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39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卷目錄

 廣西總部總論二

職方典第一千三百九十六卷

廣西總部總論二编辑

《圖書編》

《廣西山川》
编辑

桂林正禹貢要荒之服,所謂荊楚之南,百粵之西,衡 山之陽,蒼梧之野,九疑之塞,皆是也。五嶺西止於越 嶠,嶠去興安五十里,去靈川九十里矣。秦伐南越,運 道皆由於此,非陸梁地也。山自岷山之脈,一支為衡 山者,從南而分東西,一度大庾,一度桂嶺。水自九疑, 五入洞庭,四落南海者,皆出越嶠之東南。域內靈之 三源,皆三山為主,分其一海陽別為湘,灕出於靈江 口者,人知之熟矣。酈道元云:湘灕之間,謂之始安嶠。 自嶠之陽南流,注灕名曰始安水,又南與溈水合,出 西北邵陵縣界,邵陵乃武岡新寧之境也。有夫夷川, 源出廣西全州,北至邵陽,會澬水。蓋西延之山,有巖 如海陽,然水分東西,背流而別西北,去新寧,歷寶慶 新化,至於益陽,會濱水,入湘江,達於洞庭。東南為黃 陌江,為六洞江,合灕江,達於南海,同為溈水之源。此 則世所未講者也。又興靈之界,有陽高山,東南發源 為川江,為小融江,南為路江,出為北偃,下連南偃,逕 邑之東南小融,出邑北二十五里,與灕溈二水合,故 曰大融水。經引漢書曰:灕津者,此際也。大融而下,歷 千秋峽,風水相搏如銀,故曰銀江,銀江而下有淦江, 出興安嚴關,從南而東,會灕江之東南二里。淦江而 下,有甘棠江,自小融分為東西帶融,歷龍岩,合甘棠, 出白石湫,同為灕江,會桂郡之東南。世傳湘灕一竅, 不知三源七派合助。上流中有淦棠二水,及堯山之 三百源,支分派落,復歸於桂。故自白石而下,深潭廣 浸,與湘江埒然。禹導九江,澬湘二水與焉。其源出海 陽西延者,世未之及,蓋導其流,便於疏,而山水之源, 入蠻服者,所不暇究,王者非言不事於攻取也。不為 治其井邑溝洫,而亦不責其賦稅貢貨,蓋勢有所不 能盡焉者。然匹夫匹婦,得所之心,聖人亦未嘗忘焉。 至秦始皇,其志與古人異,窮兵黷武,盡天下之利以 為巳有,慕越之珍奇異物,乃命史祿鑿渠,而舟楫之 利,遂薄南海。豈惟楚越之民獨賴焉。是歲丁亥,自臨 洮至遼東,同築長城,逮今足為藩障,均可謂無聖人 之心,而有聖人之澤者矣。何也。始則厲民,終則歸利 於民,非澤乎。然天下後世頌神禹之功,而不追祖龍 之澤者,原其心故也。

《桂山灕江》
编辑

嘗評桂山之奇,宜為天下第一。予登覽太行常山,衡 岳廬阜,皆崇高渾厚,雖有諸峰之名,徒爾魁然大山。 峰云者,蓋強名之。其最號奇秀,莫如池之九華,歙之 黃山,括之仙都,溫之鴈蕩,夔之巫峽,此天下同珍之 者。然皆數峰而止耳。又在荒絕僻遠之瀕,非几杖間 可得。而又復因重岡複嶺之勢,盤亙而來。非若桂之 千峰,旁無延緣,平地崛然,特立玉筍瑤篸,森列無際, 其怪且多如此。

《廣西風土》
编辑

自唐宋時,頗多不美。如民之貧者,歸罪墳墓不吉,掘 棺棲寄他處,名曰出祖。生子不舉,溺之於水,名淹兒。 臨喪,破家供佛,盛饌待客,名曰齋筵。病不延醫,殺牛 賽鬼,名曰毛藥。民多出外,他人略賣其妻,曰捲伴。明 朝德化所敷,文風益振,舊所污染,日以維新。凡冠婚 喪祭,漸遵文公家禮。城市士民,亦多丕變。惟窮鄉下 邑,家以巫邪而敗,婚以歌唱而成,蓋猶有之。可見因 襲之弊,久矣。久則難變也。

