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29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卷目錄

 郴州部藝文二詩詞

  入郴江         隋薛道衡

  謫驩州過郴江口     唐沈佺期

  送李少府貶郴州       王維

  出郴山口至疊石灣野人室中寄張十一

               王昌齡

  奉送二十三舅錄事崔偉之攝郴州

                杜甫

  橘井            元結

  逄郴使寄鄭協律      劉長卿

  送李侍御貶郴州       前人

  洞庭驛逢郴州使還寄李湯司馬 前人

  寄宜章孫氏        韓子倉

  代李員外郴州女郎廟祈雨   韓愈

  贈郴州張侍御史詩二首    前人

  郴口贈張十一功曹      前人

  奉和楊尚書郴州追和故李中書夏日登北樓

  十韻之作         柳宗元

  植靈壽木          前人

  送嚴大夫之郴        張籍

  石囷山          李群玉

  詠郴州華清宮溫泉    宋張舜民

  香山勸農          丁逄

  東山            前人

  藏春亭           阮閱

  迷穴            前人

  高亭            前人

  獨秀峰           前人

  龍泉          元王都中

  桂陽外沙竹園書屋歌   明李東陽

  再入梵安寺        李廷柬

  經廣教廢寺         前人

  贈郴州范君山       何景明

  燕泉            魯鐸

  蘇仙嶺           周南

  弔獅子石          曾全

  蘇仙觀           前人

  太平寺           前人

  太平寺三首       羅明

  蘇仙嶺二首       前人

  卜築何公山        何孟春

  觀音巖           胡漢

  八面山二首       陳言

  君子亭          謝邦信

  艮巖            前人

  蘇仙觀          李永敷

  問仙洞           前人

  觀音巖          譚文獻

  觀音巖          曾獻瑞

  艮巖龍隱         楊本厚

  潘園仙韭         李盛皋

  森口客舟         彭夢翼

  金紫巖           馬文

  游蒙巖           前人

  游艮巖           前人

  太清漁棹          朱英

  東隴春耕          前人

  雲蓋仙林          李瑞

  東江古渡          前人

  大官夕照          邊貢

  蘇山春色          前人

  古寺禪鐘          前人

  義帝陵以上詩     僧顯萬

  踏莎行白鹿洞     宋秦觀

  阮郎歸郴陽旅況     前人

  踏莎行題景星觀 以上詞元萬侶

  郴州部紀事

職方典第一千二百九十四卷

郴州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入郴江》
隋·薛道衡
编辑

仗節遵嚴會,揚舲泝急流。征塗非白馬,水勢類黃牛。 跳波鳴石磧,濺沫擁沙洲。岸迴槎倒轉,灘長船卻浮。 緣崖頻斷挽,挂壁屢移鉤。還憶青絲騎,東方來上頭。

《謫驩州過郴江口》
唐·沈佺期
编辑

少曾讀仙史,知有蘇耽君。流放來南國,依然會昔聞。 泊舟問耆老,遙指孤山雲。孤山郴郡北,云爾昇天旻。不才予竄跡,羽化子遺芬。將覺成仙史,旋驚禦寇文。 此中迷出處,含思獨氛氳。

《送李少府貶郴州》
王維
编辑

明到衡山與洞庭,若為秋月聽猿聲。愁看北渚三湘 遠,惡說南風五兩輕。青草瘴時過夏口,白頭浪裡出 湓城。長沙不久留才子,賈誼何須弔屈平。

《出郴山口至疊石灣野人室中寄張十一》
编辑

王昌齡

櫧柟無冬春,柯葉連峰稠。陰壁下蒼黑,煙含清江樓。 景開獨沿曳,響荅隨興酬。旦夕望吾友,如何迅孤舟。 疊沙積為岡,崩剝雨露幽。石脈盡橫亙,潛潭何時流。 既見萬古色,頗盡一物由。永與世人遠,氣還草木收。 盈縮理無餘,今往何必憂。郴土群山高,耆老如中州。 孰云議舛降,豈是娛宦遊。陰火昔所伏,丹砂將爾謀。 昨臨蘇耽井,復向衡陽求。同疚來相依,脫身當有籌。 數月乃離居,風湍成阻修。野人善竹器,童子能谿謳。 寒月波蕩漾,羈瀉去悠悠。

