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137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卷目錄

 安陸府部彙考三

  安陸府山川考二水利附

職方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七卷

安陸府部彙考三编辑

安陸府山川考二   府縣《志》合載编辑

荊門州

荊門山 在州南三里,狀如門即虎牙關也。東山 在州治東南二里,其頂平夷。上有塔隋。智者禪師所立記云:立了東山塔,荊門生頭角。又名文峰山麓,有二孫狀元書院舊址。

西堡山 在州西北上,有海會寺舊址。

象山 在州西一里,兩峰對起如蛾眉,又如象形。山下有二泉,北曰蒙,南曰惠。二水滋味各別,冬時北泉寒,南泉溫。楊繪詩曰:源有雌雄,分碧白白。謂雄碧,謂雌。《一統志》云:晝夜二潮水,溢數寸。世傳北出珠,南出玉。崇寧二年,有巨蚌夜遊,北泉光彩四燭陸,九淵講經臺。在其半山焉。馬良山 在漢水上,即禹貢內,方至於大別也。荊山 在望鄉村,昔卞和得璞於此,有泣玉岩。龜山 在州南三十里,上有白雲洞,雲出即雨。武陵山 在州北一百二十里樂鄉村。

仙居山 在州治北一百二十里,上有仙居寺。石壁流泉多題詠,設有仙居巡檢司。

雞頭山 在州治北六十里望鄉村,最高上有偏角寺。

三星山 在州南一百五十里馬仙村,有馬仙觀。相傳司馬徽昇仙之所,有塔見存。

仙女山 一在州西南四十里,一在馬仙村。相傳曾有七仙女圍碁於此,故名。上有梳妝臺,廟址猶存。

聚仙山 在州南一百三十里,後港上有三元觀。

靈鷲山 在州治北,舊有靈鷲寺。在其上有穴曰龍洞,深五里,石臺甚高,春月水聲如鐘鼓,管籥聽者忘倦。宋熙寧中山,泉溢有髹器。軥車流出,字曰嘉州。蓋泉與蜀通也。其上有洗心亭,郡守陳垓所作山麓。有寺泉,水上湧,故名上泉寺。有樹如冬青,上結紅實,如柿。泉下出水底,金蓮花開水中。

撒石山 在仁惠寺東,關將軍撒石戒兵之嶺也。

GJfont臺山 在州北百里,唐靈濟和尚曾GJfont衣於此,有寺。

紫雲山 在州東南二百里青塚村。相傳元無聞和尚於此誦金剛經,時有紫雲現,故名。紀山 在州南一百四十里,花栗鋪西,上有寺。寺內有白龍潭,遇白龍現,則大雨,時行其歲必豐。

鳳凰山 在州治東六十里,昔有鳳棲於此,因名。

蒙山 在州治西兩巒,對起如蛾眉,舊名泉子山。山麓有二泉,即蒙惠泉。上有澄源閣,信美浴沂,浮香潛玉。嗽玉五亭,皆遊憩之所。

屏風山 在州治西北四十里,絕頂平。衍上有泉,宋開禧間,郡守李直丙徙居焉。

卞和抱玉岩 在州治西北一百九十里望鄉村,上有潛玉亭。

斑竹岡 在州北五十里,唐韓翊送人赴江陵,詩斑竹岡迎,山雨暗枇杷,門向楚山秋。

境會石 初在鼓角樓下,碑云:大中祥符九年。掇刀石 在州南二十里,蜀漢將關羽往來荊襄,於此屯兵。掇刀石上,痕蹟尚存,旁有羽廟。漢江 在州東一百二十里馬良山,沙洋新城,俱濱漢江。

直江 在州治東南一百六十里陽田村,南流至潛江,入平湖。通三湖與沔水合,東入漢江。陽水 在州東南一百四十里,建陽河之東梅林灣上,為建水下為陽水。相傳三國,丁建陽遊於此,故名。