夷獠雜居,古為藩服。文物普遍,類今中州。蓋由張栻 呂祖謙之道化被於桂,范祖禹鄒浩之正氣行乎昭, 今平樂柳宗元之文聲著乎柳,馮京黃庭堅之德譽動 乎宜,今慶遠二陳、陳欽陳元三士、士賜士燮士壹之經學啟乎梧,谷 末之恩信陸續之儒業播乎潯,GJfont馬援之約束布 于邕,今南寧蹈義泳仁,月異而歲不同。甚至交趾之界, 猺獠之居,棄卉服而襲冠裳,挾詩書而延儒紳,太平 諸府,材賢漸出。由是觀之,革俗由政,為政在人,不可 誣也。

《廣西戍兵》
编辑

一查得先年間,湖廣原有官軍一萬名,常在廣西守 備。以後分作兩班。貴州原有官軍五千員名,輪班在 於廣西守備。以後盡數掣回。今廣西所屬二十八衛 官員,有官軍二萬餘員名。湖廣輪班官軍五千員名,除分有哨守各處城堡外,廣西中軍止有官軍二千 餘員名。左右參將各有一千餘員名。委實地方廣闊, 兵力寡少,遇有盜賊出沒,不能分布GJfont除。又看得湖 廣,每年輪班官軍,彼處都司衛所,多將軟弱老幼不 堪者,補湊前來,徒有虛數,不得實用。合無將湖廣官 軍一萬員名,仍舊常在廣西守備。或于彼處都司一 萬員名,兩班輪守,俱請敕湖廣巡按監察御史公,同 都布按三司,委廉公堂上,官員親詣各衛所,官員將 前項該官軍,并把總指揮等官,逐一揀選,務將軟弱 不堪者揀退。守城就於本城見操并備禦。數內照數 撥補,并另推選有謀有勇,出世超群都指揮二員,領 兵前來,上班替換。見今輪班都指揮姜潮、翟政,回司 別用。仍乞將貴州原掣回官軍五千員名,照舊輪班, 調來廣西分哨地方。并請敕湖廣等處總兵等官,今 後湖廣永州道州地方有事,廣西官軍策應。廣西全 州興安地方有事,湖廣官軍策應。廣東廣西接境,地 方有事,互相策應。如此,庶幾哨守不致缺人,各軍聲 勢相接,遇警應援,可以成事。

《廣西諸夷》
编辑

嶺南右偏,土瘠民獷,視東道特異。諸夷窟穴盤繞其 間,左黔右GJfont,荔浦東西,殘破不可言。大藤峽險深尤 甚。成化中,誅鋤極慘,近復跨江倚山,出沒剽奪田寧 梧潯諸境,卒不能扼刷。桂林之北六峒為GJfont,則北連 武岡。柳慶之西八寨尚存,則東道懷遠。府江上下半 為夷巢,寇竊無虛日。右江岑氏猛賊,雖誅餘孽尚在。 三盧再叛,思田更強。姚鏌GJfont則黷兵,守仁撫則納侮。 恐數年之間,復煩經略爾。

