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49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卷目錄

 曲靖府部彙考二

  曲靖府祠廟考寺觀附

  曲靖府驛遞考

  曲靖府兵制考

  曲靖府物產考

  曲靖府古蹟考陵墓附

  曲靖府土司考

 曲靖府部藝文一

  尋甸府城記       明張志淳

  遠山亭記          程封

  清溪洞記          前人

  遊水塘張園記       張含章

  節愛堂記          前人

 曲靖府部藝文二

  入霑益亂後傷懷     元公孫輔

  白水關驛對月      明馮時可

  石門山行         李元陽

  圓通寺           唐龍

  平彝           何景期

  白水驛和魏道沖韻     張瑞圖

  圓通寺和石壁韻       王琦

  九日集圓通寺有懷     張佳印

  汪繼坪邀遊圓通寺暮歸   俞汝欽

  平彝老人         何景明

  平彝道中          前人

 曲靖府部紀事

職方典第一千四百九十六卷

曲靖府部彙考二编辑

曲靖府祠廟考        府志编辑

本府南寧縣附郭。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府治東。

社稷壇 在府治西

郡厲壇 在府治西北

城隍廟 在府城中

旗纛廟 在府城中,洪武三十三年建。

武侯祠 在府治北

武安王廟 在府城北,洪武二十三年建。文昌祠 在府城東門內。

五雷廟 在勝峰山。驚蟄日祭。明永樂初建,有禱必應。

龍王廟 在府城西南五里。

李元禮碑祠 在府城南三里,詳《古蹟》。明萬曆間,知縣李藻禱雨有應。今於二仲戊日特羊致祭。祠廢,碑存。

烈婦祠 在城西,祀郡人陳蕃妻任氏,祠廢,碑存。詳《烈女》。

元壇廟 在府城北。推官席聘改建。

英烈侯廟 在馬龍州西七十里關索嶺。祀漢壽亭侯子。康熙二十三年,總督蔡毓榮、巡撫王繼文捐修。

土主廟 在舊府治

霑益、陸涼二州祠廟無考。

羅平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州南一里。

社稷壇 在州西一里

厲壇 「在州北一里。」

白蠟、山壇 用豬羊黃牛。三月祭

城隍廟 在西門內

白蠟廟 在城東一里

土地廟 在州治大門左。

八蜡廟 在城隍廟中

龍王廟 :在城北十里《牂牁》古渡。

火神廟 在城東一里

關聖宮 在東門外一里。

馬龍州祠廟無考

尋甸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州治南,每年二戊例祭。社稷壇 在州治北,每年仲春、仲秋上戊日祭。「郡厲」 壇 在州治東北。

