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427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卷目錄

 平樂府部彙考五

  平樂府兵制考

  平樂府物產考

  平樂府古蹟考墳墓附

  平樂府猺獞峒蠻考

職方典第一千四百二十七卷

平樂府部彙考五编辑

平樂府兵制考        《府志》编辑

本府平樂縣附郭

協鎮副總一員,左右兩營守備二員,千總二員,管綠旗兵一千二百名。本省布政司支給俸餉除分防永安州兵丁二十三名,恭城五十四名,GJfont川一百九十名,修仁六十一名,荔浦一百五十五名,昭平五十五名,巡防上河五十一名,中河二十七名,下河七十五名,各路擺塘六十四名,餘隨營郡城。

按《通志》:平樂城守營,

副將一員     守備二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內撥永安州、恭城、修仁、荔浦、昭平分汛官四員。設平樂城守營兵

步戰兵二百九十七名。

守兵六百九十四名。

共兵九百九十一名。內分防永安州、恭城、修仁、荔浦、昭平共兵五百零一名。

月共應支餉銀一千一百三十九兩五錢。月共應支米二百九十七石三斗。

官自備馬二十八匹。

春冬二季例,每匹月支GJfont一石二斗,每匹月支草四百二十斤。

夏秋二季例,每匹月支馬乾銀九錢。

恭城縣

恭邑介於荊楚,猺獞雜類,族居民間。舊設有哨,以楚衛民戍焉。即以楚衛官總之,官則歲更軍,則安土領糧於縣。

皇清盡革衛軍,設協鎮於郡中。恭邑之城守分自郡

協,所轄馬步目兵視時地之緩急為多寡。順治十二年,平樂協鎮營外委防守。至順治十四年,撤去縣,無城守。順治十五六年,止設百總汛守龍虎關,又時設時撤。至康熙四年,復外委城守,歲一更換。康熙七年,內奉文各州縣俱用經制官防守。