《廣西猺獞》
编辑

西粵猺獞,居萬山之中,當三江之險,深箐絕壑,人跡 有所不通也。古木懸崖,日月有所不照也。層岡疊阜, 莫知其涯際也。荒村遠落,莫窮其終始也。種類莫可 識別,巢穴莫可跟尋。其所以為宮室者,則崖巔也。其 所以相往來者,則狼虎也。其所以代耒耜者,則鋒鏑 也。殆天驕之若犬羊豺狼,然莫可以人理化也。粵之 西,則有曰大藤,曰八寨,曰連城,曰六十三山,曰七山, 等巢。諸若此類,莫可枚舉也。粵之東,則有曰羅旁,曰 王母,曰雲梢,曰母雞,等巢。諸若此類,莫可枚舉也。濱 於江者,擾及舟楫。濱於路者,擾及行旅。民財被劫鹵, 且及公賦。村落被剽掠,且及城邑。如是而猶曰,兵不 祥器也。而吾諱言之,是居者無以為居,將棄編氓也。 行者無以為行,將棄商賈也。公賦無以為公賦,將棄 公賦也。城邑無以為城邑,將棄城邑也。此必不可者 也。其動大眾者,不得不動也。其興大役者,不得不役 也。調兵幾十萬,不得計其擾也。費糧幾十萬,不得計 其費也。何者。誠計其大也。誠不得不為士民請命也。 大兵一動,風聲輒露。其濱江濱路,探知內地消息者, 寧無有潛避遠匿,脫然於鋒鏑之外者耶。其深山絕 澗,耕山而食,結茅而居,不識內地言語,不通者,寧無 有莫知禍端駢首於鋒鏑之下者耶。其所報功級者, 果皆慣盜劇惡耶。其所報俘獻者,果皆寇賊種類耶。 同生天地,同稟血氣,使其蠢然無知,莫知所謂而受 俘獲罹刀鋸也。此又仁人之所酸,而天地日月之恩 有所不及也。然則兵者,將諱言之耶。將樂言之耶。往 歲督府重臣,因粵東羅旁諸巢,為地方害且數十年, 動眾二十萬,一舉殲之。兵威所震,山谷為空。計所得 功級俘獻,即萬萬勿計也。乃西之六十三山等處,逼 近羅旁,畏威悔罪,哀告求生,編里輪差,盡從撫處。一 時東西兩山,並稱寧靖。說者謂當時收兵大早,輕略 事宜尚未停妥,逃匿餘黨尚未搜捕。乃不踰年,舊日 餘孽,呼攜潛出,盤據舊巢,劫掠水陸,攻擾所城,謂之 藏匿者,在六十三山等巢,然無實跡可考也。謂其糾 合者,為六十三山等獞,然無蹤跡可據也。即日將東 西夾GJfont,滅此朝食。而西之糧餉稱乏,八寨濱近之民, 又數數請兵將從撫耶。將從勦耶。較之八寨,將孰先 耶。將孰後耶。此執事者之所以私憂,而過計之也。竊 以為,撫勦有定議,而恩信不可失也。兵糧有定處,而 騷擾所當禁也。行師有紀律,而玉石所當辨也。善後 有長策,而撫御不可緩也。地方有緩急,而機宜不可 失也。此今日為粵西籌者,誠無以過之也。夫曰撫勦 有定論,而恩信不可失者,何也。蓋六十三山,連城等 山,與羅旁相去不遠,其所藏匿其所糾合,誠不知其 有無。夾勦之師,欲杜禍根收全功,誠不可已也。然昔 之受招安,當編差者,尚未有叛逆顯跡也。一旦使之 一概受鋒鏑,何以示往日之恩信,開後日之悔悟也。 大兵一出,願察其素受招處者,許立旗插牌,以保其 生,其怙惡不悛,素未招撫者,必誅無赦,則畏威感恩, 忠信行於蠻貊矣。此以GJfont行撫之道也。夫曰兵糧有 定處,而騷擾所當禁者,何也。蓋粵西司庫,所入不支 所出,興師十萬,支糧三月,欲取辦粵西難矣。兩廣用 兵調粵西之兵,食粵東之糧,舊有定額,無議也。但近 日右江一帶,飢歉特甚,狼兵一調,勢必騷動。窮山空谷,乘時將起而為盜,請出公帑之積,預買糧食分布。 大兵所過州縣,以備行糧。飢荒處所,大加賑恤,以安 反側。兵一出境,一切糧食取濟,粵東則閭里安戢,民 得安生,糧餉有藉,不至告乏,此動眾安民之道也。夫 曰行師有紀律,而玉石所當別者,何也。蓋東西猺獞, 其湘濱大江州邑浪人,糾合出沒作盜,焚燒劫殺,無 歲無之,誠不可不誅。乃其在遠地與華人絕不相聞, 一概取而殺戮,俘獲之以為功,無乃傷天地之和,虧 好生之德也。今之用兵,誠不以殺戮為功,而以安集 為功。不以俘獲為功,而以制馭為功。使兇惡醜類無 所逃於天討,而無辜群生得保全於太和之世,豈不 恩威並著哉。此則神武不殺之道也。夫曰善後有長 策,而撫御不可緩者,何也。蓋夷性獷悍難馴,而惟自 服其王,今宇內疆土,與夷為界者,不知幾千萬里也。 獨有土官者,制服為易。而其莫相君長,自相種類者, 則剽掠出沒,莫可制也。大功既成,請以猺獞所居之 山川,畫地分區。擇其眾所推服者,令其招出遺黨,分 地以居,官給以名色,不徵其租稅。行之三年,地方無 事,立為土司等官,令其約束地方,聽調徵發,仍增置 哨堡,廣添兵卒,則地方永永無虞也。此善治猺獞之 道也。夫曰地方有緩急,而機宜不可失者,何也。蓋六 十三山等山,當粵西之一隅,乃八寨患在腹心。士民 數數請兵緩急之辨,亦既較然矣。顧一省所急者,在 八寨,兩省所急者,在夾勦。欲獨舉之,則不可欲。兼舉 之,則不能願。且置八寨於不論,兵威一振,八寨諸獞, 果能悔罪輸誠,分土立官,自同齊民,豈不能略其既 往,許其將來。如有怙罪不悛,為害地方,則乘此餘威 以殲滅之,特摧朽也。此則斟酌緩急之道也。嗚呼,兵 者豈得已哉。