龍王廟 :在城西南三里許。每年三月三日設祭。

城隍廟 在城內西北

武安王廟 :在西門內。

文昌祠 在舊文廟右

土主廟 在州東三里,即迎春所,二月八日迎神。

馬王廟 在南門外,今圮。

東嶽廟 在南門外

平彝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 在城南。

社稷壇 在城西

邑厲壇 在城西北

城隍廟 :一在縣治左,係舊創。康熙二十六年,通判何旅增建後殿、兩廡。四十二年,知縣任中宜重修。一在「亦佐」 舊治左,一在「亦佐」 東南一百里。

關帝廟 在縣治右。明崇禎中,總兵陸盈丙重建。

皇清康熙三十九年,知縣任中宜「重修。」一在「亦佐」舊

治右

關聖宮 在縣治東十五里。明萬曆中建。

皇清康熙三十四年,總制王繼文重修。

東嶽廟 在縣治右

寺觀附编辑

本府南寧縣附郭。

天王寺 :在城西北,習儀之所。

報恩寺 在城東青龍山內,有吟嘯樓。明萬曆二年,郡人唐時英建。

圓通寺 :在城西勝峰山麓。

報圓寺 在西關內

玉皇閣 在城東南五里,康熙十二年建。斗閣 ,在城東門內。

安國寺 在真峰山

正法寺 舊名「崇正寺」 ,在城南一十五里,唐貞觀間,尉遲恭建。

觀音寺 :在府城西三岔堡。康熙二十二年,總督蔡毓榮、巡撫王繼文同建。

玉泉寺 在城西南龍頂山,寺旁有溫泉如玉,故名。元至正年重修。

北山寺 在府治北山麓。

護國寺 在城西二十里翠峰山。

普照寺 ,在朗目山,登之可覽山川之勝。霑益州。

安國寺 在州北一里。明永樂間建。今為習儀之所。

東山寺 在州南東山

玅嚴寺 在州交水村

陸涼州

大覺菴 在州城東。按《明一統志》「洪武十四年建。」

龍鳳寺 一名「正覺寺」 ,在州東七里丘雄山,元至正中建。

石牆寺 在州治西北七里。

羅平州

三教寺 在西門內

朝陽寺 在城外,即東關口。

興龍寺 在城東

「白臘寺 」 在白臘山。

馬龍州

真武觀 在州西四十里中和山。明嘉靖間,州幕趙昂建,御史蔣宗魯《記》。

和豐寺 在州城內,明嘉靖間建。

雲龍寺 在北門外一里。

雲若寺 在州南五十里。元至正間建。

竹林寺 在舊木密所西北。

白雲寺 在舊所,俗呼《響山》。

萬壽宮 在舊所東三十里。

萬壽寺 在州西六十里。

雲巖寺 在州東五十里格來村。

覺照寺 在州西六十里,頗有奇勝。

尋甸州

報恩寺 在州治北,元至正間建,習儀之所。聖嚴寺 ,在州治東,明洪武二十一年建。歸龍寺 ,在州南四里,明成化間建。

三清觀 在州治西北隅。

傳燈寺 在中靈山,明崇禎二年建。

來鳳寺 明嘉靖年建

圓通寺 唐永徽年建

音吼庵 明崇禎四年建。「尋陽」 ,一名「勝也。」 靜樂庵 明嘉靖十三年建。

海會庵 「明嘉靖十三年建。」

悟真庵 「明嘉靖二十二年建。」

清遠庵 「明萬曆二十五年建。」

玉龍庵 「明萬曆初年建。」

平彝州

祖師殿 在治西十五里。

元帝廟 在治南二十五里。

永興寺 在亦佐舊治東二里。

西臺寺 在城西一里古城寨下,明萬曆中,指揮李厚建。

皇清康熙九年,軍人陳洪祖重修。

玉真觀 在城東五里,明萬曆中,由白馬山移建。

皇清康熙八年,驛鹽道趙廷標重修。二十二年,綏遠

將軍總督蔡毓榮重修。康熙四十二年,知縣任中宜重修。

三元宮 在古城寨下,明洪武中,默國公沐英建。

白雲寺 在亦佐舊治東南一百里。

永福寺 在城南十五里白巖山上。

曲靖府驛遞考        通志编辑

本府南寧縣附郭。

南寧驛 在府北三十里。

白水驛 在府北八十里。

府前鋪   、箐底鋪   、雲關鋪。

儻塘鋪   ,通橋鋪   ,來賓鋪。

十里舖   、分水鋪   、石岑鋪。

界牌鋪 按《明通志》:各鋪司兵共三十五名。霑益州

霑益驛 在舊霑益州城內。

儻塘驛 在舊州北八十里。

松林驛 在松林城內

炎方驛 在炎方城內

霑益鋪   ,洪橋鋪   ,龍山鋪。

永安鋪   ,炎方鋪   ,來遠鋪。

松韶鋪   、遵化鋪   、平南鋪。

松林鋪   ,山塘鋪   ,阿幢橋鋪,交水鋪   ,海子鋪   ,白水鋪。

長坡鋪   多羅鋪   城東鋪 按《明通志》:各鋪司兵共一百一十九名。

陸涼州

州前鋪 按《明通志》:鋪司兵共三名。

羅平州

羅雄鋪 按《明通志》:鋪司兵共二名。

馬龍州

馬龍驛 在州城內。按《州志》,「西至易隆驛八十里,東至交水驛七十里。」 舊設馬三十四匹,今設馬四十二匹,馬夫二十一名。

馬龍堡 按《州志》:「西至古城堡五十里,東至三坌堡三十五里,額堡夫一百名,舊設驛丞經管,今裁歸州。」

州前鋪   ,響水鋪   ,古城鋪。

昌隆鋪   白塔鋪   趙福鋪 按《明通志》:各鋪司兵共六十一名。

尋甸州

易隆驛 在木密城內。按《州志》,舊設馬三十匹,今設馬四十二匹。

平彝縣

多羅驛 元至元間置,明因之。康熙五年移入城,屬羅平州。三十四年,裁驛丞歸縣,帶理平彝在城鋪。

東鋪 去城東七里

石岑鋪 一名「多羅鋪」 ,在城西十五里。

響水鋪 一名「腰站。」 在城西三十里。

牛場鋪 在縣西二十里。

水井鋪 在縣西六十里。

厄勒鋪 在縣西七十里。上曲靖大路,今廢。

曲靖府兵制考        通志编辑

府總

皇清《開滇兵制》:

「總督雲南貴州等處地方軍務兼理糧餉」 兼都察院都御史。順治十七年設。十八年分駐曲靖。康熙四年移駐貴州。

中軍副將一員

左、右前遊擊三員。中左二營,分駐雲南;前、右二營,分駐貴州。

守備四員     ,千總八員。

把總十六員

《馬戰》兵,初設一千二百名,後裁去四百名,止存八百名。

步戰兵:初設二千八百名,後裁去八百名,止存二千名。

守兵一千二百名

援勦右鎮總兵官,順治十七年設,駐劄曲靖府。中、左、右遊擊三員  ,守備三員。

千總六員     ,把總十二員。

馬戰兵六百名   ,步戰兵一千五百名,守兵九百名,俱隸藩下,糧餉隨藩支給。

曲尋武霑鎮總兵官,順治十七年設,駐劄尋甸州。

中、左、右遊擊三員  ,守備三員

千總六員     ,把總十二員。

馬戰兵二百四十名 ,步戰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廣羅鎮總兵官,順治十七年設,駐劄羅平州。中、左、右遊擊三員  ,守備三員。

千總六員     ,把總十二員。

馬戰兵二百四十名 ,步戰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尋霑」 營,順治十七年設,駐舊霑益。

遊擊一員     ,守備一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馬戰兵一百名   ,步戰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復滇兵制

《曲尋》《武霑》鎮總兵官,仍舊制駐曲靖府。

中、左、右遊擊三員  ,守備三員

千總六員     ,把總十二員。

馬戰兵二百四十名 ,步戰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援勦左協,康熙二十四年設,駐尋甸州。

副將一員     ,遊擊二員。

守備二員     ,千總四員。

把總八員

馬戰兵四百名   、步戰兵一千六百名,「援勦」 右協,康熙二十四年設,初駐省城,今移駐羅平。

副將一員     ,遊擊二員。

守備二員     ,千總四員。

把總八員

馬戰兵四百名   ,步戰兵一千六百名。《尋霑》營遊擊,仍舊制駐《霑益州》

守備一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馬戰兵一百名   ,步戰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曲靖府物產考        通志编辑

