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435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卷目錄

 梧州府部彙考七

  梧州府猺獞峒蠻考

 梧州府部藝文一

  讓容州表         唐元結

  再讓容州表         前人

  為容州竇中丞謝上表    劉禹錫

  唐檢校右散騎常侍容州刺史李公去思頌

  序            李罕

  漫泉亭賦         宋陳珠

  六賢堂記          舒勉

  勾漏山寶圭洞天十洞記并序吳元美

  靈寶觀

  寶圭洞

  白沙洞

  韜真觀

  玉虛洞

  巫山寨

  玉田洞

  普照巖

  獨秀巖

  金龜山

  遊勾漏後記        安几埏

  重修鬱林州城記      譚景先

  重修藤縣城記       元吳瓊

  沖霄山記         明張瀚

  梧州義田記         陳鑑

  友清堂記          韓維

  浮金亭記         程文德

職方典第一千四百三十五卷

梧州府部彙考七编辑

梧州府猺獞峒蠻考编辑

安帝元初三年,蒼梧、鬱林蠻反,遣侍御史任逴討之。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

三國吳

魏延康元年。吳交州刺史呂岱。討鬱林蠻按《三國吳志吳主傳》。不載按《呂岱傳》。延康元年。岱代步騭為交州刺史。鬱林夷賊攻圍郡縣。岱討破之。

代宗大曆 年,容管經略使王翃獲賊首梁崇牽,容州平。

按:《唐書代宗本紀》:「六年三月,王翃敗梁崇牽,平容州。」

按《府志》:王翃,大曆中為容管經略使。初,蠻獠梁崇牽、覃問等煽亂,據容州,前經略使皆僑治梧,翃曰:「『我容州刺史也,必得容乃止』。即出私財募士,有功者許署吏,於是人皆感奮。不數月,斬賊帥歐陽珪,因至廣州,請節度使李勉出兵併力,勉不許,翃曰:『大夫即不出師,願下書州縣,陽聲以兵為助,冀藉此聲成萬一功』。」 勉許諾。乃移書義、藤二州刺史,約皆進討,卒破賊,擒梁崇牽,悉復容州故地。捷聞,詔更置順州翃,凡百餘戰,擒首領七十。復遣將李實等分討西原,平鬱林諸州。累兼御史中丞、招討處置使。

世祖至元 年。安撫司朱國寶招降黎戶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府志。至元間。朱國寶以管軍萬戶。鎮守梧州路安撫司事。開誠示義。降黎民三千戶。蠻峒三十所。

孝宗弘治 年,懷集知縣區昌安插諸猺屯種。按《府志》:「懷集銅鐘古城下,帥湯水、黃潭、麻蕉、石角、金鵝、松柏諸山岡,猺獞雜居,與清遠之大羅,連山之上帥馬鹿,陽山之蕭陀、白芒,賀縣之深埇,開建之白蓮、水瀉,互相結援,肆刦為民患久矣。弘治間,懷集知縣區昌遣人齎榜招之,又猺首黃法清管領耕種。」

世宗嘉靖十一年,征《七山猺》,不克。

按《府志》:「十一年,征七山諸蠻,六埇思連、攬田、古磊等。七山壤接蒼藤,猺民唐宗欽等恃其險眾出刦仁封、須羅等鄉,督府陶諧調兵萬餘,分二」

哨進勦。賊覺先遁,兵還。

三十一年,總督應檟征《七山猺》,平之。

按《府志》:三十一年,復征七山賊。七山三十七巢,據蒼藤岑之中,周遭二百餘里,屢征不服。總督應檟與參政張謙定計調兵,以左參將王寵、右參將朱昇分統之,佯為西征,兵,至潯州,旋師兼程而進,晨及賊境,賊覺始奔。乃下令曰:「賊今據高,其勢方銳,不宜仰攻。但使不得逸,候其敝擊之,可破也。」 賊果窘飢死強半,擒斬二百八十餘級,遂籍其田廬。

三十二年,《七山猺》復叛。

按《府志》:「三十二年,七山猺酋盤宗昌叛,分守參政鄭絅討平之。」

神宗萬曆四年,《七山猺》來歸,納之。

按《府志》,「四年七山、下城、連城、北科諸猺歸順。諸猺畏羅旁兵威,願歸就編民計田入賦。」

萬曆六年,賊首潘積善等作亂,總督凌雲翼諭降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萬曆初,岑溪潘積善與六十三山、六山、七山諸猺獞,據山為寇,居民請勦。會大兵征羅旁,不暇及,總制凌雲翼先以檄曉積善,積善願歸降輸賦,乃貸其死,且以其子入學。時七山為蒼藤汛地,北山為容縣北流中衝,北科為六十三山咽喉,懷集為賀縣諸村出入之所,因立五大營,營六百人,合得」 三千人。設參將及屯堡三十治焉。

按《府志》:「六年三月六十,三山獞賊潘積善等乞降,許之,移梧潯參將駐連城,始置五鎮。」

萬曆十二年,總督吳善調兵討梧州諸猺,平之。按《明外史土司傳》:「懷集猺嚴秀珠與車廷惠諸酋雄據十五寨,環二百餘里,為州縣患。官軍屢討之,盤亙如故,往往相結諸峒蠻劫掠,村民皆遁走。都御史吳善檄總兵戚繼光徵官兵及羅定、泗城、都康諸土兵,分五道,命參將戴應麟等擊金鵝、松柏諸寨,斬秀珠等。」 時鬱林猺長黃邦緣亦桀驁,數糾諸生猺破羅充、金頂、樟木諸村,入寇興業縣。兵備副使王原相告於總制,調兵擊邦緣。邦緣遁入巢,計擒之,諸猺悉平。廣西諸府,惟蒼梧一道無土官,而猺患亦稀,由總制開府,其地宿重兵以制勝,居重之勢然也。

按《府志》:「十二年,陽山蘇朝鮮越湴峒爭田,羅廷朝告立兵營防守知縣林春茂踏看營地,猺人蔡國昇殺廷朝,碎其尸。既擒國昇,其黨譚石泉空峒竄入古城,賊首鄭明端主之,挾山峒為變。會開建峒蠻嚴秀珠劫掠三邑,而深埇金鵝、松柏古城,湴峒水瀉白蓮空巢以從。總督吳文華題請勦滅,掣東山精兵及歸順戍卒七千餘名,征勦一十五峒,生擒七十餘賊,俘馘七百餘顆,諸山震慴。復招殘孽趙江、譚石泉等百餘人,丈出本峒田畝,撥與耕兵住種。移慈樂巡司於金鵝,移蘭峒巡司於青水尾,坐鎮官督營兵戍守古城、龍塘二處。」

