水交,則鹹與淡雜,不能耕耨,止生莆草,故曰 莆田。宋治平初,長樂錢氏女,憫四境苦於耕種,始議 堰陂於將軍巖前,據溪上流。陂成,郡人陳盛宴,拜以 謝之。忽報陂壞。錢氏往觀之,憤功之不成,遂投水而 死。既而同邑林從世復來,相溪下流,改築於上、杭、溫、 泉山口。將成,潮勢衝激,陂亦壞。熙寧八年,候官李長 者宏實,應詔募而來,始相地於今址。即其所興工處, 商度計算者期月,始悟錢氏與林從世陂工之不就, 其失在於截山水與海水為二,而不能分山水之流。 其橫流衝突有必然者,蓋山水多而急,海水少而緩。 不殺其急,則急與緩合并,欲其分流溉田,不可得也。 乃率眾,用錢七十餘萬緡,疊石創陂三十二間,間各 樹石柱二,而置閘其中,以時縱閉。陂深二丈五尺,闊 三十五丈,即陂之右疏渠導水,障東流而南注者三 十餘里,為大溝七,小溝無算。溉南洋上、中、下三段民 田。上段惟新、南匿、胡公三里,為水泄九,塘四,溝圳八, 水瓣斗門一。中段莆田、南匿、國清三里,為水泄一,溝 四,林墩洋城斗門二。下段莆田、連江、興福三里,為水 泄二,溝四。合之蓋所泄愈多,則其勢愈緩,遂使二水, 分流各注,所謂因勢利導,雖大禹之治水,不能過也。 計溉田萬餘頃,歲輸軍儲者三萬七千斛,其利亦云 博哉。抑考李宏於工之未興前數載,會友馮仙智日 者,貰酒宏家,三年不責償。將行,曰:當與子遇於木蘭 山前。宏先期而俟,智日乃以方略,夜役鬼物,朝成竹 樊。先是木蘭亦有逄築,則築之讖。至是宏乃依竹作 堤而始成。又故老相傳,陂基下有石盤,據水底,橫亙 北山。陂蓋因石為址,而石成之。凡兩石相甃處,各為 函,如銀錠狀,而範鐵汁於其中,故能與洪流相敵。雖 經久不壞,有由也。長者家GJfont不貲,已析為七子所有, 且曰:吾費從其長始。若費而功成,即其所餘者,復分 之。後七子之家蕩盡,計三十年而陂始成。夫以是功 之成,其精誠仁愛,上通於天,使智者授之以術,占者 先之以讖。而錢氏與林從世,則創始開端,且殉之以 身家而不顧,合是數者,不能以一人而開萬世之利, 是殆天授,非人力也。昔之頌德者,有曰:壺山水遶恩 波在,村北村南處處耕。又云:群黎共載東西廟,一水 平分南北溪。夫以一布衣而輕財尚義,舍身殉民,若 此有足稱者。故樂為之記云。

《遊蓮峰石記》
陳伯獻
编辑

出莆城西四里許,有山,曰象峰。自西南數千里搏換 而來。其支為太平岐,而為梅峰,為烏石,而城峙焉。莆 文物之盛,乃山之鍾也。山之腰為石室,其巔則有石 如芙渠,高數丈,周數圍,瓣纈突崛,朵蕊亭聳,清而奇, 幽而壯,離列而坐可十人。石北則山坪,有田數十畝。 予貨之,因築室以居。時至石上,盤旋忘歸。石常蓄雲 霧,或值晏晦,則茫然如汎太乙之舟,駕鴻蒙,憑灝氣, 與造物遊。天朗氣清,俯視城郭村溪,畢效於前。若垤 若穴,若簇若練,若聚若米,若堆瓦聚。睫而望,大海橫 於東,鳧山環乎北,壺公峙於南,縈青繚白,莫窮其概。然後知是山之高峻,為莆之宗,而石則山之宗也。予 嘗質諸士夫,或有未知者,或知焉而未之奇,奇焉而 未之至。即其至者,樵夫牧豎,至之而未知,知之而未 奇。然則知之奇之者,非予其誰歟。予謂是石有君子 之道三焉。其聳峭拔起,下伏諸峰,則有峙立不群之 操。其爍煜如蓮,不為仙翁佛子之官,是有潔身自隱 之義。其為文物之宗,能使士夫不知而不奇,是無競 名表襮之心。皆可取也。使其置諸中州京洛之間,吾 恐薦紳遊客,嘯歌吟眺,敷揚讚嘆之不暇。太華不能 專於雍,九華不能擅於池矣。棄於海濱,而雜群峰之 囿,宜乎人莫知而莫奇也。予汨沒於時,蓋深有感於 是者。遂為之記。

