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49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卷目錄

 順寧府部彙考二

  順寧府風俗考

  順寧府祠廟考寺觀附

  順寧府驛逓考

  順寧府兵制考

  順寧府物產考

  順寧府古蹟考

  順寧府峒蠻考

 順寧府部藝文一

  重修溫泉記        明楊慎

  新建順寧文廟記       董難

 順寧府部藝文二

  浮橋           明楊慎

  普光寺          任尚升

  瓊英洞歌          董難

  萬慶寺           前人

  慈恩寺           前人

  瀾滄江渡          前人

  黑惠江渡          毛沂

  龍泉寺           吳懋

 順寧府部紀事

職方典第一千四百九十四卷

 順寧府部彙考二编辑

順寧府風俗考    通志府志合載编辑

本府

《舊志》:「境內男耕女織,鮮習文字。九種雜居,相見屈膝不拜。信鬼,以雞骨占。設流之後,漸化漢俗。」 《郡志》:「士多渾樸,人敦古道。民守分懼法,美劣相半。俗尚節儉,婚姻稱家為禮。野無遊民,恆產不失。」

順人性樸謹,厭虛誕。親戚往來,重實不重文。慶弔隨家厚薄,量親疏,以雞豚醴粟為儀物。間有喪葬舉素,不烹不酌,弔者遂因之亦稱「簡朴。」 婚姻之典,甚為美便。不慕勢利,不厭單寒,惟取門第相若,聲氣相孚,男女年齒相近為是。男女探有可從之機,邀蹇修氏,三指其門,車蓋從之。女氏初不為之設茶,待三往而後餉之以飯,示不輕也。既諾,男氏投刺於女氏之百爾親戚,謂之「遞謝柬。」 從此則相往來,節令交餽矣。俟桃期既屆,擇吉告成。或入贅、或親迎,從便相就,不責聘儀,不較奩具,誠美俗也。

葬事至重,郡人克勤焉。卜地選期,必請決高明,乘凶之說,不多尚也。封樹隨分,不敢違制,惟是砌以石,覆以土,則竭力盡心,無或忽之者。士祭其先,家有木主,晨夕瞻仰,取如生之義也。惟松楸在野,凄惻乎谷雨寒煙中,人子何心能自已乎?斯不必履春露秋霜,而荒墦興戀矣。郡人於春秋二祭外,時多往祭焉。一飯一奠,孝思誠摯也。

士為民望,風尚先焉。順郡業儒者誦讀,而外,繩趨矩步,奔競為羞,謹言慎行,臥碑是守。寧淡泊以自甘,無淫靡而敗節。雖陶淑於《詩》《書》,亦自居樸茂之地,近於古初。素所持守與觀摩然也。郡俗尚儉素,燕會有時,必以敬,遊賞有度,不煩敷盤飧因便,不求珍索異。飲拜如儀,不深夜群譁。雅淡寧靜,有古人風。允稱醇厚。

「《築室》寧堅不取華,寧陋必就靜。塗泥而不堊粉,砌石而不施磚。」 短垣小扉,疏籬美圃,雖鮮華麗,亦覺有致。

《器物》無雕飾,無采繪。或竹或木,任質成之。以鍛以陶,因俗成制,工省利用,古樸相安。

祀重二教,且有繪像頂禮者,志虔物潔,較羽流釋子尤誠敬焉,是亦「從善洗心」 之一助也。開拓僅百餘年,風會日上,多醇謹慎交遊,友朋非共業不頻往,見虛誕,便同陌路。凡有子弟,必令從師,否則責其力田,教之習藝,斷不令放浪浮薄,日染於非。間有一二蕩檢踰閑輩,眾競指為匪類,厭之遠之不置云。

郡民窮乏者十有八九,衣食粗足者一二而已,所以晨夕作苦,男女皆然。從無攜嫂呼姨,扳襟挽袖、走郊原、遊寺宇者;不但困於玩賞無資,亦其性醇習謹也。

順郡俱叢山深澗,土瘠水寒,耕穫倍苦,而又牲畜無幾,積糞維艱。農人治秧畝,先堆梨塊如窯塔狀,中空之,插薪舉火,土因以焦。引水沃之,爰

加犁耙,土乃滑膩,氣乃蘇暢,方可布種。倘燒梨少不盡善,而或失時,則秧未可問矣。土脈薄水遲,仲夏乃得插。禾田高下不一,其形如梯級、如水裂。其坵如初月、如斷核、尖凹曲折如曲蚓,非直方易治者。以故培塍補罅,役工尤鉅。禾插後,雨《暘時》若則可,不則蟊害頓生,秋實因以遂耗。穫時正值秋盡,霪雨方殷,未芟者黃落滿畦。既芟者粉芽在穗。倉箱之望,將何慰之。農之病有如此。