《猺獞獠蠻諸夷種類》
编辑

昔高辛氏有犬戎之寇,丁令有能得犬戎吳將軍者, 以女配之。閱三日,槃瓠含吳首至,不得已,配以女,入 南山,止石室中。經三年,生六男六女。槃瓠死後,因自 相夫婦,織績木皮,染以GJfont實為衣服。好五色裁制,皆 有尾,形其母。後歸以狀白帝,於是始迎致。諸子言語 侏GJfont,好登山壑,不樂平曠。帝順其意,賜以名山廣澤, 其後種類滋蔓,散處四方,號曰蠻夷。出後漢書其在廣西, 則有猺獞獠蠻之號。曰猺者,初靜江之興安義寧,古 田營州之融水懷遠,界皆有之。生深山重溪中,多姓 槃氏。椎髻跣足,不供猺役。種禾豆山芋,雜以為糧。截 竹筒而炊。暇則獵取山獸,以續食。俗喜讎殺,猜忌輕 死。又能忍飢行鬥,履險若飛。兒始能行,燒鐵石烙其 蹠,使頑木不仁,故能履棘茨根GJfont,而不傷。出虞衡志曰: 獞者,慶遠南丹谿峒之人呼為獞。初未嘗至省地。元 至元間,莫國麒獻圖納土,命為慶遠等處軍民安撫 使。自是,獞人方入省地。今貴之荔浦、修仁、永福最多。 在宜山邊境,及思恩者,近日編入版籍,謂之熟獞,性 略馴。遠者謂之生獞,梗化不可制服。在忻城荔波,及 天河南北西三鄉永順永定二長官司者,尢為兇狠。 曰獠者,左右兩江谿峒之外,俗謂之山獠。依山林而 居,無酋長版籍。以射生為活,一村中推有勇力者曰 即火,餘但稱火。歲首以土杯十二貯水,隨辰位布列 而禱焉。經夕集眾往觀,若寅有水,而卯涸,則知正月 雨,而二月旱。自以為不差。舊傳其類有飛頭、鑿齒、花 面、亦GJfont之屬凡二十一種。出虞衡志存之以傳疑云曰蠻者,有撫 水蠻,在宜州南康,隸黔南。其酋皆蒙姓,以藥箭射生 為活。取鳥獸盡,即徙他處。有西原蠻,居廣容之南,邕 桂之西。有甯氏者,相承為豪。又有黃氏,居黃澄洞,其 隸也。有廣原蠻,在邕州西南,鬱江之源。地峭絕深阻, 頗有邑居聚落。出宋史今郡縣之外羈縻州峒,多皆蠻 地。其南連邕州南江之外,稍有稱名者,羅殿自杞以 國名。羅在宜融之西,邕州之西北。唐會昌中,封其帥 為王,世襲爵焉。出虞衡志之數種者,名雖同,其類一也。今 種類日蕃,而各郡皆有之,惟左右兩江之地,居多人 物獷悍,風俗荒怪,大率略同。不可盡以中國教化繩 治,其氣候熱多寒少,瘴癘時有,蓋其居多依山故也。 然且有蟲毒之害焉。