府總

茶子 叢生,單葉子可作油。

圓松    、木瓜梨   、《馬蹄香》。

毫豬

石燕 ,出響水,類燕有文,雄大雌小,遇風雨則飛,能療目疾。

棉花 出羅平

曲靖府古蹟考        通志编辑

本府南寧縣附郭。

《李元禮碑 》,在城南一里。上刻篆書「漢光和五年閏四月十五日漢李元禮」 等字,餘莫辨。傳為李膺遭黨錮,流妻子門人於此。

「八塔 」 在城東五臺山下,武侯建鎮地脈。「雙井 」 在城北關,一井兩竅,武侯鑿。

《石城碑 》在城北二里許。昔段氏與三十七部落會盟所立。

皇清康熙十八年,營兵於土中挖出「碑」字猶存。

臨漪樓 在北城上,因城為樓,下瞰芰荷、垂柳。樓廢臺存。

《爨府君碑 》在城南十餘里,為興右太守爨深立。

舊南寧縣址 在府西十五里三岔平川中,古址尚存。

洗硯池 在城南負金山下,水黑如墨。

石羊 在城西北二十五里,其形如羊。相傳有

人暮夜見羊食禾,追斷其首,次日視之,石也。靖州城址 在城南十五里,俗名「南城。」

石城 按《明一統志》:「在府城北二十餘里,隋牂牁郡地,唐為莊州石城縣,屬黔州都督」

舊府治 按《明通志》:在府南城村,今遺址尚存。越州 按《明一統志》:「在府城南一十五里,本唐悅州,領甘泉等六縣,後為爨蠻所據,號普麼部。元置千戶所,改越州,洪武永州省。」

曲靖衛 按《明一統志》:「在府治西,洪武二十年建。」

南樓 按《明通志》:「在府城南,重屋三層,年久傾圮。弘治間,同知胡光,指揮李磬重修。」

鐘鼓樓 按《明通志》,「在府城中,洪武十一年建,上有銅漏。」

武侯水閣 按《明通志》:「在城北玩荷池中,築高臺,建水閣,游觀者多至其間。」

霑益州

廢城遺址 凡四:西平州,在州東二里。石梁縣,在州東北五十里。羅山縣,在州東南一百二十里。交水縣,舊名陬籠城,其先為磨彌部蠻,在州南二百三十里。久經裁廢,僅有荒址。

越州衛 按《明一統志》:「在州東南六十里,洪武二十七年建。」

烏撒衛後千戶所 按《明一統志》:「在州治西北,隸貴州烏撒衛。」

陸涼州

廢城遺城 凡六。鹵昌城在州西南。舊州城在州北。河納縣城在州西。芳華縣城在州西。木柵羲城、《騎思》籠城,俱在州中涎澤上。今皆廢址,半屬民居。

陸涼衛 按《明一統志》:「在州西南二十五里,洪武三十一年建。」

馬龍守禦千戶所 按《明一統志》:「在州治北,永樂二年建。」

羅平州

舊羅平州 按《明通志》:在喜舊溪東,遺址廢為平原。

土官寨 ,在州治北十里,石園臺基現在。一在東淑龍山,城郭林木如故。

涼馬山 在州北十里,土酋牧馬之處。

阿邦城 在州南三十里,土酋龍少恃險處。梁王堆 ,在州南二十里。凡數處,相傳以為屯糧所在。

龍馬遺蹟 在州東北五十里,地名以開額。一在州北三十里,地名落紅箐。

《仙人足跡 》,在白蠟山後。路旁有石,石上有靴跡,深一寸,長一尺。

石牛角 在州南四十里,地名「補多」 ,雙石對峙,各生孔。昔年晴鳴則陰,陰鳴則晴,後有婦女厭之,今吹則微鳴。

僊鋤 在州北三十里。壁上有石,若鋤橫掛。世傳僊人採藥,鋤後化為石。

金雞 在州東北三十里金雞山。有石雞獨立,相傳嘗入田啄食,土人鑿去其喙。

石虎 在州西十五里。路旁石虎倒懸崖間,每歲有虎來朝。

七龍挽渡 即《牂牁古》渡,內有沙舟七,橫列中流。

曲水金花 在州南三十里。路旁石洞中有數潭,每年三月清明,潭水浮沫,色分黃白,金花燦爛,撥之復合。

亦佐縣城 在州東二百里。明天啟間重築。

皇清康熙四年,知縣邢偉請遷於普克,築土垣。今裁。

城存

方圓塔 在州西南羅甸村。一方一圓,俱元梁王建。

馬龍州

耶城址 尚灒。城址 俱在州東南。

廢通泉縣城址 在州西四十里。本《槃瓠》裔納垢之孫易陬分居其地。元初,為易籠百戶,復改置縣。後裁,城廢址存。

馬隆所城 在州北。明永樂間建,今裁。城存。義象塚 在州北。明天啟四年,安效良叛,至馬龍景東,土兵統象,馬逆戰,大破之,一象奮勇衝陣,被流矢死。巡撫王伉立碑建坊,表曰「忠勇義象。」

