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40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四百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六卷目錄

 桂林府部藝文三

  桂州黃澤舜祠      唐宋之問

  登逍遙樓          前人

  下桂江龍目灘        前人

  始安秋日          前人

  巡按自灕水南行      張九齡

  逢南中使寄嶺外故人     常袞

  入桂渚次沙牛石      劉長卿

  前題            前人

  遊東觀           張固

  七星巖           前人

  桂州秋早          戎昱

  桂林臘夜          前人

  桂州歲暮          前人

  宿桂州江亭呈康端公     前人

  宿灌陽灘         戴叔倫

  桂州北望秦驛於開竹逕至釣磯留待徐容州

               柳宗元

  七星山東觀席上贈張侍郎  盧順之

  桂林即事         李商隱

  桂林路中作         前人

  越亭二十韻         元晦

  東洲            曹鄴

  廣福巖           前人

  獨秀山          宋沈晦

  全州能仁寺        黃庭堅

  宿深溪驛         范成大

  青蘿閣           孫覿

  紀所遊           張栻

  舜廟詞           前人

  留題龍隱巖         章現

  壽陽山          石仲元

  陽朔舟中         廖必強

  興安飛來石        唐納牖

  劉仙巖          元劉質

  過全州偶成二首    明解縉

  讀書巖           前人

  過陽朔           前人

  桂水歌           前人

  陽城覽勝         陽泰之

  陽城覽勝         何自學

  東嶺朝霞          陳珪

  西山晚照          前人

  市橋雙月          前人

  黌宮萬雲          前人

  鑑寺僧鐘          前人

  白沙漁火          前人

  馬山嵐氣          前人

  龍洞仙泉          前人

  東嶺朝霞          萬霽

  西山晚照          前人

  市橋雙月          前人

  黌宮萬雲          前人

  鑑寺僧鐘          前人

  白沙漁火          前人

  馬山嵐氣          前人

  龍洞仙泉          前人

  桂林風謠二首     曹學佺

  法華泉           顧璘

  熙熙亭           前人

  濬柳山泉          前人

  覆釜山二首       前人

  靈歸堂           前人

  遊湘山寺          蔣冕

  登堯山秋興        張騰霄

  冬日晚宿牛岡        前人

  風洞閣           孟洋

  同顧刺史遊柳山       前人

  九日宴南薰亭       謝少南

  題伏波祠         董傳策

  前題            黃佐

  遊湘寺          舒應龍

  湘寺小館即事       曹學程

  九日湘寺登高       舒弘志

  北極宮          沈文旻

  春日湘山登眺        陳瑤

  前題            陳琬

  白雲洞天紀遊       張昌蔭

  龍母亭           陳玨  悠然亭即事         前人

  犀泉            袁衷

  陽城紀事          王臣

  巡行次陽朔        錢一齋

  讀書樓           黎禧

  七星巖           前人

  遊七星巖          前人

  遊礱巖           前人

 桂林府部紀事

 桂林府部雜錄

 桂林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一千四百六卷

桂林府部藝文三编辑

《桂州黃澤舜祠》
宋·之問
编辑

虞帝巡百越,相傳葬九疑。精靈遊此地,祠樹日光暉。 禋祭忽群望,丹青圖二妃。神來獸率舞,僊去鳳還飛。 日暝山氣落,江空潭靄微。帝鄉三萬里,乘彼白雲歸。

《登逍遙樓》
前人
编辑

逍遙樓上望鄉關,綠水泓澄雲霧間。此去衡陽一千 里,無因鴈足繫書還。

《下桂江龍目灘》
前人
编辑

停午出灘險,輕舟容易前。峰攢入雲樹,崖噴落江泉。 巨石潛山怪,深篁隱洞僊。鳥遊谿寂寂,猿嘯嶺娟娟。 揮袂日凡幾,我行途已千。暗投蒼梧郡,愁枕白雲眠。

《始安秋日》
前人
编辑

桂林風景異,秋似洛陽春。晚霽江天好,分明愁殺人。 卷雲山GJfontGJfont,碎石水磷磷。世業事黃老,妙年孤隱淪。 歸與臥滄海,何物貴吾身。

《巡按自灕水南行》
張九齡
编辑

理棹雖云遠,飲水寧有惜。況乃佳山川,怡然傲潭石。 奇峰岌前轉,茂樹隈中積。猿鳥聲自呼,風泉氣相激。 目因詭容逆,心與清暉滌。紛吾謬執簡,行部將移檄。 即事聊獨觀,素懷豈兼適。悠悠詠靡盬,庶以窮日夕。

