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31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三百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十二卷目錄

 廣州府部彙考十四

  廣州府物產考二

職方典第一千三百十二卷

廣州府部彙考十四编辑

廣州府物產考二       《府志》编辑

府總

木屬

GJfont 即水松。榕 《南方草木狀》:榕樹南海鄉村多植之,葉如木麻,實如冬青,樹幹拳曲,是不可以為器也。其木稜理而深,是不可以為材也。燒之無燄,是不可以為薪也。以其不材,故能久而無傷。其蔭十畝,故人以為息焉。而又枝條繁華,葉茂軟條,如藤垂下,漸漸及地。藤梢入土便生根節,或一大株有根四五處。而橫枝及鄰,樹即連理。南人以為常不老,謂之瑞木。

石鹽 即鐵力木。

杭 俗云圓木。

槁 一種名滑槁。

櫟 櫟與榕皆不可以為材。

皂角木 大類石鹽而散潰,度者慎之。

花梨木 可為器皿。

秋風子 任之為槨。

白蠟 出連州。

梧桐 出順德。

鐵樹 出新會。

白拆 出陽山。

椽和 出增城。

合昏 出從化。

豬跋 出香山。

蘆頭木 《南越志》:南海江岸間出,葉如甘蔗,織以為帆。以其疏暢,可以代布。

廣地卑濕,非堅木。輒致蠹蟻。松柏猶為蠹蟻所甘。一種白蟻最多,甚至衣服書籍有食之盡者。故屋宇多取廣右鐵力木為之,乃無患。番禺以東至於從化,皆深山大林,或窮日行無人跡至於香山新會新寧山益深材木之多不可勝計山。人不能斧以畀,估客至作筏,數歲不一遇。澗溢則不得下,然以其致之艱,率不能挈全木鋸而編之。其長尋丈,而其餘雜樹,悉以為炭。亦有截幹,使腐生菌以為食者。如增城人截羊矢木之類。蓋西南之利水,東北之利山。

漆 南海諸縣山所產,頗稱良。又多茗草,然名不彰,惟河南西樵為佳品。多苦GJfont,可以伴茶。多花椒,然不勝蜀產者。

諸蔗 長大,甘可食。煎成片糖,四方多資焉。《舊志》:叢似蘆荻,春種夏長,冬月取莖作汁煎之,成片糖,貯之瓦罐。有成水晶狀者,謂之糖霜。可消煩渴。東莞有一種,名白蔗。長一丈五六尺,尤脆美。《南方草木狀》:諸蔗一曰甘蔗,交趾所生者,圍數寸,長丈餘,頗似竹。斷而食之,甚甘,榨取其汁,曝數日成飴,入口消釋。彼人謂石蜜。吳孫亮使黃門,以銀碗并蓋就中,藏吏取交州所獻甘蔗餳,黃門先恨藏吏,以鼠屎投餳中,啟言吏不謹,亮呼吏持餳器入。問曰:此器既蓋之,且有油覆,無緣有此。黃門將有恨汝。吏叩頭曰:常從臣求莞席,臣以席有數,不敢與。亮曰:必是此。問之具服。南人云甘蔗可消酒,又名干蔗。司馬相如樂歌曰:太尊蔗漿折朝酲,是其義也。又取糖法,廣人陳彥英得自交州。以二巨木合而豎之,如絞吉貝車子狀。以牛牽挽之,如推GJfont磨狀。投蔗其中,汁易出,日數千條可盡。每冬初遍諸村岡壟,皆聞戛糖之聲。

榖樹 偃蹇不美,然搗其皮,可為紙。

栟櫚 即棕樹。名棕櫚,可以為帽及薦。有蒲葵,葉如栟櫚而柔薄,可為扇笠。有桄榔,亦如栟櫚,皮可作綆,得水則柔韌。其木性如竹,紫黑色,有文理。工人解之以製棋枰及著。《南方草木狀》:桄榔。胡人以此聯木為舟。皮中有屑如GJfont。烏柏 其子為油。