GJfont川縣城守防兵一百一十四名,以千總一員統之。鍾山鎮哨軍三十名,每半年在所更替,以哨官統之。

東廂堡兵十二名  南門堡兵十一名西門堡額兵十五名,內撥三名於古岷堡,見在一十二名。

北門堡兵十二名。

教場堡額兵十四名,內撥三名於古岷堡,見在十一名。

黃色堡兵十五名  烏源堡兵二十名壁嶺堡兵十名 以上八堡每名月糧米一石三斗,俱在本縣本折米內支給。

龜石堡額兵十八名,內撥三名於羊頭堡,撥三名於界牌堡,見在十二名。每名月領本縣條編工食銀四錢八分三釐。

獅子堡額兵十八名,內撥六名於古岷堡,見在十二名。

丫義堡額兵十九名,內撥二名於羊頭堡,四名於界牌堡,見在十三名。

土巷堡兵十二名。

養馬坪堡額兵二十名,內撥六名於界牌堡,見在十四名。以上四堡工食赴府領梧餉。

古岷堡兵十二名,獅子堡撥六名,西門堡撥三名,教場堡撥三名。

界牌堡兵十三名,丫義堡撥四名,馬坪堡撥六名,龜石堡撥三名。

城頭岡堡兵十名,每名月領縣庫貯屯餘糧折色、折簟等項銀四錢五分。

羊頭堡兵七名,丫義堡撥二名,龜石堡三名,額設鋪兵二名。

軍馬見充伍者二百六十七名,絕戶軍九百八十二名,差操軍馬五十三匹。

按《通志》:GJfont賀營撥分防官一員。GJfont賀營分防兵一百五十名,內撥各隘。

沙母源兵四名   三輦源兵四名

白沙洞兵三名   鍾山鎮兵十名

土巷堡兵十名   馬屁股兵十五名秀峰兵四名    牛巖兵八名

麥嶺兵七名。

賀縣

按《通志》:富賀城守營駐賀縣,

守備一員     千總一員

把總二員。

內撥富川城守官二員。

GJfont賀城守營兵、步戰兵一百一十九名,

守兵二百七十七名,

共兵三百九十六名。內分防GJfont川縣兵一百五十名,尚二百四十六名內撥。

石牛營兵十名   黃峒營兵十名

桂嶺營兵三十名  賴村營兵二十五名停歇營兵三十七名 龍水營兵四十二名大汭營兵十名   牛瑞營兵十名

月共應支餉銀四百五十五兩五錢。

月共應支米一百一十八石八斗。

官自備馬十匹。

春冬二季例,每匹月支穀一石二斗,每匹月支草四百二十斤。

夏秋二季例,每匹月支馬乾銀九錢。

荔浦縣

分設城守一員,係平樂協鎮右營專汛之地。或千總或把總,隨便詳撥領兵二十四名出守。新設以墩堡百總一員,汛兵二十三名。

都鳳堡百總一員,汛兵十七名。

夾板堡百總一員,汛兵二十三名。

王猺堡隊長一名,汛兵十七名。

朝天堡隊長一名,汛兵十五名。

馬頭堡汛兵四名。

紅頭堡隊長一名,汛兵十五名。

板幹堡隊長一名,汛兵十四名。以上七堡皆在北鄉,由王猺堡起橫至朝天堡止,計一百二十里。山川崎嶇,道路迂曲,累受陽朔、永福獞賊之患。而永福尤甚。自立七堡之後,犄角相持,首尾相應,荔民庶稍安枕焉。