梧州府部藝文一编辑

《讓容州表》
元·結
编辑

臣結言:「臣伏奉今月二十二日敕,授臣使持節都督 容州諸軍事、守容州刺史、中丞,充本管經略守捉使。 四月十六日敕到,二十一日發付本道行營。臣愚弱, 謬當寄任,奉詔之日,不獲辭憂懼臣結申謝。臣聞孝 於家者忠於國,以忠事君者無所隱。」臣有至切,不敢 不言。臣實一身,奉養老母,醫藥飲食,非臣不親。蹔爾 違離,則憂悸成疾。臣又多疾,近日加劇。前在道州,黽 勉六歲,實無理政,多假請停,官司不許。今臣所屬之 州,陷賊歲久,頹城古木,遠在炎荒,管內諸州,多未賓 服,行營野次,向十餘年。在臣一身,為國展效,死當不 避,敢憚艱危。但以老母念臣疾疹日久,時方大暑,南 逾火山,舉家漂泊,寄在湖上,單車將「命,赴於賊庭。臣 將就路,老母悲泣」,聞者悽愴,臣心可知。臣欲扶持版 輿,南之合浦,則老母氣力,難於遠行;臣欲奮不顧家, 則母子之情,禽畜猶有;臣欲久辭老母,則又汙辱名 教;臣欲便不之官,又恐稽違詔命。在臣肝腸,如煎如 燭。昔徐庶心亂,先主不逼;令伯陳情,晉武允許。君臣 國家,萬代為規。伏惟陛下以孝理萬姓,慈育生類,在 臣情志,實堪矜愍。臣每讀《前史》,見吳起遊官,噬臂不 歸;溫嶠奉使,絕裾而去。常恨不逢斯人,使之殊死。臣 所以冒犯聖旨,乞停今授,待罪私門,長得奉養,供給 井稅,臣之懇願,塵瀆天威,不勝惶恐。謹遣某臣奉表 陳讓以聞。

《再讓容州表》
前人
编辑

草土。臣結言:「伏奉四月十三日敕,以臣前在容州,殊
考證.svg
有理政,使司乞留,以遂人望。起復守金吾衛將軍、員

外置同正員、兼御史中丞、使持節都督容州諸軍事、 兼容州刺史,充本管經略守捉使,賜紫金魚袋。忽奉 恩詔,心魂驚悸,哀慕悲思,不任憂懼。」臣某申謝。臣聞 苟傷禮法,妄蒙寄任,古人所畏,臣敢不懼。國家近年, 「切惡薄俗,文官優免,許終喪制。臣素非戰士,曾忝臺 省,墨衰戎旅,實傷禮法。且容州陷沒十二三年,管內 諸州,多在賊境。臣前行營日月甚淺,宣布聖澤,遠人 未知有何政能,得在人口,使司過聽,誤有請留,遂令 朝廷隳紊法禁,至使愚弱,穢污禮教。臣實不敢踐古 人可畏之跡,辱聖朝委任之命,敢以死請,乞追恩詔。 前者陛下授臣容州正任道州刺史,臣身病母老,不 敢辭謝,實為道州地安,數年祿養。容州破陷,不宜辭 避,臣以為安養其祿,蹈危不免,乃人臣之節。其時臣 便奉表陳乞,以母老地遠,請解職任。陛下察臣懇至, 追臣入朝,臣以為不貽憂歎,榮及膝下,人子之分。不 圖恩敕未到,臣丁酷」罰,哀號冤怨,無所追及。今陛下 又奪臣情,禮授容州,臣遂行則亡母旅櫬,歸葬無日, 几筵漂寄,奠祀無主。捧讀詔書,不勝悲懼。臣舊患風 疾,近轉增劇,荒忽迷亡,不知自覺,餘生殘喘,朝夕殞 滅,豈堪金革,能伏叛人?特乞聖慈允臣新授官誥,令 臣終喪制免。生死羞愧,是臣懇願。臣今寄永州,請刺 史王庭璬為臣進表陳乞以聞。

《為容州竇中丞謝上表》
劉禹錫
编辑

臣某言:「伏奉某月日制書,授臣容州刺史、中丞,充本 管經略招討等使。臣發開州日,已差某奉表陳謝。伏 以道途遐阻,水陸縈紆。臣以今月某日到本任上訖, 謹宣聖旨,慰諭遠人。」臣本書生,素無吏術,頃因多幸, 賁自丘園。累沐聖慈,驟居清貴。識昧通變,動乖事宜。 愧無善狀,以塞公責。伏惟睿聖文武皇帝陛下凝旒 穆清,洞照寰海。「推共理之義,分寄股肱;念烝乂之勤, 溥霑遐邇。察臣前任事實,恕臣本性愚戇;賜以恩輝, 投於廢棄,遠辭偏郡,重委方隅,捧印綬以為榮,望闕 庭而增戀。雖到官之始,惠未及人;而率下之誠,務先 克己。凡施政教,皆稟詔條,參以土宜,遂其物性,可行 必守,有弊必除。使蠻彝生梗之風,慕臣子盡忠之道」, 力誠不足,心實在茲。伏乞聖明,俯賜昭鑒。

===
《唐檢校右散騎常侍容州刺史李公去思頌》
{{{4}}}

維貞元二年秋八月,天子以郡國二千石之高第者 曰隴西李某,利澤施於裔土,美化被乎遐甿。是用遵 《虞書》陟明之義,參《周官》進律之典,俾之由檢校右散 騎常侍兼御史中丞容州刺史本管經略守捉招討 處置等使,實授兵符,加擁使節。某月自合浦如南海, 於是縣道谿谷,鰥寡孤老,洎於士吏,相與懷思,隱然 「不去乎心,森然不離乎目,願所以昭明其德,光示於 後。」嶺南經略使判官權知容州留後事、監察御史裏 行、同郡李罕,始以文學居辟選之首,遂參帷席,復以 謀能當器任之重,留總軍府,美公之政大備,感公之 禮有加,因其人之請而上之。上可其奏。夫其郡之四 封,濱於百粵,外則有山寇海孽比境「集處之虞,內則 有勤戍勞師,流散轉徙之弊。親帥其下,以撫吾人,慰 藉傷彝,安集疲耗。懼貨貢之闕,至助之以家財;憫徭 事之繁,至代之以私屬。選武藝,歸老疾,罷減塞卒四 千餘人,以趨農時。率游惰,闢汙萊,開置屯田五百餘 頃,以足軍實。舍寇賊之為縲囚者,釋而遣之,以除其 怨,而狙獷以順。禁人」民之相虜賣者,執而誅之,以去 其害,而童昏以安。常歲有災,濫炎而連燒於廬舍,公 創其制以禦其鬱攸,而邑居以葺。舊俗多怨,睚眥,而 致毒於飲食,公立其防以解其悁忿,而鄉黨以和。樹 枝幹而啟閉畢修,列亭燧而厄害斯控。差重輕以行 徵,令無不均之議;量遠近以納貢,職無不供之貢。人 用冨庶,家有儲峙。敦之以禮,懷之以仁。潔己而不污, 未嘗有貰貸;勤身而不怠,未嘗有懈弛。明足以照遁 情隱慝而不為察,威足以制猾人暴吏而不為苛,古 之良能,何以加此?惟我公有唐宗室枝屬之選,監州 刺史諱《孝詵》府君之曾孫,弘農郡太守諱璟府君之 孫,太子太傅贈司徒諱《齊物》府君之子,續洪緒丕績 之餘,裕,弘休純懿之下,鍾寬博而柔良,稟高明而疏 達,根於經義,飾以藝文。故其仕王畿,宰京邑,累執憲 簡,且登軺車,備重臣賓介之職,居大府紀綱之任。三 亞京尹,兼中師之貴;復為宮相,在常伯之位,歷饒州 刺史而後至是州恩結於人,功加於物,必聞理效而 興頌聲。且夫有美焉,有刺焉,詩人之義也。善善而褒 之,惡惡而詘之,《春秋》之事也。使賢士大夫之業不沒 於後,太史公之制也。以余之嘗修《史記》,而為訓辭,緣 人之懷心而頌之曰:帝念南方,迫界蠻彝,人新被化, 歲或被寇,歲或勞師。屬之於公,俾養牧之。匪直勤身, 亦帥其屬,贍我貧匱,字我惸獨。息人便農,墾田積粟。 修其教化,被以威德。賊害既除,禍災斯息。完我廬舍, 親我骨肉。咸保其生,且易其俗。𧈪𧈪群族,孰不蒙福播為頌聲,公受百祿。彤弓旅矢,以長諸侯。人之懷德, 勒石垂休。