興化府部藝文二编辑

《雞足峰》
唐·黃滔
编辑

北巖泉石清,本自高僧住。新松五十年,藤蘿成古樹。 題詩昔佳士,清風二林喻。上智失叩關,多被浮名誤。 蓮扃壓月澗,空美黃金布。江翻島嶼沉,木落樓臺露。 伊余東還際,每起煙霞慕。旋為儉府招,未得窮野步。 西軒白雲閣,師辭洞庭寓。越城今送歸,心到焚香處。

《囊山》
前人
编辑

山有重囊勢,門開兩徑斜。溪聲寒走澗,海色白流沙。 庵外曾遊虎,堂中舊雨花。不知遺讖地,一一落誰家。

《壺公山》
前人
编辑

八面峰巒秀,孤高可偶然。數人遊頂上,滄海見東邊。 不信無靈洞,相傳有古仙。橘如珠夏在,池象月垂穿。 髣GJfont嘗聞樂,岧嶢半插天。山寒徹三伏,松偃出千年。 樵牧時迷所,倉箱歲疊川。嚴祠風雨管,怪木薜蘿纏。 青草方中藥,蒼苔石裡錢。瓊津流乳竇,春色駐芝田。 烏兔中時近,龍蛇蟄處膻。嘉名光列土,秀氣產群賢。 瀑鎖瑤臺路,溪昇釣浦船。鼇頭擎恐沒,地軸壓應旋。 蠲疾寒甘露,藏珍起瑞煙。畫工飛夢寐,詩客寄林泉。 掘地多雲母,緣霜欠木綿。井通GJfont吐脈,僧鬲虎棲禪。 危磴千尋拔,奇花四季鮮。鶴歸元圃少,鳳下碧梧偏。 桃易炎涼熟,茶推醉醒煎。村家蒙棗栗,俗骨爽猿蟬。 谷語升喬鳥,陂開共蔕蓮。落楓丹葉舞,新蕨紫芽拳。 翠竹雕羌笛,懸藤煮蜀牋。白雲長掩映,流水別潺湲。 作賦前儒闕,沖虛南國先。省郎求牧看,野老葺齋眠。 寺歷興衰創,碑須一二鐫。清吟思卻隱,簪紱奈縈牽。