無患 一作木患。其子多苦漿,可用以浣。纂文無患,木名也。實可以去垢,核黑。問櫨木曰:無患何也。答曰:昔者神巫曰:無患此木能作符,劾百鬼,則以此木為棒,殺之。世人相傳以此木為眾

鬼所惡,競取為器,用以厭鬼,故號為無患。明弘治中,忽遣使來取,其價大貴,一枚至售十數錢,亦異事云。

竹屬

桃竹 可為杖。《舊志》東坡詩:已從子美識桃竹,更向安期覓棗瓜。坡自注,蒲澗山有桃竹,可作杖。而土人不識。又《志林》云:桃竹葉如棕,身如竹,密節而實中,蓋天成拄杖也。

斑竹 可為柄。

小花竹 可為著。

GJfont簩竹 可為箭。俗呼箭竹。《南方草木狀》:GJfont簩竹徑不過二寸,皮粗澀勝于鐵。一曰蘇勞。淡竹 可以入藥。《舊志》:時氣熱毒,不知人事,水煎七葉,服之即止。

思摩竹 《南方草木狀》:思摩竹如竹而大,筍生其節,筍即成竹,及春而筍復生節。交廣間在在有之。

籠蔥竹 民多剖而絲之以為器皿。增城人以為布。又或以為簟,皆精緻焉。《舊志》:籠蔥竹節少而長。又有方竹,俱出羅浮。

鶴膝竹 小而修,類鶴膝。

大頭竹 圍三寸許,高六七丈。山人以籜為扇,以木為梁棟。筍味佳。趙介詠竹詩:箇箇龍孫碧玉姿,春來競長拂雲枝。霜根舊護虯鬚古,紺節新拳鶴膝奇,吟愛清標窗屢倚,坐貪濃影榻頻移。清時久乏鳴陽瑞,行看秋風紫實垂。

竹 節露而中堅,上多刺。紫竹 膚紫色,宜傘柄及扇。

菉竹 葉密而叢,膚青而澤,筍甜美可食。油竹 鄉人多植舍前,葉繁陰,膚清潤如油色。故名

線竹 膚有痕數十,直下如線,俗呼線桃,又名石竹。出順德。

丹竹 出增城。

白眼竹 出新會。

篁竹 出陽山。

蒲竹 出新寧。

蔓竹 細長丈餘。

GJfont竹 枝柔,可作帚。馬竹 出從化。

麻竹 出清遠。

花屬

素馨 《南方草木狀》:素馨一名那悉茗,與茉莉皆胡人自西國移植於南海。今盛種之,女子採絲穿花心,以為首飾。《舊志》:古龍涎香餅及香串之類。治以素馨,則韻味愈遠。

茉莉 似薔薇之白者,香愈于那悉茗。春末夏初,茉莉甚開,氣最清,可以薰茶。

酴醾 《舊志》:一名牛勒,又曰薔薇。大秦國常貢花露,盥手則香透。今之薔薇,惟色紫紅如毬而不甚香,惟番薔薇乃香。

指甲 《南方草木狀》:指甲花其樹高五六尺,枝條柔弱,葉如嫩榆。與那悉茗、茉莉花皆雪白而香不相同。亦彝人自大秦國移植於南海。而此花極繁,細纔如半米粒許。彼人多折置襟袖間,蓋其芬馥爾。一名散沫花。

蘭 芬香俱烈。云移自外國。《舊志》:葉如劍花,淡紫而香清,大者名插劍蘭,小者名楊妃蘭。亦云燕泥香。山谷曰:一幹一花而香有餘者蘭。一幹數花而香不足者,蕙。《離騷》云:既滋蘭之九畹,又植蕙之百畝。則知楚人賤蕙而貴蘭矣。蕙蘭叢生,蒔以沙石則茂,沃以湯茗則芳。是所同也。蕙 《南方草木狀》:蕙草一名薰草,葉如麻,兩兩相對。氣如蘼蕪,可以止癘。出南海。

菊 《舊志》:黃者曰金錢,曰茶褐羅,曰御愛。黃白者曰鵝毛、萬卷書、玉繡毬。紅者曰大都紅,曰荔枝紅,硃砂紅。又有重瓣菊、素馨菊、蝴蝶菊。秋乃花。九月九日俗採。泛酒,芳香可珍。