山谷向陽者,可荍、可稗,可麥、可菽,彝民以之為天。然非茂草豐林,則磽确無穫。刈之於冬,焚之於春,繼之以犁以鋤,視力田尤倍。種後少雨多霽,則庶幾矣。若遇霪雨,俱歸烏有?幸而及熟,又有野獸所耗,則徙家就之,種費穫微,竟同傭者取值。憊哉!山農洵目擊而心傷矣。

城內居民頗工紡織,村寨中間有之。然粗薄不及《蒙永》,闊不盈尺,長僅三尋,本地衣之,他郡不知取也。

郡稍產穀樹,居民因習造紙之業者三五家,細白不及榆製,聊以供日用書翰。

彝性鈍,不善藝,農隙則為傭。凡木工、石工、陶人、冶人輩,俱自鶴劍來此郡利之以廣物用,彼利之以資身口,生長世及,殆忘其為世籍矣。郡農器頗輕於他郡,以土淺故也。農人刈稻畢,曬穗於畦塍及田間,用大斗可容數石,名曰「海簸」 ,四人環立,持穗而擊,稻遂落於簸中,人日可得石餘。遠村亦曬穗於田,以篾笆鋪於地上,堆穗於笆,以足揉之,稻隨以落,日亦揉獲石餘。山間彝人打荍稗,以一木長三尺,其端如鉤,兩手持木,反覆擊之。其江外困思龍山間,微產鐵礦,彝人入山,日一往還,得之少許,煎而成鐵,只堪鑄犁。造製器物,則裂綻罔成,蓋土燥氣薄致然也。惟是煎礦之爐風箱用水力,大抵以水之去來為箱桿之出入,亦小慧之可觀者。

郡中亦有紡織,習染者不過數家。村民稍植靛,且有「野靛」 一種,色鮮堪用,然不及他地所造,僅充土人衣著而已。

郡中彝多漢少,大抵種荍不種粟,栽麻不栽桑,造碓不造磑,畜牛不畜馬,非民之惰,亦土之宜,習之便也。

元旦 焚香祝祀,卑幼禮尊長往賀親知如他郡儀。但郡人多持齋者,高年輩持誦二氏遺典,詠讚之聲沸騰。

元夜 燈光間有之,但如晨星落落,火樹銀花之盛,未之見也。初更以後,六街寂然矣。六之夜,老幼婦女持香緩步,群行城市間,間遇闤闠通衢橋巷轉路處,插香一枝,二更後方靜。俗稱為「遊百病」 ,殆亦禳祲之意。

清明 有「拜掃」 之例,郡人先後行之,誠謹可風,不類登遊侈靡也。

午日 角黍蒲艾遺餽皆然,獨是陸處萬山,龍舟弔屈,實希有事也。

季夏廿五日 為「星回節」 ,俗呼為「火把節。」 日暮燃火炬於門,燒小炬於田,以杜蟊害。視火紅紫色為稔年,為家道昌熾,色淡而暗則有差。切生肉為膾,雜以鹽蒜辛辣,合食暢飲以為歡。畜馬者馳驟於火炬下,蓋欲嫺熟其目,使無驚眺之虞。彝人則先一日慶節,如前飲食,但慎重於新歲祀先等城市。漢俗則廿五日也。

孟秋望之日 ,郡人先一日祀先,獻饌具楮祭奠於家,焚包送於門外,間亦有哭泣盡哀者。聞之,令人酸鼻。且有合資設賑濟事於寺觀者,亦見報本之意。

「中秋 惟簡淡從事絃歌,深夜以待月華」 ,則未之聞也。

《重九 開樽看菊》,城市皆然,惟不事佩茱萸,登高作賦也。

十月朝 為拜掃之辰,往祭亦無定期。

冬至 ,彝俗以糍餅蜜相遺餽,漢俗則否。郡俗謹飭,不樂遊賞。歲惟東嶽誕日,群而往焉。賽祭畢即返,從無縱飲豪呼、酩酊郊原者。四月八日,浴佛會郡城中庵剎主僧設彩亭奉釋迦太子香水浴之。檀那有往觀者,齋茶一設而返。