修仁縣

設立百總一名,在城護守。

把總一員,汛防石牆要隘。

馬戰兵三名     步戰兵八名

守兵六十一名。

昭平縣

設把總一員,防守上下河。共目兵一百四十九名。

永安州

設立防守把總一員,轄馬步兵一十九名。

平樂府物產考        《府志》编辑

府總

穀屬

粳米    芝麻    糯米

蕎麥    落花菜   飯豆

早禾    稻 早晚二種。

蔬屬

生菜    甕菜    苦GJfont芹菜    菠薐    莙薘

木耳    芥蘭    豆菜

豌豆    金瓜    薯

苦瓜    稍瓜    甜瓜

羊夾菜   白花菜   枸杞菜

馬齒莧   決明菜   蕨菜

蔊菜 出GJfont川,府江亦有。蕈 即莙子。

馬薯 天門冬苗也。

苜蓿 出修仁縣。

果屬

柚     龍眼    木熟子

古歪子   三重殼   香緣

橄欖    葡萄    牙蕉

米櫧    金斗子   餘甘子

黃椑子 出平樂縣。

楊梅 出恭城、GJfont川二縣。谷買 似蓮,實出賀縣。

羅旺子 一名九重皮,味似栗。出昭平。

牛甘子 似餘甘而小。

花屬

桂花    蘭花    芙蓉

地棠    郁李    樹蘭

木槿    素馨    萱花

牡丹    芍藥    常春葵

羊蹄    一丈紅   六合梅

夜合    觀音蓮   千葉榴

紫荊    佛桑    扁蓄

芸草    金絲桃   鉤絲海棠鳳凰草   辣蓼草

白藤 出修仁。

杜鵑 俗呼連山紅。

長春 即月月紅。

剪春羅 出恭城。

剪秋羅 出GJfont川。含笑花 出賀縣。

芭蕉莎 出平樂、昭平二縣。

木屬

黃楊    黃連木   石田木

楮木    楝木    梨木

烏柏    雞枸木   雞頭木

和木    榔木    綿木

杉木    鹽槳木   皂莢木

土梨    山棗木

榆 出恭城。

白朮 出永安。

柘 出修仁、昭平、永安三州縣。

竹屬

弔絲竹 出修仁、昭平。

斑竹 出恭城。

紫竹 出恭城、GJfont川。茅竹    苦竹    筋竹

桃竹    繞竹    牛角竹

方竹    篁竹    單竹

茨竹    觀音竹   貓兒竹

水竹    蒲竹    籬竹

GJfont竹    大頭竹   鳳尾竹羊角竹   黃荊竹   雞甫竹

羽屬

鴛鴦 出平樂、恭城、昭平三縣。

白鷴 出平樂、賀縣。

紅裙雞 出賀縣、修仁。

箭豬 出恭城、昭平二縣。

飛虎 出昭平。

黃鶯    鷓鴣    鴝谷

斑鳩    鶺鴒    白頭翁

鸕鶿    畫眉    子規

百舌    鷃鶉    紅嘴雀

伯勞    布穀    山鳧

翡翠    啄木    水GJfont杜鵑    鵔鸃    長鳴

獸屬

熊     山羊    山GJfont田鼠    野豬    竹鼠

鱗屬

覽魚 出平樂。

狗仔魚 出恭城。

白飯魚 出GJfont川。茅葉魚 出賀縣。

石壕 出修仁。

鰣魚 出昭平。

甜魚 出永安。

GJfont 即大頭鰱。GJfont 俗呼章魚。鯰     GJfont魚    竹魚帥魚    塘虱    欄刀

黃尾

蟲屬

石蜦 即山蛤。

蜥蜴    蛤蚧    蟾蜍

守宮    蝙蝠    蝴蝶

藥屬

天門    麥門    何首烏

車前子   金櫻子   艾

萆麻子   槐實    梔子

茴香    茱GJfont    真降香薄荷    荊芥    香薷

萆薢    金銀花   稀薟草

前胡    苦參    仙茅

澤蘭    決明子   益母草

巴豆    薏苡    半夏

南星    錦地羅   馬鞭草

葛根    木通    木賊

香附    五加皮   苧麻草

楝實    菖蒲    楮實

皂莢    破故紙   白牽牛

白薇    桔梗    黑牽牛

桑白皮   蒼朮    地骨皮

地榆皮   史君子   桑寄生

馬騮薑   旱蓮草   夏枯草

山藥    黃精    鶴虱

元參    丹參    沙藥

劉寄奴   紅芽大戟

黃連 出平樂、修仁、昭平三縣。

花椒 出平樂、昭平二縣。

瓜蔞 出平樂、賀縣。

縮砂 出足灘以下。

馬檳榔 出蠻峒。

牡荊子 黃荊之子。

接骨草 即土牛膝。

射干 即扁蓄。

貨屬

錫 出賀縣黃GJfont山、半路坑、木園、糞箕窩、白沙塘、楊沖山,共六處。坐姜、七城鄉離縣四十餘里。藍靛 出修仁、昭平二縣。

棉 絡布。

平樂府古蹟考        《府志》编辑

本府平樂縣附郭

樂州城 在府城西南三里。唐初置,貞觀初改為昭州。

孤州城 在府城東南四十里。唐天冊元年築,尋廢。按《縣志》:即古州,在樂山里。

崑崙城 在府城東南四十里。

舊平樂縣 在荔浦江口。

廢茶城縣 在津平里虎步江口。

廢永平縣 在府城東北,隋置。宋開寶中,省入平樂縣。

廢龍平縣 在府東南一百六十里,梁置靜州及龍平郡。唐GJfont州皆治於此。隋廢州郡,以縣屬桂州。唐置GJfont川,宋以思勤、馬江二縣省入,屬昭州。明時縣省。

廢立山縣 在城東北東鄉里歷塘村。按《明一統志》:在府城南二百一十二里。本隋,隋化縣屬桂州。唐初改曰立山,為蒙州治。宋以速區、蒙山二縣省入。明洪武中,省入平樂縣。

廢沙亭縣 在城東五里走馬坪。按《一統志》:在府城東三十五里。唐武德中置,貞觀中,省入平樂縣。

鳳凰樓 在府治之北鳳凰山巔。

三瑞樓 在府城西,又名七松樓,今廢。

昭文樓 在府學後。明宣德十年,知府唐復建。何自學記,今廢。按《明一統志》:正統四年建。捲雨樓 在府治子城西。

政平樓 在府治前,今改安定門樓。元呂思誠詩:灕江江上古昭州,一帶孤城有此樓。雲讓山容簷外立,月將波影檻前流。按《縣志》:即今儀門。書雲樓 在縣治南,今廢。

籌邊樓 在府城東南。元萬戶劉克剛建。夜鳴鼓角於上。至大四年,徙於西南城。皇慶元年,憲僉忽都復徙舊所,今廢。劉懷遠詩:崢嶸樓閣壓雲端,江北江南指顧間。萬里風煙堯宇宙,一時人物漢衣冠。悠揚鼓角驚蠻膽,縹緲旌旗擁將壇。簾捲畫欄春晝永,不須烽火報平安。

梅花園 鄒浩有記。

來仙閣 舊名澹翠,在仙宮嶺下。郡守王藻以鄒浩寓此,故名。鄒浩詩有偶向人間作謫僊,倏然來此任經年之句。

天繪閣 在府城北山寺中。宋鄒浩嘗居此三年。

雙榕閣 在府治東二里江邊,居兩榕之間。元秦竹山詩風撼雙榕老樹秋謂此也。

清華閣 在僊宮嶺下。宋鄒浩竄寓於此,因名。自為記。

得志軒 在僊宮嶺下,鄒浩有記,今圮。

拱北軒 宋鄒浩謫昭州時建。以自適,浩自為記。

翱風亭 在僊宮嶺,宋鄒浩建。以為避暑之所。天繪亭 《夷堅志》:昭州瘴毒地而山水頗清婉。郡圃有亭,名天繪。郡守李丕以與金,年號同,故更之。有范姓者易名清暉,後李視積壤。中有片