桂 《舊志》:色黃如粟,香極清遠。高山之巔為多。鳳毛 《舊志》:其花穗若鳳尾,置之書帙,可以辟蠹。

露頭 《舊志》:花如纍珠,伏地中,頭昂出,故名。薝蔔 似把子花而重臺。

豆蔻 《南方草木狀》:豆蔻花其苗如蘆,其葉似薑。其花作穗,嫩葉卷之而生。花微紫,蕾頭深色。葉漸舒,花漸出。舊說此花食之破氣消痰,浸酒增倍。泰康二年,交州貢一筐,上試之,有驗。以賜近臣。

賽蘭 陳獻章詩:南有賽蘭香,名花人未識。光風散微馨,甘露洗新碧。

闍提 一作麝臍,夜合其香,亦宜簪佩。

佛桑 《舊志》:與朱槿稍似,葉如黃桑差小。俗人呼為小牡丹。其色殷紅,大如盞。又有水紅者,頗佳。四時皆有花。東坡詩:艷艷空燒紅佛桑。朱槿 《南方草木狀》:朱槿花莖葉皆如桑葉,光而厚。樹高止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花,至仲冬乃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條,長於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若燄生。一叢之上,日開數百朵。朝開暮落。插枝即活。出高涼郡。一名赤槿,一名日及。《舊志》:一名木槿,即詩所謂舜華也。其草臺者,猶易零落。俗呼紅花。亦有紫者,其色不一。

刺桐 《舊志》:花殷紅如木綿,樹枝生刺,故名。朱餘慶詩:越嶺南來風景異,人人傳說到羊城。經冬來往不踏雪,半在刺桐花下行。

含笑 《舊志》:其色微紫,香亦旖旎。東坡詩:如今獨有花含笑,笑道秦王欲學仙。

芙容 一名拒霜。

海棠 香不及色,有色有香惟蜀種。

密友 一名賽楊妃。葉類薔薇,花粉紅而艷麗,開則一瓣有缺處。

月桂 色紅黃,四時有花。

真珠 一名玉屑花。

金錢花 深紅色,團圓如錢。

金鳳 一名鳳仙。

長春 一名月月紅。

剪春羅 花如石竹瓣如剪,有白線。

山丹 其花一帶百餘蕊,如繡毬狀。深紅色。一花四英。東坡云:錯落瑪瑙是也。

大笑小笑 春日開。舊有詩云:大笑何如小笑香,紫花那似白花妝。

萱草 一名鹿蔥草。種之可以亡憂者。

紫薇 搔之輒動,俗謂癢樹。汪廣洋詩:澹白輕紅鬥剪裁,紫薇終不占先開。如今爛漫炎天裏,賸有春風座上來。

玉簪 一名白鶴。詩云:獻罷瑤池阿母家,飛瓊扶上紫雲車。玉簪滿地無人拾,化作東南第一花。

山茶 深紅色。冬盛開。東坡詩:葉厚有稜犀甲健,花開少態鶴頭丹。

珊瑚 經略程師孟詩:珊瑚花發客疑真。蝴蝶 樹高三五尺,葉皺而有稜。春暮盛開,山谷間有之,惟新會白水山為盛。其蓓蕾必叢生三二十。花開四朵相對,鬚眼微具。待謝則次蕾又開,謝復如之。蓋亦草木之妖也。

白鶴 狀如白鶴,頭頸翅足皆具。頭有黑點如眼睛。開於暮春,惟西樵岸有之。

女貞 男貞 俱出順德。

罌粟 花有五色,實如小罌,子如細粟,亦名御米。出東莞。

瑞香 一名錦熏籠。張祠部以瑞為睡,故云曾向廬山睡裏開。東坡詞云:領巾飄下瑞香風,驚起謫仙春夢。其意甚婉,出東莞香山。

午時 出新寧。

武陵紅菊 出陽山。

鴛鴦桃 萬點金 俱出連州。

草屬

蒟醬 《通志》略:蒟醬一名浮留。緣木而生。其子如桑椹,熟時正青。以蜜藏而食之,辛香其華。實即蒟也,可為醬。故名。其狀似蓽撥,今嶺南人但取其葉及藤,合檳榔食之,謂之蔞,而不用其實。莞 可為席,故俗呼為席草。