在城與《右甸》及凡孔道街場之區,多有各省流寓者。服食、器用,冠婚、喪祭,俱同中州。其育子孫、置田廬,與順俗無異。且有遊泮而稱「秀良」 者,不一其人矣。

雲州

按州自開闢以來,陸續寄居,漢人漸多,俱各省及他郡來入籍者,其習業、服食、器用,俱相髣髴。

考證.svg

與中州同。士子習於《詩》書,女紅勤於紡織,農事犁鋤,商行貿易。市無遊手好閒之徒,野有力耕火種之叟。雖則邊遠之區,漸為移易之俗,謂「漢彝雜處,而久道化成」 ,有其訓矣。

順寧府祠廟考        通志编辑

本府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府城南一里。

社稷壇 在府城北一里。

郡厲壇 在府城北

城隍廟 在府城南五里。

八蜡祠 在府城北落仙山尾。

文昌祠 在府城東北三里。

武安王廟 在舊府治東北。

武侯祠 在府城南一里。

東嶽廟 在府南十里

土主祠 在府城南三里。

趙公祠 在城隍廟右

蕭公祠 在府治南

俞、李二太守生祠 在府治南,祀太守俞懋學。李忠臣雲州亦祀之。

蔣千戶祠 在右甸,觀音庵左。

漢相忠武侯祠 在演武場左,戊日祭。

關聖祠 在演武場右

龍王廟 :在北門外。俱戊日祭。

真武廟   。元壇廟   。三官廟。

十王殿   。馬王廟   。衛房。聖母廟。猛公祠 。本府土知府也。

雲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 :在城之南。

社稷壇 在州之南

州厲壇 在城之北

城隍廟 :在南門內大街。

土主廟 在城內,正對東門。

土地祠 在州大門內左。

魁星閣 在東門城外一里,守備王應龍修建。「玉皇閣 」 有二:一在城西門外一里,一在猛郎街之右。

文昌宮 在城南門內

關帝廟 :在城內之西。

佑聖廟 在城之南

聖母殿 :「在隍祠內。」

川主廟 在城之西南隅,遊僧知歸重修。蕭公祠 有二,一在城北,江右客家重修;一在猛郎江右王道人重修。

俸土官廟 在南城門外一里。

寺觀附编辑

本府

萬慶寺 :在城東二里,習儀之所。

普光寺 在府治南五里。

慈恩寺 在新生村,寺邃而古。

「玉皇閣 」 即「鳳儀寺」 ,在城北門。

東山寺 在城東二里

龍泉寺 在城南一里

彌勒寺 在城南二里

曹溪寺 :在城東北四十里。山水清奇,可稱勝地。

萬佛寺   。白猿寺   。聚聖庵。

雲隱寺   。《極樂庵   》。《大興寺》。

萬峰寺   、潮音寺   。碧雲寺。

觀音寺   、護國寺   、《龍潭寺》。

石洞寺   、《華藏寺》。

鳳儀寺 在府治左

準提寺 「在府治右。」

會龍寺   。《三官閣   》。《如是庵》。

「興隆寺   」 《大士閣   》「呂祖亭。」

「太平寺   」 :「南宗室   」 、《雲栖室》。

曇花寺

雲州

王福寺 :在猛郎關帝廟之後。

廣佛寺 ,離舊城五里,前樓虛敞,殿宇清幽。前果園,後植松竹,來往者儘可納涼休息,為第一名勝。

石佛寺 在丙邊山上,猛郎東十里。

茶庵 在黃坡上山。前有關帝像,後殿有《大士像》。左為香積,右有禪房,中供韋馱像。施茶水以濟行人,大有利益。僧人知覺,竭力鼎建。

習儀寺 在城東門內

迎恩寺 在州北門外

雲興寺 在東城外二里。

三教寺 在舊城

壽佛寺 ,在舊城新街,係湖廣客家共建。《觀音閣 》在猛郎熱水塘山麓。

順寧府驛遞考        府志编辑

本府