僊台洞 在平彝衛,樵者時聞奕棋聲。

尋甸州

會盟處 在易隆驛關索嶺上有石碑,「漢諸葛武侯南征時會盟於此。」

米花洗馬山 :在州西亦郎里。俗傳土人曾據。

此山,漢兵攻之,謂其無水,土人以米花洗馬,攻者疑不敢逼。

為美縣 ,按《明一統志》:在城北三里,地名溢浦,適呂賧甸,方百里,即仁地之故部。元置為美縣,明省。

歸厚縣 按《明一統志》:在城西一百三十里,地名易浪浦籠,舊屬仁地部,元置倘俸縣,後改曰歸厚,明省。

大羅衛 按「《明一統志》,在城內,嘉靖中建。」 木密關守禦千戶所 「按《明一統志》:在城東南七十里,洪武二十三年建。」

九灣九層城 ,按《州志》,「在州西亦郎里,歸厚縣故址,與武定接壤。」

龍馬蹄 按《州志》:「在州西五里一巖,遺龍馬足跡於上。」

平彝縣《古蹟》未載,無考。

陵墓附编辑

本府南寧縣附郭。

「梁王墳 」 有八,在羅漢山諸處。

明光祿少卿胡潔墓 在越州城北。

巡撫陝西都御史唐時英墓 在城北五里白石江上。明萬曆間,敕賜葬祭。

任烈婦墓 在府城西五里,有碑。

布政使朱家民墓 ,在府城西十五里王家屯,吏部侍郎李希揆墓 在府南十五里。

羅平州

抒誠侯狄三品及子總兵伯爵從仁墓 同在州南五十里碧泉山下。

周嘉誥墓 ,在州北五十里法烏村外。

皇甫信墓 ,在州東五里。

吳侯墓 在州東「洒馬」 邑村。

李猶墓 ,在州北一里。

烈女塚 ,在州南三里。

王節婦墓 ,在州北六里。

義塚 在州東關外

左營義塚 在州東三里。

右營義塚 在州南三里。

馬龍州

咸王墓 ,在州東八里大路旁。

曲靖府土司考   通志州縣志合載编辑

霑益州土知州

元時,安舉宗為曲靖宣慰使。其後有祿哲。明初平,南哲妻實卜與夫弟阿哥歸順。卜授烏撒土知府,哥授霑益州土知州。傳至安九鼎,世絕,妻安《素儀》典州事,因以烏撒安紹慶繼實祿哲七世孫祿墨次子安雲龍弟。紹慶死,次子效良襲,兼署烏撒府事。及死,以子其爵襲烏撒職。子其祿襲霑益職。其祿傳重鎮,重鎮傳「安民。」

皇清平滇,安民投誠,仍授世職。安民死,子世安基候。

襲。康熙二十九年,世基橫暴,為其下所訐,願歸流官。掌理總督范承勳題查「賢者承襲。」

亦佐縣土縣丞

元末,龍海為土官。明洪武中,歸順,改其地為越州,以海知州事。及海子阿資叛,伏誅,其地分屬霑益、陸涼。永樂三年,資子祿寧詣闕奉貢,詔授寧土縣丞,與亦佐沙氏分土而居。後有海潮者,以功加土州判,沿至海。現圖傳奇龍奇,龍傳得明,得明傳自明,自明傳闊。

皇清平滇闊投誠,授土縣丞世職。康熙八年,裁縣九。

年五月,將海闊仍安插越州。海闊死二十年,以其子海《絪乾》為土縣丞。絪乾死,弟《納乾》,候襲。舊設今裁土官,

陸涼州土官阿納,明初內附,授知州,沿及資曹,以軍功陞府同。萬曆中,彝婦昂氏傳其姪資世守。後以罪戍邊。姪資國效襲。

亦佐縣土官沙普元,明洪武初,歸附,世領縣事,後以罪降縣丞。萬曆中,沙騰蛟以姪繼伯。騰蛟死,子運泰襲。運泰死,妻隆氏襲。

安插土官恭項,明正統中討思任,項以兵為鄉導,每戰先登,斬首萬餘,復發私積餉軍。三月,麓川既定,靖遠伯請改隴川宣慰司,即以項為宣慰。後與其下刁木立搆兵,焚司治,項奔省城,鎮巡發兵討之,木立自縊。朝廷仍以為宣撫使,安置曲靖,世其官。

楊光初為騰衝守慰千戶所吏目思任屠騰衝。

獲光。去二年餘,光自麓川脫歸,以賊情形來言,因以金帛令小旗楊壽齡結麓川百夫長刁烏猛,期與合兵圍賊。光先攻陶孟板,殺其彝目,遂與烏猛合攻江東、西刁剛、貢曩諸寨,皆下之,奪其浮橋。大師畢濟,麓川定。改守禦千戶所為指揮使司,陞光府知事,遷曲靖府松韶關土巡檢。李英明,宣、正間,麓川之役,從征有功。又從大兵解「赤水圍」 ,世其官。

南寧縣白水關土巡檢李檜芳,以行伍從指揮李觀克大理、烏撒有功,世其官。今俱除革種人。

白人 ,漢人衣冠喜讀書進取,以明經而登仕路者甚多,嫁娶從《漢禮》。居家尚節儉,但習氣不移,性多狡詐,行多猶豫,好搆訟,黨與齊心,漸不可制,而漢彝多謹防之。

沙人 即仲家也,以以為姓。習尚多類儂人,近水樓居,甘犬嗜鼠。婦人穿短衣、長裙、跣足。男子首裹青帨,亦衣短衣。器用木器。婚喪以牛為禮。宴客設銅鼓取樂,性懶而猾。世傳此輩原籍粵之東西,元初入羅充實地方,年遠相沿,遂化為彝。

黑猓玀 以阿為姓男子挽髻束以青布耳帶圈墜一雙披青氈腰佩短刀不釋婦人近亦從漢人衣帽矣婦人盤頭跣足內短衣披袈裟如西番僧桶裙結繡上下回文手帶象牙圈身掛紅綠珠雜海貝{{?}}璖以多為勝,此猓玀之貴重者,凡土司營長皆其類也。善畜馬牛豬羊,器用竹筐、木盤。婚喪以牛為聘葬。冨者裹以布帛,貧則羊皮焚諸野而棄其灰。居喪衣錦,無孝帛。其性鷙悍,多不通漢語。此類羅平不過僅十中之一耳,間有能文成名,守分好禮者。

《魯屋》猓玀 ,其服食類黑猓玀,別為一種,臨安魯屋村有之。

干猓玀 :《通志》所載:好勇鬥而羅平所有則懦弱小心,勤儉淳樸,皆衣毛褐麻布,披羊皮;貧則捉衿露肘。喜居陸地深箐。所食惟蕎麥、草子、蕨粉。此彝類之最賤者。

黑幹猓玀 ,男女服飾稍異前彝。男婦耳帶鐶墜。死則置松毛篷於戶外,篷下設床,死者以麻繩綑氈蓋於床上,環甲冑,執鎗弩射四方,其名「禁惡鎮殺」 ,焚之於山。既焚,鳴金執旗招其魂。以竹簽裹絮少許,置小篾籠,懸生者床間。祭以丑月二十三日,插山榛三百枝於門,列篾籠於地上燒豚,每籠各獻少許,侑以酒食,誦《彝經》,羅拜為敬。婚姻及期,聚眾訌於女家,奪其女而歸。性窳惰,淫湎,信鬼蠱,昔盛今稍改移。