《奉送二十三舅錄事崔偉之攝郴州》
编辑

杜甫

賢良歸盛族,吾舅盡知名。徐庶高交友,劉牢出外甥。 泥塗豈珠玉,環堵但柴荊。衰老悲人世,驅馳厭甲兵。 氣春江上別,淚血渭陽情。丹鷁排風影,林烏反哺聲。 永嘉多北至,勾漏且南征。不見公侯復,終聞盜賊平。 郴州頗涼冷,橘井尚凄清。從役何蠻貊,居官志在行。

《橘井》
元·結
编辑

靈橘無根井有泉,世間如夢又千年。鄉關不見重歸 鶴,姓字今為第幾僊。

《逢郴使寄鄭協律》
劉長卿
编辑

相思楚天外,夢寐楚猿吟。更落淮南葉,難為江上心。 衡陽問人遠,湘水向君深。欲逐孤帆去,茫茫何處尋。

《送李侍御貶郴州》
前人
编辑

洞庭波渺渺,君去弔靈均。幾路三湘水,全家萬里人。 聽猿明月夜,看柳故年春。憶想汀洲畔,傷心向白蘋。

《洞庭驛逢郴州使還寄李湯司馬》
前人
编辑

洞庭秋水闊,南望過衡峰。遠客瀟湘裡,歸人何處逢。 孤雲飛不定,落葉去無蹤。莫使滄浪叟,長歌笑爾容。

《寄宜章孫氏》
韓子倉
编辑

戎馬縱橫未說歸,草間梁上昔餘威。布帆此去應無 恙,銀GJfont從來亦解飛。世事只堪開口笑,主人空有食 言肥。自慚學道工夫了,坐覺文章到眼稀。

《代李員外郴州女郎廟祈雨》
韓愈
编辑

乞雨女郎魂,炰羞潔且繁。廟開鼯鼠叫,神降越巫言。 旱氣期銷蕩,陰宮想駿奔。行看五馬入,蕭颯已隨軒。

《贈郴州張侍御史詩二首》
前人
编辑

休垂絕徼千行淚,共泛清湘一葉舟。今日嶺猿兼越 鳥,可憐同聽不知愁。

山作劍攢江瀉鏡,扁舟斗轉疾於飛。迴頭笑向張公 子,終日思歸此日歸。

《郴口贈張十一功曹》
前人
编辑

雪颭霜翻看不分,雷驚電激語難聞。沿涯宛轉到深 處,何限青天無片雲。

《奉和楊尚書郴州追和故李中書夏日登北樓十韻之作》
柳宗元
编辑

郡樓有遺唱,新和敵南金。境以道情得,人期幽夢尋。 層軒隔炎暑,迥野恣窺臨。鳳去徽音續,芝焚芳意深。 遊鱗出陷浦,唳鶴遶仙岑。風起三湘浪,雲生萬里陰。 宏規齊德宇,麗藻競詞林。靜契分憂術,閑同遲客心。 驊騮當遠步,鶗GJfont莫相侵。今日登高處,還聞梁甫吟。

《植靈壽木》
前人
编辑

白華鑒寒水,怡我適野情。前趨問長老,重復欣嘉名。 蹇連易衰朽,方剛謝經營。敢期齒杖賜,聊且移孤莖。 叢萼中競秀,分房外舒英。柔條乍反植,勁節常對生。 循玩足忘疲,稍覺步武輕。安能事剪伐,特用資徒行。

《送嚴大夫之郴》
張籍
编辑

GJfont過湘潭,幽奇得遍探。莎城百粵北,行路九疑南。 有地多生桂,無時不養蠶。聽歌難辨曲,風俗自相諳。

《石囷山》
李群玉
编辑

前山帶秋色,獨住秋江晚。疊嶂入雲多,孤峰去人遠。 夤緣不可到,蒼翠空在眼。渡口問漁家,桃源路深淺。

《詠郴州溫泉》
宋·張舜民
编辑

岧嶢華清宮,下有溫泉水。繡嶺絡千門,玉蓮噴九蕊。 第一名御泉,第二沐妃子。從上傍諸王,最下列衛士。 淙淙三十六,枝分或櫛比。每年十月初,仙仗常依此。 樓頭羯鼓停,殿卜霓裳委。塵垢三百年,行人與閭里。 忽驚郴嶺下,和煖雅相似。祇是遠長安,不當人眼底。 皇天宅萬物,得地即為美。幸免與興亡,往來常止止。