《漫泉亭賦》
宋·陳洙
编辑

《漫泉》,唐元子漫叟所銘冰泉也。去今七百餘年,泉湮 銘石廢,亦其宜矣。然銘字盡泐,獨元子官名尚存,若 冥護然者。吁!亦異矣哉!今御史大夫崑山葉公,重元 子仁政庸箴,有官以迪民教,作廢而易名,蓋非細故 也。公又紀文於石,而亭覆其上,洙為之賦,義無他取, 亦同歸於賢賢,而申警在位焉耳。其辭曰:「天與貞良」 七葉中唐,令聞令望,漫叟漫郎,繫大曆之初載,駐玉 節於南荒。諭蠻酋而王化洽,綏八州而民事康。爰顧 以瞻,曰「此邊土,政雖少紓,俗或未煦。」乃駕輶車,乃歷 險阻,乃采風謠,以問疾苦。於時蒼梧東,灕水北,地闢 元脈決決涓涓,盈盈湙湙。注醴泉之芳溶,溜石髓之 香液。匯六月之甘寒,貯兩涵之深碧。挹之而杯勺冰 澌,歃也而齒牙霜刺。清飆颯兮凄容,霽月湛其流魄。 斯媲潔於襜帷,又鑑榮於棨戟。心爾醒兮澄涼,熱斯 濯兮疏澤。於是俯而歎,仰而興,泆休沭美,命名曰「冰。」 伐堅貞於星魄,繹雅思以鐫銘。穹龜負兮屹屹,蟠螭 紐兮亭亭。麗林谷兮鳳鸞翥,燭天壤兮奎章明。雖星 移以物換,愈境勝而地靈。火山畏滋而收燄,疾疫飲 潤而攸寧。亭累廢而累植,卒昭爍於遐齡。聖明盛世, 用賢致理。盡嶺海之瘡痍,出弼臣之德履。豸冠兮峨 峨,繡衣兮煒煒。曰撫曰巡,於皇至止。莽四瞻兮就湮, 碑一角兮無幾。洗蝸篆於蘚青,剔蚓文於苔紫。固皆 殘蝕之無餘,僅存官名於元子。噫嘻!殆天乎哉!光有 唐而「斂庶位,表楨幹於賢才。擷忠貞而偃蹇,庇民物 而勞來。耿遺文之光燄,曉誦讀以增懷。今復全名於 毀石,夫豈人力之能為。矧於泉而固休澤之儼在,抑 茲州而又仁愛之所遺。忍置焉而不治,於以慰遺黎 之永思。」乃鳩而工,乃斲而木,爰葺爰營,紀勒貞玉。易 漫以冰兮,人政之潔浮於泉,冠泉以亭兮「蓋因泉以 覆屋。庶登斯亭也,曰:元子也,仁明之牧,而觀斯泉也, 昔冰寒於水,今冰凜於人,寧不澡煩洗熇引後兮?光 明所係兮,匪獨敦民教兮警士風。夫豈適觀遊兮,而 於斯取繇亂。」曰:「有唐元子,賢也哲兮。世皆溷濁,彼獨 潔兮。受命南綏,駐玉節兮,嗜泉甘寒,曰冰冽兮。刻以 銘詩,溥莫竭兮,後百千年」,石殘缺兮。不有君子,澤其 替兮。易名覆亭,匪遊資兮。爾古爾今,民幾隉兮。契仁 於斯,庶咥咥兮。凡百有官,佩章曳兮。履亭誦文,嚙冰 於熱兮。豈惟泉,時渫兮。去吾民憂,永忘惙惙兮。

《六賢堂記》
舒勉
编辑

六賢謂漢陳欽。欽子元,元子堅,卿士燮,燮弟士壹,子 廞。按《後漢三國志》,陳欽,廣信人也。欽字子佚,與劉歆 俱治《左氏春秋》,而欽別自名家,後為將軍。元字長孫, 以父任為郎,少傳父業,為學者所宗。建武初,抗疏論 立《左氏傳》,與乞宣令司隸校尉督察三公,帝從之。乃 數陳便宜,不用。以病去,終老於家。堅卿有文章,而史 逸其論撰。燮字威彥,漢末舉茂材,累遷交趾太守。學 問優博,達於從政,而謙虛下士。方中原阻兵,士人避 難者,多往依之。卒,年九十一。初為郡督郵,辟司徒掾, 雅為黃琬器重。董卓亂,乃亡歸,因表為合浦太守。孫 權據吳,南據交、廣,燮以廞入質,權以廞為武昌太守。 六賢之見於史者,其本末梗概如此,而蒼梧之人未 嘗究知。太守李公亨伯,好古樂善,歷求漢、唐以至本 朝,得名臣鉅公有典是郡者七人焉,既立堂祠之於 冰泉之上,以慰邦人之思,又即黌舍塑六賢之像,并 以其本末刻之於石,使學者歲時具香火謁先聖,已 則退而旅拜六賢於祠堂之下,瞻其像,想見其風采, 而生希慕之心,如在鄉黨焉。其敦勸誘掖,可謂至矣。 《孟子》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學者姑勉之。異日有繼 六賢之後父兄子弟名重一時、光傳青史者,無忘吾 太守李公敦勸誘掖之力也。

《勾漏山寶圭洞天十洞記》并序
吳元美
编辑

「天下,洞凡三十有六,容南西及鬼門關,內一郡而得三焉。南郡嶠,北白石,西勾漏西山之南去郡一舍而近古銅州。地平川中石峰千百,皆矗立特起,週圍三十里」 ,其巖穴多勾曲穿漏,故以是名。予足跡半天下,所閱名山多矣。卓絕雄傑,鮮或儷此者。愛而不可失,列為《十圖》置座右。朝夕自其外而想其內外所見者,毫楮可及,然特彷彿一二耳。若《三洞》中所有,須至者自知。譬如乾坤之容,日月之光,安可繪畫也。