《逢南中使寄嶺外故人》
常袞
编辑

見說南來處,蒼梧指桂林。過秋天更暖,邊海日長陰。 巴路緣雲出,蠻鄉入洞深。信回人自老,夢到月應沉。 碧水通春色,青山寄遠心。炎方難久客,為爾一沾襟。

《入桂渚次沙牛石》
劉長卿
编辑

扁舟傍歸路,日暮瀟湘深。湘水清見底,楚客澹無心。 片帆落桂渚,獨夜依楓林。

《前題》
前人
编辑

楓林月出猿聲苦,桂渚天寒桂花吐。此中無處不堪 愁,江客相看淚如雨。

《遊東觀》
張固
编辑

巖岫碧孱顏,靈蹤若可攀。樓臺煙靄外,松竹翠微間。 玉液寒深洞,秋光秀遠山。憑君指歸路,何處是人寰。

《七星巖》
前人
编辑

亂山青翠郡城東,爽節憑高一望通。交友會時絲管 合,羽觴飛處笑言同。金英耀彩晴雲外,玉樹凝霜暮 雨中。高詠已勞潘岳思,醉歡慚道自車公。

《桂州秋早》
戎昱
编辑

遠客驚秋早,江天夜露新。滿庭惟有月,空館更何人。 卜命知身賤,傷時舞劍頻。猿鳴曾下淚,可是為憂貧。

《桂林臘夜》
前人
编辑

坐到三更盡,歸仍萬里賒。雪深偏傍竹,寒夢不離家。 曉角分殘漏,孤燈落碎花。三年隨驃騎,辛苦向天涯。

《桂州歲暮》
前人
编辑

歲暮天涯客,寒窗欲曉時。君恩空自感,鄉思夢先知。 重誼人愁別,驚棲鵲戀枝。不堪樓上角,南向海風吹。

《宿桂州江亭呈康端公》
前人
编辑

獨向東亭坐,三更待月開。螢光入竹去,水影過江來。 露滴千家靜,年流一葉催。龍鍾萬里客,正合故人哀。

《宿灌陽灘》
戴叔倫
编辑

十月江邊蘆葉飛,灌陽灘冷上舟遲。今朝來遇高風 便,還與沙鷗宿上湄。

《桂州北望秦驛於開竹逕至釣磯留待徐容州》
编辑

柳宗元

幽境為誰開,美人城北來。王程倘餘暇,一上子陵臺。

《七星山東觀席上贈張侍郎》
盧順之
编辑

渡江旌GJfont動魚龍,令節開筵上碧峰。翡翠巢低巖桂 小,茱GJfont房濕露香濃。白雲郊外無塵事,黃菊筵中盡 醉容。好是謝公高興處,夕陽歸騎出疏松。

《桂林即事》
李商隱
编辑

城窄山將壓,江寬地共浮。東南通絕域,西北有高樓。神護青楓岸,龍移白石湫。殊鄉近河禱,簫鼓不曾休。

《桂林路中作》
前人
编辑

地暖無秋色,江晴有暮暉。空餘蟬嘒嘒,猶向客依依。 村小犬相護,沙平僧獨歸。欲成西北望,又見鷓鴣飛。

《越亭二十韻》
元·晦
编辑

之才叨八使,徇祿非三顧。南服頒詔條,東林證迷誤。 未聞述職效,偶脫囂煩趣。激水注坳塘,緣崖歌磴步。 西巖煥朝旭,深壑囊宿霧。顥氣爽衣巾,涼颸輕杖履。 臨高神慮寂,遠眺川原布。孤帆逗汀煙,GJfont鴉集江樹。 獨探洞府靜,怳若偓佺遇。一瞬契真宗,百年成妄故。 孱顏石戶啟,杳靄溪雲度。松籟韻宮商,鴛甍勢翔愬。 津梁危彴架,濟物虛舟渡。環流持羽觴,金英妒妝嫭。 笳吟塞壘迥,烏噪空山暮。悵望麋鹿心,低迴車馬路。 懸冠謝陶令,褫珮懷疏傅。遐想蛻纓緌,徒慚卹襦褲。 福盈禍之倚,權勝道所惡。何必棲禪關,無言自冥悟。

《東洲》
曹鄴
编辑

江城隔水是東洲,渾似金鰲水上浮。萬頃頹波分瀉 去,一洲千古砥中流。

《廣福巖》
前人
编辑

天地以來自融結,方廣高深無丈尺。書言不盡畫難 成,留與人間作奇特。

《獨秀山》
宋·沈晦
编辑

老鶴下遙天,昂昂在林表。霜毛臨野人,逸氣秋天杳。 矯矯顏始安,不受冠帶繞。清真自嵇阮,一醉萬事了。 讀書空谷中,生芻白駒皎。長哦五君詠,極目送飛鳥。

《全州能仁寺》
黃庭堅
编辑

招提古島上,掩映碧江心。鐘叩蘋風遠,僧禪水月深。 鶴歸門外浴,龍向檻邊吟。每遣遺詩者,毋忘撥棹尋。

《宿深溪驛》
范成大
编辑

北戶書頻到,南雲鴈不飛。試評騎馬路,何似釣魚磯 擊柝黃茅店,篝燈白竹扉。故園桑柘暖,亦有稻粱肥。

《青蘿閣》
孫覿
编辑

蠻村避地已三年,過寺尋僧半日閒。小樹吹香花漠 漠,斷崖漱碧水潺潺。桄榔葉底秋聲滿。柏子煙中午 夢還。便擬買舟隨釣叟,一蓑煙雨繫蒼灣。

《紀所遊》
張栻
编辑

灕江即湘江,濈濈清見石。其東列群峰,秋水碧復碧。 危山霧露收,草逕上逼側。憑欄舒望眼,已足慰疇昔。 更窺巖穴勝,創見為驚惕。如何數里間,奇觀屢接跡。 寬同廈屋深,劃若巨靈擘。日月遞光景,風雲變朝夕。 石橋幾年成,乳竇一時滴。神龍舊隱處,仰視多辟易。 蛻跡凜猶存,隱隱印霜脊。下有澄湫深,如波漱蒼壁。 往者已仙去,來者此其宅。薄晚叩松關,風過聲索索。 聊麾車騎退,容我且散策。卻望訾家洲,輕舫渡前磧。 回首煙樹林,已復挂蟾魄。宇曠凈餘滓,群物被光澤。 河洲寄遐思,空巖皎虛白。清輝猶可窺,水色相激射。 天邊與川上,亭亭如合璧。居然廣寒遊,不用假六翮。 班坐依微瀾,晤賞共佳客。與之想千載,詎有古今隔。 簫鼓歸夜闌,觀者燦城陌。往往羅杯斝,斑斑見殽核。 諒因年歲豐,人意少舒適。視爾意少舒,於予多忻懌。

《舜廟詞》
前人
编辑

溪交流兮谷幽,山作屏兮層丘。木偃蹇兮枝相,樛皇 胡為兮於此。留藹冠佩兮充庭,潔芳馨兮再陳。純衣 兮在御東,風吹兮物為春。皇之仁兮其天,四時序兮 何言。出門兮四顧,渺宇宙兮茫然。