《香山勸農》
丁逢
编辑

宿雲留潤欲侵衣,草長山腰路濺泥。映屋畫圖花遠 近,接畦湍瀨水高低。人趨南畝天涯樂,春入東菑土 脈齊。寄語老農還自笑,近來辛苦慣扶犁。

《東山》
前人
编辑

水繞山圍夏木蒼,舊時賢相讀書堂。窗間遠岫供吟 遍,來倚闌干伴月涼。

《藏春亭》
阮閱
编辑

萬紫千紅一徑深,臙脂為地粉為林。有人來問春何 在,向道花間無處尋。

《迷穴》
前人
编辑

兔葵燕麥撼春風,廢址頹垣古縣封。聚落已遷江上 去,隔林依舊兩三峰。

《高亭》
前人
编辑

蒼苔黃葉滿閒庭,門對南山數點青。過客不知興廢 事,猶言縣宇是高亭。

《獨秀峰》
前人
编辑

瘴山蠻嶺鬥嵯峨,上可攀躋下可磨。萬岫千山皆闒 茸,一峰獨秀不須多。

《龍泉》
元·王都中
编辑

一泓寒水碧泠泠,四面青山列翠屏。龍臥深潛魚自 樂,遶塘風送稻花馨。

《桂陽外沙竹園書屋歌》
明·李東陽
编辑

桂陽縣南多竹園,朱家種竹秀且蕃。根如蟠龍葉翥 鳳,側立聳拔皆兒孫。千枝萬幹散復合,上蔽倒景迴 清暾。碧雲在空晴不捲,霜雪掃地寒無痕。南池水清 綠於染,影帶晴江春冉冉。中林斷處忽青山,門外筆 峰秋數點。竹園老翁長愛詩,讀書教子鬢成絲。臺驂 郡駕日相逐,澗雨岩風無改時。漢家中丞霜雪姿,南 歷嶺海西豳岐。十年襟抱畫圖見,萬里平安書札知。 秋曹郎官清比竹,身著青袍佩蒼玉。竹林在園書在 屋,如此傳家殊不俗。君家雖貧貧亦足,有園可居書 可讀。我家湖南在鄉曲,無竹無園但空谷。歸當坐我 青石床,淨洗胸中塵萬觓。

《再入梵安寺》
李廷柬
编辑

兩入梵安寺,霏談浩莫涯。松陰歸倦鶴,池草入鳴蛙。 客厭空山雨,僧烹近午茶。蕭然淹世味,何事更乘槎。

《經廣教廢寺》
前人
编辑

廣教過斜日,經臺靡孑存。陰雲蒸野水,衰草結荒村。 有鳥能啼樹,無僧可與論。江寒煙暝合,漁笛自黃昏。

《贈郴州范君山》
何景明
编辑

桂陽之山石巃嵷,四時雲氣流杉松。江開秀色蟠三 楚,天削芙蓉羅七峰。翩翩煙霧下鳳鷟,往往霹靂隨 蛟,龍鍾奇產異理亦有,黃金丹砂共瓊玖。何況人傑 應地。靈碩士名儒出先後。君山燕泉各一時,晚逢范 君亦其,偶范君古貌更好古,為問君山乃其祖。學海 遙聞前輩。風辭場獨覺良工苦。君為進士宰江縣,頗 厭簿書耽筆,硯神龍未應困泥滓,驊騮會自追風電。 君山十年不相。見見君如見君山面。燕京四月花滿 甸,邂逅不得同遊,宴花間送爾雙鳧翔,廬山高高橫 玉梁。雲停鴈過一回。首月明琴靜誰舉觴。我自辭家 來帝鄉,宿賓舊友稀登,堂悵望南邦思桂陽,感今道 故增悲傷。

《燕泉》
魯鐸
编辑

山堂古書帶新注,時時傳向人間去。山中有水名燕 泉,護繞山人著書處。堂前洗硯動迴塘,墨瀋涓涓欲 濫觴。積流到海變海色,河伯天吳驚大方。山人為霖 躡臺省,手挹芝瓢入蒼冥。槁枯萎薾足沾濡,困暍沉 痾快涼冷。忽接泉頭書滿架,蓮開魚泳近橫槎。眼前 用世功已就,鏡裡流年鬢未華。試問登崇何歲月,童 年文擊南宮節。今古勳庸校GJfont遲,燕泉大與磻溪別。