《徐潭》
徐夤
编辑

賦就神都振大名,斬蛇功與樂天爭。歸來延壽溪頭 住,終日無人問一聲。

《聖壽寺》三首
無名氏
编辑

石罅題詩紀別年,風煙南北各凄然。薝蒲坐我靈山 下,猶借高人半日緣。

夕籟鳴寒雨,晴峰出翠屏。風塵吾獨愧,鴻鵠下蒼冥。

趺坐叢林下,朗吟白石巔。一丘盤曲處,中有老龍眠。

《天台靈鷲菴》
宋·蔡襄
编辑

幽人去未還,門戶和雲閉。卓午樹陰圓,深冬泉響細。 寒生群鳥鳴,晴徹孤鴻唳。寂寞傍山歸,寫望滄溟際。

《共樂亭》
前人
编辑

層巒高與赤霄通,節歲歡娛眾庶同。庭有美音非獨 樂,會當炎暑自生風。山川形勢欄干下,井徑追遊月 色中。私幸編年吾客在,使君樽酒未應空。

《將軍山》
前人
编辑

赤日正亭午,解衣巖石下。石泉殊甘涼,野籟亦瀟灑。 驚猿度嶺雲,遺果落庭瓦。披軒忽永歎,幽抱不可寫。

《東山採藥》
鄭樵
编辑

一掬金丹向晚風,山前草木盡龍宮。詩書便是神仙 味,更笑行沖問藥籠。

《城山》
前人
编辑

青嶂迴環畫屏倚,晴窗倒入春湖水。村村叢樹綠於 藍,歷歷行人去如蟻。新秧未插水田平,高低麥隴相 縱橫。黃昏倦客忘歸去,孤月亭亭雲外生。

《木蘭溪》
前人
编辑

木蘭山下陂水清,南洋北洋風日晴。慣乘舴艋中流 穩,頗愛棠梨兩岸明。石塹沙堤迴海勢,鵁鶄鸂GJfont亂 春聲。漫向雲莊望莆口,更從壺頂看滄瀛。

《宿囊山寺》
朱熹
编辑

曉發漁溪驛,暮宿囊山寺。雲海近滄茫,溪山擁深翠。 行役倦修程,投閒聊一憩。不學塔中仙,前途定何事。

《登九華山》
方翥
编辑

何人登眺睨絕頂,一樹一石探幽奇。蟲文鳥篆不可 識,如讀岣嶁神禹碑。纍纍蠔山著石面,此非所有能無疑。細看大石深孔竅,舟人操篙跡猶遺。乃知此山 千載前,洶湧尚作海渺瀰。蛟龍魚鱉占窟宅,不省造 化能密移。

《題薌林山修史堂》
陳俊卿
编辑

流水三間屋,明公半席分。帝嘗招此老,天未喪斯文。 人去留青竹,山空鎖白雲。升堂時想像,金石恍然聞。

《共樂亭》
前人
编辑

共樂臺前花木深,登臨當暑豁衣襟。紅垂荔子千家 熟,翠擁篔簹十畝陰。老退巳尋居士服,清歡時伴醉 翁吟。憑闌四望豐年稼,差慰平生憂國心。

《濯纓亭》
林光朝
编辑

燭龍醉倒不開眼,遮空萬里雲張繖。小舟塘外日溶 溶,漁歌忽斷荷花風。倚巖僧舍扃深戶,我來跋涉拳 肩股。喘停更促短筇上,怪石週遭臥萬鼓。況是秋風 到此山,惟有孤鴻時往還。勞勞百年共纏縛,不似青 山長自閒。古人古人嗟已遠,長歌商頌歸來晚。