《留題龍隱巖》
章現
编辑

碧崖石室俯清漣,蟠蟄靈虯不記年。委蛻去為天下 雨,抱珠歸作洞中眠。照開霧腳澄溪月,滴破雲根暗 穴泉。負郭勝遊誰信美,桑間留愛我無緣。

《壽陽山》
石仲元
编辑

平原翠削萬瓊瑰,頓轡塵沙眼漸開。文網牽人寧底 急,未妨特特看山來。

《陽朔舟中》
廖必強
编辑

秋入平林楓半燒,隔崖蠻語走前潮。石停小艇貪魚 釣,雨打孤村閣酒瓢。歌短聽難禁蟋蟀,愁多寫不盡 芭蕉。白雲青嶂迷天地,一派松聲疑是簫。

《興安飛來石》
唐·納牖
编辑

飛從何處來,屹立灕江滸。潭月生清輝,煙雲恣吞吐。 應知瑰異姿,不與俗塵伍。石丈幾人呼,米顛自千古。

《劉仙巖》
元·劉質
编辑

峭壁玲瓏峙碧穹,白雲仙去石巖空。劉郎今日重來 此,一笑青山萬壑風。

《過全州偶成》二首
明·解縉
编辑

陶生巖畔草青青,唐介墳前江水聲。兩岸好山看不 盡,畫船撾鼓到全城。

清湘書院何年起,共說湘州柳仲塗。想見皋比絃誦 處,雲迷山鳥自相呼。

《讀書巖》
前人
编辑

陽朔縣中城北寺,人傳曹鄴舊時居。年深寺廢無人 住,惟有石巖名讀書。

《過陽朔》
前人
编辑

陽朔江城據石頭,唐碑獨自枕寒流。素王廟貌臨闉 上,曉日蒼蒼照畫樓。

《桂水歌》
前人
编辑

廣西下來灘復灘,三百六十長短灣。潭心綠水緩悠 悠,長灣短灣凝不流。涓涓千尺澄見底,隔岸空行魚 曳尾。忽然路絕山勢回,峽石水聲如怒雷。石齒鑿鑿 森黥牙,龍騰虎躍鸞回車。我行已過正月半,一夜水 生浮漢槎。龍潛虎伏杳不見,但見滿江圓浪花。浪花 飛雪捲萬瓦,船下高灘疾如馬。浪頭起向空中擊,舉 舵齊橈不容力。舟師持篙眼如虎,指住石頭輕一擲。 直下水痕奔箭急,老稚憂懷行感泣。為言水淺僅容 舠,下灘失手爭纖毫。水聲怒起兩崖迫,迴旋指顧下 洪濤。龍君水伯似相曉,水勢不大亦不小。燒楮瀝酒 謝神功,好似魚遊在靈沼。翻思初下象鼻山,恒問行 人多苦顏。驚心樂水昭平邑,慮患防危不暫閑。忽見 蒼梧山上月,耳聞鶯語自關關。豈知平地風波惡,何 處安流不險艱。此心常似初來日,三峽滄溟共往還。