《靈寶觀》
编辑

度西山巔,涉落桑江,豁然川夷野曠,中石山綿延,直 抵北流之西。其南跨大江之半,勾漏城也。距今邑凡 十里,群峰屹然如中天。觀闕旌旄棨戟,武庫五兵,森 羅在上。而道出其間,行者皆驚愕不敢前。靈寶觀蓋 直當其門戶,觀後石峰千仞,獨以一柱擎天而朝,宸 奎閣藏其跡。案《圖經》,此有觀久矣,南漢始更今名。殿 庭卑隘,門徑荒蕪,碑碣可考可詢,令人慨嘆不已。然土木雖儉陋,而氣象雄古。雲物輪菌,真僊靈所宅。香 火迅掃,雖無人而圭璧照耀,雲漢昭回,自有神物護 持之。左右數里,雖絕無居者,豈僊聖之意樂閒曠,厭 囂煩,故不欲廛井畜牧之混其所也?觀東百餘步,臨 大道,旁有《龍潭洞》,披荊榛而入,俯伏蹲踞,淵渟幽閟, 冷襲毛骨村甿。云神龍所蟄伏,勿以瓦礫投也。觀後 二小洞,南向者曰「太陽」,有浮屠像。其北曰「太陰」,淺塞 不通。然名義無所稽苐,恐俚語以南北分「陰陽」耳,故 附書之,或有知其詳者。

《寶圭洞》
编辑

由觀後西北行二百步,山如倚屏,門闢象魏,榜其上 曰:「勾漏洞天正寶圭洞。」此葛仙翁修煉所也。洞前小 亭,俯瞰橫塘,倚欄四顧,則列峰回環,如眾星之拱北 辰。其魁礨而秀偉者,稷契皋夔,冠弁圭璋,以侍堯舜。 其挺特雄毅者,韓彭吳鄧戈矛劍戟之衛高光也。石 室中有玉宸道君及葛真人石像,云五季時迎自南 海石室之東,為寶圭洞,雄偉壯觀。秉燭而入,有丹竈 床几、盤甕碾臼,皆石乳自然凝結而成。舊傳以為遺 物之餘,奇怪萬狀,神摹鬼刻,非人間所有。約半里水 涯,循梯直下,拏竹筏以行,歷甕門三四重,間關委蛇, 斷篝不添膏,莫能及而回。翌旦,棹小舟以往,乃窮水 際,益廣益奇,波光澄明,蒸藹溫燠,嚴冬如三四月時。 同遊者驚駭,以為神龍窟中,不可久居。及歸,中流矯 首,見一點燈,如長虹出天表,蓋石罅之容光也。捨舟 躡梯,攀躍而上,曲磴飛棧,籹點如瑤階雲徑,小石羅 列如瓊盃玉斝,瑣碎如楊梅荔枝,充實其內,不可名 狀。轉側容跬愈巧。直穿太陰洞後半山而出,蓋寶圭 之東掖也。其中室曰蟠桃,深三四百步,仰視高處,杳 不見頂。然蟠桃之名,《圖經》不載,他無所考據。其西小 室,洞明外達,連榻週遍,可踞可臥,蓋寶圭之西掖也。 曏予嘗遊都嶠,怪其山奇秀,巖穴在下,其色黑青而 多膏乳,每疑二洞所受陰陽之殊。近見寺丞王君云: 「凡陽洞,靈仙所宅;陰洞,鬼神所居,勾漏陰洞也。抱朴 乃於」此修煉者。蓋寶圭眾峰,左右拱揖,受陽和之氣, 水火既濟,故能成功。亦如男子通身皆陽,獨尾閭穴 屬陰。女子通身皆陰,獨玉泉穴屬陽。此造化妙用處, 葛君深知之。予謂其語頗有理,遂記於此,以俟識者。

按稚川求為《勾漏令》,曰:「非欲為榮,以有丹砂耳。」 遂攜家往於羅浮止焉。是稚川原未至勾漏也。而今古詞人,品題勾漏,輒以稚川實之。夫勾漏秀起西陲,非至人不足為山靈重。而至人周流八極,與風雲上下,庸知勾漏非所登涉乎?世傳呂仙詩曰:「朝遊北海暮蒼梧。」 余於稚川亦云,則謂勾漏有稚川也,固可矣。

《白沙洞》
编辑

予生平俗眼未嘗觀寶圭之勝,以為天下極美。而客 有言曰:「白沙其尤美乎?」予聞,喜而不寐。黎明,杖履崎 嶇亂石間,秉燭從竇入,俯傴扶伏,凡經六七竇,所過 益寬,而所見益奇。行里餘,乃至中洞,縱廣一頃,高數 十仞,石膏玉英,散彩流光,大者齊雉堞,小者雜毫芒, 奎璧交加,星宿焜煌,愈於寶圭不可為量數。仰睇之, 如崩雲、如飛幄、如棟樑、如榱桷,俯盼之如驚湍、如怒 濤,如畦畎、如丘阿,如鼎俎、如籩豆、柷敔笙竿之為禮 樂器者,如弧矢、刀劍、戈矛、甲胄之為兵戎具者,如杵 臼、犁、軸、瓶、罌、甕、盎;為農庶家所費用者,如塔像臺案、 幢幡、鐘磬;為僧道所居嚴設者,如齊縞吳紵,霜縑霧 縠,其文彩鋪張於拖架,如璧楚璞,圓環方決,其雕琢 堆疊於府藏,其朴如簣桴土鼓,其奇怪如神鬼形狀, 千巔萬壑,不可殫盡。或考擊之,則鏗然如洪鐘,轟然 如震雷,勵然如長風吼眾籟,泠然如飛瀑瀉谷,令人 神思飛揚,形容不逮。但索筆書曰:「勾漏甲於天下」,而 此洞為勾漏第一。既而俯視之於下有涸井數十,皆 舊時採砂處,凡砂生「於此獨臼,蓋坎離之交,自然變 化,非若鉛石有假人力也。」予俯拾之,得數塊如粉。道 人云:「春水滿谷而砂始凝。採者宿火其旁,候凝白光 漾,乃可取。間或得之,亦不常有。」近聞有好事者以厚 賞募少年乘索懸而入下。方至地,聞霹靂一聲,若數 千吼然。少年驚仆,久之乃蘇,以為遊觀者之戒。自旦 達午,予遲留不能去,從者告飢,乃側身由小道出。行 數步,豁然見天。其旁羅周遍,怪怪奇奇,間架邃延,幃 幄參差。下閱齋房,上聳觀閣,玉精蕩射,星斗錯落。出 門四顧,則飛簷峻宇,嵯峨峻岌,若過清都。閶闔之下, 前視峰巒,拱對列侍,翕然一都會也。始客導予曰:「洞 當從後門出。」蓋古來謂此為後門。至是,予大笑曰:「何 倒置也?凡居其間,有正堂在其中,列舍挹其後。今此 門高數百丈,如之何其後之也?」遂令置棧磨崖,將求 善書,大其題曰:《白沙之門》。