石載。丘濬所作記其略,云:予擇勝得此亭,名曰天繪,取其景物自然也。後某年月日,當有俗子易名清暉者,可為一笑,考命名之日不差。宋鄒浩詩:江山天繪出,留與主賓同。

退藏亭 在兵備道內,龍大有建。

鳴岡亭 在鳳凰山,今廢。

洞仙亭 環亭皆池,荷花燦爛,居邑景之勝。太守楊榮蔭建,今廢。

多景亭 在東山寺後,今廢。

十愛亭 在府治西北,宋郡守梅摯建。其十愛詩有云:我愛昭州月,閑宵入綺樓。涼生荔浦樹,冷熨桂江秋。朱戶千家啟,浮雲萬里收。誰誇魏公子,飛上鄴門遊。又有愛寺、愛角、愛水、愛土、愛觀、愛路、愛樂、愛酒、愛果共為十詩。

梅公亭 在府治東,梅摯建。有昭州詩及五瘴說,刻石嵌於壁。

翠點亭 在昭山下,今廢。

適然亭 在兵備道後東池上,副使鄭岳建。有詩云:隙地纔尋丈,鋤荒搆草亭。軒臨一水碧,簾捲數峰青。竹筍穿階出,蟬聲隔岸鳴。晝長公事少,恍若在林坰。

餘樂亭 在演武廳後,兵備張弘宜建,今圮。友松亭 在所東,守備都指揮魯宗貴建,今圮。君子亭 在府城內,今廢。

明秀亭 在府城南門外。元劉懷遠詩:明秀亭前水渺茫,水明山秀類瀟湘。闌干十二東風軟,蝴蝶一雙春晝長。沙暖偏宜鷗鷺宿,城高不隔芰荷香。晚來公府無餘事,閑伴詩人入醉鄉。磨刀石 在城北二里溪澗中,孟粵《北征記》曰:臨賀有石二丈,有磨刀斧跡。

魯班石 在東鄉里榕津渡。傳魯班所鑿欲於此,建橋未就。

感應泉 在城北。宋鄒浩謫居昭州,以江水不可飲,汲數里外。後所居仙宮嶺下忽有泉湧出,清冷瑩潔。因疏為井,名曰感應泉。後將召還,泉忽涸。

玉山泉 在龍門峽山上。有池水從崖上瀑飛一帶,直下大江,瑩潔可愛。石壁上刻曰龍門峽玉山泉。治平三年,沈紳書。

魯班井 在考槃澗口東山寺側。深四五尺,磚上有劉光祖三篆字。

梅公井 在府治東大街,宋太守梅摯所築。敬公井 在龍興觀,唐刺史敬超先所鑿。張公井 在兵備道正堂,右副使張吉所鑿。府中之泉,此為第一。

僊井 在樂山里。談氏二僊飛昇於誕山,山麓忽湧泉,清芳襲人,能解狂熱者。

恭城縣

御史堂 在東城五里。宋御史周渭讀書處,今圮。

GJfont川縣龍平縣地 原在牛廟後。其縣印不知失於何年。嘉靖初,邑人鍾東釜拾而送之府貯庫焉。馮乘縣地 在縣東三十里,今廢。

丹霞觀 在縣西三十里白霞。相傳張道陵於此飛昇,今廢址尚存。

太尉廟 在縣北,祀宋毛炳,今廢。

賀縣

廢馮乘縣 在縣北一百二十里。漢舊縣,唐屬賀州。宋初,省入GJfont川縣。廢封陽縣 在縣境。本漢舊縣,隋屬封州,唐屬賀州,宋初省入臨賀縣。

廢蕩山縣 在縣境。梁置,隋省入GJfont川。唐復置屬賀州。宋初,省入臨賀縣。

廢桂嶺縣 在縣境。唐置,屬賀州。宋因之。元末省。

廢臨賀縣 在縣城內。漢置,明省入賀州。荔枝亭 在縣內。宋知州譚良佐建。

十箴堂 在縣境內。有周必大十箴刻。

中和堂 在舊州址,今圮。

清音閣 傍有瀑布巖,因名。在縣西五里,宋知州譚良佐建,今圮。

望雲樓 在縣境內。宋守黃尚賢建。

荔浦縣

荔州城 在荔浦縣。周數十丈,高丈餘,基址屹然。

修仁縣

修仁舊縣 在縣西三里。因賊陷,久廢。

澄賀縣 在荔浦縣西二十里。今縣廢,而城址猶存。

GJfont關 在荔浦縣北四十里。有兩山夾道,如

GJfont,因以名關。陶弼詩有三任邊州六往還,此時纔入鏌GJfont關之句,即此也。古方山 在荔浦縣東。按《方輿記》:有方山對九疑,高下相類。又縣東有山曰銅鼓,盤曲數十里,望之極高,傳云古方山也。