箬 可以包裹。

茅 一種名香茅,其柔者,可製筆。

蒿 蘆 出新會香山海傍。種之能漬泥。宜男 《通志》略:宜男草。《廣州記》云:小男。女佩之臂上,辟惡止驚。生廣南,朝生暮死。花生糞土處,頭如筆,紫色。朝生暮謝,小兒呼為狗溺臺。又名鬼筆。菌類也。

益母 《舊志》:苗如艾,方莖白葉。葉生節。端午日採。陰乾婦人產難,以石器搗為細末,煉蜜為丸,如彈子大,用童便及無灰酒化開,服之。或產後肚痛及胎衣不下,瘀血不盡者,皆可服,故名。使君子 《舊志》:生山野中及水岸。其葉青,大兩指,長二寸。其莖作藤,三月生,花淡紅色,久乃深紅。七八月結子。如梔稜瓣而首尾尖。《本草》:俗傳始因播州郭使君療小兒,多是獨用,後來醫家因號為使君。

越王餘算 《通志》略:越王餘算生南海水中,如竹算子,長尺許。《異苑》云:越王行海,作籌有餘,棄於水中而生。《南方草木狀》:誤以為竹。

芫莔 《舊志》:子炒末,蜜水下,治百痢。

羊蹄 《舊志》:根生下濕地,春生。苗高三四尺,葉狹長,根似牛蒡而堅實。今人採生根,醋磨,塗癬速效。

馬鞭 《舊志》:春苗似狼芽而莖圓,高二三尺,抽三四穗。七八月採苗。葉曬乾用。《千金方》:食魚膾及生肉,在胸膈不化,必成癥瘕。搗汁飲一升,即消。出順德、東莞。

鱧腸 《舊志》:一名旱蓮。搗汁和蜜曬成膏,潤肺烏髭髮。

車前 《舊志》:一名錢貫草。春生,性涼,能利水道而不動氣。水道利則穀藏自止矣。

何首烏 《舊志》:藤生。根如斗大。有雌雄二種。相對而生。小者為雌。冬月取其雄者,以竹刀碎切,曬乾為細末,酒調常服,令人髮黑。

牽牛 《舊志》:黑白二種,俱藤生。黑者味苦寒,有毒。花如桐角,青白色而無香。十月採其子,與商陸根同為末,無灰酒調服。專治腫病,有驗。金鶯 《舊志》:叢生,有刺。四月開,白花,類薔薇。夏秋結實,亦有刺。十一、十二月採熬成糖。服之補虛效。

蓖麻 《舊志》:春生。苗葉似葎草而厚大。莖亦有節如樹。高丈許,實殼有刺。實類巴豆,青黃斑褐,形如牛蜱,故名。《千金方》:治嶺南腳氣,至膝脛腫滿者,蒸其葉裹腫處,立消。

紫背 《舊志》:可治瘡損。

蒼耳 《舊志》:苗如茄子,莖高二三尺。五月採子嫩者,曬乾為末,和蜜丸,梧桐子大,能除濕氣、四肢麻木,亦化風痰。

三藾 似薑而軟脆。性熱,消食。和檳榔啗之,或調湯焉。

冬葉 可以苞苴用之柱礎,能隔濕潤。南方草木狀。冬葉,薑葉也。苞苴物交廣皆用之,南方地熱,物易腐敗,惟冬葉藏之,乃可持久。

慎火 足以禦災。《南越志》:廣州有樹,可以禦火。山北謂之慎火,或謂戒火。多種屋上,以防火也。但南中無霜雪,故成樹。

吉利 足以蠲毒。《南方草木狀》:吉利草其莖如金釵,股形,類石斛。根類芍藥,交廣俚俗,多蓄蠱毒,惟此草解之,極驗。吳黃武中,江夏李俁以罪徙合浦,始入境遇毒,其奴吉利者,偶得是草,與俁服,遂解,吉利即遁去,不知所之,俁因此濟人不知其數,遂以吉利為名。