馬龍州土著者有僰一種,衣冠飲食與漢人同,亦喜讀書,出身仕宦,代不乏人。

《土彝》三種,苫草為屋,飲食羶糲。男無冠帽,女無筓髻。有知漢語者,其類冥樸,入籍編差,亦易與為治也。

曲靖府部藝文一编辑

《尋甸府城記》
明·張志淳
编辑

嘉靖十二年春,尋甸府城成,雲南巡撫都御史顧公、 巡按御史楊公,命布政使胡君、范君具幣,以按察僉 事劉君之狀,遣使走千里授志淳,俾記諸石。《按狀》:「城 在舊治之右,踰一澗,內築以土,外甃以甓,漸殺與土 準,以丈計,周五百三十有奇;尺計,崇十有九,厚二十 有五下」{{?}}石,厚五之一。開四門:東曰「啟明」,南曰「朝宗」, 西曰「寶成」,北曰「拱辰。」凡並門及埤堄、馬面、墩臺,皆甃, 令甓如城。凡甃皆先拱,土乃椓木,木豎乃納石,石實 乃瀋灰以沃,俾久不陷。東、南二門尤地卑而沮洳,工 力數倍於西北。又開三隧以泄水而注之池,池即澗 水為之也。城內通衢四,縱一橫三,皆達城下。前一衢 置府所與學,中因舊衢以通於西、北二門,後一衢列 行臺與守巡之署,而倉廩、城隍廟皆在焉。軍士之屋 三百四十檼,徙雲南前衛指揮四人,千戶五人,百戶 十人,土軍二百四十人,撮官軍舍餘共四千四十有 奇。官皆授地宅,軍皆授室屋於城內。宅田之軍受田 如制。民間田以舊治地易之,不足則益以官田,「又不 足則償之以官價,俾各有居業。」府舊在雲南東北幾 二百里,外接四川,內鄰武定、霑益諸彝。宋無紀元仁 德遺址在今城之東五里,其遷於舊治,莫考。厥時領 為美、歸厚二縣。我朝洪武中,廢縣,改今名,以安氏世 襲知府統之。成化丙申革置,癸卯築土為垣。嘉靖丁 亥,安氏裔孫銓作亂,入之,遂刜嵩明,鏺楊林《齦木密》 膊馬龍,搆武定鳳朝文,直逼雲南,爇西門市舍,雲南 大震。戊子三月,徵兵四集,始殲之。時按察使徐君集議,謂「築城復縣,立千戶所以兵守之。」總兵官黔國沐 公洎,前巡撫藩臬皆是之。乃遣按察副使歐陽君往 相度。歸言「舊治隘,不可城,亂後民多死徙,不可縣。惟 築城置所於舊」治之左,何見村為宜?遂以疏聞,報可。 是戊子十月也,將事事尋,民胥怨,謂村地苦磽陿,又 鑿井不泉,害將以生。乃群訴於巡撫都御史胡公。公 云:「此大事也,可拂民乎?」遽命復議,而民情牢不可破。 公即以憂歸。自是寢不復議者幾三年矣。辛卯五月, 巡撫都御史顧公至,聞之亟命按察僉事劉君從尋 父兄子弟往質之,皆實。再引示所擇,今地皆懌。又別 遣參議朱君往覘之,益符,遂以歸報,則又有持異說 以搖之者。公乃率提學僉事王君、都指揮樊泰及六 衛指揮往,則尋父兄子弟已數百人,迎伏道左曰:「今 生我矣。」乃陟山降原,遍歷舊地,與何見村與新所議 地,皆曰:「惟茲可以永生生矣。」遂以改地之狀,及增漢 軍,監土軍,設吏目,備官守,洎前疏所遺者,悉以聞。行 徵軍民會役,命左布政使高君慮財用,計徒庸,輸餱 糧。用僉事劉君議,合千戶所於城北坎位,則俾知府 劉秉仁率僚屬告始事於城隍,用牛一、羊一、豕一。二 月,役者至,則以指揮王章同知府領提調,陳仲武領 東門,胡紹領南門,周瑀領西門,張略領北門,蘇綱領 中城,皆佐以千百戶二人給以廩餼,嚴以勸戒,申以 賞罰,示以裒次。乃斬木於海尾甸沙,伐石於石灣麥 沖,陶土而埴,煆石而灰,峙楨幹,鳩編管,架廬舍,引泉 以陶,濬河以運。於是築之畚者、虆者、鍤者、捄者、舂者、 甃之、拱者。{{?}}者。「鑿者。污者。納石實者。瀋灰而沃者。繕 之斧者。斤者。鋸者。斷者。削者。執尋引而審面曲直者。 冶者。墁者。黝者。堊者,施丹漆而設色者。取材之肩者。 負者。舁者,駢牛而車曳者。」{{?}}「而浮舟而挽者,執雜役 而奔走者,持旌斾而循視者,罔不力。而主地之官,復 聯以什伍之法,均以老穉之宜,示以作息之節。是故 六月土城成,九月四門立。」時久旱,饑而始有年,役者 請穫稻未返。適御史楊公至,下令趣之,「民趨歸如流, 城樓並作,公私咸備。前所命都指揮金章、馮立各率 所統,畢至越發,巳二月,甓城」訖工。是故《金湯》言言兵 衛嚴嚴物彙啿啿民心杆杆婦女{{?}}{{?}}老穉忻忻,士 庶修修,大山長谷,離逖之氓,趨觀仰嘆者,吁吁而馮 馮矣。計役日二千人,歷一年又一月,共人八十萬,米 一萬三千石,羨銀四千兩。茲惟顧公始之中之終之, 亦惟左布政使范君、按察使蔣君、參政祝君、謝君、副 使刁君輩先後殫心協力。故期年之間,而地為改觀, 人為更新,彝為讋服,治為興起,郡為增「重,而氣化人 事交孚以升也。」狀之所具如此。志淳第撮其概以書, 而於其敘功績之詳,謀猷之遠,經畫之細,悅以使民, 忠以為國之懿,尚弗克盡也。獨念成化丁酉,志淳試 《場屋策問》,尋甸之亂,莫可誰何。朝廷創設巡撫,選極 名臣而隆其任,亂本始拔,今未五十年,而產禍滋大, 顧若此無亦是之務乎?夫恃斯城者怯,忽斯役者惂, 遠斯土者盤夷,斯民者荒均,非所以久之也。鑒往而 懼,承今而愓,心為民之心而不渝於久,此則諸公所 同願,尋民而同仰,亦天人所同歸矣。高朗顯融,令聞 長世,奚啻光照於玆石。