蠻水 在雞鳴澗北,即夷水。桓溫又名彝水,改名曰蠻水。王建荊門行云,喚起官程渡蠻水,即今蠻河。東南流入漢水,相傳唐李勣徙高麗民于此,故名。

金蝦河 在州城之中,自西入城遶城。北出有

金蝦,游泳其內,今淤塞。

平塘湖 在州東南五十里,南流入三湖,東合沔。

蒿臺湖 在州東南一百八十里,晉遠公過此插蒿為記,後蒿極繁盛。

借糧湖 在州東南二百里青塚村。

長湖 在州東南二百里東寨村。

赤湖 在州治南一百六十里,晉桓元挾帝西幸劉毅等追襲之,斬元黨流血,水為之赤。故名。馬良湖 在州馬良村。

潤鄉洲 在州東南一百四十里江陵縣界,古諺云:流盡潤鄉,田荊門出狀元。

洗馬潭 在州南門外,相傳關將軍洗馬於此,石崖尚有坐痕。

白龍潭 在蒙山西北。

曹將港 在州東五里,唐曹金晸劉巨容嘗,敗黃巢於此。

孟子港 在州西南五十里,唐孟浩然嘗往來於此,故名。

白龍洞 在州北五十里。洞門高丈,餘深不可測,每旱祈禱,取水即雨。

撇洞 田家沖洞 郭溝洞 俱在州西北十里之內。

天坑 在州西北十里,西堡山東北,周圍半里,大旱不涸,中有深洞。

沙陽 在州東一百八十里漢江上。

蒙泉 惠泉 俱在州西二里,源出峽山之麓,分為二派。後人名其北泉曰蒙,南泉曰惠。蒙泉水常寒,晝夜兩潮水溢數寸,唐沈傅師詩:京路馬駸駸,塵勞日向深,蒙泉聊息駕,可以洗君心。惠泉水常溫,宋知州彭乘,為三沼延其流至竹陂,河入漢江。民引以灌田。蘇軾詩:楚人少井飲,地氣常不洩。畜之為惠泉,貧者有所藉。宋元人多遊此二泉,上有四碑刻猶存。

客星井 在嚴山,相傳嚴子陵居此。其井見光芒。

當陽縣

玉陽山 在縣治西北,又名仲宣,臺縣之主山也。青溪之山入境分為二支,西為玉泉山,東支之盡為玉陽山。酈道元云:縣城因岡為阻北,抗沮川即北川也。又按邑曰:當陽蓋以此山在,荊山之陽其前平原。廣野群峰迴合兩川,縈環煙樹芳林錯繡,掩映誠一邑之偉觀也。

鳳凰山 去縣西四里。玉陽山之來脈,分支展翼如鳳形。

玉泉山 初名覆舟山。在縣西三十里,發自青谿。高九百丈,尊特竦秀其上,時有異氣,非煙非霧。一名堆藍山,下為玉泉寺。隋智者道場。階東有泉湧出,俗名金龍池。即玉泉。郭璞遊仙詩稱玉泉,潛行九萬八千里。通天竺,注震旦,蓋指此寺。東石鐘峽,下有乳窟,水邊茗草蘿生。葉如碧玉,名仙掌。茶寺東顯,烈山為關,侯顯烈處有廟。里許達智者,洞道中多奇石,洞左有寒亭舊址。一名翠寒,山下珠泉出焉,每鼓掌,即串珠而上。西流與玉泉合。折而東逕己公嶺,又東逕縣,城南合沮水。南宋度宗時,四川宣撫張夢發,欲城當陽之玉泉山,以保聚流民賈。似道不以上聞,事遂寢。

雲夢山 與青谿連,上有三石。高丈餘方,廣如之名曰鐘鼓石。分列左右其上,可容數坐,石紋如碁枰,傳為鬼谷。子手談處,又傳諸葛屯兵處,石色蒼幽,時有嵐氣籠罩,亦奇觀也。

紫蓋山 在縣南五十里,道書為第三十三洞天,《寰宇記》:紫蓋有南北二峰。頂上四垂若繖狀,林石皆紺色,下出綵水,井馨異常。宋葛立方詩:紫蓋亭亭秀荊渚,股分綵水穿林莽。尚想當時老瞞雄,鐵騎蛇矛走先主。登其上江帆在目,東南諸山皆可指。數舊傳樊夫人昇仙處,又葛鉉嘗煉丹於此,山頂有孝先閣,丹井碧霞洞。山半為紫蓋寺。唐貞元十四年,天皇道悟禪師建。柴紫山 與紫蓋相連,五代僧天皇道悟居此,有石室甚幽。

狼尾山 在縣南五十里。

龍泉山 在縣東北十五里,山自九子,領脈重岡,複嶺翼,抱若城中峰,孤峭其下,即遠公道場。右為胡康侯祠,墓左為龍泉。即遠公卓錫湧泉處。後有遠公洞,宋徽宗築明堂,常取水於此。投以金龍。一名金龍潭,潭旁別流為紅泉。