草麴 出南海諸縣。有山桔、辣蓼之屬。和豆與米,飯而成者。《南方草木狀》:南海多美酒,不用麴GJfont,但杵米粉,雜以眾草葉。至新會香山,則用板杏。然味太甘,有毒。惟專用GJfont為麴者,殆無毒餘。則劇飲之,既醒猶頭涔涔云。至於市酤,逐旦夕之利者,色黃而苦,多灰。飲之則泄然。列城皆用之。獨白酒所謂竹葉青諸品猶良。又一種燒酒,以甑炊糟粕,瀝其汗而成,本元時法也。

藤 有黃白二色。黃藤節大如竹,白藤節小如指。唐宋取絲以充貢。至今猶以為貨焉。

棍藤 其節密。

藤條 其節疏。

紫藤 《南方草木狀》:浮沉藤生,子大如齏甌。正月花仍連,著實十月。臘月熟。色赤,生食之甜酢。生交趾。

蘭子藤 生緣樹木。正、二月花,黃色。四五月熟。實如蔾,赤如雄雞冠。取生食之,味淡泊。出交趾合浦。

野藤 緣樹木。二月花仍連,著實五六月,熟,大如羹甌。俚民煮食,其味甜酢。出蒼梧。

椒藤 生金封山。俚人往往賣之。其色正赤。出興古。

紫藤 葉細長,莖如竹根,極堅。實重重有皮。花白子黑。置酒中,歷二三十年亦不腐敗。其莖截置煙炱中,經時成紫者,可以降神。

榼藤 《南方草木狀》:榼藤依樹蔓生,如通草藤也。其子紫黑色。一名象豆。三五年方熟。其殼貯藥,歷年不壞。生南海。解諸藥毒。

膏藤 裴淵《廣州記》:土人伐船為業。隨樹所生,就以成槽,皆去水遠,難動,有數里。山生草名膏藤,津汁軟滑無比,以此藉地,牽之如流,長五六丈船,數人便運。

菽藤 顧微《廣州記》:菽藤如栟櫚,葉疏皮青多棘,刺高五六丈者如五六寸。竹小者如筆管。竹類有十許種。

續遊草 藤也。一曰諾藤,一曰水藤。山行渴則斷取汁飲之。治人體有損絕,沐則長髮。去地一丈斷之,輒更生根至地,永不死。

荊 有三種。金荊可作枕,紫荊可作床,白荊可

作屐。若牡荊則指病自愈。裴淵《廣州記》:與他處牡荊、蔓荊全異。

抱木 生於松旁,若寄生然。極柔弱,不勝刀鋸。乘濕時刳而為履,易如削瓜然。既乾則韌不可理也。

烏木 來自番船,有茶烏、角烏二種。為著甚渾堅,或以為杖,或以為冠,皆無不宜。

蘇木 亦來自番船。用以染紅甚佳。廣人皆貨之。

香屬

香樹 出東莞縣四十里茶園村。村中人皆業香,故漫谷盡植之。樹稍老,乃於春夏之交鑿而竅之。經雨露漸漬,凝成黑色。然後取焉,存其本七八寸,GJfont經歲則又取焉,於是削為馬牙、釘頭等香。枝幹中有蟲蛀者,剔成小顆,若橄欖然。是謂欖香,極貴,不易得。甲香、箋香次之,則年久堅黑者也。又有白木香,一曰片香,焚之,香霧滃翕,皆可愛。其他村雖有之,然終不如茶園云。楓香 樹似白楊。葉圓而岐分,有脂而香。其子大如鴨卵。二月花發,乃著實。八九月熟,曝乾可燒若楓木,則歲久生癭,遇雷雨暴長三五尺,謂之楓人,越巫取以為神術,非楓香也。又有奇南香、槐香、藤香,多可為帶,又有觀音、降真二種,但可供神而已。若雞舌、流黃、安息木香、沉香、檀香、乳香,則出番舶。