《遠山亭記》
程封
编辑

余宰南寧之六年,乙巳夏,視邑稍暇,擇署東偏藂翳 之隙,築亭其上,而榜之曰:「遠山亭。」高不逾二丈,四週 寬一丈七尺有奇,與天末樓相通。旁治石級,層齒而 登,繞出亭上。樓前竹石林木,皆在亭下。又因其去土 築亭之地,引其左右之流,以瀹於亭下,而鑿為半畝 之方塘。亭之上不剪不斲,不節不梲,蓋不欲以起居 「晏私之事,眺望觀覽之美,而重勞吾民也。」嗟嗟!余之 築玆亭也,以遠山名,而余之居此六年也,實未嘗知 有山焉。南寧介於滇、黔門戶之區,差徭日繁,民生日 蹙,四方郵符賓客之所踵至,縣令日事送迎,飭廚傳 轂交蹄劘而且不給。雖群山巀嵲,首尾盤錯,數十百 里,重疊羅立於此亭之前,余安得一日之暇,而為之 縱目而騁心哉?夫目前所見為山幾何?由咫尺之內, 推而及於百里千里,以至於萬里山,正無窮也。以群 山之在目前者,而尚不及見,而又何取於遠計?余十 餘年前,奔走於燕趙齊魯之墟,太行、少室之下,折而 至於吳頭楚尾,轉而及於父母之邦紫陽、黃海之間, 其山川相接,幾萬餘里。自服官於荒陬彝徼,直如禹 跡之所未窮,漢驛之所不通。方且去親舊,棄廬墓,弟 兄不見成立,兒女不及婚嫁。二三昵友,終年不通音 問。間有鄉里僮僕往來,動以隔歲為期。凡余一身之 外,固已邈然。託之寤寐,付之浩歌,將無之而不遠,而 又安在於山也?抑古人有云:「長歌可以當哭,望遠可 以當歸。或於鞅掌困憊憂愁賤辱之餘,而斂心靜氣, 一往遐矚,安見十餘年來之所遊歷,百千餘里之所 綿亙,不儼然在吾目中耶?」夫官如傳舍,一歲再更,即 有愛戀,不當得留。余居此已六年,廩有宿逋,帑多積 債,窮到骨矣。過此以往,不知幾時當去。此亭不知前此為誰氏之遺址,而今為吾亭。使余既去而茲亭不 廢,則有後之邑令在。使余既去而其亭亦與之俱廢, 則又有邑之賢士大夫在。使去後千百年,將今之所 謂「遠山亭」者,固已划削消磨,荒煙蔓草,而其名傳焉, 則以俟之採風修《邑乘》者是為記。

《清溪洞記》
前人
编辑

黔入滇之六十里,有城曰平彝衛,去衛三里許,有清 溪洞,傳者謂「洞下有溪,溪水流入此獨清」,故名焉。洞 口軒敞,初入若堂,可坐百人;再上若臺,可容數十人。 有大石壘壘,下垂若柱,柱以內幽悶不可入。遊者淺 視之,謂觀止矣。庚子十二月,余同郡守李君、司馬俞 君、別駕陸君遊焉,望洞中不知其淺深之所至,遂勃 勃心動,欲往不果。明日復遊,命土人廣治火具,鄉導 先入,各攜吏胥僕從,魚貫以行。不數武,洞勢陰闃,群 火無光,前後左右皆怪石崚嶒,中通一線,兩人相牽, 後人踵,前人履跡,援引而上,隨炬光高下得路。因縱 觀所謂「石床者、石几者、石田者、石塔者、石筍者,銳而 出為虎牙者、尖而背為熊耳者、角而」巘、為牛首者;冠 而峭、為雞頭者,奇形怪象,不可名狀。再入里許,旁一 小罅,僅容一人,傴僂屈曲而入,若石級然。中若堂若 廡,門戶垣壁俱備。郡守曰:「此仙人修煉所也,天造之 巧,非人力所能成。」至石巖窅窱之際,又以為觀止矣。 土人云:尚十餘里,與紫泉洞通,遊人畏險,不欲入。及 出,土人謂旁一洞上有石鐘石鼓在焉,急命更炬尋 至。其地皆石筍垂十餘丈。持石叩之,噌吰有聲,雖鐘 鼓之響,不能亂也。再出,又見石柱悉自平地崛起,似 有骨氣,人絕無阿附。其石之高者,仰視在十餘丈上, 非緪索扶挾,不可得而登也。因思《石鐘山記》云:事不 目見耳聞,而臆斷其有無,可乎?余以為茲洞甲於天 下,不「僅甲於滇也,而未嘗見稱於昔之遊者,豈昔人 盡皆皮相,即一山亦必待人而得名耶?」余與郡守諸 君驚訝久之。時炬火漸微,曠然得明,喧笑而出。