九子山 在縣北十里,九峰嵂崒紫翠,絪縕以擬。九華麓有仙姑洞,甚高敞石,纍纍如旋螺。傳為曹何兩仙姑栖真之所。

武安山 在縣北,倒流橋西。層折而上,諸峰皆若拱揖。

許由山 在縣東一十里。相傳許由隱此,下有洗耳溪,按許由隱箕山。而此亦以許由名,不知何據。

圓臺山 在縣東六十里,上有彌陀閣故址。俗傳唐玉真公主所建,有碑,陳宗遜撰庾遠書。方山 在縣東四十里,漳水上層峰環,列宋唐子方曾,讀書於此。上有紫金觀,讀書臺山頂方廣。故名俗誤呼,豐山有石爐,一元至正間造,石塔一明正統間建。

廣福山 在縣東四十五里,淯溪所自出。香爐山 在縣東四十里,有石爐一碣一鐫元,至正壬申仲秋月。

三星山 在縣東六十里,唐僧一行之遺蹟也。下為三星寺,寺前左右有三井。傳一行鑿以禳,三星者有塔,高一丈五尺。又傳唐司馬子徽昇仙之所。

雲臺山 去圓臺山里許,上有燦霞觀,古塔尚存。傳為唐玉貞公主所建。陳宗遜撰文庾遠書,碑山之東有赤土坡,鴻門塚仙女山。金雞塚東南有雙塚。

鎮頭山 在合溶水口,上有梳粧池,四時不涸。縣令李一陽,曾濬之。東北有德勝山。

朝陽山 在麥城古觀,崔嵬沮漳,夾繞人煙,錯繡一方之勝概。縣西五十里,亦有朝陽山。秣馬山 近方城,舊名馬山。原隰寬衍,相傳關侯督荊州時,秣馬之地。其側有盡頭,山上有關侯廟,田中土阜。傳其下有兵器,窖犯者,即雷雹大作。

鐵山 在縣西北青谿之分也。《山海經》曰:荊山,其陰產鐵,其陽產赤金。此山發自荊山,故以鐵名。

綠林山 在縣東北一百二十里。即王莽末年,綠林兵起處。

張飛山 按《明一統志》:在縣長GJfont坡西,即飛斷橋拒曹處。

將軍山 在縣北七十里抵遠安。界以山半屬遠安,故遠人避兵於此。

明月山 在縣南四十里。

紫雲山 在縣東南百餘里,相傳元無聞和尚誦金剛經,有紫雲見故名。

青谿山 在縣西北三十里,為邑西障。本名青山,有水曰青谿。遂稱青谿山,山發自房陵之景山。東支為荊山,西支為青谿諸山。《述異記》云:青谿秀壁。諸山洞多乳窟,則此山當名秀。壁中有溫泉,飛流砰湃是為青谿。酈道元云:尋源浮谿,極為深峭。盛弘之云,稠木旁生。凌空交合危樓,傾岳恆有落勢。風泉傳響於青林之下,巖猿流聲於白雲之上。遊者目不周,玩情不給賞。泉側多結道士,精廬谿水曲折,里許東注於沮。每秋冬之際,沮流青碧,異常蓋緣潢污,不入吐納,皆石泉也。

音寺巖 在縣西三十里,舊有一音寺,峰巒翔疊,為玉泉之中路。

揚旗巖 在縣西北四十里,相傳關侯揚旗處,至今石罅,旗蹟猶存,上有關侯廟。

佛耳巖 在縣西二十里,巖石嶔崟,俯臨沮水。兩岸秀壁,相望其石多類佛耳。巖間有洞,攀陟頗難。

七孔巖 在縣西三十里,壁立如削。下有七孔,因名。

己公嶺 近度門楞伽峰,五代僧齊己曾結廬其上。

三牛嶺 在縣北六十里,山脊三石,形似臥牛。楞伽峰 在玉泉東七里,為神秀道場。唐僧法瑱,自玉泉至度門寺,夾道植松。因名七里松。太子岡 在縣北四里,元文宗為太子時,駐蹕所也。百官進食,皆不愛。惟啜一茶,克學詩云:玉輅金根駐此岡,一GJfont鳳髓進霞觴。豈知四十餘年後,老樹殘蟬送夕陽。