《陽城覽勝》
陽泰之
编辑

陽朔縣雖小,天生山作城。人家通澗道,水閣散鐘聲。 崖寄僧廬靜,江迴客棹清。更憐春事好,隨處樂農耕。

《陽城覽勝》
何自學
编辑

驄馬經山邑,何殊到武城。涼風消瘴癘,急雨壯溪聲。 泮水絃歌盛,公堂案牘清。居民皆賣劍,力本是春耕。

《東嶺朝霞》
陳珪
编辑

曙色漸東啟,嶺頭幾樹輝。曉風吹不斷,五彩絢天機。

《西山晚照》
前人
编辑

林腰看日下,山影接雲飛。何處數聲笛,前村牧子歸。

《市橋雙月》
前人
编辑

碧漢天如洗,虹橋水自深。水天雙月映,照盡百年心。

《黌宮萬雲》
前人
编辑

山接書樓迥,雲飛幾萬重。悠揚碧天外,乘此共從龍。

《鑑寺僧鐘》
前人
编辑

山閣僧初定,松窗夢正酣。鯨音百八動,驚醒自江南。

《白沙漁火》
前人
编辑

落葉江城暮,漁燈射半洲。鴈驚殘影起,獨立在沙頭。

《馬山嵐氣》
前人
编辑

雲端山屹立,山氣自氤氳。願此山中氣,為霖天下春。

《龍洞仙泉》
前人
编辑

龍從僊客去,留此缽中泉。一脈原無盡,生生幾百年。

《東嶺朝霞》
萬霽
编辑

朝霞橫遠岫,撫景但清晨。綺散千門曉,陽噓百里春。 金雞鳴處燦,彩鳳蹴時新。起視琴堂政,蒲鞭學牧民。

《西山晚照》
前人
编辑

數里西山路,千家夕照村。霞光迴樹杪,山影倒雲根。 吏散空庭舍,人歸附郭門。地偏民俗古,雞犬任黃昏。

《市橋雙月》
前人
编辑

滄江澄素月,只此市橋邊。自信無多水,誰云別有天。 仰看光不滅,俯視景俱圓。因憶當年事,傷哉李謫仙。

《黌宮萬雲》
前人
编辑

何處萬里雲,黌宮泮水紋。青邊鵬展翅,紅處鳳超群。 出岫長為雨,從龍每致君。瑞時當此日,稽首誦羲文。

《鑑寺僧鐘》
前人
编辑

古寺鐘聲起,晨昏自翠微。曙催紅日上,暝卷白雲歸。 香颯隨風入,蕭條帶雨飛。祇緣纓組繫,不得此皈依。

《白沙漁火》
前人
编辑

江城煙靄暮,漁火出汀州。雨外明還滅,沙邊去復留。 近疑殘照起,遠訝斷螢流。誰道滄浪叟,微名不用求。

《馬山嵐氣》
前人
编辑

吾愛馬山好,蒼蒼縣郭西。氣凝千嶂碧,嵐擁萬峰齊。 仰視晴空並,迴看飛鳥低。自慚膺芻牧,未許遂幽棲。

《龍洞僊泉》
前人
编辑

巖高山擁翠,洞杳石通泉。恬淡無今古,清幽有歲年。 飛空珠散壁,映地練鋪天。何必分溝壑,終當赴大川。

《桂林風謠》二首
曹學佺
编辑

夜坐多蚊母,秋成半芋魁。寄桑傳釀法,文石中碑材。 戍餉資橋稅,山田仰糞灰。廣南商販到,鹽廠雪盈堆。

又             前人

徭糧難猝辦,村老未全馴。風俗傳雞卜,春秋祀馬人。 法依山例峻,歌疊浪花新。嬾婦田間過,忙將織作陳。

《法華泉》
顧璘
编辑

寂寂空山深,荒泉四時冷。惟餘月明夜,山猿弄孤影。

《熙熙亭》
前人
编辑

亭下澗水清,亭上高雲浮。魚鳥各有托,遂此巖居幽。 慮澹已忘道,境空復何求。相期碧草色,共對蒼山秋。

《濬柳山泉》
前人
编辑

清湘有寒泉,乃在柳山頭。靈竅本神鑿,化原乘氣浮。 昨日泉水涸,今晨泉水流。借問通塞故,云屬無人謀。 所以大易旨,蒙者貴敏求。願言鑒茲泉,夙夜勤厥修。

《覆釜山二首》
前人
编辑

城中遙望碧氤氳,擬作浮空一片雲。來上峰頭看氣象,分明平對玉宸君。

天低石角雲長擁,風掠巖腰樹半摧。秋氣忽寒高隼 避,午陰將合老龍回。

《靈歸堂》
前人
编辑

松竹有茆宇,白雲還往來。山僧愛雲好,柴門夜長開。

《遊湘山寺》
蔣冕
编辑

閒隨玉杖看溪雲,遶徑松陰護蘚紋。勝地隔城纔咫 尺,中天積翠欲平分。名山引望四圍合,虛閣憑欄一 炷燻。物外每憐風景異,漫尋芳跡到高岑。

《登堯山秋興》
張騰霄
编辑

百尺琳宮覆五雲,空階落木自紛紛。到來並坐青霞 席,醉裏猶餐碧澗芹。竹覆藥欄時窈窕,泉通石竇氣 氤氳。西風萬里堪飛鳥,安得王喬馭鶴群。

《冬日晚宿牛岡》
前人
编辑

寒風吹袖下龍門,策杖穿雲度馬村。卉木蕭條岡百 折,牛羊雜遝路黃昏。倚床獨自危樓坐,野笛誰家隔 水聞。多少溪山看不盡,星河遙望接崑崙。

《風洞閣》
孟洋
编辑

九日獨登風洞閣,萬峰疊擁靖江城。煙中臺殿浮秋 色,天半梧桐落雨聲。黃菊野開孤客淚,蒼梧水遶二 妃情。心懷往事承恩宴,腸斷斜陽望帝京。

《同顧刺史遊柳山》
前人
编辑

昔慕柳侯跡,今逢顧守遊。山形盤野壑,樹色動江流。 城郭登臺暮,風煙倚閣秋。不須松下酌,深坐已忘憂。

《九日宴南薰亭》
謝少南
编辑

九日黃花未著叢,虞山置酒賞心同。雲飄影亂灕江 水,木落聲號舜帝宮。秋老那堪聞掛狖,天遙元不到 征鴻。秋顏易醉西風裏,坐怪茱萸滿樹紅。

《題伏波祠》
董傳策
编辑

矍鑠猶傳定遠謨,白頭心事半馳驅。瀧流飄發投鞭 斷,島嶼依微發嘯孤。志託風雲堪躍馬,身依日月尚 還珠。百年論定君何在,庭木蕭蕭客自呼。

《前題》
黃佐
编辑

高山巍石鎖崔嵬,長夏煙飛午未開。南海樓船從此 去,中原冠冕至今來。武陵一曲風塵靜,銅柱孤標日 月迴。千載伏波祠宇在,漢朝何處有雲臺。

《遊湘寺》
舒應龍
编辑

空王臺殿絕囂氛,玉盞燈明正夜分。山徑猿啼初上 月,石床僧定恰歸雲。現前幻影空中色,象外真詮靜 裏聞。漏盡蓮花心似水,惟餘香霧日氤氳。

《湘寺小館即事》
曹學程
编辑

漫向東林借一枝,無邊光景坐來移。風清桂苑黃金 樹,露冷蓮房白玉池。十地松雲堪入賦,五天花雨恰 催詩。同人永日情歡洽,還愛虛窗月上時。

《九日湘寺登高》
舒弘志
编辑

何處開尊四望賒,翠微深處老僧家。九嶷如黛凝秋 色,八桂飄丹襯晚霞。鴈陣恰排天上字,菊香初獻佛 前花。百年幾遂登臨興,醉把茱萸憶孟嘉。

《北極宮》
沈文旻
编辑

琳宮不蔽煙霞裏,都在江城方寸地。居山何用碧桃 花,當門獨對清溪水。中有僊宮三十六,手把芙蓉凌 太虛。市邊不見壺公藥,架上多藏老氏書。蓬萊滄海 渺何許,猿啼鶴唳千峰雨。青鳥傳書擬逐鸞,木客吹 簫慣騎虎。北極光芒道氣清,悠悠時聽步虛聲。碧霄 風動天花落,絳府雲開羽鶴鳴。襟懷洒落人誰識,松 根笑煮溪邊石。野香襲袂去歸來,徑面青苔留屐跡。