鱗屬

GJfont 狀大如山。小者長二丈餘,脊若鋒刃,時至南海王廟前而退,人謂之來朝。或數十年一來,或一年數至。俗謂來數,則人有疫疾。宋景定壬戌冬,嘗過州境數十,成群至三江口而返。鱘龍 最為俗所珍。頭類龍而無角,鱗亦然。惟香山石鎮、南海馮村等處有之。大者長丈餘,人得之,最可為鮓,其骨脆美。

比目 即鞋底魚。俗呼貼沙,又一種曰甑箄。烏賊 《南海志》:烏賊魚骨治寒熱、驚氣。烏賊魚有GJfont遇風浪,便虯前一鬚,下GJfont腹中。血正黑,用以書,與真書不辨。世謂烏賊懷墨而知禮。故俗云是海君。紀事小吏或曰:古謂之諸生常自浮水上,烏見以為死,便往啄之,乃卷取烏,故謂烏之賊云。

鋸魚 昂首於水面,牙如立戟。

蒲魚 有錦色者。

赤魚 春間始有之,其狀頗異他,如三鯬鯉鱸之屬。以瀕海故,味多腥。

鳳尾魚 俗呼馬齊。其子宜醢,極小者有鵝毛魚,亦海錯也。鼠鯰偵如烏賊食者,防之東海,集鵝毛魚不用網罟,夜二人乘小艇,張燈艇中,魚見火光輒上艇,須臾而盈。多則滅燈,否則艇不能勝矣。

寧蝦 北人呼對蝦,又有白蝦。

鱔 有黃、白二種。

鱟 《番禺雜記》:鱟背上有骨如扇,乘風而行,名鱟帆。其眾如簰筏,名鱟簰。

蟹 《舊志》:至美者。一名赤母,其殼含黃而臍團。東坡詩:堪笑吳興饞太守,一詩換得兩尖團。自註云:雄之臍尖,雌之臍團,即此也。惟盛寒、盛暑時最肥。產於鹹淡水之間有白蜆處。以其所食者白蜆而巳。惟香山縣龍眼里最多。番禺、東莞亦有之。按蟹略云:大者為蝤蚌,小者為蟹。今世俗皆呼為蟹。其來久矣。又一種虎蟹。

蜆 可作灰。《舊志》:大小有二種。沙州有之。惟泮塘海、石頭海所產者為佳。一名金錂口。劉鋹時取以自奉,禁民不得採。又有一種,白而小,冬生海間,鄉人取之,用滾湯瀹熟,淘取肉,鬻於市。蠔 新會獨崖蠔最佳。又可以結環,堵其靨,謂之鏡。可以作窗,若GJfont魚然。瓦屋 即花螺。嶺表錄異謂即蚶也。廣人重之。又名天腐炙。

螺 其種最多。香螺為上,出東莞。沙螺次之,一名西施舌。中有小蟹,產番禺沙灣海。《嶺表錄異》:海鏡二殼相合以成形者,外圓而中甚瑩潔,中有紅蟹,子饑則蟹出拾食,蟹歸腹則海鏡亦飽,恐亦沙螺之類也。

珠螺 肉最珍,然性太寒,出東莞大步海媚珠池。南漢時,嘗置三千人採之。至宋而廢,元或採或罷。《舊志》:元元貞元年,屯門寨巡檢劉進程、張珪建言縣之大步海產螺珠。又張珪續言縣之後海、龍岐、青螺角、荔枝莊共一十三處亦產珠母螺。省府委官採撈取珠。進程定議三年一次,於六七月採撈。所得初無定數。大德四年,續有人言縣之橫州共十處出產珠螺。委官勘採,後

縣民張惟寅上狀宣慰司,言珠蚌生在數十丈水中,其中多惡魚蟲蛇。涵淹卵育,毒氣瘴霧。日作取之,必以繩引石,縋人而下,欲入水疾也。至水底,珠蚌或得或未得。而欲氣絕者,即掣動其繩,舟中之人疾引而出。引之稍遲,則入水者七竅流血而死,或值惡魚所噬。刳蚌逾百十得珠僅一二,乞申革罷之。