至永昌驛遞 ,有「望城關、金馬關、《猛右》、錫鉛、兔位哨,小橋大橋、水塘哨,《洛扁》右甸、茅草哨、瓦房哨,枯柯、腊邑。」

至蒙化驛遞 。有「新村塘、三溝水、雞街子、高梘槽、大江邊、三台山、山頂塘、箐口、阿魯史、象腳井、猛家橋、牛街、小江邊、茶房、杉松哨。」

至雲州驛遞 ,「有平村、瓦罐窯、象莊、樂党、把邊、關、翁起、蠻朵、馬鞍山。」

他郡遞傳,俱設實戶,給有冷飰田,歲有供食銀米。《至順》郡僻處西陲,遞傳原無實戶,即以附近里民充之。

雲州

州前鋪 「北去十里至鹽井哨,十五里至黃土坡,二十五里至猛郎哨,二十里至挨羅哨,四十里至寧後哨,十里至太平哨,十里至神舟渡」 ,交蒙化府界。

州城南十里至舊城鋪,十五里至陳家橋鋪,十五里至永鎮關,四十里至篾笆橋,四十里至猛賴,四十里至猛回,十里至界牌,交耿馬土司界。州城西五里至馬鞍山,交本府界。

州城東北五十里至猛郎哨,東北十里至石佛哨,六十里至漫乃江,交景東府界。

順寧府兵制考        通志编辑

本府

皇清復《滇兵制》。

順雲營守備 ,康熙二十一年設,駐順寧府。千總一員     ,把總二員。

馬戰兵五十名   ,步戰兵二百名。

守兵二百五十名

雲州

「鹽井哨   。」 「《黃土坡》哨  。」 「猛郎哨。」

拔羅哨   、寧候哨   、毛家哨 各哨哨兵共三十二名,今裁。

順寧府物產考        通志编辑

府總

猩猩果 色紅,味酸,子即酸棗仁。

斑竹 出雲州

濮竹 :即《南中志》所謂節去一丈,可受一斛者。今產不過去二、三尺,受升合而已。

長鳴雞 :身小形昂,其鳴無時,聲異常雞。矮犬 毛深足短,即《竹書》所載矮狗。

綠鳩    漆     《蘆子》。

脆蛇 ,見人則斷,人去復續。取而乾之,可治腫毒。

蛤蚧 出雲州

「棉花 」 出《雲州》。

蔗 州中原無此。有賓川客人遊州境,攜種數本植之。鄉人因學以蔗水熬糖易米。

線竹 :猛賴箐有之。彝人用刀刮之,縷縷如麻,可以絞索,可以織履。

鸚𪃿 ,州中無此。至冬月,漫乃江一帶,往往數百為群飛來。彝民用膠粘取,以供七著,非冬月,則無有來者。

飛鼠 ,即鼯鼠也。腹堂有皮,寬垂如人披袈裟然。樹枝相離數丈,即飛而過,但不能遠。猛緬交界處有之。

木棉花 ,俗名「扳枝花」 ,山箐內常有之。株幹粗大,枝葉希疏,葉如核桃樹葉,花似山茶花,可食。花謝結成蓓蕾,至四月間如大拳。烈日曬開,其子帶絨飛出,宛如柳絮幔天飛舞。其絨長一、二

寸,潔白有光,勝于竹棉。好事者收取十數斤,裝入筐,其子不用車壓,止用手在筐內徐徐擾之,子在下,絨在上,絨裝裀褥,煖而溫。

茉莉,花 三四月間甚放,春秋冬三季亦間有之,香味遜于閩中者。其株幹稍似藤,殊少亭亭直立之概。

素馨花 :《段氏王》滇時,有王名素興者,善植花卉,常率歌妓諧客遊宴,惟此花遇歌舞則似能舞,王極愛之,故名「素興」 ,俗訛為「素馨。」

《花上花 》葉如山桑,花如杜鵑。有臺,花心內復生一朵,若層臺然。嚴冬時盛開,三序亦常有之,即佛桑花。

桑寄生 各村俱有。寄生而桑上者為佳,入藥為良。每于枝幹上無因而生,如草、如藤,亦能開黃白花,結子如蓮實。

《樹頭花 》,年久枯木上所生,狀似吉祥草而葉稍大。開花如蕙,一莖有花十餘朵,其香遜于「幽蘭。」

雪蘭 :樹上所生,與樹頭蘭相彷,色白而香。

順寧府古蹟考    通志州志合載编辑

本府

《諸葛碑 》在猛緬邦鳳山。碑文剝蝕,字不可辨。《中阿山銘》石 ,明正德初,土人于中阿山得石,方逾一尺,上有銘曰:「襟滄江,帶錫河,為崑崙山冢子,厥名曰中阿。」 餘字俱不能辨,不知出于何代。