《蘇仙嶺》
周南
编辑

直上山上力欲竭,山上白雲掃不得。一簾松影掃風 清,幾杵鐘聲敲月白。煖爐煉他元道丹,寒泉洗我心 頭熱。三百甲子我當歸,莫把歸期空自說。

《弔獅子石》
曾全
编辑

獅子石砥中流苔斑,其色玉白,其頭呀然。鼻口奇突 兀,疑是老人。星隕石借問昔年來州守官曹折閱伊 誰咎漫將斧鑿,碎唇牙石不能言,俯其首冤哉石誰。 為傷時乎時乎亦。靡常何不在陰晴。宜都郡又不在 甲。乙牛奇章或慶雲,生萬狀或松風薦,微涼或醉倚 柴桑,里或醒步平泉莊。或誤飲熊渠羽或。血濺秦鞭 殃於戲。石乎人生冤抑自,今古區區一石何,足數君 不見汨羅,江水淚流深東門。抉目亦而汝我是。山中 人飢將白石。煮漱流枕石二十,年癖在膏肓孰可,愈 弔爾石石自諉,我有釣船長繫此。白鷗黃鶴相因依。 我醉我眠聊汝爾。GJfont城山下不須期,正值拂衣歸洞 時。明月清風分我席,坐對青山忘世機。