《遊水塘張園記》
張含章
编辑

章來蠻中四載,沉鬱怳悃,未嘗論遊。同學徐子自京 師至,規章曰:「昔吾與子待詔金馬門,月俸一囊錢。西 山巖壑,屐齒殆遍,題詠及海內,何壯也!今涉昆池,牧 徼外,男兒衣帶間事君子,豈以書上考,遷絕裔,動厥 心?且居怫悒,以廢登覽,困神竭志,枯朽其氣量行將 惰職殞政,負厥簡,命吾子擇焉。」章惘然自失。適水塘 秀才張洪範慎餘請遊其園。仲春二十二日,遂約同 人聯轡出城。和風煦面,碧草翻蹄,麥秀漸漸,蕎隴漫 漫類內地。夏初時,行十餘里,至江邊,羅紳士畢集。陸 涼,漁人停槳以待。坐不餘時,避日藉草,各極其興。乾 風暴起,吹數葉小舟出沒綠波內,魚鷹七八頭,颺翅 鼓尾,撇浪拏淵,效技逞能。茗未一行,得巨細魚數十。 日午渡江踰嶺,過田坂,仰視石峰矗然,道左水塘硐 隱現半嶺。陟崖塹,披荒穢,愈登愈峭。同行皆舍騎就 步。余與徐子奮然策馬,直抵硐口。初入軒敞,巨石鐫 文,歲遠班剝,不可摹視。人云「嘉靖時某刺史記也。」深 十餘步,猶明亮。右登石級四五尺,雙門駢立,正內黝 黑燒炬,始得進下。數盤,洞然霍然,石乳攢突,彷彿刻 額齗齶,若獅若象,若雲若水,若茄若蓮,若浮屠,若肺 肝,谽谺分錯,似斧鑿。初畢,煥然常新,左升類樓,右升 類閣,雖有路可前,而崎嶇低隘,慮傾跌。或云「過此數 里有天窗」,或云「後闥直接水塘」,或云「有仙人秤榻。」余 皆未之見也。結伴而出,沿嶺東行,逕愈小,山愈密。約 二三里,遙見翠巘摩天,碧樹礙日。山腳下草屋幾戶, 雞犬無譁,別一天地。張子倚山草堂在焉。堂僅數椽, 背山面水,塗壁藜榻,編竹為牖,取象罦罳。園僅半畝, 藝紫竹為籬。花則蕙蘭、素馨、玉李、杜鵑、海棠、丹桂,果 則石榴、胡桃、黃柑、翠梅。清風時來,無不紛紅駭綠。蓊 葧香氣掩苒,眾草搖曳葳蕤。堂東北角,篔簹無數。隙 處一逕,直達屋後青山。山之叢灌陳雜,剷刜如洗。廣 植椿栗松杉,盡成密蔭。異鳥奇聲,天然簫管。登數十 步,削平如掌,白石環繞,屏幛乍開,奇麗殆不可狀。上 容十餘人,俯瞰遠近,無異畫圖。於是草堂命酒,賓客 喧闐,解衣磅礡,掀髯詠詩,觥籌交錯,霜刀割炙。章自 捧檄出都,從未此歡,而同人亦嘆羅平歷來賢君,無 是雅會也。已而夕陽在山,命駕遄歸。張子攜榼與酒, 至江滸更酌,無不酩酊登舟,臨風醉語。章以素不善 飲,馬上獨醒,因思八年於外,真成夢囈。微徐子啟余, 必令山水笑人,況遊覽駘蕩,悟者自省,彼郊春物,美 麗以時為政者,不當若是耶?鷹不自食其力,而反為 漁人僕僕,可慨!夫一拳之石,外視多蒙,然向非深入, 孰知宏深其內,而光怪其腹乎?彼樸貌秀中者,往往 類此。此硐中《某刺史之記》,豈不欲與山川共永?方數 年而字幾漫滅,勝跡文章,又烏可久耶?同一山也,闢 之有人,則劚荒表異,可堂可屋,可耕可讀,可遊可覽, 可詩可文,宜春宜夏,宜秋宜冬,宜朝宜暮,宜晴宜雨, 老此一丘,而詒子若孫焉。追愬其始,誅一茅以至萬 億之惡木奧草,結一椽以至千百之欂櫨梁欐,植一株以至盈目之嘉樹美箭燒一畬以致遍野之溝澮 桑麻。此皆張子獨力隻腕,觸雲霧,捍龍蛇,旦旦而為, 至於有成,何異學者由鼓篋以致希聖,為政者由聚 邑以致成都,一日宴遊,因其所「值而左右逢源。」名理 如此,則凡境遇之順逆,人事之喜怒,居處之華彝,皆 外也。章又何憚而不亟亟論遊哉?同遊而得詩者,余 友徐濬徵源廣文楊于鼎仁庵,明經楊廷彥芳御,諸 生王惺雪懷,吳尚友仲倫、張端,司直李震生用修、張 洪範慎餘;不同遊而和詩者,薦紳李茂林君實,明經 張繼良漢卿,諸生。胡承灝子穎,皇甫瀗仲叔,袁瑀、章 維新得十九首,時萬曆十九年二月也。

《節愛堂記》
前人
编辑

元次山知道州,見井邑丘墟,生民幾盡,試問其故,不 覺涕下。今之羅平,昔之道州也。古剌史之治民也,如 治居然,敝則修之,大敝則更造之,否則蟲嚙蠹蝕,瓦 老木腐,勢必壓人。予以己酉年來攝州篆,見州之居 敝矣,中楹之高不及於丈,吏抱牘上堂,常升屋取瓦, 放明視字,遇雨露淖濕,竟無乾土,或上蓋下屐以聽 「政焉。」此蟄鳥猛獸之所,非臨民出治之區也。爰擇吉 興作,木鐵工匠之費,悉揣俸治之,斲焉而不施,丹圬 焉而不加白。簾楹高敞則視聽無奸,規模豁達則進 退無隘。州之人見居室之苟完而不知其財之所自 出,見不日之落成而不知其力之及己。夫取民之財 而不知其困,竭民之力而不惜其勞,「民之所以敝也。 小敝則修之,大敝則更造之。」矧茲一方椎髻漆齒之 民,言語不通,嗜欲不同,其足跡未嘗至城市,即令公 私驅迫,不堪其命,不能自達於刺史之庭。此時不為 撫之而且虐之,虐之而重虐之,其不為逃亡之續者, 蓋亦鮮矣。民逃則土荒,土荒則賦削,沃土而瘠,富戶 而窶,較閭閻之錙銖,而泥沙擲之,吸窮人之骨髓而 鞭撻隨之。嗟嗟!亦安用此古諸侯之刺史,麾幢冠綬, 峨峨然端居殘逞於專城之上為哉?此則予以「節愛」 名堂之微意也。予旦夕殆去,後之蒞此者,不有下次 山之涕而與予同志者乎?遂礱石於廳事之北,以志 儆焉。