《江浮佛像 》。昔有彝人漁于蘭滄,見水逆流,視之,乃觀音像,遂奉于萬慶寺。

觀音接路 :在阿陋、史泥山。兩山道絕,中有路百武,平直如砥,人力所不能及也。土人傳為觀音所鑿。

觀音井 在府北九十里。俗傳其地原無井泉,彷彿見有老人以杖拄地,泉隨湧出,亦謂觀音所化焉。

孟獲寨遺址 在府南

寶通州慶甸縣舊址 在府南八里,元天曆元年建,今廢。

右甸土守禦所城 在矣堵十三寨中。明知府余懋學築,今廢址尚存。

《江心鐵柱  》。石柱    。《龍泉井》。

江耳

雲州

上衙 即舊城。俸氏之住宅,為大侯寨,尚存土城基址。順寧、右甸二河至此合流,宅後有一天池,冬夏不溢不涸。

下衙 在舊城南十里,係俸土官分駐之所,石獅猶在焉。傍有萬年青樹一株,大可五抱,高數仞,有神依焉。片葉寸枝,人不敢犯,犯之作祟。猛氏寨 在州東一百二十里,地名「猛稿」 ,有龍馬靈泉。又有小熱水塘。

天馬迎暉 ,與府境交界,為州之主山。兩峰高峙,中有平凹,壯若天馬嘶風。登此山之巔,則兩城並合。山川形勝,盡在目中。有舊句云:「天高雲豁雙眸外,地大瀾平一掌中。」

溪虹渡翠 州南十里許,為舊城。凡府城之水與猛石之水,於此處合流。兩水交沖,或激磯如噴雪,或浪靜如澄藍。從堪輿家言,已建鎖水閣以鎮之,今又建鐵索橋,於舊城為有益也。「層宮旭照 」 在州城西,即州之主山,如屏障然。坡上有三清殿,後有玉皇閣,高出雲霄,晴光遙映,殿宇輝煌,則霞彩可觀也。

猛鎮溫泉 去州五十里為猛浪鎮,蓋入省孔道也。旁有地高而平,湧出溫泉百道,熱如沸湯,可以燖雞《爚豬》。水分南北二流,南者石甃一池,方廣八尺,深二尺,為男塘也。北者石砌,方廣一丈許,有亭覆其上,圍以垣牆,是為女塘也。永鎮雄關 在州南五十里,往各土司路必由此。前為四十八道水,深箐茂林,人蹤罕經,五、六十里,泥濘險阻,樹林陰翳。人不見天,人難並行,馬難馳驟。明時設關,有堡堞城闉,委員把守盤詰,亦邊隅重地也。

「神舟飛渡 」 ,去州一百二十里,舊時渡口往蒙化府,必由陽朝寺旁登舟。明末己丑年,蔣朝臣

聽信妖僧,及李忠武作亂圍城,州牧具文告急去省,隨發官兵星夜來州救援舊渡。有賊把守,舍舊渡而潛從此處,預造舟楫于山箐,乘夜浮舟暗渡,賊不知覺,以為從天而降也,倒戈潰散,州城獲全。至今設渡于此,往來利涉。

玉池泛月 在城南一里許坡上四圍矮山,中窪為一澤,廣可百畝,俗名「南海子」 ,清鑑毫髮。相傳城形如瓢,得此水則為金瓢汲玉漿。明時海旁寺院翬飛,亭榭繡錯,且多花柳間植,有如雲錦燦然。每于月夜泛舟,圍以千人,火炬上下照耀,恍如星炬之在水底、人影之在天上,不啻乘槎入星宿海矣。

碧沼騰龍 在州東八十里。有池延袤數畝,水常不溢,決之不涸。江水清則此水清,江水濁則此水濁。俗傳有泉眼與江通,又傳有龍馬出焉。

順寧府峒蠻考        府志编辑

本府

僰人 城外村寨俱有之。居處皆與「客籍」 同,惟語言各異。貿遷貨居者少,耕織工作者十六七焉。男女妝服,近多漢制。婚姻以禮,喪葬以助。懼公法尚鬼神,糧無逋欠。邇來勤學能文、列庠彥者,濟濟其人矣。

𤞑!教 郡成樂、党、東木龍各地俱有之。居處、藝業、把齋、婚姻不出其類,宴會不接漢人,是其教之拘也。居必聚族,行必結群,行旅不吝扶持。貧乏必有賑給,不尚淫祀。勤于治生,畏法奉公,教訓飭密,亦有可嘉者矣。

猓玀 ,大猓玀,男女色黑性悍,赤足纏頭,披羊皮,衣麻布。山棲草舍,火種刀耕,言語侏𠌯。習爨,字師「阿閉。」 信雞卦。婚嫁備牲醴,葬壘木叉,雞豚皆火燎而後烹食。日用則荍稗雜糧,與米相半。小猓玀並少穿戴,好獵畜犬,重信怖法,納賦如期,其習尚與大猓玀相近。