藏馬谷 在縣西十五里,近乾溪。相傳關侯曾秣馬於此。

鐵人谷 在縣沮水北七十里,山谷間有四石,甚巨,鐵色人形,故名。

當陽GJfont 在縣北一百里,曹操入荊州,漢昭烈奔江南,操追及於當陽長GJfont。昭烈棄妻子走,使張飛將二十騎,拒後即此。

百寶砦 在縣北五十里,四壁陡絕。山腰有洞,下瞰沮流,相傳為石劉屯兵處。

五鳳堆 在縣城南,相傳漢時,五鳳八龍見此,

故名去堆。二里許即龍鳳川,亦名八龍潭五鳳洲。

聖母洞 在縣東三十五里,聖水寺前。

真武洞 在玉陽山麓,鐫有真武,洞天四字。山環水遶,沿隄一帶,園亭錯列,一邑之最勝者。百家洞 在縣西二十里,洞懸沮水之滸,陡逼無徑。由山巔,委折以入,有僧習定其中。

遊學洞 在縣南五十里即鬼谷,子與、張儀、蘇秦、遊學處。

高家洞 在縣北五十里,怪石臨溪,山麓洞口,豁開。行數十步,頗平。曠可容數百人。雲氣嵌空,陸離萬狀,又復巉巖,陡起。絕無逕道,捫蘿而上,得小竇如瓠。子項蛇行,乃得度平曠如前。又漸細為門,忽石筍倒垂,界門為兩。不及地者盈尺。下有潭窅,不可測。投以石,轟轟然。若空籟,洞兩崖,石乳幻結。悉作佛龕藉裀趺坐如出塑工,洞後削壁,攀至頂穴。達他洞,微見曦光。至巖右,幽GJfont寥幻,霧氣薄人,無敢窮其底者。臥龍洞 在縣北五十里。山頂一窟,深透地底。探者如入鼠穴數十步。得平曠處,高廣十餘丈,石乳螺結,蝙蝠倒栖。其上斜通一徑,闊數尺,深約里許。泉自中出,清冷可掬。

白龍洞 即白龍谿谿水。流逕鞏河,入沮水。在縣北六十里。俯臨溪澗,峭壁崚峋,緣巖右仄,徑達山腰。洞作三窟,高廣可十餘丈。石壁玲瓏,或作五色。石田七畛,如阡陌狀。清泉外,注下瀉,於溪壁間,隱隱有字。稍入輒,有氣沖人。燈炬皆息。洞後穴可通,呼應皆能響。答土人,構閣其中,以避兵。

九女洞 在縣北十五里,削壁千尺。俯臨沮水,遙望疑張素,幕山半。舊有洞,深廣可數丈。土人因之鑿石,為數十穴。以避兵,啟戶若蜂房,貼壁挂梯級。或縱或橫,猿奔絕徑。瞰之魂悄,他如董家湮,七孔崖鷺鷥砦一帶,大率如是。

鬼谷洞 在青溪山。有石室,鬼谷。子與、張儀、蘇秦、講易處。旁有法琳洞。

沱江 在縣治南至枝江縣,界入大江,禹貢岷山,導江東,別為沱即此。

沮水 《左傳》《山海經》皆為睢文。選註睢與沮,同出鄖陽府房縣景山即荊山之首亦曰阿山東南流逕遠安縣,青谿注之。逕縣城北,又南逕麥城,西楚昭王墓。東又南入天津湖,與漳水合。漳水 出南漳縣荊山,《禹貢》荊山及衡陽惟荊州,州以山名也。《山海經》云:金玉是出東南,流又折西南,逕古編縣。《水經註》城南臨漳水,按此當在今石人山之陽,荊門西北南漳界上,南經縣北淯溪注之,又南逕麥城,東南出沙,倒灣右會沮水。下流分為二支,一支南逕枝江,界與沱水合,入江。一支逕方城,由荊州入江。

洈水 按《水經注》:漳水逕麥城,南洈水注之。《山海經》云:洈水出東北,宜諸之山,今此地山水皆逸其名,而東北固多山谷,若合溶之東南有洋子港,別有流花GJfont。界溪港諸水皆入,於漳洈水亦在其中。