《韜真觀》
编辑

出白沙洞門而西,左右皆小峰相對。山北平疇,孤煙 落照,茅茨篁竹間,始有人居,曰「道村。」其東南諸峰間, 見層出寒松古樾,蓊鬱杳藹,有洞掩映其間,曰「韜真觀。」中有石碣,記南漢時中官陳君所經營。及今近二 百年,醮壇道院故址,盡沒榛莽道蕪,不可行。予至,亟 令火而焚之,課僕從葺茅齋一間,為食息處。修治掃 「除,鳴鐘鼓,奉香火,已覺洞前山川改觀矣。」左右二石 室,其深四五尋,石床相對,大冬亦溫,疑下積硫黃之 氣而然。其一狹而長,捫壁度穴,直抵玉虛洞後山而 出,約不啻里餘也。觀之上,重重如層樓複閣。其下溪 澗映帶,如長虹巨蟒。其外亂石崖立,絕如人家假山。 有靡麗如羅縠者,有雕鏤如珠帶者,有明潔如金玉, 有漣漪如淵波者,其各體異狀,亦多怪也。讀其《碣》云: 「巖洞多嵌空,或深數尺,遂積土以實之。」予陋之曰:「大 為洞,小為穴,凡石以嵌空為奇,政欲空所有,安可實 所無哉?」今俯觀者如綺疏藻井,旁通者如甕牖圭竇, 凹者如圈如臼,凸者如䔲如蓋。陰陽闔闢,呀天穴地, 豈不奇哉!乃實而夷「之,使吾不獲見造化之全巧,顧 不惜哉!」茅齋之右有石窟,高深丈餘,古木垂蓋,藤蘿 環繞,予終日坐臥其中,遂私其言曰:「茲觀當勾漏之 中,旁鄰玉虛,面揖玉田,東望寶圭,三里抵普照巖,前 抵獨秀巖,漁歌樵吹,雞犬相聞。吾儕得三四人,從者 五六人,相與耕田鑿井,暇則往來徜徉其間,或有葛 翁之」來,祕方刀圭,可幸而觀也。因問村甿曰:「道人有 居此者乎?」村甿曰:「一老黃冠,隸名茲觀久矣。然去四 十里而家,歲或一來,來未嘗留宿。」予額蹙曰:「有志於 此者,何憚遠而不來,而有此佳景,迷不肯住,世間凡 骨,何其滔滔耶?」

《玉虛洞》
编辑

予寓「韜真洞,與道村老農周遊遍覽,酷愛東南群峰 傑出煙林之表,丹楓翠嶂,與洞穴相間,晴嵐霧靄,變 態無窮,繚繞如城郭,羅列如屏幢,堆疊如囷倉馳驅 車馬,上而高室者,下而突竈者浮圖,而合其尖者大 圭,而剉其首者,如指日之戈,如倚天之劍,如囊脫之 錐,如垂雲之翼,如承露之掌,如威象之齒,如芒星之」 光,如堂階之設簴業列羽,如壇壝之俎簋尊登,競巧 效奇,譎怪百出,雖公輸之巧,不能琢削,雖龍衍之辯, 不能形容也。每疑其下韜虛孕秀,各有洞府,但不得 其門入耳。村甿陳訪者,頗曉通識時人語言,予始叩 之,不肯吐,久乃曰:「此豈無有?但父老戒我勿以告人 耳。」詢其故,則曰:「官客來遊,吏卒有追呼之擾。若繕橋 道,備薪火,尚有可為。其需物品,備飲食,何其甚也?驅 逐捶詈,雖雞犬不得寧顧,何益於我哉?」予聞其語而 然之,止不復詰。他日復來,勞以酒,笑指觀旁一峰曰: 「此念經窟也。舊有淨行諷誦於其石,相去跬步,能可 登乎?」予從之,捫蘿而上,由空穴數重至其腰,有巖深 廣二丈,可坐臥,外闞東野,如觀畫圖。循緣躋攀,如旋 羚羊之角,如披蝸牛之殼。久之,直徹峰頂而出。憑高 遐矚,去天尺五,令人有飄然凌雲,泠然御風之態。既 而復指其下曰:「此觀衝洞也。」復隨之從穴而入。其峰 勢支分派別,開拓旁午,紆餘屈曲,如列眾柱而成室 屋。南北東西,路脈交通,火光四燭,洞喚太虛。俯者仰 者、蟠者、飛者、走者、倚者、負者,皆瑩如玉、爛如銀也。有 潭碧色。或云:「每枯旱時,雲氣中蒸,上徹霄漢,如薰爐, 如炊甑,雨必立至。雨止則西風颯然橐籥而入,蓋龍 之升降也。」予謂此峰上摩天輪,下控地軸,其中洞然 凝結如玉色,而名曰「念經窟。」觀衝洞皆不雅,輒更其 名為玉虛洞云。

《巫山寨》
编辑

玉虛洞之坤維,得馮道士《石寨》而望之。天地設險,隱 然鐵甕城也。其巋然當前者,排敵也。洞然旁達者,埤 堄也。巉然下瞰者,邏庭也。崒然上聳者,烽臺也。拂雲 而銛指者,牙纛也。射日而森布者,干櫓也。屹立而齊 整者,守卒也。踞坐而揮領者,主帥也。行將逮門,則橫 屋駢羅,曲蹬周遭,萬兵叩關,一夫譙何。風松鳴杵,煙 羅張幕,蛇行雀步,乃至北落。入其中,規圜二頃,絕壁 千仞,十有二峰,四顧一圍,接郭連郛,前直樓觀,後峙 香爐,左拱而俟,右倚而趨,其色紫翠,間以尖峰,懸崖 卓犖,連蔓,巑岏怪奇,可駭可愕。踵插重泉,頂摩九天, 接武差肩,揖遜相先。信乎瞻在前,忽在後,仰彌高,鑽 彌堅也。予拱手還曰:「此寨之景,得非」吳許十二神仙 宴座,壺中日月長處乎?不然,則妙嚴圓梵,何得上同 如來光明藏也?遂規地薙草,列石環坐,且仰而嘆曰: 「彼馮道士何人,乃托名於此,而易名之為《巫山寨》,其 何如哉?」