芙蓉亭 在縣城南門下,今廢。教諭李宗節詩曰:邊柝無聲獄訟疏,芙蓉池上避金烏。民收果實充田賦,匠畫空形入畫圖。白鳥知幾遠冠蓋,紫鱗貪餌落盤盂。主人非為清香設,愛此煙波似五湖。

獻花亭 唐大中二年,李德裕貶崖州司。戶次荔浦郵亭,有數女執花來獻,因名曰獻花亭。昭平縣

廢馬江縣 在馬江里。

朝煙閣 在應天禪寺之上,與古缽山對峙。明萬曆間,邑人鄧國材刱。

飛來鐘 在縣東岸神武觀。

鎗蹄跡 在縣陶溪。昔有仙姑,號白馬於此。出聖鎗跟馬,跡俱存。

龍門硤玉山泉六字 在縣銅盆硤內邊題。治平元年冬丙子,沈紳書。

永安州古蹟無考。

墳墓附编辑

樊相閣墓 在昭平寧化里。

三烈墓 在昭平縣東岸。

葉靖墓 在恭城縣西,相傳葉靖葬此。去墓十里,舊有大悲寺。宋元豊初,客有葉姓者宿於寺,口占詩云:明朝蓬島去,白雲滿頭飛。翌日,未啟GJfont而人馬遽失。時疑為葉靖云。按《縣志》:在恭城縣西二里江口。相傳唐有高士隱此,或樵於山,或釣於水,優游自適,人求見不可得,後沖舉。今遺古墓,諺所謂葉嶺斜陽留墓畔。

平樂府猺獞峒蠻考编辑

仁宗皇祐四年秋九月,廣源州蠻儂智高入昭州。

按《宋史·仁宗本紀》:四年九月庚申,廣西兵馬鈐轄王正倫討儂智高於昭州,館門驛戰沒。智高入昭州。

順帝元統元年,命上將軍章伯顏討平樂賊。按《通志》:元統元年,猺賊起,賀州大掠。GJfont州又攻,恭城、平樂以章伯顏為鎮國上將軍,討平之。奪回邊蓬巡檢司印。

太祖洪武二十一年,峒猺擾平樂府,令廣西都指揮使相機收捕。

按《明外史·土司傳》:平樂初為縣,元大德中改平樂府,明因之。洪武二十一年,廣西都指揮使言平樂府、GJfont川縣、靈亭山、破紙山等峒猺二千餘人占耕,內地嘯聚劫奪,居民被擾。恭城、賀縣及湖廣、道州、永明等縣之民亦被其害,比調衛兵收捕,即逃匿。岩谷兵退,復肆跳梁,臣等欲於秋成之時統率所部,會永道諸軍屯駐賊境,扼其要路,收其所種穀粟,彼勢必窮。乘機擒戮,可絕後患。從之。

二十二年,都指揮韓觀平GJfont川賊,設GJfont川千戶所。

按《明外史·土司傳》:二十二年,富川縣逃吏首賜糾賊盤大孝等作亂,殺知縣徐元善等,往來劫掠。廣西都指揮韓觀遣千戶廖春等討之,擒殺大孝等二百餘人。觀因言:靈亭鄉乃猺蠻出入之地,雖征勦有年,未盡殄滅,恐復有搆亂者,宜以桂林等衛贏餘軍士置千戶所,鎮之。詔從其請。

二十九年,遷富川縣於富川千戶所。

按《明外史·土司傳》:二十九年,時富川千戶所新立於矮石城。典史某言縣治無城,恐蠻寇竊發,無以禦之,宜遷於城內為便,從之。

景帝景泰元年,征蠻將軍田真討猺賊,平之。按《通志》:景泰元年,猺賊盤姓子廖八子等叛,征蠻將軍田真遣兵勦之,GJfont川知縣羽雲招撫其餘黨,今之三十六源,曰猺者輸賦而不當差,即其後也。

憲宗成化元年,平樂諸猺應大藤峽作亂,都御史韓雍平之。

按《通志》:成化元年,大藤峽酋侯大狗作亂,修仁、

荔浦、平樂、立山,諸猺應之。兩廣都御史韓雍以永順、保靖及兩江土兵一十六萬,五路並進。先破修仁,追至立山,生擒一千二百餘人,斬首七千三百餘級,遂平峽。

孝宗弘治五年,都御史閔珪破永安賊。

按《通志》:弘治五年,永安賊成萬等合修荔,猺賊流劫府江,江道為阻。都御史閔珪與伏羌伯毛銳帥師討之。破賊巢寨百八十所,斬首六千級。奪回被擄男婦四千四百有奇,捷聞以珪為南京刑部尚書。八年,知府余玉請兵討賊首周公有等。