蒲蠻 男女色黑貌惡,耳帶大環,籜帽赤足。性情惰,好漁刀耕火種。言語喎咯,不曉漢語。四時慶弔,大小男女皆聚吹蘆笛,作孔雀舞,踏歌頓足之聲震地,盡歡而罷。葬多在屋之前後,記死不記生。住山寨茅屋畏法,輸納及時。

玀彝 郡西境錫腊里多有之。男貫耳成大孔,薙髮辮衣無領,戴籜帽,間有著履者。耕作不勤,負戴不重。婦最敬夫,惟多迂慢,語言各殊,不通《漢語》。女貫耳,帶小墜,著細摺長裙,裹頭赤足。亦知紡織,且巧于織。男女皆喜浴,喫草煙,善投水捕魚。臨餐不用碗箸,以手丸而食之,多食糯米,此所以與漢人不同也。

雲州

《猓玀 》身稍長大,身面俱黑,間有強力者。慣火種山地,不事水田。

「楚雄子 。」 阿昌 《蒙化子 》。以上三種俱與《猓玀》同。

「《彝》 身矮小,力薄,耕平地,不諳種山。」男女之性愛水,四季澡浴於河中。

「大猓黑 黑陋」 ,愚蠢更甚,止務耕山,所食蕎稗,即為上品。其餘草子、芭蕉、樹枝野菜及葛根,蛇蟲、蜂蟻、蟬鼠、竹䶉禽鳥,遇之生噉。不葺廬舍,崖居野處,與野人同。

「小猓黑 」 ,形體差小,習尚與《大猓黑》同。

《僰兒》子 ,即僰人。

《小例》「密 刀耕火種,上山不離弩箭,慣于射獵,遇鵲鼠以夾弓取之。」

《名家子 》即大理、劍川,客居此地。

撒馬朵 稍有漢人之風,性情嗜尚與《猓彝》相近。

彝種 。男剃髮,女人椎髻,用紅白線札於腦後。男女見人,不知揖拜,但屈膝而已。男以布二幅為裙,中間一孔套之;婦人用紅綠線織一幅為衣如袈裟狀,以布一幅纏其腰。性嗜犬鼠,凡土蜂、蛇虺、蝦蟆、蜻蜓蟲鳥之類,皆啖馬猛賴三鄉間有文身漆齒。其出入作用,披羊皮,戴箬笠,帶刀燒山耕種。婚喪則男婦聚會,吹蘆笙歌歗,拍手頓足,作孔雀舞,醵飲而罷。病用「阿閉」 ,即師巫之類禳鬼,鮮知醫藥。然黠者頗學《漢規》,間有讀書習字者,遲久不盡為華風乎?賴司風化者加之意焉。

考證.svg

順寧府部藝文一编辑

《重修溫泉記》
明·楊慎
编辑

督學大憲伯仰齋胡公,按部行教暇豫,降觀溫泉,惜 勝地之傾。慨古蹟之蓁蕪,乃命攝州篆順寧府判 孫袞曰:「咨爾賢真,符不必分矣。」再命安寧世守,知州 董沂曰:「咨爾材孱,功其可鳩矣。出罰鍰為材庀役也。 如期成之,不日慎也。」樂焉觀焉,觴焉游焉。語諸丘文 舉輩曰:「公斯舉也,匪興頹起蕪之為,兼得公之教焉, 汝知之乎?澡雪精神,以遊高明,脫去淹滯,聿從蠲潔, 是日新之教也。觀乾坤交泰之合德,悟《水火既濟》之 成功,是格物之教也。別生辨類,毋俾相瀆。深宮固閨, 庸或窺觀。正內正外而男女貞,分陰分陽而儀象立, 是匪俗之教也。」諸生端拜而贊曰:「吾師之旨微,斯言 曷發其覆。昔任仲文新酒官之肆,而拔十之科興。今 我公葺玉泉之廢,而再三之教顯,實同一機也。」竣事 宜有記,乃文而刻之。《樂石》云:「椽榱土石,與匠石之力, 有不足書,書其大。」是役也,石梁郝公、龍崖趙公、泉坡 孟公,方罰鍰以助之,而碑則黃潭陳公、竹岩李公,命 鹺司姚文所樹也。