《玉田洞》
编辑

玉田洞,在韜真觀之西,巫山寨之北,其界相望也。洞 闢三門,其高者險絕難攀,其卑者逼塞難行。獨由中 而入,路分三岐,「右則坎阻杳黑,左則虛靈明朗,受明 之所則洞門高處也。」庭中廣深,如在觀閣之下。其盤 石皆翠碧色,平夷通明,可以偃仰。其膏乳則玉石流 光,悉具物象。緣石棧行百步,傾身而入,乃至石田。其 田數址,廣有二丈,長三倍之,中且平。其塍畔皆勾續 蜿蜒,刻鏤精緻,如今人食用器皿所為。其旁有花瓣寸餘,純然玉色,亦如今人器皿用銅銀為飾,造化巧 妙瑣屑,遂至於此,安可以描摸億度也?田中積水無 間,夏冬不溢不涸,不增不減,氣常溫和,蓋萬乳所融 洩耳。越疆而東,其竅多鍾乳,垂而四五寸者,光采煜 然,時可採取,舊曰「石田。」予謂「石田」何所用之,此正仙 人種玉處,遂更名曰「玉田洞。」出洞而南半里,至玉田 寨。寨高至十餘仞,其拗中瀦蓄湛然如挼藍潑黛厲 風不動搖。廣四五丈,深莫測也。蓧蘿陰翳,怪石蹲踞, 如神守鬼護。其北流為二池,中有小島嶼狀。其南則 潛流北出,溢入大江。「春時江中大魚逆躍入此,似有 知也。自玉虛洞至此,皆甿陳訪所導,疑訪尚有隱祕 處,然遊觀止矣,雖有他奇,吾不敢請已。」其士人好事 者亦來往山間三十年,未嘗有至此者。然予觀覽之 勝,其鑿空固自我發之,異時車馬踵至,晨夜囂呼,擾 及田桑,則作俑之罪,將何逭焉?既而自覺曰:「嗟乎,簞 食瓢飲,芒鞋布襪,曳短筇,探餓虎之穴,與猿猴為伍。 世間嗜此如我者寧有幾?而誰肯為此來乎?」

《普照巖》
编辑

普照巖,距韜真觀五里,山如覆釜,洞穴當胸。唐時有 草亭於上,蕪沒久矣。或以洞中之奇來諗,遽到其麓, 從者厭登涉,剪薙,荊榛雜然,因以荒窟見欺。予曰:「第 焚茅茨,吾先登。」既至巖下,舊址巋然。回首卻顧,則西 望東皋,南北阡陌盡在足下。黃坡翠巘,與石峰相間, 歷歷落落,尤可觀也。入間數步,上通,若中霤狀,古木 「覆之。」屏几之右,有玉猊立於旁堂之中,簾幕高張,筵 几肆列,仰視,則如玉京山、紫虛府,鬱秀不可階升也。 俯瞰室內,恍敞森嚴,詭怪絕峙,令人毛髮竦然,與月 夜扁舟於千崖萬壑,風烈水寒無異。其中仙壇臺塔, 低昂交錯,靈幡寶幢,霓裳羽衣,皆獵獵如龍夭矯,如 鰲如龜,坼甲,如麟有趾。以火燭之,鱗甲耀目;以物擊 之,聲響駭耳。旁睇壁間,則蟲篆瑣碎,奎璧成文;綠質 白章,駢花鬥錦;濃粗疏密,各有態度。不知雕琢之奇, 繪繡之工,果誰為之?安僧迦於巖,以實其名,以傳不 朽可也。

《獨秀巖》
编辑

度。普照巖之西,長坡巨阪,川原遐曠,石山到此稀矣。 遠矚平野中鬱然孤峙者,獨秀巖也。予初望如廩狀, 意頗隘之。既至,則洞門宏邃,古木蕭森,與韜真觀抗 衡。石室中廣六丈,高倍之,虛明平夷,可容千數人。石 乳掛壁上,如彌陀大士像,此又韜真所無者。徐升其 巔,徘徊倚望,四顧豁然。前雖小室附庸,亦足觀者,此 蓋勾漏別峰也。車馬往來,距邑十里,雲山莽蒼,西入 鬱平,松灣竹塢,樵牧出沒,此異人居止處。倘在中州, 堂上列鐘鼓,門外來名士,可時刻已乎?然遨遊寶圭 獨秀,姓名歲月,題刻宛然,記其奇勝,何忍略耶?豈以 遷謫之故,日懷惴惴,憚於來遠耶?將駐旌倚馬,匆匆 去來,未暇遍歷耶?殆亦有記之。而斷碑漫版,荒陋中 無好事者為之流傳愛護耶?予方來假道過此,不敢 賦詩,姑為偈曰:「遠役鬼門關,遍歷仙世界。豈敢問丹 砂,庶欲銷掛礙。」此乃寫興而不已者也。

《金龜山》
编辑

《圖經》俗名為真武嶺,高八十丈,在邑東二里。山色蒼 蒼黃黃,其背穹窿,坡陀肆垂,首戴巨石,高十餘仞,崟 嶔突出,間色青黑,且有口吻狀,四圍遠近視之,如真 靈龜也。天下峰巒巖谷,若龍、若馬、若獅子之象多矣, 然彷彿而得四五,獨此粹然逼真,顧不異哉!水流大 江,直西南來,龜從東北舉首而赴之。或云隔岸有山 曰「會靈」,相對而起,此上有壇而彼上有臺,予未能至, 不知狀貌何如也。是山最與勾漏為鄰,而龜闖然於 洞前。故附於圖之末。

《遊勾漏後記》
安几埏
编辑

予署北流半載耳,食勾漏之勝,未暇一往,解組後亦 未能即辦遊山事。遲至明年,春風日晴和,乃約同志 四五人,驅馬出城,東北行數里,皆平原蔓草,忽群峰 峭起,環拱合抱,遠而望之,蒼翠欲滴,同遊者指謂此 勾漏山也。道旁廢祠,中望大士像,左伏魔,而以葛真 人配其右。余謂同遊者曰:「茲山以稚川得名,葛宜專 祠,不宜神佛同居,令尋仙者無所景仰。」客唯唯。由祠 右北行半里許,石巖高敞,中可坐百餘人,碑或立或 仆。詩文有佳有不佳,亦有苔蘚剝落,不可辨識者。左 掖為寶圭洞,深杳邃祕。秉炬而入,石床丹竈,故跡猶 存。經一小石門,魚貫而入。臨石崖,深丈許,鑿石僅可 承履。援手而下,地盡平,沙水浸浸欲出,飛蝠往來,鍾 乳著人,衣盡濕。前行有水若方塘,其深沒脛,無筏不 可渡,遂返止乎石室之上。客曰:「茲洞大概睹矣。白沙 之勝,為十八洞稱首,吾子能復遊乎?」余踴躍而起,扶 筇履亂石豐草間,尋徑得達洞門。高懸山腰,攀躡而 上,喘息不得接。入洞凡歷數洞,每一洞盡有石罅。匍 匐而過,則又一洞天。離奇光怪,百態萬狀,誠有如《十 記》所云者。出洞更詢他洞,無有知者。復返乎石室,坐 而行酒,客因問余曰:「勾漏之境佳乎?」曰:「然。」曰:「佳。何在曰:「在山。」客曰:「然則吾子何為遊洞?」余曰:「洞之幽深離 奇,入而後知之。山之氤氳明秀,不必入而始知之也。 且夫入名園,觀奇葩異卉,聽鳥語蟲聲,便秉燭而遊, 孰與夫暖日和風足以暢人雅懷哉?故夫知山之佳 者知洞矣。」客唯唯。又問:「抱朴采煉丹砂之事,信有之 乎?」余曰:「此昔人有托言也。少伯遯跡五湖,留侯辟穀, 從赤松遊,皆所謂見幾而作,不俟終日。當晉之世,中 原多故,衣冠士夫鮮有能自全者,洪故遠求勾漏,托 為丹砂,此亦留侯辟穀之意耳。余嘗謂晉有陶潛,人 高其隱,不知洪亦晉之隱君子,而非方士丹客之流 也。」客曰:「然則學仙飛昇之說,亦乃妄耶?」余曰:「《書》固有 之,多不可信。考之他傳,洪求為勾漏令,而卒於羅浮。 此亦足證其誣矣。」客曰:「吾子之言甚辨,請浮大白。」余 受而卒飲,驅馬看山色而返。