按《通志》:七年八月,賊周公有倡難樂山里葛家,糯峒石狗,九峒諸寇剽掠鄉村。明年冬,郡守余玉請兵討,平之。

九年,總督鄧廷瓚請設土巡檢於昭平堡。按《明外史·土司傳》:弘治九年,總督鄧廷瓚言平樂府之昭平堡界在梧州,平樂之間猺獞率出為患,乞令上林縣士官、知縣黃瓊歸德,土官、知州黃通各選子弟一人,領土兵各千人,駐劄本堡。仍於本堡築城,設長官、司署領撥平樂縣。仙回峒閒田與之耕種,其冠帶千夫長龍彪改授昭平巡檢司土官。巡檢造哨船三十隻,使之往來府江,巡哨流官停選廷議,以昭平堡係內地,若增設土官衙門,恐貽後患,況府江一帶近已設按察司副使一員。整飭兵備,其土官黃瓊等不必差遣止令。每歲各出土兵一千,聽調詔從其議。十二年,分守道武靖勦橋料賊,尋撫之。按《通志》:十二年,橋料賊韋文海殺委管恭城桂林推官。是年七月,分守道武靖撲勦橋料,斬首三十餘級,俘婦女二十口,餘招撫之。

十三年,獞賊覃福成等就撫。

按《通志》:十三年,招撫獞賊覃福成等於花山。覃福成恭城東寨,人結黨為寇。行劫平樂、GJfont川二邑間,攻破花山等鄉。分據之,今之平布大灣等一十五巢皆其遺類,最為悍蠢。

武宗正德二年,都御史陳金督兵平府江猺。按《通志》:正德二年,府江兩岸大小桐江、洛口、仙迴、朦朧、三峒等賊連絡結據,諸猺皆挾短刀、長弩出江,GJfont船殺人為患。都御史陳金會同武定侯郭勛調兩廣土漢官兵六萬餘分道並進,斬俘七千五百餘,其地悉平。

十二年,首賊全文清伏誅。

按《通志》:十二年,都御史陳金分兵擒賊首全文清,斬之。撫其餘黨程運鑑等於擎田,梁彪等於羅溪,徐章等於羅臼,陳友文等於龜石。

十三年,城鍾山鎮。

按《通志》:十三年十月,副使張公始城鍾山鎮,鎮去富川縣百里,猺獞偪其側,無捍蔽。寇常為患,民不堪命,故張公城之。

世宗嘉靖元年,GJfont川縣諸生周真請兵破賊。按《通志》:嘉靖元年,山賊馮道住據西鄉,生員周真領兵擊破,走之。先是道住劫掠,為生黨與滋蔓遂。據有GJfont川西鄉為虐熾甚,周真請諸當道賈勇督戰,斬獲四十餘賊,因潰散。西鄉之民於是始復其田疇廬舍。七年,梧州賊翟貴進等就撫。

按《通志》:七年,梧州流賊翟貴進行GJfontGJfont川所百戶張廉被虜,尋告招於奉溪源聽之。

八年,都御史林富勦府江賊。

按《通志》:八年,府江樊家屯賊相繼起,勢大猖獗,兩廣都府林富令、副總兵李琮鵬勦俘,斬千餘級,地方就寧。

十三年,流民陳有名等就撫。

按《通志》:十三年,梧州流民陳有名等叛,鄉官周岐山父子被虜,尋告招於大竹坪鍾家洞勞溪源,聽之。

十四年,猺賊鄧李護就撫。

按《通志》:十四年,猺賊鄧李護梧州流民,陳大祐結黨攻GJfontGJfont川所千戶黃鎧被虜,尋告招於車角漁鱉溪山,聽之。

十六年,梧州賊林天明就撫。

按《通志》:十六年,梧州賊林天明攻破江東村,尋招於長源沖。

二十二年,勦叛賊嵇宗福。

按《通志》:二十年,撫賊嵇宗福叛,攻掠上九都諸村。至二十二年,督府發兵勦嵇宗福,撫其餘黨。二十八年,北陀賊寇,龍門驛、羅溪賊陷栗頭砦。按《通志》:二十三年,馬江里北陀峒賊黃公富聚眾抄掠鄉民,猖獗數載。至二十六年十月,兩廣都府張岳調兵,委僉憲俞,則全都指揮張國威征之。賊知遁去,遂罷兵。至二十八年,復寇龍門