曲靖府部藝文二编辑

《入霑益亂後傷懷》
元·公孫輔
编辑

驅馬霑益州,南望滇海頭;向來繁華地,變滅如浮漚。 迥不見人煙,但見河水流。青山宛然在,風景何蕭颼! 郡縣生荊棘,汙萊翳田疇。夜聽虎豹號,晝顧麋鹿遊。 群烏集戰壘,野燐飛林丘。灼灼道旁花,只為行者愁。 緬思寇亂際,藩垣失防秋;空虛起外侮,口語興戈矛。 盛衰雖天運,禍端亦人謀。生靈爾何辜,吾欲天公尢。

《白水關驛對月》
明·馮時可
编辑

「淺山曳輕雲,茂林鬱深碧。夜氣涼如水,當窗迎皓魄。」 露華洗空氛,清暉流几席。已欣鳥道脫,尚恨怨樓隔。 抱影獨寤寐,銜恩感今昔。天宇本自寬,人生胡自窄。 萬里遊亦奇,百城臨且適。當劇即程書,乘閑亦振屐。 悠然如在林,孤臣何跼蹐。

《石門山行》
李元陽
编辑

「石門倚天千仞青,花源崖夾春冥冥。芝牆瑤洞杳莫 測,羽衣金節藏仙靈。仙人乘鸞從此去,石扉千年永 不扃。上有五城之絳闕,雨暘祈報稱明馨。我來窺門 入不得,遙尋石磴迂遊軿。須臾到得洞天上,拜謁虛 皇禮列星。萬丈鐵崖無尺土,溜泉直落聲丁丁。清冥 下視不見底,白晝倏忽生雷霆。綠潭翠壑有龍臥,巖」 房石室穿鼯鼪。白鷴紫燕自嬌好,奇花秀木何𡞲婷。 天生石槽釀碧水,盥沐靜者談《黃庭》。援藟捫蘿興未 極,五梯回首十梯停。登高縱觀日已夕,玉筍三峰破 天碧。白雲千頃盡遮山,不見人間塵土跡。便當從此 訪蓬瀛,手接浮丘醉金液。

《圓通寺》
唐·龍
编辑

物外暫招尋,惟聞鐘磬音。松蘿栖梵影,水石定禪心。 雲去蒼崖濕,僧歸紫逕深。滇池風雨至,正好聽《龍吟》。

《平彝》
何景期
编辑

滇南八月中,綠林何萋萋。居人亦相輳,數里聞鳴雞。 路轉無詰曲,山行少攀躋。回瞻貴陽道,咫尺溪壑迷。

《白水驛和魏道沖韻》
張瑞圖
编辑

策馬臨荒甸,前旌度渺茫。空山足霧雨,絕徼異陰陽。 當暑偏衣冷,方秋覺夜長。亦知行尚遠,未敢念江鄉。

《圓通寺和石壁韻》
王琦
编辑

峻嶺峙山陰,龍江帶郭臨。晴峰來野色。秋日澹塵心。 愛石搜荒徑。摩巖續舊吟。天風驚殿角。別是一清音。

《九日集圓通寺有懷》
張佳印
编辑

並馬珠林金殿開,兼天雲氣五華來。黃花滿地他鄉 色。白鴈凌霜返照回。短髮風前頻落帽,愁心秋到趁 銜杯。不知絕塞持纓者,此日遙臨何處臺。

《汪繼坪邀遊圓通寺暮歸》
俞汝欽
编辑

挈榼多君到上方,臨崖暢酌險無妨。院留魏野曾調 鶴,園列黃生未叱羊。老樹挾風聲獵獵,暮煙接海氣茫茫。放歌不覺歸來晚,可似當年點也狂。

《平彝老人》
何景明
编辑

「平彝老人髮兩肩,哀哀訴語淚如泉。年收斗粟輸田 賦,日向諸鄰乞米錢。風雨饑寒趨路側,子孫流落避 兵年。青春有伴難還土,白首無家尚戍邊。官裡征徭 何日已,軍中苦樂古來偏。魂驚戰鼓心猶怯,臂中飛 弧肉盡穿。獨去負戈巡夜砦,誰來銷甲種春田。敢愁 溝壑填衰謝,只擬封疆息燧煙。」「我願麾前法唐將,籌」 邊有策到今傳。

《平彝道中》
前人
编辑

巖懸雲自薄,山小路仍斜。古柏蒼松裡,參差幾樹花。

曲靖府部紀事编辑

《通志》:隋開皇中,史萬歲擊南寧,行數百里,見諸葛亮 紀功碑銘,其後曰:「萬歲之後,勝我者過此。」萬歲令左 右倒其碑趺,誌曰:「萬歲不應仆吾碑。」萬歲駭,重立其 碑而進。

曲靖真峰山一僧,功行神異。明成化間,黔國公過宜 良,有一人皁冠緋衣,迎謁道旁,左右不見。公問:「此中 有神祠否?」對曰:「有土主廟,禱嗣甚靈。」時公尚無嗣,乃 禱焉。久而無應,欲毀之,夢神告曰:「當有積功累行者 生君家,勿以嗣晚為虞也。」後內人有娠,一日坐聽事, 見僧人入,俄而不見報,生子。巳而詢之僧以是日坐 化。其子繼軒,穎敏邃學,多所樹立。

曲靖府治有梅家壩,夜間水瀉作笑,兼有殺伐聲,響 而弗絕。次日行人即苦渰沒之患,覺者弗渡即免。 曲靖佑聖廟明嘉靖間,有賊竊取元帝面像,金奔走, 自覺已數十里。及天明,仍不出廟,如痴啞狀。守神位 不能去,乃就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