《春日湘山登眺》
陳瑤
编辑

古剎幽岑鳥不啼,芙蓉一杖俯丹梯。煙花縹緲諸天 近,雲樹蒼茫萬壑低。杯渡湘源三峽外,燈傳楚塞五 陵西。莫愁登眺迷歸路,蘿月松陰送馬蹄。

《前題》
陳琬
编辑

氤氳香積是何年,象外煙花逼眼鮮。三楚晴光迢遞 盡,九嶷佳氣鬱蔥連。雲間古洞龍棲穩,月冷空山鶴 倦還。無GJfont鐘聲催典懺,塵心半落夕陽前。

《白雲洞天紀遊》
張昌蔭
编辑

碧樹陰中遶一灣,柴門時啟晝常閒。天門石窟無多 處,佛殿僧房各半間。足履歸雲團路徑,杖頭落日挂 青山。依稀會得如來意,貝葉蓮花仔細看。

《龍母亭》
陳玨
编辑

山城一夜西風雨,石澗流泉帶落花,龍母亭邊秋氣 凈,女蘿深處幾人家。

《悠然亭即事》
前人
编辑

亭榭悠然對壽陽,榕陰凝碧覆東牆。曉來倚榻看嵐 色,夜靜舒簾待月光。雨過忽添山鬢翠,花開時引案 頭香。知心團聚誠云樂,坐石論衷納晚涼。

《犀泉》
袁衷
编辑

稜稜石竅附巖隈,造化何年巧鑿開。一脈靈湫消復 長,半泓神液去還來。盈虛氣類旋潮信,呼吸聲如動 地雷。坐倚雲根毛骨竦,彷疑飛步至蓬萊。

===
《陽城紀事》
王臣
===山邑殊清秀,彷彿武陵源。黃葉飛江路,青山繞郭門。

田塍禾本立,牆角豆花存。坐待梧桐月,披襟共客論。

《巡行次陽朔》
錢一齋
编辑

桂水奔淜抱邑墟,星槎東下若凌虛。縣仍隋代名陽 朔,巖自唐人號讀書。十室有賢吾足取,千峰橫碧畫 難如。莫言嵐氣能為瘴,一道清風即掃除。

《讀書樓》
黎禧
编辑

登臨最愛讀書樓,無限乾坤眼底收。紅日半簾花影 碎,清風滿徑竹聲幽。馬山擁翠雲間立,桂水浮光檻 外流。莫道一時風景好,還看春色擬瀛洲。

《七星巖》
前人
编辑

崇石懸天半,壁立抱城郭。級石躡層岡,梯雲GJfont危閣。 巖扉邃以幽,欲進步還卻。杳冥日月避,欹仄苔蘚剝。 窮搜阻GJfont洞,列炬事探索。盤坳萬餘轉,巨靈此開拓。 如入蜃市中,變幻難意度。奇峰何玲瓏,複磴亦磅礡。 GJfont者列坡陀,巉者聚鋒鍔。立者支圓靈,曲者迴竇殼。 或如履蓬瀛,洲島莽紛錯。或如闢蠶叢,巒棧森巘崿。 或如結穹廬,縞練施幃幕。或如仰北斗,星月光灼爍。 或如踏西疇,隴畝綿經絡。或如鏤瓊琚,毛髮勞追琢。 幽或如戶牖,朝昏任鎖鑰。敞或如堂皇,臥起足棲託。 下如龍雛出,林立辭殘籜。上如象鼻垂,蜿蜒赴深壑。 僊佛任比擬,魚龍恣跳躍。狻猊各蹲跧,熊羆或噬搏。 或如飲澗猿,或如凌霄鶴。或如鸚鵡馴,或放鵰鶚掠。 臃腫木癭攢,盤蹙波紋薄。虛氣發雲霞,求聲類管籥。 靈葩共珍卉,冉冉展花萼。來禽與青李,垂垂足餐嚼。 細泉出石竅,冬夏無時涸。深或俯千仞,淺或容一勺。 頗喜清流鳴,忽憂怪石落。安步方縈紆,囓足更峭削。 徑絕愁偪仄,巖開又寥廓。人境固已殊,鬼斧詎能鑿。 凄清難久停,登頓益驚戄。遙見東方明,悠然漏日腳。 自覺心目爽,始信遊覽樂。出洞述所歷,何能指其略。

《遊七星巖》
前人
编辑

板橋鐵鎖四倉船,聲落花驄舞水邊。入寺柔松疑折 柳,攀巖古洞另開天。星辰幾點當窗掛,日月何將長 夜穿。奧處密驂鸞鶴駕,笙簧應向玉虛傳。

《遊礱巖》
前人
编辑

桂山多突屼,乃在湘之滸。湘嶺翠如攢,茲巖獨奇古。 咄哉造物靈,幻作崆府。丹崖鬱高閣,綠嶂穴幽戶。 不假五丁鑿,奚倩媧皇補。中有琅玕髓,凝成冰雪乳。 玉粒糝瓊田,青蓮掛碧宇。金光晃舍利,寶氣騰瑤圃。 盤坳蟄蛟螭,猙獰怒犀虎。魚披貼壁鱗,鳳梳棲谷羽。 或堆防風骨,或簇肅慎砮。廉劌森劍戟,縝潤析圭組。 倒者懸鐘磬,側者欹錡釜。空嵌饒神力,劖削笑鬼斧。 氛氳隱藥GJfont,錯落橫棋譜。何年遺仙蛻,誰代布佛武。 風湧暑生寒,溜滴晴亦雨。雲雷恆屯復,日月爭吞吐。 有時瀑布飛,澎湃轟鉦鼓。有時晶簾瀉,戛擊鳴球琥。 我來秉燭遊,心神獨踽踽。欲探驪龍珠,莫覯騎羊豎。 劃然舒長嘯,山魅潛呼舞。平生耽丘壑,殊覺紅塵苦。 把酒約山靈,爾我迭賓主。