《三江諸夷》
编辑

三江諸夷,其先槃瓠之裔。今據廣西諸險,其最矯驁 者。唐之西,原宋之廣原,今之田州,大藤是也。唐黃氏 最彊,與韋氏儂氏寇據十餘州。太和中,經略使董昌 齡遣子蘭討平峒穴,夷其種落。宋時,儂氏世為廣原 州首領,後儂智高倡亂,僭帝號。宣撫使狄青討平之。 國朝成化間,都御史韓雍討平侯大狗等。嘉靖間,新 建伯撫田州,破斷藤,此其績之最著者也。三江連亙 千里,半入猺夷,而潯柳思田之地,更為盜藪。昔孔性 善請擇良吏。嗚呼。制蠻上策,無踰此矣。

《廣西土官》
编辑

廣西布政司,領長官司三:永安、上林、安隆,右隸兵部 武選司。

廣西土官一百九十七:思恩、田州、思明、鎮安知府四人。思明、結安、下石、西利州、都結、奉議、思城、上思、龍英、 鎮遠、江州、結倫、思同、果化、都康、茗盈、萬承、全茗、上下 凍、泗州、太平、向武、南丹、歸順、安平、萬承、忠州、思陵、龍 州、歸德、那地、東蘭、上隆知州三十三人。左州同知一 人。羅白、憑祥、上林、陀陵、羅陽、忻州知縣六人。上林縣 丞一人。懷遠主簿一人。桂平貴溪典史二人。永平寨、 波羅里大洞、三寨、鎮安平鄉、理源鎮、高井寨、尖山鎮、 周沖都、樂壚、古江口、羅目鎮、慈樂寨、東鄉巡檢十三 人。木盤浦鏌GJfont寨、白石寨、覃觀、旺思、隆鄉、連城鄉、武 羅鄉、武林鄉、辛安寨、東禪鎮、那龍寨、大約鎮、寨下市、 界牌鎮、安城鎮、歸仁鎮、古眉寨、群峰寨、白面寨、遷隆 寨、西舍寨、麗壁市、桑江口、古𣆟鎮、三畔鎮、三門灘、大 寧寨、龍門寨、靖寧鄉、宜良鎮、都博鎮、新興鎮、歸化鎮、 吉清鎮、廖洞鎮、江口鎮、章駱鎮、安湘鎮、樂善鎮、莫離 鎮、武陽中峒鎮、通道鎮、清流鎮、思管鎮、鵝頸隘、保江 鎮、西峒鎮、潯江鎮、萬石鎮、永安鎮、縣郭鎮、清水鎮、李 廣鎮、思龍鎮、東江鎮、德勝鎮、大曹鎮、思農鎮、北蘭鎮、 安化鎮、普莪鎮、吉定鎮、歸思鎮、上保鎮、金城鎮、方村、 蒙村、窮果、兩江口、峰門寨、南源寨、常安鎮、龍平寨、西 嶺寨、鎮峽寨、白霞寨、邊蓬寨、信都鄉、沙田寨、樊家寨、 白花洞口、渠樂寨、金城寨、八尺鎮、那樓寨、橫山寨、南 鄉、南里鄉、大宣鄉、馱演寨、鵝頸鎮、都名鎮、丹陽鎮、周 沖、大宣鄉、靖寧鄉、大黃江口、北山、懷遠鎮、湘山渡頭 副巡檢一百二人。嘉靖初年,設武定州知州一人,田 州吏目一人,臨時岩、馬甲、大田、子甲、子甲、陽院、思郎、 累彩、怕河、武龍、拱甲、床甲、婪鳳、下隆、縣甲、篆甲、砦桑 怕、牙思、幼候、周思、恩白、興龍、定羅、定安、古零那、馬下、 旺都陽、巡檢二十八人。改流四知州二人。養利上石 知縣二人。崇善永康右,隸吏部驗封司。