《蘇仙觀》
前人
编辑

百尺樓臺千仞山,縈紆石磴踏仙關。白雲常宿疏櫺 外,明月平飛碧樹間。鹿傍竹根眠獨穩,鶴巢松頂夢 應閒。潘園尚有遺蹤在,綠韭春風繡石灣。

《太平寺》
前人
编辑

招提依縣郭,卓錫自何年。境寂花飛雨,堂空月照禪。 隨風清磬遠,裊霧異香偏。坐久雲生袂,真疑謝世緣。

《太平寺》
羅明
编辑

一徑入禪室,空門絕世紛。捲簾看竹雪,掛袖染松雲。 碑古龍紋暗,峰高鷲影分。老僧心了了,釋話當論文。

古木映疏篁,垂陰鎖殿廊。露吟山佩冷,雲臥石床涼。 貝葉翻春綠,曇花散晚香。楞嚴應誦罷,心跡兩相忘。

重來遊寶地,掃壁漫吟詩。樹暗雲歸早,山高月上遲。 松搖栖鶴夢,缽洗化龍池。試問無生法,嘻嘻笑不知。

《蘇仙嶺》
前人
编辑

行盡谿山更上山,白雲深處是仙關。望中吳楚乾坤 大,坐底松喬日月閒。岩草翠搖鸚鵡綠,澗花紅染鷓 鴣斑。登臨未了殘詩句,付與煙莎霧柳間。

金碧樓臺倚半空,松花不掃白雲封。紫綃製氅煙霞 色,斑筍裁冠玳瑁容。龍甲捲來天外雨,鶴翎梳破樹 頭風。世人若問長生訣,洞口桃花幾度紅。

《卜築何公山》
何孟春
编辑

何公山好世爭傳,著我茅齋得幾椽。業主敢從今日 定,山名如結再生緣。天教避俗非真隱,人解離群是 散仙。勝跡可容成不朽,戴生能折券頭錢。

《觀音巖》
胡漢
编辑

虛巖斜傍楚江湄,把酒登臨事事奇。秋浪捲空飛白 雪,曉煙籠石起青螭。微微花氣侵簾入,隱隱鐘聲隔 岸隨。仙境不緣符客改,維舟鎮日費詩脾。

《八面山》
陳言
编辑

仗節平臨虎豹關,旌旗搖曳萬重山。誰云八面能誇 敵,自信千夫迥莫攀。跨鶴影分霄漢外,鳴騶聲落翠 微間。生平客況憑高興,獨立峰頭為破顏。

入楚貪山幾倦勞,登臨纔覺此山高。漫愁蹇足心還 怯,更笑狂標氣轉豪。撫劍光芒侵斗極,振衣風韻薄 松濤。何當結屋千層上,俯視塵寰一羽毛。

《君子亭》
謝邦信
编辑

濂溪亭子涼如水,綠酒青山愜北遊。海內衣冠憐此 夜,天涯羈旅怕逢秋。少陵自是金門客,公瑾還應萬 里侯。近得西鄰添二仲,思鄉同倚鎮南樓。

《艮巖》
前人
编辑

越聲知故國,斗酒憶高陽。逐客今三始,窮途且五將。 浮雲心仰切,流水意何長。窈窕諸天遠,葳蕤雙樹涼。 花香滿天地,草色上衣裳。不謂憂黔首,雲巖與世忘。

《蘇仙觀》
李永敷
编辑

參差樓閣俯群山,訪勝重來曉扣關。望遠眼回三楚 外,吟懷清絕萬松間。瑤壇地迥煙霞近,石洞雲深歲 月閒。淹坐不知歸棹晚,數聲漁唱起江灣。

《問仙洞》
前人
编辑

野興撩人轉覺繁,問仙落日更移樽。寒江衝綠迴魚 艇,野岫分青到石門。宿鳥已看爭覓樹,遊人卻笑尚 尋源。新詞歌徹杯傾倒,歸去林梢月一痕。

《觀音巖》
譚文獻
编辑

石磴縈紆掛壁間,詩情常自愛躋攀。花融淑氣香隨 屩,草拂東風綠染山。望裡鳥飛晴樹迥,坐中魚戲碧 流閒。乘風醉舞春衫薄,小艇歸來月一灣。

《觀音巖》
曾獻瑞
编辑

山骨斲成訝化工,天然樓閣快玲瓏。松垂峭壁空林 碧,日映香臺篆影紅。載酒客遊圖畫裡,敲詩人坐玉 壺中。登樓莫惜馳眸遠,望斷南來幾度鴻。

《艮巖龍隱》
楊本厚
编辑

巖泉滴瀝石嶙峋,松舍清幽竹四鄰。源噴佛崖寒夏 日,龍藏仙洞臥朝雲。當簾樹影侵禪杖,到榻林聲掃 俗塵。賦景賞懷花共笑,更看幽澗躍潛鱗。

《潘園仙韭》
李盛皋
编辑

香風嘶馬出林坰,仙客長冥韭自青。春盡平蕪人不 翦,空餘翠色在沙汀。

《森口客舟》
彭夢翼
编辑

水自潺湲山自青,荒涼古廟肅陰陰。老僧莫發黃昏 磬,敲動孤舟萬里心。

《金紫巖》
馬文
编辑

仙人竹杖化為龍,騎上巖頭金紫封。丹GJfont無煙曾煮 石,青都有鶴尚巢松。清新碧眼浮嵐氣,牢落塵心靜 午鐘。堪嘆百年成底事,殘雲幾點過前峰。

《遊蒙巖》
前人
编辑

路入仙宮半日留,尋源渾似武陵遊。鶴巢松老雲岩 暖,泉噴花香玉井幽。芝草每依奇石秀,元猿時向茂 林投。爐煙飄渺南窗下,閒借黃庭一校讎。

《遊艮巖》
前人
编辑

禪關金地自逍遙,石路無塵隔市囂。白鹿鳴時瑤草 綠,青鸞栖處碧桃嬌。水縈羅帶清堪掬,峰疊煙鬟翠 可描。怪底田家懽未足,夜來甘雨灑天瓢。

《太清漁棹》
朱英
编辑

沙汀蘆渚歲悠悠,畫漿蘭橈日放舟。煙雨一蓑江月曉,星霜幾棹水天秋。得魚自酌開家醞,罷釣閒眠伴 海鷗。身世囂囂心太古,肯關塵世半分愁。

《東隴春耕》
前人
编辑

和風送暖艷陽天,載事東疇曉不眠。好雨初晴雲滿 笠,耕犁新課竹為鞭。閒隨短笛春堤外,偶答村歌夕 照邊。賦薄徭輕官不擾,鼓聲時聽祝豐年。

《雲蓋仙林》
李瑞
编辑

矹硉孤撐一徑通,仙臺縹緲翠微中。蓬壺冷浸三秋 月,石洞虛涵五夜風。町畽鹿場芳草合,離披丹鼎曉 雲籠。不知前日朝元客,曾到雲關第幾重。

《東江古渡》
前人
编辑

銀潢一瀉遶東流,野色微茫古渡頭。茅店雞聲人度 月,霞天漁唱柳橫舟。片帆煙雨搖千古,兩岸鶯花伴 幾秋。何日臨流沽一醉,西風長笛倚江樓。

《大官夕照》
邊貢
编辑

僻署閒無事,西山看落暉。孤煙籠樹出,倦鳥帶雲歸。 碧岫銜紅影,丹霞扶翠微。桑榆留好景,晚節願無違。

《蘇山春色》
前人
编辑

東嶺仙人跡,韶光每愛看。流鶯啼綺樹,走馬耀銀鞍。 酒向花前醉,琴宜竹裡彈。明朝簿書暇,且作勸農官。

《古寺禪鐘》
前人
编辑

化城猶咫尺,風送梵聲遙。拙吏懷三徑,殘僧記六朝。 洪音傳震旦,警夢入清宵。視息齋居久,還憑破寂寥。

《義帝陵》
僧顯萬
编辑

祖龍智昏日月蝕,南公力欲麒麟鬥。楚雖三戶能亡 秦,盛德宜然有其後。魯公違約火咸陽,咄嗟聲出群 雄右。豆分瓜剖聽指揮,忽使黔徒賊孤幼。籍也狐狸 爪搰之,項伯寧不為家寇。真人如龍翔霸上,高祖長 風起襟袖。終據皇圖豈力為,推張赤熾皆天授。可憐 郴北東土墳,恨碧凄紅春不茂。