桂林府部紀事编辑

《史記·秦本紀》:始皇三十三年,發諸嘗逋亡人、贅GJfont、賈 人略取陸梁地,為桂林、象郡、南海,以適遣戍。徐廣 曰:五十萬人守五嶺。《廣州記》云:五嶺者,大庾、始安、臨 賀、揭陽、桂陽。《輿地志》云:臺嶺亦名塞上,今名大庾。二 曰騎田,三曰都龍,四曰萌諸,五曰越嶺。

《府志》:始皇帝代百粵,史祿轉餉,鑿渠而通糧道。祿乃 自海陽山導水源。以湘水北流入於楚。融江為牂牁, 下流南入於海。遠不相謀,轉餉為勞。量為磯,以激水 於沙磕中。壘石作鏵,泒湘之流而注之融。激行六十 里,置陡門三十六,舟入一陡,則復閘一陡,使水積漸 進,故能循崖而上,建瓴而下。既通舟楫,又利於灌田, 號為靈渠。及漢馬援征徵側,繼疏之,以濟師徒。引饋 運,而中國不至於告憊者,祿之功也,民到於今賴之。 《漢高祖本紀》:高帝十一年秋七月,淮南王黥布反,帝 自將擊之。冬十二月,擊布軍會甀,布走。令別將追之, 擊布軍洮水南北,大破之。

《南史》:宋文帝元嘉三十年,以功封宗GJfont為洮陽侯。 《隋書·文帝本紀》:仁壽中,朝廷以嶺南刺史、縣令多貪 鄙,蠻夷怨叛,簡清吏,於是拜陳穎大將軍,桂州總管 十七州軍事。

《唐書·李渤傳》:桂有灕水,出海陽山,世言秦命史祿伐 粵,鑿為漕,馬援討徵側,復治以通餽;後為江水潰毀, 渠遂廢淺,每轉餉,役數十戶濟一艘。渤釃浚舊道,鄣 泄有宜,舟楫利焉。

《王晙傳》:晙,景龍末,授桂州都督。州有兵,舊常仰餉衡、 永。晙始築羅郛,罷戍卒;埭江,開屯田數千頃,以息轉漕,百姓賴之。後求歸上冢,州人詣闕留。有詔:桂往罹 寇GJfont,戶口彫瘵,宜即留,以須政成。在桂踰期年,人丐 刻石頌德。初,劉幽求放封州,廣州都督周利貞欲必 殺之,道出晙所,晙知其故,留不遣。利貞移書督趣,幽 求懼曰:埶且難全,正恐累君,奈何。晙曰:公之坐,非朋 友所絕。晙在,終不忍公無罪就死。俄崔湜等誅,幽求 復執政,故詔幽求為刻石辭。

《府志》:唐李夔廉察桂州,月夜聞鄰居吟詠之音清暢。 及明訪之,乃戎昱,即延為幕賓。因飲席調其侍兒,夔 知其意,即贈之。昱感賦詩,有恩合死前酬之句。 唐御史中丞杜式方為桂州觀察使。會西延山賊叛, 奉詔討捕。續命郎中裴俞招撫。裴令桂州押衙樂源 與副將二人至賊中傳詔,命招復業。源儒者,有氣誼。 賊帥大喜,留宴。悅源佩刀,請之。源不欲違其意,遂解 以贈,賊益喜。荅以小女奴二人。既歸,副將與源不相 能,誣源以軍中虛實告賊,帥故贈女奴。俞大怒,源具 言本末,辭色頗厲。俞怒甚,繫之賓州獄。移書式方,俾 寘之法。式方知其冤,不得已持牒追之。密戒使者,縱 之逃,且語以意。使者至,傳式方意。源曰:我無罪何逃。 乃與使偕至桂。式方畏使者權,不敢直,卒罪之。將就 刑,式方問所欲,源曰:願得暫去桎梏,見妻子,囑身後 事,可乎。式方許之,如期而至。臨刑,召妻子曰:可速買 紙千幅,筆百管。吾死,當上訴於天。是日暮,副將飲酒 舉盞,驚曰:樂押衙自盞中躍入吾口矣。即GJfont卒。其年 四月,俞見源跨馬,從者皆執弓矢,俞驚仆而亡。明年 十月,式方宴於毬場,忽瞪目,久之乃曰:樂源,汝何來。 因索酒酹地曰:我知汝冤,而竟殺汝以奉詔使,我之 罪矣。乃不語而死。桂人哀之。即源死所立祠,榜曰忠 正樂將軍廟。

《宋史·陳堯叟傳》:堯叟字唐夫,閬州閬中人。咸平初,為 廣南西路轉運使。嶺南風俗,病者禱神不服藥。堯叟 有《集驗方》,刻石桂州驛。又以地氣蒸暑,為植樹鑿井, 每三二十里置亭舍,具飲器,人免暍死。

《呂愿中傳》:帥桂林,遣走卒王超入都,約某日當還。過 期二日乃至,命斬之。人莫敢言。汪聖錫通判府事,力 言超罪不至死。若加極刑,他日有人或愆期,必亡命 不返。脫有緊切奏,將不得聞之,其害大矣。呂矍然悟 謝曰:吾過矣。明日呂不出,汪呼超至,但杖而釋之。超 感再生恩,誓以死報。

《府志》:桂人石仲元號桂華子,隱七星山中。於詩玅究 精微。宋天禧中,將殆謂門人曰:榮謝當然,未喪之文, 子其嗣之。盡出平生所作詩三百餘篇,授之曰:凡吾 所得,子之所知,必傳之。浹旬而歿,有桂華集。