《鼓角山》
吳世延
编辑

黎明騎馬出城闉,鼓角山前訪故人。白水一陂浮鶴 背,青田千里疊虯鱗。

《白雲院》
陸秀夫
编辑

松花冉冉點蒼苔,屋角梧桐次第開。人倚欄杆猶未 去,一雙白鶴破山來。

《浮山》
無名氏
编辑

紫霄下五里,勝絕有浮山。仄水分蒼玉,攲崖積紫斑。 土人多不辨。木客詎能攀。欲買漁舟隱,其如身未閒。

《囊山》
元·余樾
编辑

不到囊山五六年,偶來尋興到巖邊。千林欲暮山含 雨,六合無塵秋滿天。行到倦時眠樹下,飲成醉處舞 花前。晚鐘似欲留人住,迢GJfont傳聲出遠煙。

《南泉巖》
方樸
编辑

思君時復上寒巖,十月林巒尚翠嵐。淡竹裁成綠玉 杖,石橋拄過白雲庵。客懷最與山僧似,時事難從野 老談。卻憶當年杜陵老,卜居正近浣花潭。

《鳳凰山》二首
岳正
编辑

三年不去為誰留,十里南山似十洲。泉石癖成隨意 出,去年風雨不曾休。

又是登高第二回,功名心事已全灰。此時償卻山靈 債,明日放歌歸去來。

《烏石山》
江以達
编辑

展席全依草,張燈半在松。登臨攜數子,待月坐三峰。 似釋空中霧,遙聞谷裡蹤。病餘幽意愜,茲夕故從容。

《烏石山》
方熙
编辑

石徑蒼苔古,長廊白晝閑。臺花和雨墮,獨鳥向人還。 竺國三千界,祗園第一山。寧知方外趣,祇在市朝間。

《石室山》
林文
编辑

籃輿緩步訪招提,徑入煙蘿路不迷。山色有無雲聚 散,鐘聲遠近寺東西。紅飄澗底看花落,翠滴簷頭見 鶴栖。落日催歸餘興在,南廊掃壁更留題。

《莒溪耕隱》
方炯
编辑

莒溪環翠入湖,古木雲莊即舊居。每種秫田秋釀 酒,剩收桐子夜觀書。雪晴度嶺閒騎犢,客至沿溪旋 打魚。老我塵中無隱處,借君餘地著茅廬。

《莒溪耕隱》
鄭善夫
编辑

斜日艮山西,迢迢向莒溪。眇然修禊事,及此餉蒸藜。 草長巖姿媚,峰回人影迷。仙源三十里,天畔白猿啼。

《囊山》二首
柯潛
编辑

下馬松關外,行行過虎溪。鐘鳴知寺近,雲暝覺天低。 澗底流泉滑,簷前古木齊。何時謝塵鞅,此地卜幽栖。

假榻雲深處,風窗夜不扃。興來吟弄月,睡起坐聽經。 鶴舞松陰碎,龍歸雨氣腥。明朝賦歸去,山色為誰青。

《城山》五首
前人
编辑

大山巍巍插天起,小山參差如聚米。長風吹我上高 峰,一眺乾坤三萬里。

禪房花木深復深,危簷滴露生春陰。白雲滿地石臺 古,老鶴一聲山月沉。

松窗坐久轉清悄,詩思撩人不知曉。我欲此地卜幽 栖,須待他年濟時了。

十五年前此地遊,重來正值一天秋。好山橫碧水窮 處,落日留紅天際頭。

萬頃桑麻連沃壤,數行鳧鴈下平洲。蒼茫遠景看都 遍,又向松陰漱碧流。

《題金山蒲弄草堂》
前人
编辑

艾軒先生鳴大宋,絕世文才豈天縱。橫經講道倡莆 中,別構茅堂向蒲弄。蒲弄山高矗天起,倒影平湖三 十里。渡頭頻繫問奇船,門巷紛紛響珠履。一從觀化去不來,舊基零落荒蒼苔。高林日暮鳥相語,廢圃春 深花自開。花開花落幾今古,風教何曾化塵土。綿綿 書澤猶在人,滿邑絃歌比鄒魯。我來曾過山之陬,夕 陽駐馬空回頭。九原之魂不可作,臨風一嘯雲悠悠。