《踏莎行》白鹿洞
宋·秦觀
编辑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知何處。可堪孤館閉 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 此恨無重數,郴江本自遶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阮郎歸》郴陽旅況
前人
编辑

湘天風雨破寒初,燈殘庭院虛。麗譙吹徹小單于,迢 迢清夜徂。人意遠,旅鴻孤,崢嶸歲又除。衡陽猶有 鴈傳書,郴陽和鴈無。

《踏莎行》題景星觀
元·萬侶
编辑

洞接桃源,橋橫柳渡蘇僊舊日經行處。翩翩騎鶴幾 時還,空餘怪石參天樹。獨倚亭欄,誰論心素。亂山 堆疊青無數,試從西北望長安,斷雲爭逐飛鴻去。

郴州部紀事编辑

《州志》:漢武帝元鼎五年,伏波將軍路博德擊南越兵 出桂陽郡。

元帝元年,桂陽地震大水潰出。

《後漢書·衛颯傳》:颯為桂陽大守。郡與交州接境,頗染 其俗,不知禮則。颯下車,修庠序之教,設婚姻之禮。期 年間,邦俗從化。先是含洭、湞陽、曲江三縣,越之故地, 武帝平之,內屬桂陽。民居深山,濱溪谷,習其風土,不 出田租。郡遠者,或且千里。吏事往來,輒發民乘船,名 曰傳役。每一吏出,徭及數家,百姓苦之。颯乃鑿山通 道五百餘里,立亭傳,置郵驛。於是役省勞息,奸吏杜 絕。流民稍還,漸成聚邑,使輸租賦,同之平民。又來陽 縣出鐵石,他郡民庶常依因聚會,私為冶鑄,遂招來 亡命,多致盜姦。颯乃上起鐵官,罷斥私鑄,歲所增入 五百餘萬。颯理恤民事,居官如家,其所施政,莫不合 於物宜。視事十年,郡內清理。二十五年,徵還。

《州志》:桓帝永壽五年,長沙賊起寇桂陽郡,遣御史中 丞盛修督兵討之,不剋,再遣太常馮緄討之。

延熹六年,桂陽賊李研等作亂。

八年,桂陽賊吳蘭等攻桂陽郡,太守任應棄城走。 蘇耽,郴縣人,母潘氏未歸夫亡誓死靡他,一日澣衣 江邊,忽浮五色苔繞足,棄而復繞者三,母吞之成孕, 彌月生男,寘之牛脾山洞中,七日母往視見,白鶴翼 之,白鹿乳之,母因收養,長就鄉塾,師問其姓名,曰:無。 見門外人擔禾以草貫魚,因自命蘇姓名耽,耽常遇 異人授以仙道,一日告母曰:上帝來召耽,欲去矣。母 曰:汝去,吾誰養。耽乃固封一櫃遺母,云:扣之隨所需,而得,且云:明年郴州人當有疫,可取庭前井水橘葉 救之,亦可助甘旨。言訖,跨鶴飛昇而去,明年郴人果 疫,母日活百餘人,啟櫃視之,惟見雙鶴乘空。郴人因 以名其門曰:來鶴門,其母年百餘歲無疾而終,後人 奉為仙母元君,至今郴城東潘園故址上建蘇仙觀, 相傳有仙韭遺種采之不易得。

無量壽佛,郴州程水鄉人,自立禪關一所,GJfont趺其中, 不間寒暑者數年,一日歸省其母,母殺雞為黍食師, 師不忍辭,承母命盡啖之。母食一足,師食竟,趨至江, 滸出腸洗之。至今名其江曰:洗腸江。常有獨足雞浮 於水面,今周原山有壽母墳,即其生長地也。程水周 原山俱屬興寧與郴之延道鄉接壤云。