淯溪水 出縣東,廣福山注於漳。亦曰白蓮池,即白社。

熨斗陂 在縣東南八十里,唐李端自荊門赴夔州,詩云:琵琶寺裡響空廊,熨斗陂前濕戍荒。是其地也宋郡守,吳獵嘗遏走馬湖。熨斗陂之水,西北至李公匱,以限戎馬。今麥城東南十餘里,有走馬堤,乃走馬湖之堤址。高數仞,或以為驢城,非也。驢城當在麥城之北,此綠林山,乃綠林寨之山。非縣北之山。

金沙灘 在縣東南一百二十里,沱江之灘也。其地多流沙,GJfontGJfont如金。其中有贔屭,過者不敢誼譁。按《山海經》:沮漳之淵有神鼉,其狀人面,羊角虎爪。出入有異光,蓋指此。

金龍潭 在縣北一十五里。宋徽宗時,建明堂來取此水。投金龍鎮其中,故名胡安國。故居在其上。

丹溪 在縣北七十里。

洗耳溪 在許由山下,相傳許由隱於此泉,流四時不竭。

子胥港 在麥城磨城之間,一名胥寓港。昭溪港 近三牛嶺,港水迴環,仍與漳合。相傳昭王返國,與宮女同濟此。

玉泉 在縣西五十里,又名珠泉,泉從池中湧出,如珠。其南為天台,智者道場。即關將軍遣鬼工所造。按郭璞遊仙詩序,謂此泉潛行九萬八千里。通天竺,注震旦。有二碑,乃卲子明李安期,撰今不存。

紅泉 在金龍潭之旁,取水炊飯,作赤色。白蓮池 晉武帝太康間,遠公法師至。淯溪掬水浴身,白蓮花開敷水面。觀者異之。今池址尚存。

淬劍池 《寰宇記》云:在縣北四十里。相傳歐冶子淬劍處。按楚王曾命風胡子之越,請歐冶子作劍,地近昭溪港。村落俱以煉鐵為業。古墩尚存,或亦歐冶遺跡云。

丹井 在縣南八十里,紫蓋山葛洪煉丹處也。又名扳倒井。泉水不竭,視之洞然莫測,上有葛仙祠。

水利附编辑

本府鍾祥縣附郭

郢中自石城而上百二十里,為豐樂河。河之左分支三十里,自龍港出今塞。

又五里曰九龍灘,再分播為龍爬港。經土門之爛泥,諸河一出桐木嶺東岸,今塞一出金花灘,今塞一出熨斗湖,故道尚存。

西渡則為花山湖,江之東山落平陸。走三十餘里,濱漢而止,其西撞鐘山,在焉漢水,自襄樊而下,至此又一衝,要熨斗湖而下,為湖口今塞。舊河深廣,與大河等今廢。

又其西為鹽山,湖嚴山之旁。有港曰冷水,而不見其上。流所自入石城,當其下鹽山峙。其上水道迅急,素無隄防。旁帶陂湖,漸加湮塞。

水自石城以下,委而為三。西岸支分三十里,出流港,此元人侵宋,盪舟處,今上口湮塞。

又五里,自塘港出楊家港,凡二十五里故道尚存。

山曰龍尾,盡處為石牌。漢水至此。西逼石牌,東逼官莊。大隄又一衝,要故柴灣之隄。常毀開流連口,則免此患。

山南分支曰三GJfont港,不十里分為張長口,皆迴薄西山出馬良口,三GJfont口為石牌,居民所塞。張長口為馮家垸,居民所塞。以致水勢騰激。而高家腦之隄,常毀。若開二口,可免此患。石磯西障是為小別,小別之東為茶園,磯南三十里為老口,二十里為六馬口,南北二湖濱為水區,二口屬小江湖,為湖內居民所塞。以致舊口,以下之隄常燬。

石城南五里許,曰二聖。套又五里,曰蔡家橋。相傳漢水由此分支,往時有隄亙其間,今毀。隄內之水灌千工,壩茶陂,垸歷胖張嶺,而入赤馬野豬。湖之白鷺,湖岐而東匯,為竹根蕩,為東泉港岐,而西入三GJfont港,下青魚灘,歷南港。由蔥擔溝,會於赤馬軍臺港長灘河。