《新建順寧文廟記》
董難
编辑

戊申春,余剖符得偰。比冬,乃獲陟三台。渡蘭水,環視 郡概,四山列屏,中鋪片席,宛類筐然。山城三、四里,跨 鳳岫兩趾而盤旋拱抱焉,厥形又筐,庠宇則攝乎兩 山中,而中處卑隘濕狹,允如物貯筐底也。余竊以為 庠宇為人文地宜,軒豁特出,何昔建築者一昧至是 乎?稽郡闢之四祀,乃設庠懋學,又數祀而生徒備。溯 厥從來,初則設開未久,未肯議其不善;既則兵燹疲 困相仍,未暇議及新圖,在昔非昧,于是者何虞?郡人 士揖余而請曰:「茲庠址失效靈,鬱我偰秀,殆七十餘 載矣。傾頹日盛,仍舊貫也,則宜葺;遷之也,費不過葺 之之倍。與其葺而徒勞,孰若遷之?」余曰:「遷實難,葺亦 非易。公家汰諸費額,纖毫不給之。縣官遷庠,雖盛事 乎?在私不在公也。余固不吝俸之入,以助乃役。然經 營勞費,容可臆計乎?」郡人士復固請,於是卜城南一 地,出鳳岫左址,而聚結拱護,如登堂俯垣,憑高眺遠, 雖冠文昌宮而衍出之吉址也。僉議咸同,闢土規畫, 高卑不得因其勢,則利用。築培舊學,棟桷腐而粉,磚 而冰,瓦而莓;取材不得拾其陳,則利用覓新。凡如坊 泮門墀,旁扉複道,兩廡連楹而五,階級層列而三,以 暨名宦、鄉賢、明倫堂、尊經閣、師署、宅舍門甬四垣,百 丈有奇,堊粉施丹,勻金飾碧,皆特構而節須備之,為 力不細也。肇修于己酉之冬,落成于庚戌之秋,匠斲 共數千計,傭工又數倍之。募工市料銀共二千餘兩。 雖余朝夕董督,勞費未辭,然非諸僚紳衿趨事不怠, 安克報竣之捷耶?筮吉仲秋朔二日丙戌,迎請先師 暨先賢諸儒位而胥宇,翊日丁亥肇祀,遂鐘鼓效靈, 大壯形勝,佳哉氣象,鬱鬱蔥蔥。余乃揖郡中人士而 言曰:「事有先難而後濟者,胥類是矣。一片荒壤,忽成 偉構,若憚其艱而止焉,斯已矣,半途而止焉,亦已矣! 方不矩、圓不規,斲削不中度,高卑前後不中式,約略 而止焉,又巳矣。」茲何獲樂有成,慶壯麗哉?良以力從 事而不安,率陋乃爾也。諸荐紳而監于茲,則端身模 以風閭閈,示家訓以養中材,何患乎不變不成?諸茂 材而監于茲,則敦品節,勤學問,何患不為修士、為通 儒?他日出而經世,而監於「茲,則矢公忠敏政績,何患 不為良臣、為名宦?凡諸耆彥雋秀,而監于茲,則崇禮 讓、化涼囂;尚實黜淫,端本後末,何患不為吉祥?為孝 友、為鄉井中素修雅流,是人文藉地靈以毓者,還藉 建築之始卒而有以勉也。至若拮据良苦,余與郡人 共之,又何事滋瀆哉!」雖然,余尤有祝焉,「木石之計,率 皆百年;補」葺之傳,永乎不朽,非後之大夫人士畸可 當此祝哉?郡人士曰:「然。」凡有功于乃事者若何?余曰: 「君等僉紀其實、其名于石之末。」