唐神龍元年,郴州左史病化為虎。

景龍元年秋七月,州大風,發屋拔木。

開元四年六月,馬嶺下白蛇與黑蛇鬥,白蛇長六七 尺,吞黑蛇至腹,口眼流血,黑蛇長丈餘,穿腹出,俱死。 大曆十三年,州黃岑山崩。

憲宗元和九年,桂陽產靈芝七本。

咸通三年,州境人家馬生角。

僖宗乾符六年十月,黃巢自桂編大筏乘暴水下永 衡,破潭州,招討副使李孫走朗州,兵十餘萬殲焉。投 胔蔽川。

南唐南漢攻陷郴州義章,伏屍八十里。

宋祥符四年六月,州袁廷慶獻芝十本。

高宗紹興元年,盜曹成亂岳飛追討之。

三年,郴州桂陽薦饑。

孝宗乾道元年,宜章峒賊李金亂焚桂陽州。

《墨客揮犀》:湖南之俗,好事妖神,殺人以祭。凡得儒生 為上祀,僧為次,餘人為下,有儒生行郴連道中,日將 暮,遇耕者,問秀才何往。生告之,故耕者曰:前有猛獸 為暴,不宜夜行,此村下有民居可以託宿,生信之,趨 而前,始入一荒徑,盤屈行者甚少。忽見高門大第,主 人出見客甚喜,延入一室,供帳赫然,肴饌豐美,既夕 有婦人出問生所自,窺其色甚妍,生戲以言,挑之。欣 然而就,由是留連數日,婦人亦比夜而至,情意款昵。 乃私謂生曰:是家將謀殺子,以祭鬼,宜早自為計。我 亦良家子,為其所GJfont至此。所以遣妾事君者,欲以愚 君留耳。生聞大駭,乃夜穴壁與婦人同出,比明行四 十里,投近縣,縣遣吏卒捕之。盡得姦狀,前後被殺者 數十人,前所見指途耕者,亦其黨也。於是一家盡抵 極法,生與婦人偕老焉。

《通志》:郴州之西有潘園,其崇千仞洞隙有一石貌人, 所謂槃瓠也,西尚有槃瓠洞。

桂陽程鄉有千里酒,飲之行千里,至家而醉。

仙桃在郴州仙桃山,蘇耽仙壇內,有人至心祈之,輒 落壇上,或至五六顆形似石塊赤黃色,破之如有核 三重,研飲之愈眾疾,尤治邪氣。

何職方諱繹,字仲連,從晏元獻公辟為永興倅,時永 興有GJfont家子悅娼女,私約為夫婦,而父母強為之娶。 子乃謀之興市卜者,教以厭蠱期,妻必死。既而妻果 病垂死,其父母聞之,告於官,晏公醇儒不信,永興倅 仲連固請鞫之,遂得實發地,得木偶人,書其妻名氏, 生時與咀咒之詞,晏公大驚,乃奏抵法。

張詠知永興,有父老訴牛舌為人所割,詠曰:爾於鄰 伍中誰氏有隙者。曰:有甲氏嘗貸粟於某,不遂,此怨 之深者,詠遣去云至家徑解其牛貨之。父老如教,翌 日有人訴擅屠牛,詠叱之,曰:爾割某氏牛舌,以償貸 粟之怨,而反致訟耶。其人伏罪。

郴州支邑村民圃地,其畔有池水泓澄,常見雙鯽比 翼而嬉,經數歲無他鱗。民投網取之,不可得。後澤竭 於泥中獲一銅盆,內鑄兩魚形,與向所見者不異,注 水魚撥刺如前。

《元史·王都中傳》:都中為郴州路總管。郴居楚上流,谿 洞猺獠往來民間,憚其強猾,莫敢相與貿易。都中育 之以恩,懾之以威,乃皆悅服。郴民染于蠻俗,喜鬥爭, 都中乃大治學舍,作GJfont豆簠簋、笙磬琴瑟之屬,使其 民識先王禮樂之器,延宿儒教學其中,以義理開曉 之,俗為之變。鄰州茶陵GJfont民覃乙死,無子,惟一小妻, 及其贅GJfont,妻誣其GJfont拜尸成婚,藏隱玉杯夜明珠,株 連八百餘人,奉使宣撫移其獄,委之都中,窮治,悉得 其情,而正其罪。州長吏而下,計其贓至十一萬五千 餘緡,人以為神明。遷饒州路總管。