《重修鬱林州城記》
譚景先
编辑

淳熙六年夏五月庚申,寇李接起陵川,聚徒數百。癸 卯,劫調馬場,攻南那寨,殺都巡檢使,黨與日熾且萬 人,僭竊名號,部分偽將相。警報至鬱林,官兵往討,不 敵而遁。太守以城不可守,先事退避。壬申,賊襲博白, 繼攻陷鬱林。甲申,帥司水軍自雷州至,賊踰城走。乙 酉,賊眾長驅趨容,又趨化州,兩郡城壁堅,攻不能克。 羽書上聞,天子亟命帥臣節制駐調發軍民,賊始分 黨隊,散保山險。秋七月辛巳,節制駐師鬱林。九月壬 申,李接始就縛。冬十月乙酉朔,班師討,六越月矣。明 年,天子命朝散郎施公埤分銅虎符來守是邦,慰安 斯民。其時餘孽尚出沒山谷,里閭之間,煙火蕭然。公 延見父老,宣德布政,告諭遠邇,捕逆「儔,宥脅從,未踰 月,賣劍買牛,咸就畝畝。惟鬱林自至道二年徙治南 流,創建城堡,迨今八十有餘年,墉堞頹陷,壕塹湮塞, 歲一繕修,不過增埤增薄而已。公鑒往事矣,具封事 聞於朝,特詔帥臣計其用度,以施行之。公計材鳩工, 輦石運甓,浚深增高,率倍於前。城周二百八十步,高 一丈九尺,為屋三百二十七間,敵樓四,城守之備,應 敵之具,皆為創治,外城亦加繕理,且增築甕城,而新 其六門焉。」自十月丁未始事,十二月甲子落成。署事 推官符昌言、兵馬監押趙節實董其役,受成於公。經 理觀督,不愆於素矣。夫鬱林為州,由嶺以南,亦一都 會。南連雷、化,至於瓊管;西接廉、欽,達於橫山。為海道 之蔽「翼,桂林之藩籬也。地平廣而無險,水紆迴而不 深,況鹽利所在,舟車之會,巨商冨賈於此聚居,所賴 以固者,城池而已。今郡城既壯,樓櫓既設,器械既具, 萬一有盜弄庫兵於潢池之中,如寇接者,又豈輕為 窺闖之謀哉?」昔忠獻韓魏公知秦州,夏人抄邊,遂增 城厲兵以待,賊迄公去,不敢窺秦之塞。正獻呂申公 知定州,嘗有邊患。其初州城興築且四年,僅成一面。 公曰:「定河之喉襟也,城役其可緩乎?」竭力經營,不期 年而成。今鬱林遭賊之所蹂,與秦定之有邊患者何 異?公之備禦不失其宜,亦二公之用心也。故鬱林士 夫皆欲刻之堅珉。景先敬敘本末,使百世之下尚有 考焉。

《重修藤縣城記》
元·吳瓊
编辑

廣右之地,西接苗蠻,南連交趾,惟藤最為衝要。蓋以 其左右江東流而經其城之北,繡江北流而逾其城 之東,二水湊流,接於廣東,舟車輳集,人物繁稠,古城 方有五百里。自宋末歸附,至今圮壞久矣。至治間,始 有峒寇自右江乘舟出沒,行劫往來,任守牧者,每遇 警急,立柵隄防而已矣。天曆乙巳,寇猖獗,從繡江下 攻陷其城,殺傷軍兵。自後來攻一十七次,縱火焚蕩, 民舍官廨神廟,悉為煨燼。至順辛未春,朝列大夫三 峰文侯魁來知是州,下車之初,首詢被陷之故,慨然 發憤,遂集諸父老會議,因古城舊制而增損之,務在 於不擾而辦。然以本州版籍遭火不存,乃督屬邑各 社農業丁口,驗丁數派,每十丁修築「一丈,立定規模, 傳之久遠,但有損壞,隨令修葺」,於是民皆勸喜趨役, 旬日之間,城塹新而秋毫不擾,敵樓雉堞,聳漢連雲, 為嶺外之傑觀矣。乃分布軍兵,措備攻戰之具,嚴加 守禦。至於四境,亦設猺目,官給旗號,法令嚴明,隊伍 整肅。壬申二月初二日,寇有四百餘徒,乘舟至城門, 侯乃將帥軍士赴敵,殺獲旗頭蘇為等三名,射傷頗 重。又分攻東南二門,城中築禦謹密,寇各退散,向梧 而去。是歲五六月間,寇數次往來,皆潛蹤而過,不能 為害。癸酉正月二十七日,有寇千餘徒,乘船百餘艘, 是夜艤於城之西岸,見城防守嚴備,不敢向而下。梧 遂流攻劫封、肇諸邑,殺戮軍民,橫屍蔽江。至二月初 十日,從州北潛地而回。於是州人益感侯之力,而遠 方商旅,鄰郡士庶,扶老攜幼而來托者如歸焉。侯乃 西郡世家,顯仕於朝。自負器望,出守於藤。適際蠻寇 作孽,嶺外二廣、海北三道,多罹其害,獨藤城殘破之 餘,得侯為完修,蠻寇避不敢犯。譬猶迴狂瀾於既倒, 屹砥柱於中流焉。信其難矣。其他豐功盛德,形於歌 頌,登於篇章,於此略之可也。茲以藤人父老備修城之蹟,徵言書之於石。予嘉是事而敬公之德,遂為之 記。

《沖霄山記》
明·張瀚
编辑

蒼梧鎮城北枕大雲、通星,東聳金石,西峙朝臺,南俯 大江,諸峰巃嵷,羅列如案。舊名火山,謂其上夜光燭 天,相傳水有明珠。又云南越王佗埋劍山阿,莫可考 證。居民往往戒火,十日不雨。閭閻祈禳獻賽,金鼓相 聞。問之曰:「火山相對,故多火災,不禳疑有害。夫山川 興雲注雨,利潤民物,故曰說萬物者澤,終始萬物者」 山奚不察夫山性,而徒稱名之惑也。山本無名,由人 始名,稱名自我。乃妄意詫山,惑甚矣!龍劍在地,則劍 光生;蚌珠在淵,則珠光生。闇然彰明,若錐處囊中,其 末立見。賢才處世,亦復如是。邇年梧郡人才,幾於不 振。顧茲萬山盤紆,兩江縈帶,當五嶺之中,挹九疑之 勝。山高水深,分野在牛女河漢間。謂非渾融佳麗、闊 達宣朗不可也。其所凝結會萃於人者,豈不然哉?今 學宮坐對此山尢近,余竊聞於斯,有深意焉。改題其 山曰「沖霄」,沖旁從水,霄上從雨,皆以制火,且不失夜 光之義。既以解愚民之惑,重為土人祝。繼自今賢豪 奮庸,雲蒸川涌,用匡弼我國家以道德文章、豐功偉 烈掀揭宇宙,不啻山川之光芒上燭,即靈鍾秀毓,焯 爍霄漢,不在珠劍而在人賢矣。即手書三大字勒石, 仍識諸碑陰,俾生育斯地者以慰且勗云。