鸚鵡螺 可為杯。《南州異物志》:鸚鵡螺狀如覆杯,頭如鳥頭,向其腹視似鸚鵡,故以為名。肉離殼出食,飽則還殼中。若為魚所食,殼乃浮出,人乃得,質白而紫文,如鳥形,與觴無異,故因其象鳥,為作兩目翼也。

胡鰱蛤 惟出東莞。蛤有海蛤,可入藥者。又有田蛤,俗呼田雞,名同而實異。

玳瑁 《南州異物志》:玳瑁如龜,生南海。大者如籧篨,然背上有鱗,發取鱗,因見其文,欲以作器,則煮之,刀截任意所為。冷乃以梟魚皮藉治之,後以枯木條葉瑩之,乃有光輝。玳瑁可以為帶與梳,然未易得也。

巨蝦 鬚長二丈。其頭亦可為杯,今則罕見。《南越志》:南海以蝦頭為長杯,頭長數尺,金銀鏤之。晉廣州刺史嘗以杯獻簡文,用以盛藥酒,未及飲,無故,酒躍於外,時廬江太守曲安遠頗解術數,即命筮之。安遠曰:即三旬後庭將有告慶者。貨屬

鹽 有煎、曬二等。煎法,織竹為釜,以蠣殼屑泥之,煎煮轉久彌密。《廣州記》:東官郡煮鹽,織竹為釜,以牝蠣屑泥之。燒用七夕一易釜,然曬鹽其功省於曬礬,有白礬、明礬。礬珠必三下釜而後良。

蠟 有黃白二種。

水晶碗 舊傳合百灰以作之,《抱朴子》:外國作水晶碗,實是合百灰以作之。交廣間多有得其法而鑄作之者。今以語俗人,俗人殊不肯信,乃云水晶本是自然之物。

土鍋 《嶺表錄異》:廣州陶家皆作土鍋,燒煎以土油之,其潔淨愈於鐵器,猶宜煮藥一斗者,纔直十錢。愛護者或得數日,若迫巨燄涸之,則立見破裂。又有吹糯漿為玻璃瓶。今皆有之,日益淫巧。

鍾乳穴 相傳連州有之。按《湟川志》云:《圖經》載桂陽縣十穴,凡深入乳穴者,必囊灰以隨,蓋恐內有毒蟲。入穴暗黑不可辨識。

GJfont冶 冶在下盧西岸,可作碑,出於山者,燥而易得,出於水者,潤而難求也。

信石冶 在州西長鄉,舊歲辦課鈔三錠七百一十文。

銀坑 陽山有之。一在同官場大寶嶺,一在元魚場赤巖。二坑俱屬縣,宋元符、崇寧間,烹爐紛集,歲上供銀六千八百兩。提刑廖顒任提舉日上,均減上供銀。表時,朝廷行下運司添支本州銀八千四百貫。後進士歐陽修又上書州郡,乞奏蠲上供銀。明永樂四年,蒙戶部七十四號勘合差人林高福德同三司府州縣及里老採踏二場,出產微少,具報罷之。

錫冶 《縣舊志》云:一在澤源,一在黃土塘。今一在上蒲鄉,一在性塘山。歲辦課鈔一錠七百五十三文。

鐵冶 《縣舊志》云:《圖經》載採波蓬江二坑,今在常歲鄉。明洪武十八年,山崩頹塞,遂止採辦。鉛冶 《縣舊志》云:出元魚場。前代傾塞,今不可採。

蘆甘石冶 在縣常歲鄉油榨巖上。歲辦課鈔一錠一貫六百五十二文。

金穴 連山有之。按《湟川舊志》:在縣上吉溪。舊云剖鳧鴨腹間求之。俚語,乍富,人必曰連山鴨肚有金。言其內有所儲也。今淘無所得。

白石 在西樵山。延亙至黃雀岡下。其石用以甃垣屋,每久則易浥爛,然鑿之不見其盡。世謂石長。近出一種,曰花膏青者。粗而稍堅,經雨則白點星星然,出可為柱及礎,性頗奈久。