《議處猺獞》
编辑

夫狼兵,亦猺獞也。猺獞所在為賊,而狼兵死不敢為 賊者,非狼兵之順,而猺獞之逆,其所措置之勢則然 也。狼兵地隸之土官,而猺獞地隸之流官。土官法嚴, 足以制狼兵。流官勢輕,不能制猺獞。莫若割猺獞地, 分隸之旁近土官。得古人治猺獞之策,可使猺獞皆 為狼兵矣。或慮土官勢大,則益難制。土官GJfont貴已極, 自以如天之福,勢不敢有他望。又耽戀巢穴,非能為 變。即使為變,及其萌芽圖之,易也。且夫土官之能用 其眾者,倚國家之力也。不然肘腋姻黨,皆勍敵矣。國 家之力,足以制土官,土官之力,足以制猺獞,臂指之 勢成,則兩廣永無盜賊之患矣。

《議革通夷之弊》
编辑

猺獞之性,本自愚直。其桀驁貪狡者,百中之一耳。未 亂先治,已發計擒,夫亦何難。惟有罪軍民,脫逃廝僕, 亡匿其中,唆引劫奪,以報私憤。無藉土人,鄙惡商藝, 游息其中,為謀畫以分貨利,是以各賊出沒不常,橫 行無忌。緝事之設,本為體探賊情,一有軍機,輒先走 報。撫安之設,本為招撫猺獞,寇賊生發,反為掩飾。是 以有所倚賴,敢於弄兵。及其罪惡貫盈,勦伐必加掾 房。軍牢獲其常例,往往露洩,使為豫備。狼兵進山,受 其私賄,往往賣路,縱其逃匿。是以兵至則遁,兵退復 亂。即今有事於地方,先期拘集安撫土腳。商藝禁於 一室,令其開報極惡,村分若干,亡命奸徒若干,與夫 地之險阻阨塞,路之多少遠近。或征或勦,就以此輩 為之鄉導。有功之日,免其前罪。有漏洩,以軍法處治。 其文移往來,尢貴密速。罔俾掾牢,得以先漏。調兵發 兵亦然。勿令己兵得以賣路,則通夷之弊,庶幾可革, 勦捕之功,計日可成。

《議勦瀧水羅旁》
编辑

瀧水羅旁一帶,乃郡縣內地。距德慶州治,僅隔一江。 去梧州總府,不百里,為兩廣往來咽喉。奈何坐視其 暴劫吾民,阻截江面,為肘腋之患,而勿恤哉。緣江南 岸數百里,山林蒙密,不敢毀傷其一草一木。朝廷設 重鎮,置兵衛,果何用也。霍韜嘗謂羅旁綠水之賊,為 害深矣。而有司不肯議征,非不能征,不肯征也。若調 狼兵達舍,并官軍分為數道,一自GJfont林入,一自高州 入,一自新會入,一自德慶瀧水入,四面並進,而梧州 大兵上流振之,且縱火盡赭其林木,使無所蔽伏,羅 旁綠水之賊,反掌可平也。