驛,鎮守千戶黃寅死。之先是公GJfont知兵進逃入樂山里石田大山,及兵退,還歸本峒。稔惡不悛,是歲復犯龍門。寅率兵士拒之,眾寡不敵,遂遇害。軍士死者四百餘人,後肆抄掠,無寧日。因檄本縣詹世龍招撫之。是年,羅溪叛賊攻陷栗頭砦,殺死生員左文、左武其族。同日,死者二百五十餘人,賊復退原巢,撫之諸巢。所謂外八源撫賊,以其在GJfont川之左右掖也。三十年,僉事茅坤勦府江賊入其巢。

按《通志》:三十年,府江猺賊猖獗,號小明王。衝天將平,恭修荔永安,在在騷動。僉事茅坤、署本道事乃授計土族岑武,千戶陳襲等鵰勦者百餘巢,後平府江。拔朦朧三峒,武之力為最。

三十六年,猺賊鄧文經等就撫。

按《通志》:三十六年,招猺賊鄧文經撫於大浪水,莫狗里撫於巢確源,歐鳴喜撫於沙溪源,李明緣撫於大岷,栗友鳳撫於小岷,歐鳴高撫於三假沖,譚明真撫於大莊,其黨各以百計,此所謂內八源撫賊,蓋深入窮谷而,去GJfont川遠也。三十八年,撫賊陳老三等復叛。

按《通志》:三十八年,撫賊陳老三叛,攻破GJfont川橋頭江。岡寨尋撫於勞溪源葫蘆沖,莫尉帥撫於三假沖。

穆宗隆慶六年,平府江猺,改設土官巡檢司世襲。

按《明外史·土司傳》:府江有兩岸三峒,諸獞皆屬荔浦,延袤千餘里,中間巢峒盤絡為猺獞窟穴。江上諸賊倚為黨援日,與府江酋長楊公滿、雷公奉、黃公東等奪荔浦、平樂及峰門南源。執永安知州楊惟執殺指揮胡翰、千戶周濂、土舍岑文及兵。民無算而遷江之北三,來賓之北五,皆在江。獞亦時時與東歐西里及三都、五都諸賊相倚附。馬多人勁,俗號為划馬賊。嘗東掠三水清遠、諸縣,還入南寧、平南、武宣、來賓、藤貴,劫庫已而劫來賓所,千戶黃元舉,殺土吏黃勝父子,又殺明經諸生王朝經、周松、李茂、姜集等。自是之後,劫殺不絕。隆慶六年,兩江守巡道請於巡撫郭應聘,總督殷正茂奏討之。遂以總兵官李錫為將,督官軍進勦并調東蘭、龍英、泗城、南丹歸順。諸土兵以土吏韋文明等統之,攻古田岩口、筍山古,造及兩峰黃洞古、摺糯洞等寨,斬獲賊渠楊錢甫、黃公護等餘黨,竄入仙回古帶,諸山搜捕殆盡,乃移檄北三、北五,趣其歸降。會峒老韋法真同,原擄來賓遷江民蒙演、蒙葛眉詣軍前乞降,許之,乃為定善後六策以聞。先是荔浦之峰,門南源、修仁之麗壁,永安之古眉,諸巡司為諸猺所奪。至是,議改土巡檢推擇有才武者給冠帶管事,滿三載,稱職始世襲。

神宗萬曆三年,梧州賊翟廷鳳等作亂。

三年,翟貴進殘孽翟廷鳳、廷贊復搆黨行GJfontGJfont川石牛巖、白磚洞、井頭寨。事聞後,汪參將督兵勦殺,仍復招於奉溪源。

十年,撫猺廖福榮等請役於官。

按《通志》:十年,撫猺廖福榮、盤申保、沈福旺、盤廖富、李福成、廖卯、孫奉效孫等七戶,自請人民當差。

十二年,中峒把總齊凱叛,伏誅。

按《通志》:十二年五月十七日,漏下二鼓。中峒叛,把總齊凱陰嗾定昭營、張鳳等三百餘人鼓譟偽立,大總、千總頭目從東山寺而上劫掠財帛,殺死城外居民男婦十三口,執致仕知州王佩,瑤事聞兵巡守備而下,各降謫有差。知府周祈被逮,先是凱素忌土舍岑仁,名出己右,而諸卒平日皆無賴負債,初意止欲,執仁併以詐叛,脅諸債至,不意吠聲者,眾血刃已真。凱招諸眾入中峒,借口餉遲,欲不利於郡守。越數日,巡撫吳善促總兵呼良朋提兵壓境,又調參將白玉帥永安兵由陽朔入,凱計窘甚,遂自殺。餘悉就戮。又明年,悍目韋慶仍踵故轍,復挾新兵。思叛知縣黎來、王廉得反狀,甚悉先期擒械軍門正法,而亂萌始息。