由蔡家橋至此迂迥,凡二百餘里,倘因其已決之勢,導水中行挑築。圩岸以防水入,害民耕稼。並山而東,多為陂塘。以溉下田,則其利亦不細也。由蔡家橋大河之濱三十里,至流連口。近年被塞。大為民害,水東北分行轉,而西南抵三GJfont港,與蔡家橋水會,又四十里至金港近塞。水支分而北而東,由青樹灣入赤馬軍臺港金港,而下三十里為小河口。水勢到此漸殺,渡而西,再渡則下為沙洋之倒口,今築。

大河東行,遶多寶灣,此處地兼京山景陵,衝要。不五里為丁家河,今塞。

又三十里曰泗港,泗港之內曰泗GJfont,湖週亙數。百里舊可容水,諸大姓塞之矣。

又三十里,曰張濟港,今塞。

又二十里曰黑流渡,今塞。

又九十里曰乾灘,鎮漢水。從小河支分,由景陵縣治以下,西人便河,復出此。與大河會,少下則田兒河為安陸府屬之南界河岐而東,為葫蘆灣。凡一百一十里入風門,岐而西南二十里為張池口,入五湖團洲,又東岐四十里曰小里灘。為竹筒河,上口舊湮塞。水轉西南入雞公洲。麗水洪,今雖開復漸淤矣,是為漢川之西北界。由沙洋倒口,沿河東行一百二十里漢,別為潛。又六十里,西分入獅子河。若竹筒河,今淤塞。舟行多由此,再分小隄口。迤南為仙桃嘴,獅河之水亦會於此。小隄口迤東即乾灘,鎮遇水涸時,大舟不行。

小河之內行六十里曰南河,蔡家橋流連口。金港口之水皆從此出。蓋自蔡橋至此,迂迴幾三百里。往時之水安得而不縮,再六十里至青山。水來自東遇水頓止,從此歷景陵縣,治水環如帶,蓋由小河口出。鴨兒口與竹筒河會,凡三百里。

京固山邑,然土田濱漢江者,厥害為均沱,潛出於江漢。使江漢之水並溢,則為害。滋甚乃家自

為垸,以冀一歲之獲豈,長策耶荊門自沙洋之堤一築而荊南歲蒙其惠。郢北成沮洳矣。所謂以鄰國為壑者,非耶。夫江漢沮漳楚之望也,自杜預鑿開陽口,其水達巴陵。而沮漳合流,是為新步。通南江至荊南為沙津。沔之湖大者數百里,小者,不啻數十里。其諸洿潦不與焉。長波巨浸渺渺相望,何其夥也。然其北多在景陵,李老為大。其西多屬監利,西湖為大,其南黃蓬為大。其東太白為大,諸湖皆逶迤。入太白,故沔眾水之匯也。太白沔水之匯也,故沔之水瀦於太白。洩於沌口地之勢,然也景之水患無歲無之,蓋潛沔等耳。

漢水發源嶓蒙匯,諸支河由襄樊入郢。而寖夫郢東西皆山,田土磽确,自北而南。濱江兩岸每夏秋,水溢茫。然巨浸達於潛沔,尤稱澤國乃築長堤,以禦水患先自鐵牛,關至王家營地,居上游實為京景潛,數縣門戶鍾邑之田居。堤內受利者二里二莊,而各縣暨屯衛,濱流錯處之田,俱恃門戶以無恐。此隄一潰,關鍾邑者十之一二,關數邑并屯衛者,其受淹分數不等,從前隄潰,俱係四縣合築,碑刻可攷。

皇清康熙二年,因潰復築,自鐵牛關至舊口王家營。

京山界止照利害多寡,派夫每以十分為率鍾邑四分,京山二分五釐,景陵二分五釐,潛江一分之三釐。荊州右衛安陸衛,各七釐中之四釐。武昌衛七釐中之三釐,玆後各照分數分築,定以為例。

京山縣

漢水出隴氐道縣嶓蒙山,初名漾水。東流至武都沮縣,始為漢水。東南至葭萌,與羌水合至江夏安陸縣,名沔水。故有漢沔水之名。又東至景陵,合滄浪之水,又東過三澨水,觸大別山,南入於江京山,為漢沔。上游又邑境,俱崇山疊嶂,非川澤之區,惟西南一隅地,濱漢流隄,決於上,則鍾祥當衝景陵,漢川為壑京山,受害僅辦頓二里,隄決於下,則潛江當衝景陵,漢川為壑京山,受害亦僅羊亭一村。如許家口、馬家嘴,隄決俱以水災,蠲賦獨未及京山,以受害之地狹也。潛江縣