《議制大藤八寨諸巢》
编辑

粵西有曰大藤,曰八寨,曰連城,曰六十三山,曰七山 等巢。粵東有曰羅旁,曰王母,曰雲梢,曰母雞等巢。往 歲督府重臣,因粵東羅旁諸巢為地方害且數十年。 動眾數十萬,一舉殲之,兵威所振,山谷為空。乃粵西 六十三山等處,逼近羅旁,畏威悔罪,乞憐求生,編里 輸差,盡從撫處。一時東西兩山,并稱寧靖。說者謂當 時收軍太早,經略事宜尚未萬全,逃匿餘黨尚未搜 捕。乃不踰年,舊日餘孽,呼攜潛出,盤據舊巢,劫掠水 陸,攻擾所城。謂其藏匿者,在六十三山等巢。其糾合 者,為六十三山等獞。欲東西夾勦,滅此朝食,時西之 糧餉稱乏。八寨濱近之民,又數數請兵撫勦。莫所適從。而東西用兵,當有先後。然一省所急者,在八寨。兩 省所急者,在夾勦。故當時論者,謂且置八寨,而先六 十三山等巢。則各寨悔罪。如其不悛,乘餘威殲之,易 矣。其兵糧之定處,兩廣用兵調粵西之兵食粵東之糧玉石之當辯,則 又別論也。

嶺南右偏,幅員甚廣。國初以桂林為省會,肇建靖藩。 於時編氓稀少,招猺墾荒。歲久蔓延,田土半為侵占。 糧額日減,宗人日繁,祿糧軍餉支給不敷。昔惟府江 五百餘里,夷獠阻灘為患。潯州大藤等峽,諸蠻巢穴 其間。興安西延六峒,與武岡接攘,為猺盤據。又柳慶 以西八寨者,稱盜藪耳。今則株連繩貫,在在有之。如 古田洛容荔浦思恩懷遠等縣,為其蠶食,將無民矣。 是以官多降調,惟事株求。以致土官驕橫,民散猺盛, 越城劫庫,戕害方面,豈一朝一夕之故哉。故邊防之 官,非才不足以戢亂,非守不足以服人,非久任不足 以諳土。俗而識物情,斯乃謀國者任臣之責也。 《春明夢餘錄》

《五屯要害》
编辑

廣西五屯,所居荔浦斷藤府江藤縣之中。當斷藤峽 右臂,及白石寨十二磯濛江口之衝,為諸猺要道。其 間山泉佳秀,樹木豐麗,田沙衍沃,足以裕其居而遏 其患。洪武間立所,近增置城堡,集猺兵以守之。借其 力以為用,亦一隅雄鎮也。

廣西猺獞獠蠻,雜生蕃類,然微各有別。猺多姓槃氏。 初,靖江之興安義寧,古田融州之融水懷遠有之。猜 忌輕生,烙蹠善奔,能忍饑。獞,初慶遠南丹之人呼為 獞,今桂之荔浦修仁永福且多,而忻城荔波天河永 順永定尢厲。其慶遠思恩分生熟二等。以入編籍為 熟獠。無酋長版籍,惟推勇者為郎火,餘自稱火。蠻有 撫水蠻,出慶遠,酋多蒙姓。有西原蠻,出廣容之南邕 桂。酋多甯姓。有廣原蠻,出邕州西南,今羈縻州峒,多 古蠻地。

斷藤峽,即大藤峽。韓都憲雍平賊,改今名。峽藤絕流 蔓生,韓斷之。周六百餘里,下口接潯州府西北境。上 口接柳州府勒馬峽。兩崖壁立,叢樾蔽天,中流奔匯, 猺獞哨聚,行者患之。近設有上隆州,以控上口。五屯 所,以控下口。風氣天成舉動。猶昨陳都憲金處行旅, 魚鹽瓦器以給之。數年盜息。復改永通峽。然恐非事 體,今復不能守。其終議者,謂摘其酋而授之職以居 之。稅商以充廄廩,或為可久處興。安六峒賓州八寨, 亦須此意。