桂林府張姓者,滑人。歷殿前侍衛,以勇略聞。宋嘉祐 間,京師火,不為災。仁宗感夢,封嘉應侯。元豐初,桂多 火,父老相與謀,請為祠祀之,自是火遂熄。

《馮京傳》:京父馮商,微時,與父燒炭於郡西北岸山。其 父死,歸營棺,反葬。蟻集土封,屍成墓。後商生京,帶至 楚江夏為商。京中三元,官至參知政事,號其山曰天 門拜相山,又曰狀元山。其地形乃照天燭也。其光在 頂適斃於絕巘之巔,最為奇穴。廖金精題曰:一山正, 一山斜,狀元出在別人家。後京發於江夏,果驗。宋乾 道元年,刺史李守柔建三元祠於郡學之左,前樹文 明坊。

《柳開傳》:開知寧邊軍。徙全州。全西延洞有粟氏,聚族 五百餘人,常抄GJfont民口糧畜,開為作衣帶巾帽,選牙 吏勇辯者得三輩,使入,諭之曰:爾能歸我,即有厚賞, 給田為屋處之;不然,發兵深入,滅爾類矣。粟氏懼,留 二吏為質,率其酋四人與一吏偕來。開厚其犒賜,吏 民爭以鼓吹飲之。居數日遣還,如期攜老幼悉至。開 即賦其居業,作《時鑑》一篇,刻石戒之。遣其酋入朝,授 本州上佐。賜開錢三十萬。

《宋史·張田傳》:田知桂州。異時蠻使朝貢假道,與方伯 抗禮,田獨坐堂上,使引入拜於庭,而犒賄加腆。土豪 劉紀、盧豹素為邊患,訖田去,不敢肆。京師禁兵來戍, 不習風土,往往病於瘴癘,田以兵法訓峒丁而奏罷 戍。或告交趾李日尊兵九萬,謀襲特磨道,諸將請益 兵,田曰:交趾兵不滿三萬,必其國有故,張虛聲以嚇 我耳。諜既得實,果其兄弟內相殘,懼邊將乘之也。 《陶弼傳》:慶曆中,弼為陽朔主簿。儂智高犯南海,楊畋 為安撫使,辟參軍謀。使下英江會諸將議擊,未至,智 高解去。弼舍舟,從其徒數十人,間關步出赴畋。次臨 賀,大將蔣偕張忠戰死,餘眾畏亡將被誅,多降賊。弼 數與之遇,亟矯畋命揭榜道上,諭使歸,許以不死,凡 得千五百人。調陽朔令。課民植木官道旁,夾數百里, 至是行者無夏秋暑暍之苦,他郡縣悉效之。攝興安 令。移書說桂林守蕭固浚靈渠以通漕,不聽;至李師 中,卒浚之。師征安南,餽餉於是乎出,大為民利。 《沈晦傳》:為廣西經略兼知靜江府。先是,南州蠻酋莫 公晟歸朝,歲久,用為本路鈐轄羈縻之,後遁去,旁結 諸峒蠻,歲出為邊患。晦選老將羅統戍邊,招誘諸酋,喻以恩信,皆詣府請降,晦犒遺之,結誓而去。自是公 晟孤立,不復犯邊。晦在郡,歲買馬三千匹,繼者皆不 能及。

《高宗本紀》:建炎元年,侍御史馬伸撫諭荊湖廣南。夏 六月,以受偽命,遣全州安置。

《范成大傳》:成大知靜江府。廣西窘匱,專藉鹽利,漕臣 盡取之,於是屬邑有增價抑配之弊,詔復行鈔鹽,漕 司拘鈔錢均給所部,而錢不時至。成大入境,曰:利害 有大於此者乎。奏疏謂:能裁抑漕司強取之數,以寬 郡縣,則科抑可禁。上從之。數年,廣州鹽商上書,乞復 令客販,宰相可其說,大出銀錢助之。人多以為非,下 有司議,卒不易成大說。舊法馬以四尺三寸為限,詔 加至四寸以上,成大謂互市四十年,不宜驟改。 《張栻傳》:栻知靜江府,經略安撫廣南西路。所部荒殘 多盜,栻至,簡州兵,汰冗補闕,籍諸州黥卒伉健者為 效用,日習月按,申嚴保伍法。諭溪峒酋豪彌怨睦鄰, 毋相殺掠,於是群蠻帖服。朝廷買馬橫山,歲久弊滋, 邊氓告病,而馬不時至。栻究其利病六十餘條,奏革 之,諸蠻感悅,爭以善馬至。

《府志》:高宗紹興十三年五月甲辰,全州文學師維藩 權國子監國子司業。高閱等言,維藩博通古今,士人 推服,建學之初,宜得老成,誘掖後進。輔臣進呈。上曰: 師傅之任,尤當遴選,須心術正大者為之。將以經旨 諭後進,一有邪說,學者從而化之,為害不小。

《宋史·鄧得遇傳》:恭宗德祐元年,靜江府破,得遇朝服 南望拜辭,書幅紙云:宋室忠臣,鄧氏孝子。不忍偷生, 寧甘溺死。彭咸故居,乃吾潭府。屈公子平,乃吾伴侶。 優哉游哉,吾得其所。遂投南流江而死。

《馬暨傳》:婁鈐轄者,馬暨之部將也。靜江既破,婁猶以 二百五十人守月城不下。阿里海牙笑曰:是何足攻。 圍之十餘日,婁從壁上呼曰:吾屬饑,不能出降,苟賜 之食,當聽命。阿里海牙遺以牛數頭,米數斛。一部將 開門取歸,復閉壁。兵皆分米,炊未熟,生臠牛,啖立盡。 鳴角伐鼓,元軍以為出戰,擐甲以待。婁乃令所部入 擁一火炮然之,聲如雷霆,震城城皆崩,煙氣漲天外, 兵多驚死者。火熄入視之,灰燼無遺矣。