《梧州義田記》
陳鑑
编辑

義田。昉范文正公彰君之賜,以仁其戚里。若政治之 經,則有長平倉、社倉,無所謂義田也。余蒞州之冬,水 西坊火為災,其焦屋者,率菜色鶉結,嫠居十七,怵然 有感於衷,因遍索城內外不贍授衣者踰百周之嫠 獨倍。異哉!粵西戶口不繁,坐此中風氣惡,類寡人之 婦若此治岐政先四窮民,而《雅》之《什》曰:「遺寡婦之利。」 古之勤恤民隱,無若成周。夫此窮而無告,非仰給父 母民者而誰語余為冬計一衣,夏計一石,兩庠青衿 舉火,艱者佐之虀粥置田若而畝,歲籍其入為可繼, 冀漸拓之,以備水熯災眚,斯余託始意乎?或曰:「小惠 未遍,民弗從也。」余曰:「惠病於小,弗病惠也。」沾沾之勤, 以俟西江,將索顛連於枯魚之肆矣。或曰:「待澤十萬 戶,寧渠車塵馬足之間,何子之不廣也?」余爽然謝不 逮。夫天下之中有粵,粵之中有梧,梧之中惟車塵馬 足之間之為見,斯亦狹矣。若其兼總八宇,昭蘇萬有, 并異類於同體,引一夫為己辜,則梧之外有天下,此 其為無告也,不可為量數奚翅十萬戶云乎?余姑及 其可暨云爾。或又曰:「長平預備社倉,其可廢乎?」余曰: 「義田而外,余更捐金,積府廩穀近千,積各州縣穀累 千為賑備。有出無收,即預倉義也。若社倉易散難收, 其弊滋多。惟長平倉,則魏李悝《平糶法》、漢耿壽昌穀 賤增價以利農、穀貴減價以利民,法也。專主糶糴,本 當存惠,以不費,為千古不易良法。第綜理非其人,更 增閭」閈之擾。保甲亦然。敬俟後之君子。

《友清堂記》
韓維
编辑

昔米元章以「石』為友,白樂天以詩、酒、琴為三友,曾伯 端以花中海棠、荼蘼之類為十友。石者泥於寄矣,詩、 酒、琴流於放友,海棠、荼蘼之類近於侈,彼偏於所好 者為之,吾之友則異焉。《蒼梧行臺》之前,除有古松三 十株,高參天,即松之西作屋三楹,為休憩之所。移古 梅十五株,修竹二百竿環植之。竹既叢生,梅亦盛開。 吾休暇與客遊其間,見松之切切交峙,如冠劍大臣, 國有大政,庭立而議也。竹之鏦鏦森列,如百萬甲兵, 密陣環侍,畏令而不敢囂也。見梅之疏瘦橫斜,如山 林高士,辟穀導引,危立於巔崖之上也。三者相依,一 塵不侵。吾愛其清,將取以為友。客疑之曰:「子常以古 人友物為偏於所好,何亦取於茲乎?」噫自《伐木》詩降, 友道不能盡古。若世之人,平居無事相處,與契合親 密,真若終始不相遺。一旦地位殊,利害近,反眼若不 相識。或勢位相逼,讒毀排擠無不至,雖門生故吏亦 隨時逐利,初附終叛,以怨報德焉。若是者,宜非士君 子所為,而其人且忍為之,奚望其有忠孝大節哉?維 松也、竹也,歷四時風「雨霜雪之繁,盡萬物之榮枯,獨 不能變其色,有久而能敬,士窮見節義之道焉;梅也 不與群芳爭麗於春風艷陽之天,而獨秀於嚴冬之 時,有秉心無競,途窮見友態之理焉。是則彼皆有歲 寒之操,君子之德。吾友其德,以為晚節之規,若之何 不可?」客曰:「子取有德矣。」因舉酒屬賀。少焉,明月東昇, 天風徐來,無虯鸞,鏘金石,響寒濤,百和之香,馥馥芬 芬,吾耳目鼻息之所得,又如遊鈞天廣寒,如中秋後 登吳山絕頂,如趨晨朝近御爐,其清何如哉!乃謝客 曰:「是吾清友也。」書以為《友清書院記》。

《浮金亭記》
程文德
编辑

亭在宋時已有之。按知州趙宗德謂東坡先生所建, 元教諭費克忠又謂先生遷瓊時過亭下,艤舟登焉。 惜《藤志》無傳,不可得而稽矣。然亭以先生有名,則建 與不建何論也?文德貶官信宜尉,寓梧嶺表書院者十月,至是過繡江,繫纜東山下,問浮金亭,思一遊焉, 則云「圮廢久矣。」顧望歔欷,不能釋。明日偕學博士姚 文祿、守備指揮王良輔、里人前知縣霍榮暨蒼梧之 士從遊者甘師孔、何若、魯、易大慶輩二十二人,尋其 故址,咸莫能辨。已而犯煙露,披荊棘,見圭石出茅畦 間,封苔蝕土,挲剔視之,則克忠記也。嗟乎,嗟乎!昔賢 之遺山川之勝,而任其墟莽者,曾不一動心哉,其謂 之何!於是文德諗於眾曰:「就新是役,吾當記之。」於是 令邵文選請具甓磚,蕭鳳請購材,良輔請餼工,文祿 請雘飾。御史曾守約觀風至,又毀淫祠助之。不踰月 而亭成,榱桷墁甃,煥然一新,而所謂浮金者於是乎 偉觀矣。然余則有感焉。夫茲山在唐若李靖、李白、李 德裕、宋之問,在宋若東坡兄弟,若陳無己、秦少游,若 黃山谷、李光諸賢,皆嘗登臨而題品之,而藤以有聞。 然則今日之新斯亭者,豈徒為山川哉?夫世固有過 其故居而靦焉思避者,有其身之所藏而子孫恥認 者,乃今於昔人遺跡而汲汲不暇焉,相去一何遠哉! 然則登斯亭者,可以觀,可以興矣。勵景行之思,撫今 古之變,任開繼之責,章山川之靈,斯於諸賢有光乎? 雖然,亭不常新也,自紹聖至天曆,自天曆至我明,正 統至今日,數百年間,亭幾興廢。自今以往,當復如何? 豪傑之士不待亭而後興,斯可矣。苟因物而遷,與跡 俱泯,此余之所重為感也。百世之下,聞茲言者,必有 謂先得我心之同者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