《通志》

《廣西猺獞蠻峒》
编辑

廣右兩江谿峒,舊為荒服。唐太宗時,諸彝內屬,始置 羈縻州縣,隸於都督府。以其首領為刺史。宋參唐制, 析其種落,大者為州,小者為縣,又小者為峒。推其雄 者為首領,籍民為壯丁,以藩籬內郡。其蠻長皆世襲, 分隸諸寨,總隸於提舉。元豐以後,峒蠻長多寄內地 納粟,授大小使臣。或敢詣闕陳利害,至借補閣職,與 帥抗禮,為招馬官者,尢與縣相狎。子弟有入邕州應 舉者,招游士,多設耳目。州縣文移未下,已先知之。輿 騎居室服食,皆擬公侯。其州縣雖曰羈縻,然租稅不 供,威令不行。寨官非惟墮職、不舉,且日走峒官之門, 握手為市。提舉官亦不復威重,與之交關通賄,其間 有自愛,稍欲振舉諸峒,必共污染之,使以罪去甚則 酖焉。故黷貨則玩,玩則無震,非虛言已。元以左右兩 江羈縻州縣,俱屬南寧帥府。分司管轄,而上下相遁, 姑息尤甚。彝俗狃於讎殺,往往侵盜邊境,莫之能制 也。明初,兩江土蠻東泝交關,西緣牂牁,際滇之廣南, 莫不納土歸款,願貢方物。乃因舊疆稍稍增省,置各 府州縣,其長吏令世世相傳,諸佐與屬並為銓才。郡 有丞,州有目,削絕者始以流官代焉。大都矜彼,歸正 恢我。包荒納土,則受請,示則遣示。無頗覆令羈縻,勿 絕而已。但彼既授簪纓撫爵,土力足以耑生,殺財足 以侈上供。養尊養安,令諸部落莫敢仰視。彼亦視中 國之予奪為戚忻榮辱,豈願其子若孫,中道而殄哉。 議者謂太平諸夷,土GJfont而兵微,一有不逞,可更而置, 其勢甚易。若思明田州諸司,封疆袤於內地,士馬雄 於近郊,其制馭甚難。欲稍倣賈生眾建之議,因其勢 而瓜分之,斯不亦卻顧哉。然而未易言也。西南土司, 與交趾為鄰。交人所以俛首頓顙,不敢窺內地者,以 土司兵力之強,足制其死命也。若自弱其兵,自撤其 障,恐中國之邊患,有甚於土司矣。夫彝無常順,無常 逆,惟視吾馭之何若。余觀往牒,明初諸土官,奉約束 一,徵召惟恐後時。正統以後,土司桀驁,視文告僅若 土苴。則馭之得失異也。蓋其初以重典懲貪,人人重 自愛,故威令易行。其後吏道雜而多端,中涓武弁,視 土官為外府,而墨吏以漁人,收之即襲一職,進一階, 未有不以賄行者。故土司亦輕中國,視若無人,徵發 不時,至擅攻擅殺,無虛日也。

===
《土官承襲》
===明洪武二十六年,例廣西土官承襲,務要驗封司委

官體勘別,無爭襲之人。明白取具宗支圖本,并官吏 人等,結狀呈部具奏,照例承襲。正德初,令極邊有警 地方,暫免赴京,餘各照舊。

嘉靖七年,例土官病故,其應襲兒男,查勘無礙,止令 以官男孫名色,就彼襲替,權管地方。俟著有功勞,然 後授以冠帶。俟功勞再著,然後署職。俟功勞屢著,然 後實授本職。

嘉靖二十八年,例應襲土舍,曾經調遣,效有功勞者, 暫免赴京,就彼冠帶署印,管束夷民。待後功勞顯著, 方許實授。

萬曆二十年,三院會議,土舍世襲照舊,小帽管事。三 年後,若守法奉公,兵糧完足者,給冠帶。至六年九年, 勞績愈彰,漸次議加署職實授。如有恣肆不檢,仇鄰 搆兵,及錢糧兵馬負欠逾期,追奪示罰。仍置立宗支 文簿印貯,轄屬該道。遇土官嫡妻女子,限一月內具 報該府,報道填註,用為日後勘襲佐券,以杜爭端。 萬曆二十二年,例土官土舍與民間子弟不同,一經 授納,假借衣冠,交結生事,縻擾遐方,深為未便。通行 廣西撫按衙門,一體禁革。

萬曆二十四年,例凡有土官土舍,告加納級等項,一 體嚴行禁革施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