《元史》:至元十三年丙子,兵破潭州全州附郡,提刑陳 宮講不為守,遁諸巖谷降。

元統甲戌春三月,猺劫全州。至正戊子冬十一月,湖 南盜劫全州。甲辰,平章蘭公按本路置總省。

順帝,明宗長子。嘗被讒於明宗,徙於高麗,使居島中。 閱一載,復移於廣西。文帝崩,后命立寧宗。寧宗復崩, 燕帖木兒請立燕帖古思。后曰:吾子尚幼,妥懽帖睦 爾在廣西,今年十三矣。乃命中書右丞闊里吉思迎 帝於靖江,后延大臣定議立帝,是為順帝。

《府志》:嘉靖二年七月,朢後府署守宿者見一長人步 入,驚怖群呼,移時而去。尾之,見入右江道內古榕樹 下,遂不見。知府王顯高次日入道,見其樹大踰十圍, 蔭廣數畝。詢知,其樹為怪巳餘百年。諦視樹根,有竅 出煙如縷,晝夜不絕,乃遣人伐樹,其中得毒蛇數十, 皆殺而棄之。怪自此息。

桂林府部雜錄编辑

《述異紀》:桂林東南邊海,有裸川。桓譚新論云,呈衣冠 於裸川,海上有裸人鄉。

《雲仙雜記》:桂人好食蝦蟆,仍重乾菌為糝。赴食者至 以餘俎包歸,遺兒女,雖污衫不恥。

《墨客揮犀》:桂州婦人產男者,取其胞衣,淨濯細切,五 味煎調之。召至親者合宴,置酒而啖,若不與者必致 怒爭。

《桂海雜志》:南州無霜,草木皆不改柯易葉。獨桂林歲 歲得雪,或臘中三白,然終不及北州之多。靈川興安 之間,兩山蹲踞,中容一馬,謂之嚴關。朔雪至關輒止, 大盛則度送至桂林城下,不復南矣。

廣東南海有颶風,西路稍北州縣悉無之,獨桂林多 風。秋冬大甚,拔木飛瓦,晝夜不息。俗傳朝作一日,止 暮七日。夜半則彌旬。去海猶千餘里,非颶也。土人自 不知其說。余試論之,桂林地勢視長沙番禺在千里 之上,高而多風,理固然也。

癸水。桂林有古記,父老傳誦之,略曰:癸水繞東城,永 不見刀兵。癸水,灕江也。

瘴。二廣惟桂林無之,自是而南,皆瘴鄉矣。瘴者,山嵐 水毒,與草莽沴氣,鬱勃蒸薰之所為也。其中人,如瘧 狀。治法雖多,常以附子為急,須不換金正氣散為通 用。邕州兩江,水土尤惡。一歲無時無瘴。春曰春瘴,夏 曰黃梅瘴,六七月曰新禾瘴,八九月曰黃茅瘴。土人 以黃茅瘴為尤毒。

桂嶺,舊不知的實所在。城北五里,有尋丈小坡,立石 其上,刻曰桂嶺。賀州自有桂嶺縣,相傳始名嶺,在其地,今小坡非也。

俗字。邊遠俗陋,牒訴券約,專用土俗書。桂林諸邑皆 然。今姑記臨桂數字,雖甚鄙野,而偏傍亦有依附。音矮,不長也。音穩,坐於門中,穩也。亦音穩,大坐,亦穩也。 音嫋,小兒也。奀音動,人瘦,弱也。音終,人亡絕也。音臘,不 能舉足也。音大,女大及姊也。音墈,山石之巖窟也。閂, 門橫關也。他不能悉紀。余閱訟牒二年,習見之。大 理國間有文書至南邊及商人,持其國佛經題識,猶 有用GJfont字者。GJfont,武后所作國字也。《唐書》稱大禮國,今 其國止用理字。

南州法度疏略,婚GJfont多不正。村落強GJfont,竊人妻女,以 逃轉移他所,安居自若,謂之捲伴,言捲以為伴侶也。 已而復為後人捲去,至有歷數捲未已者。其舅姑若 前夫訪知所在,詣官自陳,官為追究,往往所謂前夫 亦是捲伴得之,復為後人所捲,惟其親父母兄弟及 初娶者所訴,即歸始初被捲之家。

草子,即寒熱時疫。南中吏卒小民,不問病源,但頭痛 體不佳,便謂之草子。不服藥,使人以小錐刺唇及舌 尖出血,謂之挑草子。實無加損於病,必服藥乃愈。 《過庭錄》:李師忠復之帥桂,罷歸一詞題別云:子規題 破城樓月,畫船曉載笙歌發。兩岸荔枝紅萬家。煙雨 中,佳人相對泣,淚下羅衣濕。從此信音稀,嶺南無鴈 飛,荔枝煙雨。蓋桂實景也。

桂林府部外編编辑

《府志》:唐韓佽在桂州時,有妖賊封盈,能為數里霧。嘗 行野外,見黃蛺蝶數十,因逐之。至一大樹下忽滅,掘 之得石函書,遂成左道,百姓歸之如市。乃聲言某日 將攻桂州,有紫氣者,我必勝。至期,果紫氣如疋帛,自 山亙於州城。有白氣直衝之,紫氣遂散。天忽大霧,至 午稍霽,州宅諸樹,滴下小銅佛,大如麥,不可勝數。是 年,韓佽卒。

桂州唐子正,讀書真仙觀。有道人曰歸真子,授以方 書。宋治平初,薦領赴京,至全州,僕病不能行,忽遇黃 冠,乃向道人也。笑謂曰:吾為先生僕,可乎。遂荷擔去, 行如飛,復別去。月餘,子正臥病潮陽驛,道人留書驛 吏,視其緘題云:呈桂州唐才子,歸真子謹封。發書,惟 一詩,末二句云:待得角龍為燕會,好來黃壁臥林泉。 子正大驚,始知為異人。然結語未能喻。後為邕管機 宜攝倅事。熙寧丙辰,交賊陷城,遇害,死於州治黃壁 亭。乃知告以死也。角龍,蓋指丙辰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