《州志》:泰定元年,永興蝗。又二年饑。

至正末,寇起四鄉,屠戮殆盡。

明洪武乙酉,州寨長羅福作亂。

永樂乙酉,桂東芝生于泮宮。

正統己巳八月十五日,宜章鄺司馬居地震三日,泉 水流出皆赤,未幾公罹土木之難。

正德丁卯,宜章大水衝,塌西南城垣壞,民居田塘秋 復大蝗。

戊辰冬十一月,有鳥蔽天聲如雷,是年猺民作亂,陷永興興寧。

丁丑宜章莽山西山笠頭峒賊首龔福全李斌梁柏 桂陽延壽等峒,賊首高仲、劉福興、李仁才等大肆猖 獗劫掠州縣,命湖廣都御史秦金南贛軍門王守仁 合調土漢官兵討平之,破其寨柵九十,擒福全俘馘 者三千人。

庚辰正月,興寧有烏雲如車輪,擊逐空中,自辰至巳 始滅。

嘉靖辛酉,大羅山賊入宜章長寧諸鄉,咸受其害。 嘉靖甲辰夏州蝗秋大疫,死者數千人,復大饑,宜章 旱蝗大饑。

乙巳,州大饑,民鬻男女採蕨根草食。

丁未六月,桂陽東岡山崩水湧,城垣衝倒百餘丈。 己酉夏,興寧水漂民廬舍。

癸亥,興寧星隕。

乙丑,興寧上下連峒賊首黃積珠等作亂,南GJfont都御 史陸穩勦平之。

戊子春,桂東龍見,大雨七日。

己丑七月,桂陽洪江水突起七丈有奇,三日方退,死 者甚眾,八月三淇螣食禾五日盡,山澤草木皆無歲 大饑。

癸巳,興寧東城壕水出如血。

丁酉,宜章平和大水,田廬盡沒,溺死男婦無筭。 戊戌,宜章饑,粟山竹林廣七八里竹梢生米如稷。 庚子七月,州大水漂沒民居。八月,州西北有聲如雷, 野雞皆鳴。

郴州何孟春有社稷功武宗,嘗執其手慰勞之。公自 是敬君,所執不敢忽。一日妾侍寢誤跨公手,公大怒 立命逐去,妾泣曰:誤也。且有妊容娩後如命。公終不 聽,有趙商者,素與公善,遂以妾贈甫。七月生子,名維 寰,冒趙姓,稍讀公所著,心動,知母曾侍公,索所自母 私語之曰:兒非趙氏子,實郴州何公子也。維寰益加 勉,期繼,公志弱冠,成進士巡撫湖廣,隆慶丁卯改元, 用給事陳璞議贈公禮部尚書,諡文簡,命本省撫臣 建祠以祀,維寰至郴,語郴人曰:何名公某父。事之聞, 其女嫁俞晟,請見事之如姊,欲復姓,會有忌之者,謂 公郴人,何不避嫌,而官楚遂中止。

隆慶五年,桂陽蝗,大饑。

六年,興寧火城內外齊起,燒民舍千餘間。

戊辰,興寧雷家峒等賊掠鄰境,會有奏請勦者,遂負 固以反,南GJfont都御史張翀令擒其賊首楊子常李時 學餘黨悉招撫之。

庚午,興寧羅水山賊黃朝祖等作亂,撫院張翀調兵 討之。

萬曆二十四年,桂陽州臨藍礦賊來州開礦,驅去復 來,幾至燎原,守備童仲葵統兵殺退,州守臧烈申請 題達奉旨封禁募廣東殺手七十二名,安插劉家塘 名秀嶺營,以衡州衛千戶領之。

天啟甲子四月至七月,無雨,江流皆絕,民採蕨根竹 實以食。

崇禎四年辛未,廣東平遠縣賊首鍾靈秀等聚眾五 千餘,自始興來攻桂陽,知縣林大傅棄城走城陷。 九年,臨藍礦賊起結連猺峒聚眾萬餘,郴桂衡長袁 韶諸郡縣咸被其毒,至十二年始平。

十三年冬夜,地震,臥者至墮地。

十四年,大疫。冬,白虹見西南首尾至地。

十六年六月,臨藍嘉桂礦賊復起,聚眾萬餘來劉家 塘開礦,近礦數十里,一望丘墟,九月流賊張憲忠陷 衡州府,因取郴州偽知州譚三陽,偽道胡茂叔,偽守 備易,上達佐貳儒學,及五縣知縣等到任,十二月韶 州推官黃領廣兵恢復。

十七年甲申,礦賊據礦日肆剽掠。

乙酉五月,荊州遼府宗室招募礦賊萬餘,自號遼王, 據郴。

丙戌九月,郝永忠率馬步軍至郴三十里內擄掠一 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