順寧府部藝文二编辑

《浮橋》
明·楊慎
编辑

千尺長虹臥錦波,懸橦度索笑牂柯。玉關金鎖隨開 闔,木客鮫人雜嘯歌。漫道黿鼉梁碧海,虛傳烏鵲渡 銀河。堪憐來往驚鴻影,步步塵香濺襪羅。

《普光寺》
任尚升
编辑

尋幽來寶地,怯險傍銀鞍。寫景攜摩詰,題詩任謝安。 山禽迎杖履,露竹洗琅玕。自信侯門餉,花間送玉盤。

《瓊英洞歌》
董難
编辑

余聞下地上天兩載覆,僅有洞天三十六。山海荒經 博古圖,已俾前良俱輯錄。恆聞西極崑崙黑水邊,西 粵名山接濮沿。邈隔中原一萬里,潛淵碧漢相違懸。 又聞茲山奇不可紀,嶙峋嵌空難與比。晦明幻化神 物潛,《章亥》艱難不到此。偰山主人號柏原,天分茅土 鎮江門。咀誓山河對白日,誠心金字輝煌存。六書池 上披蝌蚪,班馬詞翰雄出手。結交鳳伯山中人,義氣 相符世無有。談天話日唱陽春,稜稜雪骨兼風神。長 樓永夜銷蠟燭,鴉翻墨藻詩聯新。為有蒐奇探古癖朝日攀躋勞杖屐。禹碑「衡嶽」昌黎仇,禹穴龍門司馬 敵。詢樵叩牧春復秋,山人出山說山由。忻然發悅獲 大寶,拉我襟袖如奔牛。不俟戎行分陣隊,山花繚繞 雜旌斾。虯龍石磴摩馬蹄,左肩沓嶂陰霾昧。山鬼啾 啾木客號,古藤緪索垂猿猱。山禽百韻隔雲木,落日 熊羆呼爾曹。路斷弔橋懸怪石,宛若晴虹高萬尺。懸 橦度索越他山,颯颯天風吹羽翮。煙霞不隔水源深, 仙境微茫何處尋。人似避秦雞犬近,松根履足跫然 音。洞門深鎖桃千樹,山靈謝指桃源路。翠觀岑青紫 府圖,鬼工斲處心驚怖。石鐘纍纍石乳香,龍飛鳳翥 石筍長。石鐘石鼓還石磬,鈞天樂派音鏗鏘。仙人酤 我長春醑,一飲驩襟無處所。仙詞瀏湸滌塵煩,自信 仙緣于我予。仙人石枕石榻奇,不寐遙猜世可知。恐 驚道士丁令鶴,樵斧腰間一夜疑。山人灑墨題顏貌, 貌爾瓊英洞天號。歸來獻賦奏明光,續筆圖輿顯南 徼。

《萬慶寺》
前人
编辑

疋馬雙童蕭寺來,芙蓉沁露馬頭開。官槐夾道涼吹 袂,野水澄空淨洗埃。香隔白蓮珠室邃,使煩青鳥玉 書裁。沉吟落日秋江上,羈旅偏驚賦《客懷》。

《慈恩寺》
前人
编辑

兩月閉門苔蘚澀,雨晴騎馬過新村。山翁注茗清詩 肺,野寺詢碑摩篆痕。沃土早禾無蟘子,短籬嘉竹有 龍孫。隔牆呼取一鴟至,潦倒茅簷樹色昏。

《瀾滄江渡》
前人
编辑

萬樹勾芒動早春,長途寒峭惱征人。煙蘿羃羃欲啼 鴂,春水迢迢將向蘋。尺素燕邊勞問候,吳鉤天外挂 酸辛。銷魂更見平蕪渺,落日沙頭怯問津。

《黑惠江渡》
毛沂
编辑

江畔青青草,江汀白白蘋。江雲春樹暮,愁殺渡江人。

《龍泉寺》
吳懋
编辑

溪上青山帶紫煙,山中梅蕊早春天。仙家春甕今朝 熟,來聽泠泠「瀉玉泉。」

順寧府部紀事编辑

《通志》:瀾滄江在順寧東南四十里,歲五六月,江中有 物,色如霜,光如火,聲如析木破石觸之則死,或云瘴 母,《文選》謂之「鬼彈」,《內典》謂之禁水,此惟江邊有之,郡 治絕無。

順寧府大江浮來一屍,人身狗頭,無尾有鬚,形軀雖 小,手足與人無異。

順寧府里長俸文家畜一㹀,甚瘦好鳴。二年忽產一 犢,牛頭牛蹄,渾身白毛青腿,脊上微有鱗甲,角生頂 中,如芝菌然,光耀炫目,雞犬狂叫,文駭而殺之。次早, 見身有肉鱗,其色青藍,邊末淡紅,每鱗之內皆有細 毛,蠅蚊不敢近。

楚雄卞銅者,居順寧,冶鑄為業。二徒利其囊資,欲害 之,因卞大醉,鎚斃之,而委于壑。有劉姓者,受誣讞成, 見一白鳥哀號屋角,去而復來,若有所訴然。如是者 三日,跡之,始得其屍。所官訊其事,二徒伏辜,劉冤遂 白。

崇禎間,順寧卞思凹夜半地中忽起火,方廣丈餘,上 升,北過枯柯壩,隕於沙窩寨,後是歲瘴疫大作。 崇禎間,郡東木龍里彝人入山火地,忽林谷如雷之 聲,殷殷可怖。忽見一物,如牛而大,色青黃,獨角,一觸 崖石,裂且墜,彝人開毒弩射中之,牛逸去,數日死于 壑。知府張鶴塘遣人覘焉,反命曰:「乃山犀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