漢水自襄而下,一折入郢,經內方而東。夾岸曠夷,南接沙洋荊門地,則潛之西南境也。北指陳洪京地,則潛之西北境。往昔弗論自嘉靖,丁未決沙洋。而西南巨壑,直走江陵,分為支流者九,己酉府議於舊決處退二百步中挽一隄不一,歲再決。隆慶元年,癸酉,始合荊郢之力,以畢此役。其年遂移為夜汊之決,勢如沙洋。其北岸,則陳洪楊林泗港相繼而決。此塞彼潰,而潛四境為壑矣。後巡撫趙賢,疏請留決口,讓水止於謝家灣西岸,修築支隄至近今。栗林垸隄潰,皆荊安合力公築。其策口而下,蘆洑正派入江,經溳口出大別,自決沙洋水流緩而竹筒半角灣二河淤止,由仙桃通流,曾議開竹筒河,隨開隨淤,遂止。東方一派為潛水,至排沙渡南,析一支為洛江,河經深江,直匯於沔之白湖,其正流繞縣治東,至總口。析三支為沔水,俱匯於白湖,出沌口入江,後潛流苦淤而一線難,受蘆洑之委,遂議疏支河焉。

縣周廣七百二十八里,皆為重湖。民多各自為垸,故南則淘湖。牛埠北則太平,馬昌西則白洑。感林東則河湖。廣漢等凡百餘垸,俱環隄而居。明初,修築各垸,隄埢又有GJfont,子湖泗港乾新口,各支河分殺水勢。嘉靖三十九年,諸隄半決,而支河多塞。民甚苦之。又出塔兒灣,決口在潛江。而景陵寔居其害,馬家垸決口在景陵。而潛江實受其害,此所當會處者。

漢水遷徙湮塞。為災議者曰:上流之遷徙,其害小。下流之淤塞,其害大。若竹筒一河,上接漢流,下通漢口,真如咽喉不可一日。塞者查勘,水道止中淤十五里。而其淤平絕流者。又止七里,今日治水,其必以濬,此河為先乎。

沔陽州

受漢水之害有三,一自潛江西南上,流十五里。名夜澤口。漢水從此分流,為入荊之要路,合太白諸湖,縈九真山。達沌口。而入江者為一道,其由潛之張,接港過景陵,三澨,至沔北。仙桃鎮下,注於漢川縣。得溳水至漢陽府之大別山,而入江者為一道。其由潛之張,接港分入蘆洑。河距沔南蓮子口,合復池。諸湖而總匯於九真太白。諸湖者為一道,明季水害不甚烈者。水勢南由夜澤口,入荊入監。有河蕩壩數吞吐,以殺其勢。北過景陵三澨者,距沔之腹心百里。而遙自明

末流寇。躝入荊安,偪迫潛邑。蘆洑岸口淤塞,揚鞭可渡。潛人牽夫決淺,以防賊渡。水漸肆侵,齧河流遂。闊而有泛,濫崩激之勢,漢水既由蘆,洑河而下,決排沙渡口。則夜澤口一河,漸見緩滯。久之淤塞不通。而水勢益奔,趨於蘆洑,河內排沙,渡隨築隨決自。

皇清定鼎以迄,順治三年,並未築塞。沔之腹心不受

水患。至順治七年,景告築合沔潛,協濟監立隄。防本年,則中決楊家灘,上決蘆洑頭,下決茉莉灣。更致遺患八年,同三州縣公議築塞,加脩內垸,遂置楊家灘之口不築,而茉莉灣告築矣。九年未築。而潛沔亦得,乂安十年,景民又告築楊家灘,而高家瑙遂決十一年,高家瑙告築,而傅家灣又決十二年。傅家灣告築,而高家瑙又決十三年。遂讓高家瑙於河不築。而改築榮家瑙。復開舊時洛江小河,以分水勢。但此河深不數尺,水無所容。未幾,而河內之黃家灣,何家套又決十四年,黃家灣築沔得稍安。而何家套復決十五年。上決楊家灘,下決洛江。河內之莫老潭,何家套一帶,而沔潛景之受禍,為極慘。由是,潛人以為釀禍之源,始於蘆洑。河口之開張於十六年冬,興工築河十七年,告竣。而本年即河左之騎馬,隄告決。既而漢川侍御,顧如華,奏稱擅築,古河復開,如舊蓋因水無洩處,則下流受病也。康熙元年,築洛江河口。本年五月,復決所以然者,因夜澤口之河既塞,凡荊監沔南諸湖所納之水,盡趣於蘆洑一河。萬頃波濤,僅以尺嗉寸,咽吞而吐之。鮮有不崩潰四裂者,為沔之計築榮家瑙,以斷洛江河道。而置何家套之口不築,修內垸邊江之故,跡以分水勢。則疏瀹之遺意也。