紅麻石 出東莞。色赤可觀然,性軟易潰散。又有潭洲石,堅過之而色不及也。

青潤石 連州有之。可為碑者,然去廣城遠,莫能致,乃多於肇慶取焉。若水中有石,類羊肚狀者及白石皆可。植蒲,供几案之玩。

烸爨 土之可燃者也。廣人始不知其可代薪,泥視之。元初北人多來宦,始識而取爨焉。城西北以及番禺諸縣近山蹊處最多。民日取之,甚饒且給云。

市井諸貨多出細民,如銅錫、髹漆、瓦窯諸器,俱

可用,然手足胝乃得一日之食。婦女舊多作馬尾帽。明正德中,士夫製紗漆巾帽以自冠於是,人爭效之。南海佛山氓鍊鐵為器,如鐵鍋之屬,頗得利。

羽屬

翡翠 形小不盈握,丹觜翠翎,深岸斷岸樓閣皆巢之。南人採羽為飾,珍禽也。

羅浮鳳 一名倒掛,又有山烏,俗呼山胡。秦吉了 鴝鵒之異者,食肉,能人語。

白鷴金鳥 《廣州記》:金鳥色純白,口與足如金,其嗚自呼。

鷓鴣 《嶺表錄異》:鷓鴣雖東西迴翔,開翅之始,必先南翥,其聲自呼軥輈格磔。

探春    嘯山 俱番禺有之。

孔雀 《南越志》:義寧縣杜山多孔雀,雌雄不必匹合,止以音影相接便有孕。

杉雞 新會有之。

山燕 香山有之。黑而健疾,鳥畏之隼也。鷿GJfont 似鴿而小,善沉不陸,脂可瑩鐵。鳥春 陽山有之。

席帽 東莞有之。

白雀    五色雀 俱增城有之。

蟲屬

禾蟲 隨潮浮水上,如蠶而微紫。小民取之,嘗盈艇而歸,味甘可食。

水母 一名蝦母,塊然有口無目。常有蝦隨之,食其涎沫。浮水上,或取之,欻然而散,乃蝦有所見耳。

海馬 一名水馬。蝦類,主催生。又類扁如蜈蚣者。燒服,止夜遺,名蝦姑。

海膽 《舊志》:殼圓如盂,外結密刺,內有膏,黃色。可為醬。出東莞。

蟛蜞 亦蟹類而小,穴處。出沙灣茭塘田中。有毛者多毒。海旁極多,鄉人取以喂鴨。昔蔡謨誤食者,是也。

泥蟲 生鹵田,肖鱉而無首足骨甲。長二寸。苟印 狗母蛇。生取膏滴耳,令左右洽,治久聾。山祟 山中之鱉。

蛇 林莽有之。村氓或捕以為食,如蚺蛇。則皮膽可貨。《舊志》:烏梢蛇、花蛇之屬,皆可食。蚺蛇膽可為藥。然不可近。《續搜神記》曰:廣州有三人,共在山中伐木,忽見石窠中有二卵,大如升,取,煮之。始湯熱,便聞林中如風雨聲,須臾有一蛇,大十圍,長四五丈,徑來於湯中,銜卵而去。三人無幾皆死。

天蠶 即野蠶,其繭可以為衣。

蛤蚧 出香山。

螻蛄    青腰 大如蟻。身赤,殺癬剝死肌。

蛅蟴 蚝蟲子。肖螵蛸,名雀甕,入藥。

蟾蜍 眉有酥不鳴,腹小而黑者,。三毒之長,蛆帶畏焉。

GJfont 作幕草間。小斑蛛蟲塗丁腫,出根。蛞蝓 蜈蚣所畏,中其毒涎,塗之。《異記》:廣州有黃丈鬼,出則為祟,皆著黃衣,至人家,張口而笑,必得疫。雙槐集香山深林中,往往有物如嬰兒而裸,自藤蘿中攜手魚貫而下,相挽不斷,見人輒笑,至地而滅,土人呼為赤蝦,亦無所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