十三年,府江猺亂,總督吳文華督諸軍討,平之。按《通志》:府江西岸,猺賊首周惺糾眾劫舟百戶,劉卿遇害。撫按吳善、黃鍾謀於督府。吳文華調漢土官兵二萬六千以都督呼良朋統之,以參將葉朝陽監督,授計參將白玉遊擊童元鎮都指揮孫世寶,守備陳邦佐四面夾擊,破巢峒四十餘,斬首一千二百四十級,生擒賊首等一百八名,俘獲賊黨以千計。籍復田土,以萬計。明年乙酉,府江平副使韓紹至,乃募商伐木,芟闢蓁莽,自南關渡江而西,經龍頭磯至蒼梧界,三百

里。悉命千戶劉栻等鑿石除道,各沖會哨徑路。稱是內鼓羅松林二夾,猶稱絕險。復授計栻等夷為康莊。自是亭館與梁津渡往來者,如織焉。今羅鼓石壁題曰:兩粵通衢,松林石壁。題曰:百蠻遵道,自蛇豕盤踞之,藪蕩然,成冠蓋絡繹之區矣。

二十六年,平樂府諸猺作亂,巡撫戴燿平之。按《通志》:二十五年間,相傳有妖神廣福王者,能降童。言人禍福,及地方兵革農家豐歉等事。故村野愚民與猺獞思亂者往往信之。時桂平二郡鄉落間鳴金撾鼓,創廟禱祠者無虛日而昭平為甚。次年正月,府江副使林廷陞出巡適,把總曾唯與北陀撫獞黃朝田有隙,中以蜚語,遂下朝田於獄。其部落數千人,率中安、下寧諸賊鼓譟攻圍縣城。越月,而桐亮猺盤花婆乘機寇龍塘營,擄提調指揮朱元慶家屬。又越月,而橫溪石狗等猺唐則婆寇。平西下陂殺廩生莫汝賢等十餘人,擄掠人畜無算,指揮張懋功死之亡何。荔浦獞韋扶仲復糾大小兩江賊攻陷下峒土司城,平樂之巖頭,猺恭城之站面,猺各乘釁倡亂聲,言流劫郡邑人心皇然。署印推官江中楠獨擁孤城防禦。七月,巡撫戴燿移鎮平樂,調漢土官兵六萬人,以都督僉事童元鎮為總,統副總兵孟宗文、侯國弼、李應陽,參將楊元、都司甘霖遊擊。郭酉科統兵六哨分道並進,復檄參將陸長庚、參議朱東光監軍督餉。首克北陀九沖府江一帶,次及站面初巖頭。諸賊恃站面,天險盡據,以抗我師。燿授計諸將以所載火器攻之,一發舉無GJfont類又乘勝進攻,荔浦賊韋扶仲就擒。是役也,斬首二千餘級,餘黨悉降。乃議城北陀設撫夷同知,又募東兵千餘分戍本城。及田沖修荔要地,疏上從之燿。晉右都御史總督兩廣,餘各陞賚有差。

三十年,授猺生黃萬賢衣巾。

按《通志》云云。

三十六年,招猺童就學。

按《通志》:三十六年,張文燿招猺童沈子懷奉文學。沈華伍出,讀書。衣以華衣,給以米糧紙筆。莊烈帝崇禎十五年,賊首石天與煽亂諸猺,尋伏誅。

按《通志》:十五年十二月,有永安州石天與假本道令牌煽惑,永平、恭GJfont、賀修、荔昭、陽朔猺眾聲言流寇,大舉犯。順承令糾眾出府,守城意實,乘機據土稱王。通府百姓聞而大驚,傾城男女奔山逐水而逃。陳際泰先已察覺,上計於署道提學黃景明、署府事推官姚彬,以把總趙啟文、縣皂曹沖,密授方略,就於石賊。初八日,誓師時,著令猺眾及鄉勇擒獲。初九日,解出梟首示眾,及黨與十數人俱,漸次捕獲,斬滅之。

十五年,南源賊首周扶穩作亂。

按《通志》:十五年,有南源賊首周扶穩連結修仁、荔浦、永安諸猺賊以萬計,近城邑鍾行旦,召募鄉勇以狼丁計,洪有勇略授以機,宜且戰且守,賊不敢犯城,賴以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