《囊山》
前人
编辑

攀雲凌絕頂,一望海天空。野色斷橋外,鳥聲高樹中。 煙凝芳草綠,苔襯落花紅。萬慮都消卻,長歌送暮鴻。

《瑞泉菴》
陳瓘
编辑

飛棟逼天象,疏林通巖煙。烹茶引高士,汲此石罅泉。 泉深不盈尺,潤物無頗偏。百川有盈涸,是坎常泓然。

《永明寺》
黃鞏
编辑

野寺平蕪外,雙林夕靄中。鳥聲諸念寂,花影一燈紅。 浪跡慚僧定,浮生共佛空。百年又今日,惆悵對東風。

《登九峰》
前人
编辑

九日九峰寺,西風又送秋。竹間無路入,樹杪有泉流。 多事還佳節,傷心問故丘。山靈致吾意,長與護松楸。

《雞足峰》
前人
编辑

風送溪流一櫂輕,斷雲樹裏夕陽明。山莊野寺相過 地,莫怪龐公不入城。

《光孝寺》
林大輅
编辑

上方亭榭幾清秋,野老高蹤一杖留。別院鐘聲蒼靄 斷,前溪蓬影碧煙流。閑來談隱多攜伴,老去逢僧易 散愁。卻憶蘆峰明月夜,吹簫曾倚萬山樓。

《雞足峰》
前人
编辑

玉澗草堂靜,栖栖遺世情。煙霞元髮改,歲月白鷗盟。 門避高軒過,席從野老爭。幽居春不淺,風雨近山城。

《梁溪》
前人
编辑

未到梁溪思不禁,秋風藜杖許招尋。相攜鳥道日將 夕,卻望龍湫雲更深。石罅雙魚浮翠荇,巖前孤鶴下 青林。流觴舊約成搖落,回首松門白髮心。

《月峰留題》
丁鏞
编辑

青山碧樹一重重,偶爾看雲到月峰。卻悔塵緣消未 盡,不能長聽上方鐘。

《九龍山》
黃仲昭
编辑

九龍山勢鬱嵯峨,翠入簾櫳爽氣多。讀罷殘書無一 事,閒調綠綺和樵歌。

《壺公山》
李廷梧
编辑

竹杖青鞋及晚暉,嵐光晴映薜蘿衣。山空幽鳥如相 戀,天闊浮雲不礙飛。愛聽松風心共遠,掃殘苔石坐 忘歸。相逢莫盡浮生話,恐落禪家第二機。

《壺公山》
陳中
编辑

深澗無人草自斑,獨隨流水入深山。隔林嵐氣青煙 潤,滿地松陰白晝閑。野鳥聽經當戶入,洞龍帶雨自 天還。登高試望莆城景,一騎斜陽晚度關。

《城山》
陳宓
编辑

穀城巖穴似飛來,十里湖光鏡面開。夜雨松窗僧榻 靜,秋風柳岸釣船回。尋幽便扣興雲洞,乘興還登呼 月臺。每到西湖吟詠處,令人偏憶故山梅。

《塔山》
林喦
编辑

群鴉報天曙,春色開林落。光塵透竹窗,山影疏簾箔。 葉露滴猶響,花光照經閣。殿宇正曈曨,金碧明丹雘。

《題凝翠湖延綠亭》
吳希賢
编辑

信手栽花香可拈,綠陰啼鳥在危簷。湖光向晚斜侵 竹,野色經春迥隔簾。水綠濂溪分一脈,天垂壺嶠露 雙尖。輞川浪說多奇勝,何似茲亭吏隱兼。

《鵝湖》
吳希賢
编辑

鵝湖流水接瀛海,送盡年光聲不改。煙雨湖頭春晻 靄,樓船三老寒滿蓑。帆檣來往如飛梭,江豚吹浪將 奈何。草堂酒醒欄徙倚,去國懷人心萬里。昔人岳陽 正如此。

《題雙髻山湧泉巖》
魏·時敏
编辑

再入招提境,蕭條異昔時。流泉分古澗,荒蘇上殘碑。 門掩花空落,人閒鳥不知。那能招惠遠,重與話心期。

《大雲院》
前人
编辑

古寺臨泉石,閒雲鎖墓田。正逢栽樹日,未辦買山錢。 農舍乘春到,僧房聽雨眠。定知吟社侶,樽酒醉新年。

《楓亭驛》
曹學佺
编辑

長亭山勢倚岧嶢,半壁斜陽散採樵。野燒輕陰遙度 水,海門喧市乍歸潮。蘆花古戍生殘角,木葉西風過 斷橋。回首不堪仙路遠,馬蹄塵夢又今宵。

《復出莆陽即事因之有懷家兄》
王世懋
编辑

五馬驂驔又復東,劇憐行色有壺公。江潮不雨常生 白,山葉無霜也自紅。野店風腥魚市近,官橋石老蠣 房空。亦知橘柚榮堪寄,只是長天少片鴻。

《木蘭溪》
龔茂良
编辑

木蘭春漲與江通,日日江潮送晚風。此水還應接鄞 水,為誰留下海門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