景陵縣

漢水由襄達郢,至景陵名三澨。相形築堤以禦水患。自郢鐵牛關至王家營地,居上游為景門,戶景害居半。順治十五年,真君廟潰。知府馬逢皋同知文林學,定議協築。期年告成。康熙元年,三官廟等處,並潰至三年,分守道馮右京。知府張尊德同知劉餘霖,興築。以十分為率,景陵派二分五釐,因以為例。由草茅嶺至泗港,地漸逼近。為景脣齒。此隄一潰,景害十九。明萬曆十六年,洪水犯。安陸巨GJfont有議開泗港,以殺水勢者。知縣力陳利害,乃得免焉。由張濟港至漁泛GJfont為景腹心水,入縣屬分二派,一支自葫蘆三灣逕岳口彭口通泊江,為大河。一支自牛蹄口逕淘溪乾鎮出脈望嘴,為小河。二河一潰,景害十分。順治初年,潛江楊家灘不築,景陵馬垸又決。至十四年,同知馬逢皋築塞,民賴以安。十六七年,眾議築蘆洑河,未幾別潰。康熙五年,潛自築洛江,河至疏通順河,先經守道,馮右京采集眾議府廳,會勘潛沔景,協力趨事并,各脩邊江。隄皆同知劉餘霖董,其役又內河垸。隄則各垸自修,而蒲漢接壤之處,隄防多不備殊,憂築舍也。荊門州

張鷂嘴 在青四里,地方昔有隄,防水。自明惠王,分封荊州開口通商。北接漢江,夜澤口之水,遶青四青三青一地。方通長湖,上抵荊州草市,下抵荊州新隄。是江漢會合之所,安其常,則漢水循行,一經泛漲,則荊門下里地,方受其敝。而荊州尤甚矣。

借糧湖 在州東南二百里周環,東六東七青三青四青五之地。有鯽魚口新口二處,為溝里許洩水於魚池,小河以入張鷂嘴。春夏泛漲,水返上溢,不能外洩。則數里之田崩陷,渰沒者無算矣。

小江湖 在沙洋上十五里,乃馬上三馬上四羔三三里之地。糧亦三里之糧地。廣十里自為一區,三面環山。一面濱漢水為隄。順治十二年,彼湖居民,因上年隄決,受渰告合屬協築。沙洋 當漢江之衝控荊門。江監潛沔之上游,舊有隄,為防明嘉靖丁未隄決。水勢直瀉荊州,後合力築隄。係荊州知府趙賢,建議興工於隆慶元年九月,迄次年八月隄成。而荊州江監諸地實受其利。故至順治十二年,安陸府同知馬逢皋仍請荊州協幫,以濟大工江監屬地,藉為保障。而荊門之民,力困焉。

當陽縣

邑因岡為墉,北扼沮水。每山水驟發匯,為洪流。越其故道,衝齧縣治民不安居。明嘉靖壬辰於城垣東北,為石磯,以捍之。不數年決。隆慶庚午於河北二里許,開河。故道自西口至東口,抵東南,舊河徑達河溶市,乃於南岸築長隄。又築新

隄於城之西北,山嘴萬曆間。隄稍決,天啟間,河又橫決。其在河溶者,萬曆。初水決曹家口,引沮河旁,洩壬子漳水亦西潰,而合流去市五里許。故河遂竭,貿遷不通,民甚病之。戊申築隄於曹家口障之旋,潰乙卯。議謂兩河並築,狂瀾難挽。舍沮水聽其循,曹家湖獨濬。漳水遵故道至今,便焉。

明萬曆初,以本邑既隸,承天將前,隄內除九百五十丈,仍屬當陽。其李家埠一帶,一百九十丈。在滋泥湖者,長一千三百丈。胥寓港者,長一千四百丈。在方城者,長一千一百九十二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